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h96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攻約梁山 txt-第736節清醒了展示-zkq1y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自古功大莫过于救驾。
所以,官军会猛然有了激情肯拼命,争先恐后赶来为赵岳解围。
想要赵岳命的贼寇招架不住官军热情,退到林中或呆着或聪明地赶紧找路子开逃。
赵岳没让英勇救驾成功的官军失望,虽然没说什么,表情包已能让官军心喜起来……两边林中的众多贼寇至此也沮丧了,几乎完全丧失了再战的心思,纷纷向远方林中钻去逃避战争死亡。
婚入心扉
赵岳不理睬林中贼寇,径直引官军进入敌营区战场,也不理睬林外两边正处在蒙然凶恶纠结中的贼,也不去阻击从东西两大营仓皇增援来的贼寇,直接奔向张宗谔主营方向,要直击主贼。
誤撞成婚:緋聞總裁復仇妻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用在这个战场是最佳写照。
赵岳很明确作战方针,决不和人数有压倒优势的贼拼消耗,斩首行动,全力击垮贼主力。
贼寇主营这边。
史文恭领骑兵前军杀到,没一鼓作气冲击主营,在四百步外左右处队伍松散地停下。
在主力贼寇紧张地注视下,一些骑兵下马走之字路、借障碍物躲躲闪闪前逼到百步外,突然开始张弓发箭,对贼营几个重点部位猛烈射击,箭是火箭,宋军那种装着火药助稚装置的箭….
这是火药在这个战场的第一次应用。
此次大战,对梁山军来说主要是一场实战练兵,历练和主要考验的是新纳禁军的整训成果,看看打硬仗能力和战斗意志。炸药包等火药武器并没带来使用。连神臂弩也没带。
破拒马障碍是靠人硬开出来的。破木桩贼营也靠人拼。
百步外的距离,贼寇弓箭根本射不到。这对有助推的火箭却不是问题。
一只只箭带着哧哧的火星烟远远飞去,箭力减弱时又猛地加速,带着喷焰火花猛扎入贼营落向那几个重点部位,在一片夺夺夺的入木声中响起了鞭炮炮仗似的【密集爆炸声…..贼营哨塔、栅栏上的木寨防御桥等方便居高临下攻击处的贼寇顿时一片混乱惨叫……
最痛苦的却是贼营中的床弩兵。
张宗谔得了床弩,决心好好发挥作用,定要弄死几个敌人牛逼的大将才解恨和扬威…..他惊骇得知精心布置的拒马防线轻易被破、前营大军也轻易被骑兵冲垮,震惊梁山军的战斗力,也惊讶废物官军的英勇表现……怎么会这样呢?赵岳小儿难道会妖法,能控制人心,能把官兵烂军转眼整成强军…….却越发指望这几架床弩发挥一下敌人意想不到的作用,定要好好干掉敌人几个大将。
梁山军,赵小二,你骑兵厉害,竟然有重甲步兵?也太厉害,但再厉害,你岂能抗得住床弩的远程射杀。
看我怎么用床弩偷袭最暴烈杀死你重甲军巨人大将和骑兵大将……丈高的重甲巨人,被弩枪轻易射穿撕裂带……得飞起…..轰隆倒下,如魔神被杀,那场面一定极壮观,极震撼,极好看……看你所谓的梁山好汉怕不怕……床弩杀人的场面太吓人了。你梁山人一定会被床弩的可怕威力吓崩……
张宗谔在惊慌中碎碎念着越发发恨。
他精心训练的床弩手也在惊慌中却憋足了气,准备好好表现一下,狠狠杀杀梁山军威风。
这些老贼看到梁山骑兵后立即拿出这些日子专门突击练的操控床弩本事,很麻利地上好弩枪,在营门左右附近静静埋伏着,森森的弩枪头通过栅栏缝隙对准外面,却由枪兵也对着缝隙挺枪头,以此混淆遮掩掉弩枪头在阳光下反射光会很显眼的锋芒,同时和护弩盾牌手一起也能遮掩着床弩的存在,成心打梁山军个不知情的猝不及防,重点是重甲巨人和马上大将…….
谁知,梁山骑兵却并没嚣张冲过来,竟然远远就停住了。
四百步的距离,床弩能射到,还能保持相当的破甲杀人威力,但却无法保证准头,只能是抛射过去伤到谁算谁倒霉,想暗算梁山骑兵大将,那纯粹是拼运气,得爆人品……
这种宋军老式床弩,没科学的射击标尺,全凭人的感觉,即使是长年操持床弩极有经验极手熟的边军老卒也无法相对准确地射杀几百米外的目标,何况是以前从未接触过床弩的民贼寇。
面癱將軍求子
所以,贼弩手只能干瞪眼静等着机会。谁知,梁山骑兵转眼化步兵下马过来了射箭,而且能射出上百米之远并保持威力…..转眼就是密集和相对精准的重点覆盖。
床弩贼区正是重点覆盖区。
箭,也就罢了。有木盾遮挡,危险却杀伤力总不会大。谁知竟然箭来会爆炸。箭上绑着炮仗,威力没多大,但已足以炸得人受伤惊恐乱了盾阵。爆炸中还有令人无法忍受的烟,眼睛在烟中巨痛难忍,火灼般要瞎了一样。烟吸进去,肺腑就会着火般刺痛,还有恶心眩晕……多种症状。
一吻成癮,女人你好甜! 禪心月
这不是梁山人的火箭杰作,是宋朝廷工匠的毒花样创意,在炮仗药中加了砒霜等。宋边军外战用的就是这种火箭武器,要命的威力未必有多大,厉害的是损害人体和瓦解抵抗……在宋王朝外战,尤其是大战中并没起到多大作用,因为很快就会短兵相接。还有,外敌也有类似的武器。一样相互伤害,也就谈不到谁沾了便宜能占上风…..但,梁山军把这种箭用在此处就有了奇效。
受重点覆盖的区域,贼寇炸了窝了。
剧烈咳嗽声、呕吐声、惨叫声、惊叫……混乱一片。百战正规军也难以抵抗这种无法阻挡的持续伤害,有经验的无非是赶紧用湿布整个蒙住脸减轻点毒害,无法应战厮杀。这些和平刁民和绿林贼草草组成的民军哪懂这个,哪经历过这种战斗打击…….床弩贼哪还顾得上操弩暗算……..
傲劍修仙傳 西風殤
这时,猛士营力士们赶到了。
擎天柱任原、大力神冯金彪带领部下趁敌乱抢近营栅。
二将冲到寨门前,各站一边一齐挥刀猛辟,一下子把固定寨门的上部铁链斩断。二将又一齐抬腿猛踹在栅栏寨门上。寨门上部失了铁链捆绑,在两脚巨力下猛砸向里,砸倒一片门后贼。
二将丝毫不停,踩着倒下的寨门猛杀入贼营。后面的力士们狂吼着舞大刀跟进。等猛士营大汉们闯进去后,拍在寨门下的贼寇早已没了声息,不及抽身逃走,只能悲催活活踩死…..
魂帝武神
如同前大营贼寇挡不住重甲大刀猛士的冲击一样,主营主力贼强勇不少却也照样抗不住刀枪不入的人形杀戮机器,被近千猛士的大刀杀得连连溃败,退开了寨门防线。在最后面的猛士大汉趁机清理寨门处,把倒下的栅栏门和贼尸迅速拖开,并且把栅栏弄掉扩大寨门处缺口。梁山骑兵配合默契,紧跟着就杀了过来,从缺口闯入大营,自动化雁形阵,再次犁向贼军…….
贼寇主力也没盔甲护身,正经武器也同样缺乏。
这样的军队哪抗得住盔甲重步兵和同样盔甲齐全的骑兵的共同猛烈冲击。主力,确实比其它贼寇骁勇凶狠得多,却稍一坚持也只能转入仓皇败退甚至逃走…….血肉之躯哪能抗刀砍枪捅。
至此,张宗谔的诸般算计实际已全失效了,他却还不死心,觉得自己主力兵力绝对够多,在营寨困封的场地上可以收拾了区区三千左右骑兵和更少得可怜的步兵。营中可不比外面,人多,东西多,到处是障碍,场地狭小,不利于骑兵冲杀。只要奋勇坚持一下,就能堆挤死骑兵……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吳子雄
他这么想也没错,却高估了部下主力的奋勇意志和能战能力。
梁山骑兵就是能保持马速和阵形在营中反复冲杀搅和,冲得贼寇一片片仓皇四避……猛士大刀力士们的冲击就更无贼寇敢挡了。
这时候,保护贼寇的栅栏大营反而成了外面的贼寇增援主营的阻碍,让营中贼势更糟糕。
张宗谔气得急得咆哮如雷,仍想组织反抗坚持下去,命令心腹大将赶紧带骑兵妄图以骑对骑阻击住梁山骑兵,顺便以马冲撞倒踩死梁山重甲步兵,挽回混乱劣势,却又高估了最心腹最能打的骑贼部队的骁勇善战能力。
不说以拉车耕田的劣马骡马为主充当的战马远无法和梁山战马相比,就是整体上论的个体战斗素质上也远不及梁山骑兵,贼骑在怪叫策马上场中被梁山骑兵远远奔射得悲惨惊叫一片片落马,或是近战,也照样不敌梁山禁军的武艺,也是个死与败。
至于以马冲倒猛士营大汉也是个笑话。
猛士营本身就有正面破马军的作用,大刀虽不是唐代那种斩马刀,却也是一刀下人马俱碎……最重要的是,张宗谔认为梁山骑兵跑不起速度来,他的骑兵就真的跑不起来,马不行,拉车耕地的骡马哪是能快跑的,起步就比正经战马慢,跑起来也跑不快,而且惊吓中不听控制……战马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成的,在凶险血腥的战场上不容易受惊。仓促拉上战场的普通马哪能不受惊…..
张宗谔好不容易组建起来的马军败亡得简直惨不忍睹,斗不过梁山骑兵也斗不过梁山步兵,一片片的死,很快就一片片的败逃,反冲击了营中步贼的反抗和逃跑,只加重了营中溃败。
直到这时,张宗谔才清醒过来,这才知道自己的主力部队原来离真正的军队还差得老远,欺负刁民百姓行,欺负和压制外围其他凶恶贼众也行,对上真正的军队却就不行了。
他却还是不甘心,不肯轻易撤退。
仙劍縱橫
这,有他的帝王梦想啊。
这一战事直接关乎他的建国为王大业是成是败,他万万舍不得放弃。
还有,营中放着不少粮草等财物。
金枝毓秀
整个出征贼军的粮草全放置在这个主营中集中管理,然后每天向各大营分配去。这既是加强粮草的安全,也是为了以食物控制庞大贼众肯老实卖命……
尽管在这的粮草并不是太多,只够大军七八天食用的,其它的都在济州城中好好守着,济州城离这并不远,二十几里而已,很方便随时调拨来,而且起义军抽作运粮队的兵力人手是最不缺的……张宗谔却仍然极舍不得就这么放弃了,让梁山军轻松得了去。
张宗谔还在犹豫是战是退。
军师杜社急眼了,一指赵岳正领着官军几不受阻挡的浩浩荡荡杀奔而来,叫道:“大王,撤吧。再不撤只怕就来不及了。咱们好不容易拉起来的主力可不能堵在这全栽进去……”
这时候,史文恭冲散了贼营也领着部分骑兵猛向张宗谔这杀来,要勇斩贼首……
张宗谔自负武艺却也被史文恭的勇猛惊人给惊着了,知道自己这样的高手若是和这位梁山将厮杀,只怕几个照面,甚至一个照面就得惨死落马。
眼瞅着这敌将势如破竹般逼近,他再也不敢妄想了,连忙下令撤退,自己当先往南寨门奔去。出了南门,打马如飞,想带着骑兵骑将心腹等逃往济州城守城再战,稍跑了一会儿却惊骇听到背后追兵在迅速接近,还听到嗖嗖箭声中自己的部下不少的在惨叫落马。
他急回头一瞅,这一瞅吓得他魂摇神飞。
梁山骑兵普遍比他的部下马快,显然骑的都是真正的战马,梁山将领的马更快,不是宝马也起码是难得的良马——宋朝廷如今已经没有了的那种好马,正飞快追来。他根本跑不掉……
尽管此时追赶他的已不是他畏惧之极的史文恭,他仍然惊恐不已。
因为当头追来的两员梁山大将也是凶猛之极的硬角色,其中一个尤其可怕,箭术了得,快马飞奔中仍能精准射击,不断把落后的贼骑射下马,无疑也是个悍将,在追击战中尤其可怕。
那梁山将是铁头蟒——光头大将赫连进明,游牧部落的拿手本事,擅长骑马奔射。
另一将是恶汉韦豹。
赵岳命令这二将负责追击(惊吓驱赶)张宗谔,领的是本部两千加了史文恭部的一千骑兵。
二将也负责奔去济州城,去配合混在城中贼寇中的特务和斥侯军里应外合夺城夺城中钱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