i7vwe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第七百二十八章 危險的女人展示-221hi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小說推薦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眼看一球两人越来越近。
異界之妖魔大陸 尹道長
身处一颗高耸大树顶端的花想容,脸上笑容越来越盛,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噗嗤~。”
花想容一时失笑:“那个小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你还不能变回来?难道你要一直都是这种绵羊的模样吗?”
“咩~(我也不知道。)”于毛球气愤难当:“咩~,咩~,咩~,咩~,咩~!(那力量早已消失,可是我怎么都变不回去,早知道,我就不让那家伙这么早死了,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一定会找到办法把你变回来的。”陆菲相信了花想容说的可能,十分担忧于博书真的变不回来了。
白甜甜翻了个白眼:“那个家伙这次都没有出力,她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个小丑怎么可能真的将你永远变作羊?他是梦魇乐园之主吗?”
她更理智一点,知道这种效果,无非是力量而已,等那股力量消失掉,于博书自然就变回来了,只是需要时间,也许楚萝莉知道提前解决这状况的办法,但这绝不是永久性的,否则在梦魇乐园中,早就传遍了。
每次看到身边比自己变身前,体型还要小巧的毛球,都让白甜甜心中一股笑意涌出。
特别是它在说话时,听到耳里,就是一段羊叫声,就更滑稽了。
如果不是时间不对,她很想大笑一场来倾泻涌出的笑意,否则憋笑太难过太痛苦了。
此时也只有陆菲是在认真担忧于博书而没有笑意。
千古洪荒第一人
噗。
猫娘抱在了纯白的毛球上,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放,放心吧,你一定能恢复原状的。”
沉闷的猫娘声音,从毛球中发出,甚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在憋笑,还是因为在松软的羊毛中,太舒服了。
“咩~(你的真实想法暴露出来了。)”
“我绝对会找到把你恢复的方法的。”陆菲也说道。
噗。
她也扑进了毛球里。
眼见两女的动作,花想容顿时感到手痒了。
鳳傾天下:皇後要修仙
“咩~?(你这边解决得怎么样了?)”
于毛球虽然无奈,但也只能任凭两女在自己蓬松的羊毛里玩闹,也不忍心将她们推开,也无法推开。
花想容虽然不知道于毛球在说什么,不过她知道,于毛球肯定在担心,毕竟现在四人中,只有自己这边,看不出结果了。
“基本结束了。”
她笑道:“还有两人还活着,但不影响,如果你需要,随时都可以解决。”
四人中,只有她这里,是最轻松的。
花想容这次发挥出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以前一同进入五级游戏时的力量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她过度压制住了自己的力量,还是在这段时间里,又得到了什么奇遇,让自己实力成倍增长。
那九名不弱于之前与牛小丑和寇水灵等人的那些游戏者,在植物林里,没有一人能够逃脱,全都陷在了里面,并成为植物林的养分。
于毛球,用右前蹄,紧夹鸡毛扇,将鸡毛扇横在自己大概是脖子的位置处,一拉。
花想容立刻会意,手指点点。
“容姐姐——!”
植物林里,响起了凄厉的女声,随后沉寂下来,再也没有动静。
“已经解决了。”花想容笑道。
毛球里的羊头点点头,虽然看不到。
绵羊轻轻的推开沉迷自己羊毛的两女,转了个身。
现在,他们需要面对最后的问题了。
那就是施全真,或者说与施全真战在了一起的那个女人。
他不认识施全真,只是因为在变成羊之前,有注意到,那两人打在了一起,打得很真实,不像是在演戏,而且短时间内不会分出胜负。
所以没有过多关注,反正还有楚萝莉坐镇,也不担心他们两人分出胜负后,插手于毛球一球三人与那些游戏者的战斗。
此时,他们可以全力关注那两人了。
可此时,他们看到。
那两名游戏者,女游戏者,拖着男游戏者的脚,在原地,与于毛球他们隔空对视,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没有敌意。
那名男游戏者,脸朝下,身体支离破碎,勉强连着,就算还没死,也差不多了。
重生空間之完美軍嫂 冷茗卿
“那男的,是施全真,快活兄弟会的团长。”相比于于毛球、陆菲和白甜甜,花想容能够更从容的观察全场的状况,自然也没有漏过那一边的战斗。
于毛球心中顿时一沉。
团长级的人物,现在惨不忍睹,而那名拖着他尸体的女游戏者,却似乎没有什么损伤,这差距太大了,让人不得不紧张起来。
于毛球以前见过两个团长级的存在,一个是赵小丑,一个是王岚。
当初,赵小丑的气势,就让它印象深刻,哪怕王岚要弱点,可也弱不到哪里去。
而现在,一名团长级的人物,就趴在那里,这让羊更加警惕那名女游戏者,不知道她有什么目的。
于毛球从没见过这个女人,不清楚她的身份。
它向周围三女示意一下。
三女同样表示,她们都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未知,带来的是危险。
能轻松解决一名团长级人物的游戏者的危险,就更不用说了。
楚萝莉这时飞过来,向于毛球他们示意:“不用这么戒备,你们先解决别的问题,一会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她。”
于毛球狠狠瞪了她一眼,看这样子,这个比团长级人物还强的女人,是楚萝莉安排的。
可是楚萝莉却从来没说过,而且她是怎么认识这个女人的,也是一个问题。
虽然楚萝莉可以去到别的游戏世界中,可她也表示过,自己无法离开自己的世界太久,更无法进入到梦魇乐园中去。
这其中,隐藏着很多问题。
可惜的是,身陷羊毛中的于毛球的表情,根本无法传递给楚萝莉。
不过虽然讨厌楚萝莉这种自作主张的行为,但于毛球分得清时间。
它看了一眼那个神秘的女人,毫不犹豫的转向,带着三女,飞向萧轩六人。
一球三女,在六名自称为钥匙的游戏者面前落地。
“咩~,咩~(小子,现在给你个机会。)”
混跡貞觀 彈頭魚
萧轩六人自然无法听懂毛球的羊叫,一脸茫然的看向三女。
这让意识过来的于毛球,顿时感觉到尴尬万分,好在现在没人看得到它的表情。
“噗嗤。”
花想容再次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现在说不了话,但可以写字啊。”
她忍笑提醒毛球。
毛球再次感觉尴尬无比。
然后,迫于于毛球与花想容而不敢动弹的萧轩,尬笑的看到,圆滚滚的白色毛球,悬浮上升到与自己齐肩的高度,左前蹄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并没有用力,也没有任何力量,右前蹄向着地上比划。
‘交出你们的所有积分和所有东西,我就放你们走。’
地面上出现了毛球想要说的话。
萧轩六人顿时欲哭无泪。
他们得到了大笔的积分,和各种价值不菲的东西,只是来做钥匙开门的。
却没想到,这些游戏者,看起来人很多,且各有不凡,很多人都比萧轩他们强,可却失败了。
甚至还有更多的游戏者,被堵在了这个据点世界之外,没有进来。
更让萧轩六人没想到的是,明明看起来占据了绝对上风的游戏者们,却失败了,除了一个姚顺靠着倾家荡产存活了下来,其余人都灰飞烟灭,连尸体都找不到。
他们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事情会变成了这样。
而现在,轮到他们了。
进来时的门就在身后不远处,可萧轩他们却知道,要逃跑是不可能的事情,在之前他们就试过,那是只能进不能出的门,现在除非宁死不屈,否则就只能服从。
原本的一夜暴富,变成了倾家荡产,除了作为钥匙得到的那些积分和东西外,甚至连他们自己原本积攒的那些积分和东西,都要交出来。
这一刻,六人心中,不断咒骂那些死去的游戏者,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骂人词汇,都用在了上面,翻来覆去的用。
但这也无法消减一丝心中的凄凉。
“那个,于,于先生……”萧轩谄笑着开口。
‘别废话。’
地面再次出字。
‘要么交,要么死,你们自己选一个。’
‘要是让我——认为——你们没交光,那你们就死定了。’
‘认为’两个字被写得很大,深刻的表明了,这六人的生死,看的是这个白色毛球的主观想法。
重生歐美當大師 搖搖-欲墜
意识到这一点,萧轩六人顿时脸色大变,如果他们付出了一切,却被于毛球认为是没有做到,那他们还是要死,还是十分屈辱的死去。
游戏者不怕死,就怕死得不值,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
花想容看到他们的脸色,立刻秀眉微皱,突然意识到,于毛球在变成绵羊后,又因为在让它变成这样的人死后,却没能恢复,所以心情有些焦急暴躁了。
她不担心着六名游戏者的反抗能照成什么威胁。
在这个距离下,她有那个自信自己能控制住局面。
不过这对于毛球来说,并不是很好的做法,毕竟于毛球虽然不介意杀人,也不介意抢劫,但却介意无法无端的失信,这是它自己的心理问题,特别是失信了,却什么都没得到。
这六人如果认为于毛球会失信,自己还是会死,就不会再交出积分和东西了。
这之后,于毛球会懊恼很久的。
“把你们的积分券都交出来。”花想容说道:“那些你们作为钥匙得到的东西也都叫出来,你们自己的东西可以留下,我们就放你们走。”她微微一笑:“我想我的话,应该还是有点信用的。”
同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白甜甜,没有说话,而是上前拉住于毛球背后的羊毛,将它拉离了萧轩,配合花想容的话。
白甜甜一把抱住悬浮的毛球,既是为了表示不会让于毛球自作主张,也是为了享受毛茸茸。
眼见花想容站了出来。
凭借她的美颜,以及她自身所代表的。
六名游戏者相互对视,用通话器讨论了一下。
他们不敢讨论太久。
不一会,就得出了结论。
“我们会把所有积分都给你们,那些人给我们的东西,也都给你们,希望你们能信守承诺。”萧轩严肃的说道。
六名游戏者的心中,紧张到了极致。
这么做,就等于将生命寄托在了一球三女的身上了。
他们只能赌花想容的人品。
“当然。”
花想容语气很轻,却又十分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