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三百四十章 計劃操縱熱推

小說推薦 –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 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当然,除了那些令她无语的细致安排。想到这儿,夏岑兮眼皮抽了抽,有些无奈。 “是吗?”李亦铭语气中带了疑问,好像并不相信。 他微微勾唇,那双深情的眼眸之中带着点怀疑,很想否认夏岑兮的话。 “是啊,最近他对我很好,我们两个很和睦。” 这是她在回应别人对她和靳珩深的感情时的官方语言,她曾经在面对公众时,说过不下上百次。而只有这一次,她是发自内心的。 夏岑兮的唇角上扬,眼神中带着亮光。她相信,以后她都可以自信的说出这句话。 可是,李亦铭并不这么认为。他看着夏岑兮脸上的笑容,总觉得有些牵强。 李亦铭犹豫一阵,眼光中都带着对夏岑兮的怜惜:“岑兮,你不用在我面前伪装的,我都知道。” “你都知道?” 都知道什么?被他这么一说,夏岑兮倒显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她心里暗忖着,学长现在到底想要说什么? 看着夏岑兮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李亦铭误以为这是夏岑兮不愿意表达自己情感的表现,他叹息一声,轻声开口:“其实这么多年,你从嫁人后经历的这一切,我都一清二楚。” 他声音有些哽咽,好像在替夏岑兮难过。 “我也只是简单的调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在回国的日子里你过的并不好。” 他声音沉沉:“你刚结婚的那段时期,靳珩深没把你放在眼里,和一个当红艺人搞暧昧,对吧?” 看着夏岑兮默不作声,他又继续:“后来,为了巩固自己在环纳的地位,不惜牺牲你,牺牲夏家,直接揭露了夏家银行,让你颜面扫地,两方都不得好。这件事情,我在国外都有所听闻,毕竟,轰动一时。” 他那双修长细白的手指交叉在脸前,一脸的严肃:“现在事态确实是往好的方面发展了,他把艾希整顿了一番又重新还给你,可是公司里,又未尝没有他的眼线。” “这样的话,艾希是真的属于你,还是只是表面上的工作?” 李亦铭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夏岑兮的表情也紧跟着变得僵硬。学长好端端的,干嘛要调查她的这一切?、 而且她也非常不喜欢曾经的伤疤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掀起,表情也变得有些不悦。 不过,这也确实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你说的没错。“夏岑兮开口,抬眸,便撞见了李亦铭那双深情的眸子,顿时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看着夏岑兮依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李亦铭有些急切:“所以,这就是你说的,他对你很好,你这段时间跟他过的很和睦吗?我实在是不理解。” “学长,你怎么这么动怒?”夏岑兮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反问了回去。 瞬间,他被噎到,声音闷了下去:“我只是,我只是担心你得不到幸福罢了。” 古玉藏图 华通居士 他垂眸,忽然勾唇一笑,心里充斥着浓浓的挫败感,有些苦涩:“夏岑兮啊夏岑兮,你还真是个傻姑娘,被骗这么多次,难道你还要一门心思,铁了心的跟着他吗?” 被李亦铭这么一提醒,夏岑兮怔在了那里,神情也变得有些迷惑。 学长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些疑惑和担忧,难道她没有过吗? 她又不是个傻子,经历过层层伤害之后的她变得更加敏感,更加想要保护自己,避免再一次的落入万劫不复当中。 同样的,她也花了很长的时间做心理斗争,但是看到了靳珩深的所作所为,她才慢慢的放下了心。追根究底,也是她曾经对靳珩深爱的深切,她愿意给他这一次的机会。 “夏岑兮,你回答我啊!你为什么愿意一直受伤害!你何必如此!” 李亦铭看着夏岑兮在发呆,语气有些不悦,忍不住再一次的逼问。 “学长,你说的没错,我又不是白痴,发生了这么多,我当然会顾忌他,防备他,我当然很难信任他,也一度想要和他离婚,结束这段感情。”她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来喜怒,更像是在陈述别人的故事。 听到她终于有所回应,李亦铭心里一喜,眼中也划过了一丝得逞的喜悦。 她的嘴角强扯出一抹笑容:“我知道,不管是谁,有过我这样的遭遇,都应该是心死了的才对。” “可是,”她话锋一转,脸上的阴郁也一扫而光,取代的是明媚:“可是,我就是愿意当这个傻子,我愿意给靳珩深一次机会,我也相信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事出有因。” “而且,我确信靳珩深他,再也不会让我失望。” 她眼神之中带着深情,表情上更是洋溢着自信和幸福。 “他若是再让我绝望一次,我定然会头也不回的离开,当然,我觉得他不会再给我这个机会。” 这么长的时间相处来看,她看得出来靳珩深是真正在爱她,而她,也有在被好好的爱着。 臨兵 鬥 者 皆 陣列 在 前 这就足够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愛下-第三百三十章 吃醋被發現鑒賞

小說推薦 –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 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话还没说完,他唇角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嫡女重生之一世荣华 沐榕雪潇 不知道什么时候,夏岑兮竟然就站在离他们二人不到十米的位置。 也就是说,刚才发生的一切,她应该看了个一清二楚。 没来由的,靳珩深心头涌起了一阵恐慌。 以前他和云菲儿假暧昧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被夏岑兮看见过。甚至故意在她面前展示,那个时候他心里是隐隐的有所快意。 而现在,他更多的是一种没来由的愧疚。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看着他双眼直直的看向了自己的身后,南宫晓也好奇地回过头去,同样看见了站在不远处一言不发,有些沉默的夏岑兮。 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更多的有些温和,看不出来一点的情绪。南宫晓见状,忽然莞尔,看着靳珩深的眼神之中又带着些幸灾乐祸。 “哎呦,看样子你得好好哄你的小娇妻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今晚要不要跪搓衣板?”听到南宫晓话中带着调侃,靳珩深的心情也依旧没有好转。 不过,这也确实是他第一次内心有这样的想法,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行了,那看来夏岑兮来了,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两个,我先溜啦,看你怎么跟她解释,去吧。”南宫晓轻轻的吹了声口哨,带着看戏的表情,一脸的得意,之后快速的离开。 靳珩深只注意着关心夏岑兮的心情,丝毫没有察觉到南宫晓脸上,一闪而过的得逞。 南宫晓没打算多停留,快速的来到了车库,开车离开,一路上她的心情都喜悦万分。 同是女人,虽然她没有看到夏岑兮表情上有什么波澜,可是能感受到夏岑兮定然会吃醋,谁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被别的女人亲吻脸颊,而无动于衷呢? 像夏岑兮那样的家庭出身的女孩子都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的,必然会因此大动肝火,哭哭啼啼的。而他对靳珩深的了解,靳珩深是最讨厌这样的女人。看来今晚,他们夫妻二人有的吵了。 二人隔着几米的距离遥遥相望,靳珩深只觉得做如针毡,看着夏岑兮的眼神也有些不太自然。 他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煎熬,几步过去走到了夏岑兮的面前。 “怎么,今天这么早过来?”因为心里有些发虚,他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慌乱。 夏岑兮双眼平静无波,眼神也沉沉的。“我来的太早了,不是时候吗?”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靳珩深有些尴尬,连忙否认。 二人照旧坐在了靳珩深的车上。 一路上,虽然夏岑兮没有多说些什么,可是靳珩深分明的感觉到了车内的冰冷。 “我帮你把热风打开。“靳珩深语气殷勤,与平时的冷酷毫不相同。 ”最近,艾希那边工作还顺利吗? “艾希会发生什么,你知道的会比我快的。”夏岑兮直接把话题给聊死了。 靳珩深微微一愣,有些哑口无言。确实,艾希里有他的间谍早已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夏岑兮这么点出来也不意外。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关心你而已。” “我知道。”夏岑兮叹了口气,语气平静:“反正这个公司之前就是你的,你安插点儿人也是正常的,何况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不用解释了。” 天下为聘 冷月璃 听得出夏岑兮语气中的疏远,靳珩深的内心也凉凉的。他一直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应,夏岑兮同样静默了片刻,偏头看向了车窗外。 透視 高手 车子开的不快不慢,她只能静静的看着人来人往的街景,心里是一片的空白。 靳珩深向来高冷,向来是生人勿扰的。 穿越公主玩转古代 他怎么就能够容忍一个女人亲吻他的脸颊,而且当时,靳珩深的眼神中还满是宠溺,一点都没有愤怒?没看到也就罢了,可是这一切,她看的真切。 说不慌张,那是假的。 她心里充满了恐惧,此时的南宫晓,看样子并不像之前的云菲儿那样。 夏岑兮早就该料到的那天,在检查室里,南宫晓说的绝对是假话。可是,即便是知道这一切,她又该如何做呢? 如果,靳珩深把南宫晓当成是很好的朋友,那自己若是生气肯定是无理取闹。 夏岑兮浑身无助,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受到委屈又无处述说的自己。车内的空气中安静的没有一点声响。 “岑兮,我想问问,你今天是心情不太好吗?”靳珩深实在是按捺不住,想要把话题打开,聊清楚。 夏岑兮蹙起眉心,那双好看的眼睛划过一丝烦躁。“生气?我怎么能生气?我公司一片顺利,有什么好生气的?哦,你说的也对。” 说到这儿,夏岑兮微笑,眸光之中带着嘲讽:“毕竟比不上您,您管的可是环纳,环纳这么大的公司,现在也几乎趋于平稳了,顺利的估计是你吧。” 这么顺利都能和别的女人调情了,难道还不是顺利吗?这一句话是夏岑兮在内心中隐隐说的,她可没敢说出口。 “你……“ 听着夏岑兮语气中所带着冲劲,靳珩深一时之间说不上来话,一双古怪的眼眸在他的身上来回打量着。…

Read the full article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三百一十一章 飛機偶遇展示

小說推薦 –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 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靳珩深懊悔不已,此时他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说了多么伤人的话。 这邀请明明是自己的亲妈提出来的,刚才夏岑兮说这件事,也应该是想要邀请和她一同前去,可是,自己却怀疑她和别的男人有见不得人的事情,还说了那样的话…… 自己,可真是傻到家了。 电话那头的秦筠,听着靳珩深这一惊一乍的语气。就算是不知道他们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也隐约的能够猜到,应该是二人发生了一些问题。 “怎么,难不成你们又闹别扭啦?”秦筠有些无奈,这自家儿子也太不争气了,捷径都给他铺到面前了,还自己一直走歪路。 靳珩深的胸口闷闷的,想起刚才夏岑兮那一双失意难过的双眸,她就后悔不已。 听着电话那头没了声音,秦筠忍不住微微一笑,对着电话就是一通教育。“珩深啊,你也别嫌妈话多,有些道理呀,你不得不听。” “夫妻之间相处啊,永远是互相体谅的,夏岑兮这个孩子,性格温软,动作也是慢悠悠的,她只是想把所有的事情做到最好,而你这个人显然就显得急躁了些。有些时候耐心听听她说话,不是什么坏事。” “另外,”秦筠语气微微一顿,继续说道。“作为公司老板,你确实要注意管理和把控,可是夫妻之道不是这样做的。” “你太过分的控制和管理,只会把她推得更远,她也会更加想要逃离你,这就跟放在手里的沙子一般握的越紧,散的越多,明白了吗?” 一直到和秦筠挂断了电话,靳珩深仍然思考着。 他的内心,忽然顿悟了什么。他确实像是在握着沙子,担心夏岑兮有朝一日会离开。 可能,确实是有些极端了。不过,此时的他又心生一计,既然做错了事情,那么想办法补偿就行。 过了几日,到了法国风投会的日子。 夏岑兮早就提前安排好了公司的日程,也收拾好了行李,订好了机票,准备出发。 是她的秘书把她送到机场的。一直到登机之前,秘书犹犹豫豫,才终于开口。 “夏总,你出国参加风投会这事儿,要不要通知靳总一声?毕竟你这一走就是一周,怎么也该让他心里有个底。” 夏岑兮握着行李箱的手微微一顿,紧接着,又握的更紧了些。想起那一日靳珩深歇斯底里的对她怒吼,说她和别的男人有一腿的神情。 “算了吧,没必要。”她眼眸暗淡,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期望。反正自己当时也和他提过了,这几日不见,他心里应该有所预料。 我做保险的那几年 说罢转过了身,头也不回的准备登机。一身淡黄色的洋装衬托着她的背影,格外的凄凉。 几年前去法国时,她也是这样的,瘦小的身子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显得格外的违和。 那时候,她的双眼之中满是明亮,因为她知道等几年过后,回来迎接她的,将是靳珩深。 她这辈子,就要嫁给靳珩深。这么多年,虽然是变了,她也如愿嫁给了靳珩深。可是快乐的日子,却依旧是屈指可数。 她一双腿走的飞快,心里莫名的来上了一阵伤感。这么多年都独自一人惯了,有什么好矫情的?意识到自己突然产生莫名奇妙感情的夏岑兮忍不住有些好笑,心里暗暗吐槽。 喂你敢娶我吗 很快,她登了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才发现邻座已经做了一个男人,脸上盖着报纸,好像睡着了。随意的扫了一眼,只能瞥见他锃亮的皮鞋和修长的黑色长裤。这一身穿搭,还有些像靳珩深的习惯。 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的夏岑兮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最近越来越奇怪了,这明明刚和靳珩深吵架,冷战,怎么看个人都像是他? 她扬起了唇角,轻轻戳了戳这个男人的肩膀,语气算是和缓。 “先生,您睡了吗?麻烦起一下,旁边是我的座……”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看见了那张报纸划落下那男人的脸。 “靳珩深?!!”她有些震惊,双眼睁大,不敢相信。 “你怎么会在这儿?”语气格外的惊讶,丝毫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 按照常理来说,他应该在环纳工作才是。 反正绝对不会出现在这家航班上,还和她做邻座,除非这一切,都是有人刻意而为! 她张了张口,本想多问几句。为什么他会坐这架飞机?为什么他要去法国?可是,又想起来他们二人正在冷战,索性闭上了嘴。双眸之中的惊喜,也在倾刻之间,恢复成了冷淡。 “哦?好巧。”靳珩深语气平平,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惊讶,仿佛意料之中。 夏岑兮微眯眼,一句话也不说,迈开腿,从狭小的缝隙挤了进去,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靳珩深看她这样,也并不生气,语气淡淡:“这两天,我忘了跟你说我有公务,也是去法国。” 何夕兰烬落 可真是巧,夏岑兮忍不住在心里嘲讽。怎么偏偏就是这一天,而且还偏偏是这一家航班,还巧都巧在,就坐在她的旁边?她根本没有和靳珩深搭话的意思,和空姐要了一个眼罩,戴在了眼上,眼不见心不烦。 看着她这一番赌气的模样,靳珩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还行,不亏。 站在机场刚把靳珩深送到这里的王景恒在心里,已经把他家总裁骂了个十万八千遍。 前两天晚上,他睡得正香,忽然被靳珩深的电话惊醒,让他想办法暗箱操作,买下夏岑兮邻座的机票,而且越快越号。那语气让他都为之心惊。 连夜替他打通好了这一切,如果要是让王景恒听到他随口一句好巧,非要气的吐血不成。 他晚上不睡觉,给他家总裁买的机票,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他说成是偶然和巧合。 世上哪有那么多偶然和巧合呢?不过是有人刻意为之罢了。 一切,归于平静。 夏岑兮向来喜欢做靠窗的位置,因为在那里她可以俯瞰到整个大地。

都市言情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討論-第二百八十九章 公然挑釁相伴

小說推薦 –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 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房间内的暖气吹得他有些燥热,伸起手错了错窗户,打开一条缝来。 夏岑兮感激地看着他,之后轻轻启唇:“珩深,其实,你不必为我做这么多,我刚接手管理公司,这些困难是我必须要经历的。” 她这么说,也在靳珩深的意料之中。 夏岑兮做公司职员的期间,一直都很称职,做事情也干净利落,深得其他人的赞赏,可是管理公司,和当员工截然不同。夏岑兮即便是学习了很多知识,也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 前路漫漫,等待夏岑兮的挫折还有很多,远不止这一项。 他沉默,没有把这一切的真相告诉夏岑兮。 靳珩深也同样的自信,他相信夏岑兮不会被这些挫折所影响。 夏岑兮定然是那种越挫越勇的人,只要有人不服她,她就会用实力让大家信服。 报告王爷:王妃很萌很倾城 来到艾希基金公司的第一天。 夏岑兮到了公司的门口,看着不透明的玻璃门,她此刻倒显得有些紧张。稍微捏了一下自己的手心,给自己暗暗打着气。 “这是我的公司,我没有什么好怕的。” “自信即是巅峰!” 扬起了下巴,脸上带着微笑,昂首阔步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入公司的一瞬间,感受到了周围人的目光。这些目光或好或坏,落在她的身上,让她觉得浑身炽热。 不过以她见过的世面,这不过是小菜一碟。 神情镇定,靠着之前来过公司时的记忆,驾轻就熟的前往总裁办公室。 一开始,众人还不知道进来的这个陌生女人是谁,眼看着她即将走进那个从未有人坐进去过的办公室,顿时众人明了,原来是夏岑兮。 人群中发出了鄙夷的声音。 “天呐,她还真的敢来。” “不劳而获的东西,就这么香吗?” “她是怎么敢的啊,来了以后会有谁服她?” “这公司与她有关系吗?从来不知道夏家小姐脸皮都这么厚。” 泡你!何需理由 “像他们这种攀上高枝做凤凰的女人,还有什么脸皮可言?” 众人议论纷纷,丝毫不担心这些话语会被夏岑兮听到。 夏岑兮的步子也是稍微一顿,但是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来之前有这样想过,却没成想现实确实比她想的,要残酷许多,不过还好,她还能受的住。 加快了脚步,走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面前,抬手刚要打开房门,忽然,旁边站了一个人,一手摁住了她要开门的动作。 “夏小姐,未曾谋面,有所冒失,请您谅解。” 夏岑兮看见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顿时皱起了眉,微微抬头,发现是一个年纪四十左右的男人,看她的眼神也和其他人一样,带着鄙夷。 “您好,请问您是?”夏岑兮直接无视了此人脸上的表情,笑的一脸的温和。 夏岑兮知性沉稳,这种场合,假笑,她最擅长不过。在没有摸清对面底细之前,她是绝对不会展露锋芒的,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原本以为夏岑兮是什么得罪不起的人物,却没成想竟然温顺的如羔羊一般。 面前的这个男人脸上笑得更是狂妄。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林峰,艾希基金集团的副股东,就是之前的暂代执行总裁。”语气出口就是不逊,对于夏岑兮的出现,格外的戒备,也格外的不爽。这所公司是靳珩深一手谋划下来的,不过之前却丝毫没有要做这做公司总裁的意思。 大家也知道,他的名下有环纳,自然不会对这个公司有所想法,一个个的都想着能够做出点成就,尤其是这个林峰,本以为这艾希基金会是落在他嘴中的一块肉,却没成想,半路杀出来的夏岑兮,竟然横刀夺爱,让他这个暂代执行总裁,永远没了转正的机会。 自然,看夏岑兮的眼神也带着厌恶。 听了他的自我介绍,夏岑兮也马上能够理解面前这人为什么上来就气势汹汹了。 她不急不躁,虽然比面前这个男人矮了半头,可是气眼却丝毫不输他的。 “你好,曾经的暂代执行总裁,我是基金的新任执行总裁,请多关照。”夏岑兮把曾经二字咬的格外的沉重,眼神中也带着异样的色彩。 听她这么一讽刺,林峰顿时有些气急,双眼睁大,也没了之前伪装出来的风度。 他咳嗽了几声,语气直接带着不善。“夏小姐,冒昧的问您一句,您觉得您担当的起艾希基金总裁的职位吗?” “承蒙厚爱,我担当的起。”夏岑兮懒得和他废话,骄傲自信的回了这么一句,便准备绕过他进到办公室里去。 “你何德何能敢说这种话?自己怎么爬上这总裁的位置,难道心里没数吗?” “靳总是个傻子,难道你把我们都当是傻子看待吗?今日你不把话说清楚,艾希基金永远不会欢迎你!我也把话撂在这儿了,这总裁的位置,你坐不稳!” 林峰声音放大了些,顿时公司里的人鸦雀无声,也没了刚才唏嘘的声音。众人都把视线放在了他们二人的身上,都抱有一种看好戏的心态。 虽然说,艾希里的每个成员都对于夏岑兮的出现产生了大小不一的排斥,可是众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知道面前的这个林峰才是夏岑兮进入这家公司最大的死对头。 看着这男人是不打算给他留面子,夏岑兮眯起了眼睛,已经懒得再继续伪装出谦逊的态度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夏岑兮向来遵循的法则。 她那张精致的面容冷冷的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最终将视线放在了林峰的脸上。…

Read the full article

u7dfi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二百三十五章 裝醉推薦-wlhvd

小說推薦 –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 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晚上,应了朋友的约,出去应酬。 “好久不见呀,沈总这段时间又忙活什么呢,哥儿几个都不见面了。”开口的人是沈亦骁的发小,李玉。 沈亦骁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算了,喝酒。” “看沈总这架势,是有心事啊。”另一个朋友见状,也打趣道,他们都是沈亦骁很好的朋友,这么多年沈亦骁的追卓沁之路,几个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段时间连你人都见不到,新闻上也猜测卓沁被雪藏了,莫不是沈总金屋藏娇了吧? “你小子,别乱说!”沈亦骁微微勾了唇角,端起桌前的杯子一饮而尽。 “我来晚了,自罚一杯。”酒过三巡,沈亦骁脸上稍显醉意,不过眉宇之间的阴郁依然是消散不开。 他的几个发小早就是他多年的朋友,对于沈亦骁早已是知根知底。 “有什么事儿,就跟我们说,别埋在心里,说不定我们还能听一听,替你出出主意。” 李玉开了口,他是这几个人之中最了解沈亦骁的人,这么多年沈亦骁的心酸,他也是最了解的。 沈亦骁挑眉,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忽然苦笑一声。 “你们说,怎么才能接近一个女人啊?这女人老是躲着我,还防备着我,就好像我是恶魔一样。” 听到这话,几个朋友要是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话一般,个个瞪大的眼睛。 妖魔启示录 自在逍遥 “这年头竟然有人拒绝沈总的美色?” “我说沈亦骁,咱们这身材和长相也都不差吧,难道还有女人会拒绝?” 这倒是实话,沈亦骁的长相确实不逊色于任何人,眉宇之间的英俊,立体的五官,在哪里都是吸引人视线的存在。 听见朋友们还在打趣着自己,沈亦骁勾唇,嘴角挂着苦涩。 “这又有什么用?想要远离我的人照样还是躲得远远的。” 虽然不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不过李玉还是一眼看出了沈亦骁眼中的困惑。 他安静了许久,忽然扑哧一笑。 飞越雪域之巅 明月寂语 “亦骁,你有没有听说过苦肉计?” 苦肉计?饶是纵横商场上的沈亦骁,此时也有一些不懂,这和女人有什么关系? “什么意思?” “李玉都点到这个份上了,沈亦骁你还不懂吗?”其他的朋友笑着打趣。 “你今天晚上就趁着出来应酬,多喝点酒,回去以后再装醉,半推半就的,就好靠近女人了,你在带着点儿酒疯表个白,就更有那味道了。” 心肝 “是这意思吗?”沈亦骁偏头不解的看向了李玉。 李玉笑而不语。 一时之间沈亦骁一个头两个大,有些颓然。“算了,喝酒。” 他现在无暇思考这些,索性抛在脑后不再去想。和朋友放纵了一把,纵情喝酒,聊天说地。自从回国以来,还很少和朋友们这么聚过。喝的并不多,但也已经微醺。 众人都散去,沈亦骁叫来了司机,把他送回家里。 沈亦骁走路有些不稳,但是理智还是清醒的。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庭院里正站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 沈亦骁即便是喝醉,也依然脑袋清醒,一眼就认出了卓沁,顿时心里一沉。 他快步走过去,就看见卓沁眼角带着泪痕,手里拿着修剪花草的剪刀,毫无规律的做着修剪,在她身前的一处植物,早已被他剪的不成样子。 看见卓沁有这样的症状,沈亦骁酒醒了一半。 之前在医院里,医生也和他叮嘱过一些反常的现象,都是抑郁症犯了的表现。 卓沁自己在家中闲的无聊,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就回到卧室休息,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周身的黑暗与陌生,让她心里有些焦虑,从而引发了抑郁症的发作。 “卓沁?” 轻轻的喊了一声卓沁的名字,卓沁缓缓的转过身来,一双纤细的双手早已经被剪子之类的利器划的伤痕累累,看见沈亦骁的那一霎那,眼中划过的是无措,随即泪水才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哭出来。 但没有发出声音,可以看得出来,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沈亦骁看着卓沁焦急的动作,以及怎么也止不住的泪水,他后悔莫及。 早知道就不和那帮狐朋狗友喝酒去了,这下可好,肯定是激化了卓沁的病情。 他下意识的就想走过去,把卓沁抱进怀里,好好安抚。 结果被卓沁反应极快的推开了来。“别动我!” 这时候沈亦骁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不能靠近卓沁,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下意识后退几步。 他担心自己会激化了卓沁的情绪,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接着举起手来,放在头的两侧,像极了束手就擒的罪犯。…

Read the full article

z0uh7人氣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二百三十四章 開心就好看書-6ssny

小說推薦 –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 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她微微垂下了眼眸,双手放在大腿上,不安的绞着手指,心情也格外的燥乱。 原来是这样…… 感觉到卓沁情绪稳定下来,沈亦骁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比起自己被误会,他现在最看重的是卓沁的心情。 毕竟医生那一句话,还紧记在他的心中。一定要时刻注意病人的情绪,若是再严重下去,可能会有轻生的念头。他不能再失去一次卓沁了,一次都不行。 落墨成殇:盲眼绘佳人 绚都研 以前的事情他都可以既往不咎,从现在开始,他不允许再有任何一次让卓沁从他身边溜走的机会。 “关于你在环纳那边的安排还有行程,我已经和靳珩深商量过,现在的工作已经全部停工,接下来的日子,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只要你开心,什么都行。”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吗?卓沁一直在忙碌,这么多年,她用着工作来填满自己空虚的心灵,此时把一切工作都停掉,她一时之间倒是想不到什么自己想做的事情。 暖宠之国民妖精怀里来 沈亦骁也没有多问,只是把车速放慢了一些。很快,车子停在了卓沁的家门口。 卓沁站在房子前,一脸的怅然。 不知道是不是抑郁的原因,看着这里,她顿时有一股心酸涌上心头。 之前有夏岑兮的时候,房间里还有欢声笑语,现在的她,只剩下她一人。 这种冷意,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里不能称之为家。只能说是住所罢了。 沈亦骁细致的帮卓沁打开了家门,房子里面空荡荡的,太久没人居住,落了些灰尘。 她站在客厅,心头陡然有一阵空荡感。 沈亦骁看着卓沁站在那里,是无限的恋恋不舍。 混之舞1 宇宙浩瀚 “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有事的话……随时联系我。”他说完,拉回了视线,转身就要走。 “别走!” 他还没迈出一步,身后传来了呼喊。他顿时眼神一亮,重新转向身后,看到的,是泪眼汪汪的卓沁。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很怕这里……” “我不想一个人……”卓沁知道这样显得自己很软弱,很没有骨气,可是她整个身子都在叫嚣着,想要离开,想要逃跑。 房子太大了,她没办法在这里待上哪怕一秒。尤其是在沈亦骁说要离开的瞬间,她感觉整个人被黑暗所笼罩。 她不要一个人。 “跟我走?”沈亦骁看着这样的卓沁,感觉是在幻境之中。 什么时候卓沁会如此依靠过他?他动作一顿,伸手不确定的开口。 荣华富贵 跟我走? 卓沁听到这个疑问也是同样的一顿,随机很快微不可闻的的点了点头。 沈亦骁欣喜若狂。他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还能够成为卓沁的光。 就这样卓沁再一次坐上了沈亦骁的车。 刚把车停稳,卓沁站在沈亦骁家的庭院里,也觉得同样的空荡。不像是个人住的地方,和她刚才的那个家没什么两样。 沈亦骁似乎是察觉到了卓沁的情绪,耸了耸肩,风淡云轻的开口:“这地方只不过是用来休息的,没必要布置的很好。” 这一点,他们二人的态度竟然是出奇的一致。 走进房子里,卓沁也观察到沈亦骁家中的装潢也是格外的简易。她站在客厅,眼光依然流连在外面的院子里。 “太空荡了。”没来由的,她竟然喃喃地说了这么一句。 “如果院子里多些花花草草,可能会更热闹些。” 卓沁只是没头没脑的这么说了两句,随即就跟着阿姨的安排走进了卧室。 沈亦骁若有所思的看着卓沁离开的方向。 晚上,卓沁可以说是彻夜未眠,更换了睡觉的地点,让她一个认床的人尤为不习惯。不过好在,心头再也没有那种恐惧的感觉。 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就听到院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但是声音并不大。 听着这样的动静,卓沁竟然出奇的睡着了,等她睁开眼睛,已经是日上三竿。 她揉着蓬松的头发,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等她从阁楼上下来,没有看到沈亦骁,只有保姆阿姨在辛辛苦苦的打扫的卫生。 “小姐,你醒了呀。”看见房间里有动静,阿姨马上抬起头来,脸上带着笑容。 卓沁微微点了点头,走了下来,刚走到客厅,她就被院子里的景色给惊到了。 昨天的院子还是一片荒芜,今日竟然在四周都摆满了各式各类的应季花草。…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