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妝

8o7t6火熱小說 《催妝》-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分享-3exqt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萧泽很是理解地拍了拍程良娣的肩膀,想着这个女人心思单纯,在太子妃的手里一定是受了不少苦,如今立她为侧妃,以她的身份来说,若不是被太子妃下毒迫害这件事儿,她是不可能因祸得福被提升位分的。
侧妃是可以记入皇家玉牒的,她生的子女也可以再自己的名下抚养教导,她高兴的哭出来也情有可原。
萧泽倒没有嫌弃她丢人,不止没嫌弃,还掏出帕子给她擦了擦眼泪,温声哄道,“别哭了,别被人看了笑话,皇祖母派来了教导嬷嬷,接下来你便跟着嬷嬷们学侧妃的规矩礼数,在没有太子妃之前,东宫内务都由你来管。”
程侧妃更想哭了,小声抽噎,“殿下,我、妾身、妾可不可以不管内务?”
歲月是朵兩生花
她不要啊!她只想好吃好喝好玩好睡,不想揽东宫内院乱七八糟的那些累死人烦死人的活。
尤其太子殿下这么温柔地哄她,她怎么就这么怕呢。她宁愿他跟以前一样居高临下地看她,不喜欢她,不爱搭理她,也不来她的院子宠幸她。
如今,她晚上睡觉都不敢睡实了,怕说梦话说出真相,被他掐死。
“说什么没上进心的话?”萧泽不赞同地皱眉看着她,“这东宫的内务,就要你来管,不想管,也得管。”
他就说这个女人单纯嘛,看看,多少女儿梦寐以求的东宫权利,恨不得争先恐后夺到手,可是这个女人,机会摆在她面前,她竟然还想推掉。
不过这也间接说明了,她不贪权贪财,不热衷掌家之权,倒也可爱。
程侧妃肩膀瑟缩了一下,但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下,“殿下,妾怕管不了。”
“让管家帮衬你,还有嬷嬷协助你,很快就能上手管起来。”萧泽觉得温氏做太子妃时,东宫内院乌七八糟一团黑心账,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别怕,本宫给你调自己人帮你。”
程侧妃抽着鼻子,知道推脱不了,点头,“那、那好吧!”
她如今已经后悔吞那颗毒药了,早知道今日,不如当日就让太子殿下宠幸了她,也好过如今她每一日都过的胆战心惊,生不如死。
萧泽安抚好程侧妃,留赵公公喝茶。
從政提醒:黨員幹部應當樹立的25種意識
赵公公摇头,“陛下那里还需要老奴伺候,老奴就不留了,得赶紧回去对陛下交差。”
萧泽点头,亲自送赵公公出府,期间,试探地问,“公公,父皇对本宫的气可消了?”
赵公公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哪怕如今萧泽惹了陛下震怒被关着没发话处置,他依旧对之恭恭敬敬,“陛下对太子殿下宠爱有加,所谓爱之深责之切,也是常理。”
没说气消没消,但萧泽已明白了,这是气还没消呢。
萧泽问,“父皇身体可好?”
赵公公点头,“陛下身体甚安,劳太子殿下挂念。”
萧泽苦着脸,“本宫给父皇上了几道折子,父皇都留中不发,不给本宫一个请罪的机会,本宫每日实在惶恐……”
赵公公宽慰,“殿下放心,陛下还是念着您的。”
有他这一句话,萧泽就放心了,他嘴角露出笑意,“多谢公公。”
赵公公再度拱手,说了一句“太子殿下请留步!”,出了东宫,上了马车,回了皇宫。
重生之暴君
赵公公回宫后,对皇帝复命。
皇帝问,“太子都说了什么?”
赵公公未曾隐瞒,将与太子的对话分毫不差地说了。
皇帝冷哼一声,“朕看他还是不知悔改。”
赵公公知道皇帝心里还是念着太子,否则也不会这么长时间没对太子订下个惩罚的章程,一直这么拖着犹豫着思索着,他劝道,“陛下,太子殿下还年轻,您还有很长的时间慢慢教导。”
皇帝不爱听这个,“他不是小孩子了,朕也不年轻了。他行事不顾后果,只知道排除异己,他若是一直这副样子,祖宗的江山,怎么担得起来?”
这话赵公公不敢接了。
皇帝摆手,“行了,你退下吧!”
赵公公默默地退了下去。
玲儿将悄悄打探回来的消息禀告给温夕柔,温夕柔听完,蹙眉,“我总不能去端敬候府门口特意截凌小姐吧?”
玲儿摇头,“您若是特意截的话,老爷和大公子一定会知道的。”
温夕柔木着脸,“这宅子里伺候的人,突然一下子少了很多,是我大哥将人都打发了?”
玲儿点头,“是大公子今日将守宅的所有人都打发了,只留下了我们从幽州带来的人。”
温夕柔捻着手指,“大哥素来如此,无论忠奸,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玲儿不好接这话。
温夕柔道,“今儿父亲和大哥从宫中见过陛下回来,没喊我去书房,想必关于我的事儿,还没个定准,既然如此,倒也不着急了。”
玲儿点头,“小姐才来京城,的确不太好轻举妄动,免得就算不被老爷和大公子查知,也有可能被外人查知,引起麻烦。毕竟,老爷和大公子带着小姐来京,如今消息已传出去了,多着是人盯着温宅呢!”
温夕柔点头,木声说,“不必再出去打听了,你多注意京中夫人们办的宴会。看看凌小姐近来会参加哪个宴会。”
玲儿点头,看着温夕柔,想说什么,又有些犹豫。
“说。”温夕柔看着她。
玲儿小声道,“刚刚陛下下旨,准了太子轻立东宫温良娣为太子侧妃的折子,太后派了教导嬷嬷去了东宫。”
温夕柔面无表情,“就是被我大姐姐下毒的那个温良娣?”
“是那个温良娣。”
温夕柔道,“我大姐姐那个人,最喜欢以折磨人为乐,她自己怕是都没想到自己会栽在温良娣手里。”
玲儿唏嘘,“大小姐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
温夕柔不以为意,“一个侧妃而已,太子真爱护,怎么就不直接请立太子妃?可见储君的爱,还真是浅薄的很,为了帝位,还是要择优而选,说白了,还是最爱权利。”
玲儿也觉得二小姐这话没说错。
早安,總統大人!
温家来京面圣,对于京城来说,的确是一件备受各大府邸关注的大事儿。尤其是温家父子还带来了温二小姐,明显告诉人,冲着东宫太子妃的位置而来。
朝臣们都觉得温家的算盘打得好,没了一个太子妃,又送来一个,就是不知道陛下是什么心思,太子殿下是否会因为前太子妃而厌恶抗拒娶这个二小姐?
不过温家在幽州有三十万兵权,主动送女,太子殿下不好拒绝吧?
有些盯着太子妃位置的朝臣没想到温家还有这个操作,衡量了一番,觉得自家怕是不能与温家硬碰硬。
端敬候府内,程初看完了汗血宝马,拉着宴轻说外面的八卦。
“宴兄,你听说了吗?幽州的温家来人了,温总兵和他的长子带着他的二女儿,刚刚进宫面完圣。”
宴轻不感兴趣,“没听说。”
婚來昏去,郁少的秘寵嬌妻
至尊風水師
他这一日没出府,听说个屁。
程初给他讲外面的事儿,“温家这回带了二女儿进京,难道是大女儿废了,将二女儿送给太子做太子妃?”
宴轻似听非听,“也不奇怪。”
温家嘛,早已跟东宫密不可分了,如今断了一指,不可能不续上这一指。
武俠之旅 王吾
程初很惆怅,“哎,温家的女儿能是好惹的吗?若太子还娶的是温家的女儿,我那妹妹又要受苦了。”
宴轻瞥他,“你那妹妹早已成了东宫的人了,你操这个心,有完吗?”
傲世翔天 天水閣主
程初拍拍脸,“也是。”
关键是他瞎操心也没用!
“你是纨绔。”宴轻有些受不了他了,“近来你这么爱关心东宫的事儿,不如回去靠个科举?或者通过你家跟东宫的关系弄个官做?”
程初吓了一跳,头摇的像拨浪鼓,“不要,做纨绔多好啊,我还是爱做纨绔。”
况且,若真是靠着东宫的关系弄个官做,那岂不是成了东宫那一派,跟嫂子作对吗?十个他的脑袋估计都不够嫂子踢着玩的,他还是别了。
“那就少操那些个用不着的闲心,小心短寿。好好活着不好吗?”宴轻灵魂拷问。
風之仙旅 海風兒
程初连连点头,“好好好。”
好好活着自然好了,他又不是活腻歪了。
果然还是跟宴兄待着好,宴兄能时刻让他一日三省吾身,知道什么才是对自己最主要的。
他一下子想开了,烦恼尽消,“宴兄,要不要出去喝酒啊?你离京去栖云山这些天,不止我想你,兄弟们都想你了。”
宴轻也正有此意,“行,走。”

2mck1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催妝》-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讀書-5ac1m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温夕柔若是想见她,蹲守端敬候府可蹲不到。
她吩咐琉璃,“这几天盯好了温宅。”
她先观察几日,看看温夕柔温柔和软的传言是不是她真实的性子,她刚来京就让身边的婢女打探她是要做什么。
琉璃不用凌画吩咐自然也要盯着温宅的,京城里的各大府邸来来去去就那么些人,就算是新八卦也看腻了,不如这新来的温家父子三人新鲜,她自然是十分有兴趣盯着他们。
温启良和温行之回到温家后,进了书房,关紧了房门。
温启良又问,“行之,你怎么看陛下今日对咱们父子二人的态度?”
温行之喝了一口茶,觉得淡之无味,“咱们家在京城这宅子荒废空置的太久了,这茶没法喝。”
温启良无奈,“这时候你还讲究什么茶?这茶不喜欢,明儿去茶庄买最好的就是了。”
反正温家不缺钱!想喝好茶还不随便?
温行之放下茶盏,“我的意思是,这宅子里看守的人,明儿都赶出去吧!”
温启良一愣,“他们都是咱们的家生子以及几代在温家伺候的女仆,一直留在京城守宅子,也没犯什么错,就是茶没买好而已,把采买的罚了就是了,怎么都要将人赶出去?”
温行之看着温启良,“自然是为了安全起见。父亲别在幽州待久了,不知京城的天有多高。父亲待不了几天就会回幽州,而我是要留在京城的,难道父亲希望我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吗?这些人没准里面有被人收买的呢,父亲放心,我却不放心。”
軍戶小娘子 月生春秋
温启良面色一正,“你说的没错,考虑的极是,既然如此,就听你的,都赶出去吧!”
温行之这才说,“陛下心思深,父亲可别被陛下表面的温和给骗了。”
温启良一惊,“难道陛下……”
“陛下只言片语都没提温家倒卖粮草的事儿,大妹妹行事毒辣被废了太子妃的位置,陛下一句也没训斥父亲,只是温温吞吞地说了父亲一句教女无方。父亲觉得,是不是还不如骂您两句呢?陛下越是和善,您不是当时在陛下面前越是诚惶诚恐吗?”
温启良心神一凛,“没错!我都做好了被陛下骂的准备了,陛下却什么也没说,始终态度温和,我就心里有点儿拿不定陛下真实想法。”
浮光深處終遇你
“所以,您的直觉没错,父亲要相信自己的直觉。父亲近来行事,一定是让陛下不满了。”
温启良揪起心,“倒卖粮草的事情都过去了,陛下既然当初交给太子来办,就是想到太子会轻拿轻放,难道这事儿还没过去?再说,派死士刺杀凌画之事,那四个死士已被灭口,凌画不是没有拿到把柄吗?难道她会跑陛下面前胡说没有证据诬陷?”
温行之摇头,“父亲真的天真的以为刺杀凌画之事,就算太子买通陈桥岳灭口了天牢里的死士,咱们温家背地里做的,陛下就不知道不怀疑吗?太子没忍住买通陈桥岳灭口,有这个蛛丝马迹,就足够陛下怀疑了。”
温启良脸色不好看,“可惜没杀了凌画。”
他有些愤怒,“绿林的黑十三实在无用,他明明能杀了凌画,偏偏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将她扔下烟云坊做什么?直接杀了,多省事儿。”
温行之倒是不在意这个,“他是为了他的弟弟,他弟弟喜欢凌画,若是他真杀了凌画,他兄弟二人可就反目了。他还是十分在乎他的弟弟的。父亲当初与黑十三合作,就该知道这个结果。”
“真是不可共谋大事儿。”温启良恨恨。
温行之淡淡,“父亲要怒,不如就怪您培养的死士无用罢了。”
温启良看着温行之,不满,“当初若不是你不同意,把你培养的死士派来京城,黑十三负责在前,你的死士在后,如今没准就得手了。”
強殖戰士
越不是那麽好穿的 理千愁
温行之嘲笑,“父亲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就算派出我的死士,也不见得能杀了凌画。当日,她的高手,也就一个琉璃,哪怕宴轻受伤,她都没动用最厉害的暗卫,也就普通暗卫打了打。您以为凌画这么废物吗?那您就错了。只不过在京城,天子脚下,陛下眼皮子底下,她不显露罢了。”
温启良自然相信儿子的说法,他恨的牙根痒,“凌画这个丫头片子,早晚有一天,让她死无全尸。”
温行之不置可否。
“你说,陛下让你二妹妹进宫给太后瞧瞧,是不是有戏?”温启良最关心的就是东宫太子妃非他女儿莫属。
“嗯。”温行之点头,“陛下看起来不反对。”
“那就好。”温启良高兴起来,“虽然警惕些是好,但你也别太绷着心,陛下对咱们温家,还是好的,即便有些不妥当的地方,我也是为了太子,陛下素来疼爱太子,我也算是为陛下效忠。”
温行之嗤笑一声,“父亲糊涂了!君是君,储君是储君。君一日在位,便不准许储君越过君的权利去。您效忠陛下与效忠太子,可不一样。”
地產式愛情
温启良一噎。
對著劍說
温行之站起身,“父亲也累了,歇着吧!若您不想歇,不如写一道折子,请示陛下,去东宫拜见太子。看看陛下准不准。”
温启良一愣,他没想起来这个,“去东宫拜见太子,还需要写折子请示陛下吗?”
“如今太子在闭门思过,父亲您说用不用?”温行之丢下一句话,转身出了书房。
温启良想了起来,太子闭门思过,他早拜见,自然要写折子请示陛下的。他想问问温行之,他怎么不早提醒他?若是要提醒他,他在面见陛下时,就直接提了,也不必写折子了。可是温行之已经走了。
他这个长子,文武双全,就是太冷血无情了,哪怕对着他这个父亲,自小就没多少父子情,若非他亲眼看见他从他夫人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也确定她夫人没给他戴绿帽子,他几乎怀疑他不是温家人。
不过他还是骄傲的,虽然情感上对他这个无情的性子有些郁闷,但是理智却觉得,这才是温家的继承人,温家的继承人不需要多仁义有情,不需要那些软肋,那东西不能当饭吃,温家将来交到他的手里,他能一百个放心。
温行之出了书房后,对人问了一句,“二小姐呢?在做什么?”
被问到的人立即回话,“老爷和大公子进宫后,二小姐累了,就歇下了。”
温行之点头,没再多问。
当日晚,温启良递了请见太子一面的折子,折子上说的也是他教女无方,对太子请罪,对温夕瑶迫害的程良娣请罪的话。
皇帝收到折子后,看了一眼便放下,对赵公公问,“朕记得前两天太子递了立程良娣为侧妃的折子?”
“是有这么回事儿。”赵公公道。
皇帝哼了一声,“让他闭门思过,他还想着女人。”
赵公公看着皇帝脸色,为太子说了句公道话,小心道,“程良娣毕竟是被前太子妃迫害,很是受了一番苦,太子殿下宠爱她,多怜惜了一些。另外,如今的东宫内院,没有太子妃,柳侧妃据说也不甚慈善,程良娣倒是少有的干净人,太子殿下抬举她,想必也是为了让她管理东宫内院。大约因此,才递了请立侧妃的折子。”
皇帝觉得有些道理,“你去东宫一趟,就说朕准了,程良娣立为程侧妃。请太后派教导嬷嬷,好好让她学学侧妃的规矩该怎么做。”
赵公公应是,“老奴这就去。”
皇帝摆手,又处理起奏折来,没理温启良的恳请折子。
赵公公先去了长宁宫,禀告太后陛下批准了太子请立程侧妃的折子,太后懒得管东宫的事儿,不过既然陛下让她派教导嬷嬷,她还是让孙嬷嬷安排了教导的嬷嬷跟着赵公公一起去了东宫。
程良娣正想着怎么不做程侧妃,还没想出法子,便等来了立侧妃的旨意。她“哇”的一下子哭了出来。
萧泽被她哭懵了,“你哭什么?”
程良娣怕萧泽,抽噎,“妾、妾是高兴的。”

7akp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催妝 ptt-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分享-3j6i3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太后对宴轻的大婚上心极了,自然也想知道御衣局将宴轻的大婚吉服做成什么样了,所以,听凌画提起吉服,她也想去看看做的如何了。
她站起身,对凌画说,“走,咱们现在就去御衣局瞧瞧,哀家也想看看。”
凌画笑着点头。
二人一起出了长宁宫。
御衣局并不远,太后拉着凌画上了她的凤辇,一路说着话,便到了御衣局。
御衣局的人连忙出来接太后驾。
得知太后与凌小姐是来看大婚吉服的,御衣局的奉御满脸是笑地说,“回禀太后娘娘,宴小侯爷的吉服已做出来了,就差让绣娘刺绣了。”
太后惊讶,“这么快?”
奉御讨好地说,“不敢耽误小侯爷的事儿,这些天整个御衣局最好的绣娘一直在做小侯爷的吉服。”
太后十分满意,“带哀家去瞧瞧。”
冷情boss,非誠勿擾
奉御连忙头前带路。
来到主绣坊,奉御吩咐一句,有人立马取来了宴轻的大婚吉服,果然已经完成,式样是凌画早先给的式样,缎子也是凌画安排的,与她的嫁衣是同样的缎子,只不过是借了御衣局绣娘的手。
太后看的很喜欢,“这式样好看,绣活也缜密,不错,该赏。”
奉御得了太后的夸奖上次,心里很高兴,连忙谢恩,觉得不枉他让整个御衣局最好的绣娘来忙宴小侯爷吉服的事儿。
“这式样哀家以前没见过。”太后小心翼翼拿着吉服,生怕自己的指甲给刮了划了。
奉御瞅了凌画一眼,小心翼翼地回答,“是凌小姐让人送来的式样图画,绣娘按照小侯爷的尺寸裁剪的,不止如此,这料子也是。”
太后“哎呦”了一声,对凌画欢喜地说,“这般上心,真是辛苦你了,你那么多事情要忙,连这种事儿也做到了,哀家真不知该怎么夸你了。”
凌画温柔地笑,“我与小侯爷大婚,是大事儿,自然要处处尽心,您老人家都如此操劳,我岂能落后?”
太后乐的合不拢嘴,“能娶你进宴家门,是宴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以前,她从不敢想,凌画能嫁给宴轻,不管娶谁,他肯娶妻就行,没想到,如今娶了个最好的。
宴轻没做纨绔前,也就不说了,满京城的闺秀,随便他挑,若是没有三年前太子太傅陷害凌家,凌画敲登闻鼓告御状,独自支撑起整个凌家,大放异彩这件事儿,凌画大约在京城还是藉藉无名,凌家门楣不显赫,她本身不出彩,有个商家出身的娘,她给宴轻选妻的话,不见得选她。
可是,四年前,一个做了纨绔,一个敲登闻鼓告御状,已柔弱的肩膀震慑了整个后梁。到如今,这缘分就这么结下了。
太后不禁想,难道这就是姻缘?
凌画受宠若惊,太后先还说宴轻娶了她是福气,如今成了整个宴家娶了她是福气了,这让她有些受不住,连忙说,“太后您过奖了,臣愧不敢当。”
“你这丫头,就是谦虚。”太后笑呵呵地拍了她一下,慈爱地看着她,“如今的宴家,可不就指着你了,你进门后,能给宴家传宗接代,哀家就了却一桩心病,多活十年。”
凌画莞尔,“您放心,小侯爷已答应了。”
“他答应了?”太后愣住。
“对,他答应了。”凌画肯定地点头,“不过要等个二三年,等我卸任江南漕运,就可安心相夫教子了。”
太后不惊讶是不可能的,宴轻是谁?他那个脾气,她再了解不过,他能娶妻已让是让步,还能这么快就答应传宗接代,可真是让她大感意外了,她试探地问,“他是怎么答应的?”
这种事儿,他们还没有大婚,竟然都谈过了吗?是她该感慨自己老了,还是这俩孩子都不是寻常人?
凌画抿着嘴笑,“我说我想要小孩子,小侯爷起先不同意,后来拗不过我,就同意了。”
至于详细内情,她自然不会说的。太后也不需要知道,她想知道的,无非就是她与宴轻相处的很好罢了。
太后果然也不细问,能得到这句话,她就已经高兴的不行,连连说,“好好好,哀家就等着了。”
凌画微笑,于奉御说,“既然已经做完了,绣工的事儿,就我带回去自己亲手来吧!”
奉御一怔,“凌小姐,您还要亲手绣嫁衣……”
忙得过来吗?
凌画点头,“不是问题,挤着时间也能绣出来。”
粵東鬧鬼村紀事2
奉御自然不会阻拦,该得的赏赐,他已经拿了,凌小姐若是带回去自己做绣工,他也没意见。
太后心疼凌画,“不如让绣娘跟你进府,也不至于自己一针一线亲手绣的,意思意思也就是了。”
不良皇妃 冥鏡
凌画坚决地摇头,“一辈子只一次大婚,臣还是想自己来。”
太后点头,“那你也别累着,你累坏了,可怎么美美的做新娘子?”
凌画笑着答应,“不会的。”
她自己的嫁衣已绣了一半了,后面两个半月,紧着时间,不是多难的事儿。
二人出了御衣局,太后留凌画用午膳,凌画自然不推辞,跟着太后回了长宁宫。
用过午膳后,凌画才带着宴轻的吉服,回了凌家。
琉璃将宴轻的吉服搬进凌画的屋子里,放在桌子上,对凌画不解地问,“小姐为何在御衣局与太后说那番话,御衣局可不是长宁宫,闲杂人太多,但有只言片语,都会传遍皇宫,甚至传出宫外。”
“你说的是宴轻答应我要孩子的事儿?”凌画笑问。
“可不是?这事儿不是该瞒着吗?”琉璃纳闷,“就算要与太后说,也该私下说。”
凌画淡笑,“不这么说,怎么能传到陛下的耳朵里,传到东宫的耳朵里,传到朝臣们的耳朵里呢?不这么说,有谁相信,我两年后是真的要卸任江南漕运呢?江南漕运是我耗费了无数人力财力物力精力救活的,陛下也不见得多信我能轻易放手。”
琉璃恍然。
“你觉得,自古以来,有多少人能够功成身退?”凌画不想以自己的性命去赌帝王的信任,“陛下是太后亲生,宴轻是纨绔,这两个人的面子,以及我一心相夫教子的决心,才能让我到时候功成退下。”
才能由明处转到暗处,扶持萧枕。
否则,她江南漕运的担子,也许卸下那一日,就得用命来买自由。
琉璃倒吸了一口凉气,“陛下……是明君吧?”
凌画笑,“是啊,陛下是明君。”
她补充,“但明的后面,是君,这个字才是最主要的。”
君,天下之父,衡量的是江山社稷,他不会留威胁江山社稷的人存在。倘若他依旧传位给太子的话,就不会让她活着,否则看着她与太子斗,破坏社稷吗?这就是君。若不传位给太子,那么,她也会把她变成下一任帝王手里的剑吧!总之,退是不可能的。
但她若是两年后早早就能退了呢?
趁着陛下春秋鼎盛,就退下去。趁着给端敬候府按照太后期盼的那样传宗接代,趁机退下去。陛下总不能不顾太后。
寵婚
琉璃叹气,“小姐您真是太难了。”
凌画笑。
通天小妖
难吗?她不觉得,没遇到宴轻,她怎样都无所谓,生死存活,不过是恣意一场罢了,人生如戏,怎么唱都好,她随意就是,反正,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但如今她遇到了宴轻,她一见倾心,到如今喜欢极了的人,她想要的是一生相守。从他年少轻狂鲜衣怒马,到苍苍白发含饴弄孙。她想一直陪着他。
有了心之所向,她筹谋的便不止是扶持萧枕登上皇位报相救之恩了。
琉璃忽然说,“昨儿晚上端敬候府进了一批匠人。”
凌画抬眼,“晚上?进匠人做什么?”
“应该是修缮院子吧。”琉璃不觉得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
凌画思索片刻,有点儿坐不住了,“他不会是发现了我不让管家修缮那处主母院了吧?”
鮮妻送上門:老公,輕點 畫無心
琉璃摇头,“不知道啊。”
云落不传信,她不去端敬候府,也打探不到里面的内情。
凌画立即说,“备车,去端敬候府。”
她才不要与他分院而住。

ajgrk人氣都市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鑒賞-uwok4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衡川郡距离京城千里,当地官员不隐瞒层层上报的话,折子递到陛下面前,最少也要半个月。
初夏將至愛情無期 南唐南唐
萧枕抿唇说,“如今百姓损失多少?当地官员可有施救安置?”
凌画看着萧枕,见他眉头紧皱,她一时没说话。
她扶持萧枕,自然不希望扶持一个眼里心里没有百姓的人,她推他坐上那个位置,除去报恩不说,不管她有没有良善之心,但萧枕身为皇子,想要那个位置,他自然想要他心怀天下的,否则她只是为了报恩,岂不是会成为天下百姓的罪人?
他能先想到百姓,便有仁人之心。
超脫萬象 清河老師
“怎么不说话?”萧枕问。
風月連城(華音系列) 步非煙
凌画摇头,“如今不知百姓损失多少,三天前堤坝冲毁的第一时间,我这里有人立马将消息送来了京城。衡川郡的郡守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叫吴易,已在衡川郡任职八年,我对他知之不多,倒是对衡川郡的县令知道的多些,是与沈怡安和许子舟一届恩科的进士,叫卫司开。他当年科举金榜题名后,去做了衡川郡的县令,还有一个多月便任满三年。”
萧枕面色难看,“两年前,衡川郡修筑堤坝,定有腌臜之事,否则朝廷拨了两百万白银修筑堤坝,怎么会才两年便被一场大水就冲毁?若说不贪墨,谁信?”
“没错,这里定然有贪墨,衡川郡的堤坝如今看来就是一块豆腐渣。”凌画看着萧枕,“这个吴易,可是东宫的人?或者是与东宫有联系?衡川郡修造堤坝的背后,是否有东宫的手笔?”
超級靈魂眼
“当时你忙江南漕运,而我在京城也不敢轻举妄动。有没有东宫的手笔,不知道。”萧枕摇头,“吴易能在衡川郡做郡守,当时走的是江北郡王府的关系,是郡王府老郡王妃的表亲,他上任衡川郡郡守时,江北郡王府的老郡王还在世,是老郡王举荐。”
凌画惊讶,“江北郡王府不是素来不参与朝廷朝事官员调度吗?竟然还举荐过官员?”
“是八年前的事儿,那时老郡王还在世,吴易据说求到了江北郡王府老郡王妃跟前,老郡王妃求了老郡王,说是吴家只吴易这一个在朝为官的了,让他帮一把,老郡王妃的亲戚少,对表亲这一支很是看重,于是,老郡王直接给父皇上了折子,父皇查看了吴易的考核,虽不出彩,但也无过错,便准了。毕竟老郡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凌画恍然,“原来是这样。”
八年前,她才八岁,那时候还小,还帮不上萧枕什么忙,靠外祖父暗中给他些帮衬,她娘盯她课业盯的紧,对朝廷的事儿,她更是知之不多。
“吴易每一年都派人给江北郡王府送东西,如今老郡王妃还活着,江北郡王萧瑾是独子,虽然不着调,但很是孝顺。”萧枕道,“这些年,吴易与江北郡王府来往虽不甚频繁,但是年节的礼都不曾少过。”
凌画若有所思,“江北郡王府我派人查过,没查出什么与东宫勾结之事来。萧瑾那个人爱玩,江北郡王府长期歌舞升平。”
萧枕点头,这三年来,凌画掌管江南漕运,自然也与江北郡王府打过交道,萧瑾爱玩,但也不是没脑子,经营着营生,用漕运走些朝廷允许的货,才能保持他日日千金如流水的花销。凌画因此与江北郡王府有些你来我往的面子情。所以,当萧瑾请郭家班子给老郡王妃祝寿,凌画让郭家班子在京城留了四日,又派人加急安排将郭家班子在前一日赶着时间点送去了江北郡王府,萧瑾也没说什么,至少没上折子弹劾凌画半途劫人。
在宗室的一众旁支里,江北郡王府还是很有分量的。
重活之紈絝殺手
她与江北郡王府打交道,自然是查清楚江北郡王府没有投靠东宫的。
古墓玄
凌画又道,“吴易是衡川郡的郡守,难道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贪墨朝廷修建堤坝的银两?他在衡川郡只靠着远在千里外的江北郡王府就一手遮天吗?”
“派人立即去衡川郡查吴易吧!趁着朝廷的报信折子没来之前,将衡川郡查清楚。”萧枕思索片刻,看着凌画,目光沉而重,“当然,当务之急,是先救百姓,若真等半个月朝廷的安排,百姓不知要损失多少。”
凌画缓缓点头,“衡川郡灾情千里,绵延受灾三个郡,其中还有一个下河郡最是贫穷。若是当地的官员开仓放粮还好,就怕不会开仓放粮,我们若不想百姓损失太大,立即出手赈灾的话,只能先派人在衡川郡一边查此次堤坝冲毁的内情,一边救灾。但救灾也只能以当地善人的名义,我们做了这个苦劳,耗费人力物力财力,但为了长久打算,功劳却不能落到你身上。否则朝廷没得到消息,陛下没得到消息,二皇子先得到了衡川郡受灾的消息,这可不行。由我进宫去禀告陛下也不行,我掌管的是江南漕运,在陛下面前,手也不能伸的太长。”
“无论如何,先救百姓,功劳没有就没有。”萧枕嗤了一声,“若我有一日登上皇位,如今救的这些人,也不算白救,都是我的百姓。”
凌画笑了一下,“你说的也没错。”
她从栖云山赶回京,这一路也在反反复复思量,是先查出衡川郡的堤坝背后是否有东宫的手笔,毕竟,东宫这些年培养的势力大,开销大,缺钱,也没准让萧泽胆子大的动了衡川郡的修筑堤坝银子,她任由灾情置之不理进一步扩大,等着陛下得知消息,再出手,坐收渔翁之利;还是立即暗中救灾,自掏腰包,救助百姓,然后默默做了这一大善事儿,却捞不到多少好处。
若衡川郡背后有东宫,那么,这也许是能一击必杀东宫的机会,毕竟,如今的东宫,已惹得陛下正在气头上,再加上这样一件事儿,就算陛下想护着萧泽,朝臣们也不干,废太子兴许会早些提上日程。就算不是东宫,也能趁机安排自己人将东南千里的官场掌控在手,总之,对萧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第一种选择,心是黑了点儿,但是自古帝王之路,便是白骨成山之路,也无可厚非,她要做的,就是拉下萧泽,扶上去萧枕,尽快报完恩。
第二种选择,是积德行善之路。说实话,自从凌家当年被害,无辜含冤,她父母至亲悉数死在狱中,她掌管江南漕运,与萧泽斗了三年,腥风血雨,鬼门关中走了无数来回,已没什么德善良心可说,不为之,她良心也不会多痛。
她想看看萧枕选哪个,既然萧枕选积德行善,那她自然也没什么可说的,她扶持的人,私心里,还是希望他向仁向善,将来登基,为天下百姓谋福,人人称赞,总比人人唾骂的好,她也不必成为罪人。
“我这便安排下去。”凌画叫来望书,“你带着人即刻启程,去衡川郡,悄悄走,绕道江南漕运,别被人查知你是去衡川郡的。”
望书点头。
冷鋒
天庭ceo
“去了衡川郡,若是当地官员没有人开仓放粮赈灾,你便调动咱们的人力财力物力,以当地善人的名义,尽量救百姓。”凌画吩咐,“这个功劳,咱们和二殿下都不要,所以,你行事要小心些。”
望书懂了,点头,“主子放心。”
“再就是查衡川郡,若两年前修筑堤坝有贪墨银两的话,都查清楚,若有必要,控制证人证据。”凌画郑重强调,“是东宫最好,不是东宫,也要把衡川郡千里受灾地的官场摸清。”
“是。”望书重重点头。
“带上和风一起,多带些人手。凌画又嘱咐了一句。”
望书点头。
城门还没关,望书出了云香斋,立即喊了和风,二人带着人手快马出了城。他们前脚踏出城门,后脚城门已到了落匙的时间,关闭落锁。
因二人是凌画身边的得用之人,二人出城不久,东宫萧泽便得到了消息。
萧泽吩咐幕僚,“江南漕运出了什么大事儿?尽快给本宫查清楚。”
若不是江南漕运出了事儿,凌画怎么会派出了她身边两个得用之人?
幕僚应是。

bpiui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 ptt-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閲讀-721vd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冯程把《工笔记》找出来,小心翼翼地交给宴轻,又对他嘱咐了一番。
宴轻拿了《工笔记》就想走。
冯程忽然醒过味来,一把拽住他,“你不是看书就头疼吗?”
豪門系列:小小老婆18歲
“头疼算什么,关键是我住的府邸得修葺的舒服。”宴轻自然不会说他好了,免得太后知道后又会叨叨着让他走正道,为了免于麻烦,他可以一直不好下去。
闔歡 花裙子
百鬼夜行 Tick
冯程无奈,“你啊!你祖父若是还在……”
宴轻转身就走。
冯程看他拿了书一刻也不留,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叹息地摇摇头,“臭小子什么时候才能迷途知返……”
大唐風流
宴轻回了端敬候府,直接去了书房,将拿回来的那卷《工笔记》搁进了书房的暗格里,没看一眼。
管家乐呵呵地对宴轻询问,“小侯爷,栖云山好不好玩?”
“还行。”宴轻往内院走。
管家更乐了,在小侯爷的嘴里,还行就是很好玩了,他自动翻译后,问,“凌小姐呢?怎么没跟您一起回来?”
宴轻眼皮掀了掀,“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她回京后,自然要回凌家。”
还没嫁进来呢,一起回来个屁。
管家一拍脑门,“是,是老奴老糊涂了。”
他笑呵呵地问,“您与凌小姐一起去栖云山也没待几天,怎么没有再多玩几天?”
宴轻往里走,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他说话,“她有事就回来了。”
管家懂了,凌小姐自然是忙的,哪里有小侯爷这么闲,“程公子这几天每天都要来一回,问您从栖云山回来没有。”
“他这么想我?有毛病吧?”宴轻甩了甩衣袖,不乐意被程初这么想着。
管家笑着说,“程公子知道您被凌小姐带去了栖云山,大约是想问您在栖云山赏海棠的心得。”
宴轻撇嘴,“有什么可赏的,不都一个样吗?”
大片大片的海棠,风一吹,落下海棠雨,虽然很美,但看久了,也就那样,他只记得凌画对他的态度不太满意气哼哼的,还有,在海棠树上遮蔽阴凉睡觉倒是挺舒服的。
管家睁大眼睛,“栖云山的海棠去过的人都说漂亮极了,您不觉得吗?”
“有比赏海棠更好玩的东西。”宴轻觉得那一群梅花鹿每天活的喜人,老虎狮子什么的也挺可爱,还有那座乐园也好玩,鬼城虽然吓人,但逼真的很,最意外的是半疯子的机关,比别的都有意思,但愿下次去,他已改进了机关,再难一些,让他玩起来没那么容易就更好了。
管家感慨,小侯爷的脑回路果然与别人不同,栖云山的海棠海他没见过,但也知道,人人说美,那一定是美极了的,可惜小侯爷没长着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你一路回来也累了,回屋子里睡觉?”管家询问。
宴轻不困,也不累,汗血宝马从栖云山跑回来也就透个风的事儿,他问,“那些酒,都给我放去酒窖了吗?”
“您说从栖云山送回来的酒啊,都按照您的嘱咐,放去了小酒窖里。”管家连声道,“您要去看吗?”
纨绔们时常来端敬候府,有时候留饭,自己也找得到酒窖,跑去拿酒。这些酒被送来时,宴轻就嘱咐了送来的人传话给管家,不放去大酒窖,放去小酒窖。
凌画辛苦酿的,专门给他喝的,才不便宜那帮家伙的五脏庙。
“嗯,去看。”宴轻最喜欢的就是那些酒了,凌画给他酿的浮生酿,是他去栖云山最大的目的,也是最大的收获。
管家笑呵呵地陪着宴轻去了酒窖,一边走一边兴奋地说,“那些酒都是凌小姐亲手酿的吗?闻着可真香啊。老奴觉得仿佛比海棠醉的味道还要好。”
月似當時 沏骨
“你的鼻子挺灵。”宴轻弯了弯唇,“今天晚上开一坛,给你两杯喝。”
管家拱手,笑的满脸褶子,“老奴谢谢小侯爷。”
我給青春一個界
宴轻忽然问,“她的那处院子,可找人修缮了?”
隨身攜帶史前科技
管家一时不解,“哪一处院子?”
宴轻停住脚步,“你说哪一处院子?大婚后给她住的。”
管家“哎呦”了一声,高兴极了,小侯爷总算是关心大婚了,立即说,“没有修缮,就是收拾了一番,重点将您的院子趁着几天修了修。”
宴轻挑眉,“那一处院子不用修缮吗?”
管家立即交待,“凌小姐说了,不用那么麻烦,婚房就布置在您的院子就好,他觉得您的院子挺好,她挺喜欢,大婚后,她跟您一起住,用不着修缮那处院子。”
宴轻瞪眼,“谁跟她一起住了?你听了她的?你是我的管家,你竟然听她的?”
管家连忙说,“这、小侯爷,您先别急,听老奴说,老奴觉得凌小姐说的也有道理,这夫妻嘛,住在一起,有利于培养感情。”
反正端敬候府也不会再进第二个女人了。
宴轻沉下脸,“不需要。”
管家小心地看着他,“那您的意思是……”
宴轻沉声道,“修葺那处院子,就给她住。”
管家:“……”
他努力争取,“可是凌小姐很是乐意跟您……”
“废话什么?听她的还是听我的?”宴轻满脸的不高兴,“这端敬候府,什么时候她做主了?”
管家见宴轻要发怒,立马改口,“自然是听您的。”
凌小姐不在,他也不敢跟小侯爷硬杠啊,那自然是杠不过,得听他的。
宴轻脸色稍好,“那就赶紧安排吧!今日就让人开始修缮。”
管家挠挠头,看看天色,已不早了,“小侯爷,要怎么修缮?”
宴轻想了想,“一会儿我去看看,然后,我说怎么修缮,就怎么修缮。你先把干活的工匠找来。”
管家点头,距离大婚之期不远了,耽搁这么久,是该抓紧动手,刻不容缓啊,否则大婚的日子到了,院子修缮不出来可不行,他也不陪着宴轻了,“老奴这就去。”
宴轻摆摆手,自己去了小酒窖。
凌画坐的马车自然不及汗血宝马快,汗血宝马从栖云山到京城跑三个来回,她的马车也就刚回到京城。
她回到京城时,已太阳偏西。
凌画没回凌家,而是直接去了云香斋,她在云香斋的登云阁等到天黑,等来了从后门进来的萧枕。
萧枕见到凌画,没忍住情绪,对她说,“还以为你带着宴轻去栖云山过世外桃源的日子,忘了京城还一堆事儿等着你了。”
凌画不惯他这个阴阳怪气闹情绪的臭毛病,怼了他一句,“我倒是想呢,不是你的恩情没还完吗?哪儿敢真不回来?”
萧枕气的不行,“你口口声声恩情,你我之间除了恩情,就没别的了是吧?”
凌画眉梢竖起,放下茶盏,“我回京自然是为了正事儿,出了大事儿,你若是没心情听,那出门左拐,回你的二皇子府发脾气去。”
萧枕一噎,“你还不让我说两句了?从栖云山回来,脾气还大了?”
凌画轻哼一声,“宴轻惯的。”
萧枕沉下脸,“一直以来是我惯的你,你认识他才多久?就说这话气我?你还怎么让我好好听你说正事儿?”
凌画沉默了一下,“那你冷静一会儿,找找自己的身份,然后听我说。”
言外之意,你要时刻记着,你是萧枕,是二皇子,是要争皇位的人。
萧枕一屁股坐在凌画对面,瞪着凌画。
凌画不看她,又端起茶盏,自顾自喝茶。
萧枕瞪了一会儿,情绪稳定下来,不甘心地说,“我也要喝茶,你给我倒一盏。”
凌画放下自己的茶,给他倒了一盏茶,推到了他的面前。
萧枕端起来喝了一口,热茶下肚,他的气也消了大半,“说吧,出了什么大事儿,让你急急赶回来。”
能从栖云山急急回来,且回来立马就找他,这让他多少好受些,还算她没有了宴轻就忘乎所以,她还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凌画冷静地将衡川郡发大水之事说了。
萧枕顿时正色起来,“这是大事儿。”
凌画点头,自然是大事儿,否则她也不至于从栖云山急急赶回来找他商量。

4m9vk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二十二章 借書(二更題外話必看)展示-0jfih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宴轻睡醒后,已晌午。
他揉着惺忪睡眼打开房门,便见云落坐在窗跟下,用帕子在擦自己的剑,端阳坐在他身边与他嘀嘀咕咕在说琉璃,说琉璃也该叫武疯子,跟自己人打起来也是不要命的打法,幸好凌小姐决定今儿下午回京了,否则再在栖云山待下去,他每日都被她抓住跟她过招,照她那个打法,几天下来,他估计等回京的时候,他得被抬回去,实在是疯不过。
云落提醒他,“以后主子嫁进端敬候府,琉璃也会跟过去,你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
端阳快哭了,“能躲一天是一天,等凌小姐嫁入端敬候府,到时候我就躲去藏书阁读兵法。反正是小侯爷的命令,她也不能不顾我苦读,拉着我打架吧?”
端阳看着云落,拉近感情,“不是还有兄弟你吗?咱们好兄弟,你武功更高,你给我拦拦。”
云落也无语了,“你是小侯爷的护卫,怎么这么怂?”
这个怂货笨蛋,这些年是怎么留在宴小侯爷身边的?他觉得他就该被琉璃练练。
棄妃魅天下
端阳很是惆怅,“我以前也很是上进的,但自从小侯爷做了纨绔,我也跟着懈怠了。”
秘愛成殤 王的九月
豪門驚夢 iii素年不相遲
云落默,“小侯爷即便做纨绔,也不是你这个护卫懈怠的理由。”
端阳:“……”
是哦!
但任谁每日面对吃喝玩乐闲着没事儿溜大街晒太阳的小侯爷,还能上进的起来?
反正他不能!
神話位面 宮商徵羽
宴轻推开门,正巧听到了这句话,对端阳说,“兵法不必学了,从今儿起,你就跟在琉璃身边,是该好好练练。”
端阳吓了一跳,腾地站起身,整个人都慌了,“不要啊小侯爷。”
宴轻不理他,对云落问,“她说今儿回京?”
云落收了剑站起身,点头,“主子刚刚吩咐的,说她得回京,不能陪小侯爷在栖云山玩了,若是小侯爷没待够,可以自己留在这里。”
宴轻挑了一下眉。
云落道,“主子正在等着您吃饭。”
宴轻点头,去了凌画的院子。
端阳跟在他身后,可怜兮兮的,带着哭腔,“琉璃姑娘很是嫌弃属下笨不禁打,她如今找属下打架,是因为闲着没事儿,如今凌小姐有事儿回京,琉璃姑娘也会忙起来,您若是把我给琉璃姑娘练手,琉璃姑娘没准也是不乐意的嫌弃属下麻烦的,属下觉得,属下还是回去读兵书好了。”
明末求生記
“你不是不乐意读兵书,说我虐待你吗?”宴轻头也不回,懒洋洋的。
“属下说过这样的话吗?那一定是属下没睡醒。属下如今觉得读兵书真好,再好不过了,属下一定勤奋苦读,争取早日有用武之地。”
这个用武之地,自然是凌小姐以后再对小侯爷用兵法时,他能及时提醒,不用小侯爷自己动脑子。
報告魔殿千金有毒 半面沙
宴轻倒是好说话,“行吧!”
端阳差点儿跪地磕头谢小侯爷大发慈悲。
宴轻来到凌画的院子,见她已坐在画堂的桌前等着,一手食指按着唇,一手中指轻轻在桌子上画圈,不知在想些什么,整个人十分安静。
宴轻挑开帘子进了屋,珠帘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凌画转头看来,对他不自觉地微笑,“睡足了?”
“嗯。”宴轻坐下身,“要回京?”
凌画点头,也没打算瞒他,“我刚刚得到消息,三日前,东南衡川郡发大水,大水冲毁堤坝,淹没良田千里,百姓死伤无数,村舍农庄悉数毁于一旦。此等大事儿,无论衡川郡守瞒不瞒报,我既然先得了消息,总要做些什么。”
宴轻惊了一下,“衡川郡大水?”
“对,就是衡川郡。”凌画道,“你知道的吧?两年前,国库拨了银子,给衡川郡修建的堤坝,当时花了白银三百万两,没想到没撑过两年,便被一场大水给冲垮了堤坝。陛下若是得知此事,怕是会雷霆震怒,不知道要砍了多少人的脑袋。”
堤坝修的豆腐渣一样,银两都贪墨哪里去了?
“知道。”宴轻虽是纨绔,但也不是什么都不知,京城但有大事儿,茶楼酒肆天天有人说,他就算不想听,也会往他耳朵里冒。
“工部尚书的乌纱帽怕是保不住了。”凌画叹了一声。
工部尚书不是多好的官,但绝对称不上是坏官,但此事一出,工部尚书脱不了干系。
两年前时,她忙着江南漕运的事儿,不知道修建衡川郡堤坝背后有没有东宫的手笔,但若是工部尚书丢官,他的位置,她得让人顶上去。
谁能顶上去呢?
重生之女魔頭 幕瑯
她得琢磨好人选。
宴轻没什么可说的,他是纨绔,管不了这样的大事儿,也不想管,只想一心一意做纨绔,于是,他懒洋洋地说,“吃饭吧!我饿了。”
琥珀之劍 緋炎
凌画点头,她也只是告诉他一声而已,见他不再说,便对外面吩咐了一句。
厨房立马有人送来了饭菜。
凌画与宴轻在一起,从来不会食不言寝不语,对他问,“你是留在这里,还是与我一同回京?”
“回京。”宴轻答的痛快。
“你若是没玩够,可以自己留在这里玩的。”凌画温柔地说,“曾大夫给你制的药丸还没做好,左右不过两三天的事儿,栖云山离京城也不远,到时候你可以自己骑马回去,也顺便把药丸带回去。”
“留点东西下次再玩不好?”宴轻挑眉。
他不觉得她走了,他还留在这里玩什么,即便乐园还有很多东西他没玩,但可以预见想必他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他得承认,凌画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她走了,他也懒得再留在这里。
凌画点头,“行,那就一起回去吧!”
用过午膳,凌画与宴轻一起离开栖云山。
在山门口时,宴轻上了马,凌画自然不会再给自己找罪受,也没什么心情再想着与宴轻骑马趁机谈情说爱,于是,没二话地上了马车。
宴轻坐在汗血宝马上,对上车的凌画说,“我先走了。”
天生神醫
凌画点点头,“路上小心,这几日我怕是没空去你府里,待曾大夫制好药丸,我让人给你送去。”
宴轻点头。
凌画又交待了一句,“沈怡安等着你回京后会上门找你。”
“知道了。”
宴轻骑汗血宝马离开,云落也骑快马跟了上去,端阳紧随其后,转眼三人就就没了踪影。
凌画放下车帘子。
宴轻骑汗血宝马一路如疾风一般,没多久,便回到了京城。进了城后,街上一如既往地热热闹闹,繁华得很。
宴轻让马慢悠悠地溜达着往府里走,路上好巧不巧遇到了工部尚书的马车。
宴轻往日是不理的,但是今日,想起凌画那句叹息“工部尚书的乌纱帽怕是保不住了。”,他勒住了马缰绳,拦住了工部尚书的马车。
赶车的人一愣,认出宴轻,立即对里面人说了一句。
工部尚书冯程六十多岁,已有白发,探头出车厢,见到宴轻,立即露出笑脸,“宴小侯爷。”
宴轻也笑了一下,“老尚书家里是否有一卷《工笔记》?我要修一下端敬候府,参照研究一二,不知老尚书可否借我看两天?”
冯程一愣,“小侯爷要借《工笔记》?”
“对,就是《工笔记》。”
“这……”冯程捋着下巴的胡须,“小侯爷要修端敬候府,是为了即将大婚?”
宴轻点头,“嗯。”
大婚的那些事儿,他才不操心,修端敬侯府什么的,纯属胡编,他就是想借他的《工笔记》而已,不过这话不能告诉他。
冯程看着宴轻,忽然很高兴,“小侯爷早就该大婚了,凌家小姑娘是个不错的人选,你要好好待人家,别欺负人家。”
他打开了话匣子,“不过凌家小姑娘厉害,你大约也欺负不了她什么。”
宴轻头疼,“您到底借不借?”
怎么这么多话?又不是老太太,真能叨叨。
冯程点头,“借是可以,但你得需保证,不能给本官弄丢了,这本书可是我冯家的传家宝。给你端敬候府用来参照修葺屋舍,真是大材小用。”
宴轻点头,“不会,若是弄丢了,我给你做牛做马。”
冯程呵呵一笑,谁不知道宴轻自我的很,哪怕是做了纨绔,也是一等一的自我,让他给人做牛做马,那是不可能的,他也弯不下这个腰,他点头,“行,那你跟我回家去取吧。”
宴轻没意见,跟在他马车身后,去了冯府。

27l61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8soyd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宴轻回去便歇下了,睡到半夜时,睡不着了,自己提着灯去了半疯子的院子。
云落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想着琉璃真是多虑了,小侯爷哪里还用等得到半疯子早上醒来喊他,这半夜的自己就起来找过来了。
邪魅總裁,狠角色
半疯子依旧在昏睡着,宴轻自己去开了机关。
云落睁大眼睛看着他,想着宴小侯爷这也太熟门熟路了,昨儿短短小半天,竟然将半疯子的机关开关在哪里都摸清了。
机关打开后,宴轻提着灯走了进去。
云落试探地问,“属下跟您进去行不行?”
“行啊。”宴轻很好说话。
云落跟了进去。
天快亮时,宴轻破解了机关,从半疯子的院子里走出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自己的院子里走。
云落一脸怀疑人生地跟在他身后。
宴轻回到自己的院子,进了屋子,从里面插上门,吩咐了一句,“谁都不准来喊我,听到了没有。”
云落看着紧紧从里面关上的房门,木木地回答,“听到了。”
天亮时,半疯子醒了,他揉着酸疼的脖子跳下床,冲出房门,就要去找宴轻,走到门口,忽然发现有哪里不对,又折了回去,这一看,惊的下巴差点儿掉地上。
他、他、他布置的最难的机关,竟然被破解了。
他没有亲眼看到,真是恨。
他四处检查了一遍,没错,他没眼花,就是破解了,他原地转悠了几圈,出了自己的院子,一溜烟地小跑着去了宴轻住的院子。
来到宴轻的院子,他看到了守在门口的云落,一把抓住他,“云落,机关破解了,在昨夜,是宴小侯爷做的吧?”
云落点头,“嗯。”
半疯子立即说,“我要见宴小侯爷,我想知道小侯爷是怎么在一夜之间给破解的。”
云落脸依旧木木的,而这种木木的他已保持了许久,“不用问小侯爷,我知道。”
“你知道?”半疯子看着他。
云落一脸麻木,“昨夜小侯爷睡醒一觉,二更天时,去了你的院子,打开了机关,开始破解,四更天时,破解了你的机关,我也跟着进去了,全程在看,小侯爷几乎是一盏茶破解一个小关,跟切白菜一样简单。”
無敵寶箱 西襄子
半疯子怀疑人生,“不、不会吧?”
云落目光也木,“事实就是如此,证明你学艺不精,还是回去闭门研究吧!把你的院子给小侯爷做玩乐之地,都不能多玩几天,你不觉得很惭愧吗?”
半疯子:“……”
惭愧惭愧!他惭愧死了!
他犹自不敢置信,“真的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云落照着他肩膀给了他一巴掌。
半疯子半边肩膀都快废了,他立马整个人都清醒了,“我这就回去闭门研究。”
他一脸兴奋,“等我研究出更难的机关来,再请小侯爷玩。”
他已没动力许久了,他的机关无人能破解得了,他过的颇有些孤独,整日坐在窗跟下晒太阳,没人能体会他的寂寞,一年下来,他都没什么梦想了,还好上天给他掉下来一个宴小侯爷,他又有动力钻研了。
云落点头。
宴小侯爷既然是主子的未婚夫,来栖云山好比家常便饭,只要能让他有兴趣,主子就算没空,他自己想必也会来,反正栖云山距离京城路途又不远。
辰时,凌画准时醒来,伸了个懒腰,起床梳洗。
琉璃一脸兴奋,“小姐,昨夜小侯爷去了半疯子的院子,破解了机关。”
凌画一愣,“他昨夜没睡觉?”
“是睡醒一觉去的。”琉璃遗憾,“云落那个家伙,竟然不来喊醒我,我都没能亲眼看到小侯爷是怎么破解那么难的机关的。”
“他睡醒一觉去的,这么说,没用多久就破解了?”
“是啊,云落那家伙眼睛长在天上,都被小侯爷给镇住了。”琉璃最喜欢云落受打击,“半疯子醒来后,得知了,快恨死我了,若不是他打不过我,估计会把我揍一顿。我也没想到小侯爷昨儿说不破解了,半夜又跑去了啊,我昨儿怕半疯子缠着小侯爷没法睡觉,给他劈晕了。我何苦呢?”
凌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有些好笑,“宴轻行事随性,随心所欲。”
“以后我算是长记性了。”琉璃点头,“这也太随心所欲了。”
凌画想了想,收了笑,嘱咐,“栖云山的事儿不准外传,尤其是关于宴轻的,就是连萧枕,也不准传到他耳朵里。”
琉璃一怔,“为何连二殿下也瞒着?”
愛妃,理我嘛!
降臨在電影世界
凌画声音平静,“萧枕将来是要做帝王的。”
都市超品小仙醫 火如風
琉璃心神一醒,“是,我这就严厉警告下去。”
凌画点头,“我的事儿,只要不事关宴轻,都可以告诉萧枕,但是宴轻的事儿,哪怕是他打听,任何一件小事儿,也都给我闭紧嘴巴。”
琉璃点头,“小姐放心。”
虽然很多自己人都知道小姐扶持的人是二殿下,但也更清楚地知道谁才是自己的主子,只要主子吩咐,便没有人会外传关于宴小侯爷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凌画琢磨着宴轻怕是要晌午才会醒,便自己用了早饭。
縱橫DNF2
早饭后,她闲来无事,拿起嫁衣绣着。
琉璃陪在一旁,“这一年来难得有这般清净的日子,可真好啊,我希望这悠闲清净的日子再久些。”
凌画不置可否,“只要太子能够被陛下关久些,今年的好日子不止这几日。”
異世之暗黑全職者 純潔的牲口
琉璃很开心,“太子这一回有苦说不出,活该,瞧瞧他都做了什么?协助绿林的黑十三入京,纵容温家在京城刺杀,收买朝中三品大员撞到了陛下面前,陛下已不能容忍,岂会这么轻易就放了他?”
“若是轻易对他轻拿轻放,倒还好了,证明陛下会给他记在心里,再有下次,才两罪并罚,那一定会很严重。若是对他严苛重罚,说明这父子之情还深着了,虽然他短期内不会出来蹦跶,但陛下罚过便会揭过,他依旧是陛下心里不可动摇的储君,不容易对付,以后我们才要谨慎了。”
琉璃支着下巴,“那陛下如今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轻罚呢?还是重罚呢?都多少日子了,太子一直被关在东宫,陛下也没个指示。”
“大约陛下也在想吧!”凌画如今也猜不出陛下的想法,“毕竟是陛下自小教导疼宠长大的储君,陛下做任何一个决定,都不会轻易,更何况储君?”
琉璃想想也是。
二人正说着话,望书来了栖云山,匆匆进了凌画的院子。
凌画见到望书,松散的眉目一收,坐直了身子,望书是她特意留在京城的,若不是有了什么重大事情,他轻易不会亲自出京来栖云山。
望书对凌画拱了拱手,“主子,一个时辰前,京外传来消息,东南衡川郡发大水,大水冲毁堤坝,淹没良田千里,百姓死伤无数,村舍农庄悉数毁于一旦。”
凌画腾地站了起来,“衡川郡?”
“对。”望书点头,“是三日前的消息,今日刚由流云阁快马送来京城。”
“朝廷得到消息了吗?”凌画问。
望书摇头,“朝廷自然还未得到消息,衡川郡不知会不会瞒而不报,但就算不瞒着,消息经过层层上报,也没这么快到朝廷,总要十天半个月。”
凌画抿唇,“这么大的事情,衡川郡瞒不住,这大概是后梁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水灾了。若是衡川郡上报,朝廷得到消息的确也不会这么快,若是十天半个月后,百姓不知会死亡多少损失多少。”
望书点头,“此乃大事,所以属下亲自来见主子。”
“你来的好。”凌画当即吩咐琉璃,“让人去备车,赶紧收拾,用过午饭,我们便回京。”
琉璃立即转身去了。
凌画收起了嫁衣,装入了箱子里,慢慢地坐下身,思索着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她应该立即回京,先见萧枕,与萧枕商议一番,再做决定。

y8drl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催妝 西子情-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分享-vgud3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宴轻看着凌画绣嫁衣,没有回去睡觉的打算,陪着她坐着。
凌画一边穿针引线绣着嫁衣,一边与他说话,“你学过奇门之术?”
宴轻点头,“学过些。”
凌画对他微笑,“你能破解半疯子最难的机关布置,可不是仅仅学过些。”
宴轻不当回事儿,语气懒散,“就是学过些,我以前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厉害。”
他顿了一下,怀疑地说,“难道是半疯子不厉害?被你夸大了?”
重生之高門嫡女
凌画摇头,“我没有夸大他,他是极其厉害的。”
她纳闷,“你是跟谁学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学的很厉害吗?”
“随便在书上学的。”宴轻身子靠着椅背,像一只慵懒的大白猫,浑身都透着懒散之意,“宴家的先祖是跟着太祖打天下发家的,虽然是武将,但偏喜欢收集文人的藏书,弄了许多自己也看不懂的古籍,我小时候几乎都是在藏书阁度过的,那些书如今还在藏书阁落灰呢。”
鬼醫鳳九
凌画懂了,原来是自学成才。
她敬佩地夸赞,“宴轻,你真聪明。”
宴轻弯了一下嘴角。
“跟推背图一起学的吗?”凌画问。
宴轻点头,“差不多吧,就随便看,有兴趣的书,就多读几遍,推敲一番,没兴趣的就扫几眼。”
逍遙王爺逍遙妃 憐香
“那你真的是很聪明。”凌画见过不少聪明人,也见过不少自作聪明的人,但宴轻是真的聪颖。
宴轻见她眉眼真挚,是诚心诚意在夸他,他蓦地有了谈兴,“我聪明还被你屡屡哄骗,你岂不是在夸自己比我更聪明?”
凌画眨眨眼睛,心虚地说,“没有吧?”
禦劍仙瑤 橋月仍在
她若是不哄骗,哪有今日与他共坐一室谈天说地的机会?
“没有吗?”宴轻挑眉,“你自己哄骗人,自己不知道?”
透視之眼
凌画头皮麻了麻,“天色不早了,你该回去休息了吧?”
宴轻不上当,“还早着呢,我每天都子夜才睡。”
凌画动作顿了一下,认真地说,“太晚睡觉对身体不好。”
宴轻嗤笑,“你扯东扯西做什么?我的话很难回答吗?”
凌画叹气,有点儿不能忍,“咱们好好的说话,不好吗?你看,夜色静谧,烛光熏暖,我做绣活,你喝茶与我闲谈,是不是挺美好的?何必破坏掉?”
宴轻默了默,放下茶盏,又想伸手掐她的脸了,不过看着她坐在灯下一边绣着嫁衣,一边嗔怪地瞅他一眼的模样,他缩回了手指,风轻云淡地说,“一个人哄骗一个人,是不能长久的,你知道吗?”
遊戲女王要翻身 七箬
凌画脊背凉了凉,“知道啊。”
她也没打算长久哄骗他一辈子,就是如今这不还没有得手呢吗?
哎,这个人过于聪明也不是好事儿,让她愈发的难以进行哄骗了,每次被她哄骗过了之后,就要承受他的秋后算账,且你还不知道这算账什么时候突然而来,真是防不胜防,总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她很光棍地想,等大婚后,把人弄到手,要不,她就不哄骗了吧?
“知道就好。”宴轻别有深意地看着她僵硬的脊背,几不可闻地笑了一下,端起茶来慢慢地喝着,“你昨天说沈怡安答应他的弟弟沈平安跟着我做纨绔了?”
“对。”凌画点头。
宴轻看着她,“沈怡安倒是相信我,他凭什么?”
凌画动作一顿,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大约是没有更好的法子?”
“嗯?”
凌画道,“太子应该已经回过了味,猜到许子舟是我借机推上去的,他不敢动许子舟,后梁的两颗明珠,失了一颗许子舟,他指不定多震怒,如今还剩一个沈怡安,他自然不想放过了,要想拿捏住沈怡安,让沈怡安为他效命,自然要掐住沈怡安的软肋,他的弟弟沈平安。”
她顿了顿,“在桂霞楼看杂耍那日,你说要报复太子算计你,不就是料到太子会对沈怡安出手吗?你拐了他的弟弟做纨绔,将其庇护在侧,太子怕是跟吞了苍蝇一样的难受吧?”
宴轻哼笑,“萧泽敢算计我,我就让他后悔算计我。”
他话音一转,“我说的是沈怡安凭什么相信我,他是没有更好的法子吗?他将弟弟交给你,你还庇护不了一个小屁孩?”
“大概是因为你人品好?做纨绔这么久,纨绔圈子里就没有谁出过事儿?”凌画给出理由。
宴轻嗤了一声。
凌画又道,“我能庇护是能庇护,但是我出手庇护,不止告诉了萧泽,也是告诉了陛下沈怡安与我交情匪浅。光明正大不行,暗中庇护的话,又怕出个差池,将沈平安弄走,保护起来,也不是什么好法子,毕竟,身为沈怡安的弟弟,他不能凭空消失,也会惹得东宫追查和陛下关注。”
“所以,我正好为你所用,来对付萧泽了是吗?”宴轻挑眉。
吳謂之六界縱橫 路熙·菲爾
凌画对他笑,“我说过,从来不会让你做你不愿意做之事,但这件事儿,是你自己主动做的,甚至在我对付太子这一局没成之前,如今你若是反悔了,也没关系,我再想法子就是了。反正沈平安不能落入东宫手里。”
“有什么可反悔的?我做事从不反悔。”宴轻放下茶盏,站起身,虽然浑身姿态依旧是懒洋洋的,但他的话语却与他的姿态恰恰相反,“我就是想告诉你,沈怡安若是做了纨绔,那他就是个纨绔,这一回萧泽算计我,我利用沈平安报复回去,与你没什么干系,虽然你得了好处,但,也别想着总是利用我达到你的目的。爷不是谁的剑,指哪打哪。”
宴轻又盯着她补充,“至于沈怡安,他若因为我是你未婚夫而相信我?这就可笑了。我是纨绔。纨绔只是纨绔。”
他说完,转身打着哈欠走了。
凌画在他出门前,语气平静温柔,“不会,你放心就是了。”
她的未婚夫,她瞧上之前,就是单纯的瞧上了这个人而已,除了想嫁给他,做他的妻子,让他成为她的丈夫外,她真没想要他什么别的用处。做谁的剑,指哪打哪更不会,她做萧枕的剑十年,已够心累的了,才不会将他拉进旋涡里。
人轻松地活着,有什么不好?做吃喝玩乐的纨绔,有什么不好?
問鼎玄荒
至于沈怡安,不排除他因为宴轻是她的未婚夫而相信把弟弟交给他,但这也没关系,他很快就知道了,宴轻这个人,哪怕她成了他的未婚妻,对于原则的事儿,也没什么特例给她的。
至于东宫,宴轻摆明了报仇回去跟萧泽抢人,萧泽也只能吃了这个亏,至于别的把她牵连上的想法,宴轻也会让他打消的。
两个人缔结连理,不是承担麻烦的,她与宴轻,最好的状态是只谈情说爱,不论事体,她的那些事儿,就是她的那些事儿,与他没干系的,他只一心做纨绔,做自己乐意做的事情就好。
王者之英雄聯盟 魔道弟子
宴轻出了凌画的院子,在院门口遇到了回来的琉璃。
琉璃眼神满是崇拜,“小侯爷,您真要回去睡觉吗?不去破解机关吗?”
“嗯。”宴轻点头。
琉璃提醒他,“那您明儿可要早点儿起,半疯子刚刚被我打晕了,他睡上一夜,明儿一早醒来,见您没去破解机关,一定会着急的待不住跑去喊您,他之所以叫半疯子,就是因为这个家伙疯起来,是真的跟疯子差不多,哪怕您发脾气,他也一样发疯。”
宴轻点头,“行。”
琉璃进了房间,见凌画在绣嫁衣,一脸的温婉沉静,贤良淑德。
她啧啧一声,“小姐,您这副模样,看起来也太贤妻良母了,小侯爷与您待了这么久,没夸您吗?”
凌画头也不抬,“夸?他警告了我一番还差不多。”
琉璃洗耳恭听,“小侯爷警告了您什么啊?”
酒色江湖
凌画三言两语简单地说了说,琉璃听完一脸的欷歔感慨,“小侯爷也太清醒了,您对他的好,就跟不停的给他往蜜罐里灌蜜一样,他竟然到如今还能如此冷静清醒无情。”
凌画笑了一声,“若非他是这样的人,端敬候府这一朵峭壁之花,早被人摘了,哪里还轮得到我?”
琉璃:“……”
也是,这话没法反驳。

pjdvv熱門小說 催妝 起點-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看書-pmrnn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厨房给凌画端来晚饭,琉璃陪着凌画用完,见凌画真没想去看宴轻破解最难机关的想法,于是自己跑去了半疯子的院子观看。
此时,半疯子的院子外,已或站或蹲围了不少人。
栖云山没有几个普通人,但凡待在栖云山的,都有些特殊的本事。
比如曾大夫,比如半疯子,比如凌画养的一批暗卫,这一批暗卫倒不是武功有多高,而是各有所长。有的擅长追踪,有的擅长驯兽,有的擅长打探消息,有的擅长易容,各种奇淫巧技,旁门左道,网罗了各样人才。
当然,这些人有她的外祖父王晋留给他的,也有她自己后来收留的。
女人乖乖讓我寵
她自诩有偌大的家业得守住,也为了萧枕,总有用处。
琉璃来了之后,问云落,“宴小侯爷能破解得了吗?”
云落扭头看了她一眼,“大概吧!”
回到古代選老公
琉璃惊讶,“宴小侯爷这么厉害的吗?你从小学过奇门之术,但也没破解了半疯子这个最难的机关吧?”
“那是我没时间一直待在栖云山。”云落上一次破解受伤还是一年前,这一年凌画太忙了,他也跟着忙,都没在安国公府盯着秦桓,以至于他跑出去做了纨绔。
琉璃撇嘴,“就算你有时间一直待在栖云山,也不一定破解得了吧?毕竟半疯子这个机关,是真的很难。”
云落当没听见。
琉璃就是要故意找话,“你说,宴小侯爷破解得了吗?”
金閨玉堂
“也许。”云落还是搭理她的,“宴小侯爷只是做了四年纨绔,又不是一直就是傻的。”
琉璃:“……”
这话说的,倒也没法反驳。
若是以前她眼瞎,觉得宴小侯爷这个纨绔一无是处只会吃喝玩乐,就靠着一张脸让小姐喜欢上,如今她可不敢这么以为了,能反复推演自己一生将慧根都伤了的人,岂能是个傻子?
傲嬌前夫請止步 壞壞
天彻底黑下来时,半疯子点燃了所有院子里的灯,就连机关里的灯也给开了。
隱婚摯愛:前夫請放手
他兴奋地觉得,宴小侯爷吃什么饭啊,就破解机关就好,最好今夜就破解成功,他也可以陪着不吃饭不睡觉。
但宴轻却与他想法不同,他对外面说,“我饿了,先关了机关放我出去。”
半疯子与他打着商量,“要不要等等再吃?您破解完机关,吃饭都香吧?”
宴轻不答应,“没破解完,我饿了吃饭也香。”
半疯子只能不太情愿地停止了机关,放他出来。
宴轻踏出半疯子的院子,见门口围了一群人,纳闷,“你们都在这里做什么?都来陪我玩?”
琉璃眼神崇拜,诚实回答,“都在看您玩。”
宴轻扬了扬眉,似乎懂了,扫了众人一眼,没瞧见凌画,问,“她呢?”
怎么没来?
琉璃很会说话,“小姐怕来了影响您,就没来打扰。”
宴轻点头,对半疯子说,“吃饭?我就在你这里吃。”
半疯子不太想吃饭,但对上宴轻的眼睛,点点头,对一个人催促,“赶紧去让厨房弄饭来,动作快点儿,小侯爷饿了,别让小侯爷等着。”
快点儿吃完,继续破解机关。
一人赶紧去了。
没吃饭的人一大堆,都对宴轻十分崇拜,于是,都凑在半疯子处,与宴轻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晚饭。
琉璃在一旁悄悄对云落感慨,“以前,大家对宴小侯爷是因为小姐敬而重之,从今日之后,宴小侯爷凭着自己,就能让咱们的人心服口服了吧?”
云落不置可否。
宴小侯爷能在半疯子最难的机关里毫发无伤,且已破解了一小半小关,琉璃做不到,他也做不到,暗卫里面也没人能做到,否则半疯子院子的这最难的机关也不至于保持了一年之久没变动,今儿宴小侯爷只用了小半日,便有这个结果,只要给他时间,这最难的机关早晚能被他破解,也许用不了明日,今儿一夜,就能破,那自然是在栖云山让所有人敬之重之。
栖云山上的人,多数都是奇能异士,最服从强者。
言情吃完饭,一抹嘴,对众人说,“我回去睡觉了,你们也散了吧。”
众人:“……”
半疯子,“……”
他腾地站了起来,看着宴轻,“您、您不破解了?”
網遊之文藝法師 野法師
“不是还有明儿吗?”宴轻看了半疯子一眼,轻飘飘地扔下一句话,走了。
半疯子:“……”
若是早知道这样,他说什么也不理会宴小侯爷是不是饿了,不会暂停机关的。
琉璃拍拍他肩膀,“急什么?明儿宴小侯爷又跑不了。”
半疯子有点儿想哭,“可是我今晚也会睡不着觉的啊,我会一直着急惦记到明儿早上。”
琉璃照着他后脖颈给了他一掌,瞬间半疯子被劈晕了,一张娃娃脸转眼无知无觉了,琉璃撤回手,将他推给一人,“把他弄回去床上。”
一人扛了半疯子进了里屋。
琉璃一身轻松,“这不就睡得着了?哪有那么着急。”
云落无语。
众人:“……”
论暴力合作,还是琉璃姑娘干脆,怪不得能得主子倚重,让她跟在身边,连玉家要人都不放她回去。
宴轻出了半疯子的院子后,并没有回自己住的地方,而是去了凌画住的后院。
屋子里亮着灯,凌画在绣嫁衣。
出门前,她让琉璃将嫁衣也收拾装进了箱子里带来了栖云山,想的就是晚上抽空可以绣两针,她自己的嫁衣,她没想假她人之手,一针一线都想自己绣,势必要费许多时间,但她也宁可费这个时间。
嫁衣火红,锦缎华美,铺在干净的桌子上,如一片云霞。
山裏漢子:撿個媳婦好生娃
宴轻进来时,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灯下的温婉娴静的姑娘,以及姑娘手里的针线和正在绣着的嫁衣。
他脚步顿住,一时站在门口,没迈进去。
凌画抬头,瞅见他,露出微笑,“破解了半疯子的机关?”
这也太快了!
宴轻慢了半拍的摇头,“没有,破解一半。”
凌画依旧露出敬佩的神色,眼睛里有亮光,“那也很厉害。”
最特殊學生
盛世毒妃 狐貍紅色
半疯子的机关之术,普天之下,应该难有比他更厉害的,宴轻能短短时间破解了他最难的机关的一半,那也是非同一般了。
这个人,总给他惊艳。
她没见过十一二岁时的宴轻是何等的惊才艳艳,被人至今说道,但如今的宴轻,未及弱冠,依旧是个少年,也依旧让她觉得惊艳。
宴轻承了这句夸奖,目光落在她手里的嫁衣上,“这是?”
“嫁衣啊。”凌画笑问,“好不好看?”
宴轻没见过别人的嫁衣什么样,没参加别人的大婚,纨绔兄弟们年岁都相当,这几年也没有谁大婚,别的贵裔府邸的子弟大婚时,给他下婚贴,他也懒得去,乐意搭理派人送个礼去,懒得麻烦没个交情的连个礼也不送,所以,还真没见过女子穿嫁衣的模样。
他点点头,“应该好看吧!”
如今就是一个半成品,他也看不出来,但颜色如火,红霞一片,华丽的很,倒是挺好看的。
凌画抿着嘴笑,眉眼十分温柔,“等大婚那日,我穿上,你就知道好看不好看了。”
不好看也得说好看,更何况,本来就好看,除非他没有审美才会说不好看。
宴轻似乎习惯了她偶尔说等着咱们大婚如何如何,所以,如今也没有别的不情愿的表情,神色如常地点点头,“我大婚是不是也要穿这种衣服?”
“嗯,你的也是吉服。”凌画点头,“与我的布料是相同的料子,太后娘娘已交给御衣局来赶制了。”
宴轻不解,“怎么不是你给我做?”
凌画看着他,“你想我给你做?”
宴轻见她不答反问,也问她,“很难做吗?”
凌画笑,对他解释,“倒也不是,就是按照规矩习俗来说,出嫁的姑娘只专心绣自己的嫁衣就是了,新郎的吉服,由家里的亲人或者绣娘来绣,太后订下大婚的日子后,便将给你做吉服的事情交给了御衣局。”
宴轻点点头,表示了解了。
凌画又补充,“嫁衣难绣,耗费时间,若是绣活做的慢,要绣几个月,咱们大婚的日子时间赶,我虽然动作快,但时间上也不宽裕。若你想我给你做,我也能紧着时间做出来,从栖云山回去,我去御衣局要出来就是了。”
他难得关心大婚的吉服,就是累点儿,她也甘愿,早先还真没想起来这事儿,给他做寻常衣服那功夫,不如省了给他做吉服。
宴轻摆手,“不用了,你专心绣自己的,御衣局的绣娘闲着做什么?吃干饭吗?”
凌画笑出声,“行。”
等从栖云山回去,她去御衣局看看他的吉服做的如何了,他既然在意,她多少也要给他的吉服亲手绣几针。

amn4t精彩都市小說 催妝 愛下-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相伴-97v3n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诚如宴轻所说,他是凌画未婚夫的身份在栖云山很是好用。
總裁的麻辣嬌妻(全) 新歡
栖云山所有人,包括半疯子,都不敢耐他何。
所以,当他闯入了半疯子布置了机关的院子时,半疯子听到铃声响起,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了起来,顺着窗子往外看,当看到宴轻在闯他的机关布置时,他睁大了眼睛,生恐主子的未婚夫被他的机关布置磕了碰了,他赔不起。
于是,他赶紧将机关布置给关了。
宴轻正颇有兴趣地研究半疯子的机关布置,忽然所有的消息机关顷刻间停了,他不满地皱了一下眉,抬眼看向主屋。
半疯子出现在门口,对宴轻拱手,“小侯爷。”
宴轻瞅着这人,年岁不大,长着一张娃娃脸,对他拱手见礼看起来乖乖的,若是走在大街上,还真看不出这个人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一手打造了乐园。
宴轻点点头,对他问,“怎么把机关暗器给关了?”
半疯子看着他,乖乖地说,“若是伤了您,主子得劈了我。”
宴轻不当回事儿,“你打开,让我玩玩,就算伤了,我不让她劈你就是了。”
半疯子倒退了一步,“这里的机关布置不是让人玩的,都是真的,杀伤力很大。”
宴轻很认真与他商量,“但是我想玩。”
半疯子看向宴轻身后,“主子呢?”
也不来管管自己的未婚夫!他这里的机关布置是能给人随便玩的吗?
宴轻很坦然,“她被我赶回去了,如今大约在睡觉。”
半疯子:“……”
他试探地问,“短短时间,您刚玩了鬼城吧?还有很多地方没玩呢。”
“那些玩的不着急,我如今就想玩你这里的机关。”
半疯子有点儿为难,“云落和琉璃闯我这机关,每次都会受伤,轻者伤胳膊,伤腿,重者被打成内伤,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还要喝曾老头开的苦药汤子……”
云落和琉璃武功够高了,但闯机关暗器不是武功高就能闯过的。
宴轻听到最后一句难得犹豫了,但还是想体验一把,“曾大夫是个好大夫,开的药,应该不苦吧?就算苦,也有办法变成甜的吧?”
就跟让他吃两年的药丸一样,不是说可以给他在苦药丸子的外面裹一层糖衣吗?
總統閣下誘嬌妻 叫絕世的劍
半疯子:“……”
曾大夫是可以!
但是关键是他说的不是这个,是宴小侯爷金尊玉贵,受伤能行吗?
宴轻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笨?”
半疯子:“……”
他不敢这么觉得!
但他的机关布置,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闯的,他在自己的院子里布置了机关,也是因为他家学渊源,没事儿就喜欢研究消息机关,所以,今儿捣鼓捣鼓,明儿捣鼓捣鼓,就将自己住的院子弄成了如今的龙潭虎穴。
若说云落琉璃来,他拦都不拦,因为他巴不得用他们来验证自己的机关好不好,强不强,但是宴小侯爷来,还是抱着玩的态度,他就不太敢了。
宴轻给他吃一颗定心丸,“我说自己来找你,她应了,也就是说,她同意我来玩的。所以,哪怕我受伤了,她也不会怪你。”
半疯子没理由拦了,“那行吧!您、您小心点儿,不能闯的话,别硬闯,您喊一声。”
宴轻点头。
半疯子转身去开启机关,刚要按下机关,想起了什么,又转过身嘱咐,“您护着点儿自己的脸。”
他实在觉得宴小侯爷这么俊俏的贵公子,若是伤了脸,怕是主子就不喜欢了,主子一旦不喜欢,那就不嫁给他了,那他怕是娶不着媳妇儿了,最起码,娶不着这么好的媳妇儿了,那也太亏了。
宴轻点头,“知道了。”
他这张脸,以前自己觉得没大必要在意,磕了碰了他也无所谓,但是如今嘛,自然要护着些的。
谁让某人喜欢他这张脸呢,若是能靠脸得好处,他身为纨绔,自然是不拒绝的。
半疯子开启了消息机关。
宴轻又重新生起了兴趣,在里面转悠着破解。
半疯子的机关分三等,一等是最难的,二等是一般难的,三等是简单的。他给宴轻开启的自然是简单的,不过简单的机关是在他心里的定义,所以,他觉得,对于寻常人来说,三等也是难的,不是困在里面,就是弄个轻伤,也有笨的那种人会弄成个重伤的可能。
權少,後會無妻 吃蛋撻的小姑娘
宴轻开始还觉得很有趣,没多久,便觉得没趣了,三两下便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脸怀疑地看着紧张地盯着他的半疯子,“这就是你的机关?”
也太简单了!亏他还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怕自己真伤了脸。
半疯子:“……”
他惊讶,“您怎么这么快就……”
不是他自吹自擂,实在是哪怕他这里最简单的消息机关,那也不是这么轻轻松松让他来去的,除非宴小侯爷本身就懂奇门奇术。
他回想着关于宴轻的传言,没听说京城第一纨绔宴小侯爷会气门之术啊。
只说他年少成名,文武双全,文就不说了,当世大儒都纷纷称赞,武功的话,师从的是战神大将军张客,但张客是个将才,运兵如神,可没听说会奇门之术。
四年前他做了纨绔,之后就一直吃喝玩乐,据说都荒废了,唯一没荒废的就是一手好箭术,那还是因为好吃梅花鹿。
“你的机关太简单了。”宴轻如实说。
半疯子立即说,“有难的。”
殊途
愛在盡頭,盡頭再愛 夏涼涼
若是宴小侯爷会奇门之术,那他可就不客气了。
宴轻兴趣又有了,“那来难的。”
“有二等和一等,您要哪个?”半疯子商量地说,“要不,先来二等?然后二等若是还简单,再来一等。”
一等若是还简单,那他就连夜改动机关,弄最难的给他玩。
“行。”宴轻很少说话,“那就先二等吧!”
既然还分一二三等,那他就都领教领教,反正都是玩。
半疯子转身开了二等机关。
宴轻很有兴趣地在里面玩了半个时辰,然后毫发无伤地破解了他的机关。
半疯子兴奋了,一双眼睛盯着宴轻,无异于狼盯上了肉,高兴地说,“那我来一等了。您要不要歇一会儿?”
“不必。”宴轻摇头,他也很有兴味,大概是觉得挺好玩。
于是,半疯子开了一等机关。
半疯子的一等机关,自然是丝毫没有言过其实,曾经云落和琉璃就在他的一等机关里受了伤,云落受了轻伤,琉璃受了重伤,躺了好几天,再后来云落又闯了两回,没闯过,半疯子得意地保持至今,还没改动。
宴轻这一回在里面待的久,到太阳落山了,也没出来。
半疯子在外面说,“宴小侯爷,您要不先出来吃晚饭了?主子应该已经在等您了。”
宴轻的声音带着克制的兴奋,“告诉她不用等我,先吃,我不饿。”
半疯子点点头,“那好吧。”
他觉得自己大约是找到了同道中人,真没想到,宴小侯爷进去了这么久,还毫发无伤,他原先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他的九九八十一小机关,已被他破解了一半,他如今就在琢磨怎么改动那一半,让其更难些。
凌画睡醒一觉,问琉璃,“宴轻呢?还没回来?”
每天这个时间,他已经与她一起吃晚饭了。
琉璃摇头,龇牙咧嘴地说,“据说还在半疯子那里,破解半疯子最难的机关,一直没动静,云落已经去看了。”
凌画点头,看着琉璃动一下胳膊就龇牙咧嘴,扬眉,“被云落给揍了?”
琉璃不服气,“总有一天我要打败他。”
“那你加油吧!”凌画也不心疼,武痴用不着人心疼,越挫越勇。
琉璃问,“您去看看宴小侯爷吗?真没想到,宴小侯爷竟然会奇门之术,半疯子这回高兴坏了。”
凌画倒是不意外,在她告知宴轻半疯子的院子里有机关时,他眼中闪露出兴趣,便知道她大体是懂的。不过倒是没想到他竟然让半疯子开了最难的机关。
可见,不止懂,还挺精于此道。
凌画睡醒一觉浑身懒洋洋的,懒得动,“不去,让他自己慢慢玩吧!”
这时候她去了,他估计忙着玩,也不会分给她一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