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參天雲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官企笔趣-第241章 自己挖坑自己填閲讀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这件事,被反映到远峰面前。 对于宗海洋,远峰早就想动他了。 远峰去到组织人事部,对冯宛平下了指令。 现在的组织人事部,是由原先的组织部和人力资源部还有宣传部的教育科合并而来。原先的这三个部门,有二十七人。合并了后,包括部长在内,只有四个人。 “冯部长。你牵头,成立一个协调小组。合资公司的人员和设备,要保证按期到位,没有一个协调小组,可能会耽误进度。” 冯宛平问:“有哪些人组成?” “你们部里有你,再加上大修分厂的宗海洋,还有让生企部派出一个人。人员调整由你们部来保证。设备调整,由宗海洋保证。生企部的人负责验收。” 冯宛平竟然笑了,问:“远总。宗海洋是不是又做什么小动作了?” 远峰也就笑着说:“冯部长。有句话,生姜,老的辣。还真的有道理。” 显然,这是猜对了。冯宛平却摇头,说:“说实话,宗海洋这个同志,也就适合做做行政什么的。让他管理生产,难为他了。” 421寝室记 “行。有你这句话,这次合资公司进行运营后,你调整一下宗海洋的工作。” 贤臣养成实录 野禅狐 冯宛平做这项工作,有不少年头。他跟过的一把手也有好几任了。之前的几任一把手,在做人事调整时,会有沟通,会开小会甚至开上几轮。即便,有的一把手脾气上来,也会感情用事,但那个口气,咄咄逼人,不让做组织人事的人有说话的机会。 远峰与前面的几任不一样。 具体不一样在哪里,冯宛平一时说不清楚。 但感觉上,远峰处理这些事情时,干脆利落,但又让人抓不住小辫子。 还有一点,就是做组织人事的同志,会心情舒畅,不会心中有添梗的感觉。 这或许,是一种工作策略吧。 协调小组随即成立。宗海洋被调整到协调小组。由他来协调设备到位。 “这是干什么?冯部长。我没做错什么吧?” 冯宛平说:“有谁说你,做错什么了吗?正常工作安排。这是为了加强对合资工作的领导,才成立这个协调小组。规格嘛,应该不低吧。我呢,好歹,是董事会的董事。” “哦。我是说……”是要说什么的,宗海洋却不知道刚才想说的是什么了。 冯宛平说:“你先把两家公司签的合同书看看。看明白了,领会了,开始工作。” 江湖小香风 一度君华 宗海洋看完了合同,有了一声叹息。迟根本要的设备,可是合同书上标明了的。 没辙了。他只好回到大修分厂,让负责设备拆装的工人,把迟根本要的设备拆卸运到合资公司去。 异能少年王 不但调用设备有人设障。 就是人员的调整,也有人打起了坝子。 四分厂的陈礼孟,上了合资公司的名单。他不干了。 “这么多人,为什么只动了我?”陈礼孟站在厂长秦大超的办公桌前。 秦大超看见陈礼孟站在这,下意识到把茶杯拿起来放到里面。 对于陈礼孟,秦大超了解。这家伙几句话说了不对光,就可能扔东西。秦大超可不想才买不久的茶杯成为牺牲品。 要是说起来,陈礼孟干活,还可以,技术上也还行。只是,不太好沟通。下面的班组长也头痛这个人。 这次下面各班组上报名单,也就有人夹了些私心,把不听话不太好管理的人挑出来,推向合资公司,像是要扔什么包袱。 秦大超明知道下面班组长报上来的人中,有这少是这种情况,但不好指责。他也想分厂少些刺猬头。 秦大超原先是调度员,邢仕朋出事后,副厂长顶替上去,没做到半个月,又被调到铸造分厂去当了厂长。 花可南来到分厂镀金,秦大超被火箭式提拔,先是当上了副厂长,继后,当上了厂长。 对于秦大超来说,资历上有些嫩,不太能压住一些刺猬头。 现在,面对陈礼孟的责问,秦大超只能做工作。 “秦师傅。你在技术上,很有一套。调你到合资公司,是对你的认可。这次的合资,对方要求,到合资公司的人,必须有相应的技术职称,你是五级工。还有要求,就是人品要正……” “行了。不要给我灌迷魂汤。我不吃这一套。我现在工作好好的,换一个工作,我的工时,可能做不上去。” 对于生产线上的工人来说,做熟不做生。因为,熟练工能够挣到更多的工时。而工时是可以换成钱的。 工人们的想法很朴实,能挣钱就好。只为养家糊口。其它的大道理,他们也懂一些,但这不能变成养家糊口的钱。 这时,一同在去合资名单上的姜为民,站在陈礼孟边上有一会了。他是想等陈礼孟说了后,再说。 这时,他等不及的样子,说:“我是国企职工,干吗要为私企打工。你们要去打,你们去。我不去。” 这时,车间里有人过来叫秦大超,有一台设备出了问题。…

Read the full article

0gw2m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官企 txt-第230章 怎麼會這樣相伴-buxi4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程颂来到远峰的办公室。 对于远程公司近来的变化,程颂看在眼里。自然的,他心中有多多的不舒服。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远峰在管理企业上,有一套办法。 可是,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 以前的远峰,在程颂眼里,就是一个没有主见,开办公会只是随大流的人。极个别情况除外。 可以理解,兔子被逼急了,也会咬人。 “这几天,怎么没有看见郑晓海?”程颂貌似随意地问了。 “哦。他说身体不好,最近偏头痛厉害,心口经常感觉堵得慌。需要几天假期,去大城市找专家看看。” “是心情不好吧。” “……”这个话头,到了这,远峰不好接,只是淡然一笑。 程颂意识到,这个话题,是远峰回避的。他挑开另外一个话题。 “这次的机关人员分流,打了一个漂亮仗。远总啊,我现在,对你,真的很佩服。” “……”还是一个不好接的话头。远峰只有一笑,说:“老领导坐。” 程颂去沙发上坐下,又说:“这次的消防员培训,楼上人传得可是神乎其神。那个叫陈钢的工人,有这大本事。哦,听说,让他当了经警队的副队长。” “这个啊,归功于花副总。这是他想的办法。要是我,没这个脑子。”远峰这话说得,棉里藏针了吧。 程颂也就笑着点头。在管理岗位上这么多年,程颂还能不知道,这样的功劳,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并不一定是好事。 …… 郑晓海真的是郁闷到家。 他说去看病,其实,去到兄弟公司。他要找家里人给出一个说法。 兄弟俩在一家宾馆里见面。兄弟离婚,房子给了女方,自己住旅社。 这个旅社,外表上装饰了,看起来,不太差。可这里面,处处显出破败。 “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郑晓海很不客气,见面就是这样一句口气很硬的话。 这时的老大,对于突然来到的郑晓海,再也没有往日那种财大气粗的劲头。他有些萎。 “对不起。”老大没有辩解。 郑晓海又看了这里面的环境。这在之前,老大不会住这种地方。 这里面的环境,也只能说是一般般。大旅社,小格局,不能与之前老大摆谱时用的宾馆同日而语。 老大递给郑晓海一支香烟。这香烟,老大在以前是不会抽的。 郑晓海是抽烟的人,这时,却摆摆手。 老大自己把香烟点上,抽了一口,告诉,他是受到了别人的牵连。 有人告诉他,新葡琼那边比内地好玩多了。赚钱的日子,已经让老大的心里麻木。他不知道下一步,自己的人生往哪里走。 多金,有几个女人,已经不足以让他的日子过出新色彩。听说那边好玩。之前,也时常听人说那边。只是,没有熟人引路,他不太敢冒然前往。 现在,有一个已经去过那边玩过的人,而且是个熟人。他也就接受邀请,欣然一同前往。 (AKB)开挂偶像 末子君 玩了几次,就玩上了瘾。 再去那边,赌注也就下大了。加上,那边给他配的美女高参,让他把持不住自己。美女在一边做指导,一个多星期时间,居然输掉一千三百多万元。 开始玩的时候,他是赢多输少。美女说他手气不错,就是做大手笔的老板。架不住美女高参的甜言蜜语,老大就这样沉沦了。 离开新葡琼,回到公司后,他把前前后后的事情捋了一遍,才醒悟过来。他被一帮人算计着,在不知不觉中,掉到早已经挖好的坑里了。 到了这个地步,老大总算理解了一个成语,什么叫请君入瓮。 在老大叙述了全过程后,郑晓海问:“江老板怎么入了这边的股?” “家满公司的刘定一介绍过来的。” “你怎么认识刘定一的?”郑晓海很是吃惊。对于家满公司,郑晓海是知情的。他也曾经有打算,入股陈家满的公司。 最终没能入股,是陈家满这个人特精明,退出了与远程公司的合作。 老大告诉,刘定一因为经营不善,把六七百万的资产全赔掉了。曾经,有人介绍刘定一到天兴公司来。只做了一个月,因为刘定一不是一个会管理企业的人,天兴公司中止了与刘定一的合同。 郑晓海这就不明白了,问:“既然那个人不是做企业的料,你为什么要让他搭这根线?” “没办法了。新葡琼那边派来的追债人,全都是心黑手狠的人。我不能不要命吧。钱没了,我可以再挣。命没了,我就彻底玩完了。” 郑晓海的鼻腔里可是哼了一声,问:“你以为,你还能翻身吗?” “你不相信我?”老大的眼睛居然瞪圆。 郑晓海摇头,反问:“你用什么让我相信你?” “……” “这么多年,我用尽了心思,可谓处心积虑,帮你拉了那么多的业务。给你这边,送来一些设备。我拿过钱吗?你想到过我的感受吗?”…

Read the full article

qf3ze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官企 起點-第216章 等待吧看書-yvv0p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在邻近的这座城市里,郑晓海和柳姗又聚到了一处。 柳姗的房子。一百零五平米。 她倒是想要一座豪宅。郑晓海也答应过,给她。只是,目前不行。到他俩结婚的时候,会给一座豪宅。 “你就吹牛吧。”因为刚才闲话扯到房子上,郑晓海说房子会有的,豪宅也会有的。柳姗就怼了这样一句。 有些日子,没有到这边来聚会。 以前,几乎一个星期要过来聚会一次。最近,这个规律被打乱了。 狐狸你是我的劫二 因为远程公司出现一些变化,两个人的情绪都不怎么好。 这次过来,是柳姗知道了转产要生产摩托车的事。据说,这个事,已经被主管工业的市府领导排到了工作日程上。 关于这个,以前,听郑晓海提及,以为只是随口一说。现在,远程公司里有了不少这方面的议论。柳姗就想到,这应该是郑晓海在操作。 如果这事能够成真,柳姗就又可以扬眉吐气了。最近这段日子,柳姗的心情很不好。她这个财务部长,几乎就是光杆司令。原先有十五个人的财务部,只剩下三个人。以前,她在远程公司可以说是一个神的存在。因为,所有的人用钱,包括报销,都要她点头。 远峰的这次机构大调整,包括人员分流,把柳姗的好梦打碎了。 柳姗是企望有个新的开始,才答应郑晓海,到这边来的。 两个人到了这里后,郑晓海率先进了卫生间。他裹着一块浴巾从卫生间出来,催着柳姗赶紧洗澡。柳姗却把时间消耗在这套房子的卫生大扫除上。毕竟,有些日子没有过来。柳姗有那么点洁癖。 郑晓海却认为,两个人有些日子没在一起,现在很想到铺上去谈谈彼此的感情。 柳姗关心的不是这个。她想要一座豪宅。 这就有了两个人之间的斗嘴皮。 柳姗很纳闷。原本以为,机关机构大调整,人员分流,会使远程公司大乱。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竟然这样的平稳。 落花就应该配流水 椿棣 山海寻龙诀 择爱 “晓海。你不觉得奇怪吗?远峰这样折腾了,却没有出事。” “我也觉得奇怪。这有点不合常理。”被柳姗提及这个事,郑晓海也有了郁闷。 柳姗问:“你研究过没有,他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研究。没必要研究这个吧。” “知己知彼。好吧。” “好吧。回去后,我研究。”郑晓海很无奈,这个女人居然要他研究远峰用了什么管理手段。 柳姗问:“摩托车的项目,到底有没有希望?” “不要急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柳姗说:“你不知道,我这个心里头,憋气,难受。现在,可以说,只要身在远程,就浑身不舒服。” 郑晓海笑笑地,说:“既然这样,那,到了这里,你就不要再想远程公司的事。珍惜相聚的好时光,才对得起我俩的友谊。” “你不说友谊这个事,我还就忘记了。你跟那个黄脸婆的事,什么时候了结?” “快了,快了。女儿那边已经在谈朋友。我呢,在女儿有了托付后,我就可以跟黄脸婆摊牌,离婚。” “快点啊。你再不抓紧,我就快要成黄脸婆了。” “你不会的。你保养得这样好。还有我这样隔三差五……” “打住。你给我打住。”柳姗横眉怒目。她知道郑晓海接下来要说的是些什么话,无非是那种带荤腥的词语,诸如深入探讨什么的。她已经有些厌倦。 世界由我改变 凝光依雪 郑晓海却是嬉皮笑脸,说:“我的话,没完呢。” “你那张臭嘴巴里,我还不知道,又要吐出什么狗屎东西。我跟你,说的是正经事。你却跟我没个正经。” 郑晓海这时的心里,可是在骂面前的这个女人,是个臭婆娘,脸上却笑着,说:“老婆。我说的,也是正经事。” “正经事。当真?” “你想啊。我们在远程时,忍气吞声,图什么,不就是眼下这样的生活嘛。如果,到了这里,我们还是呕气,不合算吧。” 柳姗甩了郑晓海一个脸色,去到卫生间。 过了十分钟,柳姗从卫生间出来后,情绪好多了。她可能是觉得郑晓海说的对吧。 “郑晓海,我可是跟你说啊。远峰那副嘴脸,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尽快把摩托车项目弄起来。” 郑晓海告诉,“我也想快。兄弟那边说,这个项目,我们市府这边的意见,是带现金投资,而不是设备什么的抵押借款。” “啊。这要融资多少?” “要不,怎么说,这事难度不小。好在,上回的盘点,能派上用场。兄弟跟这边市府的人接触后,意向性达成协议,远程公司的资产,会挤掉水分。”…

Read the full article

85wz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官企 txt-第215章 不要多話鑒賞-hsorc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远峰任命华克明为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金兰为调研员。 金兰被这个任命弄到哭笑不得。 她这是步程颂的后尘了。 程颂是市府正经的调研员。她却是远程公司的调研员。 调研员到底是做什么的,金兰并不清楚。但她隐隐感觉,这是一个闲职。 公司里的一些人看到这个任命文件,也都好笑了。为什么笑,心知肚明。 这些人的巧笑,是他们知道金兰和程颂之间是个什么关系。这两个曾经有可能成为公公和儿媳妇的人,都成了调研员。 调研员这个职务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这两个人。说到底,看笑话的人,有的是看不起金兰这个人,有的是曾经被程颂打压过的。 对于这个调整,金兰想不通。她没有再去找程颂。 护花枭雄 金兰算是明白了,程颂在远程公司,已经不是以往那种,可以一手遮天一言九鼎的人。 对于这个新职位,金兰想不通。 王牌特工妻:军少,来单挑 她去找远峰。 金兰问远峰,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远峰告诉,这是她向华克明学习的一个机会。华克明不可能一直在多种经营办公室。另有任用后,金兰可以继续当这个办公室主任。但有一个前提,就是金兰应该出成绩。 远峰特别强调,远程公司以后的管理者,包括中层,必须依据业绩说话。 听远峰这样说,金兰可是欲哭无泪。原本,以为找程颂能够把华克明那边的业务压一压。她还以为,现在的远程公司还是程颂执掌时那样。 这个事处理的结果,不但没有压制住华克明,反而帮了一个大忙,把华克明由非正式职务,变成正式的。 华克明由分流人员项目总调度变成了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 “华主任。我们公司的事,你还得管啊。” “华主任。我们那个公司的事,你要过问的呀。” “华主任。我们的申请报告,你看了没有。” 多种经营办公室,从来没有这样人气爆棚。金兰看着这些进进出出的人,全都奔着华克明而来,又因为华克明的回话让他们心中有底而满意离去。 金兰坐着腰痛,就伏在办公桌上,像只有病的猫,但两只眼睛却滴溜溜转,目送这些人的进和出。 顾问,一般来说,就是这样的,顾而不问。 金兰现在才算闹清楚,程颂的那个顾问每天应该干些什么事了。 这样,也挺好。职务津贴并不少一分钱,事情却不用做那么多。至于远峰说的以后,到时再说吧。 还没由金兰把自己的想法焐热,华克明给事情来。 “金顾问,这里有个事,麻烦你去处理一下。”华克明把一张便签纸放到金兰面前。 金兰扫了一眼,上面只是几个人的名字。她直了身子,看着华克明。 显然,她没有看明白。 华克明有了解说:“你分别去找这几个人。他们有几天,没有到后勤楼报到。表,也填写了的。如果不按时去上班,后面有些事,不好办了。” 这显然,就是得罪人的事。 金兰清楚,现在这些分流的人,其中一些,就是在无奈之下,浑水摸鱼。既然填写了表格,却没有到所谓的公司去上班,就是不想干了呗。 末日 贅 婿 现在,要她去查一查,具体是因为什么没有上班。这能讨得对方好脸色吗? “这……要我去吗?”金兰明知故问,是要确认。 华克明说:“对的。你是顾问。这种事,你应该顾上,再去问清楚情况。” 犬夜叉之重生的千年之恋 天帅帅 扑哧一声,里面的那个会计,笑出声来。 金兰想说什么,话到了嗓子眼,咽下去了。因为,她意识到,这个办公室,现在不是她说话算数。 “好吧。我去。”金兰懒悻悻地,出门去了。 办公室的统计兼会计看了华克明,说:“金兰不高兴了。” 华克明说:“不要看人脸色。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会计讨了一个没趣,吐了一下舌头。 其实,不用会计提醒,华克明已经看出来金兰不高兴。…

Read the full article

oc4ws火熱玄幻小說 官企笔趣-第214章 顧問的過問看書-1rall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程颂出门,走了几步,看见金兰已经转弯下楼,就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小說 總裁 新妻 他要盘算,为金兰这个事,去见远峰,是不是合适。 总得找一个理由吧。 不让华克明开展业务,显然不合适。这么多的分流人员,是个让人头大的问题。 但金兰这边,答应了,去跟远峰做协调。显然,这事,棘手。 战舞之初 迷迭草 程颂头大了。老领导遇上新问题。 没有权力,就是一件小事,也得求人。 这要是以前执掌远程公司时,就是一句话的事。就像当时为了儿子和金兰好有更多的机会谈恋爱,弄出一个多种经营办公室,让金兰可以随时出差。 现在,怎么办呢? 这种小事,却成了大事,困扰着他。 花可南看见金兰由程颂的办公室离开。他的脸上,有了一个诡谲的笑。 对于金兰当上多种经营办公室的主任,全过程,花可南心中一本明账。当初,成立这个办公室,他可是这个新部门的第一任执掌者。 虽然,这个部门的主任只当了半年,花可南心中明镜样的知道,金兰为什么被调到这个办公室,而且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当上了主任。 企业里的两办主任,是做什么的,就是普通工人,都知道。下面的工人中都有议论,说远程公司领导的秘密,瞒不过两办主任。 就为这个说法,铸造分厂的张大嘴,曾经和另一个工人抬杠,说企业的两办主任,权力可以大到对领导有直接的杀伤力。 这可是近似于奇葩的一个说法。 与张大嘴抬杠的工人,说张大嘴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了。因为,张大嘴对级别有特别的研究,说什么样的级别管什么样的人。他还说过,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虾吃泥巴。 长公主 芸豆公主 那,两办主任怎么可能管得了企业的领导。 张大嘴从来就没有在辩论上输过。要不然,他也就不叫张铁嘴了。他可是有一张可以把死人说活的功夫。 哦,张大嘴还有一个绰号,张铁嘴。 叫他张大嘴,是他可以随口就来事。 叫他张铁嘴,是他无理可以说出三分理。 他举了一则报纸上的消息,说某个企业的领导,半夜三更被治安人员堵在宾馆的一个房间里,那个房间里,还有一个专门做那种事的女人。 那个企业的两办主任,陪着领导出差的。 最后,两办主任把领导从警署里捞出来。后来,那个领导,对这个两办主任,言听计从。再后来,那个领导和那个两办主任,成了一个腐败案的主从。 花可南虽然和程颂也曾经是主从关系,但没有发展到成为一个窝案的主从。 以花可南的精明,能够认清形势,知道两件事叠加时孰轻孰重。从他现在跟紧远峰,但也对程颂恭敬有加,可以看出他的为人。 花可南进了程颂的办公室。 “花副总。现在的生产经营,怎么样?”这是程颂的客套话。以他在远程公司听到和看到的,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的生产经营形势。 花可南有些得意地说:“很不错。还是老领导当初对我的教导好啊。我算是真的看明白了。像我现在的这个职位,应该每天到生产现场去。只有在生产现场,才能解决问题。要不然啊,就是隔靴搔痒。” “哈哈。花副总是明白人。我早就说过,你要是早些熟悉生产,你也就早些坐到常务副总的位置上了。” “谢谢老领导栽培。” “你现在,应该谢谢远峰。他给了你这个机会。” 花可南不可能没有比较。如果在程颂手下做常务副总,屁大的事,也得做汇报。可在远峰手下做事,大事肯定要汇报,小事汇报,会被远峰瞪眼。 请君入梦来 即便是大的事,会议上定下的,远峰也不加干涉。 远峰是真正的放权于常务副总。所以呢,花可南现在的工作,很开心。虽然,也有麻烦事,但在解决了后,他很有成就感。 “那个华克明,现在成了一个人物。”程颂把话头往要说的事情上引。 花可南说:“是的。” 程颂说:“以前,没有发现华克明的能力。” “是的。”这个时候,花可南惜字如金。 程颂想听听花可南的意见,开始抛砖引玉,“可南。你不觉得,华克明现在做的,就是多种经营办公室的业务吗?” 侯爷说嫡妻难养…

Read the full article

233k9熱門都市言情 官企-第213章 這就急了推薦-hdljs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金兰认为华克明这样一弄,影响到多种经营办公室的业务。 在远峰再次坐到总经理位置上后,进行人员分流之前,机关所有部门,没有创收指标。现在,就是财务部技术部这样的部门,也有创收指标。 更何况,多种经营办公室。 华克明现在弄了这么多生意型的小公司,在金兰看来,会影响到她这个部门的创收。 能够说华克明的人,除了远峰,程颂应该也可以吧。 在金兰看来,程颂虽然调到市府去,在远程公司,还有威信。 听说,远峰让程颂当远程公司的顾问。可见,程颂还是有影响力。要不然,凭远峰这样的牛气,也不会叫程颂当顾问吧。 远程公司的人全都知道,程颂是怎么样对远峰的。现在,远峰高调归来,却没有与程颂结仇,反而让前任董事长当顾问。 同时,郑晓海的董事长位置却让出来了。 金兰认为,远峰或多或少,会给程颂面子。 在这样的心理支配下,金兰来到程颂的办公室。 金兰看见程颂办公室的门掩着。她脸上有了笑容。刚才,一路上,脸可是拉着着。让所有见到她的人,像是债主讨债没有讨到一样。 程颂现在的办公室门,掩着的时候多。 在执掌远程公司时,这间办公室的门,要么是关着,要么是大开着。像现在这样掩着,留着一条缝的情况,几乎没有。 金兰用指背敲门。 这要是以前,程颂会有一声“进来”。现在,他没有问,却快步流星来到门口。他拉开门,脸上浮着笑容。 王爺 你 好 壞 “哦。金主任。稀客,稀客。” 爸。金兰想这样叫的。觉得已经不妥。因为,刚才,程颂显然是叫她金主任。她也就改口,“伯伯。” 程颂哈哈了,笑着说:“怎么,我下台了,不叫我爸爸了。” “不是啊。”金兰不好说,你刚才,可是叫我金主任的。要说改口,是你先改口的好不好。 金兰的身子扭动了一下,说:“我是怕,门口有人,听见了,不好。你知道的,公司里有些不怀好意的人。” “好吧。我们还是用以前的叫法吧。” 金兰也就听话的,说:“程总。” 以前,金兰和程晓君谈恋爱时,只要在公司里,见到程颂,是这样叫的。只有在其它地方时,金兰才叫程颂爸爸。 程颂问:“今天,怎么想起来,到我这里来?” 金兰的嘴巴嘟了一下,说:“遇上麻烦事了。” “什么事。说出来,我看能不能帮你解决。” 金兰就把华克明弄了几个小公司,又卖了一批服装的事说了。 这个事,程颂听说了。这个事,也可以看成是远程公司近来发生的比较有影响的事情了。 如果在位,程颂会拿这个事来说一说。当然,有意图匹配。 “伯伯。这个事,你得帮帮我。” “丫头。这个事,不好帮啊。” 自从儿子有了新欢后,为了安抚金兰,程颂认了这个女人做干女儿。既然认了干女儿,金兰继续用以前的称呼,叫程颂爸爸。 金兰很精明,尽管被程颂儿子抛弃,却不想远离程颂这个靠山。 九 間 魚 她家几代,都是穷人。算是到了她这一代,基因上有些改变。她成了工人,长相上也比上一代进步不少。算是优化了的一代。 本以为,她可以结缘程颂儿子,就此跳进龙门。 天算,不如人算。她最终还是被程晓君算计了。 不过,也谈不上算计。从开始结识金兰时,程晓君就没有当正经恋爱去谈。他只是想利用父亲的权力玩一玩这个女生。 后来,金兰被程晓君抛弃时,曾经发誓,要报这个仇。可是,回到单位来后,还得在程颂手下混日子。 对,在多种经营办公室,就是混日子。有业务,没业务,没有量化的指标考核。即使当时有考核,多种经营办公室也当除外。 在这一点上,程颂还是有良心的。他知道那个儿子,很不争气,对不住金兰。 神話 版…

Read the full article

hyd2e火熱都市小說 官企 ptt-第212章 給你說個故事熱推-f2258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多种经营办公室的建制还在。这次的人员分流,没有涉及到。 这之前,多种经营办公室,在远程公司的存在感不是很强。公司里甚至有人还不知道有这样一个部门。 也是,这个部门就是程颂为金兰量身定制的。儿子看上了金兰,却因为各自的工作,身处异地。为了方便金兰同儿子有一个常规的接触,程颂以企业也要拓展经营项目为由,设立多种经营办公室。 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先是由花可南兼着。办事员只有金兰一个。后来,也就是这个办公室设立半年后,金兰成了主任。金兰成了主任后,里面又配了两个助手。 多种经营办公室成立几年来,大小业务做过十几单。其中一单一百三十万元的业务,成了呆账。这笔款子先是成为呆账,后来被认定为死账。 金兰为这个办公室做过盘点,赔掉的钱,比赚到的钱要多。 多种经营办公室,没有明确的创收指标。赔掉的钱,也就坏在了远程公司的这口大锅里。 守护那一年 愫惜 这次的人员分流,使多种经营办公室显现到大家的眼前。 漂洋过海来看你 有人说:“后勤楼那里出现一些公司。那应该是多种经营办公室的业务范围吧。” “可不是。金兰那个婆娘,急眼了。她在要说法呢。” “这个,不对吧。多种经营办公室能做的生意,华克明他们也能做的。” 正如一些人猜测到的,金兰找了华克明麻烦。 “华克明。你们这一下子开了这么多公司,不应该吧。” 看着这个女人拉长了的脸,华克明问:“怎么就不应该了?” 金兰说:“你们要做什么,事先,应该向多种经营办公室说一声。最好,去备个案。毕竟,我们就是管这个的。” 听金兰这样说,华克明还真的有一会的懵。可在眼珠子转了几下后,华克明发现这个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 “金主任。你说的,我怎么感觉头晕。我们弄几个公司,要去你那里备案。你是监管部门吗?” “监管。倒不是。在远程公司,我们办公室是负责各种生意的。你们做广告,卖衣服,属于我们的业务范围。” 华克明哈哈了,并眼睛看向天上。 金兰这就有了感觉,华克明有点狂了。你笑就好好地笑,干吗要脸面朝天。 华克明问:“远程公司生产的五大类产品,是不是生意?” 亚瑟王的卡片姬 星刻之印 什么意思?金兰警惕地盯了华克明。 就是这一眼,金兰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不严谨,让华克明钻了空子。 见金兰已经意识到什么,华克明也就不客气,挑明了,问:“是不是,远程公司要归你管?” “我没有这样说。” “你刚才说,多种经营办公室,就是负责各种生意的。依了你这个说法,远程公司岂不是也要归你们管了?” “我有说吗?我没这样说。”金兰急眼了。 “金主任。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金兰的眼神里,多出几分警惕。华克明有这闲情,说故事? 他不会有意要挖什么坑吧? “哦。金主任。你不要紧张。这是我自己的故事。说我的一件往事。”华克明脸上有了盈盈的笑,说:“说说我的一段过往经历,让你了解我,了解我的过去。” 金兰很想提醒华克明,我了解你的过去,有用吗? 她想拒绝的。 “那时,我很傻。”华克明开始了叙说。 金兰没法拒绝了。八卦之心,她也有。她想知道,华克明有多傻。 华克明说:“那个时候,我在上学。家里很穷。当然,不至于揭不开锅。饭,还是有得吃的。只是,缺少蔬菜。我就想,能不能开出一块地来,种一些蔬菜。好在,家旁边有空闲着的土地。哦,我家住在一条河边的堤坝上。 我用锹,划出一块地,长方形。也不能算划,是挖出一个长方形的框架。算是圈地吧。你知道的,开挖土地这个事,挺累人的。要消耗不小的体力。开始时,我并不懂这个。以为,只要动动锹,就可以的。真的到动锹时,我才发现,想做成一件事,挺难的。 堤坝上的土,板实,不好挖。我打起了退堂鼓。算了吧。咱就不种菜了。做些别的吧。某一天,我从外面回来,发现我圈的地上面,长出不少的毛刀鱼。 毛刀钱。你懂吧。就是那种像小刀样的鱼,没有刺。晒干了,放饭锅上,蒸一蒸,很下饭的。其实,我不喜欢吃这种鱼。但它能卖钱,是吧。我开始把这些快要晒干的鱼往一块拢。 看我在弄这些鱼,那边有个人,叫了我。他说,小伙子。你干吗呢? 我刚才过来时,看见的。他弄了把竹椅子,坐在一边打瞌睡。是我的动静大了些,把他吵醒了。 醫 冠 禽獸 我告诉他,收毛刀鱼呢。…

Read the full article

raw3z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官企-第210章 按這個思路來讀書-qb88r

小說推薦 – 官企 – 官企 劳动服务公司仓库里面的人,一下子减少许多。 大部分人跟着华克明去到后勤楼。后勤楼也因这么多人跟过来,热闹起来。这个景象,有点类似于远程公司效益好的时候,逢年过节由后勤这边发福利。 不愿意跟着华克明去后勤楼那边的人,家中的小日子还过得去。工作这么多年,也累了,想借此机会,好好休息一下,自己给自己放一个比较长的假。 这个仓库里,每天还有几十人过来接受点名。这些人被点名后,就回家去买菜做饭。 斗战无双 由此可见,这次的人员分流,迎合了这类人想歇息的想法。 每个月工资一分不少,拿着工资可以全月休息,何乐不为。如果闹事,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至于三个月后怎么办,到时再说吧。 老古话说得好,人到山前自有路。 反正,已经被分流,那就脚踩西瓜皮,滑到哪,算到哪吧。 在这些没有跟着去后勤楼的人中,有部分是看不惯华克明那种得势的样子。原本,就是工会的文娱干事。大家差不多吧。都是干事办事员管理员秘书什么的,再次的,也是描图员杂歎工。 其实,这些人就是赌一口气。 在他们感觉中,劳动服务公司,怎么说,也算是远程公司的一个单位吧。挂靠在这样的单位,可以弥补分流后的失落感。 “高经理。你赶紧想想办法吧。”这些人用这种话,或类似于这样的话,催促。 在高经理眼皮底下混,这些人多少要表现出还有积极的一面。 高经理也在想项目。他也好想能想出几个项目。可是,想不出来。之前吧,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储备。那时候,就是管理一些家属工,安排扫扫地,做些小搬运类的活计。 没想到,这次的分流,等于给他的工作节外生枝。 二次创业,做生意,都是高经理之前没有涉及过的。 看着华克明到后勤楼那边捣鼓,而且听说那边的气势上,比劳动服务公司这边要好,要热闹,高经理郁闷啊。 高经理突然发现,自己被华克明带上了节奏。 劳动服务公司这边,同后勤楼那边,似乎较上了劲。 远峰放权给高经理和华克明后,只要有时间,会下来看看。这天,他来到劳动服务公司的仓库,看见仓库里只有几个人,在聊天。 “这边就几个人。全有事做了吗?” 高经理苦着一张脸,说:“点名后,他们都说有事,可能去后勤楼那边了吧。” 他不好说,留在这边的人,回家去了。 想不出项目,是自己没这方面的本事。可看守不住这些人员,就是他管理水平了。 远峰有了提醒,“高经理。你可以组织大家讨论。群众是真正的英雄。集思广益,可以找到项目的。” “我会的,我会的。我也是这样想的。”高经理用上半身的力气在点头。 “我去那边看看。”远峰这就往后勤楼那边去。 淡淡 的 幸福 来到后勤楼,远峰看见三个实体已经在楼下的办公室门口挂出牌子。 绣娘针织 杰成广告 勤呈商贸 看见这里的人精神状态都不错,远峰很高兴。看来,用华克明是个明智之举。 几个办公室看了看,远峰到了华克明面前。 “克明。这几块牌子,就这么简洁吗?” 天才宝宝,买一送一 见远峰问到这上面,华克明从办公桌前站起来。 “远总。我是这样考虑的。现在,只是临时画个符号,让大家有一个选择。至于完整的名称,还要好好斟酌。” 远峰点头,认可这个思路。 华克明又说:“就说绣娘针织吧,可能叫厂,也可能叫社。杰成广告,可能叫公司,也可能叫机构。勤呈商贸,我打算把它叫成孵化园。” “孵化园?什么意思?” 踏落花 秦岭胖子 “就是想把它做成一个专门生产公司的地方。苗圃的意思吧。就是成熟一个公司,分出去,再成熟一个,再分出去。只是,还没有想好到底怎么弄。”华克明的手在脑袋瓜上挠了挠。 远峰问:“你说杰成机构,怎么考虑的?” “许杰他想做广告。这是一条路子。还有人建议,弄一个演出团体,包括组织其他演出团体的活动。这批分流人员中,有不少文艺骨干。”…

Read the full article

ciu55精彩都市言情 官企-第183章 這個處長閲讀-j19aq

小說推薦 – 官企刘大发接到梁家才的通知后,首先反对。 “突然冒出这个,什么竞选,耍人吧。我这个处长,当得好好的,没犯错误吧。” “一个提升自己的机会。这也是一种锻炼嘛。”梁家才和颜悦色。 刘大发拉长了脸,说:“锻炼个屁。分明就是变着法子整人。我知道,你梁副总,想不出这个。这一准是远峰那小子想出来的。” 这时,梁家才肯定要帮远峰说话。 “刘处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了解情况,瞎叨叨。据我所知,这个点子,是郑晓海想出来的。” “不可能。”刘大发看着梁家才离开的背影,两只手叉在腰间。 说起来,处长并不是好大的职务,但对刘大发来说,处长这个叫法,还是挺让人爽的。 无论到哪里,被人叫成“刘处”,那个感觉,凭空地,会让人飘起来。 火影之天蒼羽 即便是走在大街上,有单位的人认识他,叫一声“刘处”,那周围就有投过来的目光,可是羡慕嫉妒恨了。 外人不知道,以为他就是市府什么处的处长。 嫡术 芥末奶昔 屍燈 小黃是我男神啊 现在,这个被人叫得可以爽的职务,有可能因为什么狗屁竞选,闹没了。 说白了,他对自己没有信心。 没学历,没真本事的人,到了这个关口,心里是虚的。 刘大发的眼珠子转了转,上楼去,进了郑晓海的办公室。 “单品类销售策略,是个什么鬼?”刘大发进门,就扔出这一句。 郑晓海对刘大发这样的冒失,眉头皱起,瞬间又展开,笑了,说:“你说是个什么鬼,就是什么鬼。” 刘大发问:“可以随便扯吗?” “要扯到点子上。” “怎么扯?还不是和多品类一样的销售。我就不相信,哪一个可以牛到,用什么独特的方法。” 也难怪刘大发这样想。郑晓海也这样想。销售就是销售,弄出个单品类销售,远峰这明显就是玩噱头。 郑晓海以为自己看出来这中间的名堂,远峰就是借着这个噱头,排除异己,为他在远程公司一统天下扫清障碍。 “领导。公司里传得沸沸扬扬,说这个单列分公司的点子,是你出的。你好好地,给远峰出这么个点子。” 郑晓海现在可是冤啊。他想抵赖,说这个点子不是他出的,说不出口。按五个产品组建分公司,确实是出自他的嘴巴。 现在,他要是说,那只是随口一说,谁信啊。 郑晓海没想到,远峰怎么就想到了这一出,不但是以单品类组建五个公司,还要把销售和生产分厂捆到一块。 现在,这个事,已经越弄越离谱。 刘大发说:“领导。你出了这么个点子,可是伤到我了。” 天地游神传 这次的事情,郑晓海很被动。在远程公司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一件事,像这次,被动到他没有解释的机会。 “领导。我的能力,只有你最清楚。要不是你对我了解,你也不会用我。现在,我就指望你了。” 郑晓海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有些后悔,当初,田婷的那个事,那批货,当时,真的不应该让刘大发去处理。 当时的刘大发,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很朴实的一个人。 没想到,自从处理了田婷的那化货后,刘大发整个人都变了。给了他一个处长当,还不满足,时不时拿着几张发票,跳过副总张原过来要报销。 七七事變 现在,郑晓海对刘大发的评价:一个无赖,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这个了。我的头,大了两圈。你就先应付了这一回。到时,看情况,我再想办法。” 刘大发在郑晓海这边发发牢骚后,转身走了。牢骚发了,他还得回去准备竞选演说。胳膊扭不过粗腿啊。 到了一楼,刘大发遇见四处的处长沈平。 “老兄。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准备什么呀。我这像个没头的苍蝇,到处窜呢。跑市场,我可以。让我演说,我能说什么。就那些销售的技巧,真到说的时候,自己都感觉没有味道。” 刘大发说:“只给十分钟,哪能说清楚。我一个人,就要一个小时。” 沈平说:“十分钟比一个小时好啊。说再多,没用的。人家已经内定了。用脚后跟也可以想象到,这次的竞选是个什么结果。” 听沈平这样说,刘大发心里就越发地虚。 刘大发家中。 晚饭后。 自然地,夫妻俩要讨论参加竞选的事。…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