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qc7ig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ptt-第二百一十九章:我的孩子,要麼運氣逆天,要麼倒黴透頂【求一切】讀書-ye378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大殿之外。
三道身影出现。
长明以及白莲,皆然出现在此。
“长明,白莲,你们二人怎么又回来了?星河师兄不是让你们回去吗?”
有人开口,显得十分好奇。
但就在这时,叶星河出现在众人面前,伸出右手,示意众人莫要说话。
因为大殿之外,出现的不是两道身影。
而是三道身影。
冥婚:鬼夫君你別逃
叶星河等人顿时沉默,他们甚至显得有些紧张,注视着大殿之外。
长明和白莲更是在发抖。
他们刚走出去,就遇到了一个人。
是一个老者。
此时此刻,站在大殿之外,如同阴魂一般,静静地立在那里,让人感到恐慌与不安。
“前辈!”
“我等只是无意闯入,还望前辈恕罪。”
“我等皆是监天院巡察使,家师欧阳元修,还望前辈能够给家师一些薄面。”
叶星河开口,上来就说出自己家师的身份。
他怕没机会说,所以早点说出来,免得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呵呵。”
淡然无比的笑声响起,让叶星河等人皆然毛骨悚然。
对方没有说话,但这种声音,却让人莫名感到害怕。
“还望前辈见谅,若是前辈不愿意让我等知道,我等愿意自毁记忆。”
叶星河继续开口。
他甚至愿意将记忆自毁,就是希望对方能够放过他们。
只是,人影缓缓出现。
是一个老者。
披头散发。
给人一种仿佛修练邪功走火入魔的感觉,有些人不人,鬼不鬼,但就是这样,才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相賤不恨晚 杜娘
他缓缓出现,目光之中,显得无比平静。
没有任何杀意,也没有任何一点冷意,反而显得十分平静。
但越是这种平静,越让叶星河等人不安。
“不要怕。”
老者的声音响起,他缓缓走到众人面前,随后扫了一眼叶星河。
“你们不要紧张ꓹ 我不会杀你们。”
“很不错,监天院这些年来ꓹ 的确招了不少精兵悍将。”
他开口,让众人稍稍安下心来了。
“多谢前辈。”
叶星河没有任何一丝放松,相反愈发紧张。
要是对方不想杀他们的话ꓹ 那估计有所图谋,不过即便是再大的图谋ꓹ 也至少比丢了性命要好。
“你们帮我做件事情,我可以保证ꓹ 不但不杀你们ꓹ 还会送一场造化给你们,如何?”
他出声,语气十分平静道。
说话之间,更是抬起手来,出现五灵圣兽的虚影。
極品農妃
这是五灵圣血,是圣兽之血。
这一刻,莫说其他人了ꓹ 即便是叶星河也不由露出震撼之色。
五灵圣兽之血,举世难求ꓹ 未曾想到的是ꓹ 眼前的老者ꓹ 居然有这种东西。
但他依旧没有任何一丝开心ꓹ 相反心情更加沉重。
“敢问前辈,是何事?”
“若是有违我监天院之事ꓹ 叶某即便是死ꓹ 也不会去做。”
叶星河开口ꓹ 他不知道对方想要让自己做什么,但他感觉得出ꓹ 对方要让自己做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件小事。
若是一件小事的话,怎可能拿出五灵圣血当做奖励?
“放心。”
老者又摇了摇头道:“我对你们监天院没有任何敌意,也不会让你们去做违背监天院的事情。”
“我要让你们,帮我找个人。”
老者出声,这般说道。
找个人?
这回众人有些好奇了,实在不知道,这老者找他们只是为了找个人?
按理说,到了他这个境界,想找个人还不容易?
“前辈,找什么人?”
叶星河询问道。
只是,老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不远处的祭坛,缓缓开口道。
“你应该猜到了吧?”
他如此开口,一番话,让叶星河沉默。
其他人有些不明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叶星河的确明白。
“前辈,您既然有五灵圣血,显然这个祭坛,便是您弄出来来的吧?”
“若是晚辈猜的不错,您应该是至尊魔殿的前辈吧?”
叶星河说出自己的猜想。
此话一说,后者当下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还算聪明。”
“既然这样的话,老朽也就不跟你们卖关子了。”
“大约是一千四百年前吧。”
“我妻子怀孕,为我诞下一名子嗣,你们应该知道,到了我这个境界,想要有子嗣,几乎不可能。”
“但可惜的是,老朽的仇家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不敢来找我,却盯上了我的妻子,我妻子为了保住我的孩子,宁可自身陨落。”
“但可惜的是,我那还未出世的孩儿,受到了道伤,死在了胎中。”
“我为了让他活下来,将他的精血,注入神灵之蛋中,更是以五灵圣血,灌溉滋养。”
老者开口,说出他的故事。
众人沉默,他们不敢反抗,只能耐心听着,同时也恍然大悟,明白前因后果了。
“好在的是,一切都成功了,神灵之蛋,孕育出了新的生命。”
“只是,就在二十五年前,我的仇家找上门来,他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我离开了此地,免得被他们发现。”
“但可惜的是,我刚走不到半年,我孩子出世了,引来天地异象,恰好有两个不长眼的东西,出现在青州境内,以为是什么宝物。”
“相互争抢,打崩了许多山脉,甚至导致我孩子消失。”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者的目光,瞬间变的猩红无比,眼神之中,满是怒意。
叶星河等人瑟瑟发抖,这种恐惧,是由心的恐惧。
他们害怕,但却不敢说话,只能静静地听着。
“那后来呢?”
过了一会,叶星河待老者稍微情绪平复后,不由主动问道。
“后来?”
“后来我回来了,找不到我的孩子,甚至我连他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至于那两个家伙,他们宗门都被我灭了,所有人都死在我手中,但那又怎么样?我的孩子,还是不见了。”
“你们觉得,我这做法如何?”
老者开口,用十分平静的口吻述说着这件事情。
屠人满门,这种事情,在这老者口中,仿佛就好像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般。
同时他看向叶星河等人,如此问道。
“这两人的确该死。”
“见财起意,的确该死。”
其余人开口,回答老者的问题。
但话说完,老者不由冷笑一声道:“你们正道修士,当真是虚伪啊。”
此话一说,几人顿时脸色尴尬,但也不好说什么了,更不敢反驳。
“前辈,您是要让我们找您孩子的下落?”
叶星河问道。
“是的,你们监天院,手段通天,调查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难事。”
老者点了点头,回答了叶星河的问题。
可一瞬间,叶星河有些好奇了。
“前辈,您既然是至尊魔殿的强者,按理说,想要找个人也不难啊,为何找我们?”
这是叶星河的疑惑。
因为按理说,至尊魔殿,可是这世间最强的几大势力之一,虽然近些年至尊魔殿好像没有任何动静,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势力很强。
比不过监天院,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调查这种事情,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吗?
“不!不!不!”
老者摇了摇头,而后开口。
“我最开始,也如你想的一般,但可惜的是,他们都以为我老了,不愿去听一个老人的话,也不想服从。”
“你是监天院的弟子,应该知道,近些年来,至尊魔殿似乎没有任何动静,对不对?”
老者如此说道。
“对!”
叶星河点了点头,近些年来,除了魔神教突然强大以外,至尊魔殿没有任何动静,这点监天院也十分好奇,但搜索不到任何信息。
“你知道为什么吗?”
老者平静问道。
刹那间,叶星河愣住了。
他一瞬间明白根本原因了。
而这老者也没有详细回答,只是看向叶星河道。
“我看你是个聪明人,这件事情,我不想让除了你以外任何人知道,我这一生不败,是因为我没有弱点,我的孩子就是我唯一的弱点。”
“他是我这一生唯一的牵挂,我宁可不成仙,也要将我孩子找回来。”
“但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否则他永不安宁。”
“这就是我为什么找你的原因,知道了吗?”
老者说到这里的时候,几乎已经将所有话给说完了。
我能召喚華夏人傑 八都小驕傲
剩下的事情,就看叶星河自己去抉择了。
“可我们也听到了啊?”
叶星河身旁的几个弟子,不由开口。
但下一刻,老者挥了挥手,刹那间这些人当场倒在地上。
不过叶星河没有紧张,他一瞬间便察觉得到,这些人只是晕死在地了,并不是死去。
“我已经将他们的记忆抹去了,年轻人,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孤家寡人一把啊?”
DC裏的天罡地煞
老者淡然开口,看着叶星河,如此问道。
“若只是找人的话,晚辈自然愿意。”
叶星河开口,他如此说道,给予了回答。
“恩,那老朽就先行谢过了,不过有几件事情,我还是要说清楚来。”
“你可别觉得我老人家啰嗦啊。”
他缓缓出声,紧接着继续说道。
“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其他人,任何一个人都不行,若是有其他人知道。”
“我可以保证,监天院都保不住你,甚至监天院都要因此付出代价,你的朋友,你的亲人,我会让他们感受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元神重生 千涯
“明白吗?”
老者的声音平静,但叶星河知道,此人言出必行。
“晚辈明白。”
叶星河点了点头。
“恩,还有一点,若是找到我孩子,先不要声张,你只要燃烧这张宝符,我便会出现在你身边。”
“当然,若是我孩子,有任何一点损伤,哪怕是少了一根寒毛,我刚才所说,也会做到,所以你不要有任何歪念头。”
他出声,说到这里的时候,一滴五灵圣血出现在他手中。
下一刻,这滴五灵圣血,出现在叶星河手中。
“这是订金,若是找到了的话,我可以给你完整的五灵圣血,这种东西,对你来说,价值连城。”
老者出声,如此说道。
他也很大方,直接将一枚五灵圣血,送给叶星河,当做订金。
“多谢前辈。”
叶星河有些激动,五灵圣血对他来说,的确重要,因为他修练的一门功法,就必须要五灵圣血。
“行了,去吧。”
老者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开。
只是就在这一刻,叶星河不由连忙开口道。
“前辈,我想问问,您的孩子,有什么特征吗?若是一点特征都没有的话,青州有七千万修士,黎民百姓更是数不胜数,无疑是大海捞针啊。”
叶星河如此问道。
毕竟让他去找,也要给点线索啊。
一点线索都没有,怎么找?
一个个找?那一千年可能都不见得能找到。
邊伯賢:玻璃心 獨孤i
“特征?”
老者沉默了一会,他在认真思索。
随后开口道。
“我这个孩子,我从未见过,要说特征的话,的确不清楚。”
“只是,我孩子乃是从神灵蛋中孕育而生,所以他必然有一个极大的特征。”
“要么运气逆天,要么倒霉透顶。”
老者出声,说出唯一的特征。
此话一说,这回叶星河更加好奇了。
要么运气逆天,要么倒霉透顶?
这还的确是有些……奇怪啊。
“好了,找到了得话,记得联系我。”
老者说完此话,随后便缓缓离开了。
他消失在了原地。
留下叶星河独自一人站在祭坛之上。
过了良久,叶星河挥了挥手,将这些弟子们带离此地。
而与此同时。
晋国北州境内。
一处深山之中。
陈灵柔有些懵然地看着这一切。
她刚跟薛篆和林北分别。
走了还没半天,结果意外发现一个遗迹,本以为有什么宝藏。
结果一进去就发现,这遗迹之中有一个传送阵。
更让她感到懵的是,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好像在一个巢穴之中。
而且这个巢穴,好像不是荒废的。
也就在陈灵柔满脸疑惑时。
下一刻。
一头双眸碧绿的豹子,出现在她面前,从巢穴入口,一步一步走来。
“碧眼麒豹。”
陈灵柔愣在了原地。
她一眼便知道这是什么妖兽。
极其稀罕的妖兽,传闻当中是麒麟与豹子生出来的妖兽,拥有麒麟血脉。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怎么会有这种妖兽?
地球上最後一個異能者
陈灵柔懵了。

1xh32精品都市小说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愛下-第二百一十三章:練丹考覈主監考,是葉平【新書求一切】分享-oa0f3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青云大殿之中。
苏长御有些懵了。
私生子?
这又是什么意思?
看着苏长御的懵然,太华道人点了点头道。
“没错,就是私生子。”
太华道人认真地点了点头,神色也显得更加笃定。
“师父,你这又是哪里看出来的啊?”
苏长御好奇道。
“这还看不出来啊。”
“长御,你自己想想看,如若这老玄真是你的亲生父亲,那么就证明他家室还算不错。”
“既然不错,为何要丢弃你?”
“只有一个可能性,你是他的私生子,他不敢说,所以才将你抛弃,如今他飞黄腾达了,再偶然之间,找到了你,是不是很愧疚?”
“所以你要什么,他买什么给你,对不对?”
太华道人如此说道,而且说的还头头是道,让苏长御觉得很有道理。
武禦九天 三俗青年
“可,师父,万一他年轻时,穷困潦倒呢?你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啊。”
苏长御反驳道,他无法接受自己是私生子这个设定。
“那就更惨了。”
太华道人继续说道。
“若他真是之前就穷困潦倒,那就证明,他当年与你母亲相爱,但输给了现实,娶了一位千金小姐,抛弃了你母亲。”
“这也能证明,为何他知道你是他的亲生儿子,却不相认的原因。”
“他既是愧疚于你,同时也是怕你影响了他的生活。”
不得不说,太华道人的思维逻辑,当真是恐怖。
能将一些完全没有任何关联的事情,硬生生串联到了一起。
这种能力,怪不得能成为青云掌门。
“那……师父,徒儿该怎么办啊?”
苏长御皱着眉头,询问着太华道人。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但还是要看你自己。”
太华道人开口,让苏长御不由好奇了。
看自己?
女修宗門男掌教 霸氣全漏
看自己什么?
“看你想不想认这个父亲了。”
“若是你想认的话,就去找一趟ꓹ 将事情说明白来,不要这么不明不白。”
“若是你不想认的话ꓹ 就默默接受,毕竟你父亲愧对于你,送这个送那个ꓹ 也是一种补偿。”
“为师看的出来,你父亲其实对你很愧疚ꓹ 不过或许是真有苦衷吧。”
太华道人开口,显得有些叹息道。
而苏长御沉默不语。
他实在没想到ꓹ 老玄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怪不得给自己买这个买那个ꓹ 也怪不得动不动问自己父母在不在。
原来是这样的啊。
私生子,私生子!
原来我苏某人居然是个私生子。
这一刻,苏长御心情莫名有些难受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父母,当年可能是遇难了,亦或者是说,自己的父母ꓹ 当年不小心把自己弄丢了。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是个私生子。
“师父。”
苏长御开口ꓹ 他受到了莫名的打击。
而太华道人也看得出来ꓹ 苏长御有些难受ꓹ 当下起身ꓹ 拍了拍苏长御的肩膀道。
“长御啊,其实为师也只是猜测ꓹ 为师也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但你的身世ꓹ 为师也不能去隐瞒ꓹ 你莫要怪为师啊。”
太华道人开口。
其实他也不想说出这件事情的,只是这段时间ꓹ 他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
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可最终他还是说了。
因为他明白,苏长御有权利知道这件事情。
若是苏长御亲生父母不在人间,他也不说什么,可苏长御的亲生父母,有可能尚在人间,他便不能什么都不做。
“师父,徒儿怎可能怪您。”
“只是徒儿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罢了。”
苏长御开口,他自然不可能去怪罪太华道人。
就是这个信息量太大了,他一时之间无法消化与接受。
“行吧,你早些去休息吧,好好想想,到底是怎样,你心中自有抉择。”
太华道人拍了拍苏长御的肩膀,让苏长御好好去休息,好好想想。
“恩,师父,徒儿先行告退了。”
苏长御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开。
而就在苏长御走出大殿时,太华道人的声音忽然响起。
“长御。”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苏长御不由止步,紧接着太华道人继续开口道。
“无论你的选择如何,师父永远支持着你。”
“无论对错。”
太华道人的声音比较平静。
但这句话,让苏长御彻底愣住了。
也让苏长御感到无比的温暖,他想落泪,但可惜的是,掉不下眼泪。
太华道人前半句话还好,主要是最后四个字。
让苏长御无比感动。
“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无论如何,您是我师父,也是我苏长御的父亲。”
苏长御开口,他说完这话后,朝着太华道人一拜,紧接着转身离去。
待苏长御离开后。
太华道人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之中,满是心疼地看向苏长御的背影。
他虽然不知道苏长御的身世到底是什么。
可他却明白,苏长御是个可怜人,从小无父无母。
不仅仅是他,青云道宗众弟子,也皆是可怜人啊。
就如此。
转眼之间,便到了翌日。
天刚亮。
长云阁下。
叶平与许洛尘正与陈灵柔等人告别。
“小师妹,你一定要记住师兄说的话。”
“出门在外,切莫要贪小便宜。”
“还有一点的是,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让其他男修占便宜。”
“也千万不要谈情说爱,不是师兄吓唬你,你要是下山,带回一个道侣,先别说师父会不会饶过你,我等师兄也不会绕过你的,知道吗?”
许洛尘满脸严肃地看着陈灵柔说道。
他不像是在开玩笑,极其认真。
“知道,知道,师兄,你再说什么胡话啊,什么道侣不道侣啊。”
陈灵柔皱着秀眉,有些不不乐意地说道,觉得许洛尘再胡说八道。
“反正记住师兄说的话。”
许洛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再重复一遍之后,又看向薛篆和林北二人道。
“四师弟,五师弟,这一路你们好生照顾小师妹,待师兄通过丹师考核后,再与你们一统庆祝。”
许洛尘开口,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二师兄放心。”
“恩,师兄放心。”
两人点了点头,随后也没多说什么,护送着陈灵柔离开。
只是临走之前,陈灵柔来到叶平面前,拍了拍叶平的肩膀道。
“小师弟,师姐走了,好好在宗门学习剑法,等师姐这趟回来以后,传你另一种无上剑法。”
陈灵柔开口,她也只能在叶平面前装装了。
“师姐一路顺风,师弟在宗门等你回来。”
叶平轻笑一声道。
“行,师姐走了,等我回来。”
陈灵柔挥了挥手,随后离开。
待陈灵柔离开之后,许洛尘收回了目光,看向叶平道。
“小师弟,师兄要去买点药材,以备明日的考核,你就在酒楼之中好好休息休息,若是闲得无聊,就喝点酒,听听曲子。”
眼看着小师妹都离开了,许洛尘也没打算耽误自己的事情。
明日就是炼丹师初考了。
他还没来得及买药材,正好现在有时间,赶紧去买点药材。
“二师兄,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叶平开口,有些好奇问道。
“不用不用,你就在酒楼待着就好。”
许洛尘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叶平。
他可不想待会让叶平看到他为了几株丹药斤斤计较的场面。
“那行,那师弟就在酒楼内等你了。”
叶平点了点头,很快许洛尘便离开了此地。
很快,叶平转身,来到了酒楼之中,随便点了一壶小酒,便等待着许洛尘回来。
就如此,一炷香后。
一把油紙傘 一暖青燈
一阵阵脚步声响起,伴随着一道道人影,出现在酒楼之外。
人群涌动,显得十分热闹,一行人走进酒楼之中,大多数都是老者,满头白发,但精神焕发,一个个老当益壮。
“陈道友,这次有您亲自监督白云炼丹考核,想来必不会有人敢造次啊。”
“是啊,是啊,陈道友毕竟也是从晋国学府走出来的炼丹师,更是师承徐常长老,谁敢造次啊?”
“没错,陈道友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炼丹大师,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便可问鼎晋国啊。”
逆世小邪妃 風間雪舞
这群老者议论,甚至提到了晋国学府以及徐常。
角落中,叶平端起酒杯,沉默不语,他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众人围着一个中年男子,穿着青衫,满脸笑容,毕竟被众人这般吹捧。
自然满脸欢喜。
“诸位前辈,可莫要如此,陈某只是奉晋国之令,前来监督白云古城的丹道考核罢了。”
“再者的就是,晋国第一炼丹师,诸位可就千万不要吹嘘了。”
“先不说别的,即便是我师父,也不敢自认是晋国第一炼丹师啊。”
陈宁开口,他虽然谦虚,可脸上却满是笑容。
他师父乃是徐常,晋国第一炼丹师,而他自然也极其出名,只是平日都待在晋国学府,学习炼丹之术。
如今晋国朝廷,要求各地炼丹考核,重来一次,并且集结晋国不少丹师,前往各地考察监督,说是什么杜绝不良风气。
而他身为徐常长老的弟子,自然而然,也要为国出力。
所以便来到了白云古城。
但他不是主考官,是候选主考官。
吻上我的旋風男友 慈慈
因为上面让叶平当白云古城的考官,只是叶平不在晋国学府。
所以他过来也有一件事情,就是来找叶平。
就是一直没找到,如今马上考核快开始了,他就只能先顶上来了。
只是刚来白云古城,就被一群人围着,各种好吃好喝招待,甚至前两天,白云古城的城主,都亲自与他见了一面。
这让陈宁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啊。
平时在晋国学府,虽说吧新晋弟子也会对自己客气一些。
可问题是,哪里有这么客气的啊。
好吃好喝,句句都夸的让人春风得意。
陈宁压根就招架不住啊,瞬间沉陷。
而对陈宁身边的这群修士来说,陈宁几乎等同于京官啊,奉皇命而来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陈宁的师父,更是晋国第一炼丹师,徐常啊。
他们怎可能不拍陈宁的马屁?
“陈道友,你可真是谦虚啊,您年纪轻轻,就有这番成就,不说几十年,数百年后,还不能成为晋国第一炼丹师?”
“是啊,即便您谦虚,可徐常长老,实打实乃是我们晋国第一炼丹师啊。”
“陈道友,可莫要谦虚啊。”
众人纷纷开口,不断夸赞陈宁。
而陈宁却苦笑地摆了摆手道。
“若说之前,我还真不会这样说。”
“可晋国之中,的确有比我师父还厉害的炼丹师。”
“我师父亲口承认的。”
陈宁苦笑道。
他哪里不想承认自己师父是晋国第一炼丹师啊,可问题是,没这个脸啊。
“亲口承认的?”
“是谁啊?”
“陈道友,此人是谁啊,我们怎么听都没听说过,晋国还有这样的炼丹师?”
“是哪位炼丹大人?”
众人纷纷开口,眼神之中,满是好奇。
“此人乃是我晋国学府的绝世天骄,名为叶平,若以年龄来说,他得叫我一声师兄,但若以实力来说,我还得尊他一句师兄。”
“按学府的规矩,他是我师兄,刚刚加入晋国学府,哦,对了,我这位叶师兄,宗门就在青州境内。”
陈宁开口,道出叶平的身份。
“叶平?”
我到異界放衛星 韋小寶
“等等,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是啊,我也好像记得这个名字。”
“嘶,我记得是谁说过,谁的师弟就叫做叶平,加入了晋国学府,只是从未见过此人,所以就当做是假的,没想到居然是真事。”
众人纷纷好奇了。
有的人,听过叶平的名字,但有的人,却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当初叶平加入晋国学府,并没有任何公文告示。
毕竟叶平是特招进去的,白云古城不知道很正常,后来许洛尘下山,提到过这种事情,只是绝大部分修士肯定不相信。
这年头吹自己某个朋友,某个兄弟,某个师弟加入了某某势力,简直是比比皆是,大家也就当做是个笑话来听。
可随着陈宁这般开口,一时之间,众人惊讶了。
这加入了晋国学府,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城主都要亲自前去祝贺,比谁谁谁中了状元还要隆重十倍啊。
“哦?你们不知吗?”
“不过也很正常,毕竟叶平师兄,是特招进入晋国学府的,官方没有通知,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师父与我说过,叶平师兄,不仅仅是晋国第一炼丹师,甚至极有可能是十国第一炼丹师。”
“更让人惊愕的是,我这位师兄,才不过二十四岁,让人无法追赶。”
陈宁如此说道,言语之中充满着无奈。
毕竟他是徐常的弟子,也有傲气,遇到天才他不会气馁,但遇到叶平这种天才,那真就没得说了。
众人听完陈宁这番话,也不由纷纷感到惊叹。
“唉,没想到,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是啊,江山代有才人出。”
“没想到,这种天骄,会出现在我们白云古城附近,而我等居然都不知道,回头让城主好好查查吧,到时候去亲自拜访拜访。”
“是啊,不过陈道友,咱们还是上雅阁谈吧,一楼有些喧哗,走走走。”
众人议论,不过他们虽然惊讶,但还是明白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哄好陈宁才是王道。
毕竟他们不认识叶平,这种人距离他们太过于遥远了,可陈宁不一样,他就在大家视线之中,自然要好好照料。
万一真结下善缘之后,对自己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行,诸位客气了。”
陈宁点了点头,而后随着众人,往雅阁上走去。
但就在陈宁走上楼梯之时。
突兀之间,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一袭白衣,坐在楼梯边上,独自一人饮酒,显得十分平静。
至于长相,更是世间绝无,儒雅之气,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叶平!
是叶平!
陈宁见过叶平一次,是在皇甫天龙挑战晋国学府时,见过一面。
不过当时他在晋国学府门外,看叶平击败皇甫天龙,属于围观者。
可让陈宁没想到得是。
自己在这小小的酒楼之中,见到了叶平。
“叶师兄,是你吗?”
陈宁止步,随后连忙走下楼梯,来到叶平面前,神色之中,充满着震撼与惊愕。
角落之中,叶平正在思索一些事情。
虽然在酒楼之中,遇到了学府师弟,但叶平不愿打扰对方。
毕竟对方在处理公事,自己贸然打扰,自然不好。
再者的就是,叶平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可没想到的是,陈宁发现了自己。
当下,叶平苦笑一声,而后起身道。
“陈师弟,别来无恙。”
叶平起身,他这般开口,面上带着淡然的笑容。
此番回应,这一刻,不仅仅是陈宁有些惊讶了,陈宁周围这群修士也不由纷纷惊讶了。
这也能遇到?
尤其是陈宁,他有些难受,自己找叶平半个月没找到,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而与此同时。
白云古城西街。
许洛尘拿着一份药材,刚走出药铺时。
一道身影突然来到许洛尘面前。
“洛尘兄,洛尘兄,大喜事,大喜事,大喜事啊。”
声音响起,让许洛尘有些惊讶了。
啥喜事啊?
药店打折吗?
卧槽,那我不是血亏?
许洛尘有些懵了,这要真打折,自己巨亏啊。
“不是,不是,洛尘,这次监考之人,乃是晋国学府的弟子,你师弟不是来自晋国吗?咱们这回铁定能通过啊。”
对方开口,显得无比激动。
而许洛尘再听到这话之后,不由也激动了。
很快,又是一群身影出现,将许洛尘围住了。

2u9nq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討論-第二百一十二章:長御,你很有可能是私生子【新書求一切】鑒賞-zamrf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青云大殿之中。
太华道人显得有些郁闷。
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他提这种事情,结果苏长御死活不信?
一时之间,太华道人有些难受,他感觉得出来,苏长御完全不相信自己。
“长御,莫闹。”
叹了口气,太华道人开口,简简单单四个字,一瞬间,让苏长御不由神色微微一变。
说实话,苏长御真认为太华道人是想要逗他,甚至苏长御都认为太华道人是不是欠了一屁股债,想要让自己跑路,跟他脱离师徒关系。
可看着太华道人这般开口,苏长御知道,他是认真的了。
“师父,你怎么好端端的提这个啊。”
苏长御开口,他有些好奇,只是表情和神色,以及独特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显得十分平静。
“唉。”
太华道人又叹了口气,他已经连续叹了好几口气了,让气氛变得逐渐但沉重和严肃。
“长御,你认真回答为师的问题吧,你想不想见一见你的亲生父母?”
太华道人开口,如此说道。
他再次询问苏长御,想不想去见见自己的亲生父母。
可苏长御当下不由开口道。
“师父,当年青州之难,徒儿的父母已经死在那场灾祸中。”
“怎么好端端,又问徒儿这个问题?难不成师父找到了徒儿的亲生父母?”
苏长御语气很平静,从小太华道人就告诉自己的身世,父母在青州之难中逝世,如今已经不在人间。
可现在过了二十多年了,太华道人突然又说一句,想不想见亲生父母,实在是让苏长御有些摸不着头脑。
所以他很好奇,看着太华道人。
“唉。”
这是太华道人第三次叹息,他神色显得无比纠结,眼神之中满是犹豫。
有一种既想告诉苏长御,又不想告诉苏长御的感觉。
这种欲言又止ꓹ 让苏长御也不由心中皱眉了。
只是,到了最后ꓹ 太华道人摇了摇头道。
“罢了,罢了,长御ꓹ 我将实情告诉你吧。”
最终,太华道人开口ꓹ 而后缓缓开口道。
“长御,为师从小就告诉你ꓹ 说你是在青州大难之时ꓹ 随着一个木盆漂流而来的,对吗?”
太华道人开口。
“恩。”
苏长御点了点头,这的确是太华道人经常说的,也是他的身世。
下一刻,太华道人继续开口。
“其实,你的确是顺着洪流飘荡而来,我永远记得那天。”
“两大元神境的修士ꓹ 因一件宝物,从而大打出手ꓹ 神通道法ꓹ 轰碎了一座座山ꓹ 打断了一条条山脉。”
“最终将腾黄古河的护阵轰碎ꓹ 导致青州大洪,死伤无数ꓹ 那一年师父刚刚继承青云道宗。”
太华道人开口ꓹ 说起了从前ꓹ 苏长御静静听着,沉默不语。
“洪灾无情ꓹ 多少人死在洪灾之中,不仅仅是洪灾,还有许多水妖作乱,无论是百姓还是修士,青州境内到处都是尸骨冤魂。”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躺在一个木盆之中,顺着洪流而来,平安无事地出现在为师面前。”
“那一刻,为师便知道,你身怀大气运,绝非寻常之人。”
“后来你的成长,也证实了为师的猜测,你长的太俊俏了,有一种得天独厚的气质,虽然你修为平平无奇,剑道资质也差的不行。”
“可为师相信,有朝一日,你一定会名动世间的。”
太华道人认真无比地说道。
苏长御:“…….”
殿内,苏长御有些郁闷,什么叫做修为平平无奇?还有什么叫做剑道资质也差的不行?
师父,你莫要含血喷人。
苏长御心中满是郁闷。
“师父,你说了这么多,我亲生父母呢?在何处?”
苏长御不明白,太华道人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所以忍不住,直入主题地问道。
“别急,让为师说完。”
太华道人有些没好气地扫了一眼苏长御,而后继续开口道。
“其实,当年为师捡到你以后,还遇到了一件事情。”
“但这件事情,为师一直没有告诉过你。”
“当年,为师捡到你以后,当天晚上,为师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告诉我。”
“你的身世,涉及太大,一旦揭开,将会引来整个修仙界血雨腥风,但你也有可能因此得到无上造化,从此为天地人皇。”
太华道人如此说道,显得极其认真。
而听到这里,苏长御已经彻底沉默了。
尼玛。
我在大殿站了快半个时辰,结果就这?
还天地人皇?
师父,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还是你把我当小师弟了?
你觉得我会信这种鬼话吗?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信你这种鬼话吧?
苏长御想吐了,他虽然喜欢装哔,但他不喜欢装尬哔啊。
太华道人为了鼓励自己,或者是为了夸赞自己,编出一个这么恶心的故事,让苏长御实在是受不了啊。
还天地人皇?
他有点想吐。
虽然他平日里也很自恋,觉得自己可能是仙人转世,但这种个人幻想也很正常,谁没做过白日梦?
可问题是,这种白日梦从别人嘴巴里说出来,就让苏长御莫名感到极其难受啊。
他甚至直接就认为太华道人,把自己当做小师弟了,想要通过这种办法,让自己也变强。
可问题是,这学不会啊。
再者就是,这个故事,听起来谁会相信?
自己编给小师弟的故事,最起码还有点逻辑啊。
可问题是,太华道人编的故事,完全没有任何一点逻辑。
就太强行太突兀了。
“师父,你要是再不挑重点说,我就走了。”
苏长御没什么好说的了,他直接开口,看向太华道人。
若是太华道人还在这里东扯西扯,他直接离开。
“你不信为师说的?”
然而,让太华道人惊讶的是,苏长御居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苏长御没有回答,不过眼中淡然的异样,代表一切。
“不是啊,长御,为师虽然骗过你几次,但这次为师可真没骗你。”
太华道人的确有些惊讶了,他还以为苏长御再听完自己说的话后,会立刻震撼,然后觉悟,从而开启逆袭人生。
可没想到的是,苏长御居然没有任何反应,而且觉得自己是在骗人。
“师父,你发誓,你说的话,一个字都不假?拿青云道宗的前途发誓,一个字没骗我。”
苏长御开口,看向太华道人。
此话一说,太华道人微微一愣。
事是真的,但一个字不假,就有些不可能了。
他的确是想要炮制众人教叶平的方法,去教苏长御。
想骗骗苏长御,从而激发一下苏长御的潜力。
万一真的能激发出点什么潜力,那岂不是一举双得的事情。
寶可夢諸天直播間 mk天空空
可没想到的是,居然没骗到苏长御。
“师父,您就别绕弯子了,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扯东扯西都半个时辰了。”
“您不累,我都累了。”
苏长御看向太华道人,他有些郁闷,不知道太华道人到底想说什么。
这前前后后都绕了大半个时辰的弯子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啊。
“行行行!”
“为师就不骗你了。”
激情,插班
“为师问你,你还记得前些日子,带来的两个人吗?”
这一刻,太华道人总算是直接开口了,没有继续绕弯子。
“你是说老夏和老玄?”
苏长御有些好奇。
“恩。”
太华道人点了点头。
“他们怎么了?”
苏长御更加好奇了。
“为师推测,你上次带来的两人,只怕知道你的身世。”
太华道人开口,显得十分认真道。
“知道我的身世?”
这回总算轮到苏长御惊讶了。
“师父,此话怎讲?”
苏长御好奇问道,他其实对自己的亲生父母,并不是很在乎。
要说有感情吧,也没什么感情。
要说没感情吧,偶尔又想过。
苏长御想法很简单,若自己的亲生父母当真在世,他会去见一面,但若是自己亲生父母不在这世上,也就断了这个念想,偶尔烧点元宝蜡烛,算作是慰藉一番了。
这就是苏长御的想法。
而此时,苏长御很好奇地看着太华道人,不明白为什么太华道人为什么会觉得,老夏和老玄知道自己的身世。
“为师问你,你身上这件衣服,价值几何?”
太华道人开口,指着苏长御身上这件衣服。
“呃…….”
提到这件衣服,苏长御微微沉默,他不知道要不要说真话。
“五千上品灵石。”
苏长御开口,他决定还是不说实话吧。
“五千两黄金?你还真是舍得啊……什么?五千枚上品灵石?”
只是,苏长御开口后,太华道人下意识以为是五千两黄金,刚准备稍稍训斥苏长御两句,突然发现,苏长御说的不是五千两黄金。
而是五千枚上品灵石。
这让太华道人瞬间愣住了。
五千枚上品灵石。
这是什么概念?
他一辈子的衣服,都用不了这么多灵石吧?
太华道人愣住了。
而看着太华道人满脸的懵然,苏长御很庆幸自己没有说实话。
过了足足半刻钟的时间,太华道人这才回了过神,看向苏长御道。
“长御,那为师有九成把握确定,那两人知道你的身世了。”
之前,太华道人只有五成把握,可听到这衣服居然要五千枚上品灵石之后,当下有了十成把握。
认为老夏和老玄一定知道苏长御的身份。
甚至……
太华道人脑海当中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想法。
“师父,为何?”
苏长御皱眉问道。
“长御,你真是当局者迷啊。”
太华道人开口,紧接着继续说道。
“长御,你也不好好想想,萍水相逢,他们为何会送你如此珍贵之物?”
“你不会真以为,他们是看你长得帅吧?”
太华道人开口,这般说道。
“难道不是吗?”
苏长御有些好奇,他还真觉得对方是觉得自己长得帅啊
太华道人:“……”
“师父,可他说他有一个女儿,想要让他女儿嫁给我,所以才送我这么多衣服。”
苏长御继续解释道,告知太华道人。
然而,太华道人当下冷冷一笑,一语不发,让苏长御沉默了。
“师父,你继续说。”
苏长御开口,让太华道人继续道。
嫡女蓉歸
“他无缘无故送你东西,显然是有目的的。”
“之前为师也说过,你的身世肯定不一般。”
“所以为师断定,他们肯定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故意来讨好你的。”
太华道人如此说道,字字珠玑。
说的苏长御恍然大悟。
“是啊,师父,你继续说。”
苏长御点了点头,觉得太华道人说的很有道理。
“一开始,为师觉得他们是知道你的身份,可当为师知道你这一件衣服,价值五千枚上品灵石,为师觉得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血天尊 斷殤
霸寵惹火甜心 白幼娘
太华道人显得高深莫测道。
让苏长御更加好奇了。
“师父,还能多复杂?”
苏长御很好奇。
“我觉得,那二人当中,可能有一位,就是你的父亲。”
女配升仙記
太华道人开口。
一句话,如同惊雷一般让苏长御愣在原地了。
他愣在原地,因为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有那点感觉啊。
控衛妖星 想寫不想說
“师父,您还别说,这两人经常问我父母是否健在。”
苏长御开口,如此说道。
“那就没错了,他们二人,要么非常了解你得身世,要么他们二人之中,就有一个是你的亲生父亲。”
“这世间上,也只有父亲对自己儿子才会如此大方。”
“而且,为师感觉,那个老玄,应该就是你的父亲。”
太华道人满是笃定道。
此话一说,苏长御不由仔细开始回想。
“是啊,师父,我也觉得那个老玄,有事没事就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是我的亲生父亲吗?”
豪門蜜愛:霸道高官的小嬌妻 錦上花
“可为什么,他不认我?”
苏长御开口,眼神之中莫名出现一抹疑色。
既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见到自己,为何不与自己相认?
“长御啊,这天地下哪里有父母的不对。”
“他不见你,或许是有他的苦衷啊。”
太华道人如此说道。
“苦衷?有何苦衷?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认?”
苏长御不解。
“这…….”
“唉,算了,为师就直说吧。”
“长御,你很有可能是…….私生子!”
太华道人开口。
当下,苏长御愣住了。

6mqq8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笔趣-第二百零二章:小師弟,師兄要給你制定一套魔鬼訓練【新書求一切】鑒賞-pm4l2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晋国国都。
随着叶平走出传送阵后。
一道极其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叶平眼中。
是苏长御的身影。
不远处。
苏长御身穿一袭浅白色的长袍,这件长袍极其不一般,从远处看去,如同寒霜一般,丝如雪,衣如宝,同时还环绕出淡淡白华。
不要说长相如何了,光是这件衣服,都吸引着大街上无数人的目光。
再加上苏长御绝世的容貌,以及那超凡在上的气质,可以说整条大街上,无论男女老少,皆然不由看向苏长御。
“大师兄!”
叶平的声音响起,他满是笑容,眼神当中甚至带着一些激动。
街道当中。
苏长御静静地感受着众人羡慕的目光。
只是突兀之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让苏长御不由一愣。
“是小师弟?”
苏长御一愣,紧接着心中不由大喜。
他转过身来,顺着声音看去,很快便发现叶平的身影。
一瞬间,苏长御便看到叶平。
“小师弟。”
苏长御开口,他内心很兴奋,只是因为独特的气质,让他神色看起来十分平静而已。
“见过大师兄。”
叶平快步走去,直接来到苏长御面前,而后作揖,面上的喜悦无法遮掩。
“恩。”
苏长御点了点头,紧接着有些好奇地看着叶平道。
“你不是在晋国学府的吗?怎么有回来了?”
苏长御眼神当中满是好奇,自己这位师弟不是在晋国学府的吗?怎么又回来了?
“师兄,师弟这几天在参加十国大比,如今大比结束,我便回来了。”
叶平出声,如此说道。
“十国大比?”
苏长御微微一愣,这涉及到了他的知识盲区,不知道十国大比是什么。
也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不由响起。
“十国大比?如今十国大比只怕还没有结束吧?”
声音响起,是太上玄机的声音。
他缓缓开口,有些好奇。
的确ꓹ 十国大比还没有结束,但这是对其他人来说ꓹ 还没有结束,对于叶平来说,十国大比已经结束了。
“这位是?”
叶平有些好奇地看向苏长御ꓹ 毕竟方才便看到苏长御与这两人站在一起。
“这两位是师兄的道友,老夏和老玄。”
提到夏帝和太上玄机ꓹ 苏长御心情便不由十分愉悦。
这是两个好人啊。
真正的大好人,送了自己那么多衣服ꓹ 而且还不要任何回报。
苏长御为叶平介绍着。
“道友?”
叶平看了一眼夏帝和太上玄机ꓹ 随后毕恭毕敬道:“见过夏师兄,见过玄师兄。”
叶平显得十分恭敬,也非常得体。
隱身高手
只是此话一说,夏帝和太上玄机不由一愣。
好端端的又多了一个师弟,两人有些哭笑不得,但想了想,两人还是没什么好说的ꓹ 尤其是夏帝,只要苏长御开心ꓹ 他就无所谓。
“师弟ꓹ 十国大比虽然你成绩不佳ꓹ 但也不用太过于沮丧ꓹ 这次你回宗门,是打算短住几天ꓹ 还是说长住?”
苏长御开口ꓹ 询问叶平。
他下意识觉得叶平在十国大比上失利了ꓹ 所以出言安慰。
虽然苏长御知道自己这位师弟,天赋极高ꓹ 乃是绝世天骄,但放眼十国,苏长御就没底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觉得叶平失利。
“师兄,此番十国大比,师弟明白了自己许多不足,所以这次回来,打算长住一段时间。”
叶平开口,他十分认真道。
这次十国大比,叶平的的确确明白了很多事情,他知道自己有很多地方不足,所以叶平下定决心,在宗门好好修练,直至真正的强大,再离开宗门。
天庭足球 杖看南雪
江山為賭,美人為謀
“很好。”
苏长御点了点头,他显得十分平静,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你能知道自己的不足。”
“师兄很欣慰。”
“一个真正的强者,不是时时刻刻变强,而是时时刻刻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
“师弟,你有一颗绝世强者的心,很好。”
苏长御的声音缓缓响起。
再配上他绝世不凡的气质,以及那高深莫测的目光,让人不得不有一种感悟。
甚至连一旁的太上玄机和夏帝也愣住了。
因为,苏长御说这番话的时候,莫名之间,就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错觉。
仿佛真的蕴含无上道理。
可再看看苏长御的境界和修为。
呃…….
不忍直视。
太上玄机一瞬间便知道,苏长御这是在忽悠人,同时他不由稍稍紧张起来。
因为夏帝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装腔作势之人,曾经太子在夏帝面前,装腔作势,结果差点被打断腿。
苏长御这样做,夏帝会不会对苏长御产生恶感啊?
想到这里,太上玄机不由将目光看向苏长御。
只是一旁的夏帝,不但没有任何一丝不满,甚至说眼神当中,竟然含着笑意,似乎对苏长御极其满意。
这…….太上玄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是替太子默哀吧。
不过有一说一,虽然苏长御是在装腔作势,可苏长御装的够像啊。
要是苏长御能够遮掩自己的境界,那就真的完美了。
驅魔女天師
想到这里,太上玄机不由一愣,他莫名想到了一件事情,但最终还是沉默下来了。
“多谢师兄夸赞。”
听到苏长御的夸赞,叶平心中大喜。
只是下一刻,苏长御神色十分平静,而后看向叶平道。
“师弟,此番你回来长住,师兄要对你进行魔鬼训练。”
“不仅仅是我,其余几位师兄也会对你进行魔鬼训练,知道吗?”
苏长御开口,显得无比淡然。
如今得到了七王传承,虽然只是得到一柄霜白飞剑,但苏长御是什么人?
平日什么都不做,都能自我感觉良好,如今出去得到了传承,苏长御更加觉得自己要起飞了。
烏金血劍 黃易
所以,苏长御打算好好再指点指点叶平,这么长时间了,的确没有好好指点指点小师弟了。
如今乘着小师弟十国大比失利,刚好指点指点,也算挺不错的。
“好。”
听到魔鬼训练,叶平不但没有任何一点难受,相反还露出喜悦之色。
他现在巴不得多学点东西,这次十国大比,他实实在在想要提升自己。
“走吧。”
苏长御没有多说什么了,带着叶平顺道回青云道宗。
晋国国都到青云道宗,正常来说,使用传送阵要不了多长时间。
但苏长御并没有选择传送阵,而是驾驭飞剑,一座城池一座城池的跨越。
叶平倒无所谓,至于太上玄机则是看夏帝的面子,而夏帝肯定是开心的啊。
就如此,足足七天时间。
众人来到了青云道宗之下。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
往日里,青云道宗人烟绝迹,基本上没什么人,但这次来到青云道宗,一路上有不少工匠上上下下。
苏长御有些好奇。
他不知道青云道宗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平也显得有些好奇,但想想倒没什么,只觉得应该是掌门又在搞基建吧。
四人一同上山。
没过多久,便听到太华道人的声音。
“你们轻一点抬,不要磕坏了,这可是上等的琉璃瓦,一片就要二两银子。”
“防火木什么时候才能送来?回去告诉你们掌柜的,这么慢要扣钱的。”
“对对对,这座金鼎放在大门口。”
青云道宗山门口,还不等叶平和苏长御走进来,便听到太华道人的声音。
太华道人的声音十分洪亮,指挥着许多工匠,正在大搞基建。
“师父。”
走进山门,叶平喊了一声。
正在大搞基建的太华道人不由一愣,随后不由将目光看向叶平,同时也看到了苏长御。
果然,长御的命就是硬。
当太华道人看到苏长御时,不由松了口气,之前他还略微有些担心,如今看到苏长御,就彻底不担心了。
“叶平,长御,你们回来了。”
太华道人整理一番衣袍,紧接着朝着叶平与苏长御的方向走来。
与此同时,太华道人不禁微微皱眉地看向夏帝和太上玄机。
或许对叶平和苏长御来说,他们不会观人,但太华道人是什么人精,一眼便看得出来,夏帝和太上玄机不是等闲之辈。
“这两位是?”
太华道人有些好奇,看向太上玄机和夏帝,眼神当中满是疑惑。
“这是徒儿的道友,老夏还有老玄。”
苏长御解释了一句。
“哦。”太华道人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既然是长御的道友,那也是我青云道宗的客人,待会我亲自下厨,接待两位贵客。”
太华道人如此说道,他其实比较好客,只是原来青云道宗没人来,所以一身厨艺施展不开来,如今青云道宗好转了,待客之道自然不能差。
“客气了。”
“先生客气。”
夏帝和太上玄机开口,面上带着淡然笑容,毕竟过来作客,总不可能摆着一张臭脸。
“哪里哪里,长御,快快去给客人安排,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为师建了新房,刚好可以给客人住。”
太华道人满是笑容。
而苏长御点了点头,带着夏帝和太上玄机往里面走去。
“叶平,你留下,为师问你点事。”
太华道人让叶平留下。
“好。”
叶平点了点头。
待苏长御走后,太华道人的声音便不由响起。
“叶平,这两人什么来路?”
太华道人询问叶平,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师父,我也不清楚,我与大师兄,也是在晋国传送阵相遇,并不知道。”
“不过听大师兄说,好像是路上相遇的,而且这两人也挺阔绰的,大师兄身上的衣服,就是他们送的。”
叶平开口,他对夏帝和太上玄机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一小部分事迹。
“衣服是他们送的?那怪不得,你大师兄身上的那件衣服,估计值不少钱,少说得好几千两黄金,当真是铺张浪费。”
太华道人点了点头,紧接着继续说道。
“叶平,你怎么又回来了?”
既然叶平不知道夏帝的来历,太华道人不由显得有些好奇,询问叶平怎么又回来了。
“师父,弟子前些日子参加十国大比,感觉到自身的不足,如今回来,是想要在宗门内好好学习学习,稳固一下根基。”
叶平开口,向太华道人解释。
“十国大比?”
很不巧的是,叶平所说的东西,依旧触及到了太华道人的知识盲区,他对十国大比几乎没什么认知。
“恩。”
叶平点了点头。
“行吧,既然你愿意回来,为师就不多说什么,恰好你那些师兄们,前些日子也得到了一些造化,说不定可以再教你一些东西。”
太华道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如同苏长御一般,认为叶平在十国大比上失利,遭到打击,所以才回宗门休息一段时间。
不过想想也是,叶平修行才半年不足,即便是绝世天骄,在青州在晋国吃的开很正常,上升到了十国,遭遇点挫折也实属正常。
“造化?”
叶平有些好奇,看向太华道人。
“恩,前些日子,你大师兄偶然得知一处秘境,他一人之力难以闯入,所以请了你那些师兄,当然也包括为师一同进入秘境。”
“倒不是为师与你吹嘘,若不是有为师在,只怕你大师兄他们根本不可能拿到机缘。”
提到七王秘境,太华道人就不免有些得意。
“一同进入秘境?”
然而听到太华道人这番话,叶平有些震惊了。
宗门里的这些师兄们,个个都是天才人杰,一个秘境居然还要一起闯入?
这未免有些夸张吧?
这得是什么秘境啊?
与此同时,叶平有些难受了,怎么在自己走后才发现秘境啊,早知道自己就不去什么晋国学府了。
也不去参加什么十国大比了。
十国大比有秘境香吗?
也就在这时,太华道人又开口了。
“对了,叶平,为师给你卜一挂。”
太华道人忽然开口,自从他得到八卦图后,压根就没机会施展,如今叶平来了,他自然要好好在叶平面前秀一手啊。
不然万一叶平觉得自己是个废物掌门该怎么办?
“好,劳烦师父了。”
叶平点了点头。
当下,太华道人取出八卦图。
刹那间八卦图光芒四射,一个个符文虚影环绕在太华道人手中。
“太上天机。”
太华道人右手做引,而后爆呵一声。
官符 羊湯
紧接着,几个符字出现。
【大凶】
嘶。
愛上美女市長
刹那间,太华道人眉头紧锁。
“不好。”
他开口,神色显得极其凝重,让叶平莫名有些紧张起来了。
“师父,怎么了?”
叶平有些好奇。
“叶平,你最近有一场大劫,你千万要小心,好好待在宗门,哪里都不要去,知道吗?”
“为师这些日子,帮你看看,如何化解。”
太华道人将八卦图收起,紧接着认真无比地看向叶平道。
“大劫?好,师父您放心,我这段时间什么地方都不去,就待在宗门。”
听到太华道人所说,叶平到没有特别怕,但却充满着庆幸。
还好回宗门了。
这要是不回宗门,真遇到大劫,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行了,你先回去休息,剩下的为师给你想办法。”
太华道人也严肃起来了。
说实话,若是叶平真有大劫,他自然会竭尽全力去帮助叶平,化解这场劫难。
不过末了。
太华道人又给自己占了一挂。
大吉。
一瞬间太华道人松了口气,显然叶平的劫难,是个人的劫难,并非是宗门劫难。
看到叶平有大劫,太华道人比较担心,是因为七王秘境的原因,牵连到了叶平。
可如今一看,显然不是七王秘境的事情。
官臉
不是七王秘境就好。
可以慢慢化解。
大不了用自己的大吉,去化解叶平的大凶,也不是不可以。
想到这里,太华道人不由将目光看向已经走远的叶平。
与此同时。
另一处。
青云道宗新建的宅楼得确不凡。
雕龙画凤不说,而且看起来也气势磅礴,比之前好了何止百倍。
“长御小友,你之前是住在何处?”
看着全新的宅楼,夏帝十分好奇,询问苏长御之前是住在何处。
“哦,我对住处没什么讲究,就住在哪里。”
苏长御指着不远处的平房说道。
平房十分简陋,光看外面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看到这一幕,夏帝莫名感到有些难受。
他沉默不语,而太上玄机则不由开口道。
“看样子,长御小友宗门,如今是飞黄腾达了,能建起新宅,实属不错啊。”
“只不过,为何木材都选防火木啊?难不成这里经常发生山火?”
太上玄机轻笑着,不过眼神当中也充满着好奇。
他一眼便能看出,这些木材都是防火木,自然有些好奇。
苏长御:“不知道。”
“对了,长御小友,外面那位,仅是你师父吗?”
太上玄机没有纠结防火木,而是开口,询问些其他事情。
随着太上玄机如此询问。
夏帝一颗心也不由悬起来了。
他看向苏长御,不知为何,莫名有些紧张。
“自然。”
苏长御下意识回答。
但太上玄机立刻开口。
“那小友的父母呢?”
太上玄机问道。
此话一说,苏长御不由微微皱眉。
一路上来,这两人时不时就要问自己一些很古怪的问题。
让苏长御有些不理解了。
为什么一直要问自己父母干什么?
难不成你们认识?

i6fkh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起點-第一百九十九章:文驚天下,文聖之資,天下震撼!文人瘋狂!【新書求一切】鑒賞-vfr5d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魏国贡院。
也有不少十国学子在这里参加最后的考核了。
很多修士,肉身塔一通关,便直接赶往贡院。
他们不想耽误时间,毕竟知道自己打不破记录,倒不如赶紧来贡院,好好复习复习。
并且因为第三关是文举考试,所以贡院外聚集大量修士,他们很期待这次贡院考核。
毕竟天骄打斗看多了,偶尔看点文斗也挺有意思的。
“是叶天骄来了。”
“叶师兄来了。”
“啧啧,生子当如叶天骄啊。”
“也不知道叶师兄文采如何啊。”
“叶师兄一看就是读书人,我赌他文采肯定不俗。”
“是啊,叶师兄一看就是读过书的人,估计不会差到哪里去。”
众人议论,认为叶平气质就如同绝世儒仙一般,下意识觉得叶平应该是读过点书的人。
魏国贡院下。
叶平十分客气地朝着众人微微作揖。
紧接着来到贡院门下。
此时此刻,贡院门下,左右两旁摆放着许多书籍,也有几位长老在此把守。
“叶平,这两旁的书籍之中,有本次文举试题,你可以选择先看看。”
“一旦踏入贡院,则不能离开,谨慎一些。”
长老出声,告知叶平,这两旁书籍当中有文举的试题。
因为一旦踏入贡院当中,就不能离开了。
“多谢长老提醒。”
叶平点了点头,对于文举,叶平到不觉得自己十拿九稳,虽然刚穿越时,靠着前世墨宝出尽风头。
但文举科考不一样,你文章再好,若是不对题的话,肯定无法通关。
所以叶平十分谨慎,他翻开两旁书桌上的书籍,认真观看。
一共数百本书,其中大多数是人物事迹,叶平认真观看,不敢遗漏什么。
足足一个时辰后。
数百本书,叶平全部看完,而且记在心中。
确定无疑之后,叶平走入了贡院当中。
此时此刻。
贡院内,数百张书桌摆放着ꓹ 参赛的学子,只有一半ꓹ 绝大部分的学子,要么在肉身塔考核,要么还在外面阅读书籍。
毕竟文举对很多修士来说ꓹ 有些头疼。
他们懂得东西很多,但想要做文章还是有够呛的。
“上仙ꓹ 随我来。”
这时,贡院内的书童走来ꓹ 指引着叶平来到一张书桌面前。
书桌上ꓹ 有三块红色木块,书童指着木块道。
“上仙,试题就在这木块之中。”
他如此说道。
叶平点头道谢,紧接着翻开木块。
第一块上面,刻着【劝言】。
第二块上面,刻着【时运】
第三块上面,刻着【英杰】
所谓文举试题ꓹ 就是以其中一道试题做文章,出三道题ꓹ 是考验文人的实力。
若是所做文章ꓹ 能完美符合试题ꓹ 哪怕文章次一点ꓹ 都算是上上之品。
文章是文章,文举又是文举。
文举最看重的就是‘应题’ꓹ 而文章最看重的则是内涵。
看到试题之后ꓹ 叶平不由微微一愣。
联想到外面的书籍ꓹ 一时之间,叶平恍然大悟了。
果然ꓹ 试题就藏在书籍之中。
一时之间,叶平没有动笔,而是在沉思。
他在思索写什么文章。
劝言、时运、英杰。
黑萌妖君寵妃無度
挑一即可。
但若是想要一举高中,所做的文章,就必须要应所有题。
只是,这三道题,无论拆开那一道,叶平都有自信,能作出完美的文章。
但想要全部写出来,就有一些难度了。
“啊!!!到底该怎么写啊。”
贡院中,有修士忍不住皱眉,手中毛笔落下,墨水染湿了文章,他发出哀嚎,眼睛血红。
“贡院内,不得大声喧哗,驱走。”
一瞬间,一道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
是审考官的声音,十国大儒,声音响起,刹那间一股无形力量,直接将这位学子送出贡院外。
这就是大儒的力量,言语通神。
叶平看着这一切,心中不由感慨,他没想到文人居然有这种能力,如若是早知道的话,说不定自己要走儒生之路了。
綜誰拿了我的心臟? 想吃魚的飯粒
不过眼下不是思索这个的时候。
叶平紧闭双眼。
他在苦思,脑海当中,一篇篇绝世文章划过。
但可惜的是,没有一篇符合主题,准确点来说,没有一篇符合这三道主题。
唉。
脑阔疼。
足足一个时辰后。
也就在叶平苦苦思索时。
突兀之间。
一阵清风吹来。
清风吹来,吹皱了叶平长衫。
但刹那间,叶平似有顿悟。
劝言,时运,英杰?
这一刻,叶平脑海当中,有了一篇文章。
下一刻,这篇文章,就如同一团太阳一般,在脑海当中升起。
“就是这篇!”
“就是这篇!”
“就是这篇!”
叶平攥紧了拳头,他欣喜若狂,对于一个文人来说,思如涌泉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
苦思一个时辰,如今忽然明悟,这种感觉让人头皮发麻。
“呼!”
叶平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随后他挥了挥手,一根淡青色的狼毫笔出现在手指之间。
下一刻。
叶平在空白的宣纸上,落字。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福祸。”
“蜈蚣百足,行不及蛇。”
“雄鸡两翼,飞不过鸦。”
“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
“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
叶平落笔,每一个字都注入精气神在内。
但就在叶平落笔的一瞬间,整张宣纸上,爆射出一束束金色光芒。
轰轰轰。
这一刻,贡院当中,一座座石像震颤,这些石像,乃是十国历代大儒的石像,而且能在贡院当中‘立像’之人,可不是普通大儒。
而是得到天地认可的大儒,掌握言语之力,口诛笔伐之间,可调遣天命,言出法随的存在。
这次监考的三大考官,也是十国当中的大儒,但他们也没有资格在贡院立像。
然而,贡院当中的大儒石像,却忽然震颤起来,引来无数人观看。
“怎么回事?”
“发生了何事?”
“你们看,叶师兄写的文章,居然会发光?”
“这是什么神通?我也想学。”
“一字千金,一字千金,这是一字千金啊。”
“什么一字千金?什么意思啊?”
“嘶,叶师兄这是在写什么文章啊?居然一字千金?”
贡院当中,所有参考的学生,不由震撼连连,尤其是几个学生,瞬间明白了什么,眼睛瞪的巨大,注视着叶平。
“到底什么是一字千金啊?一个字一千两黄金,很珍贵吗?”
有人还是不懂,忍不住询问道。
“你真是个文盲,所谓一字千金,代表着乃是此人文章价值无量,每一个字都价值千金,珍贵无比,但这只是形容,并非是说只价值一千两黄金,而是珍贵的形容。”
“是的,唯独镇国文章才能出现一字千金之异象,一篇文章洋洋洒洒数百字,一字千金,可镇一国之气运,没想到叶师兄不但实力逆天,连文采都如此飞扬?”
“应该是镇国文章了,天啊,镇国文章,这可是连大儒都无法写出的文章,古今往来,也唯独十国科考,才有可能出现镇国文章,这一篇文章,可镇一国之气运。”
“文章镇国,一方大儒,叶师兄这篇文章若是写完,可直接成就大儒之位,逆天了,这简直是逆天了。”
贡院中,也有一些修士懂得文举,知晓文人划分,所以忍不住出声,感到无比震撼。
“什么?一篇文章,就能直接成为大儒?”
“真的假的啊?一篇文章成就大儒?还有这种说法?”
“整个魏国,加起来也不过是七位大儒,随便写一篇文章,就能成为大儒?你唬我?”
然而有人感到震撼,压根就不相信一篇文章就能成为大儒。
在他们眼中看来,文章再好,也不可能让人直接成为大儒吧?
“可笑,你当儒道一脉,跟修行一般?儒道一脉,讲究的便是一朝得道,白日飞升,而且什么叫做随便一篇文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镇国文章啊,大儒都不见得能够写出来的。”
“是啊,镇国文章,魏国有七位大儒,但这七位大儒,只有一位写出了镇国文章,得天地认可,为天地大儒,命有天运,言出法随,有上达天听之能。”
“酸了酸了,叶师兄当真不是人啊,修行天赋可怕,肉身实力也可怕,没想到文章也能如此非凡,镇国文章,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此时此刻,不止是贡院当中,贡院之外,也有所察觉。
一股无法言说的气息,弥漫整个贡院考场,那大儒雕像,更是不断震颤。
“肃静!”
然而就在这时。
贡院深处。
一道声音响起,是大儒的声音,他的声音,似乎有神力一般,一个字,便让整个贡院内外安静下来了。
甚至包括雕像,也全部安定下来了。
这里是贡院,是考场,自然要庄重肃静。
贡院之内。
三名大儒,坐在大殿之中,这三人都是老者,他们神色平静,但眼神当中有遮盖不了的惊讶。
“没想到此人这般年轻,便可写出镇国文章,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快穿之炮灰不約
“是啊,如此年轻,便写出镇国文章,着实让人羡慕。”
“唉,可惜了,如若他是大儒的话,凭借着一篇镇国文章,便可直接得到天地认可,成为天地大儒。”
“也没什么可惜的,看他骨骼气血,只怕不超过二十五岁,一尊不超二十五岁的大儒,举世难寻,百年之内,必可成为天地大儒,我儒道一脉,总算出了个旷古奇才。”
三人交流,他们也十分震撼,只是他们身为大儒,倒不至于说一篇镇国文章,就显得慌慌张张。
若是平日里,他们或许的确会更激烈一些,但如今是监考文举,身为审考官,他们更加注重形象与身份。
所以三人静坐在此,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当然,待叶平文章写完之后,他们显然会争先恐后地去观看。
贡院之外。
叶平笔走龙蛇,他忘却所以,一个个金色字体出现在宣纸上,每一个字都价值连城。
而叶平身后,也出现一道道才气,足足有八道才气。
此乃才高八斗之意。
叶平所写的文章,名为‘劝世章’,又称‘寒窑赋’、‘破窑赋’。
乃是千古名章。
应题也应景。
这篇文章的主题,是劝世人顺天意而行,不要看不起自己,也不要总想着与天争,有时候顺其自然,反而是一件好事。
其次的是,文章以许多名人做题,诸如,文章盖世,孔子厄于陈邦,武略超群,太公钓于渭水,颜渊命短,殊非凶恶之徒,盗拓年长,岂是善良之辈?
当然这个世界没有空子,也没有太公,叶平在贡院之外,看了许多英杰的故事,所以进行了修改,但意不变。
诗词一字改韵。
但文章不在乎一字一词,而是文章的内涵,文章的精华,文章想要表达的内容,才是一篇文章的核心。
到最后。
叶平落笔越来越快,念头达通,才如涌泉。
“有先贫而后富,有老壮而少衰。满腹文章,白发竟然不中,才疏学浅,少年及第登科。深院宫娥,运退反为妓妾,风流之女,时来配作夫人。”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注福注禄,命里已安排定,富贵谁不欲,人若不依根基八字,岂能为卿为相?”
叶平的文章越写越快,甚至到最后,他联想自己刚刚穿越之时。
为求仙道,而苦命挣扎,但偶然之间,得运之时,遇太华道人,从而踏入仙道,时来运转,大道自然。
足足一刻钟后。
当叶平写完最后一字之后,他整个人不由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精气神在这一刻,达到了圆满,念头彻底达通,所有的烦恼,所有的苦思,所有的一切,皆然在此时放下了。
也就在这时。
整个贡院,忽然变得翠绿无比,下一刻一阵阵清风吹来,叶平身后,竟然硬生生演化出一颗菩提智慧树。
万道菩提树枝垂下,阵阵经文之声响起,让人莫名开悟,也让人莫名没有了烦恼。
叶平脑后,度化金轮出现,将他映照如一尊真佛一般。
也就在这时。
越少爺的傻白甜丫頭 九陽綰兒
轰轰轰!
轰轰轰!
书桌上的宣纸,突然爆射出无量的金色光芒,冲天而起。
整个贡院所有石像,在这一刻疯狂震颤,连大儒真言都无法压制而出。
甚至,一尊尊虚影出现在贡院上空。
这些虚影,手握书卷,弥漫出滚滚才气。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福祸。”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
阵阵诵经之声响起。
传遍整个魏国上上下下,无数修士百姓,皆然听到这篇文章,这是由大儒之魂亲自诵念的。
而贡院当中。
那三位大儒,在这一刻,彻底震撼了。
“绝世文章!这是绝世文章!这居然是绝世文章?”
“文章绝世,传千世之章?”
“这怎么可能?怎么是绝世文章?”
三尊大儒愣在了大殿当中,他们眼神当中,充满着不可置信,也充满着无与伦比的震撼。
因为叶平这篇文章,不是所谓的镇国诗,而是最高级别的绝世文章。
文章有五等。
传城文章,传国文章,镇国文章,千秋文章,绝世文章。
传城文章,可传一座古城。
传国文章,文可传国,才高八斗。
镇国文章,文章镇国,镇压国之气运。
千秋文章,文章传千秋,流芳百世,天地大儒若著,可成亚圣,文章传千秋,造福后世千秋文人学子。
绝世文章,文章绝世,世间独一无人,独登高峰,著文章者,可为半圣,天下文人学子之半圣。
王朝供奉,天下文人共敬之。
这种文章,五千年才可能出现一篇。
可没想到,十国大比,居然出现了一篇绝世文章?
咻咻咻!
此时此刻,魏国贡院之中,出现了一道道身影,这是十国学府的强者,他们第一时间赶来,脸上露出无与伦比得震撼之色。
魏国皇宫内。
满朝文武正在商议着什么。
可突兀之间,一阵阵洪亮无比的声音忽然响起。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
古老的声音响起,这是天地大儒之魂在诵经。
传遍整个魏国。
皇宫自然最先听到。
一瞬间,满朝文武都愣住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就在刹那间,魏国当朝宰相,身子不由一僵,而后浑身颤抖地来到大殿之外。
“绝世文章,是绝世文章,有人写出绝世文章啊,我儒道一脉,又要出圣人了吗?”
他的声音极其激动,连皇帝都不在乎,拔腿就跑,朝着贡院走去。
“什么?绝世文章?许相,你等等我啊。”
霸道老公慢點來
“嘶,天地之间,五千年出个圣人,难道我人族要出圣人了吗?”
“快快快,是魏国贡院的位置,快去快去。”
一时之间,所有文官纷纷朝着魏国贡院跑去。
他们是文人,虽然入朝为官,但满身都是文人傲骨,得知有人著作出绝世文章。
自然而然激动无比。
至于皇帝?
大不了回来被罚,若是不能目睹绝世文章,他们当真要遗恨万年啊。
所有文官都跑了。
这一刻,朝堂上众人都有些懵。
“陛下,这些文官,简直是目无王法,居然敢提前退朝。”
此时,有武官怒吼,想要参他们一本。
可一瞬间,魏国皇帝的声音响起了。
“你们等等朕,朕跟你们一起去,退朝,退朝!”
魏国天子的声音响起,下一刻,他的身影也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