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易子

bqpsa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大易師 txt-第1741章 好人-cihk7

大易師
小說推薦大易師
夏辉虽然不情愿,但是最终还是在夏母的强压之下,跨了火盆子,洗了柚叶水,甚至对着祖先的神牌也拜了几拜。
忙完一切,夏辉洗个澡,舒服地躺在床上,心里说不出的满足。冯家的隐患总算解决了,多日积聚在心头的压力一散而空,这种轻松的感觉很是美妙。
夏辉突然想起的新定理——姻缘定理,何不再验证一下翻呢?先前只是在阿七身上验证过,通过女的生辰八字推算在成亲的日子还没有推算过呢,何不趁着这个时间验证一翻。
有了这个想法,夏辉就睡不着了,原本他打算小憩一会的,毕竟昨天晚上在军营之中实在睡得不安稳,又是连翻醒来,又是恶梦缠身的。
但是现在想到姻缘定理,夏辉整个人就仿佛打了鸡血似的,又精神起来了。
该怎么验证呢?因为没有摆摊,暂时也只能验证身边的人,夏辉想了一下,顿时眼前一亮,何不验证一下爹娘还有师傅师娘的姻缘呢,自己可是不知道他们何时成亲的呢。
有了这个想法,夏辉便不犹豫了,回想了一下姻缘定理公式,然后在纸上唰唰的写了起来。
之前是通过阿七的生辰八字来验证的,这次夏辉却是打算使用女方生辰八字进行推算姻缘。姻缘定理虽然能算婚嫁,但是实质是由两组定理公式组成的呢,婚与嫁,男与女,二者推算的公式可是完全不同的呢,所以要分别验证。
良久之后,夏辉终于放下了笔,他看了一下定理推算的结果,心里大为满意,姻缘定理的公式比祸事定理公式少上一些,推算的速度可是快上不少呢。
夏辉看了看纸上的内容,成亲吉日、成亲对象姓氏,成亲对象属肖已经写在纸上,虽然还没有验证,但是其中两项他已经知道是肯定正确的了。
那便是成亲对象姓氏,成亲对象属肖,皆是与老爹和师傅王仲的姓氏与属肖吻合。姓氏自不用说,夏辉当然知道了。至于属肖,夏辉有了他们的生辰八字,只需要稍稍算一下就能知道了。
结果都是吻合的,看来这姻缘定理没有问题了
1183
夏小哥与冯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百姓们当然好奇了。今天这事情绝对轰动全城,甚至整个广陵省,说不定震惊朝野也有可能呢。
百姓们目睹这经过自然兴奋不已,现在夏小哥便在身边,他们想知道这事情的经过了。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更何这是夏小哥的八卦呢。
夏辉呵呵一笑,朗声道:“既然大家都想知道,那我就把事情的始末说出来吧。”
夏辉从收摊那一天的祸事说起,缓缓地讲述冯家的种种威迫暗害,至于自己的占卜等待变数的事情却是没有说出来。而是把自己说得有多悲惨就多悲有,有多无助就多无助,各种的恐惧,被他一一道来。
不错,夏辉的故意的,越是把自己说得可弱小无助,就越能激起百姓们的同情心。他之所以愿意给百姓们讲事情的经过,心底里是有目的的,那便是打消百姓们对冯家的同情心,与舆论站在自己一边。
如此一来,就算冯家有关系想要从中周旋,那也是不可能的了。大众都是同情弱小的,更何况自己在大众之中口碑甚佳,所以经过夏辉如此一翻渲染,百姓们皆是对冯家骂不绝口。
每个人都为夏辉打抱不平,对于冯家的入狱更是拍手叫好。其中有几个母性大发的妇人,还挤到夏辉身边,细心安慰起来呢。
“可怜的孩子,夏小哥,没事的,恶梦已经过去了,坏人已经捉走,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别怕。”
“夏小哥,没事了,你现在安全了,大娘在这里,谁要是敢对你不利,我便与她拼命。来,到大娘的怀抱,我给你温暖。”
…….
汗,听着那几个妇人的好心安慰,夏辉打了个啰嗦,吓得满头大汗,急忙摆摆手道:“几个大娘,我没事了,哈哈。”
众人见到夏辉那尴尬的神色,皆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故事也已经讲完了,夏辉便要告辞,毕竟离开家里那么长时间了,爹娘只怕急得团团乱转,虽然阿七报了平安,但是被人暗害那么大的事情,二老估计很是担心。
夏辉对着众人拱了拱手,便要告辞了,百姓们自然允许。但是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些母性大发的妇人仿佛生怕夏辉半路会出什么岔子,纷纷跃护送他回家。
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护送夏辉回家的百姓既然有上百人之多,浩浩荡荡,都快把街道给挤满了。
一路之上,行人马车纷纷避让。
百姓们纷纷打听什么事情,那些目睹了事情经过,听了故事的百姓自然纷纷讲说事情的始末了。围观的百姓顿时义愤田鹰,每个人都为夏辉打抱不平,听说冯家一干大小已经关进大牢,百姓们顿时拍手叫好!
事情很大,见证的人也不少,所以夏小哥被迫害,冯家入狱的事情已极快的速度向青南城传开,甚至向青南城以外地方传来,每个初次听闻这事情的百姓都是惊得合不拢口。夏父惊奇的道:“这真的给算中了?怎么可能呢?”
夏辉听得大汗,不满的道:“什么怎么可能?爹,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算中很出奇吗?”
“你这孩子真的不懂得谦虚。”夏父哈哈笑道:“果然不愧是我儿子,好样的。”
这还用说,夏辉呵呵一笑,然后看了看手上的笔录,对着师娘道:“师娘,轮到你了,你和师傅是不是庚戌年冬月初八成亲的呢?”
“阿辉原来也算了我的啊?我想想,我想想。”师娘稍微一想,然后惊奇的道:“哎呀,还真算中了!”
又算中了,夏辉心中大喜,哈哈,看来这姻缘定理没有问题了!至少在推算已经成亲方面没有问题,至于推算即将成亲或者将来才会成亲的,那还得要验证了。
夏辉相信也不会有问题的呢,毕竟自推算定理开始,只要能推算过去的,就一定能够推算未为。
夏母笑着说道:“阿辉,你那姻缘推算除了推算成亲的日子外,还能推算什么呢?能不能推算哪家的姑娘合适?”
看着母亲那欣喜的笑容,夏辉便知道她想的什么了,

mve8v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大易師笔趣-第1730章 成了推薦-fzbjw

大易師
小說推薦大易師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些有确确实实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呢,如果不是他们,自己还不知道要费多少脑细胞才能学好呢。
夏辉摆了摆手,态度坚决的道:“乡亲们,这些银两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收回去的了,你们拿分了吧。”
众亲们见到夏辉如此坚决,自然有些心动了,不过更多的是为难,无功不受禄,这些银两他们还不知道该不该要呢。
一旁的阿七有些看不过眼了,虽然不知道夏小哥为什么要打赏他们,但是他可是最清楚夏小哥的身家了,这么二三十两银子,对于夏小哥来说真的九牛一毛呢。
阿七高声说道:“乡亲们,你们也就别推托了,夏小哥既然打赏给你们,那你们便收着,夏小哥最不缺的可是银两呢。否则你们再三推托,惹怒了夏小哥,他直接转身离开,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夏辉心里忍不住对阿七竖了竖大拇指,他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道“不错,这小小的银两,你们便分了吧,否则我可就生气了。”
乡亲们皆是哭笑不得,见过占便宜的,可是从来没有见到迫着人占自己的便宜,这夏小哥的要求还真的闻所未闻呢。
不过众人看到夏辉认真的样子,不似说笑,心里情不自禁升了一丝激动,虽然每人都能够分到的只有三两银子,但是这对于他们来说那可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呢。
三爷有些犹豫的道:“夏易师,你说的是真的,这些银两真的给我们。”
夏辉没好气的道:“当然是真的,我说了那么多,难道你以为我是说笑不成。这些银两你们便分了,可不要再还给我。”
这次三爷可就不忸怩了,激动的道:“夏小哥,谢谢你,谢谢你!”
其余人等都知道这银两已经属于自己的了,皆是欣喜不已呢,对着夏辉连连感谢。
夏辉客气了几句,看到乡亲们如此欣喜,他还真的有些欣慰呢。
于是在夏辉的催促下,众人便当场把那银两给分了,每个人拿到手的超过三两银子呢,人人脸上都是激动之极。显然陷入那天降横财的欣喜之中呢。
突然三爷说道:“我们这次得了那么多的银两,可是喜事,但是村子里却是发生这种不幸之事,那几家人也挺惨的,这样吧,我们便取一半的银两出来,给那些出了白事的人家吧。”
“好,我同意!”
“我也同意,能有一两半的银两,我已经很是满足了。”
……
乡亲们纷纷附和。
夏辉又是感动又是欣慰,这些乡亲们还真的是最朴实的,他于是开口说道:“乡亲们,你们不用相赠银两了,我到时自然会赠银两给这些人家,这数目可是比你们拿到的多得多。”
众人愣了一愣,感动得双眼都有些湿润了,心中对夏辉的感激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
“夏易师,谢谢你!”三爷忍不住给夏辉下拜。
其余人等也纷纷下拜呢,心里感激无比,现在这些有白事的人家,受此打击,伤心欲绝,只怕连死的心都有,而夏小哥的到来却是燃烧了他们的希望,那自然感激不已了。
夏辉被乡亲们的举动吓了一跳,急忙上前说道:“别,别,大家可都别行这大礼,这可是折煞了小子呢。”
夏辉于是上前把众人给一一扶了起来。
乡亲们依然感激连连。
“乡亲们,你们可不要感激我,这是我应该做的,学易者就是为了帮助天下百姓趋吉避凶的,行善积德更是能够减少祸端,大有益处,所以这件事对于我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夏辉大义凛然的道。
众人心中对夏辉更是尊敬了,像夏小哥这么伟大的易师,他们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呢。
众人于是继续往村子里走去,经过短短的时间,此时乡亲们对夏辉的态度简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呢,如果先前双方只是素不相识的人,而现在乡亲们心里对夏辉有着热切的崇拜,无比的拥护。
到了村子,那几个乡亲们便带着夏辉到那些有白事的人家去介绍了。得了好处,并且真正见识过夏辉的本事,乡亲们的作用就真正展现出来了,每个人都不停地说夏辉的好话呢。
那些有白事的人家,虽然很惊讶于夏辉的年龄,但是在那几个乡亲们的介绍下,也都接受了夏辉,让他来主持那个祭礼。
那当然接受了,这个是一个免费的易师呢,哪里能够遇到呢?虽然年纪稍稍年轻了一些,但是听那些带来的同乡说这夏易师可是有很大的本事呢。
一切都很顺利,一众人到了五个有白事的人家,每个人家都接受了夏辉。
夏辉自然欣喜不已了,他已经可以看到那水祸定理已经随手可得了,哈哈。
三爷走到夏辉跟前,恭敬的道:“夏易师,接下来的事情可就拜托你了。拜祭需要什么祭品和纸钱,麻烦你告诉我一下,我们这便安排人去采购买呢。”
夏辉愣了一下,有些傻眼了,他这才想起自己对那葬礼可是没有多少了解的呢,或者说根本来不及了解。
听到三爷的问话,夏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幸好他有一定的诚府,所以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否则如果被乡亲们看出了他可是什么都不懂的,那可是麻烦了。”
夏辉沉吟了一下,不动声色的道:“三爷,我不是青南城那边的,这葬礼的风俗与你们这里或许有些不同,麻烦你先把你们常规的祭品与香烛纸钱告诉我,我再根本你们的乡俗想一下好的组合。”
三爷没有丝毫的怀疑,于是把乡俗的常规祭品与香烛纸钱详细说了出来。
夏辉认真地听着,默默把三爷说的记了下来,最终他想了一下,然后结合血祭易术里面记载的祭品与香烛纸钱,再根据常识,竟然给他想出来了一个听起来不错的方案呢。
哈哈,自己果然是一个天才,居然这样操作也行,实在是绝,反应都是拜祭的,多些祭品,多些香烛纸钱,应该不会有错的了。

ufymt都市小说 大易師笔趣-第1728章 你真的很善良看書-ci01q

大易師
小說推薦大易師
老妇人丝毫没有怀疑夏辉作假,虽然子女数量的事情可以打听出来,但是子女肖属,还有出生年月日,这些都不可能打听出来的。
所以见到夏辉居然能算出这些,老妇人心中自然震惊不已。那些围观的百姓皆是睁大了眼睛,惊讶不已,他们想不到夏辉居然这些也能够推算出来,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呢。
夏辉呵呵一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大娘,我知道你有七个孩子,还有一个将要出生呢?”
老妇人愣了一下,惊讶的道:“夏易师,这个你居然也能够推算出来?”
“不错,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你最大那个孙子属羊,乃是己亥年乙亥月丙辰日出生的,算算年纪也有十八岁了,至于你的第二个孙子,也是属羊己亥年乙亥月庚午日出生的。“夏辉微微一道。
老妇人惊得张大了嘴巴,直可以塞进一个鸡蛋,她难以置信的道:“夏易师,这些你居然也能够算出来,你是怎样做到的?”
其余人等也是惊讶不已,刚才他们可是亲眼见到夏易师只是抛了几次铜板,怎么能够推算出这么多的事情呢。”
看到众人脸上的震惊,夏辉有些得意,这新生定理使用起来还真的大有作用呢。
不过,这可还没有完呢,夏辉微微一笑道:“大娘,如果我没有推算错的,你那个怀未出生的孩子应该会下个月十五日出生,是一个男丁来的。”
老妇人原本已经惊得合不拢嘴的表情,此时听到夏辉的说话,更是惊讶了,她难以置信的道:“夏易师,你说的是真的?那孩子真的下个月十五出生,真的是一个男娃?”
“当然是真的了,你不相信也无妨,到时你便知道了。”夏辉自信的道。
“相信,我相信了。夏易师,你刚才算的,没有错的,我可是从来没有见到那么厉害的易师的,我相信你不会算错了。”老妇人欣喜的道:“太好了,太好了,我家四儿生了两个女子,这次总算抱得一个男娃了。”
其余人等纷纷给老妇人道贺,每个人心中对眼前那个少年易师有了更深一层认识。这夏易师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其本事只怕远远超过易馆里的易师呢。
看到众人越来越崇拜的目光,夏辉呵呵一笑道:“怎么样,诸位乡亲,可有没有想要问卜的?”
再次见识过夏辉的本事之后,众人没有犹豫了,纷纷上前请求问卜呢,热情之极。
这可是免费的问卜机会,而且一个天才易师,众人当然想要亲身体验一翻了。至少那赚银两的事情,乡亲们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了,以夏易师的本事,想要赚那银两几乎没有可能。
众人终于明白夏辉为什么一开始就那一袋银两交到他们这边了,只怕是那夏易师根本就是胸有成竹,根本没有考虑过算错的可能性呢。
剩下的七八个乡亲进行问卜,夏辉也不介意,毕竟如果能够彻底收服这些人的心,那么接下来他取得生辰八字的计划就很容易执行了。
没有比这个更为重要了,这可是关涉水祸定理呢,所以夏辉完全能够耐得下性子,不介意给乡亲们占卜。
接下来,夏辉分别给众人推算,而那结果不用说了,每样都是算对的,从来没有错漏。
众人亲身体验过之后,心里对夏辉已经彻底信服了,又是崇拜,又是尊重,丝毫不敢大意呢。
该做的也做了,现在时机成熟,夏辉呵呵一笑道:“诸位乡亲,不知道我现在可不可以帮你们处理村子里的丧事呢?”
为首的老者三爷连连点头道:“可以,绝对可以,夏易师的本事我们可都体验过了,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利害的易师呢?”
众人纷纷附和。
夏辉心里大喜,拱手道:“如此甚好,大家放心,我一会给帮你们办好这丧事的。”
老者三爷小心翼翼问道:“夏易师,不知道你办这事要收多少的费用呢?”
说到费用,众人反应了过来,他们的经费可是不多了,如果夏易师狮子开高价,他们可是负担不起那个费用,一时之间众人都有些复杂地看着夏辉。
夏辉呵呵一笑道:“费用,什么费用?乡亲们,你们不会以为我想赚钱,所以弄出那么多的事情吧?”
“错了,大大的错了,我可是没有打算收取任何的费用呢。”夏辉笑着说道。
众人皆是一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夏辉居然会给出这么一个结果,不收取任何费用,这怎么可能呢?这可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活了那么多年,从来就没有见到不收取费用的易师呢。
三爷最先反应过来,不敢相信的道:“夏易师,你,你说什么呢?你真的不收费用?”
夏辉神秘一笑,这费用或许值个几两银子,甚至十两银子,但是他现在缺的根本不是银子,而是那祸事案例呢。再说以他现在的身家,十来两银子根本不放在眼里。
“不错,我不会收费一文钱。”夏辉正色道。
再次听到夏辉的肯定答复,三爷依然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道:“夏易师,为什么呢?你为什么不收那银两呢?”
夏辉微微一笑,正义凛然的道:“我也是恰好路过此处,看到这桩惨事,心生不忍,所以想尽自己的一份心意,帮帮这些人家。唉,逝者已安息,希望大家能够节衰顺便。”
众人想不到原来眼前的易师居然如此有善心,众人皆是感动不已。
最先前找夏辉问卜的老妇人对着夏辉深深鞠了一躬道:“夏易师,谢谢你的善心,谢谢你。”
众人纷纷感谢。
夏辉自然一一还礼了。
看着乡亲们感激而又感动的表情,夏辉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他可是没有那么伟大呢,他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为了私心,为了那水祸案例呢。
如果真相被这些乡亲们知道了,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呢,会不会怒而攻之呢。
不过,这真相他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oxctj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易師》-第1722章 不用請易師了閲讀-27jgs

大易師
小說推薦大易師
想不到这小妞居然也如此有信心的,夏辉赞道:“不错,不错,诗琴姑娘的心原来也挺善良的。”
诗琴姑娘没有反驳,显然因为孩子们的事情也不太好受。
孩子的尸首运回乡了,村中的族老们也确认了这些孩子已经死了,于是便开始准备身后事呢。
一时之间,整个村子都处都是听到哭喊声,凄凉之极。
现在葬礼还在准备,如果夏辉没有想错的话,今晚可就是守灵之夜呢。
夏辉和诗琴姑娘是外乡人,自然不需要帮忙了,只是站在一边远远地看着,看了一会儿,便回到马车等待了。三人可是打算今晚参加守灵,然后明天下葬的时间送上一程呢。
现在三人哪里也去不得,于是在村前闲坐了,一边感叹这件事情,一边等待时间了。
突然,夏辉看到几名族老带着一群人往村口而来,这些人肩膀之上都是挑着空担子的,显然是打算到外面采购丧礼所需要的物品呢。
夏辉知道这是旧例的了,只要村子里有人不幸去了,那么村子一些老者族老便肯定会出来主事的,一方面告诉村民那丧礼的细节安排,另一方面则是祭品的采购。
这些都是大有讲究的呢,一般只有那些经历的老人才会懂得。
所以夏辉现在看到几个老者带着一众人村口而来,便猜到这些人肯定是打算外出采购呢。
众人到了村子,那几些村民看到夏辉三人,还有那部豪华的马车都有些奇怪,显然疑惑村子里怎么来了几个贵人呢,怎么从来没有见过的。
一个老者把众人叫停,然后走到夏辉三人身边道:“几位,你们怎么把马车停在我村子前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夏辉客气的道:“老爷子,先前我看到村里的不幸之事,所以打算过来祭奠一翻而已。”
那老者皱了皱眉说道:“小兄弟,有心了,不过眼下村子里出了这种事,我看你们还是先离开吧。”
离开?夏辉愣了一下,急忙说道:“老爷子,我们没有其他意思的,只是到看到那些小孩子的惨死,心里不忍,所以打算送送他们而已。”
看到夏辉如此坚持,那老者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三位便先在这里等着吧,等我们布置好了,再前来上香。”
说完,这老者便打算带着众人离开了。
虽然猜到这些人要干什么,但是夏辉还是忍不住问道:“老爷子,你们这么多人挑着空框子,这是打算到哪里去呢?”
老者听到夏辉的问话,皱了皱眉,显然觉得夏辉这个问题有些不妥,不过他最终还是说道:“我带大家去买一些葬礼所需要的祭品、香烛纸钱,村子里发生了这么不幸的事情,我还打算到易馆请个易师回来看看凶祸呢。”
老者说完没有等夏辉回应,扭头便要离开了。
听到老者的说话,夏辉脑中却是轰的一声,整个人豁然开朗,先前不是烦恼着该如何寻找机会取得这五个孩子的生辰八字的,现在不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吗?
这些人不是要请易师回来看凶祸吗?而自己不正是易师吗?只要自己以易师的身份进入村子,借着看吉凶的名头帮这些村民占卦,那么岂不是有机会取得这五个孩子的生辰八字了。
想到这里,夏辉心中狂喜,这可是一个好办法啊,既不会唐突,又能够短时间之内得到生辰八字,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
夏辉反应过来,看了看村民们,只见众人已经走过超过一百米之远了。他急忙拔腿追了上去,一边跑着,一边喊道:“请留步,请留步!”
阿七和诗琴姑娘有些傻眼了,实在不懂得夏辉这是想要干什么人,好端端的怎么让人家留步,要知道人家可是要去办正事呢?
这么突然把人家给叫住了,那可是极为不妥呢,说不定会惹人生气呢。生怕村民们怒羞成怒,激怒了村民,从而发生什么暴力事件,阿七急忙跟了过去。
“乡亲们,请留步!”夏辉激动地往前跑去,
听到夏辉的声音,乡亲们停下了脚步,纷纷把目光看向夏辉,目光满是疑惑不解。
“小兄弟,你这是…..”先前说话老者疑惑问道。
夏辉跑到众人跟前,喘着粗气说道:“老爷子,你们不想打算到城里请易师看吉凶的吗?不用请了,我给你们看吉凶!”
众人愣了一下,显然想不到眼前少年居然说出这种说话,他们要请的可是易师呢,你这个少年人又是何德何能呢,居然说让你来看吉凶,这不是笑话吗?
老者有些怪异地看了一下道:“小兄弟,你莫要说笑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们先走了。”
说笑?自已可不是说笑呢。看着老者等人就要转身离开,夏辉急忙说道:“大家可莫要误会,我是认真的,可不是什么说笑呢?”
老者皱了皱眉道:“小兄弟,谢谢你的好意思了,不过我们还是到易
而图5则是图1的直接继承,只是双手的位置放在两器的正下方,与初文放在有柄之器下者有所不同。简系包括图6-图12各形,其存在时间为商代至今。其中图6或图7形应看成由图4形所代表的有柄之器经过截除性简化而形成的,即截取器形中靠近鋬的部分和器中的液体,而省去其他部分。图12则是简系中为追求美观而有意繁化的结果。易字本义当为倾注(此义不见于文献,而表示注水器的匜字可能是其同源词),引申为赐予,后代一般用赐记录这个意义。旅鼎:“公易(赐)旅贝十朋。”臣卿鼎:“臣卿易(赐)金。”《商君书·错法》:“夫离朱见秋豪百步之外,而不能以明目易人;乌获举千钧之重,而不能以多力易人。”又引申为更易。甲骨文常见“易日”一语。《易·系辞下》:“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文献中常见的“难易”之“易”,应该看成借字(无本字)

4bvbg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大易師 ptt-第1720章 遇見禍端看書-m6js1

大易師
小說推薦大易師
什么!夏辉吃了一跳,还以为这些村民只是聚众对骂呢,怎知却是出人命了,这可不是小事呢?
夏辉急忙说道:“夏小哥,我也不知道,那边有五个孩子躺在地上,那些大人正在哭得呼天抢地呢。”
夏辉变了脸色,惊道:“阿七,你说什么呢?什么五个孩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夏小哥,五个孩子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似乎死了,而那些大人哭得凄惨之极,我见到这样,也不好意思打扰呢。”阿七皱眉说道。
居然死了五个人,而且还是五个孩子,夏辉变了脸色,他也不再询问了,急忙下了马车,往人群快步走去。
他当然不是去看热闹呢,无论是他易师的职业,还是学医者的身份,见到这种情况他都要上前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如果能够救人一命那自然是好的,如果不能,那祸事也很值得研究的,如果能够收集那祸事案例那自然更好了。
走到人群身边,阵阵的悲惨的哭喊声从里面传来,直令人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夏辉走近一看,果然看到五个小孩子躺着在地上呢,几个农户打扮的人正在一旁呼天抢地地叫着,可惜无论他们如何呼叫,那几个孩子依然一动不动,没有声息呢。
夏辉看皱了皱眉,实在不忍看到这种悲惨的一面,他对着一旁正在叹息的大爷道:“老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这几个孩子怎么了?”
那老爷子的目光紧紧地注视着地上的那几个孩子,叹道:“哎,真是可怜,这些都是隔壁村的孩子,跟着爹娘来田地玩,怎知却是偷偷到那里小溪玩水了,现在却是出事了。”
夏辉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在马路的一旁有一条在小溪呢,小溪不大,只有三四米宽,至于那深度如何,他可就看不清楚了,不过既然出了这种惨剧,那水深听怕不浅呢。
一种莫名愤怒涌上心头,这些作为父母的也是有些过份,这些孩孩子最小的也才三四岁的样子,最大的也才六七岁,怎的能够放任孩子到河里玩水的呢。
突然,夏辉想到了什么,他急忙说道:“老爷子,这些孩子什么时间出的事?”
老爷子痛心疾首的道:“不是刚才的事情吗?可惜孩子捞上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刚才的事情?夏辉心里猛的一颤,也不和老爷子打招呼了,急忙拔开人群,冲了进去。
“借一借,借一借!我是大夫,我来看看!”夏辉高声叫道。
那些小孩的家属听到来了个大夫,顿时像捡了救命稻草般,急忙冲到夏辉身边,也不管夏辉的年纪了,拉扯着道:“大夫,救救我家的孩子。”
“大夫,救求我的儿子!求求你了!”
“大夫,救救我的女儿!求求你了!”
……
众人争先恐后的道,都生怕夏辉流失似的。
汗,夏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说道:“好好,我来求求人,你们快些像我那边,用嘴把空气吸入孩子的嘴里。”
情况紧急,夏辉也不敢耽误了,急忙走到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男孩身边,便开始做起人工呼吸。现在五个孩子,他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个了,只能救得一个是一个了。
一定要活着!活着!夏辉拼命地往那男孩嘴里吹气,然后又在其胸口做掌上压。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但是夏辉没有放弃一分的希望,拼命地抢救着。
活着,一定要活着!夏辉一会儿做人工呼吸,一会儿做掌上压,来回交换着,豆大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了下来,但是他根本顾不及了,眼下只希望能够把孩子求活。
但是,可惜,似乎没作用呢,那孩子依然一动不动,连一点儿的反应也没有。夏辉有些绝望了,他来回地抢救着,按理来说应该已经能行了,但是现在已救了足足十分钟了,但是依然没有转机呢。
他看了看另个的四处,同样如此呢,依然没有转机,那些孩子依然直直地躺在地上,任由那些他们的父母如此施救,也无济于事。
唉,不行了,夏辉叹了口气,彻底放弃了,他摊坐在地上,只觉身心一阵无力呢。
“大夫,我家孩子怎么了?你怎么停下来了呢?”站在旁边的妇女焦急的道。

80年代以前,象数易一直处于冷落局面。除尚秉和对易象有专门研究外,不少易学家表明他们的研究不及象数。义理易得到弘扬,象数易无人问津。80年代以后,情况逐步改观,研究周易象数者,除一些科学家外,已有学者专门从事。钱世明《易象通说》(1989)、林忠军《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一集(1994)、第二集(1996)、刘大钧主编《象数易学研究》第一集(1996)等,对象数易的历史与现状作了探讨,象数易同科学易的关系作了分析与展望。易图亦随之受到特别重视。欧阳红《易图新辨》(1996)、李申《易学与易图》(1997)对易国作了深入研究,正确评述易图在易学发展中的作用和价值。
在人文易、科学易、象数易大为兴盛的学术氛围里,易学史开始受到重视,并取得可喜成就。朱伯*《易学哲学史》一至四卷(1986-1989),对易学哲学发展作了全面系统的剖析,为易学史研究开辟道路,作出典范。廖名春等编著的《周易研究史》(1991),郑万耕《易学源流》(1997),亦对易学发展历程作了简明论述。李学勤《周易经传溯源》(1991)、王兴业《三坟易探微》(1998),对易学前史的评析,予人以深刻启迪。
中国易学史上,80年代以前,没有一部《周易》辞典。随着“周易热“的高涨,《周易》爱好者日益增多,人们普遍要求编撰可靠的《周易》辞典,以应初学及研究之急需。多种《周易》辞书应运而生。几部辞典几乎同时问世。萧元主编《周易大辞典》、吕绍纲主编《周易辞典》、张其成主编《易学大辞典》、张善文编《周易辞典》,均于1992年出版。任华主编、卢叔度审定《周易大辞典》(1993)、朱伯主编《易学知识通览》(1993)、张其成主编《易经应用大百科》(1994)

hipxh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易師》-第1718章 投棧分享-a66sn

大易師
小說推薦大易師
这只是青南县附近的一个小镇,镇子很少,繁华程度与青南城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虽然现在入夜不久,但是街道之上的行人已经少得可怜。
客栈不大,只有两层楼,那面积约莫就百来方,放在青南城根本上不了档次,但是放在这么一个小镇还是不错的。
不知道是因为小镇太过落后,还是过往的路人不多,客栈里面了夏辉三人之外,却是不见其他客人呢。不知道根本就是很少客人居住,还是那些客人都回到房间休息了。
“客官里面请,客户里面请!”那掌柜看到夏辉三人进来,顿时眼睛一亮,急忙迎了上去。
阿七熟练的道:“掌柜的,还没有打烊吧?帮我们开张台,我们可是要吃饭呢。”
掌柜笑着说道:“没有,没有。客官里面请呢。”
此时夏辉才来得及打量这客栈的布置,只见一楼划分了一少片的位置作餐厅呢,桌子不少,只有四张而已,但是却是方便了住宿的客人呢。
三人就坐,阿七问道:“掌柜的,现在可有空房?我们三个打算今晚在这里租住呢。”
“有,当然有了!”掌柜高兴的道,又是吃饭,又是投栈的,这可是能够小赚一笔呢。
“好!便给我们留——”阿七的说话停住了,他看了看夏辉,又看了看诗琴姑娘,说道:“夏小哥,不知道我们要租多少间厢房呢。”
多少间?这还用问的吗?三个人肯定要三间的了。夏辉想也没有说道:“三间。”
“三间?夏小哥,这是不是有些过于破费了呢?我们三个人,完全可是挤两间厢房的啊。”阿七贼笑着道。
看着阿七那一脸贱笑的样子,夏辉翻了翻白眼,他可是不认为阿七是打算与自己同睡一间房呢,而是这小子根本就想让自己与诗琴姑娘向住一间。
汗,亏得这家伙能够想得出来!夏辉苦笑了一下道:“掌柜的,给我们留最好的三间厢房,待会儿我们吃完东西就要入住。”
掌柜欣喜的道:“好的,好的,小兄弟,你放心,我们的厢房都是干净整洁的,保证给你留最好的。”
见到夏小哥已经交待下去了,阿七有些遗憾,他实在很想促成夏小哥与诗琴姑娘的关系呢。
夏辉没有理会阿七,对着诗琴姑娘笑道:“诗琴姑娘,你想吃什么呢?吃管点菜便是了,先前已经说好,这顿饭可是我请的,你可别给我客气。”
诗琴姑娘脸无表情的道:“随便。”
这小妞还真的有些生气啊,夏辉讪讪笑了一下,也不勉强了,于是对着那掌柜说道:“掌柜的,你这客栈有什么拿好的好菜呢,随便弄十个上来,只管做便是了,多贵也不是问题。”
那掌柜被夏辉吓了一跳,他可是从来没有见到有人这样点菜的呢,要知道这才三人呢,哪里吃得了那么多的菜呢。
“客官,你,你不是说笑吧?”掌柜有些不肯定的道。
夏辉不以为意的道:“当然不是说笑了,掌柜的,银两方面你放心绝对不会少你一文钱的。”
那掌柜又是欣喜又是疑惑,原本还想劝说一二,但是看到夏辉坚定的表情,于是客气的道:“小兄弟,银两方面我当然放心了,你等一会儿,我现在就去给你安排呢。”
掌柜说完就快步离开了,他心里可是欣喜之极呢,这一顿晚餐,再加上三间厢房,这可是有不少的赚头呢。至少会不会吃霸王餐,掌柜相信绝对不会呢,从那年轻小伙的言行穿着来看,绝非普通人家呢。
阿七自然也是欣喜不已,跟着夏小哥就是好,吃香的,喝辣的,而且同台用膳,那简直是一级待遇呢。如此一来,这更坚定了阿七串合夏辉与诗琴姑娘的心。
阿七看了夏辉,又看了诗琴姑娘,看到二人似乎闹别扭,他嘿嘿一笑道:“夏小哥,那山上的风景真的那么漂亮吗?居然让你流连忘返,不如你跟我和诗琴姑娘说说吧,我俩也是很好奇呢。”
诗琴姑娘皱了皱眉,显然对于阿七无故提及自己有些不满,不过她没有出声反对,而是竖起耳朵,显然也想听听那山上到底有什么景色呢,居然让那姓夏的小子如此流连忘返。
夏辉却是听得差点破口大骂,这个阿七什么不好提,却是偏偏提那风景的事情,自己哪里是去看什么风景呢,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不过这些可是不能说出来了的,夏辉脸上波澜不惊,缓缓说道:“那里的风景可就漂亮了,由于山峰高崇,所以远远能够看到青南城,不仅如此还能够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呢。”
“除此之外,山上还有潸潸溪流,甚是漂亮,清幽而致远,宁静而清心,让人流连忘返呢,实在是一个赏景的好去处。”夏辉感叹道。
阿七挠了挠头道:“夏小哥,我可是个粗人,根本就不懂得赏景呢,你就算带上我去,只怕我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呢。倒是诗琴姑娘也是博学多才,你俩大可以多多交流呢。”
哈哈,这家伙还真的是忠心耿耿的,处处想帮忙搞好自己与诗琴姑娘的关系,夏辉哈哈一笑道:“阿七,你只要你静下心来,细细体会,自然能够深刻地体验大自然之美。”
阿七呵呵一笑道:“夏小哥,你说得真有道理。不如你与诗琴姑娘多多交流一下吧,诗琴姑娘,你说夏小哥说得对不对呢?”
诗琴姑娘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人之喜好,各有不同,所以相同的景色在不同的人眼里也是大不相同的,不过正如夏小哥所说,如果能够静下心来,好好体会,绝大多数人都会有所收获的。”
阿七拍掌笑道:“果然英雄所见略同啊,诗琴姑娘,你和夏小哥都是博学多才的,一路上可要多多的交流,这样就有趣多了。”
诗琴姑娘俏脸微微红了一下,随着冷冷的道:“有些人说话可是没趣得很呢。”

6gfdk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易師-第1716章 下山閲讀-un4w5

大易師
小說推薦大易師
哈哈,那又怎么样呢?定罪也是要讲究真凭实据的,并且自己可是易师呢,绝无可能为了一个可能存在误差的推算而给自己定罪。
想到之里,夏辉哈哈一笑,心中的担忧可是一扫而空呢。哈哈,先前想那么多,那根本就是自己多虑了,幸好当时自己够果断,否则错过了那血祭之术,那损失可就大了。
现在只是粗略了解了血祭之术,夏辉还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他相信这血祭之术里面肯定涉及极其深奥的易学理论,如果能够弄懂一二,很有可能对他的易学研究有着巨大的帮忙呢。
如果能够根据这血祭之术推算出定理,那好处就更大了。想到这里,夏辉的心猛的跳了一下,这血祭之术可是攻击性易术,如果自己能够创出不用血祭就具有攻击性的易术,那岂不是捡大发了。
哈哈,要是这样,那可就牛X了,到时要是看谁不顺眼,施展易术阴他一下,那绝对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呢。当然,没有了血祭,这攻击性易术的威力只怕大打折扣,不过这不重要,就算能够让人肚子,那也是很有价值的。
哈哈,有趣,有趣,如果真的能够研究出来,那可就爽了,夏辉恨不得继续研究脑子里的血祭之术呢。
不过,这似乎不太可能了,因为太阳已经下山了,如果他还在这里逗留,那么最后真的只能留在山下过夜了。
夏辉抛开了脑海之中的胡思乱想,不敢再耽误,开始快速放山下而去了。
黄昏幽暗,荒山幽静,杂草灌木足有半人高大,加上远处传来的各种夜鸟声,独自呆在深山之中,还真的有些阴深呢。
不过,夏辉艺高人胆大,而且什么阴魂死尸见识过不少,这倒是没有害怕。快要下到下山的时候,夏辉看到山脚之下点起了两堆柴火,他心里有些不好意思,阿七和诗琴姑娘等了半天,只怕现在着急得不行呢。
夏辉加快步脚往山下而去,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如果不是阿七点起了柴火,只怕他也会走偏道咱,不知道往哪里而去呢。
远远看到一个健壮的身影在左右来回行走,显然阿七急不可能耐了,夏辉快步走上去,高声叫道:“阿七,我回来了,我在这里!”
“夏小哥!夏小哥!你终于山下了,哎呀,这可是吓死我和诗琴姑娘了!你这么久都没有下山,我还以为你被大蛇猛虎给吃了呢。”阿七再次见到夏辉,又是欣喜又是激动的道。
夏辉呵呵一笑道:“阿七,诗琴姑娘,让你们久等了,山上的景色实在太美,所以一时忘记了时间,实在不好意思。”
阿七呵呵一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夏小哥,你不知道,刚才见你那么久没有下山,我和诗琴姑娘差点回去青南城找人上山来寻你的呢。”
汗,夏辉一阵大汗,心里有些侥幸,幸好没有在山上过夜,否则阿七真的回青南城叫人来搜山,那可真的是一个笑话了,还没有离开半天,便出那么大的岔子,只怕会笑掉百姓们的大牙呢。
夏辉呵呵一笑道:“阿七,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什么毒蛇猛虎哪里是我的手脚呢,如果被我遇着了,那是他们逃命的份儿。”
“是的,是的,夏小哥你的本事可大着呢。”阿七毫无忌讳地拍着马屁。
哈哈,这小子越来越上路子了,夏辉心里暗暗一赞。
“哼!”突然一个不满的声音响了起来,只听见诗琴姑娘不满的道:“有些人在山上倒是过得高兴了,我们可是在山下等了你半天呢,而且阿七还着急了半天。唉,有些人实在太自私了,还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呢!”
汗,什么有些人,这小妞不是明说自己的吗?夏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阿七,诗琴姑娘,实在不好意思,是我的不对,让你们久等了。”
诗琴姑娘哼一声,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不满还是清晰可见呢。
阿七有些尴尬的道:“诗琴姑娘,不是这样的,你不要误会夏小哥。夏小哥绝对不是那自私自利之人,这次呆在山上那么久,只怕是记记了时辰,所以才会现在才下山的。”
哈哈,果然还是阿七对自己是为忠实啊,夏辉连忙附和道:“是啊,是啊,山上的景色实在太美了,我太过入神,所以耽误了时辰。”
诗琴姑娘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但是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夏辉打了个哈哈说道:“耽误了那么多的时间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继续上路吧,路上看看有没有酒楼和客栈,我们再吃一顿好的,然后投宿。”
阿七笑着说道:“夏小哥,离这里约莫二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小镇的,我们可以到那里投宿。”
“好!为了表达我对两位歉意,今天那顿饭我请客,大家想要吃什么,只管点便是了。”夏辉大方的道。
阿七翻了翻白眼,什么你请客,本来一路的费用便是应该你出的不过听到只管点菜,阿七还是有些欣喜的。
灭了火堆,众人便打算离开了,阿七和夏辉走在后面,突然阿七压低声音说道:“夏小哥,待会儿你好好跟诗琴姑娘说说话,你久久没有下山,可是把她给急忙了呢,我看她似乎很关心你的,只怕当着你的面没有好意思表现出来而已。”
汗,不会吧?这小妞关心自己?夏辉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独自一人上山“赏风景”了,让她在山下孤等,这小妞不恨死自己已经算是好的了。
夏辉不相信的道:“阿七,你肯定看错了,这诗琴姑娘可不是担心我呢,而是恨我浪费她的时间而已。”
阿七摇了摇头道:“夏小哥,你就别说笑了,人家一个姑娘都愿意跟你上京了,那份情谊可是不浅呢,你待会儿回马车之后,还是好好安慰一下人家吧。”
夏辉翻了翻白眼,阿七可是不懂内情呢,这诗琴姑娘是为了翠红楼姑娘们的姻缘才跟自己上京的呢。

9nthj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易師 南易子-第1712章 極度猶豫推薦-017fk

大易師
小說推薦大易師
日后不要说去那风月场所,只怕与哪个姑娘相熟,这小妞也会跟爹娘汇报了。
夏辉竖了竖大拇指,讽刺道:“诗琴姑娘,你利害,我已经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对你的佩服之情了。”
诗琴姑娘呵呵一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夏小哥,你可是万物景仰的人物呢,我区区一个小女子,哪敢当得你的敬佩呢,说出去只怕被人骂个半死呢。”
总算这小妞还有点自知自名,夏辉呵呵一笑,继续说道:“诗琴姑娘,为了完成我母亲还有师娘的要求,日后还请你多多盯着我,哈哈,我可是不会介意的。”
听着夏辉又出口调戏,诗琴姑娘轻啐了一下,她没有说话,扭过头去,看向窗外,又看她那风景呢。
夏辉愣了一下,一阵无语,这小妞怎么那么小气的呢,不就是随便说说吗?哪里用得着发脾气呢?
如果自已重新搭讪,这似乎也太没面子了,夏辉心里不爽,也懒得理会了,干脆不说话了呢。
于是他干脆把头偏向车厢里的另一个窗子,也学着诗琴姑娘那般看向窗外的风景呢,免得看这小妞的脸色过于尴尬。
纯自然的生态的确很是漂亮,远远的小山丘,大片大片的田野,还有那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阵阵带着田野气息的清风袭来,虽然已是下午,但是依然很是凉爽,舒服。
夏辉微微一笑,原本被诗琴姑娘弄得有些不爽的心情也变得大好起来。哈哈,鸟向天飞,晴空万里,还有什么不值得高兴呢。
抛开了心里的不畅快,夏辉津津有味地欣赏起远处的田园风光了,虽然这个时代像这般的田园风光哪里都是,但是平日里他总是呆在青南城埋头钻研易学,又忙东忙西,那出城踏青的次数还真寥寥无已呢。
现在有这个机会,而且心里又没有什么负担,夏辉自然肆无忌惮地欣赏起来了。
突然,夏辉眼角瞥到处远的一座山峰,整个人如遭雷击,愣住了,眼光死死地盯着远处,眼中的复杂情绪只有他自己一人才能感受得到呢。
那熟悉的山峰,那熟悉的小道,却是当初跟随刀疤汉子的地方,那时候杨小萱莫名失踪,并且有大凶之祸,自己在冯夫子的提引下,恰好遇上了刀疤汉子,并且一路跟随上山,并且侥幸救了下来呢。
夏辉之所以情绪那么大,倒不是因为想起了那惊心动魄的往事,而是他想起了自己留在山上的东西呢,那便是——《血祭易术》。
想起那能够死人于千里之外的邪术,夏辉心里不已,虽然要通过血祭那样残忍的手段才能达到杀人的目光,但是在夏辉眼里那可是很有研究价值的。
夏辉没有想过使用那血祭易术害人,哪怕当时冯家处处要置他于死地的时候也没有考虑过。他可是一个有公义的人,自然做不出牺牲无辜性命来伤害别人性命的事情了。
他之所以对那《血祭易术》那么心动,自然抱着学术研究的心思的。这可不是她第一次起了这心思了,之前他也三翻五次想要把那血祭易术挖出来,然后好好研究,只是心里却一直抓不了主意。
夏辉可不是怕别人从他身上搜到《血祭易术》,这种人人得而诛之的易术,他自然不可能带在身上的了,不说会引来杀身之祸,就是如果不幸被人给偷了,那后果也是极其严重的。
所以如果夏辉取了那邪术,自然会先把它给背诵下来,然后烧掉了那书籍呢。
烧掉了书籍是不得就安全了,那可未必,这可是一个易学盛行的世界,能人异事无数,夏辉可是害怕有人能够推算出他知道那邪术呢,这也是他一直忌惮的地方。也因此他一直下不定注意取回那邪术呢?
现在要不要取回呢?夏辉有些犹豫起来,内心里他当然想的了,因为不管怎么样,那也是一本易术,虽然极其邪异,但是也无法掩盖其是易术的本质。
只是如果自己真的把它给背下来了,会不会被人给推算出来呢?要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地可是京城呢,那里易师无数不要说三品易师,就算是一品易师也会有的。
这种事情能够瞒得过高品易师吗?如果真的被人推算出自己懂得那血祭邪术,那会不会惹来杀身之祸呢?
夏辉再一次犹豫了,他不仅担心自己的安然,更是生怕牵连到青南城的家人呢。要知道学习邪术可是大忌,轻则入狱,重则流放诛三代呢。
该怎么办呢?夏辉只觉从来没有那么为难。因为这次可是要离开青南城了,短期之内绝对不可能回来,甚至日后也未必有时间回来。
所以,如果今次错过了,那很可能就要等无数年后了。
夏辉死死地盯着越来越近的山峰,心里一时之间也下不定决心,只觉心里像是千万只蚂蚁爬着,痒痒的,让人欲罢不能。
马车在大道上行驶很快,车轮扬起阵阵尘土,那熟悉的山峰也越来越近,夏辉的心越发的紧张了,那决心却是一直下不下来。
到底有没有人能有本事算出这种事情呢?夏辉不知道,他不肯定,毕竟这个时代的易术种类可是不少,能人异事更是多不胜数,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呢。
赌还是不赌呢?一边是易学真理研究,一边却是自家身家性命,甚至还包括家里人的呢。
在这一翻挣扎之间,山峰更近了,那小路已经清晰可见,夏辉甚至还能看到小路两旁的小水沟呢。还未等他下决定,这么两个的功夫,马车已经到达通过山峰的小路,如果再不下决定,那就要真的错过了。
夏辉只觉整个心都强烈地挣扎着,为难之极,他可是从未那么犹豫过呢。
么的,不能再犹豫了,为了研究易学真理,为了实现目标,死就死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者轻于鸿毛,于其如此,那不如给重于泰山了,更何必未必会有事情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