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pao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蘭若仙緣 起點-第四八零章 佛也沒轍分享-5s6i7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我见过你。”那和尚盯着无生看了一会之后道。
“你曾经施舍给我两个包子。”
“哦,原来是你啊,怎么落得今天这步田地?”经过这个和尚这么一说,无生想起了,上一次自己来这望县的时候的确是曾经在一处店家里面给一个和尚施舍过两个包子,当时是请他一起吃饭,有菜有肉有酒,结果对方没有应承,这和尚现在这脸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初的那番模样了。
“我这是轻信于人,咎由自取。”这和尚感慨道。
这和尚的心态倒是颇让无生惊讶,这要是换作其他人,估计第一时间就会求无生救自己,而不是这般反省自我,仿佛被锁着受折磨的不是他一般。
“遭人算计了?”
異能家族 滄海一夢
“正是遭奸人所害,此事说来话长啊!”那和尚叹道。
“不急,我有时间,说来听听。”无生笑了笑。
那和尚闻言微微一怔。
“好,道友想听,我便说给你听。”
这和尚将自己的遭遇娓娓道来。
原来,他打听到这沈家有一件宝物,是一尊白玉佛,乃是一座古寺传承下来的佛门宝物,被这沈家得来了,他本是佛门修士,想要谋得这佛门宝物借以修行,于是就找到了这位沈家的家主。
巧了,这位沈家的家主遇到了大麻烦,染上了怪病,而且已经入了脏腑,药石无效,除非有方外之地的灵丹妙药或者修士的妙法神通救治,否则是活不了多久的,只能在家中等死,这和尚便以佛门神通帮助这沈正。
眼看着事情就要有所转机了,这个沈家的家主沈正却又被殭尸袭击,这和尚虽然赶到救了他一命,但是那沈正已经染上了尸气,而且伤直入腹中,尸气侵染五脏六腑,再加上原本身上的怪病尚未治愈,这样病上加伤这和尚也没办法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想了一个邪法,那就是将这沈正变成了一个半人半鬼的怪物。
哪曾想到那沈正活了下来,却设计暗算了这个和尚,先是想办法引来那殭尸,这和尚为了救人与那殭尸相斗,他虽然赶走了殭尸,却也被那殭尸破掉了他的护体神通,并且染上了尸气。
本来以他的修为,这点尸气算不得什么,但是为了消除尸气他需要静养,地方吗就在这沈家,没想到沈正在他吃的斋饭里下了特殊的毒药,那是专门用来对付修士的毒药。
他身中奇毒,一时间法力无法施展,再加上尸气入体失去控制,甚至比不上一个正常人,然后被那沈正挑断了手筋、脚筋,穿了琵琶骨,吊在这里,落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而那沈正之所以没有杀他,就是希望从他嘴里问出更多地东西来。
听完这个和尚的话,无生沉思了一会。
这和尚听着真是够惨的!
那沈正现在是半人半鬼,按道理将身上有极其中的邪气,为何在金华城的时候自己没有发现,难不成身上还有什么遮挡气息的宝物。
“他哪来的阴司令牌?”无生突然开口。
无生这一句话惊得那和尚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辣手總裁VS帶刺校花 碧玲
總裁的小蘿莉:貼身嬌妻
“你,你是如何知道的?”
“无意间碰到,他用那令牌招来了鬼物。”无生道。
“那阴司的令牌得自望县城外的一座数百年的古墓,也就是那殭尸所在的墓葬之中,想来阴司令牌乃是陪葬之物,我借那阴司令牌将他身上的尸气压制住,然后又想办法让他染上了鬼气,有阴司令牌加持,那鬼气胜过了尸气并将其吞噬。”
“你还懂阴司令牌的御使法门?”这倒是让无生有些吃惊了,阴司法器的御使方法可不是一般的修士所能够知晓的。
“略知一二。”和尚并未隐瞒,实话实说。
“沈正为何暗算你?”无生盯着那和尚剩下的一只眼睛。
“因为沈正想修行我所会的佛家修行法门,他认为佛家的神通连恶鬼都可以度化,练到高深处一定能够化解他身上的鬼气,我没有答应,因为我观他心术不正,为了活命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而且我所修持的法门本身就是残缺不全的,否则当初就可以帮他治好病。”
“就因为这件事情?”
“没有谁想成为一个半人半鬼的怪物,况且我所想的办法只是一时之计,有很大的隐患,让他十分的痛苦。”这和尚道。
“那他为什么不去找长生观寻求帮助呢?”无生记得刚刚在沈家的祠堂之中见到过一些法咒,不是佛门法咒,极有可能是从长生观之中求来的。
像是沈家这样一地有数的大户人家,应该是可以请到长生观的道士出手的。
“巧的很,那是长生观的几位道士都在忙殭尸的事情,而且有几位道士受了伤,尚且自顾不暇,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这也太巧了,无生心道。不过这和尚所说的话,他是半信半疑的。
“现在大晋的僧人很少,佛修就更少了,难得遇到一个,也算是缘分,就让你死在这里未免有些可惜了。”
那和尚只看到眼前一道亮光,几声脆响,接着他人就落在地上。
“贫僧五原,多谢道友。”
“走吧。”
无生带着他轻易的离开了地牢,出了沈家的大宅,来到了村镇外面很远处的一处山岗之上。
那和尚靠在地上大口的穿着粗气。
虽然离开了囚笼,但是他现在手筋、脚筋都被挑断,身上还有尸气未除,没人帮他的话,不出意外早晚也是身死道消的结局。不同的是,这样死的或许会有尊严一些。
孤獨少年
“和尚在这附近有没有亲人朋友之类的,我可以送你过去。”无生道。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无生之所以这么帮他并不是单单因为他是一个和尚,而是他身上并无血焰,也就是平日没有作恶多端,值得一救。
“我孤身一人,亲人都已经先去,有那么两个朋友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那和尚语气之中颇有些寂寥。
“那你的师门呢?”
“我是个散修,能有这一身的修为乃是姻缘巧合。”
说到这里,无生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本想将他送到个地方,有人照看,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道友救我,不知该如何报答,贫僧随是一介散修,但是还会些法术神通,道友若不嫌弃,贫僧便送与道友。”
一个机关算尽、费尽心思,想学却得不到,一个无意救人,却空得好处。
说实话,无生不心动那是假的,特别是当他听到千手佛掌的时候,很是意动。那一听便是佛门绝学,他还到不了无欲无求的境界。
不过经过这和尚这么一说反倒无生沉默了一会。
“即是如此,那我也不矫情,我想学那千手佛掌。”
那五原和尚稍加思索便答应了下来。
“你就不怕我学会之后杀了你?”无生反问道。
日記驚魂之不死輪回 陳瑞生
“以你这般修为,以我现在这个模样,你要杀我,易如反掌,反正我早晚都要死,这一身的本事能留下一点是一点。”
随即这和尚还真就将那千手佛掌的修修行法门告诉了无生。可惜的是他这佛掌得来的时候就不全,少了一些关窍。
不过一遍,无生便记在了心里。看着这和尚,想了想从如意袋中取出一粒丹药递到五原嘴边。
“这是,大光明寺的云香丹!”看着无生递过来隐隐散发着好似云雾一般香气的丹药,五原和尚很是震惊。
这可是西域大光明寺的疗伤圣药。
“哦,你居然还知道这个丹药?”
“以前有幸见识过,实不相瞒,我这一身的本事就是跟着一个西域的僧人所学。”五原道。
“这丹药太珍贵了。”
“再珍贵的丹药也是用来救人的。”
服用了“云香丹”之后,这和尚身上散发出来淡淡的云雾,这丹药的确是效力非凡。
无生眼看着他身体之中的尸气在不断的被排除体外,身上的腐烂之处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明显的恢复。
“多谢道友再造之恩。”良久之后,那五原睁开眼睛长舒一口气。
“我还有事,你自己多保重吧!”无生正想离开,走出一步却又停住,转身望着五原。
“道友还有什么吩咐?”
无生想了想又取出一颗云香丹递给他。
这?五原一时间有些发懵,不知道无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等你能够自保之后帮我做件事。”
“道友请讲。”
“你可知阴司黑棺?”
“这?贫僧不知。”五原摇摇头。
无生随后简单的将阴司黑棺的来历说与他听。
“这是阴司之物,但是却在阳间出现,极不寻常,等你神通恢复之后帮我查查这件事情。”
“好。”五原听后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他本以为无生要让他办什么为难的事情,这件事情一来并不违背他的本心,就算是无生不说被他碰到他也要管一管,而来只是让他去查,不是让他去杀去抓,他没有任何的为难之处,自然答应的很是痛快。
“那黑棺之中的鬼物可不是一般的妖邪,都是阴司之中关押色厉害角色,如果碰到不可轻敌,务必小心。”无生叮嘱道。
末日生死戰 獨往虛空
“吃一堑长一智,经此一事,我吃苦不少,也受益良多,今日等同再造重生,以后万事定会小心谨慎。”
两人定好一月之后再来此山碰面。
无生临行前为那僧人凿开一山洞供他藏身,又为他留下一些食物,然后便离开。
木葉之最強賽亞人
他先是去了临安城,直接到了苏府。听闻无生前来,苏家三兄弟尽数出来迎接。
上一次钱塘江的事情之后,这里难得平静了许多。
拐個總裁當老公
最后一座“镇河塔”还没有被毁去,东海那边也没什么动静。
只可惜现在无生来的不是时候,叶琼楼早已经回了太仓书院。
“回去了?”
“是,已经走了好些天了。”苏和道。“先生找他有事?”
“的确是有事。”无生想了想,将那黑棺之事也告诉了他们兄弟三人。
“阴司黑棺!”苏永和苏诚这二人的脸色并未有多少变化,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反倒是苏和脸色却是大变。
“那是阴司用来关押鬼物的法器,怎么会出现阳间,而且不止一具!”
“具体原因为得而知,我想定然是阴司之中出了什么乱子,现在我正在追查此事,若是他们有什么大的图谋,那就麻烦了。”无生还是有所保留的,并未告诉他们全部实情。
“先生可需要我们帮忙?”苏和急忙道。
无生帮助他们苏家护佑钱塘江中的镇河塔,有帮他抢回了苏家家传的宝物,苏家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
“如果你们能够帮忙那自然是求之不得,希望你们能够留意相关的消息。”
“好我们一定会注意,如果得到消息之后该如何找到先生呢?”
“我会找你们的。”无生道。
苏和的这话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此次下山,他计划要见的人都分在不同的地方,见到他们之后估计他们一时半刻也无法探查到黑棺的下落,就算是要打探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他们有消息了,彼此之间该怎么联系呢?总不能约他们在兰若寺碰面吧?
得选一个合适的地方才行,这个地方不能里金华近了,要远一些。
反正他们这些人都是修士,一日千里不在话下。
一时间,无生想的有些出神,那兄弟三人也没有打扰他,就静静的坐在一旁。
“抱歉,刚才想事情有些入神了。”等他回过神来急忙向那兄弟三人道。
无生婉拒了苏家的盛情邀请,离开苏家之后在临安城转了一圈,经过上一次找了那临安太守之后,他果然在临安城中找了一些富户人家闲置的房屋用来收容那些无家可归的难民,即是如此,还是不免有人冻死在路边。
有人在家中莺歌燕舞、把酒联欢,有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无生抬头望了望天,一声感慨。
在临安城中转了一圈,他直接去了长生观。
“咦,道友怎么来了?”
在临安城中长生观中的道士居然也是个熟人,就是那一日在他将要持剑斩杀海平潮之时出手阻拦的道士守庸,长生观十二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