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魂珠

01lwv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不死魂珠 線上看-第四十章 (結局篇)隕落看書-dbgqf

不死魂珠
小說推薦不死魂珠
丹尼尔看着一个个神冲向不死邪帝,从他们飞近不死邪帝时候流露出的表情让丹尼尔感到心寒,一切都是他造成的,虽然他被不死魂珠所控制,但不能抵消他这个主犯的罪责。他们的绝望还有不经意的哀,让丹尼尔想离开,想从此不再出现,或许这才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他无助地看了看两旁,神们几乎都飞向了不死邪帝,尽管他们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他不敢离开,不敢向任何一个可以远离不死邪帝的方向飞去,他的良心不允许他这么做。既然不能离去,他便想着与不死邪帝一拼,尽管是死。最好是死!这样才能减轻他的罪孽,他的良心才能过意些许。
他想着便虚空踏步飞向不死邪帝,但两道身影将他拦住。
“谁家的神?刚刚晋升就想和不死邪帝斗?他们都输啦,你快逃,逃得了就逃,起码能为苍生留一份希望啊!”
丹尼尔不敢正视拦住他的神,他知道自己并非真正的神,如果不是不死魂珠,他能在穷空飞翔?他能挥手即山崩地裂?这一切都是不死魂珠带给他的神奇力量,他是如此认为,这也让他更不敢向拦住他的神说半句话,他不想让自己犯下的罪行被任何生物知晓,这让他觉得羞耻,他情愿与不死邪帝一拼也不想带着这份羞耻背负“为苍生留一份希望”这个不可能的使命。
“不要拦我!”丹尼尔吼着一掌挥出,飓风从拦着他的神背后聚集袭向不死邪帝,周围空间似乎都被扭曲成旋涡,配着其他神一招招攻击的余波能量汇入旋涡之中,飓风的威力又强了一分。
原本丹尼尔的实力在众神之中最弱,即使他因愧疚而爆发出的威力也算不上中等,但旋涡不断卷入其周围的各类魔法余波,反倒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威力,让不死邪帝最为之感兴趣。不死邪帝反手一挥,七八的神竟被巨掌形能量拍飞,但他们被拍飞的瞬间,有几个抓住这个破绽发出攻击,竟然伤了不死邪帝些许,这是不死邪帝再次现世以来首次受伤,其他的神也纷纷趁他受伤时发动最强的攻击,几乎所有招式都袭向不死邪帝身上的那点小小的伤口,但这些都被早已防备的不死邪帝挡下。
因受伤而发怒的不死邪帝双目黑透,发丝无风自动,他身上还出现一层不太清晰的保护层似的东西,那层膜散发着极其邪恶的气息,让所有神不禁在这种生死关头打了冷颤。他无视吸收各种魔法余波的旋涡,攻击也不再完全保留,起码用了三成神力,每每出手,必有五六个神身负重伤。一时间局势再次成一面倒,即使是原本让不死邪帝感兴趣的飓风在不死邪帝无需目视之下,反手一戳便破了开来,旋涡散发的余波甚至伤了几个被不死邪帝一拳挥击以致负伤的神。
“我杀了你!”丹尼尔见局势不妙,连他也几近发疯,不曾出任何招数,看他样子是想要用肉体与不死邪帝相拼。
丹尼尔直冲向不死邪帝,但不死邪帝完全没把他这个实力最弱的下位神放在眼里,一拳拳挥击而出,将他认为勉强有资格被他攻击的上位神以及实力稍微强悍些的中位神打伤,注入神力的双拳挥动,天地变色,众神的神力攻击也没有他十分一二的威力,不少神更是被打怕了,纷纷逃到一块儿奢求合力抵挡下不死邪帝的随意一击。
一个不怕死的神双拳挥动,各类冰柱、冰球等等巨型冰系实物攻击袭向不死邪帝,而不死邪帝随手厌恶的反手一挥,将其中一颗足足比人大上几倍的巨型冰球拍向丹尼尔,空中发出破空的刺耳之声,看着冰球与丹尼尔越来越近,甚至有些想助丹尼尔一臂之力的神看着这一幕也不敢随便帮忙。
“小心!”空中传来惊呼声,那把声音对丹尼尔而言是多么地熟悉,原本还有希望躲过冰球攻击的丹尼尔竟被那把声音使至失神。
茶花女
“丹尼尔!”惊吓过度跪倒在斑点头上的多拉几近崩溃,她远远看见不死邪帝的恐怖,即使没看见,也从空中散发的那丝让人甚至神亦会恐惧的神识感觉到不死邪帝的恐怖,之前空中飞过的每位神都让她不曾察觉,空中一闪而过的身影若非斑点强行晋升的速度,她也难以发现,而不死邪帝竟能让丹尼尔的爸妈——丘吉尔和玛丽莎、还有斑点都为之受影响,再加上袭向丹尼尔的巨型冰球足足有丹尼尔的几倍体积大小,她不知道这样巨大的冰球威力究竟如何,但伤及丹尼尔是必然的事情。
一道身影闪出,丘吉尔从多拉的声音还有双眼望去的方向知道那就是丹尼尔,但丘吉尔的速度还是太慢了,不死邪帝或许是攻击别的神,一道远程攻击竟然加快了巨型冰球的移动速度,众神的心都悬了起来,丹尼尔这个刚刚晋升的神,防御力岂有别的神之强,或许他会是在场第一个在与不死邪帝战争中陨落的神。
巨型冰球压着毫无反抗能力的丹尼尔砸在幽冥山上,幽冥上的山路竟裂开一条巨大的裂缝,裂缝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出去,不需一会儿,裂缝将小半座山顶围绕了一圈,山顶顺着倾斜的裂缝滑落而出。
不死邪帝突然口吐鲜血,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众神纷纷攻击不知所以然的不死邪帝。正在他们以为占了上风时,不死邪帝皱着眉头四处望了一眼,最后将视线落在反手甩出的巨型冰球上,他摇了摇头认为自己的疑虑是多余,便双拳挥出,瞬间击退身前几个只敢趁他分心时攻击的“苍蝇”。
殺人大師
“乔纳!”丘吉尔和玛丽莎叫得险些失声,这是他们的儿子,失踪了二十年的儿子,刚出生,毫无能力的丹尼尔便被偷走,当时他们两个都不在家,谁会敢进入神的家居?虽然许多人都不知道神的存在,但他们两个在当地的威名凌驾于一切,受万众敬仰,即使是居住远方的帝国皇帝也不敢对他们呼来唤去,就在那一天回家,竟然失踪了!还有孪生的小儿子因为不在同一间房间,还留在他自己的房间里。而今再见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被巨型冰球,这冰球对他们两神而言不算太大的伤害,但丹尼尔的实力,他们感觉到丹尼尔散发的风之气息十分微弱,比起丘吉尔当时误打误撞成了风之神的气息还要弱,他们也从斑点口中知道丹尼尔并未通过自己的实力成神,那样的神注定实力一辈子弱于其他的神,在这样的巨型冰球生生砸在幽冥山这座充满世间最强盛的邪息的山上,必定无生存的希望可言。
冰球顺着断裂的山顶掉落山脚,丘吉尔和玛丽莎根本看不到丹尼尔的尸体,他们知道丹尼尔肯定还在巨型冰球下,冰球的重力加速度直压着丹尼尔坠落山脚,以冰球的体积,丹尼尔不会掉在短浅的崖壁山脚,会掉入海里。这片幽冥岛十里海域受到不死邪帝的影响,曾经有人掉落这片海域,但是没人能捞到那人的尸首,而那人偏偏却是无上高手的亲属,那无上高手岂会让自己的亲人死去,在掉落水里的短短时间冲进入海里,却过了许久许久都不见两个的身影,再过了几年年,海面上漂浮两具尸骨,有人认出了当时的无上高手和掉落海里的无上高手的亲属的褴褛衣衫,知道两个都死在了这片海域。虽说无上层次的人对他们这些神而言微不足道,但无上的实力达到什么程度他们不会不知道,即使不识水性的无上高手在水里半个小时也不会有什么,还能冲出水面与他人大战十来回合,即使那无上高手找了亲属的尸体许久也找不到,会那么愚蠢用自己几近千年的寿命换取一丝找回的希望?想到这里,斑点、多拉、丘吉尔还有玛丽莎不禁心寒起来,斑点等三神失了魂似的急速降落,希望在冰球砸落海面之前将丹尼尔拉出来,即使只有尸体也好。不能让丹尼尔沉于幽冥岛海域。
顺着多拉无力的嘶哑叫声,海面传出一阵惊骇的响声,巨型冰球将幽冥岛海域的那方水面砸出阵阵灿烂的水花。平静的海面竟然隐藏着如此强盛的邪息,邪息不亚于不死邪帝本身所散发程度,本应透明的水花竟然是紫黑色,每滴水花上都有阵阵可目视的黑色气雾,像是正在腐蚀一切的毒液。
空中的不死邪帝忽然顿住了身体,他脸上出现阵阵痛楚,所有神都趁这一刻莫名其妙的时间发动最强威力的招数攻击不死邪帝,他们不敢预料的一幕真的发生在他们眼前,这些招数对不死邪帝真的有效,虽然效果不至于丧命或断手失足,只有几处清晰见骨的伤口留在不死邪帝的四肢,这样的伤势对他们这些原本不敢抱希望得神而言已经足够了,太多了!因此他们纷纷发动最强的攻击,也不管得还能攻击几次,都想趁这一刻千载难逢的时间里除掉不死邪帝。
多拉等四个心都碎了,玛丽莎甚至想冒死冲进海里试图将丹尼尔的尸体拉起来,她认为的神力或许会受损,但不至于像无上层次的人一样死于这片海域。
丘吉尔连忙拉住玛丽莎的手,他心里的痛不会比玛丽莎要少,但不能如此冒险,除了不死邪帝,谁也不知道这片海域究竟有多危险,他甚至有一瞬间将背对斑点的头偏向斑点,那憎恨的眼神充满杀气,但他还是忍住了,他知道斑点也是为了苍生着想,所有那些妄想复活不死邪帝用以自己控制的神知道这个后果的神也不至于愚蠢到这种地步还去复活不死邪帝。
“对不起……”斑点低头望着幽暗的海面不再出声。
“伯母……不要下去……危险……”多拉摇着头,泪水早已浸湿她的衣襟。她看着玛丽莎被丘吉尔紧紧拉住,对玛丽莎的担忧也消去。竟然在这时候她脸上出现阵阵笑意,笑得不明显,但很开心,带着幸福的感觉。只是这一幕不会被上空与“战争中”的神看见,也不会被她脚下的斑点看见。
美人錯:暴君請放手 一抹初晴
玛丽莎听到多拉的话,点着头转过来,可能是让多拉不要担心。
丘吉尔和玛丽莎转身看见了多拉的笑脸,他们两神都有不详的预感,连忙倾斜往斑点下方飞去,他们看见了多拉倾颓的身体,那故意为之的身体垂倒与幽冥岛的海域。斑点也感觉到多拉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但它相对多拉而言庞大的身体无法顺利拦截住多拉,它赶紧缩小自己的身体并且垂直往下飞去,要在多拉触碰海面之前救回多拉,多拉的实力对普通人而言算是仰望的位置,对于这篇海域而言却是微不足道,她一旦浸没于海里,谁也不敢冲入海里救她。
斑点原本就在海域不高的地方望着冰球砸落的地方,多拉倒下的身体不足一秒便到了幽冥岛海域的海面上一米左右,不需瞬间,即使丘吉尔等三个神速度再快也来不及了,多拉注定要沉于这片海域,与丹尼尔一样沉于这片海域。
忽然冰球砸落的那方位置绽放出耀眼的白光,在幽暗的海里,白光显得发紫。绽放的光芒让上空“战争中”的神也为之惊讶,他们除了不死邪帝外,从未感觉过这么强盛的气息,如同另外一个不死邪帝现世。谁也不知道海里散发出来的气息究竟是何方圣神,如此强的气息,让他们以为真的有另一个不死邪帝,顿时有不少神都慌了神,一个不死邪帝对他们玩弄已经让他们落于下风,再来一个不死邪帝,岂能让他们有一丝希望?
幽冥岛海域上方十余米的空间像是冻结了一样,多拉就这么样垂倒在那一米的位置,像是有什么推着她不让她坠落,而她的表情也没任何变化,如同一具活死人。
“怎么回事?乔纳!”玛丽莎心揪了起来,丹尼尔的尸体无法找到已经让她失魂,如此强的气息,或许就是这东西让那个无上层次的人死于非命,若这样的话,神的身体岂非更让“他”喜欢?
“快离开!”丘吉尔连忙叫了起来,拉着发疯想要找回丹尼尔尸体的玛丽莎低垂地飞到多拉身边,冻结的空间不能影响他这个神的活动,他轻易地把多拉拉住飞到斑点身边,要带着他们飞向高空。
“先等等。”斑点死活不肯挪动半步,它双眼锁着绽放光芒的地方,原本绝望的眼神再次充满希望,它双目挣大到不能再张,喃喃的自语让丘吉尔、玛丽莎不解,却不也不让他们两个离开。
丘吉尔将多拉安置在斑点背上,脱离冻结的空间,多拉能恢复对身体的控制,她惊愕地望着惊恐的丘吉尔和玛丽莎,她在被空间冻结的一瞬间感觉到自己身体像是静止一样,血液也不再运行,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让他们告诉她,也想要他们让自己陪着丹尼尔死去,但这一切在气氛沉重的这一刻无法说出口。
“感受一下。”斑点清声说道。“风的气息,还有冰的气息。是丹尼尔!是你们家的乔纳!冰啊,那是我种在丹尼尔身体里的冰,竟然救了丹尼尔一命,这次因祸得福,有救了,世界有救了!”
“丹尼尔没事?”多拉只听到“竟然救了丹尼尔一命”这句话,她跪在斑点头上急切想知道丹尼尔是否真的没事。
“究竟怎么回事?”玛丽莎问道。她认真感受海里散发的气息,发现真的有一丝风的气息。
星宇世界只有四个风之神,丹尼尔是其中一个,丘吉尔,还有丹尼尔的孪生弟弟,最后一个是风狮兽的老祖宗,正是当年斑点在风狮兽老巢里请求指导丹尼尔的那个,离开时抢走一张恢复卷轴为丹尼尔恢复断去的肢体而听到的那把咒骂声,斑点至今还记得。丹尼尔的孪生弟弟和原本的丹尼尔一样,没突破无上层次,在他们这些神所生的神里,只要晋阶成无上高手,在那一瞬间会成神。那气息绝非风狮兽的老祖宗,也就只有丹尼尔和他的孪生弟弟,斑点凭着混夹的一丝冰之气息肯定里面就是丹尼尔。丹尼尔散发的气息生生强了数十倍,他真正的实力已非强行晋阶的在里面最弱的神,甚至在上空与不死邪帝战争的神里排得上中等,但他所散发的气息却凌驾于众神,几乎可以与不死邪帝媲美。
掃毒先鋒 韓碸
“真的是乔纳?”丘吉尔不敢相信地问。儿子没死,岂会让他们两不激动。
正在所有神,包括不死邪帝在内,他们惊愕的时刻,天地变色,风起云涌,甚至下次了冰雹,砸落在毫无防备,却也对他们没有伤害的神的身上,海面的海水翻腾,发光处的海面卷起激烈的漩涡,气流被这股漩涡吸进去,更加烈了漩涡的速度。
“快逃!”斑点背着多拉连忙飞去,它不敢向上飞,不仅多拉的身体抵挡不了手指大小的颗颗冰雹,他感受到丹尼尔破海而出,所有能量会往上施发,只有在侧面,甚至更远才能避免。它自问不能抵挡丹尼尔这次蓄劲突破海水的无意的攻击。
丘吉尔和玛丽莎也跟着斑点往外飞去,他们四个很快飞到剩下半截的幽冥山上。丘吉尔发现竟然还有两个普通人在幽冥山上——实力还不到六阶的魔法师。即使是无上层次的人,对于他们这些神而言,又岂不是普通人?
斑点没望向那两个人,它双目未曾离开丹尼尔所在的海面。忽然多拉叫了起来,这才让斑点皱着眉头看究竟何事。
两个在山路上痛苦打滚的人一点一点往山上爬去,鲜血染红了他们爬过的地方,他们的双手因剧烈疼痛而颤抖。斑点等神发现鲜血并非意外流出来,是那两个普通人想要稍微减轻痛苦以便还能往上爬而往石块处爬去,在石块上一点一点蠕动,裸露的四肢便被一点一点划开伤口。
“是他们?”斑点皱着眉头。
“你认识他们?”玛丽莎只望了两个普通人一眼便望回丹尼尔所在的海域,她迫切想看到自己的儿子没事,却被丘吉尔拉住,只能在这地方为儿子担心。听到斑点似乎认识那两个人,才勉强望着还在挣扎着往上爬的两人。
“快去,灌注神识给他们,我强行突破,已经没能力给他们灌注神识。”斑点连忙叫了起来。看丘吉尔和玛丽莎不愿浪费自己的神力,飞向那两个普通人,叫道:“没他们,你们家乔纳早死了!”
听到这话,丘吉尔和玛丽莎想不浪费神力也不行,他们失踪二十年的儿子,一切生活如何他们都不知道,斑点那句话让他们彻底心寒,堂堂神的儿子,未来的神,竟然险些死了,他们能对自己儿子的恩人冷漠吗?丘吉尔以自己的速度瞬间超过了斑点,降落到两人身边,双手各作剑指,将神识灌注他们意识里。
“多拉,知道他们是谁吗?”斑点忍不住笑着问道,他不敢相信两人竟然挣扎着爬上山,它估计他们在此游玩的时候发现了丹尼尔飞向幽冥岛时的身影,否则岂会这么蠢明知一死还往上爬?
由于距离两人太远,多拉只能看到两个近乎手指大小的身体,不知道究竟是谁。离两人越来越近,她终于看清了,却不认识。她疑惑斑点为什么紧张这两个人,也疑惑为什么问她两个她不认识的人究竟是谁。
“是丹尼尔的哥哥和嫂子。”
多拉不怎么知道丹尼尔的身世,以前模糊听过丹尼尔说自己的家,模糊的话语让多拉知道丹尼尔是从无上高手的手里逃出来的,只剩他一个,还有去了京都学习的哥哥。“他们没事太好了,丹尼尔会很开心的。”
将神识灌注两人的意识里,丘吉尔将他们拎起来带到斑点的背上。一切发生得太快,两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便“出现”到了斑点的背上。臀下坐的动物对于他们而言是前所未有的庞大,堪比九阶的各种强大的龙,而两个矗立在空中的“人”也让他们望而敬畏,他们只知道无上高手的存在,两个无上高手其实容易看到的?他们望了望四周,因为之前一直与体内莫名地痛楚争斗,他们还未抬起头望过,只有各种绚丽的颜色在他们的四周闪过,此时一看,竟然有这么多无上高手,所有无上高手都攻击一个长发凌乱的无上高手,而这一群却不足以对一个。海面上还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里有一颗亮光。
“你们好,我是丹尼尔的女朋友。”多拉对人始终没对神那么羞涩,况且眼前两人的和丹尼尔的关系算是义兄和义嫂,那更没有亲生父母的关系让她尴尬了。
“丹尼尔?”两人疑惑的叫了出来,他们可是因为丹尼尔才继续往上爬,如今听到丹尼尔,怎会不激动。
“你们好,感谢你们救了我们的儿子。”丘吉尔和玛丽莎异口同声。
女子疑惑地望着男子,她显然不想多说话,而男子明白女子想问什么,便问:“你们究竟是谁?谁是你们儿子?你认识丹尼尔?丹尼尔在哪里?他们里没有丹尼尔!”
“史密斯,放松点。”
“你认识我?你是这个?”史密斯听到声音从下面传来,和珍妮一同低垂着头看,他们才发现臀下坐的皮毛有点点黑斑,似成相识。史密斯突然叫道:“你是那头豹子?丹尼尔在那里?”
“下面,海里。”
史密斯和珍妮不敢相信地互视,幽冥岛海域的传言他们可听说过,哪怕事实被夸张了数倍,也必定有一定根据,丹尼尔若掉入海里,那还了得。焦急得还没来得及往下望去的史密斯突然放下心来,他不焦不急地安抚着珍妮,让她不要那么担心。他和珍妮一同低头望去,看到翻腾的海面,巨大的旋涡,耀眼的光球,他们两个都觉得不可思议,即使无上强者再厉害,也不可能将自己变成一颗光球吧?他们亲眼看见光球里面有一个人影,再根据斑点所说,那人影必定是丹尼尔。
“丹尼尔……”珍妮想说话却说不出口,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再加上她对陌生人放不开自己,便闭上了嘴。
“怎么会这样?”史密斯自言自语,搂着珍妮的肩膀将她紧紧挨着自己。“你们是什么人?丹尼尔他没事?”
“不要吵,出来了!”斑点突然叫道。众神在高空中也感觉到海面散发的强大气息,尽管他们各自担心的都不同,在场的人或神无不为丹尼尔揪着心。
“先对付不死邪帝!”一个神高声喊道,任谁都能听出他颤抖的声音里的恐惧之感。高空中的神也怕神秘的光球会站在不死邪帝一方,或者丹尼尔这个神秘的让人感觉恐怖的光球会暂时与他们合力对付不死邪帝,然后再杀死他们,自己控制星宇世界,不管哪一个,他们都不能接受。
“你们快离开!”斑点将声音提高,但恐惧丹尼尔化身的光球的众神怕星宇世界会毁在光球与不死邪帝其中一方,无一敢松懈,甚至有些神在一边对付不死邪帝一边放声大骂丘吉尔等三个神贪生怕死,不愿意为世界的安危牺牲自己的性命。
海面的浪花一浪接一浪拍打在幽冥岛的半截断壁上,数十米高的巨浪在巨型漩涡的作用下化作不能移动的龙卷风,水龙卷的吸引力将风归为自用,盘旋而出的高端的层层龙卷浪花极大壁面时将上古至今仍不毁坏的刚硬岩层击落出块块碎石,里面的光球缓缓往海面升起,水龙卷亦随着光球的上升而升高。
终于众神都抵挡不住光球上升带来的影响,水龙卷对他们离海面的高度而言完全可以无视,但越来越剧烈的翻腾的海水还有光球的气息都让他们感觉到危险,甚至一不小心会让他们身负重伤。
高空,光球直对的高空,只有一个神还留在原处。那是仅仅对光球感觉到不满而非有半点恐惧的不死邪帝。不死邪帝低垂着头,长发悬浮着,他做好了准备与即将破海水而出的光球决一高下,但事实一定会是他胜利,世上绝不可能还有谁比他这个上古活至今日的神还厉害。
“丹尼尔怎么了?”史密斯还是这句话,他连无上强者都极为少见,何况这些他以为是无上强者却远远超出的神的爆发威力。
匡扶後周
“别吵,能否对付不死邪帝就看这刻!”
“你说什么?”玛丽莎惊叫起来,她怎么可以将不死邪帝交给丹尼尔对付,尽管丹尼尔此时在幽冥岛海域中散发的气息极为强悍,但也不足以与不死邪帝对横,更何况她知道丹尼尔并非靠自己实力晋升成神,实力照常理而言是被限制在神中最弱的层次,让丹尼尔对付不死邪帝,怕且不需瞬间便会死于非命。“乔纳不能面对不死邪帝!要对付不死邪帝,我去!”
“玛丽莎,先等等。”丘吉尔凝神望着斑点,脸色很不好:“给我一个理由!”
“我的冰神力种在他体内,现在的丹尼尔——你们的乔纳拥有风和冰两种神力,这是众神都不可能拥有的,所以只有丹尼尔有能力与不死邪帝一拼,我们在旁辅助,或有机会,最起码将不死邪帝封印!这个错误不能继续下去!”
丘吉尔和玛丽莎脸色都很难看,他们知道两种神力的强悍,一个神拥有两种神力,即使丹尼尔的实力只能在神中排最后也能靠两种神力以技巧和融合的方法排到中等。可是让丹尼尔对付不死邪帝,这个二十年未曾一见的儿子与不死邪帝拼命,他们怎能做到。他们自己死没问题,可是丹尼尔才二十岁上下,让丹尼尔现在就死,他们怎么也不能让事情发生,即使丹尼尔会死,也得在他们两个陨落后!
“等一下。”史密斯犹豫了一会儿,他知道三个“无上高手”之间不容他插嘴,但事关丹尼尔的生死,他不能袖手旁观。“什么神力?你们不是无上高手吗?豹子你说的种植神力是怎么一回事?丹尼尔真有可能封印得了不死邪帝?那将其他几种魔法种植进去,再造远古传说的七个神一样的属性魔法,是不是成功的几率更高?”
“再造七神?”三个神都不敢相信史密斯所说的话,若丹尼尔待会儿爆发时的威力强悍,或许将远古传说中封印不死邪帝的七种属性神力全部种植在丹尼尔身上,真的有可能实现封印不死邪帝的可能性。虽说种植神力不难,但谁愿意将自己的神力削弱一半送给别的神?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愿意的神也几乎没有。为他神种植,自己在神中的排名最起码掉一个层次,他们决不让这事情发生!
多拉对这些话充耳不闻,双眼锁定着将近触碰海面的包裹着丹尼尔的光球,双手紧张得几乎把神兽斑点的毛发从皮肤上扯下来。
忽然一道巨雷劈落,击中海里光球正上方的水龙卷的中央,水龙卷爆裂开来,水花四溅,溅向避免的水花竟然把避免消融了一大块,一滴不起眼的近乎黑色的水花便能把幽冥山消融拇指大小的洞口,传导着天雷的半面龙卷轻易将幽冥山毁成石块掉落海中。海里的光球被天雷劈中,瞬间传出轰天之声,斑点背上的三人捂着耳朵也毫无作用,幸好有丘吉尔用神力化了个结界保护着才没什么大碍,幽冥岛的码头上因为没有渡船离开的无辜游人在光球爆炸声响传出的同时七孔流血死于非命,高空的神对这声轰天巨响不禁脸部抽动,不死邪帝对这声巨响即使欣赏又是警惕。
光球绽放出更为耀眼的光芒,不死邪帝竟然也被光芒刺得无法自如地睁开双目。忽然亮光充斥整个幽冥岛海域,将灰霾全部消去,此时的幽冥岛海域仿佛光明的神地一般,让人感觉温暖,感觉充满力量,更让原本恐惧不死邪帝且恐惧光球里的未知生物为之放松,他们感觉光球绽放的光芒让他们消去了对不死邪帝的恐惧,仿佛仅仅这光芒便能对付不死邪帝。
光球整个浮出海面,顺着什么东西破裂的声响,丹尼尔从光球中“破壳而出”,双拳各凝聚一种神力,仅仅瞬间便从光球飞到不死邪帝身下,虽然速度对与不死邪帝来说仍是太慢,可丹尼尔的实力突增让他感到疑惑。
四拳相对,两股气流从双方背脊喷射而出,周围一定范围内没有神敢靠近,即使再远些的地方也让实力较为中上的神感到威胁。
丹尼尔和不死邪帝同时口吐鲜血,双方各退数步,不死邪帝十分震惊,怒火冲天的他瞪大双目却不敢随便对丹尼尔动手。“你对我做过什么!”
“什么?”丹尼尔疑惑不已。
众神看着丹尼尔与不死邪帝相斗,再由丹尼尔先前在光球里散发的光明般的气息,并且丹尼尔一开始便是他们对付不死邪帝的神的其中一员。此时他们战意大增,即便不死邪帝不是他们最终对付的,只要出了一份力气,最后一定垂名青史,况且能伤到一直难以对付的不死邪帝,他们怎会放弃这个机会。
“众神过来,快!”斑点低声吼道,唯恐那些神将它的话当放屁。它万万没料到众神竟然放弃对不死邪帝的攻击,一同用最快的速度飞到它身边。
“什么事情?”一个神问道。
無盡神域 衣冠勝雪
“有一个办法可以对付不死邪帝!”斑点扫视了惊讶并且兴奋的众神,低声说道:“只有丹尼尔能对付不死邪帝,你们看到了,丹尼尔身上有两种神力,其中冰系是我种植下去的!谁愿意为丹尼尔种植神力,他对付不死邪帝的可能性便大一分,若集齐远古七神的七种神力,封印不死邪帝不在话下,甚至有可能将他击杀!”
听到将神力种植在丹尼尔身上,原本兴奋的神纷纷垂下头,并且开始不自觉地摇晃。
“丹尼尔输了,你们都会死!”史密斯对这些半残守缺的神感到愤怒。
一个神表示他情愿自己对付不死邪帝,要别的神将神力种植到他身上。对此斑点冷笑相对:“没听到不死邪帝的话吗?丹尼尔与我们不同,因为,不死魂珠不是纯洁的!”这些话它不敢说大声,生怕与丹尼尔对战但又不敢放开手的不死邪帝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什么?”众神惊讶地望着斑点,希望它给出合理的回答。
“不管怎样,乔纳是和丘吉尔的孩子,丘吉尔和乔纳同时风属性,他不能将神力种植到乔纳身上。”玛丽莎望着丹尼尔的背影,心中对二十年不能照顾他的惭愧稍稍减轻。“我这个妈妈是土之神,我将神力种植在他身上,战胜不死邪帝的机会就大一分。”说罢,玛丽莎腾空向丹尼尔飞去。
众神对不死邪帝的存在以及自己神力的保留犹豫不决,他们更多的想保留自己的神力,但不死邪帝的存在又是极其残酷的事实。
一个个神选择从旁辅助丹尼尔,仍然因为犹豫不决而留在斑点面前的神越来越少,最后只有十个,这十个神正好集齐丹尼尔所缺的远古封印不死邪帝的七神中他没有的属性。他们每一个答应将神力种植在丹尼尔身上,他们看了看丹尼尔和不死邪帝,又看了看斑点背上的他们仅能在此看到的三个普通人。两个神站前一步,他们两个是神中较为常见的属性,因此他们的决定性作用并不大,不过斑点对他们的勇气用点头表示感谢,丘吉尔和三个普通人更是对着向他们两表示感激。另外的两种属性,剩下的八个神里,只有两个是同一种,另一个是仅有他一个。最后两个的其中一个愿意将自己的神力种植在丹尼尔身上,斑点等神与多拉三人目光紧紧锁死在唯一的那神身上,希望他能出一份力,但他没表态。
三个选择愿意将神力种植到丹尼尔身上的神立即飞向正在接受玛丽莎种植神力的丹尼尔,此时玛丽莎正完成了神力的种植,丹尼尔在空中挣扎着,接受神力种植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需要融合外来的神力,这需要自身强大的意志以及身体条件才行。此时情势紧急,那三神顾不得丹尼尔才接受完玛丽莎的神力种植,同时将神力种植在丹尼尔身上。
“你们想靠他对付我?”不死邪帝望着丹尼尔以及三个为他种植神力的神。他表现出的是随他们继续,他完全有自信对付丹尼尔,他只是奇怪丹尼尔为什么会打得他吐血。
很快,丹尼尔接受完神力的种植,种植所承受的痛苦也消去,此时的丹尼尔比之前强了更多,完全凌驾于任何一个除不死邪帝的神!他与不死邪帝一样,发丝无风自动,双方都是赤手空拳,光是气息的碰撞便让其他神为之敬畏。
“出手!”不死邪帝自身的傲气不允许他对此时的丹尼尔感到钦佩,丹尼尔这个依靠外力才能及他一二的神,他不屑!
再一次四拳相对,能量的余波让众神都被迫倒退数十米,三个在丘吉尔保护下的普通人更是受了一定的伤害,幸好有为丹尼尔种植了神力的光明之神为他们恢复身体,并且斑点很快退到了波及范围之外。
“丹尼尔好棒!”多拉叫着为丹尼尔加油,她像是看到了丹尼尔的头对她侧了侧,因此她开心得不行,她似乎身处在幸福的花园世界。
不死邪帝口吐鲜血,丹尼尔同样也好不到哪去,他不仅口吐鲜血,双拳的指关节更是变了形,鲜血从拳面破裂的地方不止地涌出来。不死邪帝傲然地笑容对着丹尼尔,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他的双拳同样指关节变了形,不知道哪来伤口不止地涌动鲜血,这一切原本都没有,他不知道可能会这样,他看着自己的双拳, 又看了看丹尼尔的双拳,伤势完全一样。
“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不知道。”
“我杀了你!”不死邪帝说着发疯地冲向丹尼尔,每每出招都是致命的攻击。
“你还舍不得自己的能力?”斑点愤怒地对那神质问。
那神没点头也没摇头,他双拳紧握,下唇被咬得出血,死死地望着处于下风的丹尼尔。
“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不死邪帝愤怒的巨拳击向丹尼尔,众神想帮忙也无法突破不死邪帝和丹尼尔散发的气息形成的结界。丹尼尔已无退路,他只能反击,而他的攻击远远不及不死邪帝,若非他的鲜血在当年融入了不死魂珠,他休想不死邪帝会因为他而受伤。
丹尼尔没有招数能对付不死邪帝,连简单的抵挡都做不到,他感受到不死邪帝的巨拳已非他能对付的了。他绝望地望了望原处斑点背上的多拉,还有他的哥哥和嫂子以及那头陪伴他多年的陌生的神兽——斑点。还有就是突然出现,他不知道该认与否的爸爸妈妈,那是多么渴望又陌生的名词,在他的潜意识里,爸爸只有格雷那个性格吝啬,对他们两兄弟才会大方的饿斯镇镇长。
“一起死吧!”丹尼尔咆哮着,他记起史密斯在饿斯镇对他说的传说中七神封印不死邪帝的办法,他要用这个唯一的办法对付不死邪帝。
六色光芒从丹尼尔的心脏she出,代表六种属性的六种颜色几乎再现了传说中的远古的那一刻,众神无不为之赞叹,但不死邪帝的巨拳与丹尼尔的距离也让他们为丹尼尔揪心。
我的校草老公 紫米之家
九一三前夜的秘密召見
“珠子上有丹尼尔的血!”斑点见不死邪帝的巨拳与丹尼尔只差不到一臂的距离,它希望能制止住不死邪帝,他对眼前这个舍不得自己神力的神万分憎恨。
那神终于移动,他见丹尼尔在不死邪帝发挥全部力量下仍不是对手,他不敢想象若丹尼尔死后,星宇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他恐怕是难逃一死了。
“实力不够,还差一种,但你要死了!”不死邪帝的心脏被六色光芒射过,他憎恨地冷笑着逼近丹尼尔,他的巨拳遇丹尼尔越来越近,不到半臂的距离,不需顺便便能击溃丹尼尔。
一双双目光集中在丹尼尔身上,丹尼尔是众神的希望,他要有事,众神都难逃一劫。众神不管自己的作用能否有效,纷纷发动攻击,希望有一丝的能量波及能影响到不死邪帝,让丹尼尔不至于受击或受的伤害减少一些。
“不死魂珠染了丹尼尔的鲜血!”斑点怒吼着!
“什么?”不死邪帝的巨拳已经稳稳砸在丹尼尔的心脏上,砸在射出六色光芒的心脏上,他的心脏似乎感受到丹尼尔被砸的痛楚,他不敢相信地望向斑点,他恨啊,若这句话再早一分半秒说出来,他便不会攻击丹尼尔。他万万不会想象的是他以生命化作的不死魂珠,竟然会沾染上别的鲜血,那说明对付的性命与他相连,若给他一定时间,他能消去与不死魂珠相连的鲜血,可是爆发威力的巨拳已经砸在丹尼尔身上。
丹尼尔感觉所有的力气都没了,身体仿佛能在空中飘摇,缓缓地飘落。他的双眼望着斑点背上撕扯着斑点皮毛、欲要挣脱出史密斯与珍妮的环抱的多拉,他已经没有力气了,他的呼吸也渐渐减弱,他的双耳什么也听不到了,他的视线也模糊了,他依稀感觉到有个有力的臂膀从下而上抱住了他,但他的双眼已经合上,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见到丹尼尔陨落,那个希望在最后一刻能将神力种植在丹尼尔身上的神惊呆了,他看着丹尼尔陨落。他就定在那一个位置,不死邪帝发疯地攻击,毫无目标地攻击,要将全身所有力量都使光,而那神就定在那里,被不死邪帝无意的攻击击杀。
丘吉尔、玛丽莎、多拉、斑点、史密斯、珍妮的哭喊声惊动天地,不死邪帝随着他们的哭声无力地倒下,他的身体垂倒向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