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末戰圖

q2oty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唐末戰圖 ptt-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是非功過-5g3kf

唐末戰圖
小說推薦唐末戰圖
“启禀主公,杨行愍的船队已经顺利出海,即墨城也被我军拿下。”暗卫急匆匆将消息送到薛洋跟前的时候,实际上距离即墨的那场混战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而且卢静当时在听出水师发出信号,讯问是否加入战斗的时候,也没有同意这一举动,这才导致杨行愍和田家两部组成的多达两百多艘大小战船和商船组成的庞大船队能够从即墨外海逃出,顺利消失。
“何胜做的不错,派出船队继续跟随监视,看看杨行愍能不能带着这一帮人抵达三韩半岛。”薛洋微微沉吟之后同意了何胜在战报中的意见,抽调往燕北输送物资的水师战船组成一支舰队,尾随杨行愍其后,准备看着对方进入三韩。
“主公,杨行愍带走数千工匠,只怕还真有可能在高丽那边发展出一支水师出来。”袁袭和李振仔细研究了这份战报,随后还询问了当时负责收拢工匠的暗卫,转而朝着薛洋苦笑道:“这下真的有可能放虎归山了。”
“那也不是什么坏事,给水师创造一个对手而已。”薛洋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数千名工匠加上跟随杨行愍去了三韩半岛的田家,确实可以帮助对方发展水师,甚至于有可能复制出当年出征白江口的大唐水师的盛况。但是这对于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天策军水师而言,却并没有太大的威胁,顶多算是制造出来一个值得出战的对手,甚至于在自己率先搞出来火炮和开花弹之后,如果杨行愍脚步稍慢,这甚至于当作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在如今这个时代,大唐依旧是全世界的技术和科技中心,没有之一,自己嫁接过来的火炮技术和理念只要延续下去,穷一代人之功促使百姓和朝廷养成习惯,那么历史在此时必然会走上另外一条岔路。伴随着水师纵横四海,中原的脚步终究会蔓延到海外。
实际上在薛洋前世那个时代,很多人都说古代中国放弃了太多机会殖民海外,放弃了在社会和时代转型的时候,继续领导世界潮流的机会,并最终被昔日看不上眼的西方打落尘埃。但是这在薛洋看来,与其是说中国放弃了机会,还不如说,是没有这样的需求。在自然经济持续发展甚至于到最后发展到极致都未曾孕育出资本和技术因素的时代,中原出产的东西就足以满足一切需求,百姓和当局者又如何会看得上海外的蛮夷蛮荒之地?又如何会知道,在后世,那些地方到底有多重要?
他将李克用驱赶进入草原,放纵杨行愍进入三韩半岛,与其是说给将来自己收复这些地方寻找一个理由和借口,还不如说是为后世之人竖立一个对手。也只有如此,才能够迫使恢复元气的中原王朝能够在外在敌人的逼迫之下继续保持积极开拓进取的姿态。也只有这种承继大唐开放,兼收并蓄的胸怀,被后世所抛弃的科学技术才有可能有一片生根发芽,乃至于茁壮成长的土壤。毕竟,在对外战争中,检验战争胜负的,这些科学技术能够发挥出足够的作用,也足够被人重视,从而潜移默化,形成全民习惯。
这也是他明明记得,历史上第一个使用火药的其实是朱全忠的部下庞师古,但是却并没有采取什么动作,甚至于在庞师古被杀之后,朱全忠依旧搞出来火药的时候,也听之任之。只有自己的对手强大了,才能逼迫后世之人跟着继续前进发展,从而压倒对手,在科技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所以,他没有袁袭那样的担忧,甚至于对于杨行愍最后关头带走工匠的行为还感到庆幸。对方得到了朱全忠赠送的火药配方,加上造船工匠在手,那么就说明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这就说明,在不远的将来,对方要想回中原,就必然会竭尽所能在造船和航海的道路上不断远行,发展出更强大的战舰和水师船队。
而三韩和中原彼此相连,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出现在东北方向,必然促使中原王朝争锋相对,那么自己利用战乱时期打造出来的水师船队和航海远航的这种理念才不至于断绝,从而在陆上有李克用父子整合草原各部,加大威胁的时候,海洋上再出现一个强大的对手。逼迫中原的后世之人时刻不敢放松。只有重压之下,才会有动力继续前进,从而迫使中国这个庞然大物,在盛世天朝的迷梦中快速苏醒,继续引领时代潮流发展。
“是非功过,后世之人会明白的。”薛洋微微一笑,转而朝着袁袭点头道:“杨行愍若是不带走这些工匠,我们的水师船队又岂会有对手?也只有有了对手,我们才能够发展出更大更强的战舰,让我大唐子民的脚步走的更远,从而最终走到极天际地,走到天下的尽头。”
这一刻薛洋的话或许还让袁袭有些不解,但是等到这句话传到水师各部将领的耳中之后,却迅速点燃了他们所有的热情。虽然自从南境被收复之后,水师的地位就越来越弱,大规模的大战之中,水师除了运送物资,增援步军,就很好有专属于自己的战场。但是薛洋这番话却无疑表明,对于水师有着更大的期待。
所以这也造就了在随后,不光光是水师继续发展往前,民间的海上船队也不断出没各地,将大唐昔日的海上丝绸之路重新接驳起来,并且更进一步,让大唐的商队在海上走的更远。
这虽然是后话,但是一切却都是从这一刻开始埋下了种子,当外敌逃出,中原虽平,但是隐忧犹在的时候,要想维持水陆两支庞大的军队,就必须给他们找到合适的长期的对手,不光光是让军队感受到威胁,还要让百姓也能感同身受,从而形成一个自上而下的集体忧患意识,而不是沉醉在天朝上国的繁华迷梦当中。
有了这种忧患意识,薛洋才没有白白来此一遭,才能够扭转类似于两宋时代开始,逐渐的将科学技术普及发展的大门彻底堵死,并使其失去用武之地的境况,让科技不仅仅有发展,而且还要有需求,如此才能真正的谈到孕育出新的变革契机。

t8e4b優秀都市异能 唐末戰圖討論-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放走劉威閲讀-7zrk3

唐末戰圖
小說推薦唐末戰圖
“我去,黄大将军,你别都杀了啊,我们大将军说这些人逼降为主!”陌刀军一出手,基本上都是人头滚滚,断臂残肢一路萨满了整个城内道路,这也让胡默成暗自咋舌的同时,急忙拦住了对方道:“逼降啊,别都杀了。”
“赶紧传令,别杀了!”此时的黄杰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传令之后,陌刀军总算是停止了杀戮,但是那滴血的陌刀拖在地上到处行进的士兵却还是让无数的齐军将士心惊胆战。在黄杰率部入城不到两刻钟,整个城内的局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陌刀军靠着残忍强悍的杀戮生生的将齐军最后抵抗的信心彻底击破。没有人能对这群身披重甲,几乎没有任何缺点的庞然大物有任何办法。而反观对方,几乎是陌刀一挥,任何挡在前面的阻碍全都能一刀全部斩断。
一边倒的屠杀让此时的逼降变得容易了许多,几乎是陌刀军一冲上去招降的命令一下,被吓破了胆子的齐军慌不迭的开始扔下兵器,唯恐自己慢了就被眼前这群地狱中的魔鬼一刀给砍成两截。
这一切让刘威没有办法再去耽搁,转而几乎是不顾一切的带着身边部分将士冲开了南门,一头扎向城外,头也不回的直奔即墨的方向而去。
“刘威还带着一万多人,必须将其打散!”这个时候只有陆盛的第三都一直在监视刘威的动作,而且本身他们绕道城墙攻击,也距离对方非常近,所以几乎是不等手下将士集合完毕,陆盛和李向阳就直接紧随刘威其后,将战场迅速蔓延到了城外。
第三都的速度除了第二都和高勋的第十六都之外,几乎没人能追得上他们,此时用来追击刘威所部,正好合适。
所以在他们的纠缠之下,战事很快再度出现在城外,刘威所部几乎是一边往南逃窜一边还要不断分兵和第三都厮杀,一万多人被不到五千人的第三都主力生生的打的抱头鼠窜。
“老李,留下部分士兵将打散的齐军撵回城中,告知胡默成,派兵接应,你我率主力不要停,直接追过去!”陆盛一打起仗来几乎是不管不顾,自己甚至于浑然不觉得身边在不断分兵之下只剩下了三千多人,依旧继续一路追踪,昼夜不停。
“放心好了,我们的士兵可以自己去完成追捕。”这种事情只有第三都能干得出来,两个指挥使带兵追击,将善后的事情全部交给了士兵和基层将领自行去完成,从而将战线从临淄一路往南延伸出上百里之遥。
这对于第三都来说不算是什么大事,但是此时刘威却差点被彻底打散了精气神,身边的士兵几乎是一团一团的被身后如跗骨之蛆的第三都士兵绞杀围捕,逐渐的一万多人迅速锐减到了五千多,还都是被追的精疲力竭。
这种情况下,逃兵大量发生,不仅仅他控制不住,甚至于追过来的第三都都没有办法去追赶,危急之中,陆盛除了派人去通知临淄城内的主力兵马紧急驰援之外,就只能放弃小股敌人,将主力用来对付刘威。
陆盛的任务就是一路碾压刘威进入即墨,趁此机会攻击即墨城池,从而给潜伏在附近的卢静所部制造机会,全力抢夺那些造船工匠。
这事先双方没有任何沟通,甚至于此时让暗卫传讯也已然来不及了。但是不论是陆盛还是李向阳都坚信只要自己打到即墨城下,卢静自然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从而快速调整部署。
这是陆盛的法子,和杜广义他们什么事都事先算好部署好的办法完全不同,随性而为之下,需要己方部队能够配合默契,才能够在战场上能够同步动作。
这种打法虽然没办法推广,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陆盛至少在自己身边的这些部队当中已经形成了这种默契,只要他一动,类似于王茂章这样长期配合的将领就能够迅速理解他的意图,从而做出正确的反应。
这也是目前为止最适当的做法,第三都长途追击,根本不给刘威任何反应和修整的时间,一路上接连不断的厮杀,迫使齐军将士每时每刻都会面临生死难关,这种情况下,普通部队根本没办法和第三都这帮不要命的家伙相比,一旦被打散,除了被围捕,剩下的就只有死亡一条路可选。
这一路厮杀甚至于到了最后,陆盛连抓捕俘虏都给放弃了,只交代了一句,让所有放下武器的齐军士兵就地等待天策军的到来,若是有谁敢私自逃走的,一旦被追上,杀无赦。
这本来只是陆盛随后下达的命令,但是被吓破了胆子的齐军各部,在随后却真的大部分遵照执行了这道命令,即使没有第三都将士看管,这些人也老老实实的等到了随后赶来的其他天策军各部,将其带回临淄安置。
“指挥使,前面还有不到五十里就道即墨县城了,这刘威身边只有一千多人,我看可以尝试将其剥离开来!”持续了一天一夜的追击,第三都士兵虽然也是精疲力竭,但是伴随着李向阳带回来这个消息之后,所有人却瞬间来了精神,大战已经到了最后的决胜阶段,没有一个人会想在这个时候放弃。
“你带队从旁边绕过去,关键时刻楔入战场,剩下的人我来指挥!”陆盛咬了一口干粮之后点头道:“打散他们。”
伴随着这道命令,很快厮杀再次出现,这一次刘威的这最后一千人无法挡住如狼似虎的第三都士兵,几乎是一波冲锋就被打的七零八落,而李向阳更是一个冲刺直接将刘威差点给围了起来,逼迫对方连最后的这点人马都无法保住,几乎只带了最后几个亲卫杀出重围。
“追上去,打进即墨县城!”漫天的呐喊声快速响起,第三都将这些打散的齐军扔在了原地,全军再度发起了冲锋。
此时的即墨城已经遥遥在望,但是陆盛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打即墨城主意的时候,实际上围绕着即墨城外的港口,大战也已经打了起来,只不过双方争夺的焦点并不是县城,而在城外。

05hc7人氣都市小說 唐末戰圖-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謀算比拼分享-czy6b

唐末戰圖
小說推薦唐末戰圖
“你的意思是说,薛洋准备招降本王,没听错吧?”米志城三人回到临淄之后,直接让杨行愍都跟着跳了起来,若是三人活生生的站在自己跟前,他只怕还以为自己是见了鬼一样。
“这是成王殿下的亲笔信,是袁军师送我们出来的。”米志城将书信递给杨行愍之后脸色肃然道:“军师临行之前说,让主公莫要辜负了这一番苦心!想来这封信是他劝说成王的结果。”
“那是自然,我们这位同乡啊,终究是没有狠得下心肠。”杨行愍脸色此时也变幻莫测,不知道出自什么心态,拆开信件的手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主公,这是袁袭的笔迹,不过最后签名不是他。”戴友归是挨个看了一眼三人,转而回来接过杨行愍递过来的信从头到尾扫了一遍之后点头道:“确实是他的手笔,不过也给主公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你的意思是?”杨行愍一瞬间转头,看着对方惊疑不定道:“你打算怎么应对?”
“老米立即返回大都统跟前,协助处置军中大事,务必维护好淄州防线,神福接管临淄城,整顿兵马,内紧外松。”戴友归毫不迟疑道:“既然友伦已经回来了,那就索性接过这件事,我们需要时间!”
“你是说拖延?”杨行愍脸色变了变,但是终究没有继续,转而道:“能拖多长时间?”
“能拖一日就一日,不是好事吗?”戴友归笑道:“此事不管是袁袭的好心也好,还是薛洋犯了错误也罢,终究是他们自己送上来的机会,我们不能白白浪费了。烦请主公也亲书一封信,大意就是询问投降之后齐军上下如何安排,和成王打打嘴皮子仗就是。”
“主公,这袁军师之前说了,天下大势,已经尽数归于成王,我等不该在此时——”米志城还有些犹豫,转而将此前袁袭的话一一道出之后苦笑道:“我们不该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才是。”
“老米你害怕了?”戴友归扫了一眼之后摇头道:“中原大势固然是已经归于他成王,但是中原之外呢?还是有我们的立足之地。我们现如今需要的就是时间,即墨那边主公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要时间充足,我们就能够将齐军主力全部转移出去,到时候在异域站稳脚跟,静待中原变局到来。”
米志城不知道戴友归的谋划,戴友伦和李神福被俘时间更长,更是不知道这一切,所以等到戴友归将前往三韩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三人同时张大了嘴巴,一时之间难以消化这种消息。
“稷下学宫内留有当年刘仁轨在白江口海战的海图,我们可以从即墨出发渡海去三韩。”戴友归沉声道:“那里土地和人民皆类我中土,我等前往必然可以再创一番功业。而且和中原还很近,足以随时窥测中原。只要他薛洋自己出了错,就可以马不停蹄再杀回来。”
戴友归这边侃侃而谈,并且在随后很短的时间内就让戴友伦再度从临淄出发。此时的他还不知道的是,不仅仅陈武在一旁冷眼旁观他所有的动作,而且此时的袁袭正在说着同样的事情。
“这是十三司送来的急报,杨行愍的船队已经陆续下水,即墨城外几乎是战旗飘扬,大有一副随时出海的意思,而且部分物资也在逐渐时间上船。”这个消息也似乎在验证袁袭的判断,杨行愍的动作是一刻不停。
“这一下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可以多造些船只吧?”薛洋算了算之后笑道:“若是单纯商船的话,不考虑渡海的风险,应该可以多运载一万人左右。”
“一万人也足矣让杨行愍冒险了。”袁袭撇了撇嘴笑道:“至少田家那帮人不用杨行愍费心,就可以自己跟着过去,再加上他们数万工匠一起开工,造几条船应该问题不大。”
“那几万名工匠不能让他们带走,必须都留下来。”李振在一旁想了想之后转而道:“应该抽调一支兵马秘密南下,潜伏在即墨附近,同时让十三司提前做好准备,一旦杨行愍等人登船,务必要将这些人都留下来。这可是当年大唐在登州等地打造船只的那些人的后裔,其中田家就是当年负责这件事的家族,包括隋炀帝当年北征辽东高句丽的时候,也是他们准备的船只。”
“那是要留下来,我们江南的水师船厂这种人多多益善。”袁袭一听顿时笑道:“我去安排,调沈勇带队增援陈武,合力将这件事办好。亭山之战后,责令第六卫抽调人手星夜兼程南下,抢占即墨。”
“可能杨行愍和田家并不会太过于注重这些匠人。”薛洋摇了摇头,除了江东那边红火的工商业对于工匠技术的渴求,其他地方应该没有这种需求,甚至于可以说,在大唐历经两百多年的科举取士之后,这些杂家技术匠人的地位已经下降了太多,只怕在最后关头,除非杨行愍自己想起来这件事,不然的话他未必会记得将这些人带出去。
不过见到袁袭和李振在随后真的开始着手安排这件事之后,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保不齐杨行愍还打着将来渡海回来的主意呢,如此一来的话,这些工匠对方只怕还真会惦记。
而这两边同时应对这一次招降的机会各自部署的时候,这场谋算之争实际上已经飞速展开。双方全都是以招降为幌子,各自打的算盘都在抓紧时间进行。只不过所不同的是,天策军这边从一开始实施的时候就在算计杨行愍,对阵的戴友归也从一开始就落入了下风,不过此时的他就算是知道袁袭的谋算,也只能一头钻进去,而无法有其他的办法。这是煌煌阳谋,对于此时的齐军而言,不论知不知道,大势所趋,他们都不得不跳进袁袭给他设置的陷进之中。
而这件事,在戴友伦重新出现在薛洋跟前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进程当中,只不过双方此时都有意无意的忘记了一件事,亭山那边魏家兵和增援的田家兵的境况没有任何人提起,仿佛这些人的结局已经注定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