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瞻臺

igohs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有一棵神話樹-第七百四十六章 我曾見證太古!【八千字】相伴-od0ee

我有一棵神話樹
小說推薦我有一棵神話樹
当玉乾宫虚空中。
那一道空间裂缝在一阵阵荡漾的波纹之下,开始缓缓消散。
鸣镜宫阙里,悬浮着的离妙宝珠,也停止散发出奇异的光芒。
镜时尊皇以及两位鸣镜重臣,隔着那一座空间桥梁,远远朝着纪夏,以及众多太苍强者真诚行礼。
她们眼里,满是对于太苍的感激。
镜时尊皇身侧,也悬浮着很多品质低下的空间宝物。
这些空间宝物里,不仅装了很多灵米灵泉,以及很多品质极其不凡的宝物。
又有很多太苍出产的神奇物品,也可以暂时解鸣镜皇朝的燃眉之急。
“镜时尊皇放心,我无垠蛮荒人族,血脉在不断复苏,力量在不断强大。
终有一天,无垠蛮荒人族之中,总会矗立一座伟岸国度,大庇天下人族!
届时,鸣镜皇朝也必将能够重见天日。”
纪夏目光平静,话语柔和。
可是他的柔和话语中,却仿佛夹杂着某一种极其坚定的力量。
“如果以后,鸣镜皇朝缺什么东西,尽管用离妙宝珠沟通血脉轻纱,呼唤空间桥梁。
平日里,鸣镜皇朝也不用太过节省,我太苍如今底蕴尚且还算深厚,多养区区几百万人,却是一桩小事。”
纪夏的话语,直到裂缝消散的那一刻。
还回荡在鸣镜尊皇的耳中。
鸣镜尊皇看着平静中,却仿佛有无穷信心的太苍尊皇。
心中也燃起无穷的希望。
“我人族国度之中,有如此强大的存在,能够冲破血脉枷锁!能够让一座人族国度,兴盛到这样的程度。
那我鸣镜皇朝,你就不必太过绝望,也许有朝一日,鸣镜还有得见天日的那一天。”
裂缝完全消散。
玉乾宫此刻也已经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
天空中。
血脉轻纱还在缓缓飘动,依旧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的神异之处。
纪夏探手。
那一条轻纱徐徐落在他的手中。
他想了想,又拿出一个名贵宝盒,将轻纱认真装入宝盒里。
这件轻纱,现在已经变得非常重要。
这里承载着无垠蛮荒人族皇朝鸣镜,不屈的脊梁。
同时,血脉轻纱也是鸣镜皇朝,哪怕国祚崩灭,也要守住人族希望的明证。
“炤煌上国,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
哪怕是和炤煌上国这个传说,有些微关联的鸣镜皇朝,都无法准确解答这个问题。”
纪夏想到了关于炤煌上国的传说。
相传炤煌上国存在于天渊之地。
是一座极其强盛的人族国度。
甚至许多强大至极的凶残国度,慑于炤煌威严,都只能臣服在炤煌上国之下。
而这样的传说,在广阔无垠的无垠蛮荒。
几乎所有有人族栖居的地域,都已经流传了漫长的岁月。
原本纪夏以为,关于炤煌上国的传说。
是无数无垠蛮荒人族,在无尽岁月中,受到无数凶残种族的欺压,而被人为创造出来,用于慰藉人族生灵的美好故事。
其中也夹杂了,人族对于强大的渴望,对于不愿意被万族欺凌的愿望。
可是他没想到。
鸣镜皇朝,却从古老岁月开始,就镇守着一座和炤煌上国有所联系的琉璃灵田。
如此一来,这一则传说,就愈发变得扑朔迷离。
“也许,炤煌上国并不在无垠蛮荒主世界,也许天渊也是如同上虞天一般的界外天。
而这一座琉璃灵田,正好能够洞开界外天天门!”
纪夏在心中猜测。
不过几息时间,纪夏驱散脑海中纷乱的思绪。
又看向杨任。
杨任恭敬向纪夏行礼。
眨眼间,原本万里无云,也看不到任何一颗星辰的太苍虚空中。
却突然有一点点星辰光影,铺就而下。
满是星光的虚空中,有地崆星门洞开。
纪夏脚下,也多了一条星光坦途。
星光坦途直通地崆星门,还在不断散发着道道星光。
好像在迎接尊荣无比的纪夏。
纪夏并不犹豫,与祸龙,白起,一同步入地崆星门之中。
地崆星在这一百年时间内,也有了巨大的发展。
一座座太苍城池,在地崆星陆地上建立起来。
这里的风格,与太苍本土的风格,有许多不同。
百姓都是短衣打扮,显得更加干练。
因为地崆星地域狭小,大部分还被海洋笼罩。
所以,地崆星上面的土地,就显得弥足珍贵。
许多年前,地崆星因为人口有了大量增长。
地崆星土地也就变得捉襟见肘。
于是在天工府、天符阁设计之下。
一座座高达数百米的宏伟大楼,就此应运而生。
大楼分层,容纳了许多太苍人族。
“没想到,地崆星的出路,竟然是将一座座城池,建设为诸多钢铁丛林。”
纪夏行走在虚空中。
地崆星百姓安乐,百姓们得享的福利、义务,也和太苍本土如出一辙。
所有地崆星孩童,也仍然需要进学。
太初皇庭的进学诏令,便是不漏过任何一位适龄儿童。
而且。
近几年得益于太苍和诸江平原诸多皇朝国度之间的友好贸易。
太苍的财政状况,已然开始良性运转。
所以,数十亿太苍子民,所有进学费用,依旧全部由太初皇庭负担。
无数学府上空,都有符文光芒映照出一行行文字。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强,则人族强。”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百年期。”
“志不强者智不达。”
许多已经被收录到《传世录》中的,极有道理的劝学文章。
都被映照在虚空。
让无数太苍孩童,自小就了解到进学的重要性。
“地崆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地域,倘若人口如此毫无节制的发展下去,恐怕地崆星将无法容纳那般多的人口。”
杨任作为地崆星主,忧心忡忡开口。
纪夏却微微摇头。
他说道:“无妨,乐于繁衍是生灵的本性,我们不加以限制,也莫要揠苗助长。
倘若人口发展太快,也可以填海造陆。
地崆星虽然狭小,却也有方圆万里之地。
在这些钢铁高楼之下,容纳十亿人口,却还绰绰有余。”
杨任说道:“如今,地崆星的人口已经突破五亿,这还是地崆星人族,生育观念不强之下的人口增长。
恐怕再过一段时间,地崆星的人口,十亿都算是少了。”
纪夏仍旧面色从容:“那就让一部分愿意迁徙的人,迁徙到太苍本土。
倘若如此还不能缓解地崆星的人口压力,那也无妨,建立一座座浮空岛屿便是。
地崆星如今大量出产许多星辰金,许多星辰药材,赚取的灵脉大概也是够的。”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说:“如果不够,四泰皇朝旁边,有一座列盛皇朝……凶残暴虐,星主可以收割了列盛,所获战利品,可以用于建造浮空岛屿。”
杨任得到纪夏的允诺。
担忧的神色也略微缓解了一些。
纪夏好奇的看了一眼杨任,笑道:“曾几何时,你身份尊贵,是天庭正神。
而今却要为这一座小小星辰担忧,要为星辰之上诸多生灵的柴米油盐担忧,倒是委屈太岁了。”
杨任略微怔然。
旋即摇头道:“我在天庭,虽然是一尊尊贵正神,可是我每日面对的,不过只是周天星斗而已。
如今,我虽然实力大减,可是却重新获得了七情六欲,有了满足感,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尊皇,封神榜上有名,可不是什么好事。”
纪夏思索了一番,也缓缓点头。
杨任忽然犹豫了几息时间,迟疑说道:
“尊皇有无尽伟力,能够洞开虚空……不知道尊皇能否让那只猴子,也降临无垠?”
“猴子?”
纪夏瞬间明白过来:“四废星君袁洪?”
杨任神色有些异样,却也微微点头。
纪夏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杨任平日里不苟言笑。
没想到他心里还念想着报仇。
杨任看到纪夏的神色,想了想又争辩道:“那一场封神大劫之中,我被四废星君一棒敲死,魂魄上了封神榜。
可是后来袁洪也不曾落了什么好处,也被陆压道君用飞刀斩死。
天庭之中,我与他各司己星,无法见面,如果袁洪也能降临无垠蛮荒,我与他也能了结夙怨。”
杨任声音微顿,又到:“尊皇放心,倘若袁洪真能归于尊皇麾下,我们自然也是点到即止。”
纪夏倒不担心他麾下的神人,会因为彼此的仇怨而出现折损。
有神树规则约束,神人们不可能违抗他的意志。
只是,交换神人这种事,就如同抽奖。
并不是他想召唤谁,就能够召唤谁的。
“不过……有仙唐诏煌琼令这种强大神物,也许还有天庭琼令,能够随意召唤许多天庭正神。”
纪夏想到这里。
不由有些期待其他秘藏中的神物。
杨任眼见纪夏沉默。
也就不再提及此事。
一行四人脚踏虚空,一路到了一座瑰丽殿宇。
这座殿宇,便是地崆星高悬太苍天穹之时,铸就而出的地崆星宫。
纪夏作为地崆星最大的主宰,也曾经来过地崆星很多次。
地崆星宫之瑰丽、之浩伟,自然也不用再提。
进入地崆星宫之中,杨任宝座的旁边,有一条闪闪发光的微小血海,在不断缠绕着一片空间。
空间之中,隐隐有声音传来。
声音含糊不清,哪怕是纪夏和杨任,都无法听出声音表达的意思。
血海之中,自然关押着那一位神秘强者。
这一尊强者浑浑噩噩,闯入地崆星中。
上将军白起与杨任将其镇压。
太初皇庭原本想要将这尊强者下入牢天神狱。
可是纪夏念及这位强者,血脉似乎能够与人族血脉有所共鸣。
而他进入地崆星中,也不曾伤害太苍人族性命。
于是纪夏也就下令,让杨任以及白起,将这位神秘强者,镇压在地崆星宫之中。
如今时隔二十多年。
这位强者终于苏醒。
“这位神秘强者衣衫褴褛、气息萎靡,身上透露着浓浓的死气,一身修为不知折损的多少。”
杨任略微感叹道:“可是,上将军与我,也和他鏖战了许久,才能够将他镇压!”
一旁的白起也说道:“这尊强者的力量,极为强横,他看似羸弱的肉身,竟然能够硬撼我的血海神泽。
着实有些诡异。”
纪夏思索一番,忽然开口道:“放他出来吧。”
白起以及杨任并没有任何犹豫。
他们也并不害怕这神秘强者爆发。
许多年前,杨任和白起就能够镇压他。
而现在,在这一座地崆星宫里,不仅有他们两尊强大存在。
更有尊皇纪夏,以及六祸苍龙在此。
这两位存在,代表着太苍战力的顶峰。
他们的战力,还在杨任和白起之上。
于是杨任和白起二人躯体之中,分别有星光、血海流动而出。
流入那闪着金光的细小血海之上。
这道泛着星光的血海立刻瓦解,寸寸消融。
从中,一位神色恍惚,披头散发遮掩住面容的存在,正在自言自语。
他口齿不清,又似乎是在发出无意义的低吟。
纪夏和一旁的祸龙对视一眼。
“这一位神秘强者,究竟是什么血脉?”
纪夏皱了皱眉头:“他的血脉极为奇异,能够轻易引起我的血脉共鸣。”
纪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他的躯体之中,一道道流淌而过的力量,在感知到神秘强者之后,猛然变得兴奋雀跃起来。
祸龙微微点头:“我也能够感觉到,我躯体之中的苍龙,在循着我的血脉,不断游梭。”
纪夏思索一番。
他眼中忽然有星辰神眸运转而起。
左右两眼中,各自有大日、荧惑升腾而起。
两颗宏伟万分的星辰之间,又有一条浩瀚天河,在流淌而去!
下一刻,大日、荧惑俱都照耀出玄妙的光芒。
光芒落在那尊神秘强者身上。
原本目光茫然,低声呢喃的神秘强者,忽然停止下来!
不论是动作,还是声音,都变作禁止。
与此同时。
纪夏星辰神眸,清楚的看到,在纪夏面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神秘人族强者!
而是一棵树!
一棵躯干苍劲,其上却枝叶凋零,更没有结出任何果实的,濒临死去的神树!
纪夏眼中闪过一道惊异的光芒。
因为他清楚的看到,这一棵极其不凡的神树,粗壮的树干上,有一道散发着惊人杀戮之气的剑痕。
剑痕之中,在徐徐释放出一种令人恐惧的杀戮气息!
“这尊神秘强者的真身,竟然是一棵如此玄妙的大树。
而且这棵大树,似乎曾经遭受过极其强横的一剑!
而且,我总觉的这一道剑痕,所溢出的杀戮气息,和深埋在剑痕的真正力量相比,根本无法比拟!”
纪夏心头愈发惊疑。
而此刻。
被纪夏星辰神眸笼罩的神秘强者,却终于苏醒过来!
他直视着纪夏,眼中没有了任何恍惚之色。
祸龙微微皱眉。
他向前一步,骤然之间,祸龙身上有道道紫气磅礴奔涌。
无数紫气化为虚无的天穹,笼罩在神秘强者身躯之上。
紫极天穹!
正是祸龙诸多秘术之一,威能不凡。
可是那位神秘强者,却恍若未觉。
他依旧死死注视着纪夏。
准确来说,他在注视着纪夏纪夏的眼眸他!
“荧惑!”
那神秘存在忽然开口:“荧惑传承,需要有荧惑意志存续,人族,你能够获得荧惑传承,就能证明荧惑意志,不曾被彻底抹杀!”
纪夏微微皱眉,他不动声色注视着这一位神秘强者。
他之所以如此沉静。
也是因为纪夏并没有从这位神秘强者身上,感觉到任何一丝一毫的恶意。
更重要的是。
纪夏神眸能够清楚的看到,大树躯干上的残酷剑痕。
在不断爆发出极为强横,倘若能够斩开天穹的破坏力。
神秘强者如果运转过多的灵元。
剑痕中蕴含的无尽杀戮剑气,就会涌动而出。
杀戮剑气涌动而出的结果是什么,纪夏不需要费神,也能够轻易的猜测。
“太白以及荧惑,释放了几尊旷古的存在,让无数守狱者身死道消,无数世界就此消散。
我原本以为太白、荧惑绝对没有活命的道理,没想到今天能够再度看到荧惑禁眸!”
那神秘强者伸手。
拨开披散在脸庞上的头发。
露出一张僵硬,但是还算英俊的面容。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脸上,从左额头一直延伸到下巴右侧的浅浅疤痕。
纪夏听到这一尊神秘强者,口中的话语。
顿时有些迟疑。
纪夏曾经翻阅了许多典籍。
也不曾看到关于五颗古老星辰的记载。
这许多年来。
他也仅仅从神灵黑天的口中,知晓古老星君们的存在。
可是现在。
这一位浑浑噩噩的神秘强者,却能够道出有关太白和荧惑星君的秘辛。
这不仅让纪夏心头震动。
“这一棵被杀戮剑光镇压的大树,绝对是一种极其古老的存在。”
纪夏心头思绪急速翻涌。
与此同时。
他也向神秘强者微微行礼。
继而看向一旁的祸龙。
祸龙立刻会意,他身上的紫气缓缓消散不见。
而那一座笼罩在神秘存在上面的紫气天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辈,之前多有冒犯,还请前辈海涵。”
纪夏转头看向神秘强者,说道:“我等之前看到前辈浑浑噩噩,又擅闯我国国境,于是……”
纪夏还没有说完,那神秘强者却缓缓摇头。
“我不理会这些。”
他转头看一下殿外的虚空,缓缓询问道:“我意识恍惚之间,在这片广大地域中,感知到了相常的气息。
所以才前来寻找,没想到了误入这颗古怪的星辰,更是在意外之中,看到一位拥有荧惑禁眸的人族。
倒也是意外之喜。”
“相常?”
纪夏有些疑惑:“这一座广大地域,都是我人族领土,不知前辈寻找的相常又是……”
“我正要询问你们。”
那神秘强者道:“你们可曾见过一只极其强大的相龙?”
当神秘强者口中说出“龙”这个字眼。
纪夏脑海中立刻闪过一道灵光。
“前辈口中的相龙可是一条躯体雄壮,威严不凡的万丈骨龙?”
神秘强者眉头微蹙:“骨龙?不,相龙主宰相常,通体雪白,并不是什么骨龙。”
纪夏思索了一番,他忽然探手。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滴晶莹的龙血。
神秘强者见到这一滴晶莹龙血的刹那。
神色顿时大变。
他注视着纪夏,询问纪夏:“这龙血,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纪夏一道神识闪过。
那位神秘存在神色忽然有些惊喜。
“所以说……相常已经脱离了镇压,化作骨龙而去?”
不过几息时间之后,他又露出些许悲凉之意……
“以相常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挣脱那一座古老存在,设下的监牢。
他一定沟通了胤龙,献祭了自己的真灵。”
纪夏皱了皱眉。
他实在是有些难以理解,为何这些古老存在,称呼另外许多古老存在之时,都要以“那一位”代称。
让人感觉故弄玄机,无法理解。
他正准备询问。
那神秘强者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用不耐,有些古老存在的名讳,不可诵念。
否则,以他们高妙到未知境界的力量,就能感知到你的存在。”
“甚至,他们一念之下,强大的力量就会跨界而来,你的真灵、神识、躯体,都会被瞬间抹除。”
神秘强者说到这里,又四下看了看露出惊疑面容的四位太苍强者,说道:“现在,你们还想知道那些古老存在的名讳吗?”
纪夏无奈一笑。
心中有些茫然。
无垠蛮荒这一座神秘世界,层次究竟高到什么程度?
随着纪夏了解得越深入,就越对扑朔迷离、浩瀚无垠的无垠蛮荒,产生一种莫大的敬畏。
其余三位太苍强者,也都若有所思。
正在此时。
神秘强者忽然凝视着纪夏眼眸说道:“荧惑禁眸能被传承,就意味着哪怕荧惑真灵已死,也许他的意志,还隐藏在大端罗界。
倘若你以后强大起来,便去试着寻找他吧……他和太白,是你们种族脊梁,不可轻易死去。”
纪夏听着神秘强者的话语有些不解。
他开口询问道:“前辈,你究竟是谁?”
那神秘强者微微一笑,感慨道:“而今这座残破的世界,不知隐藏着多少凶险。
哪怕是神灵,都不敢过多的涉入其中。
可是,我不同……”
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我对于这片世界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匆匆过客,哪怕大端罗界暂时困住了我,却无法困住我的心绪。”
他说完这句话,忽然轻轻拂袖。
转眼之间!
在太苍四位强者面前。
一道道虚幻的场景,显现而来!
纪夏、祸龙、白起、杨任!
他们清楚的看到朦胧虚空中,一棵通天彻地的古老神树熠熠生辉。
这棵神树道妙无穷,几乎无法形容。
神树茂密葳蕤,无数散发着青色光芒的灵叶,在缓缓摆动!
每一片叶子之上。
赫然都是一座世界诞生,孕育,兴盛,毁灭!
如此神异的场景。
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杨任都面露惊容!
虚幻场景画面突转。
有一位看不清面容的无上神人,从宙宇之外缓缓走来。
他随意折下四根神树枝干,又踏着种种无上大道离去!
“这便是我的来历……”
那一位神秘强者神色迷离,凝视着那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神树。
纪夏也始终注视着无名神树,脑海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正在此时。
虚幻场景画面突转。
看不清面容的无上神人,拨开空间,拨开云雾。
看像一座无垠世界。
然后轻轻将手里四根神树枝干一抛。
四根神树枝干,洒落大地,种入土壤!
四棵参天古树,由此生长而来!
一旁的白起看到其中一颗极其高耸,甚至直通天宇,看不到尽头的神树,缓缓开口道:“弥祸古树!”
纪夏也终于发觉,这四棵神树之中,有一棵树就在诸江平原之中!
正是凶羊皇朝旁边的弥祸古树。
弥祸古树一侧,还有暗君圣庭默默悬浮,不知道在等待些什么。
“弥祸,芜天,天梧……”
“这些存在,与我同出一源。”
那个神秘强者声音悠然传来,语出惊人。
“我曾经见证了太古,见证了大破灭!”
“我曾经生长于界狱之中!”
“我曾经见证了无数神灵诞生,见证了无数大能陨落!”
“我曾经被一尊无上存在斩落,又被相常种在大皇之躯!”
“……我名为上桑,你们……记住了吗?”
这一位看似羸弱的神秘强者。
声音却如同大道轰鸣,镇落在纪夏四人心绪之中。
让太苍尊强者尽数沉默。
他们并不怀疑上桑的话语有虚假的成分。
因为有些谎言。
在上桑所提及的强者规则映照之下,根本不可能说出来!
纪夏也从来没有想到,无意捕获的神秘存在。
竟然有如此令人心生震颤的来历!
他不由心生疑惑。
“上桑,如此尊贵的来历,如此强大的力量,又有什么样的神人,能够将你斩落?”
上桑面色不变。
他仔细看了一眼纪夏,说道:“是一尊无上的存在,他的剑道已然超脱了规则、越过道则、超越大道,跃入无上大道的层次。”
纪夏有些茫然。
显然无法理解上桑的话语。
上桑微微一笑:“他留下的一道剑光,在沉寂无数岁月之后,于数十万年前,斩上天穹,斩开一座神国,斩落一尊强大神灵。
神灵之血浸染大地,孕育了一座帝朝!”
纪夏顿时愕然:“天岐帝朝?诸江……诛神江?”
上桑笑道:“那座长江,不过蕴含了一丝那位存在的剑光,间隔无数岁月,都能够斩落神灵。”
纪夏和其余太苍强者沉默许久。
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绪。
约莫几息时间之后。
纪夏却猛然抬头,他询问道:“上桑大尊存活无尽岁月,可曾知晓我人族究竟遭遇……”
他话语未完!
纪夏却猛然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开口!
仿若冥冥之中,有一种规则,在限制着他,让他无法讲出心中话语!
与此同时。
远处虚空之中,一道道灵光闪耀。
一座无尽尊贵的山岳虚影显现而来。
这次的山岳虚影,不同于以往几次一般虚幻。
这一次显得凝实万分,如同真身降临!
原本侃侃而谈的上桑看到这一道山岳虚影,神色微变,默不作声。
山岳显现在距离太苍极为遥远的所在。
那里正是大皇沉睡之地。
如同真身一般的凝实虚影,显化在天空中。
高耸天空之中,那三颗烈日立刻变做黑暗,再无任何光芒散发而出!
甚至从这三颗烈日之上,清晰得的传来敬畏、臣服的意念!
“回来吧。”
那虚影之上,有浩瀚伟音轰然而来。
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因为这一道声音,失去声音。
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因此而黯然失色。
上桑神色僵硬。
须臾间,身影在众人面前消散不见。
下一瞬间。
大皇虚影,也如同一场梦境一般,于倏忽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纪夏等人,就好像做了一场春秋大梦。
那位来历极其尊贵的上桑。
那一位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大皇。
俱都烟消云散。
如果不是天空中那三颗大日,在缓缓恢复光明。
纪夏等人甚至会以为,他们陷入了一场极其神妙的幻术之中!
“四大神树的来历,竟然如此不凡。”
白起忽然感叹:“怪不得天梧神树,能够哺育出古梧这样的强大神朝。”
纪夏不动声色。
他今日从上桑铸就的幻境之中,清楚的看到了那一颗无上神树的尊贵、道妙!
可是……
“那一棵无上神树,在一片片神叶上孕育了无数世界……堪称浩瀚到了一种境界。”
“不知道禁朽神树,和这一颗无上神树比起来,究竟如何……”
纪夏有些疑惑。
因为此刻的他,太过弱小。
根本不知道禁朽神树的上限在哪里。
“如果神树最上层,有那些一念之下,无数世界生灭的古老存在,比如三清至尊,比如女娲,比如后土………”
那么禁朽神树,就一定要比这一刻无上神树,更加神奇。”
纪夏在心中思量。
四位太苍强者,久久站立在地崆星宫之中。
许久之后,纪夏才回归太都。

一片虚无所在。
无数有若星辰一般大小的阴影笼罩之下。
近乎无穷无尽的残魂,自虚无中而来。
并且不断朝着一盘天地大磨走去。
这一座如同天地一般巨大的大磨之中,孕育了许多能够湮灭世界的黑洞。
数量多到根本无法形容的残魂,在不断走入天地大磨。
那许许多多的灭世黑洞,将这些残魂尽数磨灭,化为一团团奇异的物质。
这些物质凝聚成为结晶。
诸多结晶,在虚空扭曲之下,消失不见。
“日寂已到!锁住怒、焱、炽三轮烈日!”
奇异的空间中。
一道诡异却仿佛蕴含种种神秘的声音,响起!

xv9au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棵神話樹-第七百三十一章 庚金神軍,可敵天地兩極!【大章】讀書-d8t99

我有一棵神話樹
小說推薦我有一棵神話樹
“神灵?”
纪夏和祸龙的面色陡然一变。
他们在看到那昔日的大庚帝朝场景的时候,就已经认知到秦河大帝的实力,不同凡响。
他能够一个人击溃百万的敌族,足以证明他实力的恐怖。
当时纪夏猜测。
秦河大帝秦无神,也许境界已经达到了上劫的巅峰。
天地两极之上,是为上穹境。
无论是无垠蛮荒的帝朝,还是无垠蛮荒周遭界外天、秘境中的帝朝势力。
那些旷伟存在,能够登临上穹,便已经成帝!
上穹境,便是帝境!
而上穹帝境之上,就是上劫境!
成就上劫,经历天地规则降下的劫难,逐渐彻底脱离凡胎。
等到获得大机缘,完整度过上劫境,那么强者的躯体,便从此化为神灵之躯!
从此掌控道则!
从此成为高高在上的神灵。
而这样的神灵,战力比起先天孕育的大多数神灵,都要强大!
而此刻,秦河大帝亲口说出,他只差一步就能够成就神灵。
那便意味着,在秦河大帝生前,他的实力已经位于上劫巅峰,只差最后一道上劫!
只要他的躯体复苏。
只要他能够勘破最后的瓶颈,就能够彻底成为神灵。
一尊能够和许多古老神灵匹敌,拥有神国的尊贵神灵!
而今,在无垠蛮荒之中。
不论埋葬着何等的隐秘。
只要这些隐秘不被戳破,那么,神灵就是位于顶端的存在。
他们俯视无垠,他们甚至能够制定无垠规则。
纵观无垠蛮荒两个岁纪以来的历史。
就能够轻易看出,制定无垠蛮荒规则的,其实一直是统治无垠的神国们。
之前的古梧、沉悬。
后来的大鼎、大息、天目。
这些无垠的神国,之所以能够被称之为神国,也许就是因为神国中央,有神灵掌控无上的权柄。
“神灵之间,是否也有强弱之分?”
祸龙忽然发问,他道:“大帝,而今无垠蛮荒,三大神朝分立,而诸江平原之上,曾经诞生过三尊先天神灵,他们的力量和神朝之主比起来,孰强孰弱?”
大帝虚影不曾开口。
一旁已经彻底止住哭泣的商炽,却忽然开口道:“能够建立那般广阔神国的神灵,自然要比那三尊先天诞生的神灵要更加强大。”
大帝虚影徐徐点头:“无垠蛮荒、旧渊之中,四大神朝之主,始终是极为强大的神灵,因为他们也从凡俗一步步走来,也曾经渡过天地规则的劫难,熬炼自身,蜕变为神躯。
而且,他们在悠久的岁月里,不知修行了多少年时间,也许,上古甚至太古时期,他们就已经存在了。”
纪夏怔然。
他刚刚听闻上古岁纪有足足六百万年。
那么更加古老的太古岁纪,又绵延了多少岁月?
他不由开口询问大帝虚影。
秦河大帝虚影沉默一番,竟然出奇的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太古岁纪,是动乱的岁纪。
也很多古老的神灵,在显化之时,曾经提及过在太古岁纪,无垠蛮荒经历过一场大破灭时代!”
大破灭时代?
纪夏听到秦河大帝的话语,猛然记起曾经在与阴君交谈的时候,阴君曾经提及过大破灭时代!
纪夏还记得一清二楚,当时阴君目露唏嘘,自语道:“自从大破灭之后,昔日的尊神,都沦为邪祟了,再也无法降临到这里了。”
阴君所谓的“这里”,自不必说,一定指的是无垠蛮荒。
阴君在无垠蛮荒很多地域之中,利用奇异伟力,发展信徒,想要用血祭的方法,为他自己架设一座神桥。
从而能够降临无垠。
纪夏许多年前的记忆复苏。
秦河大帝继续道:“我从雎哀王将的口中,得知在大破灭时代之前,我们所在的无垠蛮荒,曾经被称之为大端罗界,受天地宇宙规则的青睐。
大端罗界,便是所谓的神界!”
纪夏张了张嘴,有些不知该怎么形容他自己的心绪。
其实纪夏早在知晓无垠蛮荒之外,还镶嵌着无数界外天、无数秘境的时候,他就曾经打趣自己。
“那无数秘境、界外天,就是所谓的下界,而无垠蛮荒便是无垠的神界。”
下界的生灵,向往神界,希望能够打破空间壁垒,进入神界之中,而神界其实对于寻常生灵,和下界无二,但是对于能够打碎空间壁障的存在而言,确实一个更加神秘,充满无尽可能的所在。”
纪夏在心中感慨。
“这样说来,一步步有凡俗成就神灵的存在,比起先天神灵更强强大?”
祸龙一头银发披下,躯体巍峨,气魄威严。
秦河大帝深深看了祸龙一眼,继而深深点头,大约是满意祸龙的天资,满意祸龙的绝伦霸气。
他继续回答道:“并不如此绝对。”
“大多数情况下,一步步成就神灵的存在更强,可是先天神灵中,也有极为伟岸的存在。
他们的神力几乎无垠,他们的力量无法揣测,他们的神秘也根本无法察知!”
纪夏忽然接过秦河大帝的话头,道:“比如陆父、大风、黑天、胥泽……”
秦河大帝缓缓点头,道:“你所提到的这些神灵中,胥泽不是先天神灵,可是你所提到的这些存在的神力,俱都毋庸置疑……在古老的太古岁纪,就有他们的踪迹。”
纪夏低头思索了一下,抬头道:“大帝,你可曾听说过古星君?”
秦河大帝似乎微微一愣,旋即摇头。
纪夏想了想,他躯体中的古星血脉,骤然运转。
气息从他的确实中升腾而出,在这座青铜古殿里,分别构筑出三道星君法相!
岁、镇、辰……
三尊古老、神秘的法相虚影,在虚空中悬浮。
秦河大帝凝视了这三尊法相许久。
继而在纪夏希冀的眼神中,微微摇头。
“我不曾得见过这三尊星君法相,也不曾获知过星君法相的隐秘……
可是我从这三道法相中,感知到了躯体中,浓郁的血脉气息……这种血脉气息也来自于人族血脉,而且极为浓郁。”
秦河大帝说到这里,语气忽然升高了一些道:“难道这些星君是我人族在古老岁月中的先贤?”
纪夏徐徐点头,有摇了摇头:“他们确实是我人族祭拜的星君,但是,是否也是人族,我也不知。”
与此同时,纪夏在心中低语道:“连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秦河大帝都不知道星君隐秘……
但是大息的罚天王将雎哀,却似乎知晓一些关于五大古星的隐秘,他在镇塔血色空间中,曾经一眼看穿我的古星圣体。”
此时。
秦河大帝忽然看了看这青铜古殿的穹顶。
他微微叹气道:“我不能够继续依托那一丝真灵,显化躯体了,否则青铜古殿也许会察觉。”
商炽的躯体,微微疆域。
“无神大兄,我能否留下来陪你?”
商炽怯怯的开口。
两只大眼睛中又在酝酿着泪花。
秦河大地虚影在商炽面前蹲坐下来。
他朦胧的面容上,两只深邃、漆黑的眼眸,逐渐清晰起来。
这一双眼眸中仿佛蕴含着深渊、星河、宇宙。
秦河大帝凝视着商炽,轻柔说道:“我这一次气息沉寂之后,就要全力用魔胎铸神玄经,壮大我自己这一丝真灵,不能够再显现气息虚影,也不能够与你说话。
你留在这里,每日面对着空荡荡的青铜古殿,甚至还有被青铜古殿察觉的风险。
还不如走向无垠蛮荒……我还有一件事极为重要的事情,交代你去做。”
商炽原本听着秦河大帝的话语,稚嫩的面容表现得十分失落。
但是当秦河大帝说有事让她去做的时候,她的眼神之中忽然满是光芒。
“这件事,对无神大兄你的复苏,可有帮助?”
秦河大帝温和的笑了一声:“自然有帮助,而且是极大的帮助,你如果能办妥这件事,也许能替我节省下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时光。”
商炽立刻用力点头:“既然如此,大兄你尽管吩咐,我出了这座青铜古殿,便叫醒北归,一同前去。”
秦河大帝却摇了摇头:“且让北归沉睡吧,他一旦苏醒,动静太大,难免引起某些存在的注意。”
这时,纪夏忽然说道:“大帝,我曾经在一次无意之中,获知西玄圣庭再度现世,有帝朝帝子猜测他们可能会……”
“可能会对我的墓葬下手?”
秦河大帝语气轻松:“你且不必担心,西玄圣庭绝不会对我的墓葬出手,因为还有许多势力,不允许我的躯体离开这座青铜古殿。”
他又叮嘱纪夏到:“你身上有王者之气,想来你的国度必然有兴盛之象,如此你就要多加小心,西玄圣庭向来不愿看人族兴盛。”
“西玄圣庭究竟与我人族有什么仇怨?”
一旁的祸龙不解:“西玄圣庭至今似乎都在搜索人族隐秘之地的所在,想要将他们尽数镇压。”
一旁的秦河大帝忽然沉默。
许久之后,他的语气有些怪异。
“详细原因,其实我也太知晓。
我只听说在许多年前,西玄圣庭圣后看上了我人族一尊先贤。
后来……西玄圣后,便抛弃了西玄圣庭圣主,跟随那一尊人族先贤而去……”
纪夏和祸龙眼神也变得怪异起来。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
纪夏有些迟疑说道:“如此儿戏?”
“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做不得准。”
秦河大帝哈哈大笑。
随着他的大笑之声。
纪夏忽然感觉自己脑海里,陡然多了许许多多,极为不凡的明悟!
“你是我人族后继者,而我这一尊先行者,却只能躺在这座青铜古殿之中,无法再为人族尽力,那么这些,便当做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秦河大帝直视纪夏的眼睛:“世人都以为我大庚帝朝灭亡,无数财宝都被许许多多帝朝势力瓜分殆尽。
可是他们不知道,大庚帝朝强大的根源,并不是那些所谓的灵器、所谓的灵丹。”
纪夏一边听着秦河大帝的话语,一边就在梳理着脑海中惊人的明悟。
随即,他面色之上浮现出一抹震撼。
“这是……庚金血脉的孕育苏醒法门?”
秦河大帝颔首,他的语气中也有了诸多自豪。
“我大庚帝朝能够纵横无垠蛮荒许多岁月,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建立一座崭新的人族帝朝,所依靠的就是这庚金血脉之法!”
“庚金血脉锋锐无比,你如果能建立一支庚金神军,那么十万灵府境界的庚金大军,甚至足以镇压地极存在!
三十万灵府境界的庚金大钧,甚至能够镇压天极!”
纪夏脸色陡然兴奋起来。
“似乎……这一种庚金血脉,一旦苏醒,便能够极快的成长……
而且,庚金血脉不用再和擎鼎血脉一般,从凡俗生灵开始培养,只需要让我太苍灵府修士苏醒庚金血脉,在花费时间壮大庚金血脉即可!”
这个发现令纪夏十分激动。
太苍需要的就是许多支,能够镇杀天地两极存在的强军!
而今,太苍发展的时间太过短暂。
即便有噎鸣秘境,有润世天云,也无法在区区几十年时间里,就孕育出能够直面神泽,甚至天地两极境界的神军!
而拥有了庚金血脉,太苍就可以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组建出一支威猛绝伦的强大军伍。
“修为越高,复苏庚金血脉精纯程度就必须要更高,所以花费的时间也就越漫长。
所以我还是建议你,还是从凡俗生灵开始,培养庚金血脉比较容易。”
一旁的商炽,大约看出了纪夏打得叮当响的算盘,提醒纪夏道。
“需要漫长的时间?”
纪夏毫不在意。
“有噎鸣密境存在,无垠蛮荒过去一百年时间,秘境之中已经度过了千年时光!”
“我就不相信倘若我太苍的灵府修士,这一千年什么都不干,专注于复苏庚金血脉……还无法苏醒这一道血脉威力!”
纪夏眼睛发亮。
现在的太苍,无法凑齐十万人族灵府修士。
毕竟百域两百多座王朝,围攻太苍的那一场出鹤之战中,也仅仅只有五千尊灵府修士!
而与绝晟的大战之中,绝昇皇朝约莫两万将领、两万鼎盛修士、诸多奉首、游荡强者,诸多存在加起来,也不过才十万灵府修士!
虽然绝昇皇朝,残余的势力中,也能再度拉出十万灵府存在。
绝昇大战之后,太苍升级了噎鸣秘境,灵府修士开始井喷式增加。
可是,哪怕距离绝昇之战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噎鸣秘境中已经过去二百多年。
而今的太苍人族灵府数量却仍旧不及十万之数。
相差的却已经不是很远了。
纪夏估计约莫再有二十余年,就能够凑足十万灵府修士!
届时再让他们复苏庚金血脉!
那时候的太苍就拥有了一支,能够硬撼地极存在的强悍军伍。
“到了那个时候,我太苍最弱的锐士,都是驭灵境!
当两百万太苍驭灵锐士席卷而过,我太苍就已经彻底超越了旧时代的绝昇,甚至比起绝昇,都有强出不知多少!
更可怕的是。
绝昇花费了极为漫长的时光。
而太苍,却仅仅花费了一百多年而已!
秦河大帝将这一道礼物送给太苍之后。
他的虚影,开始变得愈发模糊。
“纪夏,但愿我复苏之时,你的国度仍旧兴盛,仍旧强大。
那时我和你,便能够并肩而战……”

56jsn人氣小說 我有一棵神話樹 南瞻臺-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目!分享-vw8xv

我有一棵神話樹
小說推薦我有一棵神話樹
乘衣归深邃的眼神中,也带着些微的笃定。
“因为一些原因,我其实也一直在寻觅着无垠蛮荒被尘封的历史。
所以我曾经前往天目神朝,想要从这座吞食大息神朝遗泽,而崛起的国度中,探寻到一些隐秘……”
纪夏听到乘衣归的话语,眼里也露出一抹好奇。
“衣归姑娘,结果如何?”
乘衣归看了纪夏一眼。
语气忽然变得有些肃然。
“我确实有所收获。”
她道:“在天目神朝之中,我探知到一些隐秘,无垠蛮荒人族隐秘之地崩灭、甚至那些人族国度忽然化作废墟……
其实,或多或少都有天目神朝的影子!”
“天目神朝?”
纪夏眉头紧皱。
他没想到和乘衣归的一番话语,会引出如此重大的秘辛,引出如此强大的敌人。
神朝,远远凌驾于帝朝之上。
乃是无垠蛮荒掌控一切的主宰。
无数皇朝、帝朝都只能在神朝阴影之下,匍匐、跪拜。
即便是大帝一般的存在,面对神朝,也只能低眉!
纪夏毫不怀疑倘若太苍触怒了天目。
天目神朝中走出一尊强者,朝着太苍吹上一口气,太苍就会烟消云散。
而现在乘衣归话语中透露出来的秘辛,却让他心绪难平。
原来在无数岁月中,人族隐秘之地的崩灭,强大国度的灭亡,都有天目神朝的影子。
纪夏忽然想到八千多年前的大庚帝朝。
大庚帝朝秦河帝,就埋在苍青山旁边的戈壁之中。
这座帝朝在近万年岁月中,于诸江平原、甚至天目神朝周遭,都是最为强大的人族国度。
也许更加遥远的通天古河,界祖山以及神辰道山等广阔的地域里,还曾经出现过更加强大的人族国度。
但是那些地域,距离太苍实在是太过遥远。
太苍无法获知那些广阔地域的讯息,并不能去和大庚帝朝对比。
“那么……秦河帝的大庚帝朝……”
纪夏试探性询问。
乘衣归思索一番,又摇了摇头。
“我只知道大庚帝朝崩灭的直接原因,和西玄圣庭有关,至于其中有没有天目神朝在推波助澜,我确实不知。”
纪夏徐徐点头。
正在此时,乘衣归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停在苍青山大地之上。
周身忽然有灵元涌动而出。
在虚空中构筑出一幕幕景象,一幕幕光影。
“尊皇,你作为一座冉冉升起的人族国度之主,也许需要知道这些被掩埋的真相。”
乘衣归轻声开口。
随着她眼中灵光闪烁。
那光幕、光影之上,忽然有一幕幕景象跃动而出。
纪夏的目光落在那些光幕上。
神情忽然变得凝重,忽然变得肃穆,忽然变得有些阴沉。
却见光幕之上,一座秘境悬空。
秘境之中人族栖居,百姓安乐。
又有许多人族强者镇压巨兽,驱逐妖魔。
然后画面突转,巨大的岛屿破开空间,进入人族秘境之中。
岛屿之上,无数狰狞的妖魔咆哮,浓厚的妖魔气息上升,化作一片片魔气森森的乌云。
其中隐隐有恐怖面孔浮现。
“妖魔入侵!”
“召集秘境大军!”
……
诸多人族强者,纷纷神识涌动,声音响彻虚空。
但是这座岛屿之上的妖魔,实在是太过强大。
妖魔的躯体庞大如同山岳。
灵元鼓荡如同大泽,獠牙尖锐能够咬破虚空!
他们的眼神血红,布满重重杀机。
一道道天赋神通横压而下,大地破碎天地失色。
河流、山岳,都被这些妖魔搬运而来,生生镇压一座座人族秘境城池。
强横妖魔躯体一抖之间。
就会有无数妖魔子嗣落下,伴随着魔气侵入人族城池废墟之中。
寻常人族生灵,就此被那些妖魔吞噬。
血肉,白骨俱都不存!
人族生灵惨叫声、痛呼声、哭喊声、寻觅亲人的绝望声音,汇聚成一道道雷音。
在这座秘境上空萦绕,久久不散。
而这并不是结束。
光幕上的景象、光影,在不断显现。
一座人族国度,突然被虚空中降临的大脚,踩成齑粉,所有生灵尽数死于非命。
十余座皇朝集结而起,寻觅到一座人族上岳……
大战之后上岳崩溃,上岳之中的人族也尽数灭亡。
又有一座人族皇朝,突然遭受了一场来自于天际之外的陨星劫难。
哪怕人族皇朝诸多神渊,奋力抗击陨落的星辰,也难逃灭亡的厄运。
……
纪夏看着这一切,沉默良久。
“人族弱小,一旦被强大的种族获悉秘境所在,那么即便是人族秘境,也只能够陷落。”
“而那种种天灾……却十分可疑……”
他心中叹气,心绪间有些阴沉。
可是却也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这一切。
正在此时,画面突转。
一枚符文玉简,缓缓在光幕中打开。
其上记录着的一切,让纪夏瞬间暴怒!
“探知人族墨南秘境所在,天目神玄梁府,拘拿妖魔岛屿,送入秘境之中,秘境人族尽数灭亡,秘境归于玄梁府所有。”
“人族皇朝邻月国,于人族隐秘之地有所勾结,已经派遣帝朝西方山神镇压!”
“人族厉幽上岳显露踪迹,上岳周遭皇朝,皆已得到密报……”
……
一行血淋淋的文字,清晰而又直接的记录在符文玉简上。
纪夏面色通红,眉头紧皱,默不作声。
他从来未曾想到,人族已经如此衰弱,身为无垠蛮荒三大神朝之一的天目神朝,竟然还在暗中镇压人族!
他也从来没有想到,人族潜藏的敌人竟然如此可怖。
原本他对于天目非常好奇。
甚至想要看一看天目神朝的繁华,以及天目神朝的鼎盛威势。
他曾经想过,有朝一日要和天目神朝,诸多天骄人物验证武道大道。
可是今日乘衣归偶然路过,却告知他如此一番的隐秘。
让他心绪难以平静。
正在此时,乘衣归忽然再度轻轻抬手。
虚空中只留下一道光幕。
光幕上显露的是一位白甲天骄少年。
俊美无铸,气息无双。
但是眉宇间、眼眸间隐隐透露着一股邪异之气。
他身旁又有一条神异非常的七彩蟒蛇,吞吐着鲜红的蛇信。
纪夏看着光幕,忽然觉得这一尊天骄少年所在的地域,有些熟悉。
“嗯?光幕上的所在,是苍青山?”

dfnaq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有一棵神話樹 txt-第七百一十三章 我不答應!讀書-ph78z

我有一棵神話樹
小說推薦我有一棵神話樹
大府主的话语,回荡在上庭太和殿里。
太和殿忽然寂静一片。
许多太苍神渊存在,俱都抬起头来,目光冷漠的凝视泰中秘府大府主。
而大府主身后的诸多秘府府老,以及两位府主,听到大府主冷静开口,颇有力挽狂澜的意思。
他们在心中咀嚼着大府主的一道道谋划,咀嚼着大府主冷静而又掷地有声的话语。
眸中的恐惧渐渐消退。
无垠蛮荒人族弱小,不断被各大种族蚕食,被各大种族奴役。
可是即便如此,人族的数量,仍旧极多。
只是很多种族都聚集的一起,建城立国,繁衍生息,谋求强大。
可是人族,却分散在三山百域、诸江平原、通天古河、各大帝朝,甚至三大神朝之中。
到处都是人族的身影。
这些身影、文明、传承中,有些相对茁壮,有些则极为羸弱。
可是无论如何,不管是茁壮的人族国度,疑惑羸弱的人族国度。
他们对于人族,这个种族的归属感,仍旧存在。
所以泰中秘府大府主,才有如此的把握,想要用众多人族传承之地、人族国度的眼光来威胁太苍。
这无疑是一招诛心的方法。
可是偏偏又非常有作用。
除去大府主,其他两位府主,这个时候也已经恢复尊荣、骄矜的神色。
甚至,他们胆敢抬头,胆敢直视太初尊皇。
她们想要从太初尊皇面色中、眉宇中、动作中,察知到一点忌惮,或者愤怒。
因为一旦有这些心绪,出现在太初尊皇心里,那么她们的性命,便也就得以保全。
可是,令她们失望的是。
这尊俊逸非凡的太初尊皇脸上,却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
仍旧那么平静。
愤恨、觊觎、冷漠等负面情绪,都没有映照在他的神色里。
“我不敢镇杀你们?原因便是凰梧秘境的存在?”
纪夏凝视秘府大府主,可是在场的每一位秘府人族,都感觉他在直视他们。
眼中无悲无喜,就好像在看一群死人。
大府主微微仰头,道:“这便是我布下的后手,还请尊皇仔细权衡。”
纪夏忽然笑了笑。
他道:“不用我来权衡,正巧,有两位凰梧秘境的强大存在,来临太苍,我亲自去问一问他们,我太苍能否镇杀你们,就有结果了。”
“嗯?”
在场的所有秘府人族,俱都一愣。
二府主和三府主神色也在此刻变得有些僵硬。
倒是大府主却有恃无恐,甚至神色中,多了几分期待。
就好像凰梧秘境强者到来,太苍会饶恕他们一样。
而殿中的其他太苍强者,却都默不作声,有些存在在畅饮美酒,有些存在在品尝美食。
也有些顽劣的太苍神渊,在不断打量着殿中的泰中秘府强者,眼中闪烁着凶光。
泰中秘府的所有人,则都艰难的看向太和殿门庭。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今天没有强大势力的庇护,这一次他们只怕就只能够被镇灭,只能够被杀戮,只能够成为黄土之下的枯骨。
原本他们心中,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就都非常清楚。
他们之前还以为太苍无法凰梧秘境取得联系,凰梧秘境无法获悉其中包含的隐秘。
他们没想到的是。
凰梧秘境,竟然无端派遣强者,前来太苍!
这样他们心中显现出忐忑、紧张。
正在此时。
纪夏的目光也落在太和殿门庭之上。
许多太苍强者也看向门庭。
门庭中,有宫侍高声通报。
又有白起缓缓步入殿宇中。
白起的身后,则跟着两位气质卓然,气魄雄厚的神秘存在。
其中一尊躯体巍峨,头发赤红。
而另外一位少女模样的强者,一身白衣,眉间有几分清冷之色。
他们远远看到跪伏在太和殿之中的诸多泰中秘府存在,眉头齐齐一皱。
“镇压、困锁这些人族存在,果然是太苍的手笔。”
七尊主神色有些忿怒。
同族相残,向来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而凰梧秘境灵稚南圣女,终于看到了那位令她非常好奇的存在。
便是那尊太初尊皇!
只见太和殿宏伟非常,光芒万丈,诸多雕刻、诸多华表、诸多陈设,都无一不昭示着太苍的繁华。
太和殿中,诸多太苍强者分列而坐,眼前的桌案上,都摆放着香气四溢的珍贵佳肴。
这等佳肴,便是拥有一座秘境的凰梧,都不多见。
两旁的太苍强者,也纷纷转头看向七尊主和稚南圣女。
眼中有好奇、有疑惑、有冷漠、有欢迎。
却偏偏看不到任何的尊重之色。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的眼神,在这些强者的躯体上扫过。
只觉得这些强者气息伟岸,天赋卓绝,身躯上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让他们侧目。
白起、杨任、张角、秘龙君、朝龙伯……
师阳!
只见这些存在中,赫然有一位身姿挺拔,面目方正,眼中有着卓卓正气的存在。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面色,顿时微变。
“师阳?”他们心中惊讶。
当初凰梧秘境派遣师阳前去百域之地,为琉砚上岳报信一事,他们还记忆犹新。
原本绝昇皇朝镇灭琉砚,师阳不知所踪,就连虚魂续灵妖盘,也杳无音讯的时候,他们还感到非常可惜。
毕竟师阳资质不凡,又有一身正气,甘愿为人族、为凰梧秘境赴死。
他死在琉砚,便是七尊主都曾经感到深深的惋惜。
可是没想到,这一次的太苍之行,竟然能够看到师阳,正坐在太和殿中,安然饮茶。
尤其令七尊主、稚南圣女感到惊异的是,师阳的气息,变得不知强大了多少。
师阳离开凰梧的时候,不过近神台境界。
可是现在,师阳端坐在殿中,就有一股强横的威势,在他周遭酝酿。
“不过数十年,师阳就从近神台境界,成长到了神渊的地步?”
凰梧秘境两人疑惑。
师阳察觉到两人的目光,嘴角露出一道笑容,微笑冲他们点头致意。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也知道现在并不是和师阳话家常的时候,便也朝着他点头。
“这座宝殿中的诸多强者,气息深沉,无法看清他们的修为,但是光就他们的威势来看,这些存在的战力,必然非常强大。”
两人好奇于太苍诸强者的修为,可是运转灵眸,肆无忌惮的探知他们的修为实力,未免太过于失礼,就也仅仅只是在心里猜测。
当两人一步步走入殿中,来到大殿中央。
他们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殿宇大地。
这是基本的礼节。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起初并没有直视纪夏,躬身向太初尊皇行礼。
当纪夏沉静、醇厚的声音传来:“免礼。”
两位凰梧神泽直立起身躯,终于得以直视上首纪夏。
太初尊皇纪夏,随意倚靠在宝座上,身着玄衣,头戴高冠,看向他们。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齐齐一愣。
只觉得宝座之上的太初尊皇,气息无比尊贵,眼中深邃有若蕴含一座天穹,如玉一般的面容,也好像神灵精心雕琢,不似蛮荒之地应当存在。
“正是一尊天人!”
七尊主在心中感叹:“没想到太初尊皇竟然生就这样一副天人样貌!”
稚南圣女也极为惊讶。
他们也曾经在游历太苍诸城的时候,看到过纪夏的画像。
当初就深觉太初尊皇的俊美。
但是当他们见到本人,更觉得尊皇躯体上,神韵流转,气魄萦绕,让人心中生出自惭形秽的情绪。
就算是样貌也堪称“倾城之容”的稚南圣女,也是如此。
“两位凰梧贵客,舟车劳顿,还请入座。”
纪夏沉静的脸上,涌现出一道温和的笑容。
七尊主、稚南圣女还震撼于纪夏的天人神韵,听到纪夏温煦的话语,这才觉得自己有些实力了。
七尊主倒是没有什么反应,朝纪夏行礼,入座。
稚南圣女却脸庞微红,心中甚是觉得这样盯着太初尊皇看,未免有些失礼。
两人俱都入座。
他们的眼神,又落在跪伏在殿中的众多泰中人族上。
泰中秘府这些人族,包括三位府主,看到凰梧来客在打量他们。
脸上顿时露出凄容。
但是碍于身上缠绕着的苍龙,却无法开口,可是眼里的委屈,似乎要直溢而出。
但是大府主身上的苍龙已经消散,她却声泪俱下,直直开口!
“数千年以来,凰梧秘境一向是诸江平原众多人族国度、人族隐秘之地的领袖。
而今泰中秘府府主、府老,俱都被太苍镇压、困锁,还请凰梧秘境,还泰中秘府一个……”
大府主的话语未落。
上首的纪夏忽然拂了拂衣袖,一道玄妙伟力降临而来,蔓延在大府主周遭。
大府主的声音瞬间消弭殆尽。
尽管大府主仍旧在开口说话,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却都听不到任何声音。
“两位凰梧贵客,我准备将此间泰中秘府三十位府老、三位府主,尽数镇杀,你们以为如何?”
纪夏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传来。
他的语气并不急促,也并不咬牙切齿,但是落在所有人耳中,都能够感知到这一尊天人一般的太苍尊皇,赫然酝酿了清清楚楚的杀意!
所有泰中人族,齐齐色变!
唯有大府主,虽然她额头冒汗,可仍旧在死死咬牙,支撑,不然自己显露出恐惧的神色。
凰梧两位神泽存在,听到纪夏如此开门见山的话语,眉头俱都微皱。
七尊主赤红色眉毛,微微耸动,侧头询问道:“我也曾经听其他其他几位尊主,提起泰中,是一座实力不弱的人族秘府。
不知道这同族秘府,究竟怎么惹恼了尊皇,令尊皇生出如此汹涌的杀意?”
他的口气中,不无责怪。
人族向来团结。
虽然碍于无垠蛮荒形势,俱都自顾不暇。
可是同族相残的事,却很少发生。
现在纪夏当着他们的面,想要镇杀一座秘府顶尖强者,不禁让他生出几分烦躁之意。
纪夏看了一眼妄图用神识传音,被他的神识伟力镇压的大府主。
继而转头看向杨任。
杨任出列,向纪夏行礼。
他眼部朦胧消散,眼窝中生出两只小手,小手上有神眸张开,照耀出金光。
金光幻化出一道道虚幻影像。
在场的泰中秘府人族,看到虚幻影像顿时绝望再度占据他们的心绪。
这些虚幻影像,正是太苍和泰中秘府的摩擦有伊始。
包括泰中秘府突兀生出援助之手、话不投机便出言诅咒太苍、威胁太苍……
以及只接纳太苍强者的原因。
……
一幕一幕,不断落入七尊主和稚南圣女眼中。
他们两人的神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越来越冷漠。
“所以,泰中秘府打着施援太苍的幌子,想要让太苍强者成为前茅,用太苍强者的尸首,覆灭列盛,成全泰中秘府的谋划?”
凰梧七尊主周身忽然涌动出森森的火焰。
火焰跃动,令他的身躯都开始燃烧。
他语气中压抑着无尽的怒意,看向泰中秘府众多人族。
一字一句询问道:“是这样吗?”
其他泰中秘府人族已经噤若寒蝉,恐惧席卷他们的心头。
他们原本以为会有一线生机,没想到迎接他们的确实,这一尊凰梧尊贵存在的惊人怒火。
而一旁的稚南圣女,眼中也是寒芒闪动。
纪夏手指轻动,困锁大府主周遭,不让他出声的灵禁,悄然消失。
大府主不敢直视纪夏和七尊主的眼睛。
她低头跪伏而下,道:“这确实是泰中秘府的罪责,泰中秘府也愿意承担罪责,予以太初尊皇、太苍以丰厚的补偿!”
七尊主身上的怒意,丝毫不减,恐怖的威压,席卷大殿中央。
众多泰中秘府人族,都感到仿佛有一团炙热的火焰,正在炙烤他们的心绪,令他们的心绪,面临崩溃的边缘。
“还请太初尊皇、七尊主给我泰中秘府一个恕罪的机会!
而今人族式微,此间我泰中秘府神台、神渊强者不再少数,我苦修五千年,才得以成就神泽……
我记忆中,又有许多人族功法传承,泰中府库中积累了雄厚的财宝,只有我的神识才能洞开!
如此种种,不是为了威胁尊皇、威胁尊主,而是想说,在人族式微的如今,一座秘府上层强者积累不易,传承、财宝更是不易!
还请两位绕过我泰中秘府!”
大府主声泪俱下,仿佛确实已经认识到罪责。
其余两位府主,和诸多府老亦是大声认罪。
七尊主神色有些微的松动,周身萦绕的重重怒火,也变得黯淡了一些。
大府主见状,尊荣、美丽的面容更加悲切。
她道:“还请尊皇、尊主想一想我人族处境,一尊神泽、诸多神渊神台的价值,倘若我们今日死在太苍,如此之多的强者,价值甚至不如一捧黄土!”
七尊主身上的气魄再度消沉。
他感慨道:“我人族式微,如此多的强者……倘若尽数死了,实在是太过可惜了。”
说到这里,七尊主和稚南圣女对视了一眼,又看向上首的太初尊皇。
他的语气十分恳切道:“我人族处境,尊皇自然是知道的……而今事已至此,不如让泰中恕罪?我来做个见证,让泰中秘府献出大量灵宝,补偿太苍。
与此同时,泰中秘府三位府主可以立下陆父之约,让他们为太苍出几次手?太苍如日中天,泰中为太苍出手,便是襄助于人族大业!以此恕罪!”
听到七尊主的话语,泰中秘府人族俱都喜出望外。
大府主脸上也终于露出欣喜之色。
她匆忙出声道:“感谢尊主饶我泰中秘府,我泰中秘府必将为人族大业,奉贤……”
大府主话语未落。
上首的纪夏忽然摇头,道:“我不答应。”
顷刻间。
纪夏探出一根手指,一道圣印就此显现。
无穷无尽的灵元,从纪夏的躯体中,仿若山洪倾泻一般汹涌而出。
涌入那道圣印中。
强烈的威压让殿中所有存在,俱都色变!
“照圣九印,灭虚元印!”
轰!
强横无比的庞然伟力直冲殿宇中央!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脸色大变。
他们正要出手,却感知到一股气机,锁定了他们。
凶戮到极致的威压,笼罩他们两人,让他们意识到,如果他们出手,必将身死!
凰梧两位存在目光转移,看向最前列,默不作声的银发强者!
面露骇然。
轰!
一道惊天巨响落下!
被祸龙击成重伤大府主,以及众多泰中人族,在惊惧、难以置信中。
顷刻间化为齑粉。
躯体、神魂、真灵。
全然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