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r9ezf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起點-第六百五十一章自取-6h7ez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小說推薦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沉重的气氛,在夜的一串作死型操作下缓和许多。
小兰都要被吓死了,看到夜安然无恙的钻出水面这才放心。
“小夜你没事吧,快过来我看下。”小兰趴在女汤边,伸出手,面容和善的对夜道。
“……”
夢中的臺海之戰 吳琦
警惕!
末世莊園主 臨朝
夜发现了不对劲,小兰这急切的表情自己好像在那里见过。
夜回忆了下,小兰这种急切的表情一般不会单独出现,后面正常会更上咬牙切齿的表情。
嘶!夜倒吸一口凉气,小兰这是要收拾自己,但很少能抓到自己,所以才会先满脸和善的骗自己过去。不过小兰演技太差了,浮夸的动作,急切的眼神,毫不掩饰。总是被夜轻松识破,于是最后就演变成了咬牙切齿。
想通了的夜赶紧止住游过去的动作。
“小兰姐姐,我没事的,我自己上去就可以的,不用麻烦你的。”
“怎么会麻烦呢,快点过来吧,别冻着了。”小兰依旧笑着,但身体愈发前倾的趋势出卖了她。
“不,不,真的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自己来…”夜哪里敢过去。
“快点给我过来。”小兰见夜不上当,也不装了。脸色瞬变,气急败坏的对夜喊道。
过去是不可能过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上去的。
小兰被气的作势要下去抓,夜赶紧后撤,小兰围着女汤绕了一圈,夜趁着这个空档,瞬时跳出女汤,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
獨家寵婚:軍長大人太野蠻
柯南无奈的摇了摇头,夜这家伙。
既然夜已经走出第一步了,那后面就交给他了,柯南心里清楚的很,夜这家伙又怎么可能是失足滑下来的呢。既然不是意外,那就是夜故意所为,宁愿冒着被小兰揍一顿一样这样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柯南想了下,就明白了夜的用意,不好意思了叔叔,这个恶人看来你是当定了。
柯南用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开口道:“不好意思各位,让你们见笑了。现在我们还是来谈谈案子吧,刚刚明智惠理小姐说凶手不是深津春美小姐,虽然我能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但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深津春美小姐。”
警官:“没错!”
以现在掌握的线索,警方完全可以先对深津春美进行24小时的监禁,管它合不合规矩的,只要最后在这24小时内找出决定性的证据把这案子破了,那什么不合规矩都会变的和规矩。
藥香狂妃:王爺碗裏來 小粗腿
“除非你能拿出证据证明深津春美小姐在作案时间不在现场,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你当时根本就没有和深津春美小姐在一起。”
我的人生太張揚 一少
一夜沈婚:女人,別玩火 小魚兒
明智惠理笑着摇了摇头,“不,我有证据的。当时就在现场的我,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將明 知白
“你说什么!”警官一愣后才反应过来。
異類皇子是公主 蘇立寞
明智惠里有些无所谓的看向警官:“没错,我才是凶手,两起案件都是我做的,和春美小姐没有关系。”接着回头看向毛利小五郎,眼神中有些得意,又夹杂些许嘲讽“能让大名鼎鼎的毛利先生做出错误的判断,看来我的计划还是非常完美的。”
“……”柯南有些听不下去了,好心在这帮你,不领情就算了,还在这冷嘲热讽的。柯南忍不住了,这实在太过分了。
“这怎么可能,惠里老师你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深津春美不愿意相信,唯一一个挡在身前帮自己的人竟然说自己才是凶手,怎么感觉都像是在帮她顶包的一样。
“哼,怎么不可能,她的杀人理由可比你充足多了。”柯南冷声道。
警察这边是被绕晕了,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听毛利先生的语气,好像凶手还真的是明智惠理,那不久前的那些分析又怎么回事?脑子晕乎乎的。
“你在胡说些什么,惠里老师怎么可能会是杀人凶手。”出版社负责人激动的冲了出来,她和明智惠里相处很久,怎么都不可能相信明智惠里会是凶手,即便是从明智惠里本人口中说出也不信,惠里老师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快,惠里老师,快告诉大家你不是凶手。”她激动的抓紧明智惠里的双手。
明智惠里没有说话,只是满含歉意的看着她。
“惠里老师?不,不对吧,我想你应该称呼她为智惠里老师才对。明这个姓很少,所以大家才会误以为你姓明智,而你也乐得大家这样误解,就一直以明智这个姓自居。我也是拜托警政署的朋友调查后才知道的。而你就是当年自杀身亡的铃鹿樱子的姐姐吧。”柯南一股脑的将知道全部说了出来,看着对方震惊的表情,内心非常满足。
“智惠里老师,原来您是樱子的姐姐!”深津春美惊讶道。
柯南:“你们小时候,一场大火将你们的都父母带走了。后来你的妹妹被铃鹿夫妇收养,也就改名为铃鹿樱子。”
最大的秘密被揭开,导致明智惠里浑身开始颤抖,想起那些痛苦的往事,心里防线彻底失控,她无所谓的表情已经不见了,有的只是悲伤,痛苦与深深的遗憾。
明智惠里眼神深邃的望向前方:“原来你一开始就都知道的。”叹了口气,“剩下的还是我来说吧,妹妹自杀的时候,我当时正在波士顿攻读小说学。这件事发生一年后我才知道,我那个懦弱的妹妹居然会被人栽赃贩毒,最后竟然还选择了自杀。我当时既伤心又难过,我可是她的姐姐啊,她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啊。发生这种事情,她怎么不第一时间和我说。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原谅那两个人,于是就借这次工作的理由,让我的大学同学出面将她们找来,同时利用和服袖般若的传说对她们两人进行报复。”
柯南:“为什么不将事情的经过完整的说出来呢,虽然最开始你是想将她们两人都杀掉的,但是中途你有过放弃的打算对吧。”
明智惠里心神动荡,惊讶的抬头看向一直背对众人的毛利小五郎,“你是怎么知道的!”

7maj2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第六百四十九章危險的滑雪姿勢看書-f06s7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小說推薦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毛利小五郎一阵沉吟,“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制造的假象,人跳下去后,其实又再次回到了旅馆中呢。”
柯南笑着点点头,这次叔叔说的很有道理。
“你说的很有……”
警官刚要附和,之前的那个警员再次跑了过来,显然又是有了新的发现。
警官充满期待的附耳倾听,说不定是发现了什么关键的信息。可是,听完后,警官原本阴沉的脸色直接黑了下来。
“毛利先生,推论可能要被推翻了。我们警方在雪洞方圆一公里进行了仔细的排查,最后在距离雪洞位置不足三百米的地方,发现了简易的滑雪板。那个位置刚好是一处低洼的平地,凶手很有可能是因为地形不便,所以选择丢弃了这简易的滑雪板。”警官用最短的时间陈述目前的情况。
现在他已经开始不抱有任何期望了,连夜的大雪,就算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也不会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找到凶手的。
“还有其他的发现吗?”毛利小五郎陷入短暂的沉思后问。
毛利小五郎也是随口问一下,目前已知的还是太少了,根本就没有正确的破案思路,也没有破案的那种……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对了!还有一点凶手似乎不太会使用滑雪板。”不管有用没用,警官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毛利小五郎。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推论?”柯南有些奇怪。
明明大雪已经遮盖了一切,警方是从什么地方推论出凶手不会滑雪呢。还有凶手为什么不把滑雪板藏起来呢,那么深的雪,随便挖下埋起来,警方是很难找到的。准备了那么长时间,在最后留下些瑕疵,怎么想都不应该。
“因为滑雪板旁的简易滑雪杖,它的长度太短了,按照这个长度来推测,凶手可能是蹲在滑雪板上。”说完后警官立马就感觉自己的形容有些不恰当,毕竟为了自身的平稳,滑雪本来就是要频繁的微蹲来保持身体的平衡,一直都是直愣愣的站着,那才是真的嫌命长。
“我说的不是那种微蹲,是完全屈膝蹲坐着那种,当然也不排除可能是跪着或者直接趴在滑雪板上。因为滑雪杖实在是太短了,我们警方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姿势了,而这些姿势都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们警方推测凶手并无过多的滑雪经验。”警官说道。
说完后,现场陷入短暂的宁静,不知道该如何做出评论。
坐在滑雪板上!
如同闪电划破夜空,柯南听到这句后,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凶手是这么办到的。
这样的话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两起不可能犯罪,嗬嗬,其实只是凶手巧妙设计的一个障眼法而已。
明白一切的柯南并没有急着揭开案件的真相,而是转头看向一直在众人身后的夜。
“吨吨吨吨吨吨吨!”夜正举着杯子,痛饮凉白开。
内心有一团火焰的夜无处发泄,什么跪着趴着的,老子是堂堂正正的滑雪。
“吨吨吨吨吨吨吨!”再饮一口,感觉有被触及到灵魂。
举着玻璃瓶子,正在痛饮凉白开的夜敏锐的发现有目光注视着自己。
“干啥?”
这柯南是不是有毛病,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仔细想想自己最近也没有偷摸做啥亏心的事啊。零食都是当着本人面“要”的,零钱也是当着本人面“借”的,这些都不算偷摸呀,有矛盾咋都是当面就解决的。
夜被柯南一直盯着有些怪不好意思的,转了个方向,再次痛饮起来。
柯南啥都没说,悄悄的绕了过来。
“那野兔子挺难抓的吧!”柯南悄咪咪的小声道。
“怎么可能,那兔子笨死了,自己往我手里撞。要不是在外面抓的,我真都怀疑它是家养……”心中气愤的夜,被这么一问,如同蓄水已久的大坝突然开闸泄洪,咄咄咄的抖了出来。
话说一半,举着瓶子的夜全身一僵,感觉哪里不对劲。低下头,发现柯南原本怪怪的眼神变的非常不友善。
柯南有些气愤的说道:“果然是你!”
夜:“额,我要是现在告诉你,我从小就有很严重的梦游症,你信吗。”
柯南盯着夜,大声喊道:“小兰姐姐!”
夜吓得立马捂上柯南的嘴,“停停停!有话好说,其实我梦游也没有那么严重。”
“有病就得治,别压着,不然小病都变成大病了。”得意的柯南开始阴阳怪气起来,气的夜牙齿咬的紧紧的。“你说这别人生病,我是不是该买点水果啥的看看,可是啊我这最近钱都借给某人了,目前没什么钱了,也不知道某人什么时候才能换回来。”柯南的小心眼发作了。
夜懒的废话了,这次是认栽,刷的从兜里拿出两张一万的,非常豪气的说道:“拿去花,多的不用还了!”
“这么大方?”柯南一愣,接过夜手中的钱,有些意外,他从来没想过会这么容易的把钱要回来。说真的,之前借出去的钱根本就没有要回来的打算。
两人一起住了这么久了,柯南还是第一次发现夜这么大方。
不过很快柯南发现有点不对劲:“等下,你还欠我五千多了。”、
夜每次拿钱都是零零散散的,每次数额不多,但是降不住次数多啊,借的总金额早就超过两万这个数了。现在说多的不用还了,这话说的明显有歧义。这可以理解为多的不用找了,也可以理解为剩下的不还了。正常一听这话这语气,肯定是第一种理解,可夜这里说的意思明显不是。
“哎呀,这种小事你记那么清楚干嘛,剩下的就不还了,以后我尽量少和你借钱,你看怎么呢样。”
“我……谢谢你啊!”
……
时间接近傍晚,柯南准备好一切后,将毛利小五郎叫到了发生命案的女汤。
这里已经被清理过了,不仅是尸体和长袖和服,就连温泉中的血水也早已经被放干,重新换了干净的泉水,仿佛昨天的命案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有渐渐西下的太阳为水池染上一层淡淡的金红色,提醒着人们这里发生过的一切。
“你说有新的发现?真的假的,要是骗我的你懂后果的!”跟在柯南身后的毛利小五郎不耐烦的道。
“当然是真的了毛利叔叔,哎,警官先生您也来了啊。”柯南边回头解释,同时有些惊讶的看向毛利小五郎的身后。
毛利小五郎一愣,回过头,身后空空如野。“哪里有什么人?”
刚要回头质问柯南,突然感觉后脖梗一痛,如同被蚊子咬了一口。
脑子有些晕乎乎的,这蚊子劲还挺大,大脑都供血不足了。

kad2u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txt-第六百四十七章我可能是上帝吧-o727y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小說推薦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老板娘和旅店老板并没有直接去客厅,而是先去了餐厅。今晚准备的是火锅,原本想让大家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吃一顿的,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刚推开餐厅门,一股浓郁的螃蟹味扑面而来。餐厅内,依次排开的三个炉桌上各有一个正咕嘟嘟冒泡泡的火锅,每只锅内都有一只帝王蟹愤怒的趴在锅内。
老板娘有些心疼,这么好的东西都没人来吃,太浪费了。但转念一想,这些螃蟹的钱都是包含在他们的旅馆费用中的时候,也就不那么心疼了。
关掉电源。
将锅内的帝王蟹捞到盘中,一直煮会影响口感。虽然现在客人们都没有什么胃口,但是等一会一定会有人饿的。现在把螃蟹放进盘中,等要吃的时候也不会影响到应有的口感。就算是想要吃热的,也只需要将剥好的蟹肉放进火锅中涮一下就可以了。
“老婆,我这边的这个帝王蟹少了一只腿,你买的时候有注意看吗?”将帝王蟹捞出火锅放进盘中的旅店老板眼神一凝,发现自己的这桌帝王蟹竟然少了条腿。要知道这帝王蟹也就吃这个腿了。但现在这六条腿突然少一条,那不就等于是近四万日元的帝王蟹瞬间少了5000日元吗。
不对,不能这么算,这少了一条腿,这都不完整了,能是5000日元能衡量的吗?
发现这个后,他脑海中第一想到的就是商家卖他们螃蟹的时候就是拿了一只残缺的螃蟹来糊弄,于是立马问老板娘。因为今天的菜不是他去买的,他今天去远处的车站接毛利一家,买食材的事情就交到了老板娘的手中。
“没有啊,我按照你的交代,仔细的检查过了,而且那家的老板和我们也是熟人了,每次都是从他那么购买,应该不会干出这种事情。做生意的那个不是鬼精鬼精的,谁会做这种因小失大的事情。”老板娘也奇怪螃蟹为什么会少一条腿,但她可以肯定,不是海鲜老板的原因。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她有仔细检查过,更多的还是对长期合作伙伴的信任。
说着说着,她装盘的动作一凝,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这边的这只帝王蟹也少了一条腿。
“老公你快看,我这只的也少了一条。”
……
也徐这并不是偶然
旅店老板和老板娘同时将目光投向第三张桌子上的帝王蟹上,果然也是在同样的位置上,缺了一条腿。
“应该是某位客人吃的吧。”老板娘道。
旅店老板点点头,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这个客人还真是恶趣味,本来就是给客人们准备的,但这位客人偏偏不正常的逮着一只吃,而是每只螃蟹各取一条腿。这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在偷吃。
正常吃不好吗,难道偷吃的会更香?
旅店老板和老板娘之后又仔细检查了下桌子上的其他菜品,发现除了螃蟹腿以外,桌子上原本准备好的蔬菜也少了许多。还有几株竟然有明显的啃食痕迹,咬几口就丢?
旅店老板摇了摇头,素质极差。但顾客就是上帝,有什么办法呢,还是再多准备一些蔬菜吧。
房间左边的橱柜上有一套茶具,旅店老板泡了一壶,让老板娘带去,客厅里的人现在应该都很疲惫,他们现在一定需要它来缓解精神上的疲惫。
站在门口的旅店老板等老板娘出来后,将餐厅的门拉上,再门口矗立两秒,仔细确认没有其他拉下的东西后,这才跟在老板娘身后,一起去了客厅。
旅馆老板刚离开不久,一只肥硕的灰兔子就从餐厅中间的那张炉桌下爬了出来。
小兰因为之前打电话的时候不方便带着它,就把它暂时放在了餐厅,同时还取了一些蔬菜,让它乖乖的不要动,等她回来。
但夜抓到的这只又岂是凡兔,进入这里后,兔子就感觉自己进了天堂,而自己就是上帝。而你见过那家的上帝是窝在墙角吃饭的。
桌底爬出来的兔子警惕的巡视一圈,发现人都已经离开后,开心的微眯兔眼,磨了磨牙。接着转身一个起跳,再次蹦回桌上,享受自己的晚餐。
————————————————————
今夜注定有人难以入眠,发生了两起凶杀案,凶手还很有可能就在他们之中。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有人能睡的很香甜,那一定就是夜了。
看夜酣睡的模样,大家眼神中充满了羡慕,无忧无虑的孩童时代,总是最惹人思念。
是不是也曾有某个难忘的夏天,在那个夏天可以与小伙伴尽情的疯闹,累了随地而坐,困了找一张凉席。
回忆总是美好的,让人的嘴角不自觉上翘。
凌晨三点的时候,睡了两个小时的夜醒了。现在的他精力异常的充沛,一拳打哭一个元太的那种。
凌晨三点,可以说是人最困的时候了。在这个人最困的点,屋子里睡着的却基本没有。大家都很沉默,双手环握着茶杯,时不时放在嘴边吹两下,嘬一口。
嗯,水很热,看来刚换的热水,夜点点头。
转头一看,发现毛利小五郎坐在最后面的那张桌子上,他的位置一眼扫过去可以把所有人尽收眼底。
他的目光扫过每一位客人连旅店老板和老板娘都没有放过,观察他们所作所为,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不放过。但即使是这样,知道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中的某个人,却还是一点痕迹都没有找到。
反锁的女汤温泉,只有进去脚印的祠堂。两起密室杀人案,其中一起更是可以定义为不可能犯罪。凶手到底是什么离开的呢,难道会飞?
和毛利小五郎对面而坐的是派出所的警官,终于弄清楚对方是谁后,他立马就成为了毛利大叔的忠实粉丝,拉着毛利大叔的胳膊亲热的不行。
毛利小五郎都不敢动,就怕动作太大,把这激动的老大爷带走了。
在夜睡觉的这段时间,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小兰姐姐,你要不要睡一会,这段时间是绝对不会有事情发生的哦。”夜看着一直坐自己对面的小兰说道。
“好,我睡一会。”小兰打了哈欠,已经困的有些迷糊了,真的该睡一会了,而且有爸爸在应该不会有事的。
今天他们一家起的很早,绝大部分的时间又都在车上,到了旅店也没有停下,四处转转的途中还打起了雪仗,晚上本想泡个温泉放松一下,发现还一直被人占用。原以为今天就这样结束的时候,又发生了两起命案,小兰现在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异常的疲惫。最后看了眼毛利小五郎后,小兰安心的趴在桌子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9zkbi精华小說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第六百四十六章老練的警官分享-gzhlf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小說推薦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柯南暂时没有动,而是对着四周进行了仔细的勘察。雪地上,除了这仅有的三排脚印外,就只有靠近后门位置有一块扇形区域有明显被水交融的迹象。构成扇形区域上端弧线的,是一条几乎完全被融化的雪痕。扇面上,还有一个一个被融化的小小雪洞。
看到这个区域的时候,柯南的嘴角无形的抽搐了几下,夜这家伙还真是出来袅袅的,而且袅袅都不老实。明明屋里就有厕所的,偏偏还要跑出来。
强忍着不继续想夜的事情,现在破案要紧。祠堂的周围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排除夜留下的脚印,就也只有一条进入神庙留下的脚印,没有出来的脚印。
“柯南这个给你。”说着,夜将意见宽厚的大衣递到柯南手中。
这大衣是毛利小五郎的,现在他身上还只裹着一个浴巾。在旅馆里还好,又是温泉又是暖气的,完全感觉不到冷。但是旅馆外面就完全不一样了,零下八九度,毛利大叔现在可能就在祠堂里面打寒颤。
而柯南肯定是想要进祠堂里面常看的,而这个大衣就给了柯南足够的理由进入祠堂里面。
柯南点点头,接过大衣,踩着毛利小五郎留下的大脚印,一手托着大衣,一手拿着手电,往祠堂走去。
“小兰姐姐,我去给叔叔送下衣服。”柯南道。
“好的,小心点柯南。”小兰习惯性的回道。
正常情况下小兰应该会要求自己去送的,但在不知不觉中,小兰已经接受了柯南种种过人之处。而且事实证明,柯南正常情况下都比自己的爸爸靠谱多了。让柯南进去,说不定能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柯南刚到祠堂门口,就看见祠堂正中间平铺着许多长袖和服。而安西绘麻安静的躺在平铺的长袖和服上。她的身上同样穿着刺眼的长袖和服,和服对应心脏的位置一片暗红,从它浸染和扩散的范围看,安西绘麻的死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具体的死亡时间很难判断,因为周围的温度实在太低了。
“叔叔!”柯南喊了声正在用手指挑起衣角,观察死者伤口的毛利小五郎。
“利器插入心脏,一刀毙命。”毛利小五郎无比镇重道。“凶器很可能还是那柄神刀!我本还推测这可能是自杀。”
“自杀身亡的人,可没有力气再将凶器扔回温泉里了。”柯南道。
“嗯。”毛利小五郎点点头,接受了这个现实。然后就发现不对劲,“谁让你进来的!我不是说了让你们不要随便乱动吗?”
“那个叔叔,我是来给你送衣服的。”柯南说完。献宝一样将手中的大衣递了过去。
被柯南这个一说,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就只穿了一件浴巾。刚刚只顾着查看现场了,现在精神力一分散,立马就察觉到身体已经被一股寒气包围。只觉得是被脱光了丢在冰窖中一般,全身上下被寒气侵袭。
啊欠!!
毛利小五郎打了个冷颤,弓着身子,手臂交叉,用手掌互相在手臂上搓了搓。随后才勉为其难的接过柯南手中的大衣,披在身上。撇了眼可怜巴巴的柯南。算了,难道懂事一会,而且也没有造成什么破坏,就不追究了。
仔细查看一番后,柯南和毛利小五郎将祠堂的门关上,等待警方到来后再做进一步的检查。
“老板娘,可以麻烦你多找一些毛巾吗,我需要将这些脚印保护起来,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证据。”毛利小五郎和众人汇合后,第一时间对旅店老板娘说道。
老板娘忙不迭的点点头,立马就和旅店老板一起去储藏室取毛巾。连续发生了两起命案,老板娘这个时候心里怕的要死,可不敢一个人随便到处走动,果断拉着自己的丈夫一起。
毛利小五郎和柯南留着这里等老板娘取布,其余人则来到了客厅。原本旅店老板是提议大家去餐厅的,饭已经做好很久了,就算不吃,餐厅也比其他的地方会暖和许多。
但他的提议刚说出口,就被明智惠里否决掉了。理由是刚死掉两个人,而且看到了那么血腥的场面,实在是没有任何胃口吃东西了。其他人也是这个想法,于是大家一合计,就打算都到客厅等警察来好了。
夜跟在小兰屁股后面,刚入座客厅不久,就听到了敲门声。
“小兰姐姐,应该是派出所的警官到了!”听到敲门声的夜精神一震,立马对身边的小兰说道。
小兰起身,看着客厅坐的一群人后,撞着胆子将门打开。
呼!呼!呼!
门刚拉开一角,就被冷风吹的更开了几分,裹着大片雪花的冷风拼命的往屋里灌。
寒风中,一个身体微微弓着的身影站在门外。身影的主人穿着厚实的大衣,虽然被雪花覆盖大半,但从左右肩膀和头顶帽子上的警徽,还是能看出这是警服。
不过有些遗憾,这位警官看着身子比较单薄,即使对方穿着宽厚的大衣,夜还是能很明显的看出来,这说明对方很瘦。并且这位警官还带着圆形薄框的眼镜。
难道这是传说的干练型?
这位警官在门口摘下警帽,左手拿下眼镜甩了甩雪渍。右手拿着警帽在大衣各处拍了拍身上的雪渣,不想带着它们进入房间,可惜事与愿违,拍下来的雪渣全都被强劲的寒风吹了进来。
拍完雪渣后,警官左手带上眼镜,右手呈九十度拖着警帽,对小兰点点头,表示感谢,这才进了房间。
进来后,看见对方真容的夜立马就被惊呆了。
花白的头发,褶皱的皮肤,微微弓着的瘦弱身体,无一不在透露着对方的老练与资深。
这还真是一位资深的老练警员啊!最少也要八十来岁吧,对方能在这种天气走到这里来还真不容易。
老练的警员用干枯的喉咙发出略带嘶哑声音:“是你们报的警吗?”声音中都带着一丝腐朽的味道。
“是的!”及时赶回客厅的毛利小五郎说道。
他已经将脚印盖上毛巾了,回来的时候刚巧发现警官已经到了,虽然为对方的年龄感到惊讶,但并没有表现出来,毕竟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你是!”老练的警员推了推眼镜,颤微微的上前几步,看的小兰忍不住想上前扶一把,真怕会摔倒。
“鄙人毛利小五郎,是一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自信的报上姓名。
这里离东京不远,而且对方还是警官,怎么想也应该听过自己的名字和事迹。
“毛利阔阔郎?真是古怪的名字。”

wu31i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第六百四十五章如有神助的毛利小五郎閲讀-2u125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小說推薦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现在的疑点有很多,但最刺眼的还是那两条长袖和服的腰带。
它如同色彩艳丽的水蛇,在小型瀑布的冲刷下,在水中起起伏伏,游曳不定。
凶手为什么会只留两条长袖和服的腰带在现场,难道仅仅是因为配合神刀,将这起案件伪装成和服袖神这种鬼怪作祟吗?但这样的话会不会太敷衍了点,如果真的要伪装成鬼怪作祟,给死者穿上一套长袖和服不是更好吗。
在这样一家旅店准备一套长袖和服应该很容易,而且凶手能事先藏好神刀,用神刀行凶,说明凶手是有一定的计划的,并不是冲动造成的杀人。
凶手和被害人之前有不可调节的矛盾!
她事先有足够的时间将现场布置的更完美,又是什么导致凶手没有这个做呢?
凶手杀人进行的悄无声息,说明事先的准备做的非常充足,但现场只有的两条长袖和服的腰带,又显得凶手最后处理显的过于匆忙,这就非常矛盾,如同一个疙瘩,藏在柯南的心中。
这时深津春美怯生生的道:“那个,安西绘麻小姐也不见好久了。”
毛利小五郎:“什么!安西绘麻小姐也不见了。”
深津春美:“嗯,我记得她们两人最后一次是在餐厅出现,大概是八点多,之后我就再没有见到她们两人了。”
年纪稍大的女士,同时也是这次项目的出版社负责人接道:“我十点十几分的时候还在客厅看见过安西绘麻小姐,当时我一直都在客厅整理材料,后面就没有再看到她了。”
也就是说,最后一次出现,她们两人是一起的,后面十点十分左右,安西绘麻小姐再次出现过一次,而这个时间和柴崎明日香小姐的预估死亡时间很接近,而之后安西绘麻就消失不见了。
毛利小五郎右手握拳,左手掌平摊于胸前,右手重重的锤击手掌上。
“我明白了!我想问一下明智惠里小姐。”
“啊,什么?”明智惠里一愣,随后恢复成平时一惯的面无表情。
毛利小五郎一副我已经看透了的表情,悠然的踱步到明智惠里面前,紧紧的盯着对方的眼睛。
“听说你的小说还没有动笔,目前还在构思中。”
明智惠理听了问题后,明显松了口气,被这么一个大名鼎鼎的侦探这么盯着,压力真的很大。
“是的。”明智惠里点点头,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如果我猜的没错,柴崎明日香与安西绘麻两位女士一定都私下找过您,要求您给她们对应的角色加戏,同时将角色塑造的更加完美等要求吧。”双眼放光的毛利小五郎继续推理道。
今天的毛利小五郎感觉自己有如神助,尤其是现在肩膀和脖子间还有阵阵压痛感,这说不定就是神踩在自己的肩膀上,助自己一臂之力。
“额,是的,他们是都私下……”明智惠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那就没错了,各位!我已经完全解开了,这起命案的凶手就是安西绘麻女士。”毛利小五郎胸有成竹的看向屋中的每一个人。
“什么!”
“这怎么会?”出版社负责人不敢相信的说道。
虽然和柴崎明日香与安西绘麻两位女士相识不久,但还是能感觉的出,这两位女士之间的关系非常要好。对于安西绘麻杀害柴崎明日香这个结论,她没有办法接受与理解。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许多惨剧都是因为冲动而造成的。根据我的推测,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柴崎明日香与安西绘麻两位女士分别私下找惠里小姐谈关于角色的问题。可说巧不巧,两人竟然互相撞见对方的事。当然了,最开始的时候,两人还能心平气和的交谈,可随着问题的深入,两人都不肯退缩,结果越吵越激励,终于愤怒冲破了理智的束缚,一个邪恶的计划出现在了安西绘麻女士心中。也许当时的她真的被恶灵附身了,在魔鬼的驱使下取出祠堂供奉的神刀,一步一步将柴崎明日香引诱到自己设计的陷阱中,并将她成功杀害。身体里的魔鬼得到鲜红血液后满足的离开,只留下悔恨恐慌的安心绘麻小姐。于是趁大家都还没有发现,她一个人悄悄的躲了起来,企图逃避已经发生的现实。”
众人听完毛利小五郎的推理后,一阵沉默,谁都没有发声。
感觉说的有点道理,但是又感觉哪里不对劲。
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个学渣互对答案,心里觉着稳了,但看着问卷上写的答案总觉着哪里不对劲。
毛利小五郎等了好久也没见到众人给些反应,场面一时间尴尬极了。
柯南:“叔叔,你这说的太牵强了,很难让人信服。冲动中的人很难有理智计划周详的计划,这和案发现场明显不符。所以…..”
毛利小五郎恼羞成怒,一拳砸在柯南头上,“小鬼懂什么,我的推理有理有据。”
夜这个时候从后门跑进了客厅,“叔叔不好了,我刚刚出去袅袅,发现那个不见的女的死在后面的祠堂里面了。”
“纳尼!”毛利小五郎不敢相信,自己如有神助的推理竟然要被打碎了。
这么无懈可击的推理,怎么会错?难道是畏罪自杀?
没错了,应该就是了,一直躲藏起来也不是办法,总会被人找到的,于是在走投无路之下,安西绘麻女士选择了自杀。
因为是冲动杀人,冷静下来后难免会产生害怕,恐惧,后悔等情绪。在这种惶恐无助且无法与人诉说的状态下,人的心里是最脆弱,往往一个小小的打击都会让人选择自杀来逃避。
在思考中,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屋子后门,这里直通祠堂,两者之间距离只有二三十米。
这段距离被白雪完全覆盖,留下的只有三排脚印,一排大的,两排小的。
毛利小五郎发现大人的脚印只有去的,没有回来的,这让他心中有了定数。
“你们不要过来!防止破坏现场,”毛利小五郎回头对众人说道。随后一人,一手提着浴巾,一手拿着手电,慢慢向祠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