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聽

ajj09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舉漢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九章 戰死熱推-486zt

舉漢
小說推薦舉漢
黄祖军大将邓龙立于拍竿之下,望着对面船上,位居士卒先的凌操,眼中露出刻骨的仇恨。
当年孙策入侵江夏,邓龙作为黄祖先锋,奉命前拒孙策,而江东军的先锋,正是凌操。
凌操乃是江东屈指可数的猛将,勇不可当,邓龙率领的前锋舟舰很快便被杀得溃不成军,其本人更是险些被凌操生擒,幸亏左右拼死相救,才得以逃脱。
对此,邓龙一直引以为耻,今日终于有机会一雪前耻了。
邓龙亲操拍竿,待凌操船只靠近过来,看准时机,果断放开绳索,发动攻击,巨石夹带着历啸之声,轰然拍落。
凌操也早就注意到了邓龙,然而此时他前后左右都是人,面对当头砸来的巨石,根本无从躲闪,只能下意识举楯抵挡,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巨石击碎牛皮楯,重重轰在他的胸口。
拍竿犹如天威一般,一击过后,甲板上立时哀嚎四起,一片狼藉,而被拍竿正面击中的凌操,毫无悬念的毙命当场。
非你莫屬(樓雨晴) 樓雨晴
凌操身上的双层铁铠没有起到半点作用,其胸口直接被巨石轰得凹陷,当左右亲卫奋力将他救出时,凌操已经停止了呼吸。
拍竿的优势,在于出其不意,在于临敌第一击,毕竟拍竿威力惊人,但攻速慢,目标大,很容易被对手针对。邓龙没想到一击就成功砸死了凌操,大喜回望,挥刀大吼道:“杀、杀……获凌操首级者,赏钱十万……”
黄祖军士卒闻言,无不踊跃,争相杀上敌船。
原本斗志昂扬,奋勇争先的江东军士卒,则因主将凌操之死而陷入慌乱,面对黄祖军凶猛的进攻,抵挡不住,节节败退,而不愿后退的勇士,全都被砍掉了脑袋,成为敌人的战功。
凌操亲卫虽然舍命相护,奈何寡不敌众,转瞬间就被一拥而上的黄祖军士卒屠戮殆尽,凌操的首级,亦送至邓龙的面前。
邓龙拎起凌操的头颅,见其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忍不住得意洋洋,大笑道:“昔为你所破,今杀你雪耻,何其快哉!”
接着邓龙举头过顶,高呼道:“贼将凌操已授首!”
“贼将凌操已授首……”左右皆扬声大叫,以为呼应,不一会就传遍了整个战场。
娛樂系統大亨
凌操并非无名之辈,相反,两军将士,皆闻其威名,得知凌操战死,黄祖军无不欢呼雀跃,江东军则个个如丧考妣。
董袭业已与敌接战,不过他运气不错,躲过了拍竿的第一轮攻击,并且迅速组织敢死,攀上敌舰,亲以刀斧砍断拍竿。
然而董袭的做法,几乎是不可复制的,其他的前锋舟舰,被拍竿直接拍沉者,绝不在少数,即便逃过一劫,也会方寸大乱,根本挡不住黄祖军后面的进攻。
董袭听到凌操战死的消息时,正率领敢死进攻敌舰最后的据点——楼室,大惊之下,立刻环顾战场。这时他才猛然发现,己方的前锋舟舰不仅没有冲乱黄祖军,反而正在被黄祖军不断围杀,加上凌操战死,形势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
董袭虽勇猛冠军,却非莽夫之流,当初孙策死后,孙权统事,吴夫人担忧孙权无法保安江东,曾问策于张昭、董袭,是时董袭慷慨陈词,认为孙氏兼有地利、人和,江东无忧,众人皆壮其言。
因此董袭见势不妙,立即放弃进攻,果断退回自己的座舰。无奈他的行动还是晚了一步,黄祖军已提前封死了他的后路。
远处观战的徐琨亦大感震惊,黄祖军竟然掌握有如此水战利器,而他们却毫不知情。
新歡舊愛一起來 月夜未央
《兵法》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而今江东军的情况,便是“知己而不知彼”,徐琨一时间进退失据,左右为难。
首先肯定不能撤退,夏口水道狭窄,其上又有伏兵,撤退必会引发恐慌,黄祖军顺江而下,从后掩杀,后果不堪设想。
对方掌握有水战利器,主动进攻似乎也不可取,无奈徐琨却不得不这么做,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前锋被敌人围歼,这将会对己方士气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徐琨一边派人向后方的孙权禀明情况,一边发起进攻。
“可惜今日无风,否则以火船攻之,倒不失为对策……”徐琨凝望战场,暗暗叹息道。
“杀……”董袭手中长刀左劈右砍,几乎从不落空,看似勇猛无比,然而连战之下,精疲力竭的他,早已是强弩之末,如今只是靠着过人的毅力在支撑。
他的脚边,层层叠叠躺满了敌人的尸体,有他所杀,有亲卫所杀,不过战到现在,他身边的亲卫业已所剩无几。当他的亲卫全部死光,就该轮到他了。
當魔頭是很辛苦
黄祖军士卒根本不给董袭喘息之机,犹如潮水般汹涌袭来,不将董袭彻底吞没,决不罢休。
叉叉的奮鬥 水墨江山
董袭奋起余勇,再斩二人,代价是左肩中了一矛,深可入骨,这一矛,近乎废了他的左臂。而他身边的最后一名亲卫,亦被敌卒围攻杀死。
至此,董袭两翼再无保护,彻底暴露于敌前。
妖王的嗜血毒妃 七度淺春
絕情棄妃
这时黄祖军士卒反倒不急于进攻,而是围着董袭指指点点,脸上皆带着敬畏之色。
謎都 吉滿
域絕
董袭此时的形象极其惨烈,其单膝跪地,衣甲上插满了箭矢,犹如刺猬一般,周身利刃之伤,亦不下二十处,甲胄早已破烂不堪,鲜血不断从伤处溢出,哪怕是敌人,亦不免心生敬意。
不过敬佩归敬佩,这并不妨碍黄祖军士卒想要杀死董袭,他们再度迈开步子,逼近过来。
董袭利用这最后的喘息之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在他看来,与其像凌操那样,脑袋成为他人的玩物,他宁愿便宜了江中的鱼虾。
随着敌人临近,董袭突然暴起,一刀捅死一名敌卒,并以其身体为盾,向前撞去。左右敌人的刀矛,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肩背,他却不管不顾,埋头前冲,直到双脚踏空,笔直坠入江中。

j941k火熱言情小說 舉漢笔趣-第三百七十七章 再孕-g2y9x

舉漢
小說推薦舉漢
周瑜所言,绝非无的放矢,此番西征,孙权麾下可谓是猛将如云,其中大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孙坚之旧部,如荡寇中郎将程普、武锋校尉黄盖、先登校尉韩当等。程普乃诸将长者,战功最著,黄盖深有谋略,韩当骁勇无比。
第二类是孙策之旧部,如征虏中郎将吕范、督五校陈武、扬武都尉董袭、破贼校尉凌操等。吕范乃中国士大夫,陈武、董袭、凌操皆江东虎将,善战无前。
第三类则是孙权准备培养的亲信,如讨虏将军府吏鲁肃、胡综,宜春长周泰,别部司马潘璋、吕蒙、徐盛等。他们或是孙权的“潜邸”之臣,或是在孙策时代就已崭露头角,但地位还相对较低,被孙权收为心腹。
当然也少不了孙权的亲戚宗人,如平虏将军徐琨、威寇中郎将孙河。孙河是孙坚族子,和徐琨一样,早年随孙坚征战四方,后随孙策平定江东,出为良将,入为腹心,战功累累。
这些人大多都参与了三年前孙策进攻江夏,大破黄祖一战,再征江夏,可谓是轻车熟路,因此周瑜才敢放言,此番西进,纵然不能取胜,亦不致战败。
“希望如此吧。”张昭暗暗摇头。他心里还是不看好此行。
朱治开口道:“大军尽出,国中空虚,必有宵小之辈心生觊觎,我等当为将军守好门庭。”
朱治是最早追随孙坚的江东士大夫,论资历,远在张昭、周瑜之上,且为孙权举主,在江东地位极高。今年初被孙权表举为吴郡太守,行扶义将军,以娄、由拳、无锡、毗陵四县奉邑。
太守、将军、食县,不管哪一种,都已达到了当前江东人臣所能达到的极致,放眼整个江东,只有朱治及孙权的舅父,丹阳太守,行扬武将军吴景同时兼而有之。要知道,周瑜直到去世,也才只是偏将军。
张昭、周瑜闻言皆点了点头,大本营吴郡有他们亲自镇守,或许出不了什么乱子,可丹阳、会稽二郡就不好说了。至于豫章、庐陵二郡,自有孙贲、孙辅兄弟去头疼,轮不到他们操心。
孙权率军北至丹徒,并在宽达三四十里的辽阔江面上大阅三军,之后浩浩荡荡开赴江夏。
就在孙权举兵向西之际,身在临湘的刘景却是喜从天降,时隔四年后,妻子邓瑗再度有孕。
刘景得知消息的那一刻,一时失态,抱起邓瑗足足转了三圈,由此可知他内心的喜悦之情。
两人的第二个孩子本不该这么晚到来,只是邓瑗曾为父亲邓攸守孝三年(二十五个月),刘景又领军四处征战,两人直到去年正月才重新团聚,不到一年就造人成功,效率不可谓不快。
“阿父、阿母,我要做兄长了吗?”刘旂在旁仰起小脸,满怀期待地问道。其今年已经四岁,高近四尺,丰颐宽额,眉目疏朗,简直就是刘景的缩小版。
刘景将儿子揽入怀中,笑道:“没错,阿央就要做兄长了,阿央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或许是周边缺少同龄人,生长环境过于孤独,最近几个月,刘旂一直吵着要弟弟妹妹,如今总算得偿所愿了。刘旂在弟弟和妹妹间纠结了好一会,才下定决心道:“想要弟弟。”
看着儿子一脸纠结的模样,刘景、邓瑗不禁相视而笑。
刘景此次北伐刘表,短则三五个月,长则逾年,或许直到邓瑗生产,他都未必能够赶回,刘景利用出兵前最后的闲暇,整日陪伴在邓瑗身旁,稍作弥补。
二月中,刘景于北津举行誓师,并作檄文,痛斥刘表于外勾结袁绍,对抗国家,于内妄兴刀兵,残害荆南。刘表看似仁义君子,实则心胸狭窄,嫉贤妒能,南阳邓(羲)子孝,劝其勿与袁绍结盟,反被刘表逼得远走他乡;南阳刘望之,以正言直谏著称,竟被刘表无故杀害……
为了显示自己是正义的一方,刘景在檄文中对刘表展开了全方位的猛烈抨击,将刘表描述成一个所为不轨,包藏奸心之徒。
当然,刘景檄文中提及的事皆有现实依据,并非凭空捏造。
最后,刘景展示天子诏书,诏书中直斥刘表为“逆贼”,彻底坐实了己方北伐的正义性。
誓师结束后,刘景站在北津渡口,一手拉着刘巴,一手拉着桓阶,肃容道:“当年高祖留萧何镇关中,终成山东之业;世祖以寇恂守河内,得建河北之基。今长沙,犹高祖之关中、世祖之河内也,而二君,便是我的萧何、寇恂,我今北上击贼,长沙就托付给二君了。”
刘巴、桓阶相视一眼,皆下拜道:“必不负将军之重托。”
刘景点点头,该交代的事之前早就已经交代好了,不必赘言,接着他又来到族兄刘修面前,叮嘱一番。
刘修方严持重,有大将之风,刘景每次领军出征,都会让他留守,这次也不例外。
他也是七位中郎将中,唯二不随刘景北上者,另一人是兼任郁林太守的王彊,后者的任务是严防交州牧张津。
同样兼任武陵太守的刘宗,则将随刘景北伐,武陵郡由左司马潘濬暂代,功曹廖立为辅。另外长沙西部都尉单日磾去年收编了一部分五溪蛮俘虏,加上自己的衡山部众,编为五部,驻扎于沅陵、辰阳间,监视五溪诸蛮。
而零陵、桂阳二郡,有严肃、桓彝坐镇,刘景又以习珍为零陵都尉,区雄为桂阳都尉,足可令刘景高枕无忧,无复南顾。
最后,在长沙臣民的欢送下,刘景登上座舰,扬帆北去。

0ox5l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舉漢》-第三百七十五章 返回讀書-x8ou4

舉漢
小說推薦舉漢
以后世之法酿造的酃酒度数颇高,鲁肃固然酒量不浅,却也架不住荆南群臣车轮战,最后被灌得酩酊大醉,抬回馆舍。
接下来几日,刘景再未举行酒会,随着新年的临近,正是事务繁忙的时候,但每天不管多忙,他都会抽出一些时间,召见鲁肃,纵论时事,畅谈天下。
鲁肃不仅是三国时代最杰出的外交家,也是最杰出的战略家之一,虽然《榻上策》相较于《隆中对》过于粗糙,不够严谨,亦为三国时代不可多得的战略规划,直指帝王之业,孙权将其比作邓禹之于光武,由此可知。
原本鲁肃心气甚高,自认对天下大势了然于胸,然而与刘景几番交谈后,让他深深意识到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鲁肃早就听说刘景智略超世,机虑如神,非常之人也,不过他觉得刘景身处偏远的荆南,对天下的见解必然不如他,没想到事情正相反,刘景对天下的见解远在他之上。
鲁肃除了感叹刘景神略计较,生于天心,还能说什么呢?
这日,来到临湘已有八天的鲁肃,正式向刘景提出告辞。
得知鲁肃要走,刘景忍不住出言挽留道:“子敬何必急着走,你之前不是已经派人回江东报信了吗,再有几天就是正旦了,不如等过了正旦再走。”
鲁肃婉言拒绝道:“多谢将军盛情挽留,但讨虏还在江东日夜期盼我的消息,且眼下距离双方约定出兵之日,只剩三个月,时间颇为紧迫,实在耽误不得。”
刘景紧握鲁肃的手,迟迟不愿松开,口中道:“子敬胸怀大志,思度弘远,才兼文武,王佐之才也。让我知道,江东除了张(昭)子布、周(瑜)公瑾外,还有子敬这等奇士英才。”
“多谢将军美誉。”鲁肃郑重拜谢道。
刘景不单是荆南的霸主,也是荆州士之冠冕,他这番话若是传回江东,鲁肃必定身价倍增。
届时恐怕就连张昭,亦不敢再对其肆意诋毁,毕竟鲁肃是刘景亲评的“王佐之才”,再继续针对他,不免有嫉贤妒能之嫌。
刘景又叹道:“只恨不能与子敬共襄大事。”
鲁肃心中亦是一叹,刘景汉室贵胄,器度宏深,志在天下,文武双全,德才兼备,同符世祖,是一位近乎完美的乱世英主。奈何他已委身江东,孙权待他甚厚,不但器重有加,更赐其宅邸财物,令他身家富拟其旧。孙权以国士遇之,他自然要以国士报之,舍此之外,再无他想。
鲁肃再度拜谢,而后言道:“方今汉室陵迟,豺狼当道,讨虏与将军皆心存王室,今已结为同盟,日后自当携手共进,诛灭无道,以宁社稷。在下虽不在将军麾下,又有什么分别呢?”
鲁肃这番话,怕是连他自己都不信,刘景摇了摇头,“希望如子敬所言。”随后取出竹纸,亲自研墨,给孙权写信。
鲁肃目不转睛地看着刘景埋首挥毫,江东善书法的人不少,其中又以二张为魁,张昭能隶书,张纮善篆书。不过鲁肃私以为,二者皆不如刘景,刘景之字结体方正,雍容典雅,恢宏如宫殿庙堂一般,令人一见难忘。
同样一见难忘的还有竹纸,鲁肃连日来出入官寺,自然发现了在荆南,竹纸竟已取代竹简,成为官方公文的主要书写材料。
听说这种色泽泛黄,厚实柔韧的纸,是由刘景发明。竹子质地坚硬,刘景居然能用以造纸,简直是匪夷所思。鲁肃特意向刘景求了一些,准备带回江东。
刘景写好信后,交于鲁肃,并在午后设宴为鲁肃送别。
翌日,刘景不顾寒雨,坚持出城相送鲁肃,这般礼遇,使鲁肃心中感动万分,一再称谢。
临别之际,刘景道:“希望不久之后,能与孙讨虏会于汉沔,到时再与子敬把酒言欢。”
鲁肃郑重道诺,接着又和诸葛亮、徐庶等人一一拜别。
此番出使长沙,鲁肃结识了颇多荆南才俊,其中与诸葛亮、徐庶关系最为要好,其次是蒋琬。蒋琬是刘景的(主簿)大管家,将代表后者,礼送他出境。
鲁肃和蒋琬并肩登上荆南方面为其提供的大客舟,在刘景、诸葛亮等人的目送下驶向北方。
数天后,鲁肃在长沙、豫章二郡交界处与蒋琬分别,独自踏上返回江东的道路。
相比于来时,回程一路顺流,鲁肃仅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就回到吴郡。此时已是建安七年(公元202年)的正月末,西征刘表之期,日益临近,分布在江东各地的水、步大军,正源源不断朝着吴郡北方的丹徒汇聚而来。
鲁肃眼见出兵在即,立刻加快速度,自丹徒登陆,兼程而行,火速回归吴县,面见孙权。
孙权一见鲁肃归来,迫不及待的拉着后者询问。
鲁肃将在长沙的所见所闻,事无巨细,一一道来,刘景其人,乃是重中之重,鲁肃对刘景评价极高,称其英杰盖世,有世祖之风。鲁肃本意是要引起孙权足够的重视,不想此举却令孙权心生不快,质问道:“子敬是要效仿马援,说服我归降刘景吗?”
当年隗嚣派遣马援奉书洛阳,马援见到世祖光武后,深为其所折服,返回凉州后,盛赞光武肖似高祖,有贤达之风,帝王之相,并力劝隗嚣遣子入质。
鲁肃自然知道这个典故,心知自己对刘景赞誉过高,必然是让孙权心生误会了,急忙道:“肃乃一介凡才,却得将军殊遇,委以腹心,视为谋主,怎敢不竭尽辅佐之力,以图报效?之所以对刘安远多有美言,是因为刘安远确实是当世英杰,远胜刘表、刘璋之流,是将军一统南方的最大阻碍,将军不能不防。”
“是我误会子敬了。”孙权急忙上前拉住鲁肃的手,诚恳地道:“子敬乃是我的邓禹,若子敬弃我而去,日后无人为我出谋划策,建立大业,是以才有所失态。”

ns4lr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舉漢 ptt-第三百七十三章 盟約看書-temq8

舉漢
小說推薦舉漢
鲁肃不愧是三国时代最杰出的外交家之一,能言善辩,口才了得,其以情义着手,大谈孙坚安定荆南之功,及孙策救援长沙之义,消除荆南众人的戒备之心,从而拉近彼此的关系。
接着又将矛头指向刘表,控诉其谋害孙坚,侵凌荆南,乃是双方共同的敌人,最后顺理成章的提出结盟共讨刘表。
刘景虽已决定明年北伐刘表,但出于谨慎,他并未公开,眼下知情者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因此当荆南文武听闻江东欲与己方结盟,共伐刘表,一时间众人神态各异,或喜或忧,交头接耳,窃窃私议,整个大堂,响起一片嗡嗡之声。
刘景端坐主位,目光环视堂中,轻轻咳了一声,堂中霎时一静,文武正襟危坐,不再私语。
看到这一幕,鲁肃神情略显凝重,文人有傲骨,武夫负桀气,可在刘景面前,不管是名士,抑或猛将,莫不肃敬恭顺,不敢稍有逾礼,由此可知刘景威重。
说实话,这等威信,就算是孙策在世时,亦有所不及,更勿提年轻无威望的孙权。
没办法,孙策以一旅之众,而攻占江东;刘景亦以一城之地,而全据荆南,论武功,刘景并不比孙策逊色半分。
而刘景出身宗室公家,却远非孙氏这等寒门可比。且刘景本人德才兼备,名著楚地,乃荆州士之冠冕,这又是孙策拍马难及。
刘景自身几乎没有短板,是一名近乎完美的主君,昔日光武帝刘秀,至多也就如此罢了。
这也就不怪鲁肃、周瑜,心里对刘景忌惮甚深。毕竟,在他们看来,刘表虚有其表,刘璋暗弱无能,有他们筹谋辅佐,异日孙权必能兼并二者,全据长江,一统南方,建立帝业……
可惜,去年刘景突然崛起于荆南,打破了他们的如意算盘。
鲁肃、周瑜私下讨论时,都认为江东绝不能对荆州刘景、刘表之争,抱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之心。否则稍有疏忽,使刘景统一荆州,必为江东大患。
最佳的应对之法,是主动出击,夺取江东上游的江夏郡。届时不管荆州形势如何,江夏在手,进可谋取荆州,退可保全江东,无不自如。这才有了鲁肃“联合刘景,共伐刘表”的建议。
刘景见堂中安静下来,目光炯然的看向鲁肃,缓缓开口道:“孙讨虏要和我结盟,共同对付刘镇南?足下可知,我与刘镇南之间,并无私怨,甚至早年曾受其恩惠,被举为茂才。”刘景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道:
“我之所以起兵抵抗刘镇南,一是为故主张长沙报仇,二是不忍见荆南百姓饱受战乱之苦。之前出兵武陵,也是因为天子拜我为安远将军,董督荆南四郡,乃职权所在。”
刘景最后说道:“刘镇南是天子正式任命的荆州牧,而我为零陵太守,乃其臣属,若率兵过江,进攻荆北,不管于公于私,都授人以柄,遭人非议。”
鲁肃心中早有腹案,不慌不忙道:“刘将军自言曾受刘表恩惠,然此乃小恩小惠,相比于国家兴废,不足道也。刘表身为汉室之胄,不思挽救社稷于水火,内则妄兴刀兵,残害忠良,外则勾结袁绍,与国家为难。前年朝廷下诏孙(策)讨逆,直斥刘表为‘逆贼’,诏命孙讨逆与曹公并力击贼。刘将军举兵伐之,不仅无过,反而有功于国家。”
其实天子之前给刘景的诏书,也直呼刘表为“逆贼”,当然这多半不是天子自己的意思,而是出自曹操的授意。
不过不管是谁的意思,总之有了这份天子诏书,刘景便可以理直气壮的攻打刘表,而不必背负以下犯上,忘恩负义等骂名。
刘景故作为难状,这时就轮到诸葛亮登场了,只见他长身而起,出列慷慨言道:“将军素有兴复汉室之心,澄清四海之志,然荆南地处偏僻,远离中原,不足以展将军胸中抱负。”
“荆州北及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沃野千里,土壤膏腴,谷稼殷积,实乃用武之国,足以济大事。刘镇南年事已高,没有救济天下之心,只有割据苟全之念,其为荆州之主,非国家之福也。”
“将军不妨取而代之,统合南北,以为济世之资。届时将军驱荆楚之众出南阳,孙讨虏将吴越之兵出淮泗,勤王许都,觐见天子,汉室复兴,指日可待!”
当然,诸葛亮不会天真的认为孙权是一个心怀社稷的忠义之人,这都是说给鲁肃的场面话。
鲁肃、周瑜能够意识到的问题,诸葛亮自然不可能意识不到,解决刘表后,双方必定反目。
刘巴、桓阶与诸葛亮一样,都是荆南的最高决策层,亦是为数不多知道刘景北伐计划的人,与江东结盟,符合自身的利益,二人自然也都投了赞成票。
刘景见麾下文武众口一词,只好勉为其难地点头,叹道:“刘镇南宗室长者,入主荆州以来,虽有侵扰荆南之失,然其内平寇盗,外御流贼,轻徭薄赋,与民休息,境内晏然,使荆州成为乱世之中难得的一方乐土。若非为了国家大义,实不忍伐之。”
鲁肃出言道:“昔日隗嚣雍容风议,亦有长者之誉,其虎踞凉州,刑政修举,兵甲富盛,三辅耆老士大夫争相归附。可惜不识时务,坐论西伯,终不免败亡。刘表,犹今之隗嚣也。”
“足下强辩,有仪、秦之风。”刘景苦笑摇头。之后不再矫情,本就是为了人设,正所谓过犹不及,演的太过就显得虚伪了。
随后双方正式敲定盟约:明年三月,同时举兵,刘景主攻南郡,孙权兵进江夏,一人一郡,瓜分荆北,谁也不吃亏。

ikrtl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舉漢 txt-第三百七十二章 召見展示-2b8kr

舉漢
小說推薦舉漢
刘景拉着诸葛亮的手,道:“当年伏波将军马援南平骆越、北击乌桓、西屠羌种,兵锋所至,四夷束手,唯独征讨五溪蛮失利,以致马革裹尸,令人嗟叹。孔明献奇计,大破五溪蛮,又亲自率军深入不毛,灭其余孽,并收复义陵失地,使辰阳以东,重归国家,功绩足以封侯。可惜如今天下纷扰,道路阻绝,难以赴京朝觐天子,为你请功。”
“将军赞誉太过,亮愧不敢当。”诸葛亮摇头道:“现在的五溪蛮,早已不复昔日兴盛气象。且此番应刘叡之邀出兵者,不过是五溪蛮中的一小部分,深山穷谷之中,不服者犹众,眼下仅是粗定而已。我的功劳,远没有到可以封侯的地步。”
“孔明何必谦虚……”刘景笑道。诸葛亮所言倒也不假,五溪蛮相比百年前,虽然已经有所衰落,但实力依然不可小觑。
历史上彻底解决五溪蛮之患的人是潘濬,其与东吴大将吕岱率领五万大军,花费数年时间,斩俘数万人,令五溪蛮从此一蹶不振,武陵得以恢复清宁。
诸葛亮念及车中的鲁肃,对刘景道:“江东使者鲁子敬,现在就在我的车中,将军要见他吗?”诸葛亮与鲁肃同为徐州人,又都是当世俊杰,经过多日相处,彼此惺惺相惜,已结为好友。
刘景早知来的是鲁肃,心里对这位深具战略眼光的江东英豪亦颇感好奇,当即点头称好。
“在下下邳鲁肃,拜见刘将军。”鲁肃步履沉稳的来到刘景面前,深深一拜,言道。
刘景含笑道:“足下不必多礼。”鲁肃体貌魁奇,气度过人,给他的第一印象颇佳。
刘景上下端详鲁肃时,鲁肃亦在暗暗打量刘景,其身量甚高,容貌俊伟,额头丰隆宽阔,目中似有精光,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威严,令人不敢直视。
刘景略与鲁肃交谈几句,见后者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之色,说道:“足下自江东而来,长途跋涉数千里,此刻必然已经身心俱惫,不妨先入馆舍休息,有什么事明日再谈不迟。”
鲁肃长揖应诺,一来他确实深感疲惫,二来结盟这等大事,并不适合见面就提,必须要在正式场合,郑重提出才不致失礼。
刘景让主簿蒋琬负责招待鲁肃,带其前往馆舍歇息,刘景则继续慰劳凯旋而归的将士。
翌日,刘景在正堂召集麾下文武,而后命人传唤鲁肃。
当鲁肃踏进正堂大门的一刻,霎时间便有数十道目光同时落在他的身上,若是换做一般人,必然会感到如芒在背,鲁肃却显得分外从容,只见他不紧不慢的走进堂中,施礼拜见。
刘景起身绕案而出,牵着鲁肃的手来到众臣面前,为他介绍道:“堂中之人,皆为我荆南俊士英杰,我来为足下引见,军师诸葛孔明,主簿蒋公琰你已认识,这是我的左长史,刘子初,这是我的右长史,桓伯绪……”
鲁肃正容道:“久仰二君高名……”
说来刘巴和桓阶,都或多或少与江东孙氏有关,桓阶自不用说,其当初不顾危险,只身入襄阳,面见刘表,索回故主孙坚尸首,海内莫不赞其忠义。
而刘巴之父,故江夏太守刘祥,当年与孙坚关系甚为密切,因此受池鱼之殃,而死于非命。
“这是右司马徐元直,这是参军邓伯苗,这是正议校尉赖伯敬……”刘景依次介绍道。之后转向另一边,开始介绍武将,“这是折冲中郎将褚子平……”
褚方亦为孙坚旧部,如果其母不遭遇变故,此刻他怕是已与黄盖、韩当等辈同列。
不过黄盖、韩当虽为孙氏旧臣,辅佐三世,可官职却并不高,仅为校尉而已。褚方在刘景麾下,却已是位高权重的中郎将,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鲁肃与荆南文武一一见礼,虽然仅是走马观花,亦觉刘景麾下人才济济,不过若真论起人才,他私以为荆南是比不上江东的。
荆南、江东皆位于长江以南,境内士少蛮多,文学不昌,素被中原所鄙夷,两地都谈不上人才鼎盛。但随着天下大乱,中原士民竞相南渡,江东获益甚大,而今掌权者,如张昭、周瑜、张纮、秦松、吕范等,甚至包括鲁肃在内,都不是江东本地人。
相比之下,因为有刘表挡在北方,截流北士,荆南获益就要小多了。这从荆南掌权者,多为荆南本地人,就可看出一二。
鲁肃昂扬立于堂中,款款而谈,他并没有一上来就提结盟,而是从双方渊源开始谈起:“昔长沙贼区星聚众万余人,攻围城邑,声势浩大,孙(坚)破虏至长沙,旬月之间,即斩星首。又有周朝、郭石,起于零、桂,与区星遥相呼应,孙破虏率军越境讨平之,三郡肃然。”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孙(策)讨逆初定江东,即奉天子之诏,与曹公、刘益州共讨刘表,以解长沙之围。孙讨逆亲自领军,大破黄祖于沙羡,因后方山越异动,不得不暂时撤军。孙讨逆平定叛乱后,本准备再度出兵,救援长沙,不想却在外出时遇刺,英年而陨。”
“幸而有刘将军,在张长沙病逝,临湘陷落之时,不畏强暴,将三郡义勇之士,婴城固守,尽灭表军,收复长沙。”
“孙(权)讨虏在江东,听闻此消息,倍感鼓舞,欲与刘将军结盟,共伐刘表。”

nvyjt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舉漢 愛下-第三百六十八章 江東推薦-ggnel

舉漢
小說推薦舉漢
十一月,江东,吴郡、吴县。
步入仲冬的江东,已日趋寒冷。
孙权听闻刘景于数月前攻取武陵,一统荆南,并再度大破蔡瑁于水上,立时动了心思,当即大置酒会,宴请江东文武。
孙权今方弱冠之年,其继承了父亲孙坚的优良基因,生得形貌甚伟,方颐大口,目似朗星,奕奕有神,仪表十分出众。
孙权虽然年少,却十分好酒,每次举办酒宴,不醉不归,今日宴上亦如从前一样,频频举杯,乃至起身行令,与群下对饮。
不久,孙权行至一名冠剑革履,体貌魁奇的青年面前,持杯邀饮道:“子敬,请满饮。”
“诺。”鲁肃已有几分醉意,其举止豪迈地饮下杯中之酒,趁机进言道:“将军,荆州与江东比邻,顺水而北可直达中原,其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
孙权听到“帝王之资”四字,一时嘿然,这让他不由想起去年鲁肃刚刚来投时,所献《榻上策》,其开篇直接宣称“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暂时“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接着为孙权铺陈出未来之路,即“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所极,建号帝王以图天下。”
是时孙权才十九岁,不久前还在私自挪用公款,并让手下做假账欺上瞒下混日子,岂料兄长外出狩猎,遇刺身亡,其继位江东,完全是强行赶鸭子上架。
孙权年少无威严,卒领江东,不仅庐江太守李术不服,连自家兄弟,叔父孙静长子孙暠亦怀异心,企图取而代之。江东境内山越、黄巾、士族、豪杰……无不对其虎视眈眈,孙权当时处境之艰难,唯有用“内忧外患”来形容。能否保住江东基业,尚未可知,更勿提“建号帝王以图天下。”鲁肃所言,在孙权听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不可否认的是,鲁肃这番言论,深深地打动了孙权的心,让素来没什么远志的少年,隐隐有了一种名叫野心的东西。
不远处张昭听到鲁肃当众毫不避讳的言及“帝王之资”,登时面露不悦之色,出言斥道:“小子安敢在此胡言乱语!”
张昭话音一落,堂中原本欢快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众文武纷纷停下酒杯,面面相觑。
《榻上策》虽是鲁肃私下说与孙权,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何况孙策在世时,张昭就以长史的身份,辅佐孙策掌管江东文武事,孙策将其视为自己的管仲。
后孙策遇刺,临终将孙权托于张昭,并直言“若孙权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张昭地位更上一层楼,达到人臣极致,几可与后来的诸葛亮相提并论,在江东根本没有事情能瞒得住他。
张昭乃徐州名士,本就看不上豪族出身,年少粗疏的鲁肃,闻其所献《榻上策》,言论中充满大逆不道之语,内心更恶其人。
以江东之形势,孙权能够最终保住基业,当个窦融第二,便已是天幸,鲁肃竟暗中唆使孙权逐鹿天下,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张昭后来多次在公开场合贬低鲁肃狂妄无知,谦下不足,不可重用。可惜孙权已被鲁肃的狂瞽之言彻底迷住双眼,不仅不听劝告,反而对鲁肃更加看重。
“张公所言有道理,‘帝王之资’岂是人臣所能用。”孙权摆摆手道:“我执掌江东,惟愿继父、兄之志,辅佐汉室,成就桓、文之业,如此足矣。”
张昭乃江东之望,连孙权都畏惧三分,鲁肃为人再狂傲,也不敢与张昭反唇相讥,只得故作不闻,继续说道:
“昔董卓废立天子,残害国家,天下义士,蜂起讨之,然而关东州郡尽皆大败,唯有乌程侯一路北上,所向无敌,走董卓、复洛阳,西入函谷,董卓丧胆。岂料袁绍、刘表不顾社稷兴废,出兵袭于后,乌程侯中刘表诡计,殒于岘山。将军与刘表,乃有国仇家恨,势不两立。”
“刘景去年崛起于荆南,收张羡余众,抗击刘表。表儒人不知兵事,竟毫无招架之力,一败再败,颓势毕露,无能为也。”
“将军继位江东已有载余,外平李术,内肃山越,万里清静,士庶咸悦而服之。今江东带甲十万,楼船千艘,将士踊跃,将军若举兵向西,联合刘景,必可一战诛灭黄祖,夺取江夏。江夏一下,顺汉水而北,直抵襄阳,刘表坐困孤城,难逃败亡。”
鲁肃最后慷慨陈词道:“肃不才,愿为使者,出使长沙,说服刘景与将军共讨刘表。”
孙权听罢怦然心动,尚未表态,张昭即出言斥驳道:“将军勿信其妄言,事情哪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昔年孙坚讨伐刘表时,刘表亦军败困守襄阳,形势一度危急,可最终却是孙坚命丧沙场。况且江东远谈不上稳固,孙权如派大军西征刘表,江东必生叛乱。
张昭峨冠博带,气度从容,立于堂下,侃侃而谈,分别从内外两个方面,反驳鲁肃言论。
从张昭忽视自己,自顾自插话开始,孙权的脸色就变得越来越难看。张昭性情刚强,加上自诩托孤之臣,屡屡在众人面前折其颜面,令孙权内心常感忿忿。
“我倒是觉得鲁子敬建议颇为可行。”就在这时,一把清朗的声音响起,传入众人耳中。
出言者年约二十六七岁,头戴白纶巾,身着素雅纩袍,丰姿英伟,相貌轩昂,此人正是和张昭共掌众事的周瑜,也只有他才敢与张昭分庭抗礼,声援鲁肃。
周瑜素与鲁肃交厚,他深知后者心有壮节计略,乃当世奇才,为避免鲁肃投奔他人,周瑜不惜将其老母接来江东为“质”。
鲁肃在赴宴前,已先和周瑜通过气,周瑜亦赞同其“联合刘景,共攻刘表”的策略,甚至有意亲率兵马,讨伐刘表。不过此事多半不能如愿。
孙坚外甥,孙权外兄徐琨开口道:“舅父一世英雄,却死于小人之手,此仇不可不报。然仲谋乃江东之主,不可轻动,不若由我统军西征,为舅父报仇!”
徐琨虽然在三国历史上默默无闻,但其此时在江东的身份地位,却极其崇高,冠绝诸臣。
徐琨初随舅父孙坚征战四方,孙坚死后,又随孙策平定江东。曾率军击走袁术所置丹阳太守袁胤,被孙策表为丹阳太守。不过不久孙策就忌其麾下兵马过多,以舅吴景代之,将徐琨召回身边,收其徒众,壮大自己。
去年孙策遇刺,庐江太守李术不尊孙权号令,阴怀异志。孙权即发兵剿灭李术,此战孙权名为亲征,实际上前线指挥作战的乃是徐琨。所以战后,曹操封徐琨为广德侯,迁平虏将军。
曹操此举用心十分险恶,要知道,孙权也只是讨虏将军,两人同为杂号将军,官位上不分上下,且徐琨还被封了县侯,隐隐高出孙权一头,曹操这么做,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拨离间。
孙权摇头道:“外兄有此心意,足矣。《春秋之义》:‘子不复仇,非子也。’父仇安能假于他人之手?我必当亲取黄祖、刘表首级,告慰家父在天之灵。”连孙策都对徐琨心有忌惮,就更别说孙权了,他可不敢让徐琨独自领兵,征讨刘表。
周瑜、徐琨在军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二人相继发言,皆赞同出兵之议,孙权亦有此心,张昭心知大局已定,无可改变,只得退而求其次,建议孙权坐镇江东,遣一将率军西征。
孙权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如今江东军权,皆在其父、兄旧部手中,他必须抓住一切机会,培养亲信,掌握军权,只有掌握了军权,他这个江东之主才算名副其实,否则就只是傀儡而已。
张昭几番建议,皆被否决,内心颇有怨咎,不免出言责难于鲁肃,最终闹得不欢而散。

n8rhi人氣都市异能 舉漢 ptt-第三百六十六章 歎服看書-vxkum

舉漢
小說推薦舉漢
“刘备……”刘景才回到临湘没几日,便收到了刘备的来信。作为熟知三国历史的现代人,他知道刘备会在官渡之战后投奔刘表,因此并未太过意外。
刘备信中以宗室长者自居,其毫不留情地指责刘景不顾国家危难,衅于萧蔷之内,如此行为,与助纣为虐何异?
信中一再督促刘景尽快与刘表冰释前嫌,而后领兵北上,与天下义士共讨国贼曹操。
刘景心中不禁冷笑,他除非疯了,才会弃荆南而就北方。刘备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损害的又不是他的利益,他当然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义正辞严的说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瞎话。
不过刘备现今虽流寄荆州,十分落魄,刘景对其内心忌惮程度,却也远非刘表所能比拟。
刘表也算是一时之杰,昔日单骑入荆州,而跨蹈汉南,创下万里基业,殊为难得。
但刘景可是踩着刘表崛起于荆南,双方数年来多次交手,刘景皆大获全胜,打得刘表精锐尽丧,船械俱失,诸将凋零。
在刘景看来,刘表已然是失去爪牙的老虎,无能为也。
刘备则不然,其为人宽宏而有大略,百折不屈,有高祖之风,英雄之器,乃是真正的命世英才。
当初在徐州时,刘备只用了一年时间,就使得徐州上至陶谦,下至吏人,皆认定非刘备不能安徐州。至荆州后,豪杰智士亦多归之。后来入益州,不管是蜀人,抑或东州士,纷纷投入麾下,其得人心至此。
若放任刘备收揽人心,积蓄实力,异日必会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是以北伐绝不能久拖。
刘景此前就有所思量,现在则是下定决心,明年便倾四郡之兵北伐刘表,争取一蹴而就,攻占荆北,至不济也要夺取江陵。
为此,刘景给武陵的刘宗发去急书,令其暂缓对五溪蛮的围剿,改为以抚为主,以剿为辅,避免扩大战事,使自身陷入战争泥潭,从而影响明年的北伐。
随后刘景再度聚焦政务,今年荆南获得丰收,解除了粮食危机,刘景如今稍有余力,可以做一直以来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比如,为吏人提供免费早餐。
刘景曾为市吏,深知吏人之苦,就拿吃饭来说,汉代普遍一日两餐,早饭时间为食时,即上午七点至九点,而此时恰好处于工作之中。家中富裕的官吏,自有奴仆送餐,然而大部分吏人都是自备壶餐,且多为隔夜饭。
刘景为吏人提供一荤两素的免费早餐,即使荤菜只是最为常见的渔产,亦受到吏人的一致欢迎。
刘景此举不但解决了吏人的吃饭问题,同样也减轻了吏人的生活压力。
要知道,绝大部分吏人,月俸不过米二斛,钱三百六,养一人有余,却难以养家糊口,刘景为他们免去早餐之费,长年累月下来,绝非一笔小数目。
另外,吏人平日都是独自居于吏舍,只有休沐日才能归家,同家人团聚。
刘景以前孤处吏舍,常以为憾,因此他决定打破这一传统,允许吏人妻、子入住吏舍。
鉴于有些吏舍已经残破,刘景特地命人将吏舍重新修缮一遍,确保吏人及其家人无寒冻之患。
只是为人妇者,有侍奉舅、姑的职责,加上种种顾忌,吏人妻、子入住吏舍者仅有三四成。
《管子》云:“农有常业,女有常事。一农不耕,民有为之饥者;一女不织,民有受其寒者。”
前面说过,吏人俸禄不足以养家糊口,吏人之妻大多需要纺绩、织屦以贴补家用。
有家境贫寒者五十余人,刘景设纺室,为她们提供麻枲、丝茧等原材料,及纺绩、织纴,綀缊之具,付给工钱,收取布帛。
汉世以皇后之尊,也要“亲桑”,以为天下表率,邓瑗、赖慈虽出身名门冠族,也都习于女工,平日出入纺室,亲织衣履。
刘景的做法并未引起争议,因为汉代一直便有“女子同巷,相从夜绩”的传统,所谓相从夜绩,也就是为节省灯火之费,诸女夜间聚在一起,共同纺织。
说实话,这两件事对刘景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付出的不过是一点钱粮而已,却一举奠定了他在吏人心中无以复加的崇高地位,是真正的花小钱办大事。
刘景为吏人谋福利,同样也没忘记百姓,事实上自主政荆南以来,刘景已颁布多项惠民政策,诸如减免赋税、废除口钱等等。这次,他盯上了徭役。
百姓之苦,以徭役为最,尤其战乱时期,百姓疲于役使,苦不堪言,甚至累及童幼。
《韩非子》有云:“徭役少则民安。”刘景严令荆南各郡、县,如非必要,勿剧于民。
当然,其实役民最重者,正是刘景本人,其年来南讨张津,西取武陵,多次征调百姓运输军资。且他明年还将北伐刘表,到时候肯定还会大量征发百姓。
不过这却是避免不了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严格限制郡县像过去一样肆意征调百姓徭役。
九月中,一叠约半尺高的纸张摆上了刘景的书案。此纸正是临湘及耒阳造纸匠,遵照刘景所说工序,历时数月造出的竹纸。
此竹纸色泽土黄,紧致绵韧,平整光滑,但质地却略显脆薄,且对竹料处理不够精细,纸面上竹筋较多,有不少的杂质。
刘景以现代工业纸张的标准看待竹纸,自然不尽如人意,然而实际却是,采用后世之法造出的竹纸,远胜当今之纸。
最重要的是,作为原材料的竹子,在荆南随处可见,毫不夸张的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再坐者刘巴、桓阶、蒋琬、徐庶、邓芝、赖恭等人,都对竹纸赞不绝口,当他们从造纸匠口中得知,如今造纸坊有匠人、僮客百余人,日竟可产竹纸上万张,众人无不感到震撼与惊喜。
百年前蔡伦改进造纸术,让世人意识到纸未来必会取代竹、帛,可悠悠百年,纸固然是在不断发展,却远不及世人的期许。而刘景仅用几个月时间,就解决了上百年都无法解决的难题。
对刘景,众人心中唯有叹服。

a79n2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舉漢 起點-第三百六十三章 攬才看書-kia0u

舉漢
小說推薦舉漢
刘宗进入临沅,下的第一道命令,便是严禁军中将士侵扰城中百姓,敢有违令者——斩!
武陵郡从今往后就是他的地盘了,武陵百姓,即是他的子民,俗话说“羊毛出在羊身上”,日后赋、税、兵、役,皆出自于民,事关切身利益,他必然要保护治下百姓利益不受损害。
武陵原有郡吏四五百人,或随刘叡成为阶下囚,或暗自隐匿,出府门迎接刘宗者,仅数十人。
更让刘宗皱眉头的是,如功曹、主簿、五官掾等郡中大吏,皆不在其中。显然,仅靠眼前这些人,根本不足以撑起大局。
刘宗先是出言安抚众吏一番,继而责令其等,配合己方将士,尽快恢复城中秩序,安定人心。
众吏散去后,刘宗向坐在下首的潘濬求教道:“潘司马,今武陵粗定,急需贤达之人,助我治理郡县。潘司马乃是武陵本郡人,必然对家乡人才了然于胸,何不为我推荐一二?”
潘濬对此早有预料,略一沉吟道:“武陵地处偏僻,文学不兴,却也不乏才杰之士。临沅廖立廖公渊,今年虽才弱冠,然其才识兼人,冠于武陵,实乃世之良才也。刘府君如果能够请出廖公渊,署以功曹,委任政事,不出数载,武陵必治。”因刘宗是他的父母官,因此潘濬称其为“府君”,而非“中郎”。
“廖立廖公渊……”刘宗心中默念道。他并未因廖立年轻而有所轻视,桓阶就是二十岁时成为长沙郡功曹,廖立既然被潘濬赞许为“才冠武陵”,那就定然有其过人之处,才能未必比得上桓阶,但治理一郡,当不成问题。
念及于此,刘宗颔首道:“好。明日一早,我便亲自登门拜访廖公渊,托以功曹之任。”
潘濬又推荐道:“《春秋》之义:‘举贤不避亲仇。’在下有一族兄,名叫潘盛潘子繁,年三十二,为人敦厚朴雅,有长者之风,可出为五官掾。”
廖立年轻而才高,潘盛年长而德劭,对于潘濬提出的这两个人选,刘宗心中十分满意。
潘濬最后说道:“有廖公渊、潘子繁总领郡朝,刘府君再选一位亲信之人为主簿,便可放手政事,专心对付五溪蛮。”
刘宗听得连连点头,不过说到对付五溪蛮,本朝自建立始,足足花了百余年时间,才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简而言之,就是“剿抚并用,恩威并施。”
此事说来容易,做来却难,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
午后晡时,刘宗再度设宴,以飨将士。
由于明日还有要事,刘宗饮酒有所节制,未至大醉。
翌日,刘宗与潘濬共乘一车,前往郭南相里廖立宅邸。
潘濬昨日便已派人提前知会廖立,因此后者沐浴整衣冠以迎。
“明府、潘君亲临鄙舍,立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廖立身高约七尺,眉目疏朗,纶巾素袍,举止从容,风仪出众。
刘宗对廖立第一印象颇佳,含笑说道:“我昨日询问潘司马武陵才杰之士,潘司马首推足下,是以今日冒昧登门拜访。”
潘濬笑着说道:“我近年居于襄阳,久不归乡,然平日族中昆弟、乡里故交多有来信,提及足下,莫不赞叹,我始知家乡竟然出了足下这样一位美才。”
“潘君谬赞了。”廖立谦虚地道。继而邀请二人入室中。
刘宗虽为宗室,却是游侠出身,加之入伍多年,素来不喜弯弯绕绕,才一落座,便开门见山地对廖立道:“我此番前来,是想请足下为功曹,代我治郡。”
廖立年少负才,性格自然免不了有些骄矜,不过太守刘宗和名士潘濬亲自登门相请,且是委以功曹之职,位在朝右,居于郡吏之首,可谓是诚意十足,廖立自然不会推脱,欣然应命。
定下君臣名分后,廖立向刘宗进言道:“《书》云:‘刑罚时轻时重。’平世施仁政,乱世用重典,古今概莫能外。奈何故武陵不明此理,方今正值乱世,武陵又与蛮夷接壤,正该威之以法,束士民、治郡县、慑蛮夷……”
廖立神色自若,侃侃而论,刘宗却是越听越动容,心中大器之,潘濬之前所言一点不假,廖立确实有“冠绝武陵”的才能。
…………
从廖立家中出来不久,刘宗又随胞弟刘承拜见其师颍容。
颍容字子严,兖州陈国人,其与汉灵帝同门,乃帝师杨赐的亲传弟子,郡举孝廉、州辟、公车征,皆不就。初平年间,避乱至武陵。颍容善治《春秋左传》,在武陵期间,教徒千余人,刘承便是其中之一。
颍容已经五十余岁,头发半百,身形消瘦,面有病容,或许是年纪大了,亦或是久居江南下湿之地,总之近来诸病缠身,令他身体大不如前。
颍容叹道:“刘(叡)叔明担任武陵太守以来,效法刘(表)景升,宣德教、崇学校、设庠序、显儒士,作《荆州占》……我亦是受其之邀,迁居武陵,教授门徒。望足下看在刘叔明对荆南有教化之功,饶其一命。”
这话他先前已和刘承说过,也得到了后者的保证,但此番见到刘宗,他仍是忍不住提起。
刘宗肃容道:“颍君且放心,刘君乃宗室长者,素有人望,此前双方各为其主,举兵攻之,实乃迫不得已。而今刘君束手,在下自不会伤其分毫。”
颍容闻言彻底放下心来。
刘宗自知招揽不了颍容,莫说是他,便是刘景亲至也没戏。要知道当初刘表可是以武陵太守之位相邀,结果颍容不为所动。
刘宗真正看重的,是颍容门下那一千余名徒弟,他们大多出身武陵豪族著姓,最差也是寒家,若能将他们收入门下,他武陵太守的位置,将稳如泰山。
可能是出于投桃报李,刘宗的请求,得到了颍容的首肯。
刘宗此行目的已经达成,稍作片刻,便起身向颍容告辞。
他接下来还要拜访其他寄寓武陵的中原名士,如汝南王鉨、和洽等人,行程十分紧张。
王鉨字子文,今年已年过六旬,比颍容还要年长十岁以上,和刘表是同一时代的人,其少与党人范滂、岑晊相善,后二者,便是“画诺”、“坐啸”的缔造者,由此可知其辈分之长。
和洽和阳士相对年轻一些,仅四十出头,他早年也被举为孝廉、州郡、大将军辟,皆不应,见时局纷乱,一心隐居江南。
王鉨、和洽和颍容一样,外静而内明,一生都未出仕,想要招揽他们,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过就像颍容有徒千余人,王鉨虽无门徒,归之者却有百余家,和洽身边亦有不少亲戚故旧,这些人才是刘宗的目标。
一连多日,刘宗都在忙于收罗人才,而临沅陷落,刘叡就擒的消息,迅速传遍武陵北部、西部诸县,诸县长吏自然不会再做无谓的抵抗,不等刘景军至,或挂印绶去,或遣使来降。
至此,武陵诸县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