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甲老卒

5o7fz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老街中的痞子 卸甲老卒-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盡人事聽天命(上)展示-o39wz

老街中的痞子
小說推薦老街中的痞子
害怕被大富豪和火家军的人发现,赵凤声三人变成了山老鼠,净往人迹罕至的地方钻,饿了吃山珍,渴了喝山泉,有些世外修行的意思。
等口粮实在难以为继了,迈克就跑进城里买点干粮,好在这里国际旅人众多,他那张标准的欧洲脸倒也不显得那么突兀。
休养了一段时间,赵凤声外伤痊愈,脸色渐渐恢复正常状态,就是中降头的后遗症还没有消除,时不时得呕吐加头痛,伴有便血和腹痛等症状,并且间隔距离越来越短,从一周到三天,再从三天到一天。
赵凤声清楚,照此下去,这蛊会要了自己的命。
不过他的心大,该吃吃,该睡睡,就像没事人一样。
今天运气不错,迈克抓到了一条草蛇,将蛇剥皮后,蛇胆和蛇血融入酒中,端到了赵凤声面前。
呃!……
闻到木碗里散发的腥味,赵凤声一阵呕吐,皱眉道:“赶紧把这玩意拿开,熏都要熏死了。”
迈克固执举着碗,说道:“我听一个华夏人说过,蛇血和蛇胆是大补,喝了吧,或许对你的病情有帮助。”
“不行,一闻就天旋地转的,按理说蛇血也没多难闻,怎么只往头上钻呢?难道……”赵凤声猛然一惊。
自己中的降头,跟蛇有关?
东南亚盛产各种蛇类,许多行业将蛇制造成商品和药材,降头师用蛇作为主要材料,倒也不足为奇。
万物相生相克,无下则无上,无低则无高,无苦则无甜,既然能猜中了下的是什么降头,破解还不容易?
赵凤声寻思着得赶紧跟师父联系,先把这要了老命的降头解了再说。
“我跟一些雇佣兵团队联系过了,只有一家肯来泰国帮咱们,但价格贵的离谱,要一千万美金,并且要先支付七百万,你觉得如何?”迈克说道。
“先支付七百万美金?跑了我去找谁要,再说他们的信誉值那钱吗?瞎他妈扯淡!”赵凤声揉揉鼻子,“继续跟他们谈,人到了付一百万,把我安全送回国,再加二百万。现在你们这一行比抢劫还厉害,只是护送雇主回家,就狮子大开口要一千万,我们那会跟人抢矿,手里拿着刀跟人家双管猎比划,到头来也才五十块加一顿小酒,通货膨胀也不能膨胀到道德沦丧吧。”
“总共三百万的话,恐怕没人会接,毕竟要跟大富豪和火家军为敌,危险系数很大。”迈克说的很委婉。
“生意嘛,有来有往,你就跟他们扯着皮,我另有打算。”赵凤声轻描淡写说道。
扯皮?
迈克摇摇头,再扯下去,先死的肯定是你。
火影之夜舞傾城
“咱们的面包只够维持一顿了,如果不想吃蛇和老鼠的话,需要立即采购。”阿米娅将现实的残酷摆在面前。
“我现在就去。”迈克望了一眼赵凤声,把蛇血和蛇胆一饮而尽。
“今天是二十九号吧?”赵凤声喃喃道。
“对。”阿米娅点头道。
“那就不用去买了,收拾东西,咱们一起下山。”赵凤声说道。
“下山干什么?那两家的人肯定做好了埋伏,我觉得还是再等一段时间再说。”迈克跟他呆的久了,似乎对赵凤声的作风有了一定了解,猜测道:“雇佣兵只不过是用来打掩护,你的真实目的,是为了等待国内的援军?”
赵凤声握紧右手拳头,“援军不援军的,不指望,我只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咱们三个人,不可能逃出重重包围。”迈克笃定道。
“谁说要逃了?”
赵凤声表情凝重道:“我已经把老沙卖了,不能让你们也重蹈覆辙。咱们这次下山,先把莫罗斯他们救出来。”
迈克听得只想笑,“营救他们,比逃出泰国要困难十倍。”
阿米娅在旁边补了一刀,“病情加重,导致神经系统紊乱。”
赵凤声神秘一笑,“山人自有妙计。”
两人见他不像是神经病发作,只好跟着他下山,趁着天色昏暗,三人连夜赶到了沙府。
赵凤声选择城外山坡作为落脚点,这里树木茂密,居高临下,能够观察到通往城内的必经之路。
獵魔學院 制式裝備
兄友弟恭
挨蚊虫叮咬一夜,迈克和阿米娅的火气都被咬了出来,可赵凤声屁都不放一个,将自己裹成木乃伊睡大觉,呼噜打的比蛤蟆都响。
天色渐亮。
赵凤声伸了一个懒腰,拍醒两人,“别偷懒了,开工了。”
好不容易在清晨睡着的阿米娅怒气冲冲道:“你睡好了,我还没睡够呢!”
我真不是開玩笑
“嘿嘿,等干完这一票,咱们好好睡。”赵凤声赔笑道。
“跑到敌人眼皮子底下,你到底有什么打算?”迈克询问道。
烽火雄兵
赵凤声点燃一根烟,看着路上行人和车辆,淡淡说道:“很简单,抓住阿游将军,换回莫罗斯他们。”
“抓住阿游将军?他们有多少人?具体布防位置?情况一无所知,根本是在自投罗网。即便抓住了阿游,莫罗斯是否活着?少帅是否肯进行交换?这都是未知数。我觉得你是在贸然行事。”迈克脸色难看说道。
赵凤声吐出烟雾说道:“我之前当火帅参谋长的时候,了解到一些秘闻,阿游在沙府有自己的毒品生意,数目相当可观。要想驴拉磨,就得给驴吃饱,火帅自然懂这道理,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为之。经过这些波折之后,火帅正是用人之际,不会断了左右手的财路。”
“他会亲自来进行交易吗?”迈克问道。
“警卫队队长曾寿年都叛变了,他还有的选择吗?”
異界全職業大 莊畢凡
赵凤声诡异笑道:“至于你其它的两个问题,我只能说六个字,尽人事,听天命。”

hsohb人氣都市言情 老街中的痞子 卸甲老卒-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邊境大戰(中)鑒賞-qh00n

老街中的痞子
小說推薦老街中的痞子
这枚不知从哪射来的火箭弹,速度快到难以想象,别说是人,就连神仙都躲不了。幸好准度稍偏,在吉普车前方炸裂开来,爆炸过后,形成五米左右的大坑,而赵凤声等人乘坐的汽车,也被掀到空中,打了几个滚之后,跌跌撞撞向旁边的山坡冲去。
站在半山腰的安常胜将火箭筒丢到一旁,抽了口雪茄,喃喃道:“圣经里说,没有人有权掌管生命。”
随后安常胜缓缓吐出烟圈,嘴角上扬,勾勒出桀骜不驯的笑容,“但是我,可以掌管死亡。”
火箭弹的爆炸产生的震荡,汽车的翻滚,致使赵凤声受到严重撞击,大脑处于真空状态。
不知打了多少滚,安全带断裂,赵凤声也被甩出车外,在跟石头经过无数次摩擦之后,狠狠撞到了一颗大树上面。
晕,出奇的晕。
赵凤声本来身体就没恢复,再加上这么一折腾,要不是底子好,小命当场就得玩完。
血液不停从额头流过眼眶,一滴一滴浸湿了衣衫。
此刻的赵凤声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神经格外麻木,想要擦去碍眼的血迹,可胳膊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
“死了没!”
旁边传来老沙微弱的呼喊。
赵凤声艰难转动脖子,看到了十米之外有黑影蠕动,今晚的月色较为皎洁,赵凤声依稀能看到老沙跟自己一样头破血流,保持着狗啃屎的窘态,看起来及其狼狈。
赵凤声笑了笑,用尽全身力气喊道:“姿势不错,小心那帮龟儿子追上来,搞你的屁股。”
老沙举起中指作为回应。
旁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赵凤声心神一凛,屏住呼吸,急忙寻找用来防身的武器。
此刻的他,已经完全丧失抵抗能力,即便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都能置他于死地。
“赵?!”
迈克的声音。
赵凤声稍稍松了一口气,气息微弱喊道:“我在这。”
迈克和阿米娅同时出现在视线内,两人看起来比较健康, 但也不同程度挂了彩,身体弥漫着血腥味。
“敌人很快就会追过来,我们得马上走!”迈克快速背起赵凤声,声音中透着一股焦躁。
“王道伟和莫罗斯他们怎么办?”赵凤声抓住迈克的衣领,沉声说道。
迈克一愣,淡淡说道:“在无法帮助同伴的情况下,只能保证自己先活着。”
“王道伟是我的朋友,莫罗斯是你的伙伴,就这样放弃他们吗?”赵凤声平静问道。
迈克的声音犹如机器一样冰冷,“你告诉过我一句话,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们能不能活着,全要看自己的命,假如上帝要带走他们,谁都无法阻拦。你知道我们这个雇佣兵小队叫什么吗?money slave,意思是金钱的奴隶,一帮为了钱才在一起的乌合之众,你觉得这样的人在一起,会有真正的友情吗?”
月光照在阿米娅精致五官,两者一样清冷。
赵凤声张开嘴巴,想说些反驳的话,但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再矫情下去,仅存的一线生机也会湮灭。
王道伟他们能否逃出生天,全看个人的造化了。
“走吧。”赵凤声从嗓子眼挤出两个字。
当阿米娅刚要搀扶起老沙时,老沙却摆了摆手,气若游丝说道:“你们走你们的,别管我了。”
“都啥时候了,别墨迹了!”赵凤声低吼道。
“我现在就是累赘,而且即便走出大山,能不能活都不一定。”老沙往前爬了半米,露出扭曲的小腿,笑道:“带着我,咱们四个都走不了。”
赵凤声望着老沙惨白的脸庞,心中一阵刺痛。
痛,是因为老沙说的都是实话。
带着一个残疾人逃命,绝对走不出这片山脉。
远处有灯光闪烁,证明已经有追兵赶到。
迈克口气沉重说道:“三秒钟之内,给我答案,否则我会把你们全部抛弃。”
赵凤声脱口而出,“带着我们俩一起走!价钱随便你开。”
王道伟算半个朋友,并且事情不在掌控之中,赵凤声选择不回去救援,也是情理之中。可老沙不仅是自己的朋友,还是自己的战友,就这么放弃,赵凤声做不到。
“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迈克一脸肃容道。
“要么把我们俩都带走,要么把我们俩都丢下,你如何选择,我都不会怪你。”赵凤声认真答道。
“何必呢?!”老沙摇头苦笑道。
迈克沉思半秒钟,将赵凤声放到地下。
就在俩人认为被放弃的同时,迈克走到老沙旁边,背起了他,冲阿米娅说道:“赵的体重轻,你去背他。”
这位拉丁美人从来没对迈克的命令有过质疑,沉默点了点头,将赵凤声抗在肩上。
换作平时,赵凤声肯定会臭贫几句,比如你队长是让你背我,而不是抗我,什么香水味不错,是在哪里买的,可后面追兵太近,为了掩盖行踪,只好乖乖把嘴巴闭上。
四人借助夜色和茂密的植物掩护,渐渐拉开了和追兵的距离。
翻过了一座山,出现了岔路口,迈克正要选择往东的那条路,赵凤声突然轻声说道:“错了,走另一条路。”
“那条路是通往泰国方向的。”迈克停住脚步,疑惑问道。
“我知道,那里才是生门。”赵凤声狡黠笑道:“紧靠双腿,肯定跑不过车轱辘,几个人要步行回国,起码要两天的时间,那帮人肯定安排好了天罗地网。只有回到了泰国,才能有机会活命。”
“有道理。”迈克同意了他的方案。
“妈的,又是下蛊又是火箭弹,被打的死去活来,老赵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赵凤声吐出一口 唾沫,表情凶狠说道:“等老子好了之后,杀他个回马枪!枪头涂满辣椒,专捅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