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之血時代

fph4q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第567章讀書-17ja9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那皇后的意思,是想要改征收女子吗?”
“这个计策恐怕不是很可行啊。”
刘预觉得这个办法有些太想当然了。
这些游牧部落一向都是把俘虏的女人和孩子看成自己的财产,哪有那么容易就交出来。
不过,王则提供的却是一个很好的思路。
当年周天子广布诸侯的时候,所谓的夏君夷民其实也是慢慢融合夷人女子的过程。
“恐怕他们根本不会乖乖交出俘获的女子。”
“那也无妨,陛下只需要规定一个数目,不管是什么俘获的也好,本部的女子也好,总能是定数的。”王则不慌不忙的说道。
“定数?那也不太行吧?”刘预疑惑道。
“陛下,我们可以不给全部的人都规定要完成。”
王则继续说道。
“就比如宇文鲜卑,可以让宇文莫珪要一个数目,就如同是牛马一样的贡税既可以。”
“若是他们能完成,那就多给他们一些互市的份额。”
“若是他们完不成,那就是要缩减他们部落的互市份额。”
刘预一听,立刻就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如今的中原开始安定,各行各业都是快速的恢复了起来。
特别是边境的互市贸易,更是变得热闹繁荣起来。
毕竟,如今草原各部又一个名义上成了大汉的臣仆,特别是漠南的鲜卑各部更是成了大汉的仆从鹰犬。
所以,边境上的互市贸易已经吸引了大批的游牧部民南下交易。
“互市,可是朕控制草原各部的重要手段。若是再多开一些,只怕会大乱刚刚设定的平衡。”
刘预有些迟疑道。
对于那些落后的游牧部落来说,能和中原王朝进行公平的贸易,可是一条非常划算的求生之道。
大批的布匹、粮食、食盐、药材等商品,都是支持一个部落存活的关键。
谁要是能得到更多的互市机会,那就可以为自己的部落发展壮大提供更多的助力。
所以,刘预一向都是在互市问题上慎之又慎。
以防止那些鲜卑各部变得不可控制。
“陛下,只要保证互市总量的不便就可以了。”
“此话何意?”
“只要保证每年互市的总量不便,谁要是能上供的多一些,那就给他的互市份额多一些,相应的肯定会有部落是少的。”
“不错,这样一来就可以不让他们坐大,还可以分化他们了。”
刘预立刻就是赞同道。
草原各部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为了争抢更多的互市份额,肯定会有人在互市利益和女人之间做出权衡。
只要有部分人松动,那刘预也就可以从中取利了。
从皇后这里得到了一个比较靠谱的建议后,刘预心情很是高兴。
到了第二天,他立刻就命侍中郎官们在这个基础上,做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条令。
“陛下,那些夷狄女子污浊不堪,就算是能供奉一些,那也没有多少总量啊。”
侍中崔悦在听到之后,立刻觉得有些不太靠谱。
那些边塞蛮夷总共没有多少人,就算是能提供一些俘获的女子,那也没有多少啊。
“这个你不要担心了,朕已经心中有数。”
刘预当然知道其中的不足。
不过,他只是希望借助这个机会,从那些鲜卑各部中抢出了一些罢了。
“陛下,臣以为只要与民生息,不用太长时间,一定可以做到天下大定,人丁繁盛。”
崔悦随后又是说了一通清河崔氏家传的儒学之道。
不愧是有家学的世家子弟,话中很是提出了几条可行的建议。
刘预一高兴,便把这几件事情全都交到了崔悦手上。
“这几件事情,朕都交给你去办了,若是能有好的成效,朕就让你当太子的老师。”
崔悦一听,立刻就是大受鼓舞。
如今皇太子已经两岁了,若是聪慧一些的话,很快就能到了开蒙的年纪了。
崔悦若是能当上皇太子的老师,那就意味着身份尊贵的储君是自己的学生。
不仅对于崔悦自己本身是巨大的荣耀,对于清河崔氏更是巨大的荣耀。
若是将来皇太子刘祗继位,那清河崔氏说不定就能成为与后族太原王氏比肩的一等一世家豪门。
“陛下放心,臣一定不负所托!”
崔悦激动的说道。
刘预又勉励了几句,便让崔悦等人下去了。
崔悦这些有才学的世家子弟,对于民生理政方面的本事,还是比一般的官僚强出不少的。
特别是他们家传的那些儒学之道,对于治理此时的民众来说,更是绝对最为适合的套路。
刘预想着,不管是从那些鲜卑部落勒索也好,互市也罢,或者是让民众自己休养生息也罢。
一定要用尽可能快的速度恢复人口。
因为接下来的一百多年,都将是大寒冷时期的高峰,层出不穷的游牧部落都会被迫南下靠近温暖的中原一带。
若是中原的汉人数量不足以形成绝对的优势,那稍有不慎,刘预今日的一切努力都将受到巨大威胁。
=·=·=·=·
青州,东莱军。
北龙头码头。
数十艘高大的楼船停泊在岸边,一条条的木板架设在船帮和码头之间。
数百名打着赤膊的壮汉扛着沉重的麻包往船上搬运。
王立身穿一件轻薄的华丽戎服,在几个随从的护卫下站立在岸边,心满意足的注视着忙碌的码头。
“府君,这些船马上就可以装好了,很快就可以升帆起航了。”
一名小吏模样的中年人在旁边说道。
“嗯,不错,只要今日扬帆起航,应该就还能在海上起风暴之前返回来。”
王立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府君乃咱们东莱郡太守,又马上要去东平州屡任,是多么尊贵的身份,其实不用劳烦亲自来查看的,小人一定可以保的万无一失。”
另外一名小吏谄媚的说道。
身为东莱郡太守的王立,转头瞥了他一眼,缓缓的说道。
“这些船上,可都是我们将来在东平州建功立业的根本,不亲自来看着,实在是不放心啊。“
作为大奸贼王弥的亲侄子,王立虽然也曾经大义灭亲。
但是,他也已经深知自己是很难有大的前途了。
一个守着老家的东莱郡太守,已经是皇帝给自己非常大的脸面了。
再加上自己也没有什么军功,要想重振被王弥带垮的家门,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但是,就在王立对于这些问题苦恼的时候,忽然听说了朝廷要在东平州大肆用兵的消息。
虽然动用的军府兵数量不多,但却是在青州、冀州一带招募了大批的恶少年、赘婿、官奴等人前往。
后来又是以优厚的爵赏,招募了许多自带部曲和装备的豪强子。
王立一看,就明白了皇帝刘预的意思。
这是明显要把海外的倭岛用来安置这些不安分的豪强子弟啊。
虽然是算是一种变相的充军,但是开出来的条件实在是太诱惑了。
不仅有官职封爵,而且都是实际权力能独断一方的‘列侯’。
虽然没有列侯之名,却都是列侯之实。
所以,王立也毫不犹豫的主动请缨去东平州效力。
刘预对此当然没有阻拦,给了王立一个讨夷将军的名号人,让他自备家底去张统麾下效力了。
“家主,快看,有船来了!”
忽然,旁边的一名随从叫喊道。
王立的目光顺着望去,之间东侧的海面上出现了一片模模糊糊的白点,正是远处白帆的样子。
“乐浪郡来的船?”
王立有些疑惑道。
如今东平州集结了将近十万的兵马,不仅有东平州刺史张统麾下的兵马,还有许多的慕容鲜卑兵马。
要把这些兵马运输到倭岛上,需要大量的船只。
所以,最近已经很少有乐浪郡的船队来东莱郡了。
只有东莱郡自己的海船往来两地。
“你,带人去探查一下。”
王立吩咐道。
如今东莱郡新的太守还没有来上任,他依旧得负责所有的事务。
很快被派去打探的随从,就乘着快船回来了。
“家主,正是乐浪郡的船,乃是有紧急军情。”
随从大口的喘着气说道。
王立顿时就紧张了起来了。
“什么紧急军情!”
“不知道,他们说是张使君的人马,要见到您才肯亲自说。”
如今水军都督衣仲去了辽东,东莱郡的水军都是归于王立统领,要是求援自然是要找自己了。
“快,引船入港!”
很快,乐浪郡的船队就进入了港口。
王立到了码头上开始等着。
几名乐浪郡的水军下船之后,立刻就来到了跟前。
“王将军,大事不好了,数千倭贼水军奇袭南港,焚毁了大批舟船,急需将军救援啊。”
南港是东平州的最南端的港口,正是准备从那里渡海去倭岛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
王立顿时大为惊讶。
在他的印象中,倭岛上都是一群野人,就算是有水军,也不过是一群舢板而已,怎么可能奇袭南港,并且还焚毁了舟船呢?
“千真万确,都是因为军中那些百济人充当内奸,引领了航路入港,这才焚毁了舟船。”
王立一听,立刻就是明白了。
百济国的扶余人,一向都是和倭岛夷人亲厚,充当内奸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些百济人,统统都该死!”
“都听我号令,把船上货物都卸下来,全部装上甲兵!”
342

6zimz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五胡之血時代 線上看-第562章 待業的‘封建領主’展示-ypmy8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你说的很对。”
刘预点了点头,算是对张统这句话的肯定。
“倭国的确是很大,已经不是一两个州的问题了。”
“而且倭国的金银的确是非常的丰富,若是只靠慕容鲜卑去征讨的话,且不说能不能快速攻占下来。”
“就算是攻占了倭国,也未必不能成为一个新的倭国。”
张统闻言,立刻就是表示了赞同。
其实,通过东平州的征讨三韩百济的战事,张统对于慕容鲜卑的战斗力就已经有了非常直观的了解。
慕容鲜卑可以说都是一群果敢善战的勇士,虽然人数少一些,而且首领慕容仁勇猛有余智谋不足,但是对于一般的蛮夷小国,那都是砍瓜切菜一般。
“陛下,慕容仁虽然也算顺服,但是到了倭国之后,远隔大海,谁知道能不能真的忠心呢。”
张统说道。
“不错,这也正是朕找你来的原因。”刘预点点头。
“陛下有命,臣一定拼死完成!”张统立刻表了忠心。
刘预闻言轻轻一笑。
“哈哈,朕的命令,可不是需要什么拼死。”
“而且,不仅不是拼死,还是要送给你一个大富贵呢!”
“大富贵?”张统闻言一愣。
“不错,就是大富贵,是封疆裂土的大富贵!”刘预笑着说道。
“封疆裂土?”
张统心中立刻激动了起来。
他现在身上已经有了列侯爵位,虽然只是两千户的中等水平,但是也算是位列高爵了。
而刘预又说的裂土封疆,那一定是和倭国有关。
“在朕的计划中,倭国可是有十分大的作用的。”
“可是如今益州、代州的战事一直没有停歇,而且北境的各部鲜卑都是并没有彻底臣服,一些小部落依旧时不时的袭扰,所以朕对于征讨倭国,已经是拿不出太多的钱粮了。”
刘预首先说道了自己的难处。
正所谓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东平州刺史张统也算是经历过艰苦岁月的,倒也能明白刘预的处境。
“陛下说的对,如今天下未平,的确不应该在倭国耗费钱粮。”张统说道。
“但是,朕又想要倭国的金银!海量的金银!”
刘预眼中露出贪婪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墙壁上的地图。
按照刘预的设想,他的目标不仅仅是平定天下。
他的野心还要重铸一个辉煌的盛世,一个让四方诸部以大汉为尊的盛世。
这么一个盛世,自然是少不了繁荣的贸易。
可是中国通用的铜钱,已经大大制约了贸易的发展。
就算是用了十分力,没有足量的货币,也不过是能发挥出五分的成效罢了。
“陛下是想要臣去倭国吗?”
张统立刻说道。
“不错,朕就是这个意思。”刘预点头说道。
“东平州倒是有一万兵卒,除了留下一些戒备之外,恐怕只有一半的兵力可以调动。”张统有些为难的说道。
整个东平州的地盘,此时已经比之前扩大了三四倍之多。
地界上的濊貊、韩蛮、扶余人等蛮族的数量更是翻了好几倍,自然需要更多的兵力来镇压监视。
“东平州那么大,只留下五千兵马怎么能够呢?”刘预遥遥头说道。
“可是,若是留下的兵马再少的话,那能调动到倭国的兵马就连三四千都达不到了?”
张统立刻有些为难的说道。
“慕容鲜卑可是有数万,若是以其十分之一的兵力,恐怕根本震慑不住他们啊。”
刘预一听,就笑着说道。
“朕让你去倭国,虽然没有多余的抢粮拨付,而且也没有太多的兵力,但是却准许你自行招募啊。”
“自行招募?”
张统一听,立即就是觉得不靠谱。
如果根本不给钱粮,拿什么东西去招募兵卒?
难道只是凭借‘倭国有金银’的一句空话?
“陛下,若是没有钱粮,臣恐怕根本没法招募兵卒啊。”
“没有钱粮,朕可以给你其它的东西。”
“什么东西?”
“爵位和官职!”刘预笑着说道。
“就算是爵位和官职,可他们的俸禄不是也要朝廷出嘛?”张统不解道。
就算是按照最低额俸禄来算,一个低等爵位的花费,也一定并不比招募兵卒来的低。
“不,这些爵位不同。”
“有何不同?”
“朕给你的这些爵位和官职,都是没有俸禄的。”
“没有俸禄?”张统立刻就是大为失望。
“虽然没有俸禄,可是却有土地啊。”刘预笑着说道。
“陛下想要给的这些官职和爵位,应该都是封在了倭国的地盘上吧。”张统已经猜到了刘预的意图。
“不错,就是全部在倭国。”刘预点点头。
“倭国虽然已经不是刀耕火种,但是比姬周时候的各地夷狄强不了多少。”
“你招募的人,不仅仅是兵卒,将来还都是在倭国封建一方的领主。”
“哪怕是最小的一个伍长,朕也会给他一个五大夫待遇,只不过这待遇全都是换算成土地。”
刘预非常得意的说道。
“可是陛下,这倭国的土地,并不值钱啊,只怕并不吸引人啊。”张统提醒道。
此时的中原大地,最缺的就是人口,最不缺乏的就是土地。
特别是待开垦的荒地,那更是多的数不过来。
“这倭国的土地,可与这些不同。”
刘预继续说道。
“凡是封赐在倭国的土地,全都是世袭罔替,不管是官职爵位大小,都统统不会因为各种理由收回。”
“他们的爵位也不会废除,只要不是谋反之罪,哪怕再大的罪过,也不会剥夺他们的官爵,顶多就是问罪之后传之子孙。”
张统一听这个,立刻就是有了精神。
自从汉武帝时代,大肆搞‘酎金失侯’以来,只要皇帝和朝廷想要削减封爵,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往往都能搞得一家列侯沦为平民。
一个拼死拼活挣来的封爵,往往传个两三代就被剥夺成了白身。
至于封爵附属的土地特权等,也都是一并被撸的干干净净。
“若是真能如此,倒是的确可以有许多人应募。”张统点点头说道。
“那你觉得,到时候来应募的人,大都是什么出身?”刘预忽然说道。
张统闻言一愣。
稍一寻思之后,立刻就是明白了几分。
“就算是想要成为最小的伍长,那也得有五个部下,若是再不给拨付粮草,必然还需要自办兵器和甲胄,那就不是一家平头百姓可以置办的了。”张统认真的说道。
“嗯,不错,继续说说看。”刘预笑着说道。
“若是平头百姓不行,那就必须至少是寒门子弟才行了。”
“若是想要更大的官爵,那需要的花费只怕要更多!”
张统此时已经明白了。
按照刘预的计划,这几乎就是从豪强世家子弟中招募兵卒啊。
不,不应该是兵卒。
应该算是自带随从部属,而且还自备兵器铠甲的‘骑士’。
“这种需要花费钱财的兵卒,一般只有豪强可以供养。”
刘预点头认可到。
“陛下,这是为何啊?”
张统忍不住询问刘预如此办的目的。
“豪情子弟中,许多人都是有才能,但是苦于无处施展,如今大好的机会摆在面前,肯定会有人去的,这样既给了他们一条富贵路,又省下了朝廷的粮饷,算是两全其美啊。”
刘预笑着说道。
其实,这根本不是真正的原因。
刘预真正的目的,是因为随着许多军府兵从军功获得封赏后,大批的中小官位都得到了补充。
数量最大的官职,就是这些中下级别的官吏。
这些位置原本都是豪强子弟充任的,如今大批的军府兵充任后,就导致中坚力量的豪强子弟没有得到充分的安置。
这些豪强子弟,原本都是想要当官的。
如今却是造成了大批的待业中青年。
而刘预却不想因此增加额外的官职,那就意味着更多的俸禄支出。
所以,刘预就想到了这个主意。
反正这些待业的豪强子弟,原本就是一些问题中青年,真让他们做官,还未必有那些军府兵转职的官吏踏实肯干。
如今让他们领着随从部曲,到倭国作威作福,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你出身将门,又是累世二千石之家,若是由你亲自招募,肯定是能招揽许多合适的人。”
刘预又是勉励得说道。
张统的曾祖父张辽,在投效魏武曹操之前,就已经是大汉朝的二千石级别的将领了,虽然是吕布表封的,但也已经算是十足十的将门了。
“臣家的宗亲故旧,倒是的确能有一些,不过不知道陛下要征募多少人?”张统问道。
“先五百人吧。”刘预伸手说道。
“五百人,那倒也是不少。”张统点点头。
这五百人,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五百个士兵。
而是五百个自带随从部曲和兵器甲胄的‘封建领主’。
哪怕按照最小的‘伍长’来算,总数人也有至少两千五百人。
再算上一些财大气粗,一门心思想着振兴家门的大豪强,派出一两个宗族子弟,带着几十个部曲随从,也根本都不是问题。

c7cgd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第556章熱推-7z6dj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百济,熊晋城。
狼狈不堪的百济大王扶余契,此时正站在城头上,望着远处江面上驶来的白帆舟船,非常的高兴和激动。
“太好了,这是大和国主派了援兵!”
扶余契激动的抚掌大笑。
一个月之前,百济王扶余契曾经聚兵守卫慰礼城。
他本来想要坚守城池至少几个月,以等待盟友大和倭国的援兵。
可是凶悍的鲜卑人实在厉害,只用了短短几天,就攻破了‘固若金汤’的慰礼城。
扶余契不得不率领少量部众趁乱从密道逃脱。
来到熊晋城之后,苦苦等待倭国援军一直到今天。
半个时辰后,一群穿着奇特衣服的倭国人被带到了扶余契面前。
“太好了,本王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
一见到这些人,扶余契立刻就是比见到亲爹还要亲。
百济国和倭国人传说都曾经是扶余人,两国更是世代通婚,哪怕中间有些不快,也都会一致对抗外敌。
不过,与一脸高兴的百济王扶余契不同,这几个倭国武士却是都是一脸的阴郁。
“大王,援兵恐怕是没有办法来了,还请大王早日做决断,尽快南下在虾津与我国水军汇合,以防止落入汉军之手。”
领头的一个五尺勇士低沉着声音说道。
“何出此言?”扶余契大吃一惊。
他可是把这些倭国援军当成最后的希望的。
本来以为这些人都是乘船来报信的,援军随时都能到。
可是如今却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就是击垮了他的内心。
这个倭国的‘五尺勇士’继续沉声说道。
“我国赞大王有令,汉军不可力敌,不能再冒险与之交战,要在一个月内撤回本土,大王你愿意随我撤离的话,请立刻到虾津海边汇合!”
此时倭国大王称之为倭王赞,当然这是中原对于他们的称呼,他们自己是称呼为王或者大王的。
后世那种冒顶老天爷的‘天皇’叫法,此时还没有使用。
就算是现在这个倭王赞在历史上被称为‘仁德天皇’,那也是后来的倭国人自嗨追加上去的。
一群刚刚脱离绳纹时代的真正蛮夷,尚不懂得自吹自擂。
“什么,你们这么做,可就是背信弃义!”扶余契大吼道。
作为两国世交,若是没有倭国的帮忙,扶余契百分百相信百济国就要灭亡在自己的手里了。
就算自己率领残兵败将乘船东渡倭国,也不过是去给倭国人当一条走狗而已。
“这种事情,就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还请大王保重。”
‘五尺勇士’一脸木然的说道。
“若是大王不肯率部随我国水军撤离,那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这几句话说完,扶余契旁边的一众部将就已经彻底哀嚎一片了。
他们原本就知道汉军强悍,但是都想着能有倭国援军帮忙周旋。
等到了寒冬时节,可以利用后勤补给不便拖垮汉军。
但是现在倭国援军根本不打算来了,如何能让他们不绝望哀号。
“大王,若是没有援军,这熊晋城也根本守不住啊。”
一名百济部将大声疾呼。
“是啊,大王,熊晋城守不住的,还是速速随大和水军撤离吧。”
另外一名部将大声的喊道。
很快,这两人想要撤离的主张就获得了一大片的支持声。
这些百济人都害怕汉军,特别是汉军手下那些凶悍的鲜卑人,此时更是百济人的噩梦一般。
若是没有倭国援军,那就彻底没有一丝一毫的信心了。
百济王扶余契满脸的紧张和迷茫,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做决断了。
就在此时,另外的一种声音响起。
“大王,不能撤退啊,现在马上就要入冬了,等到了冬天,汉军补给困难,一定会撤军或者就食当地,到了那个时候,大王再派人去联络北面的部民,一起发动击败汉军,收复慰礼城也不是不可能啊。”
一个百济大将奋力争辩道。
几个主张撤退的百济将领,立刻就是对他诘问起来。
无非就是汉军不可敌,鲜卑人不可胜的一套调调。
面对这些闹哄哄的争吵,倭国使者眉头紧皱,随即就告辞离去了。
等到倭国人的船帆渐渐远去的时候,城头的这些百济人依旧还在争吵不停。
百济王扶余契被他们吵的头都大了一圈。
立刻焦躁的摆手说道。
“都不要再吵了!”
一群人见状,立刻都是闭上了嘴巴。
“这些可恶的倭国人,一定是听闻了汉军强悍,不敢再来了。”
扶余契咬牙切齿的骂着倭国人。
“既然他们不仁,就不要怪我们不义了!”
一听到这话,百济将领们都是一脸懵逼。
如今倭国远隔大海,咱们根本就够不着人家,大王口中的‘不义’到底要如何办?
“大王此话何意?“一名百济将领问道。
“哼,倭国人坐视我亡国,岂能让他们独善其身!”扶余契冷笑着说道。
“大王的意思,难道是?”这名部将有些不敢置信的猜到。
“嘿嘿,如今汉军虎狼之心,躲是躲不掉了,还不如索性不跑了,反正当初也给了我一个列侯名头,如果我带着你们回去,还能继续衣食无忧。”
扶余契侃侃而谈。
众人听到这话,心中却都不是滋味。
大王啊,大王!你还是太年轻、太简单啊!
人家汉军当初给你一个列侯名头,那是看在百济国几十万部众,还有五百里山河的面子上。
如今国都慰礼城已经没有了,部众也是死伤大半,土地只剩下南面一隅,哪来的信心去吃回头草?
且不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就怕肯去吃回头草,也要被汉军把脑袋给砍下来。
“大王,咱们已经没有了讨价还价的本钱,再回头去找汉军,他们如何能答应啊。”
“这个问题,我已经想好了。”扶余契立刻说道。
“本王之前的本钱,都是土地和部众,如今这些虽然没法提起了,但是我们手中却有汉军一直想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众人都是一阵疑惑。
“通行倭国的水路!“
扶余契奸邪的一笑。
“通行倭国的水路?”
一众百济将领闻言,都是立刻明白了自家大王的用意。
太阴险了!
这就是想要把祸水东引,让汉军去入侵倭国啊。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扶余契耐心的向这些最为忠心的部众们解释道。
“若是汉军东渡征战倭国的话,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都是不会少了我们的好处。”
“若是倭国人大败,那开疆拓土的功劳,怎么也能算本王一份,自然也就是有你们一份,既然都是当臣子,给大汉皇帝当臣子,总好过给倭国的土王当臣子要好。”
众人闻言,都是齐齐点头。
这可绝对是掏心掏肺的大实话。
如今的百济国已经是彻底没救了,本来国都就被攻陷屠掠了,说好的援军又是跑路了。
大家都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挑选一个条件好一点的主人,那可是作为走狗的智慧。
“若是倭国人仗着地利优势,把汉军大败的话,那对我们也是好事一桩。”
“直接可以消耗汉军兵力,让我们能暗中积蓄力量以待后起。”
扶余契的这话,倒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汉军在东平州的兵力本来就不多,若是征讨倭国死伤众多,肯定无力维持百济、马韩一带的地盘。
那样的话,扶余契就可以利用身份筹谋一番了。
原本吵作一团的百济将领们,此时都是深深被自己大王的智慧所折服了。
这一套计谋,几乎就会无本的买卖。
无非就是放下‘大王’的自觉,去认爹罢了。
既然汉军凶悍异常,那认爹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大王计策很妙,可是有一个问题,却是不容易解决啊!”一名百济将领提出疑问。
“你是说什么问题?”扶余契立刻追问道。
这可是关系将来身家性命和前途的大事,自然是要秉承‘兼听则明’的原则。
“大王,那倭国穷山恶水,还有许多岛夷出没,别说是与富庶的中原想比,就是比我们慰礼城一带,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为了这么一个破落户倭国,汉军如何肯率军东渡征讨呢?”
倭国的统治中心,此时尚在本州岛的西部一带,还没有到达后世东京湾一带。
这一圈位置的地理财富,实在是贫瘠。
就连穷酸的百济人,有些时候都觉得倭国人实在是穷。
身处最为繁华富庶之地的汉人,怎么可能去花费大力气征讨倭国嗯?
这世上可从来没有亿万富豪打劫街头乞丐的荒谬事。
一听到是这个问题,百济王扶余契立刻就是露出了自信的表情。
“汉人最为重视钱财和名利,本王自然是知道。”
“这都是汉人的弱点,所以本王就可以利用这些。”
“大王打算怎么利用?”
“嘿嘿,本王已经想好了,先用倭国人名义写信,挑衅辱骂汉人皇帝,这是斗气他们的名望之心。”
“然后再造谣说,倭国有巨大金银山,百年挖掘不曾枯竭!”

bjvrh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討論-第549章讀書-35igo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当部下士兵把那个僧人带过来的时候,慕容廆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来疑惑之色。
因为眼前的这个人长着一副明显的西域胡人相貌,并州的匈奴胡人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瞧他那一头的卷毛和胡须,慕容廆心中就是一阵嫌恶。
“你是哪里来的胡人?”
慕容廆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名胡人也不恼怒,非常淡定的说道。
“在下是西域石国释末智。”
“什么释末智,从来没有听说过。”慕容翰说道。
“在下是西域石国人士,数年前来中原传播释教,刚好遭逢战乱,困顿洛阳关中,现在得到了汉家天子的允许,可以广布释教大法,特来拜会慕容公!”
这个胡人僧侣一口流利的汉话,立刻就是让慕容廆放下了戒备之心。
如今的汉家皇帝刘预可是非常的痛恨胡人,不管是什么人,都不敢轻易勾结胡人。
不过,要是这个胡人僧侣是刘预准许前来的,那就没有问题了。
“不知道大师前来拜会,是有何指教啊。”慕容廆说道。
他刚刚看了释末智带来的文书,真的是加盖了朝廷官印的真货。
“小僧在邺城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慕容部准备西迁,去镇戍西域?”
慕容廆一听这话,心中立刻就是涌起一阵不快。
他被刘预从辽东迁出,虽然给予了不少赏赐,但是绝对是在威逼之下完成的。
“不错,正有此事。”慕容廆不痛快的说道。
“那就好,在下正是西域石国之人,对于西域诸国曾经广布释教法,风土人情都是极为熟悉,特来为慕容公谋划一二。”
“谋划?就凭你?”慕容翰一听,立刻就是怀疑的语气说道。
“我们只是去征讨河西草原上的坚昆、呼揭等贼寇,等到平定后,自然有朝廷法度,似乎用不着大师谋划什么。”慕容廆小心翼翼的说道。
谁知道这个西域胡僧到底是不是刘预派来试探底细的。
“哈哈,慕容公就不要再装了,在下早已经得到了陛下的告知,等到慕容部征讨呼揭之后,就会封建当地,只凭借慕容部十万人,若是不好好谋划,怎么可能统治当地?”释末智说道。
“果真如此?”慕容廆有些开始相信了。
这个西域胡僧口中的信息,都是对外很是保密的。
他如果能知道这些,那就说明刘预早已经把详情告诉给了他。
“西域广大,方圆万里,没有在下替慕容公谋划,只怕要事倍功半。”释末智说道。
“这么做,你有什么好处?”慕容廆疑惑的问道。
他虽然没有见过什么西域胡僧真人,却是对他们有所听闻。
这些西域来的胡僧,都是口中高呼释教大法,然后热衷于修造浮屠,招揽信徒,而且他们都是克己束欲,实在是想不到这个西域胡人会图什么。
“弘扬释教,乃是在下的夙愿,帮助慕容公,那就是在弘扬释教啊。”释末智说道。
“这是什么话?”
慕容廆立刻就是皱着眉头疑惑了起来。
慕容鲜卑在辽东的时候,慕容廆非常的倚重河北的阳氏、封氏等中原士人。
等到被迫迁离辽东的时候,这些阳氏、封氏等汉人大族都被留在了当地,不得随行。
所以,现在慕容部中又是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文化。
但是即便是这样,慕容廆也不打算去参悟这个什么西域释教。
“我慕容部崇信教化,恐怕你得不到你想要的吧。”慕容廆说道。
释末智一听,就知道慕容廆误会自己的意思了。
“慕容公误会了,在下的意思,并不是要慕容廆皈依释教。”
“哦,不是这样,那你是什么意思?”慕容廆追问道。
“西域的呼揭、乌孙、车师等地,都是有拜火教势力独大,我释教大法不得弘扬,若是慕容公镇戍当地,还请慕容廆制裁那些阻挠弘扬释教大法之徒。”
原来,在此时的西域,佛教的势力范围还与拜火教以及另外的原始宗教相冲突。
当地的西域宗教势力,对于外来的佛教也是极为压制,甚至于是迫害。
释末智的意愿,也不过是想要在慕容鲜卑抵达西域之后,支持他在当地搞一家独大的释教传播。
“我听说,此地距离西域数千里之遥,如此远的距离,又都是未曾知道底细的对手,难道你就那么肯定,我慕容部会在西域制胜吗??”
慕容廆有些疑惑。
这个西域胡僧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慕容鲜卑在西域取胜的前提下。
但是,就算是身为鲜卑单于的慕容廆,也是心中惴惴不安,根本没有十足的信心去往西域正途。
而这也是慕容廆一路上战战兢兢,磨磨蹭蹭的原因。
哪怕刘预描述的前景再好,不管是去往西域路途上添补粮草也好,还是抵达西域后封建当地也好,都是不能让慕容廆安心下来。
“在下来中原已经是十年有余,对与两地的风土人情,可能还不能尽到详尽比较。”
只听释末智继续说道。
“但是,中原军士的强悍,却是远远超过西域诸国。”
“就算是已经败亡的匈奴人,他们的战力恐怕也能力压乌孙国。”
慕容廆一听,心中稍稍松动,对于前景有了更好的期望。
“这西域的乌孙国,在西域诸国之中,算是军力派到哪里?”慕容廆关心的问道。
“乌孙国乃是五千里大国,有控弦之士十万之多,在西域诸国中,若是不算已经南迁的贵霜诸国,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释末智说道。
“啊,原来如此。”
慕容廆一听,心中立刻就是一阵惊喜。
眼前的这个西域胡僧,似乎是没有骗自己的理由,毕竟只有自己才能帮助他弘扬那些释教。
“五部匈奴,岂不是和乌孙国差不多?”慕容翰却是有些疑惑。
当初的匈奴汉国,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十万之兵,和这个控弦之士十万的乌孙半斤八两。
他也没有看出来,匈奴人比乌孙强在哪里啊?
“西域诸国都是兵弱,同样是控弦之士,乌孙国就不强悍。”
“那照你这么说,我慕容部的兵马,与乌孙国比较如何?”慕容廆关心的问道。
按照刘预给他划定的路线,慕容部的目标就是乌孙国东邻的车师诸国。
因为车师国内乱混战,收留了大量的杂胡、呼揭等为兵马,正好是慕容部需要消灭的对手。
等到平定了车师,说不定就要与乌孙国产生冲突。
正所谓知彼知己,还是早一点了解比较好。
“慕容鲜卑,犹在匈奴之上!”
“若是对战乌孙,只怕能灭其国、夺其嗣!”
慕容廆一听,立刻就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按捺住心中的激动,缓缓的问道。
“西域诸国,难道真的兵弱如此?”
=·=·=·=·=
邺城。
一场大雨过后,彻底浇灭了夏天的余热。
刚刚从上谷郡回来的刘预,此时正在满意的看着代州、幽州传来的奏章。
“不错,这几个西域胡僧,已经在慕容部中取得了很多人的信任,再这样下去,就能让他们皈依不少人了。”
当初刘预在中原各地搜罗了不少的西域胡僧。
经过一阵筛选,那些懂得医药、建筑、百工的西域胡僧,都被刘预留在邺城,作为给工匠们学习的源泉。
而那些除了传教弘法,基本都啥也不会的西域胡僧,都被刘预发派了一张文书,送到了塞外的鲜卑各部去了。
其实,这些天竺传来的释教,还根本不太适应草原鲜卑人的环境。
但是,以慕容廆为首的几部鲜卑,都是马上要被打发到西域去了。
到了那个地方,只有本身有极强的文化底蕴,才能不被当地人同化。
如果慕容部借助好佛教这个工具,就可以迅速压制当地那些杂胡。
至于将来如何收拾慕容鲜卑,刘预觉得根本不是问题。
有史以来,谁要是皈依佛释,九成九的概率就要变成软脚虾。
“陛下,如今慕容鲜卑已经在上谷郡越冬,等到明年春天,他们就要往贺兰前进了,这一路上要穿越代州诸城。”
“不知道需不要增派兵马,以防止万一?”
公孙盛小心的问道。
慕容鲜卑虽然被迫离开辽东,但是上谷郡的情况看来,已经说明慕容廆对于部众有着极强的掌控力。
将近十万的慕容鲜卑,在穿过代州各城的时候,万一要是贼心大起,只怕就要让当地遭殃了。
“朕觉得,大可不必如此担心。”
刘预笑着说道。
等到被汉军带的邺城之后,释末智根本就是一无所长,最后冒险要去慕容鲜卑当间。
现在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有关于慕容鲜卑的情报传回来。

k2epg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五胡之血時代 txt-第540章熱推-payzn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慕容鲜卑定居辽东,其实不过才是两代人的时间。
在这期间,慕容鲜卑依旧保留着游牧游猎的旧习,就算迁出辽东也不会面临活不下去的局面。
当然,前提是能得到栖息游牧的地盘。
“我听说,这邺城的天子素来仇视诸胡,连带着我们鲜卑也是一同不喜,现在又要我们归顺,又要我们迁出辽东,难道真的以为我们慕容部儿郎手中没有刀吗?”
旁边的慕容翰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手扶着腰间的刀柄说道。
刘隗对于慕容翰得勃然作势丝毫不惧。
“小将军,难道以为只有你手中有刀剑吗?”
“大汉有三十万虎贲,五十万材官良家,而且还是甲坚兵利,难道还怕你手中区区一柄刀不成?”
刘隗说罢,一伸手按住了慕容翰握着刀柄的手掌,往前用力一推,把他露出的刀刃给强横的推了回去。
慕容廆见状,已经是眉头紧皱,心中充满了焦虑和不安。
现在仅仅是辽南一个三山郡的汉军,就已经搅动的辽东暗潮汹涌。
若是刘预再鼓动鲜卑各部和高句丽一起卷土重来,慕容廆真害怕自己无力招架。
“那邺城的皇帝,若是让我们迁出辽东,又去往何处?”
慕容廆思索良久,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刘隗一听,顿时就是来了精神。
慕容廆既然能问出这种话,那就说明他已经是准备要答应了。
对于四面皆敌的慕容鲜卑来说,困守一方土地并不是他们的习惯。
在遇到危险,或者有了更好的选择的时候,抛却故土并不是什么问题。
当年从大鲜卑山南下的时候如此,迁入辽东的时候也是如此。
历史上慕容鲜卑从龙城入中原的时候,也是如此。
现在,对于慕容鲜卑来说,更不是什么难事。
问题就在于能不能接受刘预提出的要求了。
“北凉州!”刘隗立刻说道。
“什么,北凉州?”
慕容廆父子二人,此时都已经被这个新的名字给搞糊涂了。
这天下只有一个凉州,就是大晋凉州刺史张寔控制的凉州。
什么时候又出来一个北凉州。
“不错,就是北凉州。”
刘隗随后就把皇帝交待给他的话,对着慕容廆父子都说了一遍。
慕容廆和慕容翰儿子,这时候才明白。
原来邺城的汉家皇帝野心大的很啊,这是要利用他们清扫从草原通往西域的通道。
沿途的坚昆、呼揭、杂胡等部落,就是他们要对付的敌人。
“蛮荒之地,有什么好的,你家皇帝难道以为我们是愚蠢不成?”
慕容廆脸上挂满了不悦。
在这一个计划中,慕容鲜卑需要先迁徙到阴山、贺兰山一带,然后再统一归于汉军的指挥,继续沿着草原向西域推进。
等到了西域之后,刘预会以中原为后盾,支持慕容鲜卑在车师、乌孙一带建立藩国。
“这可是裂土封疆啊,单于难道还有什么不能满意的?”刘隗说道。
“跨越万里,前途凶险,难道要我们慕容部死绝吗?”慕容翰也是不同意。
“哪有什么万里?”刘隗立刻摇摇头。
只听他继续说道。
“从阴山、贺兰山开始,往西去往车师国,不过是三千里,从拓跋部来辽东也就是这么远罢了。”
刘隗随后又是给慕容翰父子上了一堂地理课。
自从匈奴人衰落之后,鲜卑就已经占据了整个草原大部。
虽然有许多的都是宇文鲜卑这种匈奴小弟改头换面的假鲜卑,但是依旧有许多鲜卑人迁徙去了草原西部。
其中势力最大的一股吐谷浑部,就是慕容廆的亲哥哥率领的。
他们对于草原一带的路程,可谓是非常的清楚。
只需要一对比,也就不觉得从阴山去往车师国一带有多遥远了。
等到刘隗解释了一通之后,慕容廆父子都是低着头继续沉思。
他们并没有做出任何要立刻点头的打算。
刘隗见状,也知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只见他猛然起身,向着慕容廆朗声说道。
“单于,我言尽于此,既然单于依旧是不肯答应,那我便回去给天子复命了。”
“只不过,到时候辽东慕容氏身死族灭,可不要再后悔!”
刘隗说罢,就是摔袖转身,丝毫不犹豫地就要离开。
慕容廆见状,立刻就是大惊。
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来,一把拉住了刘隗的衣袖,脸上笑着说道。
“大连兄莫急,我可没有说不肯啊。”
慕容廆把他拉回坐席之后,又是继续说道。
“只不过,数万部众迁徙千里,恐族中老弱不知道要病死多少啊。”
“而且一路上辗转无数,万一要是有人不肯舍弃辽东故土,半途之中发生变故,那也是凶险万分啊。”
慕容廆的担心倒是真的有可能。
慕容鲜卑之中也是有着各个势力的部族,其中许多人的生活习性也已经发生了变化,虽然依旧保留游牧的习性。
但是游牧的生活,哪里有定居耕种好啊。
少了许多的迁徙之苦不说,光是每年能积攒余粮备荒,就已经胜过游牧数倍了。
“哈哈,原来单于是担心这点事情,实不相瞒,我来辽东之前,陛下早已经是想过这个问题了。”
刘隗笑着说道。
“那陛下打算如何解决这个?”慕容廆问道。
“陛下知道,慕容部毕竟是大部,迁徙辗转殊为不易,故而准许部分部族,可以不必西迁,而是就近屯垦。”刘隗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说道。
慕容廆闻言,却是充满了疑惑和惊讶。
“部分?就近?”
按照刘隗话里的意思,这些汉人难道还要把慕容鲜卑拆分了不成?
一部分人西迁,一部分人就近。
这是赤裸裸的肢解慕容部啊!
慕容廆如何肯答应?
“不错,陛下考虑到有人不便迁徙,便准许他们往东平州安置,在那里为国征讨三韩、濊貊等山中蛮夷。”
“这如何使得,我们慕容部皆是同进同退,绝对没有此等道理。”慕容廆立刻就是大摇其头。
经过之前的交锋,刘隗已经是彻底摸清了慕容廆的底牌,也就没有了原来的顾虑。
“单于,果真如此嘛?”刘隗笑着问道。
“那是自然!我们慕容部都是同心同德,绝对不可能如此布置!”
刘隗听后,便缓缓的说出了一串部落的名号,还有一连串的数字。
慕容廆听后,立刻就是大吃一惊。
因为刘隗说的这些,全都是慕容的一些部族的情况。
这些部族详细情况,若是没有人告知的话,根本不可能从刘隗的口中说出来。
“大连公,你这是何意?”慕容廆已经是有些慌了。
这就说明,有些部族已经暗中与汉军勾结在了一起了。
不然不可能把自己部落的情况告诉给汉军。
这些部落的实力虽然算不得大,但都是靠近汉军势力范围,慕容廆若是发兵讨伐,很容易就与汉军遭遇。
到了那个时候,外敌环伺,内部又是叛乱迭起,慕容廆可就是要穷途末路了。
“单于不必担心,我刚刚说的这些,其实也都是一些心思纯良的部族,他们只是想着耕种糊口,也不是什么奸诈之辈,单于又何必如此激动呢?”
刘隗轻轻笑着说道。
因为此时慕容廆的脸色已经是红一块白一块了,很明显已经是惊怒难平了。
刘隗心中得意,对付这些慕容鲜卑,根本不是太大的难事。
特别是拉拢一些被汉军爆锤过的部族,更不是什么大问题。
财货粮食一收买,立刻就是得到回应。
“刘预欺人太甚,杀我部儿郎,逼迫我们迁离故土,现在有割裂我们的部众,难道以为我们慕容无男儿乎?”
血气方刚的慕容翰已经是暴怒而起。
“哈哈,少将军误会了,这些人虽然安置东平州,但依旧是以慕容为主,何来割裂一说。”
“当年吐谷浑率部西迁,难道不是一样吗?”
“现在吐谷浑雄踞贺兰山,可称一地之雄,丝毫不比困居辽东差啊。”
面对刘隗的花言巧语,慕容翰根本就是不想听。
他现在就是想把眼前这个老东西给碎尸万段。
不过,旁边的慕容廆显然更是理智的多。
“大连兄,你说的这几个部众,依旧是以我们慕容氏为首,是何意思?”慕容廆问道。
“陛下说了,这几家愿意留下的部落,可以继续由单于的子侄统领,可以得到正式的封藩。”刘隗说道。
慕容廆一听,立刻又是飞速的盘算起来。
其实,这也是刘隗献出的计策之一。
在拉拢了一部分慕容部落之后,这些部落与慕容廆就已经离心离德了。
然后再给他们之中,掺杂上一个慕容廆的子侄,既可以让阻止他们之中出现新的首领,又会让这个慕容廆的子侄无所施展。
可谓是把这些脱离的部众又是给分化了一番。
“单于,不要再犹豫了,答应了吧。”
“只要立刻去邺城上表归顺,将来慕容氏得到两个藩国之封,已经是绝对有保障的了。!”
刘隗最后充满鼓动的说道。

q4vma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 ptt-第537章 釜底抽薪淮南計熱推-4wwud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大汉洪武三年,317年。
春。
邺城。
恢弘的宫殿中,两个神情憔悴的人匍匐在地上。
他们虽然都穿着崭新的衣服,但是脸上的神情却都是非常的糟糕。
就如同是遭受一番大劫难一般的模样。
其实,他们的确是遭受了一番生死劫难。
这两个人正是从江东逃到北方的刘隗、刁彝。
其中刁彝正在涕泪横流的陈述着。
“臣的父亲,已经年近七十,却是遭到了王敦追兵的毒手,不仅惨遭横死,还被那贼子暴尸街头,臣愿意为陛下献上江东军情地理的详情,只求陛下发兵踏平王敦等贼寇的巢穴!”
听到刁彝的这一番话后,刘预脸上也是露出凝重的神情。
不过,这倒不是对于刁彝的建议有什么动心。
王敦和司马睿父子之间的争斗,早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现在仅仅是死了一个刁协,就已经是王敦非常克制了。
要知道,刁协刘隗等人在建议晋帝司马睿削弱王敦权势的时候,可是提出过要杀琅琊王氏全家的狠话的。
现在看来,也就是刘隗、刁协等人没有得逞。
否则死的是王敦的话,只怕琅琊王氏都要被灭族了。
“刁协之死,朕也实在是惋惜。”
刘预叹了一口气之后,装模作样的说道。
“不过,现在国中忙于讨伐汉中的巴氐贼寇,暂时无力勘平江东宵小。”
“刁卿率领宗族弃暗投明,至于报仇雪恨,那必然是迟早的事情,只要好好为国出力,就能尽快积攒国力,以便征讨他们。”
现在的汉军主要是针对北方的鲜卑各部,还有汉中一带的巴氐李雄等人。
对于陷入内斗的江东众人,刘预并没有太大的心思去插手。
长江天险,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攻破的。
更何况,现在的江东可不是后世宋明时代的富庶繁华之地。
大片大片的沼泽荒地,才是这个时代江南的正常景象。
刘预就算是费劲把江东攻略下来,也得花费大力气去与江东的土著豪族们扯皮;。
还不如留给王敦等北方士族和皇帝、土豪等人互相争斗呢。
等到他们争斗的差不多了,刘预也有了充足的实力,就可以痛快的一举拿下。
“陛下,王敦此贼素来凶残,这一次举兵作乱,晋帝父子已经不能制衡,只需要稍加手段,必然可以获得大批的土地,根本不需要耗费一兵一卒。”
刁彝依旧是继续说道。
自从在建康城外与自己的父亲刁协分别之后,刁彝就率领部分宾客先行抵达了京口。
在那里等待了一天之后,并没有等到前来汇合的父亲刁协。
反而是等到了刁协在对岸的江乘被追兵杀死的噩耗。
悲痛欲绝的刁彝立刻领着家眷从京口逃跑北上。
王敦既然已经杀掉了自己的父亲,那就绝对不可能放过刁氏一族的。
京口的皇太子司马绍也已经是自身难保,自己还是早早跑路为妙。
不过,刁彝在跑路之前,却是偷偷把京口府库中的淮南江北的户册、地图等重要文书装了满满一大车拐带跑了。
“刁卿,此话何意?给朕详细说说。”
刘预一听,竟然还有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捞到好处的事情,立刻就是来了兴趣。
“陛下,晋太子司马绍在淮南练兵数万,虽然只有精兵一两万,但是受众丁口却有数万之多。”
“这些人全都从北地南逃的流民,此时王敦已经取得了权势,绝对不会再把他们留给晋帝父子为兵的。”
“不仅要侵夺淮南的土地,这些丁口士兵也都会被变成王氏等豪族的部曲田客。”
“陛下在中原爱民如子的美名,早已经传播到了淮南,若不是皇太子司马绍宽和仁爱,这些流民早就北返家园了。”
刘预听到这话,心中倒是十分的赞同。
淮南一带的流民,全都是北方的流民。
若是晋室皇太子司马绍给予了非常好的待遇,这些流民是绝对不会为他们所用的,早就纷纷逃回北方的家园了。
“王敦既然已经得势,那何不保留他们的土地和待遇,岂不是能得到数万精兵?”
旁边的公孙盛故意问道。
毕竟,按照刁彝的说法,淮南的这些流民在皇太子司马绍的手中,是近乎于汉军府兵的待遇,只不过操练时日太短,还没有形成很强的战斗力。
若是王敦能把他们都继续保留下来,那就可以继承这些军力。
刁彝闻言,立刻是摇了摇头。
“不会的,王敦等人皆是出身高门大族,对于寒门尚且瞧不入眼,又怎么会理会什么兵户、农奴的意愿。”
“这些人就算是能保留自己名下的职田,也将会顶着琅琊王氏等高门的部曲名号!”
对于这一点,刘预也是非常赞同的。
王敦为首的北方士族,在南渡之后,最为重要的就是宗族直接控制下的农奴和私兵。
而这些人的来源,除了极少数从北方带来的之外,其余的绝大部分都是从南渡的流民之中获取的。
这些流民若是汉军一样府兵,那就是朝廷的兵马,王敦等士族门阀只能领带一时,并不能统领一世。
只有把这些流民从国家的‘军人’,变成士族门阀的‘私兵’,才是最为保险的。
而在士族门阀的眼中,部曲私兵的地位,并不比牛羊牲畜高到哪里去。
说不定还不如几匹凉州骏马更加令人在乎。
“刁卿的意思,是能把这些鼓动起来吗?”刘预意味深长的问道。
“不错,臣手中有淮南的土地兵册,又通晓各郡县军头的底细,只要陛下授意,臣一定可以鼓动他们作为内应,反抗王敦等贼人。”
“就算不能以淮南之地臣服陛下,也绝对可以获得数万丁口北返。”
刁彝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是咬牙彻齿一般。
他已经知道,刘预多半不会马上派兵替他报杀父之仇。
但是,刁彝心中必须要找一个能尽快报复王敦一二的手段。
哪怕这个手段效果实在微弱,也总能出一口恶气的。
“刁卿手中,真的有淮南的土地兵册?”刘预紧接着好奇的问道。
“臣不敢妄言,的确是有九成九的户籍兵册,而且还有几乎所有郡县的舆图!”刁彝非常认真的说道。
刘预听到这里,不禁看了旁边的公孙盛一眼。
二人都是同时露出了稍许的震惊。
这个刁彝办事,还真是非常的狠辣果决。
这些非常重要的户籍兵册,绝对是偷偷带出来的。
有了这些东西,刘预就可以非常轻松的在淮南搅风搅雨。
而相应的,司马睿父子却再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了。
不仅仅王敦要侵夺他们的心血,现在刘预也是肆无忌惮的挖墙脚了。
“司马绍曾经那么的信任你们父子,如今一朝事变,竟然能如此决绝的挖了司马绍的老底,也是在是狠人一个。”
刘预对于刁彝的冷酷,竟然产生了几分钦佩之情。
毕竟,能这么干脆的把旧主卖的一干二净,还真不一般人可以做出来的。
在现在非常重视声名的时候,还能非常大方的干出这等事情,可以想见刁彝对于报杀父之仇是何等的执着了。
“好,朕就准许了。”刘预非常高兴的说道。
他才不管刁彝到底狠不狠,心肠毒辣与否,对于自己并不太重要。
只要刁彝能从淮南拐带回来几万精壮流民,那就可以相应削弱江东的潜在威胁。
“臣一定不负陛下所托。”刁彝立刻就答应道。
“不过,你若是办这件事情的,是不是还需要钱财官爵?”刘预问道。
自从与江东讲和会盟之后,双方就已经不再主动接纳对方的逃人了。
对于汉国的政策,那些淮南的流民也未必肯满意,毕竟他们在淮南可都是‘人上人’的职田兵,可比在中原做普通百姓强的多。
“只要给他们军府兵的身份,也就是足够了。”刁彝非常干脆的说道。
从京口到邺城的逃亡路上,刁彝对于汉军府兵的待遇已经是非常的了解。
对于淮南的兵马来说,完全就是相同的优待。
“数万府兵,恐怕没有那么多土地啊。”
公孙盛一听,立刻就是皱起眉头说道。
刘预一听,也知道公孙盛所言不虚。
对于这些‘军府兵’来说,必须要有适合耕种,并且水利良好的良田。
否则再现垦荒的话,根本支撑不起来半脱产的士兵。
“的确如此,六州的良田,大部分已经有了分派了,若是一两万人,还是可以安置的,若是再多,那就有些吃力了。”
刘预也是点点头说道。
淮南的流民兵马素质如何,他也都一抹黑呢。
“不把淮南搬空,臣绝对就不再姓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