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大可小

5pq0u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 可大可小-第八百六十章 身邊人展示-mk6ru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情报科方民任的工作,直接向陈百鲁报告之后,胡孝民就显得非常清闲。他每天坐在办公室,基本上没人进他的办公室。
每天进他办公室的,只有两个人:勤务兵钱如珩,给他打扫卫生,端茶倒水,出行时开车兼当警卫。另外一个是文书科的女科员邱万芝,会将一些例行性的文件拿给他批阅。
说是批阅,其实都是过时的文件,即时性的文件,都送到了陈百鲁那里。或者是陈百鲁不想处理的事情,就交给他去办。
比如说与各个保安部队和第二军的联络,人家都不理睬清乡办事处,或者其他一些鸡皮蒜毛的事情,比如房屋漏水,灯泡不亮等。
胡孝民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陈百鲁的特意安排,包括钱如珩。
钱如珩二十出头,是苏州本地人,原来是警政部总务司的人。一听这个来历,就知道钱如珩是谁的人了。
“胡处长,我先出去了。”
钱如珩每天早上会开车去接胡孝民和顾慧英,到办公室后,马上拖地擦桌打开水,给胡孝民泡好茶后,就会在胡孝民的门外办公。
说是勤务员,其实也兼着警卫和秘书的工作。真要是有人找胡孝民,得先过他这关。他每天坐在门外,能知道哪些人来找过胡孝民。下班之后,他会向仲宅西报告。
事务科是总务处最大的一个科,什么事情都管,特别是要花钱的事,都归事务负责。他担任胡孝民的勤务员,每个月还能从事务科领一笔特殊津贴,是他薪水的两倍。
胡孝民突然说道:“反正没事,我们聊聊。钱如珩,你是苏州哪里人?”
钱如珩很意外,他可从来没想过要与胡孝民交流,朝胡孝民敬了个礼后,恭敬地说:“我是太仓县人。”
钱如珩一脸严肃,表面看着恭敬,其实内心非常警觉。胡孝民每天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他都要向仲宅西报告的。
对胡孝民在总务处的处境,他也很清楚。总务处的人,大多是陈百鲁从总务司带过来的。胡孝民原来是个情报处长,搞总务隔行如隔山,就算是从76号带来的方民任和韦耀先,也都成了陈百鲁的人。
胡孝民又问:“太仓这次是清乡的重点,家里还有什么人?”
惡魔書 柳水心
钱如珩的神情有些黯然:“父亲死了,只有母亲,哥哥和嫂子,还有两个侄儿。”
胡孝民又问:“家里有地吗?”
钱如珩轻声说道:“为父亲治病卖了。”
一个家庭如果没有了土地,那该怎么生活呢?
網遊之謫塵 九天逆劫
胡孝民问:“他们现在靠什么生活?你的薪水?”
钱如珩犹豫着说:“我哥……在外面做点小生意。”
事实上,他没有说实话,他哥不止做点小生意,干的可是杀头的买卖。据他所知,他哥钱慰宗已经参加了新四军。但这件事他没说,也不敢说,要是被人知道,他的这份工作就保不住了。
在胡孝民身边当勤务兵,事情很清闲,还能从事务科领高额津贴,他的生活就美滋滋了。每个月把津贴寄回家,自己靠着薪水还能生活得很好。
胡孝民随口问:“你一个人住在苏州?”
我和美女院長 無相
钱如珩点了点头:“是的。”
胡孝民突然问:“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叫你。对了,苏州有没有好一点的日本酒馆?”
钱如珩说道:“十字街就有一家樱花酒馆,是日本人开的。”
操魂師之美眉天下
清乡办事处的办公地点在十字街信孚里,距离樱花酒馆只有几百米。
钱如珩刚到外面门口的桌子后坐好,没多久,身材高挑,长相甜美的邱万芝拿到着几份文件过来了。
她留着干练利落的短发,宽宽的螓首、弯弯的柳眉,浓淡适宜的黛眉下一汪清澈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精致的小瑶鼻,秀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小巧的红唇。邱万芝是总务处有名的一枝花,最关键的是还没结婚,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
邱万芝穿着一双进口的牛皮高跟鞋,走路时带着有节奏的“咚咚咚咚咚”,有一种摄魄钩魂的神奇魔力。
邱万芝走到钱如珩面前,一阵香风刮来,她的声音也很好听,是一种媚到骨子里的酥声:“胡处长在吗?”
钱如珩目光不敢与邱万芝直视,连忙说道:“在的。”
暗黑之野蠻神座
邱万芝偏过身子,在钱如珩耳边轻声说:“嘻嘻,钱如珩,胡处长有什么事,你可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她对好色的男人向来不假以颜色,但对钱如珩这种看到自己面红耳赤的,反而会故意戏弄。
钱如珩的身子往后缩了缩:“好……好的。”
邱万芝走进胡孝民的办公室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胡处长,这是今天的文件。”
胡孝民的太太顾慧英,颜值不比她低,而且还是人事科的副科长,这让她在胡孝民面前不自信。
而且,胡孝民看她的目光是直视的,不是那种轻薄无礼的,而是带着欣赏的味道。有的时候还会调侃她几句,
胡孝民调侃道:“好,放到桌上吧。万芝,你发现没有,你来之后,空气都是又香又甜的?”
邱万芝一脸娇羞:“人家喷了香水啦,讨厌。”
胡孝民的调侃没有轻薄之意,这跟其他男人完全不一样。有的时候,她反而想多跟胡孝民说几句,让她多戏弄自己几次。因为胡孝民的戏弄,令她有种新奇的感觉,跟其他男人完全不一样。
胡孝民一本正经地说:“你确实挺讨厌的。”
邱万芝一愣,小嘴一撅:“哪里讨厌了?”
胡孝民微笑着说:“讨人喜欢,百看不厌。”
邱万芝脸上一红:“讨打,我告诉慧英姐去。”
胡孝民拿到出一瓶包装精美的法国香水,摆到邱万芝面前:“你已经打动了很多人的心,就别来打我了。这是永安百货刚到的法国货,送你了。”
邱万芝惊喜地说:“我闻闻,这是茉莉花的。”
漂亮的女人对香水是难以抗拒的,急不可耐的当着胡孝民的面拆开,喷了点在手背上,放到鼻子下一闻,一脸的开心。
胡孝民笑着说:“这下不告状了吧?”
邱万芝将香水拿在手里,调皮地笑道:“不告了,还告诉你一个秘密。”

y89jv玄幻小說 孤島諜戰 ptt-第八百五十七章 勾心鬥角推薦-svbxr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苏州到上海只有一百来公里,无论是汽车还是火车都方便。胡孝民的新家由顾慧英布置,他则去了办事处。
因为办事处有三四百人,除了向各个县市派遣工作人员外,在苏州还有一百多人。这么大的一班人马到苏州后,对苏州乃至整个江苏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六月二十六日,清乡委员会驻苏州办事处正式成立,办事处也设立四个处,处长由清乡委员会的处长兼任。
办事处的大部分人员,都是清乡委员会的人员。赵仕君担任办事处处长,常明生为副处长。顾问是76号的日本顾问晴气庆胤,设在极司菲尔路75号的梅机关分部,几乎全部搬到了苏州,中岛信一大尉,也常驻苏州。
赵仕君通过驻苏州办事处,拿到到了清乡委员会的实权。
当然,办事处的真正权力,还是掌握在日本人手里。赵仕君与晴气庆胤的关系很好,他能担任清乡委员会的秘书长,正是因为晴气庆胤的提议。
重生之千金有毒 漫步雲端路
胡孝民依然是办事处总务处的副处长,处长是清乡委员会的一处处长陈百鲁。
陈百鲁土匪出身,光头,大腹便便,四十多岁,后被湘军收编,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第8军1师1团3营营长,后历任处长、纵队司令、师长、县长,军衔至中将。抗战爆发后参加淞沪会战,1938年2月因作战不力被免职,后投降日伪。1940年4月,任汪伪政府警政部总务司司长。清乡委员会成立后,担任一处处长,兼清乡法规编审委员会委员。
可以说,陈百鲁的资格很老,老得老气横秋,看不起比他资历浅的胡孝民。
苏州的办公条件比上海要好,因为办事处有着非常大的权力,可以征用最好的房子。整个办事处,有五栋办公楼,总务处独占一栋三层的楼房,后面还有一排房子当仓库。
三公主的冷魅復仇之路
胡孝民身为总务处副处长,也有自己的办公室的。不要说他这个副处长,下面几个科的科长和副科长,也有自己的办公室。
总务处的情报科长,胡孝民自兼,另外,从特工总部情报处调了韦耀先的情报二组和方民任的情报八组。
参加完成立大会后,胡孝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没过多久,方民任过来敲门,他的脸有点尖,站到胡孝民对面像极了一只猴子,恭敬地说:“处座,人手都派下去了。”
方民任对能来苏州,也是很乐意的。虽然还是当情报组长,但胡孝民已经提醒过他,苏州的机会更多,更是大显身手的时候。
办事处还没成立,胡孝民就让方民任到了苏州。这次前期选定的是以苏州为主,包括太仓、昆山、吴县、吴江、常熟五县,以及京沪铁路线的无锡、常州、镇江、丹阳九县地区。
情报组的目标,也是以这九县区为主。
根据清乡委员会的规定,京沪沿线所有的中国军队,全部归办事处指挥。包括过去日本人历年收编的土匪而改编成的保安部队,足有几万人,另外就是和平建国军一方面军的第二军两个师。
当然,和平建国军的人数不足,装备也很差,真正有点战斗力的,是周费梅的税警总团。
紅色風暴之侵掠者 小腳兒
另外就是几个日军联队,这才是清乡的真正主力。办事处当然指挥不了日军,就算要他们配合,也得由办事处的日军顾问协调。
泣顏 寫意
喵客信條 半步煉獄
胡孝民在来苏州前,让方民任在每个县区都派人暗中调查,除了新四军的情况外,就是保安部队和第二军的情况。
胡孝民点了点头,叮嘱道:“很好,要注意保密,这些人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能声张。”
方民任说道:“所有人都安排了掩护身份,就算被抓,也不能暴露身份。”
胡孝民冷笑道:“我们要替赵部长分忧,这些部队以前在日本人手底下,自然不愿意与我们合作。但他们也不看看形势,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清乡工作,归根到底还是日本人在做。这些部队原来就是听日本人的,现在没必要听办事处的,再由办事处听日本人。既然都是听日本人,为什么不一步到位,而要当奴才的奴才呢?
为了让这些保安部队和第二军,能服从办事处的调遣,必然要杀鸡骇猴。至于谁是那只鸡,就要看谁倒霉了。
情場做戲
胡孝民让方民任监视办事处管辖的每一支军队,就是想找到那只要被斩的鸡。
方民任轻声说:“就等他们冒头了。”
胡孝民突然问:“陈百鲁的人找你没有?”
重生影後 蘇莫茗
办事处三百四人,总务处也有好几十人,但这些人可不是铁板一块,勾心斗角多着呢。胡孝民这个副处长,在陈百鲁眼里,就是个溜须拍马的马屁精。
总务处有四个科,人事、事务、文书、情报,除了情报科外,其他三个科的科长都是陈百鲁的人。当然,人事科的副科长是顾慧英,胡孝民勉强算插了一手。
原本胡孝民想让顾慧英担任人事科长,陈百鲁坚决反对,只得作罢。
方民任微笑着说:“事务科长仲宅西找了我两次,刚才碰到我,还把我拉到办公室聊了,问起我的工作,还问我住处安排好了没有?兄弟们的装备如何?晚上还说要请我喝酒,反正就是一副很关心的模样。”
胡孝民缓缓地说:“你晚上可以跟他去喝酒。”
火影之最強修煉系統 黑色的巨龍
全能狂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个钟馗是陈百鲁的亲信,陈百鲁为了掌控总务处,派仲宅西拉拢方民任也不算什么怪事。
方民任尖尖的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明白,还是以前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套路。”
胡孝民笑吟吟地说:“方猴子,你精得跟猴一样,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方民任信誓旦旦地说:“从第一次见到处座起,我就打定主意要永远跟着处座。不管仲宅西还是陈百鲁给我什么好处,我的心永远都在处座这里。”
胡孝民缓缓地说:“办事处的情况与76号又有所不同,这次你要和韦耀先配合好,在做好我们的工作之前,要好好演一场戏。”

p0wrh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孤島諜戰-第八百五十六章 分析看書-2xzgt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自从柳永坚被抓之后,胡孝民就没再关注他。不管是枪决还是判刑,柳永坚这个叛徒,都不能再祸害我党了。
第四眼,愛的迷叠香 姚瓔
輻射的秘密 通吃道人
胡孝民最近在忙着搬家,先从家具开始。胡孝民在苏州的房子,也是栋西式别墅,但没什么家具。
顾慧英喜欢西方的东西:意大利的沙发、英国的弹簧床垫、进口的羊毛地毯,甚至是梳妆台,也要用进口的。
網遊之冥界
而胡孝民喜欢中式,他到古玩市场,拉了一车的红木家具。现在的胡孝民,想要什么就能拥有什么。
去苏州之前,胡孝民特意去了趟九如里5号,当面向中共江苏省委书计刘尧汇报工作。
胡孝民说道:“刘书计,清乡委员会苏州办事处马上就要成立,我过段时间也会搬到苏州。以后只能靠冯五传递情报,上海这边的事情,反应的速度就会慢一点。”
因为潜伏的需要,他在76号并没有发展下线。这也是当初他打入76号时,组织对他的要求。一旦发展下线,就要成立组织,“码头”被敌人知道的可能性会大大提高。
刘尧微笑着说:“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浙江省委的林英同志,到华中区后,高度评价了码头情报组的工作,并且委托省委对你们给予表扬。华中区的领导同志,也肯定了码头情报组的工作。救林英、杀柳永坚、让石端均打入特高科,每一项工作都完成得很出色。”
逆幾率系統 平刀
胡孝民谦逊地说:“我其实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当时的情况,除了我之外,也没有其他更适合的人了。”
军统和汪伪的表扬,他会心安理得的接受,但中共的赞扬,他觉得受之有愧。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他做事的出发点,从不会考虑个人利益得失。
刘尧沉吟道:“还有件事,德国片面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向苏联发动突然进攻,苏联开始了卫国战争。苏联方面,向中央表示了感谢。因为你的情报,使苏联早日进入战备状态,上级对你的工作再次提出表扬。”
胡孝民缓缓地说:“事实证明,***从来就不会守信,他们眼里只有利益,不管什么条约,一旦触及利益,随时都能撕毁。”
汪即卿与日本签订了很多协议,最近汪即卿又去了日本,各日本各方面展开会变。他们签约的协议,原本就是丧权辱国的。有的时候,日本还嫌不够,经常单方面破坏条约,而汪即卿能做的,只能在背后抱怨几句。
追蹤塞尚 彼得·梅爾
蘭燼歌
刘尧说道:“苏州方面现在还有个担忧,驻守在东北的关东军,是北上策应德军,还是南下?苏联在西伯利亚放了几十万军队与日军对峙,如果日军不北上,这么多军队不能使用,就太浪费了。”
胡孝民经常与日本人接触,而且能接触到校级一类的军官。再加上胡孝民强大的情报分析能力,他的判断有很大的参考意义。
胡孝民冷静地分析着说:“今年上海日军夏装的订单增加了数倍,这是不正常的。我早就感觉,日军有南下的迹象。另外,登部队的军官,最近到访的同学和同乡较多,像佐藤精一、板本一郎、涩谷、中岛信一、渡边义雄等人,近几个月的应酬都增多了。还有,日军正在与美国在谈判,以日本人的尿性,最喜欢玩边谈边打,这边没谈完,那边突然开打的把戏。”
刘尧问:“所以你的判断是:日军会南下?”
胡孝民笃定地说:“细节决定成败,从日军展现出来的细节,基本上可以推测他们的意图。日本是个精打细算的国家,他们资源有限,绝对不会凭空一下子订这么多夏装。我查过往年的夏装订单,今年新增加的夏装,足够装备超过二十万军队。”
胡孝民说道:“日本人喜欢搞一些欲盖弥彰的小动作,最近关于关东军的报道都少了。而他们与美国的谈判,态度却越来越强硬,甚至可以说蛮横无理。在美国面前,日本只是弹丸之地,他们这么做的用意,很可能也是为了南下作准备。一旦日军南下,将与英美开战。”
刘尧诧异地说:“日本疯了吗?”
胡孝民缓缓地说:“因为这场战斗,日本国内的资源消耗巨大,国民生活质量大降。我所认识的日本军官,都希望能弄点日元寄回去改善家人的生活。还有些人,在想办法把家人接到中国。也就是说,他们在中国的生活,已经胜过日本。”
刘尧微微颌首:“南面有日本急需的橡胶和石油,没有这两样东西,战争就没办法继续了。”
來自無限世界的男人 筆行哲
如果日本国内真的到了这样的地步,他们也只能先获取资源。毕竟,北上对日本短期来看,没有任何好处。日本人的目光一向短浅,他们只想拿到眼前的利益。
胡孝民通过这些细节,判断日军的动向,是很有道理的。日军今年新增加了几十万套夏季军装,很有可能是为了南下作战。
胡孝民说道:“其实从今年开始,日军就开始进入颓势,他们新补充的兵源,素质差了很多。听说日本国内征兵的条件,是一再放宽。比如身高,原来至少也要一米五以上的,现在一米四的个子都招收了。”
日本的衰败,从很多细节都能看得出来。登部队的人,开始关注个人利益。上海的海军,为了跟陆军争夺利益,纵容包庇走私,七条船每天去苏北,对船上的货物和人员,日军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胡孝民原本以为,他这辈子都可能要潜伏在敌人内部。现在看来,有生之年能看到抗战胜利,能光明正大回到党的怀抱。
刘尧突然说道:“到苏州后,你还有一个秘密任务,监视赵仕君和许均鹤的态度。”
胡孝民微笑着说:“他们一直在我的监视之中。”
刘尧说道:“这次不一样,赵仕君与华中区的同志有联系,答应提供清乡的情报,而其中负责联络的正是许均鹤。当然,你以后也有可能成为赵仕君的联络员。”

0e07u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孤島諜戰-第八百五十章 做生意相伴-hhiuf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你撞破脑袋四处拜神,结果不得门而入。一旦找到正确的途径,一句话一场酒就能办好。
浙江省委被叛徒出卖,省委书计被捕,他的身份没有暴露,就给了胡孝民营救的机会。陆实声也没在意,以为胡孝民只想抓几个地下党撑门面。
就算胡孝民想救什么人,他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换帖兄弟,
胡孝民拿出一个小布包,推到陆实声面前:“虽是自家兄弟,但规矩不能乱。”
陆实声手放到布包上,眼睛一眯,佯装不满地说:“孝民,现在的生意都做到三哥头上来了?”
他的手指轻轻一捏,就知道里在有条子,至少有两条。
胡孝民正色地说:“这可不是生意,你来上海,小弟也不知道给你买点什么好。我想,最好让你自己去买。”
陆实声将布包收了起来,笑吟吟地说:“那好,三哥就却之不恭了。你的人,是我给你送来,还是你自己去选?”
胡孝民随口说道:“这又不是菜市场买菜,有什么好选的?不要太重要的,听说浙江省委机关在温州,最好是温州逮捕的,是不是地下党无所谓,有共党嫌疑就行。如果家境殷实,或是小老板就更好了。三哥知道,我是不做亏本买卖的。”
陆实声明白胡孝民的意思了,问:“要几个?”
非你不可 靜紫雪依
胡孝民说到家境殷实,或是当小老板,这是要刮地皮。这一招,胡孝民在情报处时就轻车熟路,当了处长后更是运用得炉火纯青。
陆实声在情报处时,每个月的外快真不少。除了五福公司的分红外,光是胡孝民的孝敬就是笔不少的数目。这些钱,胡孝民是不会自己出的。一般是找个嫌疑人,扣顶反日分子的帽子,再让家里人拿到钱来赎。
胡孝民笑着说道:“五六个吧,七八个也行,三哥要是给十个以上,咱们就五五分账。”
陆实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孝民是宁波的吧?你们宁波人这么会做生意,难怪在上海的宁波帮惹不起。”
别人把抓捕反日分子当成工作和任务,胡孝民却当成生意。只要不是顽固的抗日分子,他都敢拿来换钱。
胡孝民笑了笑:“我纯粹是想帮叶明,又不想让三哥吃亏。至于我自己,能多赚点当然也好。人嘛,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
陆实声说道:“行,我明天就打电话,让他们挑几个人送到上海。”
在胡孝民拿出布包时,他真的怀疑,这是不是胡孝民的计划。想捞某个人,却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听到胡孝民只想要家境好的,最好是商人时,他知道自己误会胡孝民了。胡孝民还跟情报处时那样,用生意的手段对待工作。
从浙江调一批共党和嫌犯过来,能换钱的换钱,不能换钱的换功劳。总而言之一句话,落到他手里的人,都要给他创造价值。
胡孝民叮嘱道:“多谢三哥,这件事不能走正常程序,最后剩下的那些人,才能留档案。”
陆实声突然问:“放心,不会让你为难。孝民,你就不怕担责任?”
胡孝民嗤之以鼻地说:“这有什么好担责任的?南京那帮人,都在暗中与重庆联络。包括周部长,据说……与重庆也是眉来眼去的。整个新政府,估计除了汪先生外,所有人都想脚踏两只船。这年头,没踏两只船的,都不算混得好的。”
他说的是实情,周费梅、赵仕君,原来的孙墨梓,都暗中与重庆和延安勾结。
陆实声苦笑道:“这话你也敢说。”
他曾经觉得,自己干的事情,关系到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后来才发现,只要自己过好就行,至于国家和民族,真的与自己无关。
胡孝民突然压低声音说:“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听说了吗?德国将会在近期大举进攻苏联。”
自从认识德国退役军官克斯蒂安后,胡孝民经常会参加一些德国人的集会,听他们谈论德国的一些事情。之前就有人跟他说起,德国将征服红色苏联,这段时间更是有人说起,苏联将会成为德国的一部分。
陆实声诧异地说:“不可能吧?”
他到杭州后,这方面的信息很少听到。
絕寵億萬甜妻
絕不為後 秋日菠菜
胡孝民说道:“我觉得有可能,德国在欧洲已经无敌,他的占领区已经与苏联接壤。英法已经被德国打得无还手之力,当然想战胜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对手。”
漫威之猛鬼無敵
向陆实声说起这些消息,不仅显得他掌握着国际最新动态。同时也是告诉陆实声,自己没把他当外人。
婚色迷人 魔蓮
胡孝民没把陆实声当外人,陆实声自然也不会把胡孝民当外人。仅仅两天时间,杭州区转来的九名共产党或者共党嫌疑人,就到了上海的十六铺码头。
胡孝民亲自去接的船,所有人都关到了政治警察署看守所。这就是让诸福鸣当所长的好处了,让他腾个地方出来,专门关押这些人,也不办手续,简直神不知鬼不觉。
醫妃嫁到,邪王輕點寵
胡孝民原本想,在十六铺码头就把化名夏敬斋的林英释放。然而,看到九人后,他知道自己的策略不对。陆实声虽很合作,可这其中并没有夏敬斋,也没有长得像林英的人。
巫小七靈異事務所 蘇若袖
有几人倒是在温州抓捕的,但不是浙江省委的人,而是温州特委的地下党。
胡孝民交待叶明:“让他们每个人都写封信,限一个月之内送五根小黄鱼。当然,如果拿不出来,就不用写信了。”
这件事他是借着叶明的名义办了,当然要让叶明配合。五根小黄鱼,数目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算小。一般家庭,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叶明担忧地说:“处座,会不会让真正的共产党跑掉了?”
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跑掉又如何?跟共产党做朋友也无妨嘛,如果他们能举报同伙,我奖励十根金条。对了,给他们每个人都拍张照片,寄信的时候可以把照片放进去。记住,照片要拍得惨一点。”
这些照片,他也是要一份的,不为别的,是想让浙江方面的同志看看。

7tpg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第八百四十九章 答應-6qbkq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华懋饭店是上海最顶级的饭店了,这里富商高官云集,出入者非富即贵,住客当中,有不少外国人。
古青奇穿着长衫走进富丽堂皇的大堂,看着穿着得体,气度不凡是各色人等,感觉这里像是另一个世界。
华懋饭店是有电梯的,还有专人操作,他要去六楼,只需要动动嘴就行。到了六楼,服务员自然会提醒他。
一走出电梯,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踩在上面感觉很舒服,一点声音都没有。到六零六号房间,两轻一重敲了敲门,很快,里面有人开了门,是一个穿着棉布旗袍,二十多岁的清秀女子。
虽然穿着朴素,但她身上流露出一种特别的气质。她的眼睛中带着一丝疲惫和忧虑,整个人有着与年纪不符的成熟和稳重。就算住在这间铺着地毯、到处都是豪华家具和进口用品的房间,也不显得突兀。
古青奇激动地说道:“芝兰同志,你好。”
这位“芝兰同志”大名丁芝兰,浙江天台人。别看年纪不大,却有着丰富的革命经历。曾担任天台县委妇女部长,台州特委妇女部长,现在是浙江省妇女委员,省委机要秘书,还是中共七大代表。
同时,她还是浙江省委书计林英的爱人,两人39年10月结婚,到现在还不到两年时间。林英被捕后,她立即处理掉文件、密码,并将此消息急告各特高官,接着由温州启程辗转至上海,准备接上华中局的关系,让浙江省委与中央仍然保持密切联系。
丁芝兰轻声说道:“你好,古青奇同志。”
前段时间她还在温州浙江省委机关工作,当时条件艰苦,可能与林英在一起,她感觉很快乐。现在住着上海最顶级的饭店,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心爱的人关在监狱里,住得再舒服,吃得再好,也是味如嚼蜡。
聖龍 名星
古青奇说道:“芝兰同志,通过上海地下党的关系,已经与华中局联系上。”
火爆藥妃:邪王太悶騷 水輕輕
丁芝兰给古青奇倒了杯水,轻声说道:“这次请你来,是想谈一下营救老林的事情。”
她在得知,上海地下党有营救林英的想法后,当时心里就同意了。林英与组织失去了联系,让上海地下党出面,或许有机会呢?
602噬人公寓
林英是一位老红军,参加过第一次到五次的反围剿作战。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林英在赣浙皖一带领导游击作战。
重生之庶顏傾國
中共浙江省委成立后,林英担任书计,省委机关迁至温州后,在温州以华兴百货商店老板身份掩护从事工作。当时的丁芝兰,也在商店帮忙。
古青奇介绍道:“上海地下党得知林书计与组织失云联络后,主动提出,如果林书计是被汪伪特务机关逮捕,可以尝试营救,但要知道林书计的化名以及体貌特征,如果有认识林书计的人,就再好不过了。”
他对上海地下党是很有歉意的,之前没有完全相信他们的情报,结果还让人家来营救。幸好上海地下党及时赶到,否则台州上海支部就要被破坏了。
如果上海支部出了问题,这次浙江省委和各个地方的特委同志来到上海后,势必无法与上海地下党联络上。就算接上关系,也会很艰难。
丁芝兰沉声问:“你觉得上海地下党有能力在浙江营救老林吗?”
她没与上海地下党打过交道,之所以会有兴趣,是因为浙江方面实在找不到其他途径了。
古青奇沉吟着说:“他们既然提出这样的建议,想必是有一定把握的。”
上海地下党连牛成力是叛徒都一清二楚,去浙江救人也不是不可能。在上海地下党除掉牛成力后,他对上海地下党有一种特别的信任。
丁芝兰突然像是下了决心似的,拿到一张合照递给古青奇:“那好,你告诉他们,老林如果被捕,用的化名一定是夏敬斋,这里有一张我们的结婚照。如果需要,我可以配合他们去找人。”
古青奇接过照片,这是林英与丁芝兰坐在一起拍的照片。丁芝兰当时穿着的也是这件旗袍,而林英穿着长衫,虽面貌清瘦,但目光炯炯有神,有一种英武之姿。
古青奇连忙说道:“有照片就行了,你好不容易到了上海,暂且安心住着。”
無雙武神
舞姬逃情:暴烈公子放我走 暖君
一吻終身:總裁少爺不溫柔
丁芝兰到上海撤退得很仓促,在台州特委的交通站住了一段时间,才辗转来到上海。她也是特务抓捕名单上的人,一旦回到浙江,必然会面临巨大的风险。
冷帝絕愛,棄妃有毒
胡孝民收到照片时,只有半张了,丁芝兰的照片被剪了下来。她的身份不宜暴露,哪怕就是交给上海地下党,也是能不露面就不露面。
在林英照片的背面,写了一个名字:夏敬斋,还有一个日期:1939.10.8,这是林英与丁芝兰结婚的日子。
胡孝民仔细看着照片,这是自己的同志,他必须把相貌牢牢记住。
胡孝民把照片递还给冯五:“照片还给古青奇吧。”
看得出来,这张照片是刚剪下来的,断口处的痕迹还很新。对他来说,只要看到夏敬斋的相貌就行了,留着照片反而是个隐患。
过了两天,陆实声果然到了上海,胡孝民与他约在扬子饭店见面。陆实声每次回76号,两人都会聚一下。陆实声既是胡孝民的老长官,两人又是结拜兄弟,加上各自的身份,两人都想留着这份交情。
胡孝民等酒喝得差不多时,突然问了一句:“三哥,我听说你们办了一个中共的大案子?”
陆实声与胡孝民碰了一下杯,随口说道:“不算什么大案,但也抓了几个人,你有什么想法?”
胡孝民问:“上次浙江警察厅的跑到上海,说浙江的地下党都往上海跑。可我们只知道消息,却没抓到人。我倒是无所谓,叶明刚调到警察局当特高科长,不能让他脸上无光。我想,能不能从你们那调几个人过来撑撑场面?”
陆实声诧异地说:“叶明都当特高科啦?都是自家兄弟,没什么好说的,到时你去提人就是。”

ttpsy精彩玄幻小說 孤島諜戰-第八百四十八章 未雨綢繆看書-536su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的命令本就让冯五很为难,他还要求做西装换行头,还得理发,冯五就更觉得别扭。他本是贫苦出身,能吃饱饭就是最大的幸福。
加入共产党后,能为党多做点工作,就是他最开心的事。
可现在,胡孝民却让他去享受,住最好的饭店,吃最好的饭菜,还要穿西装打领带,这不成了自己痛恨的敌人模样吗?
再说了,他也不适合在这样的生活。哪怕就是为了工作,哪怕是胡孝民给的任务,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花费,能让很多人吃饱肚子,他就会手足无措。
冯五苦恼地说:“能不能换个人?我宁愿拉车,也不想住高级饭店。我糟蹋的这些钱,能让多少人不挨饿啊。”
胡孝民语重心长地劝道:“你花的钱可不是糟蹋,而是为了让以后更多的人不再挨饿。我们要建立一个新的中国,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一个能让所有人都吃得上饭,不再挨饿的国家。而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标!住在高级饭店,敌人想不到,也不会去搜查,同志们就会更安全。只有保住同志们宝贵的生命,才能更快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
冯五一直低着头,听了胡孝民的话后,眼中露出坚毅的目光:“我愿意去,保证完成任务。”
胡孝民轻声说道:“我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既要能与上流人**往,也要能跟劳苦大众做朋友。”
冯五担忧地说:“我怕我做不好。”
他真正担心的是,花了这么多钱,如果工作还没做好,那可该怎么办啊。
胡孝民一眼就看穿了冯五的心思,安慰道:“知道吗,你花的这些钱,都是我从敌人那里贪污来了。用这些钱,你一点都不用心疼。”
冯五一听,心理负担瞬间消失:“也对哦。”
胡孝民每天过着灯红酒绿的生活,他的钱从哪里来?组织上可不会给经费,所有的钱,都是他从敌人那里搞来的。胡孝民用敌人的钱,办地下党的事,何其舒服?组织上不仅不会批评他,还要大大的表扬他呢。
比如上次给台州上海支部的经费,就是胡孝民提供的,解决了古青奇的大麻烦。他今天接头才知道,浙江过来的同志,不少人都已经断粮了,就连古青奇,在接头上也能饿昏,可以想象其他人的遭遇。
胡孝民突然说道:“浙江省委的书计,是不是与组织失去了联络?我估计被捕的可能性很大。如果他们想营救的话,可以将这位同志的化名和相貌特征告之,如果能派一位认识他的同志,配合我们的工作,就更好了。”
冯五诧异地问:“我们知道这些有用吗?”
胡孝民再有能耐,也只能干涉上海的事。况且浙江那边失踪的是省委书计,这么大的人物,岂能随便救得出来?
胡孝民说道:“有没有用也得试试,你可以跟古青奇说一下,如果他愿意,我就想想办法。但也只能想想办法,能不能救出来,一点把握都没有。”
台州特委因为叛徒出卖,遭到破坏,被迫转移进深山老林。随着形势越来越严峻,只能向苏北转移。浙江省委也因为叛徒出卖,连省委一把手都与组织失去联络。
可以肯定的说,这位同志要么是牺牲了,要么是被捕了。不管是什么情况,胡孝民都希望试一试。
冯五迟疑了一下,说:“我明天与古青奇接头时,跟他说一下。我能多问一句么?”
胡孝民微笑着说:“我的手为什么能伸到浙江?”
邪魅殿下戀上復仇千金
冯五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对。”
胡孝民说道:“这么大的案子,浙江警察厅应该是办不了的。就算能办,也一定会惊动特工总部。你可能不知道,特工总部杭州区的区长,正是我的结拜兄弟,原来情报处的处长陆实声。他是三哥,我是六弟,我们之间感情好着呢。如果这位省委书计落到陆实声手里,就算救不出来,至少可以让他与组织联系上。”
中共浙江省委书计失踪,特工总部杭州区却没传来任何消息。这让胡孝民知道,这位同志如果只是被捕的话,暂时还没暴露身份。
冯五眼睛一亮,急不可耐地说:“我下午就跟古青奇联系。”
胡孝民摆了摆手,提醒道:“你忘记牛成力的事啦?我们可以帮忙,但要浙江方面愿意接受才行。再说了,就算古青奇答应,他也未必知道这位同志的化名。至于相貌特征,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插手其他系统的事,本就是忌讳。再说了,胡孝民也没有把握。他可以提出建议,如果古青奇接受,他自然会尽最大努力。但要是浙江方面不同意,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胡孝民总不能到处嚷嚷,说浙江省委的一把手可能被捕了,那岂不是给敌人通风报信?
第二天下午,冯五与古青奇见了面后,回到九风茶楼,告诉胡孝民一个消息:古青奇也没有回复,他得等省委的同志到上海,请示之后才能决定。
胡孝民也能理解,毕竟古青奇只是台州特委领导下的上海支部书计。台州特委的领导机关浙江省委的事情,不是他能决定的。况且,事关省委书计,更得慎重。
魔獸之無盡的戰鬥 奧丁信使
美漫之無限通靈 王子凝淵
古青奇虽没答复,但胡孝民不能不作准备。早在上午,他就给陆实声挂了个电话,除了礼节性问候外,更是约好,陆实声来上海时一起约个局。
胡孝民现在是情报处长,又是清乡委员会一处的副处长,最重要的是,赵仕君对他很信任。抛开他们是结拜兄弟,凭着胡孝民现在的身份,陆实声也愿意与他交好。
两人约定,三天之后,陆实声来上海述职时,一起喝一杯。
我來前世守住你
两天之后,浙江省委和台州特委都有同志到了上海。冯五提前在华懋饭店、中央旅社和一品香旅社分别给他们开了房间。
網遊之修真法師
權少的極品萌妻
这些地下党的同志虽然觉得很奢华,但他们住进这样的高档饭店,确实会更安全。
古青奇第一时间汇报,很快得到一位省委同志的接见,就约在华懋饭店。

4xqsd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第八百四十七章 花錢-qto54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在政治警察署看守所,没跟施健吾见面,却又会了会郑士松。上次与郑士松见面,听到了史菊生的秘密,不仅消除了组织的隐患,也除掉了史菊生这个反共汉奸。
既然不能在言语上感谢郑士松,那就来点实际的。跟上次一样,几个硬菜:烧鸡、牛肉、红烧肘子还有两瓶酒加一条烟。
不同的是,上次这些东西要胡孝民自己准备,这次只要跟诸福鸣说一声,马上就会替他准备好。
郑士松从烤鸡上撕下条腿,大口嚼着,又喝了口酒,一脸满足地说:“诸福鸣是你的人,他来当所长,我的日子也好过了些。”
胡孝民点了点头:“上次你说起史菊生,让我对他留了意。这顿酒,算是感谢你的。”
郑士松放下酒杯,郑重其事地说:“孝民,以后如果我能出去,一定跟你做朋友。”
胡孝民说道:“就算没出去,大家也是朋友嘛。”
虽然之前上级对郑士松下过制裁令,可他将郑士松的情况汇报上去后,重庆却没有表示。沉默也是一种态度,胡孝民自然放弃了对郑士松的制裁。
否则,以诸福鸣现在的身份,要让郑士松步施健吾的后尘,实在太简单了。在看守所杀人,真的能杀人于无形。
郑士松高兴地说:“对,是朋友。”
盛世官商
胡孝民说道:“你在这里安心住着,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可以找诸福鸣,他跟他打过招呼了。吃、住方面都会给你关照。”
既然不是敌人,就尽量做朋友,多个朋友总是多条路的。郑士松虽关在这里,说不定也有出来的一天。
將女謀 君夭
下午,胡孝民把冯五叫到了包厢。这段时间冯五替特高科做事,牛成力虽死了,行动也彻底失败,但特高科还是欠了冯五的情。不别说的,这些天的津贴,得支付给冯五。
叶明来九风茶楼时,冯五不在,表面上跑车去了,实则是与古青奇见了一面。回来后,正好向胡孝民报告工作。
冯五警惕地望了一眼门口,轻声说道:“台州上海支部让我转达给你诚挚的感谢,还有他们真诚的歉意。”
古青奇这次的态度很诚恳,他完全意识到了上海地下党这份情报的重要性。因为牛成力,上海支部几乎毁于一旦。
古青奇可以随时为党牺牲,但因为他只牺牲,而导致浙江撤到上海的同志,无法顺利转移到苏北新四军根据地,他哪怕死了也会不瞑目。
胡孝民缓缓地说:“上级让我们关心和帮助他们,只要他们有需要,我们都义不容辞。”
他和古青奇都是为了工作,他也能理解古青奇的做法,换成自己,也会这样做的。只不过,古青奇与牛成力谈话前,没有做足准备,反倒让牛成力掌控了局面,这就不应该了。
旁門散仙 十三滴水
寧少的秘密愛人
冯五问:“古青奇提出,这段时间积压了不少人,他们只有一个去苏北的交通员,问我们能否给予帮助?”
胡孝民沉吟道:“你让他找耿生炳,多给点钱没事,只要人安全就行。”
如果他出面打招呼,甚至都不用给钱。但胡孝民觉得,有些事情,自己去招呼,反而会坏事。
冯五说道:“还有一件事,浙江省委也被叛徒出卖和破坏,省委书计被捕,与组织失去联系。省委的其他同志,将于近期来上海,他们需要接华中局的关系。”
胡孝民叹了口气:“形势越恶劣,对我们的考验就越大。这就像大浪淘沙,最后剩下的都是有共同信仰的同志。”
越是在白色恐怖下,越要坚定信仰。像牛成力这样的叛徒,意志不坚定,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对共产主义没有足够的信仰。
真正的共产党员,意志比铁还硬,比钢还强,无论条件多艰苦,无论形势多恶劣,他们永远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冯五轻声说道:“古青奇希望,浙江省委的同志到上海后,我们能观察敌人的反应。同时,对省委同志给予照顾和保护。”
这次事情后,古青奇对上海地下党彻底信服。省委的领导干部来上海,台州上海支部没有足够的能力照顾和保护他们,这个任务只能交给上海地下党,他也只相信上海地下党。
龍女的封 瞳未然
銀河系征服手冊
胡孝民缓缓地说:“没有问题,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还是由你去接触,既要保护好他们,更要保护好自己。”
冯五问:“我们怎么安排呢?”
胡孝民说道:“安排到租界最好的饭店和宾馆,不要怕花钱。这段时间,你不要再拉车了,去华懋饭店和中央旅社、一品香旅社轮着开房,摸清这些地方的情况。等浙江省委的同志来了之后,分别安排在这些地方。敌人再厉害,也绝不会想到,我们能把同志们安排在这样的地方。”
他手头上的资金,轻易能应付这样的开销。或许在华懋饭店住一晚的房钱,是普通家族一个月的的生活费,但对胡孝民来说,跟抽根烟差不多。
冯五缩了缩脖子:“这些地方我进都不敢进,哪还敢去住呢?”
从懂事以来,他就一直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吃不饱穿不暖。能吃顿肉,那得等过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走进这些富丽堂皇的地方。他拉的客人,倒是有些能进这些地方。
胡孝民叮嘱道:“只要有钱,有什么不敢去的?以后,我们赶走了日本人,打倒国民党,还要建立新中国呢。到时候,我们是国家的主人,什么地方都要去。再说了,这是工作,是任务,必须完成的任务。你这是替浙江省委的同志打前站,是为了让他们住的更安全。”
做思想工作没用,但说到任务,冯五只能硬着头皮答应。这个连穿正装都不自在的人,为了工作,要走进全上海最顶级的饭店了。
冯五苦笑着说:“一想到每天要花这么多钱,我心里就在打鼓。”
胡孝民说道:“住着住着,你就不会打鼓了。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浙江省委的同志来,你都要住在这些豪华饭店里,同时,要做几套上等西装,从上到下都要换掉,再去剪个头发。”

3ggox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第八百四十二章 誘導展示-15o95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叶明哪想到,胡孝民拐着弯,其实就是想听自己报告呢。胡孝民能对特高科的具体工作提出建议,他深感荣幸。
鬼妹帶我闖地府 血丞書
叶明介绍着说:“中共台州特委已经躲进三门县的深山老林里,那么多人吃喝都成问题。浙江在他们内部有人,进山之后就断了联系。这次转移去苏北,冒险发了消息,说要从上海中转去南通。这个人已经到了上海,并且与浙江那边联系上了。”
緋聞總裁,老婆復婚吧!
胡孝民抿了口茶,漫不经心地问:“浙江方面有什么打算?”
叶明说道:“他们想掐断台州的地下交通站,如果能借机控制这个交通站就更好了,能让共产党自投罗网。甚至,还能借机把上海地下党引出来。”
胡孝民嗤之以鼻地说:“想法很好,但只是张饼罢了。共产党一向狡猾,而且他们有严格的纪律。都进了深山老林,还怎么传出消息?到了上海,又是怎么跟浙江方面联系上的?你以为共产党跟我们一样懒散么?”
叶明问:“处座的意思,这次的行动不会有什么结果?”
胡孝民叮嘱道:“这次的行动,特高科不要主动。让浙江那边的人先上,你们只配合,事成之后再摘果子也来得及。如果前期投入太多,最终却没结果,别人会觉得你办事不力。你在情报处只是个组长,到警察局当特高科长,想必有人是不服气的,可不能被人看笑话。”
靈田農女小當家
叶明深以为然地说:“处座说得在理。”
他的资历确实轻了点,到警察局特高科后,有人当面不说,但背后还是在议论。说他一个情报组长,有什么资格来当特高科长?不少人就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如果这件事没办好,或许就成了笑话。
胡孝民缓缓说道:“对台州地下党的案子,表面上不能太重视,更不能从大张旗鼓的介入,让自己的兄弟暗中配合一下就行。甚至,让特高科之外的兄弟配合都行。总而言之,在特高科闹出的动静越少,对你越有利。真要是能掌握台州地下党的组织,最后收网时,你再召集所有人行动,也显得你办事沉稳。”
秘密部隊之龍焱
叶明连连点头:“我听处座的。”
这次来汇报工作,实在太值得了。胡孝民给他的建议都是金科玉律,这个办事原则,不仅可以用在这次的事情上,以后也是他办事的准则。
胡孝民突然说道:“那个地下党的内线也要注意,尽量不要跟他扯上关系。如果他的身份被地下党识破,搞不好你们会栽个跟头。”
懸案組 獨孤求剩
叶明突然说道:“明白。处座,能不能向你借个人?浙江方面让我提供车辆,让他们跟踪地下党。刚才在门口,我看到了冯五,能不能把他借给我用几天?放心,绝不亏待他。”
冯五只是编外人员,让冯五配合浙江警察厅的人行动,就算事情没办好,跟情报处和特高科都没关系。但要是跟住了,到时特高科再行动也来得及。
胡孝民笑了笑:“你倒是学得快,冯五是真正的车夫,让他配合浙江警察厅行动,实在再合适不过。但是,他没受过专业训练,如果出了差错,我可不负责任。”
胡孝民的话,更是鼓舞着叶明。让他觉得,自己的决定非常正确。殊不知,他的决定,正是在胡孝民的影响下才作出的。
叶明笑道:“我要的就是他没受过专业训练,只有这样,地下党才不会察觉。”
胡孝民点了点头:“这正是冯五的优势,他不会开枪,没有搏斗技能,不要让他参与抓捕行动就是。”
胡孝民让春三把冯五叫到包厢,当着叶明的面,给他布置任务:“这段时间,你配合特高科,与浙江警察厅的人一起监视台州地下党在上海的交通站。你的任务,以人力车夫的身份为掩护,给警察厅的内线当交通员。”
最強靈異大師 吾是定財
冯五点了点头:“好。”
他没多问,当着叶明的面,也不能问。胡孝民已经说得很清楚,配合特高科和浙江警察厅,给内线当交通员。
重生平淡人生 velver
也就是说,敌人真的打入了台州特委。他不是给敌人当交通员,而是要给组织当侦查员,把这个内线查清楚。
浙江警察厅的行动,如果只是让叶明的特高科配合,或许还有成功的希望。在叶明向胡孝民报告的那一刻,这个行动就流产了。
而在叶明提出,要让冯五协助行动时,这次的行动,只会成为一个笑话。
網遊之屠神 辣椒雪碧
晚上,冯五与胡孝民见了一面,向他报告了今天的工作。
冯五轻声说道:“已经查明了,台州特委的牛成力成了叛徒。他到上海后,借着投靠表哥,与敌人联系上了。我现在,成了牛成力的表哥,配合他抓捕台州特委上海支部的领导。”
敌人的阴谋无处不在,如果再晚几天,或许台州特委的上海支部就要被敌人破坏了。
胡孝民沉声问:“除了牛成力,还有其他叛徒吗?”
对一个随时将作最坏打算的人来说,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会惊慌。因为再坏的情况,他也考虑到了。
冯五摇了摇头:“应该没有了。”
毒女不囂張 愛上雨季
胡孝民摇了摇头:“要作好还有叛徒的准备,另外,你不能再跟古青奇接头了。”
冯五现在的身份,是牛成力的交通员。如果让古青奇知道,会影响之后的计划。
冯五诧异地说:“那怎么通知他?”
胡孝民说道:“让溜一眼去送封信就是。”
溜一眼虽不是自己的同志,但她绝对信得过。这种事,交给普通人也能做到,让溜一眼去,就更稳妥了。
冯五问:“好,要怎么处理牛成力?”
胡孝民想了想,说道:“古青奇只是一介书生,台州特委在上海,也没有可以行动的同志。我看,还是由咱们来处理吧。”
最強軍醫
既然知道牛成力的身份,越早处理越好。谁也不知道敌人下一步会有什么计划,早点掐断这根线,让他们能早点断了这个念头。
“卖报卖报,先生,要报纸伐?”
溜一眼早早到了建承中学外面卖报,冯五已经暗中让她认识了古青奇。今天来卖报,就是要给古青奇送信。

8azuc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第八百三十五章 穿幫讀書-j66im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对胡孝民的决定,施健吾都觉得是应该的。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丑闻,如果他还担任情报一科的科长,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
至于其他人,就更没有意见了。大家都知道,胡孝民在情报处是顺他者昌,逆他者亡的。
施健吾站了起来,信誓旦旦地说:“等我亲手把这个人挖出来后,再向处座请罪!”
他突然发现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吴顺佳还活着。
胡孝民已经让陶准然接任他的职务,想必,陶准然很快会与吴顺佳联络。一旦陶准然与吴顺佳接上头……,他这个卸任的情报科长,恐怕就不是免不免职的问题了,而是活不活得成的问题。
胡孝民摆了摆手:“你一个人怎么查?让情报一组配合你。”
施健吾哽噎难鸣,他是真的感动了:“多谢处座……”
重生娛樂圈之不老傳說
之前自己对胡孝民多有误会,回过头想想,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如果能对胡孝民多几分尊重,或许在情报处的这段经历会很愉快。
散会之后,施健吾与陶准然交接工作。其实也没什么可交接的,一科的工作,陶准然本来就很熟悉。但陶准然问到了吴顺佳的联络方式,施健吾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告诉了他。
陶准然诚恳地说:“施科长,中午在谢记饭馆办两桌,赏脸一起喝一杯?”
开会之前,胡孝民就找他谈话了。先让他主持一科的工作,再接替施健吾的职位。今天中午的这顿酒,其实就是提前准备的庆祝宴。
施健吾原本嗜酒如命,可现在实在不能喝酒:“今天哪里有心思喝酒?下次吧,一定跟兄弟们喝个够。”
陶准然微笑着说:“那行,下次再喝个够。”
施健吾正准备离开,苗刃之又找到他:“施……施科长,处……处座命令,我配合……配合你查案。根据线报,发现了向晶报送信的人。”
市長大人好悶
施健吾眼睛一亮:“真的?”
闡教有金仙
苗刃之说道:“我已经……拿到了……了地址,正准备去抓人。”
他其实也很奇怪,施健吾与胡孝民作对,为何还要帮他办事呢?但他对胡孝民的为人更加钦佩,换成自己,早就趁机对施健吾动手了。
施健吾突然改变了主意,冷哼一声:“一起去,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暗算老子!”
末日殺神
中午陶准然要去喝酒,今天也不是与吴顺佳联络的时间,先把人抓住,说不定明天案子就结了。
胡孝民回到办公室时,看到门口有个蓝眼睛高鼻梁穿着笔挺西服的男子。他的下巴有点向前突出,非常不符合中国人的审美。
九真九陽 杜燦
正当胡孝民在疑惑,这是哪个国家的人时,对方主动开口了,说的还是较标准的中国话:“你好,我是律师达商,受宪兵队委托来见施健吾,替他用法律手段向各大报社讨回公道。”
今天早上的丑闻,不仅涉及到特工总部的施健吾,还涉及到日本宪兵石桥信。宪兵队看到新闻后,宪兵队长林少佐把石桥信叫过去,重重地甩了几十个巴掌,打得石桥信的牙齿都掉了两颗,头肿得跟猪头一样。
就算把石桥信打死,也无济于事,刊登“中日合作”新闻的报社,大多位于租界。他们不能算是抗日组织,宪兵队只好让达商出面。
胡孝民打量着达商:“你准备怎么个讨回公道法?”
达商表面是法国律师,暗地里却为宪兵队效劳,为日本特务机关提供情报。法租界不少中国人,包括之前抗日人员,被法捕房逮捕后,会找达商寻求帮助。哪想到,达商不仅没帮他们,还加重了他们的刑罚。有些人,原本只需要在法租界审判就可以的,最终却引渡到了虹口区。
达商眨了眨蓝色的眼睛,说道:“收回所有报纸并公开道歉,协助法捕房抓捕偷拍照片者。”
胡孝民缓缓地说:“这件事我们自己会调查。”
达商一脸傲然地说道:“我还需要特工总部配合,你们的调查进展,需要及时与我共享。否则,我只有让宪兵队下令,请胡处长与我合作。”
他是受宪兵队的委托,本身又暗中为宪兵队做事,胡孝民只是日本人养的一条狗罢了。他是法国人,与日本人是合作关系。
和親罪妃
胡孝民转身走进办公室,淡淡地说:“那就让宪兵队下令吧。”
“喂……”
达商正要跟着胡孝民进去,门却“砰”地一下关上了,要不是他缩得快,鼻子差点撞断了。
达商并没有因为胡孝民的蛮横生气,反而放低了姿态:“胡处长,晚上我在公馆马路的法国餐厅请你吃饭,到时一起探讨案情如何?”
刚才他确实是狐假虎威,想着用宪兵队的名头,让情报处替他打探消息。哪想到,胡孝民并不吃这一套。
胡孝民没好气地说:“你早这样,不就好商量了吗?”
陶准然上午确实没与吴顺佳接头,根据之前约定的时间,今天不是接头时间。如果有紧急情况,吴顺佳会给情报一科打电话。
下午的时候,陶准然突然接到了吴顺佳的电话。两人用暗号接上头后,约好傍晚见面。
吴顺佳见换了人,很是警惕地问:“施科长呢?”
陶准然说道:“鄙人陶准然,现接替施健吾的工作。”
吴顺佳嘴里啧啧有声:“是早上的新闻吧?我看了报纸,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口味。”
陶准然不满地说:“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谈这件事?”
吴顺佳似乎才突然记起自己的目的,连忙说道:“刚提到消息,新二组不仅要暗杀胡处长,还要暗杀法租界的律师达商。很有可能,就在这两天动手。甚至有可能今晚动手!”
陶准然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着双眼问:“什么?新二组什么时候要暗杀胡处长了?”
吴顺佳解释道:“新二组一直要暗杀胡处长啊,我早跟施科长说了。陶先生难道不知道?”
陶准然缓缓地说:“这件事我不知道,处座也不知道。”
吴顺佳也是一脸茫然:“什么?胡处长也不知道?施科长这是怎么搞的?”

jm8f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 愛下-第八百三十四章 仗義鑒賞-9hbgn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派人去找施健吾时,他其实已经出门。为了能与石桥信厮守,他特意搬到了虹口区。一大早出门,只能在路上随便吃点什么东西,才能赶到76号上班。
身为情报科长,施健吾也会从报纸上搜集情报。他不像胡孝民那样,一次订了十几份报纸。而是在早餐摊听到报童喊哪份报纸有重大新闻,就买哪份报纸来看。
而今天,显然不用选择,随便哪份报纸上,都是“中日合作”的重大新闻,而主角正是他。
“哐当!”
看到报纸上的新闻时,施健吾手里的馄饨碗掉在地上。
“老板,这是赔你碗的钱。”
施健吾拿出一张钞票递给摊主,逃也似的离开了。要是被人认出来,他会被唾沫淹没。
他没有赶回76号,而是去了宪兵队找石桥信。这是他们俩的私事,如今成了头条新闻,必须拿到个应对办法才行。
然而,他已经见不到石桥信了。门口的宪兵,原本可以给他通报,然而,进去打了个电话后,就一脸厌恶地将施健吾赶走了。
至尊劍意
施健吾在石桥信面前是夫君,到其他日本宪兵面前,他就是个狗屁。
这一刻,施健吾知道自己麻烦了。
此时的施健吾,突然之间很迷茫,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怎么办。
他在路边找了个公用电话,拿起话筒后却踌躇不决。最终,他拨通了一大队长江之林的电话。
“江总队长,我是施健吾……”
“嘟嘟!”
施健吾还没说话,对方就挂断了电话。显然,江之林以和他说话为耻。
人就是这样,昨天还能谈笑风生,今天却形成陌路。现在的江之林,连话都不想跟他说。
无奈之下,施健吾又拨通了万千良的电话:“万队长……我是施健吾。”
万千良倒是没挂电话,但态度冷得让人寒心:“健吾啊,这么早,有事吗?”
施健吾犹豫着说:“报纸上的事……”
万千良淡淡地说:“我知道了,这件事你应该找胡孝民。我还有个会,先挂了。”
“好。”
施健吾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施健吾赶到情报处时,比往常迟了半个小时。他从走进76号时,就从警卫的目光中看到了异常,所有人都觉得,他就像个怪物似的。
此时的施健吾,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能让他一下子钻进去。
古墓新娘:千年不朽的玉面美人
刚到情报处,正好碰到胡孝民,迎面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你今天怎么这么晚!”
“我……”
“不用说了,跟我来!”
施健吾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一样,跟在胡孝民后面到了会议室。
今天的会议规模要小一点,除了范桂荣外,就是其他几个科的科长,包括新来的六科科长张曦。副科长和下面的组长、股长都没参加。
胡孝民把几份报纸甩到施健吾面前,冷声说道:“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施健吾很想解释,可人家照片都拍了,再解释也显得苍白无力。他梗了梗脖子,不知如何说起:“处座,我……我也不知道。”
鳳掩妝,戒癮皇後
胡孝民猛地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地问:“身为情报科长,还是我情报处最重要的一科的科长,被人拍了照片浑然不觉也就罢了,怎么能让人潜入家里呢?报纸上的照片是你家里吧?你的警觉性去哪里了?你学的特工技能去哪里了?”
施健吾支支吾吾:“我……我也不知道。”
胡孝民气得不想再说话了:“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你总应该知道吧?”
“我……看看。”
施健吾早上看到标题和自己的照片时,脑子里就一片模糊。他想的与胡孝民完全不一样,他觉得是丑闻,可胡孝民却从特务工作方面考虑。
謀殺現場3
这让他很汗颜,都说胡孝民无能之极,他此时倒觉得有些不对呢。
施健吾仔细看着照片,他与石桥信平常也都是在家里,看照片上的场景,应该是在虹口新搬的住所。
经胡孝民一提醒,他也发现不对。自己好歹也是情报科长,怎么会被这些小报记者潜入家里呢?再说了,记者的胆子再大,也应该知道一旦被发觉,可不是赔礼道歉就能解决的,他们会付出血的代价。
在上海,什么人都可以惹,唯独不能惹日本人。况且,你还是揭别人的老底,不要你的小命才怪。
胡孝民突然缓缓地说:“报纸上报道的事情,不管真假,都是施健吾的私事。我们只能从道德上谴责,但并没有法律说他违法了。相反,拍这照片的人其心可诛。”
“感谢处座仗义执言,照片是昨天晚上拍的。”
施健吾听到胡孝民的话,突然感激涕零。他没想到,胡孝民不仅没有落井下石,还能说出这样的公道话。
相比江之林和万千良的态度,他觉得胡孝民非常的公正不阿。回想之前对胡孝民的态度,他突然觉得很愧疚。
胡孝民佯装吃惊地说:“什么?昨天晚上拍的?”
施健吾愧疚地说:“昨晚我和石桥信喝了不少酒,处座知道,我经常贪杯。”
这是他与胡孝民打交道以后,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愧疚。当然,如果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胡孝民的安排,一定会扑上来跟胡孝民拼命。
強制霸愛:冷情boss,請放手
旁边的范桂荣突然说道:“这么说,你在晚上喝酒时,就被人跟踪了。”
他也觉得很诧异,原本以为开会是为了更好的羞辱施健吾,没想到胡孝民竟然有为施健吾主持公道的意思。
蒋晓光也说道:“不是今天开始跟踪的,应该有一段时间了。”
胡孝民郑重其事地说:“这件事,对我情报处影响甚大,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表面上,这是出施健吾的洋相,实际上这是出我情报处,甚至是整个特工总部的洋相!”
施健吾说道:“请处座放心,我一定要把这个人挖出来!”
胡孝民淡淡地说:“鉴于此事影响很大,日本人也过问了,上峰有令,暂时免去施健吾情报一科科长的职务。你手头上的所有工作,全部交给陶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