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超遊

17tkx优美都市言情 一劍超遊 txt-第一百三十七章 湖山有魚 張二分享-la0my

一劍超遊
小說推薦一劍超遊
第一百三十五章湖山有鱼
兰轩城前方不远。
官道之上,商叶和沈小客约好时间见面,便暂且分开了。
前者领着千雪前往郊野,后者自行进城。
几日前,商叶翻山越岭,逃出东南群山,想回天壁城搬救兵,却遥见荒原妖族大军压境,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幸得妖兽浪潮尚远,只有声势传来,兼之天地广大,几人也不是什么出众的目标,也就侥幸脱身了。
之后,商叶并未直接前往燕国中部,寻找燕军和仙门主力。
因为身后就是荒原妖族的大军,若是一个不小心,夹在了两军阵前,战场中心,可就十死无生!
所幸,商叶对燕国地势十分熟络,沈小客也是走南闯北的老油条,两人多番合计,选定了一条南下的偏僻路径。
再之后的几天,商叶没日没夜地赶路,一番兜兜转转,绕过两族战场,终于脱离了北方的千里赤野,回到了燕国内地。
沈小客的想法是说,他们脱身后,应该即刻前往天门城——此为燕国副都,位居北燕中部正中,天壁城的人族力量南撤后,定会去那里固守。
商叶表示同意。
只是说,要在路上一座名为“兰轩”的小城稍作停留。
兰轩城以木雕技艺所闻名,住着许多雕刻匠人,城外山野还有一湖,较为知名,谓之“大青湖”。
山绕平湖波荡漾,湖光倒影浸山青。
大青湖名取于此。
这湖底还有一水洞,内里住着一个燕北家喻户晓,颇受玉京山照拂的妖修,其名青刺,绰号地瓜仙人。
年前望心庵一事,他还和商叶有过一面之缘。
“青洞主,晚辈天师道商叶特来拜访,还请现身一见。”
湖岸上,商叶朗声道。
等了一会儿,却见湖面并无动静,商叶倒是不急,和千雪一起,进了岸边一座凉亭,稍作歇息。
这一等便是小半个时辰。
商叶挠挠头,寻思着该如何是好,直接下水查探肯定不妥,擅闯旁人洞府,在修行界,是一件极其犯忌讳的事。
但是,干等着也不是事儿,还有人等着他去搭救。
说起来,为什么要来这里……
那日,商叶从湖山逃脱,被一众妖怪围捕,尔后受人指引钻进山洞,来到了一条古矿道,最后发现了一处灵脉秘境。
涓涓瀑流在上,灵气四散飞扬,在那盛开的繁花中,一个不知是妖是鬼,或是修士元神的女子飘然现身。
“……请代我将此间之事告于兰轩城青湖主,他会助你,拜托了。”
女子如此说道。
商叶被人所救,自然没什么理由推脱,虽心有疑虑,受形势所迫,也没来得及细问,便直接离开了。
于是,就有了今日的行程。
商叶回忆了一会儿,又到湖边吆喝了两声,仍没有动静,便打算先行离去,日后托人,或者得空再来一趟。
“师傅看,小雀雀!”
商叶闻言回头看去,只见千雪不知道怎么得,起了玩性,顺着栏杆柱子,爬上了木亭的青瓦顶。
一个青色雀影在千雪头上一划而过,瞬间消失在附近的林子里……
“快下来,不准爬高的。”
商叶走了过去,向丫头招了招手。
“哦……”
千雪颇感无趣,嘟着小嘴,鼓囊了声,然后倒退着蹲下,想顺着柱子滑下来,这时,大约是瓦顶青苔湿滑,这丫头“唉哟”一声,直接掉了下来。
商叶连忙抬手抱住小徒弟,然后向后一跃,躲开了一同掉落的亭顶瓦片。
“看吧……”
商叶捏了捏丫头的小脸,却又察觉到了异样,回过头,只见一个身穿肥大布袍,样貌清秀的青发少年正站在亭子下……
几块瓦片在他头上悬浮了片刻,然后各归其位。
“晚辈……见过青洞主,年前一别,世道纷乱,可还无恙。”
商叶放下千雪,拱手见礼道。
那青刺顾自左瞧瞧右看看,问道:“就你一人?”
“还有……小徒千雪。”
青刺依言看去,见小丫头藏在师傅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怔怔看着自己,便一瞪眼睛,吐出舌头,扮了个鬼脸。
千雪一下子缩了回去。
商叶无奈道:“前辈……”
吓了千雪后,青刺抱着后脑勺,悠哉悠哉地走向岸边,并说道:“大青湖今日打烊,明日歇业,后日也不见客,你们从哪来,回哪去,你也说了,如今世道乱,好多人给我打了招呼的,让我在家好好待着,这年头,妖啊……难做得哟。”说着,他又回头瞅了商叶一眼,提醒道:“也不准再进我的亭子,小孩子熊得很。”
商叶见这妖修欲投湖而去,连忙道:“前辈,我是有事前来。”
“什么事?不是三爷让你找我的吧?”
青刺面露警惕,再次四下打量,仿佛想从附近的丛林里,看出什么猫腻来,“他是不是在附近?又有什么麻烦事了?”
“不是,这和张三前辈无关。”
“是吗?”
青刺眯着眼说道:“我跟你说,三爷这人麻烦得很,但面子又大,有什么事不好不理他,不然烦都烦死你,不过,他其实也还好,要是其他几位……啧!我再问你,真不是三爷让你来诓我玩?”
“真不是。”
“好吧,那你说说呗,什么事?”
“晚辈在湖山……”
商叶刚开口,眼前蓦地一晃。
岸边的青刺瞬间闪至近处,他眼眸里懒散之意尽散,认真盯着商叶,出声问道:“湖山怎么了?”
如此看来,确实是奇缘一类的任务啊……
熟知游戏套路的商叶将这北地知名妖修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也就有数了,这显然是相关人员,恐怕个中还有不小的隐情,就不知,这对他解救湖山失陷的众人,有什么具体帮助了。
随后,商叶将湖山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遍。
大青湖湖主的脸色也越见低沉,待商叶说完后,直接抓着人家的手臂,说道:“走!和我去湖山。”
“诶!前辈,你别着急,湖山如今可是群妖汇聚,你我势单力孤,如何深入虎穴,还是说,前辈知晓什么隐情?”商叶问。
“我……”
青刺顿了顿,低声道:“我和湖山主,也就是那……银鲤,颇有交情,我若出面,应该能让他交出囚禁的人族,以免酿成大错。”
“唔,这样啊……”
商叶思索着,说道:“但据我设身处地地观察,湖山的情形怕是非比寻常,万一涉及荒原妖族和两族战事,还是上达天听,交由仙门和官家解决,更为妥当,前辈修为高深,晚辈想还请您动身传信,或有什么直达玄门高人的传书法门……”
“不行!不能找仙门中人!”
青刺突然斩钉截铁道。
“额……为何?”
“两族战事正酣,前些日,人族一方弃守天壁退居天门,半壁国土沦陷,朝野上下义愤填膺,如今若生出后方有妖为祸一事,怕是要……”
杀鸡儆猴,斩草除根了嘛……
商叶淡淡道:“恕在下直言,不知那湖山主和前辈有什么关系,但这恐怕是他们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青刺听着眉头紧皱,一会儿后,咬牙道:“若是发生冲突,难保你同伴周全,由我先去劝说,不行的话,咱们再做计较!”
商叶暗自斟酌,心知也确实如此,如果能不动武,就将人质营救出来,那是最好的,但凡战场厮杀,难免会有附带伤亡……
“前辈……可有把握?”
“有!我应该能说动他。”
“又知这利害关系?”商叶说着,看了眼北方。
“我是妖。”
青刺意简言赅道。
商叶听出言下之意,点头道:“前辈和正道巨擘太乙玄门交往甚深,我自然是信得过,走这一遭也可以,但我已经有同伴先行禀报去了,最迟不过三五日,上面就该有动静了。”
这说的是沈小客。
此人已去城内寻找官府,走凡俗的路子,消息通传会慢上一步,但只要和附近的官家修士或谪仙司的人搭上线,应该很快会有回应,三五日还是略显低估的说法,毕竟,现在是战时。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便是启用小师姐留给他的传书飞剑,让龙胜玉走玄门的关系,各方反应应该会快上不少,但眼下不比要塞拒守的那段时日,天壁城超于预期地陷落,小师姐方位境遇不明,冒然给她飞剑传书,可能会造成某些乌龙事件……哪怕可能性不高,商叶也不想给她造成麻烦,毕竟前线一样凶险万分。
“如此,我们更该即刻动身!”
青刺貌似有些着急。
“那……容我给同伴留个信儿。”
虽然平时有些散漫,只要情形急迫,商叶也是雷厉风行的性子,他取出笔墨和便条,写了几句解释的话,然后祭出了信鹤符,和沈小客相处不少天,自然留了短期的联络方式。
待商叶处理完,青刺催促道:“走走走!”
就在这时……
天色见暗,傍晚时分的山林忽然哗哗作响,一时间腥风扑面,湖面波涛汹涌。
商叶见这架势,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是吧,又来……
妖气!
——一种驳杂狂躁,毫不内敛,且极具野性的修士气息。
扑面而来!
青刺冷冷地盯着附近的一片林子,低声问:“跟着你来的?”
商叶一手护着千雪,一手按着肩头的法剑,心中惊疑不定,“不清楚,我没注意到有尾巴。”
“咔嚓咔嚓……”
树枝断裂声接连不断地传来,显然有庞然大物正穿山越林。
“等一会儿,若是情况不对,你跟我下水,我那洞府还有些依仗,外人想打进来,也没那么容易。”
青刺低声嘱咐道。
商叶默默点头,心里倒是有些意外。
其实,若换位思考,这会儿,商叶已经在暗中防备这名冒然现身,且带着祸事而来的无名小辈了。
这青湖主青刺和前代、当代道君都有渊源,以至于颇受玉京山照拂,商叶是玄门老修士老玩家,提前知晓这些前因后果,这才愿意相信人家,反观别人,如此情形对他还有照拂之意,足见难能可贵。
嘈杂声逐渐逼近……
商叶和青刺各自戒备。
终于,一片林木轰然倒在了岸边的草地上,一只长如巨树的大蜈蚣扭动着密密麻麻的足肢,冲出了幽暗的密林。
一只蜈蚣精却还不止,一头比赤血山林地下深处那头房屋大小的蜘蛛王还要大上一圈的六足八瞳白毛大蜘蛛,也跟着爬了出来。
再后面还有一条通体如墨,额生肉包的黑蛇,其贴地而行,扫开了附近的障碍物,仿佛是在平整道路。
商叶看得真切,这些妖物身上都捆着粗厚的黑铁链,链子的尽头是一个上下蒙着黑布,轮廓上看,隐约可辨认出的高大囚车。
那囚车顶端还站着一个带着漆黑斗笠的黑袍人。

uefzz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一劍超遊 起點-第一百三十五章 湖山有魚 祕境鑒賞-e2zmu

一劍超遊
小說推薦一劍超遊
丛林窸窣作响,
林叶间瞳光隐现,
山洞前,有人窃窃私议着……
“他进去了?”
“那怎么办?”
“我们追进去?”
“你疯了?大湖主不准我们进去。”
“可是……虬大人要我们抓住这个天师。”
“虬大人虽然可怕,但大湖主不准我们自相残杀,而且……你们忘记上次偷偷进洞的几只胡狼的下场了?”
“大湖主把他们……”
“嘘,我们还是……等吧。”
“嗯。”
……
“呼呼……”
幽暗深邃的地下洞窟里,玩命逃了不知多久的商叶扶着岩壁,停在一个岔路口,不停喘息着,任他体力不俗,也有些吃不消了,擦汗间隙,他不免想到当初被黄泉宗那群疯子逼得跳井逃命……
说起来,现在可比那时候好多了。
起码,他有了反抗能力。
商叶一边休息,一边打量着来路,狭窄环境遇敌,至少能避免被围攻,况且,只要不是大妖现身以境界压人,他还是有周旋余地的。
忽然,微弱的光亮在商叶视野边缘一晃而过。
他迅速重心下沉,将剑柄压至腰间,使剑与身平行,剑尖斜向右下,摆出了一个出自天行剑“拦”字诀的防反架势。
但是,四周却毫无动静……正当商叶以为自己出了幻觉时,他那短小无力的神识覆盖面里,显现出了异物。
他猛得回身,只见一团散发着微光的花瓣在不远处停顿了一下,接着瞬间消失在一处洞穴通道里。
商叶愣了几息,头也不回地往相反方向跑去。
开玩笑,落水抓稻草是本能,但跟着水面浮草游泳逃生,那就是脑壳有问题,傻子都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画面定格在原地。
一会儿后,商叶跑了回来,双手拄着膝盖,眼瞅着花瓣团消失的那处通道。
后面是死路……
不过,他并不打算就犯,没停留多久,便朝着另一个小得只能矮着身子,勉强蹭进去的洞口,钻了过去。
没多久,商叶又灰头土脸地爬了出来。
这一次,他认真看了眼来路,心知耽搁得时间越久,越是危险,这不是妥协,而是形势所迫……
于是,他跟了过去。
当他一进那处洞穴通道,就见那团花瓣悬停在十几步外,好像在等他一样。
“或许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其他路是死……喂!”
花瓣瞬间飞走。
无路可走的商叶无可奈何,只能跟了上去。
又是一阵溜溜球……
商叶跑路的同时,自然察觉到了异样,后面完全没有妖怪跟来,甚至连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昏暗幽深的洞窟深处,只有他的脚步声,他又没乐观到自己速度太快,洞穴环境太复杂,导致追兵们跟丢了。
所以说,这里必然有问题。
“嗯?”
忽然,商叶停下脚步,瞅着路边一个由石块和腐朽木材搭建的简易通道支架,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之后,他又走了一会儿,见到了更多的支架,大多已经坍塌,他稍作思索,俯身摸了摸平整的地面和墙壁上一些规整的沟壑。
人工开凿的很明显,这里是矿道……
沈小客前些日子透露过相关的消息,说是几百年以前,燕国东南群山深处发掘出了一条矿脉,人们在那附近依山修建了一座石头城,貌似还说,矿脉有伴生的灵脉,不过都已枯竭,山城也荒废了。
山洞连通着旧矿道,这倒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有出口,他就不用担心,这个倒霉洞窟的唯一出口是他进来的地方。
在商叶思考的时候,他所在矿道的尽头,那团五彩斑斓的花瓣风骚地扭了一下屁股,然后再次消失在转角。
“行吧。”
这回,商叶没有犹豫,直接跟了过去。
这一条道走到黑的,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开始有意识地暂缓速度,积攒体力,以应对可能遇到的……
危险……
商叶一脸茫然地停下,抬起了左手,金色的光点在掌心悬浮着,他放眼望去,只见无数实质化的灵气光粒点缀在一片月季花中……
这条矿道的转角后,是宽广的地下空间,而这里是一处灵脉秘境。
“真是……漂亮啊。”
商叶漫步在各色月季花组成的灌木丛里,忍不住自语道。
这番赞叹不止局限于花景,更在其手法。
这处地下空洞四周的岩壁上爬满了绿莹莹的藤植,且遍布着洞穴通道,它们有的冒着涓涓细流,形成犹如白色缎带的瀑布,有的隐有风声,那风中飘荡的一缕缕金色灵气在地面石柱间盘旋环绕着……
瞳孔里映照着这方如梦似幻的灵脉秘境。
商叶自然看得出来,这是一处人为布置过的灵脉秘境,四周的水洞风穴可能是此地得天独厚,但这些排列暗合阵法之道的石柱,以及本是凡花,却被培育出灵性的月季,绝非天地生成。
此外,还有一点须知,无论是人为还是天成,世间灵脉秘境大多有精怪守护,毕竟……此间好修行!
“哗啦……”
前方草丛发出轻响。
一个人影踉跄着跌了出来。
商叶看在眼里,顿时瞠目结舌。
那人影也发现了旁人,猛得一个大跳,然后跌坐在地。
“我去……”
商叶蹲下身子,两眼放光,直勾勾盯着这个人影——一个成人小腿高的人形人参精,这家伙脑门顶着一片绿叶,有小萝卜一样的四肢,头部还有两个眼一样的黑洞,里面是两团绿油油的光。
这可是大宝贝啊……
修行界有一个流传广泛的说法,假如没有天生血脉的飞禽走兽一万个里出一个成精化形的妖精,那一万个妖精里,才出一个草木植物所化的精怪,而一万个草木精怪里,才有可能出一个灵药仙值所修成的妖精。
人参之类的灵药妖精极为罕见。
其珍贵之处不在药用价值,正道炼丹师非常忌讳以灵药仙值所化的妖精入药炼丹,认为这样有伤天和,徒增业障。
这类妖精的真正好处在于可以豢养在仙植苗圃里,它们本身已经过了依赖土地养分生长的阶段,开始以天地灵气为食,每次呼吸吐纳都会分润出一些草木灵气到外界,非常利于灵植生长。
简单说,能盘活一方风水。
说得再直白点,就是利于山门洞府的经营,为仙家势力的不二选。
其不仅价值连城,截图拿到网上晒,也是非常的有牌面,即使以商叶前世的身家和江湖地位看,也足令他垂涎欲滴。
小人参精愣了一下,似乎反应了过来,一个鲤鱼打挺,再接个倒栽葱,小手一扒泥土,瞬间钻到地下,变成了一个小土包。
商叶瞅着小土包在地面打了个圈,一溜烟地消失在花丛里。
“唉……”
商叶习惯性地挠着额头,叹了口气,直起身子,却没有追赶,而是继续观察附近的洞穴通道,试图寻找出路,无价神宠虽然难得,但眼下的处境更加紧迫,还有一大群人指望他搭救呢……
“咻!”
剑锋陡转,破风而至。
瞬间回身出剑的商叶盯着剑前之人,那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女,穿着白色罗纱裙,身体散发着淡淡的魂光。
“姑娘引我来此,可有见教?”
商叶沉声问道。
少女没有答话,而是瞥了眼剑尖,然后默默看着商叶。
商叶稍作犹豫,戒备着后退两步,姑且放下了灼莲剑。
之后,神色淡然的少女开口道:“旁人遇着小萝卜,免不了一番追逐,你却一动不动。”
小萝卜?那人参精?我倒是想追呀……
商叶给这突兀出现的少女一说,颇感心痛,打量对方的同时,随口扯了一句:“以前追过一个长了三条腿的何首乌。”
少女微微挑眉,问道:“三条腿?然后呢?”
“那说来话长,丫太能跑,颇废功夫……唔,姑娘还没回答我呢,或者我再多问一句,你……是人是妖?”
商叶微微眯眼。
“一缕幽魂罢了。”
那就是鬼了……
商叶又问:“那姑娘可知湖山群妖汇聚一事?他们抓了我一些朋友。”
少女微微点头,却没有说话。
商叶心知自身远不算脱离险境,见对方不欲详说,便直接了当地说道:“在下还有要务在身,姑娘若无事,敢问此地出口在哪?”
“我会告诉你,只是希望你代我做一件事。”
“哦?何事?”
少女朱唇轻启……
商叶听得眉头一挑,颇感意外,回道:
“此事简单,在下一定带到,还望姑娘告之出口。”
少女见他应承,还要说些什么,却看了眼商叶来时的路,然后指向不远处一个洞口,说道:“在那里,你先走吧,追你的妖怪进来了。”
商叶闻言一惊,转身就走,远去前,他又回头多问了一句:“姑娘出手相救,在下铭记于心,可通名号?”
“名号……”
少女浅浅一笑,一双眸子眯成了月牙儿,尔后身形消散,化为一片晶莹的光粒,散入了花间,唯有细弱的声音在商叶耳畔响起:
“我叫李月。”
李月……
商叶心中默念,随后也不再多想,将此间见闻暂且搁置一旁,头也不回地冲向那处洞口,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