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起點-第三百三十四章 打電話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小說推薦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此时的比赛现场,一声声的惊呼此起彼伏着。
可以这么说,今天能来到比赛现场的,无一不是各自国家内顶尖的数学家。
甚至,他们中的有些人,还是在世界上成名已久的数学大师!
无一例外的,在此刻看到难住了世界数学界近百年都毫无太大进展的‘戴尔’猜想居然有了突破的证明,而且是在眼前这个华国年轻人手里有了突破,掀起了新的篇章后,他们心里却掀起了惊涛。
这!
怎么可能?!
尤其是一些五六十岁的外国数学家们,纷纷往前几步,靠近了朱铨刚刚的证明过程,对着那地二块、三块、四块…这些有着最为关键的证明推算处,指指点点,并发出如同好奇孩童一般,一惊一乍的惊呼声:
“这是六次方?”
“还能用均值不等式这个高中的知识点来解决这个步骤?”
“你们快看这十七步,我们是走错路了啊!怪不得陷入死循环了!”
巾帼红颜
“太关键了!”
“如此说来,他在第一块白板上面的内容,李翻译,你给我再翻译翻译这位年轻人再第一块白板上面的内容!”
“没错了!原来他之前的所有的公式定义与推导,是为了这一步啊!”
“天才,这真的是天才才能够想出来的思路了!”
“我太激动了!下国际象棋的都希望自己能够下一个神之一手,现在,这样的一步不就是我们数学家们所希望得到的神之一手吗?”
“感动!为我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戴尔’猜想被解决而感动!感恩!为灯塔国有前瞻性,把‘戴尔’猜想带到了这个比赛场上,还用抢夺华国的文物来激励对方!”
“这话说的太对了!但我更想说,这就是无与伦比的数学艺术!”

国外的这些数学家们操着各自国家的语言,发表着相类似的赞美言论。
这儿日已落国说一句‘朱铨牛B’,那儿倭国说一句‘华国字好有韵味’,另一边乌鸡国又说一句‘计算太过匪夷所思’,那一边宇宙国说一句‘朱铨的老家是汉城’…
总之,朱铨凭借这写的白板,已经是征服了这些外国数学家。
当然,征服的不仅是外国数学家,也包括国内的数学家们。
之前,准确来说就在刚刚,那些跟朱铨处处针锋相对、甚至于在言语上对朱铨进行不依不饶的打压,并且极其鄙视朱铨的华国数学家们,在这一刹那间,已然是恍惚了。
更准确的来说,其中鄙视最为严重的几个人,例如葛云天、何在常几人,都有点坐蜡了。
只见葛云天不吭声了;
何在常也再没了一句话;
那个来自金陵大学的老数学家直接是想像刚才那位青年数学家一样的离开;
鞠祎婧环顾四周,看了刚刚那几位叫唤的最凶的数学家们一眼,心里已经知道:
今天这事儿大了!
这时,刚刚那位准备倚老卖老、教育朱铨的老数学家神情变幻莫测的看着还在白板处写证明的朱铨,欲言又止。
该怎么办?
很显然,自己刚刚是判断失误,用学院派的眼光看待问题了。
千不该,万不该啊!
万一那个朱铨的心不坚定,那就会被自己所吓走,哪里还有‘戴尔’猜想的进一步啊!
老教授的眼神十分的犹豫,十分的复杂,十分的艰难!
如果自己现在主动的要求其他老伙计来参观,是不是会好一些啊?
就在老教授犹豫不决的时候,站在前面的柳筱玥直接转过头,对着身后的几个小年轻数学家们道:“快点,你们分别去通知一下杜门教授,还有袁东教授,请他们快来,他们今天在京城大学的。”
听到柳筱玥率先发出指令,老教授也是突然决定了,不甘其后,同样吩咐道:“那个浦修安教授是专门研究这个椭圆曲线和模曲线,务必要请过来。”
接着,老教授又似问、似自言、似自语开口道:“对了,咱们这边还有哪位是专门研究椭圆曲线和模曲线的来着?”
“华清的孔小松教授。”
有人开口道。
“小孔啊!哎,他不行,他的水平…”
就在老教授又准备鄙视一番时,突然又停止了,想到刚刚被朱铨打脸的场景,又想到一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古话,改口道:
“还是通知小孔来吧!”
说完,老教授继续问道:“还有…还有谁来着?哎呀!!!还有谁来着?怎么就突然想不起来人名了?”
今天发生的这事儿太大了!
当然,也实在时太惊人了!
别说是这位已经六十多岁的老教授了,此刻现场的很多年轻的数学家们,他们的脑子现在也是相当的乱。
过了好些秒,一个中年方脸的教授才想起来一个人名:“我记得,咱们华科院的韩界兵院士就是这方面的权威。”
“对对对,韩界兵韩院士!”
“是啊!韩院士就是研究这方面的专家!”
“你们快些联系韩院士!”老教授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也想起来了,补充道:“这样,咱们把这相关领域的数学家都请到这里来吧!”
这时,葛云天、何在常以及鞠祎婧都分头行动起来,该打电话的打电话,该开车的开车,好不忙碌。
“喂,杜门教授吗?我是小葛,葛云天啊!”
“哦,是小葛啊!我这边手上有点事,正在忙,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要不回头再说吧!”
“等等、等等、等等!!!您先别挂,杜门教授,我要说的这事儿十分的重要。那个,您能不能…能不能…来青少年数学竞赛现场来一趟。”
“啥?青少年数学竞赛?我去那儿干啥?是要我去颁奖吗?这事儿我是拒绝的,没有那个功夫!我在实验室,这边肯定走不开的。如果是其他事情,我觉得也不重要,等晚上的时候再说。”
“杜门教授,等不了晚上了!我跟您说,灯塔国的那些傻B数学家在今年的数学竞赛后的学生友好交流活动上,您猜它们拿出什么题目?对!它们又拿出了那道世界数学难题‘戴尔’猜想!”
“什么?居然如此厚颜无耻?也对,毕竟是灯塔国!那然后呢?”
“那道题目出来之后,灯塔国的认为就像去年在倭国时一样,原本没有人可以写出证明的结果。但是…现在,就在此时此刻,已经有人正在论证了!而且,最为重要的是,那人已经论证一部分了。根据我们现场好些个人的判断,‘戴尔’猜想的证明已经是缩小了一个很大很大的范围,但是咱们都不太能够摸得准,所以现在我们是想请您来,来帮忙进行验算、验证一下。”
“等等,你…你…你刚刚说什么?”
“杜门教授,我说的是实话,这是真的!而且,我的另外两位同事。,在我给您打电话的同时,他们也正在联系其余的几位,袁东教授。浦修安教授,还有韩界兵韩院士。”
“这么兴师动众?难道…你快告诉我,是哪个人在验算?是我们国家的人吗?”
“是的,就是…是咱们国家的。”
“啊哈哈!啊哈哈!好的!好的!好的!我马上过去。”
“那拜托您了!”

“喂,您好!”
“你好,你找谁?”
“韩院士在不在?我是鞠祎婧。”
“噢,原来是鞠教授。您找哪位韩院士?我爷爷还是我爸爸?”
“是小韩同学啊!是你爷爷,韩界兵院士。”
“我爷爷现在跟朋友谈事情,不太好打扰,有事的话你告诉我吧,我帮你转达给他?或者,要不然等我爷爷跟朋友谈完事情,一会儿让我爷爷再打给你?”
“小韩同学,我汇报的这件事情很急!麻烦你转告一下韩院士,这届国际青少年数学大赛,有人正在着手破解‘戴尔’猜想,而且他已经论证完成了大约百分之三十了。”
“啊?什么?鞠教授,你是说‘戴尔’猜想?是我所知道的那个‘戴尔’猜想吗?”
“是的,就是你知道的那个‘戴尔’猜想!现在呢,我们需要一个庞大计算量的验证,所以想请你的爷爷,韩界兵院士出山。”
“你等等,你等等,别挂电话。不是,对了,你手机号码多少,我这个座机没来电显示,我马上用我的手机打电话给你。,省的让我爷爷也再进来接电话了。”
“你记一下,1525…”
大概过了几分钟。
“喂,小鞠啊!”
“韩院士,很抱歉,打扰到您了!”
“不打扰,啊哈哈,不打扰啊!你刚刚说的事情,我听我大孙子说了。所以,我现在就问你一件事,现在论证‘戴尔’猜想的那位数学家,是哪个国家的人?是外国佬呢,还是咱们自己人?”
“是咱们自己人!”
“好!很好!非常好!你们那个比赛实在京城大学的后山那儿吧!等着我!哈哈哈哈…”
“好嘞!韩院士,有您来坐镇,我们心里就踏实了!”

“喂,是浦修安教授吗?我是何在常,现在有事儿…”

此时的比赛现场,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和谐的共存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