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暗龍

q4h3y熱門言情小說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愛下-第1336章 策略鑒賞-0drz0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周然面色一沉,他知道九极寂灭剑阵无法消灭赤螭,可是这家伙居然一点儿伤都没有受。
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对手,一时间,周然也找不到合适的办法。
无奈之下,周然只能将九柄灵剑全都收入乾坤戒中。
“真正的疼痛并不来自于肉体,而是来自于元神!赤螭,如果你想要追求更刺激的疼痛,我会满足你的!”
虽然自己落于下风,可是在口舌上,周然却不输于人。
周然的话,令赤螭露出了狰狞扭曲的笑容。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对手!既然你能够令我疼痛,我又怎么能不报答你呢?放心吧,待会儿你就能够体会到我的感觉了!”
说话间,赤螭的身体又发生了变化。
鲜血淋淋的身体,在身后突然长出了血的翅膀,令人觉得头皮发麻。
这对血翅膀不住的拍打着,周围的空气之中,出现了不少的血沫。
血沫只存在于周然的附近,如果是一股鲜血,周然尚且能够躲避,可要是血沫,周然根本就避无可避。
周然这才意识到,这些血沫是为了困住自己而存在的。
“怎么样,喜欢吧?”赤螭冷笑了起来,“周然,在这里只有你和我,让我们同归于尽吧!”
说着,赤螭的血鞭再次向着周然挥来。
周然的手中再无玉血剑,不过却有更强的招式。
明明很愛你 幻想女七丫頭
九剑诀的最高技法名为九空剑境,换句话说,就是无剑胜有剑之境。
獨家占愛:第一伯爵夫人
周然已经达到了无剑的境界,便赤手空拳与赤螭的血鞭战斗,看似手无寸铁,周然的身体却已经化为了一柄利剑。
赤螭以咒术战斗,哪里能够理解精妙的剑术,周然至高境界的手段,令赤螭防不胜防,他很快就伤痕累累。
可惜的是,这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
赤螭在血沫空间中与周然战斗,血咒的威力也达到了最大的程度,赤螭身体的疼痛,毫不保留的应在了周然自己的身上。
裂宙 徐羏
田園錦繡:農家小廚娘
面对着撕裂身体一般的疼痛,周然只能咬牙坚持。
刑云和金童两人因此而失去战斗力,并不是因为两人心智不坚定,而是因为两人在元神的强度上稍弱。
混世霸主
周然却不同,其元神异于普通的修炼者,在忍耐力上,自然也稍微强一些。
心中很清楚,自己的每一次攻击,都反弹到了自己的身上,可是周然却没有半点惧意。
就算与赤螭这个家伙肉搏,也要分出胜负。
空中的战斗呈现出了诡异的一幕,赤螭的血鞭攻击,每一次都被周然恰到好处的躲过,周然以势如破竹的九空剑境攻击赤螭,留下了一道道虚空的剑痕。
赤螭被这些剑痕所伤,伤得体无完肤。
宅神附
可是周然的身体也在出血,和赤螭一样,同样也遍体鳞伤。
不一会儿,周然和赤螭都变成了血人。
千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这一幕太过残忍,她都看不下去了。
狂沙、金童也不由得为周然捏了一把汗,哪有这样子战斗的,这分明就是苦肉计。
霹靂嫡女:狠妃歸來
云诚这位云宗宗主,还有刑云、刑风这两位审判长,也都担心不已。
照这个情况,就算周然胜了,只怕也是惨胜。
惨胜之后,要是五色堂的其他杀手袭来,云宗城哪里还有战力能够守护?
在众目睽睽之下,周然与赤螭这一战,已经接近尾声。
原本化为了血人的赤螭,没有再维持人类的形态,而是化为了一只红色的巨龙。
“好痛!好痛!周然,你太棒了!你让我感觉到如此疼痛,为了报答你,我就送你上路吧!”
龙形的赤螭,依然鲜血淋漓。
血沫还在,也就是说,他和周然依然在共享疼痛。
周然使出了九空剑境,这原本就是极为消耗体力的战法,与赤螭僵持不下,更是令他的体力消耗殆尽。
異世逍遙天王
此时的周然已经气喘吁吁,浑身上下因为疼痛而麻木了。
“用自己的力量战斗真是吃亏,如果这个时候,神树或者黑树能够借我力量该多好!”
周然自言自语,言语中满是对自己的讽刺。
自己曾经借用过神树、黑树的力量,那个时候的自己,甚至能够与圣殿的长老分庭抗礼。
可是现在,自己面对五色堂的杀手之一,居然就陷入了苦战。
周然见赤螭化为了龙形,知道这是这位龙族被遗弃者的最后一击,既然如此,自己又怎么可能示弱?
九空剑境的力量提升到了极致,一股无形的剑意,就向着赤螭而去。
庞然大物一般的赤螭,也狠狠的向着剑意撞了过来,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闪避。
“我们都去死吧!”
赤螭狂笑了起来,能够感受到剧烈的疼痛,并与周然同归于尽,是此生最大的幸福。
周然面色一沉,赤螭不要命的战法,再加上血沫的存在,自己与这家伙一起死的概率相当的大。
不过自己却不是省油的灯,自己有大把的前途,又怎么可能和这个怪物同归于尽?
赤螭气势汹汹扑向了无形剑意,还没有与剑意碰撞,面前的剑意却消失了。
老子是劍仙
取而代之的,是一枚小小的书签。
“咦?”
赤螭一愣,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那枚书签就化为了一个黑洞,赤螭避无可避,居然被黑洞卷了进去。
吸收了赤螭之后,黑洞迅速关闭,空中再次恢复了刚才的模样,只剩下那枚书签。
周然上前一步,将书签拽在手中。
“我也是逼不得已,因为我不想和你一起死。”
周然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如果不是赤螭咄咄相逼,自己也不可能使用空间术法。
现在那家伙被自己流放到了千里之外,要想返回战场,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至少目前,他不可能对云宗城造成威胁。
城内的旁观者全都傻眼了,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看似两人要最后一搏,没想到赤螭这条红色的巨龙居然消失了。
唯有千寻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不由得兴奋大叫起来。
“是空间术法!不愧是周然,用空间术法将敌人送走了,避免了和那个怪物正面交锋!”

u55c1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ptt-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龍冢開啓熱推-lgaeo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周然怎么可能赢?”
金童感觉到了绝望。
周然体内拥有的力量不多了,相比之下,白雨却是状态鼎盛,龙破苍穹的威力,明显不如水龙。
两股力量的碰撞,高下立判。
要不了多久,周然就会被水龙吞噬的。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金童疑惑不解,像周然这样的人,是不会做没有把握之事,他既然使出了龙族之力,自然有取胜的把握。“难道和他告诉我的事情有关?”
金童突然想到了周然最后的话语,周然让他静静的感知龙族之力。
虽然不知道周然的目的,金童还是按照周然的说法做了。
空气中的确存在着龙族之力,不过全都是周然体内释放出来的。
金童一脸苦涩,周然的剑势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水龙已经占据着绝对的上风。
不过下一秒,金童却感觉到了什么。
“这是龙族之力?为什么龙族之力会慢慢的变强了?周然他到底做了什么?”
金童分明的感觉到,在周然的龙破苍穹招式用尽之后,周围的空气中居然再次弥漫龙族之力。
比周然的龙族之力,强大了数倍。
金童正错愕间,空气中的龙族之力已经被周然吸收,龙破苍穹的剑势再次振作了起来,形成了一股能够与水龙分庭抗礼的力量。
“什么!”
白雨大吃一惊,眼前发生的一切,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意料。
再一看,周然的剑势已经完全盖过了自己。
水龙被压制住了,白雨已经喘不过气。
更重要的是,白雨并不知道周然是从什么地方释放出来的力量。
周然也毫不含糊,乘胜追击,剑势越来越强,将白雨的水龙完全吞噬。
白雨身处剑势之中,他的身体无所遁形,被剑势狠狠的撕咬,就算身为五色杀手,也没有办法抵挡。
漢風清揚 漢風雄烈
“这不可能!”
白雨大叫起来,却没有办法阻止自己的溃败。
随着白雨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的气息也逐渐消失不见,这位实力雄浑的杀手,终归还是死在了周然的手中。
击杀了白雨之后,周然从空中落下,口中喃喃自语。
“很遗憾,你在临死之前没能告诉你为何而败,这是一个秘密。我告诉了你一个秘密,又隐瞒了一个秘密,也算扯平了。”
金童恢复了人形,一步一步来到了周然的面前,白雨至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可是金童身为龙族,却很清楚周然的手段。
“周然,你居然诱发了迷踪林里的龙族之力!”
少帝專愛悍妻 捌月
金童感慨道,虽然知道龙冢在迷踪林内,可是由于遍寻不到,所以自己根本没有想到借用龙族之力。
周然被雨印所伤,无法使用自己的力量,没想到他灵机一动,以龙破苍穹来吸引龙冢的共鸣,并将龙冢的龙族之力诱发出来。
布衣官
吸收了龙冢的龙族之力后,周然的力量已经远超白雨,自然能够轻易取胜。
“马马虎虎吧!”
周然笑了笑,虽然自己胜了,但白雨给自己造成的伤却不小,他连站立都做不到,唯有盘膝坐地,静静的调理体内的伤势。
金童见状,也没有阻止周然,而是在周然的身旁护法。
周然很强,却也在与白雨一战中受了重伤,万一五色堂的其他杀手袭来,只怕根本就无法抵挡。
周围的树木全都恢复了原状,不过地面却依然一片狼藉,迷踪林呈现出与刚才不一样的模样。
金童细细的观察着,周然借用了龙冢的力量,可见距离发现龙冢不远了,只要周然的伤势恢复了,两人就能够去往龙冢。
龙之心是什么,自己却为见过,不过为了龙族的未来,自己一定要不辱使命,将龙之心带走。
金童正盘算着,自己脚下的地面却突然塌陷,自己的身体坠入了地面下的空间。
当金童落地之时,眼前的情形已经发生了变化。
雙城記
不再是迷踪林里的光景,而是一片骨骸。
骨骸巨大无比,并非人类的骨头,而是巨大生物的骨头,金童看得出来,这些骨骸全都是属于龙族的。
碧臺空歌
“这里就是龙冢!我终于找到了!”
金童又惊又喜,多亏了周然与白雨一战,居然打开了龙冢的大门。
只可惜周然正在疗伤,没有办法见到这一幕。
金童也不想打扰周然,如果仅仅从龙冢之中找到龙之心的话,单单是自己就能够办到。
塵香 大齡女青年
“龙之心到底在哪里?”
金童四处张望,周围都是龙族同胞的骨骸,除了骨骸之外什么都没有。
要从如同山一般高的骨骸中找到龙之心,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金童却有办法,族长泓辉告诉自己,龙之心拥有鳞长峰相似的气息,让金童按图索骥。
金童默默的感知着,龙冢和鳞长峰虽然都是龙族的重地,但两者的气息完全不同。
龙冢与鳞长峰的气息,自然是大相径庭。
金童在龙冢溜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龙之心的线索。
和迷踪林比起来,龙冢的面积也不遑多让,金童在龙冢里转悠,却发现龙冢没有边界,就好似无穷无尽的空间一般。
紅色王
野獸嗅薔
“这么广阔的面积,找到一颗小小的龙之心,只怕并不容易!”
金童苦笑道,正在此时,面前的一具骨骸却站了起来,用只是骨头的嘴说道:“年轻的龙族啊!你为什么到龙冢来,是想要寻死吗?”
没想到龙族前辈的魂魄居然寄居在骸骨之上,如此一来,说不定能够找到龙之心的线索。
金童直直的看着眼前的骨龙,道:“前辈,我并非前来埋骨于此,而是为了寻找龙之心。龙族遭遇了变故,唯有龙之心才能够令龙族摆脱危难,龙冢存放着另外半颗龙之心,我希望能够找到,带回去向族长复命!”
骨龙并没有正面回答金童的问题,而是转移了话题,道:“龙冢唯有纯净的龙族之力才能够开启,刚才释放龙族之力的人是你吗?如果是你的话,你可以将龙之心带走,如果不是你,那就请你离开这里!”

xgz6y熱門言情小說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愛下-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黑樹之心的目的分享-h8xok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恭喜你!突破了天仙境界!距离黑树族的计划,还差一点点!”
黑树之心以内心与周然交流,周然的面色顿时一沉。
“很抱歉,我对黑树族的计划不感兴趣,我只希望创造自己认为美好的世界!黑树之心,我不可能成为浊息的容器,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将浊息从我的体内赶出去!”
周然的态度依然坚决,他不断的否定着与黑树之心同流合污。
神树之心由于之前的事情,已经陷入了半休眠的状态,此时此刻,他根本就帮不上忙。
如果黑树之心霸王硬上弓的话,自己会拼死反抗的。
周然已经做好了与黑树之心抗衡的准备,不过黑树之心却并不打算对周然下手,只是道:“周然,你知道圣珠吗?”
“圣珠?我当然知道!”
周然一愣,他原本并不想和黑树之心交流,可是黑树之心说的偏偏是自己喜欢的话题。
圣珠不就是神树结出来的果实吗?
吸收了日月之辉,是构成长生界半壁江山的神树的精华所在,其中隐含着强大的灵气。
黑树之心见周然来了兴致,又道:“圣珠是神树结出来的果实,等同于神树的传承!神树终归会枯萎的,除了选择分株之外,还用果实的方式承载着神树的本源。既然如此,那么与神树相对的黑树,当然也拥有着相同的本领。”
“难道说,那颗黑色的珠子,是黑树的果实?”
周然将乾坤戒中的黑色珠子拿了出来,难怪自己觉得是与圣珠完全相反的存在,这么一看,倒真的像是黑树的果实。
“那的确是黑圣珠,是我留给你的礼物!”黑树之心笑了起来,“不过神树与黑树在本质上却是不同的,按照通俗的话来讲,神树是以果实来传承灵气的,黑树却是靠根茎,黑圣珠并非从树顶上结出的,而是从树根处结出的!”
黑树之心的一番话,将周然呆住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倒也是合情合理的。
别说长生界,就算地球上的那些植物,不也是千奇百怪的吗?
有的植物的果实是长在树上,有的植物的果实是长在根须之处,只要能够延续生命,这些植物自然会选择最合理的方式。
神树与黑树虽然相提并论,但总的来说,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植物。
“那又如何?你将黑圣珠送我做什么?想要污染我的元神吗?”周然冷冷问道。
黑树之心并未在意周然的敌意,又道:“那是送你的礼物,就算你想要舍弃,也是不可能的!难道你忘了吗,黑树已经在你的体内生根了,是你身体的一部分,试问一下,你能够舍弃自己的身体吗?”
“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周然只觉得不寒而栗。
自己在失去意识的时候,的确看见了自己的脚下生根了,原本以为是幻觉,现在看来似乎是真的。
周然不由得背脊发凉,冷汗浸湿了自己的衣服。
黑树之心继续侃侃而谈。
“神树虽强,但是根茎却格外脆弱,所以一旦被人类修炼者连根拔起,神树的根茎就算耗费千万年,也没有办法恢复;可是黑树却截然不同,根茎是孕育果实之处,自然相当的坚硬,虽然树根遭受了摧残,但却完好无损。”
“将来有一天,黑树卷土重来,就是从根茎开始的!一旦找到了适合黑树生长的地方,黑树将会如雨后春笋一般涌出来,并在短时间内吞噬整个长生界!”
“黑圣珠和圣珠的性质完全不同,圣珠是灵气的载体,能够承载大量的灵气,可是黑圣珠却不同,黑圣珠内的力量并非浊息,而是与灵气相对的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如果正确的使用,就能够和任何强者战斗!”
“周然,你是黑树的传承者,你的未来早已经注定,无论是谁都没法改变!在下一次见面之前,你要好好的留着自己的小命,别被圣殿的那些人杀死了!”
说完了想说的话,黑树之心的气息就荡然无存,从周然的体内消失了。
周然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与黑树之心的对话,令他的精神高度紧张。
自己被黑树之心看中,作为浊息的容器,而自己的目的,则是摆脱这种命运。
“想要控制我的身体吗?如果能够办到的话就来试试吧!我命由我不由天,命运什么的,我从来就没有信过!”
周然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表情,他其实并不惧怕黑树之心。
如果这家伙能够控制自己,只怕早就动手了,之所以犹豫不决和自己说废话,是因为黑树之心没有万全的把握。
也就是说,现在的自己是安全的。
“黑圣珠?与灵气相对的一种力量?正确的使用,能够与任何强者战斗?”
周然看着手中的黑圣珠,按照黑树之心的说法,黑树已经在自己的体内生根,所以自己无法丢弃这颗珠子。
黑圣珠内,应该存在着一股微妙的力量,不过黑树之心却没有将答案告诉自己。
这家伙对自己心生忌惮,在自己完全臣服于他之前,他只怕一直会对自己藏着掖着。
“就算如此,我也不会向你摇尾乞怜!黑树之心,我从根本上否定你的世界观!长生界的和平,并不能够建立在黑树崛起的基础上,只要有私心,就会引发长生界的动荡!你也好,屈夫人也好,虽然口口声声说着大义,其实却都是一丘之貉!我周然绝不会向这样的势力低头!”
周然朗声道,不过他所说的这番话,黑树之心却听不见了,所以也没有办法反驳周然。
虽然被黑树之心影响了心情,但是自己迈入了天仙境界却是事实。
闭关已经结束了,这么些日子,周然早已经憋慌了,他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密室,来到了院子里透透气。
正准备在草坪上躺上一躺,美美的睡一个午觉,却不想一人突然闯入了院子。
不是别人,正是狂沙,狂沙的脸上满是慌忙的表情,似乎是出了什么事。

u8pjf都市异能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ptt-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生而爲人的責任-9aj47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周然,黑树族并非邪恶的种族,你既然继承了黑树之心的意志,就要明白这一点!从今往后,你的生命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不再是你,命运也不再是命运!”
黑帝信誓旦旦,可是这一番话,周然却听不明白。
“命运不再是命运,这是何意?”
周然质问道,可惜的是,黑帝已经不再言语。
黑树之心抛弃了黑帝,代表着黑帝再也无法从浊息获得力量,浊息对黑帝来说是剧毒之物,他自然无法继续支撑。
交代了自己的遗言之后,黑帝就再也没有半点生气,整个人直直的坠入了灵海之中。
黑帝的陨落,令周然唏嘘不已。
这位响当当的强者,居然死在了自己所依存的力量之上。
如果黑帝斗志饱满,自己与之一战,只怕胜负难料,可惜的是,黑树之心却不给黑帝这个机会。
黑帝死了,眼前的浊息却并未消失。
周然意识到,这股浊息的力量相当强大,而整个天海城,依然在浊息的笼罩之下。
“必须尽快救人!”
周然自言自语,他向着浊息伸出了手。
手掌接触到浊息,浊息立即一点一点的觅入自己体内。
“黑树之心,这就是你打的如意算盘吗?”
周然苦笑了起来,让自己操控浊息拯救天海城,如此一来,自己就会越陷越深,从而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不愧是长生界的根基之一,黑树之心拥有着不下于神树之心的智慧。
浊息对于现在的周然而来,就好似春风一般温暖,周然能够轻松的驾驭浊息。
笼罩在天海城的浊息随即消失了,灵海也不再波涛汹涌,而是恢复了平静。
周然看着身下的天海城,再也忍不住,他径直来到了城内。
天海城的城民们,全都昏倒在了地上,其中也包括那些实力较强的天海阁弟子,除此之外,还有几名审判者。
按照审判庭的计划,审判者出现在天海城,是为了震慑圣殿,让圣殿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审判庭却没有料到黑帝的行动,黑帝在气急败坏之下,又岂会在意审判庭的行动呢?
“如果这里一直被浊息侵染的话,所有的人都会死,所幸的是我打败了黑帝,令天海城重获新生!这些人只要稍微恢复,全都会醒来的!”
周然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只要天海城的诸位无事,自己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要是等所有的人醒来,自己只怕就走不了了。
周然正准备离开,一个声音却叫住了自己。
“周先生,且慢!”
是天海阁阁主夫人云汐,周然顿时一愣。
这位弱不禁风的女子,为什么恢复的速度如此快?
还是说云汐根本就没有被浊息侵染,也并没有昏厥?
周然正一头雾水,云汐却率先说道:“周先生,我就知道你会来拯救天海城的!实不相瞒,刚才天海城已经危在旦夕,灵海也有再次暴走的迹象,如果不是你的话,只怕天海城会陷入绝境的!可是周先生,你似乎变了一个人。”
“变了一个人?”
周然一愣,这位阁主夫人究竟为什么这么说?
不过转念一想,女人的第六感原本就远胜须眉男子,云汐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
“是的,周先生。”云汐重重的点头,“我的圣珠虽然毁了,但我与圣珠同气连枝,也能够感觉到圣珠的意志,此时圣珠正在排斥你。周先生,我虽然无比信任你,但是长生界的人,却未必会如我这般信任你!”
云汐的话,令周然苦笑不已。
连云汐都看出来了,自己的事情只怕已经无法隐瞒了。
“夫人,我深表遗憾,因为这一次,我也许已经成为了另一个我!”
周然叹了一口气,正准备向云汐解释,可是空中一股巨大的灵气,却令周然僵住了。
强大的力量,可不是黑帝那种人可比,就算是周然,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实力稍弱的云汐,径直因为这股力量而昏厥。
不仅云汐,天海城里那些即将要醒来的城民,也因为这股力量而再次陷入了沉睡,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这不是浊息,而是灵气!有人拥有着空前绝后的巨大灵气,却令灵气产生了如浊息一般的效果。”
周然自言自语,他抬头看去,却不见那个释放力量的人的影儿。
此人在高空之中,却释放出了足以吞噬整个天海城的强大灵气,令周然唏嘘不已。
天海城才刚刚恢复生机,绝不能让其他人再次干涉,周然拽紧了拳头,向着高空中飞去。
大约到了千米之高,周然终于见到了释放力量之人。
这个人,是周然怎么也想不到的人,正是与自己分手不久的气尊者,也是千寻的爷爷。
自从自己来到了长生界,气尊者就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并对自己提供了不少的帮助。
可是这一次,气尊者释放出来的力量却充满着敌意,令天海城的城民们再次受创。
周然一眼就看得出来,气尊者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这位老者为什么会向自己发难。
自己和他就算不是同伴,也绝说不上敌人,周然搞不明白气尊者出手的原因。
数个时辰之前气尊者对自己说的话,依然历历在耳。
“今日你离开了这座岛,你我之间就是敌人了,我很期待将来有一天,能够与你战斗一场,不论生死!”
气尊者叹了一口气,道:“周然,我有不得不和你战斗的理由,希望你能够原谅我,这不是圣殿长老的任务,而是生而为人的责任!”

goeqn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黑樹森林鑒賞-asp4b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屈夫人看着眼前的镜子,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巧合真是可怕呢!原本派黑帝前去,只是为了混淆云宗城的灵气,并污染云宗城的至宝云狐。不过现在看来,却有另外的收获!被浊息污染的云狐,居然污染了另外一位强者!”
“云狐是圣殿所赐,唯有圣殿知道云狐的性能,又岂是那么容易掌控的?树心,原来你并没有消失,而是去了灵海城,也就是说,神树已经完全背叛了圣殿,不再是圣殿的盟友!”
“别以为靠着黑灵项链就能够令你高枕无忧,被污染的心灵,无论如何都不能净化,你并不知道这一点,就算拥有再强的力量,也是无济于事的!树心,你的灭亡只在我一念之间,这就是背叛圣殿的下场!”
“黑帝的记忆是我抹去的,他并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作为浊息的载体,黑帝并不是唯一的,我随时可以再找一个载体,这个载体会比黑帝更强,更忠心于我!”
“黑灵项链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夺走的,夺走了黑灵项链,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周然,你大概并不知道吧,当你接触到黑灵项链的那一瞬,就已经注定被我掌控!”
屈夫人一字一句的说着,她的言语,自然不能被千里之外的周然听见。
此时的周然,正在细细疗伤。
与黑帝一战,自己受了一点儿小伤,而这些小伤,仅仅数个时辰就能够完全恢复。
从龙族那儿学来的秘法,能够完美的抑制浊息,久而久之,自己已经无法感觉到浊息的负面作用。
到了晚上,周然按时入睡,不过这一觉,他却睡得并不安稳。
梦中自己出现在了漆黑一片的森林里,森林里的树木都是黑色的,根本就没有春意盎然的模样。
眼前的一切都是黑色的,令人感到绝望。
手一摸,就拽起了一物,正是黑帝戴在脖子上的项链。
又过了一会儿,周围的树木里透出了逼人的黑气,这些黑气源源不断的注入了自己的身体,令自己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
就算是在睡梦之中,这种疼痛却是真实的。
“这是什么梦?”
周然从梦中惊醒,梦中的一切如此真实,根本就不像是梦,反倒是如同回忆一般。
可是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记忆,也就是说,这根本不是自己的记忆。
“到底是谁的记忆?为什么我能够看见别人的记忆?”
周然一惊一乍,他看向了自己的手。
手中出现了一串项链,正是自己从黑帝的脖子上夺走的那一串。
这串项链吸收了树心之内的浊息,随后就化为了粉末消失了,可是现在,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手里?
就好像从来没有消失过一般,令周然觉得惊悚不已。
“树心,你在吗?”
周然呼唤神树树心,树心立即从乾坤戒里出来了。
“小子,什么事?”眼前的圆球发出了苍老的声音。
周然毫不含糊,便将自己所做的梦告诉了树心,并且强调,梦境真实无比,应该是来自于黑帝的记忆。
黑帝的记忆,通过他戴着的项链传递给了自己。
树心听到之后,立即做出了回应。
“那是黑树森林,森林里的树全都是黑色的,连树叶都是黑的,可惜的是,黑树森林早就已经被连根拔起,并不存在于长生界!按照你的梦境来看,那个人应该进入了黑树森林,按理说人类进入黑树森林应该被浊息吞噬,可是他却活着出来了,这的确令人唏嘘!”
树心的话,令周然面色一沉。
“照这么说的话,黑帝进入了黑树森林,非但没死,还从黑树森林获得了力量!这股力量令他能够控制浊息,并且用浊息制造出数不清的怪物!”
“似乎正是这样。”树心又道,“你的梦境因此而起,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那个人如果真的去过黑树森林,他应该比我更强,可是他施展出来的力量,却并不如我,此事倒是颇为蹊跷。”
“他比你更强?”
周然诧异不已,多亏了树心借给自己的力量,令自己打败了黑帝。
也就是说,树心的力量强于黑帝,可是现在树心却说,从黑树森林逃出来的黑帝应该比自己更强,这令周然摸不着头脑。
事到如今,就算刨根问底,自己也得不到答案。
周然立即转移了话题,道:“树心,我做这个梦有什么征兆吗?我的心中隐隐有不祥的预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关于这一点,我也不知道。”树心无奈道,“神树与黑树是对立的个体,我自然不能够知道黑树森林的事情,那个家伙的记忆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脑海中,我并不能给予你满意的答案。”
“这样啊。”周然一脸苦涩,又问,“既然如此,那黑树森林到底在哪里?如果我去了黑树森林,一定能够找到答案。”
“那是不可能的!黑树森林已经消失了,已经不存在于长生界!就算没有消失,黑树森林也在外海之外,那里是长生界未经开化的土地,到处都是危险。更重要的是,黑树森林里的浊息是长生界的数十倍,人类强者进入黑树森林,根本就不可能活着出来!”
树心道出了种种不可能的原因,周然也听出来了,看来自己去往黑树森林,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周然也不是认死理的人,既然不可能,那么就只能放弃了。
“看来这一场梦,注定是无法找寻原因了!”

9s6bz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光暗龍-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黑靈項鍊鑒賞-b7dq7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周然一脸无奈,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就算不是自己吸收了云狐,但树心毕竟是自己带来的,云狐被吸收,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
更重要的是,绝不能让云诚知道神树树心之事。
“云宗主,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周然苦笑道,“云狐只怕不能再回到云宗城了。”
“什么!”
云诚大吃一惊,云狐好端端的,怎么就没了?
周然耐着性子解释道:“云宗主,云狐化为了一股灵气,就这样消失了。这原本就不是云宗之物,如今尘归尘,土归土,也是情理之中。”
虽然是胡诌,但周然也是有根有据。
毕竟已经知道了云狐的来历,这件宝物来的时候不明不白,消失的时候,自然也应该莫名其妙。
“是这样啊。”云诚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就让云狐随风去吧!毕竟是圣殿强加给云宗城之物,有或者没有,又有什么关系呢?”
“正是如此。”
周然松了一口气,关于云狐之事,自己有一些过意不去。
云诚肯原谅自己,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云宗主,云狐的事情暂且别论,为了知道云狐被谁动了手脚,我与黑帝交手,他是圣王屈夫人的心腹,如此一来,屈夫人自然动怒,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她会采取何种行动。所以,我们必须谨小慎微,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周然叮嘱道。
“是!我这就回去!”
云诚点头哈腰,便离开了灵海城。
周然目送云诚离开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
云诚虽然实力不济,但为人诚恳踏实,倒也是云宗宗主的最佳人选。
这一次,云诚不仅要率领云宗城抵抗外敌,还要做好妻子死后的善后事宜,先公后私,就算妻子死于黑帝之手,他却依然没有悲伤的时间。
这是何等敬业的精神?
周然感激不已,却也没有时间过多考虑云诚的事情,毕竟云狐弄得自己焦头烂额,必须尽快休养。
在彻底看不见云诚的身影之后,周然便回宅邸休息了。
另一方面,铩羽而归的黑帝,已经见到了屈夫人。
“夫人,我失败了!”
黑帝一脸沮丧,在屈夫人面前下跪。
屈夫人一愣,道:“黑帝,七子之中,你的实力数一数二,为什么你也会失败?”
黑帝苦笑连连,道:“我也不知道为何,原本我在云宗城布下浊息的种子,可是却被周然发现了,周然的实力居然突飞猛进,连我也不是对手,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如何成长起来的!”
黑帝实话实说,令屈夫人面色阴沉。
“区区地仙实力,居然能够打败天仙巅峰的强者?这家伙到底是如何修炼的?无论怎么看,此事都不合常理。”屈夫人自言自语,她很快注意到了异常。“黑帝,黑灵项链呢?”
屈夫人指了指黑帝的脖子,原本黑帝戴着项链,可是这串项链却不见了踪影。
“被周然夺走了!黑灵项链是我的力量源泉,所幸的是,我的力量已经被激发出来,那串项链已经对我没有任何的帮助,只是一个象征而已。”
黑帝不断的解释,可惜的是,屈夫人对他的言语完全不感兴趣。
“把手伸出来!”屈夫人命令道。
“手?”
黑帝一头雾水,不明白屈夫人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依然将手伸了过去。
屈夫人一把抓住黑帝的脉门,她的面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有意思。”
屈夫人的嘴角微微一翘,似乎发现了什么。
“夫人,我的脉象有问题吗?”黑帝好奇问道。
“没有任何问题。”屈夫人看了黑帝一眼,突然转移了话题,“黑帝,你以人类的身体,却获得了浊息的力量,按理说,仙人境界的强者是无法与浊息共生的,可是你却反其道而行之,难道你就没有觉得奇怪?”
屈夫人的询问,令黑帝不知所措。
“夫人,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我从小体质特殊,与浊息兼容,寻常修炼者的灵气,对我来说却是剧毒!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当我发现自己很强的时候,却已经归入了你的旗下。”
黑帝回忆着自己的事情,关于自己为何能够操控浊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多亏了自己的能力,令自己能够制造出浊息之主、翼舍人这种怪物,也令自己成为了圣殿长老屈夫人的心腹。
“那是因为你失忆了。”屈夫人淡淡道,“你失忆是黑灵项链造成的,不过也多亏了黑灵项链,让你变得如此强大。福兮祸所致,祸兮福所倚,好与坏向来都是相对的,要想获得强大的力量,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等价交换的原则,是长生界的准则之一。”
“原来是那串项链,可惜的是,那串项链已经被人夺走了。”
黑帝叹息道,所幸自己已经不再需要黑灵项链。
屈夫人又道:“黑帝,刚才我为你把脉的时候,发现周然与你交手之时,使用的并非是自己的力量,而是借助于另一股力量,这股力量之强,你因此落败,倒也情有可原。你要记住,现在的周然,绝非你的对手!”
“什么!”黑帝大怒,原来周然作弊,这家伙胜之不武。“夫人,请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将周然的脑袋带回来!”
黑帝主动请缨,却被屈夫人拒绝了。
“黑帝,你也累了,根本就无需勉强,还是回去休息吧!等要用你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去对付周然的!”
“可是……”
黑帝还想坚持,可一见到屈夫人绝然的表情,他也只能放弃了。
屈夫人没有让自己出手,要是自己肆意妄为,会遭到屈夫人的惩罚。
“夫人,我退下了。”
黑帝悻悻的离开,屈夫人目送黑帝的背影,她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等黑帝的身影消失,屈夫人就离开了大殿,来到了圣殿的地宫之中。
地宫的正中央有一面镜子,镜子里的画面,正是圣殿秘境中的场景,烟雾缭绕,一根柱子高耸入云。

ko056精华都市小說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討論-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風水寶地?閲讀-m21d6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周然可不喜欢树心的说话方式,诸如棋子的字眼,是周然最厌恶的。
堂堂男儿,又怎么可能沦为树心的棋子呢?
就算树心赋予自己再强的力量,此事都不容商量。
当然,在拒绝树心之前,有些话,周然必须要问清楚。
“树心,你对我说的这些,和圣殿长老说的完全不同。有一位长老名叫娥凰,她告诉了我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让我前去拯救神树岛,也是她的主意,按理说,她应该对神树岛不错吧?”
周然抛出了疑问,树心却一副不屑的口吻。
“圣殿长老,满嘴胡言乱语,他们的话根本就不值得相信!那个女长老让你来拯救神树岛,可是神树岛却依然毁于一旦,她让你过去,不过是为了借他人之手杀了你而已!”
在周然的面前,树心根本就懒得解释,令周然无话可说。
事到如今,双方个各执一词,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隔了良久,周然才道:“树心,既然你说的和娥凰说的大相径庭,我自然无法相信任何一人!很抱歉,我不会与你合作,也不会沦为你的棋子。”
周然理所当然的拒绝了树心的好意,树心有些生气。
“我能够赋予你巨大的力量,是现在的你无法拥有的力量,为什么你不愿意成为我的棋子?在继承了神树的强大力量之后,你可以取圣殿而代之,成为长生界的支配者,就算如此,你也不愿意吗?”
树心咄咄逼人,周然却没有改口的念头。
“很抱歉,我对支配什么的不感兴趣,我只是渴望个人的成长罢了,没有必要臣服于任何人!就算你是神,也没有可能控制我的人生!”
周然态度决绝,令树心无语。
树心知道无法强求周然,便道:“既然你不愿意与我合作,我也不会勉强,不过神树是长生界灵气的根源所在,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就是将我重新种植,让神树继续在长生界生长!”
“行!”
周然点点头,如果仅仅是这一个条件,自己没有必要拒绝。
“先别那么快答应,种植神树可没有那么简单。”树心冷笑一声,“必须是灵气充沛的风水宝地,才能够保证神树生长,如果神树在穷山恶水生长,整个长生界的命数也会就此断绝!”
“这么严重?”
周然一愣,他一开始打算将树心种在天海城或者灵海城,没想到树心对种植之地的要求这么高。
看来这个忙,可没有那么容易帮。
“神树岛那个地方也是风水宝地吗?是否是圣殿的人将你种在神树岛上的?”周然好奇问道。
“当然不是!”树心矢口否认,“当时圣殿的足迹根本就没有踏足外海,我是被另一人种在岛上的,只是圣殿的长老碰巧发现了神树罢了!可惜的是,圣殿人心不足蛇吞象,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甚至要毁了神树岛!”
“另一个人,谁?”周然又问。
“你没有资格知道!”
树心拒绝回答周然的问题,令周然无话可说。
当务之急,却不是找个风水宝地将树心种下的问题,毕竟欲速则不达,就算是长生界,风水宝地也没有几块。
“我会为你寻找风水宝地的,在那之前,你就安心的待在我的乾坤戒中,平日里不要跑出来!”
周然向树心提出了要求,树心并未反驳,便回到了乾坤戒中。
另一方面,圣殿长老屈夫人已经知道了火莫邪死在了周然的手中。
“火莫邪是天仙境界的强者,就算再怎么麻痹大意,也不可能死在区区地仙境界的周然手中吧?周然到底是怎么杀死他的,使用了什么阴谋吗?”
屈夫人疑惑不解,由于火莫邪足够强大,所以她只派了火莫邪一个人前去神树岛。
没有旁观者,所以屈夫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心腹是怎么死的。
“夫人,此事蹊跷!”屈夫人身旁的疾风忙道,“你派火莫邪毁了神树岛,只有自己一人知道,为什么周然那么巧偏偏赶到了神树岛,这一定是谁将这个消息告诉他的!”
“是这样又如何?”屈夫人冷冷道,“圣殿原本就不是铁板一块,就算我身份圣王,也无力凌驾于其他长老之上!有的人心怀鬼胎,我也没有办法阻止,只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屈夫人已经知道了是什么人在捣鬼,可惜的是,她却没有办法向其他的长老下手。
疾风听后,不由得拽紧了拳头。
“夫人,七子同气连枝,亲如兄弟,火莫邪居然死于阴谋之下,此事绝不能忍,请你一定要为火莫邪报仇!”
疾风的言语中满是愤怒,无论是谁操控这一切,哪怕是圣殿的其中一位长老,他也一定要血债血偿。
“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屈夫人阻止了疾风,“火莫邪虽死,但他毁了神树岛,圆满完成了任务,既然如此,一切依然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只要保证我们的计划能够施行,区区一点儿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夫人!”
疾风还想再劝,屈夫人却置若罔闻。
“你暂时按兵不动。”屈夫人摇了摇头,她并没有打算让疾风出手,“你性格急躁,要是贸然前去,只怕会令一切前功尽弃!不过就算你不去,我也已经将一切安排妥当了,那个家伙大概不会想到,自己的修炼之地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他往陷阱里一跳,就绝不可能继续活下去!”
屈夫人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表情,疾风也意识到,屈夫人派去之人,一定不是等闲之辈。

1mo15熱門玄幻小說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陷入苦戰看書-l3nbl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嘿嘿!”
周然斩断了自己的火球,火莫邪并不意外。
能够让圣珠认主之人,又岂是区区火球能够灭杀的?
趁着周然招式用尽,火莫邪向着周然伸出了手,并拽住了玉血剑的剑刃。
手掌中带着逼人的火气,周然只觉得自己的玉血剑变得滚烫难握,竟不由自主的扯手。
玉血剑脱手,火莫邪顿时得意洋洋。
“没有了这柄神兵利器,我看你要如何败我?”
火莫邪将玉血剑扬在空中,打算以雄浑之力毁了这柄灵剑,可是他却没有料到,就算不在周然手中,玉血剑却依然犀利无比。
一股剑气从玉血剑中迸射而出,直扑火莫邪的面门。
火莫邪大吃一惊,忙护住了自己的身体要害,才令自己没有被剑气所伤。
一招用完,下一招接踵而至。
玉血剑飞到了更高的空中,并向着火莫邪的身体直直的刺来。
剑势逼人,火莫邪避无可避,只能用双手格挡。
“轰!”
玉血剑撞在了火莫邪的双手之上,迸射出猛烈的声响。
一拼之后,火莫邪居然觉得手臂发麻,就连身体也不住的颤抖。
“你这家伙,原来这就是圣珠的力量!”
火莫邪咬牙切齿,没想到周然会令自己如此狼狈。
自己身为七子之一,又岂能受此大辱?
眼前的周然,一定要杀掉。
“周然,我饶不了你!”
火莫邪大喝一声,浑身化为了一团火焰,向着周然撞了过去。
周然知道火莫邪力量雄浑,寻常的招式根本就没法与之对抗,便施展了五行剑诀抵挡。
五行剑诀传承于北穹仙人,由于与九剑诀背道而驰,所以周然很少使用。
可很少使用并不代表不会,随着周然的实力渐长,对于五行剑诀的领悟也越来越深,施展五行剑诀的威力,并不亚于北穹、北冥师徒。
大道独行,三千弱水,周然所使用的,正是五行剑诀的弱水剑式。
虽然不是真正的水,却靠着如水的剑势,抵挡着火莫邪的熊熊烈火。
“咦?”
火莫邪觉得诧异不已,如此诡异的剑式,自己从未见过。
这位屈夫人的心腹,使用的力量又强了一分,已经迈入了天仙后期。
毫无疑问,在周然交手过的对手中,火莫邪是最强的一人,面对着这样的强者,周然不能有丝毫的怠慢。
弱水剑式虽然精妙,但也有招式用老的时候。
火莫邪目光如炬,立即察觉到了周然招式中的漏洞。
一团火苗窜到了周然的面前,周然毫无察觉之际,这团火苗便瞬间变成了熊熊巨火,巨火在周然面前炸开。
“去死吧!”
火莫邪大笑道,巨大的冲击力,将周然的身体震飞了出去。
周然从空中跌落,并重重的摔在了神树岛上。
神树岛上的火已经灭得差不多了,整座岛被烈火摧残,已然一片狼藉,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模样。
“城主!”
海兰再也坐不住,一下子从灵船上跃了下来,来到了周然的面前。
周然与火莫邪一战,两人都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如神仙打架,自己根本就插不了手。
可就算如此,海兰也无法眼睁睁看着周然陷入危机。
“我没事。”
周然摆摆手,表现出一副从容的模样,不过嘴角溢出的鲜血,却证明他并不好过。
火莫邪的攻击,令他五内俱损,受伤不轻。
击伤了周然之后,火莫邪也缓缓的从空中落下,来到了周然的面前,不过却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环顾了一眼整个神树岛。
神树岛已经被摧残得不成样子,所有的神树都被付之一炬,只剩下了光秃秃的一片。
“这就是背叛圣殿的下场,无论是人还是妖兽,或者是植物,都无法逃过灭亡的命运!”
火莫邪冷冷的说道,屈夫人的意志代表着圣殿的意志,也代表着整个长生界的意志,作为屈夫人的左膀右臂,火莫邪无比的自豪。
“你错了!”周然苦笑一声,与火莫邪面对面。
“我错了?我哪里错了?”火莫邪直直的看着周然。
“虽然我不知道圣殿与神树的树心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只有那些不信任他人之人,才会总是担心盟友的背叛!如果所作所为无愧于天地,又怎么会担心这一点呢?”
周然的话,如剑一般刺入了火莫邪的心中。
火莫邪顿时怒不可遏,狠狠道:“夫人的所作所为,又岂是你这种人能够置喙的?周然,你必须为自己的言辞付出代价!”
原本火莫邪还想和周然玩一会儿,可是周然侮辱了屈夫人,火莫邪难以忍耐,便不再手下留情。
火莫邪的身体化为了火焰,逼人的气势,令周围的人窒息难耐。
“快上船!”
周然一把推开了海兰,海兰被迫又躲到了灵船之上。
火莫邪的实力太过变态,自己在火莫邪的面前,连呼吸的余地都没有,又何况与之战斗呢?
海兰只能静静的待在灵船上,目睹周然与火莫邪一场大战。
火莫邪身如火焰,一次又一次的向周然施压,周然不再使用五行剑诀,而是以九剑诀与之相拼。
两人的攻击不停的碰撞,一股股的气势向着周围发散而去。
原本就残破不堪的神树岛,在两人的攻击之下更加破落。
岛上狼藉不堪,神树的残根败枝也成为了强者之战的牺牲品,在周然和火莫邪的气势下,顿时化为了乌有。
周然愤愤的咬着牙,自己已经使出了九剑诀的最强招式九空剑境,可无剑胜有剑之境,却只能和火莫邪打成平手。
火莫邪在诡异莫测的剑意面前,依然能够守得密不透风,令自己没有机会,更能够趁势反击。
周然的心中,不由得有些沮丧。
屈夫人的爪牙都如此厉害,要是屈夫人亲自来,自己只怕难以应付。
除了屈夫人之外,圣殿还有不计其数的强者,天海阁、灵海门、云宗三大宗门与圣殿抗衡,只怕并不容易。
前路漫漫,吉凶难测,自己在长生界的日子,注定不会风平浪静。

sfycy人氣連載小說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神樹島危機看書-rq3di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疾风逃回了圣殿,并见到了屈夫人。
屈夫人心狠手辣,不会饶恕任何的失败者,可唯独自己的直属心腹,她能够网开一面。
更重要的是,疾风带来了重要的情报。
“圣珠居然融合了?和传闻中的一样,我还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疾风,难怪你无法打败对手,两颗圣珠融合在一起,你不是对手也合情合理。”
屈夫人原谅了疾风,令疾风赶紧下跪。
“夫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会将圣珠带回来的!”
“你起来吧!”
屈夫人让疾风起身,疾风顿时诚惶诚恐。
“夫人,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屈夫人的嘴角微微一翘:“怎么做?既然事实证明圣珠能够融合,那么神树岛上的那些神树已经背叛了圣殿,从今天开始,圣珠彻底成为历史,所有的圣珠都将被圣殿摧毁,神树岛也将被连根拔起!”
疾风顿时一怔,没想到屈夫人居然说出如此大胆的话。
多少年来,圣珠一直是圣殿的象征,更是长生界的至宝,可是今时今日,屈夫人却宣布神树的背叛,并打算摧毁圣珠。
本末倒置的言语,疾风却不敢有半点忤逆。
“神树岛固若金汤,要如何摧毁?”疾风小心翼翼问道。
屈夫人正准备开口,一名美艳女子来到了屈夫人的面前,不是别人,正是另一位长老娥凰。
疾风见了娥凰,连忙行礼。
“参见娥凰长老!”
“不必多礼!”娥凰让疾风起身,事到如今,她可没有心思和疾风废话,“夫人,你说要毁了圣珠和神树岛,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圣珠和神树岛对圣殿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又如何?”
屈夫人反问道,她并没有将娥凰的话放在眼里。
两位长老争执起来,疾风识趣的退开了,他可不能掺和。
娥凰愤愤的咬着牙,道:“夫人,你身为圣王,一言一行为圣殿表率,也是长生界的象征!如果为了一己之私,而毁掉长生界的希望,你又如何向长生界的万民交代?”
面对娥凰的质问,屈夫人只是反问道:“娥凰,神树岛背叛了圣殿,圣珠已经不再是圣殿圣物,既然如此,毁了圣珠和神树岛又如何?”
“这不可能!”娥凰据理力争,“神树与圣殿同气连枝,又怎么可能背叛?”
“可是疾风亲眼所见,两颗圣珠融合在了一起,这又如何解释?”
屈夫人冷笑一声,这句话令娥凰沉默了。
虽然屈夫人的做法有些过分,但如果圣珠真能融合的话,那就不是简单的事态,也许正如屈夫人所说,毁了神树岛和圣珠,才是最好的解决之法。
“疾风!”
见娥凰不再说话,屈夫人又将自己的心腹叫到了身边。
“夫人,什么事?”
疾风知道娥凰这位长老已经放弃了,现在的圣殿以屈夫人马首是瞻。
“毁掉圣珠之事,就交由你去做!至于将神树岛连根拔起,就交给火莫邪!”
“火莫邪?”疾风一愣,“为什么不是黑帝?”
“黑帝另有安排!”
“是!”
疾风可不敢违抗屈夫人的意思,立即领命而去。
自己的心腹离开了,屈夫人又看向了娥凰。
“娥凰,你还有什么话?”
“没有了。”
娥凰耷拉着脑袋,心情万分沮丧。
自己身为圣殿的长老,最终却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她为自己的无能深深的自责。
娥凰悻悻离开圣殿的同时,周然已经乘坐灵船回到了天海城。
刚一抵达,天海阁阁主海雄就迎了上来。
“周然,你没事就好!天海城已经为你安排了住处,你可以安心休养!”
周然的神树岛之行感觉如何,他为什么受此重伤,海雄都没有心思细问,还是让他好好疗伤比较好。
至于海兰,则一脸笑容的来到了海雄的面前。
“阁主,我总算不辱使命,将城主带回来了!”
“干得好!”
海雄拍着海兰的肩膀,自己为了周然的安全,派出了海兰随行。
原本以为以海兰的能力,根本就不足以保护周然,可是现在,他却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海雄甚至已经开始考虑将天海阁阁主之位传给海兰。
周然无视海雄、海兰之间的对话,径直去了海雄为自己准备的宅邸。
虽然这里并非自己的住处,但与疾风一战自己消耗过多,唯有尽快休养才能够恢复。
事到如今,自己根本就无法长途跋涉回灵海城。
周然来到了宅邸里面,宅邸很大,足够自己疗伤了。
外海的环境与内海完全不同,灵气充沛,大战一场之后,灵气反噬身体,如果不尽快治疗的话,自己的身体会成为浊息的温床。
周然闭上了眼睛,盘膝坐在床上打坐。
从龙族处学来的抑制浊息之法相当有效,虽然不能完全清除浊息,却能够令体内的浊息强度降低到几乎没有影响的地步。
周然冥神静气,静静的酝酿着体内的气息。
潜移默化之间,浊息逐渐消散,灵气又占据了主导地位。
内伤治愈之后,外伤自然很容易恢复。
周然松了一口气,多亏了金童传授自己的神奇技法,能够令自己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保全自己。
迟早有一天,自己和同伴要与圣殿大战一场,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
虽然身体逐渐痊愈,但是周然却不想尽快离开天海城。
这里的环境适合于修炼,在这里修炼,胜过灵海城数倍。
修炼之余,天海阁阁主海雄和阁主夫人云汐时常来探望,对周然殷勤备至,并送来了美味的菜肴和疗伤用的灵丹妙药。
周然并不客气,照单全收。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周然的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按照周然的计划,他打算向海雄辞行,离开这里回到灵海城。
不过周然刚一准备离开,却遇到了一位客人。
这位客人令周然感到格外的诧异,她的到来,改变了周然所有的计划,周然不得不在天海城逗留。

u8im0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光暗龍-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新的聖珠?看書-b6d5a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自从被圣珠认主以来,周然第一次感受到了圣珠之心。
在圣珠的出产地,自己手中的这颗圣珠不打算隐忍,而是想要奋力一搏,既然如此,周然自然要满足圣珠的愿望。
“圣珠,如果这是你的希望的话,那我们就并肩作战吧!”
周然毅然道,玉血剑从乾坤戒中飞了出来,周然将玉血剑紧紧的握在手中。
圣珠也动了,坠在了玉血剑的剑柄处,与玉血剑融为了一体。
周然心中一喜,圣珠居然还有这种功能,玉血剑和圣珠融合之后,威力增强了不少,自己握剑的手,也开始不断的抖动。
被树根困住的海兰诧异不已,看周然的架势,是打算奋力一搏。
可是岛上的全都是神树,周然有胜算吗?
无论怎么看,周然都处于劣势,海兰深深的自责,自己受了阁主和阁主夫人的命令,前来保护周然,可是现在,自己却连一点儿忙都帮不上。
“该死!”
海兰愤愤的咬着牙,想要冲破这些树根,可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周然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他看着眼前蠢蠢欲动的树根,虽然并非人类,却也拥有超越仙人强者的强大战斗力,自然被称为神树,自然不是省油的灯。
“来吧!”
周然喊了一声,就挥动玉血剑,向着眼前的树根斩了过去。
密密麻麻的剑影袭去,剑影中附带着犀利的剑气,就算是玄铁,也会被周然的攻击轻易斩断。
然而神树的树根终归不是凡物,其坚韧的程度,不亚于任何神兵利器。
周然使出了浑身解数,却没有能够斩断哪怕一只树根,不仅如此,树根还顺着周然的攻击而来,想要将周然的身体紧紧的缠住。
不愧是神树,周然也意识到自己无法轻易取胜,在地面上攻击太过吃亏,周然就跃到了空中,想要施展自己的神通。
可是刚一跳起,头顶却被密密麻麻的树根挡住了。
周然被迫落了下来,再抬头一看,天空已经被树根遮掩,不仅是头顶上,周围的空间也全是树根。
整座神树岛,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囚笼。
“想要瓮中捉鳖吗?”
周然的嘴角微微一翘,既然神树想要困住自己,自己自然不会逃避,此时此刻,唯有最强的剑意能够击溃这些树根。
手中的玉血剑消失了,周然的身体也逐渐的消失。
这正是九剑诀最强的一招九空剑境,用来对付神树岛上的神树,也算是一种敬畏。
犀利的剑意,顿时铺天盖地而来。
虽然看不见,但是却远比那些看得见的剑威力强大。
整个神树岛开始猛烈的抖动起来,因为周然的力量而战栗。
硬如玄铁的神树树根,在周然的九空剑境攻击之下,顿时化为了粉末。
神树岛的囚笼,也顿时消失,头顶上再次出现了朗朗乾坤。
海兰彻底傻眼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周然使出全力,周然的实力,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虽然只是地仙境界,可是周然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足以和天仙强者分庭抗礼。
树根被彻底击溃,海兰也恢复了自由,他赶紧来到了周然的面前,道:“城主,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倒不是这些树根难缠,而是如果我们再不走的话,圣殿的人来了,就没办法再走了。”
面对海兰的劝说,周然只能苦笑。
“树根的力量还没有消失,这一战还没完!”
“还没完?”
海兰一愣,再一看,那些被周然的剑意击溃的树根,又再一次从地底下冒了出来。
比刚才更多,也比刚才更强。
树根不断的释放力量,笼罩着整个神树岛。
海兰不得不退后一步,自己可无法应付这些树根,只能拜托周然了。
周然同样面色阴沉,手中的玉血剑瑟瑟发抖。
还以为自己的最强一击足以摧毁一切,可是神树岛上的神树,却根本无法用常理来推断。
毁掉了树根,树根依然能够再长出来,也不知道树根的再生能力有多强。
“咦?”
坠在玉血剑剑柄上的圣珠突然嗡嗡作响,就好似汽笛一般,周然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圣珠,难不成圣珠又有变化了吗?
正错愕间,圣珠从剑柄上掉落下来,不再与玉血剑融合在一起。
如此一来,玉血剑的威力大打折扣,已经无法和刚才的威力相比。
此时正是与神树树根大战的关键时刻,圣珠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令周然疑惑不解。
可就算如此,周然也并未放弃。
哪怕无法借用圣珠的力量,自己也必须与神树树根大战。
这是自己的试炼,唯有通过,才能够激发圣珠的力量,令自己变得更强。
周然正准备继续与树根大战,却不想眼前的树根突然消失了。
“不见了?”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周然的脑袋一片空白。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圣珠选择不再战斗,随后眼前的树根全都回到了地面之下,就好似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
周然不知道如何是好,正在此时,耳旁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已经合格了,你可以拥有圣珠!”
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如同百岁老人在耳边倾诉。
周然一头雾水,这个声音到底是什么,自己听到的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海兰,你听到什么了吗?”
周然询问海兰,海兰却摇摇头。
“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城主,你怎么了?”
也就是说,这个声音只有自己能够听见,其他的人都听不见,周然疑惑不解,便将自己的圣珠拿了出来。
这一切应该和圣珠有关,可是自己的圣珠却黯淡无光,就好似沉睡了一般。
周然只能放弃,看来从圣珠的身上,是无法找到答案的。
“城主,你看那是什么?”
正不知所措,海兰突然指着一棵神树的树顶之处,那里正是神树结果子的地方。
刚才光秃秃的神树树顶,居然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颗果子,这颗果子的模样和灵气,和圣珠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