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hat62熱門小說 武道天狼 線上看-第917章 丁當發飆(大結局)看書-3oiuy

武道天狼
小說推薦武道天狼
外道魔像虽然凄惨无比,但天狼已经完全不在意了,因为他已经遁入了那无边劫云当中,渡他的终极劫难去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整个混乱之地都被无边惊雷所笼罩,只要是能看得见的物事,都在那可怕的雷芒之下消融,直至化为乌有。
三千州中的生灵,远远就能看到混乱之地上空那不断崩塌的天穹,还有偶尔出现的漆黑裂缝。
每次那些裂缝出现,大千世界的生灵就惶惶不可终日,就像世界末日到来了一般,因为那种气息太可怕了。
据老一辈的修者所言,即便是当年的道祖渡劫,也不曾出现过如此可怕的场景。
这一说法流传出来之后,大千世界的生灵对天狼就更加的敬畏了,同时他们也无比的庆幸。
因为大千世界有这么一位强大的霸主在,他们就不用受域外之人欺负,子孙后代也不用成为他人之血食了。
我家女仆是妖怪 紅色鍵盤
軍婚之步步為營 亦岸依
……
二十年后,狼城。
重生天後之強婚蜜愛
“太祖爷爷,快来抓我们呀!”
神仙職員 無罪
太极山之上,几个扎着羊角辫,剃着小光头的奶娃逐个跳到悬挂在悬崖上的铁链子上,然后猛的荡了出去,眨眼之间就失去了踪影。
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一个须发花白却精神矍铄的老人在不断的追赶着。
“我的小祖宗们哟,怎么比你们爷爷小的时候还要淘气,这要是摔坏了可怎么办啊!”天澜在身后气喘吁吁的喊道。
他是真拿这些小祖宗没办法了,当年他以为曾孙子天德这一辈是天家最调皮的了,没想到那些兔崽子们的孩子更过分。
自从天狼打开了从大千世界到低等界域的通道之后,天澜就跟着天家之人过来了,他自觉天赋有限,很久之前就停止了修炼。
老爷子在天府当中含饴弄孙,日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但他的玄孙们资质一个比一个逆天,他带起来也是越来越吃力了。
“爹,这些孩子都继承了您孙儿的天赋,强大着呢,出不了乱子,随他们闹去吧!”天舒和寒冰雪来到老人的身边,搀着他说道。
“老了,老了,这大千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这把老骨头啊,还是适合在祖灵界呆着。”天澜感慨的说道。
“爷爷,您一点都不老,等您适应了这方天地的道则之后,随便到祖灵地宫修炼个几天,这些个熊孩子还不被您治得服服帖帖的!”
随着一阵黄莺般动听的声音,五位如花似玉的女子从天而降,落到了天澜三人的面前,正是敖灵、筱寒、紫瞳、影姬和血灵娜。
“哈哈,还是孙媳妇们会说话,臭小子还不滚过来,说吧,这次又想去哪胡闹!”天澜盯着跟在敖灵她们身后的天狼说道。
天舒夫妇也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这个不安分的儿子。
“爷爷,爹,娘,孩儿欲带灵儿他们离开大千世界,游历一下九天十地。”天狼一脸认真的说道。
自从突破祖境之后,他就打通了三千州和所有低等界域之间的通道,只要满足一定条件,就能进入大千世界修炼。
如今大千世界和低等界域之间的矛盾已经消除,而且还有天府和两大联盟监督,三千州的修炼界蒸蒸日上,高手辈出,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而且就算大千世界出了什么事,只要他的血脉至亲对着祖神铜像祷告,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察觉。
如今这煌煌大世,能与他比肩的不过是那寥寥十数人而已。
而且他那五位娇妻也并非泛泛之辈,推衍出了专属于她们的五行合击之术,虽然还无法比肩霸主,但也相差不远了。
“哥哥,你们去哪,我也要去!”
忽然,一个扛着撼天锤的娇俏身影疾驰而来,一边飞驰一边喊。
“糟糕,被丁当发现了!”紫瞳双手捂着嘴巴说道。
“不用说,肯定又是三足金蟾那小矮子推衍出来的!”敖灵她们也是拍打着脑门,一脸的无可奈何。
綜菩薩很忙
“唉,快闪吧!”
天狼心念一动,狼灵瞬息而至。
等丁当带着小不点、三足金蟾这帮小弟赶到的时候,天狼他们已经化成一道流光,冲进了天穹当中。
“可恶,又让他们跑了!”
丁当愤怒得一锤砸到了噬道王虫的脑袋上。
“大姐头,丢下你的是老大又不是我,你打我干嘛!”小不掉抱着脑袋,无辜的说道。
“还敢顶嘴?就打你怎么了!”
砰!砰!砰!
可怜的小不点再次承受了数百万点暴击,幸亏天佑七兄妹和天府的一干老人降临,否则丁当还不肯停手。
“丁当阿姨,算了吧,我爹他们征战了一辈子,难得清闲下来,就让他们过几天安生日子吧!”天佑望着那无尽苍穹,微笑着说道。
一边的小楠静静的依偎在天佑的身边,任谁都没有想到,当年在天域唤醒天狼的小萝莉如今竟然成了他的儿媳妇。
“哼,想得美,本女王大人要进混乱之地,待我归来之时,定劈开天门,追寻哥哥的踪迹,搅他个天翻地覆!”
丁当说完,当即收起撼天锤冲向了传送虫洞,这娃还是跟小的时候一样雷厉风行,说干就干。
“大姐头,我跟你一起去!”
小不点虽然饱受丁当的欺凌,却非常的讲义气,其实它也舍不得天狼。
“我……我我也去!”
三足金蟾虽然说话很没底气,但还是屁颠屁颠的跟在了二人的身后。
“混乱之地如今就是森罗地狱,丁当阿姨能成功吗?”
天瑜和一干弟弟妹妹有点担心的望着丁当的背影,虽然丁当有时候刁蛮任性,但对他们却是极好的,无论发生时候事,都像护犊子一样护着他们。
“她出生之前就融入了混沌之血,这些年爹又不断的用混沌仙鼎给她熬炼筋骨,可以说她的资质并不比我们差,某些方面甚至超越了我们!”天佑说道。
“唉,看来这九天十地又要大乱了咯!”天德一边磕着灵瓜子,一边煞有介事的说道。
正如天德所言,数百年之后,九天十地一片鸡飞狗跳,丁当之名威震九霄……
至此,全书完,感谢各位看官。

2b0qy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線上看-第837章 你是要玩死老夫啊!展示-molc7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一旦开始走水龙女就全心全意专注于走水了,哪怕准备再足再厚积薄发,化龙走水都是极为关键的事情,容不得分心,至于自己爹娘的事情则只能寄希望于计叔叔和兄长了。
火影之炎帝
通天江的水尽管已经很温和了,但在这一刻也立即汹涌起来,沿江各处更是大雨倾盆,水位也在急速上涨。
所幸近年来通天江变化有目共睹,大贞境内已经有许许多多的能人异士算到了一些事情,或告诫民间或想方设法进言皇帝,让大贞官方早已经对通天江沿岸做出了安排。
此刻的龙女终于明白走水面对的压力有多恐怖了,平常十分听话的江水,此刻却都不太听使唤,好似温和的坐骑突然变成了凶悍的野马,龙女需要用数倍平常的精力才能勉强控制住水流,而天上的雨水都仿佛蕴含天威压迫。
六嬰神紋 夜雨觀山
江涛,以及汇入通天江的每一条河流,乃至天空落下的每一滴雨水,仿佛每一阵水波每一滴水的压力全都汇聚起来,化为无比沉重压到了龙女身上,这种力量不光是精神上的,甚至肉体都产生了撕裂般的痛苦。
这份沉重感几乎要将龙女的真身螭蛟压入通天江江底的淤泥之中,需要奋力游动才能以并不快的速度摆脱这份下坠感。
愛你,是光陰的秘密
“昂吼——”
龙吟声从江底响起,和轰隆隆的雷声混合在一起变得模糊不清,也使得暴风暴雨变得越发猛烈。
每当龙吟声起,越是近的通天江和沿途水流就会变得更加激荡,甚至有巨浪掀起冲向两岸,这是走水螭蛟在天地压力下勉力维持御水之权,以之缓解痛苦。
不过龙女多年以前就已经修得一颗龙心,心念之坚根本不是寻常蛟龙可比,换成别的蛟龙走水,此刻难免变得暴躁,而龙女则心境平稳,肉体上再多痛苦折磨也无法动摇她的冷静,尽己所能控制这水流。
一阵神念沿着水流不断朝前涌动,其中是应若璃示于人前的那清冷神圣的声音。
“凡通天河流域水族,尽皆退避。”
声音在水中远传起码百里,透入沿途水道各处,各处水族闻声纷纷缩到各个藏身之处,水下虽然比水面上好一些,但若是在走水蛟龙经过时不小心被水流卷走也会很危险。
新状元渡上空云层ꓹ 计缘站在这里目送龙女走水而去,也看着老龙和龙母一起化为龙形拖着云雾追去ꓹ 他也就放下了装模作样施法的手势。
什么全力压制水灵之气和劫数,计缘既不会,也听都没听过化龙的时候能这么搞ꓹ 但龙母不知道啊,这种关头ꓹ 老龙口中的话计缘也没反驳,她焉能不信?
所以见他们在暴风暴雨中远去ꓹ 计缘淡淡一笑ꓹ 身形越飞越高也向着远方追去,他不但不会压制什么劫数,反而会加一把劲。
仙劍掌門系統
通天江中的龙影在小半个时辰之后才出了京畿府范围,到了一处人烟稀少的临山江道,而这时候,天空乌云已经越积越厚。
计缘则踏在这云层高空之上,隐约能以自身法眼透过远天之下重重乌云ꓹ 看到两条游天之龙和汹涌的通天江。
这一刻,计缘手中再度出现了敕令雷咒ꓹ 虽然雷咒在黑荒诛妖中已经几乎耗尽了威能ꓹ 此刻也显得光芒暗淡ꓹ 可长久炼化构建的基础还在ꓹ 且没了雷咒本身之力但亦能用辅助计缘施法。
敕令雷咒就悬浮在面前,计缘伸出左手ꓹ 其上有雷光闪过ꓹ 随后以剑指运剑意ꓹ 化雷霆之法点在了敕令雷咒上,身中法力犹如浪涛狂涌一般汇入其中。
漢服社的女孩 楚迷糊
一道闪烁着金、紫、白三色雷光的细细雷电从雷咒中点出ꓹ 瞬间没入了下方雷电缠绕的乌云之中,本来已经在酝酿的雷云在这一刻急速膨胀,呈现出回旋状态。
“轰隆隆……”
恐怖的雷声震动八方,四方天地之下的生灵在这一声雷中只觉得耳内嗡嗡作响,这雷声也惊得老龙和龙母抬头望向天空,看到了那酝酿中的恐怖雷霆。
龙母真身是一条黑色骊蛟,乌黑的鳞片在雷光中也显得闪亮,她身躯远比身边老龙的螭龙真身要小得多,一双晶莹剔透的龙目中满是惊骇。
“不可能!若璃她持心正修心善悯世,怎么会有这样的雷劫形成?”
这会雷劫都还没有完全成型呢,龙母就已经感受到了无穷天威的可怕,且她还不是受劫之人,很难想象这种雷霆若是尽数劈落到自己女儿身上会是什么结果。
“咔嚓……轰”
在龙母惊愕的时候,天空雷云中已然有一道紫色雷霆劈落,在空中就以树状分裂,一道延伸落入通天江,一道则直直本着螭龙和骊蛟而来。
一切念想和思绪都在此刻停顿,那雷霆中蕴含着恐怖的天威和毁灭的气息,让老龙都为之心惊,骊蛟更是陷入短暂的茫然。
危机时刻,还是老龙反应快,也顾不得什么了,惊呼中以真龙之躯绕着越过骊蛟向上。
“骊儿小心。”
“轰隆……”
雷霆直接落在了螭龙美丽的龙躯上,无穷雷光将巨大的龙躯彻底缠绕,雷光好似一道道紫色雷鞭击打龙躯,噼里啪啦的恐怖声在龙母耳中显现。
“哞——”
老龙不由发出痛苦的龙鸣声,同时心中也在怒骂。
‘计缘,你下手还真狠啊!’
平凡仙道
“昂吼——”
下方通天江中,同样承受了雷霆的应若璃也发出痛苦的龙吟声,不过她承受的是她本就该承受的那部分,被计缘加了料的全都在天上打老龙了。
紫雷散去,龙母毫发无损,老龙却痛得不轻,龙母也能明显感受出身边真龙的异常,心中略有揪心,但还不等老龙喘口气,天上雷声再起。
“咔嚓……轰……”
一道比刚才粗壮数倍且弥漫着紫金色光芒的雷霆落下,好似老天爷拿笔画了一道笔直的雷光,这一道雷就像是老天发怒,专程惩罚为走水之蛟抗劫的两龙,甚至都没有一丝雷霆分向通天江。
高天雷云上方,除了没有倾注必杀之意外,计缘这是全力点出了一指,身中法力就像是江河决堤一般疯狂涌出。
知道自己好友皮厚肉糙,计缘反倒是试验起心中的雷法,此前了解乾元宗掌教以雷化剑之威,计缘作为擅剑之人,灵感来了也有自己的想法,欲行以剑御雷之术。
‘应老先生,可别怪计某下手重啊!否则计某怕你演砸了。’
计缘心中念动,剑指极稳,下手毫不含糊。
從大唐雙龍傳開始
雷霆落下的一刹那,紫金色光芒已经溢满骊蛟和螭龙的龙目,前者惊恐后者惊骇。
‘计缘你是要玩死我呀!’
这是老龙在接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龙躯则本能地将骊蛟死死护住。
“轰隆隆……”
霧神
雷光竟然如同一柄劈落天剑,将老龙打得首尾两端翘起,雷霆霹雳的毁灭力量中带着金风撕裂的锋锐,龙母只是被刮到些许,竟然觉得龙鳞生疼。
“昂吼——”
抗日戰爭的細節 魏風華
应宏的真身螭龙在这一刻发出惨叫般的龙吟。
“宏哥!”
雲淡風清的歲月 雲動溪流
龙母惊呼出声,想要催动法力为老龙分担天雷威力,却被老龙以缠龙之法死死压制住,不让她有机会这么做,但这种龙族的粗暴神通此刻却并没有为龙母带来丝毫反感,心中反而充斥着浓浓的安全感。
漫长的一击劫雷终于过去,老龙也撤去了缠龙之法,放开了对骊蛟的控制。
龙母视线看着眼前得螭龙,那种心疼是如何也压抑不住了,龙游螭龙身旁,看到螭龙背上有不少鳞片都出现了焦痕甚至有数片都出现了裂痕,有丝丝龙血从中溢出,又很快回流入伤口,可见刚才的雷霆是何等可怕。
老龙的声音在骊蛟耳边响起。
“骊儿,此劫太过危险,不要离开我身边好么……”
老龙的声音略显疲惫,但又带着想掩饰又掩饰不住的期许,龙母琥珀色的晶莹龙目略有迷离,轻轻应了一声。
“嗯……”
一切尽在不言中,老龙眼中浮现狂喜,忍不住兴奋地对天龙吟一声。
“昂吼——”
雷云上方高处,计缘也听到了龙吟,眉头略微皱起。
‘这么精神?到底是真龙,看来刚刚的雷法还是弱了一些?’

爲什麼抓人蛋蛋?張培萌妻子:我真不知道有人信嗎

爲什麼抓人蛋蛋?張培萌妻子:我真不知道有人信嗎

本站體育11月24日報道:

針對家暴事件,在張培萌做出迴應後,妻子漠寒也迅速在網上發聲,在漠寒發博後,一條網友的評論亮了!

長春”凍城”美景 宛如冰雪童話世界

漠寒發微博否認了自己曾傷人,並說要再次一一做出迴應。

南沙裕豪軒 即將開盤 最新單價約爲15000元/㎡

在博文下一網友評論:你爲什麼要抓人家蛋蛋?漠寒也回覆了此條:我說我真的不知道有人信嗎..

曝火箭極不滿哈登要求交易消息外泄 如今騎虎難下

4月負油價調查結果公佈:基本面因素和技術問題等多種因素導致

qo6u9妙趣橫生小說 大奉打更人- 精疲力尽的一天,写一写感言 讀書-p2Iyo0

tjt7y精彩絕倫的小說 《大奉打更人》- 精疲力尽的一天,写一写感言 推薦-p2Iyo0

大奉打更人

小說大奉打更人

精疲力尽的一天,写一写感言-p2

接下来的内容,是一个挖坑和填坑的过程,然后用它们来堆砌出一个大高潮,嗯,我是这么想的,但细节还没想好,能不能写好,也得看我笔力。
接下来的内容,是一个挖坑和填坑的过程,然后用它们来堆砌出一个大高潮,嗯,我是这么想的,但细节还没想好,能不能写好,也得看我笔力。
再后来,一场头脑风暴后,他决定要背靠朝廷,对抗幕后黑手。
而现在,他不想当官了,他要做一个唯心的,无法无天的武夫。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老郑这个事吧,是主角心态转变的一个过程,最开始,许白嫖想要的是成为富翁,过着三妻四妾的枯燥生活。
老郑这个事吧,是主角心态转变的一个过程,最开始,许白嫖想要的是成为富翁,过着三妻四妾的枯燥生活。
包括这卷以前,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我也会给出解释,还有填坑。
包括这卷以前,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我也会给出解释,还有填坑。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包括这卷以前,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我也会给出解释,还有填坑。
老郑这个事吧,是主角心态转变的一个过程,最开始,许白嫖想要的是成为富翁,过着三妻四妾的枯燥生活。
包括这卷以前,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我也会给出解释,还有填坑。
再后来,一场头脑风暴后,他决定要背靠朝廷,对抗幕后黑手。
后来,他想抱住魏渊的大腿,或许资源,晋升品级。
这一卷,写完三分之二了,从郑兴怀事件后,这一卷的很多伏笔,会慢慢浮出水面。
老郑这个事吧,是主角心态转变的一个过程,最开始,许白嫖想要的是成为富翁,过着三妻四妾的枯燥生活。
至于今天,昨儿没睡,夜幕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脑子一团乱麻,急需休息,补觉,实在写不出东西。就算强行写,估计也是一堆垃圾,干脆就不更了。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这一卷,写完三分之二了,从郑兴怀事件后,这一卷的很多伏笔,会慢慢浮出水面。
包括这卷以前,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我也会给出解释,还有填坑。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至于今天,昨儿没睡,夜幕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脑子一团乱麻,急需休息,补觉,实在写不出东西。就算强行写,估计也是一堆垃圾,干脆就不更了。
再后来,一场头脑风暴后,他决定要背靠朝廷,对抗幕后黑手。
至于今天,昨儿没睡,夜幕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脑子一团乱麻,急需休息,补觉,实在写不出东西。就算强行写,估计也是一堆垃圾,干脆就不更了。
再后来,一场头脑风暴后,他决定要背靠朝廷,对抗幕后黑手。
顺便求个月票,么么哒。
至于今天,昨儿没睡,夜幕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脑子一团乱麻,急需休息,补觉,实在写不出东西。就算强行写,估计也是一堆垃圾,干脆就不更了。
顺便求个月票,么么哒。
接下来的内容,是一个挖坑和填坑的过程,然后用它们来堆砌出一个大高潮,嗯,我是这么想的,但细节还没想好,能不能写好,也得看我笔力。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接下来的内容,是一个挖坑和填坑的过程,然后用它们来堆砌出一个大高潮,嗯,我是这么想的,但细节还没想好,能不能写好,也得看我笔力。
后来,他想抱住魏渊的大腿,或许资源,晋升品级。
这是一个循环渐进的心态转变。
而现在,他不想当官了,他要做一个唯心的,无法无天的武夫。
老郑这个事吧,是主角心态转变的一个过程,最开始,许白嫖想要的是成为富翁,过着三妻四妾的枯燥生活。
至于今天,昨儿没睡,夜幕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脑子一团乱麻,急需休息,补觉,实在写不出东西。就算强行写,估计也是一堆垃圾,干脆就不更了。
再后来,一场头脑风暴后,他决定要背靠朝廷,对抗幕后黑手。
后来,他想抱住魏渊的大腿,或许资源,晋升品级。
至于今天,昨儿没睡,夜幕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脑子一团乱麻,急需休息,补觉,实在写不出东西。就算强行写,估计也是一堆垃圾,干脆就不更了。
而现在,他不想当官了,他要做一个唯心的,无法无天的武夫。
接下来的内容,是一个挖坑和填坑的过程,然后用它们来堆砌出一个大高潮,嗯,我是这么想的,但细节还没想好,能不能写好,也得看我笔力。
而现在,他不想当官了,他要做一个唯心的,无法无天的武夫。
后来,他想抱住魏渊的大腿,或许资源,晋升品级。
而现在,他不想当官了,他要做一个唯心的,无法无天的武夫。
包括这卷以前,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我也会给出解释,还有填坑。
接下来的内容,是一个挖坑和填坑的过程,然后用它们来堆砌出一个大高潮,嗯,我是这么想的,但细节还没想好,能不能写好,也得看我笔力。
这是一个循环渐进的心态转变。
而现在,他不想当官了,他要做一个唯心的,无法无天的武夫。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后来,他想抱住魏渊的大腿,或许资源,晋升品级。
老郑这个事吧,是主角心态转变的一个过程,最开始,许白嫖想要的是成为富翁,过着三妻四妾的枯燥生活。
这是一个循环渐进的心态转变。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顺便求个月票,么么哒。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文明之萬界領主 这一卷,写完三分之二了,从郑兴怀事件后,这一卷的很多伏笔,会慢慢浮出水面。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接下来的内容,是一个挖坑和填坑的过程,然后用它们来堆砌出一个大高潮,嗯,我是这么想的,但细节还没想好,能不能写好,也得看我笔力。
再后来,一场头脑风暴后,他决定要背靠朝廷,对抗幕后黑手。
后来,他想抱住魏渊的大腿,或许资源,晋升品级。
第二卷我会用心把它写好,等这段剧情收尾了,我会请一天假,慢慢琢磨大纲、细纲,以及把第二卷和第一卷一些隐晦的伏笔重新挖出来,续上去。
后来,他想抱住魏渊的大腿,或许资源,晋升品级。
至于今天,昨儿没睡,夜幕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脑子一团乱麻,急需休息,补觉,实在写不出东西。就算强行写,估计也是一堆垃圾,干脆就不更了。
后来,他想抱住魏渊的大腿,或许资源,晋升品级。
包括这卷以前,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我也会给出解释,还有填坑。

dazbd精华修仙小說 大奉打更人 賣報小郎君- 第七十八章 你来啦 分享-p1inLu

7oj94扣人心弦的小說 大奉打更人 起點- 第七十八章 你来啦 相伴-p1inLu

大奉打更人

小說大奉打更人

第七十八章 你来啦-p1

“这似乎是东海红龙身上提炼出的油脂,这一根蜡烛,能烧几十年不灭。”金莲道长嗅了嗅,辨识出蜡烛的材质。
皇帝为了答谢道人,为他铸了高台,率文武百官膜拜。
众人心情沉重的进入偏室,偏室的尽头是一条甬道,通往位置的深处。
这特么的是什么神展开………许七安瞠目结舌。
“按照墓穴的格局,中央必定是墓穴主人的棺椁,我建议先别过去,绕着墙壁摸索圈,估测出模式的大小,顺便看看能不能发现有价值的信息。”
“天雷劈死了他,所以,这座墓应该是臣子、后人修建,批判他不是很正常吗。”恒远道。
同时,许七安想起以前没有注意道的细节。
他们默契的相视一笑,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想到了元景帝。
黑甲军队后方空空如也。
这条通道笔直的通向最中央的高台,通道两边是浅浅的水坑,水质浑浊。
楚元缜微微点头,道长说的,与他想的一样。
“有感知到危险?”金莲道长神色一肃。
进入主墓后,五根火把驱散的大部分的黑暗,墓室内的场景一点点勾勒于众人眼前。
群臣膜拜高台的画面,与外头那幅壁画一模一样。
众人心情沉重的进入偏室,偏室的尽头是一条甬道,通往位置的深处。
“确实有一些天赋异禀的妖族,体型庞大。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而且,如果你们知道妖族五品的时候,会凝聚妖丹,就不会认为壁画上这条蛇是妖族了。”
金莲道长看完四具干尸,观察过他们身上的甲胄,沉吟道:
皇帝高举宝座,怀里坐着果体女人,身边围绕着同样一丝不挂的女人。
他再看向许七安,愈发觉得此人地位最低。
“即使如此,这道人能斩大蛇,实力恐怕非比寻常。”楚状元道。
她绝对不会施展任何法术的,绝对不会参与任何战斗,这是一位成熟的预言师总结出来的经验。
“即使如此,这道人能斩大蛇,实力恐怕非比寻常。”楚状元道。
一股凉意从众人尾椎骨窜起,头皮瞬间发麻。
三次都走到这间偏室里,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许宁宴是故意的,要么有什么特殊原因,让他不断的重返此处。
扎!
妈的,吓老子一跳……..许七安骂骂咧咧的走过去,先侧耳聆听,确认没有心跳,接着观察这些干尸。
话音方落,许七安和楚元缜同时“呵”了一声。
楚元缜沉默不语,目光时而审视许七安,时而打量金莲道长。
三次都走到这间偏室里,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许宁宴是故意的,要么有什么特殊原因,让他不断的重返此处。
皇帝的军队平定了叛乱,但他似乎并没有打算做个好皇帝,
楚状元还是很聪明的吗,我也是这么想的……..许七安一边点头,一边看向金莲道长。
老盗墓贼了……..不过,领队的是我啊,为什么不找我商量?许七安心里嘀咕。
整面墙壁就仿佛画卷,他们边说边走,看到了后续的内容。
一股凉意从众人尾椎骨窜起,头皮瞬间发麻。
他们的脚步声回荡在寂静的甬道里,谁都没有说话,凸显出众人内心的紧张。
这时,众人听见了生涩且沉重的摩擦声,从身后传来。
这条通道笔直的通向最中央的高台,通道两边是浅浅的水坑,水质浑浊。
说话间,许七安和楚元缜点燃了蜡烛,一簇簇烛光静静燃烧,为宽阔的主墓带来更多的光明。
这具干尸穿着鱼鳞甲胄,手持紫金锤,带着青铜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
那是青铜棺椁揭开的声音。
这具干尸穿着鱼鳞甲胄,手持紫金锤,带着青铜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
这老头就是钱友口中说的野生术士?
至于许七安…….他和大家一起看向金莲道长。
恒远大师皱眉道:“如此高人,应该不至于留恋权力。称帝对他而言有何意义?”
大奉打更人 众人缓慢走着,继续看壁画。
他们的脚步声回荡在寂静的甬道里,谁都没有说话,凸显出众人内心的紧张。
“这不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壁画吗。”许七安道。
原来是真人不露相,她竟然是司天监的术士………果然这种闷不吭声的人物往往才是核心人物之一。
金莲和楚元缜等人知道许七安在破案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纷纷按捺住发散的思绪,聆听他说话。
楚元缜则在想,既然不是妖族,那这条蛇是什么?他心里隐约有个猜测。
许七安脑海里诸多念头闪过,然后听见楚元缜低声道:“道长,这位皇帝,与道门双修流派有莫大的渊源啊。”
PS: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嗯,那就求个月票吧。
“即使是我们大奉英明神武的陛下,也知道修改史书,遮掩自己的污点。而这壁画,赤裸裸的画在这里,是讽刺?”
文字出现前,壁画是用来记载事件的唯一方式,哪怕是现在,也还流行着“壁画记事”的传统。
金莲道长负手而立,一副得道高人的风范。
清晰直观的体现出了他的作用。
金莲道长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摆在中央的青铜棺椁。
许七安从理性的角度出发,分析道:“奇怪,有些地方不符合逻辑。”
这时,一位脚踏飞剑的道人从天而降,斩杀了巨蛇。
许七安看见火把黯淡了一下,忙说:“再等等,里面没有空气。”
那是青铜棺椁揭开的声音。
楚元缜张了张嘴,同样被道长的举措震惊。
楚元缜张了张嘴,同样被道长的举措震惊。
他再看向许七安,愈发觉得此人地位最低。
许七安停在石门前,双手按在门上,他尝试着发力,但又未真正用力,静默几秒,没有受到来自神觉的预警。
白袍肮脏的公羊宿说道:“不必客气,我们服用过辟毒丹了。”

mc1hd小說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战神 看書-p2TVlP

dsawa人氣連載小說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战神 熱推-p2TVlP

大奉打更人

小說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战神-p2

“咱师父什么时候出关?”
他复而摇头失笑。
这会儿,寨子里开着庆功宴呢。
女子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咬着唇,怯生生道:“奴,奴家服侍哪位爷?”
武夫虽然不擅长对付鬼怪,但鼓荡气血的话,可以做到百鬼不侵,周赤雄真正在意的是魅背后的主人。
“卑职不知哪里讨陛下厌弃了。”
哐当…窗户被狂风吹来,吹灭屋里的烛火。
“周贤弟,是不是这里的女人不合你胃口?”
“你是不是周赤雄。”女子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大当家沉吟一下,豪爽笑着:“来人,把那女子提上来,今晚任由六当家处置,人是他劫的,理当由他先开荤。”
周赤雄心凉了,整个人如坠冰窖。
萬古第一神 刚入夜,山风就猛刮不止,俄顷,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
女子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咬着唇,怯生生道:“奴,奴家服侍哪位爷?”
衣衫**的女人们在旁伺候着,强颜欢笑。她们都是被掳来的女子,有的是普通的民女,有的甚至是富户的千金。
寨子易守难攻,占据地利,最初建寨时,官府还会派兵围剿,几次失利后,就睁只眼闭只眼。
俄顷,化作了一个等人高的纸人。
他复而摇头失笑。
魏渊大手一挥,不悦的打断他:“这些都是小事!”
“没办法。”
三寸人間 ….
褚采薇半点都不客气的吃着许七安上供的美食,嘴上却说:“不行的哦,师父在闭关,已经禁了八卦台的通道,谁都上不去。”
“可能是没有眼缘吧。”魏渊揉了揉眉心,道:“你且安心等着,也不必去查了,时至今日,任何蛛丝马迹都已经抹去。你查不出什么来的。待时限一过,陛下非要斩你的话,我会安排死囚代替你。
山寨的当家、小头目们握着武器冲出屋子,于暴雨中瞭望,夜幕、雨幕、森林遮挡住了视线。
这会儿,寨子里开着庆功宴呢。
周赤雄是拖家带口来云州的,妻子和儿子没有在山寨,而是被安排在了云州最大的白帝城。
据说是军伍出身,以前在大奉京城里做事,后来因为看不惯朝廷昏庸腐败,索性落草为寇。
云州。
苍茫的山脉中,一座规模不小的寨子依山而建,连绵的灯火点缀在漆黑的夜里。
“咱师父什么时候出关?”
许七安阴沉着脸:“刑部孙尚书与户部侍郎周显平有旧,自一开始便厌憎我…”
“咯咯咯….”
武夫虽然不擅长对付鬼怪,但鼓荡气血的话,可以做到百鬼不侵,周赤雄真正在意的是魅背后的主人。
不行,不能这么亏….他把二两银子买的吃食全部放在桌案,道:“家里妹子来了葵水,腹痛难忍,何解?”
云州匪患严重,打家劫舍的流寇、山匪数不胜数。百姓困苦已久,官府也头疼了数十年。
女子似乎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咬着唇,怯生生道:“奴,奴家服侍哪位爷?”
周赤雄心凉了,整个人如坠冰窖。
周赤雄是拖家带口来云州的,妻子和儿子没有在山寨,而是被安排在了云州最大的白帝城。
箭楼上,负责站岗的山匪忍受着斜刮进来的冰冷雨点,有些羡慕的望向寨子方向。
“大当家,寨子里的女人与她相比,简直就是….就是,泥巴和白糖的区别。”
许七安拘谨的坐下,象征性的喝了一口,便凝眸看着魏渊,他有预感,魏渊找他,说的是平阳郡主案。
李玉春沉吟着说:“平阳郡主案浪费了太多时间,你很难再查清桑泊案了,司天监的望气术无法指控四品以上的官员。除非你能请动监正。”
刚入夜,山风就猛刮不止,俄顷,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
山寨前的两座箭楼轰然坍塌。
云州。
“周贤弟,是不是这里的女人不合你胃口?”
炭火熊熊的室内,六位当家和一些小头目正在大吃大喝,说着粗鄙的荤话,高举大碗。
不等周赤雄回应,大当家豪爽的笑道:“我听说这次商队里有一位貌美如花的美娇娘,还被关在柴房里?”
闪电适时划过,底下的山匪们看清了银枪之上,站着一道人影。
这样的庸脂俗粉,简直连碰一下的兴趣都没有。
褚采薇看了他一眼,心说什么叫咱师父?
女人尖锐的笑声在室内回荡,令人毛骨悚然。
“采薇姐姐,我有事要见监正,你有什么办法带我上八卦台吗?”许七安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吃食,笑容像极了上辈子的舔狗。
不断有山匪中箭倒地,惨叫声此起彼伏。
大当家是个满脸络腮胡,看似粗犷,实则心细如发的炼神境巅峰高手。
茶室内,除魏渊外再无他人,身姿笔挺的许七安踏入稳重的步子进来,抱拳道:
….
轰隆!
山寨占据地利,这两种东西是防守的法宝,寨子建立之初,便是用这些东西抗住了官府的围剿,度过最艰难的时期。
他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陛下不喜欢你,这才是大事。”
女人尖锐的笑声在室内回荡,令人毛骨悚然。
道门御雷诀?
唐朝貴公子 宋廷风和朱广孝表情猛的僵硬,前者用力一拍桌子,骂了句脏话,在堂内急躁的团团乱转,后者愈发苦大仇深,眉头紧锁。
山寨前的两座箭楼轰然坍塌。
“周贤弟,是不是这里的女人不合你胃口?”
离开浩气楼,许七安返回春风堂,将此事告之宋廷风和朱广孝,以及李玉春。
哐当…窗户被狂风吹来,吹灭屋里的烛火。
周赤雄咽了咽口水,只觉对方秀色可餐,大步走过来,将她拽到案边。

2021哈爾濱冰雪博覽會將於1月初舉辦 全新logo正式發佈

2021哈爾濱冰雪博覽會將於1月初舉辦 全新logo正式發佈

2021年1月3日至8日,由哈爾濱市人民政府主辦、哈爾濱市貿促會承辦的2021哈爾濱冰雪博覽會(簡稱:冰雪博覽會)將在哈爾濱國際會展中心召開。展會圍繞哈爾濱“4+4”現代產業體系建設的總體佈局,立足哈爾濱冰雪產業資源優勢,匯聚國內外各類冰雪業態,實現會展業與重點產業融合發展,致力打造國際一流的專業冰雪產業盛典和推動產業轉型升級、提升城市綜合實力的重要引流平臺。

基於此,2021哈爾濱冰雪博覽會全新logo應運而生並正式對外發布。logo設計以冰魂、雪魄、市花、慶典、商道、承載六個層面的設計內涵,分別對應和詮釋冰雪博覽會提出的展、論、洽、演、銷、誠的“展會+”時代新語義和發展新理念,在標識的方寸空間裏展演着博廣的哈爾濱城市主張。

據瞭解,冰雪博覽會展覽面積2.5萬平方米,以“新格局中謀發展冰雪經濟促振興”爲主題。聚焦冰雪器材、冰雪技術、冰雪運動、冰雪貿易、冰雪文化、冰雪服裝服飾等多個領域相關成果,發揮哈爾濱冰雪產業資源優勢,促進冰雪旅遊、文化、體育、裝備製造等多產業互動融合,推動“冷資源”變成“熱經濟”,助推哈爾濱冰雪產業持續健康發展。冰雪博覽會召開期間將舉辦哈爾濱國際冰雪經濟發展高峯論壇,邀請境內外行業領袖及知名展商,論道冰雪經濟發展。

爲期六天的冰雪博覽會將通過舉辦多場採購對接會、新品發佈會、直播帶貨會、爲參展商、貿易商、採購商提供採購、交流、對接平臺,促進項目成果轉化。展會同期將舉辦“國際冰雪服裝新品展示及時裝秀”,幾十餘場華麗大秀揭祕2021年新品流行趨勢,“即秀即買”的形式也將帶給觀衆全新觀展體驗,引領潮流風向標。2021哈爾濱冰雪博覽會共設有500餘展位,除有來自國內外冰雪裝備、冰雪服飾、冰雪旅遊領域的新品展銷外,組委會還邀請寒地食品、特色食品、綠色食品等衆多品牌參與此次展銷活動,以銷帶展、以會帶展、以展促消,形成會展產業良好的聯動效應。本屆哈爾濱冰雪博覽會創新辦展模式,首次搭建了數字化雲平臺。不方便來線下交流的展商和觀衆,可通過線上展覽平臺及小程序隨時隨地參與線上展覽,足不出戶實現展示、洽談、對接等需求。

新格局中謀發展,冰雪經濟促振興。2021哈爾濱冰雪博覽會,着眼於長遠發展,帶動冰雪項目市場化合作,爲加快形成內循環冰雪產業發展新格局提供源源動力。

“西藏流亡政府”頭目竄訪白宮,學者:特朗普”玩火”

共推5款車型 LEXUS雷克薩斯新LS正式上市

陳夢四連冠創賽會歷史:連奪世界盃總決賽很完美

煤炭板塊領漲 冷空氣來襲 煤價強勢或維持到年底

煤炭板塊領漲 冷空氣來襲 煤價強勢或維持到年底

(原標題:煤炭板塊漲幅居前,冷空氣來襲,煤價強勢或將維持到年底)

週一早盤,煤炭板塊漲幅居前,截至發稿,鄭州煤電拉昇封板,西山煤電衝擊漲停,兗州煤業、平煤股份漲超5%,盤江股份、露天煤業、安源煤業等紛紛跟漲。

首發105秒就進球 皇馬邊緣人過去1年半僅上98分鐘?

豐田考斯特13座報價 新款考斯特中巴車

近日,中國氣象局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經過會商,專家認爲,受“拉尼娜”現象影響,我國今冬總體冷空氣比較頻繁,勢力偏強。在此形勢下,今冬我國大部地區氣溫是正常到偏低的分佈,降水總體上北多南少。

華西證券研報指出,煤炭價格維持強勢。供給方面,藍天保衛戰開始,同時晉陝兩省發佈暴雪預警,兩因素疊加,供給和運輸將持續緊張。需求方面,多項經濟數據延續恢復進程,煤炭需求進入季節性順週期。預計煤價強勢將維持到年底。

興業證券研報稱,冷空氣來襲,預計日耗將快速上升,近期礦難影響下國內產量釋放有限,北港庫存同比顯著偏低,供需及庫存各方面來看,動力煤價易漲難跌。煤炭板塊順週期且估值仍低,龍頭煤企業績超預期、高分紅、低估值,股價修復空間巨大。重點推薦標爲動力煤龍頭陝西煤業、中國神華、露天煤業,以及具有成長性的西南焦煤龍頭盤江股份,即將更名爲“山西焦煤”的全國焦煤龍頭西山煤電。另外,雙焦上漲受益標的有山西焦化、金能科技等。

信達證券研報認爲,當前正處在煤炭經濟新一輪週期上行的初期,基本面、政策面、公司面共振,現階段配置煤炭板塊正當時。中長期看,供給端受“十三五”期間新增產能釋放接近尾聲,煤炭生產嚴格要求合法合規的限制,供給缺乏彈性;同時“能源安全”戰略下,煤炭佔一次能源消費佔比降幅有望明顯收窄,隨着經濟逐步恢復,煤炭需求有望繼續提升,展望明年煤炭供需形勢更爲趨緊,全面看多煤炭板塊,繼續推薦關注煤炭的歷史性配置機遇。重點推薦兩條投資主線:一是具備顯著成長性同時受益限制澳煤進口催化的平煤股份、盤江股份、西山煤電、淮北礦業;二是現金流強勁的低估值、高股息動力煤龍頭的陝西煤業、兗州煤業、中國神華。

一汽邁騰大掉價、年底清庫一臺不留。

深夜,美軍戰略級無人機去了廣東福建近空

王俊凱告別健身餐後曬體重 身高1米8不到97斤

upd1k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赤色紅蓮 暝幻雙子-終回 浮華滄桑-elxpt

赤色紅蓮
小說推薦赤色紅蓮
如血一样绚烂的鲜红,铺满通向黑暗深处的道路。这里终年见不到一丝阳光,一条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河流自脚下静静地淌过,这里,便是冥界的三途河岸。
“你在这儿徘徊许久不肯离去,可是依旧心中有所难解?”及腰的墨发,霸气的王者之息,他不止一次在这里见过这同一个本该去往下一轮回的女子,只是不知是何原因,她在这个国度来回数次却无有问责。
“只是不想…但又想见…”细数她在世间见过的人们,那个她本不该爱上的人,那些挂念着她却又见不到她的人们…在二度前往魔界之前她曾来过三途河边一次,只是在离开之前,按照规定,冥王消除了她在这里的记忆。如今,她又回到这里,往昔的所有记忆再次苏醒,这次,她再也不能去魔界了。
“孤王记得世间凡人曾有这样一句话是对你说的,‘我们拿你当宝贝’,难道,这句话的份量还不足以拿来为你做出选择?”
他不拿你当宝贝看,我们拿你当宝贝,云绯!
是啊,缘白烟,还有大家!我不该在这里虚度时光而让他们继续为我担心。“冥王,谢谢您没有把我的事情告诉他,也谢谢您帮我这么多次…我…”
這個總裁有點壞 夜姍瀾
“哼~这些对寡人来说不过屈指小事,只是,命运还是靠你去抉择的。看你滑稽的人生,到不失一番乐趣,如此不枉寡人一番好意。”寓意不明地一笑,冥王挥了挥手继续道,“回去你该去的地方,他们在等你。”
她不是神,也不是仙,她也从来没有想过凭她的微薄之力可以挽救她曾立誓要守护的魔族。浮生若梦,站在彼岸花海中,往昔记忆如泡影版将她团团围住,那天她最后一次站在神宇恒的面前时,同大剑一样绯红的发色喻示着她已将三途红莲的力量开启至极致。本以为能保全她的性命神宇恒第一次在战场上颤抖了双手,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感到惋惜。
她再次付出巨大的代价才驱散了强大的劲敌,漪溺之水覆灭,强大的推力将天界来者尽数送至苍穹之门,在梵莫离离开魔界之前,他寓意不明地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渐渐消失在苍穹之门前的绯红,那个眼神,云绯直到现在仍记忆犹新。
在那之后,一缕幽魂归冥府,墨服王者再次将其救起,似是觉得这场‘救世’的游戏还没有玩够。
阳光明媚,琉云绯终如愿以偿的回到了初云城。走进昔日居住过的家族小屋,一层细细的灰表明这里许久都不曾有人来住过。没有熟悉的气息,没有熟悉的人在,她都不知自己是否真的存在于这世上。打开窗子,一缕清风拂过,带来阵阵春的芬香,我该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在她回归初云城的第一天夜里,她又见到了被她称之为“家人”的朋友们,他们彻夜长谈,一夜未眠…
在她回归燧花火的第三天早晨,她接受了龙圣的册封,成为可以与三途彼岸平起平坐的红莲尊者…
在她回归燧花火的第十天晌午,她见到了幻象仪岚派来商谈的使者,其中有一个人,名唤澹台云月…
“云绯,是时候去前门迎接远道而来的那些客人了。”在得到城中传来的消息之后,三途彼岸和圣守护瞿辰一同至百魂塔接应琉云绯,前去接应远道而来的客人。燧花火这边,龙圣挑选他们三人作为迎接使者,以示燧花火对幻象仪岚方面的尊重。
“有劳你们还特地过来跑一趟。”笑着从百魂塔中走了出来,云绯依然身着一身绯红,和她被赋予的名号十分相称,银色光剑握在手中,远远看过去,十分的精神。
“我倒没什么~全都仰仗彼岸的空间术,要谢就谢他咯。”
“瞿辰说笑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出发吧。”
“嗯。”云绯看着宗政彦雅轻轻地点了点头,他则礼貌性回应一下后就开启了空间术法。私下里的他和例行公事的他看上去好似两个人,不过这些年来云绯早已习惯了。
大殿之中,龙圣亲自接见了幻象仪岚派来的几个使者,并授意琉云绯亲自去安排他们的起居住所。一阵商谈过后,龙圣因其他事宜离开了,大殿之上只剩下燧花火这边的三位接应者来处理之后的安排。
“我们真是许久未见了,听闻燧花火的红莲尊者一言九鼎,不知…之前我们说好的那几件事,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礼’呢?”谈完了公事谈私事,澹台云月还真是会把握机会,因为他知道琉云绯不可能当着他们众人在场的面抵赖。
她抬头瞪了他一眼,似是在同他说“马上闭嘴私下再谈”,澹台这才笑着暂时“罢手”了。
“云绯,这几位就由我和瞿辰来安排好了,他应该是有事情找你。”一旁的宗政彦雅见状开口替她揽下了她的差事,毕竟他是知道点他们之间的事情的。
“这…”犹豫地看向身边的宗政彦雅,这样做的话可能还有些失礼,这本就是龙圣安排给她来做的事情,而且澹台云月看起来怪怪的,等会儿没准又会说出什么她不喜欢听到的话。
“没关系的,云月还麻烦你来照顾一下。”澹台御轩笑着说道。
我追了十年的女神終於嫁給我了 飛天的龍蛋
既然澹台御轩都开口了,其他人就更没有异议了。云绯看向澹台云月,伸出手指向另外一边,“跟我来吧。”转身走在前面,心里想了很多。在门前见到他们的那刻她完全愣住了,她没想到他依然是幻象仪岚里的那个澹台云月,更没想到他会回来这里,他不是冥界的人吗,为何又来到了这边?
哥哥,別硬來 蝴蝶吻花香
庶女仙途 小刀郡主
晨院 東風破甲
“你心里一定在想,我为什么会在幻象仪岚是不是?”离开大殿,他们来到一颗大榕树下,这里来往的人不是很多,也适合他们谈话。
“是啊,我杀了你,用毒,还是我根本就没有解药的毒。你的消失众所周知,你以什么样的理由又重新回到了幻象仪岚?你根本没死,还是重生?”
“哈哈哈哈——你想太多了。而且,这些根本就不重要。管他们怎么想我消失的这些时间,总之,我能站在你面前就是了。”无视云绯的质问,澹台笑道。
匕殺 碼字換煙抽
“……”
“你在躲我?”眉宇轻佻,澹台来到云绯身后俯身看着她问道。
“没有。”云绯头转向一边,没有任何表情吐出了这两个字。说实话,其实她有,从离开魔界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避开和他相见的可能,她总觉得无法恰当的处理和他之间的种种,如此,不如不见。
“别骗人了…你怎么想的我都知道,所以我才会站在这里,”摇头笑了笑,澹台直起身来抬头看着榕树,“琉云绯,你能坚持到这个地步我挺惊讶的。从没想过能有一个人像你这样,本以为疏远你,你就会识趣的自己离开,没想到…”
“别说了…都过去的事了,那又怎样?你不懂得珍惜,不会爱人,你知道吗,有多少人为你对我做的事而恨之入骨,我都怀疑当初自己是傻了还是怎么了,为何不听劝告的一意孤行…”闭起双眼,云绯尽量平静稍显激动的心情,良久后继续道,“在三途河畔我想了很久,我为需要新的生活,一切从头来过。”
霸者 飆風
“……”心情复杂地看着琉云绯,澹台云月本想伸出去的手又渐渐地放回身体两侧,紧紧地握起了双拳。
“曾经的我对你执着过,如今的我…”伸出手抚上他的面颊,云绯淡淡地笑了笑,“恐怕…”收回右手,云绯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黯然了下去。
灰夏 解連環
“你不是要新生吗?我给你个不一样的新生。”伸手抓住云绯缓缓抽回的右手,澹台的话令云绯为之一愣,她动作僵了下来,“在魔界,你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你有所期望所以才会留下那样的话—‘或许下一次能回到人间界也说不定’。”
“……”因为眷恋,所以抱以期望,纵有百般所指,仍不曾放手。抬起头看着澹台云月,拥住他,好似拥住一个完整的世界,我想要的,不过如此,只是,早已残破成碎片的心或许再也无法拿起曾经那份执念了…松开手,推开幻想过的那个世界,对着他微微一笑,我说过,不再会为你而流泪。
叹息崖边,一抹绯红,一抹深蓝,赤色的大剑化作莲花回归百魂塔,即使舍弃这份力量,即使舍弃可以重生的机会,只要能和最期望在一起的人们在一起,又何尝不可?
“这样真的好吗?难得他会回来找你。”
核蠶 安舞落
“当初我没有选择幻象仪岚而选择了回到这里,就是想放下这本就该忘却的过往。早在冥河边徘徊的时候我就在想,白烟说的对,对于珍惜我的人来说,我不该辜负。彦雅,你我都有应该担负的责任,既然这缘分不属于我,就让它随着晨风一同飞走吧…”

57mxy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討論-第兩百八十章 開始鑒賞-21tup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说起来,万安恭也确实长着一副好皮囊,笑容极为和蔼可亲,身上家着也极为素净,上身着白色衬衣,下身穿着黑色长裤,脚上则是一双黑色布鞋。
等庆成文走到跟前,他小声问道:“怎么把他给邀请来了?”
庆成文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早知道把他也邀请过来,我就不带你过来了。”
赵琦嘿嘿一笑:“我又不怕他,况且,谁能笑到最后,谁才是胜者。”
庆成文也笑道:“也对,别的不说,熬都能熬死他!”
赵琦暗自笑道,这老家伙接下来的日子,估计只能在牢里度过了。
七年之氧 芹沢花依
看到万安恭进来,一群人迎上前,态度相当热情,同时也有些人的目光朝赵琦看去,不无恶意地想,一会两人要是发生冲突,可就有好戏看了。
万安恭来了后,冯建德和刘宏知这对居然也相聚到场,其中刘宏知是刘质邀请的,而冯建德则是蹭着一位被邀请的来宾一起来的。
刘质郁闷的脸都快绿了,但就凭冯建德在业内的地位,刘质又不好把冯建德赶走,还得客气地前去迎接,心里把那位来宾骂得狗血临头。
絕代豪門男人 衛齊亞
赵琦和庆成文觉得好玩,今天这场交流会,看起来不会太平静。
庆成文朝着刘宏知努了努嘴:“因为那件成化青花,他现在的日子不太好过。”
赵琦也了解到刘宏知的情况,由于文章的质疑,银行想要提前收回贷款,合作伙伴也想收回投资,导致刘宏知手上的流动资金紧缺,他现在就像被拉紧了的弓弦,再加把力就断了,不过这年头就是这样ꓹ 落井下石的比雪中送炭的多得多。
庆成文接着说:“我上回听到朋友说,他现在非常后悔拍下那件成化青花ꓹ 很想尽快脱手,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别说原价了ꓹ 半价都没有人买。我估摸着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要把手里的一些藏品给处理了。”
赵琦不了解刘宏知的为人ꓹ 对他当然也不会有任何同情之心,做生意就是这样ꓹ 商场如战场ꓹ 他可不信,刘宏知能够和冯建德平起平坐,会是什么善人。
只可惜他没往这个方面想,否则到可以从刘宏知手里收购一些古玩,只要不刻意压价,相信刘宏知心里应该也会带着感激,到时又赚了钱ꓹ 又能获得刘宏知的好感,一石二鸟啊!
接下来ꓹ 又让赵琦有些意外的是ꓹ 郭定和司马洋这对表兄弟居然也来了ꓹ 他心想ꓹ 也不知道郭定后来有没有再去,一会见到元青花的时候ꓹ 郭定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六点ꓹ 交流会准时开始ꓹ 服务员把展台上的红绸纷纷揭去,一排精美的古玩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古玩一共有二十六件ꓹ 其中十六件是瓷器,剩下的有五件玉器,两幅书画作品,一枚田黄印章,一件景泰蓝兽衔环耳壶,以及摆放在中间的一件青铜器。
中间的青铜器是刘质的藏品,看器型应该是罍,罍是我国古代大型盛酒器和礼器。流行于商晚期至春秋中期。体量略小于彝,罍有方形和圆形两种,方形罍出现于商代晚期,而圆形罍在商代和周代初期都有。
据赵琦了解到的信息,这件青铜器是在万安恭的帮忙下买到的,这让赵琦不无恶意地想,万安恭是不是又利用了职务上的便利,损公肥私。
今天的交流会没有什么具体的流程,主要是借着这些古董,让大家交流一番,如果有问题不能决断,再请现场的老前辈点评。
事实上,这场交流会就是一个交际的平台,同时刘质也有炫耀自己新得的青铜器的意思。
要说,刘质的这件青铜罍为方罍,其多见于商之晚期,而圆罍则从商延至周初。据称方罍量极稀,存世仅寥寥数件而已,他也确实有炫耀的资本。
不过,赵琦到是觉得刘质要么是真不懂,要么是胆大妄为,居然敢把这样的青铜重器公开展示,这件青铜器表面明显就没有传世的特征,真要被有关部门知道,还不得给没收了!
穿越之又見蘭陵王 菲依
接下来大家纷纷走到展台前,一边鉴赏着台上展品,一边和朋友进行着讨论,甚至有心急的老板,看上了展品,接着主人在一边商讨起价钱来。
在这个过程中,郭定表兄弟自然碰到了赵琦,司马洋见到赵琦恨得牙痒痒,感觉到隐隐作痛的伤口,司马洋更是怒火中烧,恨不得把赵琦给活撕了。
指染成婚:霍少,請放手
封天至尊 諸神之淚
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怒火,司马洋故意不看庆成文,阴阳怪气地对着赵琦说道:“哟,这不是赵琦嘛,怎么着,是不是电视节目没得拍,太悠闲了?”
赵琦呵呵一笑:“悠闲一点好啊,否则哪有机会在这里见到司马兄,对了,你的伤有没有好一点?”
说起来,电视台那边跟赵琦解约了之后,居然又请了郭定,郭定本来就想要靠着这档节目扬名,当即就一拍即合。
赵琦也稍稍看了一期节目,郭定的表现算是中规中矩,但郭定显然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电视台影响,捡漏的情节很刻意,他一看就知道是演出来的。
司马洋忍着怒气,哼了一声:“不劳你费心,我已经痊愈了!”
假如愛情可以重來
赵琦笑道:“哦,那就好,下回可要注意啦,能躲就躲!”
龍之谷嘆息之丘 ZHJ終極帥汔
風追路
司马洋差点就破口大骂,你赵琦是什么意思,还想让我再遇一次劫匪抢劫的事?
看着司马洋气急败坏的模样,旁边的庆成文心里也舒畅了一些,想起当初的事情,他现在都恨不得把司马洋狠狠揍上一顿。
“丢人现眼!”
郭定对司马洋也有所不满,但更让他不爽的是赵琦,刚才他看到了昨天他差点就入手的那件青花瓷,并向服务员打听过了,物主正是赵琦。这么看来,赵琦已经认定了它是元青花,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阴郁,他可见识过赵琦的眼力的。
有位来宾注意到站在元青花面前的店主,走上前看了看:“老程,这不是你店里的那件吗,你这回居然带来了?是想请万老帮你点评一下吗?”
这个时候,刘质陪着万安恭也走到了元青花面前,还没等店主开口,万安恭注意到元青花,嘴里轻咦了一声,走上前细细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