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w127x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第九百六十八章 猜螞蟻熱推-3h0l2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呼——滋啦滋啦……”
一阵柔和的风卷过,干燥的地面上,细微的金属粒子和雷石碎末被轻轻卷起,摩擦出微弱的电光。
这里是雷石平原。
这里地质十分特殊,金属含量极高,而且盛产会自放雷电的雷石。
毫不夸张的说,假如赤着双脚走在路上,都能感觉电流滋滋地从脚底板中窜上来,电得人头发竖起,全身发麻。
平常就这样了,一旦爆发沙尘暴,那景象堪称恐怖。
无数金属微粒和雷石碎末被席卷而起,电光连绵,雷光滚滚,所过之处万物难存。
而这样堪称天险的地方,却是雷部落世代绵延的家园。
在雷石平原的最中心,矗立着千百座巍峨庞大的圆形石堡,它们大小错落,形状活似一只只倒扣在地面的浑圆黑碗,毫无人工雕琢的痕迹。
石堡坚固,不怕雨淋和雷打,舒适度却不佳。
它入口太小,又没有窗,待在里面又黑又闷,所以雷部落人除了晚上睡觉,一般都走出石堡活动。
今天也不例外。
鬼面妖妃 冰弦冷澀
“呜哇哇哇!”
“咯咯咯!”
一群光屁股小娃娃大叫着奔跑。
奔跑时,脚底和雷石碎末摩擦,紫色的电光隐隐在脚底板闪烁。娃娃们的头发都被电得蓬松炸起,活像一只只毛绒绒的刺猬。
雷部落人体质特殊,即使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娃娃都不怕被电,赤脚跑得欢实。
相比于开开心心的小娃娃们,雷部落的大人们看起来就没那么欢乐了。
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一层忧虑的阴云。
一块巨型雷石旁,两个妇女边缝补兽皮边小声说着话。
“你说最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看我们的长老和酋长每天绷着脸。”
“我听人说,是凶兽海出大事了!”
“凶兽海?难道氏族翻脸杀我们派过去的人?!”
“到底啥事我就不知道了,但听说昨天我们元巫又卜筮了好几次!”
缝兽皮水囊的女人吸了口冷气:“又卜筮了?这得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才一直卜筮啊……”
她也顾不上缝水囊了,身体前倾,急迫地问:“那卜筮……什么结果你知道不?”
缝兽皮裙的妇女小声说:“这我哪能知道,我连元巫大人卜筮什么都不知道,但我估摸着不太好。”
她眼珠子左右转了转,压着嗓子用极惊悚的表情说:“还有,我听说,霆岩大人死了!”
邪少的盛寵冷妻 陳綰輕
“什么?!”
缝水囊的妇女骇然,几乎要跳起来。霆岩是雷部落下一任酋长候选人之一,年轻有潜力,被酋长元巫看好,也是她们雷部落的骄傲。
她定了定神,卡着嗓子问:“凶兽海消息……已经传过来了?”
“没有,据说是卜筮出来的,我也不知真假。”
缝水囊的没心情缝水囊了,慌乱地说:“肯定是真的!”
他们的元巫是卜巫出身,卜筮一卜一个准,从没出过错。
兌換女神 吾夢拭塵
逍遙初唐
缝兽皮裙的妇女其实也没什么心情缝,粗糙的手按了按半成品的兽皮,无力地将背向身后的巨型雷石,忧心忡忡:“我瞧着这些天气氛不对,恐怕要出大事,我看我们……啊!”
她感觉背被猛烈电了一下。
强烈的电流使得她猛地跳将起来。
她回头一望,傻在原地。
缝水囊的妇女也跟着她一同愣在原地,仰头望着眼前这块巨大的雷石,呆傻傻地瞪大眼睛。
“雷石,雷石它变出字啦——!”震惊的喊声响彻雷石平原。
五个呼吸后。
几乎半个雷部落的人都黑压压围在了这块巨型雷石旁边。
雷酋长搀扶着颤巍巍的老元巫,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表情凝重的望着雷石上不断显现出来的文字。
与其他部落不同,这次字显现在雷石身上,每一横每一划的出现,都是火花带着电光,火星与紫色电蛇飞溅,滋滋作响。
雷酋长和老元巫都认识羲城字,他们没有喊人来翻译,脸色变幻地沉默看着。
“元巫大人,石头说得什么啊……”
有小孩扯着老元巫的袍角,仰头嫩生生地问。
火爆來襲,契妖帝妃
雷部落的元巫是个已经活了四百来岁的女人,扎着两条拖地的麻花辫,走路要拄骨杖,人已衰老得不像样了,但眉眼可亲,爱笑又喜欢逗小孩,小孩们都很喜欢她,也不怎么怕她。
但这次老元巫没有笑着和小孩说话,仿佛没听到小孩的问话,依旧脸色沉凝地看着雷石上的字。
小孩的阿姆捂住小孩的嘴巴,弯腰将他抱走。
周围变得寂静。
等雷石上所有文字显现完,确定不再有新字后,雷酋长和元巫相视一眼,对大家说了声“都散去吧”,然后一同走进最高大的那座石堡。
黑暗的石堡中。
两人脸色凝重的相对而坐。
“虽然早就卜筮到大元巫的死亡,但我没想到氏族真的会败……”老元巫深深叹了口气。
她是元巫级的卜巫,对于一些凶兆比其他元巫更敏感。
在大陆之桥被彻底冲破的时候,她的眼皮就开始跳了。这些天她一直在卜筮,卜筮大元巫的生死,卜筮他们雷部落派去凶兽海的人的情况,卜筮雷部落的未来。
因为频繁卜筮,她现在头晕目眩,说话都有些吃力。
雷酋长有些急切地说:“您说,我们是留在这里好,还是答应羲城的邀请,去海上避难呢?”
老元巫闭上眼睛,很干脆的说:“卜一下吧。”
雷酋长立即屏住呼吸,将自己的心跳声减缓,退后两步不再说话。
“铃铃铃……”
黑暗之处从四面八方传来了铃铛声。
它们从轻到响,从凌乱到整齐,最后响彻整座石堡。
老元巫的眼皮开始剧烈震颤,身体紧跟着触电般战栗,她的头顶冒出大量白色热烟,脸颊肌肉疯狂抖动。
这是梦境卜筮,其难度要比五木部落那种简单的卜个是或否要高多了,它能让人“看”到未来。
梦境卜筮虽难,但对于老元巫这样程度的卜巫来说却不难。
但最近这几次却十分吃力。
特别是这次,老元巫明显扛不住了。
两道细细的鼻血流淌而下,骇得雷酋长差点跳起来,他紧紧握住双拳,才没使得自己发出动静,打断老元巫的卜筮。
过了不知多久,卜筮停歇,老元巫睁开浑浊了许多的眼睛。
雷酋长急了:“您怎么样?”
老元巫有些头晕目眩地擦了擦自己的鼻血,然后笑了:“未来模糊不清,卜筮失败了。”她并不太意外。
老元巫说得轻松,雷酋长听到后却仿佛被雷劈……不,被石头砸了一样。
“怎么会……”他无法相信。
以往无论遇到多么难的事情老元巫都能为雷部落做出预言,哪怕是陨石雨,老元巫都准确卜筮出来了!
怎么会卜筮不出是留还是走呢?!
老元巫慈祥地看着他:“我没法为雷部落指引方向了,你是想留还是跟着羲城人走呢?”
雷酋长直着眼僵坐在原地。
是留守在这里,还是跟着羲城人去海上躲避?
他们雷部落位于雷石平原,一旦卷起尘暴,那就是极凶之地,他对雷石平原的凶险有信心,对他们的石堡也有足够信心,但是头领兽连氏族都能击败,真的会怕他们这处天险吗?
可跟着羲城人去海上躲避……头领兽就不会追到海岛吗?
如果追到海岛,是不是还不如雷石平原安全?
怎么办?
怎么办!!
假若选错了,雷部落就完了,绵延了这么多岁月,由祖先交到他手里的雷部落,就因他而覆灭了!!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浮出来。
雷酋长脸颊肌肉抖动,脸色难看得吓人。
“罢了,我来做这个决定吧。”老元巫忽然道。
雷酋长怔怔抬头,眼球还布满红血丝:“您不能再卜筮了,身体受不了。”
老元巫笑了笑:“是不卜了。”
“那您……?”
老元巫拿出一个小陶罐。
“这里面有两只蚂蚁,一只黑色,一只红色,一样大小,一样生活习性。等会我会摇晃这只蚂蚁罐,如果等会爬出来的蚂蚁是黑色的,那么我们就立刻出发去羲城。如果爬出来的是红蚂蚁,那么我们就留在这里。”
雷酋长不可置信地看着老元巫,觉得荒唐极了:“那我们雷部落的生死,就让蚂蚁来决定?”
朦朧的血光 康普頓
老元巫苍老沙哑的声音带着笑意:“你可别小瞧这两只蚂蚁,它们是前前任元巫留下来的,在雷部落待的日子,比所有雷部落人都要久,也称得上是祖先吧。”
雷酋长还是不敢相信。
再次确认:“您是认真的吗?”
老元巫含笑点头:“嗯。”
雷酋长苦笑。
輪回武典 狼影劍
他是真的佩服他们元巫,竟然这么乐观豁达,连这种关于部落生死存亡的事情,也能弄得好像明天要不要采蘑菇那样轻松。
“我听您的。”他艰难的说。
老元巫将小陶罐放在面前,粗糙衰老的手指轻轻扣了扣罐口。
雷酋长坐直身体,定定地看着小陶罐,双拳渐渐攥紧。心脏跳动的声音,还有蚂蚁足肢爬动的声音,一切细微声音都前所未有的响亮。
未知颜色的蚂蚁即将爬出陶罐口。
雷酋长屏住了呼吸。

d1mdh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竹刺無鋒-第九百六十三章 抵達羲城閲讀-cqrkj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轰!!!”
逃亡到远处的人突然听到背后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有疾风席卷而来,刺痛他们的眼睛——那是爆炸传来的冲击波。
方圆五里之内的凶兽,尽皆死去。
屹立了不知多少年,代表着原始人类最高力量的骨塔也随之轰然坍塌,化为齑粉。
所有人呆呆地望着骨塔的方向,望着那绚丽的烧成极光色彩的天空,感到了某种窒息般的强烈痛苦,连喘息都忘了。
“大元巫……”
苍辛潸然泪下。
没有时间留给他们缅怀。
凶兽潮何止绵延五里,短暂的寂静后,无穷无尽的凶兽再次集结成群。它们踏着一具具变成碎片的氏族祖先骸骨,冲破大陆之桥,向着东大陆汹涌而来。
氏族和部落的逃亡队伍继续往东。
沙狄坐在巨大的蝽象虫上,一时面如死灰。
“我们完了。”
这样的力量都消耗不完那些凶兽潮,杀不尽该死的头领兽,等它们到东大陆,他们有什么能力抵抗?
根本不可能的。
沙狄双臂抱着头,悔恨难当。
假如他们早点发现那么多人被替头蚴寄生,局势怎么可能到这种程度?他们恙部落有无数种方法祛除人体内的虫卵,可偏偏他们竟然没发现!
假如不是领地内被大量的战士战兽被寄生,一片混乱,他们也不可能不战而逃!
怎么会没发现呢,怎么就没发现呢……
屍鬼召喚師 陰陽森林
蝽象载着他往东飞。
沙狄回头望了眼,看到那灰泱泱的凶兽潮,恶狠狠地咒骂出声:“该死!”也不知是骂这些凶兽潮,还是在骂自己。
咸巫也懊悔,但再懊悔事情也已经变成这样了,安慰道:“所幸我们没多少战士折损,就是虫群都消耗掉了,得花功夫重新培育。”
沙狄声音沙哑:“咸巫,你说那些头领兽会来攻击我们部落吗?”
咸巫苦笑。
“会吧。”
沙狄痛苦烦躁地重重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不需所有凶兽潮扫荡过来,只需一小股,他们恙部落就对付不了。
想了一会,沙狄说:“那我们躲到地底下,等凶兽潮退去?”
咸巫叹气不语,过了好一会说:“怕就怕这些头领兽待在东大陆不走了,我们要狩猎,要进食,就不可能永远待在地底。”
而头领兽对人类的恨意与忌惮早已在漫长的斗争中根深蒂固,怕是看到就不会放过他们。
沙狄感到绝望,痛苦的说:“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等着灭族吗?”
總裁別怕:混混甜心太囂張
咸巫没有再说话。
他也很茫然。
……
幽深的海底。
无数钝头海蛇集结在一起向前游,实力最强的八条钝头海蛇在前面开路,游动时的轨迹呈螺旋转,就像雁群的头雁一样,带动水流,使得后面的钝头海蛇游动时更省力,也跟得上极限速度。
这么多巨型海蛇汇聚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一条庞大到难以想象的超级海蛇在海底赶路,无端令人感到恐惧。
钝头海蛇群很快到了荧光海。
它们毫不犹豫地钻破红泥沙珊瑚封口,呼啸着钻进黑森森的海窟窿,落在最后的海巨蹼体型太庞大,险险地跟着挤进洞口。
酷拽校草杠上不乖純妻 一塵輕風
几天后,钝头海蛇群钻出海窟窿,抵达另一片海域。
到未知海域后,钝头海蛇们有些不知去向,最后由蛟蛟领头,大家一起前往羲城方向。
羲城海岸线上。
叶羲站在嶙峋的礁石上,面色冷凝地望着大海。
前几日他想与大元巫用巫术传讯,却没有得到回答。当时他觉得不妙,立即做了卜筮,而卜筮的结果是大凶。
遇見愛情的瑜小姐
当天晚上他做了个梦。
梦到了氏族孩子启程去羲城的那天,大元巫送别他的场景。
天是暗红色的,周围的景物都很模糊,唯有大元巫的模样十分清晰,望着他的目光殷殷恳切,隐含泪水。那目光太复杂了,有悔意,有期盼,有歉意,还有无尽哀恸。
最后大元巫握着他的手,用沙哑的声音对他说:“交给你了……”
这一句话响彻耳畔,格外清晰。
醒来后这句话仿佛还在回响,令他眼皮直跳,心越来越沉。
之后他数次尝试和大元巫用巫术交流,但无一例外,皆没有得到回复。
他知道,凶兽海一定是出事了。
他迫切想知道凶兽海的讯息。
娛樂圈演技派
惜花錄gl 佛笑我妖孽
荆棘雀鹘鸟都一直往返于氏族领地和羲城,可氏族领地距离这里的距离过于遥远,还未有消息传来,他只能在羲城等。
星光獨寵:老公,乖別鬧 丹曦
后来他猜测,假如大陆之桥真的遇到什么连大元巫都不测的变故,那么鲧氏说不定会有人从海底通道过来,所以他守在这里。
“哗啦!”
蛟蛟破水而出,蜿蜒地爬到岸上。
“哗啦哗啦!”
平静的海面犹如雨后春笋般接连冒出钝头海蛇的脑袋,跟着一同往岸上爬。爬到岸上后张嘴,立即将体内的鲧氏战士呕了出来。
叶羲虽早有预料,但看到这么多的钝头海蛇,心依然猛地沉了下去,脸色微微变了。
这是……鲧氏所有的钝头海蛇都过来了吗?
源源不断的钝头海蛇往羲城海岸线爬,很快宽敞的羲城海岸,挤满了钝头海蛇与鲧氏战士,最后出现的海巨蹼都没有落脚的地方,只能站在海水中,它伸出长长的鼻子,将鲧氏战士从鼻腔里喷出来。
“元巫大人!”
蛟蛟吐出来的羲城战士看到了叶羲,皆过来向叶羲行礼。
他们都吃过星藻,闭气能力极佳,立刻恢复了过来。
而鲧氏战士的闭气能力差了些,他们潜入水中用的是鼻孔塞入鱼草的方法,但匆忙逃离的时候哪记得带鱼草,所以一个个憋得脸色乌青,眼冒金星,差点厥气,皆趴在草地上大口喘气。
人性的弱點
现在他们只庆幸将未觉醒的孩子都送到了羲城,不然怕是一个都活不了。
鲧海子作为实力最顶级的战士,憋这么几天不至于憋到脸色乌青的程度,但他从钝头海蛇体内出来后,却也没有站起来,就那么倒在地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天空。
我是獵艷狂
直到一道阴影投射下来。
叶羲:“说吧,凶兽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m0ull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竹刺無鋒-第九百五十七章 好東西-q2l9o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松鼠也有买东西。
看着大家都围着荆棘雀取货,它着急地在大元巫的肩膀跳来跳去,甩着蓬松的大尾巴从右肩电窜到左肩,又从左肩跳到右肩。
“吱!”
大元巫含笑道:“去取你的东西吧。”
小松鼠登时高兴地一个纵跃,从大元巫的肩膀上跳了下去。
骨塔高耸入云,坠落的小松鼠却丝毫不惧,慢悠悠地张开小小的四肢,让风带着它往下落。
因为小松鼠体重轻盈,从高空降落的速度缓慢,坠落到地面后冲击力很小,落地后它连缓冲卸力的动作都没有,直接蹦跳着去找荆棘雀取货。
它购买的东西是一小袋糖渍松子仁。
“哦,是你啊。”
涂山酋长见小松鼠来了,眼睛一亮,笑呵呵地取出那一小袋用蚕丝布袋装着的糖渍松子仁,将它交给小松鼠。
小松鼠用尾巴扫了扫涂山酋长的手心,当作打招呼,然后低头用两颗大板牙咬住蚕丝布袋。
涂山酋长还想跟这小家伙说什么,但一个眨眼的功夫,真的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眼睛一闭一开,原本站着小松鼠的地方就空空荡荡了。
小松鼠速度很快,在人群中穿梭时就像一道闪电,叼着心爱的糖渍松子仁,它高高兴兴地返回骨塔底下。
小松鼠没有爬骨塔的意思,返回骨塔底下后,仰头朝着骨塔顶吱吱地叫了两声。
“呼——”
平地卷起了狂风。
小松鼠被上升气**准地卷到骨塔顶端。
它蹦跳着窜上大元巫的肩膀,熟练地解下脖子上的活结,掏松子仁,蹲下起立,心满意足地用小爪子抱着松子仁簌簌啃起来。
大元巫笑了笑,转身走向屋内。
……
收到羲城寄来的东西,整个氏族都很高兴、
其高兴的表现形式主要为食欲大开,还未到进食的时间,领地内的篝火就都一堆堆架起来了。
有的蒸羲城米饭,有的煮羲城粉条,有的烤羲城馍。
食物的香气飘荡在空气中。
“啾啾啾!”
荆棘雀们围在人的旁边,乖乖等待投喂。
因为荆棘雀们按照不同的脚环颜色分派给不同的氏族部落送货,而脚环颜色一般不变,所以氏族和部落都把分给他们的荆棘雀当成自己所有物,会主动给它们投喂。
氏族财大气粗,所以他们的荆棘雀都喂得圆滚滚的,实力提升极快。
戾阳部落不知喂了什么秘方,他们的荆棘雀硬是比别的荆棘雀翅膀要长个半米,飞也飞得更快些。
而恙部落养得荆棘雀最油光水滑,他们给荆棘雀喂一种特殊的虫肉,滋补之下,荆棘雀的羽毛亮得能反光,好像拔下一根来在油锅里涮上一圈能当猪油用似的。
“啾!”
一只娇小的荆棘雀蹦蹦跳跳地蹭到涂山酋长旁蹭食。
涂山酋长从屋里拖出一只被冷巫纹冻得硬邦邦的巨鹿,放到这只荆棘雀面前:“喏,专门给你们留着的!”
巨鹿被冻了很久了。
乃是半年前凶兽潮的时候留下来的,一波凶兽潮过后,留下的凶兽尸体不可计数,他们吃不完,就用冷巫纹将那些可以吃的凶兽尸体冰起来。
这头巨鹿冻得比岩石还硬,体表连同鹿角都覆盖着白霜,被曝露在炎热空气后,体表很快冒出一颗颗水珠,又往下淌。
荆棘雀试探地啄了两下,竟然啄出金石相击之声,也见巨鹿被冻得有多硬。
它着急地围着巨鹿跳起来。
“啾,啾啾!”
怎么这么硬!怎么这么硬!
涂山酋长还有一众羲城战士哈哈大笑起来,有战士还指着它笑。
“这指定是今年刚出生的鸟崽子,喙还软嫩着哩!”
“哈哈哈,可不是,肉都啄不下来!”
面对羲城战士们的无良嘲笑,小荆棘雀愤怒地转过身躯,用屁股以作抗议,过了会见他们还在笑,拍拍翅膀离开了,决定找其他人投喂。
另一只大荆棘雀飞来,这是只鸟龄三年的老雀了,坚硬的冻鹿对它来说跟鲜鹿没什么区别,一啄就是一个血洞,鲜红的寒气森森的肉被一条条撕下来。
羲城战士们转了话题,围绕别的聊起来。
今年凶兽潮袭击的频率降低了,死亡率也降低了,他们还能收到羲城寄来的东西,所有人都很满足,进食时也是说说笑笑的。
欢声笑语中,谁都没注意那个隐在人群中的黑色身影。
大陆之桥人太多太杂。
别说现在这里有十二氏族八大超级部落外加一个羲城,就算是平时,同一个氏族内的人也互相认不全,看到不认识的面孔太正常不过。
再者说,没人会提防人族。
毕竟现在连敌对的超级部落都一个不落的和氏族联手,共同抵御灾难,他们还需要提防谁呢?只要是个直立行走的人,那就是他们的同类。
于是黑袍人,也就是荆忌,就这样光明正大地在氏族领地待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他悄悄离开了氏族。
他去了各大头领兽的领地,他的身影就像风一般无声无息,只要他愿意,没有头领兽能发现他。
挨个转了一圈后,他去了那片消失的替头蚴领地。
原本繁茂的森林此时被焦土与新长出来的速生灌木覆盖,这里被大火焚烧过多次,连地里的土都被氏族的人翻起过煅烧一遍。
替头蚴看起来已经彻底成为历史。
但荆忌不信。
数量如此繁多的替头蚴怎么可能消失得一条都不剩?
于是他找啊找,最终在万里之外,又重新找到了替头蚴的踪迹。
荆忌轻轻地将它放进半透明的水晶罐子里,隔着晶壁,看着它说:“你是个好东西,你知道吗?”

hppqh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第九百五十五章 快了吧?分享-dfo3s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落日黄昏。
持续了一整天的战斗结束。
在余晖中众人开始熟练地打扫战场。
疲惫的羲城战士们把没死的凶兽拖到嫆的身边,凶兽巨大的身躯像一座座山包围着她。
嫆右手握着骨杖,左手白色曦光聚拢,大范围地汲取身周凶兽的生命力,一丝一缕,没有丝毫浪费。汇成光球后,富有生命气息的曦光再没入战士的体内,修复残败的身躯。
活着的凶兽不够多,嫆开始动用自己的巫力。
她战斗了一天,已经很累了,脑袋刺痛,握着骨杖的手僵硬,眼睫疲惫地半垂着。
羲城战士们察觉她的疲惫,踌躇不止,不愿上来治疗,嫆皱了皱眉,对一名皮肤都快被毒液融完的羲城战士招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
轻伤的羲城战士则在外围。
他们在进食。
整整战斗了一天,他们快要饿死了。
“他阿姆的,这些氏族人真扛饿啊,我是饿得腿都软了,他们还有闲心拖回领地慢慢吃……”锥虚弱地背靠一头巨蟾蜍瘫坐,目光幽幽地望着隔壁战场。
那边的氏族战士像蚂蚁一样将凶兽尸体一头头拖往领地。
战场离领地有好几公里的路。
仓盘也没力气了,趴在一头巨蟾蜍尸体上,翻着白眼,声音发飘:“咱们别管这些家伙,暂时跟他们比不了,就地吃吧,老子饿得眼都绿了。”
他取出短刀,刀刃将蟾蜍腿部的皮肉割开,然后目光一狠,埋头跟狼啃似的就是一大口。
一口腥臭的蟾蜍腿肉下肚,饥饿到缩成团的胃终于舒展了,仓盘简直要淌眼泪,叹息道:“活过来了——”他都不知有多少年没挨过饿了。
锥也哆哆嗦嗦地取出匕首。
高强度的战斗后,全身的肌肉都在酸得要命,特别是胳膊和手腕,肌肉突突突地跳,手指也在抖。
锥胡乱割了两大块腿肉下来,从怀里取出燧石。
仓盘将脸埋在蟾蜍腿里,啃的时候余光瞄到锥的动作,心中顿生钦佩,嚼着肉声音含糊道:“讲究啊,还要烤着吃?”
锥肃然回答:“羲城气节不能丢。”
仓盘把脏污的脸从蟾蜍腿中抬起:“啊,什么?”
“美食街的气节。”
仓盘被逗笑了,肩膀耸动,又累又含糊地笑了几声,等口中的生蟾蜍肉咽下肚,有气无力道:“对,不能把日子过回去了,咱们羲城人吃的不能这么不讲究。”
只有在黑脊山脉的时候,他们才生啃肉,羲城人吃的可是样样精致样样美味,其他部落只有羡慕的份。
于是两个累到不行饿到不行的家伙凑在一起,围着燃烧的燧石,狼狈地开始烤蟾蜍腿肉。
断翎踏着断翎鹰过来,丢下一大捆不知从哪拿来的枯树枝枯草。
他也没去找嫆治疗,不过看起来比锥和仓盘的状态好多了,利落地架篝火,剥皮,割肉,片肉,串肉,手一点都不抖。
三个人聚在一起烤肉。
断翎面无表情地加着火,等肉有三分熟后,立刻掏出调料罐洒调料。
“你的罐子还在呢?”锥稀奇道。
断翎:“嗯。”
锥嘻嘻挑眉一笑:“我刚来第一天就被换走了,好家伙,两颗王种兽核换一个调料罐子,氏族人真是不把兽核当兽核。”
仓盘同情地瞟他一眼:“我的换了一颗大荒遗种核。”
锥一愣,傻眼般瞪向他。
“真的?”
“我无聊骗你?”
锥颓丧地捂住脸,浑身被悲伤的气息笼罩。
“他阿姆的,亏了。”
仓盘盘腿坐在砂砾地上,仰头看着缓缓沉降的巨大血色夕阳,声音缥缈:“我也亏了。在这里兽核遍地都是,大荒遗种核也没什么稀奇的,还是从家里带来的木罐子珍贵。”
氏族哪有这种精巧玩意,摇一摇晃一晃,盐粒香料就能均匀地洒出来,无论什么肉烤出来都香喷喷的。
氏族那些人都是用手抓盐粒呢。
“噍——”
停在旁边的蟾蜍巨尸上,正埋头啄肉的断翎鹰叫了声,像在附和。
锥笑着揉了团枯草扔过去:“你也懂?”
断翎鹰挪了个位置,避开那团枯草球,另一边的模样猝不及防露了出来。只见断翎鹰右眼的地方空空荡荡的,没有眼珠,唯有一个极深的新鲜血洞。
锥笑容僵住,低低地叹了口气。
这一战断翎鹰竟然失去了一只眼珠子。
鹰不像人,人的两只眼睛在一个平面,失去一只眼睛战斗力不会下降太多。而鹰的眼睛长在脑袋两侧,没有一只,就相当于半个世界黑暗了。
而且医巫无法让眼珠子重新长出来。
断翎依然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只是把毒蟾蜍的两只大眼珠血淋淋挖下来,抛球一样抛给断翎鹰吃。
“失去一只眼睛,也能战斗的。”
断翎摸着它的脊背,朴素地安慰了一句。
“噍——”
断翎鹰跟它的主人一样没心没肺,高兴地叼着眼球吃。
……
嫆终于治疗完所有重伤的羲城战士,撑着骨杖站起来。
薄纱般的绿色叶脉裙被风吹得轻轻飘荡,战斗中不小心沾上的已经结块的血迹,细细碎碎粉末一样地抖落。
“嫆巫大人。”有人递给她一块覆满血污的黄铜牌。
嫆擦了擦有些灰尘汗水的手,默然接过这块脏兮兮的黄铜牌,转过去看背面的名字。
——裂。
她认识,是剥部落的人。
嫆手指紧了紧,抬头问来人:“还有吗?”
“没了。”
嫆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她右手撑着骨杖,左手握着黄铜牌,赤脚踏着粗糙的砂砾地,慢慢向氏族领地走去。
巫主要疲惫的是精神,躯体反而还好。
最重要的是,她想走一会。
一路上,很多氏族人带着敬意向她打招呼。
“嫆巫大人!”
“嫆巫大人安好!”
还有氏族人跑过来给她东西:“嫆巫大人,这块肉给您吃,是雪驼的脊部肉,很美味的!”
嫆礼貌颔首:“谢谢。”
战场离领地路途太远,她最终还是搭乘了一名战士的战兽才回到自己暂住的石屋。
作为大巫,而且是羲城前来支援的大巫,嫆分配的石屋位置很好,周围两百米内都没有其它石屋,干净空旷。
嫆的石屋前不像其他石屋那样堆满了兽肉干柴等各式各样东西。
那里只伫立着一颗孤零零的矮树。
这树没什么叶子,乌黑的分叉的树枝光秃秃的,上满挂满了黄铜牌子。干燥的西风吹过,丁零当啷的响成一片,风铃一样。
嫆把那块背后有着“裂”字样的牌子挂上去,然后静静地仰头看了一会。
一开始,是因为羲城战士的尸骨被凶兽踏裂……说踏裂可能不太准确,应该是变成骨段肉泥。因为尸骨太过粉碎,无法带回羲城,而黄铜城牌虽然也被踏扁变成铜片了,但依稀能分辨得出背面的字。
于是就有人提出用黄铜牌子代替尸骨带回羲城。
那时候牺牲的羲城战士尸体几乎都惨不忍睹,没几具看得过去的,主要四五级战士的骨头没氏族战士们硬。因此嫆陆陆续续收了不少黄铜牌子。

1ma1u超棒的都市小说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笔趣-第九百五十五章 快了吧?看書-2di0e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落日黄昏。
持续了一整天的战斗结束。
在余晖中众人开始熟练地打扫战场。
疲惫的羲城战士们把没死的凶兽拖到嫆的身边,凶兽巨大的身躯像一座座山包围着她。
嫆右手握着骨杖,左手白色曦光聚拢,大范围地汲取身周凶兽的生命力,一丝一缕,没有丝毫浪费。汇成光球后,富有生命气息的曦光再没入战士的体内,修复残败的身躯。
活着的凶兽不够多,嫆开始动用自己的巫力。
她战斗了一天,已经很累了,脑袋刺痛,握着骨杖的手僵硬,眼睫疲惫地半垂着。
羲城战士们察觉她的疲惫,踌躇不止,不愿上来治疗,嫆皱了皱眉,对一名皮肤都快被毒液融完的羲城战士招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
轻伤的羲城战士则在外围。
他们在进食。
整整战斗了一天,他们快要饿死了。
“他阿姆的,这些氏族人真扛饿啊,我是饿得腿都软了,他们还有闲心拖回领地慢慢吃……”锥虚弱地背靠一头巨蟾蜍瘫坐,目光幽幽地望着隔壁战场。
那边的氏族战士像蚂蚁一样将凶兽尸体一头头拖往领地。
战场离领地有好几公里的路。
仓盘也没力气了,趴在一头巨蟾蜍尸体上,翻着白眼,声音发飘:“咱们别管这些家伙,暂时跟他们比不了,就地吃吧,老子饿得眼都绿了。”
他取出短刀,刀刃将蟾蜍腿部的皮肉割开,然后目光一狠,埋头跟狼啃似的就是一大口。
一口腥臭的蟾蜍腿肉下肚,饥饿到缩成团的胃终于舒展了,仓盘简直要淌眼泪,叹息道:“活过来了——”他都不知有多少年没挨过饿了。
锥也哆哆嗦嗦地取出匕首。
高强度的战斗后,全身的肌肉都在酸得要命,特别是胳膊和手腕,肌肉突突突地跳,手指也在抖。
锥胡乱割了两大块腿肉下来,从怀里取出燧石。
仓盘将脸埋在蟾蜍腿里,啃的时候余光瞄到锥的动作,心中顿生钦佩,嚼着肉声音含糊道:“讲究啊,还要烤着吃?”
锥肃然回答:“羲城气节不能丢。”
仓盘把脏污的脸从蟾蜍腿中抬起:“啊,什么?”
“美食街的气节。”
仓盘被逗笑了,肩膀耸动,又累又含糊地笑了几声,等口中的生蟾蜍肉咽下肚,有气无力道:“对,不能把日子过回去了,咱们羲城人吃的不能这么不讲究。”
只有在黑脊山脉的时候,他们才生啃肉,羲城人吃的可是样样精致样样美味,其他部落只有羡慕的份。
于是两个累到不行饿到不行的家伙凑在一起,围着燃烧的燧石,狼狈地开始烤蟾蜍腿肉。
断翎踏着断翎鹰过来,丢下一大捆不知从哪拿来的枯树枝枯草。
他也没去找嫆治疗,不过看起来比锥和仓盘的状态好多了,利落地架篝火,剥皮,割肉,片肉,串肉,手一点都不抖。
三个人聚在一起烤肉。
断翎面无表情地加着火,等肉有三分熟后,立刻掏出调料罐洒调料。
“你的罐子还在呢?”锥稀奇道。
断翎:“嗯。”
锥嘻嘻挑眉一笑:“我刚来第一天就被换走了,好家伙,两颗王种兽核换一个调料罐子,氏族人真是不把兽核当兽核。”
仓盘同情地瞟他一眼:“我的换了一颗大荒遗种核。”
锥一愣,傻眼般瞪向他。
“真的?”
“我无聊骗你?”
锥颓丧地捂住脸,浑身被悲伤的气息笼罩。
“他阿姆的,亏了。”
仓盘盘腿坐在砂砾地上,仰头看着缓缓沉降的巨大血色夕阳,声音缥缈:“我也亏了。在这里兽核遍地都是,大荒遗种核也没什么稀奇的,还是从家里带来的木罐子珍贵。”
氏族哪有这种精巧玩意,摇一摇晃一晃,盐粒香料就能均匀地洒出来,无论什么肉烤出来都香喷喷的。
氏族那些人都是用手抓盐粒呢。
“噍——”
停在旁边的蟾蜍巨尸上,正埋头啄肉的断翎鹰叫了声,像在附和。
锥笑着揉了团枯草扔过去:“你也懂?”
断翎鹰挪了个位置,避开那团枯草球,另一边的模样猝不及防露了出来。只见断翎鹰右眼的地方空空荡荡的,没有眼珠,唯有一个极深的新鲜血洞。
锥笑容僵住,低低地叹了口气。
这一战断翎鹰竟然失去了一只眼珠子。
鹰不像人,人的两只眼睛在一个平面,失去一只眼睛战斗力不会下降太多。而鹰的眼睛长在脑袋两侧,没有一只,就相当于半个世界黑暗了。
而且医巫无法让眼珠子重新长出来。
断翎依然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只是把毒蟾蜍的两只大眼珠血淋淋挖下来,抛球一样抛给断翎鹰吃。
“失去一只眼睛,也能战斗的。”
断翎摸着它的脊背,朴素地安慰了一句。
“噍——”
断翎鹰跟它的主人一样没心没肺,高兴地叼着眼球吃。
……
嫆终于治疗完所有重伤的羲城战士,撑着骨杖站起来。
薄纱般的绿色叶脉裙被风吹得轻轻飘荡,战斗中不小心沾上的已经结块的血迹,细细碎碎粉末一样地抖落。
“嫆巫大人。”有人递给她一块覆满血污的黄铜牌。
嫆擦了擦有些灰尘汗水的手,默然接过这块脏兮兮的黄铜牌,转过去看背面的名字。
——裂。
她认识,是剥部落的人。
嫆手指紧了紧,抬头问来人:“还有吗?”
“没了。”
嫆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她右手撑着骨杖,左手握着黄铜牌,赤脚踏着粗糙的砂砾地,慢慢向氏族领地走去。
巫主要疲惫的是精神,躯体反而还好。
最重要的是,她想走一会。
一路上,很多氏族人带着敬意向她打招呼。
“嫆巫大人!”
“嫆巫大人安好!”
还有氏族人跑过来给她东西:“嫆巫大人,这块肉给您吃,是雪驼的脊部肉,很美味的!”
嫆礼貌颔首:“谢谢。”
战场离领地路途太远,她最终还是搭乘了一名战士的战兽才回到自己暂住的石屋。
作为大巫,而且是羲城前来支援的大巫,嫆分配的石屋位置很好,周围两百米内都没有其它石屋,干净空旷。
嫆的石屋前不像其他石屋那样堆满了兽肉干柴等各式各样东西。
那里只伫立着一颗孤零零的矮树。
这树没什么叶子,乌黑的分叉的树枝光秃秃的,上满挂满了黄铜牌子。干燥的西风吹过,丁零当啷的响成一片,风铃一样。
嫆把那块背后有着“裂”字样的牌子挂上去,然后静静地仰头看了一会。
一开始,是因为羲城战士的尸骨被凶兽踏裂……说踏裂可能不太准确,应该是变成骨段肉泥。因为尸骨太过粉碎,无法带回羲城,而黄铜城牌虽然也被踏扁变成铜片了,但依稀能分辨得出背面的字。
于是就有人提出用黄铜牌子代替尸骨带回羲城。
那时候牺牲的羲城战士尸体几乎都惨不忍睹,没几具看得过去的,主要四五级战士的骨头没氏族战士们硬。因此嫆陆陆续续收了不少黄铜牌子。

r1edz精品玄幻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線上看-第九百五十五章 快了吧?展示-l8fom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落日黄昏。
持续了一整天的战斗结束。
在余晖中众人开始熟练地打扫战场。
疲惫的羲城战士们把没死的凶兽拖到嫆的身边,凶兽巨大的身躯像一座座山包围着她。
嫆右手握着骨杖,左手白色曦光聚拢,大范围地汲取身周凶兽的生命力,一丝一缕,没有丝毫浪费。汇成光球后,富有生命气息的曦光再没入战士的体内,修复残败的身躯。
活着的凶兽不够多,嫆开始动用自己的巫力。
她战斗了一天,已经很累了,脑袋刺痛,握着骨杖的手僵硬,眼睫疲惫地半垂着。
羲城战士们察觉她的疲惫,踌躇不止,不愿上来治疗,嫆皱了皱眉,对一名皮肤都快被毒液融完的羲城战士招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
轻伤的羲城战士则在外围。
他们在进食。
整整战斗了一天,他们快要饿死了。
“他阿姆的,这些氏族人真扛饿啊,我是饿得腿都软了,他们还有闲心拖回领地慢慢吃……”锥虚弱地背靠一头巨蟾蜍瘫坐,目光幽幽地望着隔壁战场。
那边的氏族战士像蚂蚁一样将凶兽尸体一头头拖往领地。
战场离领地有好几公里的路。
仓盘也没力气了,趴在一头巨蟾蜍尸体上,翻着白眼,声音发飘:“咱们别管这些家伙,暂时跟他们比不了,就地吃吧,老子饿得眼都绿了。”
他取出短刀,刀刃将蟾蜍腿部的皮肉割开,然后目光一狠,埋头跟狼啃似的就是一大口。
一口腥臭的蟾蜍腿肉下肚,饥饿到缩成团的胃终于舒展了,仓盘简直要淌眼泪,叹息道:“活过来了——”他都不知有多少年没挨过饿了。
锥也哆哆嗦嗦地取出匕首。
高强度的战斗后,全身的肌肉都在酸得要命,特别是胳膊和手腕,肌肉突突突地跳,手指也在抖。
锥胡乱割了两大块腿肉下来,从怀里取出燧石。
仓盘将脸埋在蟾蜍腿里,啃的时候余光瞄到锥的动作,心中顿生钦佩,嚼着肉声音含糊道:“讲究啊,还要烤着吃?”
锥肃然回答:“羲城气节不能丢。”
仓盘把脏污的脸从蟾蜍腿中抬起:“啊,什么?”
“美食街的气节。”
仓盘被逗笑了,肩膀耸动,又累又含糊地笑了几声,等口中的生蟾蜍肉咽下肚,有气无力道:“对,不能把日子过回去了,咱们羲城人吃的不能这么不讲究。”
只有在黑脊山脉的时候,他们才生啃肉,羲城人吃的可是样样精致样样美味,其他部落只有羡慕的份。
于是两个累到不行饿到不行的家伙凑在一起,围着燃烧的燧石,狼狈地开始烤蟾蜍腿肉。
断翎踏着断翎鹰过来,丢下一大捆不知从哪拿来的枯树枝枯草。
他也没去找嫆治疗,不过看起来比锥和仓盘的状态好多了,利落地架篝火,剥皮,割肉,片肉,串肉,手一点都不抖。
三个人聚在一起烤肉。
断翎面无表情地加着火,等肉有三分熟后,立刻掏出调料罐洒调料。
“你的罐子还在呢?”锥稀奇道。
断翎:“嗯。”
锥嘻嘻挑眉一笑:“我刚来第一天就被换走了,好家伙,两颗王种兽核换一个调料罐子,氏族人真是不把兽核当兽核。”
仓盘同情地瞟他一眼:“我的换了一颗大荒遗种核。”
锥一愣,傻眼般瞪向他。
“真的?”
“我无聊骗你?”
锥颓丧地捂住脸,浑身被悲伤的气息笼罩。
“他阿姆的,亏了。”
仓盘盘腿坐在砂砾地上,仰头看着缓缓沉降的巨大血色夕阳,声音缥缈:“我也亏了。在这里兽核遍地都是,大荒遗种核也没什么稀奇的,还是从家里带来的木罐子珍贵。”
氏族哪有这种精巧玩意,摇一摇晃一晃,盐粒香料就能均匀地洒出来,无论什么肉烤出来都香喷喷的。
氏族那些人都是用手抓盐粒呢。
“噍——”
停在旁边的蟾蜍巨尸上,正埋头啄肉的断翎鹰叫了声,像在附和。
锥笑着揉了团枯草扔过去:“你也懂?”
断翎鹰挪了个位置,避开那团枯草球,另一边的模样猝不及防露了出来。只见断翎鹰右眼的地方空空荡荡的,没有眼珠,唯有一个极深的新鲜血洞。
锥笑容僵住,低低地叹了口气。
这一战断翎鹰竟然失去了一只眼珠子。
鹰不像人,人的两只眼睛在一个平面,失去一只眼睛战斗力不会下降太多。而鹰的眼睛长在脑袋两侧,没有一只,就相当于半个世界黑暗了。
而且医巫无法让眼珠子重新长出来。
断翎依然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只是把毒蟾蜍的两只大眼珠血淋淋挖下来,抛球一样抛给断翎鹰吃。
“失去一只眼睛,也能战斗的。”
断翎摸着它的脊背,朴素地安慰了一句。
“噍——”
断翎鹰跟它的主人一样没心没肺,高兴地叼着眼球吃。
……
嫆终于治疗完所有重伤的羲城战士,撑着骨杖站起来。
薄纱般的绿色叶脉裙被风吹得轻轻飘荡,战斗中不小心沾上的已经结块的血迹,细细碎碎粉末一样地抖落。
“嫆巫大人。”有人递给她一块覆满血污的黄铜牌。
嫆擦了擦有些灰尘汗水的手,默然接过这块脏兮兮的黄铜牌,转过去看背面的名字。
——裂。
她认识,是剥部落的人。
嫆手指紧了紧,抬头问来人:“还有吗?”
“没了。”
嫆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她右手撑着骨杖,左手握着黄铜牌,赤脚踏着粗糙的砂砾地,慢慢向氏族领地走去。
巫主要疲惫的是精神,躯体反而还好。
最重要的是,她想走一会。
一路上,很多氏族人带着敬意向她打招呼。
“嫆巫大人!”
“嫆巫大人安好!”
还有氏族人跑过来给她东西:“嫆巫大人,这块肉给您吃,是雪驼的脊部肉,很美味的!”
嫆礼貌颔首:“谢谢。”
战场离领地路途太远,她最终还是搭乘了一名战士的战兽才回到自己暂住的石屋。
作为大巫,而且是羲城前来支援的大巫,嫆分配的石屋位置很好,周围两百米内都没有其它石屋,干净空旷。
嫆的石屋前不像其他石屋那样堆满了兽肉干柴等各式各样东西。
那里只伫立着一颗孤零零的矮树。
这树没什么叶子,乌黑的分叉的树枝光秃秃的,上满挂满了黄铜牌子。干燥的西风吹过,丁零当啷的响成一片,风铃一样。
嫆把那块背后有着“裂”字样的牌子挂上去,然后静静地仰头看了一会。
一开始,是因为羲城战士的尸骨被凶兽踏裂……说踏裂可能不太准确,应该是变成骨段肉泥。因为尸骨太过粉碎,无法带回羲城,而黄铜城牌虽然也被踏扁变成铜片了,但依稀能分辨得出背面的字。
于是就有人提出用黄铜牌子代替尸骨带回羲城。
那时候牺牲的羲城战士尸体几乎都惨不忍睹,没几具看得过去的,主要四五级战士的骨头没氏族战士们硬。因此嫆陆陆续续收了不少黄铜牌子。

700xq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愛下-第九百五十五章 快了吧?看書-jmnsn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落日黄昏。
持续了一整天的战斗结束。
在余晖中众人开始熟练地打扫战场。
疲惫的羲城战士们把没死的凶兽拖到嫆的身边,凶兽巨大的身躯像一座座山包围着她。
嫆右手握着骨杖,左手白色曦光聚拢,大范围地汲取身周凶兽的生命力,一丝一缕,没有丝毫浪费。汇成光球后,富有生命气息的曦光再没入战士的体内,修复残败的身躯。
活着的凶兽不够多,嫆开始动用自己的巫力。
她战斗了一天,已经很累了,脑袋刺痛,握着骨杖的手僵硬,眼睫疲惫地半垂着。
羲城战士们察觉她的疲惫,踌躇不止,不愿上来治疗,嫆皱了皱眉,对一名皮肤都快被毒液融完的羲城战士招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
轻伤的羲城战士则在外围。
他们在进食。
整整战斗了一天,他们快要饿死了。
“他阿姆的,这些氏族人真扛饿啊,我是饿得腿都软了,他们还有闲心拖回领地慢慢吃……”锥虚弱地背靠一头巨蟾蜍瘫坐,目光幽幽地望着隔壁战场。
那边的氏族战士像蚂蚁一样将凶兽尸体一头头拖往领地。
战场离领地有好几公里的路。
仓盘也没力气了,趴在一头巨蟾蜍尸体上,翻着白眼,声音发飘:“咱们别管这些家伙,暂时跟他们比不了,就地吃吧,老子饿得眼都绿了。”
他取出短刀,刀刃将蟾蜍腿部的皮肉割开,然后目光一狠,埋头跟狼啃似的就是一大口。
一口腥臭的蟾蜍腿肉下肚,饥饿到缩成团的胃终于舒展了,仓盘简直要淌眼泪,叹息道:“活过来了——”他都不知有多少年没挨过饿了。
锥也哆哆嗦嗦地取出匕首。
高强度的战斗后,全身的肌肉都在酸得要命,特别是胳膊和手腕,肌肉突突突地跳,手指也在抖。
锥胡乱割了两大块腿肉下来,从怀里取出燧石。
仓盘将脸埋在蟾蜍腿里,啃的时候余光瞄到锥的动作,心中顿生钦佩,嚼着肉声音含糊道:“讲究啊,还要烤着吃?”
锥肃然回答:“羲城气节不能丢。”
仓盘把脏污的脸从蟾蜍腿中抬起:“啊,什么?”
“美食街的气节。”
仓盘被逗笑了,肩膀耸动,又累又含糊地笑了几声,等口中的生蟾蜍肉咽下肚,有气无力道:“对,不能把日子过回去了,咱们羲城人吃的不能这么不讲究。”
只有在黑脊山脉的时候,他们才生啃肉,羲城人吃的可是样样精致样样美味,其他部落只有羡慕的份。
于是两个累到不行饿到不行的家伙凑在一起,围着燃烧的燧石,狼狈地开始烤蟾蜍腿肉。
断翎踏着断翎鹰过来,丢下一大捆不知从哪拿来的枯树枝枯草。
他也没去找嫆治疗,不过看起来比锥和仓盘的状态好多了,利落地架篝火,剥皮,割肉,片肉,串肉,手一点都不抖。
三个人聚在一起烤肉。
断翎面无表情地加着火,等肉有三分熟后,立刻掏出调料罐洒调料。
“你的罐子还在呢?”锥稀奇道。
断翎:“嗯。”
锥嘻嘻挑眉一笑:“我刚来第一天就被换走了,好家伙,两颗王种兽核换一个调料罐子,氏族人真是不把兽核当兽核。”
仓盘同情地瞟他一眼:“我的换了一颗大荒遗种核。”
锥一愣,傻眼般瞪向他。
“真的?”
“我无聊骗你?”
锥颓丧地捂住脸,浑身被悲伤的气息笼罩。
“他阿姆的,亏了。”
仓盘盘腿坐在砂砾地上,仰头看着缓缓沉降的巨大血色夕阳,声音缥缈:“我也亏了。在这里兽核遍地都是,大荒遗种核也没什么稀奇的,还是从家里带来的木罐子珍贵。”
氏族哪有这种精巧玩意,摇一摇晃一晃,盐粒香料就能均匀地洒出来,无论什么肉烤出来都香喷喷的。
氏族那些人都是用手抓盐粒呢。
“噍——”
停在旁边的蟾蜍巨尸上,正埋头啄肉的断翎鹰叫了声,像在附和。
锥笑着揉了团枯草扔过去:“你也懂?”
断翎鹰挪了个位置,避开那团枯草球,另一边的模样猝不及防露了出来。只见断翎鹰右眼的地方空空荡荡的,没有眼珠,唯有一个极深的新鲜血洞。
锥笑容僵住,低低地叹了口气。
这一战断翎鹰竟然失去了一只眼珠子。
鹰不像人,人的两只眼睛在一个平面,失去一只眼睛战斗力不会下降太多。而鹰的眼睛长在脑袋两侧,没有一只,就相当于半个世界黑暗了。
而且医巫无法让眼珠子重新长出来。
断翎依然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只是把毒蟾蜍的两只大眼珠血淋淋挖下来,抛球一样抛给断翎鹰吃。
“失去一只眼睛,也能战斗的。”
断翎摸着它的脊背,朴素地安慰了一句。
“噍——”
断翎鹰跟它的主人一样没心没肺,高兴地叼着眼球吃。
……
嫆终于治疗完所有重伤的羲城战士,撑着骨杖站起来。
薄纱般的绿色叶脉裙被风吹得轻轻飘荡,战斗中不小心沾上的已经结块的血迹,细细碎碎粉末一样地抖落。
“嫆巫大人。”有人递给她一块覆满血污的黄铜牌。
嫆擦了擦有些灰尘汗水的手,默然接过这块脏兮兮的黄铜牌,转过去看背面的名字。
——裂。
她认识,是剥部落的人。
嫆手指紧了紧,抬头问来人:“还有吗?”
“没了。”
嫆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她右手撑着骨杖,左手握着黄铜牌,赤脚踏着粗糙的砂砾地,慢慢向氏族领地走去。
巫主要疲惫的是精神,躯体反而还好。
最重要的是,她想走一会。
一路上,很多氏族人带着敬意向她打招呼。
“嫆巫大人!”
“嫆巫大人安好!”
还有氏族人跑过来给她东西:“嫆巫大人,这块肉给您吃,是雪驼的脊部肉,很美味的!”
嫆礼貌颔首:“谢谢。”
战场离领地路途太远,她最终还是搭乘了一名战士的战兽才回到自己暂住的石屋。
作为大巫,而且是羲城前来支援的大巫,嫆分配的石屋位置很好,周围两百米内都没有其它石屋,干净空旷。
嫆的石屋前不像其他石屋那样堆满了兽肉干柴等各式各样东西。
那里只伫立着一颗孤零零的矮树。
这树没什么叶子,乌黑的分叉的树枝光秃秃的,上满挂满了黄铜牌子。干燥的西风吹过,丁零当啷的响成一片,风铃一样。
嫆把那块背后有着“裂”字样的牌子挂上去,然后静静地仰头看了一会。
一开始,是因为羲城战士的尸骨被凶兽踏裂……说踏裂可能不太准确,应该是变成骨段肉泥。因为尸骨太过粉碎,无法带回羲城,而黄铜城牌虽然也被踏扁变成铜片了,但依稀能分辨得出背面的字。
于是就有人提出用黄铜牌子代替尸骨带回羲城。
那时候牺牲的羲城战士尸体几乎都惨不忍睹,没几具看得过去的,主要四五级战士的骨头没氏族战士们硬。因此嫆陆陆续续收了不少黄铜牌子。

njqyh精华都市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第九百五十五章 快了吧?相伴-n9pt0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落日黄昏。
持续了一整天的战斗结束。
在余晖中众人开始熟练地打扫战场。
疲惫的羲城战士们把没死的凶兽拖到嫆的身边,凶兽巨大的身躯像一座座山包围着她。
嫆右手握着骨杖,左手白色曦光聚拢,大范围地汲取身周凶兽的生命力,一丝一缕,没有丝毫浪费。汇成光球后,富有生命气息的曦光再没入战士的体内,修复残败的身躯。
活着的凶兽不够多,嫆开始动用自己的巫力。
她战斗了一天,已经很累了,脑袋刺痛,握着骨杖的手僵硬,眼睫疲惫地半垂着。
羲城战士们察觉她的疲惫,踌躇不止,不愿上来治疗,嫆皱了皱眉,对一名皮肤都快被毒液融完的羲城战士招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
轻伤的羲城战士则在外围。
他们在进食。
整整战斗了一天,他们快要饿死了。
“他阿姆的,这些氏族人真扛饿啊,我是饿得腿都软了,他们还有闲心拖回领地慢慢吃……”锥虚弱地背靠一头巨蟾蜍瘫坐,目光幽幽地望着隔壁战场。
那边的氏族战士像蚂蚁一样将凶兽尸体一头头拖往领地。
战场离领地有好几公里的路。
仓盘也没力气了,趴在一头巨蟾蜍尸体上,翻着白眼,声音发飘:“咱们别管这些家伙,暂时跟他们比不了,就地吃吧,老子饿得眼都绿了。”
他取出短刀,刀刃将蟾蜍腿部的皮肉割开,然后目光一狠,埋头跟狼啃似的就是一大口。
一口腥臭的蟾蜍腿肉下肚,饥饿到缩成团的胃终于舒展了,仓盘简直要淌眼泪,叹息道:“活过来了——”他都不知有多少年没挨过饿了。
锥也哆哆嗦嗦地取出匕首。
高强度的战斗后,全身的肌肉都在酸得要命,特别是胳膊和手腕,肌肉突突突地跳,手指也在抖。
锥胡乱割了两大块腿肉下来,从怀里取出燧石。
仓盘将脸埋在蟾蜍腿里,啃的时候余光瞄到锥的动作,心中顿生钦佩,嚼着肉声音含糊道:“讲究啊,还要烤着吃?”
锥肃然回答:“羲城气节不能丢。”
仓盘把脏污的脸从蟾蜍腿中抬起:“啊,什么?”
“美食街的气节。”
仓盘被逗笑了,肩膀耸动,又累又含糊地笑了几声,等口中的生蟾蜍肉咽下肚,有气无力道:“对,不能把日子过回去了,咱们羲城人吃的不能这么不讲究。”
只有在黑脊山脉的时候,他们才生啃肉,羲城人吃的可是样样精致样样美味,其他部落只有羡慕的份。
于是两个累到不行饿到不行的家伙凑在一起,围着燃烧的燧石,狼狈地开始烤蟾蜍腿肉。
断翎踏着断翎鹰过来,丢下一大捆不知从哪拿来的枯树枝枯草。
他也没去找嫆治疗,不过看起来比锥和仓盘的状态好多了,利落地架篝火,剥皮,割肉,片肉,串肉,手一点都不抖。
三个人聚在一起烤肉。
断翎面无表情地加着火,等肉有三分熟后,立刻掏出调料罐洒调料。
“你的罐子还在呢?”锥稀奇道。
断翎:“嗯。”
锥嘻嘻挑眉一笑:“我刚来第一天就被换走了,好家伙,两颗王种兽核换一个调料罐子,氏族人真是不把兽核当兽核。”
仓盘同情地瞟他一眼:“我的换了一颗大荒遗种核。”
锥一愣,傻眼般瞪向他。
“真的?”
“我无聊骗你?”
锥颓丧地捂住脸,浑身被悲伤的气息笼罩。
“他阿姆的,亏了。”
仓盘盘腿坐在砂砾地上,仰头看着缓缓沉降的巨大血色夕阳,声音缥缈:“我也亏了。在这里兽核遍地都是,大荒遗种核也没什么稀奇的,还是从家里带来的木罐子珍贵。”
氏族哪有这种精巧玩意,摇一摇晃一晃,盐粒香料就能均匀地洒出来,无论什么肉烤出来都香喷喷的。
氏族那些人都是用手抓盐粒呢。
“噍——”
停在旁边的蟾蜍巨尸上,正埋头啄肉的断翎鹰叫了声,像在附和。
锥笑着揉了团枯草扔过去:“你也懂?”
断翎鹰挪了个位置,避开那团枯草球,另一边的模样猝不及防露了出来。只见断翎鹰右眼的地方空空荡荡的,没有眼珠,唯有一个极深的新鲜血洞。
锥笑容僵住,低低地叹了口气。
这一战断翎鹰竟然失去了一只眼珠子。
鹰不像人,人的两只眼睛在一个平面,失去一只眼睛战斗力不会下降太多。而鹰的眼睛长在脑袋两侧,没有一只,就相当于半个世界黑暗了。
而且医巫无法让眼珠子重新长出来。
断翎依然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只是把毒蟾蜍的两只大眼珠血淋淋挖下来,抛球一样抛给断翎鹰吃。
“失去一只眼睛,也能战斗的。”
断翎摸着它的脊背,朴素地安慰了一句。
“噍——”
断翎鹰跟它的主人一样没心没肺,高兴地叼着眼球吃。
……
嫆终于治疗完所有重伤的羲城战士,撑着骨杖站起来。
薄纱般的绿色叶脉裙被风吹得轻轻飘荡,战斗中不小心沾上的已经结块的血迹,细细碎碎粉末一样地抖落。
“嫆巫大人。”有人递给她一块覆满血污的黄铜牌。
嫆擦了擦有些灰尘汗水的手,默然接过这块脏兮兮的黄铜牌,转过去看背面的名字。
——裂。
她认识,是剥部落的人。
嫆手指紧了紧,抬头问来人:“还有吗?”
“没了。”
嫆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她右手撑着骨杖,左手握着黄铜牌,赤脚踏着粗糙的砂砾地,慢慢向氏族领地走去。
巫主要疲惫的是精神,躯体反而还好。
最重要的是,她想走一会。
一路上,很多氏族人带着敬意向她打招呼。
“嫆巫大人!”
“嫆巫大人安好!”
还有氏族人跑过来给她东西:“嫆巫大人,这块肉给您吃,是雪驼的脊部肉,很美味的!”
嫆礼貌颔首:“谢谢。”
战场离领地路途太远,她最终还是搭乘了一名战士的战兽才回到自己暂住的石屋。
作为大巫,而且是羲城前来支援的大巫,嫆分配的石屋位置很好,周围两百米内都没有其它石屋,干净空旷。
嫆的石屋前不像其他石屋那样堆满了兽肉干柴等各式各样东西。
那里只伫立着一颗孤零零的矮树。
这树没什么叶子,乌黑的分叉的树枝光秃秃的,上满挂满了黄铜牌子。干燥的西风吹过,丁零当啷的响成一片,风铃一样。
嫆把那块背后有着“裂”字样的牌子挂上去,然后静静地仰头看了一会。
一开始,是因为羲城战士的尸骨被凶兽踏裂……说踏裂可能不太准确,应该是变成骨段肉泥。因为尸骨太过粉碎,无法带回羲城,而黄铜城牌虽然也被踏扁变成铜片了,但依稀能分辨得出背面的字。
于是就有人提出用黄铜牌子代替尸骨带回羲城。
那时候牺牲的羲城战士尸体几乎都惨不忍睹,没几具看得过去的,主要四五级战士的骨头没氏族战士们硬。因此嫆陆陆续续收了不少黄铜牌子。

x11do火熱都市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第九百五十五章 快了吧?閲讀-d4mcu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落日黄昏。
持续了一整天的战斗结束。
在余晖中众人开始熟练地打扫战场。
疲惫的羲城战士们把没死的凶兽拖到嫆的身边,凶兽巨大的身躯像一座座山包围着她。
嫆右手握着骨杖,左手白色曦光聚拢,大范围地汲取身周凶兽的生命力,一丝一缕,没有丝毫浪费。汇成光球后,富有生命气息的曦光再没入战士的体内,修复残败的身躯。
活着的凶兽不够多,嫆开始动用自己的巫力。
她战斗了一天,已经很累了,脑袋刺痛,握着骨杖的手僵硬,眼睫疲惫地半垂着。
羲城战士们察觉她的疲惫,踌躇不止,不愿上来治疗,嫆皱了皱眉,对一名皮肤都快被毒液融完的羲城战士招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
轻伤的羲城战士则在外围。
他们在进食。
整整战斗了一天,他们快要饿死了。
“他阿姆的,这些氏族人真扛饿啊,我是饿得腿都软了,他们还有闲心拖回领地慢慢吃……”锥虚弱地背靠一头巨蟾蜍瘫坐,目光幽幽地望着隔壁战场。
那边的氏族战士像蚂蚁一样将凶兽尸体一头头拖往领地。
战场离领地有好几公里的路。
仓盘也没力气了,趴在一头巨蟾蜍尸体上,翻着白眼,声音发飘:“咱们别管这些家伙,暂时跟他们比不了,就地吃吧,老子饿得眼都绿了。”
他取出短刀,刀刃将蟾蜍腿部的皮肉割开,然后目光一狠,埋头跟狼啃似的就是一大口。
一口腥臭的蟾蜍腿肉下肚,饥饿到缩成团的胃终于舒展了,仓盘简直要淌眼泪,叹息道:“活过来了——”他都不知有多少年没挨过饿了。
锥也哆哆嗦嗦地取出匕首。
高强度的战斗后,全身的肌肉都在酸得要命,特别是胳膊和手腕,肌肉突突突地跳,手指也在抖。
锥胡乱割了两大块腿肉下来,从怀里取出燧石。
仓盘将脸埋在蟾蜍腿里,啃的时候余光瞄到锥的动作,心中顿生钦佩,嚼着肉声音含糊道:“讲究啊,还要烤着吃?”
锥肃然回答:“羲城气节不能丢。”
仓盘把脏污的脸从蟾蜍腿中抬起:“啊,什么?”
“美食街的气节。”
仓盘被逗笑了,肩膀耸动,又累又含糊地笑了几声,等口中的生蟾蜍肉咽下肚,有气无力道:“对,不能把日子过回去了,咱们羲城人吃的不能这么不讲究。”
只有在黑脊山脉的时候,他们才生啃肉,羲城人吃的可是样样精致样样美味,其他部落只有羡慕的份。
于是两个累到不行饿到不行的家伙凑在一起,围着燃烧的燧石,狼狈地开始烤蟾蜍腿肉。
断翎踏着断翎鹰过来,丢下一大捆不知从哪拿来的枯树枝枯草。
他也没去找嫆治疗,不过看起来比锥和仓盘的状态好多了,利落地架篝火,剥皮,割肉,片肉,串肉,手一点都不抖。
三个人聚在一起烤肉。
断翎面无表情地加着火,等肉有三分熟后,立刻掏出调料罐洒调料。
“你的罐子还在呢?”锥稀奇道。
断翎:“嗯。”
锥嘻嘻挑眉一笑:“我刚来第一天就被换走了,好家伙,两颗王种兽核换一个调料罐子,氏族人真是不把兽核当兽核。”
仓盘同情地瞟他一眼:“我的换了一颗大荒遗种核。”
锥一愣,傻眼般瞪向他。
“真的?”
“我无聊骗你?”
锥颓丧地捂住脸,浑身被悲伤的气息笼罩。
“他阿姆的,亏了。”
仓盘盘腿坐在砂砾地上,仰头看着缓缓沉降的巨大血色夕阳,声音缥缈:“我也亏了。在这里兽核遍地都是,大荒遗种核也没什么稀奇的,还是从家里带来的木罐子珍贵。”
氏族哪有这种精巧玩意,摇一摇晃一晃,盐粒香料就能均匀地洒出来,无论什么肉烤出来都香喷喷的。
氏族那些人都是用手抓盐粒呢。
“噍——”
停在旁边的蟾蜍巨尸上,正埋头啄肉的断翎鹰叫了声,像在附和。
锥笑着揉了团枯草扔过去:“你也懂?”
断翎鹰挪了个位置,避开那团枯草球,另一边的模样猝不及防露了出来。只见断翎鹰右眼的地方空空荡荡的,没有眼珠,唯有一个极深的新鲜血洞。
锥笑容僵住,低低地叹了口气。
这一战断翎鹰竟然失去了一只眼珠子。
鹰不像人,人的两只眼睛在一个平面,失去一只眼睛战斗力不会下降太多。而鹰的眼睛长在脑袋两侧,没有一只,就相当于半个世界黑暗了。
而且医巫无法让眼珠子重新长出来。
断翎依然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只是把毒蟾蜍的两只大眼珠血淋淋挖下来,抛球一样抛给断翎鹰吃。
“失去一只眼睛,也能战斗的。”
断翎摸着它的脊背,朴素地安慰了一句。
“噍——”
断翎鹰跟它的主人一样没心没肺,高兴地叼着眼球吃。
……
嫆终于治疗完所有重伤的羲城战士,撑着骨杖站起来。
薄纱般的绿色叶脉裙被风吹得轻轻飘荡,战斗中不小心沾上的已经结块的血迹,细细碎碎粉末一样地抖落。
“嫆巫大人。”有人递给她一块覆满血污的黄铜牌。
嫆擦了擦有些灰尘汗水的手,默然接过这块脏兮兮的黄铜牌,转过去看背面的名字。
——裂。
她认识,是剥部落的人。
嫆手指紧了紧,抬头问来人:“还有吗?”
“没了。”
嫆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她右手撑着骨杖,左手握着黄铜牌,赤脚踏着粗糙的砂砾地,慢慢向氏族领地走去。
巫主要疲惫的是精神,躯体反而还好。
最重要的是,她想走一会。
一路上,很多氏族人带着敬意向她打招呼。
“嫆巫大人!”
“嫆巫大人安好!”
还有氏族人跑过来给她东西:“嫆巫大人,这块肉给您吃,是雪驼的脊部肉,很美味的!”
嫆礼貌颔首:“谢谢。”
战场离领地路途太远,她最终还是搭乘了一名战士的战兽才回到自己暂住的石屋。
作为大巫,而且是羲城前来支援的大巫,嫆分配的石屋位置很好,周围两百米内都没有其它石屋,干净空旷。
嫆的石屋前不像其他石屋那样堆满了兽肉干柴等各式各样东西。
那里只伫立着一颗孤零零的矮树。
这树没什么叶子,乌黑的分叉的树枝光秃秃的,上满挂满了黄铜牌子。干燥的西风吹过,丁零当啷的响成一片,风铃一样。
嫆把那块背后有着“裂”字样的牌子挂上去,然后静静地仰头看了一会。
一开始,是因为羲城战士的尸骨被凶兽踏裂……说踏裂可能不太准确,应该是变成骨段肉泥。因为尸骨太过粉碎,无法带回羲城,而黄铜城牌虽然也被踏扁变成铜片了,但依稀能分辨得出背面的字。
于是就有人提出用黄铜牌子代替尸骨带回羲城。
那时候牺牲的羲城战士尸体几乎都惨不忍睹,没几具看得过去的,主要四五级战士的骨头没氏族战士们硬。因此嫆陆陆续续收了不少黄铜牌子。

5l2gk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竹刺無鋒-第九百五十五章 快了吧?看書-97a01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落日黄昏。
持续了一整天的战斗结束。
在余晖中众人开始熟练地打扫战场。
疲惫的羲城战士们把没死的凶兽拖到嫆的身边,凶兽巨大的身躯像一座座山包围着她。
嫆右手握着骨杖,左手白色曦光聚拢,大范围地汲取身周凶兽的生命力,一丝一缕,没有丝毫浪费。汇成光球后,富有生命气息的曦光再没入战士的体内,修复残败的身躯。
活着的凶兽不够多,嫆开始动用自己的巫力。
她战斗了一天,已经很累了,脑袋刺痛,握着骨杖的手僵硬,眼睫疲惫地半垂着。
羲城战士们察觉她的疲惫,踌躇不止,不愿上来治疗,嫆皱了皱眉,对一名皮肤都快被毒液融完的羲城战士招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
轻伤的羲城战士则在外围。
他们在进食。
整整战斗了一天,他们快要饿死了。
“他阿姆的,这些氏族人真扛饿啊,我是饿得腿都软了,他们还有闲心拖回领地慢慢吃……”锥虚弱地背靠一头巨蟾蜍瘫坐,目光幽幽地望着隔壁战场。
那边的氏族战士像蚂蚁一样将凶兽尸体一头头拖往领地。
战场离领地有好几公里的路。
仓盘也没力气了,趴在一头巨蟾蜍尸体上,翻着白眼,声音发飘:“咱们别管这些家伙,暂时跟他们比不了,就地吃吧,老子饿得眼都绿了。”
他取出短刀,刀刃将蟾蜍腿部的皮肉割开,然后目光一狠,埋头跟狼啃似的就是一大口。
一口腥臭的蟾蜍腿肉下肚,饥饿到缩成团的胃终于舒展了,仓盘简直要淌眼泪,叹息道:“活过来了——”他都不知有多少年没挨过饿了。
锥也哆哆嗦嗦地取出匕首。
高强度的战斗后,全身的肌肉都在酸得要命,特别是胳膊和手腕,肌肉突突突地跳,手指也在抖。
锥胡乱割了两大块腿肉下来,从怀里取出燧石。
仓盘将脸埋在蟾蜍腿里,啃的时候余光瞄到锥的动作,心中顿生钦佩,嚼着肉声音含糊道:“讲究啊,还要烤着吃?”
锥肃然回答:“羲城气节不能丢。”
仓盘把脏污的脸从蟾蜍腿中抬起:“啊,什么?”
“美食街的气节。”
仓盘被逗笑了,肩膀耸动,又累又含糊地笑了几声,等口中的生蟾蜍肉咽下肚,有气无力道:“对,不能把日子过回去了,咱们羲城人吃的不能这么不讲究。”
只有在黑脊山脉的时候,他们才生啃肉,羲城人吃的可是样样精致样样美味,其他部落只有羡慕的份。
于是两个累到不行饿到不行的家伙凑在一起,围着燃烧的燧石,狼狈地开始烤蟾蜍腿肉。
断翎踏着断翎鹰过来,丢下一大捆不知从哪拿来的枯树枝枯草。
他也没去找嫆治疗,不过看起来比锥和仓盘的状态好多了,利落地架篝火,剥皮,割肉,片肉,串肉,手一点都不抖。
三个人聚在一起烤肉。
断翎面无表情地加着火,等肉有三分熟后,立刻掏出调料罐洒调料。
“你的罐子还在呢?”锥稀奇道。
断翎:“嗯。”
锥嘻嘻挑眉一笑:“我刚来第一天就被换走了,好家伙,两颗王种兽核换一个调料罐子,氏族人真是不把兽核当兽核。”
仓盘同情地瞟他一眼:“我的换了一颗大荒遗种核。”
锥一愣,傻眼般瞪向他。
“真的?”
“我无聊骗你?”
锥颓丧地捂住脸,浑身被悲伤的气息笼罩。
“他阿姆的,亏了。”
仓盘盘腿坐在砂砾地上,仰头看着缓缓沉降的巨大血色夕阳,声音缥缈:“我也亏了。在这里兽核遍地都是,大荒遗种核也没什么稀奇的,还是从家里带来的木罐子珍贵。”
氏族哪有这种精巧玩意,摇一摇晃一晃,盐粒香料就能均匀地洒出来,无论什么肉烤出来都香喷喷的。
氏族那些人都是用手抓盐粒呢。
“噍——”
停在旁边的蟾蜍巨尸上,正埋头啄肉的断翎鹰叫了声,像在附和。
锥笑着揉了团枯草扔过去:“你也懂?”
断翎鹰挪了个位置,避开那团枯草球,另一边的模样猝不及防露了出来。只见断翎鹰右眼的地方空空荡荡的,没有眼珠,唯有一个极深的新鲜血洞。
锥笑容僵住,低低地叹了口气。
这一战断翎鹰竟然失去了一只眼珠子。
鹰不像人,人的两只眼睛在一个平面,失去一只眼睛战斗力不会下降太多。而鹰的眼睛长在脑袋两侧,没有一只,就相当于半个世界黑暗了。
而且医巫无法让眼珠子重新长出来。
断翎依然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只是把毒蟾蜍的两只大眼珠血淋淋挖下来,抛球一样抛给断翎鹰吃。
“失去一只眼睛,也能战斗的。”
断翎摸着它的脊背,朴素地安慰了一句。
“噍——”
断翎鹰跟它的主人一样没心没肺,高兴地叼着眼球吃。
……
嫆终于治疗完所有重伤的羲城战士,撑着骨杖站起来。
薄纱般的绿色叶脉裙被风吹得轻轻飘荡,战斗中不小心沾上的已经结块的血迹,细细碎碎粉末一样地抖落。
“嫆巫大人。”有人递给她一块覆满血污的黄铜牌。
嫆擦了擦有些灰尘汗水的手,默然接过这块脏兮兮的黄铜牌,转过去看背面的名字。
——裂。
她认识,是剥部落的人。
嫆手指紧了紧,抬头问来人:“还有吗?”
“没了。”
嫆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她右手撑着骨杖,左手握着黄铜牌,赤脚踏着粗糙的砂砾地,慢慢向氏族领地走去。
巫主要疲惫的是精神,躯体反而还好。
最重要的是,她想走一会。
一路上,很多氏族人带着敬意向她打招呼。
“嫆巫大人!”
“嫆巫大人安好!”
还有氏族人跑过来给她东西:“嫆巫大人,这块肉给您吃,是雪驼的脊部肉,很美味的!”
嫆礼貌颔首:“谢谢。”
战场离领地路途太远,她最终还是搭乘了一名战士的战兽才回到自己暂住的石屋。
作为大巫,而且是羲城前来支援的大巫,嫆分配的石屋位置很好,周围两百米内都没有其它石屋,干净空旷。
嫆的石屋前不像其他石屋那样堆满了兽肉干柴等各式各样东西。
那里只伫立着一颗孤零零的矮树。
这树没什么叶子,乌黑的分叉的树枝光秃秃的,上满挂满了黄铜牌子。干燥的西风吹过,丁零当啷的响成一片,风铃一样。
嫆把那块背后有着“裂”字样的牌子挂上去,然后静静地仰头看了一会。
一开始,是因为羲城战士的尸骨被凶兽踏裂……说踏裂可能不太准确,应该是变成骨段肉泥。因为尸骨太过粉碎,无法带回羲城,而黄铜城牌虽然也被踏扁变成铜片了,但依稀能分辨得出背面的字。
于是就有人提出用黄铜牌子代替尸骨带回羲城。
那时候牺牲的羲城战士尸体几乎都惨不忍睹,没几具看得过去的,主要四五级战士的骨头没氏族战士们硬。因此嫆陆陆续续收了不少黄铜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