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

v7eg2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匠心 txt-763 直播抽獎閲讀-bqls8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台前幕后一阵哗然。
锁?
你说这玩意儿是个锁?
它哪里像个锁了?
不过也有人通过它的名字结构,猜出了一些什么。
鲁班锁名为锁,其实是一种益智玩具。
这个班门锁其实也是吗?
上千件的益智玩具,这可真是太复杂了。但这个活动归根结底还是要落实到拍卖价格上,一个玩具,就算它再复杂,又能卖出什么价格来?
最昂贵的乐高玩具,蝙蝠侠洞那种,也就二十万左右。这个价格确实不低了,但要看跟什么比。
许问这块血榉,一开始就被陈楠教授开价到一百万,而被许问拒绝了的。
也就是说,它拍卖出来的价格,必然应该在一百万以上。卖不出这个价格,就是许问的失败。
一个玩具,卖到一百万以上?
简直天方夜谭!
瘋丫頭拒愛:誤吻惡魔校草 沐沐槿
武斯恩紧盯着许问,表情非常复杂,过了好一会儿,他转过身,把这个有点沉重的木箱放到旁边准备好的另一个箱子里,亲手用封条封好。
这表示,在拍卖之前,不会有人把它打开替换或者破坏什么的,它会原样保留到拍卖会上。
“我知道了,会以这个名字进行登记。”武斯恩承诺,接着从身后接过两张纸,递给许问道,“这是拍卖的代理合同,上面各条款已经写明,你可以看一下。拍卖的收入将除去材料成本,一半归于制作者,一半进入一个基金,用作传统文化保护。这个基金暂时由我们承运公司监督管理,回头将正式由国家文物局牵头,建立基金,所有价目进出都会定时在网络上向公众公开。”
这话是对许问的介绍,也是借着他的直播间,公布给大众听的。
整个制作后期,许问直播间的热度一直稳定在一千万以上,一点也没掺水,几乎成了虎鲸直播间的头名。
三國風雲之猛將傳
最关键的是,直播间的热度计算一般是观看人数、弹幕数量、弹幕人数、礼物值等各项加成的一个总和,许问直播间礼物不多,弹幕不多,主要就是靠观看量撑起来的。
这个关注度真的就非常可怕了……
不过实打实的观看人数总会转化成弹幕的,先前直播间气氛特殊,弹幕相对比较少,但也占了半屏。
现在许问完工,眼看着高潮就要来了,弹幕数量也疯狂增加,密密麻麻占了半屏,还叠了几层。
武斯恩这话说得堂堂正正,弹幕上支持者众多,质疑声也不少。
但慈善这个东西,与金钱密切挂钩,生来就会伴随着这些声音,只能靠时间与行动一点点证明。
武斯恩也点到为止,没再继续说下去,等许问看完拍卖合同,签了名字,又跟他说了今晚拍卖的时间与地点,就离开了。
到此为止,许问“古艺新作”的工作全部完成,只等晚上的拍卖会出结果。按理说,直播到现在也应该关闭了。
结果许问看了看时间,又跟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重新坐到摄像机面前,拿起了手机。
“谢谢你们这几天一直来看我,能得到你们的关注,我很高兴。”他说。
这是他几天以来第一次跟弹幕交流,弹幕简直要疯了,满屏密密麻麻,什么也看不清楚,下方的弹幕框拼命向上滚,速度惊人。
異界藥王
“慢点慢点,你们这样我什么也看不清楚。”许问说。
虽然他这样说了,但弹幕还是一点不见少,最后还是许问自己去设置了一下,才勉强看清了上面的内容。
他设置的时候没有别人教,全是自己做的,而且速度并不慢。所以刚刚设完,他就看见一条弹幕,念了出来:“大师对弹幕挺熟的啊?”
“那当然,我也是现代人。直播是看得比较少,但以前一直去视频网站看视频,自己也发过弹幕。”
“什么样的视频?什么样的都有,传统文化的、考古发掘的、地方文化的,还喜欢看工业类型的。传统手工业,也是工业的一种嘛。”
“传统手工业确实被现代工业冲击得很厉害,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总是要追求更方便更快捷的生活,我们不可能一直生活在过去。”
“过去也很有情调?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那我只能说,你们想得太简单了。就不举更远一点的例子,拿几十年前来说吧。七十年代的时候,家家户户限电,每户晚上只能开一盏灯。因为发电量供应不了。这还是有电的时候,再远了,没有电,蜡烛是很贵的东西,油也很贵,晚上怎么办?只能睡觉。夜晚照明,是很基本的需求吧?但真的满足不了。”
许问语气和缓,慢悠悠地回答着弹幕的问题。
这里面有一些是他收集来的信息,但大部分都是他亲自经历,说起来细节丰富,格外真实。
按理说,他的工作做完了,直播间的人数应该大量减少的,但交工一个小时后,直播人气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又增加了几百万,稳居虎鲸第一位了。
其实人数相对固定,没有明显增量,但弹幕量增加太多了,还有很多礼物,大额打赏非常多,直播间上方的通知几乎没停过。
许问跟弹幕聊着天,手上却也没有闲着。
血榉还剩一点边脚料,他一边说话,一边用这剩下的边角料做了个小东西。那是一个半个巴掌大的小乌篷船,平镇常见的式样,船篷比较高,篷下有凳可供乘坐,船夫站在前方的船板上用竹篙撑船。
它虽然小,但刻画得极为细致,船上乌黑竹篾篷子的纹理、船篷下的两排凳子、凳上的人、篷前的船夫全部都清晰分明,连衣纹都宛如真实。
代理制雇傭兵
许问其实就只在刚刚到平镇的时候坐了一回这样的船,但现在他描画起来却信手拈来,每个细节都很逼真。
弹幕看得眼馋,开始起哄:“抽了抽了!”
许问看见了,处理完最后一点部分,笑着说:“行啊,弹幕抽一个人,回头邮寄出去。”
接着想了想,又说,“回头我会正式开一个直播间,长期直播修复一座古宅。到时候我会定期做些东西弹幕抽奖,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海賊之無限覺醒
长期直播?
修古宅?
異世狂妃傾天下
弹幕抽奖?
極品大太監
直播间的弹幕迅速炸翻了天!

bpyav精彩玄幻小說 《匠心》-760 匠心-6u2w5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此时,连天青正站在连林林身后,离她有一段距离,远远看着她,表情异样。
也许是刚才静坐等候时有了新的感悟,许问看他表情、所站的位置,以及前面连林林的神态,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他确实是去“见”了连林林,但这只是单方面的相见,连林林没有见到他。
现在的他们两人,相处在两个不同的空间里,但跟之前他在这边的情况也不太一样。连天青可以自由控制谁可以看见他,谁又不行。
也就是说,成为天工之后,他已经超脱于这个世界之上,得到了一些之前没有的能力。
但关键是,连天青为什么不愿意让连林林看见他?
誘捕呆老婆
馭獸狂妃:妖皇,乖點嘛
而且此时他脸上的表情,沉思、微怜、叹息……
电光火石之间,许问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天工无惑了!
所谓天工无惑,当然不可能是彻底理解所有事情,真的没了疑惑——毕竟是个人,都不可能做到这样。
这个惑,指的是对班门世界的疑惑,也就是许问一直在想的那个:“这个世界,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现在连天青成为了天工,明白了班门世界的存在形式,所以他对另一些事情产生了犹疑。
長安歌
其中关于他的女儿,更有可能的是,关于连林林跟他的关系!
果然,许问这样想着时候,连天青向着他投来了目光,与他对视,极其轻微地摇了摇头。
这是说,他不看好这段关系?
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存在本身?
一瞬间,许问心乱如麻!
日出的时间很短,只有几分钟,没一会儿,连林林的身影就开始变淡,将要消失了。
许问上前一步,站到太湖石边缘,心急之下,一个不稳,险些跌进了水里。
他抬起头,对着满面担忧又不解的连林林大声喊:“等我!”
我要做門閥 要離刺荊軻
连林林偏了偏头,张嘴说了什么,仿佛有狂风掠过一样,风声模糊了她的话语,许问并听不清楚。
他情急之下,从口袋里捞了一样东西,低头看了一眼,用力把它扔了过去。
那东西落在连林林身边的草地上,滚出一段距离,停了下来。
连林林走过去,把它拣了起来,捧在手里看。
那是一个木球,其实是个盒子,机制的。打开来,只有一层薄薄的球壁,里面装的是那盏香薰灯,精致巧妙,散发着淡淡的玫瑰香气。
许问看着连林林的动作,松了口气。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连林林,连同整个班门世界都要一起消失了,但看见这件小礼物过去,他总算松了口气。
两个世界还是连通的,至少对于他来说是这样。
连林林的身影越发模糊,她身后的连天青也是。片刻后,仿佛有石头投进了湖面,一阵摇曳之后,那湖那人全部消失。
许问盯着原处看了一会儿,握紧拳头,有点发呆。
球球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情绪,走过来蹭蹭他的腿,尾巴灵巧地绕了一绕。
许问弯腰把它抱起来,轻抚着它的皮毛。
连天青成为天工,知道了班门世界的本质,但也因此对连林林和他的关系产生了犹豫,仿佛并不看好了。
之前连天青其实也没明摆着支持他们,但许问知道那只是表相,是父亲面对女儿长大了的自然矛盾。本质上,他从不用担心他会成为他们的阻碍。
当然现在连天青也不会,但如果阻碍他们的不是他,而是世界呢?
他毕竟不是那个世界的人,虽然现在那世界对他很友好,让他可以来去自如,但这种情况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万一有一天,班门世界开始排斥他,不让他进了怎么办?
那时候,他要怎么办?他再也见不到林林,再也见不到师傅,再也见不到那些他已经熟悉、并且喜欢的朋友们!
最早的时候,其实也是因为这个,他一直不敢对连林林产生家人以外的情绪。
但感情的滋生是自然的,无法控制,一发不可收拾。
而现在,这个问题再度摆到了他的面前,他要怎么做?他能怎么做?
“荆承!荆承!”他突然一转身,叫了起来。
荆承无声地出现,背映着逐渐铺开的霞光,似幻非真。他笼着手,带着一贯的漠然,注视着许问。
“会有那么一天,我再也进不去班门世界吗?”许问直截了当地问。
荆承只回答了他四个字——
“天工无惑。”
他仍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却给他指明了一个方向。
大神乃妖人
只要他成为天工,就能知道这些事情。
果然,重点还是要落回到这个上面。
许问注视了一会儿荆承,转过身,重新看向那片池塘。
莲灯已灭,沉落池底,与池水完全融合。
红莲如火,艳丽如昔。
在池边站了一会儿,许问踱步回到刚才的沟渠旁边,弯下腰,检视那座腐朽的木桥。
球球从他怀里挣扎出来,跳到他身边,跟着他一起看。
“这桥……结构有点意思。”渠中无水,木桥大致维持着一些形态,可以看出部分细节。
獨戰九天 第五個煙圈
他的手指在旁边的泥土上勾勒了一下,画出了它大概的形状。
过了一会儿,他站了起来,沿着倒了一半的走廊,一边走,一边看。
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在这里看见了奇特的景象,是当初建设它时的情景。
现在他还依稀记得一点,与之对应着去看,渐渐补充完整的走廊出现在他眼前,覆盖在这一片残墟上。
他一边走一边看,许宅的许多细节不断映入他的眼帘,他的心情渐渐宁定。
这地方真是常看常新,无论什么时候看都能发现新的别具匠心之处、发现新的美。
这也是许问一直没有开始正式修复的原因之一。
他没把握完全复原这种美,而修复时的任何一点不完美,都会让它受损,感觉就太可惜了。
富貴小姐 桃憩
禦醫俏皇後 浮生如夢
这就是他之前想过的,能够超脱时代和审美习惯,一直传承下来的东西。
它是在有限条件上,工匠对制作与建造极限的突破,是他们聪明才智的结晶。同时,他也是工匠对建筑与美的体会,是工匠所感受到的世界本身。
这是,他们的心。
许问最后站定在前厅的两棵朴树下,抬着头,注视着石雕的门楣,又看了半天。
“突然有点想赶紧开工了。”他撸了把球球的毛,说道。
球球不会说话,只会舔/他的手。
“嗯,还是先把手上的工作搞定。”许问笑了,又摸了它一把,站起了身。

s8ghg扣人心弦的小說 匠心 愛下-754 非我分享-lkrpn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球球不会说话,许宅的事情一直是许问一个人的秘密,无人可以述说。
所以,在连天青来到这里之后,他在闲聊中如实对他说了全部的事情,包括荆承的存在,他与许宅莫名的联系,以及前后发生的奇特变化。
随着时间流逝,许问对许宅的掌控日益增长,也对宅子里的各种情况有了一些特殊的感应。
他仍然不知道荆承是谁,为什么会在许宅里,但他能感觉到他的存在,能隐约体会到他与许问之间的牵连。
荆承跟许宅……好像是一体的,两者的气息相互勾连,几乎连接在了一起。
如果不是他确实有实体可以接触到,许问会觉得荆承是这宅子的精魄什么的。不过就算是现在,他也不能确定他真的就是真人。
这些情况他都对连天青说了,连天青对此印象很深,现在他看着对方,非常准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荆承扬了扬眉,往旁边走了一步,目光从连天青身上移开,看向许问。
许问浑然不知所觉,整个人完全地沉浸在了自己的工作里,谁也不会怀疑,他今天的状态极佳,境界与之前又有了明显的跨越。
不过如果他转头看见就会发现,一段时间没见,荆承虽然没有恢复最早时的状态,但也没再继续老化下去,相比最后一次见面还年轻有精神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他与连天青一近一远,站得并不算太远,比较起来,两人竟然有一些微妙的相似,乍一看上去简直像是两兄弟一样。
嫡女福星 上官旭雲
“听说你失踪很久了。”连天青不动声色地打量面前的人,难得首先提起了话题。
“半死不活,随时要死,但现在暂时好像还能活着。”荆承说得干脆利落,仿佛生死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
“你失踪的时候去哪里了?”连天青又问。
“你觉得你的那个世界,是什么?”荆承没有直接回答,却是来了一句反问。
他答非所问,连天青却紧紧注视着他,从他的话里感受到了一些什么。
“是什么?”他紧接着问。
“你在来到此处之前,对此没有过疑惑吗?”荆承仍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又问了一句。
连天青缓缓眯起了眼睛,移开目光,与荆承看向同样的方向。
许问从圆刀换成了平凿,正在进行圆雕。
圆雕是把材料雕刻成立体三维雕塑的手法,许问这件作品的综合性非常强,圆雕只是其中之一,规模相对比较小,布局主要在角落。他雕刻得细致而快捷,一把平凿几乎被玩出了花,刃锋刃尖甚至手柄,每一个部分都能用来制作。
他的速度并不慢,早已胸有成竹,以连天青的目光能够看出,他的指掌之间有一股淡淡的气流,萦绕在他身周,与他周围的一方天地,以及更远处的人们交汇纠缠在了一起。
这股“气”是对着他眼前的工具与材料而去的,但无形之中,他可以影响更多的东西,这明显就是天工第二境的特征。
但连天青不用去观察周围其他人就知道,他们也许会有一些轻微的感应,但其实并看不到这股气。
是因为这些人实力境界不够,还是因为别的一些什么?
譬如说,他所在的世界,甚至他自己,是真实存在的吗?
“确实有。”连天青回答道。
荆承没有动作,但连天青知道他在听。
“年轻的时候,我就常常在想这个问题。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我知道它的存在,是因为我能感受到它。但我的感受又是真实的吗?如果这一切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呢?更有甚者,如果连我也不是真实的呢?”连天青缓缓说道。
他说得很流畅,显然这些确实是他思考过无数次的问题。
不过这也不代表什么。
醫手遮天:狂君噬情
哪个年轻人没有胡思乱想过?尤其是像他这样的天才工匠,非常年轻时就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平,基本上已经算是艺术家了。
艺术家的瞎想,能叫瞎想吗?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个世界也许不是真的,我也许也不是真的,但那些美,一定是真的。那一处亭台,一盏石灯,一块碑文,一扇木窗。这些必定是真的,其中所藏,尽皆是美,绝非为我。”
说到这里,连天青的声音变得坚定,几乎是斩钉截铁。
極品名醫 方塊三
“那你为何还有惑?”荆承问道。
小野貓擒郎記 鑫光拂曉
连天青一怔,猛地转头看他,然后久久没有动作。
有一个问题,许问问过,连天青也思考过。
天工无惑,字面意思好像很清楚,但究竟是什么意思?是指的结果还是条件?
这是指,成为天工了,就可以没有疑惑了;还是说,只有没有疑惑了,就可以成为天工了?
但无论是哪边,是人怎么可能没有疑惑?就算是现在这个拥有了难以想象科技手段、可以探索比以前更多东西的世界,不能理解的还是非常多——甚至比以前更多了。
人真的能没有疑惑?没有疑惑,那还是人吗?跟神仙有什么区别?
但谁也不会觉得成为天工就成神了,说到底,那只是实力更强、等级更高的工匠而已。
那么天工无惑指的究竟是什么?
此情如初,故人未黎 塵神知秋
修仙我有強化爐 懶牛頭
无的,是什么惑?
现在两人谈及这个话题,荆承突然发问,连天青电光火石间,仿佛有一道霹雳劈在了他的脑海中,让无数以前混沌不清的东西变得雪亮一片、清晰分明。
在那个被许问称之为班门的世界,他见识过很多,思考过很多,经历过很多,有些事情早已释怀,有些事情至今不能放下。
来到这个世界,他遭遇了巨大的颠覆,见到了更多的东西——比许问知道得更多。
在这个世界,他仿佛并不受什么束缚,顷刻之间就可以跨越千里,他甚至还去过了大洋的另一端,在另一个世界只听说过的地方。他也曾无人所知地坐在图书馆的角落,一本接一本地翻完了一个又一个的书架。
深切地看过了两个世界,他又想起了年轻时的那个问题。
我所出生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
我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这时,荆承的发问让他所有的思绪全部串联在了一起,他的手轻轻按在了旁边一盏石灯上,手指一阵虚化,像是全息投影信号不好一样晃动了一下。
灯旁有一条小溪,石灯潮湿,上有青苔。然而连天青的手落在上面,始终洁净,没有沾上半点青泥。
但他并没有关注这些,而是非常专注地看着许问。
喜劫良緣:將軍榻上來 寒蘇寒
他还是能看见许问指掌之间的气,它影响着他周围的人与那一方天地,但更多的,还是贯注进了他手中的木料里。
这让那方寸血榉具备了一种不可忽视的光辉,与别不同,绝非为我。
王霸蒼穹 偷偷路過
连天青看了很久,良久之后,释然一样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屋内的许问突然一惊,动作停住。
他的耳畔突然掠过一阵难以名状的声响,而就在刹那之间,他意识到了这是什么声音!

nrc4c火熱玄幻小說 匠心-753 二境-g3yv1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时间一点点过去,院子里的人还在不断增加,于是屏风后面的人也经历了好几轮的更替。
同样的事情不断在发生。
一列人进来,被院子里其他人认出,露出惊叹的表情,然后一阵阵骚动像微小的波浪一样从外到里推了进去。人群被排开,有人进去,前面的人只能让出位置。
虽然大家分属于八作十类的不同科目,擅长的方向各不相同,但因为个人年资的不同与家族传承的时间与名气,总还是能分出一些高下的。
王的校園·女仆愛上王
有些人,确实比别人更有资格进去。
“啧啧啧,承运的人要喜疯了吧,这些老东西,国家级的交流会现在也未必请得动他们。”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站在角落,玩着一个打火机,小声跟旁边的人嘀咕。
“老师傅们年纪大了,好多东西又只有他们会,是人家爱惜他们,不愿意他们奔波。”旁边另一个貌不惊人的白瘦中年人打着圆场。
“少说废话,你就说,他们要是知道自己还要上门请教的人,今天为了一个小年轻千里迢迢地跑到这里来,还只能在屏风外面肃立,会是什么感觉?”西装中年人问。
“只会对这个年轻人高看一眼。”那个极白,又很瘦,筋骨十分突出的中年人微微笑着,并不说对方想听的话。他紧盯着大屏幕,眼睛里闪着微微的光芒,手指在腿上微微弹动,仔细地看着许问的每一个动作。
喜歡,就是喜歡你
“哼。”西装中年人哼了一声,正要说话,白瘦中年人转过头来打断了他:“不要难过,以你的天赋,若是当初一直从事这一行,也不至于现在看不懂这其中妙处。”
他眼神诚挚,是真的在安慰他。
这一句话就把西装中年人后面所有的话全部都堵住了,他瞪着对方,完全说不出话来,半晌后才道:“做这一行……做这一行,你他妈……也就是这几年好了一点,小时候接不到活吃不饱饭饿肚子的那会儿,你都忘记了?”
“记得,所以你不要难过。”白瘦中年人说。
西装中年人这次是真的没话说了,这时屏幕那边传来声音,两人一起看过去。
“太漂亮了……”白瘦中年人说。
许问刚刚换了圆刀。
圆刀是指刃口呈圆弧形的刻刀,它一般用在圆形或者圆凹痕处,常常也能用来处理比较粗糙富于纹理的地方。
相比起大开大合的平刀,圆刀更灵活、可操作的余地更大。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圆刀设计了很多样式,两边有锋的、没锋的、直柄的、弯柄的……不同的情况用不同的工具处理。
但相比起处理木料时教学一样的工具切换,许问这时只用了最普通、适用性最强的一把中型圆刀,不管是普通的弧面,还是完整的圆形,还是接连弯曲的线条,他都能用这一把刀进行处理,而不管是什么样的线条与形体,都漂亮得惊人,只能称之为完美。
屋内屋外再次陷入了沉寂,所有的目光与注意力只集中在了许问一个人的身上。
这时候就体现出了身处屋内的优势了。
外面的人只能跟着摄影师的镜头,关注他关注的焦点。而屋内的人隔着一道屏风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
许问手指与手腕的每一个动作细节,甚至包括他身体的每一处起伏波动、每一次呼吸,其中仿佛都蕴含着某些奥妙,值得研究,可以与自己日常的表现对应参考。
屋外的人偶尔还会交流一下,屋内的人则从头到尾没有说过话,即使身边站上了多年没见过面的老朋友也是一样。
他们表情非常凝重,这感觉,都不止是把许问当成与自己平起平坐的竞争对手了,更是一位值得请教的无言之师。
賊老天你該死 不再戀愛(2)
工匠确实讲资历、讲传承,但毫无疑问,最令人无可置疑的还是实力。
很多时候,由于门类不同、艺术有主观性等方面的原因,一个人的实力排位未必能得到公认。
ABC謀殺案
但是,有些东西就是有目共睹、无可置疑的。
“这感觉……”突然,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老者起了身,向前走了一步。
这种地方,能有张椅子坐的,身份可以说是不言自明。
軍火大 不知之何
他一直看得非常专注,这时突然起身,手扶着屏风,两眼里各流了一道泪水出来!
他已经非常老了,站都几乎有点站不稳,旁边有年轻一点的晚辈看顾着。晚辈看见他的泪水,吓了一跳,连忙问:“二爷爷,哪里不舒服吗?”
老者手一抬,阻止了他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没什么,就是心里有点莫明的难过……”
“我也是,突然想起了年轻时的一些事情,那时候过得真有点苦。”旁边另一个老者也轻轻地说,虽然没有流泪,但眼眶也有点湿润。
另一边的老者没有说话,只是轻轻颔首,注视着许问的脸。
他的表情微凝,眼神中有些难以形容的东西,让人觉得他年纪虽轻,但已经经历了很多事情。尤其是他们这些人年华最盛时遇到的那些艰难困苦,他都非常清楚,甚至也亲身经历过。
工匠,尤其是他们这种追求艺术极致的类型,其实都是非常依托于世道的。
世道好了,才有他们生存的空间。他们年轻时运气不好,没赶上好时候,结果临到老了,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现代工业的冲击。
混世寶寶:總裁爹地請簽收 獨具幼稚範
各种复杂心绪涌上心头,几人同时一凛,意识到一件事情。
他们的这些情绪,明显是被许问带起来的,是与他的情绪产生了共鸣!
没过多久,他们心中的情绪又发生了变化。
新奇、喜悦、与世界的无尽好奇与深思,对完成作品的期待与执着,对自身技艺无止境的追寻。每获得一些进步,都会让人觉得振奋,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也能感觉到这整个世界。
这是他们曾经有过的感受,这是所有人都曾经有过的感受,只是有的强烈而清晰,有些连自己也没有真正意识到。
而无疑,屏风后面这些貌不惊人的老者,全部都是相关方面的佼佼者,在艺术与情绪上天生就有极其敏锐的天赋。
所以,他们全部都感觉到了,而且从许问唇边的笑容就可以看出来,这确实是因他而起的,他竟然能用自己的情绪,牵引带动他们所有人!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
老者们下意识对视,都在对方眼中看见了震撼。
佳作能以情动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他们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一个工匠能仅仅依靠自己往作品中投入的情绪,就让他们全部心有所感!
…………
網遊之武俠派
“天工第二境。他赶上你了。”
连天青一直不为人知地站在一边,注视着许问的工作。
这时,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明显是冲着他来的。
陰陽鬼務師 酸菜粉條
连天青转身,看着眼前这人。
他淡漠而俊美,相貌极佳,但头发花白,面容削瘦,从骨子里透着一些似生又似死的气息。
我的抗日1937 細嚼慢咽
“荆承。”连天青从未见过他,却非常准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3cw6m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匠心笔趣-751 刀如筆-ey7i7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此时,许问正心平气和坐在平镇一间大房子的正中央,全心全意做着手中的工作。
他身边围满了屏风,屏风前是更多的摄影机和反光板——经过特别设计,绝对不会让他有任何不适——屏风后站满了人。
这些人全部都安静着,很少交流,就算偶尔说话也是轻声而简洁,唯恐打扰到了里面的人。
他们无比专注地看着门内人的工作。来此之前,要是有人跟他们说他们会一起站在这里,像学徒一样,学习这么一个二十多小年轻的技术,他们一定会翻你一个白眼,冷冷告诉你你真的想多了。
世事之奇妙,莫过于此。
事实就是,他们现在就站在这里,屏息凝神,专心致志,有些人还一边看,一边还不由自主地在身上比划,细细揣摩。
站在这里的不仅只有木雕方面的,还包括了其他几乎所有门类的大师。
对,全是大师,没有足够的水平,甚至没资格挤在这屏风后面,没看见门外院子里还站着许多人呢?
当然,没有足够的水平,木工以外的门类也没法从许问的工作中看出更多的东西。
只有到了一定的层次,才能如此触类旁通,感受到统一的东西。
此时,许问正在使用平刀。
平刀刃口平直,主要用来铲平木料表面凸凹不平的部分,让它们变得更加光滑。
而此时,许问在用它“凿大型”,也就是雕刻塑造比较大的形状。
他的动作大开大合,刚劲有力,极其果断。每一刀落下,就有一大块废料随刀而落,露出下面的形状。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他最后雕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光这动作,就已经别具一种美感了。
武斯恩想得很周到,厅堂外面院子里的人看不见屋子里面的情形,他就设了块大屏幕,专门提供给这些进不去大厅的内行人讨论。
大屏幕前有一个年轻人正在探头张望,看见许问的动作就说:“怎么有点像画画?”
“本来就是互通的。”旁边一个中年人表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好像在奇怪怎么被这么一个愣头青混进来了,“雕刻的刀法,就是绘画的笔法。看这转折、顿挫、凹凸、起伏……真是,太美了,太美了……”
年轻人左顾右盼,一群人都在摇头晃脑,看着奇怪又有趣。
一个老木匠师傅趁机小声教育自己的徒弟:“看见了吗,这就是雕刻。雕刻时,刀法就如笔法。雕刻的过程,就是你在木头上做画的过程。所以运刀的时候,绝对不能畏畏缩缩,小家子气!”
徒弟跟鹌鹑一样连连点头,但师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越说越气,继续批判,“想一想你上次刻的那样子,那叫画画吗?那叫描红!要放得开,大大方方地去做!”
劉小姐的穿越生活 兩手空空的客人
花田喜嫁,拐個王爺當相公
“我也想啊……”徒弟小小声地说,挺委屈的,“但木头不行,一刀过去遇到一个节疤,一不小心刀就歪了,还把旁边的给切断了。我也想快点啊……”
“这就要熟练了,还要专心。搞清楚木头的情况,每种情况有不同的应对方法。放得开不是让你乱来,是游刃有余!”
这老师傅个人技术可能不错,但肯定不怎么会教徒弟。
旁边的人听见了他的说法,都在皱眉。
这徒弟听上去基本功都不够,师父现在就教他雕刻显然有点拔苗助长了。
紫竹疑雲
徒弟刚入门,肯定要反复磨练基础刀法,要熟悉各种木材的各种不同情况。
连这些还没有掌握就贸然上手,怎么可能游刃有余,怎么可能放得开?
不过说来也是,这些基本功都要反复上手磨练,才能形成坚定的手感。因为木头这样的原材料毕竟跟制好的纸不一样,情况更丰富更复杂更未知,遇到的意外情况会更多。
在足够多的木头上下过足够多的刀,有了足够多的经验,才能对很多事情有把握,知道遇到的时候怎么应对,而更进一步地,有余裕去实现自己的想法。
这些全部都需要累积,就越发让人觉得,许问这么年轻,究竟是怎么做到这样的?
絕地求生之最強系統
看他这个样子,俨然已经经过了千锤百炼,对这些基本功与进阶的要求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
此时,在人群的边缘,有一个无人能看得见的人,也正专注地看着许问。
连天青今天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在看着许问的工作。
他很少回忆过去,但此时,却想起了许问刚到旧木场的时候。
那时候他的外表还是个孩子,但很明显比同龄人更沉稳成熟,其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他的自制力。他那个年纪的孩子,能够不断反复重复着同样的工作,直到完全熟习十八巧,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当时连天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他年轻时游历四方,见过很多人很多事,知道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什么样的天才都有可能出现。
——其实他自己那个年纪的时候,也是能做到这样的专注的。
他仿佛天然能够感受到每一次练习中的微小的变化,知道前进的道路。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在自然而然地激励着他,让他持续不断地向前走。
那时他认为,许问也是这样的。
G小調進行曲3
夢鎖春華
然而不久之后他就发现,许问确实是这样的,但又不止是。
确实就如所有人的认知一样,木材未知而复杂,相应的十八巧也是一样,看似简单,实则变化多端。
它包括了各种刀法以及工具的使用方法、以及木材相关节疤、裂痕等各种不同的增生情况。
它化繁为简,把所有的复杂情况化成了化成了这套简单的技法,当初创作它的人,真是天纵奇才。
不过也正因为它融合了太多东西,要真正熟练掌握它,还是需要足够多的练习,在各种不同状况的木料上反复操作,直到将它铭记在肌肉中。
连天青确实给许问营造了极好的学习条件。旧木场本身就收集了无数连天青觉得很有意思的木料,几乎囊括了木材的所有情况,常见不常见的都有。
但许问的学习进度仍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快得多。
一年时间熟练掌握两种十八巧,连天青表面上没什么表示,其实是真的很有些吃惊的。
終極電能 桃仙餵馬
当然,后来他到了许宅,知道了那里的特殊情况,也知道了许问能做到这样的真正原因。
但即使如此,他仍然没有改变对他的评价。
在一个时间停滞、与外界完全封闭的环境里,能保持足够的专注,持续不断地做同一件事情,他扪心自问,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做到。
许问心中,必然得有足够的热爱与坚持。
今天,以这样的年纪,他能有这样的表现,确实是他该得的。
狼群當道
平刀就像油画的涂抹,主要用于大面积色块或者形状的堆积。平刀有刀锋,转折时能刻线,两刀交汇时会形成深沟,形成鲜明的风格。
许问的每一刀都非常的稳、准、狠,落刀有力,粗犷豪爽。他定型极为准确,鲜明而准确地概括出了自然的形体。
它就像一种语言,有些人还在学习别人的,而许问已经形成了独属于自己的声音。
渐渐的,屋里屋外再次没有了话语,所有人都安静着,仿佛都在聆听,这一方天地间,唯一的那个声音。

lvlb9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匠心 線上看-750 再呆一天!看書-rsjuv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听见吵闹声,武斯恩的眉头马上就皱起来了。
他们承运公司是活动的组织者,也负责维护活动的秩序,在这里吵吵闹闹,挺不给他面子的。
他跟许问道了声歉,走出去看是怎么回事。
许问也跟在了他后面。
吵闹声跟这里没什么关系,是从更外面的地方传来的。是许问的“室友”,何章公司的所在。
再一看,还有一个熟人,是贾虹,昆井的“CEO”,他正跟何章面对面站着,争吵声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看见这场景,许问突然想起来了,之前何章跟他说过,他曾经想跟昆井谈合作,结果对面狮子大张口,谈崩了。
但生意这种事情,谈不拢就算了,无非就是换个合作方,怎么又吵起来了?
这时,武斯恩已经到了两人面前,他心里不满,但脸上还是笑嘻嘻的,不动声色插进去将两人隔开,道:“两位在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哈哈,没啥,就是跟何总谈合作,聊得太投机了,激动了点。”贾虹转过身来,笑嘻嘻地说。
他说得很和气,但看两人氛围就知道,“投机”两个字前面,恐怕还要加上一个“不”字。
“对,不过没谈妥,看来没那个机会合作了。”何章立刻接道。他说得客气,但很明显是在借机脱身。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能不能合作,还是得看缘份。”武斯恩笑着接。
贾虹的表情略淡了些,武斯恩的立场很明确,他也没有再继续纠缠,说了两句客套话就走了。
这时,武斯恩转过来继续跟许问说话。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今天人来得太多,周围有点挤不下了,想让他明天换个地方。
江山美人刀 安小野
这不是什么大事,许问很干脆地答应了。
他回过身,环视四周,向各人拱手,朗声道:“抱歉各位,感谢大家远道而来,这两天实在是没办法,拍卖会结束后,我请吃饭,务请各位赏光。”
眼前这些是什么人?换了两天前他说这话,别人只会觉得你谁你?年轻不大,口气倒不小。
这是一个绝对论资排辈的社会。
絕色花叢
但现在,许问来历神秘,很有可能出自一个非常古老的传承。这在资辈上,本身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
而且,说什么论资排辈,说到底还是看实力的,许问有这样的实力,他在这里就有了足够的话语权!
于是一时间,旁边所有人都在回礼,纷纷表示请他随意,拍卖会后若有宴请,必定亲自到达,绝不会错过。
许问很清楚这样有形无形的一套规则,他面带微笑地统一回应了一下,单独跟荣显高小树说了几句话,带着何章走到了一边,轻声问道:“是怎么回事?”
这时何章的气已经平了一点,但眉头还是紧紧皱着,一脸不爽地说:“我先前已经拒绝他了,结果刚才他过来看见我,又问我这事。我就跟他说已经跟你这边谈好了。他一听,死皮赖脸又缠上来了,说要谈三方合作,不行的话,也可以资金加技术入股我公司。我说我跟他理念不合不方便合作,拒绝了,结果他就跟没听懂一样,一个劲儿地纠缠。”
“不是听不懂,就是脸皮厚。”许问脑子稍微一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上次在班门宗地的时候,他想提前向许问投资,结果被拒绝了。现在无非是想迂回行事,从何章这边找个突破口。
“他再找上门来,我还是会拒绝他的。”何章其实也很清楚其中原因,向许问保证。
霸道三少的妖嬈三千金
能把谈合作谈得这么烦人,也算是个人才。但这样一个人,能把昆井发展得还不错,证明这一套在很多地方还是挺管用的。
跟何章道别,许问还是离开了平镇,坐了半天的车回去了许宅。
这次,连天青是跟他一起回去的,显然也抱着同样的期望。
晚上他们一坐一站,呆在莲塘旁边,许问甚至又去买了七盏莲灯,放在水面上点上。
到了半夜,周围静悄悄毫无动静,他回忆着昨天莲灯摆放的位置,重新调整了一会儿。
第一美女傳
但从黑夜到清晨,许问又看了一遍朝阳初升,但连林林的身影,还是渺然无踪,完全没有出现的迹象。
终究还是偶然吗……
许问叹了口气,怏怏地站起了身。
異世之超級廢鐵
算上前一晚他两天两夜没睡了,也还是不觉得困,好像只是安静地坐在这里等待,就已经足够他养足了精神一样。
他不知道,在另一个世界的另一头,连林林并没有按原计划离开那个湖,而是找了借口,又在这里多呆了一天。
吴可铭有点奇怪,但这趟旅程本来就任由连林林做主,他当然不会反对。
與仙互動
连林林比许问更迷信,她不仅坐在了跟前一晚同样的地方,连穿的衣服、坐姿也一模一样,生怕哪个细节变化了,许问就不会出现了。
花都最強醫神 月湖碧嶺
但这样等了一夜,许问还是没有出现,她怔怔地看着湖面,朝日如前一晚一样从水面跃出,耀出金芒万段,水纹将其接住,化为无数碎金。景色还是很美,但不知怎地,她就是觉得没有前一晚那么令人激动了。
翻手男覆手女
“唉……”她叹了口气,拍拍屁股站起身,又遗憾地看了湖面一眼。
不远处,吴可铭从帐篷里出来,揉着眼睛问她:“怎么样,今天要出发吗?”
“嗯……我想再呆一天,可以吗?”连林林顿了一下,央求道。
“那还不是你说了算,有什么可不可以的?”吴可铭倒也没有多想。
他能怎么多想?
木葉大文豪 跑不動的蠟筆
这里荒郊野外,千里无人,他怎么能想到连林林中意的那个人会万里之遥……不,隔着一个世界地投影过来,与她相会?
“再呆一晚上,还等不到人的话,我就走了。”连林林很小声地对自己说。
而与此同时地,在另一个世界,连天青问许问:“今晚还回来吗?”
“……回来。”许问声音虽然顿了一下,但其实没有犹豫。
“嗯。那晚上我就不跟你一起了。”连天青说。
火爆娛樂天王
“啊?”
“哼,也许她不出来,是因为我在。”
“啊?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
“不是,我以为只有我,才会斤斤计较那些细节。不过也许林林已经离开了那座湖畔,所以我等不到她。”
“不可能,那不是她的个性,她必定还在。”
其实许问也是这么想的。他微微一笑,应了一声,站起了身。
他仔细品味着此时的心情。感觉有点奇妙,有些遗憾、有些焦躁、有些惆怅,但又是满满的满足感与信任感。
这种把心情完全交付给另一个人的经历,他以前从来没有过。
并不是那么好,但感觉又真的很好。
而在这一刻,他心情的变化让他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里,但又很想回去平镇继续昨天还没做完的工作。
他有一种冲动,想把这种感触带进那份作品里,将它融合进去。
真有趣,每一种心情,都是全新的收获。
这就是林林带来的吗?
他伸了个懒腰,叫了车,回去了平镇。
按计划,今天的任务将会比昨天更加繁重,但真正最令人惊喜的,除了最后的结果,也就在今天了。

gaxnf都市异能小說 匠心-748 豎石橋鑒賞-l4de3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中午午休之前,许问把所有木料全部沿线切割完毕,用炭笔标记编号,堆在了旁边。
这整个过程里,他的锯缝一直精准得惊人,仿佛意到之处,锯子就到了,手与工具的控制什么的根本就是完全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他抬起头来,才发现周围附近堆满了人,见他起身,那些人纷纷行礼,让出道路——并没有上来打扰,显然都很清楚如他这样的大师在制作时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
那是全身心的投入与沉浸,随意搭话便是打扰。
许问确实也需要这个。
他向这些人拱手行了礼,就走出了门去。
武斯恩只来得及说了一句:“我们准备了饭食,稍等会送到此处。”
许问远远地道了声谢。
直播已经关了,但许问工作间的门却没有关,他刚才分割开来的木头也堆在一边,形状各异,这会儿一点也看不出来这究竟是要做什么东西。
各位师傅琢磨了半天,想出了很多猜测,但又自己推翻了。
武斯恩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回到自己办公室,招呼手下拿来收集好的今天上午的各种数据,盯着看了半天。
然后他左右问道:“看出来热点在哪里了?”
与这次活动的主题所不相衬的,承运公司的大部分员工都很年轻,武斯恩反倒是其中比较“老”的一个。
听见武斯恩的提问,他们大声应了一声,其中一个穿着运动装,理着时尚短发的年轻人笑着说:“老板你放心,你再往后看,后面有下午一轮的宣传方案,我重修了一下,增加了一些东西。”
“哦?已经修过了?”武斯恩低头,继续往后翻。
“围绕甲四十二号……也就是那位叫许问的年轻大师来的。不过我有点担心,会不会太过强调重点,不太公平?”另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有点担心地问。
“有什么不公平的,人家就是有水平有热度,有本事直接比啊。”运动装年轻人切了一声,说。
“你这个想法不对。”武斯恩眉头微微一皱,抬眼看他,“一昧追求热度,就失去了我们做这事的初衷了。”
他的目光非常犀利,指责的意味极浓。
运动装年轻人被这目光逼得低了一下头,一句“对不起”脱口而出。
不过他想了想,又说了一句“对不起,是我昏头了”,倒是非常的真心实意。
这时,武斯恩已经看完了手上的补充方案,说:“好还是挺好的,不过还可以再完善一下。”
“嗯,我马上去!”他没说完善的方向,但运动衫年轻人已经明白了,他接过文件,小跑着就去了。
“我去协助他。”眼镜年轻人主动表态,人人都非常积极。
武斯恩满意地笑了笑,在原处坐了一会儿,想了想,又去打开了许问最早讲解血榉的那个视频。
那个话题现在还在热搜上没有下来。
美人計:妖後十七歲
武斯恩靠在椅子上,戴着耳机,听许问的声音如流水一般,从耳边流过。
令人心平气和。
武斯恩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弹动了几下,停了下来。
…………
这时,许问与连天青正肩并肩地站在平镇的河边。
他们的脚下是青石板路,旁边是潺潺的水流。淡淡花香穿街走巷地过来,若有似无,你有意去追寻时就不见了。
不远处有一座小石桥,拱桥。这样的小桥在江南水乡不可胜数,但它倒也有点名气,比别的桥别致了一点。
大部分桥上的石板都是横着的,一块一块平铺上去,但这座小桥的石阶却是竖的,雕成形状之后,纵着并排列了起来。
也不知道当时建桥的石匠是怎么想的,有可能是炫技,也有可能是手边合适的青石不够了,随手因地制宜了一下。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想法,这座桥都因他而鲜活了起来,从诸多同样的小桥里脱颖而出,有了与别不同的特色与名气。
这就是手工业的好处与坏处。
它充满了个性,偶得灵光一现的巧思,“人”的光芒直到数百年后仍然熠熠生辉。
穿越之你鰥我寡
但它慢,任何方面都没有保障,靠不靠谱都在一念之间。
就拿这座桥来说,现在我们能看见它、欣赏它,是因为它已经接受了这么多年的考验。证明它是可信的。
但万一这种方式不可行呢?
万一桥石竖着就是承不了力,走着走着就散了呢?
九死荒原 九片竹葉
那不是费钱费力,甚至有可能造成危险?
现代会有种种标准、各种检测手段。但古代呢?只能靠工匠多年经验积累起来的信誉。
许多出众的建筑、精美的作品留存至今,无言地流传着他们的声名。但谁也不可否认,还有很多不那么优秀的、甚至粗制滥造的建筑或者器物就那样损坏了、消失了,甚至这种的才是大多数。
许问盯着那座桥,不知不觉想得有点出神。
他走到这里来本来是想跟连天青说些别的事的,但可能是因为身心还沉浸在工作时那种奇妙的感觉里,看见这桥就不知不觉走了神,有点散漫地想了很多东西。
“看来你已经稳固了天工一境,正在向天工二境迈进了。”连天青也没有马上说话,若有所思了一阵后,开口道。
“嗯?”许问不那么在意地应了一声。
Steam遊戲穿越系統
“天工一境,天下即我;天工二境,我即天下。这两者之间的界限原来就非常模糊,但现在看来你已经有所领悟。”
成为天工是许问的目标,他对天工的三重境还是有些兴趣的。
驀然回首時 風夕雨
陪嫁通房重生記
他有些意外地问:“我才学了这几个门类,就已经能够晋阶了?”
“天工境界本就与门类无关,古往今来,谁能说自己无所不会?”连天青说。
“你也不能?”
连天青看他一眼,没有说话,不过眼神里已经说明了——“你在想什么呢?”
许问惭愧地一笑,再次想起了今天工作时掠过的思考,问道:“当初师父只教我修复,是不看好我的制作能力吗?”
“并不是,那时我也只想当个修复师。”连天青向来不说假话,如今也是一样,并不隐瞒。
“不过那时的你,确实也不适合做什么东西。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就能有这么大的变化。”连天青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
两人心知肚明许问的变化因何而来,所以也没有再多说。
難舍毒愛:惡魔前夫,放了我
许问又站了一会儿,突然走上那座小桥,来回转了两圈,又踩了一踩。然后他伸了个懒腰,道:“回去干活!”
转身之时,他轻声道:“我即……天下吗?”

73wpf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匠心 線上看-747 問己讀書-rikf6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此时,许问进入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奇妙的状态。
他真的好像跟这块木头融为一体了一样,感受到了它的呼吸、它的情绪……好像它真的拥有这些一样。
他曾经习得的技艺与所探得的这块木头的情况完全地统合了起来,他无比清楚它的每一个细微之处是什么样的,应该怎么处理,然后手与工具就自然而然地跟随了过去,照着他的想法行事。
一切是如此的顺畅,如此的理所当然,许问无比专注,仿佛陷入了一个梦境,一个只有他与这块血榉的梦境里。
当他看见这块血榉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一些感触。而当他把它剖解出来,看见它的全貌时,无比清晰的场景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清晰明了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或者说,这块血榉想要甚至应该成为什么样。
这与他的想法无比契合,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陈楠陈教授。
而现在,仅仅只是最前端的处理,他就能同样清楚地感受到,他正在照着他规划好的路线前行——这块血榉正照着它“应该成为”的样子而发生变化。
他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不断在交流沟通。那感觉,就像它是他交往多年的老朋友,不,不对,那就是他自己。
血榉映照的是他自己的内心,他看见的是自己,与之对话的也是自己。
突然间,无数的思绪翻腾了上来,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到未来。
他想起了过去的事。
到达班门世界之后,他曾经面临了一个选择。
那是那次徒工试,他记得最后一个任务是“复制”。
他当时一夜未睡,眼睛受伤,整个人处于一种非常特殊的状态里。
戰國修羅傳 禦宅煙魔
这原本是一个非常不利于正常工作的状态,他却因此获得了胜利。
他无法看清那件建筑模型,却因此模糊了细节,看清了它的神髓,看见了它的作者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用自己的方式将它表达了出来。
现在回想起来,许问也觉得自己当时干得漂亮,再来一次换成健康状态的话,未必能做得那么出色。
但是考完回去,连天青的反应却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修复和制作,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线。许问这次考试干得确实漂亮,也获得了模型原作者刘胡子的认可。但真正的复制与修复,是不能这样做的。
修复重“人”,要求“人为己先”,把自我摆在他人作品的后面,以原汁原味还原他人作品为第一要务。
大宋之天子門生 夏言冰
而制作重“己”,要求的是表达自己,把自己摊开在他人面前。
藍少心頭寵——小姐你好兇
轉世輪回:陰陽師的鬼相公 未央公子
当时许问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选择。
他说,他不选,他两个都要。
当时连天青不置可否,即刻安排他去西漠服役,自己也离开了江南,与他一起上了路。
后来在路上,连天青做了很多安排,引他去看了很多东西。
制作,其实就是表达自己,但这个“自己”,绝对不能太单薄了。
你的所知所觉、所见所闻所感,你学过什么,在想什么,全部都会表达在你的作品里,不可能掩饰也不应该掩饰。
所以自己越厚,作品也会越厚。
超極品痞少 小滎
但同时,现在回想起来,虽然不是很明显,连天青其实并不是那么赞同他去学制作的。
他从一开始就教的许问修复,许问那时候以为这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个修复师,但后来才发现,连天青其人,远非这么简单。
他为什么会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让自己走其他的路?为什么后来又会不赞同?是因为不看好他吗?
许问还因此纳闷沮丧过一段时间,但现在,他隐约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不是在班门世界,而是更久远之前,还是上学的时候。
星際機甲戰歌 包包紫
他父母离婚离得很早,那时候两人都年轻,谁也不想要他,就把他扔给了他外婆带。
他外婆个性有点古怪,对他不算好也不算坏,管他穿衣吃饭学费,但除此以外什么也不管,甚至很少跟他说话。
许问就这样安静地长大了,高中大学都是住校,与家人隔得更远。
大学快毕业时,他父母接连亡故,短短半年时间里,他奔了两次丧。
那时候,同学对他小心翼翼,生怕说错话,但其实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情其实很平静,甚至没什么悲伤。
英雄命運
毕竟用他高中室友的话来说,他跟他父母,不熟。
从小到大,许问说话做事都很有分寸,礼貌周全,从不得罪人。
很多时候,他都不会主动先开口,而是等别人说完了,再斟酌着表达自己的意见。
不,他根本就很少表达自己的意见,从很早时起,就有好些人说过他没个性,没劲。
创作是表达,是需要个性的。
许问没有个性,不擅表达,这在创作上就是先天劣势,这也是连天青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他的主要原因。
但连天青这个人很有趣,他护短得要命。
嗨,我的人魚先生 俏書生
他觉得许问不适合,但许问做出决定之后,他也不会反对,而是做出种种安排,帮他完成自己的愿望。
西漠路上的那些安排,见面之后有意无意的言传与身教,他不说,但他什么都做了。
许问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不管你做什么事,不管你想做什么,都有人给你兜底,无条件地支持你。
然后还有连林林……
许问心里泛起一阵甜意,不由自主地想笑。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
虽然他是支持她出门旅游的,但还是很想她,很想真正地触碰到她……
“怎么感觉气氛都有点变了?”关龄突然叨咕了一句。
“是啊,有点……说不出的感觉。”她一个室友轻声说。
“嗯……”另一个室友突然站了起来。
掠愛:總裁的私寵情人 apple210727
“干嘛?”几个人一起抬头看她。
“没啥,就是突然有点想打个电话回家。”
她一边说一边出了门,镜虹看看她的背影,又看看屏幕里正在专心工作的许问,一脸震惊。
她想了想,也拿起手机,走到了门外。
室友们以为她也是想给家里打电话,没有在意。
她拨出电话,没过多久,平镇一位老者的手机就响了。
他看见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表情有些惊异。
他道了个扰,走出人群。
他所站的地方是许问那个临时直播间的门口,这里已经挤满了人,全部都规规矩矩安安静静的,以致于许问直播间里一点多余的声音也听不见。
而在角落里,有一道任何人都看不见的影子,他同样凝视着许问,唇边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6mzd4都市小說 匠心 沙包-746 是看書-q5piy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此时,许问刚刚完成了这块木头的表面处理,正在进行下一步工作,将木板进行分割。
超級透視
这原本是一扇木门,相当于是块整木。
这么大一块鸡翅纹血榉,确实是捡了大漏,但它也不是没有问题。
它有三道非常明显的裂纹,除此之外,还有延伸出来的十几道细小裂纹,以及更多更细小的。最后面这一种不仔细看不是很容易看见,但处理时不小心谨慎的话,会带来严重的影响。
许问早就想好要做什么了,此时用炭笔在表面划出了线条,线条有直有弯,看上去没什么规律。
“这是要做什么?”关龄的室友问她。
“看不出来啊……”她的头歪过来正过去地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只能摇头。
“看上去是要把它切开,这么大张完整的板子,切了不是很可惜吗?”花痴室友不开玩笑了,正经地问道。
“也没办法吧,这么多裂痕。”关龄说。
“这线条弯弯曲曲的,感觉要把它切成样子也很不容易啊。”
“确实。”
许问胸有成竹,很快画完了线,端详片刻,拿起了旁边的锯子。
“手锯?”
“不是电锯?”
屏幕前和弹幕上一起发出了疑问。
现在除了少量木工,大部分人用的都是电锯,电力驱动,强劲有力,还有不同的型号类型,比手锯好用多了。
但许问此时拿出来的,明显就是手锯,造型简洁,木制的手柄被磨得锃亮,钢制的锯条反着寒光。
不过许问拿出的手锯不止一种,而是一排。
“应对不同的状况,我们会使用不同的工具。这种叫横锯,用来把木料锯断。这种叫竖锯,顺着木纹竖着把它分解开。这种叫线锯,用来锯割曲线形状的。每种锯子有不同的锯齿粗细,应对不同的木料情况。”
作为主播,许问还挺合格的,稍微讲解了几句,接着就开始动手了。
他先拿起一把横锯,毫不犹豫地下手,沿着一根线条,把它锯开。
他的手稳定而有力,摄影机适时拉近,可以清楚地看到锯缝沿着他先前所画的线条前进,两者完美贴合,没有一丝偏离。
“卧槽,太舒服了,强迫症恨不得住在这个直播间了。”
弹幕真情实感,不用脏话简直没法表达刚才那一阵的舒爽感。
法定幹坤 揚風萬裏
而这不过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许问沿着他先前画出来的线条,不断切换各种工具,流畅得惊人。
无论他如何切换,锯缝都紧紧地贴着画线,严丝合缝,让人看得极爽。
最关键的是,在这个过程里,许问体现出的是一种极度的游刃有余。
其实这块木头并不是完美的——毕竟是自然的生物,即使出生环境已经算得上优良,但数百年间,仍然会遇上各种危险事故。每一种事故,都会给它留下深入内部的痛苦伤痕。
这伤痕在进行分解处理时,会变成工匠的阻碍,总会让他们做得不那么顺利。
但在许问这里却完全不会。
他的手和他手上的锯子仿佛是有魔力,轻易地穿越了那些阻碍,就像烧红的刀锋穿过牛油一样。那感觉,就像木头过往的伤痛被抚平,观看者的心灵也跟着变得平静了下来。
这段时间,关龄的寝室里没一个人说话,三个女孩都专心致志地看着许问的动作,就像沉下心去看一本书、听一首歌一样。
“我回来啦!”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打破了这一片奇特的安静,寝室的第四个人回来了。她咚的一声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了桌子上,大声说,“我买到啦,你们赶紧趁热……”
清宮引:九爺萬福
话没说完,三个女生一起抬头,动作一模一样——食指竖在嘴唇前,给她比了个安静。
这女生愣了一下,好奇地看向电脑屏幕,压低了声音:“你们在看什么?直播?这么一大早的看直播?”
“嘘嘘嘘,别说话,你看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关龄自动把桌上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吃,一边吃一边对她说。
刚回来这女孩名叫镜虹,是个吃货,她今天一大早就跑出去买两个街区以外的早餐,结果才买回来,就发现跟不上寝室的流行了。
不过她脾气很好,一边把袋子拉开让室友吃,一边看向清楚,想搞清楚她们究竟在看什么。
我的青春blingbling
“是平镇那个展销会?”她很快就看出来了,“这是在做木工?”
“对!”被镜虹这一打断,大家也回不去之前奇妙的感觉里了,索性给她解释。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今天从开始到现在发生的所有新奇有趣的事情全部讲给了镜虹听。
讲着讲着她们就发现,许问所做的每一步竟然都有吸引人的点,她们讲了半天还没讲完。
听到后半段,镜虹的表情有些微妙:“天人合一?”
“是啊,你知道的吗?”
不死武帝
“没有,就是觉得,听上去跟小说似的……”
“是真的!”三名室友异口同声地强调。
镜虹听她们说完,道:“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对对,可有意思了!你也来一起看吧!”
百寶仙童
“嗯。”镜虹应了一声,坐下来,一边吃东西一边跟她们一起看。
看着看着,镜虹的手停住了。她紧盯着屏幕,食物放到嘴边,却好像忘记怎么塞进去了一样。
…………
帝王之友
可能因为刚才那段的效果太好,很快,又一个剪辑好的视频联动了方守一他们直播间。
方守一看见了就对文同心说:“看,这就是天人合一的效果了。其实我刚才想了一下,天人合一要说完全是因为观察得够细致,感觉也不对。它还是有点儿玄妙在里面的。”
“怎么说?”文同心问。
“就拿这个来说。”眼前现成的例子,方守一很好解释,“他能操作得这么顺利,一方面是因为他对这块木头已经有了足够多的观察和了解,另一方面,用我们的话来说,他跟这块木头相通了,两者达到了心与灵上的和谐与共鸣,由木心引导着他做到了他想做的事情。”
“万物有灵,木亦有心。”方守一说。
“……这太唯心了,难以理解,难以理解。”文同心想了半天,连连摇头。
“哈哈,你就把它当成是工匠的‘道’吧。”方守一笑着说。
“你是说,这位许小师傅已经到了这个境界了?”文同心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悚然问道。
“是。”方守一只回答了一个字。

w0q9l火熱都市言情 匠心-745 所以然讀書-8sl9t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天人合一?这是什么说法?”文同心问出了所有弹幕共同的问题。
“这是我们匠人老师傅的一种说法。”方守一又发了一会儿呆才回答,“据说匠人达到极高的境界的时候,能与手中工具与材料产生至深的共鸣,了解它的前世今生、一切信息。能透过表皮看见它的内部,譬如一段木头,哪里有疤痕、哪里有结节、哪里有开裂,在天人合一状态下,不需剖解,手一摸就能看出来,跟长了透/视眼一样,非常神奇。”
重生美好時代
“你能做到?”文同心听得有点不可思议,一边问一边打量方守一。
“不是一直都能,偶尔可以。”方守一实话实说,“我从四十岁开始,就偶尔能进入这种莫明的状态,真好像身心通灵了一样,觉得手中材料无比亲切,它的一切我都能知道。到现在为止,这种状态一共出现过八次,我平生最得意的八件作品,都是在这种状态下做出来的。”
“就是说,你能进入这种状态,但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对。”
“真是奇哉妙哉,我在各种书籍记载里都没有看见过。”
“工匠是不会说话的。”
頭牌特工
方守一简短地说,文同心安静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方守一这话,当然不是说工匠都是哑巴。
在古代,他们基本上都不通文字,地位也很低下。他们的声音,仿佛从历史长河里消失了一样,即使是万园的一些名园,留下的建造者名字也通常都是住在这里的文人、有钱人,好像是他们自己动手把园子建起来的一样。
所以,相关工匠的记述也非常少,他们在追求什么、想象什么、喜欢什么、厌恶什么……只能通过那一件件作品,无言地体现出来。
卿本風流 林家成
房東
靖難天下 屋頂騎兵
“再以前,我师父倒也跟我讲过这个情况,他说,如果我有生之年能有三次这种体验,就表示我成为了墨工。墨工是工匠的一个新境界,具体如何他也不清楚,只说到了那时候我只能自己摸索。后来我摸索了很多年,有了一些体悟,但是惭愧惭愧,亲自体验过这么多次,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天一合一究竟是什么。”
“确实……”文同心缓缓转头,看向许问的视频。
不仅是方守一,此时文同心,还有视频前的更多人,都依稀有了一些感觉。
天人合一听描述如同传说,但这样的“传说”真的出现在了他们眼前,透过许问的展示,他们都依稀明白了它是怎么做到的!
见微知著,大致如此。
一棵树,就是一个生命。
伤疤见证战士的荣誉与战斗的历程,树木身上的每一个痕迹也必然有其来历,见证着它的一生。
世间一切自有其逻辑,有因必有果,由果也可返因。
观察到了足够多的细节,就可以推导出内部更多的情况,让工匠更了解他手中的材料。
了解越多,就越胸有成竹,越知道怎么规划处理。
当然,即使知道原理,还是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霸道艷福王 妖白菜
怎么能看清楚这么多细节,推导出这么多东西的?真的就跟福尔摩斯差不多了!
能做到这样,需要什么样的观察力,需要怎样的专注?
“我也是偶尔才会有这种体验,有的时候就像撞了大运一样。现在看这许问,小小年纪,想进就进一样。天赋之差,莫过于此……”
方守一专注地看着许问,轻声叹道。不过他的表情里,似乎还有一些不解。
四号直播间这段解说出来没多久,新热搜就出现了。
朕的皇後狠囂張
毫无疑问就是四个字——“天人合一”。
这东西听上去真的太玄妙了,简直就像是小说里的情况。但又确实是真实存在的,许问这个视频就是证据。
豪門寵婚:億萬緋聞妻
幻想变成了现实,有些人信誓旦旦表示自己以前也见过这样的老匠人,非常不可思议,像通了灵一样。
这样的人越来越多,其中个别翻出了以前的旧贴,截图证实。
确实是以前的旧图旧贴,发在贴吧的。当年发出来的时候,很多人说是假的,还有人长篇大论跟他说他是遇到骗子了,一条条历数骗子是怎么做到的。
新軍閥1909 伏白
当年他就信了,再次回去村里时还对那位老工匠很不客气,当面骂人家是老骗子。
还好人家没跟他一般见识,在当地也有足够的威信,只把他赶出来了,没把他打一顿。
后来他家里人警告他不许再对那位姓老梅的老工匠出言不逊,否则就要挨打。他觉得家里全部都被骗了一点也说不通,愤愤地回去了城里,警惕了一阵子就忘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件事,感觉有点丢人……
当然,这个是少有拿出了证据的,剩下说自己见过的人里,大部分才是真的胡扯骗人。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有多了一些证据。
很多人开始向周围的人打听有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一时间,天人合一成为了网络热词——谁不喜欢这样带点传奇色彩的故事呢?
然而不久之后,又一件奇怪的事出现了。
作为这件事起因的视频被更多的人注意到了。
热门话题里一共两个视频,一个是从许问个人直播间截出来只有他的声音的,还有一个是加上方守一讲解的。
很奇怪的是,按理说方守一讲得更清楚,但播放量更高的却是许问那个视频,高出还不止一点,足足两倍有余。
一开始是有人留意到了这一点,表示了惊异,然后他没多久就得到了解释。
陰間公寓 楊家少郎
很多人看完第一遍之后,忍不住又来了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最后开始“单曲”循环,把它当成了作业和工作的背景音。
这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听着就让人心情舒缓,令人仿佛来到了充满阳光与风的水边,享受树荫阵阵,清风徐徐。
“我跟这视频也合一了哈哈。”有人在热门视频的评论区发了这么一条,很快就被顶成了热评。
更多的人点开这个视频,开始循环。
作为热度源头的许问,当然也被更多人注意到了。直接表现就是,在极短的时间里,他个人直播间的热度又增加了一百万。
看上去涨得不算太多,但全是真实热度真实人数,弹幕满屏都在刷:“开着当背景音,美滋滋。”
而此时,直播间里原本的观众根本没时间关注这些新来的人,他们紧盯着屏幕,关注着许问现在正在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