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usv熱門玄幻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入潼關-第五百五十六章 喵生已經到達了巔峯相伴-0puax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冒着白色雾气的池子景象朦朦胧胧,水雾随着呼出的空气被吹散变形,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穆奇老头对于我不以为然的样子很不以为然,仿佛蔑视了温泉就是对他的极大侮辱,因此气冲冲地抓着我飞奔上山。
以这个老头非凡的脚力,我现在怀疑他根本就没到需要拐杖的地步,手上的拐杖其实是一根独门兵器。
老头?棍子?带着孙女?隐姓埋名?
……天机老人孙老伯?
那以优这个缠着人家孙女的外人,难道就是阿飞?
算了算了,从年纪上看,我是最有可能充当苦逼小李探花的人。李寻欢作为一个徒手的弓阶骑士,能够把自己坑成这个样子,也算是天纵英才了。
什么?你说徒手就不算弓兵?
那金闪闪那种开着宝库乱丢东西的能力,凭什么能是Archer?应该另外设立一个职阶叫做Thrower(投掷者)才对!
不过有了这个兵种的话,像塞巴拉这种专职“丢人”的家伙,是不是死后也会被选召?到处甩着老脸达到天下无敌的地步?
于是在无数次从门前经过古老的温泉屋后,我终于在穆奇老头的怂恿下进来一试。
“哎呀,年纪大了浑身骨头都会酸痛,特别是这种阴雨天。”
穆奇老头兴冲冲地就裹着浴巾,一下浸到了热气腾腾的池子里去,老脸瞬间被水汽熏红,挂上了心满意足、宛如身在天堂的表情。
这一处温泉的成因,应该是附近有带孔隙的含水岩层,受地下热能成为高温热水,在岩层滚沸之后从打通的出口,化为硫酸盐泉涌出了地面。
淡淡的硫磺味略微有些刺鼻,却别有一番提神醒脑的效果。
来都来了,那就试一下吧?
这处温泉的初温很高,靠着半山泻湖汇入的支流进行中和,调节着池子里冷热的温度。
低調少奶奶 鸚鵡曬月
要是贸贸然就往那个热水区里走,出水我就是阳澄湖之鬼(战殁版)了。
所以我果断选了个靠近冷池进水口的地方泡下,对高温的水域敬而远之。
“呼……确实是人间极乐啊……”
带着一身的疲惫在温水里泡着,我就感觉皮肤上像是有蚂蚁在爬,略微的电流感从身上涌起,一直到头皮。滑腻的水体接近人的体温,让我能够毫无压力地躺在水里放松,恨不得整个人都潜到水里去。
物质和精神是共通的,精神上的疲惫也能被物质上的抚慰所治愈。
我把半个人脑袋潜到水里吐着泡泡,即便看着天上的乌云密布,似乎也变成了美丽的景色。冰凉的雨丝滴在温泉上,让画面变得影影绰绰起来,就在对面的穆奇老头也看着像是远隔重山。
机械的水流音在耳边不停歇地响着,化成了催眠的白噪音,昏昏欲睡的眼皮也越发沉重,双手摊开搭在池壁上,脑袋眼看就要垂下来,进入黑甜的梦乡了……
“小伙子,你在这里睡着的话,我这把老骨头可没办法送你去医院。”
穆奇老头的声音像是隔着水传来,朦胧且含混,却有效地把即将陷入睡眠的我叫醒。
“啊……抱歉,最近太累了……睡眠严重不足。说真的,我要是知道这个地方这么好,我也天天都来这里泡温泉了。”
我由衷地感叹道。
穆奇老头长长的白胡子抖动着,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哈哈哈,我就说嘛!”
老人的声音由于声带松弛而格外有磁性,气息比普通的老人充足,所以笑起来温泉嗡嗡直响,老迈中带着从容。
他掬起水往光秃秃的脑门上浇着,“年轻人要奋斗是不假,也要注意安全保证充足的休息嘛。”
我身体向后一靠,防止自己再一次睡着,“话是这么说,可也没有办法的啊……事情那么多,我现在除了拼时间还能怎么办……”
绝大多数的老年人与气盛的年轻人不同。
如果是年轻的杠精,听我说完这番话,肯定张嘴就是“你什么意思?那环卫、建筑工人就不辛苦?”,又或者是“996得这么起劲,觉得辛苦你可以不干啊。”
这时候我要是争辩一句“我只说我辛苦,跟别人没有关系也不作比较。”
那杠精一定会开始表演“我是在和你讨论辛苦的问题,凭什么就不能和别人比较?你的思想怎么这么狭隘?”
……好吧,这样越想越心累。
而穆奇老头明显是一个饱经世事的经验派,他对我满满的负能量没有抵触,只是分享着自己的方法。
穆奇老头用小眼睛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满是老年人特有的饱经世事,并没有和我在细节上多过纠缠,“我刚经营尤德尔牧场的时候,也每天都很累,幸好有这口温泉帮我洗去疲惫……”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嗯,下次肯定还来。”
“马库斯,”穆奇老头说道,“还有个办法我一并教给你。你在屋子里放个花瓶,每天往里面插一束马德斯山的鲜花。保证你每天醒过来的时候,都会感觉格外地神清气爽!”
对于这个办法我有些迟疑。
“这办法真管用吗?把鲜花放在屋子里,我要是花粉过敏了怎么办?”
穆奇老头在热水区泡了一会儿,布满皱纹的脸满面红光,慢慢往我这里的温水去移动,“当然有效了,你试一试就知道。对了,一定要用这座山上的花哦,别的地方的话不新鲜,没办法提神。”
我腹诽道,这根本不是花的问题,而是马德斯山的神奇作用吧?
諸天真魔
我在这个温泉里泡了一会儿,就感觉身体倍儿棒,完全可以参加野人三项拿个一等奖,成为河马打架金牌得主,吃自行车大赛冠军。
……怎么说到吃自行车大赛,我口水都流下来了?
我这是有隐藏的赛博坦血统吗?
就这么想着,忽然水里就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我一抬头,发现穆奇的老脸一红,“哈哈哈……这个温泉能够促进消化,提振食欲,泡一会儿就见效……”
狩魔手記
“没事……不是放屁就好……”我擦着头上的冷汗。
穆奇老头探出手,从岸上的包袱里变魔术般翻出几枚鸡蛋,然后就扔到了温泉的出水口,让咕嘟咕嘟的地下热水直接冲荡着几枚鸡蛋,很神奇地出现了鸡蛋在水面悬停,雀跃翻滚着像是闹腾的鸟儿。
“可以吃了!”
穆奇老头乐呵呵地说着,就拿起了一枚鸡蛋,熟练地磕破外壳,然后把一枚递到了我手里。
我接过来,握在手里鸡蛋的外表温度很高,敲开一看里面的蛋清液凝固了,竟然真的在短时间就被煮熟了!
温泉蛋的蛋白已完全凝固,蛋黄大部分也都基本成型,只是中间有一点点的半透明凝胶状。
只因夜色太瘋狂 李清幽
蛋黄颜色外围凝固浅黄,中间嫩的部分深黄,吃进嘴里不仅入口软嫩、蛋香味浓,温润留黄的蛋液也有益于人体摄取营养。
在饥饿下囫囵吃完了第一颗,快到味蕾还感觉不到美味就消失了,于是第二颗我先用舌尖勾起一点溏心、顶住上颚,轻轻的摩擦品味……
足壇松鼠先生,請問要來點堅果嗎?
“好!”
就这煮蛋的手法虽然简单,但是这份火候功夫,没有长年的经验积累,肯定做不到如此信手拈来。这时候才给我一碗米饭一碟酱油,我就能吃到撑。
穆奇老头笑嘻嘻吃完两个鸡蛋,心满意足地又泡回水里。
“再辛苦的日子里,也要给自己留下休息的时间呀,年轻人。”
穆奇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同时伸手从温泉屋的角落摘下一朵小花。
“这是什么?”我问道。
柔毛细枝的直立草茎上,顶着一串紫色花纹的小花。风铃般的花朵上,点缀着片紫色的斑点,悄悄地像杂草般不起眼开着,却疏离地摇晃在墙边,绽放出娇嫩的笑脸。
这不就是我昨天扔到水里的花吗?平时还没注意,现在认真一看,已经频见在整个山谷的沟沟壑壑,清淡的香味若有若无地飘满了马德斯山。
穆奇老头表情丰富地说道:“这可是好东西啊,夏天的屋子里摆上一束,房屋就会有沁人心脾的味道,第二天醒来也特别地精神……”
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秃顶老头,顶着晨光熹微在山上采花的美妙画面,即便身在温泉中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画面太恶寒了,还让我联想起了某个白胡子JK和肌肉胡须水手服……
“好怀念啊,那时候牛羊种刚刚引进,牧场里百废待兴,我一个人在这里拼命工作,吃完晚饭就累到睡着。可是每天醒来,房屋里就会看到这么一束花……”
穆奇语气唏嘘地说道。
宇宙爆炸前最強的人列傳
我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哦哦,不是你自己采的花啊……”
穆奇老头无意识地拍打着身上,缓解老迈关节的酸痛,“是我的女儿。跟我来到岛上的她才十岁,初到乡下新奇无比,每天都蹦蹦跳跳,就和现在的梅一样……”
说着说着,老人就陷入了莫名的沉默中。
我语气犹豫地试探着问道:“您的女儿……”
听到这句话,我就发现穆奇老头沉湎于记忆中的脸色,像被不小心被打翻染料的桌布一样,阴沉和愤怒越来越浓重,将平日里和善爽朗的老脸变得无比难看,每一条皱纹里似乎都写满了恼怒。
“那个不孝女!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两眼看着屋顶,任由雨丝滴落在头顶上,“那个听话的茱莉安已经不见了!那个会问爸爸辛不辛苦、为我采花、为我烧热水、跟我一起跟牛羊聊天的茱莉安,已经是过去式了!”
他的形容词还是很收敛,却带着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痛苦。
我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因为他激烈的反应而退缩。
網王同人:網王瞳淚
因为我知道,这个老人的状态是一种对过往创伤的自我保护,是某段回忆被不幸唤醒的痛苦,而在这之后,往往藏着一处时时刻刻在流血,撕心裂肺的伤口。
“老穆奇,快想想你还有梅。”我轻声提醒道。
老穆奇沉默了下来,终于松开了手里快要被捏断的小花,从回忆里醒了过来。
但是醒过来的那一刻,他的眼里又是一种充满了希冀的神采,并且将这股目光……
看向了我。
“马库斯,你一定要好好教导梅。”
他干枯的手掌紧紧攥住了我的手,“我已经老了,我对茱莉安的教育也宣告失败了,我又不想梅重蹈覆辙……她还小……”
可能是为了让我用心教育梅,关于穆奇女儿的事情,他也在断断续续的独白中告诉我了。
穆奇老头四十岁才得女,在妻子过世之后,对于女儿更是极度地关爱,在五十岁那年,为了躲避混乱,才带着女儿茱莉安远离了纷扰的都市,来到矿石镇上享受平静的生活。
在经历了立足开始的波折后,当时依然年富力强的穆奇成功培育出了优良牧种,经营起了蒸蒸日上的尤德尔牧场,也有余财为上学年龄的女儿提供更好的教育。
于是在镇上教堂完成了基础教育后,茱莉安和迪克老板的女儿安佐,在二十岁那年一起被送往联邦读大学。
穆奇原本满怀信心地等着女儿发回的消息,但在一年时间内竟然都石沉大海。
在迪克联系上了女儿后才知道,半途肄业的安佐先去了一家公司任职,而成功入学的茱莉安却在城市里迷失了自我。
这是努力为女儿营造童话般生活的穆奇没想到的。
在城市里略有人脉的达特老板,陪同大发雷霆的穆奇去了趟联邦,只带回来了一个襁褓中的女婴。
再后来我就这个问题问过达特老板,他只是摇了摇头,说人的悲欢并不相通,只是在那次旅途之后,原本年富力强的穆奇迅速老了下去,佝偻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并且发下毒誓不会离开、也不会让梅离开这座岛一步。
我沉默了一会儿,“穆奇,如果你能相信我,那么梅的教育我一定会尽心尽力。我不能保证她会成为人中龙凤,但是我一定会让她贯彻正确的信念,长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人!”
量子波动速读听说过没有?我教出来的学生,顶多就是一天写2000首诗,写300受词牌,写15000字小说的程度罢了,离12岁开上玛莎拉蒂还远着。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呀……
由于刚刚承接的重担,我的脑海里已经规划着动用镇上所有人脉,比如巴基尔教授、玛丽、多特医生这些专业人士,一同培养梅和优两个孩子。
但是我忽然发现了温泉屋边上出现了奇怪的呜呜声,即像是哭泣,又像是低沉的嘶吼……
想到旁边近在咫尺的矿洞,我立马坐不住了。
这个要死的地方可不要再出意外了!
爆笑反穿:錯把悍婦當綿羊 千淳果果
我施展了魔法少女般的瞬间穿衣大发,抛下目瞪口呆的穆奇老头跑出屋外,发现荒芜的矿洞依旧波澜不惊。
只是边上的草丛里,卧倒着两只奇奇怪怪的灰色动物,正躺在地上打滚、用面部在地上来回摩擦,还出现了酒醉状态,发出呼噜呼噜声的奇怪症状。
两张原本高冷猫脸,现在都是一副“喵生已经到达了巅峰”的神情……
“老穆奇……还未曾请教你手里花的名字?”
看到披着浴袍就冲出来的老穆奇,我连忙问道。
“猫薄荷呀!”
老穆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