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有星

dvnez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遊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txt-第39章荒木宏文熱推-0m2cc

遊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小說推薦遊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决斗的终点到来,而取走胜负的黑焰从身边流过,两人的目光不由对视到一起。
“既定的命运,居然没有帮我击败这个家伙,会出现平局这种结果,对他的占卜来说,可是从未出现过的失误。”
爱德平静的表面掩盖着内心的震惊,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少年,暗暗自道。
相比爱德的震惊,杨成景心中更多的是压力,明明就早已知晓对方的底牌会是命运英雄,但是,决斗依然出现平局这种结果,那只能说明对方的实力在他之上。
同时,也意味着接下来要面对的存在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从原著中能够看到的大DOSS斋王琢磨,可是在原著里能够击败与现在相比,无疑是强化版之后的爱德。
现在的杨成景对上爱德都只能拼出个平局,那么,对上那样的存在,结果就完全不用言语表述。
可是,依照原著的轨迹,占领学院的白色宿舍,以及用卫星武器净化整个世界的疯狂举动,注定了在未来他们一定会对上。
“退出虚拟世界。”
决斗没有获胜只是出现平局,杨成景就没有办法收获一张新的卡片,退出虚拟世界也只能向系统提出,不过还好就是决斗没有输,杨成景也不会受到系统的奖励,电击奖励。
极昼的闪光在杨成景的身上爆发出来,将整个决斗会场都处于光亮在内,时间停顿了所有事物,而杨成景也在光亮之中回到原来的现实,回到原来的位置。
等他闭上的眼睛开始慢慢恢复亮度,耳朵开始出现声音的时候,他人已经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决斗场上也重新回到爱德对上游城十代的英雄之争中。
杨成景的回归也并不是没有对现实造成任何的影响,只是在之前的过往中造成的影响太过于细微,根本影响不了原著中的主线轨迹。
但是细微的影响终究是存在,慢慢的也会引来蝴蝶效应,最终也有可能改变原本轨迹的走向。
“由我先攻,抽牌,嗯!”
爱德抢到先攻权,利索地从决斗盘抽出一张卡牌,看了一眼之后,正准备将卡牌放到决斗盘上。
却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精灵能量在观众席上闪过,一时之间,爱德的目光随着感知能力看了过去,入眼却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少年。
“学院里,居然还有人能拥有这样一股力量。”
爱德突然停顿的动作,也不由引起了游城十代的注意,但是当十代准备开口的时候,爱德却又反应了过来,将手中的卡片展现并说道。
“我抽的是【元素英雄·粘土侠】,守备表示召唤他,这样我的回合就结束了。”
回归现实的杨成景也没有想到,因为退出虚拟世界的细微现象会引起爱德的注意,从而被斋王琢磨盯上。
随后,展开的决斗就完全如同原著一样。
尽管十代充分将他元素英雄牌组的实力发挥出来,但是在掌握命运英雄的爱德面前是完全落入下风。
至于十代最善于翻盘的奇迹强运抽牌,也在爱德觉醒的黑色精灵能量面前失去作用,在命运的掌控下输掉了决斗。
观众席上,杨成景,万丈目,十六夜秋三人各自透过能力,可以看到在异度空间中,由黑色能量构筑的恐惧人身上缠绕着无数白色的铁链,重重地给了十代一掌。
代表着十代的所有精气神,都随着恐惧人的一掌全数被抽空,身体完全失去意识往前倒下,决斗盘的卡牌也都弹飞到天空四散落下,对此,一场英雄之争的决斗落下最后的帷幕。
——化石——翼龙——
在决斗之后,获得胜利的爱德直接乘搭直升机离开决斗学院,而晕倒在地的十代也被杨成景他们送往了医护室。
医护室内,被送过来的游城十代被安置到病床上,但是给他进行治疗检查的却不是原医护人员惠美老师,而是拥有世界名医的身份,在决斗学院进行医疗研究的荒木宏文。
“荒木医生,大哥他没事吧!”
翔看着异常年轻又和自己哥哥同年的荒木医生,等轮椅上检查了游城十代的身体之后,问道。
“嗯,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突然出现身体机能急速下降导致晕倒,好好休息就能恢复。”
荒木宏文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表情非常平静地回道。
医生的话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杨成景。
十代对上爱德的英雄之争是必输的结局,但是,成景也明白爱德对十代来说是必须跨越的对手,只有这样,他的实力才能更进一步的成长。
荒木宏文已经确定了十代的身体状况,便推着轮椅离开了病床,来到医护室门口的办公桌,惠美老师的面前。
那张异常平静的脸上很快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对着惠美老师,说道。
“等下,我配点营养剂类的药物让人送来,老师,到时候您给他服下。”
“嗯,明明是过来做客却让你这么帮忙,实在是过意不去。”
惠美老师带着温柔的口吻,说道。
“老师,这都只是小事,不用放在心上。我先回去把药物配好让人送过来,下次再找老师好好聊聊。”
荒木宏文摇了摇头,说道。
“嗯,那就只能麻烦你了。”
在惠美老师的感谢中,荒木宏文推着轮椅离开医护室。
两人的交流并没有刻意放低声音,所以,在荒木宏文的离开之后,明日香便走上来说道。
“原来荒木学长还是惠美老师您的学生。”
惠美老师听到明日香的声音,落在刚刚闭合上的房门的目光便收了回来,应道。
“嗯,不过,我这个老师一点也不称职。”
三泽大地也跟着上来插了一句话。
“这怎么说?惠美老师您可是取得医疗保健等高级教育资格的教师,怎么会不称职呢?”
惠美老师温柔的露出一抹苦笑,说道。
“在我曾经的观念里面,医学是一门经验科学,再天才的学生也要一步一步积累经验,才能够成长起来。
可是,当我抱着这样的观念开始我的教学生涯的时候,一名非常开朗的执着少年进入我的眼里,也打破了我对天才的认知。
宏文虽然拥有几乎不输给丸腾亮的决斗天赋,但是,我更为他没能进入一所一流医疗大学感到可惜。”
惠美老师的苦笑又慢慢转换成苦恼的笑容,接着说道。
“我所懂的医疗理论,临床手术,药理搭配等多方面的知识,宏文他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将所有知识贯通领会,让我这个老师成为一个摆设。
之后,在他担任社长的园艺社团中发现新的药理搭配,直接获得世界级别的医学奖项,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
“世界级别的奖项,最年轻的获奖者,原来荒木学长是这么厉害。”
三泽大地发出赞叹的声音,同时,几人的对话也把其他人都吸引了过来。
而随着说话的声音继续,惠美老师那有些苦恼的笑容也转变成一声叹息。
“往后,我本以为他马上就要成为最年轻的世界名医,可万万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降临到他的身上,七星……”
在场的众人包括杨成景在内,都算得上是七星事件的知情人,惠美老师便有些收不住话匣子,从去年少数知情者的角度讲述了与七星战斗中的惨烈。
断手(宫亚),断腿(宏文),毁容(火织),失踪(吹雪),能安然无事度过的只有三人。(浅间,丸藤,良彦)
这让杨成景他们不由心头一颤,为他们今年所经历的战斗感到幸运,毕竟,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牺牲。
“不过,荒木他还是很了不起,在失去双腿的情况下,没有选择自暴自弃,而是勇敢地走出阴影。”
惠美老师描绘的那种被黑暗夺走肢体的绝望,而相对应是,荒木宏文从绝望中走出来的勇气确实让人敬佩。
就在众人都露出敬佩的表情时,那个被他们所敬佩的人却在打着黑暗的主意。
“琦玉同学,月考马上就要到来,而我的牌组还需要补充一些强力卡片,十份卡包的钱,你肯定会借给我的吧!”
就在医护室不远处的拐角里,两位身材高大的黄宿舍学生和一位红宿舍的光头学生,正在上演一幕校园版的强行借钱事件。
被堵在角落里的光头学生,听到不良学生用类似好友的口吻却说着不容拒绝的话,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茫然的时候,一道磁性的男声在两位不良学生的身后冒出来。
“借钱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不找我借?十份卡包的钱够不够?不够的话,一百份一千份的钱,我这里可都有哦!”
两位不良学生听到声音立刻转头过去,但看清向他们走来的人之后,敲诈勒索的念头反而在他们的脑海里面消失。
正面向他们走来的人,穿着一身黑色风衣也有着一头银色碎发,看上去显得格外的帅气,但也是格外的醒目标志,一下子就被人认了出来。
“菊地宫泽。”
“菊地财团的二少爷,惹不起,撤。”
在学校中,富家子弟总是容易成为勒索的对象,但是成绩优越又加上有钱人的身份,那就足以屏蔽所有的不良学生。
两位黄宿舍的不良学生在用常识判断,惹不起对方之后果断退走,留下角落里还处于迷茫的光头学生。
“切,这就被吓走了,我还以为需要我……,嗯!”
菊地宫泽看着快速离开的两道不良背影,嘴里念叨着。但是接下来话还没有说完,就感受到一股带有恶意的目光,从自己的身后射来。
等菊地宫泽扭头看去时,只见医护室旁边的电梯门正缓缓合上,其他地方就没有任何人存在。

iq9ps人氣都市小说 遊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笔趣-第38章大嘴雀·神鳥猛攻(下)熱推-kgm1o

遊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小說推薦遊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第二发攻击,【大嘴雀】攻击【恶魔人】。”
尽管恐惧从者被陷阱卡的效果保留了下来,但是,战斗战斗阶段可没有那么快就结束,杨成景很快就下达第二道攻击指令。
“啊!”
伴随着难听的鸟啼声以及尖锐的破风声,袭来的依然是大嘴雀的镜像攻击,犹如一道天蓝色的闪电从天直坠落下。
一身破旧红袍包裹着的恶魔人,在受到镜像攻击之前,抬起自己一双漆黑的利爪向天空跃去,主动展开自己的反击。
但是,在恶魔人的反击即将接触到镜像攻击的时候,从决斗盘抽出一张卡的爱德,却再次开口说道。
“在伤害步骤开始的瞬间,我发动手上的【命运英雄·炸药人】的①效果,把这张卡从手牌丢弃才能发动,那次战斗,对自己的战斗伤害变为0,双方受到1000点LP伤害。”
舍去的手牌很快就被爱德送入墓地,天空中,展开反击的恶魔人的身后,显现出一位满脸狂笑的黑暗英雄,穿着橘黄色的紧身衣,身上也缠绕着一节节可用于爆破的雷管。
光从外表来看,比起善于使用爆破物的英雄名号,倒更像是一位给城市居民带来爆破危机的恐怖分子。
不过,无论是前者和后者,从炸药人在空中现身的那一刻起,就只能是给这次战斗带来一个结果。
“轰。”
伴随着一声干净利落的爆炸声,一场充满塑胶味道的爆炸在空中绽放开来,将半空中即将接触的战斗彻底消灭。
而爆炸产生的火焰从空中四散落下,给两位决斗者带来效果伤害,更让这场决斗的终点更进一步,当然,恶魔人的战斗破坏也同样给恐惧人带来攻击力的下降。
杨成景LP1500→LP500
爱德·菲尼克斯LP1300→LP300
恐惧人攻击力3300→2700
“第三发攻击,【大嘴雀】攻击【钻石人】。”
杨成景抬起右手用肘部护住脸孔,以防被空中落下的火焰烫到,口中依然不绝地下达第三次攻击指令。
空中盘旋的大嘴雀们,再次听到攻击的指令,立刻队伍中飞出一只大嘴雀往地面俯冲而去。
“在这个时候,从墓地里发动【炸药人】的②效果,从墓地里把这张卡从游戏中处,以自己场上一只【命运英雄】怪兽为对象发动,那只怪兽的攻击力直到下个的对方回合结束时上升1000点。
这个效果,我选择【钻石人】的攻击力上升1000点。”
爱德面对来袭的攻击,依然保持沉着冷静的态度,伸手从墓地里把刚刚送去的卡牌重新拿出,将卡牌展现的同时并说道。
决斗场上,钻石人披着和恶魔人同款牌子的破旧披风,尽管披风的颜色不同,但面对袭来的攻击,所作出的选择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主动反击。
向前伸出的右手手臂快速变成钻石,同时,也在整只手臂完全变成坚不可摧的钻石之际,被除外的炸药人现身在钻石人身后。
炸药人那疯狂的笑容依旧,但也只在场上呆个几秒之后,整个身体便化作一团黄澄澄的能量涌入钻石人的体内。
伴随着黄色的能量注入,钻石人身上那些晶莹剔透的钻石都浮出黄色光芒,随后,一股非常不稳定的气息开始涌现出来,但是,钻石人的攻击力也在快速攀升上去。
钻石人攻击力1500→2500
对于飞袭而来的大嘴雀,钻石人将自己结成钻石的右臂向前一挥,储存在钻石里面的黄色能量一闪之后,便化作爆裂的能量将钻石手臂炸开。
坚硬的钻石结晶在爆炸能量的加持下,化作坚不可摧的碎片如密雨般向袭来的大嘴雀激射而去。
“【大嘴雀】从通常魔法卡【神鸟猛击】获得的,可不止一个效果。
在【大嘴雀】发出攻击宣言时,将自己除外的一只【宝可梦】的鸟兽族怪兽送回牌组最底下,将对方场上一只攻击表示的怪兽改为守备表示。
这个效果,我把从游戏中除外的【烈雀】送回牌组的最底下,将场上的【钻石人】从攻击表示改为守备表示,守1600。”
无数的尖锐碎片携带着恐怖的破风声袭来,几乎在下一秒就可以将镜像的大嘴雀打成了筛子,但是,决斗场上往往就是差了一秒。
在瞬息之间,一面空间墙壁在空中洞开,一只烈雀从除外的异度空间回归,同时也带来无数的鸟羽从空中落下,将破空袭来的尖锐碎片一一挡下。
做完这些之后,烈雀才彻底完成自己的任务,从空中化作一丝微光落下,飞回杨成景的牌组里。
至于袭击的大嘴雀在随后的几秒内落下,用锋利的鸟爪和尖锐的鸟喙将钻石人开膛破肚,彻底撕成碎片破散。
“【钻石人】从攻击表示被改为守备表示,就算被战斗破坏,那我也不会受到战斗伤害。”
爱德用手挡下钻石人破散的碎片,说道。
“没错,但是场上的命运英雄再次减少,【恐惧人】的攻击力也会再次下降。”
零零散散的碎片没有带来任何的伤害,但是,聚拢起来的紫色雾状巨人却彻底消散,而恐惧人的攻击力也直线下降。
恐惧人攻击力2700→1300
“第四发攻击,【大嘴雀】攻击【恐惧人】。”
爱德的顽强已经出乎预料,原本杨成景以为在第三发攻击中就能够让这场决斗结束,但三发攻击已经结束,可决斗还得继续,杨成景只能再对空中的大嘴雀下达攻击指令。
这次,空中飞舞的大嘴雀们就只剩下本体和唯一的镜像,而杨成景这次下达的攻击让镜像和本体同时发出攻击。
两对巨大翅膀疯狂地煽动着狂风向下吹去,无形的空气斩混在狂风中向地面落下。
恐惧人奋力掷出的铁链在狂风中与空气斩碰撞,不过,铁链很快就被弹飞,无形的空气斩依然往恐惧人的方向落去,看上去似乎已经让这场决斗结出胜利的果实。
无形的空气斩在恐惧人的身上交错切过,巨大的身体在一瞬之间,就被肢解成了无数肉块掉到决斗场上。
“看样子,决斗已经分出胜负了。”
坐在观众席上的三泽大地似乎为杨成景的艰难胜利,感到松了一口气,不由说道。
“好精彩的决斗,在【炸药人】从游戏中除外的时候,我还以为成景会输呢!”
明日香也是同样松了一口气,但也为这场精彩的决斗感到高兴,说道。
“妈妈咪呀,差生居然能赢顶级的职业决斗选手。”
“奥西里斯宿舍里还居然还有这种人。”
库洛诺斯教授和拿破仑教头也同样以为决斗已经落下帷幕,都纷纷开口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双手环抱胸前的万丈目出声打断,声音严厉地说道。
“仔细看,决斗可还没有分出胜负。”
“对,无论是爱德还是成景,两人的LP都还没有归零。”
比任何人都专注决斗的游城十代,也同样发现了决斗并没有结束的事实,开口说道。
决斗场上,在两人开口说出事实之前,杨成景也发现了这个事实,决斗并未结束。
“哼,差了一点点就输了,不过,命运还是站在我这一边,梦乡人(命运抽牌),梦境消除。
发动墓地里的【命运英雄·梦乡人】的①效果,这个卡名的效果一回合只能使用一次。
这张卡在墓地存在的场合,自己的【命运英雄】的怪兽进行战斗的伤害计算时才能发动。
这张卡从墓地特殊召唤(守备表示),那只自己的怪兽不会被那次战斗破坏,那次战斗发生对自己的战斗伤害变为0,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这张卡从场上离开的场合从游戏中除外。(OCG效果)守600。”
爱德带着嘲讽的笑容对杨成景说道,手中拿着的是刚从墓地里退出来的卡片,缓缓的放到决斗盘上。
随着卡片的放置,在决斗场上,迷幻的光辉中登场的是一位带着“D”字尖顶帽的黑暗英雄,身上穿着花里花哨的装扮如同小丑一般搞笑。
但是他的效果却不容让人忽视,随着细长的手指向前轻轻一点,发出的极致光亮直接让整场决斗进入时间倒退。
被空气斩撕碎的肉块,肢体纷纷倒飞起来组成恐惧人(攻1300),诡异的景象似乎让之前发生的一切化作梦境消失。
“命运的枷锁是永远不可能突破,你还是乖乖认命吧!
结束你的回合,迎来的就是我的胜利。”
爱德抬起的手指指尖缓缓幻化出,之前被送去墓地的通常魔法卡【不幸】,说道。
杨成景摇了摇头否决了爱德给他选定的未来,拿起从墓地里退出的两张卡,说道。
“认命?不,以前也许我还任由命运摆布,现在,我只想挣脱命运走自己的路,即使我赢不了,但赢来的绝对不会是你的胜利,大不了就平局收场。
发动墓地里的通常陷阱卡【宝可梦·鬼火】的②效果,将这张卡和墓地里的一只【宝可梦】怪兽从游戏中除外,除外的那只怪兽的属性的以下效果适用。
●非暗属性:双方受到那只怪兽的等级乘以100的LP伤害。
●暗属性:对方受到那只怪兽的等级乘以200的LP伤害。
这个效果,我把墓地里【化石翼龙】和【鬼火】从游戏中除外,给双方700点的LP伤害。”
黑色的焰火重新在决斗场上点燃,这次燃烧的是决斗场上的一切,黑焰吞噬了杨成景的大嘴雀,同时也吞噬了爱德的所有命运英雄,往左右两边分流的黑焰也带走了两位决斗者仅剩不多的LP。
杨成景LP500→LP0
爱德·菲尼克斯LP300→LP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