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udb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天啓預報-第八百六十五章 地獄是神不在的地方讀書-emxpu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此时此刻,天鼓鸣动。
浩荡雷鸣从愤怒化身的躯壳之中迸发,收束的源质波动骤然再度鼓动,令背脊之上那火焰波形图也瞬间暴涨。
禹步!
大地龟裂,飓风呼啸,足以撕裂耳膜的巨响甚至无法追逐上那一道燃烧的身影。
好像劣质电影里卡带了一样,忽略了一段无关紧要的过程之后,便令结果突兀的从眼前浮现。
一等嫡女 夏太後
近在咫尺!
就在龙牙兵的正前方,凌驾于音速之上的金铁之躯拖曳着火焰,已经扑面而来!暴虐的火光升腾,照亮了那一张张青铜色的面孔上。
火光稍纵即逝。
紧接着便有无数金属破片从二度迸发的风暴之中扩散,刺耳的巨响轰鸣,只能窥见无数金铁摩擦的火花飞迸,可是却无法捕捉那一道宛如彗星的恐怖辉光。
摧枯拉朽!
这瞬间所跨越的时光甚至不足以令人弹指,龙牙兵之上巨龙的幻影就迸发惨烈的嘶鸣,失去了一只巨大的翅膀。
山海四境
断裂。
像是被锐利而沉重的斧头正面劈斩,残酷的破开了鳞片、筋膜和骨头,以无可匹敌的力量撕裂,拆分,坠落,只剩下一小段皮肉的残余。
正面突破了龙牙兵的阵列,愤怒化身在巨响之中刹车,四足从地板上犁开了四道深邃的裂口。
飞迸的碎石之中,它再度抬起了冷酷的眼眸,火光汹涌燃烧。
情債
在那庞大的躯壳上已经多了两道裂口,有一支长矛穿入了血肉之中,触及了骨骼。但这种伤势,根本无足挂齿。
随意的回眸看了一眼,那一根长矛就在火焰的燃烧中寸寸碎裂。
紧接着,巨牛的铁蹄践踏着大地,火花迸射中,再度向前发起了毁灭的冲锋!
于是,铁和铜再次碰撞在一处!
火光迸射。
照亮了拉结尔惨白的面孔。
穿越好色女皇之後宮
巨龙幻影的苦痛嘶鸣传来。
虚假的幻影被真实的火焰焚烧着,狰狞的面孔上已经多了两道深可见骨的裂痕,猩红的龙血滴落,落在龙血武士的身躯之上,令它们的力量越发庞大,令它们变强。
它们本来应该变强的。
星際刺客 任東流
它们变强了。
可还是不够。
因为那饱含愤怒的恐怖力量相比,一切金属之躯,一切龙血的传承,都弱!的!可!怜!
天鼓鸣动,雷霆迸发。
三重鼓手·霹雳!
在冲撞盾牌的瞬间,炸弹一般的力量就从牛颅之上迸发,势如破竹的撕裂了龙血大盾和后面的武士,令它们的血液像是火一样向着四周飞洒。
愤怒之斧再度斩落,自火焰之中。
绞肉机滚滚向前。
将一切不值一提的东西粉碎为尘埃!
重创的巨龙虚影咆哮,无数龙血汇聚在投矛之上,随着残存的龙牙兵奋臂,向着庞大的怪物投出。
宛如暴雨。
可暴雨紧接着就再度被那个疾驰的身影冲破,逆卷,投矛如雨水那样破碎,飞迸。那些刺入血肉和骨骼中的投矛被火焰点燃,狂烈的燃烧。
随着它发起了最后的碾压。
帶個懲戒去聊齋
巨龙的虚影在践踏之下哀鸣,无数刀斧劈斩的痕迹从残缺的躯壳之上浮现,奋力挣扎,但无法阻拦死亡的到来。
一具具金铁之躯在劈斩、冲撞和践踏之下四分五裂,骨肉成泥。
直到最后,残缺的虚影随着最后的龙牙兵在地上哀鸣。
燃烧的巨影缓缓向前,火焰缭绕的眼眸垂落,低头俯瞰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对手,张口,不屑的啐了一口熔岩一般的吐沫。
似是嘲弄。
铁蹄抬起,践踏。
这是暴风雨结束之前的最后雷鸣。
胜负已分。
拉结尔呆滞在原地,仿佛石化了一样。他艰难的抬头,却再看不到槐诗的影子,那个人早已经转身回到了御座之上,不再看顾此处的一切。
好像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
拉结尔瘫软在自己的椅子上,手中的卷轴无声落地。
“我……”
他怔怔的抬头,看着眼前遥不可及的高塔,嘴唇翕动着,还想要再说什么话。
可到最后,终究什么话都没有说。
只是叹息一声,闭上眼睛。
任由身后的火光闪烁,愤怒之斧斩落,将岌岌可危的高塔再度拦腰斩断。
胜负已分。
永冻炉心的顶端,昏昏欲睡的槐诗忽然抬起眼睛,感受到神性的涌入,仿佛连高塔之中燃烧的炼金之火都旺盛了许多。
等他看向收益的时候,不由得跳起眉头,一阵惊奇。
原本每局开始得到一点,胜利得到一点,应该是两点才对,可这一次竟然有六点神性的收益。
凭空多了四点!
“正常,这属于场地效果哦,槐诗。”
彤姬解释道:“你没发现自己周围的地方已经又多出一块了么?”
槐诗闻言低头。
从上一轮比赛结束开始,就在修仙炼金,根本没顾得上看其他的地方,现在才察觉到,高塔周围竟然多了两块区域。
一块是第一轮的战场,地板灼红,高温扩散,间隙之中不断有个高温升腾。
而另一块则是新出现的,竟然是第二轮的战场。
遍布狼藉,看不出有什么奇特的小型广场。经历过了愤怒化身和龙牙兵的对战之后更是满目疮痍。
像是个废土堆,只有寥寥几根柱石还存留在原地。
其中氤氲着浓厚的地狱沉淀,深度已经扭曲,战斗明明早就结束了,可看上去仿佛厮杀还在继续那样,从其中源源不断的传来哀鸣。
多出的四点神性,正是来自于此!
“那是什么?”槐诗疑惑:“战场不是你捏出来的么?”
“神前对决的秘仪可不包场地的,姐姐我哪儿那么大本事啊。”
彤姬摇头,依靠在边缘的支柱上,向下俯瞰:“在深度之上的现境,物质本身是恒定的,想要凭空创造,就必须消耗大量的源质才行……
空间不会凭空增多,也不会毫无道理的变少。
我们依旧在赫利俄斯之上,而这里所有的战场,也都是来自赫利俄斯的区域。”
说着,她指了指那一片灼红的空间:“比方说那里,就是赫利俄斯中央反应炉的主要接口区域之一。
如今黄昏之乡的所有消耗以及永冻炉心的投影,都是依靠从那里抽取热量来维持的。否则,纯粹靠铁晶座的话,那么远的距离和损耗,米哈伊尔恐怕早就疯了。”
她愉快的吹了声口哨:“这一波,就叫自给自足。”
绝了!
槐诗目瞪口呆,没想到还有这波操作。
驻军就算了,就连驻军费都要人家本地人来掏……这一波空手套白狼还套了个肚子里带崽儿的!
这就离谱!
难道你们天国谱系除了深渊谱系这样的外号之外,还叫做白嫖谱系么?
我要是赫利俄斯……
槐诗想了半天,最后竟然很同情的发现:自己要是赫利俄斯,竟然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躺平了闭上眼睛当做看不见了。
“那另一个呢?”槐诗问:“另一个是什么?”
“大概是神殿吧?”
彤姬抬起手指,微微转了个圈,无形的力量便笼罩在深度异常的狼藉区域之中,很快,无数残垣断壁像是时光逆转一样的回归了原本的位置,展露在槐诗眼前的,竟然是一座残缺的神殿。
神殿的顶穹破碎,主位上的雕像也残缺不全,大半截身子倒塌在地上。
只有枯萎的鲜花依旧还残留着形骸,风一吹就再度坍塌了。
往昔的神圣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邪异,墙壁之上遍布污渍,连地上女神的庄严面孔也染满了鲜血。
“看到了吗,槐诗,这就是昔日希腊的夏与生长女神奥克索最后的残留。
虽然是个不起眼的次级神,但起码每回合能给你提供几点神性,聊胜于无吧。”
彤姬轻声笑了起来:“真可怜啊,最后一点神性被贪得无厌的炼金术师们拿去再造神灵,最后一座神殿也破败成这个样子。
和祂们自己的境遇别无二致,简直是宿命的延续……”
漫长的沉默里,槐诗凝视着下方的地狱,没有说话。
那正是炼金术所创造出的结果。
从平庸的凡物之中取走奇迹,留下了等量的灾厄。为了将最后残存的神性抽出来,不惜将圣殿化为地狱。
他能够想象到在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可他不理解彤姬最后的话语。
究竟什么是‘同祂们别无二致的境遇’和‘宿命的延续’。
那话语中所蕴藏的意味未免太过于惊人,以至于当他开始思索的时候就愣在原地,难以镇定。
瞪大眼睛,看向了彤姬。
“你不知道么?”
彤姬不解的看过来:“一六五零年诸神之所以集体陨落,就是因为自己贪得无厌,为了摆脱天命的局限和追求更进一步,连地狱的力量都试图利用啊……”
说着,她感慨的眯起眼睛:“现在回忆起来,那可真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一般的美好年代。
大家就好像坐火车一样,吃着火锅唱着歌,飞速的成长和迈进,万物欣欣向荣,就连河里都流着奶和蜜……可惜,紧接着就翻车了。
你说自己死了就算了,差点还连累现境也一同覆灭,那群家伙真是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啊。要不是先导会够给力,大家现在恐怕已经在地狱苦逼兮兮的做畸变种了。
嗯,你怎么一脸吃惊的样子,难道我没跟你说过?”
“没有……”
槐诗呆若木鸡。
茫然的摇头。
“是吗?那现在就说了。”
彤姬耸肩,狡黠一笑:“只告诉你一个人,不要告诉别人哦。”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之后,又轻描淡写的蒙混过关……
只剩下槐诗傻楞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