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旋先生

vahos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羅馬的涅槃 ptt-第三百四十一章 異教徒,我親愛的兄弟熱推-qfxaq

羅馬的涅槃
小說推薦羅馬的涅槃
约翰曾设想过无数种可能,他亲爱的雅典公爵拉提乌斯会带什么人如同英雄一般从天而降。
雅典没有海防压力的情况下,拉提乌斯会奉君士坦丁之命支援前线,本身倒是一件很好理解的事情,但偏偏这援军看得约翰眼皮直跳。
诚然约翰曾有一段时间对火药的痴迷程度可谓疯狂,但见证了轻火器、尤其是单兵火器的制造工艺后,约翰很早就放弃了引领时代浪潮,提前使火药成为战场主力的主意。没有膛线的老式火枪命中率与战斗力实在是令人咋舌,而拉提乌斯带来的小百来号士兵,偏偏人手拿着一根貌似相当制式的“烧火棍”。
“约翰陛下,愿您长寿!”拉提乌斯的喊声中气十足,显得老当益壮。然而约翰在向他致意之后,还是忍不住又审视了一圈正在集结的“火枪手”们。
他们身上所谓的护甲就是两三层鞣制毛皮制成的皮衣,这种东西的防护价值或许仅仅只能抵挡崩溅的石块划伤皮肤而已。腰间鼓囊的小包里装着火药和弹丸,而他们脖颈间系着的红色半披风,则在人群中显得格外醒目。
当然,他们的腰间还缠着其他的近身武器,例如看起来很不上手的短剑或是来自意大利的短柄手戟,这些武器倒是相当方便实用,劈刺钩挑无所不能,只不过这群看起来如同新入行的农夫般东倒西歪的士兵能否熟练掌握,又要打一个问号。
“我们……发财了?”约翰看着这群模样花俏的士兵,在拉提乌斯耳边低声道,“雅典重建的速度真是快得让人惊叹啊!”
很显然,这又是乌尔班的军火厂在因为经费问题停止铸造巨炮后摆弄出的东西。比起上一批甚至还有些受潮的作品,这百来条枪至少能在规格和质量上勉强足以称为上乘。
此时威尼斯银行家们对于借贷问题上表现的相当暧昧,明知帝国眼下有一场大仗要打却扣住了银款,多半是受到了他们总督的提点或贿赂。毕竟地中海-爱琴海贸易仍然是海上贸易国度的重要收入来源,放任罗马帝国扩张同样会钳制自己的海运事业发展。也因为如此,在资金高度紧缺的状态下,拉提乌斯居然还能从口袋里抠搜出这样一支军队,也让约翰相当好奇。
“约翰,您应该知道我们伟大的皇帝陛下前两个月颁布的新税法吧?”拉提乌斯脸上笑容不减,挥了挥手,便让一个着装正式、连队长打扮的士兵将这队人马带到了城墙上。尽管尴尬的射程与诡异的射击角度仅仅只能射杀部分在冲锋路上的奥斯曼人,对于眼下的割喉堡而言却也聊胜于无。
“知道。”约翰点了点头。
当初约翰率领大军刚刚离开金角湾时,皇帝陛下就曾组织人们在君士坦丁广场聆听大牧首阿塔纳修斯的宣讲。其肃穆、神圣的氛围使得教座的信众们慷慨激昂。尤其是君士坦丁堡城内的居民,他们在这几年间见证的一切,可以毫不夸张地被称为奇迹。如今,帝国的军队跨越海峡,光复安纳托利亚的大计,科穆宁王朝未竟的事业,罗马涅槃的复兴之火,仿佛又一次回荡在众人眼前。
“主这次显然站在了我们身边。”拉提乌斯感叹道,“我尊敬的陛下,当初您身负重伤离开雅典的场景仿佛就在昨日,但据我所知,城外奥斯曼人的指挥官卡拉查,正是您的宿敌。主给了您一个天大的机会……”
约翰并不知道拉提乌斯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虔敬的,又或许只是宗教独特而迅速的敛财手段让他感到的敬佩。至少在他的印象里,敢于当中渎神的拉提乌斯和整天抱着十字架的教士可从来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说重点。拉提乌斯公爵。”
“我的陛下,当初与新税法共同颁布的,还有全面异教徒税。哦!我的天!这不能被称作收税,这就是在抢钱!”拉提乌斯果然立刻撕下了圣洁的伪装,爽朗地大笑道,“君士坦丁陛下将对非正教信徒的居民的税收,提高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在全国范围内施行。而尤其是南巴尔干,雅典周边,萨洛尼卡这些地方,哦,遍地的异教徒就是遍地的黄金!”
当初约翰修筑普世之门来为帝国仪式性的增添人口的时候,似乎从没有想过强制改变巴尔干半岛上异教徒们的信仰。归根结底,还是他说到底并非是一个血统纯正的东正教徒,如今挂名信仰,无非也是为了皇冠而已。因此即便修建了上帝之愿礼拜堂与圣卡尼托大教堂,南巴尔干的异教问题实际上仍然相对严重。曾经象征性的税收,完全不能阻止其他宗教,尤其是新月教派的修会在帝国境内四处活动,而君士坦丁十一世的新法令,则终于为他们的棺材盖上了盖子。
御前会议上,少数人不止一次地借助皇帝陛下的暗示,力排众议,在帝国各处重要的堡垒据点增派兵马,操练民兵,或许为的就是这一天,彻底掏空异教徒家底的同时,断绝他们在帝国危难关头兴风作浪的念头。
“税赋只持续收了七周,就已经有大量异教徒放弃了他们幼稚的念头,我的陛下。虽然快钱只赚了那么一小点时间……对于信仰并不坚定的异教徒,他们已经接受了各地总主教的洗礼,进行了忏悔,购买了通往天堂的门票。还有部分顽固不化的,恐怕就免不了一场流血冲突了。”
约翰心里很清楚,这会儿君士坦丁十一世瞒着自己与索菲雅颁布的政令大体是什么个意思,或许新月的信众们当初走进十数尺高的普世之门时有多么惬意,如今的日子就有多么煎熬。守捉官和税吏的鞭子,总会循着钱袋子的味道追过来。
倒也难怪,就算这群新月教的流浪儿再往西走,也不会有他们的容身之地,光是边境上的卫兵,看到了可恶的异教徒之后,说不定当即就会把他们做成人肉火烧。已经不会有人比罗马更加宽容,更加包容了。
“还有,陛下,我们还带来了一些重弩和抛石器……但愿城墙还有些平坦的地方,能让它们架上去。”

c6lce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羅馬的涅槃笔趣-第三百四十章 轉機閲讀-fw3xz

羅馬的涅槃
小說推薦羅馬的涅槃
组装式的重型投石机与简单的铆接杠杆“拍石”车有本质上的不同。严丝合缝的机械结构足以赋予巨石无与伦比的势能威力,对老式城墙的破坏能力,也绝不逊色于早期的火器,更不需要承担炸膛之类的风险。被这种投石机所抛掷的巨石命中,也只有化为一滩烂泥的下场。
轰炸从清晨开始直至正午,墙面上已经多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凹陷,更有几枚巨石直接嵌入了城墙顶端,这不仅给罗马的军队带来了大量的杀伤,也使得整段城墙上防守兵力的调动变得更为不便。
“陛下,这样的攻势,我们没必要硬撑。只要军队还在,我们可以去寻找其他的突破口。”奥西尼看着仍坐在椅子上面不改色的约翰,显然有些不明所以。眼下是撤退的最好机会,否则城墙失守,奥斯曼人的骑兵撵上来之后,登船的安全性就会大大降低。
但约翰,仍然盯着安纳托利亚的沙盘图发呆。
“哥哥……”
通常,索菲雅并不会在约翰思考问题的时候出声打扰,但此时实在是事态紧急,崩溅的巨石仿佛让大地都在颤抖,就算是出于安全考虑,约翰也应该由世俗骑士保护着暂时回到船上,等这一轮攻城结束再思考对策。
分散防守的策略是约翰提出的,但外围的防线在卡拉查的清剿下早已土崩瓦解,帝国也再没有多余手段去干涉源源不断的补给从四面八方运往卡拉查的围城营地。
割喉堡,似乎已经成为了死局。
“你说的其它突破口……是什么?”约翰仍出神地凝视着沙盘,并未抬头看奥西尼焦躁不安的表情。倒是已经准备上前的世俗骑士,被他一挥手又拦了下来。
“我……对!还有特拉布宗!我们可以将兵力转移到特拉布宗,那儿的城墙更加坚固,本都山脉的地形也更加险要,我们可以依托地形再次上演漂亮的防守战,再转守为攻……”
“不……不行,这次和上次不一样……”约翰只思考了半刻就兀自摇了摇头,“我们需要舰队在爱琴海和马尔马拉海巡航、保证乔万尼他们的补给线的安全。我们将兵力送往特拉布宗,就又需要在黑海额外开辟一条补给线,就需要更多的护航船只来保证安全。这样,就给了奥斯曼人逐个击破的机会。我们的舰队一旦失败,这个时间点失去制海权,对帝国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奥西尼咬了咬牙,这个答案并非经过深思熟虑,但现在也没有时间留给他考虑后路,打不了撤回金角湾再做打算,眼下难不成还有比共治皇帝的命更重要的事情?
“陛下!城墙上的压力很大,我们的伤亡也很严重!现在不是托大的时候!您该去码头了!世俗骑士和我的亲兵们会保证您的安全。我会带人在城墙上再坚持一段时间。”
“大概还能坚持多久?”
约翰忽地抬起头,双眼直视着卡拉查。
“这……只要城墙不出现大面积的断裂和塌陷,应该可以顶到明天天亮。但伤亡可能会扩大到……建制破坏的局面。特拉布宗之后,我们一直没有多少时间恢复元气。”
“那现在就还没必要走。这些石头应该还不至于砸塌堡垒。现在没人知道乔万尼那边进展如何,奥斯曼人在西安纳托利亚的主力,我们能牵制一刻,就能给士麦那的围城战多争取一刻。更何况我总觉得……帝国还不至于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约翰拿手杖敲着桌面,“哆哆”声吵醒了正在打鼾的醋栗,这只猎鹰前几天得了小病掉了点毛,现在长相颇为滑稽。被吵醒后的醋栗似是无意地往鸟架旁的窗子外面看了一眼,忽然,他仿佛看到远处海面上多了什么东西,便好奇地扑棱起了暂时无法飞行的翅膀。
“奥西尼,我和你打个赌,我觉得我们还有援军。”约翰递了个眼神给小女仆伊芙蕾,让她安抚安抚受惊的大鸟。
而奥西尼,则一头雾水地将目光转向海面:“援军?”
“我只是猜一下而已。”约翰笑了笑,神色已经比之前放松了很多。
“可……陛下,退一万步说,援军对我们而言也并不重要,帝国就算是抽调了哪儿的卫戍,或者摩里亚的那帮子农兵,对我们的防守也没有实质性帮助啊?城墙一倒塌,难道我们要在这种地方和奥斯曼人打白刃战吗?”
“不用那么悲观,在他们可能存在的重型火炮正式投入正面战场之前,那些投石车是唯一能给我们带来威胁的东西。但真指望它们凿穿城墙,恐怕我们还要多等一段时间了。”
就算凭借火炮,除了乌尔班巨炮这样的骇人巨兽,早期火药武器在攻城应用上还没有耀眼到让人闻之色变的地步。到目前为止,奥斯曼人所使用的火炮弹药中,火药的含量大概在弹丸总重的四分之一,法军在围攻阿夫勒尔城时,运用了含火药量至近二分之一的弹药,也整整耗费了十几天才摧毁城墙。
卡拉查手下的贝勒老爷和贵族大爷们,是否真的对穆罕默德忠心耿耿,实际上还有待考虑。其中更不乏吕卡翁式的帝国后裔、希腊贵族被迫寄人篱下,随时都有可能倒戈。这个时候如果有方法限制投石机和火炮对城墙的威胁,要跳脚的反而是卡拉查一方。
此时奥斯曼营帐中,工程师仍在着手建造比云梯更加牢靠的大型攻城塔方便登上城墙,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偶尔能看见几个仆兵顶着“龟车”,在箭矢的注视下,手握铁镐去凿城墙貌似薄弱的地段。简易的攻城槌车,也被一批又一批抬到前线,撞击着城门。
看起来,对于城墙能否迅速倒塌,卡拉查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这么看起来,我们还得专门安排人来负责地听了,谁能保证卡拉查不会挖条地道,钻到我们的城墙之后呢?”

m1ld5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羅馬的涅槃-第三百三十九章 非常規防禦鑒賞-4go20

羅馬的涅槃
小說推薦羅馬的涅槃
每到雨天,丁香与醋栗会显得格外焦躁。今天也不例外。
割喉堡外,面容肃穆的披甲步兵拱卫着后方的围城营地。两侧轻步兵和步弓手依次展开,再由农兵仆兵,填补完一整条完整的战线。此时,军阵前的卡拉查已经展露出了全部的锋芒。
双方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形成了这样的僵持。
一枚羽箭忽然从城楼一个不起眼的垛口中飞射而出,但因为天气影响,再加上双方距离实在太远,最终弯弯扭扭地飘落在了泥淖之中。
“这种硬弓还是差了一点。”奥西尼不无遗憾地将弓交还给身边的亲兵,“殿下,您觉得这几天奥斯曼人围而不攻是什么原因?就算卡拉查率领的不是奥斯曼人的主力,这也毫无疑问是一支强大的军队。难道他们的东线没有受到什么压力吗?”
“卡拉查是一个聪明人,当然不会做什么一时意气的决定。穆罕默德既然亲自调遣他来指挥割喉堡的战斗,至少能说明两点……这个方向的局势,仍然被穆罕默德认为是眼下的心腹大患,而另一点,恐怕他们对割喉堡的取舍,还仍在斟酌。”索菲雅捏着缀满珠宝的黄金权杖,丁香就立在上面凝视着远方的奥斯曼军阵,“对于几乎丧失制海权、又已经无法制约马尔马拉海的奥斯曼人来说,此时让这座堡垒轰然倒塌,应该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所以,只要天气放晴了之后……”
“很有可能,在他们的火炮架设完成之后,他们甚至会避免与我们产生正面冲突,然后将整个堡垒、城墙,一切有可能有利于我们的设施全部破坏。反而这样才能彻底切断我们从这个方向进攻的可能。否则,来自海面上的袭扰对他们而言才是永无止境的噩梦。这种另类的焦土,恐怕才是奥斯曼人的打算。”
奥西尼在思虑片刻后,还是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了远处被雨雾遮挡的海洋,他很清楚,他们有一条完美的退路,割喉堡拖延的时间也已经算是完成了任务。
只不过就这样狼狈地放弃来之不易的海峡咽喉,实在让人觉得有些荒谬。更何况战争结束后,这里完全有潜力被打造成繁华的城镇。
“有舍才有得,奥西尼。占便宜的不会总是我们。”索菲雅似乎看穿了奥西尼的想法,于是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实际上这样的结局,约翰在几天前对峙刚刚开始的时候就早有预感,但苦于手下有限的兵力实在没有和卡拉查殊死一战的资本,也就只能被困死在城墙之后。而且卡拉查营帐的岗哨日夜不绝,规模庞大,甚至连扰袭,都没有任何机会。
“但如果从另外一方面考虑,我们撤出割喉堡的确不会有后顾之忧,但乔万尼将军那边恐怕会受到报复性的攻击啊……无论是陛下还是乔万尼,在亚细亚都是孤立无援的。”
“就算做最坏的打算,这场战争的结局也只是我们进攻亚细亚的小小的失败,而且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损伤。而乔万尼如果能据险而守,依靠兵员质量拉开战线,依靠堡垒递进反攻的话,仍然能为开辟第二个登陆点创造机会。到时候,我们就能亲眼见证奥斯曼的灭亡……”索菲雅披上斗篷,准备离开城墙,按照眼前的局势,恐怕今天也会风平浪静的过去。
但她正准备走上阶梯时,奥斯曼人人群之中忽然飞出一枚羽箭,扎在了城墙的石缝之中。索菲雅与奥西尼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将目光挪了过去,却猛然发现,奥斯曼人竟然开始了进军。
“保护殿下撤到堡垒里去!”奥西尼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当即对亲兵下了命令。号角随即被吹响,余下修整的士兵立刻冒雨投入防守之中。
进攻突如其来,显然让帝国的士兵有些措手不及,在奥斯曼人的先锋冲到城墙之下时,稀疏的箭矢才逐渐对敌人产生威胁。而营地中待命多时的投石机,也抢先一步,对城墙开始了狂轰乱炸。
即便雨天使用火器有诸多不便,但这并不妨碍奥斯曼人用最传统的方式压制城墙上的守军。呼啸的巨石很快就让防备力量捉襟见肘,此前无数次试探性的校正射击,让奥斯曼的工程师们早已掌握了最好的射击角度。偏偏这种时候,帝国对于射程之外的攻城器械毫无应对手段。
“先把城墙上的缺口补上!南边!不要让他们冲上城墙!”
“卡拉查大人,这一次我们胜算很大!”副将在组织完前两波攻势后,遛马来到卡拉查身边抛下缰绳,转而从袖中取出一封没有封蜡的信件,“这是苏丹大人给您的。”
“那个叫约翰的小崽子果然没走……”卡拉查只扫了两眼,信件便被雨水打湿,墨迹也不再明显,“只恨当初那帮威尼斯的断脊杂种,为了点蝇头小利竟敢与苏丹大人的舰队对峙……要是我们的桨帆船如今能横扫爱琴海,今日,便是那两兄妹的葬身之日!”
“苏丹陛下希望您能尽快调动军队,在攻下割喉堡后支援南方战场。苏丹陛下认为罗马人的另一只军队在切什梅被攻占后,很可能会对伊兹密尔动手,一旦他们拥有了一座稳定的桥头堡,整个安纳托利亚,包括安卡拉,都会受到巨大的威胁。东面的压力很大,没有额外兵力能抽调出来再压制罗马人了。”
“你已经可以向苏丹大人传递捷报了,罗马人没有任何理由再在如此猛烈的攻势下防守一座孤城。”卡拉查咬牙道,“真是讽刺!竟然有一天,能让虚弱不堪的罗马人将大奥斯曼逼迫到这种窘境!只恨雅典那一战,投石车还是偏了半寸!”

l2x1w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羅馬的涅槃-第三百三十八章 切什梅:閉幕閲讀-cblwg

羅馬的涅槃
小說推薦羅馬的涅槃
“点火!烧掉这些该死的梯子!那边去救火的怎么回事!南边怎么还在冒烟!”
切什梅的城楼上此时已经乱做一团,因为夜晚视线昏暗,加上月亮实在没给多少面子,多数夜盲的士兵无论是搭工射箭还是戳刺劈砍,都相当没有效率。以至于普布利乌斯在发起了两轮攻城之后,干脆只让重步兵顶着塔盾去架设不要几个钱的云梯,甚至都不再派人强登城楼。
精神已经动摇的奥斯曼人,只能看见城墙下无数火把窜动的火苗,即便罗马人的阵仗看着就还没有尽到全力,此时兵力上的碾压已经让他们的精神接近崩溃。更何况,他们的后方,还有一支看不见的幽灵在游荡,谁能保证自己在接下来必然的撤退道路上,被忽然钻出的罗马士兵抹了脖子。
“谁在射箭?停下!停下!”瓦西卡急得跳脚,拍掉了几个轻步兵手里的箭矢,“这会儿浪费什么弹药?天知道下一趟物资什么时候从巴尔干运过来?你要是有本事就用石头给我砸死城门上的奥斯曼人。打下切什梅之后最大的可能就是第一时间继续东进,不会有修整的时间,这会儿你们要是有功夫,不如留点力气。”
瓦西卡的话倒也不全是玩笑,战争发展到这一地步就已经全无退路。此时是在奥斯曼人的腹地作战,补给与补员的压力都远超巴尔干时期,任何不必要的物资损耗和减员都是对未来战争胜算的冲击。
“城门一共四处,我们就分四个方向进攻。城墙早晚会是我们的,最重要的是俘虏和歼灭。我们要尽量避免放给奥斯曼人有作战能力的兵员,哪怕是残兵败将。要记住,罗马的勇士们!你们现在面对的,已经不是那个所向披靡的突厥匪类了。这场战争,我们要夺回属于罗马帝国的一切!布尔吉和白羊部落民此时还巴不得把本应属于我们的土地蚕食鲸吞,就算慢一步,我们也有可能失去无数的土地!而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
“把你们的刀刃挥向异教徒,然后带着他们的头颅与荣耀凯旋!胜利属于凤凰军团!胜利属于罗马!”
“胜利属于罗马!”
“胜利属于罗马!”
嗞——
第二发响箭瞬间升空,与此同时爆发的,是城楼上奥斯曼人突如其来的骚乱。
“城堡吊桥的缆绳被人砍断了!”
“什么?”
“缆绳断了!吊桥升不上去了!我们没有退路了!”匆匆跑上城墙的奥斯曼卫兵气喘吁吁,还带来了一条让人绝望的消息。
内城的完整是他们坚守的唯一动力,也是他们等待援军的唯一希望。毕竟切什梅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突围出去,恐怕也是被乱刀剁成肉泥的下场。
“贝伊!贝伊!罗马人上来了!罗马人上来了!”
“烧掉梯子!你们没听见吗?”
“他们到处都是!西边已经顶不住了!”
奥斯曼指挥官只思考了半刻,便立即决定继续前往内城避难。即便内城的防御已经形同虚设。
“大人!我们没法办升起吊桥啊!”
“把桥毁了!罗马人也过不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云梯被牢牢架设在城墙之上,奥斯曼人的防守兵力也越捉襟见肘。瓦西卡带着麾下的瓦拉几亚勇士仍然作为先锋冲上了城墙。但他们却丝毫没有与守军短兵相接,支援其他方向登城军队的意思——他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扩大战果,而不是陪一群已经被判死刑的人玩猫捉老鼠。
“那个穿红袍的就是奥斯曼人的指挥官!别放过他!”城墙上俯瞰切什梅的角度非常棒,当然也可以隐约见到数十人簇拥下的奥斯曼贝伊的一举一动。
在后续登上城墙的轻重步兵逐渐形成碾压态势,并将几个硬骨头开膛破肚之后,城墙上被留下“殿后”的几个士兵,终于失去的最后一丝抵抗的欲望。而由于城内的混乱,瓦西卡还能看到不少抱着水桶匆匆赶往粮仓的奥斯曼人。
大部分人已经失去了统一的指挥,只是凭借着本能与直觉处理着眼下的骚乱,更有甚者寄希望于从乔万尼等人入城的破洞里逃出去,而等待他们的,是几个早已闲得不耐烦的近卫步兵的阔刃剑。
“差不多只剩下收尾了,很不错普布利乌斯。尽管这只是一个开头。”乔万尼心满意足地顺着梯子登上城墙。当然,他也很好奇为什么奥斯曼人在攻城最紧张的时候并没有选择收起内城吊桥的缆绳……或许是位了给他们的贝伊撤退而时刻做着准备?
“那么接下来呢?”
普布利乌斯捏了捏下巴:“但是伊兹密尔城防坚固,对我们而言同样如此啊。我们没有割喉堡的第一手情报,也没有火器火炮的支援……”
“普布利乌斯,你知道为什么作为地中海上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士麦那仍然能矗立于此并且成为咽喉之地吗?”安杰洛笑道。
“为什么?”
“这片蔚蓝色的海洋,从城邦时代开始就给了伊兹密尔城无限的可能,这里的商人可以借助爱琴海来往贸易,可以发展渔农,可以从其他城邦获取工匠、矿产、大理石和其他资源。海洋给了伊兹密尔一切美好的东西,但首先,你需要拥有这片海洋。对了,当初迦太基城是怎么沦陷的来着?就算伊兹密尔没有泻湖,这漫长的海岸线,也足够他弗朗西斯科组织几次像样的登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