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煙魚2號

aphr1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 ptt-第681章 新的世界,我們來了(大結局)鑒賞-fqpz6

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
小說推薦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
小兮来来回回确认了好多次,方才确认这真的不是在做梦,然后是狂喜,再狂喜。
化为一头硕大的白色巨龙,仰天长啸。
似乎感受到小兮的欢喜,远处万雷池里,传来久违的金龙啸声,与之遥相呼应。
曾经坠入黑洞中的天文作者回归,让的所有人震惊不已。
黑洞中啊,基本进去就是有去无回。
这才短短十七年时间,怎么就回归呢。
顿时,原本亲近龙族的其他真界连忙过来拜见,比如白虎真界。
但却在同一时刻,龙族这边,老剑神李淳罡,带着宋仁的一缕神念,散发着伪神格境八重天的修为,在伽尔的带领下,前往魔魂真界。
神祗狠人大帝,同样散发着恐怖的修为,前往金刚界。
神祗鬼厉,前往巫妖界。
神祗……
这次,一个真界,只前往一尊神祗足以。
这就是神格境的恐怖之处。
短短些许日子,金刚界被摧毁,一些强者被尽数斩杀。
巫妖界界主南诏上人惨死。
魔魂界所包括的修罗族,鬼族和魔族只剩下年轻一辈。
天妖凰族多半数的人被强行封印,族长凤璎珞万年不可出界。
玄冥真界十处天海,被蒸发的仅剩一处。
…………
这是威慑,因为宋仁知道,他只有一年的时间,一年过后,他将会离开。
他得给女儿留一个朗朗宇宙,一个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她的宇宙。
这是父亲的期许,更是一个强者的肆意。
更何况这些人早在几万年前,都是推动覆灭白龙皇庭的人。
咎由自取。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来了。
宋仁则带着小兮,来到了道子门。
道子门只剩下师公,问了安好后,他的神念不断扩散,最后脚下一动,来到了宇宙的某一处废弃修行星。
这里,和师尊长得一模一样的分身白瑜,他原本闭着眼,却在此刻有感知的睁开。
先是看了一眼彻底不动的柯胖和火狻妖帝,而后笑着起身。
“有史以来第一次,我失算了!”白瑜道。
宋仁看着柯胖,短短时间却已经是半祖境,不得不说,白瑜将这个徒弟培养的极好,日后成为祖境也是铁板钉钉的、
不过此刻的他对于柯胖,没有一丝一毫的杀心。
因为位置不对了。
此刻的他,就连白瑜,都可一指碾杀。
“能带他出去吗?”白瑜道:“看在他曾经一心一意把你当朋友的份上,我可以再度融合回去,跟你老师一体,他是我的希望。”
宋仁摇摇头:“外面的世界,你一定不会希望他看到的,而且神格境,不是他拥有吞噬一切能力能办到的,成为祖境,对你而言其实就是一个满意的交卷了。”
宋仁说完,没有理会白瑜落寞的神色,而是转身离开。
柯胖也在此刻缓缓睁开眼,看着那个背影,突然笑了,然后看向白瑜:“师尊,其实成为祖境真的很不错了,而且我累了,以前因为夏芷蓝的缘故,我带着报复的心理跟你出来。
早在多年前,我就不怨他了,自从知道他被黑洞吞噬,我更是彻底没了,反倒多了丝丝迷茫,如今,他是巨山,我只是石子,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师尊,我真的累了,我想回家,我想爷爷和爹爹,娘亲他们了。”
白瑜看着星空,摸着柯胖的脑袋:“你的家,没了,找不到了,我们漂泊吧,或许,这就是迟来的苦果,师尊,对不起你……”
…………
宋仁再度出现,是一座龙族的繁华城池,来到一处小巷位置,挥手间,老王八归海的身体出现。
这是此番从阴尸宗哪里意外得来的,没想到当初先行出去,反倒被人炼化成了傀儡,不得不说,遗憾犹生。
宋仁在他额头一点,帮他聚灵,而后转身离开。
归海的双眼由浑浑噩噩开始变得清醒,最后眨了眨眼,感觉脑袋有些疼:“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我是谁?”
…………
宋仁没感应到天帝阁老祖姬司,想来应该已经死去,有些遗憾,不过……
宋仁看着司空毕图一人独居在一处山林中,轻轻坐下来。
司空毕图看着宋仁诡异的出现,给他倒了一杯清茶,然后指了指外面连绵不绝的山林:“怎么样?”
宋仁品着茗茶:“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倒真是一处好地方。”
“地方好不好无所谓,只要能埋骨就很好了。”司空毕图道。
宋仁脑袋微偏,在后方屏风那里,有一个四五岁的女孩,好奇的探着头看宋仁,然后一双秀手赶紧拉了回去。
“什么时候的事?”宋仁看着这个一直精于算计,给老师他们兄弟出谋划策,无聊在妖族当卧底的人,好奇问道。
司空毕图笑了:“七年前,自从碰见丽儿后,我就知道,自己该停下来了。”
宋仁起身:“这是最好的归宿,我很羡慕,师叔,再见了!”
宋仁首次叫司空毕图师叔,因为他是酒老的好兄弟,当时在妖族更是颇多照顾他。
司空毕图也是起身:“那家伙,会为你自豪的。”
宋仁离开了,悄然在三人身上留下了保命符,更是保护了整座青山,任何不怀好意的人进入,都会得到该有的惩罚。
这次,他找到了老爹宋仁。
他在一个八级位面的小城售卖玉碟,生意出奇的惨淡,基本没人买。
当宋仁出现时,他正卖命喊着:“快来瞧,快来看,正宗天文作家的书籍,所有的书籍都是免费看,再也不用担心精神力不足,而看不到帝文了,这位大姐,给孩子买个吧,很便宜的……”
“老板,你这么卖你儿子家的东西,真的好吗,这可是侵权的,”宋仁道。
看着宋仁的样子,宋仁头先是一愣,然后顿时笑了:“可我儿子同意啊,算的不侵权,因为我们之前就干过。”
“哎吆,还有前科啊,今天赚的钱得五五分。”
“行吧,店是我的,作品是你的,五五就五五。”宋仁头道。
然后,父子俩一起站在店铺前买命的吆喝起来,一直到下午时分,实在累的喊不动了。
“爹,这地方人太精了,看不起咱这小地方的产品,要不,我们回家吧,在那里一定有,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找我老师跟你下下棋,打发打发时间,对了,你还有一个孙子呢。”宋仁道。
“孙子?”宋仁头顿时一愣,更多的是颤抖。
“在哪里?”
“在我们的家里,我听小兮说的,如今算算时间,都二十多岁了吧,也不知道没有我这个爹,没有你这个爷爷管,不知道土匪成什么样了,可惜了幼微一个人照料。”宋仁也是一阵激动。
“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好像叫兜兜,宋兜兜?宋什么兜,宋兜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啊,但一听名字就是个不安分的主。”
“快收拾东西,我们回家,对了,你知道家的位置吗?”
“当然,你儿子现在可厉害了,那小天道的气息,以为跑进宇宙深处就找不到了,但在我鼻子下,无处可逃。”
“属狗的吧,现在就出发。”
“走!”
…………
茫茫漆黑的宇宙中,小天道幻化出一个童子,看着宋仁:“你竟然没死?”
“你死我都不会死,看样子解除了纽带,现在过得很滋润啊,”宋仁笑道。
“借你吉言,还不错,如今我已经自成一体,我就是真正的天道网了,不过你的气息好恐怖啊,我感觉你都可以随手将我抹除的能力,”小天道有些害怕。
宋仁摇摇头:“抹除你干嘛,我这是要回家,以后,我的家,无数的人,就要靠你守护了。”
小天道刚想说话,却听到宋仁传音,慢慢明白了,更多的是惋惜。
一年吗?
既如此。
小天道伸开手,做了一个迎宾礼:“欢迎两位故人回家,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晚我可以到你家做客吗?”
“欢迎,不过得带礼物。”
“宋扒皮!”
…………
乱神海。
海天一色,灿烂的阳光照射在沙滩上,诸多贝壳闪耀着,极为瑰丽。
有海鸟自由的飞翔,真正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平静而祥和。
就在此时,海水突然爆炸开来,一个长得憨厚的少年,拿着三叉戟飞翔天空,兴奋的嗷嗷叫着。
紧随其后的是其他同样年纪的少年。
“宋土兜,你耍赖。”
“叫我兜哥,谁让你们那么实诚。”
“作弊还有理了,待会我们告诉微姨去。”
“一群妈宝男,什么事都告诉家长,就不能有自己的主见?这要是在战场上,谁给你制定规则,况且就算有,那也是用来打破的,”拿着三叉戟的少年哈哈大笑。
在空中一个跟头,宛若平底而奔,身后的一群同年龄的无奈追了上去。
原本相约在海底规定时间内,谁采的珍珠多谁就获胜,没想到这货从不按常理出牌,竟然以假身蒙骗他们,自己先行去采。
更气愤的是,他早就准备好了采集点,太无耻了。
这才有了大家追击的一幕。
可是很快,他们就见到原本飞翔奔跑的宋土兜停了下来,因为在他们前方,有两个带着面具的人背着手而站。
“前方是谁,为何挡我们的去路,来人可留姓名?”
宋土兜手中的三叉戟一指两人。
其余的小伙伴们迅速与他站在一起,共同迎敌。
“宋土兜?你取的?”宋仁头不敢置信道。
宋仁也有些尴尬:“我只听说小名叫兜兜,没想到中间会是个土字,这取名水平……”
听到两人在研究自己的名字,宋土兜顿时垮下脸来:“我的名字咋了,多好听,我娘就是希望我落地生根,不随意飘荡,一直待在她身边,而且土有万物生的意思,好养活,命硬,我的名字我骄傲,咋的了!”
听闻这话,宋仁神色有些落寞,更多的是心疼。
是呀,为了解除位面纽带,他恍恍惚惚经历了五年时间,之后黑洞进入第八宇宙两年,域外帝子战场十五年。
说好的快去快回,却离开了这个家整整二十二年。
一个人一生,又有多少青春,多少二十二年可以等待。
都是他的错,是他辜负了苏幼微。
“好名字,看你这么健康,这么好动,还这么跩,估计我有一段时间得好好调教你了,不过这锋芒毕露的性格我很喜欢,你娘呢?”宋仁问道。
宋土兜顿时戒备起来:“又来一个骚扰我娘的,就看我手中的这三叉戟答不答应!”
宋土兜说完,全身气息爆发,带着狠厉直接而来。
宋仁一笑:“也好,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可以保护你娘,没本事的话,今晚我就去娘那里睡。”
“你找死!”宋土兜顿时怒了。
这个世上,谁也不可以欺负他娘,哪怕四大皇朝也是。
此人,很狂啊。
“三叉无生!”
宋土兜怒吼,手中的黄金三叉戟顿时化为数百道金色的能量刃,向着宋仁暴射而出
更带着一股恐怖的炽热之感,几乎让得场上的人犹如处于火浪之中一般。
宋仁游刃有余的则开始反击。
“小鱼,快通知家里人,这次来乱神海捣乱的点子扎手,好在酒爷爷他们今日在乱神海做客,一定要让此人有来无回,其他人,一起帮兜兜,不能让他们欺负我们的兄弟!”
其他人看着宋仁宛若戏耍宋土兜似得,立马分工明确,其中一人第一时间离去,另外其他人开始从不同的方位攻击宋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宋土兜以及一众小伙伴们气喘吁吁。
这人是谁啊,太强了。
十七年前酒爷爷和玄辰爷爷从星空外回归,听说自己还有一个姐姐,以强大的威力震慑四大皇朝以及其他圣地,让人不敢来犯。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一些不要命,想要扬名的人来外,再无其他人,但没想到,今日来的人,会这么强。
宋仁则不断点头,这孩子培养的不错,更难得可贵的是,有一群好兄弟。
就在这时,整个乱神海远处传来阵阵风声,黑云压城。
这让的宋土兜他们脸上大喜:“兄弟们加油啊,别让他跑了,我们的支援来了!”
众孩子兴奋道,而后再次一拥而上。
很快,上万名乱神海的强者便是赶来,海主苏阳轩和来做客的酒老、玄辰、玄衣四人走出,。
看着众多孩子和那人的战斗,还有另外一人背着手待在一边。
“放心吧,看样子来人并无有心伤害孩子,否则两人早一起上了,而且你看出手,只是一味的防守,没有进攻,奇怪了,此人,以我的修为,竟然看不透,”酒老说着说着,有些震惊起来。
玄辰同样点点头:“我也是,不应该啊,咱们俩可是这个位面修为最高的人了,怎么会有我们都看不透的,难不成是外面来的,那也不可能啊,当初小兮走的时候,说小天道会封锁位面,然后开启流浪之路的。”
“小心戒备吧,这两个,我一个都看不透!”
说完后,四人全都动了,直接以大力将还在打斗的孩子们给拘了下去,然后临空而立,挡在孩子们的面前。
“哈哈,这下看你还怎么逃,酒爷爷,玄辰爷爷,给我抓住他,此人口出狂言,还要睡我娘亲,实在坏的很!”身后的宋土兜大叫着,一副终于有人撑腰的样子。
怎么看,怎么有点宋仁当初的……贱!
实乃真传!
该热血就热血,该出头就出头,该怂就怂。
“敢问阁下是谁,为何来乱神海戏弄小辈?”酒老拱了拱手道。
看着头发花白的酒老,宋仁眼睛顿时湿润起来,还有岳父苏阳轩,玄辰,玄衣兄妹,宋仁笑了。
人世间最开心的莫过于,自己所牵挂之人都过得好好的。
宋仁颤抖着手,轻轻摘下面具:“老师——”
原本紧张的四人顿时一愣,满眼的不可思议,酒老浑身颤抖着,然后直接扑了过去,上下其手一阵乱摸,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好,好,真好,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酒老说道最后,一下子抱住宋仁。
他永远也忘不了,在龙族看着宋仁坠入黑洞的一刻。
宋仁也是紧紧抱住酒老:“对不起老师,让你担心了。”
然后是玄辰玄衣和苏阳轩,也是哈哈笑着过去,一起拥抱。
同样摘下面具的宋仁头,突然感觉好孤独。
等你们拥抱完,看了儿媳妇后,我就去作者认证公会,那里自己的二把手三把手钟景山他们,一定会拥抱自己的。
而身后原本准备看热闹的宋土兜他们直接愣住了。
不是,什么意思?
几人又哭又笑的擦着眼泪,最后宋仁来到宋土兜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样的,没让我失望,我先找你娘了。”
宋仁说完,脚下一动,直接消失不见。
“酒爷爷,怎么回事,这个世上,还有人比你们强?他都找我娘去了,你们怎么不阻止他?”
“他是你爹,我们怎么阻止,兜兜,你爹回来了,你再也不是没爹的孩子了。”
宋土兜顿时愣在原地,久久后,双手紧握着,最后一下笑了:“爹……”
…………
安静的房屋里,苏幼微轻轻弹奏着一架粉色的钢琴,这是当年宋仁送给他的,并且还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估计是他最美好的回忆了。
一曲终了,她轻轻打开窗户,看着外面一望无际的大海,眼神渐渐落寞下来。
却是一晃已经二十多年了。
她真想他啊,好想好想。
随着吱呀一声轻响,房间门被打开,苏幼微连忙去擦眼:“兜兜,娘不是给你说了吗,进房间要敲门,都这么大了还记不住……”
一转头,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影时,她彻底呆住了,眼泪在眼眶打转,而后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抱住。
宋仁也是紧紧的抱住她,贪婪的吮吸着她的秀发:“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呜呜呜~~
苏幼微将脑袋埋进他的胸膛,只是哭着,像个离家多年,迷迷糊糊游荡,终于在抬头一瞬,找到家的孩子。
到了最后,她彻底的放开这二十多年来,不让父亲,不让孩子看见自己的委屈和压抑,放声嚎啕。
宋仁同样哭着。
二十多年的飘荡,无数的生死危机。
却在这一刻,搂着心爱的女子是如此的踏实。
他回家了。
终于……回家了!
世界这么大,我们彼此间,是需要多深的缘分才会相遇、相伴,而后一起走过一段时光静好。
守候你,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更是自我心灵唯一的港湾。
因为有你,注定是我这一辈子中永不抹掉的春色。
因为有你,我们这个家不在离散,不再荒芜,虫鸟鱼草,字画诗文,百花齐放。
因为有你,我的人生才完整。
纵是隔着千山万水,对你的思念也未曾停止,对你的爱也未曾减少。
以前听说过这么一个传言,人死后,会在另一个世界活着,但在那个世界,鬼魂也有寿命,不过他们的寿命,却是生前世界,亲人们对他们的思念而决定。
有些亲人隔了几年,对他慢慢忘了,那个世界的他们就会身体衰弱,生病,直至有一段时间忘了,他们的寿元也走了尽头,然后彻底魂飞魄散。
苏幼微害怕,所以每天都在思念宋仁,哪怕这让本就破碎的心痕一直不能愈合而痛苦,哪怕在外人面前,在儿子父亲面前强颜欢笑,她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宋仁。
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她希望自己能一直让他健健康康的在另一个世界活着,直到自己老死的一刻,也有人惦记他。
然后一起死去。
如果老天垂怜,他们能再次相逢,重新认识。
‘我爱你’三个字,讲出来只要三秒,解释要三个小时,证明却要一辈子。
你在的时候,你就是全世界,你不在的时候,全世界都是你。
苏幼微,我爱你,好爱好爱。
宋仁,我爱你,永远永远。
我爱你!
我也爱你!
…………
当晚,整个乱神海一片沸腾,向整个大陆宣告着宋仁的回归,宣告着宋土兜,这个从出生,就在网上看着爹爹传说的人,是有爹的。
那一直是他的偶像,他是委屈,但却从来没怨恨过,尤其是当他懂事后,酒爷爷给他讲述爹爹在外面的传奇,为他们开辟好的环境而做出的努力,最后牺牲的传说。
这个心中的偶像,从来没变过。
二十多岁的孩子不是那种不懂事的,然后借助酒劲,宋土兜尝试着,装着酒醉的样子,喊了一声‘爹’。
宋仁愣着,然后脸蛋发红,‘哎’了一声,搂着脖子使劲晃了晃,喧闹声中,轻轻在他耳边道:“爹很幸福,真的!”
“我也开心,我有爹了,终于有爹了!”宋土兜也是哈哈大笑。
“我给你改名吧。”
“不要,名字有个性才是我们一家的代表,爷爷宋仁头,爹爹宋仁,儿子宋土兜,朴素的名字,却有不朴素的一生,爹,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陪伴在娘亲身边是长久,但却不是我这一生的目标。”
“好,但必须是你酒爷爷觉得你可以出去的时候,再离开,我会跟小天道说的,外面的世界很残酷,但有你小兮姐,你尽可放心闯。”
“谢谢爹,我不会比你差的。”
“我相信,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
这一年,势必是宋仁过的最开心的一年,尤其是苏幼微再次怀孕了,分娩之日,是一个像她娘亲一样可爱的小公主。
宋仁尽可能的守着她们。
直至在最后的几天,小天道来了,甚至是战战兢兢的。
“他在外面!”
小天道道。
“这次,我会保证,是最后一次,你们是我的牵挂,是我的生命,就算爬,我也会爬回来的,我发誓!”
苏幼微并没有什么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了,怀中抱着孩子,脸上露着笑容:“我相信,取个名字吧。”
宋仁低下头,用手拨开裹衣,俯身吻了一下:“就叫宋念吧,倾我一生一世念。”
“好,念念,我们就在这里一起等爹爹回家。”
宋仁轻轻抱住苏幼微,在她额头一吻。
“等我回家!”
“我会的,一路顺风啊,”苏幼微笑着,似乎在告别进城打工的男人,因为会很快回来的。
她相信。
走出外面,看着眼睛有些发红的宋土兜,在他肩膀重重一拍:“老子改主意了,保护好你娘,家里必须有个男人才行,等我回来再放你离开。”
宋土兜耸了耸肩:“好吧,就知道你会出尔反尔,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再把你女人保护个两三年吧,得尽快吧,别耽误我的前程。”
“臭小子——”
宋仁笑着,然后和小天道飞升而去,天空之上,宋仁看着房间门口的母子三人,强行忍住眼泪,大声道:“等我回来——”
下方,儿子和母亲晃着手……
至于其他人,早在多日前就已经悄然告别了。
星空外面,黑暗骑士已经在等了,直至穿过诸多宇宙,见到了苏糖,然后是其他几人。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很平淡的裂缝,就像一个口子一样,让人不注意。
“加油吧,身后的宇宙和无数的生灵就靠你们了,待到进入那里,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你们脑中的任务就会被激活,我不知道郭神将和顾长生是否活着,又在哪里,但一切只能靠你们四个,”帝师道。
随后,六人在两人身上将本世界的一切气息全都抽离,只剩下当初在帝子战场上那股阴冷黄泉气息。
宋仁和苏糖行礼拜别,而后进入。
五彩的光芒不断闪现,宋仁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撕裂,那种痛感,似乎要被撕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砰的一声,从空中重重落下。
宋仁全身仿佛散架,然后一阵呕吐,迷迷糊糊从地上坐起来。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巨山,山上流着瀑布。
一条瀑布是流动的是黑水,另一条瀑布流淌的是白水。
两条瀑布交汇在一起,缓缓流淌而下,宋仁这才发现,这那是巨山,分明是一个巨大的骷髅头,两条瀑布是顺着它的眼眶而下的。
宋仁晃了晃脑袋,赶紧站起,但苏糖却不见了。
宋仁刚想呼喊,远处一道流光急速接近,宋仁立马戒备。
一道年轻男子的身形落下,不像他想象中的都是巨人,而是跟他一般大小的人。
“你好,我初来贵地,我看咱俩修为差不多,一起组队探险吗?”年轻男子面容温和邀请道。
宋仁不搭话。
“哈哈,我没什么恶意,我叫苏言(阴冥记主角),你叫什么名字?”苏言道。
宋仁拱了拱手:“在下宋仁。”
“宋兄弟你好,不知能否组队呢,我确实刚来。”
“我也刚来,不过我很乐意组队,因为我对姓苏的人特有好感,我老婆就跟你是本家。”宋仁笑道。
“那敢情好啊,你有地图吗?”苏言走过来道,冥冥之中,两人感觉很亲切。
宋仁摇摇头:“没有地图,但在这之前,我们能一起找个人吗,应该就在这附近。”
“当然,是谁?”
“跟你一样,也姓苏,叫苏糖,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那不错啊,我们三个可以一起探险了。”
宋仁看着面前陌生的大地,脸上露出微笑:“是呀,一起探险,对我而言,这又将是一个新的启程,新的世界,我来了!”
“我也来了!”苏言也大声喊着。
“还有我呢!”远处天际,一个女孩的身影急速而来。

gol5d精品小說 《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第679章 怎麼可能——-sc10e

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
小說推薦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
因为乌列尔的到来,早已得到消息的乌骓从两王进去和小兮商谈开始,就一人焦急的在外面徘徊。
一直到下午,乌列尔和伽尔才走出来。
三女原本是想在外围逛逛的,但一开殿门,就看见了远处树影下的乌骓。
顿时乌列尔脸一红,小兮和伽尔退却着,一副我们懂得的样子。
但乌列尔诡异的似乎有些不情愿,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伽尔。
伽尔给了她一个【放心,一切有我呢】的眼神。
看着满脸不好意思,扭捏而来的乌骓,乌列尔嗔怒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走上前去。
“走吧走吧,我们到其他地方逛逛吧,”伽尔道。
小兮看着乌骓和乌列尔说着什么,乌列尔一副训斥的样子,还有乌骓大哥低眉顺眼赔笑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乐。
或许,这就是苦尽甘来的小幸福吧。
“雷池那头金龙呢?”伽尔问道。
小兮摇摇头:“似乎在闭关,毕竟它是最有在万年成为半步神格境的强者,两年前龙婆婆,也就是我的老师寿终正寝后,金龙就很少出来了。”
谈起龙婆婆的仙逝,小兮的神色顿时落寞下来。
当初黑洞中,宋仁将小兮推了出来,被龙婆婆在洞口顺势一拉,之后带着金龙好好威慑各界,为龙族的发展提供了时间。
谁也不知道的是,本就强行用仅剩寿元,从万雷池中出来的老师,在为小兮,在为整个龙族做了最后的事后,也在两年前悄然去世在万雷池中。
一代寿元最长的龙族先辈,走的悄无声息,甚至整个龙族的人还当做依靠。
见到小兮又一亲人死去,伽尔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的,龙婆婆看着龙族能有条不紊的再次崛起,一定是无遗憾的走着,或许到了那一边,见着白叔叔的话……”
小兮露出苦笑,也没说什么。
不知不觉,两人逛到了后花园中,这里盛开着万千的花草,争相斗艳,宛若仙境。
“哎呀,乌姐姐原本要让我准备,交给乌大哥的东西落在我这里了,希望来得及,小兮,你在这里稍等我片刻,我很快就回来。”
两人原本正走着,伽尔突然一惊一乍起来。
见到伽尔就要走,小兮笑着拉住她:“算了算了,人家现在正你侬我侬的,你现在跑过去就太煞风景了,指不定乌姐姐生气呢。”
伽尔却显得有些焦急:“这个东西很重要,来之前乌姐姐再三叮嘱过的,我不能搞砸的。”
这下,倒是让的小兮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伽尔却是突然左右看了看,然后凑到耳边神秘兮兮道:“这是一个惊喜。”
说完后,不理小兮怔住的表情,哈哈笑着就跑开了:“你就待在这里,我很快就回来了。”
看着伽尔姐姐的背影,小兮在呆过之后,无奈的苦笑。
“都几万岁的人了,还是这么孩子气——”
而后小兮转过身看着面前的花海,闭上眼,深吸一口,面朝阳光。
说实话,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出来到外面了,更别说见到这般的阳光和花香。
而在另一边,两道身影弓着腰,在花海里潜藏,直至来到树林中,用一片类似芭蕉叶的大叶子盖住头顶。
“我说,我们这是在干什么,在自己家里,怎么有点像做贼似得,”乌骓道。
乌列尔却是连连做嘘声,脸色显得潮红,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
“惊喜,这是惊喜,懂?”
“偷看小兮是惊喜?算了,我们去其他地方吧,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是偷窥狂呢,”乌骓不愿意要走。
乌列尔一把拉住他,原本兴奋的眼睛顿时耷拉下来。
看着乌列尔这般的表情,乌骓顿时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赶紧道:“嘻嘻,我跟你开玩笑的。”
“你不爱我了!”乌列尔冷冰冰道。
乌骓喉咙咕噜一下,轻轻拉住乌列尔的手:“小傻瓜,胡思乱想什么呢,怎么会不爱你呢。”
“你就是不爱我了。”
“怎么会这么说呢,爱爱爱,我爱你到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
“我们在说你不爱我了,你却说什么誓言,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了,这才一年没见,你就有新欢了,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
“不是,那个没有啊,你真的误会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来,我们这就偷窥……不是,观察小兮。”乌骓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呢,声音小点!”就在乌列尔要张嘴时,伽尔悄悄过来了,弓着腰,头上同样有叶子盖着,跟做贼一样。
看着堂堂的另一个天使之王如此的样子,乌骓感觉自己跟眼花了差不多。
不是,一年时间没见,你们都养成了什么癖好啊。
而原本生气的乌列尔见到伽尔过来,脸色顿时由阴转晴,拉着伽尔就蹲下来。
“她没发现什么吧?”
“放心吧,我的演技也是可以的,小兮没有一点怀疑,”伽尔兴奋道。
乌骓挠挠头:“那个,伽尔,方便问一下,我们到底要干什么?”
伽尔看着乌骓懵圈的样子,疑惑的看向乌列尔:“你没告诉他吗?”
谈到此事,乌列尔脸色又由晴转阴,双手抱胸,背对着他哼了一声。
乌骓耸耸肩,表示我好难。
但有一点,他真的错了。
虽然他也想知道,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
但毋庸置疑,他就是错了。
伽尔则眉飞色舞:“你猜我们在来的路上,碰见了谁?”
“谁?”乌骓道。
“一个男人!”伽尔兴奋着。
乌骓:“……”
呵呵!
“这个男人之前还在乌姐姐的飞天堡里偷偷待了一个多月,乌姐姐还给他换过衣服……”
伽尔说的是,当初宋仁初临大世界,在道子门写出《道德经》,迎来百帝拜见聆听时,被乌列尔强行掳掠而去,换了衣服,改装了一个男性天使的事。
这些都是为了借助宋仁的书籍,能吸引出帝师,来救乌骓的。
乌骓是知道的,
这般明晃晃的暗示你知道是谁了吧。
兴奋不兴奋,激动不激动。
没想到吧!
其实我们也没想到,到现在都觉得有些迷糊,否则之前在大殿中,有意无意的给小兮说,如果有神格境降临的话,足可以改变整个宇宙十二真界的格局。
但没想到,下一刻,乌骓的脸色瞬间变了,一下子跪了下来。
“老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伽尔迷茫的眨眨眼。
咋回事?

azyr0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 起點-第676章 恭祝郭神將回家!展示-h9n9u

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
小說推薦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
有史以来,第一个集齐了十块神格碎片的人‘飞升’,让的整个域外战场的人全都清清楚楚看见了,顿时,不知道多少人满脸的羡慕。
因为他,终于可以‘回家’了。
“恭祝郭神将回家!”战场的一处位置,一个帝子大声喊道,而后行礼。
什么荣誉,什么价值,什么修为,他们早已不在乎,他们只想回家,离开这里。
而此时,郭神将就是他们的希望,让他们知道,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恭祝郭神将回家!”
“恭祝郭神将回家!”
“恭祝郭神将回家!”
…………
一处处地方,四百多位原本来自不同宇宙,不同位面的天之骄子帝子们,全都恭贺行礼。
宋仁和苏糖同样是,虽然到现在都不明白,郭神将为何明明可以早些离开的,却一直停留了这么久,如今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想开了?
天际之上,宛若当初位面通报进入帝文一般,所有人都可以看见,此刻的郭神将闭着眼,伸开双臂,似乎在无形拥抱着什么。
在他的身后,是整整十个巨型光环,闪耀着十种不同的颜色,尤其是第十环,完完全全是黑色的,倒是有点像宋仁之前的帝文《斗罗大陆》众人的魂环一般。
下一刻,郭神将睁开了眼,俯视着大地所有不同地方的其他帝子,宋仁看去,却发现他没有一点高兴,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装的。
在他身后,黑暗骑士骑着满是鬼火的坐骑出现,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在说着什么,郭神将行礼点头,大家却是什么也听不见。
最后空间被撕裂成了一个缝隙,黑暗骑士率先而出,郭神将紧随其后。
不过在进入空间缝隙的一刻,他转过头来,突然看向了宋仁所在的方位,嘴角轻轻动了动。
宋仁脸色一变,因为他知道,郭神将一定能看到他,但那嘴型说的是……‘跑’吗?
这什么意思?
看着郭神将就这么消失不见,宋仁转过头看着一脸羡慕的苏糖,紧锁着眉头。
但宋仁和苏糖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不到一月的时间,第二个集齐十块碎片的人出现了,正是顾长生。
随着他的离开,更加刺激了许多已经在这些年积攒到八块九块碎片的其他人,他们开始疯狂的寻找当初逃离的其他邪灵。
这使得邪灵的数目急速减少,而且躲藏的更加难以寻找。
宋仁和苏糖同样是伪神格境九重天,郭神将和顾长生的成功,深深刺激了所有人。
毕竟活生生的回家希望展现在了他们面前。
他们在这域外战场中待了那么久,每天神经紧绷的活着,防着一切事物。
因为你稍不注意,就彻底的埋骨在了这片陌生的土地上了。
曾经的他们也是天之骄子,是自己所在宇宙的偶像,享受过无数人一辈子都未曾享受过的荣誉。
作为一个知名度极高的天文作者,更高的荣誉他们已经不追求了。
时间、岁月和经历,早已磨平了他们曾经的一切。
哪怕此刻带着伪神格境修为回到家乡,那也是‘天’啊。
更别说,集齐十块碎片,成为真正的神格境,然后……回家!
以前的大家,基本属于‘混吃等死’的日子,找不到那些邪灵就找不到吧,又不是我一个找不到,大家都一样。
就算找到了又怎样,你不一定能打过。
就算打过了,你两败俱伤,万一周围有其他帝子或者本土的强大生灵,鸡飞蛋打不说,万一留在了那里,可就真正的‘死不瞑目’。
急什么,又没别人集齐十块碎片,能不能真正离开这片地方还两说呢。
我们还是慢慢等每一次黑暗骑士带新的邪灵进来,随即选地方碰机会吧。
而且每隔几年都会有新人送进来,作为老人戏弄新人的优越感,其实也蛮不错,毕竟他们也经历过,如果不如法炮制一下,心里不平衡。
他们,就是这般麻木、变态和堕落。
可是,随着郭神将和顾长生的离去,似乎一下惊醒了他们,开始成群结队组织去找邪灵,等找到了,咱们再各凭本事。
所以使得,邪灵的数目越来越少,它们藏的也越来越深。
前几年邪灵的抱团方法已经不顶用了,因为现在,原本彼此不相信的帝子们,也因为共同的利益抱团了。
这一仗,很难。
尤其对于也早早牵挂着所有的宋仁和苏糖更难。
但也彼此努力奋斗着。
轰轰轰!
大地在开裂,岩浆在喷薄,空气中充满了能将人撕裂的风刃,宋仁和苏糖气喘吁吁的看着远处十几道身影急速奔来。
“快!”苏糖赶紧道。
宋仁立马脚下八符门而动,落在一头硕大的三头熊邪灵身上,一阵摸索,最后取出刀刃,自头颅中挖出一块七彩碎片,二话不说,和苏糖立马逃遁。
因为那群人之中,就有三个九重天的气息,而刚才的他们,已经经历了一场大战。
而这一追一逃,就又是长达半个月之久,毕竟宋仁身上携带的,可是没来得及吸收和现成的神格碎片,也从另一方面看出,如今的碎片是有多稀有了。
原本逃遁的邪灵,现在不知道死了多少,又造就了多少七重天、八重天的强者。
真正的抢手货。
两人到底还是借助随身携带的一些新品,比如各色制作好的阵法盘、迷惑盘和杀阵等等系列操作而逃走。
苏糖看着宋仁,将神格碎片收了进去,并没有炼化,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
“别这样看我,说过一起回家的,不会丢下你的,赶紧恢复,我现在有点经验了,如果估摸的不错的话,这个地方,应该有邪灵活动的踪迹,我们可以到这里碰碰运气……”
看着宋仁认真的讲述着,苏糖突然探过身子,在他脸颊上宛若小鸟轻啄了一下。
顾不得宋仁呆住,而后满脸俏红的起身:“我,我到外面看看去,你,你先恢复吧。”
看着苏糖着急忙慌的离开,宋仁轻轻用手摸着自己的脸,感受着那股湿漉漉,最后化为了一声叹息,拿出丹药开始恢复起来。
半年后,两人在合力击杀了当初的邪灵【血色骆驼】后,拿到了最后一块神格碎片,并找了一个地方,死死封印,然后开始闭死关。
融合最后一块碎片的时间,比想象中的都长,又是半年而过。
就在下一个寂黑之夜就要到来时,漆黑的地穴中,两人齐齐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