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弦月下花

bszc5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道人書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七章 月夜的太陽二熱推-rchcu

道人書
小說推薦道人書
“果然是师傅布下的禁制被触发了……只是这禁制内似乎掺了其他东西……”
“巫?阴阳家?似乎还有古方仙的手法在内……不过更多的是妖孽那股恶臭味!呸!”
一脸嫌弃的往边上啐了口唾沫,诸葛晴环顾了一圈后,径直向一个方向走去。
在那边,他看到了数股人的气运纠缠在一块,而且正在迅速衰弱,明显就是被困在此地的邱明志等人了。
只是,他还从那些气运中看到了一股和他关系匪浅的熟悉气运,熟悉到他看到那股气运就会想起九颗玲珑剔透的红色宝珠围绕着一根粗大的镇魔柱翻飞。
“煌指挥使怎么会来朗州?我记得她此时应该在商州……况且以她的见识和能耐,也不至于落入师傅的禁制。”
“而且她的气运也有些奇怪。七年前见她时,我就已经无法看透她的气运了,心泯形灭近乎道化,为何此刻又能看到?而且还衰弱到这等地步,几乎和凡人无异。”
“难道这并非是煌指挥使的气运?”
“非也非也,这一点上我怎会看错!”
暗自嘀咕着,诸葛晴脚下步伐不由加快了几分。
恰是此时,他背后的沙地突然无声裂开,满是锯齿的大口悄无声息的扑向了他的背部。
“轰!”
一声巨响,扑向诸葛晴的那张锯齿大口变成了四处飞散的肉泥血污,带着一股浓重的腥臭味铺在了不该存在的艳阳下的大破县土地上!
诸葛晴丝毫无损,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着,脚步也不快,但是抬脚落地,他的身影就出现在百丈远的地方,转瞬不见。
一栋屋顶破了一个大洞,地面也被挖出了一个大洞,墙壁满是风蚀痕迹的石屋内,祝巫乐等人缩在墙角阴影中,躲避着阳光的直射。
他们所有人的面色都不是很好看,其中以煌音最甚,脸色甚至比本来就如死人一般苍白的祝巫乐还要过分,如同被涂上了一层白色的劣质染料一般,青筋血脉明显的凸显在外,而且本来娇嫩细腻的皮肤也有干裂的痕迹!
之所以会如此,时因为天上的太阳。
阳光直射带来的不仅是灼热,还有一种更加可怕的危险。
他们之前通过祝巫乐的秘法进入大破县,取得前朝皇太孙的遗骨的行动非常的顺利,完全能够用顺风顺水来形容。但是等他们取得前朝皇太孙的遗骨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他们等人已经陷入了一个未知而可怕的禁制之中!
在这个禁制中,他们想往东走,却不知何时变成了向西,想往南走,也不知何时变成了向北走,完全迷失了方向。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还发现自己身上的物品都变大了一些。检查之后,他们发现那并非是单纯的体型变大,而是物体本身的结构似乎被强行分开了,最明显的就是他们的衣服。
衣服的网结变大,丝线也不如之前紧密结实,稍微一用力就会被扯碎!
除此以外,他们的兵器以及其他各类物品,都或多或少的变得更加的脆弱,最可怕的是他们本身似乎出现了这类变化。
他们皮肤变得松弛,渐渐皲裂,体内的气血也逐渐凝滞,隐约还有逆行的迹象,甚至连思维也是如此!
仔细研究后他们发现这种可怕的现象是就是因为阳光的照射造成的,只要处于阳光之下,他们就会产生这类变化。
为此,他们不得不寻找可以躲避阳光直射的地方,也就是他们脚下这栋石屋。
本来他们以为在石屋里等到夜晚降临就可以离开了,却不想自他们躲藏的时候开始,太阳就没有挪动过,一直处于中天之上,不断挥散着耀眼灼热的光芒!
而他们虽然没有被太阳光直射,但是也如温水中的青蛙一般,身体的异常越来越严重,其中以煌音最甚。
煌音现在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其他人可以用自身的修为延缓自身异状,而她只能硬生生的扛着。
其他人纵使想帮她,但是他人的内力一旦进入煌音的体内,便会让她产生强烈的排斥反应,导致禁制的效果更加的明显,也只能无奈放弃。
蓦地,煌音转头,目光略显疑惑的透过屋顶的破洞盯着晴朗的天空。
于此同时,祝巫乐也同她一般转头看向了天空,嘴角隐约有一丝笑意。
“你也注意到了吗?”
煌音微微点头,随后深吸了几口气,用孱弱沙哑的声音对邱明志和两个执金吾道:“或许我们的救兵来了。”
听到她这话,缩在石屋另一边的邱明志和执金吾们都是双眼一亮,可是他们一同向煌音所注视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看到,所能见,不外乎是被困在这里已经见惯了的晴朗天空。
“小姑娘,你确定吗?”心里一时没底的邱明志带着疑惑向煌音问道。
在他问话之时,身体略微动了一下,衣袖甩出了阴影。
没有任何征兆的,刹那间,他的衣袖四分五裂,顷刻间便化为飞灰四散!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面色都再次难看了几分。
衣服出了阴影就会四分五散,那么他们出了阴影呢?
“不管援兵是不是真的来了,都准备离开这里吧。”
祝巫乐拉过煌音抱在怀里,眺望了一下屋顶破洞后晴朗的天空,沉声道:“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再等下去,连最后一搏的机会怕是都没有了。”
邱明志皱眉道:“此话在理。但是怎么离开?我们现在根本晒不得太阳,而且出去也只会绕圈子。”
“那是你们,不是我。”祝巫乐微微扬起头,露出了藏在严实的黑色袍服下的白皙得过分的脖子:“躲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你们以为我一点事情都没做吗?我可不像你们,连点后手都没有。”
巫是人族最早的修行者,现在的太玄门昊天门雷音寺等诸子百家的修炼体系都还没有建立的时候,就是他们领着人族和天斗和地斗,和妖魔斗。
鬼巫是巫的分支传承之一,能够传承至今,自然少不了一些奇妙手段,虽然因为猝不及防被困在这里,但是祝巫乐也早在确认太阳的危险后就施展手段,用秘法将一直追随她的千年恶鬼送至外界了,只是一直等不到恶鬼的回应,所以才缩在此地等候。
但在刚才,她觉察到自己送往外界的恶鬼的气息,她只要以感知到的气息为目标,也不怕再迷失方向了。
至于阳光……鬼巫一脉多和鬼物打交道,而鬼物最怕阳光,岂会没有法子应对?
虽然感觉祝巫乐显得有些倨傲,但是这种撑起这种倨傲的那种自信让邱明志等人安心了许多。
刚才那一幕已经让他们知道继续留在这里会有多么危险,现在祝巫乐说有后手可以离开,对视一眼后,邱明志沉声道:“祝姑娘,若能带我等离开这里,小生日后必有重谢!”
祝巫乐斜睨了他一眼,随后就转开了眼,看向了石屋大门。
透过大门,她可以看到一个小黑点在迅速靠近,没多久就能看清是一个人的轮廓,紧接着认出是不久前才见过的诸葛晴。
只是看着诸葛晴的时候,她有种莫名的晕眩感.
在她眼中,诸葛晴似乎是正对着她,又似乎是背对着她,似乎是正立着,又似乎是倒立着,莫名其妙,吊诡无比!
不过不等她怎么思考为什么会如此,诸葛晴就已经停在了石屋前。
他先是面色不善的看着祝巫乐,但是马上,他的目光又被祝巫乐怀中的煌音吸引。
像是不敢置信似的连续眨了几下眼睛后,他略显迟疑道:“煌……煌师姐?”
“诸葛师弟,七年不见,别来无恙。”煌音冲诸葛晴勉强的笑了笑,却又马上蹙起眉头,深吸了好几口气后,才像是积蓄够了力量,孱弱的开口道:“先带我们出去吧,东西我们已经拿到手了。”
七年不见这一句已经让诸葛晴确定了眼前被祝巫乐抱在怀里,看着像煌音,但是身体却缩小了许多,而且就和普通小女孩一样没有丝毫修炼者感觉的小女孩就是煌音。
因为七年前他和煌音见过一面的事情,连他的师傅都不知道。
只是煌音怎么会变成这样?
沉默了片刻,诸葛晴摇头道:“现在走不了,大破县的禁制被人动了手脚,一切固定在正午,而外面现在正值黑夜,导致此地诸气逆转,你们已经被侵蚀了不短时间,浑身气脉都已经逆转,若是现在出去,必然暴毙,只能等到明日正午,我才能施法带你们出去。”
说罢,他跨进石屋,看了一眼邱明志和两个执金吾,便走到石屋屋顶的破洞下,仰头看向挂在中天的烈阳,又低头对煌音道:“而且不是明日正午想走就能走,你们浑身气脉都已经逆行,需要先纠正回来,不然明天出去了,也还是会死。”
煌音默默听完,又深吸了几口气,低声道:“这是师伯布下的吗?师伯究竟有什么打算?”

alkde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道人書 txt-第一百七十五章 天地四方紋展示-k6amt

道人書
小說推薦道人書
看着露出爽朗中带着一丝释然的笑容的吴勉,孔文轩脸上笑意更加明显。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还有什么……
吴勉这次入梦,主要目的是将朗州最近几年的各项民生数据汇报给孔文轩,让孔文轩来朗州之前就可以根据数据思考对策,同时想办法寻求助力,还有就是向孔文轩宣告他要制造蝗王,控制蝗灾的蔓延。
这两点说完后,也就是祈雨的事情值得一说了,不过这一点宋映月已经说了,他也不需要复提,毕竟周长生已经说了,宋映月维持入梦的时间不会太长了,说同样的内容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而他自身的事情,比如道化啊什么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详细,孔文轩他们也不在身边,无法确定他的情况,说了等于白说。
对了,诸葛老头的事情!
略微思考了片刻,吴勉立刻想到了诸葛晴的事情。
上一次因为是诸葛老头在主持入梦,我只是隐晦的提一下,现在又不是诸葛老头在主持入梦,应该可以明说了!
想到了话题,吴勉也不耽搁,直接开口:“大师兄,三师兄,我差点道化之事,小师姐已经和你们说了,想必两位师兄也知道我为何差点道化吧?”
周长生道:“师妹和我们是你用了圆光水镜之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被引动了心神内力的原因。你想问什么?还有,你是哪里学的圆光水镜之术?不知道里面的禁忌吗?”
吴勉摇了摇头,“我不会圆光水镜之术,这只是我那枚铜镜自己映照出来的,似乎只要诸葛先生或者其他人在我身边施展圆光水镜之术的时候,就会映照出他们看到的东西。”
关于铜镜会自发映照诸葛晴的圆光水镜之术的能力,吴勉打算一起说出来。
诚然,保持着秘密,闷声发大财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那只是理论上的。
差点被道化这件事深刻的提醒了吴勉,铜镜这种宝贝不是他想要独自琢磨就能琢磨出门道来的,稍有不慎,说不定还会将他拖入和被道化同样危险,甚至更危险的境地之中!
所以,与其让他自己毫无头绪的研究,还不如直接透露一些能力,让师兄师姐这些修行经验丰富的前辈们帮他探寻。
“自己映照出来的?”周长生皱眉片刻后,霍然转头看向了似乎在思考什么的宋映月:“师妹,我记得宫里有面八方镜吧?听阿勉的描述,他那枚镜子和八方镜颇为类似。”
“我也这么觉得。”宋映月上下点着小脑袋:“八方镜可窥六安四方四隅一切隐秘,若是有人施展圆光术水镜术之类的法术,也会被其觉察,可以随时监视。”
卧槽!还有这么厉害的东西!这比现代摄像头还发达啊!
吴勉眨了眨眼睛,问道:“师兄是说我那铜镜是八方镜?”
周长生还没有回答,宋映月就抢先道:“要是八方镜,你早就被吸成人干了。那面镜子消耗之大,我用着都受不了。你的镜子大概和它有类似的功效,不过看它没把你怎么样的份上,应该是八方镜之类的宝物的陪祭之物,年长日久,有了一分神妙。”
周长生在宋映月说完后,点头道:“应该如此。具体的,让你师姐回头给你看看吧,有关祭祀祭器,她是最擅长的。”顿了一下,他又道:“你是想说你因为那枚镜子看到了诸葛先生用圆光水镜之术映照出的东西才差点道化的?”
“非也。那应该不是诸葛先生在使用圆光水镜之术,因为我当时看到的是月亮,而且周围没有建筑物,似乎是在野外。我要说的是,诸葛先生他和面相年轻美丽,灰色头发,声音如老妪,自称哀家的女人密谈过,还称其为师傅。从他们的谈话中可以听出,似乎他来朗州,是那个女人和他早就预谋好的事情。”
将自己还记得的诸葛晴和灰发女子的对话说了之后,吴勉打算将记忆中和诸葛晴交流过的灰发女子映照出来,却在掐出圆光幻心术手决,准备念咏咒语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居然无法形成那个女人的具体面容!
修炼圆光幻心术之后,他对事物的观察力越来越强,对一个人的面容特征的记忆也越来越强,就算只看过一眼,他也能够大致用圆光幻心术的映照出来,然后通过特征添加细节来完善个七七八八。
可是现在,他的脑海里却无法回想出任何特征,只能记得那个女人是漂亮的、灰色头发的、声音苍老的,一旦涉及五官等具体的面容,他的大脑就一片空白,无法组成任何五官细节!
看着吴勉掐出圆光幻心术的手决后就愣在那,周长生眯了一下眼睛,旋即一点也不在意的道:“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
吴勉疑惑的望向了周长生。
“你说的那人我认识。”周长生叹了口气,淡淡道:“不用管她。至少最近几年,她的都不会有什么举动。”
看着面色淡然,一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模样的周长生,吴勉微微挑了一下眉头,又往孔文轩和宋映月看了一眼。
他们两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孔文轩的表情和周长生类似,平淡如水,而宋映月则是一脸的迷惑,和他类似。
“诸葛先生的师傅不是桓惠子道长吗?”
面对宋映月的疑惑,周长生略微沉默后,沉声道:“师妹,这事以后再和你说,现在你莫要追究,也莫向诸葛先生问起。”
说罢,他又看向了吴勉,笑道:“你应该就不用我说了,以后这些事情你教教你师姐。”
“不学也无妨。”孔文轩瞪了周长生一眼,随后看向了吴勉和宋映月,略微踌躇片刻,沉声道:“你们两人再朗州的时候小心一些,有什么事情大可向诸葛先生求助,只是他那师傅的事情,你们都别管,日后我自会处理。”
原来都是早就知道的啊,亏我还一直藏藏掖掖的……
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的吴勉默默的点了点头,宋映月虽然一脸不情愿,但是也同样点头答应了。
又谈了片刻,但是吴勉该汇报呈交的都已经汇报呈交了,决策也已经做出,只能将他在朗州表现出的一些行为习惯和言语习惯描述给孔文轩,随后就在孔文轩的示意下结束了入梦。
梦醒了,生意盎然的北院春光褪去,再次呈现在吴勉眼前的,是昏黄摇曳的烛火照耀的昏暗房间。
刹那间,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萦绕在吴勉心头。
世人皆好美恶丑,相比于春光灿烂,生意盎然的梦中的长商北院,眼前这昏暗闷热的房间何止是丑,其代表着的压抑更是让吴勉有种深陷泥潭的无力感。
曾几何时,他也曾想过自己高官厚禄,花前酒后的潇洒,但是真的接手知州这种高官的责任的时候,他发现那是一座可以将他压垮的泰山!
在康达城这几日,一想起几十万的命运只是他动动嘴皮子就能决定,他连睡觉都无法安稳。
不过今晚他大概可以睡个好觉了……周长生和孔文轩争取来的粮食已经可以保障朗州百姓基本的口粮了,制造蝗王的决定也得到了支持,他已经没有其他需要苦恼的了。
“咳咳……”
宋映月的声音突然在心态慢慢变得平和的吴勉耳边响起。
转头看去,他就见明显的倦意的宋映月在边上站着,立即起身到:“师姐……”
抬手挥了挥,宋映月用有气无力的声音道:“好了,废话别说了,先把你那枚镜子给我看看吧……看完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吴勉见她这个样子,迟疑道:“要不师姐先休息?小……铜镜之事也不急于一时。”
“让你拿出来你就拿出来,我是师姐还是你是师姐?”宋映月瞪了吴勉一眼:“现在你可是关键,要是出了些事情,那可如何是好?”
你该说你是师姐还是我是师兄……
内心嘟囔着,吴勉却也顺从的从怀中掏出了铜镜给宋映月。
接过铜镜,宋映月将其凑到火烛前仔细打量了片刻,用不符合她年纪的低沉声音道:“确实是周国的祭器,不过也不能算是周国的祭器……正统的周国祭器多为玉制,这铜制的祭器,大抵是周国早期的祭器……的陪祭之物。”
“应该是陪祭之物!这上面的花纹颇为简陋,而且这大小也不是祭器该有的大小。”
“镜子这款式的祭器倒是寻常,主要还是要看花纹来确定。看这上面的花纹,似乎是礼天的祭器……不对,这边这个花纹似乎是礼地的……礼天礼地的祭器是分开的,这怎么弄到一块去了?这不合礼制!”
“还有四方纹?!天地四方尽在一器之上?这真的是周国祭器?”
一边观察一边碎碎念念,宋映月秀气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旋即身上突然涌出了一种莫名庄严的感觉,似乎使用了某种力量。
随着她身上莫名庄严的力量出现,铜镜开始抖动……只是抖动。
“虽然对御器法有反应,说明这确实是祭器……”
皱着秀气的眉头想了片刻,宋映月转过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一脸好奇的等待她研究结果的吴勉片刻。
“要不……等我回六安了再给你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