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苦

ptwod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人間苦 txt-第1314章 殘缺美路線閲讀-435nj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虽然明白啸天猫的阳谋。
但是举钵罗汉还真的没有其他办法。
共工遗骨看样真的在大冰驼子里,必须得打开。
于是,整个小院,都盯着举钵罗汉看。
看举钵罗汉,花样虐待大冰驼子。
拳打,脚踢,指甲挠,就差拿舌头舔了。
就在大家注意力全在举钵罗汉身上的时候,谁也没注意,一辆小白车,停在了小院外。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走下了一个人,顺着损坏的推拉门,就进了小院。
路过了拄拐的穆恩,没有说话。
路过了作妖的举钵罗汉,只是看了看,也没说话。
走到小楼前的台阶上,看到了小孙,这才开口。
“小孙,你咋躺这了,多凉啊,赶紧起来。
年轻时候不注意,老了病就来了。”
说着,来人还要伸手拉小孙。
小孙本来也没注意,听到来人的一番话,一下就着急了。
“三舅妈,你咋来了?
傾世玉殤
今天不是看团团吗?
哎呀,不好。
你赶紧上楼,这里危险。”
圆圆没在意小孙的话,伸手抓住小孙的胳膊,就要把他扶起来。
“明天不是正月十五嘛,我买了点元宵,给水哥奶奶送来。
麻烦人家这么多天,总得表示下感谢啊。
不就是冰雕吗?
能有啥危险?
那个拄拐的是艺术总监吗?
还真带范,走的残缺美路线吧?
小水也是的,年都过完了,还扯这玩意干啥。
眼瞅就开春升温了,能放几天啊。
就是有钱烧的,败家玩意。”
圆圆嘴里说着,把手里的月饼放在了地上,往起拉小孙。
感觉入手以后,有点不对劲。
小孙的两套胳膊,像是面条一样,柔弱异常。
赶紧松开了手,惊讶看着小孙的状态,好像全身都没有骨头一样。
“小孙,你咋了,中了化骨绵掌了?”
小孙被圆圆一拉,差点没疼死,咬着牙没有哭出来。
只是听到化骨绵掌,还是忍不住笑场了。
萌娘兇猛
超級大老板 心竹
这两口子,都是一个学校泵业的吧?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脑回路咋都这么清奇呢?
“三舅妈,我全身骨头,都被那个老喇嘛给掐碎了。
菊花脸的不是做冰雕的,她是西边的举钵罗汉。
拄拐的也不是艺术总监,她是诸天会的月宫仙子穆恩。
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是三舅的仇人。
今天,他们是上门来抢东西的。”
此时,圆圆也看到了大冰驼子里的啸天猫,在结合现在小孙的状态,哪里还会不明白,真是遇上麻烦了。
以前,蔡根的事情,十之八九都没有详细跟老婆说,主要是怕她担心。
遇到什么难事,也都是一个人抗。
一个人闹心,总比两个人都愁要强吧?
尤其,即使说了,也没有什么用。
圆圆虽然是出马仙,但是保家的堂子,也指望不上。
此时此刻,蔡根昏迷了,没有办法再隐瞒了。
偏巧,还让圆圆赶上了。
本来今天石火珠替圆圆的班,圆圆陪蔡团团去补课。
蔡根虽然昏迷,也没有生命危险,至于什么时候醒也说不好。
所以正常的日子还得往下过,该干啥干啥。
上完课,把团团送到爷爷家,突然想到明天就是正月十五了。
一晃,蔡根都昏迷十天了,麻烦了人家十天,必须得表示表示啊。
人情这东西啊,越用越薄,是需要不断维护的。
结果,来了就赶上这个事,圆圆一下就没了主意。
无论是九年义务教育,还是出马立堂口,都没见过这么大的神仙啊。
诸天护法?
金身罗汉?
写在书里看是一回事,亲眼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圆圆楞了几秒后,突然关切的看向楼上。
“老根,他…”
小孙赶紧说。
“三舅妈,放心。
我还有一口气,就不能让他们从我身边过去。”
听到这个话,圆圆先是松了口气,随即就有点心疼了。
全身的骨头都碎了,那得多疼啊。
再看那大冰驼子里的啸天猫,那得多冷啊。
他们俩都是为了蔡根,在在这遭罪啊。
自己作为蔡根的老婆,能在旁边看着吗?
不行,绝对不行,毕竟是自己家的事情,自己不能躲。
上哪都说不出去理。
使劲的攥了攥拳头,圆圆鼓起勇气。
魔圖 源流
把举钵罗汉和穆恩当成了调皮的小朋友,带入了一下自己的职业习惯,大吼一声。
“消停点。
瞅啥,就是说你俩呢。
这叮叮咣咣的,影响别人了不知道吗?
有事,咱们说事。
有问题,咱们解决问题。
跟一块大冰驼子较什么劲,有毛病啊?”
这一声吼,还真的惯用了。
穆恩和举钵罗汉真的没注意,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停下了手,两个人同时看向了,小孙身边的圆圆。
中等个头,不高不矮。
中等身材,不胖偏瘦。
穿着得体,还有点那么点为人师表。
小圆脸,大眼睛。
脸上没什么岁月的痕迹,但是从眼神可以看出来,不是那种不懂世事的小年轻。
这是谁啊?
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举钵罗汉看向穆恩,希望她给介绍一下。
穆恩使劲回忆蔡根的资料,这个女的也不是贞水茵啊。
只想你幸福
她没见过,真的不认识。
圆圆看已经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发挥了职业的控场能力,就当是小朋友,对,都是熊孩子。
“我叫圆圆,是蔡根的老婆。
你们是干啥的?
有啥事,跟我说。”
嗯?
蔡根的老婆?
举钵罗汉没想到,蔡根竟然有老婆。
更没想到,还能接触,这么复杂的人物关系。
一时间,组织不好语言,不想搭理。
现在所有念头,就是打碎这块大冰驼子,拿到共工遗骨。
穆恩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该她出场的机会。
刚才遇到的不是猫就是猴,没啥她发挥的空间。
终于,现在遇上个人,依靠自己的运筹帷幄,再来个不战而屈人之兵,让蔡根他们老实的把共工遗骨叫出来,那多完美?
不比在这砸冰要强?
“罗汉爷,这是蔡根老婆,我觉得是个突破口。
能做苦神的女人,应该也不一般,看我跟她交涉一下。
咱们争取以理服人,以德服人,那多好?”
举钵罗汉停下了手,反正也不差这一时半会,而且,但凡有其他办法,他也不想凿冰,手虽然不能坏,但是也疼啊。
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穆恩表演。

v9aqn好看的玄幻小說 人間苦 線上看-第1313章 倉庫保管員相伴-1y71f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举钵罗汉多了一个心眼,没有继续往楼里走。
而是站到了小孙的面前。
傲世鴻蒙道尊 臭根子
“我和蔡根没有仇,只要共工遗骨。”
小孙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觉得可以继续往下进行。
“哎,抢东西就说抢东西呗,非说找蔡根干哈。
这误会闹的,也是够一说。
我还以为你是那老娘们请来的打手呢。”
穆恩在旁边听着,感觉心里不是滋味。
其实,原本按照常理说。
举钵罗汉确实应该是自己找蔡根寻仇的打手。
无奈,这货也不听话啊。
冠滿驚華:王牌廢妃
而且,脑回路还比较奇葩,自己忽悠不住他。
怪只怪自己的功力浅啊,玩不过这个老货。
刚要自卑的穆恩,转念一想,也不是自己功力浅。
想当初,无论是玉帝还是嫦娥,又或者观音。
那个不比举钵罗汉精?
自己还不是寻到了一线生机。
眼前的情况,只能说明,自己深谋远虑还行。
临场发挥,总是踩不到点上。
而且,最近走背字,霹雳背背那种背字。
举钵罗汉认为,小孙辱骂穆恩的同时,也侮辱了自己。
虽然他和穆恩表面看是一伙的,实际上也是一伙的。
但是被别人说出来,他跟穆恩是一伙的就让他很不耻。
“我咋感觉你们这群人,说话总是找不到重点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
哪里有误会?”
小孙想要笑一下,可是身体条件不容许,只能抽动了几下脸颊。
“不就是共工遗骨吗?
压根不在蔡根身上,你找他也没用。”
原本在这里遇上蔡根,就算是巧合缘分碰巧赶上了。
即使自己想要找蔡根,目的也很明确,就是共工遗骨。
举钵罗汉对自己的目标一直很明确。
至于,穆恩有什么诉求,他是一点也没往心里去的,更是不会在乎的。
“你知道共工遗骨在哪里?”
“哎,看样你来找蔡根前,对他还真是一无所知。
在安心便当,有着非常严谨又科学的组织架构。
保管贵重物品,我们是有专门的仓库保管员的。
蔡根当然不会把贵重的物品,随身带着啊。”
举钵罗汉一听,这还真是个新情况。
求证的看向穆恩,毕竟她对蔡根更了解。
無弦之音
殺手成凰:君寵毒妃
穆恩也是第一次听说。
一个小破外卖店,还有仓库保管员吗?
那是不是说,共工遗骨在安心便当的仓库里呢?
这可就麻烦了。
安心便当,穆恩不是不知道。
小店虽然不大,凶得很,自己是不敢进去的。
当然了,这些事情,没必要说出来扰乱举钵罗汉。
穆恩干脆的摇头,表示自己啥也不知道。
举钵罗汉只能瞪了一下穆恩,表达对她由内而外的鄙视。
“那共工遗骨在哪里?
安心便当的仓库保管员在哪里?”
嗯,终于说到这了,小孙一点没含糊。
“大冰驼子里的,就是安心便当的专职仓库保管员。
他脖子上的挂坠,就是空间物品,所有好东西都在那里呢。
你把他抱走吧,送你了。
蔡根早就不想要他了。
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就是个造粪机器。
我就能做主,赶紧拿走吧,白给的,不要钱。”
啸天猫现在也就听不见,听见也动不了。
否则肯定跟小孙动手,哪跟哪,就把自己送出去了。
楼上的石火珠,不禁竖起了大拇哥。
小孙这招,丢车保帅,实在是高。
反正保住蔡根就行,把啸天猫舍出去,谁也不心疼。
反正小水也没在这,也没人会阻拦。
李赛氏听出了门道,有点疑惑。
“小胖子,那只狗,不是你们一伙的吗?
可以随便被牺牲的吗?
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啊?
有点不仗义吧?
刚才我可看出来了。
那条狗,虽然墨迹点,废物点,弱智点。
但是真拼命了。
这样对待朋友,真的好吗?”
被李赛氏质问,石火珠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咋回答。
往蔡根身边凑的那天起,就已经做好了不得善终的心理准备吧。
无论是石火珠,还是啸天猫,以及贞水茵之流,应该都能想开,这都是明摆着的事情。
走上这条路,哪有绝对的保险,都是火中取栗罢了。
只能是赶上谁算谁,自认倒霉罢了。
即使小孙卖了啸天猫,那也是为了保蔡根。
过后,啸天猫也没有理由埋怨小孙,谁让敌人太横呢?
但是这些事,虽然大家心照不宣,也没法明着说出来。
石火珠更没法给李赛氏解释,因为那说来可就话长了。
除了要分析苦神的属性,还有介绍大家的目的,说个几天也说不完。
尤其是,还没那个交情,说多了,也是病。
“我亲爱的老奶奶,你不了解情况。
这都是我们提前商量好的,早有安排。
现在只是按照计划行事,没事,您放心。”
巧乞兒~黃袍霸商
李赛氏明显不相信,只是也没再说话。
饶有兴趣的看今天这出戏,往下如何发展。
举钵罗汉听到小孙的话,举起了大冰驼子就往院外走。
穆恩赶紧出声阻拦。
“罗汉爷,他说的是真是假啊?
您咋还能信他的话呢?”
举钵罗汉一愣,难道他还敢骗我不成?
自己到底是信还是不信呢?
喜孕少奶奶:總裁大人,又餓了
網遊之法神爭鋒 顏如惜
万一把这大冰驼子,扛到瑞雪寺。
一打开里面啥也没有,自己这智商税交的有点丢人啊。
想到这,举钵罗汉把大冰驼子放在了地上,用手大力的拍打起来。
只要打碎这大冰驼子,什么事清就都清楚了。
只是,这大冰驼子,可比刚才的大冰瘤子要结实太多了。
纵使举钵罗汉,用上了罗汉金身,拍掉的冰渣,也极其有限。
如此结实吗?
这条狗,到底吃了多少共工遗骨啊。
眼前的情况,难道是若水的防御姿态?
把自己也禁锢在里面的终极防御?
也就是举钵罗汉不玩魔兽,不知道法爷的冰箱,到底有多变态。
按照这样的削弱进度,没个三年五年,大冰驼子肯定是打不开啊。
实在太结实了,堪比钻石啊。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最大限度的保护了共工遗骨?
这还很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仓库保管员呢。
把仓库拿走行,抢东西没门。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理解,举钵罗汉突然理解啸天猫了。
他变成大冰驼子,也根本不是为了攻击,而是防守。

jk7tr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間苦 甲六一-第1312章 四十三號技師閲讀-lsdrz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手里抓着小孙,举钵罗汉收回了下巴颏之眼。
可能真是借的,着急还似的。
没有了分身骚扰,举钵罗汉看向小楼的窗户。
“蔡根,你赶紧下来,交出共工遗骨,别让我费事。
对了,你这个小伙计,冒犯了我,重新招聘吧。”
看到小孙被抓住了,石火珠的心一下就凉了。
如果刚才是分身没有大事,那现在可就没有缓了。
无论小孙是不是能变大马猴。
这辈子,他就是个凡人。
距离他那齐天大圣的本身,有着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死了,也就死了。
运气好的话,还能跑到下面重新转世轮回。
只是,那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老瘪犊…不,尊者,且慢,咱们有话好说。”
石火珠赶紧出声阻拦,但是举钵罗汉一看说话的不是蔡根,都没搭茬,专心的拿小孙出气。
他出气的手段,也很直接,更不血腥,还很有条不紊。
一手抓着小孙的脖子,另一只手开始在小孙的全身拿捏起来。
摸到手,手骨碎了。
摸到胳膊,胳膊碎了。
摸到大腿,大腿也碎了。
这种手法,比较像那地狗星陈三炮。
只是陈三炮单纯的攻击关节。
举钵罗汉是一寸一寸的,丈量小孙骨头的硬度。
掐碎手骨的时候,小孙咬着牙,没有出声。
掐到大腿的时候,小孙没咬牙,也没出声。
直接疼得昏过去了。
想要掐碎小孙脑袋的时候。
举钵罗汉突然想到了灵子母嘱咐他的话。
“做人做事,于人于己,留条缝吧。”
非你不愛 桑玠
小孙本身在举钵罗汉心里也不重要。
只是刚才说了点气人的话。
还打扰了自己办正事,比较烦人。
在他眼里只是小虫子级别,压根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
小孙也不够资格在他心里留下什么痕迹。
哎,还是听大姐话吧,留条缝吧,无所谓的事情。
收回了摸向小孙头的手。
举钵罗汉把小孙像是破麻袋一样,扔在了小楼门前的台阶上。
此时,小孙浑身的骨头,除了头骨完好无损,能碎的已经完全碎了。
摔在地上,真就像个堆在一起的麻袋,顶着个脑袋。
由于摔得不轻,剧烈的疼痛,直接把小孙给摔醒了。
感受了一下身体的情况,咬着牙,疼的冷汗直流。
现在的处境,想要依靠自我恢复,是不太可能了。
除非蔡根再把神农氏叫出来,给吃个什么仙草。
否则这辈子在床上当植物人,都有点不够格啊。
疼痛除了让小孙流汗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让他异常清醒。
万幸脑袋没有被掐碎,小孙觉得自己现在还有用。
至少在保护蔡根这件事上,他是要血战到底的。
石火珠看到小孙的惨样,当时就哭了。
“大爷爷,你没事吧,你感觉咋样?”
小孙此时正在思考对策,被石火珠哭着打扰,很是烦躁。
“你号丧呢?
我还没死呢,你号毛线啊?
我感觉咋样?
那怎一个舒坦了得?
全身软绵绵的,好像要起飞了一样。
这老瘪犊子,手法没的说。
乾坤當鋪
比我中意的四十三号技师还好。
他不去干按摩,白瞎这手艺了。
行了,别特么哭了。
打电话催催吧,是不是迷路了?”
石火珠本来在哭,听到四十三号技师,没忍住还笑场了。
那大鼻涕泡,都喷到李赛氏身上了,那个埋汰呀。
李赛氏紧着躲,都没躲开,朝着石火珠就踹了一脚。
“你给我滚边拉去,咋那么埋汰呢?
挺大个老爷们,哭碎尿汤的,没出息啊。
在我家,你怕啥?
不是没死光呢吗?”
靠,都死光了,哭还有用吗?
石火珠被这一脚直接踹到了蔡根的身边。
猛然想起,如果他醒了,这还叫事吗?
除了没钱,以往什么困局,是蔡根搞不定的?
趴在蔡根身上,开始不断摇晃,希望把他叫醒。
“蔡老哥,蔡根,你醒醒吧。
你再不起来,就来不及了。
臭猫变成了大冰驼子。
我大爷爷变成了破麻袋。
你要是还不起来,咱们就团灭了。”
蔡根苍白的脸色,没有一丝变化。
紧紧的闭着眼,还很安详呢。
哎,一般正经的顶梁柱。
辦公室的故事 林沁人
不都是危难时刻,挺身而出,化解危机吗?
难道,蔡根这个顶梁柱,不太正经吗?
石火珠直接进入下一个环节,催促佟爱家。
再次打过电话后,结果对面没有接。
也不知道在赶路听不见,还是战略性掉线。
现在看,谁也指不上了。
石火珠只能无力的又爬到窗户前,强撑着站了起来。
看看下面的小孙,还有什么对策不。
小孙提醒完石火珠,视线正好看到了大冰驼子里的啸天猫。
这块大冰驼子,透明度很高。
啸天猫的所有细节,都看得很清晰。
絕寵農妃 藍嵐天空
狰狞的嘴脸,一览无余。
当然了,还有他脖子上的一目僧挂坠。
小孙灵机一动啊,而且,还有点深深的后悔。
为什么自己的灵机,不早点动。
那样,就省着受罪了。
極道神體
看到举钵罗汉要往小楼里走,小孙及时的制止了他。
“老瘪犊子,你先等一下,我有话说。”
举钵罗汉心里正在想,四十三号技师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够跟自己的手法有一拼。
被小孙叫住,就有点后悔了。
刚才,不如直接掐死省心,也就没这些话了。
“你别给脸不要脸。
留这条缝,你就老实呆着得了,别自己作死。”
小孙目前的情况,确实没有什么叫嚣的本钱。
真把举钵罗汉惹急了,整死自己也是白死,没有任何建设性作用。
赶紧直接说重点,否则小孙真怕来不及。
“举什么罗汉,你找蔡根,到底想干啥?
是寻仇,还是夺宝?”
極品棄少 月醉
举钵罗汉原本就想进入小楼,直接找到蔡根,一次性解决问题。
只是,自己在楼下这么半天,把他的宠物和伙计都干翻了,他也没露面,这不太正常啊。
要说蔡根害怕,不敢露面,那不现实。
上次在太清沟底下,那蔡根上蹿下跳的,就显着他了,绝对不是甘于寂寞的人。
而且,就连共工氏的祖魂,他都敢调戏,何至于害怕呢?
那么,为什么蔡根一直没露面呢?

ecgub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第1311章 借我一隻慧眼熱推-vp68p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小孙下场,与啸天猫下场,受到的待遇就不一样。
李赛氏打开窗户,叼着烟,朝着小院就喊。
“小孙啊,给我使劲削这个老瘪犊子。
你别老跑啊。
哎呀,你也太不抗揍了啊。
完犊子!
这就是送人头啊。
不是逼着人家超神呢吗?”
石火珠觉得老太太有点膈应人。
当观众都不够格,说话不过脑呢?
小孙要是能反抗,用得着你说?
明摆着是打不过,在这耗时间。
实力差距太大,逼死小孙也没办法啊。
“大爷爷,加油,坚持住。
我看着老秃驴岁数已经不小,你一定能熬死他。
哎呀,李奶奶,你打我干啥?”
李赛氏抽了石火珠一个大脖溜子,阴阳怪气的抱怨。
“孙子,你指桑骂槐说谁呢?
你要熬死谁啊?
我岁数也不小了。
咋地,我都等不到,这场演完呗?
实话告诉你,就没有我追不完的剧。
野蠻丫頭遇上惡魔王子
不看完这场戏,我是绝对不会闭眼的。”
这是咋话说的,这老太太核桃吃多了吧?
一点也不糊涂呢,啥话都能听出来。
脑瓜好使不说,思维还够敏捷。
虽然被抽了一下,石火珠略显有些尴尬,只能假装委屈。
“哎呀我的亲奶奶,我没说您啊。
您咋还多想了呢?
是我不会说话,我改还不行吗?”
李赛氏不依不饶,就差拿手里的烟头烫石火珠了。
“小犊子,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咋想的。
就你这点斤两,在老娘面前组织语言,还太嫩。”
很萌很囂張:喵喵世子妃
石火珠连连点头,这老太太果然难缠,只能摆出一副正经脸,全神贯注的看向小院里的战斗,不敢再说话。
在下面不断拿小孙出气的举钵罗汉,当然也听到了观众席的起哄,情绪逐渐冷静下来。
收拾一个大马猴,哪怕十个大马猴。
打这么半天,有点丢人啊。
只是这分身,真假难辨,确实有点麻烦。
而且,小孙的节奏控制很优秀,把本体隐藏得很深。
只要受伤害的是分身,小孙就可以坚持下去。
举钵罗汉突然站住身形,伸出只手,在菊花脸上一抹。
嘴里念念有词,按照特定的韵律哼唱出来。
與婚為鄰 果果偶吧
“借我,借我,一只慧眼吧。
让我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哎呀我去,这是开演唱会啊?
还是怀旧版呢?
重生之美人天下
小孙楞了,十只大马猴,都站在当场,有点不知所措。
这样的情况,接下来自己该如何应对?
是继续攻击,还是配合着伴舞呢?
又不是阿三的歌舞片,哪有打到一半上音乐的啊。
穆恩听到歌声,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举钵罗汉,果然是有底牌,底蕴也是够深。
竟然修出了慧眼,当个罗汉,确实有点不公。
看样,除了在人世间这些年,以前的日子也没有白过。
小楼上的两个观众,就不淡定了。
李赛氏扣了扣耳朵,一拍旁边的石火珠。
“那老瘪犊子,说是啥眼?
是白眼,红眼,净眼,还是写轮眼?
我刚才没听清,有点溜号。”
石火珠心里吐槽,这么大岁数还看火影吗?
天星訣
如果从刚才她的话语中分析,她还真的把火影给追完结了。
哎,活这么大岁数,难道就是为了追剧吗?
由于自己的专业就是研究西边,所以他还真的很门清。
“我的李奶奶,什么写轮眼,还轮回眼呢?
佛教上讲,有五眼之说。
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
分别代表修行的不同阶段。
那老瘪犊子说借的是慧眼,也不知道跟谁借的。
书上说,慧眼是声闻的眼,能看破假相,识得真空,不被境所惑动。
见众生尽,灭一异之相,舍离诸着,不受一切法,智慧自灭于内。
应对现在的情况,针对性还真的比较强。
我大爷爷的分身,有点难搞了。”
李赛氏一脸不以为然,好像什么慧眼也入不了她的眼。
“净扯那些用不着的,真那么牛掰,你会往外借不?
能借到的,会是什么好东西咋地?
还看破假象?
这世界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谁能说的清楚?
自己都没个清晰的认识,看到了又能如何?”
望族嫡女【完結】
石火珠思量了一下这番话,感觉有道理啊。
认识跟不上,能看见也没用啊。
就像压根不知道翡翠是什么,即使看到翡翠以为是玻璃球呢,那不也白扯嘛?
这老太太,比自己对慧眼的理解还要深刻吗?
黑帝的復仇女神 琳玥新
石火珠直接否定了这个猜测,她可能压根就没听懂,在这胡扯的,凑巧适用罢了。
只希望,举钵罗汉虽然有慧眼,不认识小孙吧。
一段吟唱完毕,举钵罗汉菊花脸,下巴的位置,果然睁开了一只眼,很是诡异。
人的五官,摆放在什么位置,是有一定美学要求的。
之所以会出现美丑的差别,就是违背了美学规律。
那么,下巴上可以长胡子,那算正常。
但是,下巴上长了一只眼,这就有点违背常理了。
还有点克总的风范,不按照常理出牌呢。
抬着下巴颏,举钵罗汉开始环顾四周的小孙,妄图用这借来的慧眼,分辨小孙的本体。
这个姿势,大有女王仰头俯瞰众生的风范,但是配合举钵罗汉的菊花脸,又说不出的滑稽。
小孙对什么慧眼,没啥研究。
以前自己在山顶的时候,也不屑于研究这些,记住一个干字,就完事了,哪有功夫像石火珠似的,研究西边啊。
即使被那下巴颏之眼,看到,也没当回事。
可是,举钵罗汉就不客气了。
虽然这世界的真假,他不一定能看出来。
但是小孙的真假,他却分辨出来了。
假装扑向一个分身,佯装继续攻击。
这直接就麻痹了,站在旁边的小孙。
看样这慧眼,果然是借的,不太好用的。
谁成想,举钵罗汉半路变轨,一把抓住了小孙的本体。
我去,小孙心叫不好,大意了。
此时,分身上来帮忙,妄图帮助小孙本体脱困。
无奈,举钵罗汉微微不动,死死的住着小孙的脖子,就把他提了起来。
挣扎了半天,小孙都快窒息了,脑子由于缺氧,迷迷糊糊的,也没有精力再控制分身攻击了。

lwxh5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人間苦笔趣-第1310章 就想要編制讀書-8fmyy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如果西边的诸佛都开始投命轮,是要动摇西边根基的啊。
如果都到人世间来,那西边给谁住?
所以,穆恩本能的不愿意相信,自己今天会见到佛。
“我看他像真逗胜佛,都快逗死我了。
扯犊子不打草稿,你咋不说自己是释迦摩尼呢?”
在西边佛教的组织架构上看。
诸佛与菩萨,算是第一梯队的存在。
邪王澀妃
至于罗汉,由于没有上升通道,所以属于第二梯队。
理论上来说,按照阶层的高低。
但凡称之为佛,要比罗汉高两级。
可是,举钵罗汉与其他罗汉又有很大的不同。
他和灵子母一样,都是被西边诏安的。
想当初,与灵子母并肩作战的时候。
无论是菩萨还是诸佛,也不是没打过。
更不是没赢过,甚至还杀了不少。
所以,在举钵罗汉心里,自己虽然被招安,但是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
只是,就连灵子母也只安排了个诸天护法,他也就没再炸屁。
输了也就是输了,大哥大姐们都没啥怨言。
自己这个不太出彩的家庭成员,又能说什么呢?
在举钵罗汉眼里,明面上给西边佛教面子,尊重规矩阶级,那也就是明面上,打心里就瞧不起这些规矩。
他认为,自己的实力,当个菩萨绰绰有余,就是给个佛当当,也不算过分。
可惜,罗汉的编制几百个,佛的编制仅有几十个,上面还有那么多大哥大姐亲戚长辈,自己也就没混上。
今天,遇到个斗战胜佛,举钵罗汉心里想的更多的,是那个司机小施主。
他的嘴,绝对是开过光,说自己运气好,果然不假。
既然编制是固定的,那么整死一个,空出来的位置,不就有人可以顶上了吗?
今天,在这人世间。
在重新洗牌之后。
在大家都被削弱的时候。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九把刀
让举钵罗汉遇到了一个,明显实力不怎么样的佛。
运气还能更好点吗?
无论真假,自己今天都要争取一下,万一是真的呢?
举钵罗汉其实问穆恩,也是给自己的打算,一定的缓冲时间。
做好了心理建设,下定决心以后,就不在墨迹。
朝着小孙,也是双手合十,还毕恭毕敬的弯下了腰。
“举钵罗汉,见过斗战胜佛。
无论你是真假,今天都算我运气好。”
客气话说完,举钵罗汉猛的冲向了小孙,抬手一巴掌拍向小孙的天灵盖。
閨門春事 風玖藍
小孙本来以为自己的报号起作用了。
心里正打算接下来怎么演。
谁成想,举钵罗汉突然暴起伤人。
躲闪不及,被拍了个正着。
楼上的石火珠,已经听明白小孙的意图,就是扯犊子忽悠一下,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
毕竟,即使没吃共工遗骨,小孙也不是啸天猫的对手。
同理可证,小孙更不是举钵罗汉的一合之敌。
重生之完美一生
之所以硬着头皮,往上顶,小孙也是没有办法。
絕滅魂鎖 給力大老虎
毕竟身后的就是蔡根,他无路可退。
看到小孙被举钵罗汉拍中,石火珠吓得大叫一声。
“大爷爷…”
然后,就看到挨拍的小孙,脑袋炸裂,死尸栽倒在地。
我去,死了?
一下就拍死了?
石火珠一下就失语了。
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举钵罗汉也不敢相信的看着小孙的尸体。
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失望之极。
自己的实力,他是清楚的。
诸佛的实力,他也是清楚的。
能被自己一巴掌拍死,那肯定不是佛啊。
看样穆恩真的没骗人,果然就是一只普通的大马猴。
可惜自己刚才白高兴一场,真是有点想多了。
司机小施主,满嘴跑火车,不可信啊。
穆恩更不牢靠,看样事情还得自己来办。
正想迈过小孙的尸体,走上台阶,进小楼去抓蔡根。
脚下小孙的尸体,突然爆成了一阵金光,化成了一根毛。
靠,大意了,原来是分身。
小孙尸体化成金毛以后,小院的四面八方,同时出现了十个小孙。
都是单手放在胸前,装出了一幅得道高僧的模样,异口同声的怒斥举钵罗汉。
“大胆,小小阿罗汉。
竟敢以下犯上,攻击斗战胜佛。
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活该你一辈子没有成佛的命,还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大吞噬術 楊再龍
我家有個貓仆大人
哎呀呀,这话可就太扎心了。
举钵罗汉心里最大的刺,就是自己无法成佛啊。
不是说,成佛以后能让他多骄傲。
而是成佛,是他对自我的一种肯定。
达不成这个目标,他每天都在否定自己里沉沦。
一句话撩拨起举钵罗汉的火气,比刚才面对啸天猫还要生气,完全上头了。
也不答话,就近冲向一个小孙。
小孙这次是有备而来,不可能站着等挨打。
几十年的武术功底,此时发挥了作用。
什么闪转腾挪。
什么蜻蜓点水。
什么海底捞月。
什么猴子摘桃…
对,就是无所不用其极。
什么下流招式,通通用了出来。
只是,实力差距有点大。
无论是小孙打到举钵罗汉,还是举钵罗汉打到小孙。
每个小孙都是一招变毛,不用两下。
举钵罗汉身形也很是敏捷,打碎一个小孙,直接下一个。
红色的喇嘛服,像是一只大蝴蝶。
在整个小院纷飞,攻击效率非常高。
腹黑校草的專屬女友
小孙一看,这样不行啊,金毛损耗太快了。
时间长了,自己也顶不住啊。
也不顾在装什么斗战胜佛,直接变成了自己的最佳攻击状态,化身了大马猴。
这么一变身,小孙的速度,力量,防御,整体都上了一个台阶,比刚才的人形态,高了不是一点半点。
可惜,然并卵。
还是碰到举钵罗汉,一下就完。
这罗汉金身真不是盖的,不靠法术,单凭物理攻击,就能完虐小孙,也真是没有辱了名号。
之所以没有法术,或者运用更高级的攻击姿态,可能举钵罗汉认为没必要吧。
在小孙变化出众多分身之后,石火珠呆滞状态就已经缓解了。
刚才是被小孙吓死了,还好只是分身。
就说嘛,虽然转世投胎,大家都从头来过。
但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也不会死的这么简单啊。
看着小孙无尽分身牵制敌人,石火珠很是兴奋。
大家的战略意图都很明显,一个拖字表现得淋漓尽致。
就等那个萨满大拿的援助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

nuej4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間苦 愛下-第1309章 我乃鬥戰勝佛展示-hsfgt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举钵罗汉觉得,只有两种可能。
自己的眼睛瞎,或者对方的是实力超出自己太多。
无论哪种可能,自己都是看不清。
就像三十五级的战士,可以穿布衣装小号。
你要是手贱,去撩骚。
他立马就掏出裁决,用烈火抡你,削得你怀疑人生。
尤其小孙摆出的样子,是打着佛门的旗号,在训斥自己啊。
那么,如果小孙装成别的样子。
古典音樂之王重生 莫晨歡
举钵罗汉大可认为他是故弄玄虚,可以置之不理。
但是,拿阿弥陀佛开头,举钵罗汉就不能不在乎了。
无论是天庭还是佛教,作为一个严谨的传承万载的组织。
等级制度,一直是条红线。
上位者如何对待下位者。
下位者又如何对待上位者。
这里面的规矩,都是铁打的,相当牢固。
除非你想脱离组织,否则这些规矩就必须遵守。
虽然来到了人世间,以往的规矩稍有松懈。
毕竟没有那么多眼睛盯着,有了很大的操作空间。
但是心里无论怎么不愿意,表面上的样子要做足。
否则,背后的靠山如果抓住把柄,是要秋后算账的。
就像灵子母,虽然与西边有着很深的矛盾,依旧按照诸天会的规矩办事。
撕破脸是万万不行的,磨洋工就不好界定了。
双手合十的姿势,好像小孙自己也比较羞耻。
不自然的放下了一只手,单手立于胸前。
“诺迦跋哩陀,你说我是谁?”
被直接叫出名字,举钵罗汉满眼疑惑。
他是谁呢?
刚才穆恩不是说他是大马猴吗?
蔡根的伙计,咋还成了西边的人呢?
扭回头看向穆恩,难道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来到这得一出出一幕幕,都是为了误导我?
这里早就准备好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我来投?
那么,这个计划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月奴,难道今天这一出,都是你算计好的?
毒妻禦王
谁指使你的,有什么目的?
终于要对我下手了吗?”
感受到举钵罗汉眼神中的不信任,穆恩委屈的都快哭了。
“罗汉爷,我可是一直跟着你走来着啊。
所有主意都是你出的,我一直是听喝的,不要冤枉我啊。”
極品棄少 月醉
举钵罗汉怎么会听她的解释,尤其还很苍白。
“闭嘴,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
谢不安把你送到瑞雪寺,谢不安又把我们送到这。
一切看似偶然,但是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你说说,自己信不信?”
穆恩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被问木了。
这举钵罗汉什么脑回路啊?
眼睛里有屎,看啥都是屎。
被迫害妄想症吧?
还是说,他对西边,实在太忌惮了?
那么怕死,你老实在瑞雪寺待着好不好。
还想争拨一下,还没有争拨的胆子,真是没法说。
穆恩虽然有点患得患失,但是关键时刻,智商还是在线的。
“罗汉爷,咱俩是一伙的啊。
那小子在忽悠你,你信他?
就是一个普通的大马猴,我亲眼所见,没啥能耐啊。
更不是西边的人,你要相信我啊。”
举钵罗汉冷冷的看着穆恩,一脸不相信。
“就是一个普通大马猴,你能吓得屁滚尿流?
你说这话,是在侮辱我,还是在侮辱你自己?”
哎呀我去,自己刚才一时慌神,竟然促成了这样的格局。
穆恩满脑子黑线啊。
不信任的种子,已经埋下了,自己在说什么,也是枉然。
突破口还是在小孙身上。
“小子,我让你装,我让你装。
月华,月华,月…“
一道道月华,悄无声息的落下。
然后,就见着小院的上空,闪起了耀眼的火花。
就像是在给玻璃房,用火电焊,还有点壮观呢。
穆恩痴呆的看向小院上方,那看似不存在的屏障,脑子里全是问号。
自己的月华是怎么了?
最近质量不太过硬呢?
愛劫難桃,總裁獨家盛寵 歌月
除了打佟爱家那次,产生了作用。
接下来的每次施展,都以失败告终。
在太清沟,有共工氏的阵法,可以理解。
那么在这荒郊野外的一个农村小院,还是不灵吗?
举钵罗汉感觉到了满天火花,吃惊的看向小孙。
难道这小子,已经在整个小院,设下了禁制封印吗?
自己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呢?
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呢?
小孙其实比他们都惊讶,什么情况啊?
本来还想闪躲那透明的月华攻击,结果竟然是花架子。
难道,穆恩真的有什么阴谋?
醫典天術
故意在划水?
不敢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
小孙尽量做出胸有成竹的轻视之态。
“不自量力,螳臂当车,蚍蜉憾树,以卵击石…
呃,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孙以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练武上了,没正经上过几年学。
此刻他终于明白,装叉到最后,果然还是拼的文化底蕴。
穆恩眼睛一下就红了,这也太欺负人了?
自己这个二十四诸天护法,也太不值钱了。
赖赖巴巴站了起来,穆恩单腿蹦着就要冲向小孙。
看到穆恩的状态,不像是表演,举钵罗汉拦住了她。
刚才也就是随口炸一炸,没炸出来就算了,也不用太认真。
而且,无论咋说,还有灵子母那边的面子在,做得太难看,以后见到摩羯格,也不好说话,自己得有个长辈的样子。
海賊之從龐克哈薩德開始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你是谁都不重要。
这里是人世间,重打鼓另开张。
识趣的话,赶紧把蔡根叫出来,拿到共工遗骨我就走。”
小孙其实有点端不住了。
论表演来说,一直也不是他的长项。
要不是为了拖时间,刀架脖子上他也不想费这个劲。
“我乃,斗战胜佛,赶紧退下,我既往不咎。”
举钵罗汉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的情绪。
魅惑老公陰謀愛:老婆我投降
对身旁的穆恩说。
“他是斗战胜佛,你信不?”
穆恩当然是不信的,使劲的摇头。
只是摇着摇着,感觉哪里不对。
斗战胜佛,不是取经之后,给的福利吗?
由于职位特殊,穆恩有很深刻的印象。
只是,西边投命轮的时候,是按照排位进行的啊。
诸天护法,侍者珈蓝,金身罗汉,佛祖弟子…
一层层往命轮里投,难道已经轮到诸佛了吗?
自己下来的太早,也不知道上面什么情况。
只是,那么多罗汉菩萨,不能轻易轮到诸佛吧?

t4zzc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人間苦-第1308章 你敢答應嗎?-g98p8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穆恩觉得,现在举钵罗汉不找后脚,已经算是宅心仁厚了。
不对,让自己这个残疾人,进去抓觉醒苦神蔡根,本身就是在找后脚吧。
但是明知道是坑,自己也没有选择啊。
小楼上的观众席,看到啸天猫变成的大冰驼子,各有各的想法。
小孙一脸愁容,也不知道这个败家猫到底咋了?
难道是想变身成大冰驼子,砸死敌人?
女帝天下:美男是我的 逍遙紅塵
又或者感觉能量攻击不过瘾,想要物理攻击?
各种假设都站不住脚。
最后,小孙觉得,啸天猫大概率是玩砸了。
石火珠一脸震惊。
他震惊的不是大冰驼子。
也不震惊举钵罗汉能够举起大冰驼子。
他震惊的是,为什么举钵罗汉的思路这么清奇?
难道举钵罗汉是个球迷吗?
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环境,竟然在那颠球,脑子瓦特了?
李赛氏就比较直接了,开怀大笑,露出了两排小白牙。
也不知道用的什么牙膏,这么大岁数,牙口还这么好。
“小胖子,这只猫,不…哈哈哈…
这条狗,不…哈哈哈…
这孙子,把自己给冻上了。
哎呀我去,多少年了,没看过这样的新鲜事了。
歷少的高冷妻
脑瓜子里装的,都是豆腐脑吗?
就这样的选手,还呜呜轩轩呢?
还有那个老瘪犊子,这一套球耍下来,我都想打赏了。
要不,我给你二百元。
你送下去,就说是奶奶我赏他的。”
说着,李赛氏还真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红票,连数都没数,就塞到了石火珠的手里。
眼神鼓励他,下去打赏。
石火珠看到手里的钱,脑子都木了。
这是什么老太太啊?
难道上了岁数的老人,都这样不靠谱吗?
还是说,经历了岁月蹉跎,看问题的角度都很刁钻?
正在心中吐槽,小孙抢过红票,打开窗户就攘了出去。
朝着站在大冰驼子上的举钵罗汉,大喊道。
“老瘪犊子,李奶奶有赏,赶紧跪谢。”
逆天仙
这一把红票,正好全攘到穆恩的身上,吓了穆恩一跳。
混煉諸天 遁甲乾坤
看到扔钱的是小孙,停下了拐步。
“罗汉爷,口出狂言的是蔡根的伙计,我在大坑和太清沟都见过他。
有那么几个分身的本领,自身好像是大马猴,实力很菜,就嘴刁。”
举钵罗汉的涵养功夫,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挑逗的。
“月奴,上去把他抓下来,我要拿他当球踢。
对了,还有那个赏钱的李奶奶,顺便超度了吧。
我的偶像是超人 風月血殤
咱们也算加班积德,我佛慈悲啊。”
听到举钵罗汉的话,穆恩还没动,楼上的李赛氏不干了。
那小脚直接蹬在了窗台上,指着楼下的举钵罗汉,破口大骂。
“你个老瘪犊子…@#¥¥%%*&”
哎呀我去,一般村里泼妇骂街,都不能这样露骨。
所有人都听得面红耳赤的。
就连举钵罗汉,那粉嫩的菊花脸,都变成了紫色,气的浑身发抖。
“月奴,你听够没有,赶紧上去。
整死她,必须残忍的整死这个死老太婆。”
穆恩心里叹息一声。
你都气成这样了,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
我这腿脚,这小楼肯定没有电梯,爬楼梯也不方便啊。
咋就不知道体谅个人呢?
就是平时被伺候惯了。
真是后悔啊,当初要是跟着摩羯格要饭多好。
不受管束,还自己当老板。
虽然自由职业收入不稳定,好在随便啊。
無盡神域 衣冠勝雪
刚想上台阶,就感觉一个黑影,从天而降。
这可把穆恩吓坏了。
按道理说,作为二十四诸天,堂堂的月宫仙子,不应该这样胆小。
可是,最近经历的一些事情,不断的刷新她的认知,实在是意外丛生。
偏偏,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活的小心。
晴天出门都带伞,很怕突然下雨挨淋的那类选手。
心理状态也极不稳定,好像惊弓之鸟,受不得一点惊吓。
感觉到黑影朝自己来了,穆恩没犹豫,再次把拐给扔了。
身子一矮,向后滚去。
也不知道这算转体多少度?
穆恩一直滚到院门口,碰上院墙才停下。
毫不怀疑,如果没有院墙挡着,她能一直滚下去。
都市不良人
小孙跳出窗户,稳稳的落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一指大冰驼子上的举钵罗汉,大叫一声。
“老秃驴,我叫你一声孙子,你敢答应吗?”
本来正在气头上的举钵罗汉,看到穆恩滚了,更加的火冒三丈。
突然出现的小孙,没头没脑问这么一句。
想也没想,举钵罗汉就回答出来。
“我举钵罗汉,有什么不敢的?”
说完了这句话,感觉哪里不对。
人家骂你是孙子,为什么要答应?
反应过来以后,举钵罗汉赶紧补充答案。
“我当然不敢。”
嗯?
这样回答,好像弱了士气,有点认怂的趋势呢?
哎呀呀,这是一个陷阱问题啊。
女總裁來潛之傲嬌男別逃
怎么回答,都不太合适呢?
算了,还是直接动手吧。
这小崽子太气人了。
蹦起来就飞向了小孙,明显想省略嘴炮的环节。
看着不断接近的举钵罗汉,小孙不慌不忙。
两手相合于胸前,掌心相对,十指并拢看齐斜向上,口里念到。
“阿弥陀佛…大胆!”
这个举动,震惊了所有人。
啥意思?
石火珠用手直接捂住了嘴。
完蛋了,大爷爷投降了。
大爷爷怎么会投降呢?
他到底是哪伙的啊?
李赛氏突然收起了笑容。
冷冷的看向小孙,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一丝冷笑。
穆恩背靠着院墙,脑子的转速已经快冒烟了。
她想不通啊,为什么蔡根身边会有个佛教的人?
大冰驼子里的啸天猫。
虽然动不了,但是眼神中的神采突然不一样了。
好像有点满意,还好像有点庆幸,最多的情绪应该是赞赏。
举钵罗汉应该是全场最震惊的人。
飞到一半,硬生生的退了回去。
没有再站到大冰驼子上,而是悄然落地,也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敢问,你是哪位?”
咬定萌 千堇
不是举钵罗汉胆子小,也不是他真的是精神病。
小寒資料集 心隨夢寒
而是眼前的小孙,实在太奇怪了。
如果从眼光来看,那么举钵罗汉一眼就能看出小孙实力的深浅。
小孙什么样的实力,一目了然,这就是差距。
但是,奇怪的偏偏就是这点。
为什么他这样的实力,还敢对自己出言不逊呢?

quuq3超棒的小說 人間苦討論-第1307章大冰駝子推薦-1wgre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小孙看到啸天猫再次使用共工遗骨。
想要出声阻拦,抬起了手。
啸天猫吃了一片,就已经变成可燃冰了。
这次吃俩,是不是有点冲动呢?
再者说,小孙还有心疼的意味在里面。
不是心疼啸天猫,而是心疼蔡根的财产。
本来能拿得出手的东西都不多。
好不容易历尽千辛万苦,有点家当。
结果放在了败家的啸天猫手里。
想要这货不监守自盗,难比登天吧。
也就是蔡根现在昏迷不醒,否则得心疼死。
只是,看着啸天猫决绝的表情,还有那痛苦的眼神。
靈異偵探事件簿 蘇蘇小秦
小孙终究是没有开口,默默的放下了手。
无论咋说,这只臭猫,也算勇敢,刨到根上也是为了蔡根。
石火珠就没有小孙想得多了,单纯的心疼共工遗骨。
刚才吃了一片,现在又两片下肚,那就是三片了。
为了一场战斗,消耗三片共工遗骨,值得吗?
“大爷爷,他咋又吃了?
那可是共工遗骨啊,这行吗?”
李赛氏悠闲的点上了颗华子。
吐了一个烟圈在石火珠脸上,鄙视的说。
“不吃留着被抢啊?
要是我,宁可全毁了,也不能便宜那个老瘪犊子。”
石火珠脸都团成一个了,心里难受的不行。
你这个啥也不懂的小老太太,那吃的是啥你知道吗?
那个老瘪犊子是谁你了解吗?
啥也不知道,在这添什么乱啊?
一肚子的话,变成了一声叹息,说了也没用。
两片共工遗骨入口以后,在能量还没有外放的档口,啸天猫敏捷的一转身,高高跃起。
这次,他想要集中能量,不要整什么大冰瘤子了,看着吓人没啥用,还是做个大冰驼子更好一些。
举钵罗汉还在劫后余生中,恢复已经被冻僵的身体。
再跟穆恩扯会蛋,自己就完全恢复了。
没想到,第二次攻击,这么快就来了。
看着高高跃起的啸天猫,还有他不断变亮的嘴,举钵罗汉害怕了。
这个畜生,到底吃了多少啊?
这次比上次能量要大很多啊。
他不要命了吗?
有必要这样拼吗?
自己是不是能够扛得住啊?
算了,好罗汉不吃眼前亏,要不战略转移?
想要闪躲,腿不太好使。
只能伸出手去抓穆恩。
按以往的经验以及穆恩的行事作风。
举钵罗汉预判,穆恩的手肯定抓在传送符上。
谁成想,举钵罗汉的手刚有抬起来的趋势。
穆恩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向旁边滚去。
外掛傍身的雜草
尽量远离举钵罗汉,滚了又滚。
还别说,缺了一条腿的穆恩,滚起来还相当敏捷呢?
看样平时瑜伽没白练啊。
举钵罗汉伸手没抓到穆恩,明显一愣。
这是什么情况?
她是怎么预判的,自己要抓她呢?
还是她早就想跑了?
又或者,她预判了我的预判?
到底在底几层呢?
“穆恩,你干啥去?”
穆恩滚出去四五米,拐又扔了。
嘴里回话很是镇定,与动作的仓促明显不符。
“罗汉爷,我给你腾地方,省着你施展不开。
我是废物,不能牵扯你精力啊。
万一我有了危险,还得您分身救我,多不好。”
神域天下
嘴上含糊着,心里不断吐槽。
老家伙,我还不知道你咋想的?
想抓着我当盾牌,姥姥!
你们这群老家伙,啥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干出来。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提前动了。
否则,哭都找不到调。
举钵罗汉听到穆恩的话,差点没气死。
这个货咋就这么滑呢?
转念一想也是,她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也不可能在那么多大人物中,周璇那么久,而且还能全身而退。
“嗯,月奴,你好好活着,谁死了,你都不能死。”
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举钵罗汉看着从上而下的啸天猫,一咬牙。
英雄聯盟之電競世界 白天無夢
算了,躲不掉就硬顶吧。
看看自己的罗汉果位,是不是熟透了落地。
看看西边的大气运,能不能应在自己身上几分。
看看自己举起了代表命运的钵,到底安排了什么好戏。
末世是怎麽煉成的 粗大腿
双腿略微弯曲,双手高高举起。
举钵罗汉决定全力以赴,迎接自己的命运。
看着越来越大的啸天猫,距离也越来越近。
那白色的光芒,好似太阳,刺得举钵罗汉睁不开眼。
这一刻,举钵罗汉心里一片祥和宁静。
好像周围的所有事物都静止了似的。
脑子里只出现了一个念头。
特么的,那个司机小师傅,也不是啥实诚人。
还说我有好运气,扯淡。
自从我坐上他的车,哪遇到一件好事啊?
谢不安的烟头子,啸天猫的冰瘤子…
我现在还没死,就算我命硬,跟好运有个毛线关系?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身体上的感觉是清晰的。
啸天猫的气势,从上而下,扑面而来,如凛冽寒风,不断摧残着站立不动的举钵罗汉。
那朵菊花,在寒风中摇咿,摇咿,摇咿摇咿摇…
还有一点,妖娆。
终于,啸天猫和举钵罗汉撞在了一起。
嗯?
怎么是撞在了一起呢?
举钵罗汉等待的能量冲击没有出现,而是在高举的双手里,出现了一个沉重的大冰驼子。
单纯的比较沉而已,没有其他伤害。
危險總裁:前夫,別來無恙
抬头一看,举钵罗汉先是惊讶。
随后就尽情舒展他的菊花脸,哈哈哈大笑。
命运果然待自己不薄。
西方的气数也算是没有尽。
那个司机小伙,嘴肯定开过光。
自己竟然绝地逢生了,怎一个开心了得。
此时,啸天猫三四米长的身形,完全被封在了一个大冰驼子里,透明度还很高,就连啸天猫最后的吃惊表情,都栩栩如生。
双手举着大冰驼子,举钵罗汉笑了几声,缓缓站直身形。
然后双手变成了单手,又从单手变成了单脚。
仿佛罗大耳朵附体一般,膝盖,脚尖,肩膀,头顶,像是击鼓传花似的,轻盈的颠起大冰驼子来。
好像只有这样的举动,才能抒发他心中的愉悦。
对那个举钵的诅咒,报以最大的嘲讽。
认认真真的嬉戏一番,最后,举钵罗汉站在大冰驼子上,朝着穆恩一摆手。
剩女挑釁:誤踩總裁底線 藍鳶
“月奴,去,把蔡根抓出来。”
穆恩看着举钵罗汉的举动,有点像精神病啊。
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刚才自己临阵脱逃了。

fe76e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人間苦-第1306章 十之一二-8kvq0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这突然的特效,发生的很快。
即使在白天,那白光也十分刺眼。
以至于除了小孙,其他人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
当白光结束,大家才恢复了视力。
穆恩距离最近,率先看向身边的举钵罗汉。
只是,哪里还有举钵罗汉的影子。
在穆恩身边,有一根直径两米多的大冰溜子,绵延几百米。
举钵罗汉变成了一个阴影,被冻在了大冰溜子之中。
穆恩看到白光的瞬间,就已经把手放在了小包包上。
但凡有点不对劲,自己就要启动传送符跑路。
穿越中的第一衰人 愛沒來
还好,攻击不是冲自己来的,万幸万幸。
看到大冰瘤子里的举钵罗汉,穆恩心里很不得劲。
按道理说,不至于吧。
堂堂举钵罗汉,一招就被蔡根宠物给秒了?
王子殿下的天使之吻 離殤·傾城
这说出去,谁能信啊。
石火珠看到那大冰瘤子一招制敌,震惊得把嘴都张开了。
“大爷爷,这就完事了?
共工遗骨,这么大能量?”
小孙紧紧盯着大冰瘤子里的举钵罗汉。
面色异常凝重,一点也没有胜利的轻松。
不时地撇一眼,洋洋自得的啸天猫,略带鄙视。
轻轻的摇头,表示他不认可这样的结局。
“阿珠,你想啥呢?
罗汉果位,又不是罗汉果,论斤卖啊?
臭猫不自量力,看样要坐蜡了。”
石火珠还没听明白小孙话里的意思
看到李赛氏也开始跟着摇头了,还很明显。
煉器成仙
而且比小孙摇得频率还高。
嘴里还不住的发出咂舌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她不满意没看尽兴。
还是心疼自己家被大冰瘤子顶坏的推拉门。
释放了共工遗骨的能量,啸天猫依旧不好受。
浑身的黑炎有部分恢复了,不过四肢依旧僵硬。
看到战果喜人,自己还真的赌对了。
網遊之厄運城主 厄運城主
自豪的朝楼上的观众席,比划了一个耶。
今天,自己算是立功了。
独自一人,血战阿罗汉,一招制敌,旗开得胜。
台词都想好了,只等嘴里的舌头恢复知觉。
啸天猫就要开始吹牛掰了。
可是,楼上的观众,都没有看他,而是盯着大冰溜。
这让啸天猫更加得意。
在这个灵气枯竭的人世间。
能放出这样能量等级的攻击,确实很震撼。
看样他们都吓傻了,鼓掌叫好都忘了吧。
陌上行1 霓桑
无比自信的啸天猫,把狗嘴朝向了穆恩,同时摇了摇手指。
威胁意思明显,不要试图逃走。
否则大冰溜子,再来一根。
穆恩的眼神,一直没有跟啸天猫交汇。
这让啸天猫很是没趣。
好不容易赶上个机会,自己雄起一把,咋就没人捧场呢?
一个大冰瘤子有啥好看呢?
作为始作俑者的我,才是主角好不好?
强摆正自己的视线,也看向了大冰瘤子。
还有,那被困在中央的举钵罗汉。
死没死,不清楚,不过确实困住了啊。
啸天猫感觉,舌头终于可以动了,刚想说话。
眼前的大冰瘤子突然炸开了。
嗯?
难道还有后劲?
这共工遗骨果然厉害。
第一阶段冻住,第二阶段炸开。
那困在中央的举钵罗汉,岂不是粉身碎骨了吗?
啸天猫想象中的碎尸满地,没有出现。
一个完整的举钵罗汉,站在穆恩的身边。
双手朝天,好像举着什么,姿势很是威武雄壮。
好像天塌下来,他也能给托住一般。
人家竟然没有事?
还能破冰而出?
不对,也不算完美没有作用。
大冰瘤子带走了举钵罗汉脸上的口罩。
此时又露出了一副菊花脸。
脱困以后,举钵罗汉放下了手。
故作轻松的活动了一下身体。
“不过如此,让我很失望啊。
妻子的復仇之戰
看样这共工遗骨里的能量也是参差不齐呢。
刚才那个,应该是成年不久,没啥太大道行。”
明显是在跟穆恩分享心得,开始品鉴这次攻击。
大地主的小日子
穆恩肯定不能让话掉地上啊。
尤其举钵罗汉没有事,自己还省一张传送符不是。
“罗汉爷,您太谦虚了。
同居保鏢
重生之帶著空間的爸爸
一个破冰溜子,就想对付您的罗汉金身,他们想瞎了心。”
举钵罗汉表现得很是满意,样子装得很足。
只是扭回头看向那蔓延数百米的一地碎冰。
心里的苦楚谁能了解。
刚才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感觉自己被完全冻住了。
不仅是身体,这大冰瘤子的寒气,竟然侵蚀了灵魂。
还好,万幸,啸天猫的利用方式很是粗糙。
并没有完全发挥那共工遗骨的全部威力。
而是在破坏内在能量平衡的时候,产生了大量的损耗。
最后,能够进行攻击的能量,十之一二顶天了。
所以举钵罗汉才逃过一劫。
不过,这也让举钵罗汉一阵后怕。
自己还真像出租车司机说的,运气好啊。
看样,今天想要保持好运气,还是智取吧。
“畜生,你也不好受吧?
天生火精,吃了共工遗骨,你还能活着,算是奇迹了。
赶紧让蔡根出来,交出共工遗骨,我既往不咎。”
穆恩被举钵罗汉明显让步的话给整楞了。
难道抗住这道大冰瘤子,并不像看起来这么轻松?
啸天猫此时,看着吹牛掰的举钵罗汉。
心里愤怒的洪水就快要决堤了。
共工遗骨厉害吗?
厉害。
罗汉金身厉害吗?
也厉害。
總裁的小妻 紫戀凡塵
但现在的情况特殊。
共工遗骨没有按照说明书用。
罗汉金身也算是丐版的。
所以,这就进入了,谁更废物的比拼。
目前看,举钵罗汉险胜,啸天猫更废物。
当然了,这个事实,啸天猫是不愿意接受的。
上古遗种,多多少少都是有点小自尊的。
啸天猫虽然不多,也不是一点没有。
所以,他虽然没毛,但是也炸了。
当初在上面的时候。
依仗着三眼的身份,自己还没拿阿罗汉当回事。
打过打不过两说,反正都很给自己面子。
现在,自己抱上了比三眼还粗的大腿,反倒越活越落套。
人都是往高处走,自己就不能有点上进心吗?
难以接受自己并非一战成名的事实。
啸天猫毅然决然的转过了身。
明着是朝着楼上说话。
暗地里,从一目僧中掏出了两片共工遗骨。
“老家伙比较难缠,我要出全力了。
你们也别光看着。
有钱捧个钱场,没钱喊两声加油。
也算对得起你们的观众票。”
毫无意义的白话两句,吸引敌人的注意。
啸天猫尽量敏捷的把两片共工遗骨塞进了嘴中。

qfyfv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人間苦-第1305章 大冰溜子-y9mzi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啸天猫好像是感受到了周围的气氛。
竟然产生了诡异的共鸣。
让他觉得,很是骄傲。
所以,他更卖力气了,嘴上开始跑火车了。
“主人啊,这些话,也就我能跟你说。
可惜,我走以后,你就再也听不到了。
对了,我在小水那还存了几千块钱。
本来想着遇到三眼,怕他混的惨。
吃不饱穿不暖,算是救个急倒个短。
毕竟上辈子兄弟一场,我不能看着他遭罪。
现在看,我也用不上了,主人就收下吧。”
这就开始给自己立牌坊了。
一只有情有义的啸天猫,高大的形象,眼瞅着就要立起来。
可惜,如果不犯贱,他就不是啸天猫了。
“还有一件事,我已经想了很久了,一直没机会说。
以后就让臭猴子把小水给娶了吧。
大饼卷指头,里外都不亏。
省了彩礼,更不用给嫁妆,两两相抵,干的过。
省着他们俩成天眉来眼去的…”
小孙听到这,就忍不了了。
想要开窗户骂人。
谁想到,比他更忍不了的竟然是李赛氏。
率先一步把脚放在了窗台上,好像要往下跳。
石火珠赶紧把老太太拦下,现在可不是冲动的时候啊。
“小胖子,你给我松开。
实在太磨叽了,我受不了了,还打不打了啊?
我的日子不多了,没时间等连续剧了。”

石火珠一手拉着小孙,一手拦着李赛氏,使劲的咳嗽。
希望提醒啸天猫,差不多就得了,场面马上控制不住了。
幸運召喚 靜待風起
啸天猫没想到楼上这么大反应。
确实也没啥话要说了,再拖下去也不像话。
转身前,快速的把爪子伸向了一目僧,掏出了一片共工遗骨,塞在了嘴里。
然后,紧紧的闭着嘴,转过了身。
都市智囊團 李唐王
其实,啸天猫早就做好了打算。
临时增强实力的办法,也不是没有。
比如燃烧灵魂啊。
比如献祭血脉啊。
只是,常规做法,增强实力的幅度有限。
踏破星辰
大概率不足以应对眼前的情况。
金身罗汉,在西边来说,也是中等偏上的战力。
不说是金字招牌吧,一个罗汉金身,就免疫大部分的攻击。
那共康惠,能撞不周山的选手。
也仅仅是把举钵罗汉的脸给撞塌了,可见罗汉金身的实力。
那么非常规的办法,就眼前的情况,只有那包共工遗骨了。
可那是共工遗骨啊。
啸天猫倒是不会心疼,为了保护蔡根,啥遗骨都无所谓。
而且,整整一包,百十来片呢,吃几片,没啥大不了的。
只是,共工一脉,水属性啊。
自己祸斗真身,火属性啊。
系統重生:首席鬼醫商女 姜楊行言
从上古开始,无论转世多少代,火精之体一直没有变啊。
一般的水属性,啸天猫还真不怕,大不了烧干呗。
可是,手里的是共工遗骨啊。
上善若水的本家啊。
吃掉共工遗骨,无非就两种可能。
自己实力暴涨,完虐举钵罗汉。
自己浇灭自己的火,然后彻底玩完。
刚才墨迹那么半天,啸天猫其实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吃与不吃,都是很艰难的选择。
最后,他还是决定搏一搏。
争取在把自己玩死以前,先把敌人干掉。
在共工遗骨入口以后,啸天猫就后悔了。
乱吃东西,是会死人的。
然后,祸斗的满身黑炎,变了颜色。
黑炎变成了白炎,仍旧在燃烧。
但是小院的温度在不断的降低,就像突然下了场白霜。
看到啸天猫的状态发生了变化,穆恩不住的打了个哆嗦,眼睫毛都给冻白了。
“罗汉爷,他什么情况?
属性咋还变了呢?
难道是可燃冰转世?”
举钵罗汉看到啸天猫的变化,竟然痛心疾首,不住的大叫可惜。
“可惜,可惜,太可惜了。
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蔡根也真是败家。
咋还让这畜生吃了共工遗骨呢?
全能照妖鏡
水火不容,吃了有啥用啊?
自杀吗?”
真的是自杀吗?
啸天猫很有发言权。
现在的状态,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四肢被冻住不说,脑子里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这还是,用体内火精包裹住共工遗骨的前提下,仅有少量能量外泄,他都有点要扛不住。
如果没有火精抵抗,啸天猫早就变成了大冰驼子了。
楼上的观众席,石火珠第一个叫了出来。
“大爷爷,臭猫咋地了?
这是什么遁法吗?
他是要逃命?”
小孙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好像在揣测某些事情。
李赛氏却回答了石火珠。
“小胖子,你啥眼神啊?
我这老眼昏花的都看见了,他刚才往嘴里塞东西了。
不知道吃的什么灵丹妙药,好像很难控制呢?”
石火珠意外的看了眼老太太。
这老太太世界观很牢固啊。
看到猫变狗,不惊讶。
看到狗说话,也不惊奇。
还有心思,在这分析。
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老而不死必为妖?
但是没有感觉到有妖气啊?
就是一个行将枯槁的普通老太太啊。
收回了崇拜的眼神,石火珠只感觉脑子里响了一道炸雷。
我靠,不会吧。
啸天猫刚才把共工遗骨给吃了?
等等,共工遗骨?
啸天猫怎么会有共工遗骨呢?
他那身无一物的样子,肯定不是自己的私货。
如果结合太清沟的事情来看,肯定是蔡根得到的宝贝啊。
那他给大伙讲评书的时候,咋没说呢?
共工遗骨,石火珠像是脑袋反应不过来一般,不断的在嘴里念叨。
随着每念叨一次,就想到了一种骇人的可能。
重生幸福攻略
五行蟲師
能量,恢复,重返天庭,变回神仙,增强实力…
蔡根有这好东西,咋不说呢?
这可比那什么万仙酿要高级太多了啊。
刚想就共工遗骨的问题,与小孙讨论一番。
楼下的啸天猫,发生了变化。
就在啸天猫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刻,也终于蓄力完成了。
这个蓄力的过程,比较像核裂变里的链式反应。
终于破坏了共工遗骨里的能量平衡,可以在自身少量吸收的状态下,完全释放出去。
于是,啸天猫用尽全力,朝着举钵罗汉把嘴张开了。
一道直径两米多,耀眼的白色光柱。
瞬间覆盖了,啸天猫嘴到举钵罗汉之间的所有空白。
遇到举钵罗汉,并未停留。
聽月樓 佚名
往前行进了好几百米,白色光柱才停下来。
变成了一根大冰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