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or5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就是賣豬肉的-793 你就說行不行吧?讀書-q0nwq

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上菜打断了闲聊,但也意味着下一个话题的开始。
宋鹏飞今晚是主,由他将准备好的酒打开,给每个人添满。
“无理由不喝酒,宋总赶紧来个开场白。”
张浩明一只手扶着酒杯,一边扭头怂恿宋鹏飞。其他几个人也都是乐悠悠的配合着看向宋鹏飞,给予请客人足够多的尊重。
宋鹏飞也没矫情,直接举起酒杯,笑着说道:“为了我们共同的喜悦走一个!”
“这个理由可以,走一个。”
李宏顺势补了一句。
放下酒杯,各自夹菜填肚子。
很快,宋鹏飞第二次举杯,“第二杯酒,为了咱们共同的目标,这一杯喝完自由发挥,都随意一点。”
听到这句话,几人会心一笑齐齐点头。
说话的功夫,服务员再次进来,把刚刚宰好剁成块的老鹅端过来,当着众人的面现场炒制。
或许是感觉到了屋子里的气氛陡然变得安静,服务员手上动作麻利,很快添上汤水就退了出去。
服务员退出去的那一刻,张浩明的目光看向林东,眉毛快速挑了挑。李宏注意到张浩明的小动作,也是侧目看向林东。
很显然,他们想让林东揭开话题。
林东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配合他们,侧头看向坐在最里面的王泉,“从银行出来之后,我们几个讨论了一下集团公司的可行性,大家伙儿都觉得挺好的,想听听你的意见。”
他们几个的小动作早已被王泉看在眼中,很是干脆的回了一句,“我也觉得不错。”
见王泉没有抵触情绪,几个人都是如释重负。
张浩明嘴角一扬刚准备说话,又听到王泉说道:“可我觉得时机依旧不是很好。”
这句话让刚刚露出笑容的张浩明和李宏顿时愣住,张浩明心直口快的问道:“什么时机?”
“你们没感觉吗?我刚才回公司的时候突然感觉很空旷,给我一种空架子的感觉。”
王泉笑着反问一句,紧接着看着宋鹏飞问道:“老宋,新公司都开始使用了,上次来过的那几个人什么时候才能过来?白条业务已经开始着手了,光指望现有的业务团队肯定忙活不过来,咱们必须得自己培养更多的业务员了。”
王泉的话让他们几个露出思索神色,片刻之后齐齐转头看向宋鹏飞,林东也是跟着笑着说道:“王泉不说我都快忘了,这件事宋总还真得抓紧时间了,特别是李朝阳和冯军两个人,如果可以的话,尽快把他们拉过来。”
李朝阳负责人事工作,宋鹏飞亲口说的,而且得到林东的验证,三汇几乎一半的中低层管理人员都是他亲手招聘进去的,手里掌握的人脉资源可想而知。
之前李朝阳过来的时候还问过王泉有没有组建综合性集团公司的想法,当时被王泉以时机不成熟挡了过去,现在既然准备组建集团公司了,必须快点把这种人才搞过来。
还有负责行政管理的冯军,也是必须拉拢的目标。
张浩明和李宏也是跟着点头,上次听王泉说过这件事,当时还专门讨论过由公司替他们赔付违约金。
“要不,我跟他俩打电话,让他俩直接过来?”王泉他们表现出来的热切让宋鹏飞抿嘴一笑。
“打,赶紧打。”张浩明催促道。
王泉林东李宏虽然没说话,但眼里的赞同意味很是明显。
宋鹏飞没有犹豫,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拨通电话,十几秒钟之后电话接通,听宋鹏飞的称呼,应该是李朝阳。
“老李,快下班了吧?我给你发个位置,下班之后直接过来,我们公司的几个股东都在。”
宋鹏飞简单说了两句之后就挂断了,然后又拨打电话,相同的意思重复了一遍,然后把位置发给两人。
“这里距离三汇总部不是很远,不用太久就能赶到。”
“我再去点几个菜,等他们过来后,把这些吃过的菜撤下去。”李宏笑着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屋内的讨论并没有李宏的离开暂停,张浩明重新看着王泉问道:“还有问题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铁锅里竟是传来了咕嘟咕嘟的声音,蒸汽顺着锅盖溜了出来,给屋子里更是增加一丝暖意。
“公司内部的事情不算什么问题,我刚才也是有感而发而已,关键的还是外部因素。”王泉脸上多了一缕认真神色。
“外部因素?”
林东不解的看着王泉,贺鹏举被挫败之后副产品业务方面再无有威胁的对手。白条业务虽然刚刚起步,却也表现良好。
如果非要找出一些需要警惕的对手,无非就是那些大集团公司,可大集团公司的业务重心一直都是偏向分割肉类产品的,白条业务虽然也做,毕竟不如分割肉类产品利润高,这也是为什么能有那么多中小型屠宰企业存在的原因。
大集团公司看重的是利润较高的中高消费领域,中小型企业竞争的是最低级的白条利润,双方并没有太大的冲突。
大明逍遙
看林东凝重的脸色,王泉就知道他想歪了,赶紧纠正道:“或许是我说的太不恰当,我说的外部因素是平西那边的产业,对商贸公司来讲算是外部因素吧?”
“平西那边怎么了?”
偷心寶典
李宏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这句话,进来之后直接问道。
“你不是指牧园集团吧?”张浩明若有所思的看着王泉。
“有一部分原因吧,但主要原因还是债务问题。”
王泉抿了一口水,“正在建造的养殖基地贷款超过一个亿,期间抵押了不少东西,如果这个时候跟商贸公司合并在一起,不但不能给商贸公司带来好处,还有可能影响到商贸公司。”
贷款的事情林东大概知道一些,但其中细节他也不太了解,其他人还不如林东,听王泉这么一说,顿时面面相觑。
“我过来的时候让张舒在家整理平西那边资产状况,等她整理好之后大家伙看看就知道了。总之,我觉得现在不太合适。”
“你是不是想多了?”
没怎么插话的宋鹏飞突然说了一句,嘴角带着莫名的笑意,“且不说银行贷款已经搞定,就算是没有搞定,如果把平西那边的产业加进来,只会给咱们的评估加分,怎么也不能减分。”
“你好好想想,不管平西那边的养殖场欠了多少贷款,投入资金和现有规模在那里放着,而且养殖行业刚刚给了新政策,这些对银行来讲都是加分项。所以,我觉得你的担心有点多余了。”
“再说,咱们今天只是商量,并不是今天就合并组建集团公司,这并不冲突。”宋鹏飞的目光从其他几个人脸上扫过,又是笑着说道,“大家今天就是想听听你的看法,最起码能有心理准备。”
婚婚醉人,總裁追妻n+1 情遠
“对,宋总说的不错,大家伙儿就等你一句话,你就直接说能不能行吧?”张浩明立刻附和。
“要是能行的话,你就让张舒抓紧时间整理资产状况,我们也能知道需要给你多少钱换股份。”
话既然说开了,李宏也就不客气了,直接说出今天的真实目的。
林东在一旁笑而不语,对他来讲,能成立集团公司肯定更好,如果王泉不愿意的话也没啥可沮丧的。
“行。”
王泉能感觉到他们恳切,再想想这事儿不是一天两天能做成的,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一声行,想是带有神奇的魔力,明显感觉到屋里的气氛轻松过欢快了不少,每个人都露出真切的笑容,不约而同的端起酒杯。
……
古道修真 無妄之川
刘香兰看着奶孩子都不忘操控电脑的张舒暗暗皱眉,怎么出去一趟之后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悄无声息的来到张舒旁边,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东西,过了好大一会儿,刘香兰才不确定的问道:“你在算账?”
张舒扭头看了刘香兰一眼,点头说道:“嗯,统计一下平西那边的到底投入了多少钱。”
她的回答让刘香兰心头一跳,怎么突然算计这些东西了,难道出事了?
没敢多说什么,却是眯起眼睛想要把电脑屏幕上的数字看清楚。随着张舒拉动鼠标,刘香兰看到最下面那个总计后面的数字,脸色又是一变。
“这都是花出去的?”
张舒一只手拖动鼠标,不时翻看看向不同的数据,头也不回的说道:“有的是已经花出去的,有的是欠银行的贷款。”
都市神族
突然一只皱巴巴的手出现在电脑屏幕前,指着其中一串数字问道:“这是贷款吗?啥时候欠银行这么多钱了啊?”
刘香兰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她知道王泉为了做生意没少贷款,但在她的印象中王红军只说贷款超过了一千万,如果不是看到张舒整理这些东西,她一直都不知道居然欠了这么多钱。
张舒感觉到了刘香兰的异样,将已经睡着的王宝轻轻托起,然后下拉衣服起身将王宝递给刘香兰,眼睛里冒着精光,笑嘻嘻地说道:“妈,你知道咱家的生意现在值多少钱吗?”
刘香兰小心翼翼的调整抱姿,尽量让王宝更舒服一些,虽然没抬头,但声音中依旧带着一丝不安,“多少?”
没有等来张舒的回答,眼前却是多出一只伸开的巴掌,“五个亿。”
张舒还没有算清楚真实价值有多少,五个亿只是她估算出来的大致范围,为了安慰刘香兰,稍微夸大一些也无所谓。
果不其然,听到这句话刘香兰猛地抬头,一脸惊讶的看着张舒,她真不知道王泉的生意居然做得这么大了。
五个亿啊!
刘香兰想象不出来五个亿到底有多少钱,却是止不住内心的激动问道:“是咱们自己的,还是把东子他们几个都算上?”
“咱们自己的,东哥他们的已经刨除了。”
感觉刘香兰不想刚才那样担心了,张舒又是笑着说道:“咱们欠银行的钱不少,但也不算很多,只要等养殖基地建成,用不了多久就能收回来。”
重生之側妃奪宮 瀟冰
看着刘香兰脸上露出笑容,张舒又转身坐下继续,不忘分享内心的喜悦,“整理这些东西就是为成立集团公司做准备的,等集团公司成立之后,这些东西只会更加值钱。”
刘香兰不懂生意,但她相信张舒不会骗自己,特别是张舒表现出来的状态,如果真是骗自己,肯定不能如此自然。
轻轻晃动着怀里的王宝,不禁轻声问道:“啥是集团公司?”
张舒想要解释,又害怕刘香兰听不懂,手上动作停下,简单思考之后扭头说道:“跟三汇一样的公司。”
跟三汇一样?
刘香兰又愣住了。
洛河人有几个不知道三汇的?
在普通老百姓眼中,三汇就是全国乃至全世界卖猪肉最厉害的公司,如果家里有亲戚能在三汇当个小领导就值得吹嘘替他高兴。
谁敢奢望自己能成为三汇那样的存在?
张舒只是想简单直白的给刘香兰一个大致的概念,看到刘香兰的表情就知道她误会了,赶紧解释道:“只是像三汇,短时间内咱们做不到跟三汇同等级别。”
“嗯嗯。”
刘香兰连连嗯了两声,抱着王宝朝着客厅走去,隐约能听到她的嘀咕声:再生个孙子也养得起了……
这句话让张舒神色变了又变,赶紧低头继续摆弄电脑。
望夫崖
半个小时的时间,张舒把所有东西统计了一遍。当然,这只是她负责记录的数据,还有一些东西需要跟王红军和董鑫对一下账。
门口传来钥匙扭动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打开,王红军拎着一只蛇皮袋进门。能看到蛇皮袋里装了半袋子东西,似乎有些重量。
“掂的啥?”
刘香兰听懂声音从厨房出来,看着袋子问了一句。
“大哥种的红薯,今天挖了一些出来,就让我一点回来尝尝。”王红军很随意的回了一句,拎着袋子朝着厨房走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停住脚步又是说道,“这里面有几个洋红薯,等会蒸两个,王泉不是说小舒喜欢吃这个么。”
洋红薯?黄瓤红薯。
张舒眼中一亮,快速点头说道:“不用蒸,直接用烤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