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癢化三鐵

i15rk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之問長生 起點-第二百七十七章 迷仙陣鑒賞-bb70s

諸天之問長生
小說推薦諸天之問長生
入夜,月明星稀,街道空无一人。
杨易手提着一只火红色的狐狸来到霄云峰山脚下的一座府邸前,清冷的月光洒下来,映照在门前的白玉石狮上,凭空增添了几分阴森的气息,府邸内虽明火不绝,但透过虚掩的大门往里瞧,竟不见一个人影。
冷月洒清辉,阴气满古院!
“仙人,就是这里了。”火红色狐狸口吐人言,语气中也带着几分讨好。
杨易点头,此处府邸内确实就是他之前探查到的府邸,虽然吃惊于这里面的妖气不知道被那位陆姑娘以什么手段锁住没有露出来,但在其强悍的神识下,仍然可以清晰地探查到一丝丝散溢出来的妖气。
吱呀!
虚掩的大门被杨易一袖拂开,露出府邸的内景。
咻咻……
正在这时,大门两侧凭空出出现四根短矛,宛若四道雷霆般,发出音爆声,刺穿空气,引得空气爆裂开来。
四根短矛之后,四个皂衣汉子跃至半空,猛地嗷啸出声,竟然变成四只硕大无比的巨狼,锋利的爪子在月下闪烁着摄人的寒光,尖锐的牙齿足有常人手指般长短,四头巨狼如同四座小山崩塌,向着杨易扑来。
“狼妖!”
杨易神情平静,未见任何作势,一片璀璨的光芒闪烁,四周的元气如同被丝线牵引一般尽数向他身前汇聚而来,眨眼间便在其身前凝聚成一面气墙。
噗噗噗……
四根携风灌雷的短矛刺中气墙,犹如石子砸入水面般掀起一圈圈涟漪,但却始终无法刺破气墙,更遑论伤到气墙后面的杨易。
呼哧!
倏然,气墙变幻飞卷,四根短矛也被控制住转变了方向,矛尖赫然指向四只飞扑上来的巨狼。
四头巨狼嗜血的眼神中闪过一道人性化的惊惧,但就在下一瞬,四根短矛猛地震颤起来,一股澎湃的元气在短矛后面一推,四根短矛如同四道撕裂天地的闪电,以超越闪电和视线的速度分别向四头巨狼刺去。
“嗷……”
“嗷……”
四头巨狼惊怒不已,身形猛止,巨大的狼首一抬,向天嘶嚎,嘴中同时喷出一团团夹杂着精血的元气团,试图阻挡住破杀而至的短矛。
噗嗤……
伴随着四声哀嚎和‘噗通’砸地的声音,四根短矛几乎同时贯穿了四头巨狼的狼首,巨大的力道带飞四狼的尸体向后飞去,矛尖从狼首透出,钉入地面足有半尺。
四只凝丹境界的巨狼被同时钉在了地上。
杨易手中的火狐狸身子猛地颤抖起来,她的修为虽然只比这四头巨狼强一些,但由于种族天性和在大人物身边呆的久了,眼界自然就高了许多,单单是杨易这一手,恐怕即便是神通境的大妖也很难做到。
“陆姑娘,本官初来拜访,姑娘就摆出这一副阵势欢迎,恐怕有些失礼吧?”杨易突然对着空无一人的府邸朗声道。
“哼!你这家伙果然深藏不漏。”
黑暗处,一道娇柔的声音响起:“不过阁下如此高的修为竟然来岭南这蛮荒之地做郡守,不知又有何图谋?”
说着,陆姑娘的声音沉了一下后又道:“这里可是黑山大王的地盘!”
“黑山老妖?”
杨易目中神光一闪:“岭南郡什么时候是黑山老妖的地盘了?本官身为岭南郡郡守,这地方自然就得本官说了算,否则就算是黑山老妖来了,本官也让他形神俱灭!”
“哼!大言不惭!”
“是不是大言不惭就不劳陆姑娘费心了,不过今日本官却是要请姑娘去郡守府的大牢里走一遭,嘿嘿……在这郡城之内竟然还有妖怪作乱,岭南郡的规矩确实得改一改了。”
“本仙子承认打不过你,不过想要抓我嘛,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黑暗中一声娇叱:“迷仙阵!”
叮铃铃……
嗤嗤……
伴随着一声声清脆的铃声,一股粉红色的烟气突然在整座府邸内弥漫开来,随之带来的是一阵阵软玉香风。
“嗯?这铃声竟然有摄魂功效?”
即便是杨易这般强横的神识,在铃声响起的一刹那都为之一荡,差点迷失在挠心的铃声之中,而他手中的火狐狸在听到铃声的一刹那就好像失去了三魂六魄般,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
唰唰唰……
“嗯?”
杨易将火狐狸丢弃在地上,负手而立,神情淡然地望着从粉红色烟气中袅袅走来的一众美艳少女。
“迷仙舞!”
足有九人,每人皆是当世绝色,容貌艳丽,肤若凝脂,美目含春,九人俱着薄纱,颜色各异,但轻歌曼舞间隐有春色乍露,让人血脉喷张。
九人如那尘世仙女般将杨易围在中间,莺莺燕燕,靡靡之音环绕耳侧,轻语呢喃,醉人香风扑鼻,更有那宛如秋水般妩媚动人的眼神,勾魂夺魄,时刻都在挑逗着一个男人最原始的野望。
“公子,奴家好看吗?”
一道倩影缓转至杨易眼前,身上薄纱半褪,露出大片的雪白玉肌,闪烁着莹莹如玉般的光泽,女子仰面轻笑,唇齿留香,当真是媚及天下,颠倒众生。
杨易看了她一眼,纹丝不动。
“公子,你我共度良宵可好?”
又一身着紫色薄纱的女子依偎上前,莲臂拂向杨易的脸颊,红唇耳畔送风,吐气如兰似麝。
“还有我呢?”
“奴家也要嘛!”
……
九道倩影挂在杨易身上,而杨易却如巨山般纹丝不动,对耳畔的千娇百媚的呼唤声充耳不闻。
“公子,你喜欢奴家吗?”
一女子贴上来又问,耳鬓厮磨间不断地刺激着杨易的欲望之心。
倏然间,杨易睁开双眼,眼神清澈如水,脸上挂着一丝丝清冷的笑意:“红粉骷髅,所谓的迷仙阵也不过如此啊!”
话毕,杨易眼中精光大亮,身上猛然喷发出一股煌煌如大日的气息,一袭青衣迎风鼓荡,翻卷如狂风四起。
“破!”
一个不轻不响的音节自杨易口中吐出,霎时间,一股炽盛热浪自他体内涌泄而出,极阳之气带着焚灭一切的杀机喷薄而出。
哗啦!
只见那粉红色的烟气如阳春白雪般迅速消融,架在杨易身上的九道倩影一瞬间化成九具森森白骨骷髅,在极阳之气的冲击下,化作漫天骨屑,而院子前‘叮铃’作响的铃铛也猛然碎裂开来。
“啊!至阳之气!”
黑暗中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两道身影冲天而起,似乎想要离开这座府邸。
府邸中妖气冲天,杨易瞥了眼被极阳之气熔为一堆焦炭的火狐狸和庭前碎裂的铃铛,轻蔑地一笑:“在本官的地盘还想逃?”
话音未落,他手掌虚托而起,四周散落的骨屑诡异地升在半空中,‘咔嚓’声响起,骨屑竟然组成两柄白色骨剑,散发着无尽的锋锐之气。
倏尔,骨剑划破长空,如闪电裂空,带起一连串的音爆声和无边的劲气击向即将飞出府邸的两道身影。
噗嗤!
逃跑的两人被身后劲风所惊,连忙转头回看,这一看便是目眦欲裂,这其中落后的一人刚想闪避却根本躲闪不及,被骨剑刺中,透胸而过,落地时身体已经幻化成一具火红色的狐狸尸体。
“不好!”
另一道身影吓了一跳,眼看骨剑飞刺而至,根本来不及思索,其身后猛然伸出一截雪白的绒尾,一瞬间绒尾飞速见涨,在骨剑刺来的一刹那护在身前。
噗嗤!
“啊!”
惨叫之后,一截雪白的绒尾掉落在地,而经此抵挡,骨剑去势已竭,又重新跌碎成一滩骨屑。
“神通境还是元神巅峰境界?”
因为对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还没有很深入的了解,杨易也摸不准眼前这个妖怪的真实境界,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这个妖怪的实力比起绿水山庄的慕容老祖还要强上三分,只是不知道她是元神巅峰境界还是神通境。
另一边,陆姑娘断了一条尾巴,剧烈的疼痛立时袭上心头,精血大损之下露出原形,原来是一只雪白的狐狸,只不过令杨易有些吃惊的是她竟然有三条尾巴,其中一条尾巴被自己幻化出的骨剑斩断,而骨剑的威力他可是清楚,慕容老祖那样的妖怪根本就挡不住,而眼前这只奇异的狐狸却仅仅舍弃一条尾巴就挡住了骨剑,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三条尾巴的狐狸。”
杨易摸了摸脑袋,突然想起看过的一本古书中有记载: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为狐而九尾。九尾妖狐为上古传说的神兽,眼前这头妖怪莫非和九尾妖狐有关,或者传承有九尾妖狐的血脉?
“咳咳……”
一声轻咳之后,陆姑娘好似是控制住了体内的伤势,恍恍惚惚中又变成了白衣飘飘的柔媚女子,长而直的秀发披散在肩上,雪白的肌肤,柔波似水的眼神,红唇边不断地向外溢着鲜血,显然伤势不轻。
这是一个让人心疼到愿意付出一切的女子。
杨易穿越了数个世界,见识到的女人也数不胜数,论及美貌,或许有人不输于眼前这位陆姑娘,但要说魅惑力,在他所见的女人中还没有任何一人比得上她,或许这就是狐族的天性吧。
“地仙……地仙境!”
檀口微张,陆姑娘目露惊骇之色:“天底下的地仙强者总共就那么几位,你……你到底是何人?”
“本官杨易,岭南郡郡守!姑娘不是已经知晓了吗?倒是姑娘的芳名,本官至今还未得知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杨易浑身煞气收敛,脸上反而挂上了一丝丝微笑。
“小妖陆莲,见过仙长。”
看着杨易脸上的笑容,一股冷意从陆莲心底升起,眼前这人修为如此之高,又为什么会来到这岭南之地?
“陆莲自知不是仙长对手,自此之后便带人退出岭南郡,终生不再踏足岭南之地。”
言毕,陆莲抬头瞧了眼杨易,发现他不为所动,仍是眼角带笑望着自己。
“小妖家中有金银无数,珍宝万千,愿意奉上以赎小妖之命。”
杨易仍不为所动。
“小妖可以奉上三部修炼秘籍。”
……
“小妖愿意奉上南疆千年药王两株!”
……
看到杨易沉默不语,陆莲眼现踌躇之色,迟疑了片刻后道:“小妖愿意随身在侧侍奉仙长一年!”
杨易稍显意动,笑了笑反问道:“一年吗?”
“一年的自由换一条命,陆姑娘觉得这个买卖值吗?”
“三年!”陆莲深吸一口气道。
杨易忽然大笑起来:“哈哈……收一个妖怪当丫鬟,我怕燕赤霞那个大胡子会拿着剑过来砍我。”
“我听那头火狐狸说你是黑山老妖手下三大妖之一的狐妖王的妹妹?你们姐妹俩都是三条尾巴的白狐吗?”
在杨易气势压迫之下,陆莲根本就不敢有半句假话,听到问话后连忙低头道:“没错,我姐姐就是三大妖之一的狐妖王,只不过我姐姐修为比我高,是四尾,而我只是元神境巅峰,我们姐妹俩都有神话传说中的九尾灵狐血脉。”
“四尾灵狐?神通境妖怪?”
“没错,黑山大王手底下以三大妖为首,这三大妖都是神通境的妖怪,这其中又以钧蛇大人最强,不过我姐姐有宝物伴身,并不弱于钧蛇丝毫。”
杨易眉毛一挑:“哦?那树姥姥呢?”
陆莲脸上露出几分轻蔑之色:“树姥姥修为在三大妖中最低,只不过每年都能替黑山大王搜集到几个纯阴鬼女才勉强位列三大妖之中。”
果然如此,在倩女幽魂世界中,即便是燕赤霞在树妖的大本营都几乎可以和树妖斗个旗鼓相当,而燕赤霞也不过是初入神通境的修为,这样来看树妖的修为确实有些不够看。
心念一动,杨易又问道:“你可曾见过黑山老妖?”
陆莲吃了一惊:“小妖的姐姐虽然是三大妖之一,但黑山大王多数时间都在黑山闭关修炼,即便是有事情吩咐也都找钧蛇和姐姐,小妖也曾问过姐姐关于黑山大王的事情,但姐姐都闭口不言,时间一长,小妖也就不再问了。”
“连你都没见过黑山老妖?有意思。本官可是听说,黑山老妖已经修炼到地仙境巅峰,体内的煞气压制不住,即将引来雷劫,不知是真是假啊?”
“雷劫?”
陆莲吓了一跳,她们这样的妖怪对于雷劫似乎有一种天然的畏惧,哪怕是听到这两个字都心胆一颤,不过迟疑了片刻之后,陆莲抬起头说道:“仙长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这种可能,近些年来黑山时不时地就有一两道雷电劈下,而且现在雷电劈下来的次数越来越多。
往年一年之内也就一两道雷电,但现如今往往两三天就有一两道雷电劈下,以至于除了钧蛇大人和姐姐之外,谁都不敢再踏足黑山一步了。”
“怪不得黑山老妖这么急切地要夺取本官的气运。”
想到这里,杨易眼前一亮,说不定黑山老妖手中还真有气运修炼和汇聚之术,若真是如此的话,自己或许可以暗中操作一番。
他看了看对面的陆莲,道:“本官看你妖气虽深,却没有多少煞气,想来并没有用人的精血修炼,想要本官放过你也不是不可能。”
此言一出,陆莲的娇媚的脸上顿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犹如春花满园,让人不自觉地舒畅满足,狐妖之魅惑,恐怖如斯。
“还请仙长饶命。”
“你和你的姐姐狐妖王应该有联系的方法吧,告诉她让他拿黑山老妖的气运修炼之法来换你的性命,若不然就让她给你立一个衣冠冢吧。”
唰!
陆莲的脸色当即变白,众所周知,气运修炼之法在昆仑派灭亡之后就已经遗失,她姐姐那里又怎么可能有呢?
“仙长说笑了,众所周知气运修炼之法已经随着昆仑派的覆灭而遗失,我姐姐又怎么可能有气运修炼之法?”陆莲哆哆嗦嗦地道。
“没有?”
越往下想,陆莲心中的疑惑越大,就连她在心底都认为黑山老妖极有可能已经得到了气运修炼之法,要不然为何这位名震天下的妖王会如此低调。
“废话少说,你和你姐姐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内我会封住你体内的妖脉,你就在本官旁边的怡园居住,如果你敢擅自逃离,本官就亲手宰了你!”杨易恶狠狠地威胁道。

89xs2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諸天之問長生 四癢化三鐵-第二百七十四章 妖跡現熱推-jbawu

諸天之問長生
小說推薦諸天之問長生
数日之后,慕容海急匆匆地走进了郡守府。
“大人,已经查探到侯立的踪迹了。”
还未进门,慕容海的声音就在庭院内响起,杨易身旁的燕赤霞顾不得桌上美味的饭菜,凌空一跃就闪到慕容海身前,瞪大着眼睛问道:“那个妖怪在哪里?”
慕容海被突然出现的燕赤霞吓了一跳,不过多日来的修炼也让他心性强了许多,定神之后他连忙回道:“据侯立的一个下人所说,侯立可能这些日子返回郭北县老家了。”
“返回郭北县了?”
一提到‘郭北县’的名字,杨易就心头一跳,不是他多疑,而是这个地名实在是太敏感了,侯立又在这个时候返回了郭北县,还是悄无声息地过去,不能不让他有所怀疑。
和杨易相比,燕赤霞就想的简单多了,既然侯立在郭北县,那他杀去郭北县便是了,斩妖除魔又不是非要在这郡城之内,虽然他也有些奇怪侯立去郭北县做什么,但也没有往深处想,那样多费脑子,斩妖除魔嘛,还是简单点好。
“消息确实吗?”杨易问道。
“下官得知消息后就飞鸽传书郭北县县令,果然在侯立的老宅内发现了他的踪迹,而且有好几个人都在那所宅子里聚集,想来应该在密谋着什么。”慕容海恭敬的道。
“密谋?”
一听此言,燕赤霞有些心急,若是侯立真的有所图谋的话,那他们可就被动了。
“杨兄弟,事不宜迟,我这就启程前往郭北县。”
相处了这几天,在杨易的有意结交下,他和燕赤霞已经结下了还算比较深厚的友谊,两人之间也以开始兄弟相称。
“既然如此,燕兄且去!只是传闻郭北县有大妖盘踞,燕兄无论如何也得小心行事。”
燕赤霞知道杨易说的是树姥姥,不过对于他来说,树姥姥若是在兰若寺附近晃悠,可能他还奈何不得这位黑山老妖底下的三大妖之一,但只要树姥姥走出原始古林,那就绝对不是他燕赤霞的对手,这一点燕赤霞还是有些自信的。
“杨兄弟放心,树姥姥若是藏起来也就罢了,他若敢现身,我就连他一起收了!”
“告辞!”
“燕兄慢走。”
目送燕赤霞火急火燎地离开郡守府,杨易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痕迹太明显了,也就燕赤霞这样的粗人会上当,黑山老妖的手下想必已经在郭北县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燕赤霞去自投罗网。”
慕容海作为杨易的心腹,虽然不清楚杨易的打算,但他对杨易那身惊天动地的本事可是一清二楚,可无论是发现侯立的妖怪身份,还是查探到侯立的踪迹后,杨易都没有做出太大的举动,这就让他心里产生了许多疑问。
不过身为一个合格的下属,杨易不说,慕容海也不会主动去问,此刻听到杨易的话语,他心里一动,上前两步低声道:“大人,莫非侯立现身郭北县是有人故意为之?”
杨易点了点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黑山老妖那帮手下妖怪的手段,为的就是除掉燕赤霞,从云阳郡、远山郡、龙渊郡到咱们岭南郡,死在燕赤霞手底下的妖怪可不少啊!”
慕容海面露担忧之色,“那燕大人此去岂不是危险万分?他毕竟是猎妖司的总捕,要是死在咱们岭南地界,那猎妖司的人会不会……”
“不会!”
说着,杨易手指一掐,详作算命状:“本官掐指一算,这个燕赤霞也不是短命之人。”
“呵呵,郭北县、兰若寺、燕赤霞、树姥姥,总算开始了。”
“不过为什么总感觉这场戏有些怪怪的……”
……
杨易盘坐于木床之上,手中拿着一枚白玉官印仔细地端详起来,官印底部长宽约有一指,印钮为龟,栩栩如生,印首冠以‘大齐岭南’四字,官印通体以京城外无量山上的宝玉雕琢而成,入手温润清凉,但看起来却庄重浑厚、朴茂苍雄。
他手中的这枚官印乃是前段时间由朝廷派人亲自送来,之前那位‘杨溢’郡守的官印早已被血腥气污浊,而在慕容世家的人脉和诸多宝贝的作用下,杨易这个郡守总算是实至名归,朝廷仅仅是派人过来询问了一番便将官印和杨易的任职文书一同发了下来。
传闻,大齐皇朝每一个郡守的官印都是由城外无量山上的宝玉雕琢而成,而且每制作一枚官印都会在龙玺殿放置二十四个时辰,这样一来官印便会沾染到一些龙玺的气运,龙玺作为大齐皇朝建立之初铸造的四十九官玺之首,不仅是皇帝的印玺,更承载着大齐皇朝气运,说是大齐皇朝第一重宝也不为过。
杨易心念一动,一丝元气顺着手掌进入官印,只见印钮上的龟突然变得通亮起来,散发出一阵阵的氤氲之气,氤氲之气环绕四周,虽然无法让杨易的修为有所增长,但杨易却也感觉到自身的头脑都变得清醒了几分,仿佛一股凉意直冲脑海,舒服极了。
“慕容海之前说气运聚拢和修炼之法为昆仑派所独有,伴随着昆仑派的覆灭,这种秘法也随之消失。但黑山老妖却可以窃取气运进而以此消减雷劫,莫非现在已经有人或者妖怪找到了气运修炼的门道或者……昆仑派的气运修炼之法就一直都未消失过。”
心里有了几分猜测,杨易散开心神不断地以神识感知官印中那些逸散出来氤氲之气的来历,却总是不得其门而入,这种氤氲之气充其量也只能让他在修炼的时候能够静气凝神,对于修为的增长却是没有多少用处。
“真不知道大齐皇帝是什么意思,让一郡之守拿着这么个对人类修士没有多大用处,但却让一众妖怪垂涎不已的官印做什么?这不是将这些郡守往火坑里推嘛!”
清晨,东方洒下漫天朝霞。
杨易刚进入明堂,慕容海就呈上来一张请帖。
“这是谁家有喜呀?”
杨易满脸含笑,打开红色的喜帖后眼神却一下子变得呆滞起来,这剧情也来得太快了吧。
“聂小倩!”
喜帖上女方的名字清晰地映入眼帘,而杨易的脑海中却不停地闪耀着一个白衣飘飘,清尘脱俗的女子的形象。
“大人,这是犬子和郭北县县令聂家小女儿的喜帖,下官已经找人算好了日子,本月十七日便是良辰吉日,到时候还望大人能够驾临寒舍,也好让犬子和新妇能够一睹大人神采。”
“你儿子?”
杨易打眼一瞧,请贴上的南方姓名果不其然便是‘慕容沣’嘛,号称岭南第一公子,杨易曾经见过,长得是一表人才,为人倒也算谦恭有礼,再加上慕容海的地位,娶一个县令的女儿绰绰有余,但偏偏这个女儿却是聂小倩!
聂小倩也是可以随便娶的吗?
想到这里,杨易又看了眼慕容海,不由地为他默哀了一刹那,这门亲事注定是成不了。
“好!令郎也算是咱们岭南郡的青年才俊,婚礼当日我亲自去慕容府上祝贺。”
“多谢大人!”
“哈哈哈……恭喜慕容大人。”明堂内一众官员也纷纷上前恭喜不已。
“我可是听说聂县令家的千金不仅美貌动人,更是知书达理,慕容大人的公子一表人才,又家学渊源,两人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啊!”
“没错!没错,那小倩姑娘我曾经在郭北县见过一次,确实美如天仙,慕容公子有福了。”
……
面对同僚的恭喜,慕容海大嘴咧开,止不住满脸的笑意,这门亲事也是他多方考量之后才决定的,正如自己的那些同僚们所说,聂家千金聂小倩确实生的美如天仙,他的儿子慕容沣看到的第一眼就非她不娶,此番心愿达成,慕容海也是欢喜不已。
“好了,等慕容公子结婚大喜之日,咱们再去慕容大人府上讨一杯喜酒,现在正值秋收的关键时候,百姓忙碌了一年可全指着这几天过日子呢,现如今农监使侯立又畏罪潜逃,当下之急,还是先处理好秋收的事宜。”
此言一出,包括慕容海在内的众多官员齐齐一震,都躬身领命道:“是!”
“郡丞慕容海和都尉马城。”

5pk7c優秀都市小说 諸天之問長生 四癢化三鐵-第二百七十三章 陰謀展示-8e7sp

諸天之問長生
小說推薦諸天之問長生
就在两人相视而笑的时候,门外下人进来禀报说慕容海以及诸多官员已经在明堂聚集等候了。
“燕大人,咱们走吧,本官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妖怪竟然敢在本官这一亩三分地作乱!”杨易豪情万丈地道。
“唉,燕赤霞既已辞官,大人往后还是以我的名字相称吧,‘大人’这般言语却是休要再提了。”燕赤霞笑道。
“哦?就如燕……燕兄所说!请!”
“请!”
……
郡守府明堂外。
以慕容海为首的一些官员正三三两两凑在一起交谈着什么,慕容海的目光则来回审视着手底下的这一群官员,他也是心思玲珑之辈,燕赤霞刚刚进入郡守府没多久,杨易就下令召集一众官员,而之前在郡守府门口的时候,燕赤霞口口声声地说着郡守府内有妖怪作祟。
“莫非这一群官员之中便有妖怪存在?”
想到这里,慕容海就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不过随即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杨易修为那么高,如果有妖怪的话他不可能看不出来。
蹬蹬蹬……
就在众人焦急等待的时候,一个下人急匆匆地赶到明堂,慕容海看见此人后迎上前去焦急地问道:“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下人接连摇头:“禀大人,无论是府邸还是侯大人经常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侯大人。”
“废物!”
“侯立!关键时刻你给老子出这样的幺蛾子,回头看我不整死你!”
慕容海暗骂一句,正要吩咐下人再去寻找的时候就看见杨易和燕赤霞两人走了过来,顾不得其它,他连忙迎上前去:“见过大人,燕大人!”
“见过大人,燕大人!”众官也随之见礼。
杨易目光扫视全场,却没有看到侯立的身影,随即问向慕容海道:“慕容海,本官让你召集所有在明堂办公的官员,你可全都召集过来了?”
慕容海浑身一颤,躬下身子道:“大人恕罪,除了农监使侯立之外,其余人已尽数聚集于此,只是农监使侯立不知去了何处,下官派人去他的府邸和经常去的几个地方寻找都没有找到。”
杨易看向燕赤霞,燕赤霞对着他摇了摇头,示意这些人中并没有妖怪,如此一来,这个农监使侯立就显得尤为可疑了。
“这农监使侯立又是何人?”燕赤霞问道。
“侯立乃是郭北县人氏,三年前得当时郡守的赏识成为郡府的书吏,此人颇有学识和本事,又会做人,三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小小的书吏爬上农监使的位置……”慕容海详细地介绍着侯立的情况。
杨易和燕赤霞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肯定的眼神,这个侯立是妖怪无疑了,三年前突然从郭北县冒出来,而郭北县又临靠南疆,若是没有背景和支持,一个普通人即便是再有学识和本事也不可能爬到农监使这样在一郡之中都至关重要的位置,这个世道就是如此,普通人没有背景寸步难行。
“看来是听到什么风声或者被燕兄你的名声吓跑了。”杨易笑着打趣道。
不同于杨易的谈笑风生,燕赤霞则面色沉重地摇了摇头:“不可能,那个侯立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如果他逃跑了,黑山老妖绝对不会放过他,他肯定还在郡城里的某一处。”
“大人,要不要发通缉令?”慕容海上前小声地问道。
杨易摇了摇头,若是普通人发通缉令或许管用,但侯立可是妖怪,妖怪精擅幻化之术,轻轻松松就可以换一张脸,通缉令有什么用?
据他这段时间的调查,黑山老妖派来岭南郡城的妖怪不止侯立一个,他们的联络点就是离此七八里外的一处普通府邸,侯立这个家伙很可能就在那里藏着,不过现在杨易可不想插手燕赤霞和黑山老妖之间的事情,更何况燕赤霞背后可能还站着那位神秘的猎妖司司主。
对这个世界还没有足够了解的他还是最适合做一个戏台下的旁观者。
“慕容海。”
“下官在。”
“你派人在郡城内调查侯立近段时间的踪迹和所有去过的地方,哪怕是青楼酒馆,深巷村居这样的地方也要一一查探清楚,本官就不信这个家伙会凭空消失。”
“是!”
慕容海领命而去,燕赤霞也说道:“大人也不必太过担心,即便慕容大人没有查探出那个侯立的踪迹,谅那个侯立也不敢再来郡守府,而且大人有官运护体,黑山老妖手下的妖怪更不会冒然对大人不利,否则单单是气运反噬之力就让黑山老妖喝一壶。
这段时间我就在郡城里逛逛,虽然市井之中想要找出一个刻意隐藏的妖怪有些难度,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也只好如此了。”杨易怅然道。
……
霄云峰山脚下的一座府邸。
夜深人静之时,一个黑影顺着墙根翻入府邸内,轻车熟路地来到府邸深处的一个房间内。
“怎么样?”一个婉转妩媚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门口处,黑影躬身回道:“回大人,确实是猎妖司总捕燕赤霞,不过听说这位猎妖司总捕前段时间已经辞官归隐,没想到竟然回来到这南方之地。”
“哼!”
“就是这个燕赤霞,他从京城南下,一路经过云阳郡、远山郡、龙渊郡等郡,不仅杀了咱们数十位兄弟,更搅坏了大王的修炼大计。
现在这个惹人烦的家伙又来到岭南郡,还好咱们得到的消息及时,否则真让他抓住了侯立,那咱们也就完了。”
“可是即便这样,侯立也无法去郡守府当差了,大王怪罪下来,咱们可也没有好下场。”黑影又说道。
“咯咯……这还用你提醒?”
妩媚的声音接着道:“我已经通知姐姐了,姐姐刚才就给我回了消息,她已经请动钧蛇大人亲自来岭南郡一趟,只要咱们想办法把燕赤霞这个家伙引去郭北县,有钧蛇大人和树姥姥在,燕赤霞绝对难逃一死。”
“连钧蛇大人都出动了,合该这个燕赤霞有此一劫,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郭北县离这里可有好几百里,怎么把燕赤霞引过去呢?腿脚可是长在他自己身上。”
话音未落,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真不知道姐姐怎么会看上你们让你们过来辅助我,你莫非忘了那侯立可就是郭北县人氏。”
“嗯?侯立不是妖……哎呀!小妖真是糊涂,侯立可不就是从郭北县走出来的吗?只要侯立这个家伙在郭北县现身,燕赤霞这样的猎妖师可不就会像是闻着腥味的猫一样赶去郭北县,大人真是好算计啊!真不愧是狐王大人的妹妹!”
“呸!黄浪,你这个家伙少拍本姑奶奶的马屁!”
女子轻叱一声,又接着道:“另外,你让侯立在郭北县闹的动静大一些,一定要把燕赤霞吸引到郭北县,本仙子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收服那个郡守,让他心甘情愿地为咱们做事。”
“嘿嘿……有大人出马,那个愣头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如此一来咱们还费尽心机扶植侯立干什么,只要杨易那个小子成了大人的裙下之臣,无论是官印还是气运不都是手到擒来,到时候不仅是狐王大人,恐怕就连大王都会奖赏大人。”
“那是自然!本仙子出马,也算是那个小子的福气。”
黑影迟疑了片刻,。说道:“大人,说起来这件事还真有些古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居住在绿水山庄的慕容世家老祖在三个月前就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慕容世家的那些嫡系,现在慕容世家真正掌权的是郡丞慕容海。
我前些日子亲自去绿水山庄查探了一番,发现里面都是一些身无法力的凡人,根本就没有山蜘蛛大人的什么仇人。”
“嗯,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先放下,你趁夜带着侯立去郭北县拜见钧蛇和树姥姥两位大人,静等燕赤霞自投罗网。”
“是!”