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wdm6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 愛下-第1185章異域者的退場-hjncf

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
小說推薦我只是一個從心的假面騎士
因为隆的存在,白亚并没有见过舞,因此并没有办法像原剧情那样将黄金果实塞进舞的身体当中,那么原本应该在白亚身体当中的黄金果实去了什么地方,隆和相乐立即就将目光放在了纮汰的身上。

隆突然打了一个响指,原本被翡翠控制住的白亚就出现在了隆和相乐的面前。
“好好休息吧,罗修奥,你的妻子已经等你很久了。”
对于痴情的“神”,隆将他的尸体完整地保存了下来,同时也让他以另外一种方式去寻找他的王妃了。
获得黄金果实的人就会拥有神明一样的力量,但哪怕是神一般的力量依旧没有办法改变过去,现在罗修奥终于能够放下一切,去寻找他的王妃了,这算是没有办法复活王妃的情况下,对于他的另外一种安慰吧。
白亚的退场并不意味着战斗的结束,甚至应该说是最终决战的开始。
看到白亚被翡翠偷袭失去了生命,这让躲藏在暗处的朱雀有些不知所措了,作为霸主级异域者的他,同样也知道黄金果实应该是在白亚的身体当中,而现在翡翠却没有能够成功得到,那么黄金果实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不过,现在纮汰反倒是因为白亚的死亡而很是愤怒,虽然是敌人,但他能够理解白亚。
宮女榮寵記
纮汰与白亚他们之间的战斗并不是他们二人的主观意愿,毕竟可以说完全就是海姆冥界的存在让他们两个不得不成为敌人,而现在如此坦荡的战士就这样的死去了,哪怕他的死亡对于纮汰守护地球是一件好事,但纮汰可不希望接受这种结果。
既然白亚死了,那么纮汰的攻击对象立即变成了翡翠,而贵虎则是趁着这个时候拦住了被驱动器控制的光实。
末日之鋼殼系
看到白亚死亡,但翡翠却没有得手之后,凌马就准备进行撤退了。
现在的局面对于他们这两个阴谋家来说并不是很好,尤其在没有白亚那种绝对碾压的力量的情况下,撤离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现在并不是想要撤离就能够撤离的了,贵虎拦住了光实,而其他人则是立即就奔着凌马来了。
獵妻手冊:我的腹黑老公
现在看起来凌马的处境很是危险,但就在大家围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直接隐身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这让戒斗他们很是愤怒,不过就算是凌马隐身了,他想要逃走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拦住了光实的贵虎,对着光实胸口就是一刀砍了下去。
“光实,清醒过来。”
如果可以的话,贵虎并不希望对自己的弟弟出手,可现在想要将光实从这种情况下解救出来,除了动手就是唤醒光实的意识。

屍尊王座
不过被控制了的光实,显然根本听不到贵虎的话,挥手对着贵虎就砍了下去。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只能将你击败了。”
光实的还击只是打在了贵虎的蜜瓜防御者上,但这也让贵虎确定了自己应该怎么将弟弟从这种状态当中解救出来。
“雅仁,你们现在去搜索凌马的下落,他手中应该还掌握着其他的技术,如果被他控制更多的人的话,那么就算是能够击败这些异域者,战斗依旧不会结束。”
在瞟了一眼纮汰那边当方面压制翡翠的局面之后,贵虎就立即对着雅仁大声喊道。
现在好不容易刚刚稳定下来的泽芽市,绝对不可以再受到破坏,而凌马则拥有着这方面的能力,因此想要解决祸乱的根源,不仅仅是要获得黄金果实争夺战的胜利,同时也要将那些野心家处理掉,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这个世界避免灾难。
听到贵虎的话,雅仁立即就带着裕也他们离开了现场,但戒斗和桃子姐却没有离开。
因为自己的理想而想要得到黄金果实的戒斗,现在并不清楚黄金果实究竟在什么地方,但他知道原本黄金果实的拥有者已经死亡了,等到这些异域者被消灭,那么自然也就是人类之间的战斗了。
其他人并没有被戒斗放在眼中,但接连拿出各种外挂道具的纮汰,显然就是他完成自己目的必然要击败的对手。
现在纮汰正在与翡翠交手,因此他也只是选择进行旁观。
庶女逆天:傾城女將 槿夢

光实被贵虎一脚踹飞了出去,而贵虎则是快步紧跟,挥动着胜哄旗在光实的身上打出了火花。
对于弟弟十分严格的贵虎,现在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因为他知道现在不管想要怎么教育弟弟,但他必须先要将光实从这种状态当中拉出来才可以。
虽然现在下手有些狠,但这每一次攻击都是属于贵虎那沉重的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对我不满意,为什么我总是要听从你的命令,为什么我要活在你的阴影当中!”
就在光实被再次打飞出去之后,原本因为意识被控制的他,突然大声质问起了贵虎。
弟弟的话让贵虎在向前的过程当中停顿了一下,但他向前的脚步并没有停止,而是大声地做出了属于他的回应。
“因为你还不够优秀,身为哥哥,就是要让弟弟变得比自己更加优秀,在你超越我之前,我会像一座大山一样挡在你的面前,直到有一天你成功站在这座山的山顶,证明你自己。”

贵虎右手火绳蜜瓜DJ枪,左手蜜瓜防御者,将盾战士的战斗方式展现的淋漓尽致,现在被火龙果能量锁种激发出了内心黑暗的光实,虽然看起来攻击更加凶悍了,但依旧没有能够对贵虎造成任何一点的伤势,反倒是被贵虎砍了回去。
“你是吴岛家的男人,坚强是你必须拥有的品质,责任是与生俱来就要背负的东西,战斗是我们永远都要面对的事情,所以,光实你现在依旧不成熟。”
面对现在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但却状态明显不对劲的光实,贵虎在出手的时候真的是没有留情,而从他的话语当中,他的决意已经完全表现了出来,这让对于世界树财团很是讨厌的戒斗,在这个时候都不得不为之侧目。

终于,光实终于击中了贵虎,只不过这是贵虎在看到光实冲过来的时候,主动敞开了胸膛,才被光实手中的音速弓箭砍到。
就在音速弓箭击中了贵虎的瞬间,装甲当中的光实脸上露出了挣扎的表情。
“好了,现在你的怒气应该也已经完全发泄出来了,那么就从这种状态当中脱离出来吧。”
贵虎先是抱了抱光实,就像是在与弟弟玩闹的哥哥一样,给了光实一次温暖的拥抱,但在面对使小性子的弟弟,贵虎这位像是父亲一样的哥哥,也是要给弟弟一个足够深刻的教训了。
禍世馭靈師:逆天世子妃 卿淺
“Soiya!”
随着推杆的三次推动,贵虎在松开自己保住光实的双手之后,就拔出了胜哄旗对着光实腰间的腰带来了一个三连击。
滋滋滋……
驱动器被直接破坏的光实,直接瘫倒在了结束攻击之后再次敞开胸膛的贵虎怀中。
“对不起,哥哥。”
雲上扶桑
“光实,你现在还是不够强大,等到海姆冥界的事情结束,你也需要更加努力了。”
“嗯。”
刚刚点了一下头,光实就直接晕了过去。
驕妻養成:冷總裁的迷糊蛋
吴岛家的男人并不是不可以温柔,只是因为他们身上所背负的责任,让他们不得不看起来很是冷酷。
就在贵虎将控制了光实的驱动器破坏了的时候,纮汰那边的战斗也要结束了。
虽然刚刚翡翠通过偷袭杀死了白亚,但翡翠的实力和白亚之间可是差着十万八千里,而纮汰则因为翡翠将舞抓走的行为很是愤怒,攻击的时候可是没有任何放过对方的打算。
“舞在什么地方!”
尽管纮汰在攻击的时候相当暴躁,但他并没有忘记询问舞的下落。
此时作为人质的舞,必然被翡翠或者是凌马关在某个地方,而海姆冥界当中实在太危险了,为了能够保持对纮汰他们的震慑力,舞就算是被抓起来了,应该也是关在泽芽市的某个地方。
翡翠的谋略并不是那么出色,但他的合作者却是凌马,一个能够在光实有准备,但已经能够让光实被他控制的男人。
相比于从凌马口中得到舞的消息,显然从翡翠这里得到的信息可能更为准确。
只不过现在已经差距到今日就是自己的死期的翡翠,只是在那里与纮汰战斗,没有能够从白亚那里得到黄金果实,这让已经等了很多年的翡翠有些失望了。
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的他,对于一切都已经不在乎了。
不过,就在纮汰去转动极锁种的时候,翡翠的目光也是注意到了纮汰腰间的锁种。
尽管极锁种上面是各种水果,但翡翠却从其中看到了金苹果。
“黄金果实是我的!”
重新看到了希望的翡翠,战斗力一下子就提高了很多,只要他能击败纮汰,自然就能够得到他梦寐以求的黄金果实。
见翡翠突然开始疯狂的反击,纮汰也是不得不提高自己的输出,目前翡翠并不是唯一的消息来源,他刚刚没有下重手,只是为了能够从翡翠这里问出舞的下落,但现在这个家伙自己找死,他也就没有办法了。

翡翠起了,翡翠上了,翡翠没了。
作为一个阴谋家,翡翠的战斗力虽然要强于那些上位异域者,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一定十分强大。
虽然刚刚纮汰被白亚压着打,但纮汰同样能够压着翡翠打。
现在翡翠被纮汰消灭了,那么想要将舞找回来,那么就只能去找凌马了,不过没有人知道,原本大家都因为隐身之后直接逃走的凌马,其实并没有离开。
正常的情况下,想要从海姆冥界当中离开,最为轻松的方式就是从世界树所控制的裂缝当中离开,但那里现在对于凌马来说必然是极其危险的地方,那么剩下的就是赌运气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能够在海姆冥界当中碰到一个突然打开的裂缝,那样也是能够从这里出去,至于最后一种方法就是找一个霸主级异域者,开启一道裂缝作为通道。
作为刚刚纮汰与翡翠之间战斗的观众,凌马可是看到了翡翠态度的变化,这也让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了纮汰的极锁种上面。
虽然他意识到了那个锁种的特殊,但他并没有打算直接去将那个东西拿到手,现在贵虎还在这里,就算他能够拿到那个锁种,贵虎也是凌马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不过,现在舞还在凌马的手上,这才是现在凌马手中最为关键的底牌。
就在凌马悄悄地从现场离开的时候,戒斗和桃子姐则是一同看向了凌马离开的方向,尽管凌马想要当渔翁,但有些时候事情的反转可是相当令人出乎意料的。
在凌马离开之后,戒斗和桃子姐就直接离开了,而纮汰则是和贵虎将光实扛在肩上,一同向着裂缝的方向离开。
……
“白亚的身体当中没有黄金果实,翡翠在看到葛叶的锁种之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这么也就是说葛叶的锁种其实就是黄金果实,但葛叶好像并不清楚这件事,那么将那个东西当作交换这个女孩子的筹码,应该不会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
回到了另外一个安全屋的凌马,此时已经开始思考起来应该怎么与纮汰斤进行交易了。
所有人梦寐以求的黄金果实,其实正在被纮汰使用着,这听起来虽然有些令人难以相信,但现在根据凌马的观察来看,应该是没错的。
既然确定了目标道具,那么现在他也就要准备下手了。
雅仁他们并没有能够抓到凌马,不过这一次能够将异域者当中比较强大的存在消灭,也算是一场胜利了,现在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原本应该在白亚手中的黄金果实到什么地方去了。
翡翠出手偷袭白亚就是为了能够获得黄金果实,但翡翠明显没有成功,那么这个最为核心的东西到底去哪里,这是大家非常关注的地方,毕竟只要能够拿到黄金果实,那么这一次的问题就能够解决了,但如果没有黄金果实,那么海姆冥界对于泽芽市的侵蚀还会继续。
现在面对着如此重要问题的大家,突然就接到了来在凌马的消息,一段凌马和被绑在椅子上的舞的视频被播放了出来。
“贵虎、葛叶,只要你们两个将那些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锁种交出来,那么我就将这个女孩子还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