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h50dd人氣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起點-359、【車隊失竊】分享-9vdoh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席间,柳元德问方长:“先生要去南疆?”
方长挟了片扣肉,点头道:“没错,之前的信中已经说了,我要去妖族那个青龙训练堂,寻找一样事物,以确认敌人的老巢在何处。”
“先生有此法,可谓大善。”柳元德说道:“从收到的这些情报看,似乎是知道有天机遮蔽,他们将老巢藏得很好,从不显露在人前,传令也神神秘秘的,难以追踪到。”
旁边于青菱则关注另外的方面:“先生是否需要协助?义军在南疆人手众多,也有许多修行人在那里,不停寻觅线索、清缴敌人,不若让元德开一份通行手令,但有所需,直接带着手令去寻找支援即可。”
“善。”方长道,“用得上。”
在宴席结束后,柳元德回到主账,开了份“持令者但有所需各级需全力配合满足”的手令,赠予方长,并进行了备案。
临别时候,于青菱和柳元德一直送出营门三里,方长才与两人分开。
………………
冬季的风从旷野上卷过,掀起散碎的沙石落叶,吹得微黄草尖儿摇曳不已,也掀起了路中央覆盖在马车顶上,厚实的油布一角。
马车前方的坐着两个年轻小伙计,赶紧跳下车来,一边随着马车奔跑,一边用力拉紧绳子,试图将其捆好固定住,防止油布再次被吹起。少年人没有太多伤春悲秋的感愁,他们只是抬头看了看铅灰色的天空,便转回头来,继续做事。
这里很靠南,冬季的风并不算冷,但跟着马车跑,可没有坐在车上舒服。
所以他们急于将事情做完,以尽快回到马车前面坐着。
方长正路过这里,他在官道上行走的速度,比旁边的车队还要快一些。
对此行人们并没有感觉不妥,且不说这个快走的白衣人与周边环境放一起十分自然ꓹ 最近天下不安宁,在路上行走的江湖人也不少ꓹ 个个都有艺在身,走得快些不是罕见事情,而且他们中间有些很不好惹ꓹ 所以也没人上前搭话。
“你们两个动作快些,不然车队得停下来等你们!”
车队的管事也看到那边的情况ꓹ 狠狠责骂了几句,两个小伙计加大了力气ꓹ 脸有些红。车队里面的其他人已经对此见怪不怪ꓹ 倒是旁边,有个好心的中年人跳下来,帮两位少年捆扎货物。
“诶?不对,怎地如此松垮。”
中年人经验丰富,一上手就发觉了手感上的区别,也察觉了绳子不好绑的原因,原本应该紧绷在车上缠了许多道的绳子ꓹ 其中几道已经松垮下来,所以拽散开的这头会受到不小阻碍ꓹ 不能像之前那样绷紧拴上。
不待他开口ꓹ 远处经验更加丰富ꓹ 还看得分明的管事ꓹ 也察觉到了不妥:
“停车!都停下!”
车队凌乱地停下,前面不少车辆甚至有些不明所以ꓹ 只是听到管事吩咐之后ꓹ 下意识便拉住牲口停下。
“靠边ꓹ 咱们去路边检查一下货!”
于是整个车队挪动,去路边上寻找空地停下ꓹ 防止堵住道路影响后面人通行,这其实是官道上约定俗成的规矩。当然,不这么干也容易得罪人,所以大家也都愿意遵守,毕竟出门在外,讲究的都是和气生财。
还好这里相对比较靠北,即使气温没有低到结冰,冬天田里依然没有种植庄稼,这让他们找到的空地虽然不够大,往旁边田里停一下也可以。
娘子很山寨
方长早就放慢了脚步,停下围观。
看到他们的动作、听到他们的动静,路上许多行人,也纷纷停下来,围在不远处看热闹。路途沉闷,生活也无聊,这种突发状况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兴趣。
车队里面的管事人心情焦急,也没有精力时间去理会周围的围观者们。
他大声催促着,让伙计们将车上的厚油布掀开,检查其中货物,甚至还找出来大秤,当场称量货物数量,和出发前账册上面的数量对比。
獵國
还好这支商队运载的都是清货,这番倒腾不费什么力气。
“货物少了许多!”
億萬交易:霸道總裁替身妻 午夜鶯
本就看出马车上货物体积不对的管事,得知了这个令人有些崩溃的消息。
紅樓夢(青少版名著) 曹雪芹,高鶚
他强行止住情绪,问来人道:“出事的有几辆车?损失多少?给我一个总数儿!”
“咱们有三辆车的货物少了,大概有一百多斤。”
管事顿时在原地转起了圈子:“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病急乱投医,他将几辆车的车夫伙计都叫了过来,在自己面前站成一排,挨个逼问去处。车夫伙计们自然是答不上来,无论他们怎么回忆这两天在路上和住宿时候的事儿,都不知道事情出在哪里。
见到这幅景象,车队管事开始责骂。
“你们真蠢啊,就不该雇你们。你们几个要是路上多小心些,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不然,为何别人车上的货都没少,就你们三个车上的货物少了?定然是出发前在客栈里面不仔细,被毛贼们抓了空子!……”
被狠狠抢白了一顿,年龄大的低头不语,而有两个年龄小的,有些受不了,又担心自己被要求赔偿,竟然哭了起来。
EXO之對我而言,可愛的他
“哭哭哭!就知道哭!货呢?把货找回来啊。”管事的口中依然不饶,接着仿佛气不过,从旁边车上抽出根擀面杖,便要殴打。
方长看不过去,上前阻止:“住手,不可伤人!”
他看的分明,货物并不是这商队在之前住处丢失的,而是在刚刚被风吹起来的时候,就被不速之客直接取走。
管事的闻言清醒了些,暂时收回了已经扬起来的擀面杖,他问方长:
“你是何人?为甚么要管这种闲事儿?”
方长微微拱手说道:“在下乃是江湖一散人,刚刚正好看见货物丢失的经过,却是与这几位兄弟无关,还请高抬贵手,饶下他们。”
管事的这才注意看了看方长身上的装束,这一看顿觉对方不凡。
網遊之死靈君主
于是他稍微收住了暴躁,将擀面杖放到一旁,而后向方长拱手道:“这位……壮士,关于我们丢失的货,可否有教我?”

nrku5超棒的玄幻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341、【阿牛的消息】熱推-qukoc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方长倒是已经知道,船主口中的“货物”是什么。
之前在船上,为了安抚惊魂未定的乘客和水手们,船主打开货舱,指挥手下从里面抬出来口箱子,给每人分了一件。
当时就有许多乘客惊呼出声:
“掌柜的,这水晶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
倒是船长哈哈大笑道:
“放心放心,这并非水晶盏,若真的是水晶盏,我怎么可能舍得分给大家?这只是个寻常用具罢了,它叫玻璃,和琉璃类似,相比起来更加耐用,而且很便宜。”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对着阳光端详,看着这微微带些绿色和细密气泡,但依然通透的器皿,啧啧称奇,而后小心地保存好。
这种易碎物件,批量用船只运送很麻烦,需要用木箱装满稻草之类防止磕碰,但是对于普通行人来说,在身上带一两个就很简单——反正大家都有行李,往衣服里面一裹就好。
又有人出声问道:
“掌柜的这是从陆上贩运来的?到底是哪里,竟然能生产如此奇物。还有,中原现在什么情况。”
船长摇摇头表示自己并非如此:
新六界仙尊
“我没有去陆上,而是在熟悉的人那里订的货,这船玻璃盏、玻璃杯、玻璃盘、玻璃瓶,都是他们送到东海来的。”
“按照送货那些人的说法,从江口往上溯一段距离,有个小镇,那儿盛产此物。小镇所在的那个府里面,有许多人都在做玻璃品,已然成了规模,产量不低,它们都在小镇集散,而后通过江水运出来。”
“据说,镇上有位刘员外,从不知道哪里过来,到那个镇上定居。而后这刘员外建房买地之后,便开炉烧制此物,又毫不藏私教给愿意来学的人,说是让大家都过好日子。”
“所以如今那府里所有做玻璃的工坊,都尊这位刘员外为师。”
众人感叹道:
“如此说来,那刘员外真是善人啊……也该当他学得此法。”
有个看起来做小生意的人,啧啧两声问道:
“以这玻璃盏的卖相,多高的价格都会有人买吧?只要找对了人家,出货估计不难。”
“自然是难的。”
船长摇摇头说道:
“若是能够卖高价,谁会这样平价出货?定然是没法持续。”
勇者無敵 乃巴2
“主要是这玻璃器,从源头上就不贵,听说原料很贱,在作坊里造出来时候就卖的便宜。那位刘员外的弟子也多,产量又大,往咱们东海运玻璃器的船数量也多,诸多卖家竞争压价,价格怎么都上不去。”
盛放
動漫之邪王真眼
“当然,最终卖出去,还是会比陆地上贵许多,主要是路费。这一路上车马船只车夫水手,还有搬运货物的花费,都要算在这价格里头。当然,还要给中间各级留下些利润,不能白干不是。”
船长也拿了个玻璃盏,放在手中端详。
而后他满脸爱惜地,将玻璃盏放回装满稻草的木板箱里面,继续说道:
“那周围几府好生兴旺,听说那里无论是开工坊的,还是在工坊里面做活的,甚至码头上扛货的,日子都过得更好了些。据传言,那位刘姓员外乃是得仙人传授,才学会了这份造玻璃器件的手艺,从此吃穿不愁,甚至天下闻名。”
刑案組異聞錄 王一枝
“至于你们问中原的情况……我这段时间也没去中原,说话做不得数的!不过从出货量上还说,中原元气依然很足,当无大碍……希望吧。反正好不容易又有个地方发展了起来,若是遭了兵灾,就太过可惜了。”
倒是有个老人,在一旁朝太阳旋转着碗,十分感慨地地说道:
“如此漂亮,又这样便宜,日后此物必然大行于世。”
“那位刘员外,不管是否得仙人传授才有此法,他都当得起一声‘有德高士’,不会辜负传艺仙人的照拂。”
众人皆点头不已。
…………
结束回忆,方长笑了笑,转身朝其它地方走去。
他下山这么久,头一次听说阿牛的消息,之前船主和乘客们的闲聊中,他灵觉中能够清晰地感知到,那位“刘姓员外”,就是自己曾经的记名弟子刘阿牛。
对方曾经在仙栖崖住了许久,还从自己这里学会了制玻璃的手艺。
方长对阿牛很满意的一点就是,阿牛下山安顿好后并未藏私,而是和许多百姓一起,将这门手艺发扬光大广泛传播。
玻璃这种器皿,也终将会走向自己注定的未来,成为百姓们日常生活所用材料,给这世界带来更多美好。
都市至強者降臨
听传言中,阿牛的日子过得还很不错。
就是不知道这段时间过去,阿牛的修行现在如何,是否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只可惜,自己和阿牛的师徒缘分已尽,没有必要再去打扰对方的道路和生活,就此不再理会,才是最好的态度。
青春如玉 小十七
从这里下船后,方长本想再去寻找艘客船,继续往东。
但是,从码头转了一圈,他发现这里小船多,大船少,而且多为小商户自家的船,并不像来时所坐大船那样,尽力揽些客赚外快。这导致这里没有多少乘客位,更没有几个招揽顾客的船主,他问了一圈,向东走的更是一个也无。
既然如此,那便离开罢。
方长沿着海岸走了半圈,已经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
这里枯草萋萋、树枝浓密,周围乱石嶙峋,只有海浪拍击岸边的声音。
他寻了个水较深处,打开双肩包将那艘小渔船又掏了出来,放在海面上。
而后方长轻轻一跃,站在船头。
嫡妻難惹 檸檬笑
名門攻略:淑女請君入甕
小船儿依然随着岸边的水波晃悠,好像并未因中间突然多出一个人,而有任何震动。脚下轻微用力,不升帆、不用桨,小船载着他离岸远去,渐渐消失在苍茫海上。
獨家蜜愛:首席寵妻入骨
冬日海风有些猛烈,他乘着这艘小船,漫无目的的在海上漂流,方向随心所欲,不过大体上还是朝着东面去的。
方长知道,自己这次出来,定然是能够找到那青龙堂的,现在欠缺的只是一点机缘。所以他也不急,碰上船偶尔会升帆去打个招呼,问问周围岛屿分布,看到小岛,就上去瞅瞅,倒也逍遥。

d874o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漢家楓竹-337、【荒島怪客】-9fjh8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海很大,路上连条船都没有见到。
四周望去,除了水还是水,根本见不到半点陆地,不过这里仍然属于群岛地域,偶尔有水鸟斜着身子从海面上掠过。
方长干脆将船帆收回桅杆放倒,接着放开手脚摇桨,将小船儿摇的像是离弦之箭那样,劈波斩浪猛力前行。于是这条小渔船,船头压碎浪花,微微抬起,两边的水纹和激荡起的泡沫,远远地传播开去。
倒也有些趣味。
如此大半日,方长看到前面已经有了陆地影子,又过一两刻钟,他已经开始寻找停泊位置。
小岛周围障碍众多,即使他能够知道每块礁石与暗礁的位置,仍然十分小心,才将船儿停在一片小水湾,并用长绳系在树上。
紧了紧身上的包裹背带,方长跃下小船朝岛中行走了几十步,忽然转头回来,将系留小船的绳子重新解下收好。而后,他履于水面走到船边,双手扳住船舷,轻轻举起,把船儿塞进了背包里。
而后他重新转身,离开这个重新变得平静的小水湾,朝岛中走去。
99日賭婚:豪門單身新娘
岛并不大,地形也有点点崎岖,几个小山包错落地分布在岛上,加上山坡到处都是的枯草光枝,倒显得有些荒凉。这里决计撑不起多少人口,毕竟这个地势应当开不出什么田地。
倒是一条尺许宽的小溪,证明这岛上和传闻中一样,倒是有淡水存在。
人迹渐渐多了起来。
比如某些枝干上砍伐的痕迹,比如一些脚印。
穿越之嫡女芳年 流水成觴
然后,山谷里面有道炊烟升起,随着逐渐升高而随风消散,方长看了看烟迹,又看了看天色,暗道:这应当是里面人在烹饪晚饭。
再往里面走,果然山谷中有片空地,能够容人居住。
周围零散开辟了几块田地,不过现在是冬天,只能看到田垄和周围作物秸秆,田里没有东西在生长。上岸时候看到的小溪正从这里流过,中间被人挖了个小池,让那里更容易打水。
田地边缘,有几道低矮的篱笆墙,篱笆都是孤立的,互相之间也没有封闭起来,看不出在围什么。
再里面,则是座简陋的茅草屋。
能够看出来盖屋子人手艺不算好,屋子虽然用料扎实,但有些歪歪斜斜,倒是上面稻草盖得很厚。似乎是为了防火,炊烟升起的地方,乃是不远处一个小棚子,里面有几块石头支撑的锅灶,上面用陶罐煮着东西。
鳳臨天下之魔妃傾城 (2)
方长没有给身上增加“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状态,但他站在那里,依旧自然地融入天地,很难察觉。于是他只好给自己身上用了个小法术,让自己成为当前的焦点。
毕竟,在他的灵觉中,茅屋里面的人,并不具有修为。
几乎就在同时,有个人从茅草屋子里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个木头汤勺,似乎是刚刚从灶台离开,回屋取勺。
乍一出门,这个人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到了方长所在的地方。
開掛闖異界 王不偷
看到有人来,对方大吃一惊,紧紧抓住汤勺,目光有些惊疑。定了定神,他对方长喊道:
“来者何人?有何事情?”
方长微微打量了下从屋子里出来的人,其身上衣衫破旧,但还能看出些浆洗痕迹,不过他眉毛很长,胡子又许久未刮,头发也杂乱,加上年纪让须发都有些微斑白,倒真的有些唬人,无怪乎在传言中被称作“怪人”。
于是他朗声对屋门口的怪人说道:“在下来自中原,听闻岛上有位逸士,特地过来拜访。”
虽然这个不请自来的白衣客,让人自然心生些许亲近,怪人依然气哼哼地说道:“有什么好拜访的?我更非什么逸士,这个破岛更没什么值得过来看看的东西,不要来打搅我才好。”
方长不以为意,笑道:“远来终归是客,不请在下入内一叙?”
他早已经看出来,这座小岛和自己寻找的妖族青龙训练堂并无关联,不过面前这个怪人引起了他些许好奇,故而问一下,想了解了解里面的故事。
那怪人并不固执,听完方长所说,在原地站了片刻,而后叹口气,接着放下拿着勺子的手,用来另一只手做了个“请进”的架势。
方长微微一笑,抬脚走上前。
他右手不着痕迹地向背后双肩包一掏,拽出些熏肉点心之类吃食在手里,又取了包盐,作为礼物拎着,便走进了草屋中。
对方也随后走进来,端着两碗粟米粥,将其中一碗放在方长面前,便自顾自呼噜呼噜喝了起来,宛若周围无人。方长也端起粗瓷碗,不管其中粟米粥凉热,一饮而尽。
这动作倒是让对面人呆了一下:“诶!小心烫。”
见这个奇怪的白衣人无事,怪人继续喝粥,直到喝光,又将旁边水壶取来,倒水进碗里,微微一晃,继续喝光,不留一点粟粒在碗里。
方长来回打量了下这间茅草屋,屋子建的倒是结实,而且里面没有漏水痕迹。屋里采光并不好,几张自制的桌架四周分布着,上边摆着些生活用具。
一张木床躺在窗边,上面被褥十分旧了,有许多修补痕迹。而后便是几套书籍,整齐地放在架子上,看起来一直被小心呵护。
撒旦總裁:前妻,我要你 皇族菲兒
好奇心更盛,他看着对面怪人,主动开口问道:
“阁下怎么称呼?”
“名字并不重要,就像我也不关心你的名字。”怪人收拾好两个碗,微微检视了下方长带来的东西,“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我知道的自然会回答,看在这些的份儿上——这里不常能弄到盐。”
包郵吧前妻 雪辰夢
“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方长语气诚恳的说道,“原本来这里,是调查一些事情,不过看起来这里与我所调查之事无关。倒是看见阁下,让人十分好奇,为何偏要住在这个不方便的地方?”
怪人小心收好那包盐,将点心和熏肉放在旁边架子上,而后看着方长的眼睛说道:
冰狼之危機四伏
“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好奇。”
“我和你一样,也是来自中原,不过我来到这里,就不准备回去了。”

uonwn好看的玄幻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332、【碼頭】分享-rpz4v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这里的美食多种多样,而海里的食材更是种类丰富。
加上旁边就是渔船修整的地方,所以渔民们很喜欢将刚刚收获的一些东西,就近送到这里后厨,趁着新鲜卖个好价格,留出更多时间给自己修整船和渔网,双方皆大欢喜。
而许多食客也认准了这一点,专门会来此处,品尝海中鲜货,让这里的生意很是火爆。从方长和陈远这桌,向四周简单望去,能感觉到上座率有八成,厅堂里面觥筹交错碗碟作响,各色香味四处飘散。
两人面前,洁白的上好瓷盘里,光鱼就盛了六七种,根据种类配上这里冬季常见的菜蔬炖、蒸、炒、煎、炸、烤各自不同。除此之外,还有一盘炸虾和水煮虾配作料的两吃虾,一盘蒜蓉炒花贝,还有花胶瘦肉汤、凉拌海蜇皮,以及五花肉酥海带。
三清傳承系統
虽然这里限于规模,手段算不上很丰富,但食材罕见,新鲜味美,陈远像周围食客们一样,吃的甚是开心。
他一边与方长交谈,一边手上不停,很快吃喝了个半饱。
方长见状,才稍稍放开速度,于是他手上不见多少动作,优雅又稳,但是桌面上的菜肴却减少的飞快。
见到这幅奇异景象,陈远瞠目结舌了几息,而后赞叹道:
“方先生真乃神人也。”
这时候,店里两位伙计过来,其中一个扛着托盘,另外一个为扛托盘的开路,并挪开桌面的菜盘,腾出地方。
“两位客官,鱼翅来了,请慢用。”
而后店里伙计从托盘上端下来两碗,放在方长和陈远面前。
方长对陈远笑道:
“这可是个稀罕物,上次来的时候不凑巧,没有遇到,店里人说,乃是海狼凶猛难以捕捉,且有需要长时间涨发保形,不然难以嚼动。
“今日还算幸运,正好有鱼翅可点,我们尝上一尝,看看这传闻中的珍品到底是何样滋味。”
两人一齐动筷,从碗里挑起品尝。
只是这道鱼翅汤让方长有些失望,盖因里面虽然用了不少上好的调味料,但是食材本身的味道却一般,就和耐嚼些的粉丝类似,有些……名不符其实,倒是价格不低。
斬破空 我愛麻辣
鐵血兵王之不滅軍魂
方长摇摇头,自怵下次再来这里,倒是没有必要再选这道菜。
他朝对面陈远笑道:“看起来,倒不像传闻中那般味佳,或许更多人只是吃这个稀罕和名头罢。”陈远出声附和,表示赞同,而后两人一起笑。
鑄天臺
饭后,他们在门口作别。
陈远对方长说道:
“今日多谢方先生款待。在下这几年,为了追逐各地美景,路上所赚的钱,都用在了路途中,没有多少余钱可以用在吃喝上,今天这算开了次荤。”
“不过,各地美食其实也是天下各处风景的一部分,等以后我宽裕些,倒是可以考虑将各地的饮食特色,写进游记里面,如此可以让日后读到的人,足不出户便感受各地风味。”
…………
朝云港的正式码头十分繁华,来往的船只桅杆如林。
码头上拥挤的很,由于缺乏足够有序的管理,货物堆积的稍显凌乱。许多手执纸笔算盘的人,往来计算统计。
在日本開掛的日常 瀚海明心
但是在这座码头上,最多的还是扛包工人。
虛空創世紀 網絡騎士
有些是常年做此为业的,还有的只是周围的百姓,趁着农闲过来打个短工。
毕竟这里虽然累,但是有把子力气就能干,而且活计总是不缺,比起土里刨食,收入还算不错。便是打短工,干上个把个月,也能在年关时候给家里多买上几斤肉、多扯几尺布,还能给儿女买个头绳泥娃娃,给父母添床棉被。
瓷王
他们扛着藤包,上上下下来来往往,将货物从船上运上运下,将补给运进船里,或者将货物从这个堆集场,与周围仓库,或者道边马车之间,按照雇主的指令搬来搬去,从工头那里按件儿算钱。
不过劳动人民的智慧很多,他们还发明了不少节省体力的工具,诸如吊杆、滑槽、滑轮之类,在这里应用的挺是广泛。但往往,这些东西反而会让后来者被雇主压价——他们会说用不了那么多了力气,自然不给之前的钱数。
方长站在这里,左右看了看,马上有眼力好的上来招呼:“这位先生,您是找船还是寻货?”
“找船怎么说,寻货又怎么说?”方长听到来搭讪的话后,随口问道。
看见方长对此有意,对方明显来了精神:
“嘿,先生您应该知道,咱们这朝云港,是南北数百里第一大港,每日间往来的船只数量、集散的货物数量,算出来那都是能吓死人的。故此来这里,又像您这样打扮的,往往只有两种,要么找船,要么找货。”
“找船的,往往是自己手上有货物,准备寻找租了船位的买家出手,或者自己找船运到别处;找货的,便是自己从外地过来,准备在这里买上批货物,运回乡里一转手便是大笔银钱进项。”
“而许多为了别事到此处的,往往也会在回去途中,转换为后面这种,毕竟这种事情赔钱几率很低,稳妥又实惠。”
方长看对方口齿伶俐,笑道:
“我既不是前面这种,也不是后面这种,我就一个人,没带货也不准备买货,只是想寻找艘运客的船,去东海一趟。”
听到方长的话,对面这个青棉衣戴小帽,身材五短口阔眼明的人,猛地一拍大腿,说道:
千面風華 林家成
“那末,先生便是第三类了,这样的也不少,毕竟不管是南下还是北上,走海路坐船迅捷的很。在下这里便有几条合适的船,客人是否考虑下?价格绝对公平划算。”
方长哂然一笑:
“既然碰上就是缘分,那便劳烦带我去看看,只要尽快启程去东海的便好。”
“客官放心。”这人拍着胸脯保证道,“咱们这里的船都大,坚固且结实,不怕风浪,船长和水手也是常年的老行家,保证让您满意。”
“只是,客官不考虑考虑带些货?买上批货,在咱们这里的船上租些货位,在东海转手一卖,就有不少收益。”
位面穿梭戒 辰三夢紅豆
方长微笑着拒绝了他。

9yvqc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笔趣-314、【抓住紛雜現象的線頭】鑒賞-b3b9t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分号掌柜顺着墙来回踱步,口中说道:
“咱们这段时间里,收入有两个大头,撑起了分号这段时期的盈利。”
“一个是外面放号卖货,价格随行情上涨,溢价也愈来愈高,这是咱们最基本的收成。然后就是手续费,每次交易,都要来咱们这里变更下货物所有人,咱们按照比例收很少一点费用。”
“由于费用低廉,最后的回购还是层保险,互相交易的客人们没有谁对这点钱有一间。随着外面对咱们商号的货物开始追捧,不停交易,积少成多,这份收入加起来,反而不次于主业。”
“本来想在价格波动时候,低买高卖再赚一笔,谁成想价格除了稳定时候,便是不停上涨,根本没有回落,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咱们其实赚少了。”
“不过现在实打实的钱帛,已经积累了许多,总号终归是会允许一定量的损耗,所以我想着,之前许诺给大家的好处,可以再多发放一部分。”
席间几人似乎想欢呼,但想到分会掌柜依然在讲话,生生忍住。
只见前面分会掌柜,停下脚步在自己座位上站定,举起杯来继续说道:
“这是额外的,不影响之前许诺给大家的那些,算是附加奖励。大家应得的那些,将会在此事结束之前发下去,富贵的未来等着诸位,请满饮此杯!”
众人一齐举杯,各个面露喜色。
而后那个沉默寡言的细瘦小妖也站起身来,说了几句话,无外是代表总号支持分号展柜的一切决定,往大家同心同力,将事情办好办漂亮云云。
方长将手里最后一只丸子咽下去,给手上施展了个除垢术,离开这间屋子。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人察觉。
经过这番旁听,方长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峻性,根据他所听到的和分析出来的内容,这次的事情很棘手,需要费许多力气来处理,所以他准备找些帮手。
…………
由于影响范围太广,这件事情盘绕纠结,已经成为了一团乱麻的状态。
粗暴的快刀斩乱麻,只会伤害许多无辜的百姓。
所以,还是要找到解决事情的那个线头,轻轻抽出来,才能将事情捋顺解开。对此,方长虽然没什么头绪,但却很有信心,他准备立刻行动起来,走一步看一步。
从这家商号后面的仓库里面,顺了两包檀木香拎在手上,方长找到方向,径直向城隍庙去。
上次路过龙安府时,方长曾经拜会过此地城隍。
或者说,每到一个新地方,只要心情好,他都会去拜访一下当地神祇,不管是山神土地还是水神城隍。毕竟这这些神祇交谈,很能增长见闻,而且都是非凡者,共同话题也多。
“李城隍,故人方长求见。”
站在城隍庙前,方长用法术“敲了敲门”,轻声说道。
位置变换,他出现在城隍府邸中。将手里的檀木香交给旁边的差役,待其带着给城隍的礼物退下后,只听前面爽朗的声音笑道:“方先生总是如此客气,不过这檀木香,在龙安府里面最近可很是流行啊。”
方长也拱拱手,微微行礼后笑着回道:“许久不见,李城隍风采依旧。这檀木香,可不只是在龙安府风行,周围许多州府,也都因为此事正闹得激烈。”
“唉,也不知道是福是祸……方先生请进。”李城隍将方长请进屋内,而后吩咐上茶上茶点。
同是神祇,城隍就和山神土地等不同,因为职责内容的缘故,各地城隍都有不少手下可以指挥,故而他们在实质上,也比其他几种神祇高半级。
方长坐定,说道:
“刚刚李城隍感叹,檀木香一事不知道是福是祸,其实在下便是为此事而来——这是祸。”
“祸事?”李城隍很惊讶,刚拿起来的一块糕点也随着手指停在了半空中,“方先生的意思是,这时候会有不好的影响?”
“嗯。”方长点点头。
随着再次确认,李城隍的表情瞬间凝重起来。
他将糕点扔进口中,一边咀嚼,一边皱着眉头思索,而后才出言道:“还请先生据实以告。”
方长点点头,将之前自己的经历,还有对这个商业模式的分析,统统讲述给李城隍听。随着方长的讲述,李城隍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最后甚至阴沉的像块浸透了墨汁的黑色抹布。
“……如此,这也太可怕了。”
最后,他轻声叹道:“方先生可有什么解决思路?”
看起来,对于这件波及甚广的事情,李城隍也感觉很是棘手,下意识地,他先询问方长是否有什么方案。毕竟李城隍也知道,已经将如此多的百姓卷进来,处理不好便是滔天大乱。
“刚刚说,今天来找城隍,正是为了此事。”方长笑着解释道:“其实还是有些想法,虽然有些走一步算一步之意。在下知道,李城隍交游广阔,不知道是否认识那些同对消泯劫数有兴趣的修行人,以及愿意维护天下百姓的有名望普通人?”
“当然是有的。”
李城隍说道,不过他也有些好奇地看着方长,等待他进一步解释。
“那便好,还请城隍为我引见下。”方长说道,“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要想解决此事,单单靠一人两人是完全做不到的,只有尽力联络起足够的人手,寻找对方薄弱处,一齐发力,方能奏效。”
“而同时找修行人和普通人,是因为此事经过发展,已经不再是单一事件。它后面既有搅乱天下势力的影子,又影响了许多普通人,于两个方面都有影响。局势已经危若累卵,还请李城隍尽快。”
城隍微微放了一点,轻呼一口气道:“方先生有办法就好,由于职责所系,我们这些神祇虽然对人间各种事情焦急得很,却没法直接出手,这种情形,嗯,只能谓之‘干着急’,于形势毫无用处。事不宜迟,我立刻修书阐明事情原委,先生可以尽早去。”

8z0vp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討論-304、【贈送種子】推薦-p8kll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这段时间里,不知道谢广安又遇到过什么事儿,他脸上的皱纹明显多了一些,头发根部也有点点白色出现,看来天下形势不佳,给这个靠行脚养活家里人的汉子,添加了不少压力。
不过,听到方长的问题,谢广安倒是没有太多抱怨,反而不知是安慰方长还是安慰自己:“其实这附近还好啦,怀凤府宁和府龙安府,都还算安稳,并没有像天下许多地方那样闹将起来。”
“和那些起了乱子或者闹了兵匪的地界儿比起来,这里依然算得上是太平盛世,所以很值得庆幸。毕竟这世道还不知道后面会变成啥样子……能平安活着就是好日子。”
“就是听说,今年的税又要加重了。”
说完这个,谢广安低下头,开始吃他那份豆腐面。
豆腐面里同样被浇了一些羊汤,面片上面还盖了两大片厚厚的卤豆腐,倒也让人吃起来很有滋味。虽然不如这里的招牌羊肉面,倒也很受镇民们和来往行人们欢迎。
似乎是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谢广安只是呼噜呼噜埋头吃完,拎起旁边扁担和货物,起身告辞,去寻找自己惯常的晚上住处。
方长抬抬头,看到西面太阳已经接近落山,遂起身会账,又找了个小摊子,买了两叠重油重糖的伏虎饼塞进包裹,而后出镇朝北行去。
虎桥镇外面的白沟河水依然隆隆作响,浪花不断拍在桥下直耸的河岸边。
伏虎桥依旧,两旁栏杆上面形态各异的小兽,也一如往昔,时光岁月没有在上面留下什么痕迹。只有官道上依旧喧嚣,有不少赶路的行人车辆,正趁着太阳未落往镇里涌,他们甚至路过刻有“虎桥镇”三个大字的巨石时候,都无暇去看上两眼。
…………
剩下的路途不远,甚至以方长目力,站在镇口,就能在仰头时候,看见仙栖崖的轮廓。
而这短短路途,对于趁着傍晚路上人少,彻底放开脚步的方长来说,只是一瞬间,他就站在了山脚下。
从这里,能看到小溪从镇边流过,而后折弯朝白沟河流去的景象;还能见到林溪村里,每座屋舍都在冒出的炊烟;然后才是周围梯田里面,面积明显扩大了不少的药材田地。
他轻盈穿村而过,朝仙栖崖前行。
仙栖崖的入口已经更改过,如今要随着方长自己修建的崖壁栈道,才能走到仙栖崖正门。
不过他又使用大号阵法,将栈道的入口遮住了了。
从那往后,唯有缘人才能走上仙栖崖。
此次回崖上,方长感觉自己会在崖上待一段时间,他准备在仙栖崖住些时日,等待去东海的最佳时刻。过早或者过晚,说不定会导致自己难以寻觅到目的,或者遇上真正的危险。
翻过两座山头,方长忽然站住,待在某个地方不动,默默等待。
过了一阵子,才有哗啦哗啦声音响起。
而后,只见林溪村的林海,手执钢叉,正背着个药篓从山里往外走,腰带上还挂着只已经呜呼的肥兔子。
忽然见前面有人,他立刻停下脚步,接着便认出来,竟然是仙栖崖上方仙长。
他赶紧肃立,抱拳拱手躬身一礼道:
“林海见过仙长!”
“好久不见,林海,你这是去山里采药了?”方长看了看林海背后的药篓,还有他腰上那个尺余长的小药壶,笑问道。
“禀仙长,确实如此。”林海拍了拍背后的药篓,说道:“附近几府,要数云中山里面药材种类最全。我在林溪村种植药材,目前来看卓有成效,就是留种进度拖了后腿。”
“反正这时段无事,我干脆弄了个药篓,重新来山里行走,也算是恢复了半个以往身份。”这林海曾经是村中樵夫,终日不停地进山,挑到远处城镇售卖,换上几文钱。
由于经常出门,他也被村民们认为是“有见识的人”。方长上了仙栖崖后,第一次见到林海时候,便正碰到林海在寻药。
当时他的好友重病,但是用作救命的药材却不齐全,他只好向大夫讨了图样,只身一人进山找寻,也算尽人事听天命。
结果这林海福缘深厚,碰到了方长,轻易解决了抓药问题。后来林溪村水源断绝,也是林海亲上仙栖崖,寻了方长作帮手,救下了一整村人。
“好,不错。”方长称赞道:“我来时候,看到了林溪村边梯田里面那些药材,你做的很不错,估计已经有千百人因此得以活命。”
“我做的还很不够。”林海低头,略带客气成分地说道:“此次正是寻觅些药草,试试能不能移栽到梯田苗圃中,若是成功的话,相当于对品种进行了一次不小的扩充。
“你稍等。”
方长忽然解下背上的包裹,他伸手掏摸了两下,从包裹里面,拿出了个小纸包,递给林海:
“接着。”
“这是什么?”林海接过后,好奇地问道。
里面却是方长在南屏山时候,所讨要的各种草药种子,这是方长原本想种在崖上苗圃的,如今碰上了林海,他慷慨地分了一半与他。
“这里面都是草药种子,我新近才得到,好好使用,尽可能多种活些,总天下百姓少每一次痛苦,都是好事儿。”
林海大喜:“多谢仙长赐予!”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地将纸包掀开个小角,朝里面查看,并生怕弄洒了。看到纸包里面的纸包上,写着药物名称等字样,更加心满意足。
倒是方长忽然在旁边问道:“我记得之前你有只黄犬来着,如今它去了哪里?”
林海神情一黯,叹气说道:
“阿黄跟了我不少年,去年冬天时候,终于熬不住,就此亡故。不过我那浑家倒是喜欢,正准备托人家问一问,再养一只。”
“嗯,好好干。”方长轻轻拍了拍林海的肩膀,鼓励了句,接着越过他,继续朝仙栖崖走去。
倒是后面林海不敢怠慢,于原地躬身,礼貌地恭送方长离开。装满药材种子的纸包,已经被放进了怀里,十分妥善地保管着。

dbt9q都市异能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愛下-300、【無量功德匯聚之地】看書-0s0fs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在另外一个角落,那位名叫“庆哥儿”的小童,也待在那里,捧着本书籍正在朗诵。
庆哥儿头顶发髻中,那根方长赠予的银簪,依然明晃晃地。
那是当初见到小童拾金不昧,方长兴之所至,随手所赠予的。而对于庆哥儿的母亲,那位拒辞酬金略有些固执的乔娘子,方长也是印象深刻。
在另外一间课堂里,方长还见到了虎桥镇上,羊肉面摊摊主老徐的儿子徐五仁。
长时间未见到,五仁的个头又长了一截,当初那个有些富态的小伙计,也变得有些削瘦。
课堂很新,看来随着人员扩招,这里重新设置过。
这时候气温正好,所有窗子都高高地支起来,只为了更好地采光。里面有讲台和讲桌,还有按照方长之前建议刷了墨的木黑板,以及用白垩制作的粉块做书写用。
几个年轻书生,正拎着戒尺,在课堂里面逡巡,不时地解答下孩子们的疑惑,或者纠正下句读。
外面几颗大树成荫,院子里还有整齐地菜畦,里面一片绿油油,那是师生们一起下地的成果。据说,在外城以内的几块学田,也是由师生们轮流去耕种的。
用两位简先生的话说,天下以农为本,无论是哪行哪业,能够了解些农事,都于自身有益。所以学堂里面,特地开设了农科,让学生们亲自劳动,增加对农业的了解。
在几间教室转了一遍,方长甚感满意。
这里被简正初简正清两兄弟,经营的蒸蒸日上,确实有一番新气象。
这便已经足够。
方长解除了身上“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状态,也没和人打招呼,转身便出了门。
他按照记忆寻觅着路径,找那兴庆府书馆。
有段时日没来兴庆府,这里的景象变化不大,各种建筑一如往昔,仅仅是多了些修葺痕迹。即使生活节奏比乡村快上不少,城里的百姓们过得依然算悠闲安逸,城里建筑的更新也没那么快。
掏出简正初的竹牌,方长用正常方式,顺利地走进了书馆之中。
进门口的矮柜台后面,管理图书的依然是那位“等价交换”陆绍元。少年人个头窜的快,比起上次见面,这小童身高又长了几寸,身上衣服已经有些不合身。
似乎是在这个职位上,可以方便地大量阅读,陆绍元的气质更为秀华,明显在这段时间里,其向肚子里又塞了许多学问。
来往的人许多。
有的是来借书,有的找地方阅读和做笔记,还有的坐在较好的位置上,给书馆抄书,以抵偿借阅费。
书馆里面不仅有往来的读书人,还有普通的识字百姓,有些拘谨地掏出凭证,取了书籍快步走开。方长还见到,有人拿着书籍,随意找个平整地方一屁股坐下,接着掏出手帕擦了手,才小心翼翼地开卷,如饥似渴地阅读。
兴庆府书馆是仓库所改建,又经工匠们扩建了门窗,给地砖做了防水,采光很不错。书馆里面,一排排的历经过沧桑,斑驳破旧的书架散发出阵阵墨香,令人心神宁静。
方长走上去,轻轻用中指指节敲了敲柜台,接着用不影响周围人的声音,小声笑问道:
“你怎么不去上课?”
手旁堆了几本借阅记录,正埋头在自己手中书里的陆绍元,听到眼前动静,立刻抬起头来。见到是方长,他明显吃了一惊:
“是……方先生?好久不见,欢迎。”
方长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他从包裹里面掏出了包来自西域的果干,递给陆绍元,然后又重复了一边问题。
陆绍元礼貌地接过,致谢后回答道:
“我们这些先生的亲传弟子,是不用去上课的,只需要按照老师给的任务学习。”
旁边闻讯而来的兴庆府书馆管事乐东,也凑过来说道:
“陆师弟是先生们的关门弟子,从此以后便不再收亲传,他天资聪颖,记忆超群,学问上面,已经超过了很多进门比他早的师弟,自是不用再像同龄孩童一样上课。”
指了指所处的书馆,陆绍元笑道:
“而且这里才是做学问的好地方!典籍众多,平日里我也能随意取看,能够在这书馆里做事,实在是天下一等一的美差。坐于一隅,却能够遍览四方,差不多是我辈读书人梦寐以求的活计。”
书馆里面的藏书又多了不少。
似乎看到方长的目光,管事乐东略带些自豪地介绍道:
“周边慕名而来借阅的人,每天有许多。还有些名宿捐出藏书,为此书馆特意新建了间房子,用来藏书。不过,书库扩充的大头还是阅览者们手抄的书籍。”
“按照书馆的规矩,交不起阅览费用的,只需要用书馆提供的笔墨纸张,为书馆工整地抄上几本书,经过校对确认合格之后,便能抵消借阅费用。甚至有些家中不差钱的,也参与进来,读书人们以此为雅事。”
“一般每部书,书馆里都会保留三五本,以供大家借阅,多余的部分,会被送到其他地方——有不少府县里有名望的读书人们,也效仿兴庆府,开上一家书馆,即造福桑梓,也显得当地文教有方,说出去很有面子。”
“这些新开的书馆,对于能够用于补充书籍,很是渴求,尤其是那些珍本孤本的复制品,收到书馆的馈赠之后,他们往往还会还礼,有书的回赠些书,产笔墨纸张的回赠些耗材,资金充沛的回赠些银钱作谢仪。”
“除此之外,书馆还联络各地,使钱购买那些馆里没有的印本,先生您上次留下的钱,也被用在了这里。”
看了看周围,桌边、书架边上,许多读者或立或坐,还有的蹲在地上,有的捧着手中书籍如饥似渴阅读,有的端坐桌旁边念便记,还有的只是大致挑选后便拿在手中,准备借出去享用。方长笑道:
“如此甚好,甚好。”
“今日前来书馆,一是看看这里变成了什么样子,二是再赞助些许。”
说罢,他伸手到后面包裹,将自己在西域所得,全部掏将出来,不待陆绍元和乐东反应过来,塞到他们手里,接着飘然而去。
捐款倒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方长心中觉得这样挺好,便如此做了。
两位简先生的学堂是未来,这里则是现在。
大劫之下,在天下不管是听到的还是看到的,大都是衰落和逐渐破败,最好的也不过是保持平常模样。
只有这兴庆府,人族气运蒸蒸日上,还有带动周边的势头。
真个是无量功德汇聚之地。
这里很好。
方长想着,抬头看了看正明媚的秋日暖阳,而后紧了紧背上包裹,准备找车马行乘车离开兴庆府城,向西去怀凤府。

cilrn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txt-298、【興慶府的學堂】讀書-mc06u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竹排到了洞盱江这里时,两旁的船只已经不少。
有的船扬帆借水势,船轻吃水浅,迅疾飞快,如同在江上滑行;有的船明显载了大量货物,水位离着船舷甚近,慢悠悠地在水面上挪动;还有的船披红挂彩,甚至有小亭楼阁建在其上,华衣富贵人在里面潇洒自在;更有的只靠浆橹长蒿前行,于烈日下撒网捕鱼,以求生计。
只有方长脚踩着简陋至极的竹排,速度随心时快时慢,悠然自得地行于江上。
天上云如群驹,奔过不停,日月也慢慢升落。
月光如水银一般洒在江上,又被风吹起的浪花拍的细碎,星星点点闪耀在江面上。方长轻轻撑了一下长蒿,接着将其放下,而后盘坐在竹排上,静静待着。
每当月色明亮时候,天空中的星星便会显得晦暗,难以被人看见。但是对于目力远超寻常人的方长来说,抬起头来,依然是繁星满天。
甚至,只要他愿意,就算在白天,也能抬头看见星空。
但是观看天象,依然要在晚上才能进行,或许是由于某些奇怪的限制。
方长并没有心思去探究这些,也没有研究天象。
他从背后包裹里面,抽出本路上购买的杂书,就着月光,自在地读着。
不远处,江面上忽然泛起了朵不一样的浪花。
有一只巨大的乌龟,从水里面探出半个身子,朝这边张望。待确认竹排上面的人之后,乌龟笨拙地将两只前爪伸到最长,对到一起,朝前面打招呼。
方长早就发现了,见对方的行为,他放下手中书卷,挥挥手:“好久不见。”
而后竹排继续顺流漂向下游,老龟也重新没入水中。
这是方长上次从洞盱江经过时候,夜间上岸遇到的那只千岁老龟,名为归圆。当时其哀于修为卡在化形关口,难以寸进,正在江边嚎啕大哭。
见到方长之后,老龟还曾经向他求问,什么时候才能化形为人。但方长掐算之后,发觉其百年内无甚希望,让老龟情绪黯淡。
如今看这个样子,至少从精神上面,老龟已经走了出来。
………………
在兴庆府这里,竹排所行的这条江,被称为清江。
这里已经离云中山很近了,风物与宁河府也类似,倒是让方长看着颇感熟悉。
上岸的码头方长不是第一次来,曾经他雇了船顺流而下,也是从这里上岸,然后去了兴庆府城,又经过怀凤府回山。如今,他准备再一次走这条路。
码头附近水产很多,也很新鲜,方长找了个饭馆,回忆着当初在这里所点的菜谱,选了一桌完全不一样的饭食。当然,这些菜肴的主材,依然以各种鱼为主。
这里是石金渡,为交通要地,人来客往,货殖繁多经济活跃。
由于养活的人足够多,此处的规模和繁华程度,甚至比兴庆府城还好一些。只是因为上报申请的滞后性,这座码头依然只被归类为镇,没有城墙保卫。
前来时候的竹排,方长没有浪费,他将其拆散之后,随手卖给了码头上的竹木商人,得了些许进项。
在阵阵叫卖声中,买了块夹枣米糕,方长抓着包糕的荷叶,穿过石金渡向东北行去,那是兴庆府府城的方向。对于兴庆府,方长还是很熟悉的,他曾经多次路过,在那里还有不少熟人。
抬头看了看,他发现,兴庆府上方萦绕着一丝灵光。
那并非修行人甚至神祇所致,而是兴庆府的百姓们所行事情,受到了天地祝福的景象。
方长啃着米糕,心中暗道:
有此保佑,看来这次天地大劫,对兴庆府的冲击会很小,对于兴庆府的百姓来说,这可真是件好事儿。
这里到兴庆府有几十里路。
上次从石金渡走到兴庆府,方长没有乘坐马车,而是用自己双脚慢吞吞地走,边随心玩耍边欣赏两侧风土人情,结果几十里路走了大半个月。
如今,方长加快了脚步,结果几十里路只走了两个时辰。
倒是一路上的景色,与上次经过时候虽然有了不小变化,季节也很不同,但依稀还能看出之前的模样。
似乎是得益于这里的官府势力深厚,几任亲民官又都是做实事的,于是规划的很不错的兴庆府府城,常年都有人修葺,也有专门的款项拨下来使用。
“入城费一文。”
秋天有些凉了,现在又不是午时,于是城门口的士兵们抱着长矛,找了城门旁边能够晒到太阳的墙根,杵在那里,眯眼盯着来往行人有气无力的呼喝。
方长点点头,从腰间掏出一个钱,扔进对方身旁的大藤筐里,然后随着进城队伍,缓缓挪进城中。
西门正对的街道,很是繁华。
这里两侧建城时就有了比较详尽的规划,但预留的地块已经被用了大半,它们变成了店铺和酒楼,还有几家作坊。
方长准备去不远处的小酒馆,例行给腰间葫芦添上些许高粱酒,而后再去两位简先生那里,看看他们办学的成果如何。以方长的判断,兴庆府上面的那丝灵光,便是他们这所学校所导致的。
仗着家里有矿,方长掏出银钱找地方兑成了铜板,而后买了一担纸张,着人挑了,朝学校方向走去。
学校的规模膨胀的很快,方长刚进城,就仗着耳力,听见了里面朗朗的读书声。
只是院落门口处的门人,似乎并不认识方长,也无法将传闻中那个人和眼前这位背着宝剑的白衣人联系在一起,他关心的只是好好守住门,不要辜负了待遇。
最终,还是路过的米满仓,发现了方长。
他紧走几步到门人处,低声说道:“还请放他进来,这位是简先生们的贵客,创建这所学校时候,他在场。”
门人依然照搬,将方长放了进去。
不过对方还是将视线在方长背后的剑柄剑鞘上,来回逡巡了几遍才作罢——无论怎么说,背着这样一柄危险利刃进这等险要处,都有些不妥。
倒是方长注意到了背后门人的视线。
他笑了笑,解下灵泉剑放在对方面前桌上,才跟着米满仓进去。

ulgi1優秀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288、【風光依舊風俗移】展示-y9ngz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老郭有些油滑的声音里面,透出几分自豪,但也透着几分不靠谱。
饭馆掌柜略有些好奇,但想到之前的诸多经历,他还是忍住表情,用十分淡然的口气对来人说道:
“这么多年乡里乡亲的,大家都知根知底,这么多年老郭你也没搞成什么事儿……这次你又能弄什么好东西来?估计只是新鲜又不实用的东西吧。”
“我还记得上回,你弄了堆瓷瓶儿,让大家把酒灌进其中售卖,结果过路的客商们,对此并不买账,走南闯北又好酒的人,谁还没有个惯用且贴身的酒器?况且磁瓶儿又不耐颠簸。”
来人语气中顿时带上了羞愧感,但油滑的声音半点儿没变化,反而提高了些许嗓门儿:
“这回可不一样,这回是正事儿,对你有大好处的!”
饭馆掌柜笑道:“那便说来听听,反正不差你这一时半刻。”
老郭其实是个不错的人,但是从小到大办事比较跳脱,办成的事儿不多,办砸的事儿不少。
沙沙的声音之后,包裹很快被打开,露出里面东西。
“看看!”
“老郭,这是啥?”
“嘿嘿嘿,刚刚我可是说过,这是从中原搞来的好东西,一路过了,在咱们蜀地可是珍贵的紧,你要不要尝一口?”
“那我试试……啊!!!有毒!!!!水!水!水!”
扑腾腾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楼下才安静下来。方长扯了个鸭腿儿,一边啃一边饶有兴趣地听着下面对话。
“太辣了,这是啥啊,老郭。”
来人带着些自得的声音道:“这是辣椒,我之前不是去过中原么?在那里吃到过几碗豆花,里面便放了这个,让我回味无穷。”
“第一次碰还不觉得,后来感觉有些趣味,就多吃了几碗。结果回到蜀地之后,越来越怀念,抓心挠肝地想。”
“我熟人不少,干脆托人从中原将其带了回来。做豆花又不费事儿,你也坐上一些,定然好卖。”
然后是一阵沉默。
饭馆掌柜的咂咂嘴,叹道:“竟然还真听起来比较靠谱,这倒是你惯常的风格,每次都能让别人相信你。”接着他问道:“那我便做了试试,反正费不了多少工夫,这辣椒,你带了多少?”
“要多少有多少!”老郭拍胸脯保证。
“噢?”
“好吧,其实我托人从中原带来的不是辣椒,而是辣椒种子。”老郭的声音重新变低,“我已经种植成功了,今天这些都是摘下来装篮的。蜀道真难走,若真的是将辣椒运过来,成本不知道会跑哪里去。”
“嗯,这个说法倒是够老成……你先把这些留下吧,我和后厨大师傅商量下,看看哪些能用。这股味道,在咱们这里实在是能够提升食欲,驱散湿气,真个是好物件儿。”饭馆掌柜意犹未尽地咂咂嘴,继续说道。
“好啊,你且试着罢了。”老郭豪爽地说道,“我带了好几个品种呢。不过有一种需要熟透了才好吃,这次没带过来。那种熟透了之后,个头和小姑娘手指头差不多,红彤彤地甚是诱人,摘下来自然风干就好。”
“吃的时候,不用切不用剁,放在个小瓷碗儿里头,上面撒上些盐,将豆油在小锅里面烧滚了,从上往下一浇,滋啦一下就成了,待不烫嘴了吃,那滋味,啧啧啧,特别的好……
“还有人将其剁碎了过油,辣椒油辣椒末分开,各自用来调味,我在中原吃到过几次后,就忘记不掉。我打听过,这种作料在中原也是刚流传开来一段时间,因为地理阻隔,尚未在蜀地见着。”
“听说还有更多种吃法,但我上次去中原是有‘要事’,没能待上几天,兜里又没几个钱,主要还是和商队同吃同住,见识到的不够多。”
掌柜的此时有些迫不及待,他说道:
“我都记下了,那我赶紧去试上一试,你暂且回去,再多收割晾晒些。过个一两日,我这里有了成果,直接去你家商议。”
老郭见掌柜的被他再次说服,十分高兴:
“好嘞,我就知道你是个识货的,找你准没错儿,我这就回去静候佳音!”
而后便是关门声,还有饭馆掌柜去后厨和大师傅谈话声,那个背着包裹来空着手离去的老郭,嘴里哼着小调,乐呵呵地走远。
方长将最后一块蜜藕放进口中,细细咀嚼后咽下,接着起身下楼结账。
那个老郭带来的辣椒保密不了多久,估计一段时间以后,它的种子就会在蜀地被百姓们扩散开来,而此处的口味也会有些改变。就是不知道,这段时间会是十年,还是五十年。
出了小镇,外面是大片农田,方长远远地就看到了老郭那片地,里面辣椒种类真个不少。
前面的地形起伏开始变大,那是大地在亿万年里缓慢活动挤压出的褶皱。
前方远处有群山,白鸟崖便在其中。
对于和传说中的剑仙们一会,方长还是很期待的。
他看到的诸多书籍中,对于这群身在蜀地,以剑为修行根本的修行人,描述并不算多,但往往提到他们的脾气和行事风格很有特点,尤其是修行高深了之后。
而且由于剑乃兵刃,他们往往比常见那些性子淡泊的修行人,更为好战一些。据说,那些妖怪们传言中“喜欢斩妖除魔的修行人”,有些原型便是剑仙们中间,偶见的几个喜欢主动去寻找做恶妖怪,并加以处置的。
越往前走,山与树越多,有人烟地方的山里,还往往多茶树。只是此时并非春日采茶时节,没有百姓在山中劳作。倒是偶尔经过的人家,屋檐下挂着许多晾茶的竹匾和竹架。
这些器具的材料,都来自旁边山中。
竹林团团簇簇,甚至在有的地方连成一大片,覆满山坡。微风吹过,在山间淡淡薄雾中,竹林翻碧浪,摇曳生姿,煞是好看。
此处脚下已经没了路,还好方长修为在身,只需要寻找空隙,如履平地般走将过去。
“咦?”
方长忽然笑道。
他看到不远处,有只细小的竹精,正鬼鬼祟祟地,用根做脚,在山间迈着小碎步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