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步行

oyow7精华都市小说 純陽武神 ptt-第兩百四十三章 鎖天一脈,光明行者!(求訂閱)讀書-ukdi6

純陽武神
小說推薦純陽武神
“掌府大人!”
几名看守的战兵战战兢兢,这是城主府的掌府,执掌城主府除战事之外的一切大小事务,是东荒春秋王部进入界关的老人了。
而能够成为城主府掌府,没有神圣之境的修为,是处理不好诸多事务的,几位看守的战兵可是知道,天辰古城中曾经有人趁着准王出行,潜入城主府中,被这位掌府生生打死,尸首悬挂在城头,暴晒了整整一年,那是一位至强大能,因为迟迟不能入圣,所以铤而走险。
所以,对于这位掌府大人,城主府中很多人都心存敬畏,不敢亲近,而平日里,临近城主府大门这片地域,是有开天境的巡守的,没想到今日如此倒霉,居然被掌府撞见了。
几名看守的战兵皆恶狠狠地看向苏乞年,都是这个混小子,他们虽然不会受到重罚,但是最近半年的修行用度是不用想了,以掌府的手段,能给他们留半年就算不错的了。
石街阴影处,那些人也不敢吭声,这位掌府的威严,不少人都见过,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吭声,否则会被视为挑衅,殃及池鱼。
这小子怕是双腿都要被打折。
猛鬼大學
有人心中嘀咕,一点方式都没有,以为城主府是什么地位,这可是准王的府邸,直来直去的,只会自取其辱。
一身青袍的掌府老者落下目光,衣角无风自动,刹那间激荡起来。
不好!
几名守卫心神绷紧,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迫感,掌府震怒了吗?连神圣气机都有了外泄的迹象。
不应该啊!
他们不解,往年也遭遇过一两个哗众取宠的,掌府偶遇出来过一次,只是面无表情,一掌抽塌了其半边脸,头也不回地进府,今日怎么会气息激荡到如此境地。
而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了令他们念头停滞的一幕。
“见过光明行者!”
掌府老者微微躬身,朝着那城主府前立着的一袭白袍的年轻人行礼道。
什么!
石街阴暗处,不少人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面面相觑,继而就醒悟过来。
“真的是那个人!”
“那新晋的锁天一脉传人,号称光明行者的那一位。”
“星空武道大会开启,加上圣王山脉的天碑,那些人还没有归来,这一位怎么会到了界关中。”
“他来做什么?”
尤其是几个年轻人,大都有些好奇,锁天一脉的禁忌之说尚且不谈,此人传说是一位战圣,更被列为了年轻至强者,但他们身在天辰古城,一位准王的驻守之地,风云汇聚之下,年轻至强者还是有一些的,但这位掌府如此礼敬,就有些令人费解了。
什么时候,锁天一脉的传人被诸部族如此礼遇,传说都是假的吗?
同为神圣人物,掌府的身份,就算是圣人,也不必如此放下身段,今日实在是有些出乎预料。
萬界之穿梭機 玄玉道長
难道是之前界关外?
有人目光流转,掌府之前驾驭车辇,跟随青雨准王前往界关外,半日前准王车辇裂空而归,若说有什么变故,多半就在于此了。
不等他们再窥探一二,城主府逾百丈高的道铁大门在轰鸣声中缓缓洞开。
有道音悠远,伴着氤氲瑞气,自城主府中汩汩而出,一袭青纱长裙,清丽而雍容的身影出现在翻腾的瑞气中,迈步而出。
青雨……准王!
几名守卫念头都快要冻结了,曾几何时与准王如此临近,哪怕青雨准王气息温和,如春风化雨,但一位准王的威仪,无形中还是给予了众人压迫感,令他们战意消弭,心生敬畏。
这是源自生命层次的俯瞰与仰望。
“道友入天辰,青雨有失远迎。”
这一刻,青雨准王开口了,石街阴影里,一群人震动之余,心中的疑惑愈发纠缠了,准王出迎,实在是有些离谱了,神话都不敢这么编,没有一点真实感。
末日吶喊
“是苏某冒昧拜访,惊扰道友了。”
“请。”
青雨准王伸出一只洁白而修长的手掌虚引,苏乞年迈步向前,两道身影并肩而行,没入愈发浓郁的瑞气之中,而城主府的大门,也随之在轰鸣声中缓缓闭合。
“这……”
有守卫没忍住,脱口而出,而后立即闭嘴,有些忐忑地看向还在原地的掌府。
掌府瞥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从侧门入内,留下几名守卫相视一眼,他们知道,界关外一定是发生了大事,且与这位光明行者有关,但掌府不说,他们也不敢问,只能等待前往界关外的诸强归来。
至于石街阴影中的那群人,早已分散向各处,这一幕实在太惊人了,他们迫切想要得知真相。
这一等,就是整整两个时辰。
时隔大半天,终于有脚程快的神圣人物从界关外归来。
带回来的消息,也堪称石破天惊。
“三剑王,陨落了!”
契約99天 不愛耍流氓
人们震动得说不出话来,无上剑帝通明降临,难怪他们此前听到了那仿佛可以贯穿灵魂的剑吟声。
那可是三位无上剑王,就这么陨落了,这条天路上,岂不是再无异族真王存在。
有人想到了很多,若是可以彻底封镇这条天路……
但很快就有人摇头,还有一群准王境的无上生灵,以及那位执掌有一缕上古尸气的尸族无上,只是那位尸族无上,若是尸族接手这条天路,仅凭那一缕上古尸气,就可能对诸人族无上造成莫大的威胁。
旧敌已去,新敌潜藏。
而除了无上剑帝通明这位风采绝世的人族强者之外,能够被归来的人族神圣记住的,只有一个人。
锁天一脉,光明行者!
“逆转岁月,复活了神圣。”
很多人都露出了震动之色,这诸天之内,若说什么最为修行者所关注,长生久视一定位列前三。
因为皇者都无法活过一纪元。
都市修仙傳 一地白雪
天眷之身,时间倒转,这无疑是很多人所渴望的。(求订阅,求票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要开始新的无上之路的情节,有些东西需要铺垫,大家耐心等待。)

izz56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純陽武神 起點-第兩百三十一章 留下他,可棄天路!(求訂閱!)分享-sjizk

純陽武神
小說推薦純陽武神
这是年轻一辈的无敌人物。
不仅仅是人族,就是杀场一侧的五族中人,也生出同样的念头。
而此刻,三剑王开口了,坐落于背后的无上巨头,终于不再保持沉默。
每一个人都浑身绷紧,无论是人族还是异族,因为一场可能的激战近在眼前。
苏乞年看眼前的昏黄天地,已经没有一寸黄土,全都被鲜血浸染,有人族,有异族,甚至融入土泥中,再难分辨彼此。
这就是真正的诸天下。
他想起了老山主的话,人界星空下尽管有着许多的人心诡变,各种倾轧,但也比不上界关的腥风血雨,这里每一天,每一息都有着生命在凋零,不知道哪一天,或许就再也见不到明天。
似乎拖不住了。
苏乞年感受一股股复苏的无上气机,光明心映照之下,五族中似乎还潜藏着一些可怖生灵,一旦出手,人族这边虽然有十余位无上生灵,恐怕也岌岌可危。
尤其是三剑王,剑道杀伐之力为诸天少有,遑论三位来自无上剑界的剑王,苏乞年捕捉声音,了解到这三位无上剑王的可怖,当代荒龙王都差点被围猎,一来是古天路上诸族汇聚,人族势单力薄,二来无上剑界中走出来的剑道强者,绝非寻常剑修可比。
“三位剑王有什么想说的。”
开口的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干瘦的老者,一身黑衣,甚至有些脏乱,立在十余人的最中央,而随着其开口,无数人族高手侧目,露出敬畏之色。
孤傲冷清如三剑王,对于这脏乱的干瘦老者,也露出了沉凝之色。
杀王!
除了负伤的当代荒龙王之外,这条界关天路上,仅余的一位无上王者。
来自西荒的杀王,没有人知道其根脚,只知道来自一方隐世传承,即便在人界中域五荒大地,杀王之名也名震四方,这是一位真正的杀星,杀戮之道在其手中演化到了令大帝都惊叹的境地。
而在这条古天路上,陨落在其手中的异族准王,近万年来,都不止一个。
在场的,即便是三剑王,也不敢说比这一位更精通杀伐,因为这就是一个杀星,根本不讲究,谁被盯上了,都是一场大麻烦。
“我等可以放弃这条天路。”
突兀的,三剑王中的其中一位开口,这是一个面容冷峻的中年,看上去与人族没有什么差别,但气息清冷,缺少正常人的灼热感,一身青衫有些发白,气质森严,不见半分情绪变化,就像是一口冰冷的剑器。
而随着这位剑王开口,五族中不少人露出了错愕之色,但没有人开口质疑,三剑王开口了,就算是要他们立即退去,也没有人会反驳。
这就是无上真王的威仪。
“不可能。”
干瘦如枯槁老人的杀王却摇摇头,一口回绝。
这位杀王有一双如墨玉般的眸子,虽然身形干瘦,但是肌体却如璞玉般,看不到一丝褶皱。
而界关前的众多人族高手中,已经有人猜测到了一些什么,他们目光凝聚,全都屏主呼吸,这是真正的博弈。
一身青衫的剑王并不意外,道:“留下他,这条天路,我等可以彻底退出去。”
剑王的目光,扫过千步杀场上那一袭粗布白袍的年轻身影,也令老圣人等人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这是他们最不愿意见到的场景,连三剑王都盯上了这一位,眼前的形势虽然有了变化,但却更加难以抉择。
杀场一侧,五族诸多强者先是一怔,继而就心领神会,与贯通一条天路的收获及需要付出的代价相比,留下这个年轻人,显然更加重要。
有人感叹,这么多年来,诸族还是第一次愿意因为一个人而生出改变,不是无上强者,而是一个年轻后辈。
“不可能。”
杀王摇摇头,干瘦的身子似乎愈发佝偻了几分,语气阴冷,道:“若有暇,老头子不介意单独找你们一叙。”
这是一种威胁,就是老石人也隐隐变了颜色,跟这个杀星没有什么好说的,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干过,但就算是昔年三剑王出手,也只是将其重创,却没能将其留下,到了无上领域,想要彻底镇杀一位真王,即便是几位无上王者出手,也未必可能做到。
当然,昔年三剑王也未成剑阵,还有缺憾。
界关前有些骚动起来。
很多人族高手都陷入了沉思,彻底封镇一条天路意义重大,但若是因此失去一位与准王比肩的年轻霸主,还是虚空与时间两大禁忌法的执掌者,就得不偿失,况且,每一个人都明白,没有割让出来的净土,也没有妥协出来的宁定,封镇天路注定要流血。
“留下他,或者我等血洗这条天路。”
青衫剑王并不动怒,只是神情多了几分冷清,道:“你们该明白,有些选择,就是白骨成山,血海无涯。”
“那就战吧。”
这一次,不是老杀王,而是其身侧一位身姿雄健的中年汉子,着一身青色龙鳞甲胄,上面交织印刻着众多剑痕,尤其是在其肩头,一道剑孔贯通了甲胄,留下了一个前后通透的伤口,却不见半分愈合的迹象。
当代荒龙王!
不用说,苏乞年也能够感应到其体内那一身浓烈到了极致的龙血气息,至于其肩头的剑孔,除了三剑王之外,恐怕还没有什么人能够令一位真王久伤不愈。
而随着苏乞年落下目光,当代荒龙王的碎金瞳子也看过来,只是片刻的驻留之后,就偏移过去。
苏乞年眼中一抹异色一闪而逝,紧接着就有刀兵出鞘之音,那是诸族强者准备迎战,有异族高手舔了舔带着尖刺的舌头,对峙了十来天,终于到了这一刻。
来不及了。
老圣人深吸一口气,却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仅剩的一条手臂抬起,属于一位绝巅圣人的战血,开始在每一寸天脉中极尽沸腾起来。(第二章,求订阅,求票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lenpg精彩言情小說 純陽武神 十步行-第兩百二十五章 復活!(求訂閱!)相伴-jue6t

純陽武神
小說推薦純陽武神
“胡闹!”
神光天幕前,那立在众人族强者中央的十余道身影,其中一人开口,沉声道。
一干人族神圣如何不清楚,不是他们存有私心,而是心存一线希望,元源圣者已经战死了,若是能够救回元一圣者,也是一种慰藉。
他们看向那一袭白袍的年轻身影,只盼望其足够惊艳,可以成功逆转岁月,并受得住可能到来的巨大消耗与劫数。
同时,也有一些圣者取出一只只密封的玉髓盒子,里面是他们私藏的灵药,只等那陌生的年轻神圣一旦支撑不住,作为补给所用。
嗡!
此刻,千步杀场中,骄阳在上,明月在下,漫天绚烂的光雨洒落,宛如星空,勾勒出一方微小的宇宙。
岁月沧桑的气息在天地间流淌,那一身白袍的年轻身影,像是立在宇宙的中央,成了支撑古往今来的时间轴。
铛!
有钟声响起,不是暮气的丧钟,而是充满了蓬勃朝气的晨钟。
这是一种异象,很多人只在传说中听过,像是自不可捉摸的岁月长河中传来。
嗯?
五族不少神圣人物蹙眉,晨钟响起,难道真的要成行了?
千步杀场上,天狮族的老狮子目光一沉,若是真的逆转过去,他所汲取的元一圣者的精气神三宝,也肯定会烟消云散,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到了他这个年岁,想要保持巅峰,唯有同境强者的血肉精粹浇灌,才能够一直维持下去。
咚!
下一刻,这头老狮子动了,他一头黄金鬃毛飞舞,神圣气息如天海汹涌。
“干扰杀场,杀!”
他口吐杀音,同时背后金色的天狮羽翼绽放出璀璨青辉,有宇宙天风呼啸而出,隐约可见一条条法则神链在其中穿梭,随着其双手划动、演化,又一口宇宙风洞再现,深青色的风洞缓缓转动,这是宇宙中最可怖的力量之一,令众生惊惧,可以破碎星辰,撕裂星河。
“混账!”
有人族强者怒喝,却被身边人死死按住,本来逆转时间在规矩之外,但牵扯到元一圣者,就在规矩之内,只要对方没有神圣强者再出手,他们也不能出手。
但逆转岁月本就是禁忌法中的禁忌之力,遑论针对的是一位圣者,一旦受到干扰,多半会前功尽弃,并遭到反噬。
宇宙风洞坠落。
那一袭白袍身不动,而一头黑发却微漾,一根晶莹的发丝扬起。
噗的一声,像是被天刀切割了一般,那宇宙风洞一下裂开,出手的老狮子蹬蹬蹬连退十数步,血气震荡,大口喘息的同时,露出了惊惧之色,一根发丝,斩灭了他天狮族的无上法,宇宙风洞即便他只领悟了皮毛,仅凭一根发丝就抵住,也实在有些离谱。
“什么!”
“见鬼了!这股锋芒,是刀道!”
“人族什么时候出了一个如此年轻而恐怖的刀圣。”
……
五族强者震动,一根发丝破灭天狮族的宇宙风洞,可以看出很多东西,不仅仅是血肉体魄上的,更是战法与道境的体现,这年轻的人族神圣,比他们想象中更强,居然还有余力出手。
诸异族中,一名衣袍古旧,甚至有些腐烂的矮小老者,似是从沉眠中醒来,缓缓睁开了双眼。
此刻,一众人族高手更是振奋,这陌生的年轻同族越强,那一线希望也就越发成长。
铛!铛!
也就在这一刻,晨钟声连续响起,恢弘的钟声在这界关外的大地上回荡,给这昏黄的天地带来一丝久违的朝气。
轰隆隆!
与此同时,千步杀场中,骄阳在上,明月在下,漫天时光雨下,开始转动起来。
日月轮转,岁月倒流!
就连那漫天时光雨,也像是化成了宇宙星辰,随着日月而逆转。
白天与黑夜交迭,一道透明的身影在日月之间浮现,而后快速凝实起来。
“元一圣者!”
很多人族高手露出激动之色,破碎的战魂重现,这是复苏的第一步。
就在这时,千步杀场中,天狮族的老狮子,气息明显下降了一截,虽然还处于鼎盛时期,但明显不再是满溢之态。
他死死地盯住了苏乞年,却不敢再冒然出手,能够成圣,审时度势自是炉火纯青,未知和陌生最可怕,即便只是一个年轻后辈,尤其是现在年轻一代大都已经成长起来了,甚至传说一些年轻霸主,有与圣人比肩之力。
这须臾间,元一圣者的战魂凝实,睁开双眼,一杆金色战矛轻鸣,落入其掌心。
轮回意志轻轻一扫,这位人族神圣就隐约明白了什么,来不及露出震动之色,重现的战魂倒退,化作流光,没入了静立不动的肉壳眉心中。
本已死寂,生气黯淡的圣体,再次焕发出澎湃的生机,一幅幅画卷再现,宇宙风洞,元阳大印,直至那口神圣精血重现,重新没入元一圣者口中,天狮族那头老狮子金色鬃毛都黯淡了几分,气息虽然没有再跌落下去,但明显多了几分暮气。
“道友大恩,元一铭记!”
这时,元一圣者睁眼,看向杀场边缘,躬身深深一礼拜下。
直到这时,一些人族高手才从那一幅幅画卷中回过神来,时光逆转的异象太过惊人,就算是神圣强者,修行一生也难见一次,这对于他们的道途,称得上是一场珍贵无比的观摩。
真的复活了!
看到元一圣者复苏,他们心中大喜,同时有些感叹,可惜了元源圣者还有之前战死的那些同族高手。
不过他们很快收束了念头,这是贪心不足了,他们只能铭记那些人,那些身影将永远存活在他们的心灵世界中。
千步杀场一侧。
不少五族强者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陨落的神圣再现,他们真正见识了禁忌之力,十方禁忌为何能够傲立于诸天万道之内,他们有了最直接的认识。
同时,很多异族神圣看那一袭白袍的身影,就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求订阅,今天还有一更,求订阅求票票。)

5g1yt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純陽武神-第兩百二十四章 他死不了!(求訂閱)展示-29ibj

純陽武神
小說推薦純陽武神
神光天幕下。
众人看前方那一张张或狰狞与冰冷的面孔,就是这些异族,令他们失去了亲人与故友,而这种痛,还将一直延续下去。
“元一圣者!”
有人忍不住侧过头去,不想目睹一位圣者的陨落,昔日虽然需要礼敬,但此刻更是一位流淌着同样战血的同袍。
“如非是占据祖地,你人族如何能够撑过近古岁月。”
那头老狮子冷笑,金色鬃毛猎猎作响,他身姿魁梧,哪怕年岁开始老去,也精气旺盛,血气如海,不过一些人族高手却知道,这是一个杀星,界关外不知道猎杀了多少人族强者,以血肉精气浇灌渐渐干涸的体魄,以焕发新生。
这是踩着无数族人尸骨成长起来的,对人族犯下的杀孽,罄竹难书。
嗡!
就在这时,元一圣者眉心发光,一道湛亮的身影,裹挟着一杆金色神矛,从神庭中冲出。
轰!
仿佛一道金色闪电,令老狮子神魂都悸动起来,但他面不改色,嗤声道:“垂死挣扎!”
轰隆隆!
他双手划动,伴着古朴的道韵,那宇宙风洞暴涨,将那元阳印所化的骄阳瞬间吞没,而后一股更大的撕扯之力将那金色闪电定住,显露出一道与元一圣者一般无二的透明身影,随着宇宙风洞的转动,点点金色灵光从中溢出,那身影须臾间就濒临崩溃。
“你以为宇宙风洞只是针对有形之物,我族的无上法,即便只是皮毛,也足以将你埋葬千万次。”
天狮族的老狮子语气森寒:“上路吧!”
噗!
一声轻响,随着宇宙风洞转动,恐怖的撕扯之力将属于元一圣者的战魂彻底撕碎,无数神魂碎片被汲取,洒落下绚烂的光雨,将老狮子笼罩在内。
每一寸肌体都像是在呼吸,老狮子露出满足的笑容,乃至张开了双臂,迎接更多的神魂精粹的浇灌,两大人族圣者的血肉战魂,足以令他再维系千年鼎盛岁月,更有机会再进一步,打破桎梏,圣境大成,获得更长的寿数。
“元一圣者!”
终于有人悲呼出声,指甲刺破了掌心,有鲜血潺潺,滴落在地。
他们同出一方部族,平日里多被照拂,否则也不能在这界关战场活过这么多年,眼下两位长辈圣者就这么在眼前被人活生生打死,即便已经开天辟地,也感到深深的无力,还有无尽的痛与恨,诸多复杂的情绪齐齐涌上心头。
该死的天狮族!
神光天幕前,众多人族高手怒目相视,就是最中央的十余道身影,也有人蹙眉,战败的越来越多,不用说赢回战俘,每一个陨落的,都是这条天路界关的佼佼者,都是在血与火中厮杀出来的。
若是诸部族的年轻至强者归来……可惜眼下星空武道大会该是刚刚落幕,按照过往,年轻一辈应该尽皆前往了无量星海中的圣王山脉,尝试观摩天碑,打上圣王榜。
再看一眼前方的五族中人,若真的归来,怕也不只是人族,情势恐怕更加复杂,届时若是有所损伤,都是各族的根本,更要小心谨慎。
归根结底,还是力有不逮,诸族强敌太多了,这些年来,一条又一条古天路被重启,无数人族部族与宗门被牵扯其中,想要守住何其难,即便是界关七族,浩瀚星空两个多纪元过去,也有式微的迹象。
咔嚓!
突兀的,在杀场之外,虚空裂开,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迈步而出。
“他死不了。”
来人开口,一下牵扯了所有的目光,无论是诸异族,还是人族一方的强者,尽皆落下目光。
一个人族高手,在这界关天路上,能撕裂虚空,至少也有圣境绝顶之力,观其骨龄,应该不超过百岁,如此年轻的绝顶圣者,在这个年岁,恐怕只有那些进入了星空武道大会的年轻至强者,才能有这个修为。
他是谁?
不仅仅是诸异族,就是众多人族强者,也露出疑惑之色,他们经年累月待在界关天路上,对于一些人族强者,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眼下众多年轻高手都尚未回归,更是认不出来人的身份。
这时,天狮族的老狮子眯起双眼,露出警惕之色,他更关注的,是这陌生人族青年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也就在这一刻,沙场边缘的那道身影动了。
一只看上去洁白无瑕的手掌抬起,对准了眼前的千步杀场。
嗡!
一股奇异的波动,在这天地间滋生,有无穷微光,初始如萤火,在这杀场中浮现,继而变得绚烂夺目起来,璀璨光雨中,一轮骄阳浮现,光耀大地,又有一轮明月在下,洒落下点点清辉,日月当空,这种奇景令诸族强者心生摇曳,尤其是一些神圣强者,此刻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忍不住惊喝出声。
“时间法!”
什么!
众多人族强者眼前一亮,十方禁忌之一的时间法,传闻参悟到达精深之处,可令时光倒转,过去重现。
当然,这种道境太高深,既然是禁忌法,一些更深层次的变化,也非是那么容易施展的,不少人族神圣盯住了那年轻的身影,眸光沉凝,时间法要想逆转时光,至少也要有圣境的道悟,禁忌法之所以称之为禁忌法,就在于禁忌二字,违逆的是天道运转,超出常理之外,才称之为禁忌。
是以,若是不涉及更改过去还好,一旦要违背既定发生的人或事,对于禁忌执掌者的消耗可想而知,更有可能引来天妒,遭到天罚。
以圣境修为,逆转过去,复活一位圣者,实在有些艰难,或许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无谓的挣扎。”
诸异族中,有强者冷笑,对禁忌法有所了解,为了一个已经陨落的圣者,而付出惨重的代价,这年轻的人族圣者,以为自己是无上强者吗?这是要自绝于道途,或许不用他们出手,可以见证一名人族年轻至强者黯然落幕。(求订阅,十步努力将更新先稳定下来。)

41xnm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純陽武神 愛下-第兩百一十三章 聖王!相伴-tsek4

純陽武神
小說推薦純陽武神
第三天山之巅。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异象震动了,尤其是一些年老的圣者,活过了数千载岁月,曾经有幸在这圣王山脉中窥见一刻盛景。
“天碑留影!”
沉稳如慕战芸,此时也失态了,无法保持平静,而随着其开口,混沌风暴前顿时沸腾起来。
就是诸神圣,也无法镇定,都在开口,彼此交谈或传音,进行确认,毕竟太过于惊世了,这可是第三天山的天碑,自浩瀚星空第三纪元以来,就再未更迭过,摹刻的,乃是当世战皇在上个纪元之末的神形。
隐约间,众人仿佛看到了一位年轻人皇冉冉升起。
瑞霞满星空,整个第三天山都流溢出神圣光辉,道音悠长,朝着整个圣王山脉蔓延开来。
这一刻,在众天山之巅,一些身影若有所感,全都侧目凝望,若有所思,更有甚者浑身迸发出可怖的气机,惊得四方神圣都颤栗。
“那里是……第三天山!”
“瑞霞道音,难道是天碑留影,有人打上了圣王榜!”
“怎么可能!第三天山之巅的天碑,摹刻神形的,是人族那一位……”
很多强者交谈,都露出惊疑不定之色,眼下圣王山脉风云汇聚,不少年轻至强者自诸族星空而至,料来天碑会有更迭,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生出异象,更是来自几块几万年不曾变更的无敌天碑。
“先有神魔体,后有第三天山,到底是哪一位年轻霸主?”
“第三天山乃人族驻地,难道……”
一些异族高手面色沉凝,若是推测为真,这个纪元真的不会太平,人族年轻一辈的崛起,有些出乎诸族的预料,这当中,会诞生多少王者,又会有几位大帝俯瞰古今,甚至在数万年后的纪元之末,皇道更迭,又有几位人皇在血与火中成道。
虽说未来不可预知,但无尽岁月以来,从年轻后辈身上,皆可窥见一鳞半爪。
第三天山。
比星海还要巍峨的山体被瑞霞淹没,每一株建木上都开满了道花,宏大的道音在宇宙中回荡,丝丝缕缕的甘霖自虚无中来,洒落在星空中,比灵石之王中的灵气还要纯净,生机蓬勃,不少身怀暗伤的修行者眸光湛亮,这是天降甘霖,先天之物,十分罕见,不仅可以助益修为,更重要的是可以滋养血肉,修补暗伤。
他们竭尽全力地汲取,不少人陷入了悟道之中,很多星船上,老一辈的神圣喝令族中后辈子弟盘膝坐下,由他们出手进行稀释,对于辟地境之下,初涉修行的少年们而言,这是千载难逢的际遇,足以借此打下最坚实的根基。
嗡!
这一刻,混沌风眼微滞,一袭白袍从中浮现。
混沌风暴前,数十位年轻神圣目光齐聚,而从那道身影身上,他们感受到的只有平静与淡然,但隐约间有所不同,那股气息更加沉静,像是在孕育着什么,即便没有一丝一毫的威严气机透出,但在诸神圣看来,这才是最可怕的,无缺无漏,通常而言,这是准王才具备的特征。
这位年轻的锁天传人虽然尚在圣人境,但是此刻天山之巅前的每一位神圣都明白,其已经无限逼近了准王领域,甚至某些地方,已经不弱于准王,乃至更胜一筹。
着金色战甲的年轻男子目光有些复杂,此处的天碑于他所在之地的意义非同一般,于年轻的大人而言,更有非比寻常的关系,所以非是不选这里,而是有着另外的考虑,但不可否认,眼前年轻的锁天圣人,就算是大人也要慎重以对,堪称不世的对手。
同代之中,谁能无敌于世?时至而今,渐渐有所明晰。
尤其是对于此地汇聚的众多年轻神圣而言,一座丰碑拔地而起,只能遥望,而难以企及。
唯有如炽阳血等寥寥数位年轻霸主,目光灼热不减,人族以战而生,立于诸天之内,修行路也是武道之路,他们很想看看,在这条漫长而不可预知的路上,能够追逐这一位到哪一步。
那位第三天山的刑堂之主,此时立在混沌风暴前,他深吸一口气,双目微阖,数息后再睁开,朝着苏乞年微微躬身一礼,道:“见过圣王!”
见过圣王!
随着这四个字响起的,是山呼海啸,整片星空都在共鸣,不论身在怎样的势力,也不论前尘往事,此刻所有人礼敬的,是一位天碑留影,比肩人皇的圣王,圣人之王!
这是至高的尊荣,被星空诸族共认,浩瀚星空以来,不论诞生了多少王者、大帝,乃至无敌的皇者,天碑四十九,无有变更。
无穷紫金之气自虚无中来,将那一袭白袍淹没,源自伟岸人界的无形意志,此时降临在了这片星空之地。
比当初凝聚紫金战名毫不逊色的浓烈眷顾,苏乞年念动间,这如海的气运之力全都注入了战名之中,浩瀚神庭内,战魂的眉心处,诛神两个古篆字浮现,紫金光辉熠熠,随着气运之力的注入,那璀璨战辉竟渐渐敛去,变得古朴无华,虽然色泽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苏乞年能感到,一种全新的蜕变正在酝酿之中。
人族有无上战名,乃至诸族都有各自气运眷顾的印记,苏乞年还未曾听说,在紫金战名之上,还有更进一步的变化。
要知道,古往今来的记载,乃至可以追溯到近古之初,蛮荒末年,紫金战名就是终点,止步于无上领域之前,随着圣人修为精进,朝着无上领域陷入的脚步更深,紫金战名对于战力的提升愈发微弱,乃至除了统御一身精气神之外,几可忽略不计。
苏乞年不清楚接下来的蜕变会是如何,但他把握己身,能够感受到无上战名对于气运眷顾的渴求。
足足一炷香过去,海量的气运紫气方才止息,有人窥见苏乞年眉心处一抹紫金光辉,艳羡之余,也不禁感叹,如此浓重的气运之力,对于即将步入准王之境的圣王而言,纯粹的战力提升已不可能,更多的则是对于修行机缘,乃至与诸天感应的提升,需要经年累月才能渐渐体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