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潼關

55ads人氣連載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第四百七十一章 希羅恩傭兵作戰相伴-xqlbs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海盗首领脸上的凛然警惕之色,和希罗恩首领无动于衷的表情引起了我的警惕,我瞬间才想明白他为什么敢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奇怪的行为。
什么情况下,你会在上级面前公然说谎毫无压力?那当然是在拿着授意稿子的时候!
什么情况下,你会在谈判桌上随口答应毫不肉疼?那当然是一开始就没打算履行合同!
所以他们目前的克制与配合,都在说明这家伙和希罗恩佣兵团在拖延时间!
在警戒令下达后,场上包围的部队瞬间就开始了行动。
装填手之领的骑兵果断上马,开始向着四面八方逃散去,依靠着马力体现出机动性,化成四散的小股部队快速散开。
而四六零军团由于移动速度缓慢,则散开了阵势,钻入附近的建筑中背靠着墙壁躲藏。
逆闪电军团剩余的人手全都聚集在港口,刚刚在伊顿的命令下集结撤离,一边还得防止巍然不动的海盗们趁机偷袭,所以速度慢了一点。
因此只有他们发现,在那艘停泊在港口的破烂飞船上,正散发出一道氤氲的波纹,在飞船的右舷处引发着一圈圈海面的波纹。
“大人,飞船有古怪!”
这种奇怪的波纹就像是凭空生成,若不是导致船体略微向左倾斜,甚至无法发现这个部位的异常所在。
领头的怪人希罗恩桀桀地笑着,忽然抬起手,对着远处下令道:“撤销迷彩隐身,电浆炮以当前输出功率开炮!”
只见海港中停泊着的破损飞船上,猛然闪过一道七彩斑斓的波纹,随后颜色终于与现实世界暗淡的黑夜融为一体,闪现出一门正在用电圈不断蓄能的高炮。
看得出来,这门电浆炮需要较长时间的蓄能和瞄准,在飞船明显损坏的情况下尤为吃力。
如果摆在明面上要对付我们,那以我们的机动力完全可以躲避攻击。但是希罗恩是在暗中隐藏蓄能,那么一旦发射,就会给我们造成出其不意的巨大灾难……
显然,这门大炮在机体的部分隐身下暗中蓄力,已经悄然对准了我们的所在位置。
如今这门炮,正对着的就是我!
我在希罗恩首领眼中看到了一抹得意,但是我已经没时间顾及这个人的所作所为了。
他想要率先击杀我,那么我就得运用好这个机会,引开攻击减少军团的损伤。
“系统提示:检测到大范围攻击,为确保殖民者人身安全,自动进入躲避模式!”
随后,只见我一个侧身躲闪过了希罗恩挥出的长刀,随后将钢铁长戟作为支点,尾部撑地,向后迅速移动,一头扎入了希罗恩军团的所在。
我就不信他们敢对着自己人开炮!
在我混入队伍其中的情况下,不知是他们口中的之前的恶战导致弹药不足,还是担心枪支误伤到队友,反正他们并没有拿出热武器,单纯使用奇形长刀与我作战。
见我猛然靠近,这些身穿白袍的希罗恩佣兵反应极为迅速,瞬间拔出腰间的长刀开始劈砍,动作娴熟无比,仿佛躲避的本能在他们身上不存在,每一个训练的动作都是为了杀死敌人。
很快,我就见识到了这些希罗恩佣兵的可怕之处。即便是在殖民者系统的帮助下,我也没能轻松地躲避这些攻击,反而显得险象环生。
一名希罗恩佣兵倒持长刀飞快扑上来,划出一道灿烂的刀光,因我的躲避下沿着鼻尖擦过。擦身的瞬间,我就一掌拍在对方的背部,借力向前猛冲。
因为我已经看到原本倒去的方位,已经有一名希罗恩佣兵将刀刃递来,随时可以刺穿我的大脑。
只见又有一个佣兵甩出一朵刀花,毒辣地冲着我发力的左腿攻击,而另一个佣兵,则毫无预兆地扑向我的右手!
如果我打算躲避,就会被砍中持戟的手臂。而如果我选择交替发力,他们就会顺着要害继续攻击我,直到把我拉入绝境。
我现在无比后悔自己当初考虑到灵活性,没穿全身板甲出门。
裸露在外的部位太多,以至于躲避起来的压力极大,若不是殖民者系统的预判极其精准,我现在早就被乱刀砍死了!
即便是我屡次变向,他们的攻击也不曾犹豫停滞一刻。
面对这情况,殖民者系统却有着自己的对策。只见手中的长戟一挥,戟刃稍微偏折,就卡住了迅雷般靠近的刀刃,随后再反手挥戟,将另一把长刀也夺下来,接着用长杆一撞,把靠近的敌人推搡出去,终于化解了危机。
他们单独的实力并不算太强,车轮战的话我一个就能把他们全部放倒。但几番交手下来,我发现这些希罗恩佣兵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
希罗恩佣兵在攻击时,往往一个佣兵吸引火力的同时,另外的人就会组成攻击小组,利用光学迷彩隐身和视觉死角,毫不留情地攻击破绽。
他们的杀机隐藏在虚虚实实之间,如果我硬扛面前的敌人,身后的家伙就会毫不犹豫痛下杀手。如果选择防御身后,面前的敌人则会不依不饶地撞进身前,用冰冷的刀锋画下句点。
这样的攻击太过紧密,一方攻击时另外的人会前来逼退我的反击,吸引火力,以至于我切换到了反击模式都无法有效杀死对手——除非我冒着被砍中的风险以伤换伤。
而这偏偏就是他们的作战计划!
除非有人能用绝对的力量压倒他们的攻击,或者能够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观察敌人,瞬间制定作战方案,在对敌的同时像下围棋一样找到反击的方案,才有可能从包围中逃出生天。
但是他们的阵容并不只有三人,而是随时可以增加共同攻击的人数却不影响配合。短短的时间里,我面前的敌人就从三个增加到四个、五个、六个……直到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倏忽毒辣的刀影!
如果三英战吕布有他们的默契,就不用等到白门楼以后才看谁都是插标卖首了。
参与共同攻击的希罗恩佣兵越多,我要应付的攻击就越多,占用的运算量也从两线程增加到了十线程,普通人的脑运算量早就不堪重负冒烟了!
只能说单打独斗中碰上这样擅长团体协作的敌人,确实是一场噩梦!
随着混战的进行,远处的电浆炮转动的幅度越来越小,终于静止不动地冒着危险的蓝光!
我大感感觉不妙,殖民者系统也计算到了被攻击的危险,瞬间用长戟磕断两把长刀,就地借力要往对面的楼房阳台躲去。
炮击将至,谁也不敢久留,我面前瞬间疏散出了一片空地。但是竟有两名希罗恩佣兵从人群里悄然隐身靠近,眼露凶光地抱住我的大腿,同时用嘴咬着长刀,毫无征兆地缠住了我,打断了我的跳跃躲闪!
而就在这一瞬间,蓝白色的等离子体已经脱离了炮口,沿着晶格收束具像出的发射的通道,将电浆化成一道奔腾而刺眼的怒流,吞噬了我所在的位置。等离子体本身的温度达到了数千万度,所有挡在炮口前的物质瞬间蒸发,在地上犁出一道狰狞恐怖的鸿沟!

v3lfl都市言情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起點-第四百六十七章 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論讀書-2901z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战斗从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不可能和平结束了。
我微微叹了一口气,“居然被你发现了。没错,我修炼的自在极意功还不完整,因此只能让自身的各个部位超越本能的去感知周围的危险,不经过大脑就做出思考并行动。”
我一边大言不惭地开着写轮眼,把某髭毛乍鬼的光荣事迹套在自己身上,一边问他,“那你们这些战斗技术是哪里修炼的?”
希罗恩面无表情地说道:“修炼?我们可不存在这么软弱的东西。希罗恩佣兵团的团队协作和战术,都是在宇宙最残酷的厮杀中磨练出来的。”
他的怪脸上带着一种骄傲,但我却看到他额头上有一道未痊愈完整的伤痕。
“我们对于枪炮、对于科技、对于灵能都没有过人之处,就能成为宇宙中最顶级的海盗佣兵团,这些你认为是锻炼出来的吗!”
我忍不住双手鼓起了掌,赞叹道:“你说得太好了!不愧是宇宙驰名的海盗佣兵团和杀手部队,竟然连被砍死都不动声色,我实在是佩服!”
“你在说什么!”希罗恩生硬地说道。
我将手往远处一指,“你看呀,那些被一刀砍死的,居然都没有喊一声疼,这不是狼灭是什么?”
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只见四六零军团被希罗恩佣兵团围困在内,无数把奇形长刀刺入了他们的集合处,仿佛是一场悄无声息的处刑。
但是从另一侧才能看出,在奇形长刀指着的地方,这些不知名合金打造的武器虽然坚硬,却被四六零军团手里的砍刀斩成两段,冰凉的刀锋甚至从他们的胸口切割至头颅。
这样静止的惨烈场景,让人无法避免地联想到刚才狰狞砍刀是以什么样的恐怖速度,从地面闪现般上劈斩,将对手的骄傲和生命,一同打了个粉碎!
“不可能!”
希罗恩首领两眼睁大,神情从惊疑向愤怒迅速转变,身上的杀气再一次毫无保留地释放了出来。他的愤怒似乎不是因为手下的死,而完全只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失败,让他无法接受。
我装作惊讶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已经看穿我了吗?但是你一定没想到人类的潜力吧!”
“我跟你说,人跟人是不能一概而论的,人类可是能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滑铲老虎、打穿钢板甚至变身浩克的!”
希罗恩满面狰狞地寒声道:“这明明是你的陷阱!”
现在只要有眼睛的人,就能看出希罗恩上当了。
转瞬之间,四六零军团就以分成的三个小队为核心,背靠着背,用迅雷烈风般的速度出刀,反击中慢慢站住了阵脚。
他们彻底放弃了防御,专心于施展海浪般滔滔不绝的攻击手段。一方若是遭到围攻,身边的人就会将刀光洒向那里,把希罗恩佣兵团的攻击撕扯得粉碎。
原本缓慢的上挑挥刀,现在速度快如闪电,砍刀以之前数倍的速度挥出,毫无拖沓地将挡在面前的武器、装甲和敌人斩成两段。
转眼间,就有四五个白袍怪人一不小心被刀光卷中,横挡回防的奇形长刀丝毫没有起到阻拦作用,就被从中间砍断,当场身死气绝!
系统出产的钢铁蛮族大刀,虽然战斗力不如我的钢铁长戟那样惊艳,但依然带有不讲道理的护甲穿透特效!
能击中敌人更重要的原因是,刚才被希罗恩佣兵团戏耍成马戏团猴子的四六零军团,现在的表现几乎是开了界王拳的状态。
如果说刚才的四六零军团只是壳特别硬的铁王八,那么现在的状态就是威压北方的神兽玄武,还得加上“高级必杀”、“高级强力”、“高级连击”等等特性,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剩下的怪人发现不对,立刻取消了刚才的密集阵势,放弃了正面拼刀的战术,逐渐向后撤退。
而四六零军团也不再掩饰,迅速变换成了横阵,肩并着肩齐步向前,挥舞着造型极为狰狞的长柄大刀,那气势之张狂如果要形容,只能用《旧唐书·李嗣业传》所载“一挥杀数人,前无坚对,如遇敌骑,人马俱碎,令敌气索”来概括。
希罗恩想要前去挽救战局。如果真被他拖住脚步,让希罗恩佣兵团重新调整战术,那我之前可以营造思维陷阱造就的优势岂不是浪费了?
所以我是不可能让他如愿。
我从地上拔起钢铁长戟,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挡在了他的面前,认真地说道:“别走啊,你的对手是我,佣兵团的对手是四六零。接下来这片战场要王对王、兵对兵。你明白了吗?”
这时候,刚才被我释放的海盗头目不知何时苏醒了过来,发现场上情况不对,立刻指挥起了军刀水湾的海盗,开始再次进攻,试图缓解正面战场的压力。
而逆闪电军团也毫不犹豫地重新投入防线,用少于敌人数倍的兵力顽强阻击起了海盗!
一瞬间,除了我和希罗恩首领还在对峙,整个军刀水湾都陷入了厮杀混战的浪潮之中,喊杀声一阵高过一阵。
“这些是你现场策划出来的战术吗?”希罗恩首领咬着牙问道。
我摇了摇头:“你太高看我了。战争就像是赌博。虽然我有把握获胜,但是想要赢得漂漂亮亮,就得多预备一些底牌,才能从容应对。可就算我准备这么充分,也差点被一个老混蛋坑了……”
希罗恩表情复杂地咬牙说道:“你这样的做法并不是什么战士,只是一个赌徒罢了……你倒是让我想起了那个希罗恩族的赌徒!”
我摇了摇头,“你这个赌徒的说法不确切。当年陈刀仔用20块赢到3700万,我马库斯用20万赢到500万也不是问题。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叫我赌怪比较恰当。”
希罗恩眼神中满是冰冷的杀意,“那你还有什么底牌没使出来吗?”
我呵呵一笑,“这不是巧了嘛,我现在还真的有一张底牌没用……既然战局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那我就全部打出来吧。”
说罢我对着夜空大喊了一声,“出来吧,邻居家的王之军队!”
随后,嘈杂而沉重的马蹄声像奔雷一样从远处升起,无数的火把骤然点燃,形成了一条黑夜里蜿蜒的火焰长蛇,头尾衔接着闯入军刀水湾的领地,暴烈地踏足这片战场之中。
一个身材高大,面部古怪僵硬宛如死人的华服领主,带着上百人的骑兵部队进入了这片区域,冲我点了点头,手下的骑兵快速包围了军刀水湾海盗的部队,在这场混战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
看着装填手之领的疯子领主带兵出现在这里,并且明显是站在对手的一方,军刀水湾的海盗终于士气崩溃了,愣在原地放下武器,再也不敢反抗。
安静中,我还听见伊顿在远处和光头男窃窃私语。
“亚历山大你说的对……大人做事的风格和海盗太像了……不……应该是比海盗还像海盗!”

v8769人氣言情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入潼關-第四百六十五章 吾名傑克(中)熱推-pzh94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喂,那边的家伙。”
就在我准备开始拷问的时候,港口飞船却传来了喊话声。
只见一个身披白袍,体型瘦高皮肤却灰白的怪人从远处走来,用削长得极为怪异的手指示意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用你手里的废物换我们这边的全部俘虏?”
我眯着眼,转头看着一步步走来的怪人,手上继续使着劲,玩味地问道:“哦?这人对你有这么重要,愿意用这么多人换一个?”
怪人桀桀地怪笑了起来:“虽然他不是很重要,但他要是死了我还是会有点困扰的。这次的迫降补给还需要他筹备,之前送给我的货物我也很喜欢,总不能让他在我面前就这样死了吧。”
我继续问道:“你确定愿意用我二十几个手下来换这个废物?这可是个亏本的买卖。”
怪人脚步极快,身影却飘忽不定,似乎要融化在夜色中。
“不一样。你的这些士兵虽然称得上勇敢,但全部加起来的威胁都不如你一个人。只要你还活着,这些人放了也无足轻重。”
他说得倒是老实话。手里攥着这些士兵,特别是有着一个甘愿自杀也不投降的指挥官作表率,剩下的人投降的几率微乎其微,留着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帮助——就不如拿来换走一条有用的狗。
何况乎只要他们有把握在这里彻底消灭我们,现在的放与抓也无伤大雅。
从他们高高在上的态度上,我觉得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成交。”
我将被掐得翻了白眼的海盗头领扔下了地上,站在了这个怪人面前。
灰白皮肤的怪人也十分干脆,下令手下松手,将被挟持住的士兵当即释放,任他们和伊顿的残余被包围部队汇合在一处。
在这些怪人们放开俘虏遮挡后,我才发现他们的造型几乎如出一辙,全是白袍瘦高灰皮肤的外形。
他们在我看来,与我面前头领的长相也毫无二致,若是摘下士兵佩戴的缠头布,换上可能是首领特供的镶宝石头巾,我就绝对没办法认出他们谁是谁。
“有趣的家伙……我们是弑神金刚海盗团的甲级海盗佣兵部队‘希罗恩’,你可以直接叫我希罗恩,反正作为敌人,名字对你我来说都毫无意义。”
他一下就说出了我们两个的心声,“你刚才说,你来自‘远古’集团?这个名字在宇宙中可是独一无二的禁忌,你确定这样的谎言承受的起吗?”
面前的敌人虽然在笑,身上的气息却像是一条毒蛇一般,若隐若现地展示着毒牙,仿佛随时要喷吐毒液。
我默然不语,只是注视着面前的人,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感情波动,同时,身上积攒的气势猛然爆发开,像是海啸一般冲击着对面的怪人。
笑话,我面对异界的不可名状存在都能谈笑风生,还差你一个小灰人?信不信我把你送到51区解剖收藏起来?
“不用紧张,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他刻意地笑道,仿佛刚才的恶意是我的错觉,“我们作为海盗,星际的法律和禁忌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纸空文。我们只是在某颗星球上打了一场恶战,又被追击才紧急降落这里,就算你真的是‘远古’集团的成员在这里拓荒,我也对这颗蛮荒贫瘠的星球没兴趣。但是……”
怪人头领似乎对我很感兴趣,在达成了协议之后,随即又提出了另一个建议。
“不可否认的是,你已经落入了下风,而你的手下让我想起了之前的奇怪敌人……所以我想给你个机会,顺便跟你这个首领过过招……”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语气居高临下地说道:“如果你能和我们的佣兵团较量一下,不设规矩生死有命,那么打赢了我们,你就能带着手下一起走。”
说完这些,伊顿已经满目怒火地看着他,对这些侮辱性质的条件显然极为愤怒。
提出这种条件,分明就是还想用逆闪电军团残余者的性命要挟我,想让大家看我在毫无意义的殴斗中失去生命,而绝非他口中的“给个机会”。
海盗就是海盗,这个行为用心险恶得难以言状。
如果我接受这样的条件,那么就和马戏团里的猴子没有什么区别,战斗也成了荒唐可笑的游戏,正中了他们的下怀。
但如果我不接受,他们就能顺理成章地展开屠杀,逆闪电军团的士兵即便心里再坚强,也会感觉到被抛弃心生杂念。而这些怪人也能用这个机会,彻底摧毁逆闪电军团的心理防线。
终其所为,似乎他们都在忌惮而且厌恶着伊顿体现出来的意志力,和军团间已然成形的凝聚力。
真不知道这些怪异的海盗,是被什么样的敌人打出了这么严重的心理阴影?明明忍心坐视着下级的海盗被随手杀戮,却一门心思想要扑杀逆闪电军团隐约成型的“军魂”……
我没有理会他的挑衅,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我总不能真的以一敌百吧?你们船上还有多少人?一百个还是两百个?”
自称希罗恩的怪人桀桀地笑道,“那各退一步好了。我们可以允许单挑,但是你也要退一步,不允许使用武器和盔甲。你只要打赢我们一个,我们就放走你的一个手下,直到全部被释放游戏才结束。你看怎么样?”
这条件粗粗听来公平了点,但仔细想来,这样的行为依然极不合理。
对方虽然是只有一个人,但是并没有规定他们使用的装备,单单是光学隐形迷彩和腰间的合金长刀就已经极为犯规了。
而我不能使用长戟和穿戴盔甲的话,那还是明显处于极其不对等的状态中。
“大人!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我们就是死也……”
伊顿毫不犹豫地怒斥道,顺带揭穿敌人的险恶之心,打破手下的侥幸心理。
但是话还没说完,我就微笑着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们就打一场,你看如何?”
我表情轻松地将手里的长戟插入地面,非常认真地:“我不仅可以不用武器、不穿铠甲,还可以不用拳打、不用掌拍、不用腿击、不用膝顶、不用头撞……”
我这话一出瞬间掌握了场面的主动权。对面的怪人笑容就僵在了脸上,被我不按规则出牌的破格应对打了个措手不及,随后笑容一下就垮了下来。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他冷冷地说道。
我的微笑却格外自然,“这样都还不行吗?那我不但不用双手双脚,还可以站在原地不动,就在这个位置靠一句话就能打败你,你信不信?”
怪人表情终于失去了耐性:“看来你是疯了。好啊……那就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打败我!”
我摇了摇头,遗憾地说道:“没想到你真的同意了。那我就表演一下不动手不动脚不用武器地打爆你……”
说完我对着漆黑的夜空大喊道。
“兄弟们,给我上!”

p61bg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第四百六十四章 吾名傑克(上)-ie4gf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全场本已被我亮瞎狗眼的登场所折服,陷入了长久的麻痹状态,但逆闪电军团里却不合时宜地传出了疾呼。
我定睛一看,正是保持着自杀动作,在死亡线上反复横跳的伊顿,我都怕他一激动,不小心扣动扳机把自己打穿了……
“大人!飞船上也有埋伏,你要小心啊!他们还有隐身科技!”
海盗头目闻言瞬间闪过了然之色,在人群中冷笑道:“哼,装神弄鬼……原来你就是传闻中的荒原霸主?看起来脑子也不太清醒啊,居然主动撞到陷阱里来!”
我连连摆手,谦虚道:“不,你认错人了。你口中百战百胜、运筹帷幄、纵横荒原、声震千里的是我的哥哥赛文。他现在还在自由贸易区值班,没空抽身过来这里。”
“一派胡言!”
海盗首领不屑道。
我露出了老实本分的笑容,“真的误会了。我们这一批的‘圆谷’集团战士长的都很像,你认错也很正常。不像我的那些侄子,比如什么赛罗、泰迦,长得都太过于有棱角……”
海盗首领露出了看我演戏的神情,却没察觉远处飞船上的怪人们表情都有些错愕,并开始了窃窃私语。
“哦?那你说说看,你不是赛文那叫什么名字?”
我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都说了,我哥哥赛文有事来不了,就只能由我前来施行那位大人的旨意。区区不才,正是归来的无名者·昭和五老星·野地群战王·吃瘪的客串达人·火花一闪统统完蛋的Ultraman!”
说完全场都面露迷惑之色。
见到全场都没有人听懂我在说什么,我只能失望地补充道:“算了,你们这些人太没有见识了,一看也不会是什么海贼超新星的样子……你们就叫我杰克吧。”
海盗头目恼羞成怒地一挥手,“没空听你疯疯癫癫的话!全体射击,看看你有几分的本事可以来这里撒野!”
说完,瞄准已久的海盗们就纷纷开枪,从四面八方不约而同地朝着我射击。
“系统提示:检测到敌意攻击行为,自动进入反击模式!”
子弹射击虽然快,但终究是由人控制的。在那个长着司马脸的海盗下令射击前,我就猜出了这人要翻脸了,所以早早就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系统控制着我向右一个快速翻滚,瞬间就躲在了一处房屋背后,听到墙面被噼里啪啦地一阵扫射,金属弹头撞击在浇筑墙体上,打出了一大片灰蓬蓬的渣滓,像是被雨点拍打过的沙滩。
对方一轮齐射无果,逆闪电军团的人眼见变故,当场就要开枪反击拼个鱼死网破,却被我出声制止,“都不许开枪!你们就乖乖站好,让我来教你们逆风仗要怎么打!”
一瞬间,系统已经开始了新的指令。
我故意将外袍扔出隐蔽点吸引注意力,引开了一阵纷乱的射击。而我本人已经露出了身上殖民者系统联名同款的轻型板甲,手持长戟冲了上去!
发现上当后,立刻就有人调转枪口,向我喷吐着火舌。但是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低级了,就算看不到子弹的身影,我还猜不透弹道轨迹吗?
因此我只要将刀枪不入的铠甲挡在前面,这些看似凶险的攻击就被消弭于无形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已经快若闪电地接近了海盗们所在的位置,正朝着刚刚擅自突出阵前的海盗头目冲去!
“挡住他!快动手!”
面目桀骜的海盗头目也看出了我的进攻意图,立刻在重甲海盗们的掩护下向后撤退。两排身穿钢制重甲的海盗间距瞬间缩紧,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人墙挡在前面阻挡我继续追击,同时两边海盗又开始了一阵攒射!
殖民者系统似乎在这次的平行世界穿越中,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提升。也有可能是在和深潜者的混战中突破了瓶颈。
只见我躲闪着射击来到重甲海盗的面前,身形停顿了一秒钟的时间。
那一秒,我清清楚楚地看见海盗们头盔下混杂着恐惧和愤怒的复杂表情。他们的眼睛因为违规用药布满了血丝,如同斗牛场中的蛮牛。
我还在电光石火间,看见他们手掌青筋暴起,握着狰狞钢铁废料制作的砍刀,奋力向我挥舞而来,势要将我斩杀当场!
但是晚了。
在他们还在出刀的时候,我已经将沉重的钢铁长戟挥舞得像是动筷子一般轻松写意,一连串闪亮的戟影在昏暗中拖得极长!
戟影过后,是一阵包铁人块坠地的闷响。
随后,那些被斜砍成定军山夏侯……咳咳,反正就是被砍成了上下两段的重甲海盗尸体,才在血压的作用下喷出一股鲜血,化身成一排带有异样残酷美感的血肉喷泉建筑……
以为穿了重甲就能在我面前撒野?天真,我的方天画戟可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边上的海盗还没从变故里反应过来,在震惊中出于惯性还在开枪,子弹铛铛铛地打在盔甲上,随后无力地坠落在地面。
但这样的行为已经遭到了残酷的报复。
我另一只空着的手,戴着的拳套猛然伸出,一把攥住滚烫的枪口轻松扳弯枪管,随后用寸劲一样的技巧短距离发力夺过步枪,反手一甩把这个人的脑袋打成了一颗破碎的沙瓤西瓜。
和手下相比,海盗首领的素质果然不同。见状,他借着手下掩护头也不回地向前逃跑着,在回头发现我已经在人群砍瓜切菜的时候,竟然从腰间掏出了一颗手雷,毫不犹豫地向我扔来!
这说明,他已经看穿了我身上盔甲的弱点。
除去对兵器和子弹能做到坚不可摧外,系统出品的盔甲并不能防御热量和震波等攻击,遇到近距离的爆炸若是该死也还是会死的。
但是殖民者系统在玩微操方面是绝对的行家,只见我手中的大戟稍一翻转,就用戟刃托住了手雷,然后像打羽毛球一样,用不到一秒的时间就将它挑进了海盗密集阵列中!
在身后爆炸冲天,充斥着残肢、污血,烧熟人肉异香的场景里,我一步步向前,毫发无损地走出硝烟,将海盗首领掐着脖子凌空架起。
“我都说了我杰克不一打多不会玩,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
我微笑着看着他,亲切异常地说着,他的脸因为缺氧而开始发青,火光照亮的瞳孔里倒映的也是如同地狱般的场景。
因为首领被擒,如今全场的枪声都沉默了,只剩满地伤者的哀嚎惨叫声。
“正好我也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如果你愿意好好交谈,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