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vil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大周仙吏 ptt-第122章 再見道鍾推薦-7a8xa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和李慕猜测的一样,女皇作为单身狗,没有夜生活,到现在还没有睡。
其实李慕在神都的时候,夜生活她还是有的,她的夜生活就是跑进李慕的梦里,和他下下棋,教他修行,李慕离开神都之后,她晚上就彻底没有事情干了。
李慕觉得,女皇如果要颁一个“大周最佳臣子”奖,这个奖只能是他的。
他休假的时候,都不忘为她办事,救下上官离,生擒崔明,办完公事,还要操心女皇的私事。
担心她一个人晚上孤独寂寞,还特意打个海螺问候问候。
和女皇的聊天中,李慕了解到,他离开这段时间,神都发生了不少事情。
其中最大的,自然是梅大人对内卫的清洗,除了几名魔宗卧底,被找出来处决之外,内卫还经历了一次大的换血。
女皇刚刚登基之时,除了皇位,什么都没有。
整个朝堂,都被新党旧党把控,内卫的建立,是她在培植属于自己的力量,但由于那时内卫建立的仓促,导致鱼龙混杂,内卫素质参差不齐,这几年来,女皇的位置稳固以后,这些问题也逐渐的暴露出来。
不过,内卫的人数本来就不多,这次清洗之后,人手明显的不足。
受那几名魔宗卧底的警示,梅大人和上官离以后恐怕宁愿人手不足,也不愿滥竽充数,万一被有心人趁机渗透,会为以后带来更大的麻烦。
这一次,若不是李慕碰巧要回北郡,上官离一行,恐怕会全军覆没,甚至会搭上朝廷更多的强者。
聊完了神都的事情,女皇忽然问道:“你上次教朕的口诀,还有没有教给别人?”
“这个……”
李慕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女人都会在乎这个问题,她们又不是林黛玉,口诀也不是东西,教过别人的口诀,难道就不能教她们了吗?
李慕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有。”
女皇沉默了片刻,问道:“还有谁?”
李慕老实的说道:“除了陛下之外,还有臣的未婚妻,以及她身边的一个小丫头,还有小白,还有……臣的一个朋友。”
女皇又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你那个朋友,是男是女,信得过吗?”
李慕点头道:“她是女子,是臣最信任的人之一,也是除臣之外,第一个得知这口诀的人。”
女皇提醒他道:“近日来,朕发现这口诀似乎没有那么简单,最好不要轻易外传……”
这句话,早在李慕将清心诀教给李清的时候,她就告诉他了。
清心诀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在李慕心中,它无疑是最强的辅助口诀。
心神不定,可以用它清心凝神。
終極韓娛 榆滯裏王子
三界粉絲圈
身陷幻境,可以用它破障除幻。
法象仙途
它能在被摄魂时让人保持清醒,也能在书符时心无旁骛,前者可以偷天换日,鱼目混珠,后者的效用更是逆天,它能够提升刻画高阶符箓的成功率,能大大的节省书符时间和书符材料……
同样的时间,原本只能书写一张天阶符箓,用清心诀能写出十张。
同样的材料,原本要浪费九份,才能制成一张符箓,现在或许一份都不用浪费……
李慕比谁都清楚,斗法之时,如果身上有用不完的高阶符箓,能给对手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可以说,一个清心诀,就能让符箓派成为道门第一。
假戲婚寵
靈異校園:鬼瞳少女 果子粒
这其中,有太多的利害关系,因此李清才提醒他,这个口诀,最好不要外泄。
至今为止,李慕教的,都是自己人,无论是柳含烟,晚晚,还是小白,李慕都希望她们有更多的底牌可以保护自己,对他而言,和她们的安全相比,道门第一是哪宗哪派,他一点儿都不在乎……
柳含烟是他的未婚妻,晚晚是陪嫁丫头,小白也会跟他一辈子,至于李清,他在李慕心中,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算来算去,只有女皇是外人。
李慕想了想,说道:“这个口诀,是师父传给我的,不用外传,我破例传给陛下,希望陛下不要再外传……”
神都,长乐宫中,周妩的脸上露出不忿之色。
这口诀,他传给了这么多人,她们都不算破例,怎么偏偏到了她这里,就是破例外传?
亏她对他那么好,赏赐他那么多东西,连珍贵的造化丹都给他了,遇到什么好的贡品,也都会给他留一份,还为他制作了命符……
到头来,她居然只是一个破例的外人?
这让她觉得一片真心错付……
对面没有再传来任何声音,让李慕有些警惕,女皇的思考时间,一般在一到三个呼吸,超过三个呼吸,就是不正常的停顿。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产生了不正常的停顿?
此时已经是深更半夜,宫中不会也不敢有人打扰到她,也就是说,造成她不正常停顿的,很有可能是李慕自己……
难道是他刚才说的话不对?
李慕脑海中飞速转动,立刻就意识到,他犯了一个致命错误,女皇是一个极度缺爱的人,若是爱她一分,她就会还上十分。
但若是让她感觉到没爱了,对她的伤害,也是常人的数倍。
自己刚才的话,很有可能会让她觉得她是一个外人……
李慕脑海中念头飞速的运转,一瞬间想了无数种道歉解释的方法,却又都被他在瞬间否决。
一切的道歉和解释,都是事后弥补,事后弥补,永远都不可能让一段关系回到当初。
李慕当机立断,调整情绪,悠悠的叹了口气,说道:“陛下听到臣刚才的话,是不是也觉得臣没有将陛下当成自己人,觉得对臣真心错付……”
周妩明显的愣了一下,李慕的话,直指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她嘴唇动了动,正要开口,李慕却没有给她机会。
他再叹一声,说道:“臣只是对陛下说了一句话,陛下便会有这种感觉,上一次,陛下对臣是那么的冷落,那么的无情,比臣的这句话,伤人一千倍,一万倍,陛下现在应该知道,那一次,臣是有多么伤心了吧……”
翻旧账加倒打一耙!
这是李慕从后世某些女人身上学到的一招,刚才走投无路时,忽然灵光一闪,福至心灵,想都没想的就用了出来……
这一招十分精妙,在自己不占理的情况下,通过翻旧账,加倒打一耙,可以瞬间反客为主,变被动为主动。
对于柳含烟和苏禾这样的人精,用这一招当然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但对付女皇这种感情小白,这简直是无往利器。
果然,李慕如此开口之后,女皇绝口不提刚才的事情,声音反而有些慌乱,说道:“上次的事情,是朕不对,你怎么还记着……”
见这一招有效,李慕趁热打铁,说道:“臣怎么可能忘记,那是臣这辈子受的最大的委屈,臣现在想起来,依旧心绪难平,今天就说到这里吧,臣先睡了,陛下晚安……”
说罢,李慕放下海螺,长舒了口气。
虽然刚才的他,像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刁蛮女友,但让女皇觉得李慕受了冷落,总比让她觉得她自己受了冷落要好。
毕竟,他受了委屈,稍微哄哄就好了,女皇要是受了委屈,李慕多少得挨上几鞭……,还不一定能让她不再介怀。
长乐宫,周妩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她心中犹豫,要不要等到李慕回到神都,干脆将他的这段记忆消除了?
白云峰上,今夜有惊无险,李慕睡在柳含烟的闺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又遇到了女皇。
女皇一脸焦急的看着他,说道:“爱妃,这件事情真朕的错,你听朕解释……”
李慕捂着耳朵,摇头道:“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房间内,李慕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捂着自己的脸,无尽惊恐道:“不……”
……
清晨,李慕早早的起床,在白云山诸峰间散心。
最近他的精神好像出了一点问题,这让李慕颇为担忧,他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会做那种稀奇古怪的梦?
纏綿—強歡成性 海宸
他仔细想了想,很快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昨天晚上他用翻旧账加倒打一耙的方法对付女皇,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该用的手段,他自己将自己定位成了女皇的刁蛮男友,就别抱怨晚上会做这样的梦。
以后不能再这么对女皇了,但凡讲点道理,要点脸的正常人都做不出来这种事情,再这样下去,恐怕这样的梦,永远都不会结束……
白云山的风景很好,李慕逛了一会儿,心中的惊惧逐渐散去。
不知不觉的,他就来到了主峰上。
此时,正是主峰弟子晨课的时间。
近百名弟子,盘膝坐在主峰道宫前的广场上,闭目调息。
在他们的头顶,一口巨钟悬浮在那里,缓慢而有节奏的发出一声声钟鸣,在这空灵的钟声下,众弟子心中的杂念,被尽数涤荡……
執劍寫春秋 殊彥
广场之中,弟子们静心修行,广场上空,仙鹤飞舞,白云缭绕,一切是这么的和谐……
嗡!
此心無垠
下一瞬,道钟的响声,陡然增大了无数倍。
唳!
几只飞舞的仙鹤,发出一声惊叫,从空中直直掉落。
在这钟声之下,广场上的符箓派弟子,个个面色潮红,体内法力翻涌,修为低一些的,更是直接昏死过去……
广场之前,李慕愣愣的看着那道钟,立刻道:“不好意思,走错地方了,我这就走,这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