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吳良廣告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吳良廣告商討論-第八百二十章 老同學閲讀

小說推薦 – 吳良廣告商 – 吴良广告商 一晚上,除了路线之争,吴良几乎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 这也不奇怪,他原本就顶着上帝视角在和这些人闲聊,中间有一些分歧也算正常。 但是,吴良总归是达到自己的初步目的。 国三零七年执行,也不过是业内通传的相对比较靠谱的说法,具体是哪一天也没定下来。 如果确定,那必然伴随着相关文件的出台。 而这份文件上也必然会注明国三适用的技术,或者说,怎么去监管,手段也得跟上。 大概率事件是,机械泵因为没有一丁点监控的手段,即使油耗、经济性、成本等等都占极大的优势,也会被否定。 文件里或许不会明着说,加上一句,必须OBD诊断这一句,就能将大多数抱有幻想的柴油机企业给玩死。 而电控单体泵因为升级的简易或许不会取消,但是,这终究是一个备用的选择,真要被国三逼迫的没一丁点办法,用该路线也勉强可以一战,起码,在低端柴油机方面应该也有自己成本上的优势。 吴良的目的基本达到,也熄了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下去的心思,转而将喝酒化为主题。 两箱茅苔,一箱XO,还有啤酒若干。 不给经销商和供应商喝的趴着回去就不算喝好。 吴良是主陪,按说是应该首先挑起战火的人,可是事实上,主机厂招待供应商还有经销商有着天然的优越感,一句酒量欠佳就能给所有的酒都挡回去。 就算挡不掉,茅苔送的那样的小酒盅抿上一口喝掉一半,就不相信谁敢怼着吴良说你耍赖? 这是主场优势,还是主机厂的主场优势,就连董杨、老谭这样强势的人在劝酒的时候,也会说上一句,“我干了,吴董随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如此一来,苦的就是张玉普和周雨民这几个。 吴良气场强,个人资产在这一圈算是最多的。 虽然这玩意儿在这种场合自动被人忽视,但是,这绝对是衡量一个人地位高低的关键因素。 吴良也总算是享受了一把自己不喝看别人喝的待遇。 他自己再悠着点儿,一桌子两箱茅苔下肚,四瓶洋酒喝完,基本上也根本记不起什么工作、销量、任务这些,嘴里喊的只有哥哥兄弟这些。 末世医仙 从六点半开始,一直到九点,总算是喝好。 一堆人吆喝着再转战KTV,吴良拉住张玉普,让他给客人陪好,自己带着杨耽施施然的离开。 他身后还跟着张建建在一旁虚扶着,唯恐他走不稳一头扎进酒店的游泳池内。 崖州喜来登酒店,国外的设计师倾情打造,酒店楼下就是大大小小的游泳池。 夜晚,在灯光的照射下,月光也将棕榈树投影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一路走过,别有一番情调。 吃完酒,略带微醺的吴良征询完杨耽的建议,在沙滩上随意找了个沙滩椅,躺着听海浪奔涌的声音,感触凉风吹面拂来的舒爽。 这样的人生几乎让吴良忘却人世间的烦恼,只想静静的躺着,像一团被烤熟的大虾,蜷缩着,安安静静的,只当自己还活着,待再一次的被泡进水里,还能扑腾两下。 吴良不出声,杨耽也默默的躺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过了许久,杨耽突然问,“你觉得男女之间有着所谓的单纯的友谊么?” 这样的话题,用脚趾头都能分辨的清楚,吴良也老实作答,“不信,起码我不信。” 杨耽有些沉默,而后才是“噗呲”一笑,“是不是觉得我可傻?” 吴良皱了皱眉头,有气无力的回答,“能不能别说这么沉重的话题?” “一脑子坏思想。” 吴良不置可否,“像我这么洁身自好的人很少见了吧?” 杨耽哈哈大笑,“你说这话,你自己信么?” 吴良躺在沙滩椅上,觉得有几粒沙子悄无声息的钻进自己的衬衣里,他情不自禁的直起身子,将衬衣的下摆拉开,使劲的呼扇两下,想将那烦人的沙粒抖落出去。 然而,事情并不像他所预料的那样,沙粒反而越钻越深,顺着腰部滑落,钻进不知名的角落,随着吴良一扭一扭的,似有似无的摩擦着。 吴良恼怒的几欲将自己的腰带解开,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住,任由那颗沙粒使劲的摧残自己。 杨耽躺在吴良身边的沙滩椅上,原本安安静静的,听见吴良做如针毡,好奇的问,“进沙子了?” 吴良尴尬的笑笑,“许是沙滩椅上沾了些沙子,一不留神跑到衣服里面了!” 杨耽咯咯笑,“体会到鞋里进沙子的感觉了?” 吴良抓住她话里的语病反驳,“鞋子里进沙子,大不了给鞋子脱掉就好,衣服里。。。” “想脱就脱,沙滩上呢,就算你穿个大裤衩也没人会奇怪的!”杨耽好奇的问,“你在顾虑什么?” 吴良好奇的问,“这句话,我能称之为邀请么?” 杨耽没有说话,过了半天才幽幽的说了句,“晚上还得改稿子呢,回去吧?” 吴良假装叹了口气,“你说这沙子怎么这么烦人?钻进去就出不来了?” “需要帮忙吗?” 吴良正想说需要,远处原来一声咳嗽声,“老吴,好几个电话打过来,你要不要接一下?”…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彩言情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八百一十三章 爲羞羞撐腰看書

小說推薦 – 吳良廣告商 – 吴良广告商 寒暄过后,开始彩排。 杨耽手里拿着红色卡纸气定神闲的登台。 她一开口,吴良就点头,还和何羞羞交流着,“怎么样,中视出来的,就是专业。” 何羞羞无语,坐在吴良身边盯着台上看。 太后也疯狂 大会要顺利的召开,主持人的串场词极为关键。 原本平平无奇的词,从杨耽嘴里说出来,极具感染力,不论是介绍与会的嘉宾,还是会议日程中间的过渡,杨耽都有种信手拈来的自信。 直到吴良登台的时候,何羞羞也压下了心中的不快,为杨耽的精彩表现鼓起了掌。 吴良也是刚刚拿到他的词,平淡无奇,没有出众的地方,感谢的话语多一些。 正如此刻的陕重氵气,未能做到行业龙头,说话的底气都似乎有些不足。 吴良忍不住就想换词,他把红色卡纸交给杨耽,让她帮忙润色。 杨耽没有拒绝,“那得给我润笔费。” 吴良听的心里一荡,就想口花花,只是想了想还是算了,手里拿着话筒呢,他一本正经的表示,“那是必须的。” 杨耽笑嘻嘻的表示,“大老板果然不一样,好啦,和你开玩笑的。” 吴良则是坚持,“待会去淘几套衣服吧,后面还有好几场呢,总不能就一身衣服从早穿到结束吧。” 杨耽还待拒绝,她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她并不缺少礼服,但是被吴良冠以工作的名义,她也只能顺水推舟,权当是自己的福利了,略微思考一下便答应,“这个倒是可以有。” 其实会务组结束之后,会务成员也会有类似的福利,比如一人一件中高档衬衣之类的,吴良对此门清。 可惜,那些档次的衣服显然不适合杨耽。 吴良安排楚子曼带她去,一方面楚子曼上班也经常会穿职业装,在选择衣服上面驾轻就熟,也有自己的品味,二来,两个人年龄差不多,预计会有共同语言。 只是,在一旁的何羞羞明显就有些吃味了。 她累死累活布展,结果什么都没捞住,情绪有些不对,正想撂挑子呢,结果吴良又补充了句,“楚总,羞羞这几天也辛苦了,等忙完,你带着羞羞放松几天?” 何羞羞这才心情愉悦了起来,这倒不是想要几件衣服,而是,人有我无的巨大落差得到满足,再者就是这得看衣服是谁买的。 这很关键。 吴良见何羞羞没有拒绝,心中暗喜,温水煮青蛙的办法又成功了一步。 闲话撇过,彩排还在继续,主题报告是由张玉普汇报,因为要对着幻灯讲,这中间有个小技巧。 因为需要翻页,有几种实现方式,一是自己翻,对着笔记本敲键盘或者用翻页笔,这里面也有令人诟病的地方。 正常情况下,挨踢界的产品演示会这些,老总喜欢带个麦,手里拿个翻页笔,一个人站在台上走过来走过去的很随心所欲的讲,就像是单口相声一般。 适合控场能力强大的老板这样做,比如水果的老乔这些人,国内挨踢也被老乔带成这样了。 对于国企,中规中矩,不求出彩,顺顺利利的将幻灯的内容讲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是,幻灯并不是一字不差的念下来的。 如果真要这么做,PPT的质量可想而知,通篇的文字,看的人眼晕,甚至是丝毫引不起观众的兴趣。 那么,有一份合适的发言稿就是很好的选择。 脱开PPT本身,把要说的话,打印在卡板纸上,一字不差的念下来,偶尔想到什么还可以脱稿来一段即兴发言。 如此一来,一边念稿子,一边操作电脑,那得给领导忙死。 而且,在台上,万众瞩目,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被人注意到,不停的翻页,就意味着身体的晃动,经常看新闻的人都很清楚,新闻发言人几乎是一动不动的张嘴,唯恐丰富的肢体语言会向外传递出什么不一样的信息。 大会上的报告和新闻上的一幕类似,不需要过多的肢体语言,也就是根本不需要一会按一下回车,显得很业余。 另外,做汇报的并不是只有一个人。 主题报告、颁奖典礼这些都需要PPT的支撑。 总不能这些人一上台,鞠完躬之后,对着电脑一顿操作,遇到张玉普这样的,或许连播放幻灯的按钮都找不到。 所以,屏幕是屏幕,发言稿是发言稿。 得有专业人士和台上的人互相配合,领导念到哪里了,对应的幻灯开始翻页,无缝衔接,也是会议看起来不是那么断断续续的主要实现方式。 这也是彩排需要实现的意义。 何时翻页,只能是技术组的组长,幻灯就是他制作的,和领导的发言配合更为默契。 吴良问韩江雪,“和张总配合过没?” 韩江雪一脸懵,“配合?” 何羞羞在一旁为他解释,“幻灯片的翻页不是你么?” 韩江雪一脑门汗,“张总自己翻页!” 吴良看了眼叶风逸,“给演讲台上的电脑拿掉吧。”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Read the full article

nexzz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七百五十七章 級別不對等相伴-srviz

小說推薦 – 吳良廣告商 – 吴良广告商 天朝就不存在黑涩会这样的组织,就如同天朝建国之后不允许成米青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大耳钉说的话真的是不遭人待见。 对方能直接请安保公司出面,很显然,对方是黑白通吃的人物——一般人就不可能开的起安保公司,一个资质的问题就够难受的。 实力对比悬殊,正如别人告诉大耳钉的那样,“别吃眼前亏。” 大耳钉有秒怂的架势,但是,很多事情历来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随着现场来了一位同样是穿着制式服装的中年人进屋,大耳钉的气势又膨胀了起来,“二叔,他们欺负人。” 张建建气的笑了,“丫头,说话悠着点啊?” 在堵门的这段时间,张建建也在搜集对方的资料,也不难打听,赵海亚,在南航挂了个闲职,白领一份工资,班基本上是不怎么上的,主要混迹于各家酒吧,狐朋狗友一堆,若不是她有个好爹,她或许能够成为翟谦那样的人物。 不过,她的主顾连蔡京的百分之一都不到,能不能出现几个亿万富翁都难说。 这位被称呼为二叔的人气场也很足,摆明车马的问,“堵着门,人家这生意还怎么做?” 张建建不想被人落下口实,笑嘻嘻的看着还是略有些空旷的酒吧,“也是啊!” 他手一挥,门外的那些兄弟们,一个个鱼贯而入,转瞬之间将酒吧坐了个严严实实,不少人还开始嚷嚷,“老板,上啤酒啊,是担心我们不给钱还是怎么滴?” 异界之机关领主 朱小玉脸色不由的变了变,对方这真的是有恃无恐了,她莫名的想起来一些故事,人家也不说打砸什么的,每天的高峰期往你酒吧里面一待,一人一瓶啤酒,了不起就是二十块钱,可是,这生意就黄了啊。 穿裘皮的维纳斯 朱小玉开始坐蜡,对方很明显,这是迁怒于她,起码这是一个黑店,这跑不了的。 制式服装的二叔脸色微变,开始训斥大耳钉,“报敬没?” 大耳钉犹犹豫豫不敢回答,她二叔看见就是一阵腻味,显然是被对方捏住把柄,报敬更为不利,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张建建一手扬了扬手中用塑料袋装着的啤酒瓶,笑着插话,“要不要我帮忙,报敬?” 这就是被人逮了现行的悲催感。 大耳钉她二叔看了看,力量对比悬殊,手中的电话也适时的响起,犹犹豫豫的接完电话,被挨了一顿骂,拉过大耳钉,郁闷的告诉对方,“今天这事儿吧,你找你爹解决吧。” 大耳钉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一阵阵的恐惧,她道听途说的听说过,吴良曾经智斗悍匪张贝,不惜一切的开着车撞向大货,一副同归于尽的姿态,也似乎是向外界传递这样一个声音,“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你们这些幺蛾子?” 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她脑中的荷尔蒙似乎也减退了不少,顿时哭丧个脸,“二叔,你再找找人啊!” 她二叔苦笑的摇头,“能找的我都联系了,说白了,还是你做的差了,你得罪的那位,昨天还在和魔都的大室长一起吃饭来着,服个软,对方大人不记小人过,或许会原谅你的过失。” 话是这样说的,无非也就是宽慰一下对方而已。 大耳钉看着自己所为的二叔就这样扬长而去,慌忙给手机翻了出来,正犹豫着是不是给自家老爹打电话,结果,电话自己响了,赫然就是她老爹的电话。 接通电话,传来的声音并未像大耳钉所想象的那样暴躁,反而显得的极为平静,“海亚,给对方认个错,回来在家待半个月,然后乖乖去上班。” 海亚有些惊讶,“就这?” 她父亲隔着电话都能传过来一阵无力感,“你只需要知道,你爹我过几天就该退居二线了。” 海亚顿时湿了双眼,“就是一场闹剧,怎么还牵扯到你的工作了?” “闹剧?行了,不该知道的别乱打听,对方能在这么短时间,抓住机会,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乖乖的认个错,别让你爹我的努力白费。” 电话挂断,海亚擦了擦双眼,忐忑的看着同样在接电话的张建建,好不容易看见对方笑着一路说着,“收到”,“放心吧,老板!”,海亚苦涩的鞠了个躬,咬着牙,挤出几个字,“对不起!” “现在的年轻人,坑爹这一招,玩的真溜啊!”张建建哈哈一笑,笑得海亚垂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光是一个道歉,哪有那么简单,我问,你直接了当的回答,如何?” 海亚抬起头,轻轻点了点头。 “说说吧,你下药想要干什么?” 海亚犹豫了半天,张建建给她拉到没人的角落里,“说吧!” “其实也没啥,就是看对眼了,想约一下!” 张建建冷笑一声,“没了?” 海亚一个激灵,慌忙又解释,“最多拍个DV什么的?” “这么说,你经常拍?” 海亚脸难得的红了一下,“拍过。” 对方承认了,张建建反而更加坚定自己今天做的没有错,他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脸蛋,讥笑道,“城会玩!你走吧!” 他目送大耳钉出门,然后,才大手一挥,“兄弟们,撤了啊!” 有他一招手,酒吧里,一阵桌椅挪动的身影响起,几乎是所有人都同一时间站了起来,为首的还煞有介事的喊了一声,“全体都有,成单列纵队,齐步走。” 很显然,这些都是当兵出身,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跟着,转瞬之间,酒吧里又显得空旷了起来。 张建建没有急着离开,大耳钉的事情算是有个说法,但是,朱小玉呢? 这就像是《和平饭店》里所演的那样,既然保护了大耳钉,自然要承担起保护的后果,眼下,大耳钉都投降了,朱小玉还有什么理由死扛着。 她也很光棍的认栽,“海亚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能够有今天,海亚家里帮过我,这我得认,说吧,有什么条件,我能答应的都答应。” 张建建笑了笑,还给对方点了个赞,顺便再奚落一下对方,“我真不知道,你们眼得有多瞎才能干出这种事情?另外,赵海亚真的就以欣赏自己的片子为乐?” 朱小玉想了想,实话实说,“那丫头玩的疯,没什么不可能的。”…

Read the full article

3ohcv精品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七百五十四章 朱小靜的妹妹?讀書-ri360

小說推薦 – 吳良廣告商 – 吴良广告商 一家广告公司能否立足于市场,就极其需要整合各方面的资源,寻找让客户接受以及能为自己求生活和生存的渠道。 吴良立足的关键,核心竞争力。 提灯人 虫公 创意,不管是他自己的,还是土味广告狂人叶茂忠的加盟,都让后浪广告的创意闻名于业界。 互联网媒介,手握几大BAT几大互联网企业的股份,如鱼得水,甚至,这些公司的广告销售模式也是他的创意,就比如淘淘网各类榜单,各类产品的关键词排名。 DSP广告需求方平台,新的技术团队已经组建,这个集合了各大挨踢公司的集合体,有了明确的思路实现起来并不难。 我的坏坏坏男孩 传统媒介,整合航空公司媒介资源,进一步向航站楼方向发展;地铁线广告代理,已经拿下鹏城地铁一号线的广告代理权;常年和国内各大电视台的合作,这些也是自己的资源。 “竞争、合作,多赢!”吴良不介意在王嘉芬和卓富民面前展示自己的才华。 广告主和广告商之间的关系历来如此。 广告传媒公司不能为了求生存,只要能生存的单都接,到时候丧失自己的优势,失信于客户,一旦失信于客户,这家客户将会永远进入死胡同。 当广告商具备核心技术或核心优势时,就要在日常的广告经营中,发挥核心技术的巨大的优势,力图达到小圈子的影响力,进而吸引客户对公司的认可度。 “竞合力是反木桶理论,放弃你的短板用别人的长板,别人有的,你也有,别人没有的,你也有!”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易懂难学,尤其是吴良还在补充,“在帮客户服务同时,能够为客户提供更多的附加值,比如执行活动中可以为客户提供免费的媒体资源为客户传播品牌,互联网上的广告,目前大多都是半卖半送性质的,我想王董应该能感受到我们的诚意。” 王嘉芬点点头表示同意,而吴良更是大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结合吴良前后语的意思,王嘉芬其实也能听的出来,就像三聚靑胺问题,这又何尝不是吴良免费提供的“附加值”? 有些话不说要比说出来效果更好。 吴良不会蠢的告诉王嘉芬,“你看,三聚靑胺这么大的事情,我都帮你摆平了,广告这一块儿交给我如何?” 实际上,吴良不说,王嘉芬投桃报李,知道自己欠下这么大的人情,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适当的照顾一下又如何? 所以他不怕当着卓富民的面讲出来。 甚至,她、卓富民、吴良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别想从这么大的事件中全身而退。 相反,火中取栗,若是运作成功的话,打的对手喘不过来气,利用群众的信任危机,在短短的两三年之内通过合并、并购、收购等一些资本运作的手段,将明光发展成为天朝的恆天然一样的企业,被人冠以“乳业大王”的名头,人这一辈子也应该知足了。 女神的超级房东 白玉小生 所以,三聚靑胺问题,是机遇,也是挑战,卓富民身份地位并不亚于陕省掌控国资的副巡抚,他就是代表明光身后的董事会,也代表着魔都市国资,一连两天时间都陪在王嘉芬身边,目的就是给吴良一个交代。 对于明光,“做强新鲜、突破常温、出击女乃粉”的十二字方针,也坚定不移的执行着。 做强新鲜,打出“鲜奶吧”品牌,保留传统的送奶上门的业务,大力发展冷链运输,将冰鲜业务打入全国各大超市。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突破常温,立足巴氏灭菌氵去,以质量求生存,将质量文化变成明光的无形资产。 出击女乃粉,利用国人对三聚靑胺事件的信任危机,收购进口女乃源,发展适合天朝人体质的女乃粉配方,推动天朝最严女乃粉标准的出台,最严厉的女乃粉配方注册制的制订,将天朝乳业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卓富民要的就是吴良的承诺。 武极剑帝 在风中飘荡的落叶 吴良没有让他失望,自信满满的回答,“互联网媒介、航空媒介资源我免费提供,航空这边,我准备制作一个新闻类的节目,每天更新,跟踪报道三聚靑胺事件。 另外,明光这边开发布会,2004明光食品安全白皮书,向社会各界承诺,消除三聚靑胺事件对明光的影响力,到时候,骆老可要辛苦了。” 卓富民看向王嘉芬,王嘉芬点头表示,“鲜女乃吧的数量少了些,国外收购基本完成,女乃粉配方制已经备案,回头还得和骆老进京,一起推动配方注册制的落地,基本上差不多了。” 吴良伸出个大拇指表示钦佩。 “好的,我知道了。”卓富民松了口气,再抬起胳膊看了看时间,道一声抱歉,“年纪大了,熬不住,你们年轻人玩,我先走了。” 王嘉芬也表示,“我送卓总。” 吴良没有挽留,该说的该承诺的都已经兑现,沿着既定方案执行即可。 烈情如酒:名门枕上婚 卓富民二人和在场的其他人挥了挥手,和蔼的就像是个慈祥长者。 吴良给他俩送上车,再一次回到酒吧的时候,也是松了一口气。 酒吧是王嘉芬无意之中寻觅到的,除了驻唱的小歌手缓缓的唱上一些流行歌曲,还有钢琴演奏这些。 坐进包间,外面的喧闹声也会被隔离在外,是一个很适合谈事情的地方。 吴良进到包间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阎怡勝为其介绍,“知音音乐的老板,朱小玉。” 吴良第一反应,是,“朱小静的妹妹?” 黑色长发美女错愕,“朱小静,她是谁?”…

Read the full article

jgsk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吳良廣告商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三章 賺點感動回來熱推-bn497

小說推薦 – 吳良廣告商 – 吴良广告商 王嘉芬晚上就说了一件事,她让吴良留意第二天晚上的魔都新闻。 吴良则是想着借这个机会能不能将“每天一斤女乃,强壮天朝人”这句口号挂到各家门店。 王嘉芬毫不犹豫的同意。 这工作就交给了叶茂忠,相当于就是搞一个海报出来,不是太难的事情,不过,叶茂忠算是正式接手明光乳业这方面的业务。 说起来,叶茂忠的个人性格也不是特别适合搞运营,总监的位置名副其实。 反倒是蔡正锆对于总经理的职位如鱼得水,干的有声有色。 航空媒介的收购进展顺利,蔡正锆也没敢居功,几方面的原因,一是前期收购魔都航空传媒公司的风声已经传了出去,他再次出手就要顺利许多,人家对外打的旗号就是整合资源。 都是小公司,航空公司急于甩掉这些包袱,收购价格并不高,即便有不愿意卖的,蔡正锆也不着急,国内那么多家航空公司都在重组整合的过程中,谁都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拿下,抓紧回主业上要比待在这个看不到出路的破公司要强上许多。 遇魂记,鬼王的诅咒 小岚 拖一拖,等到其他的航空公司的传媒公司都焕然一新开始收到代理费的时候,航空公司还等着干啥? 继续亏损么? 这就是不专业造成的亏损。 拿魔都航空公司来说,他旗下的传媒公司拥有魔航所有的广告资源。 比如,旗下48家飞机,其中37架有机载电视,位置位于机舱上方悬挂,机舱内座椅靠背后方这些。 媒体播放的形式基本上都是以30-60分钟的精彩节目和5-8分钟的商业广告搭载播放,每个航班播放一次。 广告刊例价格,30秒广告每月178000,15秒广告111000,5秒广告52000,5分钟的广告时间,收益是200万左右。 这也仅仅因为魔航只有150多个航线,每月5000多个航班的价格。 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每年也就是几百万的价格,真的不贵。 比起动辄四五百条航线,月两三万航班的国航东航南航来说,排名第四的魔航还是体量太小。 山海 經 小說 作为魔航本身而言,广告要想卖个好价钱,离不开精彩节目的支持。 而精彩节目又牵扯到版权的问题,比如,没有人会拒绝旅程中来上一段憨豆先生的恶搞片段,而憨豆先生每1秒钟的表演,航美传媒便要支付给节目制作方100米元。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长生:从吃软饭开始 那么问题来了,魔航能有多少资金用来每天更新节目?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久而久之形成恶性循环,越是不更新,越是没人看,越是没人看,广告刊例价格就越低,也卖不出去。 妻 悍 换吴良来运作,精彩节目首先就不是问题,太合传媒就能支撑起来,后浪广告公司还和中视五套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诸如《天下足球》这样的王牌节目,数字版权也能以优惠的价格拿下来。 而在广告主这边,吴良制作的广告大多都是以数字广告为主,画面精美是一方面,广告的创意这些也不缺乏,在节目播放中插播这样的广告,也不是特别能引起乘客的反感。 广告的传播度就会更多。 如此一来,这个放在魔航手里亏本的生意放在吴良的手里就重新焕发出了光彩。 这还是吴良拿下魔航才有的效果。 而随着收购的进行,多一家航空公司,就多一份收益,而制作节目本身所耗费的资金并增长。 这就好比,所有人坐上魔航的飞机,都只能被动的观看这魔航一个电视频道一样,广告到达率更高,消费者的记忆度更为深刻。 当然,航空媒介并不仅仅只有机载电视,登机牌、杂志、座椅套这些都是。 以登机牌每张6毛的价格,魔航年七百万人次的运输量,这也是四百多万的广告收益,而天朝旅客年坐飞机出行的人次更是达到了1亿,十年后将达到7亿,一个登机牌的广告收益就能达到4亿的规模。 总而言之,规模效应,蔡正锆似乎比吴良理解的更加深刻,这位似乎更对航站楼情有独钟,尤以航站楼的大屏幕更甚。 和吴良一见面就吆喝着要给航站楼买下来。 航站楼媒介资源更多,也更能玩出花样——LED大屏幕显示器,660度LED大屏幕环彩电视,各种媒体终端,候机厅、安检口电视等等。 龍 印 戰神 这几乎就是蔡正锆的老本行,难怪他这么上心。 吴良对此是支持的! 土龙传说 还是那句话,规模效应。…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