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窯

hosfq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的1978小農莊 txt-第275章 小朋友們太可愛,吃喝用的全送來 ‘小媳婦’聞兒味上門快相伴-6ipfg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李栋换上自己外套跟着宗红兵出了后台棚子一看,棚子外停靠的邮电局自行车上绑着三个大包袱,这包裹和李栋上大学那会子装被子差不多。
李栋有点懵,这么大包裹里边装啥东西,李栋心说儿童时代送的礼物太多了一点吧,不会全是读者来信吧。如果全是读者来信,这的多少信,几千封还是上万封信啊。
李栋咽了咽口水,有些震惊问着宗红兵。“这些都是?”
“都是。”
“这里都装的啥啊?”
宗红兵苦笑他哪里知道啊,这不没打开呢,人家可是说了,送给敬爱的李栋叔叔。“这是人家给你的,随着包裹一起的。”
这一一份特殊信,没有邮票,还老大,上面写着送给敬爱的李栋叔叔。
“送给敬爱的李栋叔叔。”
李栋接过信,有点懵,啥时候自己成了敬爱的了,随手拆开信,第一张信纸是这是一位小读者给自己写,当然这是编辑整理的好的,李栋看了一下,有十多位小朋友信,还有编辑写的一封信。
李栋大致看了一下算是明白了,这里边是小读者送给自己的一些礼物,信件之类的。“得,先搬下来再说吧,等会放到拖拉机上去。”
李栋想着不能耽误宗红兵工作,年底需要送的信件多,先给搬下来,签字收货,谁知道一碰到包裹,包裹里竟然发出类似的警车报警声。
“呜呜呜。”吓了李栋,宗红兵两人一跳,声音还挺大。“怎么回事?”李栋和宗红兵懵逼了,怎么突然包裹就响了起来。
“啥声音?”
“好像袋子里的?”
我的精靈超能水 仲行醬
这下好了,刚下戏台的演员全跑来了,围了过来,没一会功夫这边动静就惊动离着不远观众。
这不,一眨眼功夫连韩国富也过来。“栋子,咋回事?”
農門悍妻:殿下,請上榻 景福
“国富叔,小读者送了我一点东西。”
李栋指着三个大包裹,韩国富眼睛瞪着老大,这是一点东西,好家伙ꓹ 三大袋子,这里边都啥东西。
“怎么还带响的啊?”
谁知道啊ꓹ 李栋不清楚,这会围着这么多人,议论纷纷的ꓹ 啥东西报警。
“别是炸弹吧。”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好嘛ꓹ 这下吓得不少人赶紧往后退。
“不可能吧。”
这不是开玩笑嘛,李栋被吓了一跳ꓹ 你们咋想到炸弹的。
“要不栋子你把拆开看看。”
得ꓹ 李栋无奈了。“红兵帮我一下。”
“卫国,卫东搭把手。”
这会表演一出戏刚刚唱完,没一会成百上千人跑到李栋这边看热闹。
“啥东西?”
“听声音挺响的。”
梁天和高建军得知包裹里动静也赶着过来。“大家让一让,李栋拆开看看,啥东西。”
响声挺大,得李栋把包裹用刀子给打开,哗啦一声好些东西散开了。
覓佳緣
“这是?”
“大白兔奶糖。”
“这是香草蛋白糖。”
“椰子糖。”
“维生素C糖。”
李栋一看全是糖果ꓹ 各种各样的,三色夹心糖ꓹ 米老鼠糖果ꓹ 这一下散开一地ꓹ 李栋捡起来一看万叶牌双喜糖果ꓹ 咖啡蛋白糖,不光光糖果还有点心。
有几样李栋还真认识ꓹ 一家去上海玩ꓹ 去沈大成店里买过的头条糕ꓹ 还有哈尔滨食品厂卖的心人排,西番尼ꓹ 蝴蝶酥之类的,登山蛋糕,梅花糕等等。
各种吃的全散开了,好在没落地上,韩卫国几人赶忙帮着扶着,李栋费了好大功夫,总算把响声东西给找出来了。
“带电池的电动铁皮小汽车。”
得,不知道是不是碰到开关了,李栋找了半天总算找到开关给关了。
“栋哥,这啥东西啊?”
“电动小汽车。”
李栋笑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一小玩具,刚开关开了。”
大家一听松了一口气,不过转头全看着包裹里的东西了。
各种各样糖果,至少十几斤,还有糕点,瞅着大人口水都横流别说小娃子了,一个个瞅着那家伙眼神满满的馋啊。
吸血鬼殿下別吻我
“没事就好了。”
梁天对着高建军点点头,公安别过来了。
“这些都是读者寄来的?”
“是啊,不知道啥东西。”
李栋见一群小娃子围着,得,东西露出来了,索性李栋抓了几把糖果,一人小娃子给几颗。“大家排队,别挤。”
好嘛,这下简直捅了马蜂窝了,一群小娃子全跑来了。
祖神
好在韩小浩和小娟过来帮忙,一人发着两颗糖,这里上百个小娃子,多了,李栋还真心疼呢。
“这事闹的。”
韩国富看着别提多心疼了,这么多糖果,要给庄子里小娃子够吃几天了。
好在糖果多,派发了十分之一都不到,李栋赶紧袋子给扎起来。
“其他包裹也不知道啥东西。”
大家好奇,只可惜,李栋完全没有拆开意思,小娃子吃着糖围着还不愿意走,一个个还吃上嘴了。
“回去,回去。”
韩国富一挥手,这还咋整啊。“李栋,你先带孩子们回去。”
“行。”
三大包裹,韩卫东,韩卫国等人帮着抬上了车,一群小娃子紧跟在屁股后面。
“哎呦。”
韩卫东不小心撞到一孩子,包裹掉地上露出些东西,这群小娃子一看又围了过来,其他看热闹也跟着跑了过来。
“啥东西?”
“好像是信,咦,快看,是粮票。”
“还真是,还有布票。”
韩卫东赶紧捡起来,塞进袋子里,可惜这会大家早就议论开了。
还没等着李栋走呢,这边会场已经炸开锅了。
“李栋写啥东西,人家又给他寄吃的,又给他寄粮票,布票啊?”
“还有布票啊?”
“可不是,好几张呢。”
“俺说韩庄咋的哪里布票买这么多布做衣裳,感情是人家给李栋的。”
“你说李栋写啥了,不会骗人家城里小娃子吧?”
“这个谁知道。”
各生产队,大队干部这会更加羡慕韩国富,尤其是得知,李栋是韩国富捡回去的,这家伙运气啊,自己咋就没捡到这么个宝贝疙瘩啊。
“写个纸片片,人家上赶着送糖果,送吃的,还送粮票,布票。”
别说他们了,梁天和高建军都挺意外。“还送粮票啊,布票,我说咋的,韩庄这么多新衣服,这布票八成是李栋给的。”
“要是咱们公社多些李栋这样的,不定整个公社都能穿新衣服了。”
现在这年月光有钱不一定买的到布,可又布票,又挣到钱,那做新衣服也就顺理成章了。
“栋哥,俺没想到会摔地上。”
韩卫东一脸愧疚,李栋连连摆手。“没事,走吧,先回去。”
“小娟,小黑你们都坐好了。”
本来以为回去不多,谁想多半都要回去,张小草和李秋菊一脸庆幸,总算不用被围着问这,问那了。
再有学竹篮的事,无论张小草,还是李秋菊都挺为难,这下好了,回去了。
突突拖拉机声,不少人瞅着,李栋刚刚闹出动静不小。“韩庄人要回去了?”
“这车还带棚子啊。”
“真舒服。”
挡风,老人孩子,妇女们先坐着走了,刚刚五奶走的时候,几个老奶奶还拉着五奶,说多看一会大戏。“俺回去了,栋子家有电视剧里边也唱戏。”
电视机啥东西,好些人不知道,懂的人一听,好家伙,这个李栋了不得,家里还有电视机啊。
一时间,关于李栋议论更多了,梁晓燕这不和李栋说了一声,一会跟着梁天回去,不用李栋送了,这会见着李栋他们走了,没再看戏来到梁天办公室。
这不没进门就听到说着李栋,梁晓燕进来。“晓燕,你咋过来了?”
“爸,我一会跟你回城里。”
“搞好了?”
“不太好弄。”
“别泄气,明年继续,李栋他们走了?”
“回去了。”
拖拉机这会出了路口,路上李栋让小娟帮着整理一下包裹。
糖果,点心是看的庄子小娃子一个个哈喇子直流啊,全是好吃的,大点的娃子更是对里边玩具直盯盯看着。电动坦克,铁皮车,会跑的电动狗,还有娃娃啥的。
里边玩具真不少啊,一个个玩具还贴着纸条跳,上面写的某某小学,某某之类的,糖果小娟给装到一大袋子里,不过小丫头没抠门分了车里小娃子一人三个。
玩具没给,其他吃的没给,小娟收拾好,另外一个包裹,主要信件,不过也有其他东西,竟然还有一套衣服,鞋子,帽子。
“咋还有衣服啊?”
这家伙,车上的妇女,老人全都伸着脖子看。“这是呢子的衣服,这一套得不少钱呢。”李秋菊摸了摸。“厚实,压风啊。”
“这是啥?”
“小火炉。”
这给李栋烤火,地还有煤炭票呢,还有送钢笔的,这里全是读者送到儿童时代的礼物想要转交给李栋,儿童时代这不托人一一次性全给给带过来了。
这还不包括一些信件,信件更多一些。
“这是什么?”
“杏花楼月饼。”
韩卫河小声说道,上面有字,不过打开盒子一看倒不是月饼。“这是啥,咋看着像肠子啊,咋是红的啊。”
一些小东西不太认识,看的大家眼花缭乱,这还不算,还有包裹没打开呢,这会没拆开。
“咦?”
李栋推了推蛤蟆镜,这前面的小姑娘咋这么眼熟呢,车子开近了一看。“是你?”
“你咋没回家?”

j6miz都市异能 《我的1978小農莊》-第264章 一進門三十萬的驚訝迎國良熱推-cvsd9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一早,李栋就起来忙活了,周末农庄还是有不少事情的,昨天晚上田亮打电话过来说约了刘科长钓鱼,得,这两位老客过来,中午一定会在这边吃的。
五六个人,这又得准备一桌,一早李栋就起床买菜,农庄菜最近消耗太大,除却山货,鱼虾,猪肉不需要买,其他的还是要买一些的。
早上起来早运气倒是不错,搞了一只羊腿子,还有几斤剥了皮的野鹿肉。
蔬菜自己菜园差不多了,去路口菜摊子上买了一些莲藕,又去山坡上打了一点板栗。
野鸡炖板栗,排骨炖莲藕,再有几样鲜鱼,甲鱼和黄鳝,这些就差不多了,李栋把电动车停靠下把蔬菜和羊腿子,野鹿肉交给韩卫国。
“卫国叔,中午的两桌,刘科长那一桌清淡一些,另外一桌辣味足一些。”
“晓得了。”
韩卫国开始处理食材,李栋忙活着整理钓具,韩卫山也早早到了,在外边收拾石磨,碾子,舂,独轮车这些东西,周末来玩体验项目人还不少。
最近农庄闹了不少动静,加上今日池城又帮着宣传一波,周末多的时候能有三五十游客,少的也有一二十,加上钓鱼的最多时候五六十人都有的。
现在天气正好,不算太热,钓钓鱼,散散步,看看丹顶鹤跳舞ꓹ 天鹅撒狗粮,这是今日池城宣传写的ꓹ 还别说光是后面两条就吸引了不少小年轻。
李栋这个小农庄都快成了小网红地,只可惜离着市区太远,交通不是太方便ꓹ 要不人还能多一些。
“卫山叔,这边交给我吧ꓹ 你把马厩和牛棚清理一下。”
整理好钓具,李栋出了院子对着忙活的的韩卫山说道。“等下帮我套辆马车ꓹ 我去接人。”
“那成ꓹ 老板我去收拾马厩了。”
貞觀大才子
神域帝主
“这里交给我了。”
收拾马厩牛棚加饲料,加水,这些事情不少呢,李栋清扫石磨时候,工地干活的工人也到了,打了招呼,让韩卫国烧一些热水ꓹ 不管饭这热水还是要管够的。
李栋进屋拿了几包烟扔给工人,建房子的事ꓹ 李栋不太懂没乱提啥意见ꓹ 只把自己要求说一下就全交给建筑队了。
“叮铃铃。”
李栋接通电话。
“爸ꓹ 我和公公已经坐上车了。”
李静怡打过来电话ꓹ 这个小丫头也跟着过来了。
“行,我这就去接你们。”
公交车到路口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样子ꓹ 李栋套马车赶着过去得十多分钟。“卫国叔ꓹ 我去一趟路口ꓹ 有事你喊着卫山叔。”
少不了又和韩卫山说一声,赶着马车出了农庄。
出庄子路口遇到了董雪和董瑞姐妹俩。“你们这是去哪?”
“我们去车站。”
“那正好ꓹ 我也过去,上来吧。”
李栋马车停靠下来,两姐妹上车,这一问才知道,最近几天没多少事,两人打算去九华山玩玩,来了好一些天了,还没过去一次呢。
“赵教授呢?”
“教授要整理一些资料。”
董雪吐吐舌头,本来这些事情要她们做的。
到了车站,两人下车,李栋把马车靠在一边没等一会公交车就到了。
高国良,李静怡,还有四五个和高国良年纪相仿的老人下了车,李栋忙迎上去。
“爸。”
李静怡笑嘻嘻爬上马车。“公公,这里。”
“爸。”
“大家上车。”
李栋对着李静怡说道。“静怡把凳子递给我。”
快穿之教你做人 南島櫻桃
这几位毕竟上了年纪了腿脚不便,上马车还是得垫个凳子要不摔了可不好。
“好长时间没坐马车了。”
说话有些高瘦的老人,踩着凳子李栋搀扶一把送上马车。
等着大家坐好了,李栋这才牵着马车拐了头,跳坐到马车上,马车慢悠悠向着农庄走去。路上时不时遇到一些村民,李栋笑着点头打招呼。
“小村子挺安逸的。”
袅袅炊烟,一辆马车缓慢前行,十多分钟回到农庄,李栋停靠到农庄门口。
“公公到了。”
李静怡先跳下马车,拉着凳子让大家下车,马车李栋交给了韩卫山。“爸,大家进屋坐吧。”
“静怡带公公进屋休息下。”
李栋去提水泡茶。
“咦,这还有牌子啊。”
一进接待室,几位老人就注意到竖着木牌子,仔细一瞧上面内容,几人有些惊异。“清中期的家具,大家伙看看,是不是啊?”
高国良挺惊讶,这些家具都是古董啊,这小子搞啥啊。
“李老哥,这真是清中期的家具?”
李国涛点点头。“风格是清中期徽州这边风格没错,木质也没问题,老几位你们怎么看?”
“我们和你看法相同,这是大开门的东西。”
“这里如果都是的话,至少二三十万。”
“国良,你这个女婿不得了,用这个招待客人。”
兼職美女保鏢
一套家具二三十万古董家具接待客人,还真不多见啊。
“别光说家具,你们看看这上面的小物件,一个个还都挺有点意思。”
博古架上十多件小玩意,虽然不算珍贵却挺少见的,一个个小东西都挺精致的。“这也是古董?”
“差不多年代。”
“清中期的小玩意。”
“虽算不上珍贵却挺少见,能弄这么些风格一致的东西倒是挺难得。”
高国良心里嘀咕,这小子哪里搞的,不是说农庄经营不是太好吧,高佳这丫头咋没跟自己提这件事啊。“静怡,这事你小姨知道不?”
“小姨知道啊。”
李静怡心说怎么了,我也知道啊,高国良哭笑不得,回头才说说高佳,这么大事不说一声。
“大家喝茶。”
李栋端着茶过来,边在茶几上放了隔热垫,这可是古董烫坏了可不成。
“小李是吧,你这里东西不错啊。”
“这是你李叔。”
高国良给李栋介绍一下,李国涛,刘福镇,王军国,还有一位姜文通,这几位都是池城收藏界的名人,尤其是李国涛更是常年活跃在南京收藏圈子。
高国良托朋友才找到李国涛帮忙的。
“是一个朋友抵押的,开始不太懂就摆放出来了,这不来几位懂行的客人看出来。”李栋边倒茶边说道。“一时半会,我又联系不上那位朋友,东西没地方放着就一直摆放着了。”
“这茶不错。”
“这茶是我自己摘的,承包的几处山头上有些茶树,只是没人搭理,产量不高味道还算不错。”
泡茶水山泉水,比不上名茶却别有一番味道。
“爸,钓具我都给大家准备好了,是现在就过去,还是先逛逛。”
李栋真当几人来钓鱼的,不知道昨天自己那一番嫁妆百万名画的事闹的多大误会。高佳给着高兰打了电话,这事就大发了连着高国良都惊动了。
“先不钓鱼。”
高国良放下茶杯。“我听佳佳说,你给静怡准备了一份嫁妆?”
“啊?”
李栋逗着小家伙玩,咋的告诉了你公公啊,李静怡鼓鼓嘴,这事可不是我说的是小姨说道。
“有这回事。”
这事闹的,李栋真有点不知道咋说好了。“爸,我跟静怡她们闹着玩的。”
“百万名画也是闹着玩的。”
高国良哭笑不得。“你说有人要买你这幅画是真的?”
莎士比亞悲劇喜劇全集·第二冊:李爾王·麥克白·雅典的泰門 [英]莎士比亞
“这倒是真的。”
李栋心说虽说自己逗着静怡,可画是真的,值钱也是没错的。“是有一位老总想要买下我这幅画,不过我这边没打算卖。”
“小李,不知道我们能不能看看这幅画啊。”
李国涛来之前,高国良就和他说了一下情况,怕女婿被骗了。
百万名画,池城几乎没有出现过,当然在南京文艺市场倒是不算啥。
“这个行吧,不过要等下,画放在我住的地方呢。”
李栋心说,这家伙感觉不对劲啊,这几位真是来钓鱼的。
咋回事,李静怡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本来小姨都要来的,只是加班没办法。
“那咱们跟着过去看看。”
得,事情果然不对劲,李栋心说这是怎么一个情况啊。
算了,看看吧,李栋这刚准备招呼大家出门,手机响了。“爸,李叔你们先坐一下,我接个电话。”
“高园长,在啊,你一会过来,行。”
“今天人有一些,我先给你准备一下钓具。
高峰昨天被李栋印章那张照片弄的心痒痒,这不吃完饭,家里事情忙完就给李栋打了电话,说一会过来钓鱼,其实是想问问李栋手里有没有那副字。
启功的字啊,高园长可一直想上手看看。
“客人?”
纖手馭龍 司馬翎
“是啊,周末客人多一些。”
李栋挂了电话。“爸,这就过去?”
“先过去看看吧。”
高国良说道。“你李叔搞这个的,帮你掌掌眼。”
“行。”
别是当自己被人骗了吧,李栋不得不说,自己如果遇到这样的事,会不会也这样想,大概会。
估摸谁遇到这件事都和高佳,高国良差不多了。
李栋也能理解,对这份关心也挺感动,只是多少也有点哭笑不得,这以后可不能乱开玩笑了。
刚出了院子,几辆车车子驶了过来,李栋打眼一瞧,这不是田亮车子嘛。
“爸,李叔,你们稍等一下。”
好车啊,几辆车子停靠下,田亮笑着走下车。“李老板,咋的,迎我们啊,太客气了吧。”
“田总。”
“刘科长。”
“快请,钓具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
“行,这几位是?”
李栋介绍一下高国良几人。“是叔叔啊,李老板,我们啥关系,这边不用招呼,你照顾叔叔吧。”
高国良挺意外,这还是自己那个女婿嘛,这几位一看就不一般竟然和李栋称兄道弟,这倒是有些令他疑惑,这农庄经营不错啊,这一会来了几拨客人了。
李栋喊着韩卫山过来帮忙拿着钓具,自己这边带着高国良他们去看一下画。“小栋,要不你先忙吧,等下再看没事。”高国良觉着还是生意要紧一些。
“没事,爸,这都是熟客。”
“走吧。”

8jcv9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的1978小農莊 ptt-第261章 李老弟,隨意掛了一副百萬名畫啊看書-6x7l7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第261章会客室挂了画
“有点热啊。”
回来了,李栋脱下保暖衣和外边的外套,还别说还真有点热了,毕竟现在是2018年11月。这几天赶上秋老虎,晚上都挺闷热的,李栋从1978年大雪天回来了,虽说脱掉了皮大衣,可外套加上毛衣,保暖衣能不热才怪呢。
先衣服脱了,李栋看了一眼屏幕数字,最近没太关注数字变化,主要是没啥变化。
456:45:25
500
1979.1.26
这次过去除却前些天增加了一些太阳值,之后几乎没有增加不是下雪就是阴天的,正好回2018年补充一些太阳值。
“这次多晒几天太阳才行啊。”
先换了衣服,李栋把家具整理一下,这可是好东西啊,别能搞坏了,家具搬到隔壁空房间里,放好了。
至于老鹰,李栋都没功夫看,开智最好没开智扔出去就算了,家具整理好再把其他小物件放到桌子上。
鲜鱼送到农庄保鲜柜里,山货没多少收拾一下一并提出去,收拾好李栋洗了澡又回去睡了一觉。
“咚咚咚。”
“来了。”
咋的回来也不能睡一安生觉啊,打开门是董雪和董瑞,这姐妹真是啊,一出门就两人倒是不怕别人欺负了。
“李老板。”
“有事?”
網遊之屠神
“你忘记,一会送扬子鳄啊,你说你要一起送送,毕竟你养了些天,嘻嘻。”董雪忍不住笑了,说起李栋养扬子鳄的事,总忍不住笑。
哎呦,这事真给忘记了,倒不是李栋记忆不好主要隔了好些天,回来有忙活半天根本没想这一茬。“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小扬子鳄的事闹了好些天,总算要送走了ꓹ 李栋还真有点不舍得,咋的都是自己花钱买ꓹ 虽说闹了些天自己赚了点钱,可是还觉着有点亏。
容後傳
唉,算了ꓹ 算了,亏就亏吧ꓹ 咋说最近入账了万儿八千的,亏点就亏点吧。
来接着扬子鳄是保护区的一位负责人ꓹ 挺热情还提出要补偿李栋一些。“你太客气了。”
“应该ꓹ 应该的。”这位真是实在人。
李栋挺高兴,可一看这位送的几十斤鱼苗,李栋懵逼,还以为给点钱。“这里没扬子鳄吧?”
“哈哈哈。”
“李老板说笑了,扬子鳄幼苗,我可不敢乱送人的。”
寧為欲碎 步蟾
“这些是我们基地鲫鱼苗。”
几十斤鱼苗也不错,这是人家自己培育的ꓹ 李栋得了一便宜,高高兴兴送着小扬子鳄上路。“小鳄鱼乖乖的ꓹ 去了多吃点ꓹ 长大点ꓹ 别乱跑知道不。”
这货开智了ꓹ 李栋还真怕那天这货带着一群鳄鱼回来了,自己水库可就不保了。“乖乖的。”
小鳄鱼总算走了ꓹ 李栋松了一口气回到家里ꓹ 李栋这才有时间研究老鹰ꓹ 这货精神感觉好多了,眼神虽然依旧凌厉可多了一丝灵动。
一念成魔 樓蘭誓不還
“开智了?”说话用棍子戳了戳ꓹ 老鹰躲闪两下眼神怪怪瞅着李栋,好像真开智了,最近运气不错啊。
“行,开智就出来吧,别乱跑。”
李栋打开笼子,苍鹰上来就要给李栋一下,好在躲闪及时,我去,开智了,还这么凶,这家伙还真是桀骜不驯啊。“我去,这脾气还挺大。”
“真该给你毛拔了,做个秃鹰。”
李栋骂了几句,真是太好了,真当自己好脾气,早晚教训一顿。
苍鹰没有飞远,盘旋一圈落到庄园院子树上,野小子被赶了下去,野小子完全不是对手啊。
要不是李栋赶来的快,野小子估摸要成秃毛鸡了,可怜的漂亮的羽毛都掉了不少。
“真可怜啊。”
李栋无奈自己不会飞教训不了桀骜鹰,只能安慰野小子回头买一笼子小野鸡崽子你随便挑,妻妾成群别跟一鹰一般见识,你可是鸡中的战斗鸡。
野小子惊慌未定,跟着李栋不敢回农庄了,来了一个狠的,随时可能给自己ko了,拔毛,你说咋整。
“放心吧,回头我就给带走。”
苍鹰在农庄不是个事,还不如弄到那边搞点野鸡,野兔,想想大雪天肩膀蹲着一只苍鹰,左手牵着一只猴,右手牵着一头滚滚,大战野猪三百回合。
随便抓只野鸡兔子的画面,还挺带感的,李栋瞅了一眼蹲在树杈上苍鹰,回头弄下来带走。
早上李栋随便弄了点吃的,馒头米粥,炒了一小菜,刚刚吃完饭,这边就接到韩卫军电话去村里拿到宅基地合同,事情成了,可以开建了。
“好了,太好了。”
“卫军叔,谢谢你了。”
“我这就过去那。”
李栋收拾了点水果提着来到庄子里,韩卫军把合同递给李栋。“你看看。”
“谢谢卫军叔。”李栋接过合同看了看,没问题。
“客气啥。”
韩卫军摆摆手。“建筑队咱们村子就有,我帮你问了正好有空。”
“行,你帮着召集一下吧。”
李栋笑说道。“材料,我一会让人给送来,早点开工,我这边急着用。”
“行,一会我就把人给你召集好了。”
没一会大家伙就到了,先前农庄也是他们建的,李栋都认识工钱没带变的,选好地方就开工了。
本想上午没啥事呢,忘崽的那位又来了,搞的李栋哭笑不得,神出鬼没的,真是这家伙当自己家是食堂了,无奈啊。“闹啥啊。”
李栋捣鼓些吃的送走这位才松了一口气。
“叮铃铃。”是曲天的电话,一开口就是那套家具,李栋心说,这东西自己上次没好意思卖了,现在更不能买了,要不贵宾室没家具了。
“曲总,真不好意思,东西真不是不卖你,你也知道……。”
曲天还惦记李栋那套椅子,买新的的还不如这老东西来的有味道。“虎骨酒,还有点,行,你过来吧。”
霸帝
好嘛,这位八成盯着虎骨酒,家具的事估摸随口一问,唉,被套路了,李栋哭笑不得。
“卫国叔,中午有个预订。”先给韩卫国打个电话,先过来。
虎骨酒真不多了,现在坛子里只剩下三分之一了,这一次回去一定去再去一趟毕家庄,虎骨酒就算弄不到也弄点骨头回头自己搞点在79年那边炮制泡好再带过来。
李栋接完电话也没闲着,菜园这边要搭设一个大棚,要不冬天蔬菜就没几样了。农庄后院这边又要盖房子,这家伙,李栋一上午都没功夫琢磨别的。
十一点半左右,曲天才过来了,李栋赶紧迎着出去。
“李老弟,你这里是?”曲天见着忙活的众人笑问道。
“这不准备搞个贵宾休息室,再弄个包厢。”李栋招呼曲天一行人进屋坐,边说道。“这不申请了地基,趁着这会天还不冷建起来。”
“早该这样了。”
曲天点点头,这个想法挺好。“毕竟现在不少人还是挺注重面子的。”
“你说的是。”
巫師伯爵
可不咋的,虽说李栋这边食材不错,可没个包厢,大排档似得,一些讲究的人还真不愿过来,那你没辙了,人家不过来你咋推销你山货,食材啊。
“曲总,快进屋坐。”
李栋引领一行人来到休息室,屋里那套古董椅子边上摆放了提示牌,随着曲天过来的几位客人有些意外打量一番,真是真东西,清中期的。
“曲总,这东西不错啊啊。”
“可不是嘛,我提了几次,李老板都不割爱啊。”曲天说起来还真挺喜欢这套家具的,徽商东西都挺精致的,作为生意人曲天多少有些情节在。
“曲总你还是饶了我吧。”
李栋苦笑。“我这里就这点好东西了,我还打算搞一个贵宾室,你要喜欢经常过来坐坐。”
“那我就不夺人所爱了。”其实曲天早就订好了一套红木家具,价值不比李栋这套低,甚至还高不少呢,毕竟李栋这套家具属于偏房子,真比不了曲天别墅。
李栋端茶招呼一行人,曲天边喝茶边打量接待室,博古架上还有有些小东西不错的,几个老师也挺意外,小小农庄东西还真不少,难怪曲总邀请他们到这里吃饭呢。
九界獨尊
本来几人对来这里就还有点不舒服,一个山村农庄,显得曲总对几人不太尊重,不过见到这里摆设,多少明白曲总用意了。
“咦,这画不错啊。”
“是朋友送的,不太懂先挂这儿。”
这次回来,李栋顺手把秋景图带回来了,打算回来好好查查这幅画谁画的,至于字倒是没带回来,主要那副字是在获奖证书上带回来被人见着不好解释,除非把拆开了。
这幅画早上,李栋过来挂上的,还没来及查,这不接到韩卫军电话,之后忙活忘记了,要不是曲天提起来,李栋不定还没想起来呢。不得不说太粗心大意了些。
“荼雅增?”
曲天微微皱眉,这名字有些熟悉,会是他嘛,曲天有些不确定。“郭老师你过来看看,这幅画不会是那位先生的吧。”
亡靈國度
这几位老师是曲天从省城请过来,曲天买了一些古董当别墅摆设,深怕自己眼光出差岔子,闹出笑话来,这不请了几位专家来帮忙掌掌眼。
郭文军开始没太当一回事,可仔细一看眼睛微微一亮。“赵老师你们也来看看,这幅画是不是吴老的手笔。”
“吴老?”

y4mnz精品都市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 ptt-第237章 沒啥,是個人都能獲得小獎不值一提鑒賞-vcyn0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电报上的内容,李栋看了一眼随手就小心翼翼收了起来,那啥不好成热打脸吧,李栋觉着自己还是要谦虚一点。
“收起来干什么,好事啊。”
张勇军脾气比较直接,当过军人没有太多弯弯绕绕。
“张站长,我们正在研讨作品。”
九天劍主 火神
主持人梁老有些不高兴了。“不要用无关紧要的事打扰我们研讨工作。”
我在火葬場那些年 指上談兵
“这可不是无关就要的事。”
张站长本来就一肚子气,现在好不容易有扬眉吐气的机会,咋的能忍着。“李栋同志跟大家报告报告好消息。”
“好消息?”
“张站长。”
“李栋同志,说说有啥好消息,老头子也听听。”高老对着梁老摆摆手。“咱们要给年轻人说话的机会嘛。”
“没啥,高老,就是获得一小奖,真的,是个人都能获的奖,不值一提。”
李栋谦虚道。
“获奖了?”
周围众人微微一顿笑说道,小奖激动成这样,小县城真没啥见识。“小奖也是奖啊。”
“是啊,年轻人谦虚是应该,不过有成绩总是好的。”
“李栋你太过谦虚了。“
张站长忍不住说道。“是个人都能获得这话有点过了。”
“啊,不好意思,站长,我真没觉着有啥,大家肯定获过不少奖的。”
李栋不好意思说道。“这么一个小奖,说出来怕大家伙笑话。”
“小同志还挺谦虚啊。”
高老一笑。“说说吧,咱们也听听。”
黑暗戰神
“真不没啥,这不人民文学搞了年度散文评选嘛,侥幸获得年度十佳散文,一小奖,是个人都能拿,高老,你说说,说出来不是让人笑话嘛。”
李栋一脸谦虚,不好意思,脸微微泛红,那啥年轻人低调嘛。
“噗嗤。”
正喝茶几位县文化站的站长喷茶了。
主持人梁老也一脸懵逼。“人民文学ꓹ 是北京那个人民文化,作协办的那个人民文学。”
“小报刊ꓹ 比起人民日报差了不少呢。”
李栋谦虚说道。
“噗嗤。”
众人齐齐瞪眼了,你说的没错,年轻人ꓹ 你说的全是实话比人民日报是差了不少呢,这话真是太谦虚了ꓹ 这级别是差了一点。
“真是人民文学?”
好家伙,无论东阳县ꓹ 还是至德县的文化站长都向着张勇军这边凑了凑。“老张ꓹ 行啊,这还有秘密武器啊。”
“小奖,小奖,跟着各位老师比起来,不算啥,年轻人,主要没啥见识。”
张勇军顺着李栋话头ꓹ 这话说的,几位文化站站长全乐了ꓹ 刚啥情况谁没看出来ꓹ 高老捧自己子弟ꓹ 可又不好踩本地推出的苗子ꓹ 那踩谁啊。
池城县城来的乡下作家啊,还是小年轻ꓹ 没啥名头踩一踩ꓹ 好家伙ꓹ 踩到地雷了,还当场炸了。
李栋谦虚的话ꓹ 真是打脸啪啪,是个人都能获得奖,好家伙,在座没几个获得,人民文学这里只有三五位上过,年度十佳散文,还真没听说谁获得。
不论高老,还是梁老在省内,地区的奖获得是不少,可出了省这个就难了。
好家伙,李栋这一波谦虚的话,整个会场都不知道该咋说了。
“时间差不多了,大家休息一下。”
梁老脸微微一抹闪过不自然,随即笑说道。“高老,咱们去休息室休息一下,接下来,我们再来研讨其他两县的作品。”
“对对对,高老,咱们休息一下。”
得,李栋作品研讨不下去了,咋说,是个人都能得的奖,不算啥,一会李栋张口除非是头猪,这奖还不随便拿,那就更打脸了。
“张勇军张站长在不?”
宾馆服务员跑了进来,张勇军心说又咋了。“有你的电话。”
“好,我这就过去。”
“啥事啊?”
“是文化站来的,说是和李栋同志有关系。”
“和李栋有关系,正好,李栋你跟我一起过去。”
两人出了研讨室,这边才活过来,好家伙,议论纷纷,这一下李栋算是出了一波名,了不得年纪轻轻就获得人民文学褒奖前途无量啊。
“走,找老张聊聊去。”
“哈哈哈,咱们算沾光了。”
东阳,还是至德县推荐的作品其实都不如李栋作品,李栋都被提溜出来好好研讨了,他们作品八成也免不了,谁知道中间闹出这么个乱子,这下好了。
两家作品想来,这几位主编,副总编,高老,梁老也不好意思太过下狠手了,谁知道,会不会再来一个电报,那可就闹的一点脸面都没有了。
即使如此,这会休息室,五六个副总编,主编,高老,梁老,还有几位学生都有点不知道该咋开口,这下闹的,真的脸上无光啊。
“年轻人锋芒太露了不是好事啊。”
梁老这一说,其他几人跟着说起来,年轻人不该骄傲之类的话。
南國江山
李栋和张勇军这边接通电话,是高站长打来了。“老高,啥时候,咱们正开着研讨会呢。”
“是有件事要和你汇报一下。”
“啥事啊?”
“是关于李栋同志的。”
“李栋,在我身边具体什么事啊?
“那太好了,是这样儿童时代那边来电报说特刊销售不错,打算增加刊印数量,这边和李栋说一下,如果没有意见的话,他们那边将要着手增加刊印的事宜。”
網遊之化神傳說 千涯
李栋听完有些懵逼,啥玩意,卖的好再印刷是这个意思吧。稿费方面没提嘛,李栋一脸疑惑,那啥不太好意思说啊。“高站长,没说稿费的问题吗?”
“稿费,提了,提了,增加一百块钱稿费。”
得,一百就一百吧,过年够用了。“高站长,我是没问题,你看是现在给他们回电报还是?”
“尽快回复。”
“行。”
挂了电话,李栋写了电报交给服务员,儿童时代那边电挂号码一并交给服务员帮着拍个电报回复一下。
“李栋同志恭喜啊。”
真是的,这些人咋的就不尊重一下个人隐私啊,这不东阳和至德县的文化站站长,直接找到这边来,李栋说的话全都听见了。
张勇军哪里拦着,恨不得全都知道这件事。
儿童时代增加印刷刊数,说明大家喜欢这篇文章,人民喜闻乐见。
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这研讨还没开呢,这事情就传到了休息室,梁老眉头紧皱,这下真打脸了,人民文学获奖的是散文啊,最多说明李栋是有基础,可研讨的文章并没有问题。
可现在嘛,增加印刷数量,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打脸了,接下来研讨会开的不腥不淡,说的冠冕堂皇,这不匆匆吃饭去了。
几位地区杂志社总编,副总编更是匆匆离开午饭都没吃,那位高老也走的匆忙。
一时间,整个座谈会似乎少了一份热闹,梁老这个主持人,脸上挂着寒霜,生人勿进,李栋倒是没想到晚上的时候,张勇军过来告诉李栋一个好消息。
“入选地区优秀作品了?”
李栋有些意外,可以说自己一人之力搞砸了研讨会和座谈会,研讨会的风波闹的沸沸扬扬的,座谈会上梁老那家伙脸色挂霜了。
“儿童时代特刊和人民文学获奖的事,吴书记和地区的张书记反应了,这可是好事啊。”
张勇军笑说道。“他们能不给个优秀作品的名额。”
五个名额,李栋占了一个还说的过去,张勇军是高兴了,晚上张勇军还弄了点小酒,两人在食堂小喝了点,只是梁老几位老师见着,脸色不是太好啊。
李栋嘿嘿笑,打招呼,梁老哼了一声算是回应了,李栋还挺乐呵。
优秀作品还有一笔补助,二十块钱外加六十斤全国粮票,全国粮票可是好东西是带油的,虽说不多可对于一般家庭来说,这都是好东西啊。
还有一些生活用品票,李栋乐滋滋领了,本来和张勇军准备乘公交车-大拖拉机回着池城的,没想到吴天竟然安排好了车子。
“真是得好好谢谢吴书记啊。”
“可不是嘛。”
大卡车也不错啊,尤其是还能坐在前排,虽然挤了一点,可是不用吹着寒风算是难得了。
“谢谢师傅。”
两人池城文化站下了车,李栋跳下来车,外边还下着小雪呢,雪花打在脸上还挺冷的,幸好了吴书记安排了卡车,要不然,这家伙顶着雪回来,可得冻的不轻。
“走,先去文化站,高站长可等着咱们呢。”
没办法,李栋得过去,得了优秀作品不说,人民文学十大年度散文,这可牛了,整个地区独一份,甚至今年省里都没几个堪比的大奖。张勇军的意思,李栋入选省作协基本铁板钉钉了。
甚至还有进一步希望,李栋都给吓了一跳,人民文学这么牛嘛,李栋心说自己昨天是不是谦虚过头了,真是,自己真不是故意,自己一低调的人。
来到文化站,高振兴一见着两人欣喜迎了过来,只是令李栋是有点懵逼,牛静咋在这边啊。
“李栋同志,真是太为我们池城增光了。”
“高站长,你太夸奖了,我就做了点力所能及的事,没啥。”
“哈哈哈,谦虚过头也是骄傲。”
“一点小成绩。”
“牛静同志,一会麻烦你给我们拍几张照片。”
牛静点点头,对着李栋眨眨眼,李栋回应啥情况啊。“拍照。”
“李栋同志,优秀作品证书先拍,等人民文学十大散文证书寄回来,咱们再拍一个。”
行,你安排就行了,牛静有些愣神,啥东西,优秀作品,十大散文?

tbaai熱門都市小说 我的1978小農莊笔趣-第236章 褲襠尿壺司機分享-emhol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北京吉普啊。”
巷子里突然来一辆北京吉普,这可是干部车啊,BJ212是当时县团级的干部专属座驾啊,有点见识都知道啊。
李栋虽然没坐过这种吉普车却听说过一顺口溜,吉普响,来的是官长,官儿不算大,顶多是县长。
好一点公社甚至都配备吉普212,当然里山公社这种山区公社低配自行车纯属正常。
甚至池城这样的吉普车都不多见,一般都是县里大干部才有配备的,来着小巷子就有点引人注目了。
“李栋同志。”
“这是吴书记。”
“吴书记好。”
吴天紧握着李栋的手。“早就想见见你这位大作家了。”
“吴书记,我算大作家啊。”
“这可不行,太谦虚啊,同志之间可不能这么客套。”
李栋笑笑那啥小有点成绩,这才对嘛,这位吴书记倒是挺好说话的。
吉普出了巷子,张大妈几人还愣神了。“真是李家娃子?”
“咋回事,别是给公安抓走了吧?”江大妈小声嘀咕。
“啥眼神啊,没见着人家握手呢嘛。”
张大妈挺疑惑这娃子干了啥,还有车子来接啊。
吉普车出着巷子迎面和江娟几人碰着正着,江娟微微一顿,啥时候我们巷子还有这样的干部车啊,三人把自行车停靠边上等着吉普车过去。
“咦,咋了?”
“吴燕,你看啥呢,快走啊,我给你们拿星星诗刊,你们看了就知道,写的多好了。”江娟见着吴燕盯着过去的吉普车走神,喊了一声。
“江娟,你们刚看没看到坐着车子的那人是不是李栋啊?”
“开啥玩笑啊,李栋多大咋能坐干部车啊。”蒋钦觉着吴燕真是想多了。“别是,你对那个李栋有啥意思吧?’
“你说啥呢。”
吴燕嘀咕,难道真是自己看错不成。
毒醫狂妃
“走吧,去看看江娟说的星星诗刊到底多好。”
李栋这边出了巷子,不知道身后张大妈她们议论纷纷,谁人不好奇啊,年轻娃子就上了干部车,看样子还不是犯事被抓,这可奇了怪了。
吉普车坐着并不算太舒服,可是已经算是这个年月小县城最高的待遇了ꓹ 一路上看着赶着马车,牛车的菜农ꓹ 农民,城里运输工人吹着寒风赶车,李栋觉得坐在不吹风ꓹ 还算暖和车子里真是享受了。
这一想顿觉硬度挺高座椅舒服了,吴书记和李栋聊了几句翻开了李栋一些作品ꓹ 称赞几句,张勇军在边上也夸赞几句说起人民文学的事ꓹ 李栋说等到了地区打个长途电话问问。
“张站长ꓹ 你们工作可没做到位啊。”
“吴书记说的事,主要咱们关怀不够。”
“这事是我自己一时疏忽了。”主要是李栋对那啥人民文学不上心,稿费才五块钱,没啥意思。
“哈哈哈,你们啊。”
“这样,到了地区,我帮你们打个电话问问。”
“那太好了。”
李栋真心的ꓹ 毕竟这年月长途电话贵就不说了,排队能排死个人ꓹ 有了吴书记这话就好办法了ꓹ 咋说也是县领导这点小事还容易办到的。
来到地区ꓹ 不过十点不到ꓹ 李栋不是第一次来地区了,算是熟门熟路了。
“李栋同志ꓹ 你的文章已经发表了。”
“发表了。”
张勇军一拍手。“太好了ꓹ 李栋同志ꓹ 我们也快些过去办理入住吧,吴书记ꓹ 真是太谢谢你了。”
“一点小事,你们这边回去咋办?”
“吴书记,回去打票就好了。”
“我看看时间,到时候如果来得及,再送送你们。”
吴天笑说道。
这位书记还真挺平易近人的,李栋和张勇军来到登记点,其他几个县的同志到的更早听说昨天已经有同志来了,李栋登记的时候,登记员还有些意外呢,好年轻啊,竟出了特刊不由多看了几眼。
只是对李栋落户农村微微有些皱眉,咋的是农村来的,农村那地方能出啥正儿八经近的作家啊。
登记好,李栋和张勇军一间房子,这年月宾馆条件一般般,睡觉的床铺,洗脸架,没有独立卫生间浴室,不过倒是给了两个暖水瓶自己去水房打水。
待遇不高啊,李栋提着水瓶打了水,回到房间给两人泡了两杯茶。
“小李。”
张勇军笑说道。“我这边还有点工作,这就不能陪你呢。”
“张站长你忙。”
“我给你弄了张电影票和动物园的票。”
想的真周到,李栋接过票道了谢,不过这货没有去看电影没啥看的,倒是去泡了澡,搓了背舒舒服服的逛着百货大楼,一边逛一边记录。
“咦?”
出了百货市场,李栋有些惊讶,碰到熟人了。
“梅小芳同志。”
“是你?”
不等梅小芳回应,梅小龙站了出来。“你来干啥?”
“来百货大楼逛逛,没想到你们挺快的。”
前天过来拉粪尿,今天就过来卖篮子了,李栋瞅了一眼至少三五百个喜字篮子,路口公社产量太吓人了。好在没有出现字母篮子,要不然李栋真的要跳脚了。
不过梅小芳第一次来,不懂的搞推销,这会又刚下雪,外边挺冷的,又赶上班日子,注定这一次销售不会太好啊。“我建议你们去国营饭店,或是食品公司,那边比这里更好点。”
梅小芳听着倒是认真考虑一下,道了声谢,梅小龙几个一直瞅着李栋不顺眼觉得这人知道啥,百货大楼人最多了。
“那行,你们继续卖。”
李栋瞅瞅时间,去吃饭了,中午在国营饭店解决的,点了一肉菜,一大碗米饭,两个馒头,一碗蛋花汤吃着还挺舒服的。
吃过饭,出来又碰到了梅小芳一行人,李栋笑笑点点头没过去,这会人家就还挺忙。
“怎么又是这家伙啊?”
梅小峰小声嘀咕道。
梅小芳没说话,心里暗暗记下来,国营饭店,食品公司,这边生意是比刚刚百货大楼好啊,这个李栋是有些本事的。
回到住宿地方,这边竟然给了饭票,好家伙李栋还被批评了一顿,第一次集体用餐,李栋不在,这年月没联络的办法,只能等着李栋回来了。
“晚上我一定到。”
晚饭的时候,李栋见着一群上了年纪的作者有些懵逼。
“小伙子也是来参加座谈会的?”
“是啊。”
李栋赶紧让着这位白发老人坐下来,大爷,你高寿啊,这把年纪咋还来参加活动,真是精神可嘉啊。李栋都不敢太靠近这位,别一会摔了,扶不起。
“小年轻倒是挺有礼貌的。”
得,李栋心说自己是怕扶不住,笑笑坐下来,晚饭没啥好东西,还以为搞个聚餐呢,谁知道就是员工餐,一人一个菜两个大馒头,一碗稀饭。
不过大家热情挺高的,李栋听着讨论着博尔赫斯,安德烈纪德,黑塞,海德格尔,李栋有点懵逼讨论都这么高大上的嘛,这些名字李栋隐约有些印象。
毕竟是文学少年嘛,读多了武侠,仙侠之余还是需要几本高大上的书垫桌子脚的,当然李栋并不完全垫桌子。“小同志最近读啥书啊。”
“读了一本裤裆壶湿透司机的一本我的天空太多乌云。”
“好书啊啊。”
“有时间拜读拜读。”
“是好书。”
李栋嘿嘿一笑,得回头我得写一本吧,这个笔名有点吊炸天,不知道人家杂志收不收,讨论很是热烈,李栋觉着自己接受了一番思想洗礼,读书,一定要读好书,尿壶司机的书,肯定要多读。
回到房间,李栋憋着笑,洗漱打了开水回来,张勇军这边八点多才回来了,李栋正琢磨搞一份稿子,不行啊,红高粱太熟悉了,想就写,莫言大大不需要这种赚钱的书。
为了挽救大大,沦落金钱奴隶,李栋决定牺牲自我,虽然写这种书可能要被骂,不过许些骂名,我尿壶司机背了。“写稿子呢?”
“今天参加晚饭的讨论,受益良多,忍不住动笔写写。”
张勇军心情不错。“我下午又打了一个电话给人民文学那边,你的散文入选了年度十佳散文候选,最迟到明天中午就有结果了,我跟编辑部打了招呼,一有结果就给宾馆这边发电报。”
“是嘛,那太好了,张站长这事你费心了。”
说话,李栋收拾好笔记本。“水给你打了,泡泡脚。”
萬古至尊 霍東
“还是你们年轻人想得周到啊,入选十佳散文对咱们池城文化站也是一件大事,我可不光光为你一人再跑啊。。”
泡脚的时候张勇又跟着李栋聊了一下明天座谈会,第三个研讨的书就是李栋的。
“明天省里的高老也会参加?”张勇军说道。“那可是老一辈作家,是咱们省内少数几位获得大奖的作家。”
“高老?”
李栋想了半天,没想起来谁啊,巴金自己倒是知道,之后好像没啥有名的作家了吧。这个高老,李栋真不知道,反正混过去就是了,总不好批斗自己吧。
谁曾想还真成了批斗会了,开场大家都挺友好,气氛不错。
“第一位是张宏江老师的作品,我为祖国献花环。”
李栋接过稿子看了看,写的不错挺感人的,国庆节为了采集鲜花摔到悬崖下,爬着回到家里编制花环,献给祖国,自己因为重伤不治死了。
写的真好,李栋不得不说,这精神自己肯定比不了。
“这篇文章很有深度啊,同志们。”
姐妹奪愛 窈窕豬
“是啊,高昂的爱国主义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啊。”
“用鲜血浇灌的花朵,绽放最美的光彩,写的好,写的有深度,写的有骨肉,有灵魂的文章。”
“大家回去好好读一读,学一学,咱们给张宏江老师鼓鼓掌。”
“好。”
李栋一拍手,拍的可起劲了,这好文章,李栋放松了不少,大家还是讲原则的嘛,鼓励为主。
“第二篇,我为四化献青春。”
特種兵之神級兵王
“高洪亮老师的作品。”
这是高老的儿子,还是孙子,李栋嘀咕一声不比自己看着年纪大,二十有了吧,别没满十八岁吧,写的不错,笔力老道,为四化为国家,献出青春的决心。
好文章,李栋跟着鼓掌,接下来一顿称赞,表扬,这个李栋越加放松了,咋的都是好人啊。夸夸就过了,研讨会开的还是挺轻松的,李栋觉着自己一会要不要谦虚几句啊。
真夸的挺不好意思,没见着高洪亮小朋友都涨红着脸,高兴的不行不行的,自己咋不能超过这样小朋友,一定淡定,夸我吧,我就是一低调的人,你说一会咋表情呢。
高兴,激动,兴奋,李栋想了很多,准备了不少。
“下面是来自池城的李栋同志一篇儿童科幻,太长了一点,我就不给大家读了,大家先看看,有啥想法,不要顾及该怎么说怎么说,年轻人要多批评才有进步。”
“我来说几句吧,儿童科幻,我一直有所研究,多是奇思妙想,不过我要说一下,即使科幻也该有一些科普作用,不能一味地无限制发散思维,一些根本不可能存在实现的东西就不要写了嘛,误导了小朋友,这可就是罪过大了。”
天價少奶奶
这帽子,李栋差点没顶住,好再有人打圆场,科幻要有想象力,得,李栋觉得这气氛有点不对劲啊。
果然接下来评价多是光怪流璃,无限制乱想,还有什么不唯物主义,好家伙,李栋郁闷的差点没把尿壶司机给拿出来。科幻啊,自己都已经写了,不说还是小说,咋的这下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太高兴,太兴奋,不够谦虚的问题了。
農門稻花香
“得。”
这家伙别说李栋郁闷,张勇军也郁闷坏了。
这啥意思啊,咋得,怎么池城推荐的作家不行啊,我张勇军的工作不到位啊。
“年轻人嘛,多学习,多积累,总有一天能开花结果的。”
“哎呦,梁老说的对,年轻人思想不成熟是有的。”
李栋郁闷了,张勇军刚想说话一工作人员走了进来递给张勇一份电报。
“好啊。”
“张站长说说哪里好了?”
我的輕狂歲月
张勇军笑笑。“我这边刚刚接到一份电报,人民文学发过来的,李栋同志祝贺你啊。”
“祝贺我?”
张站长,你没听到嘛,我都成了批斗中心点了,俺还是回农村吧,城市套路太深了,年轻容易掉坑里。
“祝贺李栋同志短片散文《秋意游景》获得人民文学年度十大短片散文。”
“啊?”

i2nb8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第234章 爺,俺李棟叔在城裏有房子鑒賞-cepfl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缝纫机?”
“真是缝纫机啊?”
“不得了了,买了缝纫机啊。”
围观的一众人看着崭新缝纫机,好看,韩国富咽了咽口水,这小子,还真买了,还真有点能耐啊。缝纫机票可不好搞啊,这一看就是崭新的不是高价二手货。
小子有点本事啊,知道李栋放大话买缝纫机的人不算少,可大家真没当真,当然也有些觉着李栋还真可能,毕竟李栋都搞回来了电视机,虽说是二叔家,可保不齐就搞了二手缝纫机回来呢。
可没曾想,李栋搞了一崭新的缝纫机回来,大家还是挺惊讶的。
七皇”弟”,乖乖上榻 寶馬香車
咋刚才没看见着,李秋菊和张小草同样一脸惊喜啊,缝纫机,竹编小组的妇女是最高兴的,太好了,真的买到了,指导员太厉害了,说买就买啊。
“先抬下来。”
李栋招呼韩卫国,韩卫东,韩卫朝几人过来帮忙。
缝纫机可不是小件,李栋直接让装好的费了不少事套上大箩筐这才遮挡住要不可没现在的大惊喜了。
李栋四人两人在车上,两人在车下接着准备把缝纫机抬下去。
“慢点,慢点。”
竹编小组妇女们一个个在边上看着崭新的缝纫机高兴之余又有点担心别给摔了。
“卫东,卫朝你们俩小心点,慢点。”
“嫂子,俺们知道了。”
“秋菊你们扶着点。”
围观惊讶的男人们意外惊讶,好大手笔啊,买了缝纫机,竹编小组真干大了啊。
一个老人瞅着过来看缝纫机啥样东西,咋的就能比人缝缝补补的快了。“还带大轮子啊。”
“可不咋的,瞅着稀奇。”
缝纫机被小心翼翼抬下车ꓹ 妇女们赶紧过来,一个个眼里冒着喜气啊。
“太好了ꓹ 俺们这下改衣服,打补丁,做鞋子可要快多了。”
“可不咋ꓹ 俺听人说,缝纫机用起来可快了。”
我在動漫裏撿屍體
妇女真正打心里高兴ꓹ 有了这个节省多少时间不说,那不用被针扎ꓹ 白天干活还要忙活半夜给娃子改衣服ꓹ 做鞋子。
“嫂子,你们看放哪里,院子里,还是屋里。”
“咋能放院子里,放屋里,大家把里屋收拾收拾。”
李秋菊一说。“家里来人的把东西接过去,俺们要收拾屋里。”
“小草东西给俺吧。”
韩卫群接过媳妇抱着东西ꓹ 韩卫安这边没含糊,一群竹编小组妇女们乐滋滋清理ꓹ 清扫竹编小院里边小屋ꓹ 打扫干干净净。“指导员ꓹ 俺们能提个意见不?”
“啥意见啊?”
“俺们想买两袋水泥ꓹ 买几块玻璃把里屋收拾收拾做个缝纫机工作地。”
“这个主意好啊。”
韩国富都觉着挺好,缝纫机是大件ꓹ 得好好保存着。
結發 藤萍
“行啊ꓹ 回头我就去买ꓹ 水泥和玻璃。”
“那太好了。”
缝纫机被搬进里屋,放好了ꓹ 大家伙忍不住挤进来看热闹,妇女们是忍不住摸摸看看。
“真好看。”
“这咋弄啊?”
大家伙瞅了好一圈才想起来,没人会用这个啊。
“咋办?”
李栋一看得,还是自己上手吧,小时候玩过一段时间,家里老缝纫机李栋一直喜欢蹬轮子玩,索性他妈就让他帮着做鞋垫,一些碎布,破布几片放一起用线一遍遍过。
过好了按着鞋子样子剪下来就成了鞋垫了,李栋玩的时间长了,多少会一点。“我来吧,谁家有不用的布头拿点过来,我给你们扎个鞋垫。”
“俺家有。”
李秋菊说着就往家里跑,没一会功夫气喘吁吁跑了回来。“给。”
吸血鬼追獵者 贊美死亡
古董局中局
几块烂布头递给李栋,李栋接过来一层一层铺好铺平了,然后线圈给放进去,拉着线挂上针头。手在机头小轮子一转,脚下跟着踩着踏板,缝纫机跟着转动起来。
一会功夫大家就看到密密麻麻的针线出现布头上,还别说李栋还真记着,一会功夫一条线就扎出来了。
“好家伙,这么快啊,快看看,这针线活可真密实啊。”
“可不咋的。”
“这算啥。”
接下来李栋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好,感觉找回来了,速度快多了,没一会,一鞋垫布就扎好了。“秋菊嫂子,给你,回头你按着鞋样子剪下来就行了。”
“这就好了?”
这才几分钟功夫啊,这么大一块布头,李秋菊用手扎了两下,足够两双鞋垫子了。“真厚实,这咋弄的这么好啊?”
“可不咋的。”
传花等几个婶子摸摸鞋垫,这针线做的可正好,真密实,牢固的很,主要是快啊,这要是自己打,至少三五天功夫呢,现在一眨眼的功夫。
“嫂子,给俺们看看。”
“拿去。”
李秋菊直接递给春枝几个,边上李春花看着都有点心疼,多好的垫子啊,这娃子咋就这么随意给别人了。
“厚实,真厚实。”
“指导员,可真能耐,回头给俺们也扎一个。”
“对对对,俺们也扎一个。”
好嘛,李栋哭笑不得,自己咋的就成裁缝了,再说这挺简单的,你们自己来就是了。“秋菊嫂子,刚看清楚了吧,来你试试。”
“这个,俺不太清楚。”
“俺去家里拿布,指导员你再给俺们扎一次呗。”
“得,行吧,这一次可要看清楚了。”
好家伙这一次围观人更多了,不少妇女都听说李栋会用缝纫机扎鞋垫,可快了,一眨眼就能扎几双鞋垫,这话谁信啊,这不五奶几个上了年纪都过来了。
李秋菊她们赶紧位置让出去,还把韩卫国几个年轻人给赶了出去,这是妇女的活。你们几个小年轻看啥看,韩卫国几个无语,栋哥不也一样嘛。
唉,谁让自己不会缝纫机呢,真是栋哥,真厉害,啥动会。
“李栋在里边扎鞋垫?”
外边韩国富这些人不好进屋,全是妇女同志,再说缝纫机本来就是妇女缝缝补补用的,咋想到李栋竟然还会这个。
“文化人脑子真活络,啥都会。”
“可不咋的,你就说编竹编吧,俺听说妇女都编不了那么细化的。”
“栋哥厉害着呢,竹椅子可不都是栋哥想到的。”
“开拖拉机,栋哥也是第一个会的。”
李栋不知道外边的事情,自己扎个鞋垫被当熊猫围观了,哭笑不得,来回弄了好几家的,总算李秋菊几个看的有点心得了,上手试试,虽说开始出了点问题,可慢慢找到技巧了。
我的逆亂青春
李栋一看好了,这下总算自己解放出来了。“指导员,先别走啊,俺们还想看看,咋的缝补衣服呢。”
“对对对,这个俺们都学的差不多了。”
“谁家有需要缝补衣服,赶紧拿去啊。”
“俺家有。”
“俺家也有。”
好嘛,这一下十来家有需要缝补衣服,李栋一听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去,别搞啊,自己那点东西,缝补衣服,这块李栋还真不太在行,无奈先回忆自己老妈咋弄的。
别一会出丑了,回头回到2018年难道自己还有学习一些缝纫机技术不成,这个还真不好找好学校呢。
正想着呢,刘春枝已经拿着衣服来了。“俺家娃子裤子开裆了,指导员你帮着缝补缝补。”
“行,我试试,我不太懂,一会不成可不怪我啊。”
“成,成,指导员你缝吧。”
这个指导员可真不是好当啊,真难啊,编竹编就不说了,还要给娃子缝补裤裆,这事闹的。李栋是赶鸭子上架,谁想还真扎的齐整的很,真是自己难道有当裁缝的天赋不成。
“正好啊,好结实啊。”
“指导员,你太谦虚了。”
“就是。”
得,李栋觉得自己还真该多谦虚一点,这家伙又来几条裤子,几件衣服,李栋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好了,嫂子,你们自己试试,我先回家了,小娟还等着我做饭呢。”
“那俺们先试试,不懂再找你。”
李栋赶紧点头。“对对对,婶子,嫂子你们先试试,这个针头和线圈都在盒子里,我给买了不少,你们等会自己换就成。”说话,一溜烟的跑出了里屋。
“栋哥。”
“我去把拖拉机开去仓库,国兵叔呢?”
“俺去喊国兵叔。”
韩卫东说道,那成,李栋发动拖拉机来到仓库,没着一会韩国兵就过来打开门。“国兵叔,箩筐没了,等回头你看啥时候有时间让人再编一些,下次咱们进城卖白菜的用。”
“白菜,咋的,好卖?”
“那可不,你想啊,这快过年了,白菜能不好卖嘛。”
李栋把车子停靠好,拍拍屁股。“国兵叔,我先回去了。”
“这小子。”
韩国兵家也种了些白菜,平时他不太关心,回去问问媳妇,咋样了。
李栋这边总算回到家里,洗了一把脸,小娟这边都已经把米饭做好了,还炒了两个小菜,李栋一看不行啊,没肉可咋整,切了一块腊肉搞点冬笋炒了一个冬笋腊肉,再打了鸡蛋汤齐活。
“小娟吃饭了。”
“嗯。”
小娟正在小本本上记着啥,李栋伸头一看,啥玩意,梁晓燕,王静,咋的,这搞啥呢,名字下面还写了不少东西,梁晓燕一顿饭吃多少,会干啥,脾气之类的。
这是个人资料啊,王静老师一些李栋不知道的性格脾气,习惯这上面都有,这是搞啥啊。“咦,为啥没有你小姨啊?”
“小姨?”
小娟哦了一声,翻开一页写上黄胜男,李栋嘀咕,这丫头搞啥啊,难道也准备学自己写文章,这倒是好事。“多观察,多积累,好了,先吃饭,回头爸再给你说说,咋的观察人物。”
媚亂天下:極品神醫戲大唐 雨洛
这会不光光李栋家吃饭,各家都吃饭了,韩卫军这边吃饭的时候,随口问了韩小浩一句。“小黑,达问你啊,昨晚上你们都睡哪里的?”
“俺叔家。”
韩小浩扒拉杂粮饭,没有肉包子香。
“你叔家?”
穿越三界的愛 夙沙暖666
“啥玩意,你那个叔?”
韩国富敲了下韩小浩,韩小浩捂着脑袋瓜子。“爷,俺李栋叔家啊。”
不死武尊
“真的,李栋叔在城里有房子。”
“啥?”
韩国富这一哆嗦,筷子都掉地上了。

n53sd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的1978小農莊笔趣-第231章 李棟,竟然在城裏有房子【四千五月票加更】相伴-kdurk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达达,这是哪里?”
小娟还有点迷糊呢,李栋笑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小娟。
“当然是到家了,去试试这把钥匙。”
狂梟 admin
“这把钥匙?”
小娟满脸疑惑,李栋指了指大门扣着的锁,小娟更迷糊了,不过还是按着李栋说的试了试。“咔。”锁开了,这是什么情况啊。
“啊?”
不光光小娟,其他人同样一脸震惊的看着开了锁,咋回事啊。
“栋子,这房子?”李秋菊心里炸开锅,咋回事,李栋怎么有钥匙开这个门锁的啊。
不光光李秋菊,其他同样心里炸锅了,栋哥的钥匙咋能开开这里门啊,难道这房子是栋哥,韩卫国和韩卫东对视一眼,两人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萬能神戒
这太难以相信了,门开了,大家齐齐看着看的门,这是咋回事啊。
大家震惊,惊讶,不敢想象,直到李栋推开门,整个院子向着众人敞开了才缓过来些。
“大家别愣着啊,这是我二叔的房子。”
李栋笑说道。“大家快把东西搬进屋里,卫国带小琴进屋,别在外边淋着了,小娟,小黑你们也赶紧进屋,小娟,这是开门的钥匙。”
“啊,好。”
韩卫国这会还没从震惊反应过来了,其他同样震惊,栋子在城里还有房子,他二叔的,可李栋有钥匙啊。
“栋哥,要不要先和二叔打声招呼。”
韩卫国刚准备进院子想到这房子是属于李栋二叔的有些犹豫,自己一农村人跑人家城里人家里,这不太好吧。
“是啊,俺们这么多人过来也不太好。”
“要不俺和婶子,小草去找个大车店待一晚上。”李秋菊这一说,边上传花婶子和张小草齐齐点头,连着韩卫东都说话了。“对啊,栋哥ꓹ 你带卫国,小琴还有两个孩子在这边吧ꓹ 俺们去找找大车店。”
说话李秋菊更是把钱塞给了李栋,李栋哭笑不得。“没事,我刚没说清楚ꓹ 真是的。”
“我二叔早搬走了,这房子现在给我用了ꓹ 屋里没人,大家都赶紧收拾一下进屋吧。”
这一说ꓹ 大家更愕然了ꓹ 这啥意思,李栋二叔搬走了,这房子给了李栋,这不是意味这房子现在属于李栋了。好家伙,李栋在城里有房子啊,这咋没听说啊。
小娟更是眼里闪着精光,达达在城里有房子ꓹ 这一下不少人名字直接上了小娟的新妈妈后备。比如先前的梁晓燕阿姨,王静老师ꓹ 还有其他城里姑娘ꓹ 有房子了小娟一下眼界高了一截ꓹ 直接跳过村花到达城里姑娘了。
毕竟城里有没有房子完全是两码事啊ꓹ 小娟精神大震,打算一会好好看看房子ꓹ 这里可是达达的。小娟眼神变了ꓹ 仔细打量房子ꓹ 虽说没啥灯光瞅着乌黑可越看越喜欢。
其他几人这会也反应过来,这房子现在属于李栋了ꓹ 还是说二叔给他先住着,这个不好问啊。
“真的,栋子?”
“那栋哥,你不是成城里人了?”
韩卫东一脸惊讶,这小子这会才反应过来。
大宅小事 歸曄
“栋哥本来就是城里人啊。”
韩卫国拍了下韩卫东,本来栋哥就是在知青城里人。
“啥城里人,不说这个,大家赶紧收拾一下,卫国先带小琴他们进屋。”
这一喊,大家才反应过来,心里震惊,惊讶先放一边去,先把买的东西搬进屋里,进了院子大家发现这院子还不小呢。
李栋先打开大门的电灯,照亮地上路要不一会滑倒了。“小娟开门,小琴你先带两孩子进屋。”
“嗯。”
高小琴帮着打开门带着小琴和小娟进屋,堂屋电灯也给打亮了。
“快搬到屋里放着。”
几箩筐买的东西搬进来,几人忙活两趟给搬到堂屋,李栋拉着毡布把拖拉机给盖上,韩卫国帮着捆了几圈,还上了锁,这才进屋了。
“快进屋了,这雪下的可真不小啊。”
校園風流霸王
“是啊,去年没见着下这么大雪。”
國寶奇案 張佳亮
韩卫国,韩卫东,还有李栋三个这会都成了白毛男了,雪花太大,这才一会功夫就落了一身雪。
“大家都抖抖雪,进屋,婶子,嫂子,别愣着进屋坐啊。”李栋一看走廊下站着李秋菊,张小草和传花婶子忙招呼着进屋。
众人这会才从刚刚震惊反应过来,暗暗打量房子和小院,院子还不小,灯光照射些,隐约看到花池子,地方不算小。
屋里家具虽说只是半旧,可比农村要好了,李栋更是提出暂新的折叠椅。
“传花婶子,小琴你们先坐着。”
小月
先談婚再說愛
暖水瓶的温水,李栋倒进脸盆里。“大家洗洗手吧。”
“我去烧水。”
说话提着水壶出了门,别说这雪还真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这鬼天气,下这么多雪。”
外边雪花飘飞,电灯照射些别提还真挺好看,李栋抽出一把自动伞打开来到外边走廊下来,点起炉子烧水,忙活一会这才回到屋里。
“婶子,嫂子,晚上咱们吃点热乎的。”
李栋火锅给搞出来,这个火锅比家里的还要大一些。“卫国,卫东你们找找,箩筐里的豆制品,粉丝,都拿出来些,回头我再补回去。”
“好嘞。”
两个在箩筐翻找着,吃的先拿出来一些,这会先填饱肚子,不够的东西回头再补。
李栋进到自己卧室,翻找了一下竟然还有一些肉丸子倒了半钵子,李栋瞅了一眼水果,得弄点水果吧,苹果,橘子,还有香蕉,西瓜就算了就带了一个来,还准备过年吃呢,把苹果,橘子香蕉装袋子。
撒旦奪歡
一转头的功夫,李栋从里屋提出一袋子水果出来,李李秋菊几个还挺惊讶的,平时栋子不会常来这边吧,要不这屋里啥都有的。
“婶子,嫂子,先吃点水果,小琴,这个我就不给你了。”说着对韩小浩和小娟笑说道。“一会吃肉丸子,水果你们少吃点。”
“这啥果子这么大个头?”传花瞅着老大红苹果,疑惑问道。
“苹果啊,娘。”韩卫国瞅着大苹果,忍不住就要来一口。
總裁的危情女人 七點五
“对了,还有点香蕉。”李栋把一把香蕉给递过去。
“小浩,小娟拿给大家尝尝。”
平时农村别说香蕉了,苹果橘子都难得一见好东西,香蕉这种热带水果,传花婶子,小草嫂子都不会吃呢,还是小娟剥开了教着大家吃。
“好甜。”
韩小浩这小子,一口吃了半根被李秋菊拍了一下,咋的馋嘴成这样啊。“慢点吃,别噎着,咋这么急不忙慌的,没人跟你抢着吃。”
“嘻嘻,大圣想抢俺的。”
“给大圣一个,小娟给滚滚切半个苹果。”
好家伙,几个还有点舍不得吃苹果,香蕉的婶子,嫂子一下愣住了,这家伙竟然给动物吃水果,大冬天的水果多难得,这太造孽了啊。
“哦。”
小娟点点头,这丫头现在多少被李栋同化一些,先前一个苹果都舍不得拿出来,现在倒是大方不少。
正说话,外边水壶响了,李栋赶紧站起来。
“水好了,卫东帮我拿暖水瓶,咱们灌水去。”
“好嘞,栋哥。”
灌好水,李栋给大家一人倒了一杯热水。“喝点热水暖和一下。”
“卫国,卫东,过来帮忙,咱们搞火锅吃,这个又快又方便,吃着还热乎。”
三个男人搞好肉片,丸子,豆皮,豆腐全给切了。“唉,忘了留一颗白菜了。”
“叔,俺知道哪里还有。”
“啊?”
这小子啥情况,一问感情给滚滚留了一棵白菜,这下倒是有了,白菜,粉丝搞了一篮子,火锅没的熬煮骨头汤了,直接倒进去火锅子里,一半辣味一半白水。
调料最简单的,等着汤底沸腾,早早下锅的肉片,丸子差不多好了。“大家都别愣着,趁热吃啊。”
“吃,好烫啊。”
韩卫国被烫到了,边上高小琴忍不住拍了下。“慢点。”
“好辣啊。”
“辣才好呢,热乎。”
“小琴,你和小黑,小娟你们吃这边。”
李栋笑说道。“我给你们调点料子。”别说李栋还真带了调料,花生酱,辣酱,海鲜酱之类都有,调了一鲜香的料子,一人给准备一小碟子。
“好香啊。”
“里边加了花生酱。”
“吃啊,不够加菜。”
粉丝,豆皮,面筋,下到锅里,热乎就能吃,李栋真饿了,自己先搞了一小碗没客气,吸溜嘴一会功夫下了肚子。
“传花婶子吃啊,不够还有挂面呢。”
这会随着外边炉子烧起来,屋里也渐渐暖和起来,这个李建设设计炉子还有点壁炉想过,夹层通热气的。
一众人吃的热乎朝天的,刚刚冷气早没了,手热乎起来。
“小娟,多吃点。”
李栋又给小黑夹了几块肉片。
一顿火锅吃的,大家直冒汗舒服啊,李栋最后就着火锅汤底一人下了一红汤面,小朋友和高小琴一人弄了一清水白菜挂面加了一鸡蛋。
“要是能看看电视就好了。”
“不是有收音机嘛。”
“对啊,听收音机也挺好。”
“电视啊,还真有呢。”
“啊,栋哥,你这里还有电视啊?”
“本来是捎给别人的,这不还没来拿,咱们先看看。”
李栋随口扯了淡。
邪帝誘寵:一口吃掉太子妃
几个妇女心里又是一惊,李栋二叔好大本事啊,一下搞两台电视机。“快搬运出来,天线插起来试试。”
“好嘞。”

u5y8w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討論-第225章 街溜子的作家馬甲被女文學青年發現了讀書-b9cad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回到小院,李栋整理一下,窗户的裂开的玻璃给更换了,卧室里的电灯泡,插线板全给换成新的了,再把台灯摆好卧室焕然一新不错,只是东西有点多。
卧室堆的满满当当,两个皮箱,四把折叠椅,电视机,水果,衣服鞋子一堆。
连桌子也满当当的,光是桌上的摄像机这家伙个头还不小,不好带啊,先放着吧,手表这次带了四对回头找个时间交给黄胜男。“录像机,回头回去弄过了,过年看录像也不错。”
现在内地电影元素单一,倒是港城那边还是有点不错的老片子能看看。“水果,还剩下不少,搞点芒果回去,菠萝也带上吧。”
“差不多了。”
装了一网兜,李栋剩下十多本儿童时代捆好了,这就准备回着韩庄,不耽误吃午饭。
谁想刚出门就给堵住了,抄电表,可为啥眼神怪怪的,李栋嘀咕让着江大妈和张大妈进了院子。
“咦,这是准备出去啊?”
“回庄子。”
没曾想这两位大妈还是居委会,居委会是五十年代开始义务制转型现在半科层制,不过多半还是大妈,大家买菜洗衣服之余兼职一下。
“二毛钱。”
“好嘞。”
李栋掏出二毛钱递给江大妈。“李家娃子,你叫啥名啊?”
“李栋。”
得名字都不知道,李栋哭笑不得。
“那你天天干些啥啊?”
“我落户在庄子里,平时干点农活。”
李栋解释一番。“最近农闲进城来玩玩,顺便收拾一下屋子,见见朋友。”
“得找点事情做做。”
“有的有的。”
異世仙路
好家伙这大妈还管的挺多,这不还说起小人书的事。“小人书,不,这是别人给我带的。”咋的,儿童时代也不是小人书,开啥玩笑,自己还打算当个儿童文学家呢。
可不能说自己是小人书作家,那太丢范了。
这一耽误ꓹ 李栋一瞅时间十一点多了,算了ꓹ 先做饭,吃完饭再回去吧。
米面都有,油盐酱醋调料这次都带了ꓹ 炒锅,炖锅ꓹ 高压锅啥都齐全,先做米饭ꓹ 再炖了肉ꓹ 炒一下菜就齐活了。
“咚咚咚。”
“谁啊?”
别又是江大妈她们吧,刚还问自己谈对象了没有,搞的李栋郁闷不已,咋的啥都管了。“咦,是你啊,快进来坐。”
重生之獸人兇猛 月色未盡
“李栋同志。”
张峰一见着李栋喜滋滋紧紧握着李栋的手。“你的文章我拜读过了,写的真好啊。”
这家伙热情的搞的ꓹ 李栋有点慌。“你太夸奖了。”
“不不不,是真的写的好啊。”
张大妈瞅着孙子出门ꓹ 好家伙怎么跑李老二家去了ꓹ 还和李栋这个无业游民参合一起去了。“咋回事啊ꓹ 这孩子回来好好说说。”
“咋了?”
“这不跑隔壁去了。”
“隔壁ꓹ 李老二不是搬家了吗?”
“他侄子。”
“落户农村的?”
“可不咋的,你不知道这一天到晚的跑来跑去ꓹ 突突的怪车子ꓹ 吓死人了。”
张大妈说道。“我刚去瞅了瞅ꓹ 家里东西倒是不少,你说说是不是李老二给搞的的ꓹ 回头我再去问问,换点票,过年你那点票可不够,小峰也该好好说说对象了。”
“行了,这事等小峰爸妈回来再说。”
“啥回来再说,小峰回来了。”
“回来了。”
张峰一脸喜色,李栋送了一本儿童时代给他,实在李栋觉着这货热情过头了,搞的李栋怕他不走,自己不好意思不留着吃饭,索性送他一本儿童时代,早点走吧。
“咦,这花花绿绿的书哪来的?”
十字架下的光輝
“李栋送我的,还签了名呢。”
张峰一脸兴奋说道。“这可是好书啊。”
最強升級系統
“啥好书,画的小娃子爱看。”
“你啊好好的复习复习,准备考试。”
“知道了。”
张大妈见着张峰当宝贝似的捧着花花绿绿小人书。“你孩子别给带坏了。”
“小峰,这以后少跟李栋来往。”
“咋了?”
张峰一愣,李栋人挺好的,挺热情啊,奶奶咋了。“奶奶你有啥误会吧?”
“李栋人挺好的。”
傻子王妃瘋王爺
“好啥啊,一天到晚没见着干啥正事,你说说,人家知青都想着办法回城里找个工作,他倒好落在农村,我看八成农活也是不干的,天天靠着他二叔吃喝,算啥好啊。”
张大妈说的张峰一愣一愣的。
“奶,人家可不是不干事啊,你不知道,不懂。“
张峰这一说,张大妈还来脾气了。“啥不懂,你奶我啥眼光,看人没有不准的。”
“好好好,你准,那你知道人家是作家不,这书人家出的,一本书稿费二百块钱呢。”
张峰拍拍手里书。
这下不光光张大妈,张大爷也愣住了。“你说啥,这书是那娃子写的?”
“可不咋的,刚送我一本,咱们整个池城没几个得到这书的,奶,这可是上海的大杂志呢。”张峰越越来劲了。
“真是是作家?”
张大爷都意外不已呢。
“那当然,地区作协的证件,我听说买火车票都优先呢。”
“那了不得了。”
张大爷一拍腿,买火车票优先,这家伙一般的公社干部都办不到啊。
“你没骗奶奶吧?”
张大妈完全不敢相信,李栋嬉笑脸的一个人是啥作家,咋看咋不像啊。
“奶,你是不晓得人家本事,要不李二叔能把房子给人家。”张峰说道。“再说,你说人家靠二叔,那就更不对了,我可知道的,李栋一月的补助钱比爷爷工资都高,还有补助票快赶上咱们一家了。”
“这么多?”
愚情
张大妈嘴巴张着老大,好家伙,难怪这娃子天天买着水果,点心,感情人家能耐啊,挣钱多票多啊。
“奶你干啥去。”
“我去找你江大妈。”
李栋这边送走了张峰,吃了午饭,收拾一下就准备回去了,谁想车子刚推出来,这真要走呢,门口被堵住了。
“这就是李栋。”
江大妈孙女江娟,王大爷的孙子王健,还有张峰,还有几个李栋不认识的,拦在自己前面。
“咋,有事出去?”
“回庄子。”李栋有点懵逼啥情况啊。
“你们这是?”
“我们来见见你这个大作家啊。”
江娟笑说道。“你的书,刚我们看了,写的可真好啊。”
“哪里,太夸奖了。”
李栋摆摆手,那啥,一般般,全国第三。
“李作家,那你还写了别的啥文章不,咱们拜读拜读。”
江娟心里多少还有点不服气,那啥儿童时代,儿童文化这个孩子王最多了,这样作家,江娟这些文学青年心里傲气还真压不住。
“其他的文章?”
李栋苦笑一声。“最近没时间,倒是没写啥。”
情生意動
“那太遗憾了。”
江娟心说,可能运气好了,倒是不如张峰说的那么能耐了。“几位,我先回去了,家里还有点事,回头见。”
“回头见。”
李栋骑着突突车离开了,这几位李栋兴趣不算大。
江娟这样的女孩子,李栋更加没有太多心思,太强势的,太文学的,李栋欣赏不来。
“咋就走了。”
“是啊。”
“峰子,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啊。”
其他几个年轻人笑说道。“我还以为啥人物呢。”
“可不咋的,一般般,除了个子挺高的。”
其他都没啥特别的,江娟说道。“张峰,书给你,我还是喜欢星星诗刊,那才是文学。”
“星星诗刊?”
王健一顿。“我好像记着今天开会,高站长说起一件事,咱们池城有一位作家这一次在星星诗刊发布新的诗歌。”
“真的?”
江娟一喜。“我给奶奶说了,帮我买星星诗刊,我回去看看。”
星星诗刊,张峰嘀咕,咱们池城啥时候出这么多作家了。“走吧,咱们去瞅瞅热闹。”
李栋这边骑着车子,突突出了池城。“幸好走的快,要是这几位也要书,自己为了面子野不好拒绝啊。”
惡魔遊戲 素食主義
“还是我聪明。”
至于江娟啥意思,李栋多少明白点,文学青年看不起儿童文学,常有的事情,毕竟儿童文学太幼稚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这么多书,正好去一趟公社小学。”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一尺南風
咱搞一次捐赠,李栋合计一下,现在还有十五本儿童时代特刊,送着梁书记个人收藏一本,高书记一本,高为民一本,王静老师一本,这还剩下十一本。
真是咋给忘记了,邮电局那边自己还答应送胡小欣一本呢,这么算下来的话,自己留五本,那就捐赠五本给里山公社小学。
“成,就这么干。”
李栋想好儿童时代特刊得事,心情还是很不错的,一路欣赏骑着小黑驴的小媳妇,赶着马车载着媳妇回娘家的新女婿,巧的还遇到了一结婚队伍。
一辆自行车驮着一辆新自行车打头,跟着载着一头戴花的姑娘婚礼自行车,这接亲队伍还挺长,五六辆自行车,除却载的自行车,还驮了几个柜子。
李栋一路欣赏着,路上几乎没有卡车,驴车,牛车,骑驴,骑自行车,年底还挺热闹,大家伙脸上笑的虽然没有后世油光彩面却也透着欣喜和对未来的希望。
李栋第一次感受到时代气息,那笑脸给予全是希望。
“奶奶,我的星星诗刊呢?”
江娟回到自己家着急找着星星诗刊。“这孩子,乱翻啥啊,柜子上呢。”江大妈拉拉围裙擦擦手,拍开乱翻东西得江娟。
“找到了。”
江娟熟练翻看目录,看到一个名字,不,两篇诗歌后面名字。“李栋?”

10yhh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的1978小農莊討論-第207章 小朋友,你輕點這不是茶几是輛奔馳【Nangnod盟主加更一】分享-37g7x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高园长,回头忙完了过来坐坐啊。”
送着高树峰进了村子,李栋还不忘邀请高树峰来农庄坐坐,主要李栋对家具拿不准啊,自己一半吊子都算不上,看了两本书,真正半个睁眼瞎。
“有点东西想要你帮忙掌掌眼。”
“那我等下过来瞧瞧啥好东西。”
黑色迷情,總裁的勾心誘妻 紫蓮清顏
高树峰多了一丝好奇,前些日子才弄了些微商的瓷器,咋的又搞到新东西了,这个李老板还真不简单啊。
李栋这边回到农庄把带回来鲥鱼,刀鱼,鮰鱼,大胖头拍了照,要说这次搞了不少鱼虾呢,尤其是刀鱼干十多斤,这鱼晾晒干了,味道虽然一般可名头大。
靈通鬼遞
果然李栋刀鱼干一晾,一群人嗷嗷,刀鱼价格不说了,这年月真没几个人这么干的,晾刀鱼干。
“兄弟给我留点。”
田亮第一时间给李栋来信息。
刀鱼买一千五一斤,简直疯狂啊,这价格鲜鱼都买不到啊,李栋是试吃过觉着刀鱼干觉得一般般怕卖高了被投诉,索性跟着鲜鱼一个价格,这价格你好意思说不好吃嘛。
十多斤刀鱼干,没一会全给订出去了,李栋心说回头多弄点刀鱼,尤其是过年那会听说一船能打十几二十斤,甚至有些能手能打几百斤刀鱼。
那年月刀鱼和鲫鱼,肉串子没啥区别,一到刀鱼上市季节,一天几千上万斤,李栋当时听到眼珠蹬着老大,后世一般人吃不起刀鱼,过去没人吃,扔猫狗吃的。
太暴殄天物,李栋决定了回头多晾晒点刀鱼干,不说多,先存个三五千斤,可惜刀鱼自己养不好啊,不知道带点活刀鱼回来能不能开智了。
奶爸的逍遙人生
“想啥美事呢。”
李栋直摇头,开啥玩笑。
不想这些没的有的,要知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咱们还是平常心来对待。“活的刀鱼不太好弄啊。”
“不想这些了。”
李栋这一晚上加上一早,忙活的还没吃早饭呢。“早饭吃点啥啊?”
“海鲜粥太耗时间。”
李栋瞅瞅保鲜柜有啥能吃的。“上次老三过来带的豆饼,绿豆圆子还有不少,再切点牛肉,搞点粉丝,搞个牛肉汤,饼子还有点葱油饼凑合吃一顿。”
说干就干,牛肉汤没有,大骨头汤有啊搞了两碗到锅里,再把牛肉,粉丝,绿豆饼子,绿豆丸子,粉丝烫一烫装进煮沸的大骨头锅里炖下,饼子煎出香味齐活。
香味四溢牛肉汤撇上焦脆的葱油饼,再弄一咸鸭蛋,美滋滋的,这边一大碗牛肉汤喝下,暖呼呼的。“舒坦啊。”
“李老板。”
戮仙 金名兮
“高园长,忙完了。”
“没啥忙的,照片拍的挺清晰,可惜了,小云豹没拍到,刚我听说是在农庄这边发现的。”
高园长有些疑惑。
可惜不是你 葉紫
“可能是小云豹在这边待时间长了,当家了。”
李栋笑说道。“刚我也没注意,要不还能给你们提供点帮助。”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这事不急,知道小云豹没事,我就放心了。”
高园长笑说道。“一会得给电视台朱记者打个电话,咱们拍的小云豹可以上电视了。”
要不然不确定小云豹生死,可不好宣传,闹到最后被别人扒出小云豹早死了可就太荒唐了。
“那敢情好啊。”
上电视,肯定少不了李栋的,农庄这边也能宣传宣传。“李老板,你说的东西呢?”
“你帮着看看,这些家具都是我一朋友,这不欠了我些钱,抵押给我了。”李栋指着一屋子家具。“我也不懂,权当帮朋友吧,谁知道这人最近联系不上了。”
“啊。”
高树峰看着李栋,你啥都不懂就乱来。“那借了多少?”
“这之前关系不错,借了还不少。”
高树峰哭笑不得。“那行,我给你好好看看。”
高树峰仔细看了看,一些细节,背阴处,还掂量一下,整个看下来,高树峰有些惊讶。“清中期的家具,是咱们本地徽州风格,你这个朋友祖上显赫过吧?”
“听说祖上是个大商人。”
“那就没错了。”
高树峰摸着椅子,嘴里念叨好东西。“这一套价值不菲啊。”
“高园长,还有一套卧室里的家具,你给再看看。”
雕花床,还有小圆桌,几个圆凳子,高树峰进屋一看眼睛直了,好一个八步床啊,这一看就是好东西啊。
这床可费了李栋不少功夫,一点点用推车推进来的,这床算小的了。
“高园长你看?”
“风格是明清风格,应该清中期的东西没的错。”
高园长恨不得直接给搬运自己家,上等酸枝木还有点缀木头是紫檀之类都是好木材啊,这床有顶又盖如同小屋子,李栋真是费了不少劲才给弄进来的。
整个浮雕多是喜庆的场面,寓意都是好的。“这是麒麟送子图,雕的真是精彩啊。”徽州木雕技艺可是一绝,高树峰是越看越越觉着手艺精湛绝伦啊。
“好一副福禄寿喜仙人图啊。”
最令高树峰拍案叫绝的事二十八只喜鹊组成的全家福三个字,用的是古代的虫鸟书的手法。“这是大匠人雕刻的,堪称精品啊。”
書唐 第三黑馬
“李老板你这位朋友压了多少钱?”
“五六十万吧。”
高树峰合计一下。“这张床价值至少三十万,加上外边一套桌椅,六十万不会少的。”
“那还好。”
李栋心说,赚大发了,一部相机几百块钱换回来六十万,这还少了说的。“那我就先放着,等我那位朋友回来,总不好占他便宜。”
“李老板仗义。”
李栋心说,这不过借口,那啥这一套家具自己不打算卖,可又怕有人惦记,总要找个理由,现在好了,有了。“高园长,你帮我看看,这是朋友给我的一点小礼物,说是金丝楠木的盒子。”
“哦,金丝楠木?”
高树峰精神一震等李栋盒子拿过来了,仔细一看。“不对劲啊,这风格应该不是清中期,怎么像是明早期的风格啊。”
“这是一个百宝盒。”
“杜十娘怒沉百宝盒?”
李栋一下想到杜十娘沉的那东西。
“说的还真是这东西。”
高树峰笑说道。“这是女儿家东西,现在收藏价值挺高的,三五万块钱还是有的。”
“你这位朋友,或许把这个当成利息钱了。”
高树峰心说,这位借钱的还挺讲究啊。
李栋嘀咕一小盒子,三五万块钱,真是不便宜啊。“我还是留着吧,等闺女出嫁做个添嫁。”
“这倒是真挺不错的。”
高树峰都有点动心了,不过价格稍微高了一点,这样一金丝楠木盒子,没有三万朝上真拿不下来。
咚咚咚
真说话了,董雪过来了,来还着暖水瓶,李栋接过一愣咋的还装满水提过了的。“李老板谢谢你啊,高园长,赵教授又有些新的发现,请你过去一趟。”
“那我这就过去。”
“高园长,你和赵教授说,中午就在我这里吃吧。”
李栋笑说道。“这一早别人送了点鱼虾,正好我弄几条尝尝。”
“这怎么好意思啊?”
“高园长你再跟我客气,下次我可不好意思找你来帮忙了。”
人家帮着鉴定,估价,这要请外边专家,没有三五千还真不够呢。
高树峰一听李栋意思明白过来。“那好吧,我和赵教授说一声。”
“董雪,你们姐妹都过来一起热闹热闹,中午没客人。”
李栋笑说道。
“那谢谢李老板了。”
还别说几天没吃一顿正经饭菜了,李栋请客,虽然不好意思,那啥为了吃口热乎,脸皮厚点就厚点吧,指望赵教授和她们姐妹和另外两个师兄,八成只能吃方便面了。
送走两人,李栋回到屋里那啥有点激动啊,六十万啊,太爽了,回头还得带两部相机找牛静拍拍照,多捣鼓点老家具,自己住的老屋的家具也给倒腾换了。
“唉,农庄还是太小了。”
“得扩大一下,搞一个贵宾包厢,搞大一点,桌椅板凳最差那也得清中期红木的,最好搞点明朝黄花梨桌椅,那家伙坐在几十上百万的桌椅上吃饭,你好意思不点个三五千上万。”
李栋越想越觉着这点子不错啊。“先给卫国叔打个电话,中午过来做饭。”
韩卫国接到电话第一时间赶着过来,李栋交代一番中午家常菜就行,不过烧一条鲥鱼,其他安排自己吃。
“去看看丹丹和两只天鹅。”
雛鳳歸
李栋在水库这边就耽误一会,韩卫山找了过来。“卫山叔有事?”
“老板,池城学院的几个学生找你。”
“池城学院,哦,是周末来玩穿越七十年代旅游活动的那帮学生?”
李栋心说这帮学生玩的倒是挺嗨皮。
“好像不是,我听说啥,创业协会拉赞助啥的。”
噗嗤,啥东西,创业协会,这个社团李栋还真加入过,几天就跑了,社团说是创业,可一般学校真玩不转,那啥去学生街找文具店老板,奶茶店老板,米线,小吃店老板拉赞助。
几百,上千分配任务,李栋第一时间就退了。“找我的?”
“是啊。”
“行,我去看看。”
得还跑我这里来拉赞助,这几位也是人才啊。
这还是开车来的,行啊,李栋看着两男两女,四个年轻人穿着打扮挺时尚的,女娃子也漂亮,男娃子也挺帅气。
“你好,我是农庄老板李栋,你们是?”
“我们是池城学院创业协会的,我是会长韩明。”韩明有点眼熟啊,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我是副会长瞿思思。”
“我是秘书长韦雅。”
还有最后一位干事刘冬冬,李栋心说得全是干部。“那进屋坐吧。”
李栋倒茶水递给四人。“说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在今日池城上看到你的庄园一些情况,我们觉得你这里很有发展潜力,只是宣传不够。”
“如果按着我们设计,你的农庄……。”
紅顏非禍水
好家伙李栋听的一愣一愣,这家伙挺能说啊。“抱歉,你说的按着你们方案收入翻倍,我不太明白啊,你们这个收入怎么算的,你们对农庄收入了解多少?”
“我们调查过,你这里主要是垂钓,体验,一天收入平均不到五百块钱,如果按着我们方案至少收入过千。”说着这位创业者协会会长还为了更显得气势把文件夹在茶几用力一拍。
“还有稍微轻点。”
李栋见着这几位说的激情澎湃,问题你别拍茶几。“这都是老东西,得来不容易。”
“老东西?”几人疑惑啥意思,不过李栋还能来得及回答外边传来汽车发动机声,李栋站起来。“你们先坐会我去看看。”
“李老弟。”
田亮来了,李栋还真好一阵没交田亮了。

80tb7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的1978小農莊笔趣-第203章 小娟,爸帶你去城裏住-bbjsf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人民文学?”
宗红兵话一出口,边上的张勇军和高振兴反应亮了,惊喜兴奋激动还有点怀疑,这太巧了吧。
“快快快,李栋同志快看看。”
好嘛,李栋觉着这两位比自己还激动,这么激动干啥啊,人民文学咋了,李栋那啥还是有点小激动,没上过人民文学嘛,不知道稿费高不高啊。
要是一字给个一毛,二毛的那可就发财了,李栋打开人民文学的信封好家伙就一张汇款单,五块。
咋的,这太小气了,李栋无语啊,五块钱,这个和自己预想完全两码事,只有五块稿费啊。
见着李栋闪过一丝失望,张勇军和高振兴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被退稿了不成啊。唉,期望太高了,就说人民文学不好上啊,张勇军那时候上还是军队推荐的呢。
现在再让他写一遍上人民文学也不可能了,期待太高了,只剩下失望了。
“这个人民文学太小气了点吧。”
李栋小声嘀咕一声,高振兴听着一顿伸头一看稿费汇款单。“李栋同志,你的稿子选上了?”
“选是选上了,可稿费。”
冷妻難寵:將軍吃不消 匿瑕
李栋无语,这家伙五块钱,太看不起人了吧,李栋第一时间想到退稿,开玩笑其他报纸,杂志给的钱肯定比这个多。
“选上了,真选上了。”
好家伙,这小子咋的大喘气啊,高振兴一脸惊喜。“张站长,李栋同志稿子选上了。”
“是嘛,好好好。”
张勇军激动的接过李栋递过来的汇款单是好一阵仔细看。“好,李栋同志,看来,我们是小看你的潜力了啊。”
“老高,咱们这下可不用担心了。”
张勇军笑着和高振兴说道,有了这篇文章,年底文化座谈会,可有的说头了。
信封还有一份编辑部的信件,李栋张开看了一下。“咦,这位怎么这么眼熟啊?”
评价李栋这篇稿子的编辑,李栋瞅着竟然有点眼熟,这可就不得了了,李栋眼熟的一般后世可都是大家。
“评价很高嘛。”
“还不错。”李栋随口说道,回头查查这个编辑。
张勇军仔细一好,这哪里是不错啊,这里的意思有望入选年度十大散文,张勇军更激动。“老高,你看看,编辑部对李栋同志这篇文章给予很高的评价啊。”
“年度十大散文,这可不得了了。”
李栋心说,这算啥,人民文学好像复刊不久吧,这个年度十大散文之类奖水分太大了。再说,五块钱稿费,李栋还真有点看不上眼呢,这货顺手拆开了星星诗刊的信封。
诗刊这边和人民文学一样,是编辑部一封信和两张汇款单,还行拿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汇款单懵逼了,十五块六毛,啥意思,李栋嘀咕一声合计一下。
“这是一毛钱一个字啊。”
不行啊,海子,这诗评价一般啊,打开另外一张汇款单,李栋一脸惊喜,一代人,正文一共二十一个字,加上名字二十四个字竟然给了二十六块钱稿费。
这是连着李栋作者名都给钱了,一块钱一个字啊,李栋心说果然自己猜测不错啊,这个时间节点,这首诗肯定会受到编辑喜欢,内涵深度思想都有了。
相对来说春暖花开思想性上差的太多,一毛钱一个字已经算不错了。李栋打开编辑信纸评价春暖花开只有几句话,对于一代人那是赞美之词数不胜数,甚至李栋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这位编辑的激动,兴奋,这是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难怪连自己作者名都给钱了,还不错,零零散散加起来四十多多块钱,李栋还是挺高兴,最小气的还是人民文学啊,李栋决定下次再不投稿了。
没稿费不香了,李栋这边两篇诗歌也入选了,张勇军和高振兴看了之后,称赞连连,尤其是一代人更是令两人激动兴奋,写的太好了,太有思想性,太有深度了。
“李栋同志,这篇诗歌虽然只有短短两行却倒出来众人的心声啊,好好好,老高,咱们文化座谈会的稿子有了啊。”
“是啊,还不止一篇呢。”
高振兴兴奋不已,本来看望一下里山文化工作者,顺便来找李栋约稿子,为了年底的地区文化座谈会,没想到稿子不用约了,现成的好稿子啊。
人民文学,星星诗刊,这两个名头可都不小啊,再说这诗歌写的是真好,想来散文绝对不差,人民文学评价之高超过两人预料了,年度十大散文候选。
光是这个名头就足够镇住一多半的人了,要是真能入选,那家伙整个地区文化圈都要震动震动了,想想这事,张勇军不得不说,自己推荐李栋入地区作协这步棋真是走对了。
“李栋,请两位领导进屋坐啊。”
“你看,我给忘了,张站长,高站长快进屋。”
光顾着看信了,这不门口站了老半天。“红兵,进屋坐。”
“不了,不了,我还要送信。”
“那我不耽误你工作了,回头有空来玩。”
“好勒。”
宗红兵心说瞅瞅人家,一点没骄傲,还是这么平和,难怪这么能耐了。
李栋可不知道宗红兵想法,要不肯定要得意一番,没办法自己就是这样一个高尚的纯洁的人,咱不骄傲。
进了堂屋招呼大家坐下来,倒茶拿着花生瓜子招呼着。
稿费汇款单李栋收起来了,至于编辑部信倒是放在桌子上,张勇军和高振兴时不时看一看。
撒旦明星的乖乖女
“两位站长过来是有啥事啊?”韩国富这边见李栋忙活倒茶倒水,代替李栋问了出来。
“我们代表文化站过来慰问慰问李栋同志。”
高振兴笑说道。“张站长还没和李栋同志见过面,这次过来正好见见。”
慰问品,李栋扫了一样好一叠票,还有一张大团结,不错,文化站就是讲究,知道自己喜欢啥,不来虚头瓜脑的东西,不像人民文学夸得小花似得,稿费五块。
这不是逗人玩嘛,李栋还是喜欢实在人,张站长和高站长一看就是实在人。“喝茶,喝茶。”
“李栋同志,我们这次过来出来不光光代表文化站慰问慰问你这个大作家,还有事相求。”高振兴说的李栋一愣,啥东西,高站长你们是不是太实在了点。
难怪给钱又给票呢,这是要自己办事啊,实在人其实挺可恶的。
实在人不死心眼,这可咋办,李栋试探着问。“高站长,你和张站长都办不了的事,我这个小农民能有啥办法。”
“哈哈哈,滑头。”
两人啥人没见过,李栋这话一出口,两人都乐了。
韩国富瞪了一眼李栋,瞎说啥啊,李栋嘿嘿笑,那啥自己年轻,不怕说错话,再说自己没说啥啊。
“咱们办不了的事,你还真办的了。”
说着拍拍桌子两张编辑评价信纸,啥意思啊,李栋没闹明白了。“高站长,你说明白些,俺是老实人,你绕圈圈,俺不懂。”
“噗嗤。”
张勇军一口茶差点没喷到韩国富脸上,李栋躲闪的快,躲到韩国富身后。
“乱说啥话啊。”
韩国富手里的烟袋杆子蠢蠢欲动,这个混蛋小子,乱说啥。
“老高,你跟李栋同志好好说。”
“是这样,年底地区有个文化座谈会,这不我们本来想向你约个稿子,送过去,不过现在嘛倒是不用了,你这篇散文底稿还在不?”
驅魔師
“在。”
“这两篇诗歌的底稿?”
“都在呢。”
李栋一下明白过来。“张站长,高站长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拿。”
稿子都在卧室,李栋说话就进屋去拿稿子。
“两位站长喝茶。”
韩国栋笑说道。“这孩子还年轻,上次摔了一跤,时不时的有些调皮。”
“哈哈哈,作家嘛,思维跳跃些很是正常的。”
“是啊,作家啊,思想活跃一些。”
啥玩意,李栋嘀咕,这是说自己时不时犯傻,收拾稿子赶紧出来,要不这些人一点都不顾及背着人光是说坏话了,问题自己还能听见,你说气不气人。
西遇 狄戈
高達之宇宙世紀 Zeroth
“张站长,高站长,这是底稿。”
李栋稿子递给两人,对于散文,两人还是十分好奇的,一代人两句话在编辑评价都看到了,这会更想要看看这篇被高度评价的散文。
“好文章啊。”
“真是好文章。”
两人越看越喜欢,不时还拍下桌子,李栋吓了几次,多大人了,一个个至少四五十了吧,咋的跟孩子一样,一点不稳重啊,还说我活跃呢。
“这篇文章写的真好。”
张站长想说有大师风采,不过一想到李栋的年纪,别捧太高伤仲永了。“风格清新,好文章,假以时日李栋同志必然成为文学大家啊。”
“张站长你太高抬我了。”
“哈哈哈,我可没有高抬啊,这篇文章真的出乎我的预料的。”
“是啊,真是一篇好文章。”
高振兴看着张勇军。“站长,你看是不是定了。”
“定了吧。”
张勇军笑说道。“这样文章,不定它,定谁,我想李栋同志都不服气啊。”
啥玩意,你这说的,自己大气的很呢,定谁不定谁,管我啥事啊。
“那就定了。”
高振兴笑说道。“李栋同志,恭喜你啊。”
“高站长,这有啥恭喜的。”
“哈哈哈,你不知道呢吧,咱们一个地方推荐一篇或是几篇文章,作为文化座谈会研讨对象,被推荐者不光光能得到机会参加座谈会,还能得到地方创作奖励金。”
“奖励金?”
李栋一下来了兴趣,咱是实在人,其他的无所谓,这个奖励金你可得好好说说。
“那啥就定了吧,奖励金啥的其实无所谓多少,多点少点俺不在意这个。”
“哈哈哈。”
“这小子”
“咦,这咋还多了一篇稿子,韩皮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