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改變了法國

hzg2h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他改變了法國 起點-第414章 父與女推薦-b28z6

他改變了法國
小說推薦他改變了法國
从爱丽舍宫返回孚日广场的阿黛尔两只手轻轻的踮起宽大洁白的裙摆缓缓上楼,裙摆下露出了一双被黑色纤维丝袜包裹着的修长大腿。
阿黛尔略微低着头看了一眼穿在腿上的棉花制作而成的丝袜脸上露出了一抹红晕,这双丝袜是某个无良家伙连哄带骗的欺骗她穿上去的,结果使用完了之后,反而露出了一副失落的表情,该说些一些不如尼龙丝之类的话,实在是让人感觉很气愤,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什么!
想到这里,阿黛尔咬着牙狠狠地用黑色的高跟鞋跺了一下水泥制作而成盘旋楼梯后迈着缓慢的步伐走上了二楼,并在二楼的楼梯口缓缓的停下了脚步。
看着眼前这个由棕黄色包裹着的房门,阿黛尔鼓起勇气自言自语道,“阿黛尔,没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父亲雨果,阿黛尔的心中还是免不了有些忐忑,当初自己的一时口嗨良成现在不敢进家门的局面。
现在的她并不是7年后敢爱敢恨的阿黛尔,生活在父母襁褓中23年的她还是还是有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祝福自己。
眼下自己的父亲与自己爱的人势同水火的态度显然不可能和睦相处,所以阿黛尔.雨果也就拒绝了维克托再度拜访。
阿黛尔.雨果缓缓的来到了门前轻轻的扣门。
“咚咚咚!”
三声清脆的敲门声从客厅传到了维克多.雨果耳边。
维克多.雨果刚刚想要起身前往,现在他身旁的保姆立刻对维克多.雨果说道,“还是我去吧!”
“麻烦你了!”维克多.雨果冲保姆点头示意后,保姆走出雨果的书房缓缓的开门。
打开门后保姆看到了门外换了一身装备的阿黛尔.雨果。
还没等保姆开口,阿黛尔.雨果抢先压低声音询问道,“父亲那边怎么样了?”
“雨果先生现在状态很好!阿黛尔小姐,你们……”保姆有些疑惑,自己怎么刚刚走了就好的功夫,阿黛尔.雨果小姐与雨果先生的关系怎么变成这样了。
“没什么!”阿黛尔.雨果敷衍了一句,将头深入客厅张望了片刻后追问道,“对了!母亲她们在哪”
“阿黛尔夫人和夏尔少爷他们……”
还没等保姆说完,书房中传来了维克多.雨果的声音:“门外到底是谁?”
紧接着,手持钢笔的维克多.雨果走了出来看到了探头探脑的阿黛尔.雨果。
父女俩注视了片刻之后,以维克多.雨果露出叹息而结束。
维克多.雨果露出了欣慰的语气对阿黛尔.雨果说道:“长大了!”
“父亲!”阿黛尔.雨果仍旧只是将头深处门缝不敢进来。
“算了!以后你的事我不管了!进来吧!”思考到半夜的维克多.雨果决定放手。
毕竟他本就是一个为人失败的父母,子女的未来应该由他们自己决定。
阿黛尔.雨果未来不管怎么样,她始终是自己的女儿。
“嗯!”阿黛尔.雨果听从了维克多.雨果的命令乖巧从门缝里溜了进来。
等到阿黛尔.雨果进门的时候,维克多.雨果这才发现,阿黛尔.雨果身上穿着的衣服与昨天离开的时候已经大不相同。
“爱丽舍宫的那个小子给你的?”维克多.雨果懒得直呼维克托的名字直接用爱丽舍宫那个小子来称呼维克托。
“嗯!”阿黛尔.雨果缓缓的点头。
“看来那个小子的眼光还不错!只可惜……”一想到波拿巴父子的阴谋篡位,维克多.雨果怎么像都觉得浑身难受。
共和的果实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被波拿巴匪帮还有归顺他的波拿巴军头窃取了,他们的存在简直就是在侮辱共和两个字。
阿黛尔.雨果静静地注视着维克多.雨果没有说一句话。
“对了!那个小子怎么没跟你一起来?难道是害怕了?”维克多.雨果再度询问阿黛尔.雨果道。
“不……不是!我是怕你和他之间又要起什么冲突,所以我才没让他来看您的!其实,他的内心还是很器重您的文采!”阿黛尔.雨果不敢将昨天维克托的调侃讲给自己的父亲听,她只能捡一些好听的告诉自己的父亲。
“器重我!”维克多.雨果的嘴脸流露出一丝冷笑,“如果器重我的话,就不会将我固定在宣传部长的位置上!文化归文化部长管理,宗教有宗教部门管理,就连教育也是有教育部门管理。我这个宣传部长除了闲置在这里之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为他波拿巴家族充当宣传门面。没事写一些吹捧波拿巴家族的文章罢了!”
维克多.雨果并不知道,后世的宣传部长大抵也都是这个职务罢了。
就算只有这样也有许多人拼了命了想要担任这个职务,在法兰西国度中越靠近权利的中枢就越能够获得好处。
工业资本家、官僚乃至金融资本家都在想方设法的接近杜伊勒里宫。
如果没有办法接近杜伊勒里宫,那么他们就会退而求其次的接近爱丽舍宫。
毕竟爱丽舍宫的那位可是未来的皇帝,按部就班的情况下不出20年就能够继承位置了。
现在的皇帝已经45岁了,基本上已经没有可能再去与皇后生一个孩子。
哪怕与皇后生了一个孩子,很大的概率也会夭折!
就算不夭折,他也在顺位上低于现任的储君。
更何况只要维克托不傻,20年的时间足以经营起一个庞大的势力,碾死一个“篡位者”还不简单。
所以多数人指挥将赌注下在波拿巴父子的身上。
至于说杜伊勒里宫的那个来自瑞典的皇后,多数的情况下也只不过杜伊勒里宫的点缀罢了。
职位的高低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与两宫之间的亲临程度。
只要与杜伊勒里宫或者爱丽舍宫之间任意一个接近,他们的好日子也就来了。
即便雨果在宣传部没有给那些软骨头文人好脸色,但是他们还是依然孜孜不倦的想要攀附维克多.雨果。
概因维克多.雨果在宣传部门一直对准波拿巴父子乱喷,却没有人抓他的缘故。
他们一边对维克多.雨果低眉顺耳,一边在心中有暗自妒忌维克多.雨果有一个好女儿。

5l09r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他改變了法國 txt-第412章 給老岳父挖坑熱推-2tsid

他改變了法國
小說推薦他改變了法國
阿黛尔白了维克托一眼露出了千娇百媚的姿态引得维克托差点抑制不住自己的小维克托。
“我父亲一开始还不知道我要来爱丽舍宫,他满心欢喜的以为有其他的男士邀请我。”阿黛尔一想到父亲欢天喜地的场景就忍不住半遮着嘴露出笑容。
“看来维克多先生对我听不待见的!”维克托耸了耸肩膀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维克多.雨果对他的冷漠维克托当然是心知肚明,心向共和的他注定与波拿巴家族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如果不是宣传部长的位置与阿黛尔.雨果的双重牵制的话,维克托毫不怀疑自己的老岳父维克多.雨果会像原定历史一样直接发起另一场二月革命。
当然维克托.波拿巴与他的父亲路易.拿破仑可不是二月革命中尝试妥协的奥尔良王朝君主,雨果先生如果真的想要煽动工人发动一场叛乱的话,维克托会毫不犹豫的将军队再次进入巴黎,让隆隆的大炮告诉巴黎的有产者与无产者们知道,时代已经改变了。
“待见?你知道我的父亲是怎么骂你的吗?”阿黛尔.雨果微微抿了一口葡萄酒微微一笑目光维克托说道。
“嗯?维克多.雨果这样的文人也会骂人?”维克托不禁有些好奇大文豪维克多.雨果会用什么样的词汇来攻击自己。
“他说你是一个花言巧语的骗子,卑鄙篡位者!你们利用谎言与欺诈欺骗了整个帝国!路易.拿破仑陛下和他的党羽利用刺刀裹挟了整个法兰西!”阿黛尔.雨果将维克多.雨果在家中说的话一股脑的告诉维克托,她相信维克托能够看来她的份上原谅自己的父亲。
维克托听完阿黛尔.雨果的话语之后内心没有任何的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能够被一代文豪如此频率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一种荣幸。
大丈夫生不能食九鼎肉,死亦当九鼎而烹是维克托的信条。
哪怕在未来的某个时间他会像倒霉的路易十六一样被送上断头台,他也要在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依旧担任帝国的统治者。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雨果先生分析的一针见血!”维克托坦然承认说,“政治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东西,他需要的是相互的妥协!当然一味的妥协也不是良久的政策,我们必须张弛有度的妥协。共和派的斗争经验不足、山岳派过于软弱与妥协、君主派的力量为谁是帝国的统治者而争论!”
维克托两次杯子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豪气冲天的说道:“和他们这群虫豸在一起怎么能够治理好法兰西,目前法兰西正在历史的转折点,历史给了波拿巴家族这个机会!波拿巴家族同样也抓住了这个机会!现在神圣的维也纳体系已经快要被法兰西撕碎,普鲁士与奥地利、奥地利与俄罗斯、俄罗斯与奥地利的矛盾,还有英国与俄罗斯的矛盾!我数祖父发动的那场陷阵并不是一切的结束,而是一切的开始比以往更加血腥的场面将会在未来拉开序幕!”
维克托的耳边仿佛已经听到了后膛炮发出的隆隆响声,他的脑海中同样已经浮现出了百万法兰西士兵手持毛瑟步枪在南德意志带路党的指挥下踏破铂金的景象。
“我不懂你们男人为什么这么爱政治!父亲这样、哥哥这样、你也是这样,你们会为了一个不同的政治理念争辩3天3夜也不会觉得一点疲惫!”阿黛尔.雨果摇头感慨道。
维克托切下了一小块鹅肝放在嘴中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你就不明白了吧!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贵最喜欢的莫过于指点江山,这是隐藏在男性血脉中的东西,每一个男性都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驰骋疆场的将军。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是一个个枪口下的亡魂罢了。哪怕是这样男人永远也改不了这样的传统,性与权是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维克托直言不讳的论点令阿黛尔.雨果低着头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
最后,阿黛尔.雨果叹了口气道,“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哪怕是自己不要的东西也不允许别人沾染!”
“当然了!我给你的你可以拿,我没有说给你的你私自拿了,就要承受雷霆之怒!”七分饱的维克托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后,用放置在桌子上的白色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接着说道,“马基维利亚先生曾经说过,作为君主最重要的是出手要要快,以雷霆之怒将人打入凡尘之中,同时赏赐也要通过君主之手进行!让人在敬畏的时候同样也心生拥护!”
“你……”阿黛尔.雨果愣了几秒钟,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并不完全了解眼前的维克托.波拿巴。
维克托.波拿巴就像是谜一样的男人,他有些比当今自由主义者更加深邃的思想,作为君主派,又不屑于所谓的君权神授,同时又推崇马基维利亚主义关于君主论的言论。作为社会主义者,他又是最反动的一批。
总之他就是一个谜一样的家伙。
正是因为眼前这个家伙的思想比普通人更加的有趣,自己才会迷恋上他的吧!
吃饱喝足的维克托并没有第一时间带着阿黛尔.雨果进行深入交流,反而将她见到了书房中促膝长谈。
被维克托带到书房的阿黛尔.雨果这才意识到维克托并不只是想要见她那么简单。
“亲爱的皇太子殿下,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端坐在沙发上的阿黛尔.雨果半开玩笑的调侃维克托道。
怎么说呢?
维克托思考了片刻之后对阿黛尔.雨果说道:“是这样的!我想让你告诉我亲爱的老岳父维克多.雨果先生最近一段时间帝国要出现一场较大的风波,希望他最好在那段时间不要发表什么不恰当的言论。”
阿黛尔.雨果的表情渐渐收敛起的漫不经心,她表情严肃的询问维克托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p1964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他改變了法國 線上看-第409章 雨果家的內戰看書-xh0bx

他改變了法國
小說推薦他改變了法國
瓢泼大雨下了2天2夜的时间,直到第三天的清晨大雨才停歇了下来,明媚的阳光照在了维克托正在书写的计划书之上。
看着悄悄溜从窗户中溜进来的阳光,维克托再度合上了钢笔起身伸了个懒腰。
“啊!我的身体都快要发霉了!”
小腿轻轻挪动了一下座椅的维克托,转身前往窗台。
明媚的阳光撒在了维克托的眼中令维克托无法睁开双眼,维克托用手轻轻遮挡在额头缓缓睁开了双眼。
“呼!”
维克托大楼呼吸着阳光下的第一缕新鲜的空气,积累了两天的烦躁被维克托吐了出去。
看着窗台下方的带着雨露的花园,维克托的嘴脸流露出打发自肺腑的喜悦。
短暂停留阳台的维克托转身再度回到了书桌让重新打开蘸水钢笔。
经过两天多的奋战,有关《言论统废》的计划已经逐渐的被维克托完善。
现在正是计划书守卫的时刻。
时间渐渐从清晨8点推移到了10点的方向,维克托总算将《言论统废》的计划书以句号做了解围。
双手握着眼前的言论统废计划书,维克托感到非常的满意。
他相信要不了多久,那些妄图游走在帝国边缘线的家伙们就会尝试到社会的辛酸。
不过,在此之前自己还要去邀请一个人前来爱丽舍宫。
维克托轻轻的摇动着桌子上的铃铛,听到领导响声的女仆敲门,在征得维克托的同意之后,女仆推门而入询问维克托的要求。
“麻烦你们告诉阿黛尔.雨果小姐,维克托.波拿巴将邀请她参加终于得宴会!地点在爱丽舍宫!”维克托对女仆说道。
“是的!”女仆冲维克托点了点头。
就在女仆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维克托对女仆说道,“等一下!”
“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女仆低着头对维克托询问道。
“请再告诉阿黛尔小姐,宴会只有我们两个人!”维克托特意强调了一声。
“是!”女仆向维克托缓缓施礼后离开了维克托的房间。
维克托苦笑着摇了摇头。
或许渣,本来就是巴黎男人的天性。
每一个外乡人在进去巴黎以后都会被巴黎的各种大染缸染成各种各样的颜色。
女仆将维克托交给他的情况感知给管家之后,爱丽舍宫的管家驾驶着总有波拿巴编制的镶金边鎏光敞篷马车缓缓的前往孚日广场。
孚日广场6号,这里就是法兰西帝国宣传部长维克多.雨果的家中。
此刻维克多.雨果先生的家中正在发生着一场莫名的冷战。
冷战的双方是宣传部长维克多.雨果先生,还有维克多.雨果的女儿阿黛尔.雨果小姐。
负责围观的群众有维克多.雨果的妻子,还有维克多.雨果的两个儿子。
“阿黛尔,我告诉你,以后少和波拿巴家族的那个小子来往!我已经委托你们的母亲为你找寻合适的人选了!”
坐在沙发上的维克多.雨果手持报纸冷言冷语的对阿黛尔.雨果说道。
“凭什么!”
继承了维克多.雨果倔强的阿黛尔.雨果毫不客气对维克多.雨果反驳道,“难道就是因为您的宣传部长职务吗?”
“你……”维克多.雨果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比谁都明白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
别说是宣传部长,不被路易.拿破仑那个篡位者驱逐出国境已经算是很不错的选择。
虽然说自己的同事们表面上都尊敬自己,但是雨果知道他们背地里都在说自己是靠着女儿傍上了波拿巴家的大树。
再加上自己本身就具有保王党的烙印,现在就连拉马丁等人都不愿意相信自己了。
至于说舍弃宣传部长职务?
别开玩笑了,雨果相信就算自己舍弃宣传部长的至于,那些背地里说他的家伙们也不是停止。
自己的身上已经被路易.拿破仑那个卑鄙的家伙和他的儿子烙印上了波拿巴党的烙印。
想到这里,雨果不免有些心累。
从极端保皇党到温和保王党,再到共和休息者(雨果依旧认为自己共和主义者),雨果经历了三次转变。
就在他已经被不想再次转变的时候,路易.拿破仑啪的一下在他的身上烙印上了波拿巴赌徒的标记。
这种感觉真是快乐与痛苦并存。
现在的状态导致了雨果一直处于纠结的状态。
不愿意舍弃宣传部长的位置,但是同样也不愿意和波拿巴党搅和在一起。
与女儿的冷战正是因为维克多.雨果心理所导致的。
“女儿,你还没看清楚吗?你和他根本不可能!”维克多.雨果开始转变态度对阿黛尔.雨果说道,“那个卑鄙的小鬼打从一开始就是在忽悠我们,现在波拿巴成为了法兰西王族,他们更不可能和你结婚!他们只会选择同为欧洲的王族结婚,以求在他们的王位上增加一丝神圣性!当年他的叔祖父做过,第一帝国征服了奥地利帝国,拿破仑皇帝将奥地利抢了过来。他的父亲也做过,只不过是一个被人被迫退位的王女。他肯定也要这么做,放下吧!”
维克多.雨果的话不可谓不无道理,只不过一个本身都滥交的人,批判一个相对来说洁身自好的人,怎么像都有些不对味。
“父亲,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已经不是那个小孩子了,还有我也不是姐姐替代品!”阿黛尔.雨果反应激烈的对维克多.雨果回应道。
阿黛尔.雨果冷眼看着眼前的二哥道,“弗朗索瓦,你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的独立自主!性格冲动的你除了跟随在父亲的身后,还会做什么?”
“你……”弗朗索瓦.雨果同样也哑口无言。

2jkvi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他改變了法國-第407章 國有化的陰謀讀書-nnzni

他改變了法國
小說推薦他改變了法國
维克托缓缓的转身与阿尔弗雷德继续坐在了沙发上品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半个小时之后的阿尔弗雷德委婉的开口询问,“殿下,您是不是还在等什么人!”
闭上眼睛细细评味茶的余味的维克托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的嘴脸再度流露出一缕笑意,轻轻的将一杯清茶放在桌子上的维克托颔首,“他快来了,来的人你应该认识!”
阿尔弗雷德只能按下性子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时间再度走过了10分钟,伴随着一声清脆且有节奏的敲门声,维克托语气庄重的对前门的侍从说道,“请进!”
侍从大步进门对维克托颔首道,“殿下,真理报的主编雷诺先生来了!”
阿尔弗雷德直到现在才明白,维克托所说的老朋友的意思。
作为波拿巴党宣传咽喉的雷诺主编可是为波拿巴立下了汗马功劳。
“让他进来吧!”维克托对侍从回应了一句。
“请!”
不同于波季与奥利尔待在爱丽舍宫大门口的待遇,有些波拿巴咽喉之称的雷诺可以待在维克托书房前静静等待着维克托。
身穿一身黑色长款背部多褶外套,头上带着一个黑色高顶礼帽,下半身是一副紧身长裤与棕黄色油光铮亮的皮鞋出现在维克托与阿尔弗雷德的面前。
“雷诺,你来了!”阿尔弗雷德走上前去伸出手。
“阿尔弗雷德部长!”雷诺微微的躬身向阿尔弗雷德表示敬意之后的握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手。
尽管雷诺与阿尔弗雷德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但是雷诺可一点都不敢仗着自己与阿尔弗雷德与他是老相识而没有了礼数。
说到底巴黎依旧是权利的集合体,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渴望爬到顶端。
哪怕是一个乞丐只要他担任了部长的职位,他都能够步入上流的社会。
当然梯也尔就是依靠首相的便利挪用公款,建筑了梯也尔防线。
根据某个不可靠的小道消息,梯也尔防线的每一块砖都是豆腐渣工程,这是梯也尔中饱私囊的产物。
梯也尔依靠着梯也尔防线成功的为自己赢得了一桶金。
每一个人都想要成为梯也尔先生,但是他们最后都变成了臭水沟里的骷髅。
“雷诺都是老相识了!坐吧!”维克托邀请雷诺坐下。
谨慎的雷诺表示自己制造站着聆听就行了,哪怕是维克托命令太累诺坐下,雷诺也只是将屁股悬浮在半空中不好落座。
看着眼前的雷诺,维克托无奈的笑了笑。
相比于有些不守规矩的波季与奥利尔,雷诺实在是太守规矩了。
“殿下,不知道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雷诺谦恭的对维克托询问道。
“我找你来是想讨论一下,关于《真理报》国有化的问题!”维克托开篇宛若一道惊雷直接炸的阿尔弗雷德与雷诺人仰马翻,他们不知道维克托到底想要坐着什么。
“不用惊讶!我思考了很久,其实国有化更加利于我们兼并整个巴黎地区乃至法国的报社业务!”维克托给雷诺到了一杯茶,雷诺恭敬的捧着查聆听者维克托接下来的话。
“我问你,《真理报》现在占据市场份额的多少?”维克托询问雷诺道。
“大约有五分之二的巴黎体面人订购了爷们的报纸!”雷诺不假思索的回应道。
“五分之二!”维克托点了点头,别看五分之二的数据没有占据一半,能够让法兰西将近五分之二的人热爱真理报的口味一点都不容易。
天知道巴黎地区的体面人的想法会这么多!
“我最近在皇帝那里获得了言论统废的权利!”维克托为雷诺讲解言论统废制度的具体的规章制度。
听完维克托讲完的雷诺当即对维克托说道,“殿下,你这一招固然能够使一部分人闭嘴,但是可能会导致其他报社的不满。”
“所以说,现在白烟进行国有化!谁都知道,《真理报》是波拿巴家族的股份,如果说我们带头宣布国有化了,巴黎乃至剩余的报社都会被我们牵着鼻子走!巴黎的人民哪里知道,我们才是庄家!他们只会看到波拿巴家自愿为法兰西人民捐献了报社!我们将会获得整个的法兰西的的尊敬!”
维克托慢条斯理的对雷诺解释道。
“可是那些报社怎么办?”雷诺疑惑的询问了一句。
维克托阴险的笑了一下对雷诺说道,“民意可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用的好的话,我们能够切开任何人的喉咙!特别是巴黎这样疯狂的民意之下!第二步就是利用民意将倒逼他们进行国有化,当然我们要装作一副不让他们主动国有化的道路,而是由国家出面购买他们手中的股份,国家背书的情况下他们只能选择出手自己的股份。”
接下来,维克托竖起了第三根手指对雷诺说道,“接下来就是宣扬爱国,由国家背书成立国有化基金委员会,巴黎的市民可以踊跃的为国有化做出贡献了,每一个人都由资格获得由国家发型的国有化基金债券。”
“如果说有人不愿意呗并购呢?”雷诺询问道。
“那就再好不过了!对外那些不愿意为法兰西人民服务的企业,每一个有良知的法兰西企业家都应该中断与其的合作!商业信誉降低是会要人命的!”维克托用平和的声音说着让雷诺与阿尔弗雷德感觉到冰冷的话语。
“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利用我们在他们那里的国民基金就可以控制住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就算想要说话,也要考虑到报社能否存活的问题!一个没有销路的报社,注定得不到大多数人的认同!”
言论统废原则的先进性让维克托有充分的把握打死那些冒头的反贼。
想要通过舆论操控巴黎,先问问法国人民答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