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鍵三連

60e7h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克蘇魯 線上看-第190章 血色理想國分享-bvpd6

我在東京克蘇魯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克蘇魯
“呼。”
苏启回到家,关上门长出一口气,无视驱寒问暖的鬼父母,进了屋,脱掉衣服开始拆绷带。
环病毒的作用下,他身上的伤已经愈合大半,不用再搞那么多纱布缠着。
纱布掀开,腹腔内先前被车碾碎的器官已经复原,能够通过伤口清楚的看到它们正充满活力的跳动,腹部的鲜血豁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闭合。
“喔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犬饲抱着冰淇淋桶正好路过,耳朵动了动,人吓了一跳。
召喚大魔頭
然后看到苏启肚子上一个大豁口,勺子挖了一大口冰淇淋吃进嘴里,鼓着腮帮子说道:
“你们黑心企业压榨员工厉害噢。”
苏启抬头看了她一眼,问道:
“哪来的冰淇淋?”
“旁边便利店买的。”
“你白天出去了?”
“是啊。”
“你这副样子,怎么出去的?”
苏启上下看了看犬饲这一身毛绒绒和狗耳朵狗尾巴。
犬饲指了指旁边衣架上挂着的
帽衫,口罩,墨镜。
标准的尾行变态三件套。
“大白天你就穿这么一套出去街上乱逛,不怕被警察抓走吗?”
“拜托,我好歹曾经也是东京有名的谤法师。”
“但你现在更像是从动物园里跑出来的危险大型犬科动物……噢天,拜托你别让我哪天接到电话去防疫领你。”
“你等我一会回屋里画个圈,咒你便秘三天。”
異世武林王
犬饲把勺子往冰淇淋里一插。
正在两人说话时。
啪嗒,啪嗒。
刚睡醒的小黑船打着哈欠,小肉手揉着眼睛,摇摇晃晃的走进来,一抬头就看到犬饲嘴里在吃东西。
“阿亚……阿亚……”
小家伙抱住犬饲的大腿,垫着脚伸手够冰淇淋,脑袋上的烟囱嘟嘟冒烟。
“给它吃。”
苏启说道。
“我买的,为什么要,啊……”
犬饲么得抗议余地,被苏启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吃的,挖了一勺,拿到小黑船面前。
“啊……”
苏启张嘴示范着,小黑船有样学样张开小嘴。
“吖……嗷呜。”
苏启把冰淇淋给小家伙喂进嘴里。
“只要它要,所有食物优先供给,不然你想看它再去撞一次东京塔吗。”
犬饲翻了翻白眼,只能去冰箱里又拿了一桶,看的苏启眼睛一跳。
“补助金发下来了?”
“我哪知道。”
“你花的我的钱?!”
“嗯哼。”
“……”
……
“唉……”
晚上,洗过澡的苏启躺在床上。
他最近算了算账,自从和黑门扯上关系之后,他除了一开始赚到点钱,后来反而手里的存款越来越少了。
不止是钱,连带着一个个麻烦的事件也接踵而至。
降神会的事才结束没多久,又蹦出来了一个艺术品大盗白鲸,然后还有那个定时炸弹一样悬在头顶的器官案,还有自己遗失的手指……
苏启都没想明白这些事是怎么找上自己的,他一开始进入黑门是为了什么来着?解决自己失控的深海。
现在不光深海的问题一点没解决好,沉的已经别彻底放飞,还白多惹了一身的麻烦。
头疼,头疼……
苏启无奈的摇头,抬头看看时间,张开手,打开了理想国。
今天,是神秘之厅开启的日子。
仪式在祷词中运作,九九八十一个坐席上人影闪烁。
真理先生的眷属纷次落座。
……
“真理先生,我们这次可是搞了个大新闻。”
雨果一来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降神会火烧东京,苏启以真理先生的身份,让雨果通过《东京鬼神》招募人员,与小白鼠和病女一起到火场救人。
当时的现场也让百目录制了下来。
九九八十一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联合行动,进行的比苏启想象中的好。
苏启他当初建立九九八十一时,就是想延伸“自己的手臂”,让这个组织为自己所用。
但又担心神秘维持的问题,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很多原本可以很简单的事都得搞得很复杂,绕着弯让他们“自己发现”。
这一次降神会事件,算是不错的磨合试验,苏启对进展还算满意。
“录像怎么办?我们要放出去吗?那样我们应该会出名吧?”
“先保留吧,电视台不是已经报过一次了,我觉得真理先生并不喜欢这么高调的显露我们的神秘。”
九条医生在圆桌上的沙盘地图中,整理着吉原炎上的档案。
从事件的发生,到涉及的人物,神秘,背后的线索,灵童,轮入道,犬饲,杀生石,黑船,和氏……以及时代剪影江户中发生的事。
“原来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还发生了这些事……”
九条一边整理,一边说道。
傀儡女皇承君歡:傾世妖妃 葉歡歡
小白鼠提供的情报里,并没有江户发生的事,这显然是从全知全能的真理先生那里来的。
在九条的视角看来,真理先生似乎是在她们整理出的部分线索上,帮她们完善了整个事件的全貌。
当然,还有一些不太清楚的事。
“和氏……”
九条单独把这个名字拉了出来。
“这是真理先生给出的,这次吉原炎上事件的幕后黑手,从他做过的事看来是个危险人物,但他的信息我们掌握的寥寥无几。”
真理先生背后的苏启点点头。
不错,九条注意到了他故意留下的这个扣子。
“真理先生,你能给我们提供关于这个和氏的信息吗?”
二十面骰落下,暗面,不能。
“切,小气。”
雨果撅了撅嘴,拿过关于和氏线索的羊皮卷看了看,上面记录着勾玉手串,卑弥呼,邪马台,遣魏使,古坟……
真理先生伸出手一点。
和氏,在沙盘上单独立了个档案。
都市大仙師 小小妖道
吉原炎上的档案完成,收录去了书架,作为“历史”的真相被记录,现在沙盘上还有两个档案。
一个器官案,一个和氏。
每个档案代表着真理先生给予的指引,代表九九八十一要去调查的目标。
“看来我们得自己查了。”
雨果两手一摊,眼神中却看的出她很有兴趣,因为根据目前的情报来看,这个和氏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神秘者。
超越之人,时代神秘……
九条进入这个圈子不久知道的不多,雨果这个老神秘者对这些传说中的东西,可是早就有所耳闻。
妙手神醫 羽少
超越之人的情报,应该能在矩阵系统里换到不少钱。
神秘之厅里随便给出的消息,居然都是神秘界传说中的东西,这让雨果感觉就好像小学生误入了高精尖科研所的实验室,太酷了。
当然,事实上雨果想多了,苏启只是单纯的不小心惹上了这个麻烦,需要人手帮自己调查一下而已。
……
神秘之厅里,雨果九条她们谈论着这几天东京发生的事,偶尔从白鼠哪里得到一些情报。
苏启一边听着,一边手里编织制造着蠕动管道,这是第三个。
随着参照物管道里的数据流出现重复,完成循环,苏启手中第三个仿造的蠕动管道也造好了。
三条管道摆成一排,分别是模仿小白鼠,九条,雨果三人头顶连接着忏悔室的透明蠕动管道制造的。
“好像……也看不出什么”。
草木一秋 致遠
苏启看了一会,微微摇头,当时做这个是好奇想研究下,但现在做了三个出来依然毫无头绪。
看来是我想多了,又或者是这些样本还不够,或许需要更多……
“铛……”
苏启人一愣,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
苏启抬头,疑惑的声音来自雨果,圆桌上的几人也听到了。
我的鄉村老公想做大明星
“铛……”
声音又响了,三根仿造的蠕动管道如同被这声音唤醒的蛇一样,突然直立而起!向上延伸!
苏启瞳孔一缩。
“铛!”
这次他听清了,声音在头上!
苏启抬头,只见这个属于他的造物,他的理想国,云层之上,蠕动管道交织缠绕,像是在寻找什么但又找不到。
“铛铛铛……”
声音的频率变快,好像变得躁动而焦虑,开始暴躁的四处乱窜。
突然,苏启感觉手心一热,掌中的理想国,缓缓有血渗出。
神秘之厅,被血色渲染。
……
失踪人口冒泡,太久没更都快忘了剧情了,最近秘密森林2出了我去把1给补了,西部地检天团让人上头(ω)蹲一波信号第2季希望明年能来还愿。

3lare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克蘇魯 線上看-第189章 骸屋-dhsbr

我在東京克蘇魯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克蘇魯
“森岛美术馆失火了?”
苏启一愣。
“是的,里面所有的藏品都被付之一炬,同时,你刚好在附近出了车祸,看来这并不是意外。”
安徒生用“打火匣”搞定了医生,让他们忘记了关于苏启的事,然后带着苏启离开了医院。
“白鲸,是那个国际艺术品大盗,我看到了他手心里有一个白色鲸鱼纹身,他也知道神秘界的事……”
苏启讲述着刚刚的遭遇,满脸虚汗苍白,这次伤的不轻,他的失血还没缓过来,而且……
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左手上,少了一根小拇指。
环病毒的恢复能力失效了?
苏启皱起了眉头,手攥了攥拳,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遗失的手指还存在,只是像被一根线拴着,扔进了迷雾中,寻找不到……这种钳制,导致他的手指不能再生。
为什么?当时发生了什么?这是那个白鲸做的?不,没道理啊……
“看来白鲸确实是一个神秘者组织,伦敦总部之前就有在怀疑了,他们使用的手段已经超过了普通人的能力,而且……你的手怎么了?”
“不清楚,没能恢复,我的神性物没能起作用。”
苏启跟安徒生说了自己目前的状况,他的一根手指,遗失了。
“白鲸没有理由这么做,那是一些艺术品大盗,不是人体爱好者。”
安徒生微微皱眉,转身进了旁边一间便利店,买了糖,盐,小金属挂件……出来和苏启找了附近一家餐厅,点了一些吃的。
“手放在桌子上。”
苏启把少了一根手指的手,手心向上,放在了桌子上。
安徒生把盐,糖,金属挂件,还有刚点的煎鱼排,放在苏启手的四周,蘸水画了一个印记。
这是一个王国体系的仪式。
苏启看不出什么,施术者是安徒生先生,片刻后,安徒生微微皱眉说道:
“有麻烦的人来东京了。”
“什么意思?”
“你暂时不能知道,这事我得和理事商量,我们会尽快把你的手指找回来,以免它被用来进行一些不好的仪式,那可能会影响到你,在那之前……”
安徒生拿起皇帝的新装手杖,在苏启手上一点,竟然有一根新的“手指”长了出来。
不过,苏启动了动手,并没有实感,这只是一个伪装,帮他避免一些日常生活中的麻烦。
“你最近要小心一些。”
安徒生交代道。
苏启点点头,他现在也勉强算个入门的神秘者,对仪式原理有一定了解。
媒介,这是最危险的东西。
他之前遭遇过犬饲的犬神咒杀,只需要一个名字,一张照片,一枚他用过的硬币,就能对他下咒。
现在他丢失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如果被人用来进行什么仪式……
他在找回手指前,可能得做好准备,应对比那个犬神更恐怖的麻烦。
现在完全不知道拿走他手指的人,到底有什么居心。
……
东京,涩谷街头。
前卫的时尚品牌服店,打扮新潮的辣妹,作为东京潮流文化的发源地,这里充斥着让女人和年轻人狂热的因子。
平成年代起,这里便代表着时尚,代表着潮流,在寸土寸金的土地上,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年代里,品牌效应的价值逐渐超越一般工业品。
服装,皮包,香水,口红,手表,昂贵奢侈品,轻度奢侈品,潮牌,设计界大咖,T台,街头文化……
从代官山到原宿,从涩谷辣妹到原宿风色彩,这里就是流行和前卫。
原宿街头一间风格独特的潮牌联锁店,朴素的黑白灰色调,肃杀而诡异,猎奇的怪异骨骼皮肤造型服饰和箱包,令寻常人感到不寒而栗。
这间联锁品牌店名为“骸屋”。
骸屋的品牌很小众,但却拥有相当一部分铁粉簇拥,因为它的品牌风格非常诡异,走的是一种黑暗恐怖风。
设计上经常采用一些骨骼,器官,血肉,皮肤元素作为卖点,而且做工十分逼真,就好像真的用人皮骨骼作为材料一样,受到部分猎奇爱好者的追捧。
听说,骸屋的背后老板是国际时尚圈有名的大咖设计师,但这人从没在公众面前露过脸,普通人也不知道是谁。
今天,涩谷这间骸屋的店里,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
一个大晴天打着黑雨伞,戴着黑墨镜,高颧骨的外国男人,男人的脖颈和手腕处都能看到露出明显的纹身。
男人进到店里,左右看了看,径直走向了试衣间,开门进去,门上是镜子,正对面一幅等身的装饰画像。
画像上有一个倒立十字架,十字架上绑着一个倒吊人,双手抱着一顶皇冠在胸前。
男人走到画像前,伸手抵住逆十字上倒吊人的胸口,他的手上,戴着一枚看起来像是骨头制作的骨戒,口中呢喃低语着仪式的祷词:
“主的圣彼得之门,吾有罪……”
血,从骨戒中渗出,沿着指缝间滑落而下,试衣间的灯光阴暗下来,身后的镜子暗淡后再亮起,照出的人影消失了,取而代之,出现了一间房间的影子,男人转身,迈了进去。
房间里,缝纫机上缝合着一张人皮嘎吱作响,人体模型异常逼真的好像用油彩画出了五官,眼睛眨动,工作台上一块块不同型号的骨骼,被晒干的血管穿针引线,血肉裁缝,钳台上打磨剖光的眼球如同珍惜的钻石被嵌入手表……
男人无比舒适的呼吸着房间里的氛围,他的灵感之所,杰作之源,这里诞生了无数他认为的伟大作品。
“我会好好打磨你,你会成为我作品里最杰出的一件。”
……

zubui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克蘇魯笔趣-第187章 死人比活人出名看書-wj66s

我在東京克蘇魯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克蘇魯
“这和我没关系,我只是个介绍人罢了,连中介费都没拿过,日本法律里可没有这个。”
店主咧嘴笑了笑。
“是么?”
上野前辈眉头一挑。
“你只做过这一笔么?每笔都没收钱么?”
店主脸一沉。
“你……什么意思。”
“需要我提醒你有哪幅么?”
看着店主的样子,似乎还不打算轻易交代,上野前辈说道:
“金泽美术馆,水原艺术展,森之下拍卖会……”
“行了!别说了!我告诉你们。”
店主破防,脸上终于露出了失态的神色,让上野前辈说的憋不住了。
“你们在这等我一下。”
店长说罢,转头去打电话。
苏启看了上野前辈一眼,放低声音问道:“你怎么知道他给哪些店做过假?”
“不知道啊,我就是把知道有出过事的美术馆都说一遍,里面总会有的。”
前辈这样解释,苏启点点头,好像是相信了。
店长这时也打完电话了,转过头来说道:“他在家,我们现在去找他。”
几人出了店,左拐右拐所行不远,找到了一排廉租公寓,上了楼,店主敲响了一户公寓的门。
“田宫,田宫,开门,是我。”
“咔嚓。”
门被打开,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在门后,手里还拿着剪刀胶带。
“店长,来有什么事吗?”
“有人找你,这两个。”
店长往苏启和上野前辈两人那边,努了努嘴,
“什么事?约画?我最近不接……”
田宫说着,要关门。
“不,其他的事。”
上野前辈上去一把顶住了门。
“买画,买你的画。”
“买我的画?”
田宫脸上微微露出错愕。
“我们能进去看看画吗?”
田宫想了想,让开身道:
“那你们进来吧。”
“感谢。”
几人进了田宫家。
廉价公寓很窄很拥挤,又是住的画油画的美术生,堆着很多画布板,屋子里有一股很重的颜料味道。
田宫刚才开门的时候,苏启就注意到了,他的指甲和手指肚上都有颜料痕迹,这是长期画画的手。
不过,现在屋里几副画都被布裹上收好,很多物件也被装箱打包,还要刚才看到田宫手里拿着胶带和剪刀,应该就是在打包行李。
“你要搬家?”
店长问道。
“上次那个工作给的报酬给我了,正好可以换个更好的环境。”
田宫说道。
“……”
店长脸上露出尴尬的笑,田宫说的就是那个工作,就是那副《女巫之舞》。
苏启本想就此直接发问直奔主题,但上野前辈稍微拦住了他。
前辈蹲下身来,打开布包装,看了看画,说道:
“这些不也挺不错,为什么不拿这些去卖?”
“一般……没人买,先生,没人会把一副不出名画家的画当做艺术品,而我又不想单纯让它成为一件装饰品。”
“所以你就给自己的画署别人的名?”
苏启说道。
田宫脸色微沉。
“你们是来买画的吗。”
“我们是渡边律所的,代表保险公司调查森岛先生失窃的《女巫之舞》。”
上野前辈说明了来意。
“那副画失窃了?”
田宫微微错愕。
“那副《女巫之舞》是否出自你手?”
苏启问道。
“这个,我不方便回答。”
田宫还不愿意实话实说,供出森岛正行,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是一幅画。
“森岛正行已经被警视厅抓了。”
苏启告诉了他说道。
“他为什么被抓?”
田宫错愕。
“涉嫌用你画的那副画骗保。”
“好吧,那确实是我画的……当时他只是说作为拍品进行拍卖。”
“看来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三幅,那个人目前为止已经让我给他画过三幅画,他说我的风格很像达利尔,画出来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因为他是圈内顶级的权威专家,他的话语和研究很有份量,他通过几篇调研文章和编造了几幅画作,说是不曾问世的达利尔的画作,一段时间后再由他从哪个美术收藏馆里发掘‘找到’……”
“等等!”
苏启微微惊讶的打断了他。
“你在说画的存在是森岛正行编造的?根本就不存在真的《女巫之舞》?那副画不是你临摹的?!”
“当然不是临摹,并没有《女巫之舞》这样一幅画,这只是他提出了一些达利尔画作的特点,要求我画的,之前两幅也是,都作为拍品拍出去了,听说他靠这个赚了不少钱。”
讽刺!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苏启想到一群自诩艺术的收藏家们,争相竞价吹嘘追捧一幅套着名家光环,实际真相却是一个默默无闻,饭都吃不起的画家所画出的作品,他就觉得浑身尬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苏启想起了来这之前,那个店长说的那句话“用艺术赚钱,就是烂泥坑里打滚”这里很脏,什么手段都有。
大多数人品评论足,更愿意承认一个名家未被发掘的作品的价值,而不是一个默默无闻者的画作,却不会想到,这两者原来是一个东西。
每一个曲高和寡的地方,总是谎言横行,为名为利。
前辈看着田宫,也看着他的画作。
“你的作品,却要属上别人的名字,你心里还真能接受的了。”
田宫一笑,那笑是苦涩味的。
“同样的画,用我的名字,它就是一堆卖不出去的废纸,用别人的名字,它能被那些收藏者们用大把的钞票,竞相争抢。
看到这个房间了吗,半年前我已经付不起房租要被赶出去了,我的坚持只会让我露宿街头,直到饿死……也许死了也不错,毕竟艺术名家有个前提,得是个死人。”
死人,比活人出名。
田宫看似调侃的语言,却在一针针的戳破泡沫,艺术所谓自持高雅的盛装之下,却是一个臃肿的畸形儿。
“你为什么轻易把这些说出来?你和森岛有协议吧?”
“但他现在不是被抓了吗,我想我们接下来也不可能继续了,而且……”
田宫说话间,看着自己的画作,眼神十分复杂。
“你说的对,我还是希望有人知道真相,知道这是谁的作品。”
……
PS:爷关更

uqg9k火熱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克蘇魯 愛下-第186章 藝術的爛泥坑讀書-t9qzy

我在東京克蘇魯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克蘇魯
森岛美术馆的社长因为涉嫌骗保,被警视厅暂扣约谈。
但这个限制自由,应该没法持续太长时间,因为没有关键性证据。
警视厅不可能扣留他太久,森岛很快会找到他的律师,把他保释出来。
“我们能不能让保险公司那边起诉他?这样或许可以争取点时间。”
“我会试着联系,但别对他们抱太大希望,朋友刚发了些资料给我,森岛在检察院有一些认识的人,也惯用反诉手段控告损害名誉权。”
“也就是保险公司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或许并不会冒险起诉?”
“没错。”
“……”
“说真的,这不负责任的当事人,如果我能决定,我就推掉这工作了。”
“哈哈,我很赞同你。”
“算了,走吧前辈,时间不多。”
两人说着话,准备离开森岛美术馆去纸上的地址调查。
不过……
“哈斯卡……”
苏启人一愣。
“哈斯卡……”
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诡异的低语。
不是来自周围哪个方向,而像是来自……他自己,他的身体,他的深海……
“哈斯塔!”
苏启脑海里一震,好像心有所感的一样,看向一个方向。
那是一个怀里抱着白猫的青年。
站在刚才安徒生先生跟他说的那个香港画商金七旁边,也是说中文。
苏启皱了皱眉,耳边诡异的低语消失不见了。
“怎么了?”
上野前辈问道。
“没……我们走吧。”
苏启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的低语从哪里来的?“哈斯塔”是什么意思?
不过多去探知……
苏启直觉有点不对劲,一时不敢再窥探,他现在的深海并不稳定,他要少做这种危险的尝试。
“我们快走吧,抓紧时间。”
苏启拉了拉衣领,深深看了一眼那个青年的背影,转身和上野前辈离开。
而当苏启离开后,他不知道。
抱着白猫的青年李符水,也转头看向了他刚才驻足的地方,口中念道:
“奇怪,这是什么意思……”
在他的耳边,响着只有他才能听见的低语。
“拉莱耶……拉莱耶……”
……
台东区,上野。
森岛美术馆在文京区,前辈开车到这里也不远,说到东京的台东区,有个地方那就不得不提。
东艺大。
东京的顶级国立艺术类大学,其地位和东大几乎是并列的,这里走出过相当多的知名画家,作曲家,建筑师……
这里是东京艺术界的首席学府。
白天在上野公园偶尔能看到采风的学生,晚上有提着音箱吉他的浪漫歌手,商业商店街上有不少艺术造型品。
这些都是每年“艺祭”的首奖,会被商业街买下作为展览。
这里是“东京艺术界的卵房”。
……
苏启他们按照安徒生给的地址,找到了一间工艺品店。
店里,摆满了各种陶艺雕塑油画。
每件下,标着几千到上万日円不等的价格,根据用料成本,几百块不等。
这些东西当然不像是刚才在森岛美术馆里看到的那些,并不具备收藏价值,也不是作为“艺术品”出售的,而是当“装饰品”来卖的
那自然不是按照“艺术”来卖,而是卖的材料费和人工费。
油画色彩丰富用颜料多的贵点,陶艺大点的卖的贵点,嗯……
不然呢?在世界上半数人的眼里,同样的东西,小的用料少,所以不应该比大的贵,这是最容易理解的逻辑。
他们并不会注意成品的背后,是一个学徒用了三分钟随手敷衍的,还是一位大师几十年的人生投入这个领域,积累的经验,阅历,技术所创作的。
人类不经培养的天性,便总是工业品思维大于艺术品思维的。
前者是种子基石,后者是开花结果。
如同我们现在能轻而易举的用科学技术复制量产一幅幅《蒙娜丽莎》,但那个微笑,是只有达芬奇画笔描绘时对于每一个笔触的思考沉淀,才能诞生的奇迹。
……
“欢迎光临,你们需要什么。”
工艺品店里有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叔,看起来是店主。
橱窗桌上,摆着一本《最后的秘境:东京艺大》的消遣书,那个有名的恐怖轻小说作者二宮敦人的采访纪实作品,现在的世道,随便咨询过几个问题编的故事会,都能叫采访纪实了。
“你这里卖仿制油画吗?”
苏启问道。
“基本都可以预订,你需要什么水准的?低仿还是高仿?”
店主看了两人的穿着一眼。
“低仿一般三天就能出画,装修挂在家里效果都还不错。”
“平时有很多人定制吗?”
前辈问道。
“不多,但也有,如果这世界上没有小气抠门,又虚荣心爆棚,想要附庸风雅装装样子,假装自己很有品味的人,我们的生意就没得做了。”
“高仿质量怎么样?”
“如果要高仿质量放心,都是纯人工,我们的画家都是隔壁东艺大的,你不可能在东京找到第二家比我们的画质量好的。”
“东艺大的学生?到你这里的工艺品店画仿品?”
东艺大的出来画仿品这种事,说不好听了,就和东大出来的去做流水线工人一样,暴殄天物。
“艺术家也要吃饭的,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好运能成为业内有名的大师。”
店主擦了擦玻璃橱窗。
“学艺术,是阳春白雪,而用艺术赚钱,就是在烂泥坑里打滚。”
“……”
“你们到底买不买画?”
“您这好像没有我们想要的画。”
“你们要什么画?”
“我们需要最专业的仿品。”
“我们很专业。”
“我的意思是,能骗过专业机构鉴定的那种。”
苏启直接说出了来意。
“……”
店长眉头一皱。
“你们是谁推荐来的?”
“森岛正行,森岛美术馆的社长,你应该知道有一幅《女巫之舞》……”
“你们不像警视厅的人……”
店主察觉到了不对劲,但还没作出反应,就被苏启抓住胳膊防止他逃跑。
“我们是律所的,森岛正行现在正面临诈骗起诉,如果你是共犯还潜逃,面临的后果很严重。”
……
ps:你们知道大芬村吗(ω)

ny1kg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克蘇魯-第184章 鏟你牆看書-j247o

我在東京克蘇魯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克蘇魯
森岛美术馆。
安徒生去参加沙龙,离开了。
苏启和上野前辈站在一面墙前。
这面墙上,本应挂着十六世纪知名画家达利尔的名画作《女巫之舞》。
但现在,墙上留下一副空白画框。
画框边上,摆着《女巫之舞》的画作照片,记录缅怀着这副丢失的名作。
“上野前辈,你懂油画吗。”
“我怎么可能懂这个,我是法学院毕业的,又不是美院毕业的。”
上野前辈一边用相机拍照取证,一边说道。
“你对这事怎么看?如果以森岛美术馆确实在骗保为前提。”
“那可能性无非只有两种。”
“哪两种。”
“一个是画是真的,被人盗窃了是假的,是森岛安排的,假装失窃骗保,其实画还是回到他手里。”
“另外一种呢。”
“盗窃是真的,画是假的,他通过收买专家,保镖之类的途径,用一副假画去参加拍卖展览,然后被盗窃了。”
“这有很大的逻辑漏洞不是吗?森岛怎么知道画会被偷?保险公司从警方那边拿到的证明,并没有相关线索。”
“这就要看森岛先生有没有对警方说实话了,还是说他有什么猫腻……”
苏启一边说着,眼睛一边忍不住往旁边瞟,他在这美术馆里,确实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不过,还没等苏启他说话,一个声音插话进来。
“两位,很辛苦啊。”
回过头来,居然是那个森岛社长。
“先生,我们认识吗。”
上野前辈说道。
“不,当然不,只是最近有很多像你们一样,气质和艺术完全不搭配的人出现在这里,很容易辩识。”
森岛馆长笑眯眯的说道。
气质不符什么意思?那就是在说你们一看就是不懂艺术的土鳖呗。
而最近有不少这样的土鳖出现,说的就是:我知道你们不是为了看画来的,而是被保险公司雇来查“骗保”的。
这位森岛社长一开口,苏启就知道是老阴阳人了,明嘲暗讽,阴阳怪气。
“我们是买了票的,森岛社长这样和客人说话,可不是很体面。”
“好吧,如果你们自认为是客人的话,向井,怎么不给客人们端杯水,让他们慢慢接受艺术熏陶。”
森岛社长好像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让经理人再给这两个猴子投点食。
充满阶层鄙视的取笑,惹得周围一些听到对话的贵宾,不禁小声发笑。
是啊,你想平日里有时间来这种专业硬核的私人美术馆的朋友圈子,都是什么阶层的人?
看背的包,用的口红,香水,基本就能知道消费水平和社会身份。
苏启和上野前辈他们这样的普通学生和工薪族,甚至之前来过这里调查的那些律所实习生,确实一眼就能看出显得格格不入。
“他好欠揍啊……”
苏启看森岛走远,小声嘀咕。
当然,森岛怎么说是他怎么说,他和上野前辈还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他们是来帮保险公司找证据的,直白点就是给森岛找麻烦,让他拿不到钱的,这要是森岛能对他们有好脸色,脑子才是有问题呢。
不直接把他们赶出去,就已经是自大到完全不把他们当回事了。
而这份自大和轻视,马上就让他自食其果了。
……
苏启余光又瞥向旁边的一面白墙。
“他们要来了……他们要来了……”
“我的画……我的画……”
“该死……这是亵渎……亵渎……”
恐怖的低语在美术馆里回荡。
苏启的视野里。
一面什么都没有的白墙前,挤满了身上满是油彩的畸形鬼神,眼睛齐刷刷的盯着白墙面看。
……
“上野前辈,我们去那边看看。”
苏启拉上上野前辈,走到白墙前。
“这?这有什么?”
上野前辈很迷惑,苏启为什么突然拉他来看白墙,这能看出什么?
他哪里知道,在他看不见的深海,这周围一大堆鬼神环绕,苏启是觉得自己走过来害怕,所以拉他一起。
“就随便看看……”
苏启嘴里应付着,眼睛在墙面上打量,就是普通的白墙,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但这不可能啊?
如果只是普通的白墙,为什么会吸引这么多鬼神盯着?
苏启仔细贴近了墙看。
一点一点,一寸一寸……
嗯?
苏启一低头,看到墙面下地上的灰色地毯上,沾有一丁点灰尘大点的白。
这是……油漆?
苏启忽然想明白了。
他打开手机闪光灯往墙面上照,他要寻找轮廓,但,不明显。
身后上野前辈递过来一只手电筒。
“紫外线灯。”
“谢了。”
苏启一照,瞬间就看出了明显的区别,有一圈非常浅的轮廓,如果关上展厅的灯照应该会更明显,但是没必要。
他已经知道了。
“这面墙被重刷过白,边缘能照出颜色深浅不一样的轮廓线,说明不是同一时期刷的,刷新漆或许是为了掩盖什么。”
苏启一边说着,一边左右打量。
“确实,颜色不一样,这个线索我们可以告诉保险公司,这你怎么发现的……你在干什么?”
上野前辈注意到苏启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到处看。
“没事,你在这等我下。”
苏启说道,然后转身跑到一扇写着“游客止步”的门前,推门进去,这边是美术馆后边的办公场所。
苏启沿着过道找过去。
“工具间……”
苏启开门进去,里面堆着杂物,角落有一桶白墙漆,看上面的落灰,最近用过,苏启顺手抄起旁边的小铁铲,返回了美术馆,那面墙前。
“你去哪了?到处乱闯要出事了……”
上野前辈不知道苏启要干什么。
这时,美术馆的经理人和保安已经注意到苏启刚才乱闯后面游客止步的区域了,正要上来质问。
苏启二话不说,走到墙前,拿起刚才给他们的两杯水。
“哗啦”。
两杯水泼在了墙上。
“干什么呢你!”
经理人大声呵斥着跑过来。
周围的宾客也都一脸错愕的躲远,心说这是发生了什么。
上野前辈也懵了。
苏启不管其他,手里的小铲子上去就刮,新刷的那层白漆被浸水铲掉,露出了一点模糊的黑色痕迹。
果然,下面有东西被掩盖。
而且,苏启已经隐约能推理出是什么了,像极了不少电影和侦探小说里会出现的情节。
……
“你在干什么!保安!”
苏启没能刮两下,就被美术馆的经理人带着保安过来要按住。
苏启好歹是跟着山鲁佐德女士学过的,不说能打的过这些专业保安,让他们没法制服自己还是可以的。
几个关节扭手,把人打退僵持间,森岛社长阴沉着脸来了,这是接到有人闹事的通知了。
当然,苏启知道他脸黑的真正原因,是他藏起来的秘密可能要暴露了。
“你们在干什么,滚出去。”
“森岛社长,这墙后面是什么,不用我说了吧。”
“小屁孩,你们在这里,简直就是玷污艺术,你父母呢,让他们过来。”
还真把我当学生吓唬了……
苏启无语的心想把我父母找来,怕是能吓死你。
“您可以报警啊。”
“保安!把他们扔出去!”
森岛社长眼睛通红,他当然知道墙后有什么,但他没想到会暴露。
“不敢啊,那真遗憾,我已经帮您报警了。”
苏启拿起手机,上面显示,报警电话已经拨了出去。
“您好,东京警视厅。”
“这里是森岛美术馆,嫌犯森岛正行涉及一起诈骗案,正在企图销毁证据……”
……

7kt70熱門小說 《我在東京克蘇魯》-第183章 宿命的初見推薦-wxgot

我在東京克蘇魯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克蘇魯
黑门俱乐部。
“这座城市很奇怪。”
奥利佛站在的落地窗前,俯瞰着银座,俯瞰着东京。
其他黑门的会员已经离开,现在只有三个理事在。
“我要去东京塔,天空树,迪士尼,浅草寺……”
多萝西照旧拽着一脸面瘫的爱丽丝的衣领,摇来摇去。
“你发现了什么。”
爱丽丝根本就没理她,在跟奥利弗交谈道。
“我在伦敦能够掌控地下世界的情报,得益于那些潜伏于城市阴影中的隐居者,生活在屋檐夹缝中的原住民……”
奥利佛推开了窗,一只乌鸦飞了进来,落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低语。
“但在这座城市里,它们中有一部分和我失去了联系……”
“说人话。”
“好吧,这座城市里的老鼠我联系不到,它们就好像已经有了另外一个掌控者一样,我没法介入。”
“会很麻烦吗。”
“无孔不入的老鼠是城市里最核心的眼线,如果只有乌鸦的话,我对这座城市掌控力度会下降很多。”
奥利弗放飞了肩膀上的乌鸦,转头看向爱丽丝。
“你知道些什么吗?”
“不,不知道。”
爱丽丝几乎没有犹豫的摇头。
“你是时间眷属,可以询问寂静。”
“不,最近不行。”
爱丽丝摇头拒绝。
奥利弗微微皱眉,他察觉到了爱丽丝的言外之意,不是不知道,是不能知道,她知道那些老鼠可能在哪,但是不能告诉他,可是为什么?
“好吧,我会想其他办法,希望这里的流浪猫够多。”
奥利弗摊了摊手。
爱丽丝点头,然后一指还在拽着自己衣领晃悠的多萝西。
“你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也叫来?”
多萝西一听,又瞪起了眼睛。
“哈?什么叫‘这个东西’?我可是伟大的翡翠唔唔……”
爱丽丝捂着多萝西的嘴,并不想听她继续说话。
“以防万一,可能会用到翡翠城的力量,那是最坏的结果。”
奥利佛瞥了多萝西一眼。
“但愿不会用到。”
“希望是我准备多了。”
“唔!唔!唔……”
嘴被捂着的多萝西表示抗议。
……
第二天,周末,森岛美术馆外。
上野前辈把车停好,打了个呵欠。
“前辈的女朋友还没走么?”
苏启看了看他说道。
“没有,那个女人最近都赖在我家了……你怎么知道的?”
“看你最近总是睡眠不足。”
“胆肥了你!臭小子,看来得教教你怎么尊重前辈!”
上野前辈一瞪眼,伸胳膊揽住了苏启的脖子夹着。
“唉,别……等会,你看那个美术馆门口的是不是我们要找的森岛。”
苏启指着车外,正在美术馆门口,站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和人交谈着。
老头须发皆白打理的很精致,戴着厚框眼镜,穿着很内敛时尚,有股文艺老头的作派。
上野前辈见了,翻出资料,对着照片比对了一下。
“没错,是他,森岛正行,森岛美术馆的老板,东京油画收藏协会的荣誉会长,这次保险的投保人。”
“看他穿着挺像模像样的……”
“这种人和我们不是一个圈层。”
上野前辈拿起相机,偷拍了几张森岛正行的照片。
“我们能查到他的身份?”
“不知道,我又不是私家侦探,只是听律师圈的朋友提起过。”
“这位森岛老先生经常请律师?”
“我认识的律师,有几位都帮他打过官司。”
“上野前辈的关系网真不错呢。”
“同行都是同学而已,走了,我们进去看看。”
“不会被认出来吗?”
“他这两天应该没少应付律师,二阶堂律师不是说了,不止一家律所接了这份工作。”
上野前辈一边说着,一边开了车门,和苏启一起下了车,进了美术馆。
……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美术馆不可以带宠物入内。”
美术馆的经理人,拦下了一个抱着白猫的青年。
“七叔公,他们说不让惊蛰进。”
“边个话嘅?你知唔知我系边个!”
脾气火爆的小老头手一怼墨镜,说话横行霸道跟个黑帮份子一样。
经理人有点被吓到了,不知道这位是什么来路,不是日语他也听不懂,正打算叫保安时,森岛馆长来了。
“抱歉,金七先生,他进这圈子时间短,不认识您。”
森岛馆长笑着打圆场,让经理人先躲开,这个麻烦的客人让他来接待。
“而家嘅亭后生真系唔生性!”
七叔公大牌派头耍的很足,话意思是说‘现在的后生真是不懂事’,在埋汰那个经理人。
森岛馆长也不在意,依旧带着他看美术馆里的展览画作。
一个展柜后,苏启探头看到了这一幕,咔嚓咔嚓用相机拍下来,跟旁边的上野前辈问道:
“上野前辈,那个是什么人?看森岛对他好像很客气。”
“这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又不懂收藏圈,大概是圈内的知名人士吧……”
“那个人叫金七,是从九龙来的一个传奇买办人,在收藏圈里相当有名,委托他代办买卖的藏品,显有失手。”
一个声音突然插进两人的对话,吓人一跳。
苏启一回头,看到说话的人一愣。
“安徒生先生,你怎么在这?”
“今天这里有一场油画沙龙,我收到了邀请,正巧在门口看见你,就跟过来了。”
苏启懵了半天,这才想起,安徒生先生可还有个收藏家的身份呢,自己第一次见他,就是在他主办的拍卖会上。
“你朋友?”
“律所的前辈,今天来这是工作,上野前辈,这位是……我之前在神社参加庆典偶然认识的,也是搞收藏的。”
“你好。”
“你好。”
两人礼貌性的握了个手。
苏启突然想起来,问道:
“老师,你懂油画收藏吗?”
“怎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是这样的……”
苏启把森岛美术馆保险理赔案的详情,给安徒生先生讲了一遍。
“我理解了,怀疑是用美术品失窃骗保……这样,我给你们一个地址,到那里去找这个人,他在这方面是专家。”
安徒生写下一个地址给苏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