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偏方方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首輔嬌娘-457 囂張(三更)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对宁王的判决在九月下来了,废黜皇子身份,贬为庶人,只是流放就免了,在京城外找了一处府邸,算是变相的圈禁。 这已经庄太后开恩之后的结果,若庄太傅这个外公真心思念他,还可以时常去探望他。 若庄太傅到了这个地步仍不死心,要继续煽动宁王,庄太后派过去的暗卫也不会手下留情。 自古皇子被贬黜,府上家眷也不能幸免,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宁王竟然给了宁王妃一封和离书。 和离书是宁王拜托瑞王夫妇送过去的。 瑞王是个大老爷们儿,不知该如何向宁王妃开口,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瑞王妃索性让他在外头等着,自己与大嫂说话。 “大嫂。” 她进了屋。 宁王妃正坐在窗前看书。 大嫂有看书的习惯,瑞王妃见怪不怪了,她寻思着大嫂这会儿心情可能不大好,没敢像往常那样贸贸然地走过去,而是静静地站在门口等待大嫂的回应。 宁王妃今日的反应有点迟钝,她半晌才扭过头来,见是瑞王妃,倒也没太大惊讶,道:“你来了啊,过来坐吧。” 瑞王妃走到宁王妃的对面坐下。 许久不见下人来奉茶。 宁王妃才意识到了什么,自嘲一笑:“忘了府上的下人都被遣散了。”她说着,亲自拎起茶壶去给瑞王妃倒茶。 “我来吧大嫂!”瑞王妃忙站起身,要去接过她手中的茶壶。 “不必了,一杯茶我还是倒得了的。”宁王妃推开她的手,给瑞王妃倒了一杯早已没了热气的茶,“算了,你别喝了,都凉了。” “没事的大嫂。”瑞王妃挡住了宁王妃过来拿她杯子的手,“我不爱喝热的。” 不是安慰宁王妃的话,是她怀孕后的确变得怕热,只是在府上嬷嬷们不许她喝凉的,瑞王偶尔会偷偷给她喝几口解解馋。 “有些东西真是天意。”宁王妃苦涩一笑,收回手来。 瑞王妃冷了一瞬反应过来她指的是怀孕的事,从宁王妃怀上头胎开始便格外注意,衣食住行严格按照御医与嬷嬷们的要求来做。 可结果,三个孩子一个也没保住。 “大嫂,孩子的事……与大哥有关吗?”瑞王妃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她连骂温琳琅的力气都没了,她怎么也料到大哥会是那样的人,会做出那样的事。 瑞王也很惊诧。 他把自己关在书房三天三夜,他受到的打击不比太子小多少。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信仰,而毫无疑问,宁王就是瑞王的信仰。 如今,这份信信仰轰然坍塌了。 宁王妃摇摇头:“如果你说的有关是指他给我下药害我滑胎,那倒是没有的,只是……” 后面的话瑞王妃差不多猜到了,只是她早知道了宁王与温琳琅的事,她一边怀着身孕一边忍受二人的关系,强烈的忧郁下最终导致了早产。 “大嫂,你别难过,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瑞王妃自宽袖中拿出一纸和离书,递到宁王妃的面前,道,“这是大哥拜托我们给大嫂送来的,大嫂签字画押,自此不再是宁王妃,不必跟着他一起受牵连。” 提到这个,瑞王妃的心里一片复杂。 她觉得大哥真的做错了,但在放大嫂自由这件事上是令她刮目相看的。 大哥心里其实是有大嫂的吧,只是他被仇恨与利益蒙蔽了双眼,一直看不清自己的内心。 他以为对大嫂只是装模作样的敬重,殊不知这个人早已走进了他的内心深处。 反倒是温琳琅那个女人只是大哥年少时求而不得的不甘,是他驾驭自己征服欲的证明。 宁王妃看着那封折起来的和离书,并未立刻拆开,而是淡淡一笑,说道:“芊芊你知道吗?我十三岁第一次见他就被他的容貌气度所吸引,我爱了这个男人十一年,他喜爱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女子,我便再厌恶看书也总做出他喜欢的样子。我也曾暗暗想过,容貌我是追不上温琳琅了,至少才学上,我努力一点,不要输给她太多。” 瑞王妃气呼呼地说道:“大嫂,那个女人不配和大嫂相提并论!” “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了。”宁王妃笑了笑,对瑞王妃道,“以后不要再叫我大嫂了,我不再是皇室的人了。” 与和离书无关,而是秦楚寒已经不是皇子了。 “大嫂……”瑞王妃一个没忍住,又叫了一声。 宁王妃,确切地说,该叫楚玥了。 楚玥对瑞王妃道:“回去吧,这里晦气。” 瑞王妃心疼地看着她:“父皇说你可以多住些日子。” 楚玥若无其事地笑了笑:“我又不是没地方可去。” 瑞王妃张了张嘴:“大嫂……不是,楚姐姐……啊,也不是,不叫你大嫂好别扭。” 楚玥道:“那就叫着吧,左不过是个称呼罢了。” “你不如搬去瑞王府住吧?”瑞王妃提议道。 来的路上她就和瑞王提过这件事,瑞王完全没意见。 但瑞王其实猜到楚玥不会答应,他没当着媳妇儿的面说出来,担心媳妇儿认为他小气。 楚玥摇摇头:“多谢你的好意,我有地方去。啊,对了,你来得正好,顾姑娘上次给我看诊,落了个东西在我这里,你帮我还给她。”…

Read the full article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首輔嬌娘 線上看-445 太子之怒(三更)鑒賞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太子妃花容失色! 怎么会这样? 不是萧六郎吗? 不对,应该说不是阿珩吗? 怎么会变成宁王! 她第一反应死死盯着床上的奸夫,太子的眸光更冷了! 太子的喉头都涌上了一股腥甜,他感觉自己摇摇欲坠,就快倒下了。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这他妈是真的! 他的琳琅,赤诚温柔的琳琅,知书达理的琳琅,与他琴瑟和鸣的琳琅,怎么能背着他与别的男人做出这种事来? 一切发生得太快,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巨大的怔忡下,浑身的血液都好似凝固了! 温琳琅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刀子,狠狠地戳着太子! 说疼,好像不是,说不疼,又快要直不起身子。 太子的眼眶都红了,他踉跄了一下,撞上了身后的木门。 又是一声巨响,太子妃终于从萧六郎变宁王的怔愣中回过神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那些荒唐的行径、疯狂的话语都被太子听见并且撞见。 她的脑子里有些乱。 那些话不像是她说的。 她说不出如此露骨的话来。 可她偏偏就是说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还有宁王和太子…… 一切的一切都充斥着一股难以解释的诡异。 可事出紧急,她一时半会儿没功夫去理清,她看着如遭雷劈的太子,眸光一动,将滑落的衣裳不着痕迹地拉上去。 随即,她下了床,红着眼眶来到太子面前,伸手去拉过太子的手:“殿下,你听我解释……” 太子几乎是下意识地避开了她,这么一避,他又无可避免地撞上了门板。 方才就撞疼的部位感受到了加倍的痛楚,这股痛楚令他瞬间清醒,他难以置信地看向温琳琅,满脸受伤:“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做? 她根本就不想这么做! 天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不过是去买点东西怎么就突然失去意识,等醒过来就是方才––– 太子妃双眸含泪地控诉道:“殿下,你相信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是被人暗害了……” 太子道:“暗害?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说出哪些话吗?” “有人绑住了你的手脚,不许你从这里逃跑吗?” “你是自愿的温琳琅!孤都听见了!你说你心里有他!你一直喜欢的人是他!” 太子说着,整个人都崩溃了,他生下来就是皇后嫡子,有着无与伦比的尊贵,又有宣平侯这个强大的舅舅为他撑腰,他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来没经受过任何打击。 他还没小七那么调皮,因此受到的责罚都很少。 他顺风顺水了二十多年,一朝剧变,简直是连天都塌了! “奸夫是谁!”他猩红着眼眶问。 太子妃浑身一抖,下意识地往右移了一步,挡住了太子的视线。 太子是因为听出了她的声音才认出他,事实上屋内光线太暗,太子还没看清楚床上的人是宁王。 太子妃的脑子再混乱也明白决不能让太子发现那个男人是他的亲哥哥。 否则,这就不是普通的“误会”了,是灭顶之灾! 太子平日里没那么敏锐,可今日他受了刺激,竟是注意到了太子妃不着痕迹的动作。 是心碎了也好,是男人的自尊受挫了也罢,总之他这会儿在巨大的气头上,连对温琳琅的怜惜都没了。 他粗鲁地推开了太子妃,大步流星地走上前。 顾娇给宁王注射的剂量比较大,足足两倍,因此他比太子妃晚一点清醒。 他约莫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他自认为对顾娇将计就计,却不知从这个念头开始的一霎就落进了对方的陷阱。 他能查到萧六郎的下落,是因为顾娇让他查到了萧六郎的下落。 他让暗卫抓走的那个人只怕根本不是真正的萧六郎,只是一个替身。 关于这一点,宁王倒是猜中了。 这还是双刀门给顾娇的灵感,原来江湖上有一种东西叫人皮面具,主材料是鱼胶与鱼皮,做得很仿真,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动作太大会露馅儿。…

Read the full article

熱門都市异能 《首輔嬌娘》-442 嬌嬌出手 (十一更)展示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太子妃一而再再而三被顾娇无视,就算是泥人也来了三分火气,更别说在信阳公主的宅子里她还对自己大动干戈,更可气的是她答应了信阳公主不将此事宣扬出去,事后才发现信阳公主如此维护她,是因为信阳公主可能心里已经知道并且承认了她是自己儿媳。 还骗她说是给她治病大夫! 太子妃仔细想过了,自己之所以如此恼怒不是顾娇做了什么,而是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就在逐渐取代自己在信阳公主心目中的地位,抢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信阳公主的袒护、阿珩的情意。 太子妃将手中的剪子放回了春莹挎着的篮子里,走过去,在顾娇的身旁站定,淡淡问道:“你是不是知道萧六郎的下落?” 顾娇剪了一朵花,不咸不淡地说道:“我相公的下落干你什么事?你是惦记别人相公上瘾了么?” “你!”太子妃脸色一变! 顾娇:“让开。” “你知道想对付萧六郎的人究竟是谁吗?只有我能帮他!”太子妃自始至终都没想过要萧六郎的命,她也不愿眼睁睁看着他赴死。 顾娇回头,给了她一个讽刺的小眼神:“你知道吗?迟来的情深比草贱。” 心疼萧珩,早当初干嘛去了? 萧珩的悲剧究竟是谁造成的? 这世上有两种人最讨厌,一种是罪大恶极,目的明确地害人,如宁王;一种是罪不至死,初衷不想闹出人命,但就是惹出了许多事,除了自己没事,被人能被她连累死。 前者还能依法办了他,得一个大快人心,后者却是杀也杀不得,忍着又难受,如鲠在喉。 不过,听说昭国的律法与她前世所处的律法有所不同,不知道太子妃勾搭宁王究竟是个什么罪。 太子妃彻底噎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似乎明白,却又似乎不大明白。 她与萧六郎是没有感情可言的,与萧珩才有。 所以顾娇的意思是承认了萧六郎就是萧珩,并且一语道破她对萧珩还存有不该有的心思? 她怎么敢说出这种话的? 她就不怕自己把萧珩的身份泄露了? 还是说,她早就看出自己知道萧六郎就是萧珩了? 当然,最戳心的还是那句“迟来的情深比草贱”,她凭什么……凭什么这般折辱她! 顾娇才懒得管太子妃怎么想,摘完花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行人在仁寿宫吃了午饭,顾娇的鲜花饼很快被一抢而空。 下午三人还是去掏了鸟窝,被暗卫甲用绳子吊上去的那种。 顾娇接下来的计划是揭穿宁王与太子妃的关系,宁王妃的态度有些耐人寻味,似乎知情,又似乎不知情,不论如何,顾娇并不打算从宁王妃那边着手。 应该让太子最先感受到灵魂暴击才是。 宁王这几日在养伤,不过没关系,有些东西可以凭空捏造嘛。 下午第一节课过后,顾承风上了一趟茅房。 忽然一只海东青振翅飞来,落在他的肩膀上,一只翅膀嫌弃地捂住自己的鸟脑袋,另一只翅膀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子。 随后,傲慢地伸出一只鸟爪爪。 顾承风:“……” 讲真,这丫头还不如亲自来逮他呢,总让一只鸟跑腿是怎么一回事? 小九的腿上照例绑着一张字条,字条上照例画了一把带血的小刀。 “东宫,速来。” 黎 孅 顾承风嘴角一抽。 他发誓,如果这次是搬太子的金库,他必须分一半! 可惜让顾承风失望了,顾娇不是去打劫太子的。 顾娇:“你见过太子妃吗?” 顾承风:“问这个做什么?” 顾娇:“你听没听过她说话?” 顾承风:“你不对劲。” 顾娇:“算了,不管听没听过,都再听一次吧。” 随后顾承风就被一只小手抓去了东宫。 顾娇是光明正大进去的,顾承风是被她光明正大扔进去的。 至于被不被东宫的高手发现就看顾承风的本事了。 差点摔了个狗吃屎的顾承风直咬牙,这臭丫头!…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彩都市小說 首輔嬌娘 ptt-434 身世(三更)鑒賞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信阳公主没把碗筷递给他,而是转身放在了灶台上。 萧六郎没想过她会突然醒了,还突然屈尊降贵到小厨房里来,信阳公主也没想过她自己会进来。 二人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对上了。 不是后脑勺,不是背影,也不是深夜中被黑暗吞噬的模糊睡容,是光天化日之下一个清晰无比的正脸。 褪去了十四岁的青涩,有了被岁月磨砺的内敛,其实想想也不过十八岁,还有三个多月才满十九,也该是少年青涩的年纪,他却先一步沉稳了。 个子高了,脸颊却仿佛消瘦了。 十四岁的萧珩是养尊处优的小侯爷,是天上的明月,如今却跌进尘埃,美玉蒙尘,变成了一颗仿佛被人遗弃在路边的孤零零的小石子。 信阳公主的木棍一时之间不知该往哪儿放,是他没了泪痣的脸,还是他无力行走的脚。 他像是被一刀一刀砍出了冰厉的棱角,也像是被生生剥去了一层皮和血肉,他就这样鲜血淋漓地暴露在知情或不知情的人视线中。 每走一步,都是一个血脚印。 萧六郎双目血红。 这样的惩罚够了吗?这样的疼痛满意了吗?我这一身肮脏的罪孽赎清了吗? 信阳公主定定地看着他,忽然身子一个踉跄,单手扶住了滚烫的灶台。 萧六郎眸光一动,手下意识地伸了出去,却在她抗拒的眼神里僵在了半空。 信阳公主的身子轻轻颤抖,她最后看了他一眼,捂住心口,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等顾娇接诊完医馆内的患者,过来小院看看信阳公主的情况如何了时,却被告知信阳公主已经离开了。 顾娇古怪地挑了挑眉:“还打算让她多住几日呢。” 这对母子的行为方式还真是一样一样的。 想见,却又不好好见。 萧六郎本不必过来,听说信阳公主晕倒才一起跟过来,顾娇给信阳公主打上吊瓶后就去坐诊了,期间一直是萧六郎守着。 小净空在院子里玩耍。 中途也是萧六郎叫顾娇过来拔针的。 后面萧六郎要去做吃的把小净空叫来屋子里守着。 可他做的吃的,她一口都还没吃。 顾娇这边差不多忙完了,她收拾了一下东西,带小净空去洗了个手,与萧六郎一道回往碧水胡同。 她想过了,最安全的地方是信阳公主身边,其次就是碧水胡同,不是有句话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谁能料到萧六郎就待在自己家里? 一家三口刚出医馆的后门,玉瑾神色焦急地折回了医馆。 倚天 屠 龍 信阳公主又晕倒了。 顾娇刚给她输完补液,按理不会这么快就精力透支。 顾娇看了看小净空,又看看萧六郎,她可以选择坐玉瑾的马车过去,让萧六郎与小净空坐小三子的马车回家,但她顿了顿,还是上了小三子的马车。 玉瑾的马车在前带路。 去的是朱雀大街。 至尊全面兑换系统 逍遥丿至尊 看吧,信阳公主搬去公主府果真是为了躲萧六郎。 萧六郎一走,她就搬回来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见萧六郎比去公主府更让信阳公主难过。 信阳公主这次真的是心疾发作,一口气没提上来,晕了过去。 不错不爱 顾娇给她推了一支镇定剂,她的脉象暂时稳定了下来。 但这种情况不能太多,否则也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公主是受什么刺激了吗?方才在医馆时,她的脉象都这么乱。”她收拾好医疗耗材,问一旁的玉瑾。 玉瑾对顾娇奇奇怪怪的医疗手段感到惊讶,但她只当自己见识浅,没怀疑它们压根儿不是六国之内的东西。 她回答顾娇的话道:“公主……心里难受。” 小净空去院子里玩耍了,她看了眼一旁的萧六郎,道,“有些事公主连我也没告诉,但我想,她难受晕倒的原因是因为小……萧大人。”…

Read the full article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首輔嬌娘笔趣-432 龍一(二更)看書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却说太子妃从朱雀大街出来后打算立刻回往东宫,走到半路,马车的轮子卡住了。 虽是秋意渐凉,可白日日头大,车厢内闷热无比。 “太子妃,那边有间茶肆,去茶肆里坐坐吧。”春莹说。 “也好。”太子妃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信阳公主的金疮药果真有奇效,脸颊居然已经消肿了,饶是如此,她也依旧戴了一张面纱。 春莹去柜台订了一间二楼的清雅厢房。 当太子妃带着春莹走在二楼的过道上时,忽然一只手伸过来,将太子妃拉进了某间厢房! 太子妃花容失色,倒抽一口凉气,险些惊呼出声。 “是我。” 那人搂着她的腰肢,指尖摩挲着她的脸颊上的面纱说。 太子妃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推开他,自他怀中抽离出来。 宁王被拒了也不恼,勾唇笑了笑,走到椅子上坐下,并指了指自己身旁的椅子,道:“不坐吗?” 太子妃扭头去看春莹,奈何房门却早已合上。 谁合上的不言而喻。 太子妃冰冷的目光朝他打来:“你收买了春莹?” 第一次在假山后,他还需要打晕春莹,之后替温阳的事件做假证,她以为他是威胁了春莹。 宁王摊手:“本王可没收买她,是她心甘情愿为本王办事,不信你把叫进来,当面问她。” 太子妃呵呵道:“她哪儿那个胆子说实话?”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连她都感到恐惧,又何况是丫鬟出身的春莹? 宁王玩味儿地看着她:“你不过来,是等着本王把你抱过来?” 太子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嘲弄:“怎么?宁王妃没能满足你吗?” 宁王一瞬变脸,面上闪过无尽寒意:“我们之间,不要扯上她。” 太子妃头皮一麻,冰冷又倔强地瞪了他一眼,撇过脸去。 宁王松手,回到椅子上,余光瞥了瞥身旁:“过来坐。” 太子妃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坐下。 宁王的目光扫过她宽袖下的一截手腕,道:“受伤了?” 太子妃没说话。 宁王将她的手腕拿了过来,小心又怜爱地托在自己掌心,见她擦过药了,问道:“怎么弄的?” 太子妃的火气一瞬间被点燃爆发,她侧过身子,双目如炬地看着他:“怎么弄的?你真想知道怎么弄的吗?那好,我告诉你,是定安侯府的千金弄的!没错,就是那个乡下长大,几次三番给我难堪,被太后疼爱不已的顾大夫!她怀疑萧珩的失踪与我有关!于是将我伤了!我不仅手腕受了伤,我全身都是伤!你有本事问,有本事给我报仇吗!” 宁王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了:“你跟一个孩子计较做什么?” 太子妃柳眉一蹙:“孩子?” 宁王笑了笑:“她还小,难免不懂事了些。我会替你洗脱嫌疑,让她不再怀疑你。” 太子妃恼羞成怒:“原本就不是我干的!是你!” 宁王失笑,轻轻揉捏着她手腕道:“好好好,是我,我连累你了。” 太子妃愤愤地将手抽回来:“你要哄我开心,就去杀了她!” 宁王再次拉过她的手:“又在说气话了不是?宁王妃的病需要她,太后也需要她。” 太子妃咬了咬唇:“是啊,你们都需要她,都不需要我!那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你回去做你的宁王妃,我做我的太子妃,自此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 “真这么生气?”宁王一手托着她手腕,另一手温柔地抚了抚她的脖颈,“除了不动她,你要什么,本王都依你。” 太子妃蹙了蹙眉,也不知是反感他的触碰还是反感他的话:“你的库房不是被搬空了吗?你就没考虑过是她干的?”宁王府库房被搬空一事并未对外宣扬,但还是有几个人知道的。 宁王道:“是她。也是我先得罪她,烧了她的作坊,我和她扯平了。” 太子妃呵呵道:“区区一个作坊竟然要用宁王府的整座金库来赔,宁王可真大方!” 宁王好笑地看着她:“这么酸。只是一个小金库罢了,算不得什么。” 是啊,只是一个小小的侯府千金罢了,算不得什么,自己为何如此在意呢? 她不是没见过风浪的人,她比谁都明白一个人风光一时很容易,风光一世才算本事。 她是太子妃,未来将是昭国的皇后,她母仪天下,身份贵重,根本无需在意一个小丫头。 但为什么,一贯理智的她再也无法保持那份冷静了呢? 太子妃深呼吸,说道:“你如今动了她的相公,你们扯不平,她会来找你的!” 宁王毫不担忧地说道:“她动不了我。” 末世刺客系统 太子妃不解地看着宁王:“所以你就一直一直容忍着她?” 宁王摘了她的面纱,指尖温柔地抚上她脸颊:“琳琅,别无理取闹。”…

Read the full article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首輔嬌娘 ptt-430 暴揍太子妃(二更)展示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太子妃认得他。 那个宁愿把千年人参送给了顾娇也不送给她的暗卫。 太子妃至今记得那种难堪。 这种不听话的侍卫若是在东宫早被太子赶出去了。 太子妃明面上维持着基本的客套:“劳烦通传一声,我要见公主。” 浮世劫 龙一没动。 太子妃噎了噎:“我没见过你,应当也没做过令你不喜的事情,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龙一继续巍然不动。 太子妃没见过龙影卫,不知龙一也是,只当这人是故意与自己作对。 她寻思着信阳公主若真醒了,那门口的动静她总该是听见了,她没出来,那应当是没醒。 算了,她和一个暗卫计较什么,没得失了身份。 太子妃转身离开,刚走出院子,与从碧水胡同赶过来的顾娇不期而遇。 太子妃狠狠一惊:“是你?你怎么来了?你是……”她看看顾娇,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宅子,不太确定地问道,“来这里?” 顾娇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显然也想问太子妃怎么来了这里。 太子妃淡道:“本宫问你话。” 顾娇挑眉道:“你问我就要答?” 太子妃先是在龙一那儿碰了壁,本就一肚子火,眼下又被顾娇奚落,不由也来了三分气性:“顾姑娘,你有太后与陛下的疼爱不假,但这份疼爱又会持续多久呢?将来太子登基后我就是皇后,我无意为难你,但你也别给自己不留任何退路。” 这熟悉的语气,这如出一辙的遣词造句。 在哪儿听过来着? 啊。 宁王。 所以说,这世上哪儿有不透风的墙?哪儿有纸包得住的火? 当一个人与另一个人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一言一行都会不自觉地渗透彼此的习性。 玉瑾的出现及时打破了剑拔弩张的僵局。 “顾大夫来了,请屋里坐吧。”她笑了笑,对太子妃道,“顾大夫是奴婢从医馆请来为公主治病的大夫。” “原来如此。”太子妃收回落在顾娇脸上的目光,“那等公主醒了,我再来看她。” 说罢,太子妃跨过门槛。 与顾娇擦肩而过的一霎,顾娇下意识地问了句:“萧六郎的失踪和你有没有关系?” 顾娇本是随口一问。 哪知太子妃却心虚得身子一僵。 顾娇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的异样,一把握住她胳膊,将她拽了回来:“把话说清楚!” 太子妃的背在墙壁上撞得生疼,更要命的是,这个姿势令她感到身份受到了冒犯,她冷声道:“你放肆!” 她眼底的心虚没逃过顾娇的眼睛。 顾娇揪住她的衣襟,毫不客气地将她怼到了墙壁上,目光冰冷地看着她:“我不管你是太子妃还是皇后,别逼我动手。” “你敢––––” 啪! 顾娇反手一个耳光将她扇到了地上! 玉瑾倒抽一口凉气! 随行的东宫侍卫冲进来,却被顾娇一脚踹了出去! 顾娇将地上的太子妃抓了起来:“谁干的?是你,还是有同谋?” 太子妃咬牙道:“我什么也没干!你放开我!” 信阳公主被巨大的动静惊了出来。 “住手!” 信阳公主披散着长发,应当是刚从床上起来,来不及梳妆打扮。 顾娇可不会住手,这次不是拿猫吓吓她相公那种小事故而已,是真的差点要了她相公的命。 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顾娇抓起太子妃就往地上捶! 信阳公主真是做梦都没料到萧珩会娶个这么蛮横的女人,她倒抽一口凉气:“我让你住手你没听见吗!你再这样我对你不客气了!” 顾娇也气呢。…

Read the full article

都市言情小說 首輔嬌娘笔趣-429 母子(一更)展示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他的语气仿若世上最温柔的低语,他的目光也饱满了深情,然而太子妃依旧感到了一阵不寒而栗。 她整个人冻在那里,竟仿佛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宁王轻抚着她脸颊,低低说道:“琳琅,从你和本王一起害死萧珩的那一天起,你就已经摘不干净了,这个道理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太子妃眸光一厉:“我没有害他!是你!自始至终都是你!是你尾随我去国子监……是你杀了他!” 宁王抬手,抚了抚她的后脑勺:“如果不是你把他单独约出来,本王怎会有机会?承认吧,琳琅,你也是害死他的帮凶。” “我不是!我从未害过阿珩!”太子妃伸手去推他,“我不想见到你,你走!” 宁王抚摸着她后脑勺的手倏然扣紧—— “琳琅!琳琅!” “咦?春莹,你怎么在这儿?太子妃呢?你不是跟着太子妃一起去御书房了吗?” 不远处传来太子疑惑的声音。 紧接着是春莹心虚的回答:“太子妃她……” 太子妃冷冷地看着宁王。 宁王凶狠而无声地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别惹怒我,后果你承担不起,温琳琅。” 他松手。 太子妃一个踉跄险些跌在地上。 莺莺 十歇 “什么声音?” 因为隔得太近,就在宁王松开太子妃的一霎,太子便已朝这边走了过来,他看见了面色苍白的太子妃与一脸温和平静的宁王。 他眉心一蹙,本能地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哪怕那个男人是自己的亲哥哥。 “大哥?”他古怪地走过去。 宁王笑了笑,说道:“父皇宣我入宫去御书房见他,恰巧二弟妹从御书房出来,就碰上。” 原来如此,太子暗道自己多心了,宁王是他大哥,就算不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可毕竟是一个父亲,琳琅是他弟妹,他俩怎么可能有什么? 太子来到太子妃身边握住了太子妃的手,感受到她指尖的冰凉,他眉头皱得更紧了:“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孤都说了你有伤在身,有什么事可以过几日再去向父皇禀报。” “父皇把女学交给我,我理应仔细打理才是。”太子妃说着,感受到了来自宁王的死亡凝视,她不着痕迹地抽回被太子握住的手,“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殿下,我们回去吧。” 月夕节过后天气好似突然转凉了似的,早晚的风都带了几丝秋季的凉意,太子解下披风罩在太子妃的身上,悉心地为她系好丝带。 宁王目光灼灼地盯着二人。 太子妃抓住了太子的手,轻轻地拿开,自己接过丝带:“我自己来。” “哦。”太子有些失望,他想给琳琅做这些小事,不过,大哥在这儿,他俩太腻歪了似乎真的不太好。 他转头看向宁王,宁王的眼底早已恢复了一片温润。 他说道:“大哥,我们先回去了,既然召见你,那你快去吧!” 宁王顿了顿,转身看向拥着太子妃离去的太子,开口道:“不如二弟随我一起去见父皇吧,好像是出了什么事,禁卫军都出动了。” “这样吗?”太子有些犹豫。 宁王笑了笑:“算了,你要陪二弟妹,还是我自己去见父皇吧。” 他说这话时,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太子妃的脸。 太子妃感受到了无尽的威胁,她素手一握,对太子道:“殿下还是去看看吧。” 太子道:“孤不放心你。” 太子妃垂眸道:“有春莹陪着臣妾,殿下有什么不放心的?” 最终在太子妃的劝导下,太子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了。 他去了才知道萧六郎让刺客抓了,下落不明,父皇要宁王带兵去找人,既然他也去了,父皇便也给了他一队人马。 大半夜不能回东宫陪琳琅,要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搜查萧六郎,太子憋屈坏了! “真的,不就是长得像萧珩,又不是真正的萧珩,父皇干嘛这么器重他!还让我这个太子屈尊降贵去寻他!” 被太子苦苦寻觅的萧六郎此刻正安安静静地躺在信阳公主的床铺上,顾娇为他换上了最后一个吊瓶。 巫战星河 夜已深。 顾娇与龙一在屋子里静静地守着他,顾娇是坐在床边守着,龙一是坐在房梁上守着。 给萧六郎打完吊瓶后,顾娇趴在床沿上抵挡不住困意睡着了,龙一始终睁圆一双眼睛,像只不睡觉的猫头鹰。 不知过了多久,整条朱雀大街都静了下来,屋子里只剩下几人平顺的呼吸。 忽然,屋门被从外轻轻地推开了。 一只洁白的绣花鞋跨过门槛,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光洁如新的地板上。…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品都市异能 首輔嬌娘討論-428 小侯爺(兩更)推薦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信阳公主得亏是没有抑郁症的,否则迟早能被龙一气到发病。 信阳公主当然可以勒令龙一将囚笼放下、丢下或抛下,然而龙一不知是不是猜到了自家主子爱下命令的性子,直接抱着囚笼嗖嗖嗖地跑掉了! 只留给信阳公主一个乌溜溜的后脑勺,好似写着–––跑啦跑啦,听不见啦! 玉瑾的神色一言难尽,她转头看向信阳公主,张了张嘴,道:“公主……” 信阳公主冷着脸没说话,随手放下了帘子。 皇城戒严,不仅出城许严查,进城也一样。 守城的侍卫严阵以待,忽然一阵强风刮过,仿若有残影自几人眼前一晃而过。 侍卫们面面相觑。 “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不知道啊,你们看见了吗?” “好像有什么东西过去了,但又好像没有。” 几人望了望城内,空荡荡的街道上哪里有人影?所以是他们眼花了吧?集体眼花了…… 很快,信阳公主的马车抵达了城门口,守城侍卫查看了令牌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给信阳公主的马车放行。 而与此同时,前去追捕刺客的禁卫军们逐渐意识到刺客可能并未走到前面,一行人沿途返回,在半路发现了被“盗”的囚车以及四名早已凉透的“衙役”。 而另一队禁卫军则在三里外的一片草丛里找到了被打晕的真衙役们。 衙役们苏醒后交代了他们被人打劫的经历。 “囚犯跑了,会是他的朋友劫走了囚车吗?”一名禁卫军问。 斗 羅 之 終焉 斗 羅 灵异警探 一个衙役道:“不可能,那个囚犯是老油条了,没什么厉害朋友。” 正说着,那个被刺客放走的囚犯乖乖地回来了,从他口中,禁卫军们得知刺客是四人,他们手中似乎抓了另一个人,他们伪装成衙役的目的就是为了将那个人质在禁卫军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转移。 囚犯没看清人质长什么样,但禁卫军大胆猜测人质就是萧六郎。 刺客被杀了,萧六郎不见了,究竟是什么人把他带走了?又带去了哪里? “我们一直守在官道上,不见有人过去啊……难道……他们又返回京城了?”一个禁卫军揣测。 禁卫军首领道:“进京的马车都仔细查过了吗?” 手下道:“有两个人的马车没查。” 禁卫军首领眉头一皱:“谁的?” 手下道:“赵尚书与信阳公主的马车。” 朱雀大街,马车在宅子外停下,信阳公主与玉瑾下了马车。 毫不意外的,龙一已经将囚笼……确切地说,是囚笼里的人带回来了,摘了脸上劣质的人皮面具,脱了他染血的囚衣,换上了一身干爽的衣裳。 衣裳有些小,衣襟系不上不说,袖子与裤腿儿也短了一大截。 龙一依旧是将人放在了信阳公主的床铺上。 萧六郎的气息有些微弱,不知是疲累或失血过多的缘故,他晕了过去。 信阳公主神色淡淡地走过来,却在即将跨过门槛时停住。 倒是玉瑾快步进屋看了眼床前的男子。 她并不知被龙一带回来的囚犯是谁,也不知龙一为何这么做,要知道这可是公主的卧房,真让什么不三不四的人躺上去可就糟糕了。 然而当她来到床前,看清映入眼帘的那张苍白俊脸时,一下子惊呆了! “公主!” 玉瑾一脸震惊地走了出来,对不知何时背过身,望向无边夜色的信阳公主道,“里面……里面的人……他……他是……他长得……他……” 玉瑾简直不知该说什么,语无伦次了许久,才把心一横,道,“他就是我上次和公主说的长得像小侯爷的翰林官!难怪龙一会把他带回来,龙一一定是将他当成小侯爷了!公主!您快进屋瞧瞧!不怪龙一认错,真的太像了!我几乎要怀疑是小侯爷活过来了!而且他们的年纪也相仿……如果小侯爷还活着……也该是这般大了……” 信阳公主没说话。 “公主,我没骗您……他真的……”玉瑾的话在见到信阳公主的神色时戛然而止。 信阳公主的面上一如既往的清寂孤冷,眸光却一片复杂,似夹杂了许多情绪,却唯独没有惊讶。 玉瑾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穿越农女…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华都市言情 首輔嬌娘討論-427 救出(兩更)閲讀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顾娇去了一趟清和书院,将顾承风从男厕里捞了出来。 顾承风快给气炸了:“能不能别每次在这种地方捞我!” 再多来几次他都要不举了! 顾娇将他带到书院的一个柴房外,摁着他洗了手。 顾承风:……你还知道介意这个! 顾承风磨磨蹭蹭地洗了手,顾娇嫌他慢,一把将他抓进了小柴房。 “这次又是干什么?”顾承风没好气地问。 上回冒着生命危险陪这丫头搬空了宁王的小金库,结果到头来一根金条也没分给他。 他白给她当搬运工的哦! 好不容易藏了一条,结果被小九那只鹰给叼了出来! 连鹰都和她一个德行! 气不气,就说气不气! “有事问你。”顾娇随手折了一截树枝,蹲在地上画了个双刀徽记,“认识这个吗?” 顾承风还在幽怨金条的事,哼了哼,说道:“双刀门,怎么了?你不会要打劫他们吗?我说你最近是想钱想疯了吗?四处打劫,也不怕暴露了!” “这次不打劫。”顾娇道,“他们很厉害吗?” 顾承风在她身旁蹲下来,不咸不淡地说道:“这要看和谁比,与千机阁这样的老江湖组织是没法儿相提并论的,但在近几年崛起的新门派中算是比较出挑的。你到底打听这个做什么?” 顾娇道:“没什么,这个门派日后可能会得罪我。” 什么叫日后可能会? 你认识人家吗? 你是会占卜啊还是会做梦啊? 顾娇又问了双刀门的地址,大致了解了它的概况,鉴于距离事发的日子还早,顾娇决定过一段日子再去盯着他们。 从清和书院出来,顾娇去了一趟翰林院。 路上有些拥堵,到翰林院时已经早过了散值的时辰。 顾娇看着饼铺还没收摊,想了想,走过去问道:“老板,还有梅干菜饼吗?” 老板笑道:“最后几个梅干菜的让你相公买走了。” 因总光顾他家生意,饼铺的人已经知道顾娇与萧六郎是小俩口了。 “我相公买的是生的吗?”顾娇下意识地问。 一般人不会买生的,她这话问得就很奇怪,事实上她自己都觉得怪。 老板只当是她叮嘱过自家相公,让一定要买生的,担心相公买错她才有此一问。 老板笑了笑,说道:“是生的!” 顾娇心道,巧合吧? 梦里他买生梅干菜饼的那一日出了事,但那是发生在两三个月后。 不是每个买生梅干菜饼的日子都会出事。 心里这么想,顾娇却还是去了一趟他出事的地方。 那是一个老字号的胭脂铺,生意被周边的铺子抢没了,进出的客人很少。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现场保留得完好,没人发现也没人破坏。 顾娇一眼看见了地上干涸的血迹。 顾娇蹲下身来,仔细看了看血迹的轨迹与痕迹,脑子里不由地浮现出他摔了一跤又一跤的画面。 没错,他摔了两次。 第一次是磕在门槛的瘸口上,划破了虎口与手臂。 第二次是摔在往前几步的地上,那里还有他撑了一下的血手印。 梦里只摔了一次,冰天雪地的,摔得比较惨,当场就摔晕了。 “怎么回事?难道是梦里的事提前了?” 顾娇也是头一回遇到这种状况,一时没经验,不知自己猜的对不对。 “这血迹也可能是别人的,万一弄错了……” 弄错了就弄错了,她是绝不能拿萧六郎的命去赌那个万一的。 不是萧六郎最好,是的话也能不耽搁救他的时机。 他的手不能废,他的命亦不能丢! 顾娇顺着血迹一路找过去,找到一条人烟稀少的老街时,血迹突然没有了。 有两个可能——一,血止住了,二,他在这里被人掳走了,并且,不是用轻功掳走的,是坐马车离开的。…

Read the full article

超棒的都市小說 首輔嬌娘 起點-426 動手(兩更)熱推

小說推薦 – 首輔嬌娘 – 首辅娇娘 宁王忽然伸出手,掐住太子妃的脖子,将她抵在了大树上:“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太子妃似是知道他并不会真的在金銮殿附近掐死自己,因此并无多少畏惧,冷笑道:“说什么?说你没杀萧珩,还是说萧珩没活着回到京城?” 说罢,她拿开他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春莹,我们走!” 春莹心虚地看了二人一眼,迈着小碎步跟上太子妃离开了。 宁王单手撑在大树上,眼神冰凉。 “祈飞。” 他唤道。 被唤作祈飞的心腹闪身过来,拱手道:“主子!” 宁王放下撑着大树的手,凉凉地望了眼金銮殿的方向,薄唇轻启道:“去查一下,半个时辰之内都有谁出入过金銮殿。” “是!” 祈飞的动作很快,联络了他们在朝中的眼线,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查出了宁王所需的名单。 马车上,祈飞将名字一一报给宁王。 “……内阁大学士孔大人、兵部尚书许大人、工部尚书赵大人、袁首辅、霍祭酒……萧修撰。” 宁王摸着拇指上玉扳指的手一顿:“霍祭酒和谁?” 祈飞道:“翰林院萧修撰,本届新科状元,好像是叫……萧六郎来着。” 宁王若有所思:“就是那个长得像小侯爷的人?” 祈飞点头:“是,是他!” 萧六郎的长相在朝堂早不是什么秘密了,百姓或许没听说,可宁王太子一类的人物还是有所耳闻的。 出身乡野,却一路过五关斩六将,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国子监,第一次春闱便独占鳌头成为新科状元。 有人说他的成绩是靠着宣平侯的关系得来的,宣平侯痛失爱子,偶然遇到一个与自己儿子如此容貌相似之人,难免寄情到他身上。 没人怀疑过他就是萧珩,因为,萧珩已经死了。 这是所有人深信不疑的事。 而有关萧六郎,宁王知道的其实比寻常人更多,譬如太后不是在行宫养病,她是流落民间了,而那段日子,她就是被萧六郎与顾娇所救。 萧六郎究竟是靠自己的硬实力平步青云,还是靠陛下或太后的抬举,都不重要。 不是真正的萧珩,宁王就不会去在意他。 萧珩死了,那么萧六郎再像也不会是萧珩。 但如果萧珩没死,也只有萧六郎会是萧珩! “主子,后面还有几个,您要听吗?”祈飞问道。 “不必了。”宁王摩挲着拇指上的玉扳指,“查一下霍祭酒与萧六郎的来往。” 他不能断定温琳琅的话是否属实,不能仅听她的一面之词。 要查这个并不难。 在重回国子监前,老祭酒还是比较容易隐瞒行踪的,可如今都入朝为官了,步入世人的视野增多,留下的线索也多。 加上国子监的人都认为老祭酒与萧六郎来往是因为觉得他像自己自己过世的爱徒,没人怀疑,自然就不必太费心遮掩。 不过两天功夫,祈飞便将老祭酒住在萧六郎隔壁的事打探明白了。 “他叫老祭酒姑爷爷。”祈飞说。 宁王眉头一皱。 如果他没记错,萧六郎与顾娇是把太后叫姑婆。 太后与霍祭酒、、、 宁王烦躁地拧了拧眉头:“继续往下说!” “是。”祈飞道,“是萧六郎一家先搬去碧水胡同的,之后霍祭酒才搬过去。” 宁王道:“是霍祭酒回国子监之前还是之后?” 祈飞道:“之前。” 宁王的心底突然升腾起一个大胆的猜测。 萧珩丧生于大火后,霍弦心如死灰,辞官离京。 宁王本以为霍弦回京是因为陛下重新请他出山,可眼下看来,或许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是为了萧六郎才回到国子监那个伤心地的。 那个烧死了他爱徒的地方,他是怎么有心情日日去上值的? 端看信阳公主就知道了,她至今不敢回到公主府,不就是怕触景伤情? 从前宁王忽略了这个细节,是因为他坚信萧珩死了,所有与萧珩有关的一切他都不会再去怀疑。 而今一回想,还真是破绽百出呢。…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