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vw5rg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起點-第二十章 殿試(下)閲讀-wmez8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小說推薦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在这个时空的漫漫历史长河上,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不守规矩的天下至尊,他们的权势在某个时间点抵达顶峰。
就比如现在的天启皇帝便是如此,正直的东林势力被数次政治动乱削弱到了极致,几个大范围的内陆地域官员派系,现在也溃不成军,依附皇权的阉党官僚势力在大明帝国到达前所未有的高度。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算是结束了从万历三十三岁开始,至此已经超过四百年之久的漫长党派之争,神州大地上的亿万子民,在这个时间段几乎全部笼罩在以九千岁魏忠贤为核心的政治势力的影响力之下。
此时,因为林平之提前交卷的突兀表现。
天启帝君一时兴起,阉党势力的配合表演,这位外表年轻的天子直接跳过了阅卷大臣的阅卷流程,拿起林平之的卷子提前查阅了起来。
林平之之前的猜测果然没有错,第一道讲述“治国强兵之道”的策论,直接被这位天子跳过不看,皇帝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林平之的第二道题。
这个时候,几乎整个奉天殿内的大明高层都将注意力汇聚在皇帝的身上,尤其是礼部右侍郎李标,更是紧张的关注着这位天下至尊。
他虽然没有直接面朝天子,但在天启皇帝举起试卷查看的刹那间,背部的衣服直接被冷汗所沾湿。
这个东林派系仅存的高级官员,生怕林平之会像那些激进的年轻东林士子一样,写了一些言辞激烈,规劝天子放弃木匠活的话语,万一惹得天子大怒,事后阉党报复,将本就残留无几的东林官场势力一扫而空。
在众多大明高层的关注下,手持林平之试卷看了半响的天启皇帝轻嗯了一声,然后带着笑意将卷子递给身侧魏忠贤,双手背负继续围着文道礼器的金圈兜着圈子。
本以为天子阅卷后会大怒的魏忠贤有些诧异,他可是知道林平之的深厚东林背景,其恩师是那个和阉党势同水火的老东西顾大章。
他可不认为在那老货的教育下,林平之会放下脸面拍天子的马屁,见天启皇帝递给他试卷,这位九千岁连忙双手接过。
有着一身高深武功,甚至专门练过眼力的九千岁魏忠贤,可比只懂一些养生内功的天启皇帝看得快多了,虽然只是短短的扫了两眼便将卷子递给了身后的阅卷大臣们,但那张卷子里的内容,已经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印在了他的脑中。
生化之重生王者
總統大人,寵翻天!
魏忠贤的表情微变,似乎没想到林平之试卷中的文章,竟然写的如此巧妙。
皇帝那带着笑意的表情,已经说明了对这份卷子的满意,作为天子鹰犬的他自然也不会对一个即将“嫁”入宗室,对阉党没有威胁的士子暗下绊子。
这位九千岁对等待着他指示的阉党派系首位阅卷大臣,暗中使了个眼色,示意往上审批之后,连忙小跑到天启皇帝的身边,继续跟随在其身侧。
而站立在队伍末端,也算是阅卷大臣中一员的礼部右侍郎李标,则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和众多大明高层一起围着金圈转悠了小半个时辰之后,李标才最后一个从前面的同僚手中,接过林平之的试卷。
展开宣纸,目光轻扫而过,行云流水的字迹伴随着文章的内容没入李标的眼帘。
虽然李标在这次殿试审阅中话语权不大,但毕竟是阅卷大臣中的一员,天子可以不看第一篇文章,他可不能不看。
鉆石女人極品男
这一看,自然就发现了林平之文章中略微超前内容的亮点。
“这文章写的可真是不错!”
網遊之神話心記
挥目看完,李标情不自禁的在心底道了一声好后,移动着宣纸,看向林平之写的第二篇文章。
林平之的第二篇文章,字数在千八左右,着重描写了一些远古的“有巢氏”、“燧人氏”等上古圣王的事迹。
这个时空因为超凡力量的出现,远古“有巢氏”、“燧人氏”等上古圣王的历史记载,比林平之本体前世那个平凡的世界里对这些古老先贤的纪录,要多的多。
这些上古圣王最重要的事迹都是些什么?不就是发明制造了房屋,发明制造了衣服,发明制造了陶器······从某种意义上大而化之,可以说这些上古圣王,无一不是思维开阔的工匠,他们除了高贵的圣王身份之外,天然的就带有“士农工商”中“工”的色彩。
“这后生,可真是机灵啊!”
看完文章的李标,心中不由的对林平之称赞了一句,如此破题描写,怎么不让同样有着工匠色彩的天启皇帝感到欢心?
最关键的是,如果有足够的文学修养的话,还能从林平之文章里那些圣王事迹描写中,看出了作者在以这些上古圣王的贤明为引子,规劝君主改正过失、勤政爱民的内涵意思。
这颗就厉害了!
既讨得了天子欢心,又没有丢失士林风骨。
这位老大人看了看试卷旁的阅卷批条,果不其然,其他阅卷大臣都画上了殿试阅卷“圈、尖、点、直、叉”五个等级中,最高的“圈”,顿时从身旁的侍从太监那里拿过毛笔,庄重的在在阅卷批条上,也同样画了一个“圈”。
“可惜啊,可惜啊!”
画完“圈”后,李标还暗自有些惋惜林平之的才华,因为正常情况下,每次殿试只能出现三个全是“圈”评价的卷子,只要天子不是特别厌恶这三篇文章,一般全部是“圈”卷子的作者,都能获得“一甲”功名,也就是殿试前三名俗称的“状元、榜眼、探花”。
他在可惜林平之有如此好的官场开局,却被宗室的贵女看上,未来虽身份高贵,却再也无法获得任何实职,既不能为国分忧,也不能庇荫东林。
福晉吉祥
在这个时代的文人士子看来,这种结局对有着一甲功名,文名满天下的林平之来说可谓是残忍至极。
另一边,偏殿中的林平之,并不知道奉天殿内东林大佬李标对他的惋惜。
这个时候的他一身典雅的圆领大袖衫,头戴着四方平定巾,怡然自得的品着偏殿常备的御茶,思索着未来的道路。
在会试结束后,自己在京师大街上那些故意放出的,看上去是自暴自弃的言论,想必已经传到了各大官场势力掌控者的耳中。
一个被宗室贵女看上的士子,是不会被这大明高层的既得利者,尤其是阉党视作威胁的。
这次占据绝对优势的那些阉党势力阅卷大臣们,非但不会故意为难自己,说不定为了讨好皇室,还会在阅卷时帮自己向上推一把。
毕竟,林平之的名头越大,越优秀,未来成为贵女的夫婿时,也越是能让整个皇室,包括天子在内感到面上有光。
即使阉党不帮忙,在没有外力的干预下,以自己的笔力也必然会取得一个好名次。
驸马仪宾不能取得文官实权,但毕竟是皇室宗亲,升迁必然极快,对正统的,有前途的文人士子来说自然是弊大于利,但是对林平之而言,并不是没有将劣势转变为优势的办法。
事已至今,既然他最开始时,企图进入官场成为大佬,将东林党改造成一架真正可以“战斗”的政治机器,帮助他彻底的改变这个时代获取巨量偏转点的想法,已经随着阉党势力流言的扩散面临失败,那么他未尝不能换一个办法,一个有些激烈,带着刺刀和鲜血的办法!
想到这里,林平之放下御茶的茶盏,缓步走到偏殿的大门之前凝视着天空的恒日,那矗立的笔直的身影,不知怎么的,给这座巍峨的皇城平添了一丝肃然和冷意·······

zgl0f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第十七章 殿試之前展示-bqw2o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小說推薦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朝中官员间一番动荡,虽然和林平之的前程有关,但暂时还不能实际的影响到我们的苦竹才子。
因为会试之后,接下来便是这个时空的大明帝国中,对读书人而言最为重要,也最为荣耀的天子殿试。
这个时空的明朝天子殿试,和林平之记忆中本体前世历史上的大明一样,是由朱家天子亲自出题,并且亲自临考巡视的一门考试,只是因为宇宙时空的变动,导致其所出的题目各不相同,但形式都是一样的。
同时,这也是大部分本时空大明帝国高级知识分子,人生之中第一次朝见他们君主的日子。
所以,各个通过会试的举子们在短暂的欢庆之后,各回各家准备了起来,力求在殿试面君之时,给当今圣上留一个好印象。
当然,这些一朝鱼龙跃,即将布衣朝天子的举子们,现在的状态和之前参加会试时紧张至极的氛围相比,还是要轻松几分的。
毕竟按规矩,殿试从科举创立至今,就没有不通过的说法,哪怕是殿试的最后一名在进士的三等出生中,也能捞到一个同进士出身。能走到这一步的举子,未来仕途官场最大的门槛已经被他们跨过了,殿试从科举创立至今,就没有不通过的说法。
“唉,公子,真是可惜!”
刚刚代表林平之,送走了一位来自礼部东林低级官员的书童四九,面色愤恨的对坐在院子里的林平之说道。
“阉党把持朝政,何时才有公子,才有东林正道的出路啊!”
作为追随着东林后进林平之,读了几年书的书童四九,立场天然的就站在东林党这边。
之前提到过,这一次上京赶考的东林举子,可不仅仅是林平之一人,只是他名头最大罢了。
因为京师内东林高层的某个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谋划,这一次赶考的举子中,东林出身的学子人数占了绝大部分,在阉党得势后潜伏了将近一代人的底蕴一朝显露。
但是,除了声名远扬,并且因为牵连到宗室郡主失去前途的林平之外,几乎九层以上的东林举子,都没有通过本次全程由阉党高级官员,把持的会试,让东林党的声势大受打击。
会试刚刚结束的这些天里,京师朝廷上的东林党官员,不断的派出自己人安抚这些举子,毕竟这些有着举人功名的东林举子,都是地方上的地主名流,是东林势力掌控东南沿海并蔓延全国各地的真正根基,东林党高层可不敢让这些人寒心而归。
林平之虽然中举,但在东林高层看来,中了阉党谣言毒计的他,却是本次他们谋划失败后损失最大的人,其他人后面还能继续参考,但林平之可再也没有了机会。
再加上林平之的老师,又是东林党老资格顾大章,自然也有人前来亲自安抚,鼓励。
而和自己书童四九话语的愤恨不同,京中镖局院子里的林平之低着头,正手持着一卷《中庸》平静的读着,听到自家书童的抱怨后,淡然的低声说道。
“没有什么可惜的,四九啊!”
“现在的东林正道,还勉强算的上是正道,再过几年,可就不一定了!”
若是其他人,说东林日后可能不是正道,书童四九早就上前亲自理论一番了,但是林平之说着话就不同了。
跟在林平之身后数年,书童四九最佩服的就是自家少爷才学,因为不管是现实中还是理论上,自家少爷林平之判断的时局,说出的结论,就从来没有不印证过的。
他连忙走到自家少爷身边,惊讶的问道。
“哦?”
“少爷,难道以后的儒学东林,就不是正道了不成?”
“唉,已经有失控的苗头了!”
林平之一声叹息,他毕竟是来自后世,世界人民大救星洪天贵的化身,通晓后来的太平主义盛世中,无数历史学家对东方大明末期东林党的评价,自然有底气,也有能力够站立在一定高度发表言论。
“前朝道宋儒家的浩然正气长河和文道至宝文曲星,被苍狼大元至高汗忽必烈的破灭后,吾大明的儒家文人就一代不如一代了!”
“因为前几代先帝的禁海令,吾师长顾大章这一代之前的儒家东林党人还好,大多都是小地主和农家子出生,他们讽议朝政、评论官吏,他们要求廉正奉公,振兴吏治,开放言路,革除朝野积弊,反对权贵贪纵枉法。”
“虽然思想充满了理想主义,正经的施政手段也相对薄弱,但大而化之,绝大多数都算得上是亲民爱民的好官!”
“然而今上继位,阉党掌权后,一切就变了。”
“那群太监,为了捞银子什么事情都敢做,打压忠良官员,让沿海执行的禁海令形如荒废,导致东林势力集中的东南沿海诸多省份,海上走私大盛!”
“为了官商相护,大量的海商子弟加入东林。”
“这固然给东林党带来大量的财力和人力支持,但东林的风气,却也被那些商家子弟身上的正当或者不正当的风气所侵染,早也不再那么纯粹啦!”
在后世的史书上,清晰的记载着,明年的六月,当今天子为了维持落水重病后的身体健康,过量服用“灵露饮”,导致突然驾崩。
东林党势力随即发起了“除阉计划”,却被阉党拼死反扑,包括林平之自己的老师顾大章在内,大量的老一辈东林元老和官员成批陨落,直接导致了东林党出现断层。
而等到阉党扑杀完东林党,取得惨胜后,却又被养精蓄锐许久,登临帝位的崇祯抓住把柄,轻而易举的消灭。
在崇祯天子掌权后,那些兴盛起来的海商子弟,联合了一些所谓的东林末裔,成立“复社”。
“复社”号称东林后继,窃取了东林法统,靠着东林的名声进入了朝堂,巅峰时期号称众正盈朝!结果有名声没本事,在加上这一批人为了利益插手盐政,直接导致后来在大明根深蒂固的盐商勾结外敌,将一个硕大的华族皇朝,治理的再次亡了天下······
这些正常历史里,即将发生在这个时空的事情,林平之虽然心知肚明,但他从未外传,书童四九自然也不知道这些核心机密。
但林平之提出的商人子弟出身的举子,在用浮夸风气侵染东林的事情,却让自认为半个东林读书人的书童四九感同身受。
在追随林平之来京师参加会试的这段日子里,书童四九没少听说来自某某东南海商家族,号称东林出身的举子出手阔绰,肆意挥洒金银的事迹,往日他还只当个趣事闲话来听,却没想到自家少爷想的如此深入!
在古代,商人本身就是一种贱业。
封建农业社会贬低商人的地位,在古代神州是有原因的,当然这里不细说。
把正当生意镖局做的那么大,并且还是武林中人的林家,在林平之的文名广为流传之前,都偶尔会被这种名声所累,更何况那些本来就靠着灰色走私的海商子弟。
或许少量无害,但如果他们大量进入东林党,那东林老一辈人维持的风气必将败坏。
“好了,四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