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方方

x761c非常不錯小說 首輔嬌娘 ptt-177 二更展示-2gz6v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顾长卿的书房,烛火摇曳。
一名暗卫闪身而入,向他拱手行了一礼:“世子!”
顾长卿的容颜隐在暗处,显得整个人有些冰冷。
他看向暗卫:“让你调查的事查得如何了?”
暗卫抱拳道:“回世子的话,没有找到。”
顾长卿浓眉一蹙:“一个都没有?当年我娘房中少说有七八个丫鬟,四五个嬷嬷,怎么都找不着了?”
这还真是诡异。
和姚氏生孩子时陪在身边的下人一样,也都没了踪迹。
姚氏当年陪产的下人不多,两个小丫鬟、一个老嬷嬷,老嬷嬷去世了,小丫鬟远嫁外地找不着了。
姚氏出身不高,她的丫鬟来路没那么严苛,可小凌氏的下人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往上三代皆可追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杳无音信了。
暗卫道:“那些都是先夫人从娘家带过来的下人,真要查,就得从凌家入手了。”
但凌家是顾长卿的外租家,他一直十分信任对方。
真要查,首先他心里这关过不去。
“查。”他说。
暗卫一怔:“世子?”
顾长卿正色道:“我需要一个真相。”
暗卫深深地看了世子一眼,躬身应下:“……是!”
暗卫离开后,顾长卿拿出了当年的那份证据——姚氏写给顾侯爷的信。
信上说小凌氏的病情拖不了几日了,顾侯爷何时来娶她?她出身不高,若是不早些定下这门亲事,恐他日会有变数云云。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二人已经有了苟且,还是趁着小凌氏病危、姚氏上门来照顾她的机会。
如果一个人真的这么做了,那她得是个多心机深沉又心肠歹毒的女人?
可万一她不是,那么伪造了这封信的人,又是一个怎样的可怕存在?
况且不仅仅是信,还有人亲眼看见姚氏进顾侯爷的书房。
那个人证是看错了,还是受了谁的指使?
谁能使唤得动小凌氏身边的下人?
顾长卿心里乱糟糟的,他起身,将书信收回了匣子,拉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外面飘起了小雪。
他骑上自己的坐骑,一路出了侯府,在风雪中奔走。
他没刻意去想究竟去哪里,可马儿却在碧水胡同的宅子前停了下来。
宅院的大门开着,穿堂与院子都点了灯笼。
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可以看见几个孩子不怕冻坏地坐在雪地里,看样子像是在打叶子牌。
顾琰的脸上被画满了乌龟王八,还贴了不少条。
小净空的脸上很干净,什么也没有。
另外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少年。
顾长卿虽来过这里,也进去照顾了顾琰一宿,可那会子顾小顺也出了痘疹,在房中养病,是以二人并未打过照面。
但这并不影响顾长卿猜出他的身份。
顾小顺打叶子牌也输了很多次,脸上也画满了乌龟王八。
老太太抱着蜜饯罐子,一边吃一边走过来,依次摸了摸三人的脑袋,没冻坏,又继续去啃她的蜜饯了。
顾长卿看着这一幕,其实有些不明白。
顾小顺是顾娇养父母那边的孩子,小净空则是上山领养的小和尚,二人与顾娇都没有任何血亲关系。
可他们在家里的地位与顾娇、顾琰是一样的。
难道,不是自己的孩子也能相处得这么好吗?
“哎呀琰哥哥你又耍诈!”
顾琰偷藏了一张牌,被小净空当场抓包了。
“我没有!”顾琰一本正经地否认。
“那这是什么?”小净空果断把被顾琰塞在雪里的叶子牌找了出来。
顾琰耍赖:“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藏的。”
“就是你!就是你!我看见了!”小家伙气得爬上凳子,叉腰跺脚还蹦了起来!
二人吵得不可开交。
二人的小宠也开始争吵,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
忽然间,顾小顺望了望门口:“有人?”
二人争吵的动作一顿,齐齐朝门口望去。
顾长卿原本只是在一旁悄悄地看着,不知何时看得入了神,竟然大喇喇地站在了门口。
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二人都看见了他。
“哇!大哥哥!”小净空瞬间忘记了方才的不快,从凳子上蹦下来,哒哒哒地跑向顾长卿。
顾琰也想过去,却猛地想到什么,一把丢了手里的叶子牌,手忙脚乱地将脸上的纸条扯下来。
扯完又想起来脸上画了乌龟王八。
他又绝望地把纸条贴上去!
“大哥哥!发财发财!”小净空拱小手,礼貌地拜了年。
街坊邻居来他们家窜门都这么说,他也就学会了。
顾长卿眼神柔和了下来:“你们在做什么?”
小净空道:“打叶子牌!”
姑婆教哒!
老太太开了口:“小净空,谁呀?”
小净空回头道:“是大哥哥!”
老太太知道是谁了,唔了一声:“进来一起吃饭。”
她声音不大,语气也不重,然而就是有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势。
顾长卿犹豫了一下。
他没想过上门拜访,所以没带礼物,大过年的这样似乎不大好。
“还愣着做什么?进来!”老太太道。
“是!”顾长卿走了进去。
他先给老太太见了礼。
奇怪的是,他行的是君臣之礼。
他自己都被自己这下意识的动作弄得一怔。
好在老太太与众人都没在意。
顾琰将自己的脑袋垂得低低的,不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乌龟王八。
顾长卿看着顾琰那怂哒哒的小样子,忍俊不禁地轻笑了一声。
顾琰听见他的笑,整个人都不好了,果断在雪地里背过身子,甩了他一个大大的后脑勺!
老祭酒带着萧六郎去探望那位病危的老友了,晚饭是顾娇做的。
不像侯府那样大鱼大肉,吃起来却别有一股小时候的味道。
饭桌上的气氛也没那么严肃,一家人吃得很开心。
顾长卿甚至有些后悔前两次为什么没有留下来。
吃过饭,小净空问他:“大哥哥,你要不要打牌?”
“我、我不会。”顾长卿从小就在顾老侯爷的强压下长大,成长道路十分严格,玩与他基本没关系。
在他的认知里,他不该玩,也不能玩,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小净空歪着脑袋道:“没关系,可以让姑婆教你!姑婆可厉害啦!”
他们三个全都是姑婆教会哒!
小净空是最聪明的一个,姑婆一教就会,时常把顾琰与顾小顺杀得片甲不留!
顾长卿犹豫。
顾娇弯了弯唇角:“过年,可以玩。”
顾琰也点头点头。
其实就连那么疼孙子的顾老夫人都没和他说过,没关系,你可以玩。
顾长卿仿佛终于要打破一直以来背上身上的一个枷锁,他深吸一口气:“那、那好吧。”
顾娇道:“去姑婆屋里打吧,那里暖和,我去拿点吃的。”
老太太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顾长卿衣着气度都不凡,且一脸正气,一看在牌桌上就是个人傻钱多的铁憨憨。
老太太:“哎呀,当着客人的面画乌龟王八太不好意思啦,打十个铜板,最小的吧!”
小·土豪·净空刚收了租,好多钱钱,完全没压力!
顾小顺也还有一点顾娇给的压岁钱。
顾琰是最惨的,他的压岁钱还不够给小净空还债的。
他在小净空那里打工,挣的都是辛苦钱,每天十几个铜板,铲鸡粑粑铲到手软!
可是比起在顾长卿面前画乌龟王八,他还是宁愿把荷包输瘪。
大不了……就是再欠小净空的债,多给他铲几天鸡粑粑。
小净空:友情提示,你的鸡粑粑档期已经排到明年了哟!
“我真的不太会……”顾长卿汗颜,老侯爷从不许他玩物丧志,他连叶子牌都不认识,半天才弄明白哪个是哪个,“要是打得不好,你们别介意啊。”
结果一上手,把小净空给秒了!
小净空:“……!!”
又玩了几把,老实说顾长卿对规则还处于一种模棱两可的状态,时常是打这个好还是打那个好?这个吧?
然后一出牌,轰炸全场了。
他自己都赢得莫名其妙。
老太太是碧水胡同的赌王,街坊邻居没有能从她手里赢到钱的。
老太太不信邪,上去玩了一把,结果被顾长卿吊打。
老太太的脸黑成了碳。
顾长卿讪讪:“不是……我真不是故意的,不打这个了,我换一张。”
他换了一张最小的,不料凑了个顺子是最大的!
剩下是王炸,要给双倍钱。
老太太:“……”
速效救心丸还有木有?
一家子会打牌的被顾长卿这个连规矩都没摸明白的新手干翻了。
小净空灰头土脸。
他毫无灵魂地站在原地,被老太太抓狂地挼来又挼去!

gj2ig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首輔嬌娘-174 太子妃受罰(二更)鑒賞-xiw5g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萧六郎收回了踩在索桥上的脚。
“走不走啊?不走让开!”身后一名大汉蛮横地将萧六郎推搡到了一旁。
“哎!你怎么推人呐?六郎!六郎你快上来——”冯林是早拥挤的人群挤上桥了,他本以为萧六郎紧跟着也会上桥,哪里料到他的位置被人抢了。
他伸手去抓萧六郎。
却根本抓不到。
“你也回来!”萧六郎对他说。
可惜来不及了。
人太多,冯林很快便被挤到中间去了。
林成业在萧六郎身后。
萧六郎没上桥,他也就没上。
顾娇这边依旧喊着别过来,桥快断了,可惜只有快上桥的人才听到,听到了也不信她,甩甩头便往寺庙去了。
“哎呀!”
冯林被人挤着过了桥,一个没站稳,踉跄两步摔了一跤。
他揉了揉疼痛的膝盖爬起来,还没看见不远处的顾娇,就听见身后传来一片尖叫。
“啊——”
“啊——”
“啊——”
冯林回头一看。
额滴娘呀!
桥断了!
那座桥不是从中间断的,是从靠近寺庙那一端。
桥上的人全都掉进了冰冷彻骨的水里。
萧六郎清楚地看到方才把自己蛮横推开的壮汉在上桥的一霎,凌空坠了下去。
他摔得最惨,因为方才站得最高。
如果不是顾娇阻止了自己,那么那个狠狠摔下水的人就是自己了。
还有林成业,他在自己身后,也躲不开这场灾祸。
落水的人如同下饺子一般,在冰冷的河水中死命挣扎,没上桥的人吓得腿都软了,佛光普照的圣地,一下子成了人间炼狱。
萧六郎遥遥地望着对岸那抹纤细的小身影。
这是第几次她帮着自己避开灾祸了?
寒风凛冽,她一袭青衣,衣袍鼓动,青丝拂动,在白皑皑的天地间,宛若下凡的小仙女。
顾娇是从石拱桥返回这边的。
冯林苍白着脸跟在她身后。
真的,他要吓死了!
如果晚一步,掉下去的就是他了!
还有他也无比庆幸六郎与林成业没有上桥,否则他俩哪里躲得过啊?
想到这里,冯林的腿就像是做多了坏事似的,走都走不动了。
“快点。”顾娇催促。
“啊……”冯林抱紧双臂,声音颤抖。
她做了她能做的,剩下的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了。
何况天下苍生与她何干,她所在乎的仅仅是那一个人而已。
四人会合,来到了林成业的马车前。
周管事见到四人平安出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哎呀我的天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呀!我方才听到人说索桥断了,就在想六公子和你们是不是也在桥上……我……我……”
林成业安抚地拍了拍周管事的背。
也是到了这时候,林成业才体会到了周管事的不容易。
可能劫后余生的人格外脆弱,在他心里,一直拿周管事当下人,这一刻却莫名在周管事的身上看到了几分老父亲的影子。
林成业鼻子酸酸的。
“上车吧。”周管事哽咽地笑着说。
几人上了马车。
虽然萧六郎与林成业得救了,可马车上的几人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冯林与林成业没听到顾娇的话,只当萧六郎是被人推开才上不了索桥的。
二人因为太过震撼那场事故,都忘记去问顾娇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比他们早一步到了寺庙。
马车很快抵达了林成业的宅子,周管事挑开车帘,对林成业与冯林笑着道:“六公子,冯公子,你们先下车,我送萧解元与萧娘子回去。”
“哦。”林成业应了一声,与冯林下了马车。
二人都很需要压压惊。
马车继续往碧水胡同而去。
周管事在车位坐着,与车夫一起。
车厢内只剩下萧六郎与顾娇。
萧六郎看了顾娇一眼,她出行总是背着一个篓子,里头装着她的小药箱。
今日她什么也没带。
可见出门出得实在着急。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索桥会断?”
顾娇面不改色道:“哦,前几日医馆来了一个病人,刚去普济寺上香回来,说那儿的索桥年久失修,怕是用不了多久了。今天大年初一,那么多人去抢头香,肯定索桥承受不了你们的重量。”
她前世好歹是经历过测谎训练的,连细小的微表情都能控制。
萧六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可是那里有两座桥,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绕远路走索桥?你难道提前知道今早会有贵人过来,把石拱桥给封了吗?”
顾娇摊手:“我当然不知道啊,我又没去过普济寺,压根儿不知道还有石拱桥好么?那个病人又没提石拱桥,我以为只有索桥来着。”
这番逻辑天衣无缝,前提是,确实有那么一个与她抱怨过索桥年久失修的患者。
这个萧六郎就无从查证了。
可萧六郎总觉得这事儿和证据不证据的没关系。
他看向顾娇:“你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
这话问出来萧六郎自己都不信。
本以为一个小药箱就够他琢磨的了,谁料远不止如此。
她的秘密一点儿不比他的少。
萧六郎最终还是咽下了所有的疑惑。
蒙混过关了,开心!
顾娇摇头晃脑,露出了与小净空同款的得意小表情。
萧六郎:……露馅露得这么快真的好么?我不要面子的啊?
“萧解元,萧娘子,到了。”帘子外,周管事说。
二人下了马车,萧六郎道了谢,院子里突然传来小净空的一声嗷呜声,二人神色一怔!
上一回小净空大闹姑婆的事还历历在目。
今天顾娇走得急,忘了把小家伙叫醒,和他说一声自己出去了。
要是他醒来,发现自己昨晚又没睡在顾娇的床上,那他又得觉得这一觉白睡了!
不过,当二人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进入后院时,看到的却是小净空与家里的一只小狗、七只小鸡以及一只小雏鹰在雪地里开心地玩耍。
顾娇:……嗯?我不重要了吗?
小净空看到了顾娇与萧六郎,他哒哒哒地跑过来:“娇娇娇娇!”
兴奋的小声音。
“坏姐夫。”
低沉的小声音。
顾娇张了张嘴:“那个,刚刚我……”
小净空萌萌哒地道:“我知道我知道!娇娇去上香了嘛!娇娇想让佛祖保佑我长高高!”
顾娇:啥情况这是?
小净空的眼底仿若有星辰:“师父他老人家来过啦~”
话题转得有点快。
顾娇愣愣地眨了眨眼,就见小净空从雪地里的一个小匣子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顾娇:“娇娇你看!”
这是一张……嗯……什么?
顾娇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萧六郎看了看,也有些意外:“梁国的房契。”
顾娇:这是炒房炒到国外去了?
顾娇给了萧六郎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不会是你和姑爷爷为了安慰小家伙故意整的一张假房契吧?
萧六郎指了指一个印鉴:“真房契,有衙门的公章。”
顾娇:“……”
顾娇从小净空口里得知师父是半夜来的,留下礼物就走了。
顾娇问道:“那你看见他了吗?”
小净空想了想:“看见啦!看见啦!”
小孩子对于自己的信念总是格外坚定,只要自己想看见,没看见也看见了!
顾娇又道:“是你给他开的门吗?”
小净空:“是啊!是啊!”
小孩子有时候讲起话来真的很随心所欲哒!
主要是小净空相信是自己给师父开的门,自己还和师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小净空摇头晃脑地去玩耍了。
匣子里还有一封信,是顾娇惨不忍睹的笔迹,信上说她要去抢头香,让佛祖保佑净空长高高,怕他一个人睡觉不安全,于是先把他抱去了姑婆床上。
顾娇看向萧六郎:“这个总不是真的了吧?”
萧六郎摊手:“不是我。”
这种字他还真写不来。
隔壁的老祭酒,终于从巨大的虚脱中缓过一口气来,他模仿名字名画手到擒来,可模仿小恩公的字差点要了他老命啊——
……
索桥断裂的事闹得很大,乃至于消息根本压不住,夜里便传到了皇宫。
那个封路通行的人也被扒了出来,是太子妃。
太子妃放出了要去普济寺上香的消息,于是禁卫军副统领为她封路封桥甚至封锁街道。
这事儿若在以往不算什么大事儿,毕竟皇族出行,不可能没个排场。
只要不出事,一切皆好说。
可问题是出了事,还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陛下表示自己坐不住了,他的怒火无处发泄,又不好去骂一个女人,于是把太子叫来御书房痛骂了一顿:“瞧瞧你干的好事!大年初一,国运伊始,你们俩就给我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你是嫌朕的皇位坐得太稳了吗?想给朕找点儿茬?”
太子也委屈啊,那个皇室出行没点排场?何况那是太子妃,未来的昭国国母,别说她只是封了一段路、一座桥,便是她今日将寺庙封了,不允许旁人进香都不算出了差错。
这倒不是太子偏袒太子妃,是皇室历来如此。
这既是皇室的排场,也是皇室的规矩。
除非太子妃微服私行。
可那样她的安全将没有保障。
然而如今陛下在气头上,太子一个字也不敢反驳。
陛下继续骂道:“你就不能学学老三?人家媳妇儿是怎么办事的?你媳妇儿又是怎么办事的?”
由于三皇子妃听从了顾娇的建议,从自家侍卫与禁卫军中挑选了大量识水性的人带去寺庙后门,索桥断裂的一霎,她即刻指挥他们下河救人。
河流不湍急,大家又抓着索桥的木板,只要救得及时,就不会冻死在河里。
绝大多数落水者都被救了上来,伤亡被降到了最低。
他们之中大半是明年春闱的考生。
可想而知若是没救上来,将会给整个朝廷带来多大的人才损失!
陛下从前对太子妃印象非常不错,毕竟是与少年祭酒有过婚约的人,二人青梅竹马长大,那孩子如此优秀,她又能差到哪儿去?
当初这门亲事,说起来有些不合适。
太子是萧珩的表哥。
他怎么能求娶自家表弟的未亡人呢?
可温琳琅实在优秀,萧珩又过世了那么久,加上太子也确实喜欢,多方考量下,陛下还是同意了这门亲事。
温琳琅并没让皇室失望,别看她的出身在皇子妃中不算出挑,可她的才学、胸襟、眼界、能力,远胜陛下的其余几个儿媳。
今天出了这种事,是陛下始料未及的。
陛下继续骂:“你知道如今百姓的怨念又多大吗?今天若不是老三媳妇儿及时出手,把人都给救了上来,你父皇我,明日就得出一份罪己诏!”
一国之君出了巨大的纰漏才会写罪己诏告罪天下,这无异于是在啪啪啪打皇室的脸。
没有哪个皇帝愿意出罪己诏。
这是会被载入史册,遗臭万年的!
太子被骂得狗血淋头。
足足一个时辰才扶着酸软的膝盖回了东宫。
三皇子妃立下大功,陛下赏了她黄金千两,并颁布一道圣旨,册封三皇子为瑞王,三皇子妃为瑞王妃。
这是继册立太子后第一个封王的皇子。
按理说,要封也该从大皇子开始才是。
可文武百官没有一个人出言反对,没办法,那么多条人命啊,那么多朝廷未来的栋梁之才啊!
就连嘴巴最毒的御史台都噤了声。
三皇子……如今该叫瑞王了。
瑞王带着自家媳妇儿入了宫,向陛下磕头谢恩。
陛下很高兴,从前觉得这个儿子不甚有出息,可他媳妇儿这般能干,至少他与愉妃挑人的眼光不差。
陛下留瑞王下了两盘棋。
瑞王妃去皇后那里请了安,去庄贵妃处与愉妃处请了安,之后便去御花园转悠。
转着转着便来到了东宫门口。
“你。”她指了指许女官,“进去禀报一下,就说本王妃求见太子妃。”
“……是。”许女官硬着头皮去了。
不多时,许女官便走了出来,她身后跟着一位笑容满面的嬷嬷。
嬷嬷道:“原来是瑞王妃来了,有失远迎,不过太子妃如今不方便见客。”
瑞王妃笑道:“不就是被父皇禁足了吗?又不是要她出来,我进去看她!”
说罢,也不管嬷嬷请不请她,提起裙裾跨过门槛,往太子妃的东阁院去了。
太子妃正跪坐在暖阁的垫子上抄写佛经。
“哟,嫂嫂这是做什么?”瑞王妃挑眉走了进来。
“瑞王妃!”
“退下。”
一名宫女要上前阻拦瑞王妃,被太子妃喝止。
宫女诺诺退下。
瑞王妃在她对面的蒲垫上坐了下来。
许女官却不敢跟进来,与东宫的嬷嬷、宫女一道在门外候着。
太子妃轻轻地放下笔,神色自若地看向瑞王妃:“不知瑞王妃今日来找我,所为何事?”
瑞王妃笑吟吟地说道:“听说你被禁足了,我怕你闷,过来陪你解解闷而已。你可别怪我来晚了,我也是今早才听说你被禁足了呢。”
太子妃没接话,提起笔来,继续抄写佛经。
瑞王妃可不会因为她不搭理自己就自觉没趣,她二十年来一直活在温琳琅的阴影下,终于有那么一次,她不用被温琳琅压着了。
瑞王妃笑道:“你心里不舒坦就说出来,不用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我没有不舒坦。”太子妃平静地说。
瑞王妃笑了笑:“我听说,不是你要出行,是你娘家人借了你的名义,你怎么不和父皇解释清楚?”
瑞王妃比太子妃强的地方就在这里了,瑞王妃的娘家从不拖累她,因为她娘家有罗国公府那座靠山,已经足够强大了。
温琳琅却不同,温家已经没落了,她父亲重病在家,她兄长只是一小小的大理寺主薄而已。
瑞王妃当然明白太子妃是不能去解释的,有些事越描越黑,还会给陛下一种她出了事就只会推卸责任的错觉。
太子妃漫不经心地道:“我听说,索桥断裂前瑞王妃便已经在召集人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瑞王妃如何未卜先知的。”
瑞王妃杏眼一瞪:“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那座桥是我故意弄断的?我才没那么黑心!”
太子妃:“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三皇子妃噎住。
其实她也不明白顾姑娘是怎么知道的,她救完人顾姑娘已经走了,她也担心顾姑娘与索桥断裂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所以谨慎起见一直没对人提起过她。
医馆还没开门,她又不知顾姑娘住在哪里。
太子妃扯了扯唇角,继续埋头抄佛经。
瑞王妃意识到自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恼羞成怒,迅速回过神道:“你以为父皇没有调查吗?那座桥一看就是年久失修,你又把香客全都赶过去,不出事才怪!”
陛下确实调查了,确实没有人为动过的痕迹。
不过太子妃的面上依旧没有露出瑞王妃想要的挫败。
瑞王妃眯了眯眼。
好容易压她一回,不看见那种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可以?
瑞王妃手肘撑在几案上,身子缓缓靠近对方:“其实前不久,我刚听说了一件事,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就来问问皇嫂你。”
太子妃没理她。
瑞王妃勾唇一笑:“听说小侯爷出事的那晚……是在国子监等你。”
太子妃的毛笔咝啦一声,在纸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墨痕——

kmlpn精品言情小說 首輔嬌娘 txt-175 三更推薦-zoq7i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索桥坍塌的事很快便在坊间传开,就连老太太与老祭酒都知道了。
不过自家孩子没事,二人也就没深究太多。
下个月便是春闱,国子监尽管没开学,可顾娇每日都会督促自家相公念书。
被摁在书房的萧六郎……有苦说不出!
初十这日,顾娇去了一趟侯府。
家里那些惊心动魄的事她没告诉姚氏,房嬷嬷隔三差五来碧水胡同,倒是知道一些,顾娇让她别说。
房嬷嬷如今越来越听顾娇的,当真一个字儿也没说。
姚氏的状态不错。
顾娇寻思着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都可以停掉抑郁药了。
“梅园的花开了,我们去梅园走走。”姚氏对女儿说。
顾娇嗯了一声:“好。”
顿了顿,也不知想到什么,对房嬷嬷说,“把顾瑾瑜叫来。”
“啊?”房嬷嬷一愣。
大小姐不是一贯与二小姐不和吗?为何突然叫她?
姚氏也诧异地看了女儿一眼,随后对房嬷嬷道:“去吧。”
“是。”房嬷嬷去了顾瑾瑜的院子。
听说是姚氏与顾娇喊她逛梅园,她没说什么,换了身衣裳便去了。
最近民间出断桥一事,后宫都比往年安分了,淑妃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喊她入宫陪她,今年却没有。
她来到梅园。
看见姚氏与顾娇亲昵地坐在一起,心中一酸,面上却笑着走过去:“娘,姐姐!”
姚氏的目光落在她的薄袄上,嗔道:“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也不怕冻着?你的丫鬟都是怎么伺候的?”
顾瑾瑜天真无害地笑了笑:“我太着急见娘和姐姐了,一高兴,就给忘了。”
姚氏忙夫人下人给她拿了件斗篷披上。
顾瑾瑜看向顾娇,温和可亲道:“姐姐原来喜欢梅花吗?”
“嗯。”顾娇敷衍应下。
顾瑾瑜又道:“那我摘几株,一会儿插进花瓶给姐姐送过去。”
“不必。”又不是真喜欢。
姚氏走了一会儿便走不动了。
她见姐妹俩兴致不错,便对二人道:“我去亭子里坐会儿,你们赏你们的,不必管我。”
顾瑾瑜以为顾娇会拒绝,毕竟顾娇从不喜欢与她在一起。
可顾娇没有。
顾娇默默地往前走去了。
顾瑾瑜有点儿懵。
这个姐姐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她狐疑地跟上。
顾娇走着走着,出了梅园。
“姐姐想去哪里?”顾瑾瑜笑着问。
“随便走走。”顾娇说。
提到这个,顾瑾瑜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定安侯府很大的,据说曾经是一位王爷的住处,后被先帝赏赐给了祖父。祖父他老人家最喜欢前面那个鱼塘,姐姐要过去看看么?”
“嗯。”
顾娇意外配合。
顾瑾瑜又是一阵惊诧。
她带着顾娇来到鱼塘边的凉亭里,那里常年背着鱼食,府里的主子观赏到这里都可以拿来喂喂小鱼,不过如今湖面结了冰,倒是不好喂了。
顾瑾瑜:“姐姐若是喜欢侯府,可以考虑搬回来住,我可以把清雅苑让给姐……”
“那边是什么?”顾娇突然指着后山问。
顾瑾瑜的话被打断了,不悦地一下,但还是耐着性子答了:“是后山,三个哥哥经常去那边。”
顾娇:“今天谁去了?”后山有动静,只是顾瑾瑜的耳力听不见而已。
“好像是二哥。”顾瑾瑜记得方才从自己院子过来时,看见二哥往后山的方向去了。
“夫人在叫你。”顾娇说。
“啊?”顾瑾瑜回头一望,“我怎么没听到?”
顾娇面不改色:“我好像听到了。”
顾瑾瑜:“那、姐姐要回去吗?”
顾娇:“并不想。”
顾瑾瑜:“……”
和这人说话总是能被气死,哪怕对方不是在怼自己。
顾瑾瑜捏了捏手指道:“那姐姐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顾瑾瑜离开后,顾娇脚步一转去了后山。
顾承风正在后山摘果子,顾承林不知突然抽的什么风,非得吃后山的野果。
这种果子红红的,比山楂略小,大雪天也能呼呼长,味道其实谈不上好,可顾承林小孩子心性,就爱吃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
顾承风摘着摘着,忽觉一股杀气朝自己扑来。
他身形一闪避过一击,足尖一点,迅速转过身来。
当他看见来人是顾娇后,神色瞬间呆住了。
顾娇抬手折了一根挂在树枝上的冰凌,足足手臂那么长,她以冰凌为刃,朝着顾承风冷冷地劈了过来。
顾承风一边警惕着她有没有把别的什么人引过来,差点没能躲开。
顾娇并没手下留情。
所以若不是他身手够好,早已被这道冰凌刺穿了喉咙。
“你要做什么?”顾承风咬牙问。
顾娇掂了掂手里的冰凌,猛地朝对方挥去。
顾承风终于祭出了暗器。
一枚暗器将冰凌击得粉碎,另两枚暗器朝着顾娇飞去。
顾娇的腰肢朝后弯折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暗器贴着她平坦的腰腹一飞而过,噔噔两声钉在了身后的梧桐树上!
这也能躲开?
顾承风眯了眯眼:“你那天……偷偷揭开我面具了?”
“你错了。”顾娇直起身来看着他,“不是偷偷,是光明正大。”
顾承风:“……”
那边传来脚步声。
顾承风想到留在树上的暗器,赶忙飞身去拿回来,却被顾娇一脚踹开!
顾承风单膝跪地,在雪地中朝后滑行了十好几步,却并没受伤。
顾娇很满意:“果然扛揍。”
顾承风:“……!!”
脚步声逼近了。
顾承风无心恋战,闪身离开。
顾娇却迈步而上,一把将凌空而起的他拽了下来!
顾承风顾忌太多,没法儿施展拳脚,被顾娇拽进了一旁的小木屋。
姚氏就是在这间屋子里给凌姨娘下毒的。
来人是顾长卿。
他是听到了后山的动静感觉才过来一探究竟。
结果没有人。
可雪地上有脚印,还有打斗过后的痕迹。
他暂时没发现梧桐树上的暗器。
顾承风紧张地看着他,额头的冷汗冒了出来。
“给你个机会。”顾娇双手抱怀,“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能把你救出来,也能把你再埋进去。”
“呵,有这本事你不早动手了?”
“我倒是敢动手,你敢吗?”
顾承风一噎。
他看了眼在雪地中侦察的顾长卿:“你想知道什么?”
顾娇问道:“宣平侯府有个叫阿衡的人,不是下人,他是谁?”
顾承风警惕地看着她:“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打听宣平侯府的消息?”
顾娇淡道:“你回答就好。”
顾长卿来到了梧桐树下,只需要转个身便能发现树上的暗器。
顾承风捏紧拳头,冷声道:“名字中珩字的,只有那位已经去世的昭都小侯爷,他叫萧珩。”
顾娇:“哪个横?”
顾承风:“美玉珩。”
“唔。”顾娇摸了摸下巴,对这个珩字很是满意。
她歪了歪小脑袋。
模样有些可爱。
顾承风撇过脸,疯了,这丫头根本是个杀手,哪里可爱了?
顾娇又冲他伸出手。
“干什么?”顾承风问。
顾娇瞥了眼屋外的顾长卿:“一千两银子,我就不把你说出去。”
顾承风的眼皮子突突一跳:“一千两!你怎么不去抢!”
顾娇作势要去开门。
顾承风呼吸一滞:“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银票!”
顾娇:“写欠条。”
顾承风:“这里可没有纸笔。”
顾娇从姑婆给她做的小荷包里取出自制的炭笔和小本本,翻开到空白页递给他:“给。”
顾承风:“……”
如果眼神能杀人,顾承风已经杀了顾娇一百遍了!
顾承风咬牙写下欠条:“这样总可以了吧?”
顾娇看完欠条,确定没有文字陷阱,满意地嗯了一声,将炭笔与小本本收好。
顾承风暗松一口气,继续观察大哥的动静。
下一秒,顾娇抬起脚来,对准他的屁股,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我只答应不将你说出去,又没说不将你踹出去,对叭?

vzaql精华言情小說 首輔嬌娘笔趣-174 太子妃受罰(二更)看書-0if0k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萧六郎收回了踩在索桥上的脚。
“走不走啊?不走让开!”身后一名大汉蛮横地将萧六郎推搡到了一旁。
“哎!你怎么推人呐?六郎!六郎你快上来——”冯林是早拥挤的人群挤上桥了,他本以为萧六郎紧跟着也会上桥,哪里料到他的位置被人抢了。
他伸手去抓萧六郎。
却根本抓不到。
“你也回来!”萧六郎对他说。
可惜来不及了。
人太多,冯林很快便被挤到中间去了。
林成业在萧六郎身后。
萧六郎没上桥,他也就没上。
顾娇这边依旧喊着别过来,桥快断了,可惜只有快上桥的人才听到,听到了也不信她,甩甩头便往寺庙去了。
“哎呀!”
冯林被人挤着过了桥,一个没站稳,踉跄两步摔了一跤。
他揉了揉疼痛的膝盖爬起来,还没看见不远处的顾娇,就听见身后传来一片尖叫。
“啊——”
“啊——”
“啊——”
冯林回头一看。
额滴娘呀!
桥断了!
那座桥不是从中间断的,是从靠近寺庙那一端。
桥上的人全都掉进了冰冷彻骨的水里。
萧六郎清楚地看到方才把自己蛮横推开的壮汉在上桥的一霎,凌空坠了下去。
他摔得最惨,因为方才站得最高。
如果不是顾娇阻止了自己,那么那个狠狠摔下水的人就是自己了。
还有林成业,他在自己身后,也躲不开这场灾祸。
落水的人如同下饺子一般,在冰冷的河水中死命挣扎,没上桥的人吓得腿都软了,佛光普照的圣地,一下子成了人间炼狱。
萧六郎遥遥地望着对岸那抹纤细的小身影。
这是第几次她帮着自己避开灾祸了?
寒风凛冽,她一袭青衣,衣袍鼓动,青丝拂动,在白皑皑的天地间,宛若下凡的小仙女。
顾娇是从石拱桥返回这边的。
冯林苍白着脸跟在她身后。
真的,他要吓死了!
如果晚一步,掉下去的就是他了!
还有他也无比庆幸六郎与林成业没有上桥,否则他俩哪里躲得过啊?
想到这里,冯林的腿就像是做多了坏事似的,走都走不动了。
“快点。”顾娇催促。
“啊……”冯林抱紧双臂,声音颤抖。
她做了她能做的,剩下的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了。
何况天下苍生与她何干,她所在乎的仅仅是那一个人而已。
四人会合,来到了林成业的马车前。
周管事见到四人平安出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哎呀我的天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呀!我方才听到人说索桥断了,就在想六公子和你们是不是也在桥上……我……我……”
林成业安抚地拍了拍周管事的背。
也是到了这时候,林成业才体会到了周管事的不容易。
可能劫后余生的人格外脆弱,在他心里,一直拿周管事当下人,这一刻却莫名在周管事的身上看到了几分老父亲的影子。
林成业鼻子酸酸的。
“上车吧。”周管事哽咽地笑着说。
几人上了马车。
虽然萧六郎与林成业得救了,可马车上的几人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冯林与林成业没听到顾娇的话,只当萧六郎是被人推开才上不了索桥的。
二人因为太过震撼那场事故,都忘记去问顾娇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比他们早一步到了寺庙。
马车很快抵达了林成业的宅子,周管事挑开车帘,对林成业与冯林笑着道:“六公子,冯公子,你们先下车,我送萧解元与萧娘子回去。”
“哦。”林成业应了一声,与冯林下了马车。
二人都很需要压压惊。
马车继续往碧水胡同而去。
周管事在车位坐着,与车夫一起。
车厢内只剩下萧六郎与顾娇。
萧六郎看了顾娇一眼,她出行总是背着一个篓子,里头装着她的小药箱。
今日她什么也没带。
可见出门出得实在着急。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索桥会断?”
顾娇面不改色道:“哦,前几日医馆来了一个病人,刚去普济寺上香回来,说那儿的索桥年久失修,怕是用不了多久了。今天大年初一,那么多人去抢头香,肯定索桥承受不了你们的重量。”
她前世好歹是经历过测谎训练的,连细小的微表情都能控制。
萧六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可是那里有两座桥,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绕远路走索桥?你难道提前知道今早会有贵人过来,把石拱桥给封了吗?”
顾娇摊手:“我当然不知道啊,我又没去过普济寺,压根儿不知道还有石拱桥好么?那个病人又没提石拱桥,我以为只有索桥来着。”
这番逻辑天衣无缝,前提是,确实有那么一个与她抱怨过索桥年久失修的患者。
这个萧六郎就无从查证了。
可萧六郎总觉得这事儿和证据不证据的没关系。
他看向顾娇:“你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
这话问出来萧六郎自己都不信。
本以为一个小药箱就够他琢磨的了,谁料远不止如此。
她的秘密一点儿不比他的少。
萧六郎最终还是咽下了所有的疑惑。
蒙混过关了,开心!
顾娇摇头晃脑,露出了与小净空同款的得意小表情。
萧六郎:……露馅露得这么快真的好么?我不要面子的啊?
“萧解元,萧娘子,到了。”帘子外,周管事说。
二人下了马车,萧六郎道了谢,院子里突然传来小净空的一声嗷呜声,二人神色一怔!
上一回小净空大闹姑婆的事还历历在目。
今天顾娇走得急,忘了把小家伙叫醒,和他说一声自己出去了。
要是他醒来,发现自己昨晚又没睡在顾娇的床上,那他又得觉得这一觉白睡了!
不过,当二人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进入后院时,看到的却是小净空与家里的一只小狗、七只小鸡以及一只小雏鹰在雪地里开心地玩耍。
顾娇:……嗯?我不重要了吗?
小净空看到了顾娇与萧六郎,他哒哒哒地跑过来:“娇娇娇娇!”
兴奋的小声音。
“坏姐夫。”
低沉的小声音。
顾娇张了张嘴:“那个,刚刚我……”
小净空萌萌哒地道:“我知道我知道!娇娇去上香了嘛!娇娇想让佛祖保佑我长高高!”
顾娇:啥情况这是?
小净空的眼底仿若有星辰:“师父他老人家来过啦~”
话题转得有点快。
顾娇愣愣地眨了眨眼,就见小净空从雪地里的一个小匣子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顾娇:“娇娇你看!”
这是一张……嗯……什么?
顾娇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萧六郎看了看,也有些意外:“梁国的房契。”
顾娇:这是炒房炒到国外去了?
顾娇给了萧六郎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不会是你和姑爷爷为了安慰小家伙故意整的一张假房契吧?
萧六郎指了指一个印鉴:“真房契,有衙门的公章。”
顾娇:“……”
顾娇从小净空口里得知师父是半夜来的,留下礼物就走了。
顾娇问道:“那你看见他了吗?”
小净空想了想:“看见啦!看见啦!”
小孩子对于自己的信念总是格外坚定,只要自己想看见,没看见也看见了!
顾娇又道:“是你给他开的门吗?”
小净空:“是啊!是啊!”
小孩子有时候讲起话来真的很随心所欲哒!
主要是小净空相信是自己给师父开的门,自己还和师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小净空摇头晃脑地去玩耍了。
匣子里还有一封信,是顾娇惨不忍睹的笔迹,信上说她要去抢头香,让佛祖保佑净空长高高,怕他一个人睡觉不安全,于是先把他抱去了姑婆床上。
顾娇看向萧六郎:“这个总不是真的了吧?”
萧六郎摊手:“不是我。”
这种字他还真写不来。
隔壁的老祭酒,终于从巨大的虚脱中缓过一口气来,他模仿名字名画手到擒来,可模仿小恩公的字差点要了他老命啊——
……
索桥断裂的事闹得很大,乃至于消息根本压不住,夜里便传到了皇宫。
那个封路通行的人也被扒了出来,是太子妃。
太子妃放出了要去普济寺上香的消息,于是禁卫军副统领为她封路封桥甚至封锁街道。
这事儿若在以往不算什么大事儿,毕竟皇族出行,不可能没个排场。
只要不出事,一切皆好说。
可问题是出了事,还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陛下表示自己坐不住了,他的怒火无处发泄,又不好去骂一个女人,于是把太子叫来御书房痛骂了一顿:“瞧瞧你干的好事!大年初一,国运伊始,你们俩就给我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你是嫌朕的皇位坐得太稳了吗?想给朕找点儿茬?”
太子也委屈啊,那个皇室出行没点排场?何况那是太子妃,未来的昭国国母,别说她只是封了一段路、一座桥,便是她今日将寺庙封了,不允许旁人进香都不算出了差错。
这倒不是太子偏袒太子妃,是皇室历来如此。
这既是皇室的排场,也是皇室的规矩。
除非太子妃微服私行。
可那样她的安全将没有保障。
然而如今陛下在气头上,太子一个字也不敢反驳。
陛下继续骂道:“你就不能学学老三?人家媳妇儿是怎么办事的?你媳妇儿又是怎么办事的?”
由于三皇子妃听从了顾娇的建议,从自家侍卫与禁卫军中挑选了大量识水性的人带去寺庙后门,索桥断裂的一霎,她即刻指挥他们下河救人。
河流不湍急,大家又抓着索桥的木板,只要救得及时,就不会冻死在河里。
绝大多数落水者都被救了上来,伤亡被降到了最低。
他们之中大半是明年春闱的考生。
可想而知若是没救上来,将会给整个朝廷带来多大的人才损失!
陛下从前对太子妃印象非常不错,毕竟是与少年祭酒有过婚约的人,二人青梅竹马长大,那孩子如此优秀,她又能差到哪儿去?
当初这门亲事,说起来有些不合适。
太子是萧珩的表哥。
他怎么能求娶自家表弟的未亡人呢?
可温琳琅实在优秀,萧珩又过世了那么久,加上太子也确实喜欢,多方考量下,陛下还是同意了这门亲事。
温琳琅并没让皇室失望,别看她的出身在皇子妃中不算出挑,可她的才学、胸襟、眼界、能力,远胜陛下的其余几个儿媳。
今天出了这种事,是陛下始料未及的。
陛下继续骂:“你知道如今百姓的怨念又多大吗?今天若不是老三媳妇儿及时出手,把人都给救了上来,你父皇我,明日就得出一份罪己诏!”
一国之君出了巨大的纰漏才会写罪己诏告罪天下,这无异于是在啪啪啪打皇室的脸。
没有哪个皇帝愿意出罪己诏。
这是会被载入史册,遗臭万年的!
太子被骂得狗血淋头。
足足一个时辰才扶着酸软的膝盖回了东宫。
三皇子妃立下大功,陛下赏了她黄金千两,并颁布一道圣旨,册封三皇子为瑞王,三皇子妃为瑞王妃。
这是继册立太子后第一个封王的皇子。
按理说,要封也该从大皇子开始才是。
可文武百官没有一个人出言反对,没办法,那么多条人命啊,那么多朝廷未来的栋梁之才啊!
就连嘴巴最毒的御史台都噤了声。
三皇子……如今该叫瑞王了。
瑞王带着自家媳妇儿入了宫,向陛下磕头谢恩。
陛下很高兴,从前觉得这个儿子不甚有出息,可他媳妇儿这般能干,至少他与愉妃挑人的眼光不差。
陛下留瑞王下了两盘棋。
瑞王妃去皇后那里请了安,去庄贵妃处与愉妃处请了安,之后便去御花园转悠。
转着转着便来到了东宫门口。
“你。”她指了指许女官,“进去禀报一下,就说本王妃求见太子妃。”
“……是。”许女官硬着头皮去了。
不多时,许女官便走了出来,她身后跟着一位笑容满面的嬷嬷。
嬷嬷道:“原来是瑞王妃来了,有失远迎,不过太子妃如今不方便见客。”
瑞王妃笑道:“不就是被父皇禁足了吗?又不是要她出来,我进去看她!”
说罢,也不管嬷嬷请不请她,提起裙裾跨过门槛,往太子妃的东阁院去了。
太子妃正跪坐在暖阁的垫子上抄写佛经。
“哟,嫂嫂这是做什么?”瑞王妃挑眉走了进来。
“瑞王妃!”
“退下。”
一名宫女要上前阻拦瑞王妃,被太子妃喝止。
宫女诺诺退下。
瑞王妃在她对面的蒲垫上坐了下来。
许女官却不敢跟进来,与东宫的嬷嬷、宫女一道在门外候着。
太子妃轻轻地放下笔,神色自若地看向瑞王妃:“不知瑞王妃今日来找我,所为何事?”
瑞王妃笑吟吟地说道:“听说你被禁足了,我怕你闷,过来陪你解解闷而已。你可别怪我来晚了,我也是今早才听说你被禁足了呢。”
太子妃没接话,提起笔来,继续抄写佛经。
瑞王妃可不会因为她不搭理自己就自觉没趣,她二十年来一直活在温琳琅的阴影下,终于有那么一次,她不用被温琳琅压着了。
瑞王妃笑道:“你心里不舒坦就说出来,不用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我没有不舒坦。”太子妃平静地说。
瑞王妃笑了笑:“我听说,不是你要出行,是你娘家人借了你的名义,你怎么不和父皇解释清楚?”
瑞王妃比太子妃强的地方就在这里了,瑞王妃的娘家从不拖累她,因为她娘家有罗国公府那座靠山,已经足够强大了。
温琳琅却不同,温家已经没落了,她父亲重病在家,她兄长只是一小小的大理寺主薄而已。
瑞王妃当然明白太子妃是不能去解释的,有些事越描越黑,还会给陛下一种她出了事就只会推卸责任的错觉。
太子妃漫不经心地道:“我听说,索桥断裂前瑞王妃便已经在召集人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瑞王妃如何未卜先知的。”
瑞王妃杏眼一瞪:“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那座桥是我故意弄断的?我才没那么黑心!”
太子妃:“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三皇子妃噎住。
其实她也不明白顾姑娘是怎么知道的,她救完人顾姑娘已经走了,她也担心顾姑娘与索桥断裂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所以谨慎起见一直没对人提起过她。
医馆还没开门,她又不知顾姑娘住在哪里。
太子妃扯了扯唇角,继续埋头抄佛经。
瑞王妃意识到自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恼羞成怒,迅速回过神道:“你以为父皇没有调查吗?那座桥一看就是年久失修,你又把香客全都赶过去,不出事才怪!”
陛下确实调查了,确实没有人为动过的痕迹。
不过太子妃的面上依旧没有露出瑞王妃想要的挫败。
瑞王妃眯了眯眼。
好容易压她一回,不看见那种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可以?
瑞王妃手肘撑在几案上,身子缓缓靠近对方:“其实前不久,我刚听说了一件事,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就来问问皇嫂你。”
太子妃没理她。
瑞王妃勾唇一笑:“听说小侯爷出事的那晚……是在国子监等你。”
太子妃的毛笔咝啦一声,在纸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墨痕——

t4d8d优美都市言情 首輔嬌娘 愛下-175 三更讀書-diq8u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索桥坍塌的事很快便在坊间传开,就连老太太与老祭酒都知道了。
不过自家孩子没事,二人也就没深究太多。
下个月便是春闱,国子监尽管没开学,可顾娇每日都会督促自家相公念书。
被摁在书房的萧六郎……有苦说不出!
初十这日,顾娇去了一趟侯府。
家里那些惊心动魄的事她没告诉姚氏,房嬷嬷隔三差五来碧水胡同,倒是知道一些,顾娇让她别说。
房嬷嬷如今越来越听顾娇的,当真一个字儿也没说。
姚氏的状态不错。
顾娇寻思着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都可以停掉抑郁药了。
“梅园的花开了,我们去梅园走走。”姚氏对女儿说。
顾娇嗯了一声:“好。”
顿了顿,也不知想到什么,对房嬷嬷说,“把顾瑾瑜叫来。”
“啊?”房嬷嬷一愣。
大小姐不是一贯与二小姐不和吗?为何突然叫她?
姚氏也诧异地看了女儿一眼,随后对房嬷嬷道:“去吧。”
“是。”房嬷嬷去了顾瑾瑜的院子。
听说是姚氏与顾娇喊她逛梅园,她没说什么,换了身衣裳便去了。
最近民间出断桥一事,后宫都比往年安分了,淑妃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喊她入宫陪她,今年却没有。
她来到梅园。
看见姚氏与顾娇亲昵地坐在一起,心中一酸,面上却笑着走过去:“娘,姐姐!”
姚氏的目光落在她的薄袄上,嗔道:“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也不怕冻着?你的丫鬟都是怎么伺候的?”
顾瑾瑜天真无害地笑了笑:“我太着急见娘和姐姐了,一高兴,就给忘了。”
姚氏忙夫人下人给她拿了件斗篷披上。
顾瑾瑜看向顾娇,温和可亲道:“姐姐原来喜欢梅花吗?”
“嗯。”顾娇敷衍应下。
顾瑾瑜又道:“那我摘几株,一会儿插进花瓶给姐姐送过去。”
“不必。”又不是真喜欢。
姚氏走了一会儿便走不动了。
她见姐妹俩兴致不错,便对二人道:“我去亭子里坐会儿,你们赏你们的,不必管我。”
顾瑾瑜以为顾娇会拒绝,毕竟顾娇从不喜欢与她在一起。
可顾娇没有。
顾娇默默地往前走去了。
顾瑾瑜有点儿懵。
这个姐姐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她狐疑地跟上。
顾娇走着走着,出了梅园。
“姐姐想去哪里?”顾瑾瑜笑着问。
“随便走走。”顾娇说。
提到这个,顾瑾瑜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定安侯府很大的,据说曾经是一位王爷的住处,后被先帝赏赐给了祖父。祖父他老人家最喜欢前面那个鱼塘,姐姐要过去看看么?”
“嗯。”
顾娇意外配合。
顾瑾瑜又是一阵惊诧。
她带着顾娇来到鱼塘边的凉亭里,那里常年背着鱼食,府里的主子观赏到这里都可以拿来喂喂小鱼,不过如今湖面结了冰,倒是不好喂了。
顾瑾瑜:“姐姐若是喜欢侯府,可以考虑搬回来住,我可以把清雅苑让给姐……”
“那边是什么?”顾娇突然指着后山问。
顾瑾瑜的话被打断了,不悦地一下,但还是耐着性子答了:“是后山,三个哥哥经常去那边。”
顾娇:“今天谁去了?”后山有动静,只是顾瑾瑜的耳力听不见而已。
“好像是二哥。”顾瑾瑜记得方才从自己院子过来时,看见二哥往后山的方向去了。
“夫人在叫你。”顾娇说。
“啊?”顾瑾瑜回头一望,“我怎么没听到?”
顾娇面不改色:“我好像听到了。”
顾瑾瑜:“那、姐姐要回去吗?”
顾娇:“并不想。”
顾瑾瑜:“……”
和这人说话总是能被气死,哪怕对方不是在怼自己。
顾瑾瑜捏了捏手指道:“那姐姐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顾瑾瑜离开后,顾娇脚步一转去了后山。
顾承风正在后山摘果子,顾承林不知突然抽的什么风,非得吃后山的野果。
这种果子红红的,比山楂略小,大雪天也能呼呼长,味道其实谈不上好,可顾承林小孩子心性,就爱吃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
顾承风摘着摘着,忽觉一股杀气朝自己扑来。
他身形一闪避过一击,足尖一点,迅速转过身来。
当他看见来人是顾娇后,神色瞬间呆住了。
顾娇抬手折了一根挂在树枝上的冰凌,足足手臂那么长,她以冰凌为刃,朝着顾承风冷冷地劈了过来。
顾承风一边警惕着她有没有把别的什么人引过来,差点没能躲开。
顾娇并没手下留情。
所以若不是他身手够好,早已被这道冰凌刺穿了喉咙。
“你要做什么?”顾承风咬牙问。
顾娇掂了掂手里的冰凌,猛地朝对方挥去。
顾承风终于祭出了暗器。
一枚暗器将冰凌击得粉碎,另两枚暗器朝着顾娇飞去。
顾娇的腰肢朝后弯折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暗器贴着她平坦的腰腹一飞而过,噔噔两声钉在了身后的梧桐树上!
这也能躲开?
顾承风眯了眯眼:“你那天……偷偷揭开我面具了?”
“你错了。”顾娇直起身来看着他,“不是偷偷,是光明正大。”
顾承风:“……”
那边传来脚步声。
顾承风想到留在树上的暗器,赶忙飞身去拿回来,却被顾娇一脚踹开!
顾承风单膝跪地,在雪地中朝后滑行了十好几步,却并没受伤。
顾娇很满意:“果然扛揍。”
顾承风:“……!!”
脚步声逼近了。
顾承风无心恋战,闪身离开。
顾娇却迈步而上,一把将凌空而起的他拽了下来!
顾承风顾忌太多,没法儿施展拳脚,被顾娇拽进了一旁的小木屋。
姚氏就是在这间屋子里给凌姨娘下毒的。
来人是顾长卿。
他是听到了后山的动静感觉才过来一探究竟。
结果没有人。
可雪地上有脚印,还有打斗过后的痕迹。
他暂时没发现梧桐树上的暗器。
顾承风紧张地看着他,额头的冷汗冒了出来。
“给你个机会。”顾娇双手抱怀,“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能把你救出来,也能把你再埋进去。”
“呵,有这本事你不早动手了?”
“我倒是敢动手,你敢吗?”
顾承风一噎。
他看了眼在雪地中侦察的顾长卿:“你想知道什么?”
顾娇问道:“宣平侯府有个叫阿衡的人,不是下人,他是谁?”
顾承风警惕地看着她:“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打听宣平侯府的消息?”
顾娇淡道:“你回答就好。”
顾长卿来到了梧桐树下,只需要转个身便能发现树上的暗器。
顾承风捏紧拳头,冷声道:“名字中珩字的,只有那位已经去世的昭都小侯爷,他叫萧珩。”
顾娇:“哪个横?”
顾承风:“美玉珩。”
“唔。”顾娇摸了摸下巴,对这个珩字很是满意。
她歪了歪小脑袋。
模样有些可爱。
顾承风撇过脸,疯了,这丫头根本是个杀手,哪里可爱了?
顾娇又冲他伸出手。
“干什么?”顾承风问。
顾娇瞥了眼屋外的顾长卿:“一千两银子,我就不把你说出去。”
顾承风的眼皮子突突一跳:“一千两!你怎么不去抢!”
顾娇作势要去开门。
顾承风呼吸一滞:“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银票!”
顾娇:“写欠条。”
顾承风:“这里可没有纸笔。”
顾娇从姑婆给她做的小荷包里取出自制的炭笔和小本本,翻开到空白页递给他:“给。”
顾承风:“……”
如果眼神能杀人,顾承风已经杀了顾娇一百遍了!
顾承风咬牙写下欠条:“这样总可以了吧?”
顾娇看完欠条,确定没有文字陷阱,满意地嗯了一声,将炭笔与小本本收好。
顾承风暗松一口气,继续观察大哥的动静。
下一秒,顾娇抬起脚来,对准他的屁股,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我只答应不将你说出去,又没说不将你踹出去,对叭?

5w8va有口皆碑的小說 首輔嬌娘 線上看-174 太子妃受罰(二更)讀書-cep1j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萧六郎收回了踩在索桥上的脚。
“走不走啊?不走让开!”身后一名大汉蛮横地将萧六郎推搡到了一旁。
“哎!你怎么推人呐?六郎!六郎你快上来——”冯林是早拥挤的人群挤上桥了,他本以为萧六郎紧跟着也会上桥,哪里料到他的位置被人抢了。
他伸手去抓萧六郎。
却根本抓不到。
“你也回来!”萧六郎对他说。
可惜来不及了。
人太多,冯林很快便被挤到中间去了。
林成业在萧六郎身后。
萧六郎没上桥,他也就没上。
顾娇这边依旧喊着别过来,桥快断了,可惜只有快上桥的人才听到,听到了也不信她,甩甩头便往寺庙去了。
“哎呀!”
冯林被人挤着过了桥,一个没站稳,踉跄两步摔了一跤。
他揉了揉疼痛的膝盖爬起来,还没看见不远处的顾娇,就听见身后传来一片尖叫。
“啊——”
“啊——”
“啊——”
冯林回头一看。
额滴娘呀!
桥断了!
那座桥不是从中间断的,是从靠近寺庙那一端。
桥上的人全都掉进了冰冷彻骨的水里。
萧六郎清楚地看到方才把自己蛮横推开的壮汉在上桥的一霎,凌空坠了下去。
他摔得最惨,因为方才站得最高。
如果不是顾娇阻止了自己,那么那个狠狠摔下水的人就是自己了。
还有林成业,他在自己身后,也躲不开这场灾祸。
落水的人如同下饺子一般,在冰冷的河水中死命挣扎,没上桥的人吓得腿都软了,佛光普照的圣地,一下子成了人间炼狱。
萧六郎遥遥地望着对岸那抹纤细的小身影。
这是第几次她帮着自己避开灾祸了?
寒风凛冽,她一袭青衣,衣袍鼓动,青丝拂动,在白皑皑的天地间,宛若下凡的小仙女。
顾娇是从石拱桥返回这边的。
冯林苍白着脸跟在她身后。
真的,他要吓死了!
如果晚一步,掉下去的就是他了!
还有他也无比庆幸六郎与林成业没有上桥,否则他俩哪里躲得过啊?
想到这里,冯林的腿就像是做多了坏事似的,走都走不动了。
“快点。”顾娇催促。
“啊……”冯林抱紧双臂,声音颤抖。
她做了她能做的,剩下的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了。
何况天下苍生与她何干,她所在乎的仅仅是那一个人而已。
四人会合,来到了林成业的马车前。
周管事见到四人平安出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哎呀我的天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呀!我方才听到人说索桥断了,就在想六公子和你们是不是也在桥上……我……我……”
林成业安抚地拍了拍周管事的背。
也是到了这时候,林成业才体会到了周管事的不容易。
可能劫后余生的人格外脆弱,在他心里,一直拿周管事当下人,这一刻却莫名在周管事的身上看到了几分老父亲的影子。
林成业鼻子酸酸的。
“上车吧。”周管事哽咽地笑着说。
几人上了马车。
虽然萧六郎与林成业得救了,可马车上的几人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冯林与林成业没听到顾娇的话,只当萧六郎是被人推开才上不了索桥的。
二人因为太过震撼那场事故,都忘记去问顾娇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比他们早一步到了寺庙。
马车很快抵达了林成业的宅子,周管事挑开车帘,对林成业与冯林笑着道:“六公子,冯公子,你们先下车,我送萧解元与萧娘子回去。”
“哦。”林成业应了一声,与冯林下了马车。
二人都很需要压压惊。
马车继续往碧水胡同而去。
周管事在车位坐着,与车夫一起。
车厢内只剩下萧六郎与顾娇。
萧六郎看了顾娇一眼,她出行总是背着一个篓子,里头装着她的小药箱。
今日她什么也没带。
可见出门出得实在着急。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索桥会断?”
顾娇面不改色道:“哦,前几日医馆来了一个病人,刚去普济寺上香回来,说那儿的索桥年久失修,怕是用不了多久了。今天大年初一,那么多人去抢头香,肯定索桥承受不了你们的重量。”
她前世好歹是经历过测谎训练的,连细小的微表情都能控制。
萧六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可是那里有两座桥,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绕远路走索桥?你难道提前知道今早会有贵人过来,把石拱桥给封了吗?”
顾娇摊手:“我当然不知道啊,我又没去过普济寺,压根儿不知道还有石拱桥好么?那个病人又没提石拱桥,我以为只有索桥来着。”
这番逻辑天衣无缝,前提是,确实有那么一个与她抱怨过索桥年久失修的患者。
这个萧六郎就无从查证了。
可萧六郎总觉得这事儿和证据不证据的没关系。
他看向顾娇:“你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
这话问出来萧六郎自己都不信。
本以为一个小药箱就够他琢磨的了,谁料远不止如此。
她的秘密一点儿不比他的少。
萧六郎最终还是咽下了所有的疑惑。
蒙混过关了,开心!
顾娇摇头晃脑,露出了与小净空同款的得意小表情。
萧六郎:……露馅露得这么快真的好么?我不要面子的啊?
“萧解元,萧娘子,到了。”帘子外,周管事说。
二人下了马车,萧六郎道了谢,院子里突然传来小净空的一声嗷呜声,二人神色一怔!
上一回小净空大闹姑婆的事还历历在目。
今天顾娇走得急,忘了把小家伙叫醒,和他说一声自己出去了。
要是他醒来,发现自己昨晚又没睡在顾娇的床上,那他又得觉得这一觉白睡了!
不过,当二人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进入后院时,看到的却是小净空与家里的一只小狗、七只小鸡以及一只小雏鹰在雪地里开心地玩耍。
顾娇:……嗯?我不重要了吗?
小净空看到了顾娇与萧六郎,他哒哒哒地跑过来:“娇娇娇娇!”
兴奋的小声音。
“坏姐夫。”
低沉的小声音。
顾娇张了张嘴:“那个,刚刚我……”
小净空萌萌哒地道:“我知道我知道!娇娇去上香了嘛!娇娇想让佛祖保佑我长高高!”
顾娇:啥情况这是?
小净空的眼底仿若有星辰:“师父他老人家来过啦~”
话题转得有点快。
顾娇愣愣地眨了眨眼,就见小净空从雪地里的一个小匣子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顾娇:“娇娇你看!”
这是一张……嗯……什么?
顾娇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萧六郎看了看,也有些意外:“梁国的房契。”
顾娇:这是炒房炒到国外去了?
顾娇给了萧六郎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不会是你和姑爷爷为了安慰小家伙故意整的一张假房契吧?
萧六郎指了指一个印鉴:“真房契,有衙门的公章。”
顾娇:“……”
顾娇从小净空口里得知师父是半夜来的,留下礼物就走了。
顾娇问道:“那你看见他了吗?”
小净空想了想:“看见啦!看见啦!”
小孩子对于自己的信念总是格外坚定,只要自己想看见,没看见也看见了!
顾娇又道:“是你给他开的门吗?”
小净空:“是啊!是啊!”
小孩子有时候讲起话来真的很随心所欲哒!
主要是小净空相信是自己给师父开的门,自己还和师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小净空摇头晃脑地去玩耍了。
匣子里还有一封信,是顾娇惨不忍睹的笔迹,信上说她要去抢头香,让佛祖保佑净空长高高,怕他一个人睡觉不安全,于是先把他抱去了姑婆床上。
顾娇看向萧六郎:“这个总不是真的了吧?”
萧六郎摊手:“不是我。”
这种字他还真写不来。
隔壁的老祭酒,终于从巨大的虚脱中缓过一口气来,他模仿名字名画手到擒来,可模仿小恩公的字差点要了他老命啊——
……
索桥断裂的事闹得很大,乃至于消息根本压不住,夜里便传到了皇宫。
那个封路通行的人也被扒了出来,是太子妃。
太子妃放出了要去普济寺上香的消息,于是禁卫军副统领为她封路封桥甚至封锁街道。
这事儿若在以往不算什么大事儿,毕竟皇族出行,不可能没个排场。
只要不出事,一切皆好说。
可问题是出了事,还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陛下表示自己坐不住了,他的怒火无处发泄,又不好去骂一个女人,于是把太子叫来御书房痛骂了一顿:“瞧瞧你干的好事!大年初一,国运伊始,你们俩就给我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你是嫌朕的皇位坐得太稳了吗?想给朕找点儿茬?”
太子也委屈啊,那个皇室出行没点排场?何况那是太子妃,未来的昭国国母,别说她只是封了一段路、一座桥,便是她今日将寺庙封了,不允许旁人进香都不算出了差错。
这倒不是太子偏袒太子妃,是皇室历来如此。
这既是皇室的排场,也是皇室的规矩。
除非太子妃微服私行。
可那样她的安全将没有保障。
然而如今陛下在气头上,太子一个字也不敢反驳。
陛下继续骂道:“你就不能学学老三?人家媳妇儿是怎么办事的?你媳妇儿又是怎么办事的?”
由于三皇子妃听从了顾娇的建议,从自家侍卫与禁卫军中挑选了大量识水性的人带去寺庙后门,索桥断裂的一霎,她即刻指挥他们下河救人。
河流不湍急,大家又抓着索桥的木板,只要救得及时,就不会冻死在河里。
绝大多数落水者都被救了上来,伤亡被降到了最低。
他们之中大半是明年春闱的考生。
可想而知若是没救上来,将会给整个朝廷带来多大的人才损失!
陛下从前对太子妃印象非常不错,毕竟是与少年祭酒有过婚约的人,二人青梅竹马长大,那孩子如此优秀,她又能差到哪儿去?
当初这门亲事,说起来有些不合适。
太子是萧珩的表哥。
他怎么能求娶自家表弟的未亡人呢?
可温琳琅实在优秀,萧珩又过世了那么久,加上太子也确实喜欢,多方考量下,陛下还是同意了这门亲事。
温琳琅并没让皇室失望,别看她的出身在皇子妃中不算出挑,可她的才学、胸襟、眼界、能力,远胜陛下的其余几个儿媳。
今天出了这种事,是陛下始料未及的。
陛下继续骂:“你知道如今百姓的怨念又多大吗?今天若不是老三媳妇儿及时出手,把人都给救了上来,你父皇我,明日就得出一份罪己诏!”
一国之君出了巨大的纰漏才会写罪己诏告罪天下,这无异于是在啪啪啪打皇室的脸。
没有哪个皇帝愿意出罪己诏。
这是会被载入史册,遗臭万年的!
太子被骂得狗血淋头。
足足一个时辰才扶着酸软的膝盖回了东宫。
三皇子妃立下大功,陛下赏了她黄金千两,并颁布一道圣旨,册封三皇子为瑞王,三皇子妃为瑞王妃。
这是继册立太子后第一个封王的皇子。
按理说,要封也该从大皇子开始才是。
可文武百官没有一个人出言反对,没办法,那么多条人命啊,那么多朝廷未来的栋梁之才啊!
就连嘴巴最毒的御史台都噤了声。
三皇子……如今该叫瑞王了。
瑞王带着自家媳妇儿入了宫,向陛下磕头谢恩。
陛下很高兴,从前觉得这个儿子不甚有出息,可他媳妇儿这般能干,至少他与愉妃挑人的眼光不差。
陛下留瑞王下了两盘棋。
瑞王妃去皇后那里请了安,去庄贵妃处与愉妃处请了安,之后便去御花园转悠。
转着转着便来到了东宫门口。
“你。”她指了指许女官,“进去禀报一下,就说本王妃求见太子妃。”
“……是。”许女官硬着头皮去了。
不多时,许女官便走了出来,她身后跟着一位笑容满面的嬷嬷。
嬷嬷道:“原来是瑞王妃来了,有失远迎,不过太子妃如今不方便见客。”
瑞王妃笑道:“不就是被父皇禁足了吗?又不是要她出来,我进去看她!”
说罢,也不管嬷嬷请不请她,提起裙裾跨过门槛,往太子妃的东阁院去了。
太子妃正跪坐在暖阁的垫子上抄写佛经。
“哟,嫂嫂这是做什么?”瑞王妃挑眉走了进来。
“瑞王妃!”
“退下。”
一名宫女要上前阻拦瑞王妃,被太子妃喝止。
宫女诺诺退下。
瑞王妃在她对面的蒲垫上坐了下来。
许女官却不敢跟进来,与东宫的嬷嬷、宫女一道在门外候着。
太子妃轻轻地放下笔,神色自若地看向瑞王妃:“不知瑞王妃今日来找我,所为何事?”
瑞王妃笑吟吟地说道:“听说你被禁足了,我怕你闷,过来陪你解解闷而已。你可别怪我来晚了,我也是今早才听说你被禁足了呢。”
太子妃没接话,提起笔来,继续抄写佛经。
瑞王妃可不会因为她不搭理自己就自觉没趣,她二十年来一直活在温琳琅的阴影下,终于有那么一次,她不用被温琳琅压着了。
瑞王妃笑道:“你心里不舒坦就说出来,不用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我没有不舒坦。”太子妃平静地说。
瑞王妃笑了笑:“我听说,不是你要出行,是你娘家人借了你的名义,你怎么不和父皇解释清楚?”
瑞王妃比太子妃强的地方就在这里了,瑞王妃的娘家从不拖累她,因为她娘家有罗国公府那座靠山,已经足够强大了。
温琳琅却不同,温家已经没落了,她父亲重病在家,她兄长只是一小小的大理寺主薄而已。
瑞王妃当然明白太子妃是不能去解释的,有些事越描越黑,还会给陛下一种她出了事就只会推卸责任的错觉。
太子妃漫不经心地道:“我听说,索桥断裂前瑞王妃便已经在召集人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瑞王妃如何未卜先知的。”
瑞王妃杏眼一瞪:“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那座桥是我故意弄断的?我才没那么黑心!”
太子妃:“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三皇子妃噎住。
其实她也不明白顾姑娘是怎么知道的,她救完人顾姑娘已经走了,她也担心顾姑娘与索桥断裂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所以谨慎起见一直没对人提起过她。
医馆还没开门,她又不知顾姑娘住在哪里。
太子妃扯了扯唇角,继续埋头抄佛经。
瑞王妃意识到自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恼羞成怒,迅速回过神道:“你以为父皇没有调查吗?那座桥一看就是年久失修,你又把香客全都赶过去,不出事才怪!”
陛下确实调查了,确实没有人为动过的痕迹。
不过太子妃的面上依旧没有露出瑞王妃想要的挫败。
瑞王妃眯了眯眼。
好容易压她一回,不看见那种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可以?
瑞王妃手肘撑在几案上,身子缓缓靠近对方:“其实前不久,我刚听说了一件事,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就来问问皇嫂你。”
太子妃没理她。
瑞王妃勾唇一笑:“听说小侯爷出事的那晚……是在国子监等你。”
太子妃的毛笔咝啦一声,在纸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墨痕——

wl8s2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首輔嬌娘 起點-175 三更展示-zbquo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索桥坍塌的事很快便在坊间传开,就连老太太与老祭酒都知道了。
不过自家孩子没事,二人也就没深究太多。
下个月便是春闱,国子监尽管没开学,可顾娇每日都会督促自家相公念书。
被摁在书房的萧六郎……有苦说不出!
初十这日,顾娇去了一趟侯府。
家里那些惊心动魄的事她没告诉姚氏,房嬷嬷隔三差五来碧水胡同,倒是知道一些,顾娇让她别说。
房嬷嬷如今越来越听顾娇的,当真一个字儿也没说。
姚氏的状态不错。
顾娇寻思着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都可以停掉抑郁药了。
“梅园的花开了,我们去梅园走走。”姚氏对女儿说。
顾娇嗯了一声:“好。”
顿了顿,也不知想到什么,对房嬷嬷说,“把顾瑾瑜叫来。”
“啊?”房嬷嬷一愣。
大小姐不是一贯与二小姐不和吗?为何突然叫她?
姚氏也诧异地看了女儿一眼,随后对房嬷嬷道:“去吧。”
“是。”房嬷嬷去了顾瑾瑜的院子。
听说是姚氏与顾娇喊她逛梅园,她没说什么,换了身衣裳便去了。
最近民间出断桥一事,后宫都比往年安分了,淑妃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喊她入宫陪她,今年却没有。
她来到梅园。
看见姚氏与顾娇亲昵地坐在一起,心中一酸,面上却笑着走过去:“娘,姐姐!”
姚氏的目光落在她的薄袄上,嗔道:“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也不怕冻着?你的丫鬟都是怎么伺候的?”
顾瑾瑜天真无害地笑了笑:“我太着急见娘和姐姐了,一高兴,就给忘了。”
姚氏忙夫人下人给她拿了件斗篷披上。
顾瑾瑜看向顾娇,温和可亲道:“姐姐原来喜欢梅花吗?”
“嗯。”顾娇敷衍应下。
顾瑾瑜又道:“那我摘几株,一会儿插进花瓶给姐姐送过去。”
“不必。”又不是真喜欢。
姚氏走了一会儿便走不动了。
她见姐妹俩兴致不错,便对二人道:“我去亭子里坐会儿,你们赏你们的,不必管我。”
顾瑾瑜以为顾娇会拒绝,毕竟顾娇从不喜欢与她在一起。
可顾娇没有。
顾娇默默地往前走去了。
顾瑾瑜有点儿懵。
这个姐姐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她狐疑地跟上。
顾娇走着走着,出了梅园。
“姐姐想去哪里?”顾瑾瑜笑着问。
“随便走走。”顾娇说。
提到这个,顾瑾瑜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定安侯府很大的,据说曾经是一位王爷的住处,后被先帝赏赐给了祖父。祖父他老人家最喜欢前面那个鱼塘,姐姐要过去看看么?”
“嗯。”
顾娇意外配合。
顾瑾瑜又是一阵惊诧。
她带着顾娇来到鱼塘边的凉亭里,那里常年背着鱼食,府里的主子观赏到这里都可以拿来喂喂小鱼,不过如今湖面结了冰,倒是不好喂了。
顾瑾瑜:“姐姐若是喜欢侯府,可以考虑搬回来住,我可以把清雅苑让给姐……”
“那边是什么?”顾娇突然指着后山问。
顾瑾瑜的话被打断了,不悦地一下,但还是耐着性子答了:“是后山,三个哥哥经常去那边。”
顾娇:“今天谁去了?”后山有动静,只是顾瑾瑜的耳力听不见而已。
“好像是二哥。”顾瑾瑜记得方才从自己院子过来时,看见二哥往后山的方向去了。
“夫人在叫你。”顾娇说。
“啊?”顾瑾瑜回头一望,“我怎么没听到?”
顾娇面不改色:“我好像听到了。”
顾瑾瑜:“那、姐姐要回去吗?”
顾娇:“并不想。”
顾瑾瑜:“……”
和这人说话总是能被气死,哪怕对方不是在怼自己。
顾瑾瑜捏了捏手指道:“那姐姐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顾瑾瑜离开后,顾娇脚步一转去了后山。
顾承风正在后山摘果子,顾承林不知突然抽的什么风,非得吃后山的野果。
这种果子红红的,比山楂略小,大雪天也能呼呼长,味道其实谈不上好,可顾承林小孩子心性,就爱吃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
顾承风摘着摘着,忽觉一股杀气朝自己扑来。
他身形一闪避过一击,足尖一点,迅速转过身来。
当他看见来人是顾娇后,神色瞬间呆住了。
顾娇抬手折了一根挂在树枝上的冰凌,足足手臂那么长,她以冰凌为刃,朝着顾承风冷冷地劈了过来。
顾承风一边警惕着她有没有把别的什么人引过来,差点没能躲开。
顾娇并没手下留情。
所以若不是他身手够好,早已被这道冰凌刺穿了喉咙。
“你要做什么?”顾承风咬牙问。
顾娇掂了掂手里的冰凌,猛地朝对方挥去。
顾承风终于祭出了暗器。
一枚暗器将冰凌击得粉碎,另两枚暗器朝着顾娇飞去。
顾娇的腰肢朝后弯折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暗器贴着她平坦的腰腹一飞而过,噔噔两声钉在了身后的梧桐树上!
这也能躲开?
顾承风眯了眯眼:“你那天……偷偷揭开我面具了?”
“你错了。”顾娇直起身来看着他,“不是偷偷,是光明正大。”
顾承风:“……”
那边传来脚步声。
顾承风想到留在树上的暗器,赶忙飞身去拿回来,却被顾娇一脚踹开!
顾承风单膝跪地,在雪地中朝后滑行了十好几步,却并没受伤。
顾娇很满意:“果然扛揍。”
顾承风:“……!!”
脚步声逼近了。
顾承风无心恋战,闪身离开。
顾娇却迈步而上,一把将凌空而起的他拽了下来!
顾承风顾忌太多,没法儿施展拳脚,被顾娇拽进了一旁的小木屋。
姚氏就是在这间屋子里给凌姨娘下毒的。
来人是顾长卿。
他是听到了后山的动静感觉才过来一探究竟。
结果没有人。
可雪地上有脚印,还有打斗过后的痕迹。
他暂时没发现梧桐树上的暗器。
顾承风紧张地看着他,额头的冷汗冒了出来。
“给你个机会。”顾娇双手抱怀,“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能把你救出来,也能把你再埋进去。”
“呵,有这本事你不早动手了?”
“我倒是敢动手,你敢吗?”
顾承风一噎。
他看了眼在雪地中侦察的顾长卿:“你想知道什么?”
顾娇问道:“宣平侯府有个叫阿衡的人,不是下人,他是谁?”
顾承风警惕地看着她:“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打听宣平侯府的消息?”
顾娇淡道:“你回答就好。”
顾长卿来到了梧桐树下,只需要转个身便能发现树上的暗器。
顾承风捏紧拳头,冷声道:“名字中珩字的,只有那位已经去世的昭都小侯爷,他叫萧珩。”
顾娇:“哪个横?”
顾承风:“美玉珩。”
“唔。”顾娇摸了摸下巴,对这个珩字很是满意。
她歪了歪小脑袋。
模样有些可爱。
顾承风撇过脸,疯了,这丫头根本是个杀手,哪里可爱了?
顾娇又冲他伸出手。
“干什么?”顾承风问。
顾娇瞥了眼屋外的顾长卿:“一千两银子,我就不把你说出去。”
顾承风的眼皮子突突一跳:“一千两!你怎么不去抢!”
顾娇作势要去开门。
顾承风呼吸一滞:“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银票!”
顾娇:“写欠条。”
顾承风:“这里可没有纸笔。”
顾娇从姑婆给她做的小荷包里取出自制的炭笔和小本本,翻开到空白页递给他:“给。”
顾承风:“……”
如果眼神能杀人,顾承风已经杀了顾娇一百遍了!
顾承风咬牙写下欠条:“这样总可以了吧?”
顾娇看完欠条,确定没有文字陷阱,满意地嗯了一声,将炭笔与小本本收好。
顾承风暗松一口气,继续观察大哥的动静。
下一秒,顾娇抬起脚来,对准他的屁股,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我只答应不将你说出去,又没说不将你踹出去,对叭?

hx4f6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首輔嬌娘 起點-174 太子妃受罰(二更)相伴-9lc12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萧六郎收回了踩在索桥上的脚。
“走不走啊?不走让开!”身后一名大汉蛮横地将萧六郎推搡到了一旁。
“哎!你怎么推人呐?六郎!六郎你快上来——”冯林是早拥挤的人群挤上桥了,他本以为萧六郎紧跟着也会上桥,哪里料到他的位置被人抢了。
他伸手去抓萧六郎。
却根本抓不到。
“你也回来!”萧六郎对他说。
可惜来不及了。
人太多,冯林很快便被挤到中间去了。
林成业在萧六郎身后。
萧六郎没上桥,他也就没上。
顾娇这边依旧喊着别过来,桥快断了,可惜只有快上桥的人才听到,听到了也不信她,甩甩头便往寺庙去了。
“哎呀!”
冯林被人挤着过了桥,一个没站稳,踉跄两步摔了一跤。
他揉了揉疼痛的膝盖爬起来,还没看见不远处的顾娇,就听见身后传来一片尖叫。
“啊——”
“啊——”
“啊——”
冯林回头一看。
额滴娘呀!
桥断了!
那座桥不是从中间断的,是从靠近寺庙那一端。
桥上的人全都掉进了冰冷彻骨的水里。
萧六郎清楚地看到方才把自己蛮横推开的壮汉在上桥的一霎,凌空坠了下去。
他摔得最惨,因为方才站得最高。
如果不是顾娇阻止了自己,那么那个狠狠摔下水的人就是自己了。
还有林成业,他在自己身后,也躲不开这场灾祸。
落水的人如同下饺子一般,在冰冷的河水中死命挣扎,没上桥的人吓得腿都软了,佛光普照的圣地,一下子成了人间炼狱。
萧六郎遥遥地望着对岸那抹纤细的小身影。
这是第几次她帮着自己避开灾祸了?
寒风凛冽,她一袭青衣,衣袍鼓动,青丝拂动,在白皑皑的天地间,宛若下凡的小仙女。
顾娇是从石拱桥返回这边的。
冯林苍白着脸跟在她身后。
真的,他要吓死了!
如果晚一步,掉下去的就是他了!
还有他也无比庆幸六郎与林成业没有上桥,否则他俩哪里躲得过啊?
想到这里,冯林的腿就像是做多了坏事似的,走都走不动了。
“快点。”顾娇催促。
“啊……”冯林抱紧双臂,声音颤抖。
她做了她能做的,剩下的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了。
何况天下苍生与她何干,她所在乎的仅仅是那一个人而已。
四人会合,来到了林成业的马车前。
周管事见到四人平安出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哎呀我的天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呀!我方才听到人说索桥断了,就在想六公子和你们是不是也在桥上……我……我……”
林成业安抚地拍了拍周管事的背。
也是到了这时候,林成业才体会到了周管事的不容易。
可能劫后余生的人格外脆弱,在他心里,一直拿周管事当下人,这一刻却莫名在周管事的身上看到了几分老父亲的影子。
林成业鼻子酸酸的。
“上车吧。”周管事哽咽地笑着说。
几人上了马车。
虽然萧六郎与林成业得救了,可马车上的几人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冯林与林成业没听到顾娇的话,只当萧六郎是被人推开才上不了索桥的。
二人因为太过震撼那场事故,都忘记去问顾娇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比他们早一步到了寺庙。
马车很快抵达了林成业的宅子,周管事挑开车帘,对林成业与冯林笑着道:“六公子,冯公子,你们先下车,我送萧解元与萧娘子回去。”
“哦。”林成业应了一声,与冯林下了马车。
二人都很需要压压惊。
马车继续往碧水胡同而去。
周管事在车位坐着,与车夫一起。
车厢内只剩下萧六郎与顾娇。
萧六郎看了顾娇一眼,她出行总是背着一个篓子,里头装着她的小药箱。
今日她什么也没带。
可见出门出得实在着急。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索桥会断?”
顾娇面不改色道:“哦,前几日医馆来了一个病人,刚去普济寺上香回来,说那儿的索桥年久失修,怕是用不了多久了。今天大年初一,那么多人去抢头香,肯定索桥承受不了你们的重量。”
她前世好歹是经历过测谎训练的,连细小的微表情都能控制。
萧六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可是那里有两座桥,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绕远路走索桥?你难道提前知道今早会有贵人过来,把石拱桥给封了吗?”
顾娇摊手:“我当然不知道啊,我又没去过普济寺,压根儿不知道还有石拱桥好么?那个病人又没提石拱桥,我以为只有索桥来着。”
这番逻辑天衣无缝,前提是,确实有那么一个与她抱怨过索桥年久失修的患者。
这个萧六郎就无从查证了。
可萧六郎总觉得这事儿和证据不证据的没关系。
他看向顾娇:“你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
这话问出来萧六郎自己都不信。
本以为一个小药箱就够他琢磨的了,谁料远不止如此。
她的秘密一点儿不比他的少。
萧六郎最终还是咽下了所有的疑惑。
蒙混过关了,开心!
顾娇摇头晃脑,露出了与小净空同款的得意小表情。
萧六郎:……露馅露得这么快真的好么?我不要面子的啊?
“萧解元,萧娘子,到了。”帘子外,周管事说。
二人下了马车,萧六郎道了谢,院子里突然传来小净空的一声嗷呜声,二人神色一怔!
上一回小净空大闹姑婆的事还历历在目。
今天顾娇走得急,忘了把小家伙叫醒,和他说一声自己出去了。
要是他醒来,发现自己昨晚又没睡在顾娇的床上,那他又得觉得这一觉白睡了!
不过,当二人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进入后院时,看到的却是小净空与家里的一只小狗、七只小鸡以及一只小雏鹰在雪地里开心地玩耍。
顾娇:……嗯?我不重要了吗?
小净空看到了顾娇与萧六郎,他哒哒哒地跑过来:“娇娇娇娇!”
兴奋的小声音。
“坏姐夫。”
低沉的小声音。
顾娇张了张嘴:“那个,刚刚我……”
小净空萌萌哒地道:“我知道我知道!娇娇去上香了嘛!娇娇想让佛祖保佑我长高高!”
顾娇:啥情况这是?
小净空的眼底仿若有星辰:“师父他老人家来过啦~”
话题转得有点快。
顾娇愣愣地眨了眨眼,就见小净空从雪地里的一个小匣子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顾娇:“娇娇你看!”
这是一张……嗯……什么?
顾娇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萧六郎看了看,也有些意外:“梁国的房契。”
顾娇:这是炒房炒到国外去了?
顾娇给了萧六郎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不会是你和姑爷爷为了安慰小家伙故意整的一张假房契吧?
萧六郎指了指一个印鉴:“真房契,有衙门的公章。”
顾娇:“……”
顾娇从小净空口里得知师父是半夜来的,留下礼物就走了。
顾娇问道:“那你看见他了吗?”
小净空想了想:“看见啦!看见啦!”
小孩子对于自己的信念总是格外坚定,只要自己想看见,没看见也看见了!
顾娇又道:“是你给他开的门吗?”
小净空:“是啊!是啊!”
小孩子有时候讲起话来真的很随心所欲哒!
主要是小净空相信是自己给师父开的门,自己还和师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小净空摇头晃脑地去玩耍了。
匣子里还有一封信,是顾娇惨不忍睹的笔迹,信上说她要去抢头香,让佛祖保佑净空长高高,怕他一个人睡觉不安全,于是先把他抱去了姑婆床上。
顾娇看向萧六郎:“这个总不是真的了吧?”
萧六郎摊手:“不是我。”
这种字他还真写不来。
隔壁的老祭酒,终于从巨大的虚脱中缓过一口气来,他模仿名字名画手到擒来,可模仿小恩公的字差点要了他老命啊——
……
索桥断裂的事闹得很大,乃至于消息根本压不住,夜里便传到了皇宫。
那个封路通行的人也被扒了出来,是太子妃。
太子妃放出了要去普济寺上香的消息,于是禁卫军副统领为她封路封桥甚至封锁街道。
这事儿若在以往不算什么大事儿,毕竟皇族出行,不可能没个排场。
只要不出事,一切皆好说。
可问题是出了事,还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陛下表示自己坐不住了,他的怒火无处发泄,又不好去骂一个女人,于是把太子叫来御书房痛骂了一顿:“瞧瞧你干的好事!大年初一,国运伊始,你们俩就给我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你是嫌朕的皇位坐得太稳了吗?想给朕找点儿茬?”
太子也委屈啊,那个皇室出行没点排场?何况那是太子妃,未来的昭国国母,别说她只是封了一段路、一座桥,便是她今日将寺庙封了,不允许旁人进香都不算出了差错。
这倒不是太子偏袒太子妃,是皇室历来如此。
这既是皇室的排场,也是皇室的规矩。
除非太子妃微服私行。
可那样她的安全将没有保障。
然而如今陛下在气头上,太子一个字也不敢反驳。
陛下继续骂道:“你就不能学学老三?人家媳妇儿是怎么办事的?你媳妇儿又是怎么办事的?”
由于三皇子妃听从了顾娇的建议,从自家侍卫与禁卫军中挑选了大量识水性的人带去寺庙后门,索桥断裂的一霎,她即刻指挥他们下河救人。
河流不湍急,大家又抓着索桥的木板,只要救得及时,就不会冻死在河里。
绝大多数落水者都被救了上来,伤亡被降到了最低。
他们之中大半是明年春闱的考生。
可想而知若是没救上来,将会给整个朝廷带来多大的人才损失!
陛下从前对太子妃印象非常不错,毕竟是与少年祭酒有过婚约的人,二人青梅竹马长大,那孩子如此优秀,她又能差到哪儿去?
当初这门亲事,说起来有些不合适。
太子是萧珩的表哥。
他怎么能求娶自家表弟的未亡人呢?
可温琳琅实在优秀,萧珩又过世了那么久,加上太子也确实喜欢,多方考量下,陛下还是同意了这门亲事。
温琳琅并没让皇室失望,别看她的出身在皇子妃中不算出挑,可她的才学、胸襟、眼界、能力,远胜陛下的其余几个儿媳。
今天出了这种事,是陛下始料未及的。
陛下继续骂:“你知道如今百姓的怨念又多大吗?今天若不是老三媳妇儿及时出手,把人都给救了上来,你父皇我,明日就得出一份罪己诏!”
一国之君出了巨大的纰漏才会写罪己诏告罪天下,这无异于是在啪啪啪打皇室的脸。
没有哪个皇帝愿意出罪己诏。
这是会被载入史册,遗臭万年的!
太子被骂得狗血淋头。
足足一个时辰才扶着酸软的膝盖回了东宫。
三皇子妃立下大功,陛下赏了她黄金千两,并颁布一道圣旨,册封三皇子为瑞王,三皇子妃为瑞王妃。
这是继册立太子后第一个封王的皇子。
按理说,要封也该从大皇子开始才是。
可文武百官没有一个人出言反对,没办法,那么多条人命啊,那么多朝廷未来的栋梁之才啊!
就连嘴巴最毒的御史台都噤了声。
三皇子……如今该叫瑞王了。
瑞王带着自家媳妇儿入了宫,向陛下磕头谢恩。
陛下很高兴,从前觉得这个儿子不甚有出息,可他媳妇儿这般能干,至少他与愉妃挑人的眼光不差。
陛下留瑞王下了两盘棋。
瑞王妃去皇后那里请了安,去庄贵妃处与愉妃处请了安,之后便去御花园转悠。
转着转着便来到了东宫门口。
“你。”她指了指许女官,“进去禀报一下,就说本王妃求见太子妃。”
“……是。”许女官硬着头皮去了。
不多时,许女官便走了出来,她身后跟着一位笑容满面的嬷嬷。
嬷嬷道:“原来是瑞王妃来了,有失远迎,不过太子妃如今不方便见客。”
瑞王妃笑道:“不就是被父皇禁足了吗?又不是要她出来,我进去看她!”
说罢,也不管嬷嬷请不请她,提起裙裾跨过门槛,往太子妃的东阁院去了。
太子妃正跪坐在暖阁的垫子上抄写佛经。
“哟,嫂嫂这是做什么?”瑞王妃挑眉走了进来。
“瑞王妃!”
“退下。”
一名宫女要上前阻拦瑞王妃,被太子妃喝止。
宫女诺诺退下。
瑞王妃在她对面的蒲垫上坐了下来。
许女官却不敢跟进来,与东宫的嬷嬷、宫女一道在门外候着。
太子妃轻轻地放下笔,神色自若地看向瑞王妃:“不知瑞王妃今日来找我,所为何事?”
瑞王妃笑吟吟地说道:“听说你被禁足了,我怕你闷,过来陪你解解闷而已。你可别怪我来晚了,我也是今早才听说你被禁足了呢。”
太子妃没接话,提起笔来,继续抄写佛经。
瑞王妃可不会因为她不搭理自己就自觉没趣,她二十年来一直活在温琳琅的阴影下,终于有那么一次,她不用被温琳琅压着了。
瑞王妃笑道:“你心里不舒坦就说出来,不用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我没有不舒坦。”太子妃平静地说。
瑞王妃笑了笑:“我听说,不是你要出行,是你娘家人借了你的名义,你怎么不和父皇解释清楚?”
瑞王妃比太子妃强的地方就在这里了,瑞王妃的娘家从不拖累她,因为她娘家有罗国公府那座靠山,已经足够强大了。
温琳琅却不同,温家已经没落了,她父亲重病在家,她兄长只是一小小的大理寺主薄而已。
瑞王妃当然明白太子妃是不能去解释的,有些事越描越黑,还会给陛下一种她出了事就只会推卸责任的错觉。
太子妃漫不经心地道:“我听说,索桥断裂前瑞王妃便已经在召集人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瑞王妃如何未卜先知的。”
瑞王妃杏眼一瞪:“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那座桥是我故意弄断的?我才没那么黑心!”
太子妃:“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三皇子妃噎住。
其实她也不明白顾姑娘是怎么知道的,她救完人顾姑娘已经走了,她也担心顾姑娘与索桥断裂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所以谨慎起见一直没对人提起过她。
医馆还没开门,她又不知顾姑娘住在哪里。
太子妃扯了扯唇角,继续埋头抄佛经。
瑞王妃意识到自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恼羞成怒,迅速回过神道:“你以为父皇没有调查吗?那座桥一看就是年久失修,你又把香客全都赶过去,不出事才怪!”
陛下确实调查了,确实没有人为动过的痕迹。
不过太子妃的面上依旧没有露出瑞王妃想要的挫败。
瑞王妃眯了眯眼。
好容易压她一回,不看见那种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可以?
瑞王妃手肘撑在几案上,身子缓缓靠近对方:“其实前不久,我刚听说了一件事,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就来问问皇嫂你。”
太子妃没理她。
瑞王妃勾唇一笑:“听说小侯爷出事的那晚……是在国子监等你。”
太子妃的毛笔咝啦一声,在纸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墨痕——

ax7de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首輔嬌娘-175 三更推薦-3b552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索桥坍塌的事很快便在坊间传开,就连老太太与老祭酒都知道了。
不过自家孩子没事,二人也就没深究太多。
下个月便是春闱,国子监尽管没开学,可顾娇每日都会督促自家相公念书。
被摁在书房的萧六郎……有苦说不出!
初十这日,顾娇去了一趟侯府。
家里那些惊心动魄的事她没告诉姚氏,房嬷嬷隔三差五来碧水胡同,倒是知道一些,顾娇让她别说。
房嬷嬷如今越来越听顾娇的,当真一个字儿也没说。
姚氏的状态不错。
顾娇寻思着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都可以停掉抑郁药了。
“梅园的花开了,我们去梅园走走。”姚氏对女儿说。
顾娇嗯了一声:“好。”
顿了顿,也不知想到什么,对房嬷嬷说,“把顾瑾瑜叫来。”
“啊?”房嬷嬷一愣。
大小姐不是一贯与二小姐不和吗?为何突然叫她?
姚氏也诧异地看了女儿一眼,随后对房嬷嬷道:“去吧。”
“是。”房嬷嬷去了顾瑾瑜的院子。
听说是姚氏与顾娇喊她逛梅园,她没说什么,换了身衣裳便去了。
最近民间出断桥一事,后宫都比往年安分了,淑妃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喊她入宫陪她,今年却没有。
她来到梅园。
看见姚氏与顾娇亲昵地坐在一起,心中一酸,面上却笑着走过去:“娘,姐姐!”
姚氏的目光落在她的薄袄上,嗔道:“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也不怕冻着?你的丫鬟都是怎么伺候的?”
顾瑾瑜天真无害地笑了笑:“我太着急见娘和姐姐了,一高兴,就给忘了。”
姚氏忙夫人下人给她拿了件斗篷披上。
顾瑾瑜看向顾娇,温和可亲道:“姐姐原来喜欢梅花吗?”
“嗯。”顾娇敷衍应下。
顾瑾瑜又道:“那我摘几株,一会儿插进花瓶给姐姐送过去。”
“不必。”又不是真喜欢。
姚氏走了一会儿便走不动了。
她见姐妹俩兴致不错,便对二人道:“我去亭子里坐会儿,你们赏你们的,不必管我。”
顾瑾瑜以为顾娇会拒绝,毕竟顾娇从不喜欢与她在一起。
可顾娇没有。
顾娇默默地往前走去了。
顾瑾瑜有点儿懵。
这个姐姐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她狐疑地跟上。
顾娇走着走着,出了梅园。
“姐姐想去哪里?”顾瑾瑜笑着问。
“随便走走。”顾娇说。
提到这个,顾瑾瑜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定安侯府很大的,据说曾经是一位王爷的住处,后被先帝赏赐给了祖父。祖父他老人家最喜欢前面那个鱼塘,姐姐要过去看看么?”
“嗯。”
顾娇意外配合。
顾瑾瑜又是一阵惊诧。
她带着顾娇来到鱼塘边的凉亭里,那里常年背着鱼食,府里的主子观赏到这里都可以拿来喂喂小鱼,不过如今湖面结了冰,倒是不好喂了。
顾瑾瑜:“姐姐若是喜欢侯府,可以考虑搬回来住,我可以把清雅苑让给姐……”
“那边是什么?”顾娇突然指着后山问。
顾瑾瑜的话被打断了,不悦地一下,但还是耐着性子答了:“是后山,三个哥哥经常去那边。”
顾娇:“今天谁去了?”后山有动静,只是顾瑾瑜的耳力听不见而已。
“好像是二哥。”顾瑾瑜记得方才从自己院子过来时,看见二哥往后山的方向去了。
“夫人在叫你。”顾娇说。
“啊?”顾瑾瑜回头一望,“我怎么没听到?”
顾娇面不改色:“我好像听到了。”
顾瑾瑜:“那、姐姐要回去吗?”
顾娇:“并不想。”
顾瑾瑜:“……”
和这人说话总是能被气死,哪怕对方不是在怼自己。
顾瑾瑜捏了捏手指道:“那姐姐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顾瑾瑜离开后,顾娇脚步一转去了后山。
顾承风正在后山摘果子,顾承林不知突然抽的什么风,非得吃后山的野果。
这种果子红红的,比山楂略小,大雪天也能呼呼长,味道其实谈不上好,可顾承林小孩子心性,就爱吃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
顾承风摘着摘着,忽觉一股杀气朝自己扑来。
他身形一闪避过一击,足尖一点,迅速转过身来。
当他看见来人是顾娇后,神色瞬间呆住了。
顾娇抬手折了一根挂在树枝上的冰凌,足足手臂那么长,她以冰凌为刃,朝着顾承风冷冷地劈了过来。
顾承风一边警惕着她有没有把别的什么人引过来,差点没能躲开。
顾娇并没手下留情。
所以若不是他身手够好,早已被这道冰凌刺穿了喉咙。
“你要做什么?”顾承风咬牙问。
顾娇掂了掂手里的冰凌,猛地朝对方挥去。
顾承风终于祭出了暗器。
一枚暗器将冰凌击得粉碎,另两枚暗器朝着顾娇飞去。
顾娇的腰肢朝后弯折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暗器贴着她平坦的腰腹一飞而过,噔噔两声钉在了身后的梧桐树上!
这也能躲开?
顾承风眯了眯眼:“你那天……偷偷揭开我面具了?”
“你错了。”顾娇直起身来看着他,“不是偷偷,是光明正大。”
顾承风:“……”
那边传来脚步声。
顾承风想到留在树上的暗器,赶忙飞身去拿回来,却被顾娇一脚踹开!
顾承风单膝跪地,在雪地中朝后滑行了十好几步,却并没受伤。
顾娇很满意:“果然扛揍。”
顾承风:“……!!”
脚步声逼近了。
顾承风无心恋战,闪身离开。
顾娇却迈步而上,一把将凌空而起的他拽了下来!
顾承风顾忌太多,没法儿施展拳脚,被顾娇拽进了一旁的小木屋。
姚氏就是在这间屋子里给凌姨娘下毒的。
来人是顾长卿。
他是听到了后山的动静感觉才过来一探究竟。
结果没有人。
可雪地上有脚印,还有打斗过后的痕迹。
他暂时没发现梧桐树上的暗器。
顾承风紧张地看着他,额头的冷汗冒了出来。
“给你个机会。”顾娇双手抱怀,“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能把你救出来,也能把你再埋进去。”
“呵,有这本事你不早动手了?”
“我倒是敢动手,你敢吗?”
顾承风一噎。
他看了眼在雪地中侦察的顾长卿:“你想知道什么?”
顾娇问道:“宣平侯府有个叫阿衡的人,不是下人,他是谁?”
顾承风警惕地看着她:“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打听宣平侯府的消息?”
顾娇淡道:“你回答就好。”
顾长卿来到了梧桐树下,只需要转个身便能发现树上的暗器。
顾承风捏紧拳头,冷声道:“名字中珩字的,只有那位已经去世的昭都小侯爷,他叫萧珩。”
顾娇:“哪个横?”
顾承风:“美玉珩。”
“唔。”顾娇摸了摸下巴,对这个珩字很是满意。
她歪了歪小脑袋。
模样有些可爱。
顾承风撇过脸,疯了,这丫头根本是个杀手,哪里可爱了?
顾娇又冲他伸出手。
“干什么?”顾承风问。
顾娇瞥了眼屋外的顾长卿:“一千两银子,我就不把你说出去。”
顾承风的眼皮子突突一跳:“一千两!你怎么不去抢!”
顾娇作势要去开门。
顾承风呼吸一滞:“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银票!”
顾娇:“写欠条。”
顾承风:“这里可没有纸笔。”
顾娇从姑婆给她做的小荷包里取出自制的炭笔和小本本,翻开到空白页递给他:“给。”
顾承风:“……”
如果眼神能杀人,顾承风已经杀了顾娇一百遍了!
顾承风咬牙写下欠条:“这样总可以了吧?”
顾娇看完欠条,确定没有文字陷阱,满意地嗯了一声,将炭笔与小本本收好。
顾承风暗松一口气,继续观察大哥的动静。
下一秒,顾娇抬起脚来,对准他的屁股,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我只答应不将你说出去,又没说不将你踹出去,对叭?

j4lj7超棒的玄幻小說 首輔嬌娘 txt-174 太子妃受罰(二更)熱推-c3yiw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
萧六郎收回了踩在索桥上的脚。
“走不走啊?不走让开!”身后一名大汉蛮横地将萧六郎推搡到了一旁。
“哎!你怎么推人呐?六郎!六郎你快上来——”冯林是早拥挤的人群挤上桥了,他本以为萧六郎紧跟着也会上桥,哪里料到他的位置被人抢了。
他伸手去抓萧六郎。
却根本抓不到。
“你也回来!”萧六郎对他说。
可惜来不及了。
人太多,冯林很快便被挤到中间去了。
林成业在萧六郎身后。
萧六郎没上桥,他也就没上。
顾娇这边依旧喊着别过来,桥快断了,可惜只有快上桥的人才听到,听到了也不信她,甩甩头便往寺庙去了。
“哎呀!”
冯林被人挤着过了桥,一个没站稳,踉跄两步摔了一跤。
他揉了揉疼痛的膝盖爬起来,还没看见不远处的顾娇,就听见身后传来一片尖叫。
“啊——”
“啊——”
“啊——”
冯林回头一看。
额滴娘呀!
桥断了!
那座桥不是从中间断的,是从靠近寺庙那一端。
桥上的人全都掉进了冰冷彻骨的水里。
萧六郎清楚地看到方才把自己蛮横推开的壮汉在上桥的一霎,凌空坠了下去。
他摔得最惨,因为方才站得最高。
如果不是顾娇阻止了自己,那么那个狠狠摔下水的人就是自己了。
还有林成业,他在自己身后,也躲不开这场灾祸。
落水的人如同下饺子一般,在冰冷的河水中死命挣扎,没上桥的人吓得腿都软了,佛光普照的圣地,一下子成了人间炼狱。
萧六郎遥遥地望着对岸那抹纤细的小身影。
这是第几次她帮着自己避开灾祸了?
寒风凛冽,她一袭青衣,衣袍鼓动,青丝拂动,在白皑皑的天地间,宛若下凡的小仙女。
顾娇是从石拱桥返回这边的。
冯林苍白着脸跟在她身后。
真的,他要吓死了!
如果晚一步,掉下去的就是他了!
还有他也无比庆幸六郎与林成业没有上桥,否则他俩哪里躲得过啊?
想到这里,冯林的腿就像是做多了坏事似的,走都走不动了。
“快点。”顾娇催促。
“啊……”冯林抱紧双臂,声音颤抖。
她做了她能做的,剩下的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了。
何况天下苍生与她何干,她所在乎的仅仅是那一个人而已。
四人会合,来到了林成业的马车前。
周管事见到四人平安出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哎呀我的天啦,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呀!我方才听到人说索桥断了,就在想六公子和你们是不是也在桥上……我……我……”
林成业安抚地拍了拍周管事的背。
也是到了这时候,林成业才体会到了周管事的不容易。
可能劫后余生的人格外脆弱,在他心里,一直拿周管事当下人,这一刻却莫名在周管事的身上看到了几分老父亲的影子。
林成业鼻子酸酸的。
“上车吧。”周管事哽咽地笑着说。
几人上了马车。
虽然萧六郎与林成业得救了,可马车上的几人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冯林与林成业没听到顾娇的话,只当萧六郎是被人推开才上不了索桥的。
二人因为太过震撼那场事故,都忘记去问顾娇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比他们早一步到了寺庙。
马车很快抵达了林成业的宅子,周管事挑开车帘,对林成业与冯林笑着道:“六公子,冯公子,你们先下车,我送萧解元与萧娘子回去。”
“哦。”林成业应了一声,与冯林下了马车。
二人都很需要压压惊。
马车继续往碧水胡同而去。
周管事在车位坐着,与车夫一起。
车厢内只剩下萧六郎与顾娇。
萧六郎看了顾娇一眼,她出行总是背着一个篓子,里头装着她的小药箱。
今日她什么也没带。
可见出门出得实在着急。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索桥会断?”
顾娇面不改色道:“哦,前几日医馆来了一个病人,刚去普济寺上香回来,说那儿的索桥年久失修,怕是用不了多久了。今天大年初一,那么多人去抢头香,肯定索桥承受不了你们的重量。”
她前世好歹是经历过测谎训练的,连细小的微表情都能控制。
萧六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可是那里有两座桥,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绕远路走索桥?你难道提前知道今早会有贵人过来,把石拱桥给封了吗?”
顾娇摊手:“我当然不知道啊,我又没去过普济寺,压根儿不知道还有石拱桥好么?那个病人又没提石拱桥,我以为只有索桥来着。”
这番逻辑天衣无缝,前提是,确实有那么一个与她抱怨过索桥年久失修的患者。
这个萧六郎就无从查证了。
可萧六郎总觉得这事儿和证据不证据的没关系。
他看向顾娇:“你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
这话问出来萧六郎自己都不信。
本以为一个小药箱就够他琢磨的了,谁料远不止如此。
她的秘密一点儿不比他的少。
萧六郎最终还是咽下了所有的疑惑。
蒙混过关了,开心!
顾娇摇头晃脑,露出了与小净空同款的得意小表情。
萧六郎:……露馅露得这么快真的好么?我不要面子的啊?
“萧解元,萧娘子,到了。”帘子外,周管事说。
二人下了马车,萧六郎道了谢,院子里突然传来小净空的一声嗷呜声,二人神色一怔!
上一回小净空大闹姑婆的事还历历在目。
今天顾娇走得急,忘了把小家伙叫醒,和他说一声自己出去了。
要是他醒来,发现自己昨晚又没睡在顾娇的床上,那他又得觉得这一觉白睡了!
不过,当二人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进入后院时,看到的却是小净空与家里的一只小狗、七只小鸡以及一只小雏鹰在雪地里开心地玩耍。
顾娇:……嗯?我不重要了吗?
小净空看到了顾娇与萧六郎,他哒哒哒地跑过来:“娇娇娇娇!”
兴奋的小声音。
“坏姐夫。”
低沉的小声音。
顾娇张了张嘴:“那个,刚刚我……”
小净空萌萌哒地道:“我知道我知道!娇娇去上香了嘛!娇娇想让佛祖保佑我长高高!”
顾娇:啥情况这是?
小净空的眼底仿若有星辰:“师父他老人家来过啦~”
话题转得有点快。
顾娇愣愣地眨了眨眼,就见小净空从雪地里的一个小匣子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顾娇:“娇娇你看!”
这是一张……嗯……什么?
顾娇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萧六郎看了看,也有些意外:“梁国的房契。”
顾娇:这是炒房炒到国外去了?
顾娇给了萧六郎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不会是你和姑爷爷为了安慰小家伙故意整的一张假房契吧?
萧六郎指了指一个印鉴:“真房契,有衙门的公章。”
顾娇:“……”
顾娇从小净空口里得知师父是半夜来的,留下礼物就走了。
顾娇问道:“那你看见他了吗?”
小净空想了想:“看见啦!看见啦!”
小孩子对于自己的信念总是格外坚定,只要自己想看见,没看见也看见了!
顾娇又道:“是你给他开的门吗?”
小净空:“是啊!是啊!”
小孩子有时候讲起话来真的很随心所欲哒!
主要是小净空相信是自己给师父开的门,自己还和师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小净空摇头晃脑地去玩耍了。
匣子里还有一封信,是顾娇惨不忍睹的笔迹,信上说她要去抢头香,让佛祖保佑净空长高高,怕他一个人睡觉不安全,于是先把他抱去了姑婆床上。
顾娇看向萧六郎:“这个总不是真的了吧?”
萧六郎摊手:“不是我。”
这种字他还真写不来。
隔壁的老祭酒,终于从巨大的虚脱中缓过一口气来,他模仿名字名画手到擒来,可模仿小恩公的字差点要了他老命啊——
……
索桥断裂的事闹得很大,乃至于消息根本压不住,夜里便传到了皇宫。
那个封路通行的人也被扒了出来,是太子妃。
太子妃放出了要去普济寺上香的消息,于是禁卫军副统领为她封路封桥甚至封锁街道。
这事儿若在以往不算什么大事儿,毕竟皇族出行,不可能没个排场。
只要不出事,一切皆好说。
可问题是出了事,还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陛下表示自己坐不住了,他的怒火无处发泄,又不好去骂一个女人,于是把太子叫来御书房痛骂了一顿:“瞧瞧你干的好事!大年初一,国运伊始,你们俩就给我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你是嫌朕的皇位坐得太稳了吗?想给朕找点儿茬?”
太子也委屈啊,那个皇室出行没点排场?何况那是太子妃,未来的昭国国母,别说她只是封了一段路、一座桥,便是她今日将寺庙封了,不允许旁人进香都不算出了差错。
这倒不是太子偏袒太子妃,是皇室历来如此。
这既是皇室的排场,也是皇室的规矩。
除非太子妃微服私行。
可那样她的安全将没有保障。
然而如今陛下在气头上,太子一个字也不敢反驳。
陛下继续骂道:“你就不能学学老三?人家媳妇儿是怎么办事的?你媳妇儿又是怎么办事的?”
由于三皇子妃听从了顾娇的建议,从自家侍卫与禁卫军中挑选了大量识水性的人带去寺庙后门,索桥断裂的一霎,她即刻指挥他们下河救人。
河流不湍急,大家又抓着索桥的木板,只要救得及时,就不会冻死在河里。
绝大多数落水者都被救了上来,伤亡被降到了最低。
他们之中大半是明年春闱的考生。
可想而知若是没救上来,将会给整个朝廷带来多大的人才损失!
陛下从前对太子妃印象非常不错,毕竟是与少年祭酒有过婚约的人,二人青梅竹马长大,那孩子如此优秀,她又能差到哪儿去?
当初这门亲事,说起来有些不合适。
太子是萧珩的表哥。
他怎么能求娶自家表弟的未亡人呢?
可温琳琅实在优秀,萧珩又过世了那么久,加上太子也确实喜欢,多方考量下,陛下还是同意了这门亲事。
温琳琅并没让皇室失望,别看她的出身在皇子妃中不算出挑,可她的才学、胸襟、眼界、能力,远胜陛下的其余几个儿媳。
今天出了这种事,是陛下始料未及的。
陛下继续骂:“你知道如今百姓的怨念又多大吗?今天若不是老三媳妇儿及时出手,把人都给救了上来,你父皇我,明日就得出一份罪己诏!”
一国之君出了巨大的纰漏才会写罪己诏告罪天下,这无异于是在啪啪啪打皇室的脸。
没有哪个皇帝愿意出罪己诏。
这是会被载入史册,遗臭万年的!
太子被骂得狗血淋头。
足足一个时辰才扶着酸软的膝盖回了东宫。
三皇子妃立下大功,陛下赏了她黄金千两,并颁布一道圣旨,册封三皇子为瑞王,三皇子妃为瑞王妃。
这是继册立太子后第一个封王的皇子。
按理说,要封也该从大皇子开始才是。
可文武百官没有一个人出言反对,没办法,那么多条人命啊,那么多朝廷未来的栋梁之才啊!
就连嘴巴最毒的御史台都噤了声。
三皇子……如今该叫瑞王了。
瑞王带着自家媳妇儿入了宫,向陛下磕头谢恩。
陛下很高兴,从前觉得这个儿子不甚有出息,可他媳妇儿这般能干,至少他与愉妃挑人的眼光不差。
陛下留瑞王下了两盘棋。
瑞王妃去皇后那里请了安,去庄贵妃处与愉妃处请了安,之后便去御花园转悠。
转着转着便来到了东宫门口。
“你。”她指了指许女官,“进去禀报一下,就说本王妃求见太子妃。”
“……是。”许女官硬着头皮去了。
不多时,许女官便走了出来,她身后跟着一位笑容满面的嬷嬷。
嬷嬷道:“原来是瑞王妃来了,有失远迎,不过太子妃如今不方便见客。”
瑞王妃笑道:“不就是被父皇禁足了吗?又不是要她出来,我进去看她!”
说罢,也不管嬷嬷请不请她,提起裙裾跨过门槛,往太子妃的东阁院去了。
太子妃正跪坐在暖阁的垫子上抄写佛经。
“哟,嫂嫂这是做什么?”瑞王妃挑眉走了进来。
“瑞王妃!”
“退下。”
一名宫女要上前阻拦瑞王妃,被太子妃喝止。
宫女诺诺退下。
瑞王妃在她对面的蒲垫上坐了下来。
许女官却不敢跟进来,与东宫的嬷嬷、宫女一道在门外候着。
太子妃轻轻地放下笔,神色自若地看向瑞王妃:“不知瑞王妃今日来找我,所为何事?”
瑞王妃笑吟吟地说道:“听说你被禁足了,我怕你闷,过来陪你解解闷而已。你可别怪我来晚了,我也是今早才听说你被禁足了呢。”
太子妃没接话,提起笔来,继续抄写佛经。
瑞王妃可不会因为她不搭理自己就自觉没趣,她二十年来一直活在温琳琅的阴影下,终于有那么一次,她不用被温琳琅压着了。
瑞王妃笑道:“你心里不舒坦就说出来,不用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我没有不舒坦。”太子妃平静地说。
瑞王妃笑了笑:“我听说,不是你要出行,是你娘家人借了你的名义,你怎么不和父皇解释清楚?”
瑞王妃比太子妃强的地方就在这里了,瑞王妃的娘家从不拖累她,因为她娘家有罗国公府那座靠山,已经足够强大了。
温琳琅却不同,温家已经没落了,她父亲重病在家,她兄长只是一小小的大理寺主薄而已。
瑞王妃当然明白太子妃是不能去解释的,有些事越描越黑,还会给陛下一种她出了事就只会推卸责任的错觉。
太子妃漫不经心地道:“我听说,索桥断裂前瑞王妃便已经在召集人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瑞王妃如何未卜先知的。”
瑞王妃杏眼一瞪:“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那座桥是我故意弄断的?我才没那么黑心!”
太子妃:“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三皇子妃噎住。
其实她也不明白顾姑娘是怎么知道的,她救完人顾姑娘已经走了,她也担心顾姑娘与索桥断裂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所以谨慎起见一直没对人提起过她。
医馆还没开门,她又不知顾姑娘住在哪里。
太子妃扯了扯唇角,继续埋头抄佛经。
瑞王妃意识到自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恼羞成怒,迅速回过神道:“你以为父皇没有调查吗?那座桥一看就是年久失修,你又把香客全都赶过去,不出事才怪!”
陛下确实调查了,确实没有人为动过的痕迹。
不过太子妃的面上依旧没有露出瑞王妃想要的挫败。
瑞王妃眯了眯眼。
好容易压她一回,不看见那种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可以?
瑞王妃手肘撑在几案上,身子缓缓靠近对方:“其实前不久,我刚听说了一件事,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就来问问皇嫂你。”
太子妃没理她。
瑞王妃勾唇一笑:“听说小侯爷出事的那晚……是在国子监等你。”
太子妃的毛笔咝啦一声,在纸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墨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