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奏

3ndco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第0736章 既提供火力,又充當和事佬-jt3of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
由于这段时间为了有效应对香江银行业危机,高弦一直呆在香江,正处在叛逆成长期的平安,在眼前晃荡的次数就显得多了一些,难免让他感觉不顺眼,想给儿子套上笼头。
另一方面,眼前沸沸扬扬的骆家内讧、父子反目成仇,引起高弦感慨之余,自然而然地有一些反省产生,于是在方式上便尽量避免简单粗暴,使用了一些技巧。
平安哪能想得那么多,自恃去内地的时候,学当地方言如鱼得水,在香江上学的语文和英语成绩也中规中矩,进而多掌握三门外语的难度,相比于自己的理想,实在算不上什么,兴冲冲地当场立下军令状。
高弦点了点头,“既然事情已经这么定下来了,那在最后评判结果出来之前,你就专注地去做吧,配套资源我给你解决,别再上蹿下跳了。”
梁馨见没有当场发生争执,这顿饭可以完完美美地吃下去,也就暂时放下了顾虑。
毕竟,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平静和谐的局面,其实挺难能可贵的。
转过天来,高弦继续处理繁杂的公务,到底还是少年心性的平安,特意找机会叮嘱父亲,千万别忘了答应自己的事情,生怕爸爸和妈妈两边都在用缓兵之计。
“没记性,还上蹿下跳。”高弦绷着脸训斥了一句,“我已经让人安排了,正好,现在评估一下,你到底什么水平,就不知天高地厚地想去打职业比赛。”
“那就评估呗。”平安跃跃欲试道:“香江网球圈子里有名堂的人,我基本都认识,这次看看还有没有其他高人可以借机会结识。”
别说,平安没有夸口,小小年纪便结识不少人,等高弦找来的网球专业人士赶到后,真就是熟人,甚至结论直接给出,平安的身体素质和天分,非常出色,只要接受更专业的训练,打职业比赛完全不在话下。
“你们打两场,让我看看。”高弦指着商会俱乐部的球场吩咐,心里则在盘算,“看来,还是要通过霍家那边寻找资源,这些年他们在体育领域煞费苦心,随之也更专业一些。”
客观而言,高弦确实没有真正了解自己这位长子的能力,平安虽然还是少年,但在球场上和高弦找来的几个所谓圈里人,你来我往,稳居上风。
当然了,这里面可能有人家会做人,故意成全平安、为高爵士助兴的因素,但平安的出色表现,实实在在地就在眼前,无论是在底线,还是在网前,可圈可点。
高弦正看得入神,不知道什么时候,骆蓄锐走到身旁,鼓掌道:“矫健如龙,虎虎生风啊,最保守地说,在少年组里,肯定是没有对手了。”
“可不能夸他,居然还想耽误学业,去打职业比赛呢。”高弦轻轻地哼了一声后,转而问道:“你那边忙得怎么样了。”
“天平已经向我们这边倾斜了。”骆蓄锐怅惘地叹了一口气,“只是,这种鸡犬不宁的程度,还是超过了我的预料,现在外界都把骆家内部的纷争,看成了和张玉梁家族争产风波相提并论的豪门恩怨,吐沫星子快要淹死人了。”
听出了骆蓄锐弦外之音的高弦,摸了摸胡子,缓缓说道:“需要我出面做和事佬,给你们各方都找一个台阶下吗?”
被道破心事的骆蓄锐,老脸发红道:“现在,我和我爸之间,势同水火,还摸不清他的心思。不过,老四嘉瑞,想见一下弦哥,他已经侯在外面了。”
“这么见外干什么,你们兄弟直接一起过来就是了。”高弦打了个哈哈,站起身来,顺着骆蓄锐手指的方向望去。
那边的骆嘉锐见状,赶紧快步走了过来,“高爵士……”
寵妃難為 碧雲天
“不用那么客气,和蓄锐一样,兄弟相称就好了。”高弦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之前,你在米国当医生的时候,我就想通过高氏医学研究所挖你,想不到还是骆生抢了先,直接把你召回香江挑大梁了。”
骆嘉锐不易察觉地瞥了哥哥一眼,叹气道:“我也是赶鸭子上架,现在的局面真是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收场啊,所以才来打扰弦哥。”
在室内落座后,高弦直奔主题地问道:“如此说来,嘉锐你是赞同英石集团出售富豪酒店和百利保的控制权了?”
“是的。”骆嘉锐点了点头,“虽然因此,英石集团失去了富豪酒店和百利保这两项资产,但形如灭顶之灾的严重亏损,也减少了一多半嘛。”
天穹王座 桑心
超位面反派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2
对于骆嘉锐的表态,高弦非常满意,因为对方实话实说。
女人花 金戈戈
随着时间前行,英石集团的糟糕局面越来越被外界了解,旗下三家公司——英石地产、富豪酒店、百利保的总亏损,超过二十亿,已经抢了负债水平更高,但亏损规模相对英石集团小一些的怡和。
而骆英石在应对危机过程当中,虽然也想出售富豪酒店和百利保,但却要把富豪酒店旗下,诸如尖东富豪酒店之类最有价值的资产,剥离出来,留在骆家手里,以至于引起了其它股东的不满,连债权银行们都反对,必须进行资产重组以度过危机的富豪酒店和百利保,绝不能走上被拆解得首先丧失最核心资产的灭亡之路。
现在骆英石背着沉重的债务包袱,哪敢和债权银行真翻脸,只能完完整整地低价出售富豪酒店和百利保的控制权。
只是,骆英石被自己儿子骆蓄锐逼得太狠了,一时之间下不来台,搞得局面僵持住了。
骆蓄锐、骆嘉锐都是聪明人,渐渐地摸清了老爹想要妥协的心思后,就开始寻找具备足够分量、能够破局的那个人,而高弦就是不二人选,他不但份量足够,还能让骆家尽可能“家丑不外扬”,使得这场内讧,变为和气分家。
三个人把这层意思沟通清楚后,高弦明确表态道:“我可以试试劝骆生一下,但如何会面,需要好好考虑。”
“这样,你们回去准备一下,就说我去给骆生拜年。”
未婚妻的奮鬥史
见高弦慨然应允,骆蓄锐和骆嘉锐同时松了一口气。
逆天二小姐:戰王狂妃 知更
“好,弦哥,我这就回去准备。”骆嘉锐起身告辞。
高弦微笑着送骆嘉锐出门,心里则琢磨,自己给骆蓄锐争夺富豪酒店和百利保控制权提供主力资金,接下来又要做所谓的和事佬,也不知道会不会太霸道了。

lmq7f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第0734章 日子難過,還得照過分享-5wyvg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
岁末年初,媒体们总要习惯性地对过去盘点一下,然后再对未来展望一下。
显而易见,过去的一九八二年,股市进一步萎靡,地产业甚至崩溃,知名公司丑闻不断,银行业挤兑风潮,甚至连港府财政也近些年少有地出现赤字,达到了三十亿,绝对值得大书特书地唉声叹气一番,甚至为了迎合某些心照不宣的正治需要,对未来的展望也添加一些似是而非的悲观情绪。
总是愁云惨淡,貌似产生了切身体会的共鸣,但也有腻歪的时候,而香江从来不缺花边新闻做为调剂。
这不,一场豪门恩怨戏码迎面而来,拥有三家上市公司的英石集团发生内讧,三公子骆蓄锐和父亲骆英石“不咬弦”,干脆联合了洋人韦理,对家族产业富豪酒店发起了恶意收购。父子反目成仇,够劲爆吧!迅速成为香江五百万人口津津乐道的话题。
高弦放下报纸,暗自想道:“还行,骆蓄锐、韦理的‘军火供应商’,暂时没有引起大众的注意。只不过,骆英石、骆蓄锐的父子反目成仇,着实让人唏嘘。”
这时候,易慧强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炫耀着他的消息灵通,“骆老三真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啊,和他老豆正面交锋,一点都不胆怯。”
高弦深以为然,父亲的权威可不是那么容易挑战的,何况一个大家族的当家人和商业王国的缔造者。
“英石集团持有的百分之三十三点四富豪酒店股份,账面原值四亿六千六百万,骆蓄锐、韦理强行收购的报价只有九千万,从债权银行和其他股东的反应看,相当有搞头。”易慧强啧啧赞叹道:“我听圈子里人私下里聊家常,骆英石对三儿子联合洋人,夺取骆家资产,大发雷霆。这下,骆家的日子更加难过了,尤其这个春节,骆家注定不得安宁了。”
“日子难过,还得照过啊,现在大家都不轻松。毕竟,自己的利益是否受损,各方可谓冷暖自知,当然奔着更有希望的一方去了。”高弦对局势发展走向,倒是不太意外。
骆英石为了减轻堪称灭顶之灾的巨大债务压力,想要分拆出售“一门三杰”当中的富豪酒店和百利保,但像富豪酒店旗下尖东富豪酒店这种谁都一眼就能看出属于绝对优质资产的物业,还是要单独留在手里,可富豪酒店和百利保毕竟是公众上市公司,大股东只顾着自己利益的做法,多多少少地会受到制约。
而做为富豪酒店和百利保具体创办者的骆蓄锐,这个时候挺身而出,肯收拾烂摊子,自然颇得债权银行和其他股东的人心。
極品痞少(全) 公子痞_91x
当然了,骆蓄锐的解决方案,并非真的十全十美、大公无私,但至少相对于骆英石的做法,走在外界所想要的方向上。
“我们不做点什么吗?”易慧强跃跃欲试地问道:“我看骆蓄锐四处奔走,还是相当辛苦的。”
高弦想了想,点头道:“那就在债权银行方面,动用我们的人脉,为骆蓄锐、韦理他们,游说一下。”
易慧强悠悠地说道:“其实,骆家还真应该想开一些,虽然富豪酒店和百利保的控制权,被骆蓄锐抢走,会让骆英石大失颜面,还有一点所谓的资产损失,但同时,负债和亏损也大幅度转移出去了啊,他们只需要专心处理英石集团的负债和亏损便好了。”
“对头。”高弦乐了,“我们实际上是在帮助骆家,并打造一个挽救深陷债务危机的企业集团的典范,相信最后骆英石会释然的。”
……
等一刻也闲不住的易慧强,风风火火地走了之后,高弦不由伸了个懒腰,似乎永无止境的运筹帷幄,让他感觉枯燥乏味了,于是叫来周成昌,“走,去外面喝个下午茶,放松放松。”
“老板想要什么口味,我看看集团下面哪个店面最合适?”周成昌翻动一本厚厚的精美画册,准备向高爵士推荐。
長生途
高弦摆了摆手,“别挑了,就去秦姨的茶餐厅坐一会,我记得,今年大宝学习面点制作,颇有心得。”
周成昌稍微有些迟疑,“秦姨的茶餐厅生意挺好,我担心,人来人往地嘈杂不堪,打搅了老板的兴致。”
南明大丈夫
都市小保安
高弦哑然失笑,“偶尔嘈杂一下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没吃过苦,沾不得一丝下面的烟火气,连最近几任的港督,还不都在刻意打造平易近人的亲民之风。”
周成昌点头领命,赶紧去准备一辆外表平常的座驾,同时给秦素梅打电话,提前准备一下。
……
到了地方后,高弦打量了一番,以大众茶餐厅的标准来看,秦素梅的茶餐厅确实人气挺旺,这应该不仅仅是得益于店面位置的优势了,还在于经营有方。
早就守在门口的秦素梅,看到高弦后,低调地把他引领到包厢。
店里为了迎合所谓小资人士的需求,隔出了两个四座包厢,高弦进来的这个包厢,明显刚经过一番精心布置。
高弦摘下墨镜,打趣道:“秦姨,我来打搅,会不会影响你们做生意啊?”
“怎么会!”秦素梅笑道:“现在距离晚市,还有一段时间,而且人手方面也充足。”
说话间,秦素梅精心挑选的儿媳妇王惠玲手脚麻利地送上了饮品,看她的身材,比刚来香江的时候,丰腴了一些,显然是生活条件大为改观所致。
紧接着,陆仁宝笑嘻嘻地端来了一盘西多士,“弦哥,快尝尝,还有其它样式在烤箱里呢。”
这些年,陆仁宝做过的工作,林林总总可真不少,总结起来,他更擅长那种专注的工作,如今在面点制作方面,好像是更能发挥所长,而且也更有兴趣。
天道仙緣 諸葛文曦
王惠玲插嘴道:“大宝做的面点,顾客们都赞不绝口,您放心品尝。”
天才殺手
高弦的目光在陆仁宝、王惠玲的身上打了个转,不由得会心地笑了,当即挑了一块西多士放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这时候,有顾客吆喝道:“给我来两个菠萝包。”
王惠玲转身,一溜烟地去忙乎了。
很是欣慰的高弦,关切地闲聊道:“秦姨,这一年多以来,通货膨胀明显,茶餐厅的生意,还行吧?”
因为高弦的关系,秦素梅平时还是挺关心大事要闻的,颇有一套地回答道:“日子难过,还得照过,尤其在吃方面。茶餐厅的生存之道,我还是挺有心得,可能比那些倒闭了的大集团的老板都强。”
高弦被逗得直笑,“秦姨,我看啊,等找个时间,我请你去给高兴集团的经理们讲讲课。”
施法者的腦回路大多有問題 昌貧皆笑
包厢里的欢声笑语,引得一些在店里消磨时光的熟客,好奇地打听,“惠玲,你们这是来了什么贵客啊,要一家人全体出动地款待。”
極品教官
王惠玲笑道:“一位亲戚。”
高弦摆了摆手,“秦姨,你去忙吧,我就心血来潮,闲坐一会。大宝,咱们下盘跳棋。”
秦素梅会意地点了点头,帮儿子摘下围裙,然后退了出去,在吧台那边守着。
看着陆仁宝熟练地摆好棋盘,端着杯子的高弦,顺口逗了一句,“大宝,你和你老婆什么时候生孩子啊,可要努力哦,看看我,儿子都能打酱油了。”
陆仁宝挠了挠头,“我妈说,等惠玲的身体,调养得更壮实一些……”
“壮实一些?”高弦差点把嘴里的饮品喷出来,“那你能压得住吗?”
陆仁宝红着脸,岔开话题道:“弦哥,你先走,还是我先走?”
其实,外面嘈杂的聊天,也偶尔让高弦忍俊不止。
比如,有一个等打包的熟客,在和秦素梅交谈当中,庆幸地说道:“虽然干了一年,没分什么福利,也不涨薪水,但好在保住了工作。本来老板说了,效益太差,不得不裁员,但老板娘心软不让,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秦素梅附和道:“是啊,现在日子难过,可拖家带口的还得照过,先把工作稳住再说。前几天我就看到一个人在翻勒瑟,找东西吃,好像是从铁丝网那边不知道怎么逃过来的船民。”
高弦悠哉悠哉地看着陆仁宝移动棋子,暗自好笑地想到,果然,能做老板的人,都是套路满满啊。

obln4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起點-第0718章 越內鬥越混亂,越混亂越內鬥閲讀-xtve0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
商业犯罪案件的调查和审判过程,远超常人想象地复杂。
到了年底,佳宁商业诈骗案的调查还无法圆满结束,更谈不上进入法庭审理环节了,而益大的问题则调查清楚了,即将提交给法庭宣判。
事实上,虽然益大堪称佳宁的影子,但钟正文连从犯都算不上,他也是被陈松清蒙在鼓里,直到最后感觉不对头了,才开始调查陈松清,逼迫陈松清解决益大和自己的关联债务,可惜为时已晚,于是选择跑路。
得知自己的案子,将于下个月,也就是明年一月份,进入法庭审理环节后,目前被羁押在荔枝角收押所的钟正文,感觉身上又轻松了几分,以至于出去放风的时候,都透着一种悠然自得的架势。
钟正文毕竟不是社会最底层的平头百姓,加上暗中听了易慧强的话,向警方积极交代关于佳宁的问题,进而得到不少照顾,羁押期间待遇不错,住单间,甚至还能吃上普通级别的西餐,属于这里的特权阶层了。
最近,钟正文所在的这个区,“搬”进来一个新邻居,即前恒隆银行董事总经理庄荣坤,倒是让钟正文的放风,多了一个聊天的好伙伴,增色不少。
诸如健康、自由等等常伴身边、习以为常得近乎感觉不到的东西,往往在失去后,其宝贵之处才被意识到。
庄荣坤刚被关进来的那阵子,有多么不习惯,很好想象,长吁短叹,坐卧不宁。
钟正文做为过来人,给了庄荣坤不少指导,还别说,效果不错,庄荣坤渐渐地适应了新环境。
这次放风,钟正文、庄荣坤便又下意识地凑到了一起。
钟正文打量着庄荣坤的气色,“庄生,这就对了,事已至此,就要看开一些。”
庄荣坤点了点头,“钟生一脸轻松,你的案子应该有眉目了吧。”
“快去赤柱监狱那里住了。”钟正文感慨道:“庄生,你说奇怪不,之前跑路的时候,我如同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等被水警抓到后,反而心里安稳了;现在知道案子要提交给法庭审理了,简直是平静无波。”
庄荣坤笑了笑,他比钟正文进来的时间晚得多,在外面自然消息灵通了,多多少少知道关于益大和钟正文的事情,包括实锤和传闻。
说句老实话,庄荣坤对于钟正文跑路,让儿子陷入父债子偿去蹲大牢风险的行径,非常鄙夷,只不过,现在大家属于难兄难弟,就没有必要较真了。
于是,庄荣坤不置可否地岔开话题道:“钟生应该是有贵人在外面施以援手吧,这也算得上一种造化了。”
钟正文有些莫测高深地说道:“我被关进来后,就变成一粒棋子了,不听指挥,连在棋盘上停留的资格都没有,谁还会在乎我的死活。”
感觉到钟正文不自觉地流露出来的那种逃过一劫的窃喜,庄荣坤若有所思。
……
放风的时间极其宝贵,很快便耗尽,庄荣坤无精打彩地返回了自己的“单间”。
没过多久,庄荣坤接到通知,律师要见他。
庄荣坤顿时精神一振,随着警员,去见律师。
“庄生,庄清泉先生托我给你带句话,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尤其涉及到之前恒隆银行与其它银行的合作。反正,人家对我们不仁在先,那就不能怨我们不义在后。”律师直奔主题道。
庄荣坤打了个愣神,之前恒隆银行与其它银行的合作?那可多了,但要论银行间合作的密切程度,再加上人家对我们不仁在先的限定条件,肯定当属海外信托银行之于恒隆银行了。
要知道,当初双方可是相互派驻董事,并担任董事会副主席。
可惜的是,张明添去世后,张家对外人的猜忌日益严重,很快就把弟弟庄清泉扫地出门了,连带着恒隆银行和海外信托银行分道扬镳。
“清泉还有其它话带给我吗?”庄荣坤沉吟道。
“没有了。”律师回答道:“庄清泉先生正在为庄生积极四处奔走,我来见庄生,还要帮庄清泉先生印证一个问题,不知道庄生是否仍记得,张明添在世的时候,曾经把多明尼加财务公司的几张美元支票,背书给恒隆银行?在这里面,海外信托银行有没有问题?”
庄荣坤思索着缓缓分析,“从直觉来讲,这种眼花缭乱的操作肯定有问题,我怀疑这些美元支票的主人,在打支票兑现和贴现的时间差,用后面的支票贴现,去堵前面支票兑现的窟窿,但没有发现切实证据,而且匪夷所思,张明添得多糊涂,才能接受这种把戏,并且再费尽心思地掩人耳目?”
……
不知不觉间,庄荣坤和律师会面的时间也该结束了,而庄清泉很快便知道了哥哥的谈话内容。
“如果推测是真的话,那张明添的玩法,可比通过极低抵押把银行存款装进自家腰包,高明多了。”庄清泉喃喃自语,“如此比较起来,我大哥被关进去,有点冤啊。”
过了一会,海外信托银行的内部消息,也传了过来,让庄清泉不由眼前一亮。
毕竟,庄清泉曾经在海外信托银行担任过董事会副主席,虽然灰头土脸地被张家赶了出来,但只要肯花心思,海外信托银行的最新动态,还是能够扫听到一些的。
张家把担任海外信托银行董事会副主席的庄清泉赶走后,又把矛头对准了接替去世的张明添,担任海外信托银行董事会主席的黄长赞。
这几天,黄长赞和张明添遗孀吴辉蕊、张明添长子张承忠的矛盾不断升级,具体的表现之一便是,黄长赞有一笔费用,被张家卡住了,今天张家装模作样地让了步,给了百分之三十,越发让黄长赞生气。
“当初我被张家排挤的时候,你作壁上观,现在轮到你难受了吧。”庄清泉一边暗自幸灾乐祸,一边动身去找黄长赞,好旁敲侧击,甚至煽风点火。
因为庄清泉有心打探消息,所以一肚子闷气的黄长赞,刚从海外信托银行总部大楼里出来,便被庄清泉堵了个正着。
见庄清泉大摇大摆地出现在面前,黄长赞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环视四周,看是否有人注意到两人。
要知道,因为恒隆银行的问题,具有不可推卸责任的庄家,现在的处境堪称众矢之的,进而被不少媒体盯着;再加上庄清泉被排挤出海外信托银行,如果张家发现两人会面,猜忌只会更加严重,导致黄长赞坐在海外信托银行董事会主席位置的日子越发难过。
庄清泉才不管这些,他就是故意高调出现在海外信托银行的地盘上,以至于说话都毫不避讳,“黄生,一起去喝茶啊。”
黄长赞连连摆手,“多谢庄生的盛情,不过,我还有事情,改天吧,我请庄生!”
庄清泉悠悠地说道:“黄生,我可是看在大家同病相怜的份上,专程过来给你通风报信的,你可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啊。”
黄长赞心虚道:“庄生要通风报信什么?”
“警方注意到了海外信托银行的某些异常运作……”玩味地笑着的庄清泉,说话留半截,稍稍一拽黄长赞,便一起坐上了车。而这个情形,正好落在海外信托银行董事,同时也是张家亲信的钟朝发的眼里。
……
在包厢里坐定后,庄清泉先顾左右言其他道:“听说,黄生也遭到了张家的排挤,日子不好过啊。”
“谈不上排挤,只是有些工作上的分歧而已。”心神不宁的黄长赞,催促道:“庄生,现在说话方便了,就请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庄清泉似笑非笑道:“黄生,你该不是认为,凭借自己和张家一起处理了多明尼加财务公司那笔帐,就真有了共存的基础吧。”
心里一紧的黄长赞,皱眉道:“庄生,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懂。”
庄清泉呵呵一笑,“懂与不懂,没什么关系,反正黄生知道,警方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就行了,我也尽到了朋友的本分。”
不想和庄清泉过多纠缠的黄长赞,摸清了庄清泉找过来的用意后,便不愿继续耗下去,起身告辞。
望着黄长赞上了自己的车,庄清泉眼里闪着恨意,“都不是好东西,坐牢一起好了!”
……
黄长赞以为自己和庄清泉的短暂会面很隐秘,第二天若无其事地来到了海外信托银行总部大厦,结果被年轻气盛的张承忠找上门来兴师问罪,“黄叔,该避嫌还是要避嫌地,庄清泉是个什么人先不论,因为恒隆银行问题,庄家现在可是麻烦不断,处于舆论漩涡当中,这时候,你怎么还能往上凑呢?莫非,黄叔和庄清泉有什么外人不知道的交情?”
“庄清泉突然找过来,我也莫名其妙。”黄长赞有气无力地解释道:“等到了包厢后,我才弄明白,原来庄清泉是要提醒我,警方已经开始调查多明尼加财务公司那笔帐了。”
张承忠脸色一变道:“黄叔,你就算编借口,也犯不着提起这件事吧。我可提醒你,在这个秘密上,大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不要想着拿去和庄清泉谈条件,免得自己先进了大牢。”
见张承忠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解释,黄长赞别提多窝火了,当即拍了桌子,质问道:“你非要我辞职走人,才肯相信我的解释吗?”
不成想,张承忠打蛇随棍上道:“黄叔,这可是你自己提出要辞职的。”
黄长赞顿时面红耳赤,讷讷无言。
张承忠反过来“安慰”道:“黄叔放心,这些年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虽然是主动辞职,我们也要对得起你,还是按照提前退休的流程处理吧。”
黄长赞好不容易才透过来这口气,冷笑道:“好,我就顺了你们的意思,祝张家的江山千秋永固。”

j7wgy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重生資本狂人 線上看-第0714章 所謂的不干預傳統,開始打破了熱推-tfkhu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
在场众人听沈弼冠冕堂皇地说了一大堆,针对一九六零年代香江银行业危机的,总结经验教训之语后,终于开始回过味来,感情这次惠丰有点不乐意给恒隆银行提供无限度支持啊。
陈祖泽望了高弦一眼,心悦诚服地想道:“老板对惠丰这帮人的了解,还真是透彻,沈弼还真有撂挑子的意思。”
同样明白了的财政司彭励治,有一种被突然袭击后的发懵感觉。
港府、惠丰、怡和、马会是香江殖民地时期的传统四大顶级势力,相互之间总要给些面子,尤其这个特殊时期,对于惠丰这种特殊存在,港府官员说话都要小心翼翼,何况,彭励治并非资深公务员出身,而是从商界转入政界。
定了定神后,财政司彭励治强忍着心里的不悦,问道:“沈弼爵士,依你的意思,应该怎么办呢?”
沈弼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恒隆银行的问题,不仅仅是因为经营方面的冒进,还有高层人员的违规操作,只有正府出面接管恒隆银行,才能真正迅速有效地稳定事态,并对银行界的歪风邪气形成威慑。”
港府接管恒隆银行,那就意味着,港府要拿出一笔可观的资金来,帮助恒隆银行周转,以度过当前的经营危机,但这笔钱从哪里来?
今年港府财政已经出现赤字了,同时官地拍卖也无人问津,库房根本不敢乱动;那就只能打外汇基金的主意了,可动外汇基金,也是要很多说法的。
想到这里的财政司彭励治,看了看其它银行的代表,期望别家银行勇于担当,对恒隆银行提供支持。
这不开玩笑吗,惠丰这个香江准中央银行都缩了,谁还愿意去当那个冤大头啊!
于是乎,众人非常默契地纷纷避开了财政司彭励治的目光,那场面岂是一个意味深长了得。
高弦的目光倒是没有刻意避开财政司彭励治,当对方看过来的时候,他微微点头示意。
财政司彭励治不由心中一喜,连忙放下平日的面和心不和,满是热切地问道:“高爵士有何高见。”
高弦也不客套,直白地回答道:“我认为,刚才沈弼爵士的建议,非常有理,只有正府亲自出面,才能最有效地处置恒隆银行危机。”
得,不但没请来援军,还多了一个为沈弼摇旗呐喊的奥援。
感觉到了现场气氛里的“大势所趋”后,财政司彭励治迟疑道:“可是,这有违正府长期奉行的,不干预市场的政策。”
高弦现在最不愿意听什么“不干预”的政策了,因为这基本就是一个噱头。
过去。英资控制了香江经济的方方面面,其利益很难触动,港府自然是“不干预”,还能“偷懒”。
港府要真“不干预”,之前为什么把霍应东收拾得那么狠,什么星光行、货柜码头等等,全都泡了汤,搞得霍应东只能韬光养晦,直到米国总统尼客松访问中国,英国跟进,将双方外交关系提升到大使级,处境才开始改善。
再说金融方面,之前港府还不是管制了黄金、外汇等等重要资源,直到一九七零年代,迫于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导致国际金融形势剧烈变化,才逐项放开。
高弦越来越不待见“不干预”政策滥用的最主要原因,还是香江的货币政策。
港元贬值的时间可不短了,现在兑美元的汇率眼瞅着就破七了,可港府却迟迟不采纳高弦的货币方案,没有真正有效的动作,恐怕“不干预”是假,以此为筹码去影响英国和中国的谈判才是真。
现在,惠丰有撂挑子的意思,不愿意为恒隆银行提供无限度支持,并鼓动港府出面,接管恒隆银行,这在高弦看来,分明是让港府的“不干预”政策开始松动的机会。
只要港府“破例”了,那下次就会不得不“依例”,进而有助于高弦让港府按照自己的货币政策改革方案,解决港元贬值的危机。
于是乎,出现了高爵士站在沈弼一边的景象。
“随着时代的日新月异发展,金融形势也发生了各种全新变化,,政策自然要变通嘛。”高弦不动声色地把皮球踢给沈弼,“沈弼爵士,您觉得呢?”
沈弼怎么可能反对,连连点头道:“对啊,这么多年了,《香江法例》修订得少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财政司彭励治便相当于被堵在了墙角,无论如何也躲不掉了。
他沉吟道:“正府全面接管恒隆银行的话,专业人才严重不足啊。”
见财政司彭励治“认命”了,沈弼适时送上人情,“财政司无需担心,正府全面接管恒隆银行后,专业人才可以由惠丰信贷部提供,绝对称职。”
“好,就这样了。”财政司彭励治作出决定后,也开始行动果断起来,布置工作道:“我这就去向辅政司和督宪汇报此事,紧急召开立法会;你们帮我尽快起草一份《恒隆银行接管条例》,,供立法会程序所需;商业罪案调查科牵头,马上到恒隆银行总部,控制其高管,全面接管恒隆银行。”
实现了各自目的沈弼和高弦,自然恭敬地带头连声答应着。
……
恒隆银行总部这边,庄荣坤、李海光等人,正七嘴八舌地讨论,股东们如何向恒隆银行注资,以解决当前的困局。
可惜的是,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根本拿不出一个结果来。
其实也不奇怪,这些只想着法地,把恒隆银行的超低抵押贷款装进自己口袋的家伙,要是真有这样的本事,也不会为了弥补未结算账户的净损额,把一张十一亿八千万港元的支票,送到渣打去透支了。
这些人一边讨论着,一边等着中银那边是否愿意结算的消息,可却迟迟收不到结果,最后便意兴阑珊地打算作鸟兽散了。
突然之间,数辆打着双闪的警车停在恒隆银行总部楼下,然后一大批警员冲了进来,分别控制职员和各种文件。
听到动静的庄荣坤,刚率众从会议室里出来,便被一名高级警司堵了个正着,“各位,请跟我们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