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dih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起點-第九六八章 遲到二人組閲讀-c0r7f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小說推薦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第二天早上,冶源大治来到学校之后坐在自己位置上发呆,旁边的青月在疯狂的刷练习题。
昭和貴妃 南茶
昨天下午他训练又没有达标,凌风一气之下给他布置了很多作业,他到现在都还在赶。
“啊,好烦啊。”青月把笔一扔,趴在桌子上:“为什么哥哥你就可以不用做这些东西天天玩啊?”
在旁边的冶源大治瞥了他一眼:“呵呵,你是不知道我当初被这些东西逼成什么样子了。早上六点起床,晚上十一点睡觉,中间的过程全在刷题,你现在做的这点东西算什么?”
“切,我又没看到,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青月不满意的嘟了嘟嘴,继续提笔写作业。
如果他说的是真实经历,那还是现在的生活好,至少还有时间可以玩一玩。
活著活著就老了 馮唐
这时,出木衫走到他们身边,伸手抽走桌子上的作业本:“好了,现在就差大雄和多目两个。”
“大治,你昨天带他们去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俩都没来?”出木衫一边说一边看着班级里空出的两个位置。
现在离上课还有五分钟,而校园内外都没有他们两人的影子,估计他们都得迟到。
冶源大治摊手表示与自己无关:“他们昨天一起做了激烈的运动,我估计这两人几天腿都是软的。”
神秘壞蛋霸上我
“激烈的运动?腿软?”闻言,出木衫的脑袋里顿时闪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画面。
毕竟他吸收魂界之后,也会得到曾经被吞噬的灵魂的部分记忆,所以下意识的想歪了。
“是啊,这两人昨天下午比赛跑步,结果两人似乎都不服输,所以压榨了一些身体潜力。”
冶源大治在旁边打着哈欠,这几天要是好好休息的话,他们俩身体的素质应该会得到一些改善吧。
“原来是这样。”出木衫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所以你说话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有歧义的说法?”
就在冶源大治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上课铃声突然响起,出木衫只得转身离开。
先把自己收来的作业放到老师的讲台上,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拿出上午第一节数学课的课本。
不多时,老师踏着正式上课铃来到了讲台上,先是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是否有人缺席。
结果就发现今天早上居然空出了两个位置,这让他有些难以置信,居然有两人迟到了吗?
没办法,老师只好拿出点名册挨个点到,很快就清出今天上午是大雄和多目两人迟到了。
“真是的,怎么多目也迟到了?”老师收起册子:“这两人成了朋友还真不适个好兆头呢。”
这个学校的老师也大概了解过多目的情况,因为担心影响到考绩,所以其他老师都不愿意收。
而他考虑到班里原来就有大雄这个差生,所以只有他点头同意了这件事。
九龍劍典
大雄都愿意改变,他相信多目也会改变,但是现在看来可能大雄会被多目带着重新堕落啊。
拐個王爺養包子 浮屠娘子
就在他准备开始上课的时候,大雄和多目组团出现在门口,同时小声说道:“报告老师!”
“嗯?”老师用力将讲桌上的课本铺平,闭着眼睛不说话。
场面顿时冷了下来,大雄和多目都心惊胆战的站在门口,而大家都开启看戏模式,等着老师处罚这两人。
过了好一会儿,老师才睁开眼:“你们两个还是先把昨天的作业交了吧。”
“啊,这个……”大雄和多目顿时都为难起来,昨天因为比赛了好几局跑步太累了,所以回去之后倒头就睡。
至于作业,他们一个写了一半,一个写了一大半,就算交上去也会被发现的。
“你们两个,”老师重重拍了一下讲台的桌子,声音这层楼都可以听见:“都给我出去罚站!”
坐在下面的冶源大治无语的一拍额头:“真是的,结果剩下的那点作业他们回去之后都没做吗?”
“看来还是我太放心他们了,以后和这俩人一起写作业绝对要看着他们写完才行啊。”
旁边的青月慢慢的凑了上来,脸上写满了求表扬三个字:“哥哥,在学习这方面还是我最让你放心吧。”
“嗯嗯,是是,还是你最乖了。”随意摸了几下他的脑袋之后,冶源大治继续盯着黑板发呆。
而受到表扬的青月开心的继续做题,今天放学之前不都写完的话他的假期可就没有了。
下课之后,老师走出门看了一眼还站在走廊上相依为命的两人,冷哼一声后转身扬长而去。
大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啊,看来老师是真的生气了,下节课还不能进教室。”
最強法醫 二頭鮑
“是啊,都是我们不好,昨天回去之后没有写作业。”多目也有些后悔,昨天不该玩得那么疯的。
旁边的同学都站在门口看着这两人,捂着嘴偷笑,果然他们两个是一对难兄难弟啊。
大治从教室里走出来,站在他们面前:“我说,你们怎么回去之后连作业也没做啊?”
“昨天回家后不小心睡着了。”大雄更加不好意思了,现在他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这个家庭导师。
“算了,懒得说你们。”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两张洗好的照片,递给大雄和多目。
这是昨天出木衫洗出来的,无论是相机的画质还是照片使用的材料,都远远超过这个时代的竞争者。
就算过了几十年,也不会像其他照片一样发黄发霉,只要不弄丢就可以作为一个传家宝。
“哇,洗出来了啊!”两人都惊喜的接过照片,仔细观察起来:“我的天,拍的好清楚!”
照片中的大雄和多目笑的很开心,而冶源大治站在一边,看起来和他们有些疏离,他还是不习惯照相。
不过他的嘴角依旧带着笑容,看得出来他在那个时候还是挺开心的。
“谢谢,我们会好好珍惜的。”两人都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这张照片,这可是他们之间友谊的见证。
大雄看着冶源大治,认真的说道:“你给了我们这么好的照片,我们应该怎么感谢你呢?
“不用感谢我。”冶源大治伸出双手按住大雄的肩膀:“如果你以后学习不好,不把我说出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