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夢卡牌館

rpf0t優秀言情小說 噩夢卡牌館-第六百二十六章 黑魂晶展示-t747j

噩夢卡牌館
小說推薦噩夢卡牌館
“真是有够麻烦的……”
方天低声说了一句。
幸好,有维拉这几个打手在,再加上通过卡牌召唤出的几个骸骨已经足以应付外面的骨头。
十多分钟之后,堵在门口的骸骨被清理完毕,走廊上暂时安静下来。
控制几名骸骨战士堵在房间门口,几名法师学徒各自围坐在一起。
方天奇怪的发现希贝尔这三名亡灵法师们都不约而同的从身边拿出一枚形状各不相同的黑色石头,握在手心,各自闭目进入冥想状态。
维拉则是舔了舔嘴唇,原地休息,看向三人的眼神里多了一点羡慕。
那石头是什么玩意儿?
方天很好奇,将目光投向维拉,“维拉,那是什么?”
维拉闻言扭过头,一脸奇怪的看着方天,“你连黑魂石都不知道?”
黑魂石?
方天摇了摇头。
“你真不知道?”维拉连续的眨了好几下眼睛,在确认方天并不是在耍他之后这才解释道,“好吧,黑魂石是一种特殊的石料,是一种吸收了死人灵魂之后转化而成的石头,我们亡灵法师通常都会使用魂石来进行修炼或者快速恢复精神力,因为魂石的特殊特性,也只有修炼亡灵一系的法师才能使用吸收其中的灵魂能量。”
“哦?”方天看着这三名亡灵法师手上的黑魂石,越发的好奇起来。
“别看只有这么拳头大小的一小块,这种东西很值钱,省着用的话一块石头可以用很久。”
正集中精神汲取黑魂石力量的道林几个也都听到了方天二人的对话。
道林刚刚借助魂石的力量恢复了之前的消耗,一抬头,看到方天正看着他手上的黑魂石猛看。
“咳咳。”
面对着方天那种侵略般的目光,道林轻声咳嗽了一声。
尽管心里万分不情愿,道林还是乖乖的将手里的黑魂石向方天递了过去。
“你可以试一试。”道林忍住心疼向方天解释,饶是他家庭富裕,弄到这么一块黑魂石也花了他半年的零花钱,若不是为了这次考试他也不会拿出来用,“向其中注入精神力就可以,从中汲取到的能量需要在意识之海内进行吸收。”
“谢谢。”
方天也不客气,伸手接过黑魂石,立刻将精神力灌入进入其中。
精神力一旦涌入黑魂石,一股微弱的力量就从黑魂石内激发出来,顺着精神力流入的方向反向汇入意识之海。
方天当即精神一怔。
从这块黑魂石中感受到的这股力量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这就是灵魂能量无疑!
他曾经一直通过吸收灵魂能量来进行修炼,此时又一次感知到灵魂能量,方天自然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方天凝神继续感悟。
和卡牌馆内吸收的灵魂力所不同的是,蕴含在黑魂石内的灵魂能量极为松散,而且异常的温顺,更加容易被意识之海所吸收。
甚至这样的灵魂能量同样可以使用亡灵修炼秘法来加快意识之海内的精神烙印加速凝聚!
方天刚想要继续尝试,就听到砰的一声。
“砰!”
黑魂石在手中炸成粉碎。
道林瞪大了眼睛看着方天。
发生了什么?这块黑魂石他刚刚买来不久,里面明明还有百分之八九十的灵魂能量残留,这就被他给吸收完了?节省点用的话,他足足可以使用一年啊!
方天也有些讶异,他没意料到一颗黑魂石内蕴含的灵魂能量会这么少,完全不及一张完美灵魂卡牌中蕴含能量的百分之一,他没有在意道林脸上那种惊讶的表情,重新闭上眼睛,体悟意识之海内吸收到的灵魂能量。
和卡牌馆的直接吸收灵魂比起来,黑魂石内的能量无疑来得更为温顺,但是……
但是负面效果还是存在的,方天察觉到在吸收能量之后,这些灵魂能量还是在意识之海中留下了一些负面的情绪,这些负面情绪的不断累积一样会对意识之海产生影响。
睁开眼睛,方天看向道林,“黑魂石在你们学院很常用?”
“额,可不只是在我们学院,黑魂石在这片大陆上都是非常常用的……”道林还在心疼他的这块黑魂石,他苦着脸回答,“别说是我们了,就连我们的导师也经常使用黑魂石。”
“是吗?”方天眯着眼,更像是自言自语,“你们的导师都没有和你们提及过黑魂石的副作用?”
“副作用?什么副作用?”
道林疑惑的看了看他的两个同伴,同伴也都向他投来了一样疑惑的目光。
维拉也一脸好奇的看着方天。
黑魂晶有负面作用?
自从亡灵法师开始使用黑魂晶开始已经有了数千年历史,可从未听说过黑魂晶有负面效果这一说啊!
道林几人狐疑的看着方天,心想你要黑魂晶就直说好了,毕竟你拳头大,咱们也反抗不了,何必还要搞出这么一个花里胡哨的理由呢?
注意到几人的目光,方天又一次低头思索,在心中盘算起来。
使用这种方式汲取黑魂晶内的精神能量不可能不存在反噬,难道是这些人还有什么其他的特殊方法可以清除掉这些潜藏在灵魂中的负面能量,而这种方式就连他们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
如果自己可以找到那个方法,或许就可以解决掉意识之海内的负面情绪,彻底解决使用亡灵修炼术带来的隐患,甚至他还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再进一步得到极大的提升!
就算找不到,黑魂晶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成为灵魂卡的替代品,只要到时候能够想办法完善灵魂修炼秘术,黑魂晶可以给他剩下很大一笔积分。
抬起头,方天眼中锋芒毕露。
亡灵学法师们的圣地,斑图尔琳,在那个地方一定可以找到答案!
几人见到方天没有继续向他们讨要黑魂晶,而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像是在思考的模样,不禁都松了口气。
一颗黑魂晶内蕴含的灵魂能量并不多,事实上方天已经在想着等他回去处理完了来自于圣庭和帝国还有法师公会的威胁之后,利用诺丁城和辛巴达城的力量对外大量收购黑魂晶。

qyzkg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噩夢卡牌館 愛下-第六百二十四章 親歷考覈讀書-b0rs5

噩夢卡牌館
小說推薦噩夢卡牌館
“这艘船上一共有五十多名考生,我听其他亡灵系考生说过,每年这一轮的通过率大体是在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最后只有十多个人可以通过这次考核。”穿着麻布衣服的维拉在方天一旁悄声说道:“我还听说考核从踏上船只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因为主考官的关系,每年每艘船的考核难度都会有不同,运气不好整艘船团灭的结局也是有可能的。”
“听起来很麻烦。”
有关斑图尔琳的大部分信息方天都是从维拉口中得知的。
维拉是一名亡灵法师学徒。
很不幸,维拉的家乡遇到了瘟疫,整个村庄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因祸得福,他的身体产生了部分变异,对瘟疫有了免疫,被一名专攻瘟疫学的亡灵法师收为学徒,在那位导师的教导之下,维拉学习了几个月的亡灵学。
离开的时候,那名导师扔给了维拉一本瘟疫学书册,告诉维拉去斑图尔琳找他。
从始至终,维拉都不知道那位导师真实姓名,但维拉展现出了极高的天赋,学习亡灵术已有小成。
当时恰巧方天也在寻找前往斑图尔琳的船只,遇上了维拉想要通过这一招生季的维拉。
维拉叹了口气,他无法从方天身上感知到任何亡灵气息,如果不是那时候他亲自动手试探过方天,他甚至怀疑方天是不是一名亡灵法师。
在这片大陆上几乎只有有钱人才配学习魔法,再加上修习亡灵学这个惹人厌恶的学科,无亲无故的维拉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也变得非常困难。出于一些原因,这艘船上的人并不愿意和维拉组队。
在意外听到方天也有前往斑图尔琳的意图之后,二人组成了一个临时队伍进入斑图尔琳。
“看哪!这不是我们的维拉吗?你还没有放弃做梦加入斑图尔琳吗?”在人群的簇拥中,一个身材火辣,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子停下脚步,她看到甲板上的维拉,奚落道:“维拉,我听说你因为伪造入学证明被学院驱逐了?那可真太可惜了,我还想着能和你在交战一场……”
维拉厌恶的皱了皱眉,克制自己的情绪,对方天道:“别理他,我们走。”
一个留着斜刘海的年轻人恩格特挡在维拉面前,“喂,维拉,这么急着走干什么?凯特琳在和你说话呢,外来的野种,一点家教都没有。”
维拉倏地一下抬起头,顷刻间,双眸中溢满了杀机。
“你再说一遍试试?”
恩格特嗤笑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哟?怎么?想动手啊?”
维拉怒视着恩格特,拔出腰间的短刀。
原本零散站在甲板上的考核学员们也都发现了这里的异样,纷纷聚集过来。
“羡慕你们年轻人的精力旺盛,这让我想起了逝去的青春。”
循声望去,一名拄着拐杖的老妪从甲板后方的船舱内走出。
她把自己遮掩在宽大的黑袍中,从黑袍中伸出一只手。
那只手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骸骨,皮肤呈现出一种死灰色,薄薄的一层像是黏在骨头上一般。
手指远远指向远处被黑色气息笼罩的斑图尔琳。
“各位新生,我是这次的主考官,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瓦娜女士,主修招魂术,接下去宣布一下这次的考核规则,内容很简单,仅有一项,活着抵达斑图尔琳,不要被扔进海里。”瓦娜女士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咯咯咯咯咯……可不要指望我来救你们,我的小可爱们。”
说话间,众人耳边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声音是从四周响起的。
朝四周看去,无数白色的骸骨从船身下方爬上了甲板,朝着甲板上的考生们聚集过来。
方天目光聚焦在瓦娜女士身上。
那是亡灵的招魂术。
和卡牌一样,本质上两者都是召唤出脆弱的骸骨生物,但瓦娜女士这种术法看起来可要比普通的使用卡牌召唤骸骨好用不少。
甲板上的位置太过空旷,人员聚集,一旦被骸骨们合围之后就会陷入极大的被动,原本在甲板上的年轻人各自组成小队,纷纷向船舱内闪去。
“算你运气好。”恩格特瞪了维拉一眼,簇拥着凯特琳一起向船舱内退去。
船舱只有几个入口,抵御外界攻击更为方便。
“他是谁?”方天好奇的扫了一眼凯特琳等人,这些人的装束大多都是统一的,胸前都有一个徽章标记,类似这种标记在这片大陆上比较常见,一些贵族或者大小势力都会有自己专属的标记。
比如诺丁城的炼金协会和阿迪拉商会。
“黑堡法师学院的,我以前在那里进修过一段时间。”维拉小声的解释,“凯特琳父亲是黑堡学院的副院长,听说祖爷爷还是斑图尔琳的九阶法师,以前在学院比试的时候我赢过她一次,她输不起,把我从黑堡学院窃取魔法材料的事情给告发了。”
“是你偷的?”
“没错。”维拉大大方方的摊了摊手,语气里还带着些遗憾,“我可没钱买那些东西,只能偷一些来做实验了,本来还想着能在黑堡学完这个学期的,意识到事情不妙之后我就逃了出来。”
“你的运气可真糟糕。”
“我也这么觉得。”维拉的目光警惕的扫过附近逐渐靠拢过来的骸骨战士,“这些亡灵对初级瘟疫免疫,我拿他们没有太好的办法。”
“我也是,不如回去房间躲一躲。”
方天也跟着耸了耸肩,说话间带头朝着船舱方向过去。
一方面方天现在一动用精神力就会触发身上的圣痕,太过引人注目,另一方面他也不想浪费卡牌。
此时大部分考核者都已经进了船舱。
和普通的客船不同,这艘考核船的船舱内每一个客房都被分割的比较开。
眼下这一情况综合考虑,越是向下的房间理论上越是安全。
维拉的房间就在二层靠内的位置。
二人进了二层,维拉刚推开房门,迎面一道骨刺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