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n9c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八百二十四章 怨念頗深相伴-sh553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道:“那就要看咱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深入到什么程度,程度越深义务就越重。”
白小米脸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似的,甩了甩张弛的手,不过力道有点不够,一下没有甩掉,白小米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很无耻,很不道德。”
张弛道:“知不知道为什么你学习成绩始终不如我?”
白小米愕然望着他,不明白这厮怎么突然扯起学习来了,如果不说几乎忘记了他们还是同学这回事了。
张弛道:“不同的社会制度下存在着不同的道德规范,人在任何时候都要懂得适应社会,不然只能被社会淘汰,明白吗?”
白小米点了点头:“明白,你是说在幽冥墟你就可以三妻四妾朝三暮四,看来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无耻。”
张弛笑道:“狭隘,我跟你谈道德规范,你跟我扯感情婚姻观,你这叫偷换概念。”
白小米道:“可我还是觉得一把钥匙只能开一把锁。”
佳妻若夢 憶菲兒
张弛道:“我有万能钥匙啊。”
麻辣辦公室
白小米叹了口气道:“你可真是不要脸。”
张弛道:“说到感情观,其实感情有时候是可以超越年龄,超越国度,超越性别,甚至是超越物种的。”
白小米听他说得婉转,可还是听明白了这厮是暗示自己拥有妖族血统,她向张弛呵呵笑了起来,张大仙人见她笑也赔着笑,可忽然就看到一只白白嫩嫩的粉拳照着自己的面孔打来,张大仙人也没躲,硬生生挨了她一拳,然后夸张地惨叫一声,四仰八叉地躺倒在了地上。
张大仙人的苦肉计没有换来白小米一丁点的关心,气头上的白小米指着他的鼻子道:“给我记住了,以后再让我听你说这种话,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张弛揉着鼻子从地上坐起身来,望着白小米道:“就怕你敢不来!”
腹黑城主的絕世嬌妻
白小米看到他的样子怒极反笑,抬脚又在他身上踢了一脚,却被张弛抓住小腿一把给拖倒在了地上,然后饿虎扑食般扑倒在了她的身上,白小米挥拳欲打,又被张弛抓住了双手,看到张弛越凑越近的面孔,白小米顿时紧张了起来,颤声道:“你想干什么?”
张弛道:“你别怕,我素来都是以德服人,咱们摆事实讲道理。”
天龍之宇內至尊
“你先放我起来,咱们再摆事实讲道理。”白小米一脸抗拒,可心里却暖融融的。
张弛道:“从咱们第一次见面你就开始坑我对不对?”
白小米道:“翻旧账啊?”
“得嘞,我不翻旧账,咱们被关龙窑那会儿,是谁在我身上撒了泡尿?”
白小米羞得无地自容,张嘴想咬他耳朵,却被张弛看准机会啃了个正着。
白小米一口咬住他的嘴唇,本想狠狠咬下一块肉来,可牙齿最终还是没舍得用力,松开了张弛:“我是妖族。”
腹黑總裁:嬌妻乖乖入懷
张弛道:“妖族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是天神下凡呢。”蜻蜓点水般在白小米的樱唇上啄了一口,然后放开了她。
白小米红着脸站起身,背朝着张弛,整理了一下秀发。感觉张弛后退了一步,后背靠在自己的背上,白小米向后靠在他坚实的背脊上,轻声叹了口气道:“你打算怎么做?”
张弛道:“什么怎么做?”
白小米道:“难道你就在这幽冥墟呆上一辈子,从此不再问外面的事情?”
张弛道:“我肯定是要回去的,你呢?”
白小米抬起头将头枕在他的肩上,闭上双眸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不会回去的。”
张弛道:“也好!”白云生当初害了她的父母,自然也不会在乎她的死活,如果白小米回去,白云生很可能会打她的注意,她的处境就会非常危险,对白小米而言,呆在幽冥墟享受得之不易的家人团圆不失为最好的选择,幽冥墟虽然也不太平,可毕竟有她父母照顾。
外面忽然传来狼嚎之声,张弛道:“闪电来了。”
白小米道:“我先走了,秦老师她们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你也不用提起,我爸的事情你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很快风氏就会发出对你们几个的通缉令,在冷山高原再无你们的容身之地。”
张弛道:“咱们什么时候再见面?”他知道白无天暂时要以风满堂的身份存在,也只有这样才能取信于风氏,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风氏的地盘。虽然手段狠辣了一些,可的确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而且只有白无天才有能力守住这道冰雪长城。
白小米向他笑了笑道:“等你再回幽冥墟的时候。”她伸出右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蓝色的光圈,走入其中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弛摇了摇头,白小米的能力也是突飞猛进,看来她老子已经将隔空传送的本领教给了她,想起白小米刚说他再回幽冥墟的时候,不禁自语道:“我何时说过现在就离开了?”
換個靈魂之銀色秘密
闪电已经来到了哨所外,张弛走出去,闪电伸着舌头欢天喜地的向他扑了过来,两只前爪搭在张弛的肩头,张大仙人叹道:“你怎么越来越像一条狗?”
闪电道:“狗怎么了?众生平等,主人你不可以搞物种歧视的。”鼻子凑在张弛身上嗅了嗅道:“有股狐媚子的味道。”
张弛一巴掌拍在它的脑袋上,摆脱了闪电的爪子,听到哨所里传来动静,赶紧走了进去。
看到秦绿竹已经醒了过来,秦绿竹发现已经脱离了险境,也松了口气,看到张弛就在身边,惊喜道:“是你把我们救出来了?”
张弛点了点头,想起白小米的嘱托,对白小米的事情还是略过不提。
秦绿竹问起他营救的经过,张弛只说是利用避尘珠直接钻进地牢里面,然后把她们一个个救了出来。秦绿竹最为关注的还是冰雪长城的状况,张弛让她不用操心了,现在他们首要的任务是离开冷山高原,一路向南。
此时其余三女也陆续醒来,雪女看到张弛出现,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毫不顾忌周围有人就扑入他的怀中,主动送上热吻。
闪电出声示警,却见空中一群狮鹫飞临到哨所的上方,众人纷纷取出武器,只看到一头狮鹫低飞,狮鹫身上坐着的人居然是曹诚光,曹诚光哈哈大笑道:“我就说,张老弟无往不利,一定能够将飞凤将军她们救出来的。”
张弛和秦绿竹对望了一眼,狮鹫群出现在这里并不稀奇,可曹诚光怎么拥有了驾驭狮鹫的本领?此时空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别来无恙!”
秦绿竹循声望去,却见古沉鱼坐在一只白头狮鹫的背上,狮鹫缓缓下降,平稳降落在他们的面前。
张弛嬉皮笑脸地迎了上去:“唷,这不是古先生吗?您不在光明城享清福,来这天寒地冻的地方干什么?”
秦绿竹也向古沉鱼行礼,虽然古沉鱼行事乖戾对她也不怎么样,可毕竟是她的舅妈,想起已经死在圣城废墟的舅舅秦君实,心中不禁感到难过,古沉鱼应该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就算知道她也未必会在意。
古沉鱼道:“张弛,我拜托你的事情结果如何?”
张弛看了看秦绿竹,毕竟是秦家的事情,由他来说好像并不合适。
秦绿竹道:“古先生随我来。”
她转身向哨所走去,古沉鱼跟随秦绿竹走入哨所。
曹诚光望着两人,好奇地向张弛道:“张老弟,她们好像有秘密呢。”
张弛充满疑窦地看着他道:“是你在通风报讯?”
“天地良心,凑巧遇上了。”
张弛冷笑道:“你还有良心?你在地下钻,她在天上飞,凑巧遇上了?这么好的运气你怎么不去买彩票!”
曹诚光嘿嘿笑道:“这里没有卖那玩意的。”
古沉鱼随同秦绿竹进入哨所内,秦绿竹将一直随身带着的包裹交给了古沉鱼,低声道:“舅舅已经去世了,他临终前让我将这个包裹亲手交到你的手上。”
古沉鱼面如止水,秦君实的死讯似乎并没有给她造成任何的影响,当着秦绿竹的面她打开了包裹,当她看到里面冰块的时候,整个人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凝固在了那里,过了一会儿她方才反应了过来,将冰块紧紧抱在自己的怀中,脸贴在坚硬冰冷的冰面上,双目中泪水簌簌而落。
秦绿竹道:“我若是没猜错,里面应该是我的表哥秦禄山吧?”
古沉鱼含泪点了点头:“他……他终于还是做到了。”此时她才想起丈夫的诸般好处,往日的夫妻之情忽然都涌上心头,一时间悲喜交加,虽然终于找回了儿子,可丈夫却永远也回不来了。
前妻不認帳
古沉鱼止住泪水,恢复了冷静,慢慢将冰块重新包裹好,小心背在了身上,她向秦绿竹道:“你把张弛叫进来。”
秦绿竹出去将张弛叫到哨所之中,古沉鱼在他们周围布下空静结界,避免他们的对话传入外人耳中。
殺手巔峰
古沉鱼将一封信递给秦绿竹道:“这封信里面标记了光明城的核心机密,掌握了这些秘密就等于掌控了光明城,掌控了整个秦氏,你二舅已经去世,他本希望我回光明城主持大局,可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秦绿竹心中暗忖,她所说的更重要的事情应当和秦禄山有关,看来她有办法让秦禄山复苏。
秦绿竹道:“我没有什么权力欲。”
古沉鱼道:“你虽然没有权力欲,可却有保护幽冥墟挽救秦氏的责任,你在光明城威望很高,也只有你才有资格统领秦氏。”她停顿了一下道:“冰雪长城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晓,大祭司就是秦君瑶,当年她和白无天相恋,为世人不容,所以才和白无天来到幽冥墟。”
秦绿竹道:“她和白无天是主动来到幽冥墟的?”
古沉鱼道:“我虽然不知道别人怎样想,可我却知道你二舅是在你外公的劝说下主动来此。”
秦绿竹惊声道:“外公让二舅过来建立秦氏?”在她心中外公素来都是大公无私的,如果外公也存在私心,那么是她难以接受的。
古沉鱼摇了摇头道:“世界上有许多看不见的边界,也存在着许许多多未知的危险,你们看到得是冰雪长城,看到的是幽冥,可是谁创造了幽冥?幽冥以外还有没有更可怕的敌人?”
张弛道:“秦老让你们过来保护幽冥墟?”
古沉鱼道:“也许他认为这个儿子本来就无关紧要,也许他为了国家的利益随时可以牺牲他的家人。”时隔多年,她对公公当年的决定仍然抱有极深的怨念,如果不是他们被派来幽冥墟,那么他们一家还在外面幸福的生活着,他们夫妇也不会承受那么多年失去亲子的痛苦。
戀上唐朝公主 漫步筆端
秦绿竹道:“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
古沉鱼的声音陡然变得凄厉起来:“他有那么多的儿子,为什么偏偏是君实,偏偏是我们?”
秦绿竹无言以对。
古沉鱼道:“五大氏族其实就是幽冥墟的守护者,只是有些人还记得他们的来历,有些人已经记不得了,所谓肩负着神圣的使命,可到最后,五大氏族的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保护谁?不知道在为谁流血为谁牺牲?我一直以为这里早已被外界遗忘,外面的人享受着安逸,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他们根本不知道幽冥墟的痛苦,甚至连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父亲都已经完全忘记了我们的存在!”
张弛有些同情地望着古沉鱼,现在真正有些同情这个女人了,秦老的行为在外人眼中是大公无私,可在秦君实夫妇的眼中呢?他们只是牺牲品,难怪秦君实后期会变得消极懈怠,而古沉鱼变得阴险毒辣。
古沉鱼道:“向天行让幽冥墟陷入混乱,他了解我们这里的一切,对我们展开报复……”她抚摸着包裹。
张弛和秦绿竹对望了一眼,两人忽然意识到,秦禄山的冰封十有八九和向天行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