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ze精品玄幻小說 《霸衛》-第七百六十六章 無出其右相伴-6bw6r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咣当!
在回城的途中,手中的大刀不经意间滑落,传来清脆的一声,欧阳亮望着地上拄着的大刀,抬起手,冷冷地望着,一言不发。
欲靈
守卫们见状,忙打开城门,拾起他的大刀,有人还高声吆喝道:“欧阳将军真是厉害,力斩贼将,扬我军士气。”
“是啊,有欧阳将军在,定能抵御贼寇的进攻,我等可莫要被贼寇的声势浩大给吓到了。”
欧阳亮出城迎战虢公翰,让镇守在城外的守卫们士气大振。
可欧阳亮的脸色却不大好,手中的大刀滑落在地绝非偶然,他很清楚地知道,他并不是没有握稳大刀,也不是为了耍酷,在众人面前故意而为之。
“将军,怎么了?”见欧阳亮正在愣神,一旁的侍卫忙迎上去,问道。
欧阳亮攥紧拳头,刚刚与虢公翰交战,虽看似是他占得上风,但实际上,虢公翰的一招一式也给他带来不少威胁,这番实力,可不能小觑。
刚刚大刀滑落于地,足以说明在这场对战中,欧阳亮既没输,却也没赢,却见他仰起头,望着天空,叹气道:“这必定会是一场恶战。”

见虢公翰毫发无损归来,众将士纷纷迎上去,刚刚对阵欧阳亮,无人敢往前,现在反倒是争抢着献殷情。
“司徒大人好本事,子谦将军在欧阳亮手下走不了一回合,可司徒大人您却能与他打的有来有回,在年轻一辈中无人能出其右。”
“是啊,试想一下就算是方伯姬仇年轻时,恐怕也没有司徒大人这样的胆量与实力吧。”
可虢公翰并未附和他们的话,反倒是冷冰冰地回了句:“你们若是有欧阳将军这样的实力可就好了。”
说完,便顾自己任性地向营帐中走去。
這次我是真的決定離開
众将士面面相觑,纷纷低下头,颇有些自责。
一直跟随虢公翰的侍卫环视了这些将领一会后,招呼道:“众将士都散了吧,司徒大人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你们就莫要打扰他了。”
二小姐的男侍衛 白樺楓葉
若继续留在营帐外,也只不过是自讨没趣罢了,不如识趣点离开,也省的整天在司徒大人面前晃悠惹得他心烦意乱。
等众将领散去后,这名侍卫只觉得虢公翰的表现有些奇怪,忙跟了上去。
却见虢公翰刚踏入营帐,却猛地咳了一声,吐出淤血,侍卫见状,忙端过一盆水与毛巾,放置于虢公翰面前。
原来,虢公翰与欧阳亮交战,虽表面上两人不分上下,还打的有来有回,可实际上,虢公翰与欧阳亮之间的实力可不止差了一星半点。
若没有及时回来,继续打下去,虢公翰必然不会是欧阳亮的对手。
“这欧阳亮还真有些本事,看来在携地我还真是小瞧他了。”虢公翰有些不服地说道,纵观整个携地,有欧阳亮此等实力的将领,压根就不存在。
“这卫扬运气怎会好到这种地步,有这么一个好国舅辅佐他,看来要攻下这座卫国城还是极为困难。”在清楚欧阳亮的真正实力之后,虢公翰便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来人。”虢公翰下令道。
“在。”
你把情歌的結局唱給了誰 fellow情調
“增兵南城门,定要在两周内攻下这座卫国城。”虢公翰可不仅仅只是去见了欧阳亮一面,他还绕着卫国城走了一圈,的确,卫国城是易守难攻、固若金汤,要攻下这座城池,仅仅依靠兵力数量上的碾压是绝对不够的。
仍需要想一些巧妙的办法,那便是集中兵力,围攻一座城池,可光依靠这个办法,也仍是不够的,最好的办法便是像之前调虎离山之计一般,故技重施,方有攻下卫国城之可能。
神秘復蘇 佛前獻花
“是,属下这就去办。”

另一边,肩负重任的携地天子姬余臣还带兵驻扎在齐国城外。
他也觉得奇怪,都带兵兵临城下了,这么多诸侯竟然没有一人敢出城迎战,难道真如同虢司徒所言,所有的诸侯都胆小怕事,不敢轻举妄动么?
或许是因为这些诸侯担心虢公翰另有打算,他带兵前来不过是充当一个幌子,殊不料这是虢公翰的计划。
同时,姬余臣也在担心,若真如虢公翰所愿,攻下了这座卫国城,甭说把他不放在眼里,就连天下诸侯,虢公翰也定不会放在眼里。
现在虢公翰还会碍于颜面给他几分面子,若到了那个时候,还会像现在这样略有些和气吗?
正在担心之余,营帐外传来哒哒脚步声,帐外将士禀报道:“王上,齐国城中各位诸侯已开始行动,城内已有一人带兵迎敌,正在营外叫阵。”
听到这个消息,姬余臣脸上洋溢着喜悦之情,可没过一会,他便收起笑容,朗声道:“不知此次他们派出的将领是何人?”
姬余臣也思忖过,若出城迎敌之人并不出名,他倒是可以借助此次机会扬名天下,可若是出城迎敌之人名震天下,他就该思考下一步的行动了。
“王上,是陈国的陈刀将军,以及齐国的大公子吕禄甫,陈刀将军为主将,吕禄甫为辅将。”
听到这个消息,姬余臣略有些担忧地说道:“看来此次孤这侄儿是想与孤一决高下了。”
顧盼生歌
陈刀是陈国名将,在天下的威名可不亚于华能、欧阳亮等人,而齐国大公子吕禄甫更是了不得,在天下诸侯公子中,他可是被认为最出色的公子,且之前带兵营救欧阳亮与卫扬之时,他功不可没。
“依你之见,若是面对这两名对手,孤的胜率有多少。”姬余臣倒是想听听手下人的想法。
“王上,依臣之见,若您带了携地全部兵马而来,区区齐国也不在话下,可此次司徒大人只给了您这么一些兵马,将整座齐国城包围也显得极为困难,若要打退这两位,只怕不大可能。”侍卫如实说道,在天子面前他不敢随意胡说。
姬余臣心里也清楚得很,虢公翰让他前来齐国,可没抱着让他攻下齐国城的打算,只不过想让他拖延一段时间,好等到他攻下卫国,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不过,姬余臣并不想让他如愿,便下令道:“吩咐下去,既然他们想对战,那我等便开始迎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