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強控

r8pg9火熱言情小說 史上第一強控笔趣-320、情報者,袁北分享-9g8jz

史上第一強控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強控
情报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随着个体伟力的发展,国家之间的斗争也早已经不再是热武器当道,而是各国个体伟力之间的碰撞,同时也是次元空间资源之间的比拼。
科技的发展最终还是回到了本质上——为人类服务。
世界发展到现在这一步,所比拼的,其实便是情报。
我对你知之甚多,你对我知之甚少。
在相互间层面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情报便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所以与情报相关的基因核,其价格不必多说,其根本也不加入外贸行列之中。
“说说吧。”
某间屋内,恶人王坐到椅子上,沉静问道。
而儒生这会也出现在此,饶有兴趣的看着袁北,他虽然未露面,但之前袁北所说的话他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你存在於我的世界 空靈.
袁北点点头,直接开口道:“权刚伟的判断是错误的。”
“三国之间既然达成协定,在这个关口,欧洲国与天鹰国没有道理要撕毁它。”
“袭击权刚伟与李小康的,的确是三个人,实力应该是大师阶,两个战士,一个法师。”
“所展露出的基因技,包括【钢铁肌肤】【力神】【蛮王力击】【狂袭】【德鲁伊】【海王叉】…”
“而毫无例外的,他们所展现出的基因技,都是欧洲那边的专属基因技…”
“等等。”
恶人王这会又忍不住打断袁北,面带疑惑之色:“他们喊出来了?”
甜心伊人
袁北一愣:“什么?”
“基因技名称啊?”
護界仙王 天上峽谷
袁北面色古怪道:“我14岁的弟弟都不干这事了,你觉得呢?”
恶人王:“…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要说袁北看出来三四个基因技,他倒是觉得正常,但问题是袁北一股脑的说出来了十来个,都不带打磕绊的,这就有点离谱了。
愛情的開關
袁北看了恶人王一眼:“根据技能形态,起手,表现方式瞬间得到技能并与之对应,这是辅助的基本功吧?”
恶人王:……
老祖宗在天有靈 臺式電腦
你对基本功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这种能力,发生在老牌辅助上他也不奇怪,问题是发生在袁北这个还未吸收基因核的三阶辅助身上…那也太离谱了吧?
袁北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经验值带来的融会贯通不是开玩笑的,他这半年以来看了多少本书,就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叫一声基因技百科全书,一点也不过分!
儒生道:“既然都是欧洲国的,你为何说他们是鬣狗?”
“好问题!”
儒生这会突然觉得自己就不该问…
“虽然他们使用的都是欧洲国的基因技,但是技能相互之间,并未形成联动。”
袁北沉静道:“能够突破至大师阶的强者,对于技能之间的相互增益及配合,不说是炉火纯青,但起码不会有生涩现象。”
“就像是天赋【钢铁肌肤】,其最佳配置技能,除却摒弃防护的爆发技能【玉碎】之外,【铁骨嘶鸣】便是它的最佳伴侣基因技。”
“这样不但【钢铁肌肤】的防护能力会增长,【铁骨嘶鸣】的伤害也会有着巨大的提升。”
“而【铁骨嘶鸣】……却是天鹰国次元空间中才会产出的基因核。”
袁北看了二人一眼,见两人都有些神思的模样,才是接着道:
“【铁骨嘶鸣】本身并不珍贵,虽然不在外贸商品行列,但是总有渠道能够弄到,吸收者本身,并不违法。”
“……”
“这些天生一对的基因技,他却是只取其一,难道不奇怪吗?”
“无非是想要坐实他是欧洲国之人罢了。”
“只是太过刻意,这让他的技能搭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大师阶,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才是。”
“全世界范围内,会去做这种事的,除了臭名昭著的鬣狗以及唯恐天下不乱的兽化人组织之外,应该没有几个了。”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也不乏会有其他国家想要搞事,但我目前没有想到有什么利益在其中。”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三个大师阶,没道理会让权刚伟跑回来。”
这不是他瞧不起权刚伟,只是实力相差在此,权刚伟也没有什么逃跑类基因技,十死无生的局面。
就算是袁北自己,他自认到了五阶时,也不见得能逃回来。
更何况。
是逃了三天!
你要说不是故意的,打死袁北他都不相信。
而且事实上,李小康也已经死了两天,死亡感知上的恶臭味,已经变得相当淡雅。
恶人王和儒生对视一眼,都在各自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不可置信。
虽然不知道袁北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是仅仅是凭借着一些画面,便能够读取到这么多的信息,就算是他们,也不得不为之惊讶。
尤其是这种情报获取能力,他们是在一个二阶辅助身上见到的!
甚至于,袁北所说的一些基因技配比,就算是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
天才啊!
这和袁北吸收了什么基因核没有关系,能打的天才十个里面有八个,但是适合搞情报的天才,那是真的难找!
这种脑子上的天赋,可比身体上的天赋要难找的多。
恶人王顿时起了爱才之心,就袁北现在展露出来的天赋,那等他毕业不得被抢疯了?先下手为强啊!
“袁北,你毕业之后有没有去处?”
“要不要来我军部?”
袁北轻轻摇摇头:“我已经有去处了。”
“哪?”
“审判庭,轰炸队。”
恶人王一愣,丝毫没有怀疑,反倒是上下的打量了一番袁北:“给莽夫安个脑袋?”
袁北:“……”
贾志这个队到底是干过什么事?
怎么连王者都这么说?
“你先回去吧。”
既然袁北已经有了去处,恶人王也就不再说什么,摆摆手示意袁北回去。
袁北点点头,应声而走。
待到他走之后,恶人王面色倏然间严肃了起来,看了一眼儒生道:“如何,你怎么看。”
儒生道:“十有八九。”
恶人王点头:“等到侦察队来时,叫他们按照袁北说的反向推演便可以得知真相了。”
混沌焚天訣 龍蒼
儒生淡定道:“只是是谁指使的呢?”
“欧洲国向来胆怯,若不是此次有天鹰撑腰,断然不敢挑衅我国,撕破了脸对谁都没有好处。”
“兽化人唯恐天下不乱尚可以解释。”
“鬣狗却是唯利是图,这样做,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届时展开清扫,这枯萎之地中的鬣狗,能逃出几个?”
“不过这袁北真是大才,放在审判庭,真是可惜了……”
……
在他们说话期间。
一道道身影自门外进来,在密林之中穿梭。
一场华国领地内的清扫,就此展开。

g7p8w熱門都市小说 史上第一強控 ptt-311、這就是大師嗎?鑒賞-7c93k

史上第一強控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強控
恶臭!
这股恶臭仿佛是经过九九八十一天发酵,历经数道工序,最后呈上来的一坨不由分说的直接送到袁北的鼻尖。
哦…
袁北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觉得人类拥有嗅觉实在是件太多余的事情。
要这玩意干啥?
多弄个眼睛不好吗?
实在是这股恶臭来的太突然,连适应力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差点没直接把袁北给带走。
不过就算是没有带走,袁北这会也几乎是嗅觉全失,好在是适应力及时发动,不停的优化着自身的承受力,在干呕了几下之后,也终于恢复到了正常。
“有人死了?”
袁北干呕归干呕,神情却变得有些凝重。
死亡感知这一技能,在搜寻死尸上想必世上也没有几个技能能够与之相提并论,其对于尸体,尤其是搜寻到的恶臭,每一次都让袁北欲仙欲死。
腹诽归腹诽,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不赖的技能。
“不应该!”
袁北心中思索着,【恶鬼】不过是黄金阶异兽,实力虽然诡异,但是也没道理能够将抱团的四阶觉醒者击杀才对?
“那是团队内讧?”
“这就更不可能了,在两位王者的眼皮子底下杀人,那真是嫌命长。”
看着身边神色有恙的几人,袁北也没有多做解释.
反正解释了也说不明白,要是他们知道自己是被自己的技能恶心到了心里还不知道该怎么想呢。
再者说了,带师做事什么时候还需要解释?
不过不管出于什么心理,他都是要去看一看的。
这么大的死亡气味,如果是发生了什么差错,他也该有所准备。
而且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什么debuff,比如事故制造机,祸乱之源之类的……就这么段时间,他去的那些次元空间,没出事的真是屈指可数!
该不会这次也要出什么幺蛾子吧?
不要啊不要啊,等我拿上奖励再出事也成啊,求求了。
心中这么想着,袁北静静做了个手势,示意另外四人跟着他,便循着这股气味行去。
几人相互对视一眼,本想张口问问,但是见到袁北认真的脸色,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相互间什么话也没有说,便跟在袁北的身后。
走着走着。
袁北却是敏锐的发现到一些不对劲来。
这……
怎么感觉离我不远呢?
最后,他停在了一处地面之前。
死亡感知的预感告诉他,那个散发着恶臭的东西,就在这层土地之下。
埋尸?
不会吧?
想了想,袁北轻轻催动技能,一道枝条自地面上生出,紧接着在袁北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目光之中,挖出了一块晶石。
一块灰白色的晶石,其上散发着浓郁的死亡衰败气息,而对袁北来说,那剧烈的恶臭更是不容忽视,而在那晶石之上微不可见的刻着一个数字编号。
“这……”
袁北有些呆滞。
另外四人也是满脸的呆滞,咽了口口水:“这…这不会就是要咱们找的东西吧?”
不对劲!
就算是他们不说,袁北也觉得明显是没跑了,这要不是,他当场就给它吞了!
“应该就是它了。”
但是在四人面前,袁北连忙收起不可思议的神情,故作淡然道。
“嘶!!!”
一连串的倒吸凉气声传来。
四人看向袁北的目光都有些变了。
这特么就是大师吗?!
爱了爱了!
明明有着掌定乾坤的实力,却是这么的谦逊!
不擅寻找袁大师?真不愧是第一大腿,这个腿爷是抱定了!
思索了一番,袁北却是将此物交到了狂战的手上。
“你收着吧,三天后核算的时候一起交上去。”
狂战一脸的不可置信,随即便是满面通红的收了起来。
这是什么?!
这就是信任啊!
从这一刻起,我就是袁大师的舔狗了!
袁北却是没有想那么多。
他此时却是突然想到一件细思极恐之事:
……死亡感知为什么会感知到这件东西?
技能本身说的很明白,袁北到手之后的试验也从未少做。
追寻恶臭……死亡。
其本身甚至还有着“死亡评价”这种反人类的机制存在,那么至少说明一点,这灰白晶石,本身便是一个生命体?!
一个死亡的,类人型生命体?!
这种发现,让袁北心中有些毛骨悚然!
别人知不知道他不知道,但是此物显然本身便是【枯萎之地】中的产物,再结合恶鬼本身的特性技能等…
一个文明陨灭的故事便在他脑海之中浮现。
他突然想起,为什么三生之一的命先生会出现在这。之前本以为是巧合,但是当他发现此物的时候,却是突然想起命先生那强大的夸张的基因洞察!
抬头看了一眼黑灰之色的天空,袁北突然发现,似乎是有一双大手在暗中搅动风雨,无数目光潜藏在阴暗之处窥视。
似乎是有着极大的危险潜伏在这平静之中,随时等待着爆发出来!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告诉他几个大字。
“此地不宜久留!”
收回所有的思绪。
袁北深吸一口气,将注意力集中在这眼前的事情之上。
不管怎么说,天塌了尚有个子高的盯着,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终结这一次的比赛!
本以为做不了什么事情了,但是阴差阳错,这也未必不是什么坏事。
袁北突然下定决心:
既然藏拙没有用,那么他就要拿到最好的资源,最多的注目!
然后,将实力提升上去!
摊牌了,我就是挂壁!
这枯萎之地,远没有他想象之中的那么平静。
余下的四人自然是不知道,袁北仅仅只是在几个瞬息之间,便想到了这么多,此时却都是眼巴巴的看着袁北,等候着他的差遣。
……
三天之后。
训练营之中。
学员云集于此,静静地等待着。
每当有队伍自丛林中回来拿出他们的战利品时,都会引起阵阵惊呼。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天才之辈,虽然枯萎晶很难寻找,但是只要是人为的,便会留下踪迹,就算是他们没有袁北那样开挂的能力,倒是也找到了不少。
“权刚伟,二十五颗!”
“二十五颗!?”
“我靠,这是怎么找到的?我们这三天就固定在一个范围中地毯式的寻找,也才找到八颗而已!”
“真不愧是权哥啊…”
“这次的首席,恐怕袁北玄了!”
“这也不一定,袁北毕竟是个大师辅助,说不定有什么手段。”
“袁北这个年纪,能够将催眠术开发至此等咒术级别,就已经是不可思议了,若还有一门探查之法你觉得可能吗?”
“况且,那位可是天天背着棒球棍的主,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侦查流辅助吧?”
“这也是……”
“他那四位队友,也没有一个是有探查基因技的!”
“我估计啊,这次就是权哥了!”
而就在这时。
人群外围却传来一阵低语。
“袁北回来了!”

48qf4引人入胜的小說 史上第一強控 起點-303、誤會…大了!【爲小學生堂主加更】熱推-al88x

史上第一強控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強控
303、
比赛开始。
袁北与权刚伟两人各站一面,遥遥相对。
仅仅只是遥遥相对,袁北便知道。
现实之中的权刚伟,比梦境之中更强!
其剑势如虹,仅仅是执剑,一股磅礴气势便如泰山一般压制全场。
权刚伟所走剑道,正是恢弘大气之道,也是以势压人之道,不然也无法做到一剑横扫,树海便尽数崩碎。
两人一剑一棒,仅仅从气息之上,袁北是被全方位压制的,若不是他棍法内核已经有所掌握,恐怕在这股剑势之下,他连棒球棍都拿不起来。
“在你尚未抵达此处时,我便听说过你。”
权刚伟淡淡道:“我本以为是华国境内,又出一不世出之才,不过在见到你本人之后,我才是发现,众口不可尽信。”
“不过你以二阶之位,却搏得一个大师名号,倒是也又几分能力在。”
“若是遇到一些弱者,说不得又是一场热闹的比斗,只是很可惜,你遇到了我。”
说这话的时候,权刚伟浑身剑势愈发强大,犹如牢笼一般将袁北整个包裹在其中!
倏然。
唰!
他身躯未动,一道土黄之色,犹如山岳般厚重的剑气却是轰然之间自其身躯之上飚射而出!
滋啦!
地面被割裂开来一道巨大的裂缝,飞沙走石一般的向着袁北袭来!
而在这攻击途中,那道剑气像是融合到了土石裂缝之中的能量一般,非但没有消耗,反而是更加的强大了!
转瞬的时间之中,本只有一二米长短的剑气,已经增至三米开外!
黄金阶【地气】!
这本是一个功能性基因技,却是被权刚伟完美开发,已经能够完美与其自身剑道修为相融合!
再加上其吸收的【剑冢】之中共同拥有的唯一性天赋【剑体】,其剑道修为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袁北面色严肃,倏然之间沉下气来,当日他便是被这化作十米长短的剑气直接崩碎了树海!
起!
瞬息之间,上百棵巨树轰然而起!
权刚伟言语之间是在蓄势,袁北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这些树木,却并未像是之前那般,此时却是尽数匍匐在地,仿佛是化作了地面一般。
果不其然。
剑气果然无法再次增强,地气被遮挡,这也是权刚伟对地气的研究仅仅限于融于剑道这一点上,导致其抽取地气本身的能力并不是很强。
不然的话,袁北这种手段根本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思索之间,剑气已经到了身前,此时虽然尚未到达其最强的状态,但是也不是袁北能够对付的了的!
但是他已经被气机锁定,闪避也无法闪避,只能硬碰硬!
只见袁北双手持棍,一股冲天战意轰然而起,目光犹如磐石一般,腰身如弓,只听崩的一声,骨响如弦!
锵!
棍身与剑气轰然之间相撞!
发出金铁相撞之声,紧接着下一瞬间,袁北的身躯便犹如破布一般倒飞而出,人尚在半空之中,一口鲜血便已经喷吐而出。
【一跃而起】
瞬间发动!
本倒飞的身躯倏然间踩着牛顿的苹果凭空而跃!
几个扭身,半空之中翻滚而下,稳稳当当的落地,面色却是苍白无比,口鼻溢血,其剑气之上的厚重之气,蕴含着锋锐,他有一种被带着锋的锤子砸中的感觉。
只是这一击,竟然就让袁北肺腑受创!
看着袁北一副身受重创的模样,白鸽一个劲拍着大腿直呼内行!
演技真好啊!
要不是我知道你是什么实力,恐怕连我都要被你骗到了!
要是袁北知道白鸽心里的想法,估计是再喷一口血的心思都有了。
权刚伟身躯却是依旧站在原地,从头到尾,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包括之前那一道剑气,也不过是他用身躯使出的而已。
好像从头到尾,他都没有重视过袁北一般。
“你仅仅只有这种程度吗?”
权刚伟脸上不露出什么神情,眼神中却是灵性的露出一丝无趣:“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你认输吧。”
“你们练剑的,都这么能装吗?”
袁北有些无语道,扎根已经在缓缓的治愈着他的伤势了。
权刚伟却是丝毫不为所动:“我可以给你先出手的机会。”
“若是我拔剑的话,你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为了消除内心之中的那一丝梦魇,权刚伟要全身心的将袁北击溃!
袁北眼睛却是一亮:“当真?”
权刚伟似乎是没有想到袁北竟然真的这么没有骨气,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轻笑一声,将剑插入剑鞘之中,双手负胸:“君子一言。”
袁北并未被他的言语撩拨而感到愤怒,想要胜利近乎毫无可能,实力不济光愤怒有什么用,但是他也不想这么窝囊的就输了。
再怎么样,也要敲他狗日的一棒子!
瞬间。
袁北便定下了思路,事实上也不是很需要定。
他的技能也就那么几种,唯一能够起到先手作用的,也就只有【眠】了。
先控他一手!
再敲他一棒子!
心中这么想着,袁北伸出手来。
“啪!”
这是响指的声音。
在某个瞬间,仿佛是有一双混乱黑线的眸子出现,凝视。
“砰!”
这是权刚伟倒地后,后脑勺与地面碰撞所发出的声音。
权刚伟倒了!
袁北一脸懵逼。
“触发【久睡】!”
看着刚刚还意气风发,负手而立权刚伟,此时却是陷入长久的睡眠之中倒在地上,他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这辈子第二次触发,来的这么突然吗?
到底是我运气好,还是权刚伟运气太差?
有些人明面上是冠绝同辈的剑道天才,可是谁又能想到,背地里他其实是一个非洲酋长呢?
比武是比实力×
比武是比运气√
别说是袁北有些懵逼了。
那会台下叫嚣欢快的声音,这个时候也几乎全部消失不见,寂静的落针可闻。
汪涛人都傻了。
要不是知道权刚伟的为人,他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演起来了!
某处空间之中,看着眼前的一幕,恶人王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看来……袁北的序列还可以再往上提提。”
如果说这件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的话,却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正是白鸽。
他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此时内心中却是开始狂呼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
袁北啊,小不忍乱大谋啊!
一个小孩子嘛,你跟他一般见识干什么呢?
这权刚伟也是,你说你没事惹人家干嘛?!
看着此情此景。
袁北突然觉得:这误会……大了啊!

0rzg4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史上第一強控》-關於老虛9月5日至9月9日加更規則的通知熱推-fylo8

史上第一強控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強控
2020年9月5日,经老虚本人慎重思考,严密调研,结合自身身体状况与现实实际,应并不广大读者要求,兹决定开展“庆休假、爆虚肝活动”。
活动主旨:重在参与
活动时间:2020年9月5日~2020年9月9日
活动人数:所有读者
活动范围:起点主站
活动原则:每日保底2更
活动规则:
1.根据上月月票数量及本年上涨曲线(上月400票),月票每增100票加更一章
2.根据上周推荐票数量及往周曲线(平均1000票),推荐票每新增500加更一章
3.根据目前订阅、每日新增订阅曲线、均订等多方面的考量,定如下要求:
3.1 当日新增超0.8W加更一章(目前每日新增0.35W左右浮动,最高单日新增0.8W)
3.2 均订每增加50加更一章(目前2500)
4.根据往年打赏金额、打赏数量、单次金额等数据的多方面考量,定如下要求:
4.1 单次打赏10000起点币加更一章
4.2 活动期内累计打赏达10000起点币加更一章
4.3 活动期内累计打赏人次达50人次加更一章
活动监管:以上数据,每日零点后都会发往【身虚体弱互助群】中进行统计、监管。
………………
我也不知道为啥我要写的这么正式,可能是职业病吧……
好像老虚也一直没有做过什么加更的活动,在群里的书友应该都知道我工作很忙,精力很难协调,工作时间里基本没办法保证更新速度。
说说具体情况吧:风电行业,目前我手头有三个项目需要每日跟进,编写技术规范书、技术协议、安全协议、四措两案等文件;同时兼任团支书,负责每日公众号更新,上级征文、工作报道;运行检修员,负责维修故障,监盘。
很忙。
很忙。
很忙。
我基本上每天都在一点左右才能睡,工作压力很大,负担也很重。
所以休假的时候就想把所有精力付诸网文之中,但事实证明,热情这种东西很虚幻,也很容易消散,昨晚上想着今早奋发,可起床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qtd49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史上第一強控》-290、最後還是李琅扛下了所有展示-pgdyi

史上第一強控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強控
第二天。
袁北在怀疑人生的表情中醒来。
不管是谁,被各种不同的人在梦里虐了一晚上,都会是这种表情吧……四阶他虽然可以抗衡,但是输几乎是必然的,那种打了半天最后被人家直接秒了的感觉,比直接被秒了还折磨人。
尤其是某次,袁北作死般的编织出了个弱化版贾志——只有四阶。
结果差点没被打醒……
这个光头佬一棍子直接把他的树界打没了,看的当时袁北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这完全就超过四阶的实力了吧?
但是梦里的贾志显然是没有丝毫的留手,对付其他人多多少少还能缠斗一番,结果面对贾志。
在梦里我被一棍子秒了?
强忍着强行强化自己的梦中作弊法,袁北就用自己最本真的实力应对着八方来客。
来者都是客。
就是大家都有点猛。
给他差点没打的背过气去。
也还好是他自己心里也有点数,没玩的太脱,不然这会他就该是重伤着醒来了。
不过袁北最终还是成为他最不喜欢的那种人。
在被虐了一晚上之后。
他终于做出了那个邪恶的决定。
他,把李琅编织出来了。
最终还是李琅一个人扛下了所有啊。
最后这一战,袁北打出了水平,打出了风采,顺便还把自己的自信也打回来了。
虽然说有些阿Q精神吧,但是袁北倒也觉得没什么不好。
不管怎么说,李琅也是位三阶觉醒者不是?
这还高出来他一阶呢!
收拾收拾精神,一晚上并没有消耗他太多的精神力,加上身躯一直在睡眠之中,精神倒是奕奕,且有着适应力的存在,估计今后漫长的时间之中,他也很难再体会到一些不舒服的感觉了。
当然,只是一晚上的时间,要说有什么进步那也是扯淡呢,这注定是个漫长的过程,他能做的也只有坚持,潜移默化之下,迟早会展现出它的作用来。
反正袁北是准备以后就这样了,对他也没有什么消耗,这就相当于比其他人多出来了一半的时间用来训练。
更是一个绝对不会被人打扰的空间,其作用也不仅仅只是用来训练而已,看书、学习、丰富自身储备这些事,都可以在梦境之中完成。
虽然梦境本身是依照袁北自身的见识来构建的,但是每天花费一些时间利用经验值将整本书背下来,就可以将其带入梦中了。
理解的学习和死记硬背,这之间所花费的时间对于其他人来说自然是前者短,但是对袁北来说,却是不过脑子的将其背下来要更轻松一些。
想到这袁北都差点被自己感动了。
他这可真是连睡觉的时间都在用来学习啊!
真不愧是你啊袁北!
明明可以靠大腿吃饭,但是却偏偏要靠实力!
洗漱完毕。
袁北便向着学堂走去,今天命先生授课,他是怎么着也不会错过的。
说是学堂,其实就是一间空旷的大屋子,有点类似于前世的学校礼堂,只是没有那么多的桌椅而已。
讲台处什么也没摆,只是放这一个蒲团,显然是一会命先生要坐的地方。
袁北到的时候已经零零散散的坐了一些人,见到袁北到来,也引起了一些骚动,不少人的目光都悄悄的看了过来。
带着一些小心翼翼与敬畏之色。
袁北面色如常,找了一处位置坐下,最近他对这种目光都有点习惯了。
全训练营的人都把他当做大佬,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弱。
扫视了一圈,倒是不出意外,这些提前来的都是高校那一派的学员,他们资源虽然不缺,但是大佬显然是见得太少。不像是二代一派,自己的长辈都是王者,一位宗师的授课在他们眼中倒真算不上是多好的资源。
这一次授课的是命先生,显然全训练营之中也只有他还有那两位王者知道了。
不多时。
人三三两两的又来了不少。
教室内桌椅本身也就不多,最后是模样尚可的女生哭丧着脸坐到了袁北身边的位置。
“袁…袁大师。”
“嗯。”
袁北轻轻瞥了她一眼,鼻音中嗯了一声。
嗯。
五阶。
打不过打不过。
这好像也是二代一派中的某位,叫什么名字袁北倒是不知道,也不关心。
袁北冷淡的态度倒是让女子惴惴不安的心有些平稳了,她是真怕了这个看上去很温顺的青年。
毕竟当日袁北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过深刻了。
当晚她便做了噩梦,噩梦的源头正是袁北。
而之后更让她感到惊悚的是,偶然间询问后才是发现,当晚,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梦到了袁北!
不论是噩梦或是美梦,其中都有着袁北的身影。他就像是一道巨大的阴影一般,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其中。
最为恐怖的是,这种情况持续了足足三日!
才是按照实力逐渐的消失。
这种能力让他们都感受到了恐惧,这也是为什么袁北“咒杀大师”的名号会响起来的原因。
这是袁北所不知道的,当日溃溢出的“梦”的能量,给这么多人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
如果他知道的话,也就理解了为什么这一届的学员都这么怂。
在所有人的心中,他早就已经是“大魔王”级别的存在了。
……
在某个瞬间。
一道枯槁的身形出现在了蒲团之上。
伴随其而来的,还有一股自然之气,白云淼淼,树海簌簌,鸟兽奔跑,转瞬之间,学堂之中仿佛成了一片未开发过的丛林。
瞬息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向蒲团上端坐的那道苍老的身形。
命先生苍老的面色上带着慈爱,仿佛是为年轻的生命而感到欢愉,他自然如风如雨的声音轻轻响起:
“生命之力。”
“是至高能量之一,其代表着‘生灵’的力量,是宇宙间不可或缺的根源之一,人类腐而亡,可生息永存。”
“生命之力,近些年来因为职业划分逐渐明晰,却是被分到了辅助之流,多数人对其偏颇,只当其是治愈之力、催生之力。”
“可生命之力,无处不在。”
说话间,命先生手上轻轻一摆,并未用力,袖间甩出一道微风,初时就似小儿吹风,一道生命之力赋予其上,转瞬之间,这股微风扶摇而起,飓风一般的席卷而出!
巨大的风压将所有人都压迫在桌子之上,无法动弹。
命先生手又是轻轻一拍,飓风瞬息间消散。
“这就是生命的力量。”
“它坚韧,顽强,崛起于微末。”
“不过这些离你们都太远了,涉及到了能量的深层运用,谈一些浅显的东西吧。”
说话时,袁北发现命先生好像看了他一眼。
“说说催生的进阶运用。”
台下众人:????
催生都是浅显的东西了?
某位四阶学员欲言又止,哦,原来我是个废物啊。
这浅显的东西我到现在都还没掌握呢。
袁北拿出了他的小本本。
瞬间进入了极度专注状态。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
但不愧是我。
又一位大佬要给我开小灶了。
Ps:
推本朋友的书,《我真的只想苟下去啊》,已经上架了,日万更新猛地批爆,书荒的大爷可以去看看。

0y03f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史上第一強控討論-289、編織夢境的另外一種用法-aymuo

史上第一強控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強控
抽离之后,陈昊也没有第一时间醒来、
按照袁北的估计,大概有个三五个小时,梦境破碎之后,他也就会醒过来了。
只是醒过来的滋味不会很好受就是了。
毕竟说不定在梦里陈昊已经是一代王者,枪震南北的大人物了……这之间的落差是有点大。
希望他有事。
也别说他知行不合的话,虽然袁北没有想要杀他的意思,但是仅仅只是在床上躺了三天,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大惩。
自己可是基因链都断了一根,如果不是王者基因核的话,整个人也就废了大半。
在场几位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自然是能够看得出来陈昊已经脱离了那种状况。
然后也就放在那里不管了。
后续自然会有医疗队的人来负责照顾,估计心理类的也不会少。
嗯。
陈昊本身对他们而言也没有什么价值,只是因为其父亲的原因才会如此上心罢了。
不然就这种事,纯粹就是小孩打架。两位王者也不是吃白饭的闲人,怎么可能天天就操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袁北自然也就被送了回去。
以他的层面,还没有什么资格和几位王者在这里闲聊。
这倒是让袁北生出一种自己就是个工具人的感觉……倒是命先生却是专门出言提醒他叫他明日记得去听课。
这事就算是他不说,袁北也是要去的。
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只以为是个普通的宗师,现在知道这是一位大佬,更是传言之中的三生之一。
那他无论如何都是要去的。
三生、八柱、十二首。
这也并不是什么秘密,基本上所有经受过一些觉醒者教育的人都知道,这代表着国内最强的二十三位至强者。
但是也仅限于此了。
更多的信息根本不是他这个级别能够搜集出来的,他所能够知道的,也只是这些名号而已。
毕竟国际局势一直暗流汹涌,在普通人看不到的世界之中,无数交锋中次次都沾着血腥。
次元空间被暗袭也不是一次两次,算得上是积怨已久了。
不知道多少间谍潜伏在国内,搜寻着这些强者们的具体信息,最后形成有效报告,再到某处形成针对性办法。
这是每个国家都在做的事情。
华国崛起速度实在太快,已经被不少国家看做威胁。
毕竟华国作为有效国土面积排名第二的国家,次元空间的数量一直高居第一。更不用说人口数量更是世界第一,在庞大的基数之下,不管是国力还是个体伟力这两个方面,发展都堪称迅猛。
这样的国家在世界范围内也并不是没有,只是健全的体系与平稳的国内局势,与那些连年战乱,军阀财团四起,为次元空间资源争夺最后导致国土割裂的国家相比,实在不是两个能够放到一起对比的量级。
就像是这次【枯萎之地】,为何明处只有张宏这一位王者坐镇,暗中却还有一位儒生王者潜藏在暗处。
包括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三生之一,都出现在此处。
其意味实在是不言而喻。
现在的【枯萎之地】,实际上暗流汹涌,只不过是一直有个子高的在前面顶着罢了。
当然,这也和各方都有所克制有关。
带着这些思考,袁北忧心忡忡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之中。
想了好一会也没想明白,索性也就将此事扔到一边。
倒是觉得是自己矫情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在巨浪掀起之后,连一个浪花都翻不起来。不管是什么样的境况,自己的实力始终是立身之本。
想到实力,袁北也就想到了张宏答应的资源。
这事之后自然会有人来跟他交接,倒是也急不得,随着种族进阶,袁北觉得离自己三阶的时候其实也不远了。
这次的资源之中,正好挑选挑选有没有适合他的基因核。
他心中倒是有着几个选项,只是究竟要如何选择,还有待商榷。
当下他自身体系尚未建成,但模板之中可供选择的实在是太多,他所想到的每一种,对他自身都有着很大的作用。
而现在,袁北正好有个猜想要进行确定。
夜幕还尚未降临,他便早早的和衣而睡,刚躺下,心神一动之间,人就已经进入睡眠之中。
一切陷入沉眠之中。
……
而睡着了的袁北,心神却是穿过了一片七彩的隧道,来到了一片苍茫空白之地。
这里,就是袁北自己的梦境。
一直用【眠】使自己进入深度睡眠,袁北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
当然,这次也不是袁北为了做梦才来到这里的。
心神一动,眼中紊乱线条飞舞。
在这苍茫的空白之地中,无数建筑拔地而起,蓝天出现,白云飘浮,大日当空,一座巨大的比武台轰然而起,扬起阵阵灰尘。
一切都显得无比的真切,灰尘中呛鼻的感觉都是那么的真实。
只是在转瞬之间,一处真实无比的世界便出现在了袁北的眼前。
“果然。”
袁北心中一动,相比于在他人的梦境之中编织,在他自己的梦境之中所编织出的世界,要更为真实,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且消耗的精神力也极少。
只有十分之一左右。
站在比武台的一边,袁北又是心神一动,一根闪烁着银光的棒球棍便出现他的手中,沉重、寒冷,甚至就连棍上的纹路都是丝毫不差,无比的真切,简直就不像是在做梦。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袁北美梦眼中无数的线条疯狂舞动,精神力不停的涌入其中,似乎是蕴含着某种真理一般。
而在擂台的那头。
一道身影逐渐从虚入实,渐渐生出实体来,一丝丝觉醒者特有的气势自身躯之上浮现而出。
在看过去时,却是一位手持长剑的黑发男子,头上戴着一副白色面具,剑锋锐利,似是闪烁着寒光阵阵。
一身气势引而不发,犹如与手上长剑合二为一一般。
却是一位四阶剑士!
“剑十七,指教了!”
剑十七轻声道,却仿佛是有锋锐之声响起。
“指教了!”
袁北也是回声说道。
轰!
一剑!
似有金光闪过,锋锐之声唳吼!
砰!
袁北手上棒球棍同时轰然而出,两者瞬息间相撞!
未做什么只言片语,两道人影便战作一团!
这正是袁北一直想要实验的梦境编织的另外一种用法。
几乎接近真实的梦境,可以让他用极小的消耗,在梦境之中也进行训练!
而此世训练最好的办法,无非便是战斗!
不停的战斗!
眼前这位,却是他曾在戏台之中相遇过的某位四阶战士,两人曾有短暂交手,其剑道浸淫极深。
当时只出两剑便割开了他的喉咙。
之后机缘巧合之下,袁北看了不少场他的比赛,算是了解的比较深刻的一位四阶强者了。
是以,才是将其编织了出来。
太强者对他当下并无帮助,太弱者亦如是。
也只有四阶了,能够给予他极大的压力,但也不至于一击即溃。
而在这种手段尽出的战斗之中,只要能抓住某一瞬的灵光乍现,就不是白做了!
更不用说,战斗经验本身也是袁北现在极其缺少的一种战力。
近日里诸多的事情。
袁北对实力的渴望又多了几分。

lhfp0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史上第一強控-286、我真的沒有那麼強鑒賞-4lvyh

史上第一強控
小說推薦史上第一強控
不过袁北倒也不是丝毫收获都没有,毕竟这也是张忍这位大师的核心能力了。
袁北有时候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受着万千宠爱,核心能力与技巧,全部交给自己,这是一份沉甸甸的信任。
这就相当于袁北自己将自己所有的技能全部都告诉别人一样,包括技能的冷却,能量形态转换等等……这无异于将自己的弱点也告知他人。
就像是尹游所掌握的悲伤情绪一样,这些都是一些运用程度很高的技巧,更是一些能量等级较高的能量体。
总之这个世界存在着很多荒诞不羁的能量,他包括着情绪,甚至是人的恶念与善念,这些“唯心”存在的东西,最后都出超脱了二维,来到了三维的世界之中,成为了“唯物”世界中某些人的一部分。
不过这也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了,袁北也已经习惯了现在这种荒谬的事物,这些都算不上什么。
况且以前便有人曾提出过“人类宇宙”理论,即人类本身的细胞与宇宙本身的模样很相像,这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睡也说不明白。
其实人类本身就是一个宝库,太多的东西都需要人类去挖掘。
情绪本身虽然对于袁北来说也没有多少借鉴意义,不过其中很多棍法心得,倒是对他完善自己的棍法具备着一定的作用。
这几天他有时候也会拿着棒球棍试着练一练,不过张忍走的是正规长棍的路子,棒球棍……其间又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袁北现在也是知道贾志也是挺不容易的了,感觉这棒球棍虽然带个棍字,但是跟正经的棍法真是相差着十万八千里。
完全就是另外一种武器。
贾志就相当于自己开创了一种武器。
当然,如果袁北知道贾志还有个“棍界叛徒”的名号,那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将棒球棍一收,袁北便准备回去了。
“唉。”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说个实话,他最近是真的不是很想回去,总感觉大家对他……都太客气了。
客气的都有点不像话了。
想想袁北一直作为交际花的存在,他都觉得有点太过了,那得是什么程度?
不过该来的总该是要来的,他也总不可能一直在野外待着,尤其是现在精神力上的伤势已经恢复的都差不多了。
走到训练营门口,远远地,他便见到两人看到他便迅速退开,似乎是生怕被他碰到了一样。
袁北苦笑一声,我有这么可怕吗?
这隔着有上千米吧?你跑什么东西?
“袁大师!”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
“来了!”袁北心中像是早就有所预料,嘴角上挂着无奈的笑容回过头去,正是白鸽。
这老兄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自从上次之后,每次见到他都是一副哥俩好的模样,那叫一个相敬如宾,客气的真就是不行。
袁北是真没听说过哪位大师天天被人叫“大师”的,真就是跟他玩尬的?何况他也真的不是什么大师啊!
“咳。”
不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这么客气,袁北虽然不喜但是也做不出来什么没气度的行为:“白教头,我都说了几次了,我真就是个二阶辅助而已。”
“您就不要叫我什么大师了,真是折煞我了!”
“我懂我懂!”
白鸽笑着摆摆手,露出一副自己什么都知道的神情:“二阶辅助嘛!”
你懂个屁!
袁北真是想照着他的脑袋来上一拳。
真打起来的时候你特么就知道我有多弱了!
“又从外面修炼回来了?”
虽然说袁北对他说是去外面疗伤,但是白鸽当时就笑了。
你一个大师锤个五阶还受伤了?
装什么呢?这不是给陈昊脸上贴金吗?
白鸽看向袁北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敬佩,看了看周围才是压低声音道:“虽然以你的实力咱们训练营中的一些课程都算不上什么,不过明日会有一位宗师授课,你倒是应该参加一下。”
“我打听到,听说这次来的是一位老牌宗师,以生命能量为核心修炼的,可能和你的相性不是很合。”
“宗师的授课对咱们大师也有着很大的作用!”
袁北:……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我真的不是什么大师啊!
不过听到生命能量为核心这一点上,袁北还是心动了。
你们对我的误会实在是太深了啊,生命能量的相性和我简直就是不能再合拍了!
想到这袁北也是感谢的看了白鸽一眼。
不过殊不知,白鸽对袁北也是佩服的紧。
当袁北一击“咒杀术”将陈昊秒杀之后,他当时就悟了!
原来这袁北一直说自己是二阶辅助,是因为要作为对付他国的秘密武器吗?!毕竟知道他真实实力的人越少,他就越能出其不意!
所以哪怕是面对陈昊的挑衅,但是为了国家大计,他依旧一忍再忍,最后实在是这陈昊做的太过分了,不得已之下才是展现出了自己的真实实力!
但是这做了之后,还得罪了血枪王,可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他的真实实力之后,他依旧难能可贵的保持着谦逊的姿态。
这……这简直就是德才兼备啊!
这也让白鸽好几次都后悔,当日自己未站出来为袁北说话,所以现在才是这样的补救。
“唉……”
袁北看着白鸽目光之中的那一丝敬意,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说话了。
可能……这就是迪化的力量吧!
又是往进走。
一路上一堆打招呼的人。
“袁大师!”
“白教头”
“袁大师”
“……”
袁北又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可怎么办啊?
我是真的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强啊。
最近陈昊一直在沉睡中醒不过来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
传来传去的,袁北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咒杀大师”,这群学员现在就是秉持着尽量不招惹的准则。
然后事情逐渐发展着,卜凡的事也落到了他这个“咒杀大师”的头上。
嗯。
虽然本来就是他做的吧。
但是这让人猜到真是有点难受。
现在就发展成为:
学员们尽量不出现在袁北的面前,生怕人家一个看不顺眼,再给你下个降头。
但是如果真的见面了,那就真是客气的不行。
可以说全员舔狗了。
唉。
袁北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