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天心

e0y6s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聖翼 起點-第一百二十一章 血蔓相伴-elxa8

聖翼
小說推薦聖翼
若是情景再现的情况下,刚才星宇在第一次进攻红衣男子的时候,就已经发现白蚁男子飘退的方向。若当时星宇拼尽全力,在拼下第一招之后,用上破空圣羽改变重力,大可以让自己的速度提升两三倍左右,然后接着后劲将其斩杀。
为什么要给他留一线机会?那是因为,星宇知道,这个人已经必死了。
再回到此时此刻,星宇在被纠缠的情况下,还随手拼出一招,为的就是让这白衣男子稍稍分心。
就在白衣男子抵挡雷球,分心的瞬间,适才一直躲着的狄文远仿佛和星宇串通好的一样,从背后探出一剑,直接自背贯体,毫不留情。
白衣男子一声闷叫,低头看去,正好见到一柄木铸剑尖裹着阵阵冰霜灵气,刺穿心脏之后,从胸口穿出,露出一截沾染着鲜血的剑身。
瞬间,白衣男子知道自己已经必死,就在这瞬间,想要回头看一看杀死自己的人究竟是谁,但连着最后一丝力气都没有。临近死亡,却连自己怎么死的都没搞清楚,所以临死之际,他还是处于一个极力想要将自己的脑袋转过头,而且死不瞑目的姿势。
媚妻無限寵 2貓
狄文远撤开剑锋,同时身躯迅速向前,往纠缠住星宇的蓝衣青衣两男攻击过去。
这两个人虽然在全力进攻星宇,但眼角余光也看到了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见到自己一直在追杀的人,却杀了自己的一个同伴,这两人的第一表现都不是愤怒的加快出手,而是害怕的放慢了出手速度。
星宇猜得出这两人所产生的第一感觉不是愤怒, 而是再考虑自己的性命能否保住,心里猛然不知怎么的怒火冲头,心中再无一丝一毫一分一厘的怜悯之情,手中的刀锋瞬间加快。
阵阵灵气宛如狂波海涛一般四处席卷,雷鸣阵阵如蝉鸣,频率之高实属罕见。
这招千万寒光,是星宇想起来的猎灵十式中的第七招,其实用起来非常像剑法的招数,不过在刀来用也是非常强的。此招一出,将力道控制的发挥到极致。
如果说随手砍出的一刀不带力气的招数,力道是一分;拼尽全力砍出的一刀,力道是百分的话。那么这招就等于可以在一瞬间发挥出这从一到一百分的全部招数,但是顺序全部打乱。
这就好比是一局棋一样,摆好棋之后若是陌生人看到棋局的黑白子,即使高手也分辨不出这些落子的顺序,但是摆棋之人就能够记住顺序。所以即使再乱的局面,摆棋之人都能抽丝剥茧一样找到分别。
星宇的这一百招力道不同的刀法也是一样,用出去之后顺序只有自己知道,也只有自己能够破解,能够随意的变化。而且由于每次变力有规则可寻,所以用起来非常轻松。而在外人看来,这些都是极为难以想象的。
原來青春沒來過
其实这世上试图创造那些行云流水,无招胜有招境界之人何其多,但练习到后来,都是连自己脑中都没有一个对招法的认识,更不用说什么变化了。
要么是招数太过复杂,自己记不住。要么就是招式太过简单,别人太容易破掉。再不就是招式的规律太容易被找到,虽然复杂,但依然不是完胜的招式。
而星宇这招将其分成一百份力道差距相等,但是打乱顺序,利用棋盘一样的记录方法,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妙之法。
星宇在想起此招的瞬间,早已热血沸腾,立刻就忍不住的使了出来。
在霎那间,星宇只感觉自己身体周遭透出一股极为强大的反冲之力似的,刀锋掠过之处,雷电轰鸣,将这两个人都分别往远处抵挡而去。
本来两人的剑招就差上很多,此刻更加没有还手之力。面对星宇忽而虚无缥缈,忽而力道深沉的攻击,两人不但没有还手之力,更无招架之攻。
在一个破绽出现的瞬间,星宇刀锋突兀向前一刺,瞬间刺破青衣男子胸口的衣服,掠向他胸口的皮肉。
青衣男子瞬间骇然,手中的冰剑忽然灌满冰灵气,向下狠狠一压,抵挡向星宇的刀锋。
但是青衣男子的速度完全比不上星宇,这一剑前去抵挡一刀,毕竟晚了一刻。
下堂妻:綁定億萬老公 風靜薇
青衣男子不断后退躲避,此刻只要再差一分一毫,星宇的刀锋就能直接贯穿他的躯体。
而就在这瞬间,只听到青衣男子嘴里似乎在飞快的念着一段话:“以血为灵,以体为祭。血肉骨骼皆为天赐之物,吾今日在此立誓,要抛弃血肉,换取实力,只此一次,以命为息!”
說說我捉鬼的那些年
怒喝之后,星宇在一瞬间就看到青衣男子身体被刺破伤口流血的地方,血液忽然如泉的喷涌出来。但是这血并不掉落在地,甚至不沾染到他的青衣之上,而是直接沿着青衣男子的躯体进行覆盖,直到弥漫整个身体为止。
一层血红笼罩青衣男子周身上下的全部皮肤,甚至连头发都在瞬间变成了血红的颜色,极为诡异。
这一切都在瞬间完成,星宇的一刀还在往前刺,忽然间彭的一声,砍在对方肌肉上,就仿佛砍在了钢铁上一样,非但对方没有丝毫的损伤,而且所产生的反击之力都震得星宇双手发麻,险些手中的雷刀被震落。
極品混混修仙
这么一缓,星宇的速度瞬间慢了下来,与此同时,一直衔尾而追的蓝衣男子也赶了上来,手中冰剑夹杂着风灵气,呼啸向着星宇背后攻击。
星宇无奈之下,咬牙双脚一弹,身子侧移好几米的距离,正好和赶来的狄文远汇合。
狄文远由于胳膊有伤,所以进攻显得非常缓慢。他的招数根本抵不上星宇和这青衣蓝衣男子的一分一毫,所以刚才也只是假作声势而已。星宇此刻打出了放慢速度的手势,狄文远立刻停下脚步,喘着粗气看着远处两个同样站立不动的人。
青衣男子身上的血液似乎不断往身体表层覆盖而去,身体越来越红,看上去非常恐怖。
而同时,蓝衣男子也挥剑往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下,伤口流出了鲜血。同时,蓝衣男子也念道:“以血为灵,以体为祭。血肉骨骼皆为天赐之物,吾今日在此立誓,要抛弃血肉,换取实力,只此一次,以命为息!”
与刚才一模一样的事情发生了,蓝衣男子身上的血液也开始往皮肤上流动过去,瞬间也成为全身通红之人。
星宇刚才和那青衣男子变化之后的状态对了一招,因此知道他们这样的状态,不但体内的灵气大增,同时全身宛如被钢铁覆盖了一样,刀枪不入。
就在星宇和狄文远都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准备不谋而合的逃跑之时,忽然间青衣男子脚踏奇步,向着星宇和狄文远冲击了过去。
而蓝衣男子却悠闲的抬头,双指放在嘴里,吹出一声气贯长虹的口哨。这声音尖利刺耳,必然也非常有穿透性。
星宇心里一惊,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
像这红白青蓝四人,实力都是非常高的,若是放在普通的门派,都能当得上宗师级人物。
这些人聚在一起,而且都这么毫无人性,立刻就让星宇想到了曾经听到过的一个词:龙家的血战十三将!
星宇几乎可以肯定这几个人就是血战十三将的四人,因为他们的实力以及冷酷,完全不是普通的小混混所能匹敌的。
想起陈月曾经提起这龙家的血战十三将之时,面露惊恐,神色慌张的状态,星宇当时还以为陈月是小题大做。但是此刻却非常明白这些人的恐惧。
星宇这样的实力,经过服食解药之后实力提升,而且从上往下那么完美的偷袭状态下,只杀了一个人。另外一个人也是有着极为运气的成分,才由狄文远将其干掉。
而且这两个人由于死得太快,一直没有机会念出刚才那句话。若是他们俩也变成了这全身血液的人血人,那事情真的就无法收拾了。
此刻,青衣男子已经快步赶了上来,和星宇打在一团。
星宇此刻只能勉强抵挡招架,只要随便一还击,碰到对方如钢如铁的血液肌肤,就会瞬间被反弹。对方宛如浑身是刺的刺猬,无法下手。
網遊之流氓大佬 劍舞飛一
同时,星宇此时此刻却知道自己必须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将这两个人干掉,同时迅速溜掉才行。
否则的话,就真的出大事了。
血战十三将,肯定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如今面对一个人都这么棘手,更别说还有至少其余九个人了。最为关键的是,刚才这四个人一直小心翼翼的,之所以立刻狂奔起来,似乎是收到了一个信号一样。
星宇可以猜到,这或许是他们血战十三将的集合暗号。
而刚才这蓝衣男子一声长啸,明显也是在呼唤同伴。若是其余的人闻讯赶来,即使只来两三个,都肯定能够干掉星宇。
而且星宇也感觉到,在这两个人身上沾满血液之后,出招速度和移动速度都提高了不少,想要逃跑基本不可能。
唯一的出路就是在他们同伴到来之前这或许三分钟五分钟的时间内,干掉这两个人,才能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