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一念花開瑩

精华都市小说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九一 西門大官人論手感,岳父大林總提婚事相伴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 – 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80场第1场次——各怀鬼胎逛花园。 在林公馆,吃完了午饭的四人,在花园里散步消食,小狮子还是一人霸占两个男人,看得樊六霄眼馋。这个花璟末吝啬地连一个眼神都不给自己,更何况是挽着胳膊散步——想都不要想。 小狮子平时也不是很爱挽着大林总的胳膊,可是一有樊六霄在的时候,她就下意识地要离老爸更近点,她在不自觉中宣示对方——老爸是我的,休想夺走。 她在心里是鄙视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姐姐——樊六霄,容貌上乘,可以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又毕业于名牌大学,自己自立创业,家里还有个财力雄厚的老爸;在外,追求者如云,怎么就看上了老爸,走在一起像是父女,偏偏年龄相差悬殊,却开启了一段忘年恋。这些是小狮子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的。 大林总看到大家吃得尽兴,氛围融洽,心里想提小林总那个二号拘禁地的事,又怕破坏了氛围,竟是压了下去。 花璟末的心思更繁杂,怎么就招惹了樊六霄——潘金莲这位姑奶奶的青睐了呢?爹妈给的俊脸,没办法。可是,她就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狐狸精,自己还被她给调戏了,真是烦恼。还有自己破坏小林总二号拘禁地的事,大林总无辜折损了一百万呢,他又准备怎么拷问、试探自己呢…… 这些人,虽然走在阳光下,穿梭在花丛间,却各怀鬼胎。还不如西门大官人这个阴魂逛得爽快,来得开心,他正一门心思地趴在樊六霄的肩膀上搞些小动作。 他轻啄了一下她撅起的樱桃小口,不可思议地问: “你这张嘴啊,曾经就是得理不饶人。我西门府里所有小妾的嘴加起来,都没有你能说会道。会撒娇,会讨爱。” 他又钻进了她的衣领,一路的攻城略地之后,叹息了一声: “现在的女孩,就是爱什么A4腰、蜜桃臀、4cm手腕?还要锁骨放硬币、胸部夹铅笔?对于女人身材的要求、追求真是刻板、古板,导致她们以瘦为美,减肥药、催吐、节食…….弄得手感太差!” “想当初,我的潘六儿肌肤圆润,一搭手就是柔滑棉软。而这个樊六儿,整个一个柴落堆,哪哪都咯手。整容,胡填的啥吗?硬邦邦……唉,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才是真正的美。” 冷血家族:单挑神秘爹地 误坠人间 樊六霄在他们后面落了一段距离,她越走越感觉不对劲,自己怎么无辜发冷?抬头看了看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没起风啊?怎么浑身发冷?还冒冷汗? 她叫住了他们: “林总,我要上楼去休息一下了,有些累了。” 林总看到她脸色苍白,她却拿眼看花璟末,花璟末却正在整理小狮子的刘海,像一个体贴入微的大哥哥,又像一个满含深情的恋人。 大林总听到久违的一声林总,有点恍惚,她不是一直喊自己“兴哥”吗?想想也是,在孩子面前呢,还是收敛一点吧!他不知道,在有花璟末的场合里,他宠爱的樊六霄总是想着要和自己撇清关系。他走过来,温柔地说: “我喊小眉过来陪你上去,我还有话和璟末他们说。送走了他们,我就上来陪你。” 樊六霄嗯了一声,就由眉儿陪着上楼了。 西门大官人紧跟其后,她虽然玩死了他,可是,她曾是自己最宠爱的小妾。在弥留之际,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层苦苦求吴月娘善待她。他还是迷恋她,就像鸟儿迷恋天空。 剩下了这三人,小狮子依旧一边一个,他们像最幸福的一家人。这个时候,大林总说出了酝酿已久的话: “璟末,我想……给你和小狮子举行一个订婚仪式。你父母那里,比较排斥我们——送的东西不收,连门都不让进。你是怎么考虑的呢?” 花璟末以为是询问二号拘禁地有关的事宜,没想到开口竟然是订婚——太突然了吧? 这个时候,小狮子拉了拉他的胳膊,他的眼睛对上她的黑眸子,他没得选,他柔情万种地说: “那要看小狮子愿不愿意当我的新娘子喽?” 小狮子不顾老爸在场,环住他的脖子就吻了他一下脸颊,开心地说: “愿意,当然愿意喽,只要是跟着璟哥哥,吃糠咽菜,杀人放火,我都愿意。” 大林总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宠溺地说: “你个小女孩,不知羞不知臊就算了,还说什么杀人放火呢?反了你了!” 大林总转过来对花璟末说: “那就由我敲定日子,准备宴席,到时候你们两个主角按时到场即可!一切都不要你们操心,你们上好班,谈好恋爱,我就等着抱孙子喽!” 小狮子一下子跳过来,捂住他的嘴说:“老不正经的人说得就是我老爸,说什么……”自己还说不出来,羞红了脸,像秋天里的红柿子,看得花璟末超爱,想要上去咬上一口。 上班时间到了,大林总乐呵呵地把他们送出了大门,由小狮子的贴身保镖小周,一一送他们去单位。 花璟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个劲地发愣,自己又一次控制不了自己。第一次,是在“姥姥大锅台”,自己控制不了附身在自己身上的西门大官人,上了美色计也就算了。怎么每次见了林虺儿就全身心地被她吸引,非和她腻歪着才舒服呢? 还有订婚,借用古代女人“初嫁从亲,再嫁由身”再嫁的话,用在自己的身上,也应该是“初娶从亲,再娶由身。”可是,自己的再娶并非是由自己而定啊! 大晋太宰 青山铁杉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当着小狮子面,何止订婚,就今晚洞房都是人生最喜的事了。可是,一回来,想到和小狮子订婚,心里就凉了个透,自始至终,自己想的可都是那个人——白丽华。 白丽华,对了。她中午下班的时候好像来找我,我一见到小狮子,身不由己地撇下了她。她,她,她怕是伤透了心。我,我,我怕是落下了一个渣男的恶名。 对,我要去找白丽华,还上什么班?谁爱上谁上去,我马上就要身不由己地嫁了别人了!什么吗?气糊涂了,我是娶的男方啊!什么时候成了待嫁闺中的小娘子了? 他非常奇怪,自己回来好一阵烦恼、自省、自愧、抓狂……都没有引来心底的那一个声音,他此刻莫名地想念他了——西门大官人。 好歹出来,陪我说阵话啊!父母、同事、朋友不能说的话,都说给你了,你或是安慰、或是讽刺、或是激愤……都让我心里好受。 他在心里头次撕心裂肺地喊着: “西门大官人——西门大官人!限你十秒钟,阴魂归位,不然将你彻底扫出门!” “我要在心里倒数了,十——九——八——七……”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七三 小林總兵分兩路之陰靈搗鬼分享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 – 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63场第1场次——真是白日见鬼了。 “大哥,我想起来了,我手机上还有他闯我们二号拘禁地救人的视频。” 小林总说着掏出手机,点开微信,找小狮子的微信,点开——一片空白,他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谁删了我和小狮子的聊天记录? 趴在小林总肩上的西门庆的鬼魂嗤嗤地笑了起来,边拍着他的肩膀边笑边说: “让你跑来告状!我西门庆爱憎分明,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小人,你还想拿出老九的证据,门都没有……哈哈!” 他朝上滑——空白一片,朝下滑——一片空白。 他边滑边想:里面有我给小狮子发的视频,还有她十分确定的回答,咦咦咦……怎么不见了,我没删啊!真是活见鬼了! 小林总心里想着: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呢?对了,这是豹子说过的话,他说自己白日见鬼了,难道这个鬼跟我来到了银口市? 他突然站起来,在露台上转了一圈,又四处张望了起来…… 大林总异样地也站了起来,问他: 惊世重生:妖妃惑江山 “你怎么了?你在看什么?你在找什么?” “大哥,我在找鬼!” “找鬼?我这里哪有鬼?我看你是恶鬼附体了,尽说鬼话!” “啪”的一声,一个大耳光子扇在了小林总的脸上,把他打得原地转了一圈。 “打得好,打得妙,打得青蛙呱呱叫!”西门大官人趴在小林总肩上,高兴得手舞足蹈。 “大哥,你怎么能打我呢?我可是你的亲弟弟,他花璟末始终是个外人。” 大林总生气了,恨铁不成钢地说: “你说你一天到晚说的是人话吗?你说璟末惹到了你,你又拿不出证据来。你又说是白日见鬼了,你说这晴天白日的,哪里有鬼?” 小林总捂着肿了多高的脸,委屈地说: “大哥,你有所非知,那个花璟末这两天坏了我的大事,我给你一一说来,从豹子说他白日见鬼那里说起……” 小林总费了半天唾沫,搅了半天舌头,才把这几天发生在二号拘禁地的一些事情说了清楚,他边说边揉摸自己的左肩膀……被大林总看在眼里。 大林总听完之后,发话了: “你说璟末捣毁了一号拘禁地,我不否认,这小子能从一号地逃出,一号地就得废了。” “如果他知道一号拘禁地的情况,也不奇怪。 毕竟他在那里关押过几天。可是,他怎么会知道头天晚上绑架人质的大壮和阿毛?若是公安有自己的线人,也需要查个几天,不会知道的这么快,这么准?我想不是他。” “你说他还知道,十几年前我们四五个人知道的那个暗号,也不可能啊?十几年前他还没迈出大学门吧?” “可就是这些他不可能知道的事,偏偏他知道 这不是白日见鬼了吗?” “又想挨打了?你的肩膀怎么了?” “我……我的肩膀就像扛了什么重物,压得我肩膀疼。” “又胡说了不是?是不是还想让我再扇你一巴掌?” 小林总听到此话,往后一靠,赶紧求饶: “哥哥不敢再扇了,这边已经肿得老高了!” 大林总生气地说: 希 靈 帝國 “看你这副德行!不就是损失了个百十万吗?我转给你好了,弥补你的损失,值得你气喘吁吁地跑到我这里兴师问罪?” “大哥,我不能和你比,你没钱了有人给你往来送。我的钱都是冒着犯法的危险一分一分挣来的,况且,一号、二号拘禁地也是你一手建造的,慢慢归我管理的,背后的老大还不是哥哥你吗?” “谁说我是背后的老大,你以后可是要管住自己的嘴。你说是璟末干的,你又拿不出来证据,一味地装神弄鬼!” “大哥,我是有确凿的证据,到你这里,就打不开了,你这里是不是阴气太重啊?” “找打啊你,又胡说八道。安子,先给你转上一百万你回去处理好你那堆烂摊子。” “谢谢哥!” “看你脸成那个样子了,肩膀疼,是不是风湿骨病啊?去,让大明拉你到针灸按摩推拿房里治治去!” “是,哥哥!” 看着小林总一步步离开别墅,站在露台上的大林总莫名地烦恼了起来—— 花璟末他已经归入了自己的阵营,他那个“早检早健”连锁体检中心,可是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一地一地开起来的,有那些政界朋友的帮忙,各个单位的订单雪花似得飘进了体检中心,他小子挣了个盆满钵满。 想来,他不会走到自己的对立面去呀!…

Read the full article

ko3p9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西門慶之九世劫 ptt-一六八 菜鳥從善奔向新生,豹子撲空傻對石像熱推-x0yer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 – 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1场次——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 开出了一段路程后,花璟末确定安全了,才有功夫理会后座上的傻愣小子。 他在后视镜上观察这个小菜鸟,年龄二十上下,此刻有点小紧张,他开口道: “小伙子,你好!” 小菜鸟还在发呆中,白世雄轻轻拍了他几下手背,他反应过来,忙说: “你好!爷爷的救星。” 花璟末听到此称呼,笑着说: “恭喜伯伯收得一个孙子!我今早去救那个姑娘的时候,可没有这个小伙子?” “是呀,花叔,我昨晚就不在二号拘禁地,我……” “你是豹子手下的?你看起来比长毛大哥手下的那两个小伙子还年轻。” “是,我是豹二爷手下……不,是豹子手下的……”小菜鸟十分紧张,就像被当场逮住的小偷,正在接受审讯。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 耳东水寿 “这位小伙子,你怎么称呼?” “花叔叔,叫我小蔡就好,他们……都叫我小菜鸟……” 王爷,离婚请签字 n元紫衣 花璟末和蔼可亲地说: “小蔡,不用紧张!人常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你改过从新,戴罪立功,社会、家人、朋友还是欢迎你重新做人!” “我是孤儿……没有亲人了。” “胡说,你身边不是有白爷爷吗?还有我——你的花叔叔,我们不会对你坐视不管,好好接受改造!” “好……花叔叔!”小蔡哽咽着低下了头,他被萍水相逢的两个陌生人感动了。不,不再是陌生人,是亲人! “璟末,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白伯伯,双福市已经不安全了,我要带你们去几百公里之外的抿县。” “抿县?那是和我们省接壤的一个外省县。” 非常看押 “对,那个姑娘我已经安顿在那了,我送你们去和她汇合,之后我要送你们去南边,我一个亲戚家躲避!” “璟末,情况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了,白伯父,昨天你已经落入贼人的手里了,能顺利脱身都是上天眷顾。我们可不能再大意了,他们可是一帮亡命之徒!” “是啊,爷爷,我们一定要逃得越远越好。我在这里干过两年时间,闻到的血腥气可不少啊!况且,我背叛了他们,他们恐怕要千方百计逮住我——杀人灭口! ” “小蔡,你脑子很明白嘛!很知晓状况,你现在就是这么个状况——现保全自己再戴罪立功吧!” “白伯父,你是……如何说动小蔡弃明投暗的?既救了自己,又救了小蔡。” “小蔡,他可怜,是个缺爱的孤儿,本性不坏,头脑清楚,弃恶从善、从头做人还来得及。我只要拿出真诚,真心实意地对他好……等这些事告一段落之后,我要送他去职业学校上学,学得一门技艺傍身!” 白父停顿了一下,泪眼婆娑地说: “就是……我没计划实现这些承诺……不是还有他的姑姑丽华吗?不是还有你璟末吗?” 看着伤感落泪的白父,花璟末在心里说: 你没有这个机会,我何尝不在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这个机会? 想到此,花璟末强忍着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有一刹那时间视线模糊…… 他的伤情牵醒了西门庆的魂灵: “老九,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味道?你看,你们都是泪眼婆娑,惺惺相惜,怎么如此伤情?”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2场次——豹子两次扑空! 从林公馆出来的豹子垂头丧气,像被抽了全身的筋。 他沮丧极了,他回想自己半辈子攒的家当,今早一个小时就消失殆尽,还欠上了二十万的巨款。 他在心里狠狠地骂道:你个恶鬼吃了我的七十万家底,不要让我逮住你,否则烧死你!还有这个林公馆,进了一次七十万没了,下次再像今天这样进去一次,命就没了!啊啊啊…… 再快要拐出巷道的豹子,看到脚底的一个石头,就像看到鬼了似的一脚就踢飞了,不偏不倚飞上了二楼一家人的窗户,砰朗——窗玻璃碎了,还落下来一些玻璃片。 最后虫群 半碗红烧肉 我…

Read the full article

4cukr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六六 豹落平陽被犬欺,拿出家底買性命讀書-i207l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7场第1场次——豹哥负荆请罪。 豹哥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来到了林公馆的右边小楼里,等待上面的惩罚。 錯愛成癮:前夫,好久不見 沐洱 他惴惴不安地等在一楼大厅,已有一个小时了。他坐是不敢坐的,跪也没说跪哪,他就画地为牢,乖乖地站在那里…… 深秋时节,天气凉爽,他却一个劲地冒冷汗,他提心吊胆,自己失手放跑了人质,不知道上面要如何处置自己? 手下的人出出进进这座小楼,豹哥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过了一会儿,大哥身边的第一得用大将小林子下来了,他怯怯地叫住: “小林子大哥,烦请通报一下,我来领罚了。” 小林子厌弃地看了看他,说: “你跟着大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哥的规矩你不懂吗?怎么就把人管丢了呢?” “他……他说得头头是道,连昨晚……” “行了,留着这话亲自给大哥交代吧!他正在上面陪几个要员打麻将,待会儿罚你,先脸朝墙站着——面壁思过吧!” “是!是,小林哥。”此刻,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他,那还是威风八面的豹哥?早已是卸了爪子,拔了牙齿的一头病豹…… 網遊之王者再戰 豹哥面壁思过,听着墙上的挂钟啧啧啧……地一分一分走着,他还在回想着今早的经过……不可能知道这个……不可能知道那个……顿时,他的脑袋里写满了“不可能”和“白见鬼”。 想着,想着,他突然“啊”了一声,抱着头蹲了下来,婆娑着头,自言自语着脑子里一直闪显的那些话…… 小林哥经过的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朝他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 “你在这里给谁装疯卖傻着呢?谁吃你这一套?好好想想看给咱们的大哥怎么交代吧?” 格斗纪年 “小林哥,我没有装疯卖傻,我早上真的是见鬼了!” “见鬼了,见鬼了!你怎么没让鬼把你的魂勾走呢?我看是鬼都见你是个废物,看着恶心……呸!” 说完话的他,还朝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偏偏就吐在上嘴唇上,豹哥准备用手擦掉,小林哥厌恶地呵斥道: “不许擦!用舌头卷掉,咽掉!” 豹哥听到此,将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没去擦,也没收回,眼睛却越来越气愤,越来越通红! 突然,他超前了一步,用手将小林哥的衣领攥住,另一个手上去就是一个脆生生的耳刮子,大喊: “你个狗仗人势的家伙,欺负到你豹哥的头上来了?豹哥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玩过家家呢!” 啪啪……小林哥的手也没闲着,左右开弓给豹哥了两个耳光。 豹哥完全被他激怒了,骂到: 戰神之路系列第二部 龍人 “好你个小子,敢打你爷爷,你活得不耐烦了,爷爷就带你去死,让今早的鬼把我们的命都勾走!” 说完,他用自己的大肥头就要装向小林哥的小白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二楼楼梯上一个人发话了: “住头!”豹哥听对了,不是叫他猪头,也不是住——手,而是住——头! 眼看他的头就要肇事的时候,听到踩刹车的命令,他来了个猛急停,与小林哥的头来了一个“一厘米之恋”。 豹哥扭过头一看,是大哥——小林总林兴安。他用力放下小林,把他推了个趔趄,倒退了好几步…… “大哥!”豹哥一步跨三个台阶上了二楼,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了小林总的面前。 “跟我进来!”小林总脸色阴沉地走进了小书房,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大哥!”进来之后,豹哥不知道是站着好,还是跪着好?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小林总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赐座了——虽出乎豹哥的意料,但他还不敢完全放松地把自己塞进椅子里,他屁股占了一点位置,小心翼翼地斜坐着,准备随时罚站或罚跪! “豹子,你跟着我干,有多长时间了?” “大哥,十年零三个月了。” “这次是头回吧?” exo我的唯壹 “是大哥,这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手,谁知道竟然栽在一个臭小子手里了。” 豹哥一脸的羞愧难当…… “这次,这一票我们共得五十万大洋,那两个小子分得了二十万,那二十万是他们应得的。” “我们的人票在关押的时候丢了,误了人家的大事。按照道上的规矩,我们不但要把得的吐出来,还要赔偿人家相同的数目。” “给了那两小子二十万后,还剩三十万,全部给人拿出来,还差七十万的缺口,你说这七十万谁掏?” “大哥,人在我那里丢的,这个钱我掏!可是我全部的家底就是个五十万,求大哥先垫支上!我以后慢慢给大哥还。” “豹子,你是跟着我干的元老重臣了,人丢了,你可是丢脑袋的岔。念你跟我的时间长,又念你是首犯,用钱买你的命,我是法外开恩了。” “谢谢大哥!这两天我就把钱凑齐!” “豹子,若有下次,用啥都买不了你的命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ucvxl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一念花開瑩-一六五 人自作孽不可活,策反浪子金不換看書-8dsfx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6场第1场次——立地成佛,回头是岸。 咚咚咚……咚咚咚…… 吓得菜鸟一大跳,他走过来拉开了门,白父使劲挣扎着,手脚并用…… 菜鸟一把扯掉了他嘴上的胶带,骂骂咧咧: 緋聞萌妻:腹黑老公,請住手! 北枝月 “你个糟老头子,闹什么闹?” 这个小蔡就是山中无老虎的霸王猴子,这会儿在被捆手脚的老人面前耀武扬威了起来…… 白父深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况且还落在别人的手里了,便求告道: “这位小哥!行行好,昨天到现在水米未进,肚子早都饿得咕咕叫了。求你,好歹给我吃点、喝点吧!要是饿死了我这个糟老头子,你对上面也不好交代,不是吗?” “去去去,真是烦,要吃就要吃的,说这么多话干嘛?等着,去给你拿!” 白父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V……他不一会进来了。 小蔡把他的胳膊解开,给他扔了一包干面包,再给他倒了一杯凉水。 干面包就着冰凉水,一个劲地往嘴里塞,吃得有滋有味……他想到总比战争年月里、年馑月里人们吃草根、吃树皮强多了。 他吃着吃着慢了下来,他想到了自己那些“辉煌岁月”—— 别人对他白世雄有所求时,把他当财神爷的敬,当土皇帝的招待。 想当初自己动辄出入的是高档酒店、高级会所——吃饭,一桌子可以吃掉几头牛,上万元一桌的菜肴精致到不知如何下筷? 赌博,他们管保让自己赢个盆满钵满,炸牌摸到手里不敢炸,打下来送自己胡; 娱乐,十六七八碧玉年华的大姑娘自己不敢染指,十三四五岁舞勺之年的小姑娘他们也敢送来,女孩、女人这一块,自己没有作孽。 想来就是将来下了黄泉,阎君审判,也会对自己法外开恩一点,自己没有糟蹋一个黄花大闺女。 就是收了他们的好处费、回扣、股份,当初自己是这样想的:自己的独生女丽丽三十好几了不谈婚论嫁,没有伴侣,将来自己老了,谁来照顾她? 人人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钱给人能带来最大的安全感;钱就是一个人的脊梁,一个人的精神支柱…… 为了女儿、老伴,自己在他们面前丢失了拒绝,不会拒绝一切的腐蚀、拉拢、贿赂……而且,胃口越来越大,胆子越来越大,房产越来越多,烦恼也越来越多…… 我在部队的灵异事件 爱如风过7 随之而来的还有几少——睡眠越来越少,开心越来越少,健康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弱,幸福越来越少…… 自己钱迷心窍的时候,就把不该享的福享完了,才会有现在的跳楼自杀、网络丑闻、被绑拘禁、挨饿受苦…… “吃啊!怎么一包干面包把你吃得痴痴呆呆的?” “没事,小哥!我在想,人这一辈子,千万不能走错路。万事皆有个因果,种下什么因,将来就吞下什么果。我现在就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说着他眼睛红红的,小蔡看得眼软,问: “噎着了吗?喝点水吧!” “你叫小蔡,对吧?” 極品狂少 我本瘋狂 “是啊!” “我给你说句话,你记着!” 他仰天长叹,说了声: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小伙子,你早日离开这些非法勾当,或许还来得及。不敢有人命在手,否则一辈子就完了,就落个和我一样的下场。你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 零級闖異界 初手 “我……我……你……”小蔡嗫嚅着,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头子说得对。 “我离开了他们,离开了这里,就成了一个流浪汉了。” “来,小伙子,扶我起来坐在椅子上,咱爷俩好好拉拉家常!” 小蔡竟没有开头的耀武扬威了,不知是被白父的悔不当初打动了,还是被他晚年的沧桑凄惨感染了?或是,再没有和谁能敞开心怀聊一聊了?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扶起他,让他坐到了椅子上。 倒着过的日子 初月 上仙留步,有只狐妖爱上你 静听花开 “等等我,我出去给你倒杯热茶。” 白父又眼眶发红了,朝他和蔼可亲地点点头。 他想到自己没死是对的,自己还有机会挽救一个失足的灵魂,或许在自己的一番劝说下,小蔡会浪子回头金不换呢?…

Read the full article

slbqv好看的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六四 小菜鳥苦約素炮,豹二爺白日見鬼看書-yv96z

小說推薦 – 西門慶之九世劫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5场第1场次——豹哥白日见鬼,情绪奔溃。 二号拘禁地。 花璟末带走了武颖儿之后,豹哥异常烦躁,总觉得今早上很多地方都不对劲—— 这个年轻人知道太多一号拘禁地、二号拘禁地的东西,连昨晚实施绑架的两人也知道,更加奇怪的是连十几年前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约定的暗号也知道…… 还有更加奇怪的——今早的电话就是打不出去? 小蔡昨下午就溜号了,说去看小女朋友,自己没想到还会送人票来,想着对付一个糟老头子自己还是游刃有余,就放走了他,谁知出了这么多的事! 咚咚咚……有人敲门,他扯长脖子问: 寨主嫁到 彩虹魚 “谁呀?” “是我,小蔡啊,菜鸟啊!” 豹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门,他被今早发生的一连串的事弄的七上八下,心里老不踏实。 他朝着门外喊,只有他和菜鸟两人约定的暗号: “三九二十八。” “二四一十六。” 哐当一声,门打开了,豹哥伸出了一个拳头,提着菜鸟的衣领就拽了进来,随后伸出头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尾巴,就关上了门。 菜鸟楞在原地,不知道豹哥又咋了? 豹哥围着他转了几圈,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看得菜鸟心里发毛,直发懵。还不敢先搭话! 最后,豹哥停了下来,用色眯眯的眼睛瞅着他,问: “说吧!几下?前头,还是后头?” 顾盼生辉 绿有痕 “什么几下?” 奉令成婚 花逝 “装,你给老子装!你娃昨下午不是去看女朋友了吗?” 菜鸟不好意思地用手挠挠头,腆着脸笑着说: 迫嫁豪門 “好我的豹爷哩,人家都叫你豹哥,在我这个小菜鸟这里,您就是我的豹二爷,我就是您养的一只小菜鸟。你家的小菜鸟被人给叫菜了,各方面都不行……所以……所以,什么都没做!” “哄,你继续哄你爷!” “池子里的龙王爷,灶台上的灶王爷,乃至九泉下的阎王爷,情急之下,都可以哄一哄。唯独不能骗豹二爷。” 极品神僧 “你这小子嘴甜,你说说咋回事吗?你爷爷经验丰富,可以给你出谋划策。” “豹二爷,不是我那个方面……不行,是我女朋友她说了,要把最美好的东西放到新婚之夜……” “唉,这瓜女子,先享受着么。若是来个大灾大难,一不小心就挂了,她还没尝过那个滋味呢,冤不冤?亏不亏?” “谁说不是呢?” “那你们整个晚上待在一起干嘛了?” “我们一直就是……最近网上挺流行的那个……‘约素炮’的践行者。” “什么意思吗?约炮还分荤分素啊?怎么搞得跟吃饭一样?” “约素炮就是……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只限于抱抱、搂搂,其余什么都不干……” “这不是浪费光阴吗?浪费时间那可是图财害命。这种人最对不起的就是那张床了,搞啥哩吗?不敞开地浪,那他们搂着干嘛?” “豹二爷,我们就在一起,精神放松了下来,一起谈谈理想,谈谈人生,畅享一下美好的未来……” “扯淡,扯淡,真是够扯淡的。” 豹二爷又想起今早发生的令人不安的事来了,便从头到尾地给菜鸟讲了一遍,听到最后的菜鸟说: “豹二爷,打电话啊!接着给上面打电话!” 豹哥,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肥头,如梦初醒似的拿出了电话准备打。 “豹二爷,求你隐瞒我昨晚溜号的事吧!” “这个我自然不说,你这只菜鸟是我放出去的,我敢说吗我?” 菜鸟连连应诺好……好……豹二爷英明! 一次就打通了,打通电话的豹哥脸上显出了惊恐的神色,只见他把手机离开了一下耳朵,因为里面传来了勃然大怒: “放你娘的狗屁话!你个吃屎的家伙!谁派人去接人票了?屁话不要再说了,赶紧屁滚尿流地给我赶到老巢,汇报具体情况!你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活得不耐烦了你?敢给我弄丢人票……” 菜鸟看到挂掉电话的豹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知道出了大事情了,胆怯地问:…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